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j

21.7万浏览    1430参与
杀鸩

曼哈顿!快给他曼哈顿!


星条旗真的很难画找了素材贴上去违和感简直爆炸了,但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十二月还有蚊子被咬了一口所以就不想改了 乔尼兴奋. gif


P2卖萌

曼哈顿!快给他曼哈顿!


星条旗真的很难画找了素材贴上去违和感简直爆炸了,但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十二月还有蚊子被咬了一口所以就不想改了 乔尼兴奋. gif


P2卖萌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P1 为大家准备礼物的铁瘫
P2-3 乔尼
P4 无脑画
开始想圣诞短漫😟
圣诞节真是个好日子,因为那天我正好过生日艹

P1 为大家准备礼物的铁瘫
P2-3 乔尼
P4 无脑画
开始想圣诞短漫😟
圣诞节真是个好日子,因为那天我正好过生日艹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玻璃糖🍬
呃啊啊..最近没有好听的曲子*难受*

玻璃糖🍬
呃啊啊..最近没有好听的曲子*难受*

雪球二号机

描改2p的铁瘫pocky game。前几天才翻到搬运的乔尼和杰洛的pocky广告,就想来一个,虽然画力有限,但就是想看他们玩~

描改2p的铁瘫pocky game。前几天才翻到搬运的乔尼和杰洛的pocky广告,就想来一个,虽然画力有限,但就是想看他们玩~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P1-2性转
P3休妹发牢骚
P4一张乔尼尼
*冷圈高产怪尴尬的*

P1-2性转
P3休妹发牢骚
P4一张乔尼尼
*冷圈高产怪尴尬的*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发糖,一人两颗🍬
小熊妹妹这个梗真是百玩不腻😋

发糖,一人两颗🍬
小熊妹妹这个梗真是百玩不腻😋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乔尼尼头上的小啾啾像耳朵

乔尼尼头上的小啾啾像耳朵

杀鸩
我流性转 GJ为什么这么真,人...

我流性转

GJ为什么这么真,人这辈子没搞过GJ实在是太亏了。

我流性转

GJ为什么这么真,人这辈子没搞过GJ实在是太亏了。

Mr. Cellophane
“按按看这个可以实现愿望的按钮...

“按按看这个可以实现愿望的按钮”

“按按看这个可以实现愿望的按钮”

Mayday Calling
没错!我们就是!黄金搭档!(?...

没错!我们就是!黄金搭档!(?)

没错!我们就是!黄金搭档!(?)

鲟
低 技 术 力 迫 害 娇 尼...

低 技 术 力 迫 害 娇 尼(ntm

低 技 术 力 迫 害 娇 尼(ntm

废燮
❄❄️❄️🧸☕️🍾⭐️❄️...

❄❄️❄️🧸☕️🍾⭐️❄️❄️❄️

❄❄️❄️🧸☕️🍾⭐️❄️❄️❄️

R氧化碳

【主GJ&JO混部】乔妮娜•齐贝林今年五岁(26)

【26】“我做了个梦……但是记不清是什么了。”

 

     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右腿被彻底地扯断了。鲜红一片,视觉冲击强到都有点不真实,但她的反应极快,她的替身也一样——血流得很慢很慢,仿佛时间被她拽住了。可能是大脑的病理性麻木所致?乔妮娜•齐贝林不觉得那地方有多疼。

     她抬头,又看见了自己那只可怜兮兮的断脚被甩在海水里。再远一点的地方是彻彻底底的海,不像她躺着的这片小浅滩。那儿只有染着血的海水。了无生气的空条徐伦静静地飘浮在海面上,不远处是她早已无声无息的父亲。有个神父浑身是血,如果她有...

【26】“我做了个梦……但是记不清是什么了。”

 

     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右腿被彻底地扯断了。鲜红一片,视觉冲击强到都有点不真实,但她的反应极快,她的替身也一样——血流得很慢很慢,仿佛时间被她拽住了。可能是大脑的病理性麻木所致?乔妮娜•齐贝林不觉得那地方有多疼。

     她抬头,又看见了自己那只可怜兮兮的断脚被甩在海水里。再远一点的地方是彻彻底底的海,不像她躺着的这片小浅滩。那儿只有染着血的海水。了无生气的空条徐伦静静地飘浮在海面上,不远处是她早已无声无息的父亲。有个神父浑身是血,如果她有法子靠近他话就能看到,在他被撕烂的教袍下密布着细小的突刺伤口,像是线一般粗的利器降下了暴雨般的攻击与谋害,但致命伤却是他被拧断的脖子。

     有个男孩站在那头,在他脚边死了一地的是他的兄弟们。乔妮娜知道,这是他干的。为的是争取早就消亡的父亲的宠爱,也为了报复父亲对他们犯下的罪行。

     但乔鲁诺不在那些尸体中间。他还没来得及过来。现在普奇死了,他取出的碟片早已不作数,不管是谁拖住了乔鲁诺•乔巴拿的脚步,想必这样的障碍现在也不复存在。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但她可能撑不到支援来的时候了。现在得速战速决……最好她能解决掉那个该死的混球。

     静•乔斯达在她身后,只余下微弱的呼吸。而费列罗•埃文早已咽气,伏趴在她身边——他用自己的身体当了盾牌,就在十几秒前。

     乔妮娜僵硬地伸手——腿部的疼痛开始慢慢蚕食她。她知道自己的呼吸乱了。现在她没法使用波纹,这很不妙。要是她能学会父亲的铁球回转就好了——她轻轻将费列罗的双目合上。她又返头看静,那个男孩曾用恋慕的眼神瞅着她,但却死死地合着嘴、不肯让自己的倾慕烦扰她和费列罗的相恋。他们做得很好,最终三人成了彼此珍视的挚友。

     但这场美好的良性循环现在终止了。费列罗•埃文身死,静•乔斯达濒死,乔妮娜•齐贝林马上就要因失血过多而亡。

     ……是这样啊。

     原来如此。不赌一把可不行。

     FANTASIA的身形闪动着,随着她的呼吸不畅而逐渐倾向于虚化。

     “FANTASIA,”她摸到了那个东西——石头的表面坑坑洼洼、冰冷刺骨,她觉得手上滑腻腻的,不知道是血还是海水……大概是海水吧,不然那东西就会弹出尖利的足齿。周边太黑了,但她知道黎明很快会来——还有那家伙。他走过来了。“再滞留我血液的时间一次吧。”

     她的替身一声不吭地朝她转来,乌黑的头纱遮住它镂空的双目。圣人在那头看向她,对她说:“三思而后行。”

     乔妮娜没说话。

     要想让腿复原的话,大概只剩下这个方法了——幸亏偷偷带着了这个。直觉还是有用处的。

     要是乔鲁诺或者仗助在就……不,他们还是别过来为好。死伤能少就少。已经死了太多人了。

     乔妮娜在自己残缺的大腿处抹了一把,满手的鲜血即便是在深沉的黑暗中也尤为狰狞。

     哈哈,说不定连我的烧伤也能祛疤了……?
     她突然想到。

     之后她把那东西扣到了脸上。

 

     ——“乔妮娜?”

     乔妮娜迷糊地看向乔尼。

     “你刚刚在发抖,”他说,“做噩梦了吗?” 乔尼把从她身上滑下来的毯子拉回去。

     乔妮娜四处望了望。从意大利飞往美国的机舱里很安静,有几个人点了座位灯看书、阅读文件、在平板电脑上滑动手指。

     杰洛本来歪在乔尼肩膀上睡觉,刚刚才被闹醒:“……嗯?怎么……”他打了个呵欠,“老兄你干嘛?我的头差点掉下去……”

     “乔妮娜好像做噩梦了,刚刚抖得很厉害。”乔尼回答道。

     杰洛闻言探身揉了揉小女儿的脑袋:“做噩梦了,小丫头?”

     乔妮娜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她旁边的小小圆形窗户一眼,皱起了眉头:“我做了个梦……但是记不清是什么了。”但是很冷。冷到血液都好像要凝固成鲜红的坚冰。

     “记不得是好事——又不是什么好梦,没必要记得的。”杰洛摸了一下她的脸,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的脸怎么这么凉——嗯,没发烧。难受吗?”

     乔妮娜摇了摇头。

     杰洛把自己的毯子也罩到她身上,然后扯了乔尼的毯子过来。

     “杰洛,毯子不够两个人盖的,”乔尼试图把毯子扯回来,“你去管空姐再要一张不就好了——”

     “麻烦死了!你小子靠过来一点不就得了吗。”杰洛又歪回乔尼的肩膀上。

     “没事,爸爸。睡觉吧。”乔妮娜也装着打了个呵欠,把头靠在了乔尼的手臂上,“晚安,爸爸,爹地。”

     “晚安,小丫头。”杰洛闭着眼睛说。

     “怎么全都挤着我……”乔尼翻了个白眼,“晚安。”

     但乔妮娜并没睡着。她合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漆黑,慢慢从梦的余韵里挖出了一丝冰冷的苦楚。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