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radence

62.1万浏览    3282参与
-M-S-N-

回血出本

邮费15,多了退你少了不补

有不影响阅读的小瑕疵x介意勿拍

可以预定x【不跑单就行 

有二手叠加记录


两本捆买价格可再议

回血出本

邮费15,多了退你少了不补

有不影响阅读的小瑕疵x介意勿拍

可以预定x【不跑单就行 

有二手叠加记录


两本捆买价格可再议


馨

【暗巷組】光 (第二集後設定)

可能是黯黑怨靈能力的副作用,阿留斯這段時間開始看見不同以往的世界。


大部分的顏色變成黑白的,每個人的身上只有一部份有顏色,而有顏色的區塊就像發著光一樣。

這件事情使他困惑又有些好奇,所以他沒有跟親近的人說這件事情,一方面他想自己先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一方面不希望因其他人擔心而節外生枝。


那天他與奎妮一起現影到了鎮上執行任務,他有些呆滯的看著黑白的雨點落在小鎮的地板上,直到奎妮提醒他已經到了執行任務的地點,他才回過神來。


這次執行任務的地點是勞森一家的別墅,奎妮用開鎖咒將門打開,他們走進了一樓。

「只要讓我讀到他的心就可以了。」奎妮叮囑道,...

可能是黯黑怨靈能力的副作用,阿留斯這段時間開始看見不同以往的世界。

 

大部分的顏色變成黑白的,每個人的身上只有一部份有顏色,而有顏色的區塊就像發著光一樣。

這件事情使他困惑又有些好奇,所以他沒有跟親近的人說這件事情,一方面他想自己先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一方面不希望因其他人擔心而節外生枝。

 

那天他與奎妮一起現影到了鎮上執行任務,他有些呆滯的看著黑白的雨點落在小鎮的地板上,直到奎妮提醒他已經到了執行任務的地點,他才回過神來。

 

這次執行任務的地點是勞森一家的別墅,奎妮用開鎖咒將門打開,他們走進了一樓。

「只要讓我讀到他的心就可以了。」奎妮叮囑道,「廚房那邊有人過來了。」

 

他瞧著整個色調都是黑白的走廊,只見女傭端著茶盤從另一條走廊走過來,並沒有瞧見他們,於是他對她施了昏擊咒。

 

他們上了二樓,打開了書房的門。

 

「晚安,勞森先生。」奎妮笑咪咪地說,而魁登斯即時的對著椅子上的勞森先生施了全身鎖咒,那是他前幾天才學到的。

 

勞森先生看起來很害怕,魁登斯凝視著他,訝異的發現他上衣的左邊口袋一個東西不斷地閃爍著藍色的光芒。

 

「是這個嗎?」他從勞森先生的上衣口袋中取出那個閃閃發亮的東西,遞給奎妮。

 

「哇……沒錯,似乎這就是我們要找的東西。」奎妮讀了一下勞森先生目前腦中想的內容,「是的,就是這個。」

他們對勞森先生施了遺忘咒後,就離開了那個地方。

 

他們回到了葛林戴華德基地的古堡,今天的天氣有些寒冷,他們坐在沙發上喝熱茶。

 

「阿留斯,你打算告訴我最近發生的事情嗎?」奎妮詢問著。

「其實妳不用問也可以讀我的心吧?」他說。

「但我希望你告訴我。」

他嘆了口氣。

 

「最近不再做噩夢了,」他說,「有時後,夢的內容還挺好的。」

「是什麼樣的內容?」

 

「我……夢到我過去喜歡的人。」

「介意我讀一下嗎?」奎妮小心地問。

他點點頭,輕輕閉上眼。

 

奎妮將手覆在他的手背上,然後開始讀他的心。

「喔,」她說,「那的確是個很棒的人。也是很好的夢境。」

「某一天我留著眼淚醒來,」他有些急促地說,「我發現我看到的世界變得不一樣,這不是、不是什麼隱喻。」

奎妮的手輕輕撫過他冒著汗水的額頭。

 

「我知道這是很辛苦的過程,」她說,「不論是愛一個人,還是無法看到過去世界的顏色。」

「你知道?」

 

「我有跟你說過,雅各的故事嗎?」奎妮微笑著凝視著他。

 

阿留斯看見她眼中的淚珠閃閃發光。

 

「那一定是很美的故事吧?」他有些猶豫,但還是伸手抹掉了她的淚水,「如果我也會讀心就好了。」

「相信我,親愛的,」奎妮笑著搖搖頭,「你如果了解讀心這件事,就不會這麼說了。」

 

「告訴我,雅各的故事吧。」他說。

 

於是在爐火前,她緩緩說起了一個溫柔的男人的故事。

 

即使知道一切會被遺忘,仍舊選擇接受和原諒,總是能夠好好的面對每件事情。

「但是後來,我又去找他,」她說,「我用愛情魔藥和魔法讓他跟我走,還恢復了他對魔法的記憶,但是我被阻止了,雖然我也知道無法讓他一直被迷惑著。」

「他想要怎麼做呢?」

「因為在美國,巫師和莫魔是無法結婚的,我們的關係無法浮上檯面,甚至會被懲罰,所以我希望能夠有個人能改變這種現狀,」她說,「但是他覺得我跟著葛林戴華德先生就是瘋了。」

 

「我可以理解。」他說。

「真的嗎?」奎妮苦笑著說。

「作為交換,我想告訴妳葛雷夫先生的事。」他說,「沒這麼美好,但對我來說是很棒的故事。」

 

他緩緩的開口,時間回到那天下午。

 

「他帶我去了一間小店,一間賣很多花木的店,藏在花木後方有些座位,我喝了洋甘菊花茶,他幫我修復了我的傷口。」

 

「什麼樣的傷口?」

「妳知道的,以前我的繼母會用各種理由打我,」他說,「他坐到我身旁,告訴我一切很快就沒事了,然後抱了抱我。」

 

「他還說了什麼嗎?」

「那天他說他想帶我離開那裡,」他說,「我急切地說,當然好,什麼時候呢?」

他停頓了一會兒。

「他說什麼?」奎妮問。

 

「他說,或許今晚吧。」他說,「但是那天晚上,我溜到街上,並沒有看見他。」

他停了一下繼續說:

「那天之後,我覺得他變得不太一樣。」他說,「或許那天之後他就不再是那個他了。」

 

奎妮充分了解他在說些什麼,她傾身輕輕抱了抱他。

 

「你還想見他嗎?」她問,「在過了這麼久之後。」

「我……當然,」他說,「我想知道他後來去了哪裡,是否還活著,還記不記得我跟他的承諾。」

 

「我相信他一定記得。」奎妮說,「若他還活著,你們有天一定能再度相見。」

 

他沒有說話,點了點頭。

 

 

這段時間,他沒有嘗試改變自己看不到正常顏色這件事。

他翻著古堡裡的咒語書,他看到的每條咒語都顯示不同的顏色。

 

他學得很快,出任務時使用得越來越上手。

 

某天他和奎妮一起到了一間舊圖書館,奎妮偷偷拿了一份舊報紙給他。

上面是葛雷夫先生的尋人啟事。

 

他偷偷地把那一版撕下來,自己默默地、小心地收著。

 

他某天突然相信,總有一天,他們能夠在某個地方相遇。

雖然覺得這樣想的自己很愚蠢,但是他還是忍不住默默的期望著。

 

就像奎妮相信有天她會和雅各再次相見一樣。

 

或許有天,他又能再次看見真實的光。


------------------------------------------------------------------


還是習慣稱他為魁登斯,他真是好孩子,最喜歡他。


玻子汽水

清出一些本详情私信,黑桃暗巷本不单出,大部分入价叠邮,有二手入手记录。

清出一些本详情私信,黑桃暗巷本不单出,大部分入价叠邮,有二手入手记录。

Maruo马若

帝都slo摊宣! S14


咪咪又来打搅惹 这次骨科本没赶上这场但是月初差不多可以发货了!

有之前的主播虫新刊/A4贴纸/ins系列的透卡/暗巷组余本/还有皮卡贱做了小地毯><代理会挂出来在背景布上!


摊位上还有英雄归来特工虫的无料卡片!还有点之前没发完的FB的无料 (贱虫的木有了发完了)要记得来拿!

帝都slo摊宣! S14


咪咪又来打搅惹 这次骨科本没赶上这场但是月初差不多可以发货了!

有之前的主播虫新刊/A4贴纸/ins系列的透卡/暗巷组余本/还有皮卡贱做了小地毯><代理会挂出来在背景布上!


摊位上还有英雄归来特工虫的无料卡片!还有点之前没发完的FB的无料 (贱虫的木有了发完了)要记得来拿!

Maruo马若

匿名 gradence1-9p

是个有点点点点扭曲的琴瑟小故事!放出来点...希望能被看到的小cre

去年已经出成本了以为fb2后卖完了结果代理又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一堆(😭) 被殴打出来给这本偷偷做点宣传...  


tb通贩gradence明信片套组戳我👈需要拍付时备注简单答题嘿 问题在页面里!

会参加这周末的【帝都slo在S14】

还会有点点上次slo剩下的神奇动物的无料卡片 ggad 骨科啊暗巷这几个人混乱的au的一套 请记得来拿! 


一共45p好像 就是这样的古早小人书漫画风格,是咪咪第一次完成度比较高一整本下来故事流畅...

匿名 gradence1-9p

是个有点点点点扭曲的琴瑟小故事!放出来点...希望能被看到的小cre

去年已经出成本了以为fb2后卖完了结果代理又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一堆(😭) 被殴打出来给这本偷偷做点宣传...  


tb通贩gradence明信片套组戳我👈需要拍付时备注简单答题嘿 问题在页面里!

会参加这周末的【帝都slo在S14】

还会有点点上次slo剩下的神奇动物的无料卡片 ggad 骨科啊暗巷这几个人混乱的au的一套 请记得来拿! 


一共45p好像 就是这样的古早小人书漫画风格,是咪咪第一次完成度比较高一整本下来故事流畅的漫画。有rou🔞 如果还有人喜欢看到了的话能够带走就好了呜

Agent Marvelyn

p1 p2 黑帮AU
p3 p4 办公室AU

from. tumblr. gravescival

p1 p2 黑帮AU
p3 p4 办公室AU

from. tumblr. gravescival

桃愛*Dora

Loveless(真部長/魁登斯)第八章

ABO無魔法AU

 一章 二章 三章 四章 五章 六章 七章

本次更新這


久違的更新,希望大家還喜歡


ABO無魔法AU

 一章 二章 三章 四章 五章 六章 七章

本次更新這


久違的更新,希望大家還喜歡



门徒同学

【个人产出目录】

更新了一下个人站的地址,进不去的小伙伴可以试试,应该可以进了。

所有产出全部在这个地址里了,2015-2019作品都可以找到。

么么哒。


个人站地址:https://mttxtr.wordpress.com/


2019年

文章

1、【棋局】(锤基,高基)

2、【咫尺】(黑盾白罐,黑锤洛基)

3、【我把你当哥哥】(锤基)

4、【如果】(盾铁)

5、【沉默】(锤基)

6、【无垠】(盾铁)

7、【烈酒】(海王,Arthurm)

8、【浓茶1】(神奇动物在哪里,无CP剧情向)

9、【浓茶2】(神奇动物在哪里,无CP剧情向)

 

2018年

文章:

1、【城墙】(毒液同人,中篇,暴乱x卡尔顿) 目录页直达

2、【不可描述】(乌木喉x奇异博士,暴乱x卡尔顿,毒液x埃迪)

3、【共生】(毒液同人,毒液x埃迪)

4、【刻印】(毒液同人,暴乱x卡尔顿)

5、【存在】(中篇,乌木喉x奇异博士) 目录页直达

6、【罗密欧】(盾铁,战甲系列 Mark32)

7、【无题】(盾铁)

 

视频:

1、【乌木喉x奇异博士】【AU架空】【预告】Under His Light

2、【乌木喉x奇异博士】【AU架空】【正片】Under His Light

 

2017年

文章:

1、【等】(盾铁,贺文)

2、【分离】(盾铁,贺文)

3、【重逢】(盾铁,贺文)

4、【碎心】(盾铁,战甲系列 Mark 17)

5、【处刑】(黑盾白罐)

6、【承诺】(叉冬,合志)

7、【踪迹】(叉冬,隐盾铁)

8、【听说你想被我睡】(勇度x星爵)

9、【听说你对我有意见】(勇度x星爵)

10、【烛光】(Gradence小料)

11、【月光】(Gradence合志)

12、【走进中庭】(中篇,锤基,盾铁,叉冬,黑盾白罐) 目录页直达

13、【无边】(长篇,Gradence) 目录页直达

【番外集】

(1)(已解禁)暗巷

(2)(已解禁)海物

(3)(未解禁)婚夜

(4)(未解禁)肃静

(5)(已解禁)轨迹

(6)(未解禁)晚宴

(7)(已解禁)全文设定集

14、【海族】(中篇,半同人,忒修斯x莱马洛克,Gradence) 目录页直达

15、【四人同居】(中篇,半同人,忒修斯x莱马洛克,Gradence) 目录页直达

(1)(未解禁)扬帆(暗巷)

(2)(未解禁)掌舵(忒莱)

 

2016年

文章:

1、【一线海天】(长篇,黑盾白罐,叉冬) 目录页直达

2、【可能性】(中篇,盾铁,叉冬) 目录页直达

3、番外集

(1)(已解禁)也许(叉冬,ABO)

(2)(已解禁)净土(叉冬,ABO)

(3)(未解禁)日常(叉冬,ABO)

(4)(已解禁)烙印(叉冬,ABO)

(5)(已解禁)铜墙(盾铁,ABO)

(6)(未解禁)铁壁(黑盾白罐,ABO)

(7)(已解禁)宝贝(盾铁)

(8)(已解禁)宝贝(叉冬篇)

(9)(已解禁)弹丸之地(叉冬,罗巴)

(10)(未解禁)沧海孤舟(盾铁)

(11)(已解禁)颠倒黑白(盾铁,黑盾白罐)

(12)(未解禁)如梦方醒(盾铁)

(13)(未解禁)指鹿为马(盾铁,叉冬,黑盾白罐)

(14)(已解禁)似人非人(奥贾)

3、【支离】(蝙莱/Brex)

4、(未解禁)【一梦黄粱】(蝙莱/Brex)

5、【翅膀】(盾铁,战甲系列 Mark 02)

6、【老爷车】(盾铁,战甲系列 Mark 03)

7、【名士】(盾铁,战甲系列 Mark 04)

8、【罪与罚】(叉骨x原罪)

9、【乌合之众】(短篇集,叉冬,罗巴)

(1)(已解禁)黑火药

(2)(已解禁)血脂粉

(3)(已解禁)战俘营

(4)(未解禁)硬面包

(5)(已解禁)冷枪管

(6)(未解禁)白大褂

(7)(已解禁)止血钳

(8)(未解禁)禁闭室

(9)(已解禁)拷问间

(10)(未解禁)斗兽场

(11)(未解禁)手术台

(12)(已解禁)武士刀

(13)(未解禁)黄子弹

(14)(未解禁)实验仓

(15)(未解禁)孤儿院

(16)(未解禁)假报告

(17)(已解禁)真演习

(18)(未解禁)铁手臂

(19)(已解禁)毒试剂

(20)(未解禁)空走廊

 

视频:

1、【漫威混剪】Cross the Line

2、【盾铁/黑盾白罐】【预告】Black Stone

3、【盾铁/黑盾白罐】【正片】Error code

4、【DC反派混剪】Creator Owner

5、【JokerxLex Luthor】Horror Story

 

2015年

文章:

1、【乱史中庭】系列

(1)【中庭野史】(长篇,盾铁,锤基) 目录页直达

(2)【中庭秘史】(长篇,锤基) 目录页直达

(3)【中庭杂史】(长篇,盾铁) 目录页直达

(4)【蛇爪编年】(长篇,叉冬,罗巴) 目录页直达

(5)【别言轶事】(短篇集,多CP)

①(已解禁)半边明月(锤基,盾铁)

②(未解禁)劳菲手记(奥丁,劳菲)

③(未解禁)演绎埃达(锤基)

④(未解禁)无妄遐思(锤基)

⑤(未解禁)情爱之惑(盾铁)

⑥(未解禁)戏如人生(盾铁)

⑦(未解禁)冬日黄昏(叉冬,冬叉)

⑧(未解禁)炎夏涌泉(罗林斯,巴托克)

⑨(未解禁)铁林暖春(希尔,佩帕)

⑩(未解禁)落叶清晨(班纳,帕克)

⑾(未解禁)混沌黎明(全员)

2、【雪原之外】(长篇,叉冬,罗巴) 目录页直达

3、【雾霭扬沙】(长篇,叉冬,罗巴) 目录页直达

 

视频:

1、【叉冬/冬叉】【AlveyXJack / JackXAlvey】Hormones

2、【叉冬/冬叉】Hurting


维洛冰豆奶
是后续!追加了可爱小蘑菇和虫虫...

是后续!追加了可爱小蘑菇和虫虫!5555太快乐了!我还有好多傻屌互动想画😭他们太可爱了。可爱男孩使我快乐!1⃣️、、tony爸爸要素。但后续会有贱虫【他们是真的

是后续!追加了可爱小蘑菇和虫虫!5555太快乐了!我还有好多傻屌互动想画😭他们太可爱了。可爱男孩使我快乐!1⃣️、、tony爸爸要素。但后续会有贱虫【他们是真的

Tang

The nosegay 暗巷組

空氣中偶然嗅到一股熟悉的、在那人身上特有的味道…。每當與先生相約在巷內,進行屬於兩人的秘密談話時,先生的香水味總會混合著些許體香隨風拂面而來。 偶爾,男人會給自己一個擁抱,溫暖的手掌會在後頸摩挲著,像是安撫幼貓一樣,自己總忍不住靠在對方肩頭。香水的味道越發強烈的充斥鼻腔,帶點菸草與淡淡的花香,和先生很襯。魁登斯回憶著。 然而,現在聞得到香卻見不著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過於思念而產生了幻覺,正當這麼想而感到有些失落時,身後冒出了低沉迷人的聲音。 「魁登斯。」 一時反應不過來,甚至還想著自己太過思念,居然還產生了幻聽,直到那醉人的嗓音再次喚了自己的名,才轉身面對聲音來源。忍不住抱著期待緩緩抬起頭,屬...

空氣中偶然嗅到一股熟悉的、在那人身上特有的味道…。每當與先生相約在巷內,進行屬於兩人的秘密談話時,先生的香水味總會混合著些許體香隨風拂面而來。 偶爾,男人會給自己一個擁抱,溫暖的手掌會在後頸摩挲著,像是安撫幼貓一樣,自己總忍不住靠在對方肩頭。香水的味道越發強烈的充斥鼻腔,帶點菸草與淡淡的花香,和先生很襯。魁登斯回憶著。 然而,現在聞得到香卻見不著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過於思念而產生了幻覺,正當這麼想而感到有些失落時,身後冒出了低沉迷人的聲音。 「魁登斯。」 一時反應不過來,甚至還想著自己太過思念,居然還產生了幻聽,直到那醉人的嗓音再次喚了自己的名,才轉身面對聲音來源。忍不住抱著期待緩緩抬起頭,屬於對方的灰藍色圍巾、鑲著綠寶石的蠍子領針—— 「…葛雷夫先生!」男孩興奮地呼喊,差點引來路人的側目,好在男人即時比出了安靜的手勢示意對方,魁登斯看著對方那足以用性感來形容的動作,乖乖的安靜下來。 「噓——我的男孩,怎麼沒穿多一點?天氣很冷。」溫暖的雙掌捧起在冷風中吹了許久而有些冰涼的雙頰,魁登斯反射的縮了縮脖子,臉卻被葛雷夫輕輕抬起, 「Let me see you.」 迴盪在耳邊的話語令男孩的雙耳泛起紅暈「剛剛葛雷夫先生是說『我的男孩』嗎?先生的…?」想著想著,白皙的臉頰染上一層粉紅。看著魁登斯羞澀的紅由耳根暈染了整張臉,逗樂了美國巫師,嚴肅的面容變得柔軟,嘴角輕輕地上揚。 當下更為重要的是不讓魁登斯著涼,男人將圍巾取下施了保暖咒後,一圈一圈地繞在魁登斯的脖子上,「先、先生,您會著涼的…。」是的,他的男孩總是如此為他人著想,而從未想過自己的利益。 「乖孩子,用不著擔心我。」非但沒有將圍巾收回,還脫下一隻龍皮手套,握起對方冰冷的手將手套戴上。 「先生…。」在對方將另一隻手套脫下來為自己保暖前出聲阻止了對方,葛雷夫先生待他那麼的好,先生不能受寒,至少不可以因為自己而著涼。 男人像是讀出了他的心聲,輕笑著無奈地搖搖頭表現出妥協的樣子,「至少戴著直到晚餐之後。」 提出的條件讓魁登斯受寵若驚,「先生,我不能接受您這麼多東西還、還妄想與您共進晚餐。」 「哦?那你就更應該跟我一起享用晚餐了,當作謝禮?」 「…你應該不會介意跟個老男人一起吃飯吧?」裝出委屈的樣子就想對方那樣單純的性格一定不會拒絕,「當然不會!怎麼會嫌棄先生!如果…這能當作謝禮的話,我願意。」這樣的反應使葛雷夫忍不住笑了起來,之後以沒有手套保暖的手掌牽起男孩另一隻因寒風而受凍的手,打算就這樣前往餐廳。 溫度從掌心傳遞而來,魁登斯害羞地將臉往圍巾裡躲。 『是先生的味道……。』 男人特有的香氣充斥在他的鼻腔、他的四周,令他在這寒冬中感到溫暖,以及前所未有的幸福。 在一次拜訪先生家時,魁登斯偶然在宅邸的後花園裡,發現了以魔法維持生存環境的溫室,其中散發的淡淡花香與先生很像,在家庭小精靈的介紹後知道了花名分別是天竺葵、萬壽菊、薰衣草。幾周後在奇獸學家的口中得知花語,男孩當下的臉紅得讓英國巫師慌張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Fin— 花語: 高興能陪在你身邊—天竺葵 我偷偷地愛著你—萬壽菊 等待你說愛我—薰衣草

梅勒斯

【暗巷组】永生酒

帕西瓦尔·格雷伍斯清楚地记得在他被监禁时格林德沃是如何拷问他的。“加入我,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告诉我。”那双异瞳凝视着他,好像在窥探他心底的欲望。“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格雷伍斯轻蔑地拽了拽嘴角。

“哦,不,我亲爱的帕西瓦尔,别把我想成那样的自大狂。我给你准备了这个。”格林德沃身体贴近格雷伍斯,手中攥着一串银色细链,一个装着琥珀色液体的瓶体在他的眼前摆动,“瞧,这瓶中装着的是永生酒。”永生,多么诱人的字眼,随着瓶体的左右摆动似乎在动摇他的心。微弱的灯光照射下,二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几倍,狭小的空间让格雷伍斯喘不过气。他仿佛置身于一片无边的海洋中,不停地往下坠落,直到被恐惧与欺骗的海...

帕西瓦尔·格雷伍斯清楚地记得在他被监禁时格林德沃是如何拷问他的。“加入我,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告诉我。”那双异瞳凝视着他,好像在窥探他心底的欲望。“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格雷伍斯轻蔑地拽了拽嘴角。

“哦,不,我亲爱的帕西瓦尔,别把我想成那样的自大狂。我给你准备了这个。”格林德沃身体贴近格雷伍斯,手中攥着一串银色细链,一个装着琥珀色液体的瓶体在他的眼前摆动,“瞧,这瓶中装着的是永生酒。”永生,多么诱人的字眼,随着瓶体的左右摆动似乎在动摇他的心。微弱的灯光照射下,二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几倍,狭小的空间让格雷伍斯喘不过气。他仿佛置身于一片无边的海洋中,不停地往下坠落,直到被恐惧与欺骗的海水淹没。

“不……”格雷伍斯微微阖了阖眼,他陷入了那段被格林德沃囚禁的记忆。后来格林德沃被美国魔法国会捉拿归案,格雷伍斯逃出来了。然而格雷伍斯没有回到美国魔法国会,他意识到当前局势如果重回美国魔法国会势必引起纷乱,甚至被人当作格林德沃的共犯,于是他孤身一人躲进了一个没有人知道他的地方。他喝下了被格林德沃藏起来的永生酒,可他不知道这只是格林德沃欺骗他的一个谎言。没有人可以永生,只有拥有三件死亡圣器才能成为死神的主人。关于死亡圣器的古老传说盘踞在格林德沃的脑海里,谁不希望永生呢?格林德沃思忖,于是编织了这样的谎言,而可怜的帕西瓦尔·格雷伍斯却自愿让自己深陷在这如慢性毒药的谎言中。

战后,格雷伍斯打听到了克雷登斯的下落。他的男孩在这场大战后变得更加敏感焦虑,克雷登斯常常躲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哭泣,他抱着双膝,在暗巷中发出微弱的呜咽,佝偻的身体隐藏在阴影之下。每当格雷伍斯发现他这样躲在暗巷中的时候,他便悄悄变出一朵小花吹落进男孩的掌心。空气中氤氲着花香,包裹起男孩的身体,弥漫在暗巷中,男孩似乎停止了哭泣。格雷伍斯不知道自己这样做能安慰克雷登斯几分,可能仅仅是对克雷登斯小小的慰藉,更多的是减轻自己对男孩的愧疚,一场没有尽头的自我救赎。

格雷伍斯一直悄悄在暗处帮助克雷登斯,并且得知克雷登斯要去巴黎也一直默默守护着他。格雷伍斯的魔法一直伴随克雷登斯,他天真的以为可以一直守护着克雷登斯,修补克雷登斯心灵上所受的伤,也以为可以一直陪伴着他死去安然度过一生,但格雷伍斯没有注意到的是他斑白的鬓发未曾停止生长过。

END

馨

盜走的故事的來龍去脈 2.

2.

他聽聞葛林戴華德和他的信徒將在這個城市舉行集會。
他拿著外出旅行的皮箱,下了船,他事先對自己施了改變外貌的咒語,看起來與過去的他完全不同。

他用消影術離開了港口,循著事先得到的線索,現影在伯特朗家的樓下。

「呼呼,前咒現(Prior Incantato)。」他對著門把施咒,確認只有被施過基本的開鎖咒才放心的開門。

他走向臥室,門沒有關,他戴上防惡咒的手套,推開了門。他意識到這是什麼人幹的好事,那個魔法看起來與一般的黑魔法不太相似。

地上的兩人已經死去,他上前確認,是伯特朗夫婦兩人。

「安安除惡咒(Salvio Hexia)。」他在確認前咒後,施了另一個咒術。
只見黑魔法的痕跡如同...

2.

他聽聞葛林戴華德和他的信徒將在這個城市舉行集會。
他拿著外出旅行的皮箱,下了船,他事先對自己施了改變外貌的咒語,看起來與過去的他完全不同。

他用消影術離開了港口,循著事先得到的線索,現影在伯特朗家的樓下。

「呼呼,前咒現(Prior Incantato)。」他對著門把施咒,確認只有被施過基本的開鎖咒才放心的開門。

他走向臥室,門沒有關,他戴上防惡咒的手套,推開了門。他意識到這是什麼人幹的好事,那個魔法看起來與一般的黑魔法不太相似。

地上的兩人已經死去,他上前確認,是伯特朗夫婦兩人。

「安安除惡咒(Salvio Hexia)。」他在確認前咒後,施了另一個咒術。
只見黑魔法的痕跡如同碳粉一般漂向空中,最後消逝在空氣裡,那一刻他知道,葛林戴華德要求他的男孩殺了人。此刻他迷惘了起來。

當初若是葛林戴華德要求他痛下殺手,殺死這些無辜的莫魔,他也是百分之百會下手的。但是由魁登斯下手意義就完全不同。

他知道下次若真有幸再見到魁登斯,那個男孩已經不會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模樣。

即便會遭遇危險,即便見到後是個完全不同的人,他還是要見他嗎?並且,他想著自己,自己從來不是那種道德完人,可以拖著魁登斯前往一個光明的方向。

葛林戴華德又是如此富有話術的領袖,要把魁登斯帶離那個環境豈不是難上加難?
他沉吟著,想著放棄,但又痛恨起自己。

為什麼就是不能袖手旁觀呢?

離開了伯特朗家,他的思緒飄回了他還在擔任魔國會安全部部長的時候。

當時,葛林戴華德要求他開始去接觸預言中的那個孩子,所以他開始接近魁登斯。
魁登斯善於忍耐,從來不敢表輕易表達自己的想法,他知道那男孩總是被打得渾身是傷,在那些黑暗的日子裡,他卻不敢想著要帶著魁登斯離開,他真的太軟弱了,他憎恨著自己。


那時他害怕著帶著魁登斯離開這事對於葛林戴華德來說是種惡劣的背叛,但最害怕的卻不是這件事,他擔心著一旦被這個世代最偉大的破心者之一發現自己的心意,這一切就毀了。

他不止無法再與魁登斯見面,更無法再暗中保護他。
他光是想到這點,便感到無比恐懼,他懷著這種惶恐的心情,以忠誠的姿態效力於葛林戴華德。

思緒回到了現今,循著線索,他站在一道牆前方,上頭以魔法標註著今日集會的地點。

他想見到魁登斯。
他知道懷抱著這種心情是遠遠不夠的。

phoebetian

Gradence. 暗巷组 门徒太太的无边

盾冬38.4cm 漫画本

复仇者联萌。全员向 漫画本


Gradence. 暗巷组 门徒太太的无边

盾冬38.4cm 漫画本

复仇者联萌。全员向 漫画本


Maruo马若
來一杯珍珠奶茶🍵偷偷让爹地吸...

來一杯珍珠奶茶🍵偷偷让爹地吸...偷偷

囧林老师有一个和珍珠奶茶的街拍嘿嘿

准备出这个吸吸更健康的系列手机壳!😭春天了大家来换个手机壳换换心情吧💕(念广告词


7000fo感谢回馈!真的感谢这么多咪咪的小粉丝 让咪咪觉得自己正在走向人生巅峰!💪🏻💪🏻💪🏻

來一杯珍珠奶茶🍵偷偷让爹地吸...偷偷

囧林老师有一个和珍珠奶茶的街拍嘿嘿

准备出这个吸吸更健康的系列手机壳!😭春天了大家来换个手机壳换换心情吧💕(念广告词


7000fo感谢回馈!真的感谢这么多咪咪的小粉丝 让咪咪觉得自己正在走向人生巅峰!💪🏻💪🏻💪🏻

馨

【Gradence】盜走的故事的來龍去脈 1.

*故事發生在第二集的時間點

1.

他跌跌撞撞的從街巷的尾端走向路燈的方向。

他曾經是葛林戴華德最忠誠的信徒,認為只要獻上赤誠的心便能跟隨之走向巫師世代的輝煌,時至今日他卻被奪去了名字以及最珍視的人。


微弱的燈光將他的影子拖得好長,他用僅剩的力量和偷來的魔杖向著黑夜唸了一聲咒語。


那夜晚,美國魔法國會的正氣師發覺他躺倒在路邊,皮奎里主席下令將他帶到巫師醫院接受治療。

包括那天晚上,他總共昏睡了三天,整整三天。


醒來後他看著坐在床邊椅子上的皮奎里主席,正想要起來講些什麼,但被對方制止了。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主席凝視著他...

*故事發生在第二集的時間點


1.

他跌跌撞撞的從街巷的尾端走向路燈的方向。

他曾經是葛林戴華德最忠誠的信徒,認為只要獻上赤誠的心便能跟隨之走向巫師世代的輝煌,時至今日他卻被奪去了名字以及最珍視的人。

 

微弱的燈光將他的影子拖得好長,他用僅剩的力量和偷來的魔杖向著黑夜唸了一聲咒語。

 

那夜晚,美國魔法國會的正氣師發覺他躺倒在路邊,皮奎里主席下令將他帶到巫師醫院接受治療。

包括那天晚上,他總共昏睡了三天,整整三天。

 

醒來後他看著坐在床邊椅子上的皮奎里主席,正想要起來講些什麼,但被對方制止了。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主席凝視著他,問道。

「自從他想要使用我的身份那天開始,我一直被軟禁著,他的手下以對我施酷刑咒為樂,」他摸了摸臉頰側邊那道疤痕,「有天他下令要他的手下以索命咒殺了我,我那時神智不清,我不太記得中間的過程,似乎是我的法力失控吧,或者是某種無聲咒,我在他施咒前把他擊昏,搶了他的魔杖逃走。」

主席嘆息了一聲。

「需要告知你巫師世界的現況嗎?」

他笑了笑,搖搖頭。

「他被抓了,我聽說了,」他回答,「肯定又想辦法逃出來了。」

「你在睡夢中一直嚷著那個男孩名字,他對你有任何特殊的意義嗎?」

他像是被什麼哽住了喉嚨。

 

良久的沈默後,他才開口:

「那一定是我……是我活下來的理由吧。」他苦笑著說。

 

「你在說什麼呢?」主席疑惑的問。

「我知道葛林戴華德怎麼逼迫他的,我想像的到,」他像是自言自語的說,「怎麼說呢,他就是有那種魅力,能夠讓人為他做任何事。」

 

「你說葛林戴華德嗎?」

「這段時間我想去旅行,我的狀態無法在擔任正氣師,或者任何上級職務,」他近乎絕望說道,「請讓我離開這裡吧,這是我的請求。」

 

「波希瓦,」主席嘆了口氣,「那個男孩還活著。」

 

他睜大眼,然後發出了一聲有些疼痛的沈吟。

 

「那麼,他在哪呢?」他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問道。

「他和葛林戴華德在一塊,」主席說,「正如你說的,那個男孩會為他做任何事情。」

一陣沈默後,他嘆了口氣。

 

「好吧。」他點點頭。

 

「而你的要求,不論是離職還是假期,我都會允許。」主席說,「未來的日子裡,請多保重,波西。」

 

那天在有些刺骨的寒風中,他踏上了離去的路。

 

 


LaLaLa

【出本】暗巷组

占tag出本,出完删

《本应是你》 65


不包邮,走微信或支付宝。有意请私信或留言。

占tag出本,出完删

《本应是你》 65


不包邮,走微信或支付宝。有意请私信或留言。

如鱼在水

【暗巷组衍生】伦敦大道(一发完,NC17)

伦敦大道里的米歇尔和credence

米歇尔真的是个暖男啊,那个结局是怎么回事QwQ

不管我一定要甜回来

随缘

伦敦大道里的米歇尔和credence

米歇尔真的是个暖男啊,那个结局是怎么回事QwQ

不管我一定要甜回来

随缘

吴大狗

【Gradence】 海

Summary:“那这些拥有了愿望的星星该怎么办?”


Pairs: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


==========================

Chapter.1


    Graves先生需要一些水。


    他在这片无垠的沙漠里跋涉了太久。他刚刚喝完了仅剩的最后一口水。白天太阳蒸干他身体中的液体,夜晚的冷风又夺走他所剩不多的温度。他现在只想要一个水源,不,一口水就行,然后他就会生起一堆火,钻进睡袋里度过一个温暖的夜晚。


   ...

Summary:“那这些拥有了愿望的星星该怎么办?”


Pairs: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


==========================

 

Chapter.1


    Graves先生需要一些水。


    他在这片无垠的沙漠里跋涉了太久。他刚刚喝完了仅剩的最后一口水。白天太阳蒸干他身体中的液体,夜晚的冷风又夺走他所剩不多的温度。他现在只想要一个水源,不,一口水就行,然后他就会生起一堆火,钻进睡袋里度过一个温暖的夜晚。


    上天像是听见了Graves先生的愿望,于是立刻在他视线的尽头安上了一口水井。Graves先生百分百的确定这不是海市蜃楼,因为随着他的快步奔跑,这口水井无比真切地离他越来越近。在无边星海的斑斓光辉下,水井显得美丽而圣洁,闪烁着生命的光辉。Graves向下看去,井底倒映出几颗星星,显示它还未干涸。他大喜过望,可惜转轮的把手已经锈死,于是他提着绳子拉出一桶水来。当他跪在沙地上准备喝时,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稚嫩柔软的声音。


    “先,先生,可以请您等一下吗?”


    Graves先生扭头向后看去,一个大约只到他胸口的男孩正低头用闪亮的眼睛盯着他。这很不正常。Graves先生心想。男孩留着短而柔顺的锅盖头,脚下踩着一双方头小皮鞋,在这将近零度的寒冷夜晚里,他身上只穿着背带短裤和白色衬衫,还系着一个黑色领结。这样的男孩应该出现在富足人家的房子里,而不是这片充斥着干涸与死亡的沙漠中。忽略了Graves先生眼中快要溢出来的疑问,男孩自顾自走到那桶水旁,弯腰从水中捞出了几片散发着微弱光芒的玻璃碎片一样的东西,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入他背后的背包里。


    “这是什么石头?它们从刚才起就在水里吗?”


    男孩对着天上指了指,他对Graves先生说:?


    “它们曾经是星星,先生。它们被困在井里了。”


    Graves先生怀疑自己其实已经快要死去了,男孩,这口水井和发光的碎片不过是自己弥留之际产生的最后幻觉。在任何正常的情况下,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孩子都不该出现在他的眼前,这片沙漠须臾之间就能夺走他的性命。


    “我是说,先生,当这些星星死去,嗯,也不是死去,当它们被时间耗尽了——但不是死去。然后它们,它们就会回到这里。”虽然Graves先生很久都不回应他,男孩还是继续为Graves先生讲解下去。他从身后巨大的背包里捧出一堆散发着温柔光芒的碎片,面带腼腆的微笑示意Graves先生凑近看看。


    “这是它们存留的部分,它们的茧,它们重新生长的土壤。”


    “我捡起它们,擦掉它们身上的沙子和灰尘,我让它们重新完整,当数量足够了,它们就能再一次回到夜空里去。”


    男孩牵着他的手向某个方向走去,Graves先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但他没有挣脱,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


    “你要去哪里?”Graves先生问他。


    “我在找它们呢,先生,我能听到它们。”男孩转过头,他站在沙丘和无边的夜晚之间,背后是摇摇欲坠的星海,他黑色的头发被远方吹来的风扬起来。像是感觉不到所有的人间苦痛似的,一点微笑从他亮晶晶的眼睛里蔓延开来,温柔的晕染到整张脸上。


    于是Graves先生跟着男孩,男孩在跟着星星。当Graves先生在内心默数到一万时,男孩在一片看起来与其他地方并无任何不同的平坦沙地上停住了脚步,然后蹲在地上挖起了沙子。纵使Graves先生满心疑惑,他还是过去帮男孩挖了起来。


    往下挖了大概10公分,一点散发着极浅蓝色的柔软光芒就从沙砾的缝隙中透了出来。Graves先生和小男孩继续挖着,直到男孩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满意,接着他便将背包里满满的碎片倾倒在他们挖出来的坑里,然后用沙子将它们小心地掩上。


    “为什么它们埋在这里?”


    “我得先把它们聚在一块儿,先生。”


    “然后呢?天快亮了,你还要去找这些闪光的小东西吗?”


    “不,不了,先生。它们是星星,太阳出来时我看不见它们,也听不见它们。”


    “那你白天时一般做什么,睡觉吗?”


    Graves先生一边问,一边娴熟地支起帐篷,钻进睡袋。一晚上没休息,对于一个作息规律的人来说简直是场灾难,他困得快一头栽进沙子里去了。


    “先生,我只能在这里陪它们说点什么,只要它们能感受到足够的温柔,然后它们,它们就会,嗯,融化。”


    “融化——融化之后呢?”


    “它们就会变成……”


    Graves先生没能听清男孩说了什么,他在男孩回答时就已经闭上眼睛陷入了熟睡。男孩也蹦蹦跳跳地跑到他刚刚埋下的那堆碎片旁边,告诉它们自己今天遇到了一位好看的先生。


Chapter.2


    Graves先生是被饥饿的肚子催醒的。帐篷内已经一片漆黑。男孩坐在他旁边用好奇的眼光上下打量着。Graves先生注视着他的眼睛,即使没有光源,那双眼睛里也总是浮动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偶尔还从瞳孔深处爆出一丝闪烁的火花。


    好吧,至少这不是幻觉,我也还活着。Graves先生这样想到。


    Graves先生从帐篷的小门里探出头去,发现还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晚。太阳刚刚消失在远处的沙丘之后,淡紫和暗金交织的晚霞还停留在地平线的边缘。


    “先生,我得开始工作了,它们都在等着我呢。”


    男孩从他身后走了出来,整理了一下白色衬衫的领子。他似乎是略带一丝紧张地看了看Graves先生,随后又迅速地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脚尖。


    “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你在这多久了?”


    “我不知道,先生,我不知道。”


    男孩眼神飘忽,他捏着衣摆站在原地,像是在等Graves先生问出下一个问题。可是他过了很久也没听见Graves先生悦耳的声音响起,于是他用略微颤抖的声音问:


    “您能和我一起走吗?”


    当然,他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不过孩子,你得先让我去把水囊装满。”


    “那,先生,请您跟我来。”


    Graves先生正想回到昨晚的那口水井旁,但男孩牵着他的手向一个完全陌生的方向走去,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他们才抵达一片绿洲。晚风吹过,湖水在星空下荡起一片闪亮的涟漪。


    “你曾到过这里吗?”


    “不,不完全是,先生。我知道所有的水在哪里。我知道所有的井,所有的湖,还有那些在地下流过的河。”


Chapter.3


    男孩总是毫无预兆地奔跑或蹲下,然后挖出一块碎片。Graves先生佩服并疑惑着。不管他如何努力,他也看不到星星碎片在沙子下发出的微光,也没有找到任何一块碎片。


    “我的男孩,你是怎么找到这些闪光的小东西的?”Graves先生依然不知道男孩的名字,但在这种只有他们两人的情况下,名字就变得可有可无了。


    “先生,我说过,我可以听到它们。”


    男孩凑近Graves先生,他从背包里掏出一块碎片让Graves先生拿着,他踮起脚,捂住了Graves先生的耳朵。


    然后,Graves先生听见了哭泣还有隐约的絮语,那些声音从他手中的碎片里传来,从男孩的背包里传来,从四面八方的旷野外传来。当男孩放下手时,这片荒漠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了风吹过沙丘的簌簌声。


    “我听见了哭声,还有说话的声音……为什么星星也会说话?它们说了什么?”


    “这是它们的愿望,先生,这是它们从天上落下来之前最想要实现的愿望。”


    “那这些拥有了愿望的星星该怎么办?”


    Graves先生有些慌乱,他无端的为那些与他无关的星星感到难过,他直勾勾地盯着男孩,试图在那双闪烁着火花的眼睛里找出除了平静以外的情绪。


    “有的星星想要站在城市中看看那些灯火,有的星星想要呼吸。


    它们是星星。它们只能挂在天上发光,除了这个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但它们什么都能看到,在这片大地上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它们的眼睛。


    当它们有了想做的事,嗯,或是思念着的什么,那种焦灼的心情会使它们枯竭。所以,所以它们不想再发光了,它们不想再作为一颗星星而存在,对于愿望的强烈渴望让它们想要去人间,但是它们只能降落在这里。


    所以它们还是什么也实现不了。它们走不出这片沙漠,这是对星星的诅咒。它们在长久的等待中将自己耗尽了,只能一遍一遍重复自己的愿望,因为它们已经不完整了,说出来的话也断断续续的。”


    “那它们到底要怎么办?你找到这些星星是为了什么?”


    男孩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他需要呼吸吗?Graves先生的心神不知不觉飘到了别处,然后他的思绪又被男孩天鹅羽毛般轻盈柔软的声音牵扯了回来。


    “我说过了,先生。当它们被温柔融化,当他们孕育出足够的生命,等它们忘记了自己的愿望,它们就能重新回到天上去。”


    “那那些愿望呢?那些愿望该怎么办?”


    “所以它们只能是愿望。从夜晚存在的那一刻开始,星星就不断地落到这里,也不断地回到天上。如果,先生,我是说如果,所有的星星都能实现自己的愿望,那还有谁愿意一天又一天的发光呢?甚至,如果连月亮都不愿意待在天上的话,又有谁来为在夜晚行走的人照亮回家的路呢?”


    男孩将目光投向广袤的星空,Graves先生突然感觉他离自己万般遥远。


    “可是这对于星星来说也太令人难过了。当它们再回去又能怎么办呢,继续在晚上发光吗?”


    “是的,先生,它们继续发光,直到它们有了新的愿望,直到它们再次坠落到这里来。”


    那些像香槟气泡一样细腻柔软的声音,它们轻飘飘地飞进Graves先生的耳朵里。他感到了轻微的不自在。这样一个会对自己露出美好微笑的男孩——虽然他不一定是人类,会觉得这样绝望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啦,没有星星的夜晚是不美丽的,但谁又想过那些星星呢?


    “如果它们只是一遍又一遍死去的话,它们的意义在哪里?为了别人而发光就是一颗星星的全部吗?”


    “先生,我说过了,它们不是死去,它们还会回去的。星星是不会死去的。”男孩的眼神和语气让Graves先生觉得自己冒犯了他。


    “可是当它们重新回去之后不是连自己的愿望都忘记了么,如果它们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一颗什么样的星星,那不就是死去了吗?”


    男孩在自己的背包里翻找了起来,几朵火花从他的眼睛里蹦出来,又飞快地消散在寒冷的空气里。他艰难地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人类颅骨,捧着它对Graves先生说:


    “先生,您不是和我说过这才是死亡吗?人类死掉就会变成人类的残骸,人类的残骸已经变不回人类了,可是星星的碎片还可以变回星星的,怎么能说星星死去了呢?”


    “孩子,你是什么时候捡到了这个可怜人的头……”


    “您先回答我!”男孩神情激动,他捧着颅骨的双手在轻轻颤抖,脸颊和脖颈涨得通红。


    “听着,男孩,死亡的定义是很宽泛的,我之前和你说的不过只是其中的一种。然后……对于人类来说,带着一个陌生人的头或者是身体的一部分对于这个人来说是很不尊重的。”


    在Graves先生的劝说下,男孩终于答应了去埋葬这个可怜的人。在此后他总是缠着Graves先生,在他升起篝火的时候挤进他的臂弯里,在他躺进睡袋时紧贴在他的旁边。死亡是什么呢?其实Graves先生也不太明白。


    因为男孩,Graves先生这几天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和男孩一起在沙漠里寻找那些星星的碎片。这对Graves先生来说可太难受了。因为昼夜颠倒,他总是挂着深深的黑眼圈,太阳穴也时不时感到轻微的疼痛。


    “先生,如果您死去了,我还能和您在一起吗?”


    男孩挨着Graves先生的睡袋坐着,几缕金色的霞光已经从天边漏了出来,他大方的把自己的手臂和大腿暴露在黎明前寒冷的沙漠里。男孩低头看着Graves先生,微弱的光芒在他眼里温和地闪烁着。Graves先生看不清他的脸,却能在他的瞳孔里捕捉到一缕微笑。


    “孩子,我想应该不能。”


    “如果我还能把您的身体带在身边呢?就像我之前埋葬的那个人,我可以把您的骨头放在我的包里。”


    “可是我已经死去了,死去的身体已经不是我了,它不能和你交谈,不能帮你捡拾东西,只能躺在你背包的最底下。死人的躯体就像沙子一样沉默而没有意义。”


    “那人类死去的瞬间究竟失去了什么呢?肉体没有意义,那是什么能让您和我交谈呢?我是不是只要能找到您在死去瞬间失去的那一部分东西,即便您死了,也能和我一直在这里?”


    “生与死的事情还是交给哲学家来想破脑袋吧,我只是个旅行者,我可不太清楚这些。”


    男孩不再发问了,他安静地坐着,巨大的困意不久便袭击了Graves先生,促使他终于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Chapter.4


    来自肺部和鼻腔的剧痛迫使Graves先生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被冰冷而黑暗的液体包围着,因为他的挣扎涌起的微小气泡在耳边破裂,液体涌动的声音显得遥远而滞重。视觉此时失去了用处,他试图感知到什么,一些金属、木头和皮革的质感拂过那几根因为寒冷和缺氧而僵硬迟钝的手指。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在他的帐篷里。在窒息和肺部进水带来的咳嗽欲望引起的意识模糊的间隙,他恍然间看到两个像是马上就会融化在这漆黑水底的模糊光点在他的面前浮动,——噢,是那个男孩。男孩拉起Graves先生的手往某个方向游去,他痛苦得几近失去意识,幸好,不一会他们就浮出了水面。


    Graves先生咳出肺里的水,躺在沙子上大口呼吸着。干燥的空气不停蒸发着他身上的水,使他在夜晚无情的寒冷里瑟瑟发抖。男孩继续一头扎进了水底,分几次把Graves先生的东西搬了出来。


    “对不起,先生,我真的很对不起。”


    男孩慌张地跪坐在Graves先生的身边,耀眼的火花从他的眼睛里不停溅射出来,虹膜中细碎的光点急剧地闪烁,他手忙脚乱的望着眼神涣散,浑身颤抖的Graves先生。他感到自己即将失去眼前的这位先生了,他颤抖发青的嘴唇似乎预示着死亡的逼近。


    “火……”


    听见这个,男孩才突然响起了什么似的四处寻找着,Graves先生的视野渐渐地暗了下去。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哭笑不得的发现自己被数十个小火堆团团包围着,男孩缩在火堆外焦急地望着他,那双眼睛在橙红色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耀眼与闪亮。


    “先生,我很担心……你睡了整整一个早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忘记了您不能……不能待在水底下。我本想让您看看……”


    “看看什么?”


    “让您看看……星星是怎么融化成水的。”


    “水?所有的水都是星星变成的吗?”


    “不是,先生,并不是这样的。只有这片沙漠中的水才是。它们被沙漠诅咒了,没有星星能够出去。”


    “好吧,好孩子,这项工作你还得做多久呢?”Graves先生可不能将自己所有的时间耗在这片荒凉的旷野里。他检查了被从水中捞上来的行李。大部分工具晒干了之后还能用,但食物和灯油都因那个在水中和无尽的寒冷里度过的晚上几乎耗尽了,他得找到一个城镇好好补给一下,然后继续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我不知道,先生,我不知道。”


    “是这样的,孩子,我的食物快要吃完了,我也还有很多地方要去,我不能一直呆在这里。我得找些人类聚居的地方好让我继续我的旅行。你知道哪里有这种地方吗?”


    “我知道,先生。”男孩顿了一下,又抬头看向Graves先生。


    “您还会回来吗?”


    男孩直直的盯着他,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闪亮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期待。


    “那你不能和我走吗?和我去看看秋天的桦树林,看看海和激起浪花的鲸鱼,去其他那些没有沙子的地方,你不该被困在这里。”Graves先生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他很认真的想要带走这个男孩。他想到自己走了之后男孩就要一个人收集星星,一个人对着沙地说话,一个人在夜晚中行走,他觉得这样的事情是不应该的。


    “先生,我不能。”


    他吐出一声叹息,像是白色的羽毛落在水面。


    “我还有这些星星。您说的地方我的目光都曾触及过。我曾看到过所有你不曾去过,甚至从未想过的地方。”男孩低下了头,睫毛的阴影再一次遮住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


    Graves先生第一次感到男孩离自己是如此遥远,因为他的年幼外表而对其非人的本质稀释的疏离感此刻清晰的涌现了上来,深邃宽广的眼神和稚嫩天真的外貌在他身上呈现出一种莫名的调和与奇妙的魅力。他强大而未知,他缥缈又梦幻,像是随时都会消失的肥皂泡,像是沉重又平凡的日常生活里所抓住的唯一一个荒诞的梦境。


    他感觉遇见这个男孩,就好像触摸到了一个古老而又充满着风、星星和幻想的世界。但他的双脚仍然踏在这片人的大地上,他还是要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去。


    “那我还能见到你吗?我怎样才能找到你?”


    “您会找到我的,先生。”

   

    男孩的眼睛在昏暗的天色里闪闪发亮,笑容从那里含蓄地扩散到他的嘴角,他在裤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玻璃瓶,郑重地放在Graves先生的手心里。


    “您收好它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TBC


==================


先把上半篇放出来好了,因为最近在肝另一个脑洞,这篇可能要鸽一会


自己想的和实际写出来的根本不是一个东西,太伤心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