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sg

4604浏览    94参与
谷上森樱
MA这整张专辑简直太他妈适合f...

MA这整张专辑简直太他妈适合fellswap-gold的意境了,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太美了,艹我都快哭了为什么以前听的时候没早点发现😭

另外不知道为啥dope show竟然不在这张专辑里?之前听的时候明明还在啊


如果一不小心站了tag真的很抱歉

MA这整张专辑简直太他妈适合fellswap-gold的意境了,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太美了,艹我都快哭了为什么以前听的时候没早点发现😭

另外不知道为啥dope show竟然不在这张专辑里?之前听的时候明明还在啊


如果一不小心站了tag真的很抱歉

二黑

咖酒【最为老套的结局】

*人物ooc有

*部分捏造有

*是老套的花吐

*未完待续


1

Sans最近感觉喉咙不太舒服。

一开始只是喉咙细微的瘙痒,呼吸间气流刺激引起的咳嗽,不一样的是每次咳嗽他都几乎以为自己要窒息呕吐,但过后又会像没事人一样,所以他并未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他脱力的半靠着窄小厕所的墙壁,刚刚呕吐后和窒息感让他还没有缓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手中被吐出来的【异物】,那明显是一团花。

是黄色的雏菊。

按照人类的说法,sans明显的患了花吐症,这种几乎只会出现在蒙尘书页上的疾病,曾经使多少位痴情的可怜人长眠。

Sans不会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去询问的undyne也不会知道,整个地底世界里没有一个怪物会知道,就像sans...

*人物ooc有

*部分捏造有

*是老套的花吐

*未完待续


1

Sans最近感觉喉咙不太舒服。

一开始只是喉咙细微的瘙痒,呼吸间气流刺激引起的咳嗽,不一样的是每次咳嗽他都几乎以为自己要窒息呕吐,但过后又会像没事人一样,所以他并未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他脱力的半靠着窄小厕所的墙壁,刚刚呕吐后和窒息感让他还没有缓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手中被吐出来的【异物】,那明显是一团花。

是黄色的雏菊。

按照人类的说法,sans明显的患了花吐症,这种几乎只会出现在蒙尘书页上的疾病,曾经使多少位痴情的可怜人长眠。

Sans不会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去询问的undyne也不会知道,整个地底世界里没有一个怪物会知道,就像sans不知道他吐出的花其实是雏菊,而雏菊的花语是【深藏在心底的爱】。

外面的papyrus移动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担心自己刚才突然的异状和过长时间的滞留。Sans不带怜惜的将这些花尽数冲进了下水道,整理刚才动作乱掉的围巾后才打开了门,背着手和往常一样走了出去,对着面前的papyrus笑了笑。

“huh,只是突然有点不舒服而已,无大碍,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说完sans就转身上了楼,鞋跟踩踏楼梯的声音随着一声关门声戛然而止,而papyrus则是看着对方被围巾遮住大半的背影,确认人已经回房后,再看一眼饭桌上对方未曾动过的饭菜,一边收拾一边垂着眼睛思考着对方刚刚在厕所间极力压抑的咳嗽声。

当sans上到他的房间后,他就点开了界面查看自己的状态,他很确定自己的hp是满的,也没有显示其他任何的负面效果。他眯起了眼睛,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事。一切都和平常一样,他和papyrus坐在一起准备吃他们的晚餐,突如其来的呕吐感与胸口的剧痛让他急匆匆地离开了座位。而当他几乎是狼狈的咳出那团花时,他感到吃惊,骷髅充满缝隙的身体,是从何处来的花?以及那种明显的,灵魂被拉丝一般抽离的感觉。

sans沉默了良久,满状态的hp条悬浮在他面前,但他确切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比之前要轻了一些,虽然难以察觉,但它确确实实的损失了一些。只要hp条空了,一个怪物就会化为灰尘,这是地底世界里连骷髅宝宝都知道的共识。那要是一个怪物的hp完好无损,消失的是灵魂的话呢?

是绝对的死亡还是更加彻底的消失?没有人会知道。

sans带着皮质手套的手抚向了自己的胸口,刚才那种灵魂被抽离的痛感似乎像恶花的藤蔓一样依附在每一根胸骨上,不断的吸收着宿主的生命仿佛有心跳一般的生长着。

在走访过undyne,明里暗里询问可能会知情的人,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对着他摇头的人也也越来越多。在明媚的一个下午,sans带着眼镜在资料室翻看着一些资料,这些资料几乎成了古董,纸张变得又干又脆,几乎一捏就碎,还会伴随着一阵灰尘。之后他将眼镜放到了桌面上,将身子往椅背靠去,疲惫的将手背附在自己的眼睛上。他看向窗外难得的好天气,脑子里全是关于【花】的零零散散的信息。他查到一则病病例,在很久之前也有过一个怪物口吐鲜花,奇怪的是医生无法查清楚花的来源和其他成分,再后来那个怪物在某一天突然化作了花,消失了。因为病例久远,又极其罕见,没有人知道这种病的来源,成因是什么,更不会有人知道治疗的方法会是什么。而最近他吐花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那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日益痛苦。他现在已经有点难去完美的不让papyrus去察觉他的异样,怎么处理那些将他的灵魂作为养料的花也成了问题。

……不是化作灰尘,而是会化作花吗?

那和自己可真的是不配啊。sans不由得笑了笑,毕竟无论是谁都无法把臭名昭著骑士团的团长和鲜花这种东西联系在一起,话说这个地底世界的怪物里,又有多少怪物对花的认知只有书本和海报里的装饰?sans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在这段时间已经尝试了所有他能做到的方法,但很显然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不治之症。

sans想到了papyrus,那个连抽的烟都是奶油爆珠的任然需要自己庇护的孩子。他开始处理一些旁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待人处事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一个人沉默发呆的时候变多了。

就像是此时此刻,papyrus看着在阳台背着手站着的sans的背影。他的兄弟在那里抬着头望着天空默不作声发呆了很久,那个背影配合着最近sans的异状,让papyrus感觉到莫名的不安。他的兄弟是工作的狂热粉丝,很少浪费宝贵的时间干没有意义的事,而他现在则是单纯的站在那里消耗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而且那个背影……

总让人感觉他好像要化作被风吹散的花团一样。

正当papyrus拿着笔记本想写上怕他提醒或是询问的话,sans却转过了身来,他的表情和平时相比更加的轻松,脸上带着堪称温柔的笑意,对他说:

“papyrus吗?正好,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聊聊?”

papyrus看着sans的一副轻松的样子,心中突然泛起了恐慌,最近听到的风言风语半夜里sans房间里总是传来压抑的咳嗽声,以及那份上锁抽屉里打满标注的久远病例,一下子全部涌入了他的头脑,他顿时感觉无法呼吸。在听到sans的话后他甚至开始祈祷,祈祷sans接下来说的话不过是希望他长进一点,或是最近感冒的情况,他开始冒着冷汗,右手抓住了左手臂让自己站稳,他抬起头来,看向sans的眼睛里带着赤裸裸的的祈求。

那不是真的,对吗?

sans站在阳台边上,他现在和papyrus隔着一定的距离,他就这样侧着身子少见的单纯的笑着,微弱的晨光被白雪折射后显得特别明亮,显得他整个人带着点朦胧的光晕。这真的不是一副常见的画面。papyrus暗暗想道。然后他听见sans用他那独特的低沉却并不沙哑的声音,语气就像是昨天晚上跟他道晚安一样的说:

“well,papyrus,你有想过要是有一天我,呃,我是说,……【离开】了?到那个时候 你该怎么去面对这一切?”

papyrus的祈祷并没有奏效。


二黑

【yellow】咖酒

*是刀。

*加了fsg的设定群发现自己对咖酒的认知好像有点错误x所以和朋友一起激情产出x我写她画快乐无穷。

【yellow】咖酒

【趁着夜里收拾好的玩具,想要让它保持着天真无邪的样子啊。】

Wine对coffee的保护总是太过度,在他的保护和管教下,coffee变成了一个即强大却又脆弱的怪物。

虽然总是指责coffee的不上进,说他为什么能安心的当个废品。但每次从暗流汹涌的官场上亦或者是商业暗里明里的交易里,回到自己家当打开他的房门,看见对方在一片黑暗中安静的打着红白游戏机的背影时,却又莫名的会有点安心。即使如果coffee打游戏打太久而错过了吃饭的时间,wine会毫不犹豫的去拉下电...

*是刀。

*加了fsg的设定群发现自己对咖酒的认知好像有点错误x所以和朋友一起激情产出x我写她画快乐无穷。

【yellow】咖酒

【趁着夜里收拾好的玩具,想要让它保持着天真无邪的样子啊。】

Wine对coffee的保护总是太过度,在他的保护和管教下,coffee变成了一个即强大却又脆弱的怪物。

虽然总是指责coffee的不上进,说他为什么能安心的当个废品。但每次从暗流汹涌的官场上亦或者是商业暗里明里的交易里,回到自己家当打开他的房门,看见对方在一片黑暗中安静的打着红白游戏机的背影时,却又莫名的会有点安心。即使如果coffee打游戏打太久而错过了吃饭的时间,wine会毫不犹豫的去拉下电闸,倒掉没有人去吃的饭菜。却会在coffee的房间门前留下一袋面包。

【他还好好的,还是老样子。】

Wine就这样在门前看着coffee这样想着。Coffee刚刚放下手柄,就注意到了他的兄弟正沉默不语的在门前看着他。一般wine会上他的房间来都是喊他吃饭,很少会这样看着他却不说什么,于是coffee站了起来拿出口袋里笔记本,在上面写了【怎么了?】

Wine这才摇摇头,露出一个微笑让coffee下楼准备吃饭。

 

最近一切正常,除了极个别少数被当场处决以外,群众的抗议也慢慢缓和了下来,和flower贸易银行的资金流通也很顺利,更不用说那些早已经被架空的大臣和那位失去视力的女王。而coffee也很安全,日复一日的打着他的电子游戏。

这一切明明都很正常才对。

所以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Wine已经不记得他当时发现coffee割裂他自己的腕骨,闭着眼睛躺在浴缸里,安稳沉睡的样子就如当初wine在试管里看见还是婴儿的他一样的时候,他当时到底做了什么,到底在想什么,他根本无法想起来。他只知道那天反常的没有在房间里看见打游戏的coffee后,他便疑惑的开始在家里寻找,在他打开浴室的门后,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那一瞬间,wine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或许他发出了竭嘶底里的嘶吼,咆哮着,崩溃的落着泪。因为等他有了意识后发现自己在undyne的急救室外面,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完全发不出任何的字词,只有一些破碎的气音从他的嘴里挤出。平日里随意就能平定暴乱的手,因为颤抖而单单抱起一个高大却瘦弱的coffee变得那么困难。颤抖带来的无力感在他全身蔓延,他还发现,他现在连站立都有些许困难。Wine从来没有狼狈到这种地步。

事后发生了什么,他也记不太清了,那件事几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记忆,只有深深的无力和后怕烙印在了他的骨子里。只记得后来他罕见的朝coffee发了很大的火,单单是这样他却说着说着又用手掌捂住了整个眼眶,以试图挡住涌出的眼泪。

“不要抛弃我。”

Wine听见他自己这样说道。

 

Wine从来没有想过,coffee也从来没有想过,或许所有人从来都没有想过。

有一天会wine会先一步的抛弃coffee。

 

【*你击中了wine,并杀了他。】

【*你感觉很好。】

Wine看起来还没有回过神来,抬起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放下,他愣了愣,低头看向自己胸口被划出的一道伤口。你背后的G炮突然扭曲着消失了,站在原地,手上拿着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开始化为灰尘的样子。

啊...

Wine在消失前抬头望了眼这地底世界不存在的天空,想着接下来coffee没了他的保护也会成长成他现在这个样子吧,或许coffee还会超越他,因为他不得不,开始学着去成长了。强大的,足够照顾好自己的。一直以来呵斥coffee太过优柔寡断,不够成熟的是他,但一直保护着coffee,不让他接触一些扭曲黑暗的事物的也是他。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wine却只希望coffee能够像原来的样子。

原来的样子就很好了啊。

Wine闭上了眼睛,消失了。

 

深夜。

在一片嘈杂的电子游戏音效中,coffee却少见的无法集中注意力与屏幕上。他烦躁的放下了手柄,看向没有一丝动静的房门,一般这个时候wine早就拉下电闸让还没有保存游戏进度的他猝不及防。但直到现在,电子游戏还是好好的运行着。

他还是站了起来,走过了客厅,浴室,厨房,wine的房间,走过了这个他们共同的家。每走过一个地方,他都会敲敲什么,试图收到wine的回应。终于coffee坐在昏暗灯光的沙发上,大片深橘黄色的阴影打在地面上。

半响后,他发出了嘶哑低沉的像是小心翼翼的确认,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声音。

“.....兄弟?”

【但是谁也没有来。】


二黑

【共舞】

内有咖酒和香槟红酒。

都挺赶工粗糙的。

中秋快乐。

【共舞】

内有咖酒和香槟红酒。

都挺赶工粗糙的。

中秋快乐。

亟元元元元(绝赞备考中)

【咖酒】妄

.cp向,FSGpapysans

.幼儿园文笔,纯属是看了设定之后的个人理解,ooc巨大私设成山请轻点打我【】我真的写不出他们的美好

.花吐症注意避雷,看的时候可以试着听flos这首歌x

.有参考360百科,超短x

.无逻辑意识流,称呼混乱


  --兄长觉得可以就好。

  兄长所坚持的,所认定为正确的,绝不会轻易改变。就算是令自己不悦的管束,也有兄长的道理。正因为明白了这一点,papyrus才忍耐至今。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幼年时单纯的信任与爱慕开始逐渐扭曲,杂糅着轻微恨意与难以察觉的欲望。复杂的爱意像是藤蔓,...

.cp向,FSGpapysans

.幼儿园文笔,纯属是看了设定之后的个人理解,ooc巨大私设成山请轻点打我【】我真的写不出他们的美好

.花吐症注意避雷,看的时候可以试着听flos这首歌x

.有参考360百科,超短x

.无逻辑意识流,称呼混乱


  --兄长觉得可以就好。

  兄长所坚持的,所认定为正确的,绝不会轻易改变。就算是令自己不悦的管束,也有兄长的道理。正因为明白了这一点,papyrus才忍耐至今。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幼年时单纯的信任与爱慕开始逐渐扭曲,杂糅着轻微恨意与难以察觉的欲望。复杂的爱意像是藤蔓,不断蔓延,侵蚀,几度要令他窒息。

  --知道花吐症吗?

  那是因为爱而不得萌生的麻烦病症,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身体会越来越虚弱,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

  好痛..。

  喉间血腥弥散开来,那涌出的彼岸花的鲜红花瓣只让papyrus觉得晃眼。无言收拾好那一地落花,屈上身将头埋进腿间。自己在几周前患上这种病症,一直拖到现在,身体已经快无法支撑了。对于患病的原因与治疗方式自己是心知肚明,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对于这样窝囊的自己来说,这样的疾病落到自己身上,无非就是绝症。

  papyrus听到自己在哭。因为怕被伤害一直跟在他兄长身后,害怕失去所以将真实的感情埋入内心深处-对兄长有多少爱意,就有多恨自己。从前也是,现在也是,自己从未走出过心中那座自行构建的牢狱,懦弱,逃避,心口不一。

  他接受兄长的所有管束,唯独自己的情感无法说谎,痴心妄想也好,被当做坏孩子也好,他想毫不畏怯地告诉sans自己的感情,一次足矣。但是如今,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前,怕是没有机会了。

  "...paps?"意识到自己没有关门的papyrus闻声一颤,吃力抬头看向自己的兄长-自己所深爱的、兄长。papyrus慌乱地找着随身的本子,一阵摸索未果,启口想要解释什么,血腥却溢出喉间,嘴角不可控制地绽出嫣红。sans几乎是错愕地看着一切,半晌微缩的瞳孔恢复正常,低声嗤笑声似是自嘲,俯身托起那少年面庞几乎是不带犹豫地与他相吻。

  彼岸花的花语是无望之爱。

  有什么事物似是一瞬间崩塌,papyrus终于触碰到了高墙外的兄长。

  爱意与鲜红一并涌出,犹是无声的赞歌。

二黑
:)*我学会了画看起来顺眼的脖...

:)
*我学会了画看起来顺眼的脖子和高跟鞋。
*这使我充满了决心。

:)
*我学会了画看起来顺眼的脖子和高跟鞋。
*这使我充满了决心。

二黑
开学前最后一点咖酒乐色激情产出...

开学前最后一点咖酒乐色激情产出。
ooc有x
然后他们好辣我是真的好爱。
我还是第一次磕cp磕的这么上头。

开学前最后一点咖酒乐色激情产出。
ooc有x
然后他们好辣我是真的好爱。
我还是第一次磕cp磕的这么上头。

二黑

【叛逆期】咖啡红酒

注意*

1本文灵感来源于crione太太的关于咖啡叛逆期的图,侵删。

2是不太明显的咖啡红酒

3日常捏造警告

4人物ooc有

5乐色屑英语出没

【叛逆期】咖啡红酒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leave me alone!!!”

被撕下来的便利条纸,在标准间隔横线上不按规格的写着这样一句话,字迹潦草而又用力,后面是papyrus不怎么常用的感叹号。

sans还保持着手被打开后的动作,睁大了眼睛露出了少有的惊愕,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好。对面的papyrus将自己抱紧,明明流着泪却满脸倔强的看着sans,表露出了更加少见的强硬态度。

“……okly,goodnight...

注意*

1本文灵感来源于crione太太的关于咖啡叛逆期的图,侵删。

2是不太明显的咖啡红酒

3日常捏造警告

4人物ooc有

5乐色屑英语出没

【叛逆期】咖啡红酒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leave me alone!!!”

被撕下来的便利条纸,在标准间隔横线上不按规格的写着这样一句话,字迹潦草而又用力,后面是papyrus不怎么常用的感叹号。

sans还保持着手被打开后的动作,睁大了眼睛露出了少有的惊愕,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好。对面的papyrus将自己抱紧,明明流着泪却满脸倔强的看着sans,表露出了更加少见的强硬态度。

“……okly,goodnight,papy。”

在沉默了良久后,sans转过身向papyrus道了声晚安,伴随着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声音将门轻轻关上。而papyrus则是看着sans的一点点消失在门的背后,在听到啪咔的关门声后,他看向了刚刚sans放在地上的那盘蝴蝶面,闭上了眼睛将自己蜷缩起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sans没有马上去打开房间里的灯,而是和平时干练严谨的形象相反的靠在了房门上,然后任自己慢慢的滑落到地上。他将手扶在了眉骨上,整个手掌都罩住了他的眼眶,此时的他肉眼可见的疲态,sans忍不住开始在心里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papyrus刚刚打开他手的动作,和他那明明落着泪却任然不肯退步的表情,都在sans的脑海里一边又一边回放着。papyrus在抵触他。这件事从早一些的时候,估计不会超过前两个月的时候,sans就有了这种感觉,但是工作加上教管一些忘记效忠女王才是最重要的事的人,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去证实他的感觉。

他拒绝了我的触碰,他哭了。那个便利本是真的有点傻。上一次听他讲话是什么时候来着?sans开始慢慢的回忆起这两个月papyrus的样子。

而今天发生的事不得不让他对最近的papyrus正视起来。

今天晚上他因为特殊原因回来的特别晚,发现冰箱里的食物连动都没有动一下。papyrus又没有吃饭。这个认知让sans叹了一口气,说着他将冷冻的包好的蝴蝶面放进微波炉热了一下,然后端了上楼敲了敲房门,知道papyrus的个性不会应他,所以直接打开了房门。不出所料的看见在一片黑暗中在闪烁白光的屏幕前打着红白机的papyrus。

之后只是像平常一样的sans的说不上说教的说教,sans看papyrus反常的并没有任何回应,而是好像没看见他一样的继续打着游戏。往常的话papyrus在他敲门时就会放下手柄,用目光询问他什么事。

所以sans伸出了手,想拍拍这个家伙的头看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到这里为之明明一切都没有问题,也和以前无数个形形色色的夜晚类似。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在黑暗的房间里,sans坐在地上叹了口气。

而在隔壁同样黑暗的房间里的,闪烁着白光的屏幕前的papyrus并没有继续游戏,而是任它就这样开着,旁边蝴蝶面的盘子已经空了。他就这样坐在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前,咬着连帽衫的带子,手里拿着他的那本代替言语的便利本,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像是sans的涂鸦,旁边写着一些长长的话,随后又被他重重的涂掉撕下,随意的扔到了地上。

第二天sans起床时发现楼下的餐桌上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上面铺满了奶油,旁边是简单的早餐。在咖啡杯底下压着一张撕下来的便条纸,上面还是不按照线的规格的写着“l am sorry”。一看sans就知道,papyrus是掐着他起床的点做的。

不知道为什么,sans的第一反应就是papyrus又通宵到清晨才睡觉。随后他不由得轻笑了起来,坐了下来开始享用早餐,并将碗洗干净了放好。在出门进行巡逻时,看了一眼papyrus的房间后精神饱满的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sans,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要买这种东西的人……”

“闭嘴。”

当天晚上醒来的papyrus发现自己床边多了一大袋小黑猫面包。

小剧场

“love me alone !!!”

sans睁大了眼睛,这个骷髅一次又一次的确认着便条上的内容开始疯狂的冒着冷汗。而且对面的papyrus抱紧了自己正流着泪看着他。

“a-are you sure?bro……?”

接着他看见papyrus只是不说话的看着他。

*sans感觉到罪恶爬上了他的脊背。

等sans出去房间后,papyrus抹了抹眼泪后目光随意的撇到自己刚才写的便条上。那一瞬间他的大脑完全一片空白,虽然他并没有大脑。

因为情绪一下太激动,他把leave写成了love。

*一想到这就是为什么刚才sans的表情很奇怪,这使papyrus充满了决心。

*这个梗是怎么回事呢

*是因为我一开始把咖啡写的leave me alone的leave看成了love

*虽然说起来很下流,但是我boki了

*一边说着独自爱我一边哭唧唧看着红酒的咖啡是真的爆可爱我刚刚这样发出嚎哭,就发现我看错了

*因为太可爱了所以火速写了屑文,祝看的愉快♡

嘤嘤嘤
是fsg的红酒w (他超好看但...

是fsg的红酒w

(他超好看但是我画不出来awa)
(因为我画技太烂了qaq)

是fsg的红酒w

(他超好看但是我画不出来awa)
(因为我画技太烂了qaq)

衫白

我知道衣物画错了【什】
影响里的红酒
P2有毒请慎入

我知道衣物画错了【什】
影响里的红酒
P2有毒请慎入

嘤嘤嘤
课上的摸鱼(不务正业是红酒w...

课上的摸鱼(不务正业
是红酒w

tag打的满天飞系列(躺

课上的摸鱼(不务正业
是红酒w




tag打的满天飞系列(躺

衰哥
So much painNo...

So much pain
No more gain
Now the blood
Splashing on the wall

Cruel red eyes
Cannot see
Sitting on the throne
That's our mountain king

注意此处的红酒不是国王结局而是自己意淫的alter版本

So much pain
No more gain
Now the blood
Splashing on the wall

Cruel red eyes
Cannot see
Sitting on the throne
That's our mountain king

注意此处的红酒不是国王结局而是自己意淫的alter版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