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e!男子游泳部

40740浏览    856参与
煷曐魰·火啾
哈鲁酱的收藏—各种吉祥物,当然...

哈鲁酱的收藏—各种吉祥物,当然最喜欢的是小岩鸢~
入坑太晚了

哈鲁酱的收藏—各种吉祥物,当然最喜欢的是小岩鸢~
入坑太晚了

联联

截了四张宗介的表情包( ̄Д ̄)ノ

截了四张宗介的表情包( ̄Д ̄)ノ

一碗枣子酱

【宗真】无题

Try

-

很难说,橘真琴到底能不能如山崎宗介所说的再喜欢他。他这会儿甚至对于事态是如何发展到现下都难以理清头绪。

明明今天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周末,橘真琴受有几面之缘还算合得来的高中生小朋友的邀,作为他年末摄影大赛作品上的人像模特跑到岩鸢新开的游乐场拍照。按照对方的进度,如果一切进行顺利则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就能收工。

如果没有山崎宗介这个变数的话。

橘真琴不想去纠结他手上只吃了一口却因为被拉着跑结果掉在半路的奶油味儿鲷鱼烧,也不想纠结为什么黑发男人能够精准踩雷去哪儿不好偏偏进了Love Hotel,更不想回想他被对方扯着在前台登记入住的时候接待小姐飘到他身上那种惊讶又暧昧的眼神。...

Try

-

很难说,橘真琴到底能不能如山崎宗介所说的再喜欢他。他这会儿甚至对于事态是如何发展到现下都难以理清头绪。

明明今天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周末,橘真琴受有几面之缘还算合得来的高中生小朋友的邀,作为他年末摄影大赛作品上的人像模特跑到岩鸢新开的游乐场拍照。按照对方的进度,如果一切进行顺利则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就能收工。

如果没有山崎宗介这个变数的话。

橘真琴不想去纠结他手上只吃了一口却因为被拉着跑结果掉在半路的奶油味儿鲷鱼烧,也不想纠结为什么黑发男人能够精准踩雷去哪儿不好偏偏进了Love Hotel,更不想回想他被对方扯着在前台登记入住的时候接待小姐飘到他身上那种惊讶又暧昧的眼神。

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等他能够做出反应的时候对方已经垂下头,除了山崎宗介那张熟悉到有些陌生的脸之外,剩下的是混合着泪水咸味儿的温热的吻。

“……不要喜欢上别的人。”

这句话在真琴耳边落下,个中感情他没时间深究,却也觉得这几个字不亚于炸弹似的在他旁边炸开。他说不出来到底是哪一个词戳中了自己的痛点,只是第一反应除了逃离就没有别的。

黑发男人老老实实地把人困在自己和床之间,套房里还挺好闻的熏香以及装饰用蜡烛和着晕黄的灯光,在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下都衬得气氛有些暧昧。他就着这气氛亲吻心爱的人,直到对方开始推拒他为止。

山崎宗介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在面对橘真琴的问题上如果能再大胆一点是否会更好,就像现在他及其希望自己就此失去理智,却也是理智将他从犯错的边缘揪回来。

“……抱歉。“

几乎是喟叹着说出来。因为心虚,他伸手用指腹擦去对方唇上湿润的时候都没敢去看橘真琴的眼睛,因为舍不得,他支起身体坐起来也没舍得离橘真琴太远。虽然是背对着茶发男人,山崎宗介还是支起耳朵仔细去听对方的动静,但除了整理衣服的窸窣声之外山崎宗介什么都没听到,这让他忍不住绷紧身体。

橘真琴觉得被擦过的地方是酥麻滚烫的,身为成年人总是明白这之中有怎样的意思。他侧头去看背对着自己的山崎宗介,心里除了叹息竟也产生不出类似生气的情绪。

好累。

将目光从黑发男人的背上挪开,转到自己身上因为刚刚一场单方面混战而揉皱的衬衫衣摆上,他伸手过去按住那一片布料,任凭怎样用力化纤面料上的痕迹都没有消失,这让他又忍不住叹一口气。

橘真琴知道两人早该面对面把一切摊开来谈,但在家里那样的环境下总是无从开口的。弟妹还没到开这种窍的时候,橘真琴作为长兄也并不希望两个小孩能开这样的窍,而父母作为上一辈的人对这样的事接受能力总不像年轻人,他也不太想把自己和山崎宗介之间的事情复杂化。

“我们不该变成这样的不是吗?”

他已经很久没有叫过山崎宗介,对方的姓氏也好名字也罢,如今这四个毫无意义的字拼凑在一起,没想到这么让人难以开口,于是橘真琴选择放弃思考。

他声音说的很低,但也足够让坐在他旁边的男人听清楚。眼睛的余光能看见山崎宗介听到声音转过身来湿漉地看着自己,大抵是刚刚哭过导致他眼眶一周还是红的。

“我们不该这样的。”

山崎宗介紧张地看着橘真琴,就算对方并没有看着自己。他听茶发男人又将话重复了一遍,却没有摸清他话里的意思。

这也怪不得别人,就连橘真琴在对方看向自己的那一瞬间,也有觉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的错觉。橙色灯的光把两人的面容暧昧到模糊,橘真琴就这样看了对方几秒,再垂下眼睑的时候睫毛在皮肤上投下一块儿阴影,套房的床软到不可思议以至于维持一个姿势让他有些不舒服,最后索性直接靠坐在床头。

“我们早该分开,总好过后面两年的相互折磨。”

他心里和明镜似的,深知一开始始终会因为贪心无法避免两人在一起,像山崎宗介贪恋他对七濑遥的关注,他当初同样试图得到山崎宗介那份与松冈凛并肩的魄力与勇气。

橘真琴没将话说完整,这样的话里面包含的感情干涩到让他无法说出口。

 

“我不能放手。”

山崎宗介想只有自己知道他到底心跳快到什么地步,简直恨不得从胸腔里蹦出来直往橘真琴怀里去了,他整个人朝橘真琴那边挪去,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非常想现在就抱抱对方。

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很小声也很坚定地说。

“真琴,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到以前了。“

下一秒则是他握住橘真琴的手,头偏过去用脸颊贴上橘真琴的掌心。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香薰机啪的一声也停止了工作。

“真琴,我会征求你的意见,” 山崎宗介再次小心翼翼地将唇印在橘真琴的每个指腹,顺着他掌心的脉络亲到左手的手腕上,“所以……你能碰碰我吗?”

 

两个人挨得很近,橘真琴不是不知道山崎宗介心跳得很快,事实上,他知道的远比山崎宗介想到的要多。比如在从今天往前数的不知道多少个夜晚里,黑色头发的男人踏着夜色到他的房间,做着和现在一样的动作,然后偷偷地亲吻自己。又比如那张被他夹进《晚年》在某天傍晚被山崎宗介悄悄翻出来的照片,以及落在那张照片上的吻。

他确实是喜欢着我的。

想法在橘真琴的内心浮现,事到如今他也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再将山崎宗介的感情置之不理,同样他也没办法再置身事外。无法欺骗自己“山崎宗介是喜欢着松冈凛的,他对我只是玩玩而已”或者说让他去相信“山崎宗介是真实喜欢我的”这让他觉得实在是心情复杂。

“……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用几乎叹息的语气这样说着,但还是伸手抚上山崎宗介的脑袋,像安慰小孩儿似的揉了两把。

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 


Lynn.D

【Free!】Scared to be lonely ‖ Makoharu(真遥,MEP part单投)

BGM:Scared To Be Lonely-Martin Garrix/Dua Lipa


油管ST的合作 出了完整版再把链接贴过来

瓶颈期不会剪剧情向了 加上分到的音乐真的断得有点莫名其妙

感觉完全是在凑镜头了xxx

好想快点恢复状态啊TT

【Free!】Scared to be lonely ‖ Makoharu(真遥,MEP part单投)

BGM:Scared To Be Lonely-Martin Garrix/Dua Lipa


油管ST的合作 出了完整版再把链接贴过来

瓶颈期不会剪剧情向了 加上分到的音乐真的断得有点莫名其妙

感觉完全是在凑镜头了xxx

好想快点恢复状态啊TT

联联
宗介最后总会温柔一笑(///▽...

宗介最后总会温柔一笑(///▽///)表面超凶其实很暖嘻嘻🌝

总裁康康我惹~  厚🐒

宗介最后总会温柔一笑(///▽///)表面超凶其实很暖嘻嘻🌝

总裁康康我惹~  厚🐒
宁慈小菜鸡儿

“维持生命的独特空气,除了水,还有你。”

“维持生命的独特空气,除了水,还有你。”

凛遥洁癖诊疗所-来诉说病情吧
凛遥个鸪志《默》网贩预售页面已...

凛遥个鸪志《默》网贩预售页面已经开启!封面封底还在工事中https://m.tb.cn/h.eOD8G2f?sm=89c7c9


以上配图不是封面!


具体本子信息见商品详情。


封面封底画手 @嘚㘄东 


利润够到200块时(大约25人购买时),一分钱不经过日店垄断和税务局,打入京阿尼卡里(买电子原画,会印成免费明信片送给买家)

预售仅在“冬菇家奇妙jo边店”


凛遥个鸪志《默》网贩预售页面已经开启!封面封底还在工事中https://m.tb.cn/h.eOD8G2f?sm=89c7c9


以上配图不是封面!


具体本子信息见商品详情。


封面封底画手 @嘚㘄东 


利润够到200块时(大约25人购买时),一分钱不经过日店垄断和税务局,打入京阿尼卡里(买电子原画,会印成免费明信片送给买家)

预售仅在“冬菇家奇妙jo边店”


寂清眠

Free【宗凛】鲛柄学园祭(四)

“宗介….”实在受不了这种奇怪气氛的凛忍不住先出了声,为了打破宗介带给他的压迫感,凛抬起一边的手臂想要阻隔开宗介一直维持着略微前倾的身体。

只是手臂在宗介胸前推搡了几下不仅没有使得自己的处境有任何好转,反而被宗介轻而易举的一手钳制住手腕,将他本就少的可怜的空间又被宗介上前的一步侵略的又少了几分。

“宗…介…你…让开…! ”凛因为更加窘迫的处境产生了难以忽视的危机感。抬起一直侧低的头,有些气急败坏的瞪着宗介,但是色厉内荏的话语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因为眼前的宗介依旧不为所动的紧握着凛的手腕。现在的宗介让凛觉得有那么一点陌生。那双碧绿的眼眸中有什么在酝酿着,那是他看不懂的,复杂、深沉又热...

“宗介….”实在受不了这种奇怪气氛的凛忍不住先出了声,为了打破宗介带给他的压迫感,凛抬起一边的手臂想要阻隔开宗介一直维持着略微前倾的身体。

只是手臂在宗介胸前推搡了几下不仅没有使得自己的处境有任何好转,反而被宗介轻而易举的一手钳制住手腕,将他本就少的可怜的空间又被宗介上前的一步侵略的又少了几分。

“宗…介…你…让开…! ”凛因为更加窘迫的处境产生了难以忽视的危机感。抬起一直侧低的头,有些气急败坏的瞪着宗介,但是色厉内荏的话语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因为眼前的宗介依旧不为所动的紧握着凛的手腕。现在的宗介让凛觉得有那么一点陌生。那双碧绿的眼眸中有什么在酝酿着,那是他看不懂的,复杂、深沉又热切的什么东西。仿佛跌进了深不可见的湖水,让人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凛有些慌乱,内心里好像有什么在被牵引着,这种不可控的未知转变成面上的无助和羞愤,想要逃离这样的注视,想要挣脱被束缚的手腕,可是这样的挣扎却引来宗介更用力的收紧手腕。

宗介看着眼前被桎梏在自己和墙面间带着慌乱挣扎的凛,看着凛因为羞愤不安而带着些许水汽怒视自己的神情。原本想退让开的脚就这样魔怔了一般被暂停在了原地,手本能的将想要挣脱的手腕抓的更紧。

眼前的凛仿佛和记忆中那个因为蝶泳打赌输了的少年重合在了一起,有什么深藏在内心的东西在蠢蠢欲动。

“凛…”终于出声的嗓音带着厚重的暗哑,伸出的手被蛊惑般的撩起还带着沐浴后有些水汽的柔软发梢。指尖是温柔的带着怜惜般的轻轻搓揉。

这个人的头发和他这个人一样,不收管束,自由潇洒。红色的发色张扬、热切但是又是那般柔顺、善良。

凛被唤着看向宗介,却撞进更加深沉的眸色中。那种酝酿着危险的注视让凛感到一阵心悸。

“宗…! ”凛刚要开口的话被宗介从发梢移到后颈的手打断,那种强烈又陌生的触感让凛浑身的警戒全开,就好像炸毛了的猫一样触电般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本能的打掉了那只轻放在后颈的手。一边用手安抚在自己有些发热的皮肤上,一边惊疑的盯着罪魁祸首。

宗介愣愣的看着被打掉的手,然后在看到凛微微变红的耳廓后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停滞的双脚再一次向前逼近一步,同时将凛被钳制的手腕轻抵在墙上,被迫于宗介姿势上的压迫凛只能将自己往墙面上更加贴近自己的身体来获得一丝微乎其微的安全感。

宗介抬起空着的另一只手,稍稍挣动便轻而易举的拽开了凛刚才为了企图保护自己而贴在后颈的左手。

“凛…”宗介将脸凑到凛依旧微红的耳边,吐出眼前人的名字。气息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隐忍,犹如叹息一般没有了下文。

凛感觉到自己耳畔宗介的低叹,那种带着某种不似明朗的牵引,让他的内心变得躁动不安。被禁锢住的双手,和抵在身前的另一个人的身躯,以及近在耳边的气息,想逃离!想要挣脱!可是本能却在告诫他反抗的后果似乎充满了更大的危险…..

果然,还未等凛思考出如何改变现状的下一步,宗介的举动已经让凛本就杂乱不堪的大脑当场弃机阵亡。

凛因为震惊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原地,双手紧握成拳,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放大的宗介的脸。就在刚刚凛晃神之际,宗介稍稍退开离开了凛的耳边,深绿色的眼眸中将至今所有犹豫燃烧殆尽,记忆带来的冲击打开了宗介隐藏内心多年,那些下意识想要忘却,拼命忽视的欲念。

贴近的唇,轻轻碰在一起。唇边是微微冰凉的触感。和大概因为震惊用力紧闭着唇缝。

这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是试探的、隐忍的、温柔的、爱惜的,几乎不带任何色彩的吻。

宗介稍稍退开了一些距离,释怀的看着凛的脸。他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内心,无论是多年来一直希望能够和凛再一次游泳的执着也好,面对凛和遥重逢后被改变的焦躁嫉妒也好,以及那些连自己不清楚的独占欲,希望陪伴在凛身边的永远是自己,想和他一起去世界的舞台,陪他做任何的事情。希望眼前的这个人的所有都属于自己。啊,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喜欢吧。

宗介松开了凛被桎梏住的双腕,看着还未从刚才发生的事情里缓过神来凛。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僵着原地。心想一旦承认了自己的感情,再看眼前的人是无法掩饰的满心喜爱。哪怕是如今呆愣彷徨的无措模样都莫名觉得可爱。

“凛”宗介轻柔的抚上凛有些发烫的脸颊,低声道。

被拉回神智的凛带着迷茫又不解的眼神微微抬起头看向宗介。

“我…你…刚刚…为…”一句话因为窘迫害羞问的一个磕磕绊绊,最后也没能把那个吻字问出口。以及为什么要吻他的理由。

“凛,我喜欢你。大概从很早以前,我就喜欢你了”宗介收回手注视着凛看向的略显无助的双眼,认真的回答了关于那个轻吻的理由。

“!?什…么?宗介,你在开玩笑吗?”凛虽然不笨,刚才宗介的眼神,以及那个吻。说什么都不明白是假的,毕竟也不是年少无知的年纪,但是真的听到来自宗介的告白,还是觉得不可置信。这个理由,这个答案,凛知道里面并没有玩笑的成分。因为宗介的表情太过于认真,那双眼睛里一直无法读懂的,此刻却如此清明。

“可是….我…”面对一直以来都是挚友存在的宗介,凛对于眼前的这份表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脑子里一片空白,内心更是无比的慌乱无措。着急的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张开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事,你不用想太多。”宗介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凛的头,他还是不忍心看到凛烦恼的样子。心想或许自己还是有些冲动了。

“我不是想要你一定接受我的喜欢。只是认清了自己的心情也不想在多做逃避。刚才顺势就表白,是我有欠考虑了。但是既然已经说出了口,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拒绝,我可以努力继续作为你的挚友,当然前提是你还愿意的话。如果你能接受…”

一想到这微乎其微的可能宗介有些不抱期望的收住了话音。

凛一直注视着宗介静静的听他说完,多年的默契让他从宗介的眼神中读到了已经对结果所做的最坏打算。如果自己不接受,如果自己想要断交这份友谊,宗介都做好了承受的准备吗?或者,如果是自己希望的,宗介他真的可以隐藏自己的心意从此一如从前般的待在自己身边,作他的朋友吗?

凛顺着墙蹲坐在地,有些烦躁的低下头,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凛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局面….宗介让他好好考虑。可是如果现在不把这个恼人的问题想明白,凛知道他今天绝对会失眠!这个该死的宗介,扔了这么一个难题给他,怎么可能睡得着啊!不,估计不到问题解决,他可能都没有办法专心的游泳,也没办法正常的面对宗介了…该死!

“凛”宗介刚想上前安抚一下凛,手抬到半空就被凛先一步挥手拍开。

“你别吵!给我去一边坐着去!现在暂时别出现在我一米范围内!一句话也不许讲! ”凛炸毛的怒视着宗介一脸错愕的脸。然后意识到什么又别扭的把头转向一边。手指着床铺的方向下达了驱赶的指令。

宗介知道现在需要给凛一些时间去消化刚才发生的一切,而且依照凛的个性估计今晚就可以给他一个了断了。是生,还是死。看来不用明天就能有结果。只是不知道最后判决的结果是否能如他所愿,虽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宗介也和一般人一样。对于可能的存在也是怀抱一丝希冀的。怀抱着期待希望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个回音。

宗介一边忐忑着一边慢慢的挪回了床边坐下,静静的看着门角落里穿着一身女仆装的凛盘坐着一脸苦大深仇的陷入进自己纠结的思绪里。

 

 

一碗枣子酱

【宗真】无题

But not for me.

(下)

事实证明,爱情的确会让人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在获悉橘真琴今晚并不会回来吃晚饭,甚至无法从兰和莲嘴里套出他们亲爱的哥哥和谁出去、去干什么之后的山崎宗介觉得做饭都不太提得起力气。

“山崎君,真琴好像是去游乐场了哦,就新开的那个。”

看穿了一切的橘妈妈趁着饭后收拾碗筷的空当,对黑发男人悄悄地说,就连让他装样子推脱洗碗工作的时间都没给就把人推出了厨房。

所以山崎宗介一时间怀着都不知道是该先尴尬还是该先感激的心情半推半就地乘着将暗的夜色出了门。


“真是伤脑筋。”

新游乐场开园适逢周末,橘真琴尚且还没开腔一旁的高中...

But not for me.

(下)

事实证明,爱情的确会让人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在获悉橘真琴今晚并不会回来吃晚饭,甚至无法从兰和莲嘴里套出他们亲爱的哥哥和谁出去、去干什么之后的山崎宗介觉得做饭都不太提得起力气。

“山崎君,真琴好像是去游乐场了哦,就新开的那个。”

看穿了一切的橘妈妈趁着饭后收拾碗筷的空当,对黑发男人悄悄地说,就连让他装样子推脱洗碗工作的时间都没给就把人推出了厨房。

所以山崎宗介一时间怀着都不知道是该先尴尬还是该先感激的心情半推半就地乘着将暗的夜色出了门。

 

“真是伤脑筋。”

新游乐场开园适逢周末,橘真琴尚且还没开腔一旁的高中生就抱着相机哀嚎起来,与之同行的还有同样是男孩儿摄影部的两名部员。其他两人与其是来当苦力的不如说是单纯地游乐场一日游。
“还不是因为咱们之中只有部长你是摄影狂热爱好者嘛。”女孩儿单纯背了个小挎包,脸上精致的妆容显得娇俏可爱,支着刚做了美甲的手指着男生的鼻子。

橘真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去度过周末。看着身旁的几个小孩儿和人头攒动的游乐园,本身个子就拔高的他在受路人瞩目的同时心下总觉得有些尴尬却又无从开口,他掩饰性地用手指关节蹭了蹭鼻梁。

和朋友一起来游乐园,在有些寒冷的冬季这样的事情似乎在记忆中变得更加遥远。

“——真琴哥!”呼唤将他的神思拉回现实,三个小孩儿都已经先他一步走在前面,“人好多不要走丢了,今天你可是主角噢。”

论给别人当模特,大概给橘真琴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说自己在这一块儿有经验。和自己一米八的个头相反,他原先是性子害羞胆小的,当初高中时期面临游泳部招新问题七濑遥和龙崎怜能裸着半身一脸严肃的上台表演泳姿,到他连脱下衣服都觉得害臊,是到了大学之后因为专业不得不与陌生人打交道才将那股怯劲儿给练没了些。

“真琴哥条件这么好,肯定很上相的!”

茶色头发的男人闻言只想是小孩儿终归是小孩儿,这样的话在大庭广众也能说得出口让他有些扼腕。

说来他和山崎宗介能算上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地方也是在游乐场,详细过程略过,个中情形经年累月他也不太记得清楚,却唯独记得那天天气不错,鬼屋里特意营造的阴冷气氛和黑发男人掌心的温度形成鲜明的对比,虽然游乐设施行程的后半段橘真琴几乎没睁眼,但光凭着贴在背部唯一的热源就足以让他感到安心。

关于橘真琴是何时对山崎宗介抱有别样的感情的,他总是无法明说。在像他这样慢热的人这里,爱情向来不是突然到来的,那些细密如丝一般的情感渗透在生活的一点一滴里,或许是由羡慕对方有勇气去追逐自己仰望的人开始,又或许是由悉知他即使身怀伤病仍能对于自己的梦想坚持不放弃开始,橘真琴总觉得山崎宗介拥有他无法获得的东西。

那些闪光点汇集起来,成为他除七濑遥之外的另外一个目标一样的存在。

一开始无论如何橘真琴是怀疑的,那个在夏日里混合着热气的堂而皇之的告白。从接触游泳开始他总是充当命运旁观者的角色,所以橘真琴见证过山崎宗介对游泳到底是怎样的痴迷,以及他对松冈凛抱有多大的执念。只是他愿意选择相信,或许这个人是真的对他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念想。

“或许稍微努力一下,宗介就会真如他所说那样喜欢我。”

这样的想法在现在的他看来总是有些幼稚可笑,那片因告白而柔软最后又被践踏到散落一地的真心被茶发男人认真地收拾好,暂时关在此时的山崎宗介找不到的地方。

 

“这是谢礼。”

刚烤好的鲷鱼烧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因夜幕降临气温下降冻得有些发红的手指触碰到包装纸袋才恢复些许知觉,连带绵密的口感也让食欲逐渐回复,橘真琴这会儿才觉得自己有些饿了。

 

游乐园已经开始夜场,设施还有建筑上的彩灯都亮了起来,已经是十二月的中旬了,这样梦幻的场景总给人一种圣诞节的感觉。

高中生面对着橘真琴,他把快要没电的相机给背到身侧,而人凑到茶色头发的男人面前不停说着什么。山崎宗介此时才赶到地方,从他的视角看过去却见的是小孩儿的手抚上了橘真琴的脸。

男孩边说着真琴哥还真是迷糊一边抬手蹭去橘真琴嘴角的碎屑,状况发生得突然,突然到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第三个人酿跄地扯到旁边。

是山崎宗介。

橘真琴慌乱的声音顺着风朝人身后掠去消散在空气里,黑发男人是用了足够的力气拽住他的手腕生怕人挣脱他的桎梏。

他充分感受到此时的山崎宗介是生气的,生气到面容沉下来看不出别的表情,虽然橘真琴觉得有些不解却已经被男人拉走。而山崎宗介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他因那个男生对真琴如此亲密的动作给惹到全身都在发烫,并且身体先于思考一步做出下一个动作。

“……等等这是…!”

等到橘真琴看出他们究竟要进入什么样的地方为时已晚,话语在前台接待惊诧而又暧昧的目光中被他吞回了肚子里。

 

“为什么?”

山崎宗介开口,男人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自己的表情,看向橘真琴的湖绿色变得暗沉。或许刚刚在游乐园前两个人的互动并不是自己心里所想的那样,他也无法保持冷静以至于生气到无法控制力度甚至全身发抖。

为什么要让那个人触碰你?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山崎宗介,却也讶异在对方问出模棱两可的话之后,自己能第一时间明白他想要问的具体是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嗫嚅两下作罢。

“……我很难过。”

山崎宗介的声音像是破风箱里发出来的一样,两个人之间并不如Love Hotel里的暧昧气氛相符。他甚至有些失语,这个人被他放在心上珍而重之,也认为两个人的距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远。他将橘真琴困于两臂与床铺之间,过了很久才倾身过去,像之前那样把头埋在茶发男人颈侧,然后第一次没有先经过橘真琴同意,收紧了手臂把人抱在怀里。

该说多少次难过才能把心中的情绪宣泄出来山崎宗介追寻无果,这不是他第一次感到无助,却是第一次的确会因为无法再次拥有橘真琴而感到恐慌。

橘真琴几乎要被勒到喘不过气,裸露皮肤上湿漉漉的触感昭示着这个已经成年了的男人再一次地在他面前哭出来,复杂的情绪在心中升腾逐渐变得无法言说,恻隐之心让他下意识地想要安慰对方理智又让自己住了手。

“真琴,你再喜欢我吧。”

山崎宗介几乎是祈求地,亲吻着男人的侧脸这样说道。

“……你明明知道,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他总是渴望着和橘真琴触碰的,渴望清晨与深夜缠绵的吻,渴望手足交缠的亲密无间,渴望两人水乳交融的性,渴望对方一如从前的爱。

人是贪婪的,从来如此,只要获得了一点就无法控制地想要更多。

如果没有今天,山崎宗介想他再过一段时间可能会收敛自己的心思,变得逐渐接受两人止步于普通朋友的关系,最后他会怀着对橘真琴的爱一直走下去。

“求你,”山崎宗介无法看清橘真琴,就连泪水落在对方的脸上也毫无所知,“……不要喜欢上别的人。”

他俯下身,将唇落在橘真琴的唇上,湮灭了话语最后的尾音。


联联

山崎宗介、20歳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入坑很晚 今年是给宗介过的第一个生日,很多谷子依然在途,想用自己做的蛋糕和炸猪排送给宗介 弥补一下。谢谢京阿尼让宗介在不同次元的世界里实现梦想。很幸运遇见宗介,从今往后可以和你一起成长真是太好了,愿如此温柔的你、始终努力追逐梦想的你永远闪耀着光芒✨Happy Birthday٩( ᐛ )و



(昨天忙完好累,倒床上就睡着了哈哈哈,不过今天才是总裁生日惹~单独摆完一个总裁的又摆了一个宗凛的,因为无论给总裁什么都不如直接把凛凛给总裁惹🌝就把那只大鲨鱼当凛凛吧嘻嘻,有炸猪排和可乐还有凛凛的陪伴 总裁你开不开心😏希望你和凛凛永远...

山崎宗介、20歳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入坑很晚 今年是给宗介过的第一个生日,很多谷子依然在途,想用自己做的蛋糕和炸猪排送给宗介 弥补一下。谢谢京阿尼让宗介在不同次元的世界里实现梦想。很幸运遇见宗介,从今往后可以和你一起成长真是太好了,愿如此温柔的你、始终努力追逐梦想的你永远闪耀着光芒✨Happy Birthday٩( ᐛ )و




(昨天忙完好累,倒床上就睡着了哈哈哈,不过今天才是总裁生日惹~单独摆完一个总裁的又摆了一个宗凛的,因为无论给总裁什么都不如直接把凛凛给总裁惹🌝就把那只大鲨鱼当凛凛吧嘻嘻,有炸猪排和可乐还有凛凛的陪伴 总裁你开不开心😏希望你和凛凛永远在一起 祝幸福~😉)

联联

才注意到凛凛帮宗介收拾寝室东西的时候,把自己和宗介去看的电影的票根也放在箱子里了哈哈哈(凛凛这句“嘿嘿嘿嘿”也就听了130遍惹)

才注意到凛凛帮宗介收拾寝室东西的时候,把自己和宗介去看的电影的票根也放在箱子里了哈哈哈(凛凛这句“嘿嘿嘿嘿”也就听了130遍惹)

Lynn.D

【Free!】并 不 是 什 么 蒸 汽 波 ‖ Serizawa Nao(芹沢尚生贺)

BGM:Candy - Night Tempo


尚前辈!!欠了两周的生贺我做出来了!!!!!(十几秒你居然好意思说【】)

本来想做蒸汽波loop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补帧拉速度线开始玩字幕……然后就跑偏了【dbq】

VHS真的是一旧遮百丑(是说我抠图排版丑)

虽然我不喜欢抠图但是他好好看啊qwq

最后虽然卡点发了图祝 但还是补上一句迟到的生日快乐www

【Free!】并 不 是 什 么 蒸 汽 波 ‖ Serizawa Nao(芹沢尚生贺)

BGM:Candy - Night Tempo


尚前辈!!欠了两周的生贺我做出来了!!!!!(十几秒你居然好意思说【】)

本来想做蒸汽波loop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补帧拉速度线开始玩字幕……然后就跑偏了【dbq】

VHS真的是一旧遮百丑(是说我抠图排版丑)

虽然我不喜欢抠图但是他好好看啊qwq

最后虽然卡点发了图祝 但还是补上一句迟到的生日快乐www

🌟小瓜🌟

终于到了那里(/ω\)梦想之地 Free!圣地巡礼~第一站~他们生活的地方 岩美町

终于到了那里(/ω\)梦想之地 Free!圣地巡礼~第一站~他们生活的地方 岩美町

TBA

接稿!/手绘板绘头像临摹都可以~/画技有限所以价格好谈,有意者联系我🥰

接稿!/手绘板绘头像临摹都可以~/画技有限所以价格好谈,有意者联系我🥰

江小暑

五人图_(:з」∠)_
下次不用官方画风了,没点技术含量

五人图_(:з」∠)_
下次不用官方画风了,没点技术含量

博济_Franst
摸的鱼♡【大天使和青花鱼的故事

摸的鱼♡【大天使和青花鱼的故事

摸的鱼♡【大天使和青花鱼的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