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angsta匪徒

25063浏览    768参与
食人熊

画了《黑街》里的道格!!!!

他太可爱了妈耶!!!!

一眼爱!!!!

虽然最后结局不是很好蛮心痛的15551

画了《黑街》里的道格!!!!

他太可爱了妈耶!!!!

一眼爱!!!!

虽然最后结局不是很好蛮心痛的15551

qinie
大叔们的过去 抠出来的糖大家快...

大叔们的过去

抠出来的糖大家快来尝一尝啊~

大叔们的过去

抠出来的糖大家快来尝一尝啊~

Tanqueray

仿了 GANSTA 我超爱了 吹爆

仿了 GANSTA 我超爱了 吹爆

目害_

尼古拉斯 @亻犬
phx/翡翠
9012能拍gangsta也是圆满了!快乐!我留了两个月的手毛拍出来了!!!

尼古拉斯 @亻犬
phx/翡翠
9012能拍gangsta也是圆满了!快乐!我留了两个月的手毛拍出来了!!!

撒伊

「我們指着破碎的天空,夜晚缝隙间露出的光芒灑在這積滿灰塵的街道。」

沃里克/沃里斯·阿尔坎杰罗:撒伊

尼古拉斯·布朗: @PreeN松饼饼饼饼

📷:無仄

「我們指着破碎的天空,夜晚缝隙间露出的光芒灑在這積滿灰塵的街道。」

沃里克/沃里斯·阿尔坎杰罗:撒伊

尼古拉斯·布朗: @PreeN松饼饼饼饼

📷:無仄

壹和拾肆
摸得屎中屎,方为人上人。 是小...

摸得屎中屎,方为人上人。

是小聋瞎

摸得屎中屎,方为人上人。

是小聋瞎

科科
其实是大一还不知道大二画的,翻...

其实是大一还不知道大二画的,翻到了
好怀念gangsta,后面就没追了,不知道剧情发展成啥样了,反正挺虐的

其实是大一还不知道大二画的,翻到了
好怀念gangsta,后面就没追了,不知道剧情发展成啥样了,反正挺虐的

理性共谋。

一个三四年前的短漫,图中歌词来源《メリーメリ》,当时听的鹿乃翻唱的版本

一个三四年前的短漫,图中歌词来源《メリーメリ》,当时听的鹿乃翻唱的版本

我杀了我的狗
只你与我两人——年龄操作,少年...

只你与我两人——年龄操作,少年沃里克x叔受尼克


黑街两只相依为命的流浪野猫。


雨水冰冷,皮肤接触处却灼烫发烧,令人面红耳赤……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突然想到这句歌词哈哈。沃尼的年龄操作,年上年下怎么配都好吃(๑´ڡ`๑)

只你与我两人——年龄操作,少年沃里克x叔受尼克


黑街两只相依为命的流浪野猫。


雨水冰冷,皮肤接触处却灼烫发烧,令人面红耳赤……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突然想到这句歌词哈哈。沃尼的年龄操作,年上年下怎么配都好吃(๑´ڡ`๑)

去路亦归途

【GANGSTA】无解

【GANGSTA】无解

-

《GANGSTA》动漫同人,最后一集的一点小续写,ooc预警。

沃里克x尼古拉斯(尼克)

-

于沃里克而言,人生是一本过于精细的连环画。

他生来过目不忘。

大多数时候这并不是算一件太差的事情,虽然很显然不是现在,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他前几分钟腹部刚被人刺了一刀,又被那人从二楼扔下,至今还能躺在草地上回忆往昔,已然算得上是前半生积德。沃里克根本懒得去想自己到底断了几根骨头,他已经很久没感受过这样的疼痛了,或者说,如果硬是从生理角度而言,这恐怕是他三十多年的人生中所承受过的,最大的疼痛了。然而就是在这样一片如火焰般沸腾的痛苦中,蒙洛多年前的话语却如一根...

【GANGSTA】无解

-

《GANGSTA》动漫同人,最后一集的一点小续写,ooc预警。

沃里克x尼古拉斯(尼克)

-

于沃里克而言,人生是一本过于精细的连环画。

他生来过目不忘。

大多数时候这并不是算一件太差的事情,虽然很显然不是现在,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他前几分钟腹部刚被人刺了一刀,又被那人从二楼扔下,至今还能躺在草地上回忆往昔,已然算得上是前半生积德。沃里克根本懒得去想自己到底断了几根骨头,他已经很久没感受过这样的疼痛了,或者说,如果硬是从生理角度而言,这恐怕是他三十多年的人生中所承受过的,最大的疼痛了。然而就是在这样一片如火焰般沸腾的痛苦中,蒙洛多年前的话语却如一根于寒冰中千锤百炼的针,在一片混乱的感官中杀出重围,狠狠扎在他的心上。

 

“退下,这里轮不到你出场。”

他抬头向上看,狭窄的小巷勉强纳入一小片苍蓝色的天空,尼克从他的头顶一跃而过,如一匹野性未驯的狼。

温热鲜红的血液和肮脏却引人疯狂的纸币,他紧紧握着的那把匕首,在他手里,即便沾了血依旧是懦弱且不安。

“你与他们不同,仅仅是个无力且脆弱的普通人。”

“就算你去趟这个浑水,也无法与他们一较高下。”

“不论在哪,黄昏人种永远都是野兽。他们只有服从普通人,为普通人牺牲这一生存方式。沃里斯,你也无法变成他们那样。”

 

可是,沃里克几乎是挣扎着睁着眼向上看,他仍记得那天所有的细节,便明白那日的天际与今日的天际并无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可他却是近乎本能地想起了那一天,想起那大段几乎要对他盖棺定论的话语。

沃里克忽然有点痛恨自己的好记性,那个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大段的家伙并不在这里,而话语也在漫长的岁月中失掉了颜色消磨了原有的含义,恐怕只有他一人仍牢牢记着它们,甚至在多年后还愤愤不平地想扳回一城。

所以,即便是无人知晓,他依旧喃喃的念出了那句话。

“不过我也没想过要变成他们那样啊。”

 

这世界上的事情,大多都是有开端的,就像多米诺骨牌的倒塌总要有第一个助力,沃里克也会好奇自己的人生到底是从何处开始迈向失控。眼球被挖下的痛楚依旧异常清晰,这是他人生的缺陷,欢乐与痛苦的情绪永远在被回忆起时鲜明一如往昔。

可是,沃里克随即意识到,幼年那种被父亲厌弃的生活也永远谈不上正轨。如果硬要对人类进行分门别类的话,沃里克也并不觉得人类需要被划分成正常人和黄昏人种,甚至于,他很长一段时间并不理解尼克与自己有何区别。

时至今日,在艾尔盖斯托姆无数或明或暗的潜规则下生活了二十多个年头的他,也并不认为尼克与他有何区别。他们有着近乎相同的出生,也有着同样不得不被接受地理由,而更显然,他们也同样不受任何期待。他们是那两个被称为父亲的人难以丢弃的累赘,在命运的阴差阳错中相遇而立下契约,而那个早该湮灭的主仆契约硬生生破开他们人生的孤岛,以此为纽带将他们推至今日。

沃里克总是记起一头刺猬般黑发的少年,沉默且难以理解,在这二十多年里,他总想起他,想起他曾身为阿尔坎杰罗家二少爷沃雷斯时的一切。

 

总是夏天,阳光明亮且温柔,那个刺猬似的少年第一次沉默地站到他的面前,是大西洋彼岸的蝴蝶在扇动它的翅膀,他们尚未知晓两人的相遇将给彼此的生命带来多大风暴。

沃里克有时候会探究,他将尼克买下这件事情,到底是对是错。其实这件事不该存在如此黑白分明的判断,可他总是忘不了站在铁栏杆后面的尼克,那个悲伤地笑容像一把沉甸甸地枷锁,雨水带来的冰冷逐渐将他吞没。

沃里克很久之后才明白,是他将尼克原本的生命完完全全地剥夺,所以,或许这是他的责任和赔偿,要带领尼克走过另一个人生。

如果,沉甸甸的橘黄色笼罩在沃里克的眼前,如果,他听见自己脑海中的声音,记忆再次不可避免地回流,直到那个黑衣黑发的少年拿着那本被烧了一角的书在他面前站定。

“沃雷斯少爷,”尼克说话的时候像是含了一块海绵,生涩且粗粝,“非常抱歉,我弄脏了它。”

少年时的沃雷斯在那一瞬间忽然感到一种巨大的慰贴,所有的弱小与无力、痛苦与茫然都暂且远离了他的生命。他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人,将他给予的东西珍之重之,以致于他都起了坏心思。

“那怎么办啊,这书可只有这一本,你这个笨蛋!”

但是没关系,就像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然无法掩饰自己的愉悦,他知道尼克会无条件包容他的这点任性。

或许,沃里克不无遗憾地想,如果他没有买下尼克,也许他们在那时便已是朋友。

可谁又知道呢?

沃里克痉挛似的动了动手指,忽然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如果放任尼克随着佣兵团来到艾尔盖斯托姆,谁能来保证他们的相逢。

 

雨水淅淅沥沥地下着,可记忆中,却有一灼热地火源不断向他的左眼逼近,令他无法释然。终于,沃里克记起来了,那是父亲的烟头,狠狠按在他的眼上。

大脑尖锐的疼痛令他忘记了身上的伤口,他的记忆永远无法对此模糊。

沃里克清晰地记得,是他下的命令。

或许是更早之前,当尼克被迫加入名为北门的佣兵团的时候,他们坐在走廊的两侧,如同未长成的野兽被迫在寒冬抱团取暖。巨大的悲哀吞噬了那时的他,为父亲越来越残暴的惩罚,也为尼克那不可更改的命运。

直到那个艰涩粗粝的声音响起,幼年的尼克有种不谙世事的固执和无知。

“要杀掉吗?”

他右手的食指抵住左手拇指。

沃里克知道,那是他教会尼克的第一个手语,意味“kill”。

而后是血,无数的鲜血在宅子的各个角落蔓延,绝望、恐惧、不可置信,他不明白尼克如何能如此轻易地执行自己地命令,就像他不明白尼克为何能如此轻易地夺去那么多人的生命。

空荡荡的左眼疼到连他的身体都在痉挛,一只眼睛,换来了他血淋淋的“自由”。

 

雨水自天际连绵不绝,而意识也逐渐远去。沃里克听见那些“沙沙”的响声,雨水落在树叶上,人踏在草地上,还有他曾经的家中,无处不在的窃窃私语,窗外盛夏蝉鸣的聒噪。过去和现在混杂在一起,如一团深沉粘腻的烂泥,要将他渐渐吞没。

然而即便是这样,他依旧听见了那个声音,从枝头一跃而下,如同很多年前他从三楼窗户一跃而下的声响。一瞬间沃里克几乎产生了一种荒谬的错乱,他跨过二十多年漫长的光阴与那年盛夏树荫之下的尸首重合,仿佛一切只是幼时某个午后过于悲惨的噩梦。

比雨水更温热更浓郁的液体落在他的手指上,身体上,也落在他的脸上。

沃里克想起很多年前,他将尼克手中的断剑打飞,揪着他的衣领,绝望又肆无忌惮地下着恶毒的誓言。

“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我,我怎么能让你就这样死掉!”

“要做像父亲一样地事情,给我多尝点痛苦再去死!”

所以说,不管是作为主人还是朋友,都要更像话一点才行啊,总不能死在尼克的前面吧。

沃里克慢慢将眼睛阖上,混杂成一团的记忆慢慢没入他脑海的深处。

不过这次,我大概是死不了了。

他慢吞吞地想着,终于安心坠入一片温暖的虚无。

-END

贰对带壹

作業做到去世

(文和圖嚴重不符

作業做到去世

(文和圖嚴重不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