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nnibal

22.2万浏览    8709参与
蹇舟安流

【授翻|拔杯】Quiet Asphodel #12 第十二章 王子终将绽放 part2

作者:FKAHerSweetness

分级:Explicit

部分tag:#原作向##35章长文#慢热#一见钟情#

注意:周更一章,分2p发

原文地址

译文AO3地址

请大家多多kudos原文!!

Enjoy!

正文


昨天发出来了 但最后还是没跑脱

来看→全十二章(下拉到第二个*是更新部分


p.s.这个薇又乖又辣 太宝贝了😭😭

作者:FKAHerSweetness

分级:Explicit

部分tag:#原作向##35章长文#慢热#一见钟情#

注意:周更一章,分2p发

原文地址

译文AO3地址

请大家多多kudos原文!!

Enjoy!

正文


昨天发出来了 但最后还是没跑脱

来看→全十二章(下拉到第二个*是更新部分


p.s.这个薇又乖又辣 太宝贝了😭😭

是一个戏姬
年龄操作,小杯和小拔没有Q版可...

年龄操作,小杯和小拔
没有Q版可以发了,安详

年龄操作,小杯和小拔
没有Q版可以发了,安详

kuroha73

[翻译][Hannibal同人HW]Alive Humanoid Sensory Euclid#2

原文地址

作者:berlynn_wohl

===

项目编号:SCP-338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鼓励基金会人员在文档和会话中使用一般社会代词称呼SCP-3387。

SCP-3387居住在橡树街1138号,位于U-62设施内的员工居住区。他有一个特殊的安全级别(F级:回收专家),允许他以4级访问许可进入所有研究室、档案室以及社会区域。SCP-3387对其他异常项目的存在非常敏感,因此,如有把他限定在设施之内的必要,他应被分配到一个标准人形生物收容间,至少距离其他SCP项目50米远。

已分配SCP-3387一部手机,预期他能随身携带并时刻保持开机,以便在他被要求回...

原文地址

作者:berlynn_wohl

===

项目编号:SCP-338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鼓励基金会人员在文档和会话中使用一般社会代词称呼SCP-3387。

SCP-3387居住在橡树街1138号,位于U-62设施内的员工居住区。他有一个特殊的安全级别(F级:回收专家),允许他以4级访问许可进入所有研究室、档案室以及社会区域。SCP-3387对其他异常项目的存在非常敏感,因此,如有把他限定在设施之内的必要,他应被分配到一个标准人形生物收容间,至少距离其他SCP项目50米远。

已分配SCP-3387一部手机,预期他能随身携带并时刻保持开机,以便在他被要求回收项目时能及时接到通知。作为一个领取薪资的雇员,SCP-3387有义务在U-62内的贩卖部为自己购买食物及生活日用,但只要不违反基金会安全条例,他有合理需求但贩卖部内并无供应的商品或家居陈设,也应予以提供。

SCP-3387体内已植入一部追踪装置,因此他的下落应永远为已知。他理解每天晚上10点到早上6点必须留在家中,除非经Jack Crawford长官授权,陪同一队机动特遣队执行回收任务,其余时间,他必须留在U-62以内10千米处。跟踪装置以随机间隔进行追踪,如果他出现在未经授权地点,安保人员将立刻接到警报。他没有潜逃风险,但他的能力使他成为敌对组织的绑架目标。

发现过程:于██/██/████,███████公寓(20户居民建筑)管理员拨打911报警, ███ ███████警局派遣两位警官前去查看,其中一位就是Will Graham探员。公寓管理员声称,在██单元住户两个月未交房租后,他打开了房门,无意中发现了住户尸体和SCP-543

当Graham探员勘测现场时,他发现当他接近██单元,突然感到剧烈的头痛,当他离开建筑时头痛消失。Graham认为可能是由煤气泄漏造成的。

两个月后,于██/█/████,Graham探员勘测一起最后被证明是由SCP-063项目造成的凶杀案现场时。Graham再次注意到每当SCP-063碰巧和他同在一个房间时他会出现头痛。█████特工,一个当时正处于███ ███████警局的潜伏基金会特工,注意到了这个可能的巧合,并在接下来的三个星期里,多次接近Graham探员,在确信Graham探员对SCP目标具有敏感性后,招募其为基金会雇员。

描述:SCP-3387,Will Graham,白种男性,生于██/█/████,身高1.78m,71kg,棕色头发,蓝色眼睛。他唯一区别于普通人类的,就是他能感知到自身30米以内具有异常性质的物品或生物(以下称SCP目标)的存在,当他接近一项SCP目标到达30米时,SCP-3387会在眼睛后面感到微小的刺痛,同时头痛开始出现。当他接近到10米时,这种感觉会加强,当接近SCP目标在1米以内时,对他来说是相当痛苦的。这种感知并不取决于目标的大小或异常的性质。举例来说,假设处于同样的距离,一个身高2.3m,嗜杀成性的人形机,并不比一个令持有者产生轻微忧郁的六面骰子能引发出更强烈的感知。

当SCP-3387远离SCP项目时,感知消失。接近SCP目标不会引起SCP-3387持续性疼痛或损伤,在使用能力期间或之后无生理变化发生。他曾在接触SCP项目的同时接受MRI检查,没有迹象表明大脑活性有所改变(见附件3387-A,测试日志,查看更多详情。)然而,头痛加上接近SCP项目本身的危险,给SCP-3387带来相当大的压力。出于这个原因,仅当没有其他方法能够有效定位及捕获SCP目标,或情况牵涉到危险目标,定位和回收必须迅速完成时,才应分派其回收任务。

请注意,SCP-3387只能察觉到在他附近的SCP项目的存在。不能识别它们的异常性质或以任何形式的心灵感应与之交流。

SCP-3387的能力并不能保护他在接触时不受SCP项目的物理或模因影响,他必须遵守所有标准检测检疫程序。


档案3387-A:SCP-3387能力测试日志。

在这些测试中,在SCP-3387 50米范围内唯一存在的项目为用于测试的项目。

—在桌上展示给SCP-3387四把同样的蓝色钥匙。他能够识别出哪一把是SCP-860

—SCP-3387被带到位于█████████的一处废品站,被告知寻找一项SCP目标。并未给予任何关于目标的描述,SCP-3387徘徊了8分钟,在或多或少兜了个圈子后,他正确的识别了SCP-462

—SCP-3387被允许在一个110平米的空房间里自由行走,除了房间中央的SCP-528外空无一物,他得到的指示是使自己熟悉头痛的强烈程度与他和目标物距离之间的关系。之后他被蒙上眼睛。SCP-528被移至房间内一个随机位置,SCP-3387则在房间里缓慢走动,在任意给定时间内被要求估测他与SCP-528之间的距离。SCP-3387可以确定的距离在0.5米误差范围内。

—重复上诉测试,但是项目更换为被一条床单覆盖着的SCP-099。再次估测接近距离在0.5米范围内。当检疫隔离及观察之后,没有证据显示他遭受SCP-099模因效应影响,也表示他的能力不具备心灵感应成分。

—重复上诉测试,项目更换为SCP-247(关在笼中)置于房间内。再次估测接近距离在0.5米范围内。被带离时未被告知是哪一项SCP,之后会谈中未显示焦虑,表示他不能感知SCP项目的危险性,仅能感知其存在。

—SCP-3387被放置在使用中的收容间外,收容间分别由石头、钨、钢、法拉第笼和木材修建,无论栅栏的材质和厚度如何,他的能力依旧强烈并且准确。

—SCP-3387被给予对精神有所影响的物质,之后询问是否能感知附近的SCP项目。


█/███/████: 酒精(110mL威士忌,数量足够让受试者在第二天出现宿醉)

██/█/████: 安定片

██/█/████: 芬太尼

██/███/████: 一氧化二氮

██/███/████: 四氯化碳

██/███/████: 吗啡

█/█/████: 阿司匹林

█/█/████: 退热净

结论:缓解头痛或减轻焦虑的物质不会损害SCP-3387的能力。引起头痛的物质(如过量饮酒)在某种程度上掩盖了这种能力的影响,换言之,如果他正经历普通的轻微头痛,同时进入SCP项目的距离范围之内,他的头痛会突然变得剧烈,因为他的能力会接管已经存在的疼痛)


[出于简洁进一步的实验日志已编辑]


 档案3387-B:SCP-3387要求的个人物品清单

- 钓鱼用具(批准)

- 飞钓用具(批准)

- 史密斯威森0.38口径左轮手枪(拒绝)

- 流浪混血品种犬,在路上发现(批准)

- 流浪混血品种犬,在河边发现(批准)

- 流浪拉布拉多犬,在路上发现(批准)

- 流浪混血品种犬,在他的院子里徘徊(批准)

- 梗犬,曾属于████特工,该特工已故(批准)

- 德国牧羊犬,曾属于████████特工,该特工被重新安置于Site 19(批准)

- 流浪混血品种犬,在路上发现(批准)


档案3387-C:SCP-3387主导定位和回收的项目清单。


[出于简洁数据已编辑]


档案3387-D:SCP-3387主导定位和回收的低价值项目清单。

SCP-3387的能力意味着他能够发现任何与他接近的SCP,不仅仅是那些正在对全球安全构成威胁的项目。这是一份没有分配SCP编号,被分类为“低价值”的项目列表,所有这些,目前都被存放在U-62低价值存储翼中:


项目描述:一块表形物,可以同步穿戴者的心跳,使得在显示时间上毫无用处。

发现时间:█-█-████

发现地点:███████, ████,英国


项目描述:一只会说简单英语的仓鼠,但仅限于直接询问关于流行音乐的观点时。

发现时间:██-██-████

发现地点:███████, ███████

笔记:我不他[编辑]的在乎那只仓鼠说了什么,酷玩乐队就是好,他得学会面对这个-Site主任█████ █████


项目描述:一张男性照片。他戴着一条领带,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他的眼睛像你的,他的鼻子像你的,他的头发像你的,但你不觉得他就是你。

发现时间:█-██-████

发现地点:█████ ████


项目描述:一条被子,让盖着它的人梦见自己是一条被子。

发现时间:█-█-████

发现地点:██ ████, ██


项目描述:一瓶202█年份的葡萄酒。尝起来像是葡萄的种子和叶子,土壤,水和阳光,饮用后使人变得清明而非酒醉。

发现时间:█-█-████

发现地点:███████, 加利福尼亚,美国


项目描述:90分钟精选卡式磁带,放置于任何卡式磁带播放器中,都会播放A-Ha组合全目录作品,共计九小时二十八分钟,

发现时间:█-██-████

发现地点:███████, 挪威

笔记:这些小伙儿是真的棒,我以前只听过他们一首歌。– Bright博士

你有没有问问那只他[编辑]的仓鼠他怎么看? - Site主任 █████ █████

kuroha73

[翻译][Hannibal同人HW]Alive Humanoid Sensory Euclid#1

原文地址

作者:berlynn_wohl

===

Summary:这是一个Will和Hannibal(以及Jack)为SCP基金会工作的AU。(在引言里会给出一些关于基金会的有用信息。)

作者的话:

1.这是一个把Will Graham和Hannibal Lecter放到SCP基金会设定下的AU,SCP基金会是一个收集物品、人类以及外星人/异次元中可能对全球安全或人类常态造成威胁的虚构组织。SCP基金会起源于4chan的一个板块,人们在哪里发掘一些怪异事件的照片,然后写些故事来解释它们,最终,这个概念拥有了它自己的wiki百科。你不需要对基金会有任何了解也能阅读这篇文,但是如果访问几...

原文地址

作者:berlynn_wohl

===

Summary:这是一个Will和Hannibal(以及Jack)为SCP基金会工作的AU。(在引言里会给出一些关于基金会的有用信息。)

作者的话:

1.这是一个把Will Graham和Hannibal Lecter放到SCP基金会设定下的AU,SCP基金会是一个收集物品、人类以及外星人/异次元中可能对全球安全或人类常态造成威胁的虚构组织。SCP基金会起源于4chan的一个板块,人们在哪里发掘一些怪异事件的照片,然后写些故事来解释它们,最终,这个概念拥有了它自己的wiki百科。你不需要对基金会有任何了解也能阅读这篇文,但是如果访问几个页面,熟悉其中的模式和主题,也许会更有帮助。(这有一些我喜欢的没有出现在这篇文里的项目,有些令人毛骨悚然,有些很有趣,有些又毛骨悚然又有趣的:3814261981294361147586597137018393741d6-J and 006-J.)友情提醒SCP wiki有着只有TV Tropes足以匹敌的吸引力,尝试在浏览完wiki页面后还记得回来看这篇文。

2.我试着解释所有需要被解释的,但是仍然保留一些需要读者想象力的事情(这也是SCP wiki自身的书写方式)。本文将会改编一些wiki中描写过的事件或发现,如果在SCP项目被提及的时候就立刻进入wiki阅读,你可能会被故事中的某些部分剧透。所以我所做的就是放了一些『彩蛋』,链接到提及的项目,所以如果你愿意,可以以此获取更多关于它们的信息。但是如果你看见什么第一次出现的东西但没有放上链接,就只管继续阅读,你会得到所有关于此物需要知道的事情的。

3.基金会管理着许多规范的安全设施,每一个都针对某个特定类型项目,或者是某处存放着不可移动目标的特定区域,我不想让哪个项目存放在哪个特定设施限制了故事,所以我编造了一个属性和地点含糊的设施,U-62,并且为了故事所需把我想要的所有项目都移到了那里。


*** 请注意,这篇文包含非常典型的Hannibal及SCP基金会内容,这意味着血腥和内脏,精神恐惧,肉体恐惧,以及不定的同性情节。我不能在不剧透的前提下描述得更加具体,所以请运用你的判断力决定是否继续阅读。***

#1

可以推测,这是一项低风险的回收,尽管受此项目的影响,已经造成四人死亡。每项死亡都是由脱水导致的,脱水需要花费几天的时间,同时也意味着,不管这东西是什么,它都不会迅速致死。派出两队有经验的回收队伍互相照应,应该可以完成无事故回收。

六分钟前,Will Graham被塞进机动特遣队(MTF)的车里,小队的头儿,Oshawa,此时正通过当地警察拍摄的几张照片,简单向他描述事件状况。

“这名女性被发现死在她公寓的卧室里。脱水,没有证据表明谋杀,警方报告称,过去五天内没有人听到过她的消息。没有异常,除了她的母亲和继父于十天前在同样安全、隔离的环境里,死于明显的脱水症。而在这件事的十二天前,这位母亲发现她的母亲在阁楼里死于脱水症,在她的丈夫死亡之后...尽管丈夫死于糖尿病并发症,所以我们不认为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

“有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它尤其针对女性,或是和家族有关?”这类信息对Will定位异常项目没有任何帮助,但知道这些事中的任何一个都比盲目走进一位死去女性的房子要感觉好很多。

Oshawa摇了摇头,“SCP项目中依赖性别或遗传的情况并非没有,但这非常不同寻常。我们怀疑在这个案子里,我们面对的要么是一种迫使特定人群不吃不喝的认知危害,要么是一种让感染者主动脱水的寄生虫。这两种情况我们都有能力对付。”

车停在了一座不起眼的房子前,这座房子位于一个典型的社区内,随着高架引水系统完工,减轻了人口爆炸引起的压力,让这类社区在州内的这个部分大量涌现。一辆加挂车停在了他们后面,是一辆普通的民用车,这栋房子里的住户都在上班,而车辆侧面印着的『南城管道』让他们的存在没有引起任何怀疑。Oshawa带领队伍悄无声息地到达房子南面,他打开大门上的门闩,进入到房子后面的泳池小屋里。

泳池小屋的内部看起来像是一个典型的二十多岁女性居住空间,她对世纪中期的现代化建筑尽了最大努力:照片和摇滚乐队的海报盖住了大部分的木质嵌板,小型烤箱和榨汁机扩充了原有的厨房设施。一个基金会特工在过去的四十八小时里打了几个电话,以确保验尸官带走房客尸体后,一切都保持原样。

这是一间非常小的房子,Will在它的每个角落都感到头痛,但是他发现疼痛在前面的房间里尤其难以忍受,在位于那里的宜家家具和现代电子消费品之间,他看见了一个空着的大纸盒,几件老式的物品散落在周围:一个首饰盒,几条动物印花的涤纶连衣裙,几张老爵士黑胶唱片,和一盏台灯。还有一面穿衣镜,看起来不久前才被放到这里。

“如果她的母亲和祖母都是最近才死亡的,我猜这些东西曾属于她们,”Will说,他挥了挥手,示意将这些东西收集起来。他什么也没有碰,这对他来说太冒险了。帮他动手的是两名MTF队员,他们把所有东西都铺在了小餐桌上,Will来回走动着,把注意力放在他变得越发严重的偏头痛上。之后首饰盒被打开了,Oshawa说,“我想我们找到它了。”

他手里拿着一只香烟,上面用手写体等身写着『blue lady』的字样。

特遣队其中一个队员抱怨道,“我全副武装就是为了支蓝女士香烟?真操蛋。这蠢女人八成以为她找到了她奶奶的私藏好货。”那男人看着Will,好像这是他的错一样。

“只要去车上拿个B3收容装置就行了。”Oshawa说。

“别理他,”他对Will说道,“这就像是...好吧,你当过警察,对吧?这就像是小孩打给911的恶作剧电话:你必须去做确认,以防真的有什么严重的事,但是如果没有,你懂...”他用手比划了一下。

其余MTF队员都站在周围,等着收容装置被带进来,尽管在这件事上,他们都知道继续驻守只是一种形式。蓝女士香烟并不危险,除非你吸食它。任何人都能把它扔进盒子里而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基于这一点,他们看起来更加关心年轻女性死前未及收好的私密物品,用带着性奋的目光四处打量着。

之前那个叽歪的MTF队员叹了口气,把香烟放进盒子里,密封好,然后像是运送老婆的包包一样把它拿回了车上,其余队员跟随其后,但是Will犹豫了一下又退了回去,有个MTF队员—Halifax,似乎留在了房间里,Halifax负责驾驶民用车送Will回U-62设施,这样Will就不用和一个SCP物品呆在一起,忍受两小时车程的头痛了。随着香烟被带离,Will等着预计中的解脱,但是他眼睛后方的疼痛却始终尖锐。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见Oshawa大声喊道,“Halifax!动起来!”

Oshawa从小房子里走出来,原以为自己的命令会被立即执行,但是Halifax却说道, “我不能。”

Will看向Halifax,后者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那面穿衣镜。“你说不能是什么意思?”

“我不能离开,这会要了他的命。”

Will走过去,看向镜子,里面映照出他和Halifax的镜像。除了,Halifax的镜像,也只有Halifax的镜像,在独立活动着。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Will问道,“刚刚?”

“不,我是真实的,”镜像说道,“我一直在这儿。”

“这不是真的,”Will说,“我们走。你能活动吗?”

Halifax可以把目光从镜子上移开,他走远了一步,但在他走出镜像的视野范围之前,后者就开始发出尖叫,“你为什么要让他杀了我!?”Halifax立刻停下,说,“看,我不能。”

Will观察了一会儿Halifax的镜像,然后他发现了点别的。他自己的镜像现在也开始独立活动了,“他只是想保护我们,”他说,冲Halifax的镜像示意了一下,“你必须呆在这里,否则我们会死的。”

“如果你让我们死了,妈妈会怎么说?”Halifax的镜像对他说,“还记得你七岁的时候,妈妈发现你把蚂蚱的后腿扯下来时她有多生气吗?那只是些蚂蚱,她要是发现你杀了我,她会和你断绝关系的。”

“这是真的?”Will说,“那些蚂蚱的事?它是怎么知道的?”

“听着,这没什么大不了的,”Halifax争辩道,“我们要做的就是留在这儿,就这么一点点代价就能拯救生命不是吗?”

Will转过目光,往旁边移动了一步,但是听到他自己的声音发出痛苦的悲鸣,他忍不住停了下来,或许Halifax是对的,基金会有资源,他们总会想到办法让他们可以一直呆在镜子前面...

Oshawa用力踏着脚步回到房间里,大声喊道,“Halifax特工,我命令你——”

“不要进来,”Will厉声制止他,“就呆在那儿,不要往房间里看,这里还有一个SCP,我想它是个模因。”

“见鬼,”Oshawa低声咒骂,“Halifax特工,如果你不马上离开那面镜子,我就把你降到D级(可消耗人员,简言之就是送死的)。”

“别听那家伙的!”Halifax的镜像恳求到。

“他想杀了我们!别让他杀了我们!”Will的镜像附和进来,它的请求既尖刻又诚恳,Will感到了一闪而过的同情,一种比内疚来的更迫切的东西。更像是他自己的自我保护意识被触发了。

但他无法长久的保持这种感觉。他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了,这些尖叫和呼喊一点帮助都没有,他能想到的全部就只是怎么才能让它们停下。“冷静,你们两个都是,”Will说,他让自己更加柔和一点,“不要叫喊,拜托。现在听我说,我要退后一点点,我会呆在你们的视野范围内,但是靠的太近会让我受到伤害,你明白的。”

他的镜像点了点头,“好吧,没错,我知道的,好,但是你哪儿也不会去,对吧。”

Will稍稍退后了一点,直到他的腿碰到了蒲团的一角,“当然。”他坚定地说,看起来同时抚慰着镜子里的两个人和Halifax本体。

然后,Will以闪电般的速度猛地一拉蒲团上的毯子,把它扔到了镜子上。在那一瞬间,镜中人因为看不到Will和Halifax发出了濒死般的痛苦叫喊,Will在镜子未被遮盖好的一角瞥见一场混乱的崩溃瓦解。

“他妈的刚刚发生了什么?!”Halifax说,“哦,老天,你都干了什么?”但是随即他看起来稍微冷静了些,而当那些尖叫最终停止时,他看起来就像是从眩晕中清醒过来,“他们是真的吗?”

“不,”Will低沉地说,“它们不是真的。”

“喔,我现在一定看起来像个傻子。”

“没错,好吧,别担心这个。”

Oshawa毫无同情心地开口,“Halifax,去车里拿个C3收容装置,”他说,“还有,试着在干活儿的时候别再用力盯着什么看了。”

“是,长官。”Halifax应道,小跑着离开房间。

Oshawa走近Will,看向那面被盖住,此时应该没有危害的镜子,“你做的事可不寻常,Graham特工,”他说,“你对任何一个MTF小队来说都是一个极有价值的附加成员,你从哪儿搞来的这种勇气。”

“我不知道,”Will耸了耸肩,有些孤寂地盯着那面被盖上的镜子,它仍然让他头痛不止,“很可能是因为我毫无同理心吧。”



是一个戏姬
不要随便把管制刀具拿给小孩子啊...

不要随便把管制刀具拿给小孩子啊!

不要随便把管制刀具拿给小孩子啊!

556
发个糊色预告ヽ(゚∀゚)ノ

发个糊色预告ヽ(゚∀゚)ノ

发个糊色预告ヽ(゚∀゚)ノ

是一个戏姬
不要惊醒我的爱人,等他自愿。翻...

不要惊醒我的爱人,等他自愿。
翻车了也要哭着画完x

不要惊醒我的爱人,等他自愿。
翻车了也要哭着画完x

一柒
  Dr Hannibal L...

  Dr Hannibal Lecter/Will Graham

  威爾闔眼躺在萊克特的那張沙發椅中。後背貼著冰涼的椅背,一縷縷金髮散在那深褐色的柔軟皮革之上。

  「萊克特醫生,」這是今晚自從踏進萊克特的書房後威爾第一次出聲,「如果你是我的話,你覺得你⋯⋯會看見什麼?」

  最近一件傑克所託他的案件不是那麼容易。那些他在案發現場所看見的、殘留於他的大腦裡的不僅僅是一幕幕的景象,更有著加害者的潛在思維,受害者的臨場感受,而他為此夜夜難眠。

  「你有我的腦,我的眼,你會看見什麼?」威爾問道。

  萊克特彷彿永不畏懼,永不退縮。在這一段數月的諮詢與交流裡,無論威爾輕聲地描述了多麼血腥的現...

  Dr Hannibal Lecter/Will Graham

  威爾闔眼躺在萊克特的那張沙發椅中。後背貼著冰涼的椅背,一縷縷金髮散在那深褐色的柔軟皮革之上。

  「萊克特醫生,」這是今晚自從踏進萊克特的書房後威爾第一次出聲,「如果你是我的話,你覺得你⋯⋯會看見什麼?」

  最近一件傑克所託他的案件不是那麼容易。那些他在案發現場所看見的、殘留於他的大腦裡的不僅僅是一幕幕的景象,更有著加害者的潛在思維,受害者的臨場感受,而他為此夜夜難眠。

  「你有我的腦,我的眼,你會看見什麼?」威爾問道。

  萊克特彷彿永不畏懼,永不退縮。在這一段數月的諮詢與交流裡,無論威爾輕聲地描述了多麼血腥的現場細節,無論近期報紙上頻繁地刊登著多麼令人們惶惶不安的恐怖報導,萊克特總有辦法沉穩地回應。

  威爾欽佩著萊克特的穩重,仰賴著與他相處時所能體會到的一絲寧靜。

  這很奇異,可他不抗拒也無法抵擋。他是那般渴求安寧。

  萊克特從書房的一角走近了那張躺椅。他將泡好的一杯熱飲放於書桌前,威爾觸手可及,然後伸出了手,輕柔地為威爾整理他凌亂的髮絲。

  「哦,這我可不曉得,」萊克特緩緩地道,提議了一句,「為何不由你告訴我,你從我眼中看見了什麼?」

  「張開眼,威爾,」他低語,話語與口吻宛若催眠,「然後,告訴我你所看見的⋯⋯」

  他們是那般相似。他們共享同頻率的見解,擁有相近的觸動點,感受到了一種相同的隱密情緒⋯⋯

  萊克特的指間纏繞著威爾的髮絲。

  威爾顫抖著睫毛,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萊克特深深凝望的目光是那般溫柔而曖昧。

 
臨近開學,諾頓的頭雕到了...!!於是就有了深褐髮的威爾寶貝~
  
電影《鳥人 (2014)》裡,男主的女兒珊曼莎與夏納(諾頓飾演)的一段對話

「如果你不退縮的話,你會想對我做什麼?」珊曼莎凝視著夏納,直問道。

夏納嘆了一口氣,回答,「我會把你的那雙眼睛取下來,放進我的頭顱裡,然後四處逛逛,用你的年齡看看這一條街。」

我一直很好奇今天是Will提問的話,Dr Lecter會如何回答(當然,除了「吃了你的心」這一句,不過我懷疑Doctor是否會感到退縮XD)~

556
前一段时间去外地参加姐姐婚礼(...

前一段时间去外地参加姐姐婚礼(´・ω・`)来着 
ヽ(゚∀゚)ノ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画搁浅休休  ╯▂╰小岛的搁浅设定太抓我了 沉迷 尤其是麦子的设定

前一段时间去外地参加姐姐婚礼(´・ω・`)来着 
ヽ(゚∀゚)ノ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画搁浅休休  ╯▂╰小岛的搁浅设定太抓我了 沉迷 尤其是麦子的设定

29
丟個圖 這裡發圖限制比較多 比...

丟個圖

這裡發圖限制比較多

比較少用

所以先放一下其他平台資訊

推特:NEETPRO99 

IG: neetpro99

Tumblr: neetpro99 


這都是繪圖和作品交流用的帳號

如果因為我是HK人身份而跑來討罵戰會直接黑單喔

希望能跟大家健康的交流繪圖心得和對作品喜愛的感受

丟個圖

這裡發圖限制比較多

比較少用

所以先放一下其他平台資訊

推特:NEETPRO99 

IG: neetpro99

Tumblr: neetpro99 


這都是繪圖和作品交流用的帳號

如果因為我是HK人身份而跑來討罵戰會直接黑單喔

希望能跟大家健康的交流繪圖心得和對作品喜愛的感受

狸氚

我磕拔杯磕上头了。
p1~p5,第二季结尾拔叔光明正大的耍流氓。
p6~p10,第三季第二集,拔叔为情所伤,鲨人做成心脏的形状作为对茶杯的情书,茶杯敏锐的发觉到了拔叔的心意。

头都给官方了,太会了。

我磕拔杯磕上头了。
p1~p5,第二季结尾拔叔光明正大的耍流氓。
p6~p10,第三季第二集,拔叔为情所伤,鲨人做成心脏的形状作为对茶杯的情书,茶杯敏锐的发觉到了拔叔的心意。

头都给官方了,太会了。

COLD COOL
手拉手步入婚姻殿堂(ง ˙ω˙...

手拉手步入婚姻殿堂(ง ˙ω˙)ว 

手拉手步入婚姻殿堂(ง ˙ω˙)ว 

是一个戏姬
众所周知,在大森林中居住的威尔...

众所周知,在大森林中居住的威尔猫鼬身边经常会出现莱克特猫猫...(个鬼啊!我怎么画出麻麻带小孩爸爸只能偷偷看的感觉了)

众所周知,在大森林中居住的威尔猫鼬身边经常会出现莱克特猫猫...(个鬼啊!我怎么画出麻麻带小孩爸爸只能偷偷看的感觉了)

fungiiii|Lin

2019.3.6

Spring, Season four 系列之一

(之前那篇被suo,试试英文………)


B站 https://b23.tv/av45636871

2019.3.6

Spring, Season four 系列之一

(之前那篇被suo,试试英文………)


B站 https://b23.tv/av45636871

平安喜乐
自截+调色(亮) 阿拉娜:再搞...

自截+调色(亮)

阿拉娜:再搞事我就把你的马桶收走

自截+调色(亮)


阿拉娜:再搞事我就把你的马桶收走

WhiteAman

【授翻】The Voices and the Shadows-06

我肯定是劳模。


Chapter 6: He Would Eat My Heart/他将吃掉我的心脏


汉尼拔一离开,威尔就深陷在自己的椅子里,闭上双眼。他的大脑因为有关开膛手的思绪而超载。这是威尔第一次能够毫无顾忌地谈论他,这简直是一种……解放。

但这仍然是过分超载的。太多的信息需要去处理,去深究,就像一口气吃得太快太多。

他缓慢地坐直身子,开始整理他的档案。在将那些文件分门别类的时候,他也在修整着自己的记忆宫殿。涌入脑海里的凌乱信息渐渐平息,重归有序。

汉尼拔走后,威尔又在哪里待了四个小时。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他都疲惫不堪。回到家并一股脑倒在床上时已...

我肯定是劳模。

 

Chapter 6: He Would Eat My Heart/他将吃掉我的心脏

 

汉尼拔一离开,威尔就深陷在自己的椅子里,闭上双眼。他的大脑因为有关开膛手的思绪而超载。这是威尔第一次能够毫无顾忌地谈论他,这简直是一种……解放。

但这仍然是过分超载的。太多的信息需要去处理,去深究,就像一口气吃得太快太多。

他缓慢地坐直身子,开始整理他的档案。在将那些文件分门别类的时候,他也在修整着自己的记忆宫殿。涌入脑海里的凌乱信息渐渐平息,重归有序。

汉尼拔走后,威尔又在哪里待了四个小时。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他都疲惫不堪。回到家并一股脑倒在床上时已是凌晨一点,头部刚刚接触到枕头,他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就像平时的几乎每一个夜晚,他梦到了开膛手。

 

他梦到粘稠温热的血液从一个男人的脚边缓缓地流淌下来,在木地板上快速地冷却干燥。这让他想到了汉尼拔的眼睛,那种干涸的血的颜色。

他梦到切萨皮克开膛手,一个面容模糊的男人。他漆黑的剪影覆盖在威尔赤裸的身体上,缓慢地将他打造成那幅受伤的人。目光相接时,威尔看到一双深邃的、熟悉的眼睛。

“这是教学,威尔。”

威尔回望着他,眉头紧锁。如果他就是受害者,这还有什么教育意义?

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他知道开膛手在微笑。“你不是一个受害者。你是一个学生,选择从受害者的身体观察这一切。”话落,开膛手俯下身子,以一种近乎温柔的姿态吻上威尔的唇。

他感觉到刀刃在他的躯体上划出一道口子,开膛手的双手在他的胸腔内轻柔地摸索。一只手拢住他的心脏,紧紧地握着。威尔痛苦的喘息被开膛手的吻尽数吞咽。

他贴着威尔的唇低语:“你认为我能对一个活人做这些吗,威尔?我的所有受害人都会如此地顺从并心甘情愿吗?”

包裹着他心脏的手收得更紧。开膛手手腕旋转,将他的心脏从胸腔内掏出。

灼热的鲜血溅在桌子上,沿着边缘滴落到地面。捧着他的心脏,开膛手只是露出一个笑容,将这个器官送到嘴边。他咬了一口,那颗心脏依旧跳动着,隔着距离,威尔感受到一丝疼痛。

“你看到了吗,威廉?你明白了吗?”

 

清晨5点35分,威尔在一片汗湿和令人痛苦的勃起中惊醒。

5点36分,他给汉尼拔打了个电话。伴随着混乱的呼吸节奏和迷乱的精神状态,他喘息出声:“我的心脏,他会吃掉我的心脏。”

当威尔再次陷入沉睡,他没再回忆起那个梦境。他不记得自己拨出了那个电话。

但他确实记得切萨皮克开膛手。他记得自己的性兴奋。

威尔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在离开威尔从学校回到家的时候,汉尼拔并不是很高兴。他不该为了自己的晚餐邀请遭到拒绝而赌气,特别是威尔拒绝他是为了花费更多的时间在独属于汉尼拔的秘密上。

但他就是赌气了。他感到失望。他……

一个人有可能嫉妒他自己吗?

然而,在准备晚餐的时候,他仍期待着来自威尔的敲门声。今天的晚餐主菜是大腿肉,伴随着固化油脂煎煮的萨拉土豆,以及由莴苣和血橙制成的微苦而清爽的沙拉。他做了两个人的分量,然后一个人用餐,享用着他的勃艮第,隔着餐桌盯着另一份被完美摆盘的菜肴快速地陷入冷却。

结束用餐后,他把威尔盘子里盛满的东西倒进了厨房垃圾桶。

汉尼拔·莱克特没在等待谁的电话。他没在倾听任何敲门的声音。他享受自己的陪伴。他进行他的学习研究,弥补着为了和威尔·格雷厄姆欢度两天时光而忽视的工作,却每隔几分钟就因为想象中来访者的声音而抬头,回忆起威尔坐在一整片汉尼拔作品的照片中央的画面,想着那些美丽的死亡场景重现在威尔的脑海中,由此威尔就可以像汉尼拔一样去经历它们,甚至实践——用他的全身感官,用他的全部智慧。

他想知道亲眼看到威尔身处在一个真正的犯罪现场会是什么感觉,在汉尼拔所创造的场景里。他想知道他会从威尔的脸上看到什么。

在心烦意乱的状态下,汉尼拔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来追赶他的工作进度,而这种分神更加增添了他的恼火。威尔·格雷厄姆是粗鲁的。他傲慢又偏执。他对汉尼拔·莱克特拥有一种奇特的力量,对此汉尼拔难以给出一个精准的定义。

而其中最糟糕的部分莫过于,汉尼拔发现一定程度上受制于威尔·格雷厄姆对他而言有一种吸引力。在他的一生中,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微乎其微。

最后,他放弃了工作,站起身来,把椅子挪回原处。他对着深陷沉默的房间郎声宣布:“我也许不得不吃掉他。”

 

对于汉尼拔来说,不同寻常地,他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能入睡。同样不寻常地,他做梦了。

他的梦境中是无数张光滑的照片,散落在地面上,但都不是犯罪现场的照片。它们记录着佛罗伦萨,巴黎,莱克特城堡,约翰霍普金斯,画廊,解剖室,露天剧场,演讲大厅,教室,那些他学习、训练、一步步蜕变的房间。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

当他的手机在清晨5点36分响起,他苏醒过来,确信自己正待在他叔叔的图书馆里。直到瞥见手机屏幕上威尔的名字,他才想起来自己正身处何方,尽管他不能理解这一瞬间自己心脏异常的跳跃节奏。

开口时,他的声音冷静而超然,与他的思绪截然分离。“早上好,威尔。”

威尔在电话的另一头喘息着。他气息不稳,声音发颤,充满了恐惧与……欲望?

“我的心,”威尔喘着气说,“他将吃掉我的心脏。”

汉尼拔知道“他”是谁,他知道这个代词指的就是他自己。即使先前没有了解过威尔对他的迷恋,他也会知道这一点,只因为当这句话刺入他的大脑时,他想到了威尔的心脏。

想到它躺在自己手心的感觉,温暖,潮湿,并且强健。它的气息。它的滋味。

汉尼拔后仰躺回自己的床上,这张他曾与威尔分享过的床。这一次,他不再想到那些空房间,而是想着菜谱。

 

直到结束晨跑之后,威尔才意识到自己昨晚也许对汉尼拔……表现粗鲁。他可能在无意间暗示了对他而言,整理开膛手的档案比与莱克特博士共进晚餐更重要。

威尔想知道在星期六的早上拜访莱克特博士的家是否合适。他真心想要道歉,但不想用粗鲁的举止给自己挖一个更深的坑,再一次。

威尔叹了口气,看向连接在笔记本电脑上的U盘。他确实需要向莱克特博士展示他的论文……而且他确实需要道歉。这毫无疑问。

他站起身走向他的酒橱,拿出他最喜欢的威士忌,一瓶未开封的十八年的高地公园。他感觉汉尼拔会比其他人更喜欢这瓶酒。他作出了决定。

于是他快速地更换衣服,穿了一件薄卫衣和一条长裤,拿起自己的U盘、威士忌酒和从汉尼拔那借来的衣服离开家门。在路上,他在哈里森夫人的家门短暂地停留,好让卢娜*下车。(*他的狗)

没过二十分钟,他就站在汉尼拔的家门外,摁响了门铃,在等待中紧张地变化着落在双脚的重心。

汉尼拔打开门。他正在厨房忙活着,腰上系着围裙,铁锈色衬衫的袖口被挽至胳膊肘。

“啊。早上好,威尔。”他的声音富有礼貌,没有更多的情绪。

威尔咽了一口唾沫。有那么一会儿,他只是看着对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张开嘴,闭上。再次张开,再次闭上。

最后,他轻声说道:“我很抱歉。”他举起那瓶威士忌,避开汉尼拔的视线。“我意识到自己昨晚的粗鲁。”

汉尼拔敞开门,后退一步让威尔进来。威尔偷瞄他一眼,然后步入大门。房子里被一阵烹饪的丰富香味填充。

“你介意到厨房来吗?”汉尼拔问,“我正处在烹饪的中间阶段。”

整栋房子闻起来都十分地……令人惊叹。威尔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许应该在拜访之前给汉尼拔打个电话。“你今晚有什么计划吗?如果打搅了你,我为此道歉。”

“距离今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

他领着威尔走向厨房。那张坏掉的桌子消失了,同样消失的还有一地碎盘子的杂乱。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小地毯和一张皮质的扶手椅,一旁的小桌子上躺着一本摊开的烹饪书。当威尔再次无声地递出他的威士忌时,汉尼拔取走了它。“它酿制得很不错,谢谢。来点咖啡?”

那张桌子不见了。威尔脸红起来,他本来已经忘记了这回事。“咖啡就很好,谢谢你。”

汉尼拔倒了一杯递给他。“你介意我烹饪吗?对于这类菜谱来说,时间有一点关键。”

“谢谢。”威尔喝了一口咖啡,把被子放在桌上。“你需要帮忙吗?这对于一个人来说似乎是很大的工程量。”

“我享受烹饪,这让我放松。这个早上,我正尝试用三种不同的方法烹制同样的肉,来看看我更喜欢哪一个。请坐下吧,我不需要帮手——除非你在烤牛心上有所经验?”

威尔叹了口气乖乖坐下。“毫无经验,抱歉。”他在自己的座位上笨拙地挪动着,不确定自己被期待着做什么。通常他不会在意这种事,但汉尼拔是……不一样的。

汉尼拔回到橱柜旁,开始将精准切好的肉块穿插到烧烤叉上。“你可以帮我品尝它们,如果你喜欢的话。谢谢你的道歉,威尔,我很感激。”

“我——”威尔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我的性格有点偏执。昨晚,我的脑子……在一下子谈论太多关于开膛手的事之后,一切都太过超载了。我需要整理的不仅是那些文件,还有我的记忆宫殿,以及——”他顿了顿,意识到自己的语无伦次。他站起身来。“我会尝一尝的,如果你想要我这么做。”

“请放松。还没准备好呢。”汉尼拔点燃一个放在厨房风扇下方的小炭盆,转身把煎锅放在炉子上,用来融化黄油。“告诉我,威尔,我们间的哪一种关系将你带到这里来?是学术上的关系,还是身体上的?”

“两者。我想为我昨晚的表现道歉,同时我也需要给你一份我论文的拷贝。”威尔突然记起来他早已将一份拷贝件发到汉尼拔的邮箱上,就在昨晚。“我……后者也许只是一个来见你的借口。”

他希望地板能裂开一个口子把他生吞进去,现在马上。

汉尼拔正举起一串肉放在烧烤架上。他抬起眼看向威尔,第一次露出笑容。“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威尔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我该走了。”

“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我该这么做。”

“切萨皮克开膛手不会因为你跟朋友度过几个小时而嫉恨的,威尔。”他把肉摆到烧烤架上,令人垂涎的香味立刻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在肉串接受炙烤的同时,汉尼拔又把另外两片肉放入煎锅。“我邀请你共进晚餐,威尔,而我从来不会打破一个承诺,或是撤回一个邀请。”他弯下腰,从烤箱里取出一个带有盖子的砂锅。“虽然这也许更像是早午餐。”

威尔被强烈的内疚感填满。他想知道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对待他,不顾他的粗鲁。“但你的晚宴怎么办?”

“我不打算办一场晚宴。我正在尝试菜谱,为了我个人的愉悦。而现在,我希望,这也能成为你的愉悦。”

他把煎锅里的肉翻了个面,然后迅速从砂锅里取出一包蒸肉,把它切成片。一种全新的香气充斥在空气里。他把它们盛在盘子里,撒上酱汁,再把被煎得嗞嗞作响的煎肉也摆上餐盘,撒上绿色的配料。接着他把烤肉串从架子上取下,分放在各个盘子里。

“你介意到主餐厅去吗?我似乎失去了我的厨房餐桌,出于某种原因。”

“你为了自己享用而烹饪?”威尔疑惑地询问,“你知道我会来这里吗?”但下一秒,他的脑子终于跟上汉尼拔的话语。接着他就脸红了。他默默地跟随汉尼拔来到主餐厅。

餐桌上只准备了一个人的位置,汉尼拔迅捷地添加了一个位子,将手里的盘子放在相对的位置。

“这是一个实验。”他在坐下的时候说道,“同样的肉,三种不同的烹饪方式。填充了蘑菇,加入红酒酱汁炖煮;用意大利调味料煎制;以及以秘鲁串烧的方式腌制和炙烤。你一定要告诉我你更喜欢哪一个,我对你的口味十分好奇。”

威尔看着这几盘菜肴。藏在他脑子角落里的一些东西搅动起来,一些熟悉的东西。“这是什么肉?”

汉尼拔切下自己的食物,叉起一口放入嘴里。“心脏。”

一个冷冽的激灵窜过威尔的脊椎,他的胸腔骤然收紧。威尔不知道这是恐惧还是愉悦,他感觉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东西。

他尝了一口第一份,几乎要呻吟出声。“这真是……太棒了。你是一位天赋异禀的厨师。”

“谢谢你。这是我的爱好之一。”他品尝着自己的那一份烤心脏。“我们已经有过好几次亲密行为,但我们依旧对彼此知之甚少,威尔。”

威尔品尝过剩下的两份,它们一样棒。“我觉得我最喜欢第一个。”威尔瞥了他一眼,“你是对的,我们几乎不了解对方。你想让我们更好地了解彼此吗?”

“是的,我希望更多地了解你。”汉尼拔尝了炖煮的那一份,沉吟片刻,“你所品尝的第一个、也是最喜欢的那个,是哪一份?”

威尔递出一个微笑。“我也想更多地了解你。我喜欢填充了蘑菇、用红酒酱汁炖煮的那个。”

“真巧,那也是我的最爱。”隔着桌子,汉尼拔报以笑容,一个温暖的、真实的微笑。

威尔吃下另一口。他咀嚼,吞咽,脸颊染上浅薄的红色。“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你脸红的样子很好看。”

“我不会脸红。”

“恕我不能同意。”

“我没有。”

“在求着我吻你的时候,你脸红了。”

“我有吗?我不记得了。以及我很确定我没有求你。”

“说得对。”汉尼拔说,“我很抱歉。你是后来求我的。”

“这太可笑了。我真的不记得我有求过你。”

汉尼拔咬下又一口心脏。“也许你需要我来刷新你的记忆。”

“或者你需要刷新你自己的记忆。”

“所以我们都同意这一点:我们需要稍微恢复一下记忆。”

“但我们还没有吃完早午餐。”

“那么让我们先吃完它。”汉尼拔继续用餐,漫不经心。

威尔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安地挪了挪。他咬下另一口。

“对于一年中的这个时候而言,今天温暖得有些不合时宜,不是吗?”汉尼拔说。

“非常热。”

“显然那就是你为什么脸红,鉴于你从来不脸红。”

“当然。我今天不该穿这件卫衣的,它应该留给更冷的天气。”

“是的。我会很肯定地说,你穿得太多了。”

威尔勾了勾嘴角。“我刚好挺喜欢这件卫衣。我想我会一直穿着它的。”

汉尼拔吃完最后一口,放下餐具。“你之前曾吃过心脏吗,威尔?”

他还有一点没吃完。“没有。但我确实喜欢。”

“我很高兴。这是一部分有趣的肉,不仅因为它的滋味和质地,还因为它的重要意义。”

“心脏……”威尔沉吟,“是一个亲密的器官,不是吗?”

“亚里士多德说过,心是一切情感的所在。在现代,我们知道我们的情感源自于大脑,但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坚持用心作为爱的隐喻。也许这是因为心脏对欲望的反应。当和吸引我们的人在一起,我们的心脏会跳得更快。血液循环系统加速运行,我们感到激动,我们脸红。在这种时候,心脏往往是强大的,仿佛是它控制着我们,而不是反过来。”汉尼拔折叠好他的餐巾。“但毕竟,它也只是另一块肌肉而已。”

“心脏背后的象征与隐喻都是非常强大的。它也许只是另一块肌肉,但我们的第一本能倾向于将它看作爱的象征。通过享用一颗心脏来帮助你自己的心跳动,这很……”威尔挣扎着搜寻合适的词语,“……令人陶醉。”

“也许甚至能引起性冲动。”

威尔的心跳漏了一拍,但他甚至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不知道。”

“当然,我做的这些都是小羊羔的心脏,不是人的。食用一颗人类的心脏会是……无法想象的。”

威尔犹豫着。“你觉得……你觉得开膛手会食用那些器官吗?”

汉尼拔平静地看着威尔,没有眨眼。“为什么这么说?”

“这……这是一个美丽而优雅的概念,不是吗?消费是奉承和蔑视的究极形式。一个人可以对另一个个体感受到如此多的爱与尊重,以至于想要享用他们,让他们永远成为你的。另一方面,你也可以感受到如此强烈的蔑视,以至于你想让他们在字面意义上地向你献出生命。他们死了会比活着更有用处。他们憎恨你,但他们正维持着你的生命。这很讽刺,近乎令人发笑,讽刺与优雅并存。这就是开膛手的设想。”

汉尼拔没有错过威尔代词上的转变,从“一个人”到“你”。

“威尔,如果开膛手吃掉你,你觉得会是哪一种?奉承,还是轻蔑?”

“都不是。”

“那会是什么?”

“他吃掉我,只因为我能理解这种美。”

 

Notes:

Next Chapter: You See Everything

 

✨

When the demon comes

谁敢相信我三更半夜在改废稿(其实在玩游戏)


Summary:养育他,毁掉他。

HP Paro

囚禁√

精神控制√


>


被关在地牢的第三天,状况毫无改善,威尔昏昏欲睡且几近昏迷。


他在三天内试图用任何方法毁坏监狱或者弄伤自己,往往次日从冰冷且潮湿的石板上醒来时,身上的所有伤口都被仔细包扎好,汉尼拔会留下一张倾诉自己心肠的纸条,用花哨且优雅的字体。然后威尔会把它撕碎,丢在地上。


“见鬼。”他愤愤不平。


>


威尔·格雷厄姆原本拥有一个看似光鲜亮丽的生活。


他的生父母早在十几年前的一场火灾中丧生,威尔作为英雄的子女被送...

谁敢相信我三更半夜在改废稿(其实在玩游戏)


Summary:养育他,毁掉他。

HP Paro

囚禁√

精神控制√


>


被关在地牢的第三天,状况毫无改善,威尔昏昏欲睡且几近昏迷。


他在三天内试图用任何方法毁坏监狱或者弄伤自己,往往次日从冰冷且潮湿的石板上醒来时,身上的所有伤口都被仔细包扎好,汉尼拔会留下一张倾诉自己心肠的纸条,用花哨且优雅的字体。然后威尔会把它撕碎,丢在地上。


“见鬼。”他愤愤不平。



>


威尔·格雷厄姆原本拥有一个看似光鲜亮丽的生活。


他的生父母早在十几年前的一场火灾中丧生,威尔作为英雄的子女被送到孤儿院生活,在魔法中所展示的惊人天赋立刻让霍格沃茨的人员注意到他,他在儿时就可以熟练运用小部分无杖魔法,他们决定特招威尔进入霍格沃茨,在此之前威尔被迫接受另一个世界观,精神变得岌岌可危。


在霍格沃茨的六年里,他是最让人仰慕的级长、拉文克劳、各科老师的宠儿,斯莱特林们恶劣地叫他泥巴种,威尔也能找到各种机会去反击,但在四年级之后他疲于这么去做。


直到他被校长喊到办公室去讨论O.W.L.s相关事宜。


六、七年级学生们都会被这么告知,不过大部分依旧是各科老师或院长们交流。威尔打二楼舆洗室离开后,一路顶着各色目光到达校长办公室,大部分霍格沃茨的学生对于校长都只有一个模糊的剪影:似乎极其忙碌,并且只有在节日或校庆时才会露面,打扮得一丝不苟,据说他是斯莱特林。——也难怪他们兴致勃勃。


“请进。”他在经过石碑后,习惯性敲门。


他踏入校长办公室,第一眼便看见盘踞在壁炉上,黄铜所制造的蛇,红宝石的眼睛在火光映照下闪闪发光,随后他注意到左手边一排的书柜,各代校长的肖像在上排成两排,校长坐在壁炉右前方的长桌内,左眼戴一个单片眼镜,正抬头望着他。


按理说这种眼神是友好且温和的,威尔却感到寒意蔓延,似乎是什么恶鬼透过眼镜在观察他。


“请坐。”他示意威尔在他面前的木椅上坐下。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探讨O.W.L.s的相关事宜,阿拉娜跟我争论多次,”——的确如此,威尔经常从阿拉娜听到校长坏话,“我依旧保持我的观点,”威尔刚坐下,他就十指交叉,这么告诉他,“你很优秀,霍格沃茨优秀的人才应该拥有自己的骨气。”


威尔想张口说些什么敬语,他懊恼地意识到自己在各大节日从来不会到场,甚至连校长的姓名都不记得。


“汉尼拔·莱克特。”校长通情达理地说。


“——莱克特校长,”威尔直视他的眼睛,“…所以叫来我是有什么缘由吗?”


汉尼拔看起来至少四十岁,威尔在心底评估,况且在魔法世界的年龄往往都需要乘以五,所以霍格沃茨的这任校长已经活过很久,他看起来就像中世纪的贵族,一举一动都维持让人吃惊的优雅。他刚刚的话可能过于粗鲁了——威尔再次意识到。


“你的父亲,”汉尼拔说,“曾在霍格沃茨上学,他留下一封信请求我保管,他是优秀的傲罗。”他拉开抽屉,拿出一封用火漆封口的纯白信件,“现在我算物归原主,它已经在我的抽屉里躺了二十多年了。”


威尔双手颤抖,几乎接不住信封。


他当面拆封开来,里面掉出一把铜制钥匙和一张空白明信片,印有一个古怪的徽章,图片是一座看起来很大的高层古堡,在森林的茂密树木中矗立。


在六年级的期末假期,威尔通过门钥匙前往这个地区,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而他到达时,地上已经布满了雪,满地都是威尔的脚印,他按照自己从汉尼拔那儿得到的地图摸索,毕竟每个学生心中对于教师职业都是绝对地相信与向往,——什么老师会荼毒自己学生?


汉尼拔此刻正站在落地窗前,晃着一杯红酒,等待威尔的到来。他一袭长袍,家具的布置与校长办公室如出一辙,只有书柜上没有校长们的肖像,他慢慢悠悠走到办公桌前,壁炉的火光下汉尼拔抽出一张照片,他抱着不过两三岁的威尔站在湖泊前,小家伙的手揪住他的衣领。


“……”



>


威尔再次醒来,在偌大的床上,双手分别被锁链绑在两端,右手边是铁栅栏围住的窗户,他猜测左边一墙之隔便是大门,前方还有两把靠椅,壁炉似乎是房间的标配。


咯吱声,汉尼拔从墙后出现,他端着精美的餐盘,外加一杯红酒,看起来心情十分愉悦。威尔已经在这个鬼地方度过一周的生活,从一开始的惊异、抵抗,他已经懒得去看汉尼拔了。


“吃点吧。”


威尔没吭声。


“你不会希望我塞进食管的,威尔。”汉尼拔揭开餐盖,只是份看起来一般的早餐配置:小麦面包加上香肠、果酱之类的,在四周还有一圈装饰品奶油,做成翻花的模样。


“你打算把我囚禁一辈子?”威尔转移话题,“拉文克劳的级长消失,这必定会引起怀疑,只要勘探一下就会怀疑你。”


“两个月,”汉尼拔抚上他的左脸,“我会让你心甘情愿被我控制。”


威尔没有扭开头,这似乎愉悦到汉尼拔,他走到床的另一边解开他的锁链,又回到原位。威尔坐在床上发呆,汉尼拔一眼就知道他在思考什么,威尔的魔杖早就被他放进展览柜里,他需要夺走汉尼拔的魔杖。


“如果你继续配合下去,我会给予你自由,如果你反抗,我们就不得不拥有一段不好的时光,”汉尼拔说,“威尔,你比你所想的要有潜力,霍格沃茨平淡的生活只会毁掉你,我捡到一颗种子,而我现在需要培养它生根发芽,”他笑了笑,“…迎来新生。”


“只有我可以理解你,也只有你能理解我。你总有一天会意识到如此,我们的灵魂本来就该合为一体,我爱你,相同于我们真爱自己。”


“汉尼拔,”威尔低声说,“你他妈的简直不可理喻。”


“你总有一天会理解。”汉尼拔毫不掩饰自己的自信和倨傲,他微微仰头,以一种俯视众生的姿势去看威尔,——威尔却觉得他心底不是如此去做的。


>


这种生活过得很快,威尔有时妥协有时反抗,而反抗的选择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他不敢相信自己就如此被驯化。汉尼拔却日复一日对他倾诉自己的衷肠和扭曲的理论,他会亲昵地抚摸威尔的脸颊,青少年的脸还没有多么粗糙,手感非常棒。


汉尼拔说,“威尔,很抱歉我刚刚踏入你的生活,我一直在观察你,——是我太心急了。”


“欲望应该被散发,在体制内压抑自己的欲望只会导致人格向内坍塌,可以说,在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精神病人,他们对家庭发作,对朋友发作……做你自己。”


“善与恶都是人为界定,就像麻瓜们规定一牛顿等于零点一千克,它们之间的分界线本就是模糊、不明确的,跟从自己的内心。”


“所有的进化都建立于偶然,巫师不是世界的主宰,却可以主宰同种的麻瓜,他们毫无自觉地浪费地球珍贵资源。”


威尔有时会搭话,通常只是闭着眼听他说话,在这种环境下经过一个月,往往汉尼拔开口,威尔就会选择沉默,他的内心斗争极大,汉尼拔的话反而越来越少,就当威尔以为他终于放弃自己时,汉尼拔告诉他,你自由了,威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