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rillby

43983浏览    888参与
✨✨👻≠🔒✨✨

我 练 人♂体。
是🚲。
👀👀👀✨✨✨👍

我 练 人♂体。
是🚲。
👀👀👀✨✨✨👍

洛可可藝術時期

時差之下—Hello!Can I speak to G...

ODO 我该不该加个什么假剧透之类的。


感觉很好玩ヽ(゚∀。)ノ


(´•ω•`)也是啦,不会有人理我的QHQ


——————————————


一台不吃电的笔记型电脑,带有诡异紫色调的电脑盖面上带着一个菱形水晶隐隐发亮,还写着一种漂亮的字体...


在一边扫描仪上,放着一个带血的USB,连封口都没开启


那是在Grace身体里的USB

过了许久,带有空洞手停了一下,他勾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Oh, my dear,I found you.”(我亲爱的,找到你了)



『Ring…ring…』突然电话响起,但没几声就被接通成扩...

ODO 我该不该加个什么假剧透之类的。



感觉很好玩ヽ(゚∀。)ノ



(´•ω•`)也是啦,不会有人理我的QHQ


——————————————




一台不吃电的笔记型电脑,带有诡异紫色调的电脑盖面上带着一个菱形水晶隐隐发亮,还写着一种漂亮的字体...


在一边扫描仪上,放着一个带血的USB,连封口都没开启


那是在Grace身体里的USB

过了许久,带有空洞手停了一下,他勾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Oh, my dear,I found you.”(我亲爱的,找到你了)



『Ring…ring…』突然电话响起,但没几声就被接通成扩音模式。

『Hello!Can I speak to G?』

『你好,我可以跟G通话吗?』


Gaster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放下怀中的Grace,比了个手势,不但电话变回了通话模式,Gaster 的声音也变了个样,而眼前的电脑荧幕马上开始追踪发话位置。


“是的,我是G.你没有打错。”

Gaster 皱了一下眉头,电话那头继续用Grace听不懂、激动的不断说话。

全程Gaster没说什么只是听着,但是电话里却也发出了Gaster的声音。

“......我知道了,那就麻烦您了。”


简单的两句话挂断电话,Gaster回头看着一脸疑惑的Grace“是Sans”


然后Grace 就摆出了一切了然的样子,她不只一次看Sans替Gaster 接电话了


『Hey,Daddy 不是我爱说,你怎么会比我还懒?』


“不然你以为我制造你们干嘛?”Gaster 耸了耸肩,将Grace 放到机器里。


“不是因为自己一个太孤单吗?”稚嫩又疑惑的声音从机器里传来,Grace 不解的偏头


『咔哒』回答她的是Gaster 将盖子盖上声音。


『妹妹乖,Daddy只是傲娇了』Sans的声音从治疗舱的机器传来

“我知道,Grillby先生常常这么说”

『那你知道...』


看着在里面像是自言自语的Grace,Gaster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是Sans,虽然这会影响治疗,但Gaster 从不会阻止


因为这治疗舱可不是无痛的,还不是。


但是Grace从没有怨言。

每修复一点伤口,都必须承受很可怕的痛楚。


他看着在治疗舱的女孩,大部分的烧伤跟刀伤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淡淡的疤痕,但脸上的烧伤只有稍微的变淡了些,肩背上差一点点贯穿心脏、像是枪枝造成的伤口,却一点也没有消散的意思。

穿过肩背的枪伤Gaster当初还没有发现,是之后才注意到,像是被刻意隐藏的旧魔法痕迹,用来伪装成没有伤痕的样子。


Gaster只询问Grace要不要先解除它,却没有询问来由,因为这只有一个可能。


而他们都心知肚明。


时间不能再拖了。



“好的差不多了?”看着扑进自己怀中的Grace,Grillby 伸出手摸摸柔软的白色头发

“嗯!Gaster先生说,过几天就可以带Grace 去海边!”


闻言Grillby皱了一下眉头,但马上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毕竟有自己在,哪有什么好怕的?

“小雪人的头发是不怕水的”Gaster摸摸Grace 的头发,不管摸几次他都很满意,与一般头发质感不同,Grace 的头发软绵绵的很舒服“但你这葡萄酒可就不好说了。”


懒得理他的Grillby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只是笑着听Grace形容她想像中的海边


“啧,女儿控末期,无药医。”Gaster嫌弃的啧了啧,还夸张的摇摇头。


“儿控末期,彼此。”一手抱起Grace另一手拿着轮椅,Grillby没有赏他一颗火球自己体会,只是耸了耸肩轻松的回击


难得没有开始两个小朋友式的拌嘴,Gaster没有回击,只是皱着眉头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开口

“对了,明天我到你那。”


“嗯?”但这足以让Grillby 觉得奇怪,要知道,比起发明,Gaster 更厉害的是他那张每次都想让人赏他两巴掌的嘴。


“有点事,我觉得你该知道一下,就是...”Gaster指指他怀中已经熟睡的Grace


“我会煮好咖啡...”


Grillby看着对方的反应,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跟一杯可可亚。”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5

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河人的食物就是死去的怪物靈魂,所以他拒絕任何人在他進食時跟著,但是G聽到了河人的呼喚,還是感應到河人的位置,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替河人解圍...而另一方面因為兩人的關係建立在非正常戀人關係,所以小Papy開始慢慢發現兩個的不同之處...

究竟papy會如何解讀呢?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5

河人和G的互動篇章...河人的食物就是死去的怪物靈魂,所以他拒絕任何人在他進食時跟著,但是G聽到了河人的呼喚,還是感應到河人的位置,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替河人解圍...而另一方面因為兩人的關係建立在非正常戀人關係,所以小Papy開始慢慢發現兩個的不同之處...

究竟papy會如何解讀呢?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shanranran

日本圈取諧音

所以9/3是火骨日!!!

日本圈取諧音

所以9/3是火骨日!!!

shanranran
好想要他們在青空下舉行婚禮唷

好想要他們在青空下舉行婚禮唷

好想要他們在青空下舉行婚禮唷

纯腐女寻梦

P2真在20字以内,p3我自己又加了一点细节
我终于想起来我写文了【doge】

P2真在20字以内,p3我自己又加了一点细节
我终于想起来我写文了【doge】

洛可可藝術時期

时差之下—把我的感动还给我!

副标题:没有诚意的过度章节。


欸欸欸别走啊!

看管、看管!融可可亚解释一下下!就一下!


其实这篇跟上篇呢都是在下一篇之后才生出来的,因为感觉剧情太赶了,硬生生多接了一些出来。


下一篇会固定Grace 的人设出来,现在还在维修。


然后、然后QAQ我想要聊天!我想要留言!我想要评论论!

(我還想要綠勾勾)(X

—————————————————



Grace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但长久使用过度导致报废的双脚根本没什么力气,所以想当然的...


“啊...!”


然后再跌倒之前,她下意识的拉住Gaster的衣角,Gaster 稳稳地将她抱在怀里


“.....

副标题:没有诚意的过度章节。


欸欸欸别走啊!

看管、看管!融可可亚解释一下下!就一下!


其实这篇跟上篇呢都是在下一篇之后才生出来的,因为感觉剧情太赶了,硬生生多接了一些出来。


下一篇会固定Grace 的人设出来,现在还在维修。


然后、然后QAQ我想要聊天!我想要留言!我想要评论论!

(我還想要綠勾勾)(X

—————————————————



Grace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但长久使用过度导致报废的双脚根本没什么力气,所以想当然的...


“啊...!”


然后再跌倒之前,她下意识的拉住Gaster的衣角,Gaster 稳稳地将她抱在怀里


“......对不起,Gaster先生”


声音还有些沙哑,但已经听得见Grace 在这个年纪里应有的稚嫩。


“没关系,我们换个方法。”


Gaster 摸摸Grace 的头,将她抱到一个像游泳池的机器中


真的只有摸到Grace的头,为了将她脑袋里的肿块拿出来Gaster 犹豫了很久,Grace比Gaster 更直接的拿起将桌上的手术刀将头发给消掉一大把。


拜托,命跟头发哪个重要?



现在她几乎都待在Gaster 家,检查、练习走路、偶尔坐着Gaster Blaster 帮Gaster 清理家里。


Gaster家是没有空房的,但Grace就算睡在沙发上,她也甘之如饴。



比起冰冷有时候会有野狗跟变态的地板,沙发真的好很多了。


Grace的记忆也恢复了不少,但Gaster 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的状况,没有办法跟那些人类硬碰硬。


但这无所谓,能站在地上、能说话、能好好吃一口饭...能感受到自己活着。


她很知足,真的很知足。


“对了,对于你的头发我有个想法...虽然我们之前说要先调整眼睛,但是遇到了一点问题”Gaster 一边看着荧幕上的数据,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Grace聊天


“没关系,我觉得现在这样,也蛮好的”借着半身的游泳池,Grace一步一步的迈出步伐,有点痛,但比直接在陆地走好很多了“毕竟Gaster 先生原本就没有义务救我,不是吗?”


“不,我有义务。”Gaster 放下手中的纪录,站在Grace 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身为活在世上的一分子,看见有难,我就有义务救你。”


“......”看着眼前的Gaster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且难得能让Grillby 欠我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Grillby 对于Gaster 的评价是对的,他活该被丢出玩具店睡三小时。




柳郯

又是茶绘爽图xx
p2是和列表的合绘。

又是茶绘爽图xx
p2是和列表的合绘。

柳郯

我太菜了
但火火太好了
是茶绘
爽就完了

我太菜了
但火火太好了
是茶绘
爽就完了

火洣

Get back to work


I found a bit of dialogue in a neutral run where one of the Grillby's patrons talks about the brothers: "Hmmm, this is around the time Sans comes in. Then, a little bit later, his brother comes in, irritated."

At which Jaz suggested this and I had to do it, haha...

Get back to work

 

I found a bit of dialogue in a neutral run where one of the Grillby's patrons talks about the brothers: "Hmmm, this is around the time Sans comes in. Then, a little bit later, his brother comes in, irritated."

At which Jaz suggested this and I had to do it, haha. I picture them doing this all the time throughout the day.

Follow-up!

 

ALL ORANGE

洛可可藝術時期

时差之下—那个...Daddy,粥...

她看起来就像一副尸体。


宁静、苍白而美丽。


然后身上布满了狰狞的伤口。


每一处。


你能想像的每一处。


是的,包括女人最重要的地方。


Gaster正在用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现在Gaster十分庆幸Grillby进不来这里。


深吸一口气,Gaster开始与这些恼人的东西奋战。


“F..K”划开Grace的肚子,Gaster终究没忍住的骂了一声,Grace的肚子里有很多的金属制品,十七颗子弹、两罐装着不明液体的金属试管...


这之中,包括一个USB。


这让Gaster 觉得这个USB绝对没有如此单纯。


“给火焰,让他小心安全。...

她看起来就像一副尸体。


宁静、苍白而美丽。


然后身上布满了狰狞的伤口。


每一处。


你能想像的每一处。


是的,包括女人最重要的地方。


Gaster正在用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现在Gaster十分庆幸Grillby进不来这里。


深吸一口气,Gaster开始与这些恼人的东西奋战。


“F..K”划开Grace的肚子,Gaster终究没忍住的骂了一声,Grace的肚子里有很多的金属制品,十七颗子弹、两罐装着不明液体的金属试管...


这之中,包括一个USB。


这让Gaster 觉得这个USB绝对没有如此单纯。


“给火焰,让他小心安全。”Gaster一皱眉,机器手立马拿来一个夹链袋,让Gaster将USB放到里面。“要他千万小心安全,千万。”


『是。』不同于Sans跟Papyrus慵懒或是开朗的声音,这次的声音,有着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像是一个完美的执事。


“麻烦你了,Core。”


『是的。主人。』


接下来...

Gaster 拉过一边的灵魂抽取器,取出了一个破碎的灵魂。


白色的、几乎透明而且快解体了。


Gaster 皱了一下眉头,将灵魂放回身体里。


她说,他是『爸爸』对吧?


Gaster 又拉过一边蓝色的机器,蓝光闪过一下子,刚刚颇开的腹部就变回原本的样子。


这实在是...


Gaster拔下了手套, 翻找了一下一边的抽屉,拿出了在抽屉角落的一盒香烟跟卡地亚的打火机。


这件事,比想像的复杂。



Gaster推着轮椅将Grace 给推出他家,果然那个话唠火还在外面。


“如何?”Grillby将手中的咖啡递给对方,他知道Gaster 最爱的口味,要贿赂没有那么难。


Gaster握着温度刚好的咖啡,没有说话而是反常的一口气喝完咖啡“......很不好。”


见Grillby皱眉,Gaster咬着杯子摇了摇头,仰头将咖啡喝完“她没事的,但是之后...”


“有我在,不怕。”Grillby勾起嘴角第一天看着熟睡的女孩,一手将女孩给抱起,另一手拿起轮椅,转头走回家


“每天都要回来复诊。”Gaster 放开手中的杯子,任由它坠落地上,也不管Grillby有没有听见,转头回到自己屋里。

一转头后边的机器已将杯子燃成灰烬,拿去做肥料了。


“别怕,孩子,我会保护你。”



“别怕。”






柳郯

瞎几把摸摸
一分钟产物
我好爱他

瞎几把摸摸
一分钟产物
我好爱他

杠上开呱
可恶火骨竟然该死的美味

可恶火骨竟然该死的美味

可恶火骨竟然该死的美味

洛可可藝術時期

時差之下—不,Gaster你不行。

“你给我待在外面。”Grace被抱到了Gaster 家,一个奇怪的黑色圆形物体,一到目的地Grillby就被要求待在外面,也或许是要报复Grillby 昨天让他在门口睡了三小时?



但一走进建物内,就不难理解Gaster为什么会如此要求,里面有着满满的电线、机器、机关,一切都是由机器制成的。



难以想像有机械绝缘体称号的Grillby 一进来会发生什么事



充满未来感的蓝光、不断运作却十分安静的机械,与复古小木屋的Grillby家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进门,就有机械手将Gaster抱着的Grace给接过,但没有离Gaster 太远。




天才科学家不想...

“你给我待在外面。”Grace被抱到了Gaster 家,一个奇怪的黑色圆形物体,一到目的地Grillby就被要求待在外面,也或许是要报复Grillby 昨天让他在门口睡了三小时?



但一走进建物内,就不难理解Gaster为什么会如此要求,里面有着满满的电线、机器、机关,一切都是由机器制成的。



难以想像有机械绝缘体称号的Grillby 一进来会发生什么事



充满未来感的蓝光、不断运作却十分安静的机械,与复古小木屋的Grillby家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进门,就有机械手将Gaster抱着的Grace给接过,但没有离Gaster 太远。




天才科学家不想拿比装着咖啡的马克杯还重的东西。



对,哪怕性命堪忧



“Papyrus麻烦你制作一点粥好吗?”四周没有任何一个人,但却传来一个开朗的声音



『没有问题!Daddy !』



“孩子,可以了,Grillby看不到了。”



然后另一只手过来,拿着一个塑胶袋



“呕...”


闻言Grace直接把东西全部唏哩哗啦的全吐进里面。



“我就知道,喉咙有钉子怎么吞的下去。”Gaster挥挥手让机器手把呕吐袋丢了,然后让它把Grace 放在台子上。



“首先先做基础排除,然后是比较危急的喉咙跟双脚、身体毒素跟病毒给排除...”Gaster 抱着平板一项一项的检核着“最后再处理瞎掉的右眼。”



“孩子,你先睡一下,好吗?”Gaster 转头看见一副好奇宝宝样子的Grace 笑了笑,将她推回去躺好,拿起上次成功的麻醉呼吸器



“完全昏迷再叫我。”看着逐渐昏迷的Grace,Gaster 换回冰冷,回过头看着Sans整理的报告



看着惨不忍睹的报告,Gaster很愤怒,非常、非常的愤怒。



他也是有孩子的,他的Sans、Papyrus...这也都是他的孩子。




“Hey,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不可以。”Sans敲敲平板的荧幕,传来敲打玻璃的叩叩声,才将Gaster 从神游中拉回来“我不会让你间接伤害到我的弟弟。”



“不,Sans我可以。”Gaster伸手拿过一旁的手套,熟练的戴上,坚定的转头去面对Grace ,处理他与她都完全不熟练的东西。





“只是不是现在。”




看着被扒光后,充满着大大小小的瘀青、长过腹部的刀伤、跟占领了大半身体的烧伤...


更别说她身体里还被注射了不少药物、病毒。


Gaster 打从心底深处可怜并且佩服这个体无完肤的女孩,在她身上的用量,不论是任何成年人或怪物,都无法支撑



“是的,不会是现在。”



比起说服Sans,这更像在说服自己。

洛可可藝術時期

時差之下—柔光


不話癆下面都沒人要陪我聊天了QHQ


你們再不留言,我、我就!


我就劇透喔QHQ!!!!


(你看到了一隻毫無威脅性的史萊姆,這使你充滿了決心)


————————————————————————


『滴答、滴答...』

一种奇怪的水声伴着步伐

『我亲爱的孩子别害怕。』

一种奇怪的男声伴着黑影

『滴答、滴答...


马上...

就不会再痛了。』


“嘎!”喘着粗气我看向四周,充满西方优雅气息的楼中楼,还有两个很大落地窗、跟天井,几乎所有都是木制的,看了一轮之后,马上看见了那抹蓝紫色的火源趴在床边,一听见声音马上就醒来,抱着我小声的在我耳边哄着...



不話癆下面都沒人要陪我聊天了QHQ


你們再不留言,我、我就!


我就劇透喔QHQ!!!!


(你看到了一隻毫無威脅性的史萊姆,這使你充滿了決心)


————————————————————————


『滴答、滴答...』

一种奇怪的水声伴着步伐

『我亲爱的孩子别害怕。』

一种奇怪的男声伴着黑影

『滴答、滴答...


马上...

就不会再痛了。』


“嘎!”喘着粗气我看向四周,充满西方优雅气息的楼中楼,还有两个很大落地窗、跟天井,几乎所有都是木制的,看了一轮之后,马上看见了那抹蓝紫色的火源趴在床边,一听见声音马上就醒来,抱着我小声的在我耳边哄着


“没事了,有我在,不怕。”安抚的摸摸我的头,回头把在沙发上睡的人给摇醒


是那个昨天奇怪的人。


“Gaster,起来”



“啧...这是对医生的态度吗?”Gaster不耐烦的将身上的被子甩掉,伸出手拉过我的。


一段黑暗的记忆,那人强硬的拉过我的手,注射了不少针筒,里面有着很多很多奇怪的液体。


“哺...!”用力甩开手,然后愣了一下。


眼前的人不再像是记忆中的那么可怕,而是Gaster 一脸讶异的看着我。


怎么...


眼前原本优雅气息的房间,变得有些残破,原本旁边的落地窗也全部破裂,木制的衣柜也缺了一只脚歪在一边。


“...她没事了。”我看向声音的源头,是Gaster…


看起来没有那么优雅完美的Gaster,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个洞,也有一些深浅不一的伤口。


“Grillby你还好吧?”顺着他的视线看去,Grillby 正坐在不远处的栏杆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老本事还在。”Grillby 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试探性的靠近,一只手慢慢的放在我的脸上捏了两下“...没事了”


我不明白的歪过头,这是怎么了?


“他这个样子,只能使用备用计划。”Gaster 拍一拍手跑出了几台机器,四处修复着房子的每一处...


除了Grillby 的脚下。


很快我就知道了为什么,只见一只机器人走到了Grillby

的脚边撞了两下,然后被Grillby 捡了起来


“等等,不...”在Gaster 的阻止声中,Grillby 手中的机器直接爆炸。


“...算了既然会蠢到过去你那,那也不值得心疼了。”Gaster摇了摇头叹息


“你这个机器绝缘体。”



“你觉得该给他取什么名字?”看着床上开始陷入昏迷的女孩,Gaster 给自己擦了擦汗。


可不是这女孩难搞,是一旁监督的Grillby 太可怕。


要知道,Grillby 可是...


“Grace,苍鹰的恩典。”似乎早就想好名字的Grillby 看着女孩的睡颜淡淡的说着


“愿她能与苍鹰一样的自由翱翔。”


“......这名字倒是在适合不过了,不过比起这个,你真的很喜欢小孩欸,遇到小孩就变话唠”

不是Gaster 夸饰,他们两对话的时候,Grillby绝对不超过三句话五个字


“......”


据说当晚,有人看到前皇家科学家在某个门口睡觉。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3

啊啊!啊!終於搬運到最近更新的地方了!!! 累死...不好意思刷屏,真心沒有時間老是耗在搬運上,所以通常是很久一次搬還請多見諒...還在等直播更新的觀眾,可以休息了。除非有人呼喚,不然短時間不太會回來,要顧兩邊的網站實在吃力。

針對一些讀者提問...河人其實可以任意改變自己的型態,但因為本身是骷髏家族轉變,所以河人依舊喜歡自己是骨頭的型態,至於G對河人的感情是甚麼程度?G也沒說清,於是就開始很多外國讀者開始問我,如果真的G愛上了河人會如何??到底G是否會變成下一個河人,又是如何轉變?希望我趕快解惑,發動...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3

啊啊!啊!終於搬運到最近更新的地方了!!! 累死...不好意思刷屏,真心沒有時間老是耗在搬運上,所以通常是很久一次搬還請多見諒...還在等直播更新的觀眾,可以休息了。除非有人呼喚,不然短時間不太會回來,要顧兩邊的網站實在吃力。

針對一些讀者提問...河人其實可以任意改變自己的型態,但因為本身是骷髏家族轉變,所以河人依舊喜歡自己是骨頭的型態,至於G對河人的感情是甚麼程度?G也沒說清,於是就開始很多外國讀者開始問我,如果真的G愛上了河人會如何??到底G是否會變成下一個河人,又是如何轉變?希望我趕快解惑,發動聯署ASK...所以我再次回歸到河人的故事篇,揭開了秘密...

原來身為怪物死神之稱的河人,其實以前也是普通骷髏,愛上了上一任的河人,但死神並沒有回應那段感情,直到要死去的時候,上一任河人才告訴愛他/她,並吸收了現任的靈魂消逝,讓他/她成為了現在的河人,並繼承所有歷代河人的記憶和力量。

原來要變成河人的關鍵就是,互相愛慕以及吸收所有愛人的靈魂,充分展示了河人為何沒有自己的靈魂,為何河人不希望G真的愛上自己,深怕會再次失去自己的愛人...

河人...怪物的死神...沒有相愛的權利...更不會有正常的戀情...

如今對於G的單戀,還有G的靈魂還有部分留在火哥靈魂中,諷刺的是這些卻是河人可以沉浸在戀愛中的條件,更是能夠碰到自己所愛之人的條件...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2

河人和火骨家族的互動篇章...繼續ing.....Sansby和Riverster繼續ing.....小papy則是妥妥的催化劑.......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2

河人和火骨家族的互動篇章...繼續ing.....Sansby和Riverster繼續ing.....小papy則是妥妥的催化劑.......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1

河人和G的圖當封面,配對Riverster...算是這第二季系列我會納入的CP,攻受問題請別問我,我個人是都可以吃....於是就這樣劇情慢慢轉成火骨Sansby和Riverster的方向進行...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21

河人和G的圖當封面,配對Riverster...算是這第二季系列我會納入的CP,攻受問題請別問我,我個人是都可以吃....於是就這樣劇情慢慢轉成火骨Sansby和Riverster的方向進行...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