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

87.8万浏览    2556参与
瑚
Monday . A new...

Monday .

A new day.

🌵

Monday .

A new day.

🌵

小白芍

躲在青柚盏的他

【第六章】

(小破车,自行避雷)

淡淡檀香混杂着冷气在身旁回荡,茶桌上被茶具被摆得整整齐齐。“咔。”苏秋打开门,把青柚盏拿进来了。

“你把空调温度调高点,有点冷。”顾轩慵懒地坐在地上,手被冻得冰冷。

苏秋走过去把青柚盏放下后正打算调下温度,猝不及防“滴!”一声,空调自己升高了两度。

苏秋:“……?”

他顿时身体有些僵硬,恶寒涌上心头,头发炸起背后发凉,“卧槽?他来了???”

顾轩嘲笑着他,“哈哈哈,他一直在我身边,不过他不会随便伤人的。”

苏秋:“……”

他强压下心里对未知的恐惧,“东西在那,你自己看看吧。”说完往顾轩方向靠近了点。

手中的盏青色极淡雅,釉质莹润釉色均匀,底...

【第六章】

(小破车,自行避雷)

淡淡檀香混杂着冷气在身旁回荡,茶桌上被茶具被摆得整整齐齐。“咔。”苏秋打开门,把青柚盏拿进来了。

“你把空调温度调高点,有点冷。”顾轩慵懒地坐在地上,手被冻得冰冷。

苏秋走过去把青柚盏放下后正打算调下温度,猝不及防“滴!”一声,空调自己升高了两度。

苏秋:“……?”

他顿时身体有些僵硬,恶寒涌上心头,头发炸起背后发凉,“卧槽?他来了???”

顾轩嘲笑着他,“哈哈哈,他一直在我身边,不过他不会随便伤人的。”

苏秋:“……”

他强压下心里对未知的恐惧,“东西在那,你自己看看吧。”说完往顾轩方向靠近了点。

手中的盏青色极淡雅,釉质莹润釉色均匀,底下有白色莲纹。顾轩拿在手上研究,他手指摩擦过莲纹,是玉的质感!

白倾见他低着头看莲纹,出声解释道,“里面嵌入白玉。白玉被磨成较薄的体态,然后和盏融合在一起。”

顾轩联想到自己从小对白玉的喜爱,心里好像有根弦断了,不由追声问,“为什么是白玉?”

白倾眉眼带笑,“因为你最喜欢白玉啦。”

他闻言抬起头,白倾带着点亲昵望向他,“白玉是我的封号。我以前是白玉王爷。”

顾轩尴尬地笑了下,奇怪的是他心里暖流直蹿,甜蜜淡淡化开。不过他知道这不是他自己的感觉,而是那个'阿轩'对他的心意。

那种心动来得快走得也快,白倾并没有察觉到。

“你跟这个盏是什么关系?附身在里面?”

“对呀。”白倾眼里浮起落寞但是很快就收敛起来了,“我呀,在里面等了你好几千年了。”

顾轩有点惊愕,白倾眼里的落寞被他捕捉到了,他犹豫了会,把手放在白倾头上摸了几下。

白倾的眼睛嗖的亮了起来,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嘴角控制不住地微微上扬。

苏秋拍了下顾轩的肩膀,问道,“你还好吗?是不是又有奇怪的感觉。”

“还好,但是这次见到它没有什么感觉了,今天很晚了,我明天再回家,今天先在你家住下吧。”

“好。”苏秋顿了下,“需要我陪睡吗?”

顾轩:“???”

他还没来得及拒绝,白倾周围的气场瞬间冷了下来,眼神凌厉地望着苏秋,抿着嘴唇将手抬起。

顾轩连忙把他手压下去,“不不不,我跟他不跟他睡,你冷静下、冷静下。”

苏秋正想开口说几句,顾轩抢先道,“没事,今晚我自己一个房间,晚上我们门都不要上锁,有事我就跑你那边去。”

苏秋无奈,只能同意了。

晚上三点半。

顾轩跟苏秋还在连麦打游戏,白倾坐在顾轩旁边干巴巴地看着,头上仿佛有毛茸茸的耳朵垂下来了。

吃鸡赛场上苏秋突然不动了,蹲在墙角。顾轩耳机里传来浅浅的呼吸声,苏秋已经睡着了。

他把手机随便一丢,摘下耳机伸了个懒腰。正打算埋被睡觉时发现白倾不时偷偷看他,“诶,你干嘛呢?”顾轩有点好笑。

白倾得声音有些委屈,“你刚刚一直在看那个发个的东西,都没理我。”

“啊?”顾轩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子,“我有吗?”

白倾垂下头眼里带着受伤,“我跟你说了好多话,你一句都没搭理我……”

顾轩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好意思,我刚刚戴着耳机听不见你讲话。”

白倾:“……”

“那你要怎样才原谅我?”

白倾低着头,把玩着手指。

'你亲他不就知道了?'

白日里那句话忽然回荡在脑海里,顾轩鬼使神差将嘴唇覆盖上去,把他推到在床上,用舌头撬开他的贝齿卷席,不断加深这个吻。

他千年没再搏动的心脏此刻像是浪潮翻腾,心跳声用力拍打着紧锁千年的心扉,眼角留下泪水,抬起头用力回应这个吻。

可是顾轩忽然退出去了,用复杂的眼神紧紧看着他,“我们前世是恋人关系对吧?”

他还没从铺天盖地的喜悦回味过来迎面就是一盆冷水,抑制了千年的委屈与思念在此刻爆发,“阿轩你混账!登徒子!你凭什么骗我!?凭什么私自离开我!?凭什么凭什么!!”

顾轩愣住了,愧疚感油然而生,“啊,不是、你冷静……”

白倾推开他,转身压在他上面,眼神幽暗,带着一点哭腔,“你不是说要怎样才会原谅你么?”

他的泪水落在顾轩脸上,顾轩想抬手擦去他脸上的泪时手被抓住了,白倾手指微微发着光,将顾轩的双手锁在后面。

顾轩:“???”

白倾他他他想干嘛!!

白倾抬头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从上衣里伸手进去,轻抚过他的肌肤,最后停留在他胸前的茱萸。

顾轩浑身颤抖,拼命挣扎。白倾指尖的光又出现了,紧接着顾轩的身体被限制住,只能做小范围的动作,声音也被消掉了。

发着微光的手指在顾轩胸前的茱萸游走,轻轻地挠了一下,稍微用力地揉捏、拨弄,顾轩哪里受得了受到这样的刺激,情不自禁地微微仰起身子,像是主动把茱萸送他手上。

白倾闭眼轻轻覆盖上他的唇,舌尖在他的贝齿游走,带着一点点哭腔,“阿轩,我爱你。”

他将顾轩的上衣褪去,紧接着将右手伸进裤子里轻轻地握住他的火热,快速地上下。左手将他的裤子褪下。

白倾脸上感受到了热意,睁开眼,顾轩的泪划过脸庞。白倾伸出舌尖舔掉他的了泪水,放开他的声音。

“阿!嗯……”顾轩说出的话变成了媚人的喘息,他脸顿时红了。

“嘘,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讲话的好。”白倾红着眼角眉梢带笑,快速地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火热在白倾手里跳动,白倾有些冰冷的手也被捂热了,他快速地上下着。

顾轩,“白倾我要干死……啊!你、你慢点!”

白倾有些好笑,红着的眼角还没褪下去,声音略带沙哑,“你要干死谁?嗯?”他手里的动作更快了。

顾轩从来没有被这样欺负过,有些恼羞成怒,“白倾、嗯、啊、你不要、不要脸!靠、你给我慢点……”他开始受不住了,在白倾手里释放出来。

顾轩还沉浸在那快乐之地,心跳如浪潮翻腾,微张着口不断喘息。

“阿轩哥哥,你舒服完了么?”白倾像狐狸狡黠地笑着,手指的光又出现了。

顾轩被迫出声,“我、舒、服、完……”

“那轮到我了哦。我的好哥哥”

顾轩:“???”

白倾不待他反应把手指伸进他温润的口腔里,“好好舔,不然待会会很疼。”

“嗯、嗯!放……开我”

白倾将带着温润的手指探入他的未知之地,顾轩猛的仰起身子,下面像是被刺入痛入骨髓,“啊!”

白倾把他身子压下去,不断安慰道,“没事再忍忍、再忍忍”他的手指在里面挖掘,嫩肉吸含着他的手指。

“你轻、点,呜、不要在动了。”

白倾将第二个手指探进,扩开他里面,用力吻住他的嘴唇将他的喘息压回去。

顾轩不停地扭动着腰身,声音也带上了哭腔,“求、你,不要了、呜!”

已经差不多了,白倾褪去衣物覆盖上他的身。

【车自行补脑~】

Dzh。

《Hi》 【Philip Lombard /Vera Claythorne】

第一次发车有点紧张(?

是无人生还电影的衍生,真带感

我还半途跑掉,但是没有人在意

一点点感情戏,跟原著不一样,编造出来的he

速来

第一次发车有点紧张(?

是无人生还电影的衍生,真带感

我还半途跑掉,但是没有人在意

一点点感情戏,跟原著不一样,编造出来的he

速来

辣味本命咸鱼传。
我写了一个新坑,但是吧这个肉吧...

我写了一个新坑,但是吧这个肉吧他就吧写了一半…大家看嘛?俺有时间再补上…

我写了一个新坑,但是吧这个肉吧他就吧写了一半…大家看嘛?俺有时间再补上…

SleeepOwl

《痴心菩提》-10

http://m.myrics.com/novels/4694/chapters/90156

http://m.myrics.com/novels/4694/chapters/90156


是橘子味儿的小甜甜

捡个美人扛回家3(井慕)副驾 浴缸 船 小破车

——沉沦又沉沦的夜晚

 

程慕生觉得自己对井然了解的太少了,明明是他对井然先动心的,明明井然这么温柔,喝醉酒的样子这么软萌,明明井然生活中像个小白痴,需要他来照顾的,可是,为什么,井然,从确认关系开始突然这么强势?主要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他在下面了!!!

 

程慕生想起昨天去参加林静芸的婚礼时,井然风度翩翩的出场迷倒了好几个伴娘和若干宾客,好像他才是主角一样,他那时心烦着加上被他和林静芸的几个共同好友给灌酒,一时不察,就多喝了几杯(小酒鬼其实多喝了很多杯),晕乎乎的他就被井然给拎走了,走的时候他好像还一直抱着井然撒娇来着,老天啊,酒精真是害人的东西!

 ...

——沉沦又沉沦的夜晚

 

程慕生觉得自己对井然了解的太少了,明明是他对井然先动心的,明明井然这么温柔,喝醉酒的样子这么软萌,明明井然生活中像个小白痴,需要他来照顾的,可是,为什么,井然,从确认关系开始突然这么强势?主要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他在下面了!!!

 

程慕生想起昨天去参加林静芸的婚礼时,井然风度翩翩的出场迷倒了好几个伴娘和若干宾客,好像他才是主角一样,他那时心烦着加上被他和林静芸的几个共同好友给灌酒,一时不察,就多喝了几杯(小酒鬼其实多喝了很多杯),晕乎乎的他就被井然给拎走了,走的时候他好像还一直抱着井然撒娇来着,老天啊,酒精真是害人的东西!

 

坐在车上程慕生还一直不安分,一直闹着井然,一会抱着他的手,一会蹭着井然的腰:“井然,井然,你长的真好看,你的手好白啊,井然,你快抱抱我吧,你不抱我,我抱你了啊,井然,我一定会追到你的,追不上你我就赖在意大利了。”

 

井然一脸无奈的哄着他:“好好好,抱你抱你,别闹了,马上就到家了。”

 

在停车场停下车,井然就迫不及待的贴近程慕生吻上他的唇,吻的热烈而凶猛,长驱直入,不似井然平日温润绅士的模样,像只饿久了的大狼狗,毕竟被程慕生不要命的摸了一路,他实在忍不住了。

 

一吻毕,井然还恋恋不舍的舔了舔程慕生的嘴唇,井然也喝了几杯,俩人火热的舌头上扑满了香槟的味道,令人沉醉又着迷。

一手抱着程慕生的腰,一手捧着他的脸,把他压在副驾上,满眼尽是呼之欲出的欲望和柔情:“慕生,你的手要是再往下一点,我不介意在车上。”

 

“恩~?”程慕生醉呼呼睁着朦胧的大眼睛看着井然,好像不太明白他此时的处境有多危险

 

井然看着他这样的眼神,忍不住的收紧了环抱着程慕生的手,闭着眼睛蹭了蹭他的脸,掩去自己快要控制不住的悸动。他知道程慕生很喜欢他,爱慕之情也比他能宣之于口,但是他却不知道他喝醉了会这么孩子气,这么粘着他,依赖着他,重要的是,他这副样子,让他情动不已。

 

井然终于把程慕生抱回了家,爱干净的井然第一时间放好水将程慕生扔进浴缸里,无奈程慕生非要粘着井然,拉扯之下井然浑身都湿透了,只好跟他一起洗了。

 

 

井然哄小孩儿似的伸手揉揉程慕生的脸,微微眯起的眼睛却装满了危险的欲火,他的声音略低沉,沙哑又性感:“慕生,小乖乖,听话,要给你洗澡了。”井然挤了些沐浴啫喱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抚摸着程慕生的皮肤,慕生抬头看着井然绝美的脸庞,傻兮兮的笑着点点头,手却不停地在井然身上乱摸,井然正经的洗澡慢慢变了味道,他的手控制不住的在程慕生身上反复轻抚,程慕生舒服的哼出了声,俩人挤在狭小的浴缸身体本能的互相摩挲,温度一再上升。

 

程慕生醉的厉害,一直黏着井然,井然这样在他身上来回撩拨,他那里受得住,嘴巴一撇嘟囔起来:“哈井然、井然……”程慕生嘴里吐出的气音和字眼仿佛有了生命力,似是要他停手,又好像在催促着他更加用力的爱抚,这些声音不停地在井然耳中翻滚拉丝跳跃……

 

井然已是浴火掩目,声音带着一丝挑逗:“怎么了慕生?我在呢。”手中动作不停

“井然,我好热,呃~好痒啊……”

“哦?哪里痒?是这里吗?”井然手指一转,像是弹钢琴一般轻轻一点往胸前的茱萸处游走,不停歇的拨弄、揉捏,惹得慕生又是一阵颤栗,嘴里此起彼伏地呻吟着。

“还是这里呢?”井然的手指继续往下游走,轻轻柔柔忽而又迅速的直达最火热之处:“恩~慕生,你这里好烫啊,要不要,给你降降温呢?”井然使坏的抓住慕生那处轻轻摆弄,时重时轻,就是不给他一个痛快

“啊~井然,哈舒服~快点~”而慕生终于被抓住了最火热的地方不禁舒爽的喊出声来。


程慕生在井然面前最是火热张扬真实的性子,想同他在一起时就黏着他,想要他时便喊出声来。


而此时的他有气无力倒在浴缸中,小口微张,嘴里不停地发出淫欲的声音,双腿因为欲望的捉弄而紧紧夹着井然的腰,无力的就着井然的手上下摇摆,他向井然渴求着,让他弄他,让他快点弄他……

井然听到他的叫喊,嘴唇噙笑,手上动作加快,配合着慕生的节奏,另一只手勾起他的下巴,吻上他的唇,吞噬掉他甜美又蚀骨的呜咽。

 

小小的浴缸里满是洗澡水和肉体拍打的声音,各类液体激荡着流出浴缸外,夹杂着慕生的呼喊和井然尽力压制的闷哼……

慕生终于释放,流出的液体混合着洗澡水浸染着俩人的身体,他稍稍一缓精神又依旧转好,哼哼唧唧又黏黏糊糊环抱着井然精瘦的腰肢要去吻他,嘴唇找不到井然的嘴唇便在井然喉结下巴处舔舐,手指不断在他腰肢扭动,下身不要命的蹭着井然克制不了的肿涨,井然已经忍耐到极点,身体不由自主跟着慕生的下体摆动,可依旧是隔靴挠痒不得章法……

 

井然本想着两人具是第一次,程慕生又这样不清醒,准备帮他释放完自己就去冲个冷水澡结束,可慕生在他身上主动又大胆讨要的行为彻彻底底让他失去理智。

 

井然飞快的帮他冲掉身上的泡沫,将他抱上床。

“慕生,舒服了吗?”井然摸了一把程慕生又慢慢站立的肿涨明知故问般轻佻的问道

他压在程慕生身上,欣赏着程慕生欲火焚身,待他采颉的模样,与他裸身相拥,殊不知他自己也早已是情欲缠身的虎狼之态

“井然,井然,我好难受,你别不理我,我要你,我要你……”醉酒的慕生把平日里克制的爱意宣泄的毫不留情,胡乱的在井然胸前舔舐,一句要你就让井然彻底发了疯

“好,这就要了你。”井然彻底克制不住,他肿涨的那处早就经受不住程慕生任何形式的挑拨,眼里布满的红血丝全都是藏不住的情欲。

他拉下程慕生的手就着自己的手在自己的火热处上下动作着,伏在程慕生身上,俩人的火热交织在一起,几番摩擦,井然口中含着程慕生的茱萸舔舐翻咬,两处都不放过,密密麻麻的汗和触电感漫布在二人身上,井然的舌头在程慕生身上游走一直向上在慕生耳垂舔弄:“慕生,小乖乖,叫我的名字。”井然的声音有些沙哑,伴着粗喘,说不出的好听


“井然井然啊~快~快啊~啊~……”慕生早已承受不了,昏暗的房子中充满了他的喊叫,身体伴随着欢愉和疼痛不停地颤栗

“真乖!那么,现在,说你爱我。”井然贴近慕生的耳廓蛊惑道

“井然井然,啊~井然,我爱你我爱你……”


井然快速的随手一捞拿了旁边柜子里早几天就备好的润滑剂,胡乱的挤了一堆往慕生那处扩展,伸出几根手指一阵按捏后将他一翻身抬臀便入了……

“啊啊啊哈啊啊井然啊啊”慕生的声音痛苦又愉悦,许是喊了太久声音已是有些溺哑


听在井然耳里却催情的很,他身下动作猛烈,快速的进出,进去的那一瞬井然不再克制贴在慕生耳边将所有的情欲都释放给了他最心爱的人:“呃、哼慕、慕生,我爱你,啊啊哈啊啊呃……”

 

黑暗的房间装进了情欲的摇曳,空气中布满甜腻的气味儿交杂着欲望拉扯的声音,床上的两具人影交织缠绕又融合……

 

不似慕生张扬的性子,便是于情事上井然也是稳重而温吞的。

 

今夜注定是一个沉沦又沉沦的夜晚

 

 

 

而此时坐在床上的程慕生还在咒骂酒精,井然走进房间:“慕生,你醒了,怎么样?还疼不疼?昨晚已经给你擦了药了,我熬了粥,去喝点吧!”

 

程慕生太激动了,井然怎么这么懂:“井然,你,你还知道抹药?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懂,没想到你趁我喝多抢占先机,你怎么这么了解?”

 

井然看他这么有精神怕是身体无大碍,于是笑笑起身:“所以说,平时要多看书啊!”他可是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好生学习了一番呢。

 

“啊,好疼!”

 

“怎么了?哪里疼?给我看看。”井然紧张的就要去脱程慕生的衣服,毕竟这也是他的第一次,虽然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还是很担心他。

 

程慕生看自己成功骗到井然,一个俯身将井然压在身下想扳回一局,结果动作太大,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一阵疼痛:“哎哟~”

 

井然苦笑不得,把他扶好:“你呀,别瞎折腾了,我去给你把粥端进来,先吃点东西。”

 

程慕生觉得自己是栽井然手里了,先爱上的人太卑微,只要井然对他一笑,他就能把一切都交给他,哪还能管什么上面下面。

 

他想,他必定是爱惨了他。坐在床上,享受着井然的投喂,程慕生心里欢喜极了:“井然,这是第一次有人为我下厨,喂我喝粥,而且那个人还是你。”

 

“你要是喜欢,我每天都为你煮粥。”井然认真的说到。

 

程慕生欢喜之余又瘪了瘪嘴:“算了吧,你这么忙,哪有时间啊?我可不想打扰你工作。”

 

“我是认真的,你喜欢的事情我都会去做,今天起我会跟你学做饭,以后我也给你做饭,好不好?“小乖乖”!”井然宠溺的点点程慕生的额头,叫出了在床事上呼喊他的昵称。

看着程慕生突然脸红的模样,他想把这样的程慕生永远留住。

 

外头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程慕生从来没有觉得太阳这么漂亮过,风是这么温暖,井然的声音敲打着他的心,他不再是一个人吃饭喝水睡觉,因为他有了井然。

 

 

 

 

 未完待续

 

 

@是橘子味儿的小甜甜

 

 

 

 


Y-德云文社

不遇青梅竹马成双

(五)

这可能是个转折哦!废话不多说,请看!!!


     郭启凛辍学了,陶韵圣怎么也想不到郭启凛会退学,陶韵圣知道郭启凛退学是去了德云社,陶韵圣考上了一所很好的高中,但陶韵圣一直在想着郭启凛,很煎熬。这一边郭启凛,心里也放不下陶韵圣,但迫于无奈,只好放下了陶韵圣。

      陶韵圣终于,禁受不住内心的煎熬,来找到郭启凛,但郭启凛确闭门不见,陶韵圣以为郭启凛忘了自己,殊不知郭启凛在门后早已哭成了泪人。

暑假结束,陶韵圣一直都坚信他和郭启凛会再见面的,但他确不知道,这一别就是三年。

陶韵圣自上高中起每一天都...

(五)

这可能是个转折哦!废话不多说,请看!!!


     郭启凛辍学了,陶韵圣怎么也想不到郭启凛会退学,陶韵圣知道郭启凛退学是去了德云社,陶韵圣考上了一所很好的高中,但陶韵圣一直在想着郭启凛,很煎熬。这一边郭启凛,心里也放不下陶韵圣,但迫于无奈,只好放下了陶韵圣。

      陶韵圣终于,禁受不住内心的煎熬,来找到郭启凛,但郭启凛确闭门不见,陶韵圣以为郭启凛忘了自己,殊不知郭启凛在门后早已哭成了泪人。

暑假结束,陶韵圣一直都坚信他和郭启凛会再见面的,但他确不知道,这一别就是三年。

陶韵圣自上高中起每一天都心不在焉,幻想早一点见到郭启凛

       郭启凛自那日以后忽然之间长大一般,不在像以前那样活泼可爱无忧无虑的过着生活,自从相声界不景气之后他便回到了德云社帮助父亲撑起德云社,现在的他沉稳,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才会放出自己的天性。陶韵圣在学校里想着郭启凛,那个他十分想念的男孩。

        没有郭启凛的高中三年对陶韵圣来说是索然无味的,他每天都在课后怀念过去,怀念那个他,也不由得会对他的未来陷入遐想……他知道郭启凛此刻正在德云社的舞台上,满头大汗,费力的表演,只为博观众一笑,重新扛起德云社这个金子招牌,而他此刻也只能想想罢了,还能做些什么呢?

         高中生活一晃而过,高考过后,陶韵圣便立即订了北京的火车票,去追寻所爱,去重拾梦想……

到北京的第一天,他便要去德云社去看演出,他怀着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心理想去与郭启凛“偶遇”,

恰好这天,德云社的一位逗哏演员生病了不能来现场表演,后台也没有什么赋闲的演员,所以也就只能是郭启凛顶上了。毕竟是临时准备,郭启凛便准备的有些仓促,词还没理顺便要上场了,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台下的观众见到台上出现了少见的少班主,不由得拍手叫好,陶韵圣见此状,抬眼一望,顿时泪目:他那朝思夜想的心上人正立于台上侃侃而谈……

“郭启凛,我找到你了,三年了,你可曾还记得我?我一直在想你,你可和我一样?”陶韵圣心里想着。

台上由于准备不足,词有些生疏,忘词,磕巴,嘴瓢等现象接连出现,这一场演出可谓是郭启凛心目中一辈子最糟糕的一次,但在陶韵圣心中这次演出是他这辈子看过最好的一次,因为正式这次,他又收获了爱情。

      陶跑到走廊,一间一间的开门,看到里面没有郭,便急匆匆的把门关上,搞得房间里的人以为这是一个故意捣乱的人。

当陶打开倒数第二间房间时,他看见郭正在低头叠大褂,陶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有些犹豫到底喊不喊郭,因为他知道郭在台上把节目演砸了,心里肯定不好受,但是他还是鼓足勇气轻轻地叫了一声“大林”。

郭猛地回头,他看见陶站在他面前,他激动地说不出话,边慢慢走向陶用手摸了一下陶说:“真的是你吗,你怎么来了”

陶一把把他抱进怀里,宠溺的说:“来看你演出啊。”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郭便忍不住了:“我把节目演砸了,我把德云社招牌砸了,我该怎么办啊”

陶看见郭这么委屈,心里很不好受,他抬起头,深呼吸,把郭抱得更紧了,心想: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永远不会。

       不知为什么,陶韵圣那时只想说对怀中之人说一句:“大林,我喜欢你……”不知这是对三年来思念的总结,还是对数年来暗恋的答复。

闻言,郭启凛先是笑着说:“我也喜欢你。”下一秒眼泪又夺眶而出,那晶莹的泪珠悄然而落。陶韵圣渐渐松开了他,见他白晢的脸上隐约又泪划过的痕迹,属实惹人怜爱,陶韵圣吻上了郭启凛……

唇与唇间已毫无距离,他们的心也相连在一起,那时,郭启凛的辛酸只有陶韵圣可以理解。唇与唇渐渐相离,但那心人连在一起。

陶韵圣本想着要将三年来的点滴与他分享,但又心疼他,看他乏了,那些话又无从开口。

(从这里开始,郭陶二人便开始了他们的地下恋情……)

……

“大林!我……我被录取了,”陶韵圣刚收到了南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找郭启凛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但脸上还是扫过一丝失落,“不过我不在北京上大学,而是在天津。本来我的第一志愿是中科大的,但是可能估错了吧……我就要离开你,不能每天都陪着你了。”

“没事,南开也是个好学校呀,你安心去上学吧,我会一直等你的。”郭启凛察觉到了那丝失落,安慰道,又佯装怒壮,“再说了,你当着一个没上过高中的人的面说这个,你是不是成心要气我呀?”

陶韵圣听后直憋笑,又忍不住,靠近他说道“哈哈,没有没有,而且你就算再没学问不也是我的人吗?”说完又亲了郭启凛一口。

……

每一天,车站都会上演着一出出好戏,悲欢离合款款唱出。

郭启凛与陶韵圣在拥抱中最后一次感受对方的温暖。二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陶韵圣临走说说了一句:“走了,照顾好自己。”郭启凛拼命忍住泪,强颜欢笑点了点头。

在陶韵圣转身的一刹那,他忍不住了,梨花带雨,静静划过,但又不敢大声抽泣,怕引起陶韵圣回头,自己会哭的更惨。陶韵圣也忍不住了,潸然泪下,但又不敢回头,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了。

天下最悲痛的时刻无非是分别了,但比其更为悲痛的是看着你,与你分别。

……

四年来,他们每天都在思念彼此,却只能偶尔在节假日见上一面,对二人来说可以说是度日如年,但他们还是想着彼此念着彼此,熬了过来。

……

毕业了,陶韵圣要回来了。

还是那个剧院后台,还是那句简单的“大林”,一切如故,彼此初心不变。陶韵圣一把搂住了心上人,想要亲,郭启凛还理智的阻止了“别,这里人多”

郭启凛带着陶韵圣来到了上次重逢的那个更衣室里,

      郭看着陶,陶也忘情的看着郭,慢慢的慢慢的郭踮起脚尖吻上了陶,陶感觉到了郭的这份热情也开始回应着他,可郭的吻技不好,把陶吻的有点无奈,陶开始了反攻为主,陶的舌尖侵略了郭的整个口腔,挑逗着郭的舌尖,把这几年的思念全部投入到了这个吻中,郭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时推开了陶大口的喘着气,陶看着郭说到:“你这么大个人了还不会换气,你是个傻子吗”郭:“谁叫你吻技那么好肯定亲过不少人”说完就有人进来了


SleeepOwl

《痴心菩提》-9

http://m.myrics.com/novels/4694/chapters/89686

http://m.myrics.com/novels/4694/chapters/89686


SleeepOwl

《痴心菩提》-8

http://m.myrics.com/novels/4694/chapters/88782

http://m.myrics.com/novels/4694/chapters/88782


卿卿如许

梦境(R18)

求你了


别吞了


西幻言情


车在评论

求你了


别吞了


西幻言情














车在评论

迷雾

【赫海】我家有只大萌物-11(完)

https://m.weibo.cn/5421888255/4403774023926172

完结撒花~~~~~~ 以後会不定期掉落番外的

今天是 車 ,先去博再按喔

文文见博评论处

再一次感谢各位支持
和我聊天吧~~我好无聊

https://m.weibo.cn/5421888255/4403774023926172

完结撒花~~~~~~ 以後会不定期掉落番外的

今天是 車 ,先去博再按喔

文文见博评论处

再一次感谢各位支持
和我聊天吧~~我好无聊

s.

TAG学之实际用途:哈哈哈哈哈,上钩了

这张图片是我之前放在文章里面的内容:


然后我今天收到一个这样的私信:


我顿时感觉自己已经掌握了TAG学这门学问的奥义。


我继续放童车吧,他会一直等着我在这里的回覆的,真是我痴缠的粉丝。太自虐狂了我觉得好恶心。


这张图片是我之前放在文章里面的内容:


然后我今天收到一个这样的私信:



我顿时感觉自己已经掌握了TAG学这门学问的奥义。


我继续放童车吧,他会一直等着我在这里的回覆的,真是我痴缠的粉丝。太自虐狂了我觉得好恶心。





阿柒

超载激情

09

我又一次答不上来只能委屈大家移驾微博了

对手指……

真的超链接什么的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好像小学初中白学了超链接……

https://m.weibo.cn/6405003987/4403809272795738

09

我又一次答不上来只能委屈大家移驾微博了

对手指……

真的超链接什么的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好像小学初中白学了超链接……

https://m.weibo.cn/6405003987/4403809272795738

一只假兔子🐰
【第五人格/all蝶】盛宴 高...

【第五人格/all蝶】盛宴

高亮标注:
np+bg!!!千万被碰雷!!!
纯属爽文,只为自己爽,无任何逻辑,没头没尾,写这个真的很爽......
ooc严重,别骂我(ʘ̆㉨ʘ̆)
tag打错请告知,谢谢!
如果有空会写下一篇,红蝶&求生者(红蝶主导)
红蝶小姐姐太漂亮了,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有兴趣!!!!啊啊啊啊!!!!

 她穿着最红艳的衣裳,抹上最妖媚的妆,成就了他们的盛宴。

【第五人格/all蝶】盛宴

高亮标注:
np+bg!!!千万被碰雷!!!
纯属爽文,只为自己爽,无任何逻辑,没头没尾,写这个真的很爽......
ooc严重,别骂我(ʘ̆㉨ʘ̆)
tag打错请告知,谢谢!
如果有空会写下一篇,红蝶&求生者(红蝶主导)
红蝶小姐姐太漂亮了,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有兴趣!!!!啊啊啊啊!!!!

 她穿着最红艳的衣裳,抹上最妖媚的妆,成就了他们的盛宴。

奇诺

勋鹿 囚徒

第五章 h 渣没有了🌚🌝

第六 七章 h渣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2G5HSFos6gBHaw2M1_ebg 提取码:aqf8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评论也走一波

请多评论和戳小爱心

第五章 h 渣没有了🌚🌝

第六 七章 h渣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2G5HSFos6gBHaw2M1_ebg 提取码:aqf8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评论也走一波

请多评论和戳小爱心

瑚
提前30分钟 吃下2颗 开始觉...

提前30分钟 吃下2颗


开始觉得睡意


来 🐈 一起入睡吧

我的小可爱



提前30分钟 吃下2颗


开始觉得睡意


来 🐈 一起入睡吧

我的小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