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nnibal/will

18552浏览    305参与
一柒

The Well-Deserved Sleep

  作品:Red Dragon

  等級:FRT

  原作:Miss_L

  原文:825905

  授權:已授權

  配對:漢尼拔・萊克特醫生(Dr Hannibal Lecter)/威爾・格拉漢姆(Will Graham)

  摘要:漢尼拔與威爾的相識興許能如此抵達盡頭。興許。

  作者/N: 寫給SuperWhoLockianFangirl。

  贈予可愛的SuperWhoLockianFangirl,作為一個感謝她美好文字的回禮。


  這是我所為你帶的,這你能留下

  這是我所引起的;你能將我遺忘

  我答應會離去,只要承諾一件事

  親吻我的雙眼...

  作品:Red Dragon

  等級:FRT

  原作:Miss_L

  原文:825905

  授權:已授權

  配對:漢尼拔・萊克特醫生(Dr Hannibal Lecter)/威爾・格拉漢姆(Will Graham)

  摘要:漢尼拔與威爾的相識興許能如此抵達盡頭。興許。

  作者/N: 寫給SuperWhoLockianFangirl。

  贈予可愛的SuperWhoLockianFangirl,作為一個感謝她美好文字的回禮。


  這是我所為你帶的,這你能留下

  這是我所引起的;你能將我遺忘

  我答應會離去,只要承諾一件事

  親吻我的雙眼,然後安撫我入夢

  ——AFI

  他們從未想像過事情會如此結束。的確,唯有他們奪去彼此性命才顯得合情合理——他們一直是一個整體的兩個部分,無論是身為朋友,或身為敵人。勁敵,更準確地來講。然而,無論是漢尼拔・萊克特醫生或特別探員威爾・格拉漢姆都無法預料到他們相識一場的結局。

  他的妻子早已在多年前逝世,他的兒子婚姻美滿,正期待著第二個孩子。威爾・格拉漢姆是一名好祖父;他會帶著艾比長途散步,然後在那之後一起享用冰淇淋。而在其中一次漫步結束後,他接到一通來自家庭醫生的致電——他的血液檢查出了一些問題。這也許就是個誤報,但他必須於隔日回診,僅僅為了確認。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萊克特醫生對於自由逐漸感到同他老化的身軀相等的不適。一生驚險的旅程與他非比尋常的飲食嗜好正在索要著代價。興許,僅僅是興許⋯⋯是時候回去了。

  自從倆人初次相見後已過數十年之久,然而現下,坐在醫院的一間昏暗的病房裡,他們卻感受到了與往昔同出一轍的親密與興趣。漢尼拔將針筒擱置在床畔桌面上,然後疲乏地沖威爾微微一笑。躺在床上的男人回笑了。恐懼存在於他的眼中——人類對於死亡的自然反應——但同時也有著解放與感激。他們的敵對結束了。

  傑克・克勞福德已退休多年,但他的桌前依然立著他的名牌。不久之前,他才接獲到一條小道消息,一名長久的逃犯已然回到鎮上。他一直在醫院盯梢,偽裝成一名外科醫生。聯邦探員並不想相信食人魔漢尼拔真的回歸了,但他依然前來了,僅僅為了確認。

  沒有掙扎。僅有一個無聲的請求。傑克曾經的好友們都沉沉睡去,而他終於能永久踏出他的辦公室。


溫馨又好...我哭得好慘TuT

一柒
  作品:Red Dragon...

  作品:Red Dragon

  等級:FRT

  配對:漢尼拔・萊克特醫生(Dr Hannibal Lecter)/威爾・格拉漢姆(Will Graham)

  摘要:巴爾的摩的宅邸,一次威爾與萊克特的對談。

  備註:寫在“那一夜”之前。

  A/N: 靈感源於電影《鳥人 (2014)》裡,男主的女兒珊曼莎與夏納(諾頓飾演)的一段對話(請見文末)

  威爾闔眼躺在萊克特的那張沙發椅中。後背貼著冰涼的椅背,一縷縷金髮散在那深褐色的柔軟皮革之上。

  「萊克特醫生,」這是今晚自從踏進萊克特的書房後威爾第一次出聲,「如果你是我的話,你想你……會看見什麼?」

  ...

  作品:Red Dragon

  等級:FRT

  配對:漢尼拔・萊克特醫生(Dr Hannibal Lecter)/威爾・格拉漢姆(Will Graham)

  摘要:巴爾的摩的宅邸,一次威爾與萊克特的對談。

  備註:寫在“那一夜”之前。

  A/N: 靈感源於電影《鳥人 (2014)》裡,男主的女兒珊曼莎與夏納(諾頓飾演)的一段對話(請見文末)

  威爾闔眼躺在萊克特的那張沙發椅中。後背貼著冰涼的椅背,一縷縷金髮散在那深褐色的柔軟皮革之上。

  「萊克特醫生,」這是今晚自從踏進萊克特的書房後威爾第一次出聲,「如果你是我的話,你想你……會看見什麼?」

  最近一件傑克所託他的案件不是那麼容易。那些他在案發現場所看見的、殘留於他的大腦裡的不僅僅是一幕幕的景象,更有著加害者的潛在思維,受害者的臨場感受,而他為此夜夜難眠。

  「你有我的腦,我的眼,你會看見什麼?」威爾輕聲問道。

  萊克特彷彿永不畏懼,永不退縮。在這一段數月的諮詢與交流裡,無論威爾輕聲地描述了多麼血腥的現場細節,無論近期報紙上頻繁地刊登著多麼令人們惶惶不安的恐怖報導,萊克特總有辦法沉穩地回應。

  威爾欽佩著萊克特的穩重,仰賴著與他相處時所能體會到的一絲寧靜。

  這很奇異,可他不抗拒也無法抵擋。他是那般渴求安寧。

  萊克特從書房的一角走近了那張躺椅。他將泡好的一杯熱飲放於書桌前而威爾觸手可及,然後伸出手,輕柔地為威爾整理他凌亂的髮絲。

  「這我可不曉得,威爾,」萊克特緩緩地道,提議了一句,「為何不由你告訴我,你會從我的眼中看見什麼?」

  「張開眼,」他低語,話語與口吻宛若催眠,「然後,再告訴我你所看見的……」

  他們是那般相似。他們共享同頻率的見解,擁有相近的觸動點,感受到了一種相同的隱密情緒……

  萊克特的指間纏繞著威爾的髮絲。

  威爾顫抖著睫毛,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萊克特深深凝望的目光溫柔而曖昧。


「如果你不退縮的話,你會想對我做什麼?」珊曼莎凝視著夏納,直問道。

夏納嘆了一口氣,回答,「我會把你的那雙眼睛取下來,放進我的頭顱裡,然後四處逛逛,用你的年齡看看這一條街。」

我是真的好奇Doctor會怎麼回答,撇除可能不會存在退縮之意之外,也許答案呼之而來233

「我想我會吃了你的心。」

CC

浪潮

hannigram


接s3

可能是短文也可能出后续(?


微ooc文笔不太好

我是来交白嫖费的(不是)



       冰凉的海水扑在沙滩上,触及到他的脚尖时,will感觉他又回到了现实,沉在无边的黑暗里。他没有睁眼,他企图强迫自己再次昏睡过去,小腹和脸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我没有死” will想 “我们没有死”


      当他再一次醒来时,hannibal正...








hannigram


接s3

可能是短文也可能出后续(?


微ooc文笔不太好

我是来交白嫖费的(不是)


        

     

       冰凉的海水扑在沙滩上,触及到他的脚尖时,will感觉他又回到了现实,沉在无边的黑暗里。他没有睁眼,他企图强迫自己再次昏睡过去,小腹和脸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我没有死” will想 “我们没有死”


      当他再一次醒来时,hannibal正跪在他的小腹边,给他处理伤口。“我们很幸运,will ”hannibal停下手里的动作,凝视着will雾蓝色的眼睛。 “我们在月下共舞了华尔兹” “是的,我们……” 他试图咧开嘴给hannibal一个微笑,这扯到了他脸上的伤口。 “你的舌头只被切开了一点,脸上和小腹的伤口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 hannibal站了起来 “我不太建议你现在露出一个令人心动的笑容,will” will并没有在听他的唬烂,他知道脸上的刀伤严重的影响了自己的外貌。 “……我想睡上一觉” will在hannibal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该死,他真的太累了。


         will无力的垂着头。他的目光先是到了hannibal的腹部,包扎枪伤的痕迹,will不得不佩服hannibal对疼痛的忍耐力远超常人。又顺着他不太合身的旧T恤看上去到了他的嘴唇。hannibal的嘴唇有一种异样的性感。will不知道是不是所以注视过他嘴唇的人都这么想——或许他们之中有一部分已经在他的肚子里了:它看上去很柔软,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但will知道,它包裹着的里内的牙齿,是能够死开喉咙的利器。


          will想象着hannibal尖利的犬牙咬上自己的喉咙,然后将它撕开,will的血喷薄而出,和hannibal如痴如醉的表情。


          他对上了hannibal的眼睛。


          “will,让我猜猜” hannibal挑了挑眉,“你在想象我如何杀死你”


          will想让自己有一点代表愉快的面部表情,可惜他的伤口不允许他这样做 “我现在既不是你的病人,也没有被你从后面靠近导致高位截瘫,hannibal” “你爱慕着我” hannibal的眼神里又多了些什么,will别开脸,懒得去理解它。“是的,但我可不是Franklin” will很大方的承认了。而且你也是。will虽然很想这么讲,但他所剩的力气已经不多了,他决定把它们应用在步行上。


  


          谢天谢地,他们找到了一栋木屋。看样子他的主人暂时外出了。hannibal将他安置在床上,在屋子里四处走动。


          他再一次靠近will时,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边的木凳子上。“我相信你仍然有给自己喂水的能力,will”然后贴在门边,左手拿着一把生锈的菜刀。


         “水还是温的……” will的指尖摩挲着玻璃杯 “你要谋杀他吗,hannibal,然后把他做成肉肠或是别的什么东西给我——我们吃” “显而易见” hannibal转过头来看着will,带着明显的愉悦,很显然,hannibal很乐意这么做。“will,我检查过了,他没有定期向外汇报的习惯,但是我不能确定他的朋友什么时候会来。” will又看了他一会,别过头去,喝掉了水。他知道,当他在悬崖下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起,他再也回不去了。






          hannibal轻松的杀掉了这个远离现代社会的可怜男人。取出了他的肝和肺。将他最干净和适合食用的几个部分的肉割下来,包上保鲜膜放在了小冰箱里。will看着他从头到尾处理完这一切,把他肢解,刮掉肉扔进一个桶里,把尚温热的骨头放进墙边柴堆的低端。hannibal不在意他的旧T恤染上鲜血。他朝will笑笑,然后开始清理地板上的鲜血。


           他们的晚饭是加了简单调味品的肉排。will依然躺在床上,瘪了瘪嘴,开始认命似的吃hannibal替他切好肉排,该死,一如既往的好吃。他知道hannibal喜欢看他臣服于自己的样子,喂养他亲手做的食物,这令hannibal感到愉悦,却让自己有一股挫败感。


           hannibal确实感到愉悦,他总是把肉喂到will口腔没有受伤的那边。他喜欢will臣服于自己,信任自己,和自己一起狩猎的样子。他总是想去他们一起屠杀红龙的场景,他将它收在自己记忆宫殿里最美丽最明显的地方。他喜欢这样。


           “接下来又有什么计划吗?” will咽下最后一块肉“你不应该频繁活动,hannibal,你有枪伤” “我曾经是个精明能干的外科医生,will,现在也是” hannibal在will额头上的伤疤留下一个轻柔的吻,“我知道它的情况,我能确保自己不会死于伤口感染” “你最好能” “你是在担心我吗,will” 

            hannibal坐在床边的餐桌上开始用餐,窘迫的生活条件也丝毫不能影响他的优雅。“不,hannibal,我是在确认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死去” will盯着hannibal看,恶狠狠的说,像是试图在激怒他。“will,我们已经浴血重生了,不是吗” hannibal带着一种近乎宠溺的眼神,令will有点想笑,在他刚认识hannibal的时候可不会想到现在他们的对话会透着一股莫名暧昧的气息。 “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千代,我拜托她帮我们做了过境的假身份。” “……你想要和我浪迹天涯?Dr.fell?” “我一直都很想,will,我们本能定居在佛罗伦萨,我会允许你养狗,你也能教abigail钓鱼,我能教她弹羽管键琴,我会送她进某个大学,我们可能会成为幸福的一家” 他顿了顿 “但是你拒绝了,你背叛了我” “你了解我的,hannibal,我不可能抛下我的一切和你和一个食人魔和abigail一起组建一个看起来近乎完美的家庭——至少当时的不可能” will和他对视,他改变主意了 “我不可能抛下我的正义感” hannibal眼里的感情变得复杂了,像是某种喜爱、不舍之类的,他这会儿可没法儿干脆利落的给will来上一刀,然后烹饪他,把他融进自己的DNA里,他已经把自己的灵魂交给will了。 “也许是上帝开的玩笑,我们活下来了,我们浴血重生了,hannibal” 他努力让自己显得诚挚些,他希望他看向hannibal的眼神就像在教堂里的新婚夫妇一样。“我们灵魂已经联结在一起了,不是吗 ”

           will简直要为自己的表现落泪了,没错,他在讨好和安慰hannibal,他们的关系太深刻,又太不稳定。他需要hannibal沉溺于will,这样他之后就可以尽可能的保护一些普通或者较为粗鲁的普通人避免登上餐桌。


            他知道汉尼拔知道他的意图,也知道他们的联结。他深爱着will,他不能拒绝。“是的,我们已经浴血重生了” hannibal露出了某种像是幸福的神情,他在放下餐具,两步来到床边单膝下跪,直直看着will的眼睛“那么,亲爱的will,我愿意向你出售我的灵魂来换取你今后的陪伴”他低头,抬起手轻轻握住will的手,低垂着眼放在右边的脸颊蹭了蹭,又偏过头来近乎虔诚的亲吻了他的骨节处。“你愿意吗?”


           will在他醒后露出了第一个微笑,还笑出了声。“噗……hannibal,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不是么”

咸鱼酱_SAKANA
最近沉迷汉尼拔,画个茶杯给自己...

最近沉迷汉尼拔,画个茶杯给自己当qq头像。
本来没打算画眼镜的而且眼镜把一部分伤挡住了。
可是干哦他戴眼镜超好看的。
一边画一边接受茶杯的美颜暴击。

最近沉迷汉尼拔,画个茶杯给自己当qq头像。
本来没打算画眼镜的而且眼镜把一部分伤挡住了。
可是干哦他戴眼镜超好看的。
一边画一边接受茶杯的美颜暴击。

十一月凉_

@#沙雕拔杯图#

Will=小茶杯=猫鼬=猫

沙雕图真快乐啊


ps:图二是无聊摸的老汉

@#沙雕拔杯图#

Will=小茶杯=猫鼬=猫

沙雕图真快乐啊


ps:图二是无聊摸的老汉

落花生w
“他们的对视” 〔泰坦尼克号既...

“他们的对视”


〔泰坦尼克号既视感是怎么回事w(゚Д゚)w〕

“他们的对视”


〔泰坦尼克号既视感是怎么回事w(゚Д゚)w〕

落花生w

“你看起来很好吃”


〔黑白滤镜赛高!〕

〔依旧是P的 XD)


用的是Hannibal石榴系列的剧照(咿,是这么说的吗,反正搜的关键词就是Hannibal&pomegranate~)以及搞怪休,原图指路Twitter(https://twitter.com/RedSonja2015/status/1033062085956169728?s=20)😆

“你看起来很好吃”


〔黑白滤镜赛高!〕

〔依旧是P的 XD)


用的是Hannibal石榴系列的剧照(咿,是这么说的吗,反正搜的关键词就是Hannibal&pomegranate~)以及搞怪休,原图指路Twitter(https://twitter.com/RedSonja2015/status/1033062085956169728?s=20)😆

落花生w

少年Hannibal的极致诱惑

这个AU有点带感


〔幼年麦子真的太绝啦〕


用的是欲孽迷宫(2007)和playmads的图~ ​​​

少年Hannibal的极致诱惑

这个AU有点带感


〔幼年麦子真的太绝啦〕


用的是欲孽迷宫(2007)和playmads的图~ ​​​

阿喵先生

血腥爱情故事🍴


后面两张是单人拔


授权转载: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授权图请在我第一次发该画师的贴查看)

血腥爱情故事🍴


后面两张是单人拔



授权转载: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授权图请在我第一次发该画师的贴查看)

-谷佛-
发一下之前做的图!阿哈哈哈哈!...

发一下之前做的图!阿哈哈哈哈!可以做壁纸可以做手机壳~随便用8~(商用除外哦~)

发一下之前做的图!阿哈哈哈哈!可以做壁纸可以做手机壳~随便用8~(商用除外哦~)

MayaLYXY⨺
Betrayal and fo...

"Betrayal and forgiveness are best seen as something akin to falling in love."

背叛和宽恕大多被视为类似于坠入爱河的东西。

(翻的有错别骂我💔

"Betrayal and forgiveness are best seen as something akin to falling in love."

背叛和宽恕大多被视为类似于坠入爱河的东西。

(翻的有错别骂我💔

一柒

墜入夢鄉

  作品:Red Dragon

  等級:FRT

  配對:漢尼拔・萊克特醫生(Dr Hannibal Lecter) × 威爾・格拉漢姆(Will Graham)

  摘要:當噩夢一如既往地襲來,威爾還能怎麼辦

  備註:此為電影版本《Red Dragon》的衍生。

  A/N: 晚安,威爾寶貝~

  

  又一個從夢中驚醒的夜晚。威爾睜大雙眼,仰躺在床上喘息。他備感疲倦地闔起沉重的眼皮,曲身側躺讓胳膊能環抱住膝蓋,一個宛若嬰兒的入睡姿勢,心底卻有個聲音在揶揄他根本沒有再次進入夢鄉的勇氣。

  從窗簾的縫隙照射進來的月光將額頭上汗濕的...

  作品:Red Dragon

  等級:FRT

  配對:漢尼拔・萊克特醫生(Dr Hannibal Lecter) × 威爾・格拉漢姆(Will Graham)

  摘要:當噩夢一如既往地襲來,威爾還能怎麼辦

  備註:此為電影版本《Red Dragon》的衍生。

  A/N: 晚安,威爾寶貝~

  

  又一個從夢中驚醒的夜晚。威爾睜大雙眼,仰躺在床上喘息。他備感疲倦地闔起沉重的眼皮,曲身側躺讓胳膊能環抱住膝蓋,一個宛若嬰兒的入睡姿勢,心底卻有個聲音在揶揄他根本沒有再次進入夢鄉的勇氣。

  從窗簾的縫隙照射進來的月光將額頭上汗濕的金色髮絲照得一覽無遺。後背被汗水浸濕的背心黏貼在肌膚上,並不是那麼的舒適,但也不是那麼的不能忍受。

  他太需要睡眠,渴望在夜晚裡像個嬰兒睡得安然無恙。

  一個多月前,茉莉帶喬許離開了他。而他們離開了多久,他就有多久不曾好好入睡。這不代表在那之前的每一個夜晚都是好眠,至少他能得到幾個小時的休息,而不是像近期幾個禮拜的每一夜,醒來後便無法入眠。

  威爾不怪茉莉的離去。早在他在醫院甦醒的隔天,茉莉就坐在他床邊,握著他的手,哭著表明了這個意願。她無法承受這些。那些家裡會再次被他人闖入的恐懼,那些在月光下顯得無比烏黑的血液充斥她的視野、鐵腥味在鼻腔久久無法散去的記憶,那些不得不開槍射傷他人卻最終還是奪走了一人性命的難受與罪惡感,它們日以繼夜地削弱她的意志力,將她推向臨近崩潰的懸崖邊緣。

  威爾不責備她,因為他能理解。天殺的,他能理解。

  所以他沒有緊攥著這最後一絲希望與溫暖不放。

  儘管他心有期許,用湛藍的眼睛回望了她,躺在病床上虛弱地反握住她的手,用拇指摩擦那柔軟的手背,她回應的眼神還是那樣的堅決又有著痛苦,那無聲的拒絕是那麼的明顯,他也只能讓淚水從眼角湧出,放它滑落面頰滲透進枕頭裡。

  他的身上還插著諸多管子,彷彿幾年前的那一場術後的重現。這一次他同樣也失去了什麼,卻出奇地沒有上一回來得那般的痛。

  威爾拒絕回想上一回他失去的是什麼。他逃避著,也許是因為那背叛了茉莉的不道德感令他感到難受,也許是因為光是回憶就令他感到無比心痛。

  他答應了茉莉,然後他們談好一個月的海上出遊。茉莉想留給他一些美好的回憶,也讓喬許有個適應過渡期,他同意了。

  海上放鬆的時光轉眼即逝,一個月的尾聲終會到來。茉莉牽著喬許,他的小男孩在碼頭向他揮了揮小手,靦腆地笑著說再見。

  威爾站在船艇上與他們揮別,目送了他們的離去。

  之後又在海上漂泊了一個月,他才回到了陸地。

  在過去的幾個夜裡,每當威爾醒了過來,在床上輾轉難眠,他總會下床為自己泡一杯溫熱的飲品。有時他會到客廳轉開電視,抱著馬克杯就那麼靜靜地待著,聆聽重播的脫口秀裡主持人與受訪者的滑稽對話與笑聲。有時他會回到臥室,坐進那放置在角落的一張皮革躺椅,抱著馬克杯就那麼對著昏暗的房間靜靜地發呆。

  直到清晨來臨之前的每一刻,只要窗簾上一有動靜——像是那些月光下所形成的枝葉的陰影被風吹動,他便會受到驚嚇。他狠狠地被恐懼支配住,只有早晨照進屋內的陽光會帶著溫暖與光明前來拯救他。

  現在,側躺在床上,威爾蜷曲著身軀,胳膊緊緊地抱著膝蓋,身上披蓋著條薄被。他備感疲倦,卻無法成功入眠。

  他需要睡眠。持續一個月久的失眠嚴重地影響了他。

  他閉闔著雙眼,腦海裡忽地浮現出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讓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安心,並不可思議地帶來了一點睡意。

  「威爾,無夢好眠。*」一道低沉的聲音在他的腦海裡出現。緩慢的低喃是那麼的從容緩慢,那麼的溫柔體貼,彷彿情人間的低語。

  威爾驀地睜開雙眼。他的胸膛起伏著,心跳加快,雙眼難以聚焦地對著空無一人的空氣。

  他不想想起那人。

  他為什麼會想起那人?在這種情況底下,在這輾轉難眠的深夜裡。他為什麼會想到他?

  他不曉得。

  不,他深深曉得。

  威爾緩緩闔上眼皮,然後一些精雕細琢的木質擺設浮現在他的腦海裡。

  他站在它們的中間,被一個延伸至二樓的樓梯、一些高腳木桌、幾張大小不一的皮革沙發、茶几與一張寬大的書桌包圍著。

  接著,以木板建成的牆壁浮現,劃分出了不同的空間。他現在站在了一條走廊上。走廊的兩側有著幾張高腳木桌。樓梯在他的右手邊。左手側是那迎賓待客的客廳。眼前則是一個書房,他能看見本該佈滿整張牆現在卻空無一本書的書架。他不想看見它們,那本書。所以它們至少在這一刻裡不會存在。

  然後是幾盞小桌燈與吊燈接連浮現。它們點亮了他在腦海裡重建的空間,將屋內以深褐色與深紅色為主的格調增添了一抹溫暖的黃,那些彰顯著上流社會身份的奢華擺設在昏暗的光線底下也顯得微微低調。

  這是萊克特在巴爾的摩的宅邸。

  宅邸的主人從書房中走了出來,身穿裁剪良好的白襯衫與西褲。

  「我聽見了些聲響,正要上樓看看確認你,然而你卻出現在了這裡。」萊克特看著他,目光是同記憶中一般專注又柔和的,「告訴我怎麼了,威爾?」

  「我⋯睡不著。」他的聲音細小,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萊克特醫生。」

  萊克特卻聽見了。一抹微笑在萊克特的臉上出現。「那麼進來書房與我談一談天?」

  他不想進去那裡。

  萊克特讀懂了他的表情,不論他表現出的是什麼,肯定透露了股抗拒的意味,而這讓醫生有些訝異。

  當然萊克特會訝異,威爾垂著眼瞼思忖,因為夢裡的萊克特醫生不曉得他在那被深深地傷害過。

  「那麼,我們移到起居室如何?這個季節的天氣並不友好,深夜尤其,我可不會放任你光裸著腳底板走在冰涼的地上。」

  威爾同意了。

  他們轉移到了起居室的長沙發。威爾坐在沙發裡,雙腳遵從萊克特的命令踩在了椅墊上,胳膊環抱著曲起的小腿。

  萊克特點燃了具有安神功能的蠟燭,為他們做了兌了點酒的熱飲,找出了條毯子後,他朝他走來。

  威爾能感覺到身邊座椅的凹陷,接著,他被裹在了一條柔軟的毛毯裡,並被那強而有力的臂膀引領靠在了萊克特的左胸膛上。

  他一邊聆聽著那穩當地跳動的心聲,聽見了醫生的話,從那厚實的胸膛後頭傳來,「今晚我還得看一陣子的資料,是否介意陪一陪我?」

  他搖了搖頭,導致柔軟的金色髮絲在萊克特的胸膛前蹭來蹭去,說,「沒關係。」

  萊克特環抱著他。他們一起看了一些學者研究報告。

  萊克特的下巴離他那麼的近,時不時甚至會親暱地低下頭,吻吻他的髮旋、他的額頭與他的雙唇。他們的距離近的他隨時被咬掉臉上任何一部位的話,他都不會感到任何意外。

  他是畏懼著那份死亡。

  然而,現下貼近萊克特所能得到的這份安穩,他更需求也更渴望,因此蓋過與隱藏住了他心中的那份害怕。心底有一個聲音也隱隱約約在告訴著他,他所預想的都將不會發生。

  『我想我會吃了你的心。』

  倘若萊克特要動手,他或許更有可能會從他跳動的那顆心臟著手,而不是從他的臉上的任何一塊肉。

  「睡意來了的話,就趴下來睡一會兒。」萊克特吻了一下他的太陽穴,低低地道。

  威爾聽從了建議,也確實感到了一點困倦。真是不可思議。他思忖著,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他將金色的腦袋靠在萊克特的大腿的上方,修長的身軀在皮革製成的長沙發上微微彎曲側躺,姿勢一如腦中幻想之外的他躺在床上的模樣。

  他依偎在萊克特的腿邊,身上披蓋著一條米白色的柔軟毛毯,萊克特一隻手放在他的後頸上,正有規律地撫摸他的髮絲與肌膚。脆弱的脖頸暴露在那寬大的手掌下方,隨時都有可能被掠奪與被折斷。

  死亡徘徊在他身邊,甚於所有噩夢所能帶來的恐懼。

  令人安心的氛圍包圍了威爾,讓他不再懼怕潛伏的噩夢,依靠著那強大的男人,他終於沉沉墜入夢鄉。
  
*「無夢好眠。」引用自elfin大的《心變》
我覺得很有意思。人們一般總是習慣祝美夢,但對威爾而言,顯然無夢才是真正的好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