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ellblazer

4093浏览    128参与
至尊法师康斯坦丁
世道变坏,从恶魔劝人善良开始(...

世道变坏,从恶魔劝人善良开始(^_^)

世道变坏,从恶魔劝人善良开始(^_^)

至尊法师康斯坦丁
犹大之吻—-背叛、献祭与牺牲...

犹大之吻—-背叛、献祭与牺牲

或许,背叛是一种对大义的成全,这个故事里,约翰扮演了犹大的角色,作为活人承受着良心的谴责,却拯救了无数苍生

犹大之吻—-背叛、献祭与牺牲

或许,背叛是一种对大义的成全,这个故事里,约翰扮演了犹大的角色,作为活人承受着良心的谴责,却拯救了无数苍生

航一

p1p2“狂战士版”(渣)康师傅。这出刀的手法......很刺客嘛。

p3心疼他......

都是2006年的老刊。

p1p2“狂战士版”(渣)康师傅。这出刀的手法......很刺客嘛。

p3心疼他......

都是2006年的老刊。

冷萌的M君

【视频删掉啦,之后剪完会再补档的】

是以前的草稿,剪了很久,因为漫画动画真人都要用到,剪得特别费劲。既然这个月注定要凉,就把之前没剪完不敢发的东西都发出来好了。反正没人看的话我就删掉好了。

【视频删掉啦,之后剪完会再补档的】

是以前的草稿,剪了很久,因为漫画动画真人都要用到,剪得特别费劲。既然这个月注定要凉,就把之前没剪完不敢发的东西都发出来好了。反正没人看的话我就删掉好了。

Dirty Fags

【汉化】Hellblazer第053期 开膛手杰克 Part 2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简介:

百年以前,某个漫长的恐惧之秋,我曾到来过这里,携刀潜行于街巷,肆意屠戮着羔羊,在白教堂洒下血红,将人间化作炼狱。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简介:

百年以前,某个漫长的恐惧之秋,我曾到来过这里,携刀潜行于街巷,肆意屠戮着羔羊,在白教堂洒下血红,将人间化作炼狱。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Dirty Fags

【汉化】Hellblazer第015期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简介:

我们低语,我们呻吟,
喁喁倾述无人能懂的秘语
——著名诗人约翰·康斯坦丁《地狱神探:牧羊人当心》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简介:

我们低语,我们呻吟,
喁喁倾述无人能懂的秘语
——著名诗人约翰·康斯坦丁《地狱神探:牧羊人当心》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Dirty Fags

【汉化】Hellblazer第153期 善意 Part 3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简介:

听约翰叔叔讲述过去拍片的故事。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简介:

听约翰叔叔讲述过去拍片的故事。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黑记ToFu坊

[电影康斯坦丁/TV康斯坦丁][黑金Constantine无差] Hold Me G级 一发完

衍生: 电影康斯坦丁/TV康斯坦丁

作者: 黑记豆腐坊

分级: 辅导级(PG),有轻微粗口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John Constantine (Movie)/ John Constantine (TV) 无差

注释:

这个故事最开始来自于我看到的尼尔盖曼大大创作的一个名为《Hold Me》的康斯坦丁故事。

康斯坦丁给予了一个饥寒交迫而且闻上去非常糟糕的流浪汉一个温暖的拥抱,所以我也想给他一个这样的怀抱。

有一些不太文雅的用词。

主要是以TV版康斯坦丁的视角行文。


正文:



【END】

衍生: 电影康斯坦丁/TV康斯坦丁

作者: 黑记豆腐坊

分级: 辅导级(PG),有轻微粗口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John Constantine (Movie)/ John Constantine (TV) 无差

注释:

这个故事最开始来自于我看到的尼尔盖曼大大创作的一个名为《Hold Me》的康斯坦丁故事。

康斯坦丁给予了一个饥寒交迫而且闻上去非常糟糕的流浪汉一个温暖的拥抱,所以我也想给他一个这样的怀抱。

有一些不太文雅的用词。

主要是以TV版康斯坦丁的视角行文。


正文:



【END】


玟若

Heaven Knows [TV路/康 PWP全文 授翻]

Heaven Knows

by QueenSabriel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28284

 

Lucifer Morningstar(TV)/John Constantine

 
 

Summary:John Constantine在谋取些什么,而Lucifer欲图在揭晓答案之前找些“乐趣”。

 
 

John Constantine刚一开始觉得自己像个黑客,正悄无声息地融入这个酒吧。

显然,那些照常与恶魔打斗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现在,他就像一个活在俗气的三...

Heaven Knows

by QueenSabriel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28284

 

Lucifer Morningstar(TV)/John Constantine

 
 

Summary:John Constantine在谋取些什么,而Lucifer欲图在揭晓答案之前找些“乐趣”。

 
 

John Constantine刚一开始觉得自己像个黑客,正悄无声息地融入这个酒吧。

显然,那些照常与恶魔打斗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现在,他就像一个活在俗气的三流电视剧里、成日傻忙的超级战士一样,追寻着一条传言来到这家位于洛杉矶的酒吧——曾有人悄声告诉他,这家酒吧的老板名字叫Lucifer Morningstar。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有什么可以让这个恶魔和一个酒吧老板共享同一名字,那只能代表着这个人就是他自己。

但这并不是说他已经相信这所酒吧的老板实际上就是Lucifer,而是John以前就错过很多次——不管结果是好是坏。

店里沉重的音乐隆隆地环绕在周身,让他感觉自己正沉浸在一场宿醉过后的清晨。即使是在星期六的晚上,这里也挤满了人。这里的人大多年轻且极具吸引力,还有一些是看上去很富有的中年人,不过到目前为止,John还没有发觉其中有任何人可能是恶魔。

他在吧台前坐下,转身观察四周。

过了一会儿,一个金发女子调笑着悄然坐上他旁边的座位,她的朋友也在一旁缓缓踱步。

“Hi.” 她说。

“Hello,luv.” John对她露出迷人的笑容。

“哦,天哪,你是个彻头彻尾的英国人。我是对的!”

John轻哼道:“是的,而你,亲爱的,非常美式。”

女孩儿笑了,至少她还有些幽默感,“所以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洛杉矶来的?”

“实际上,我在找一个人。”John笑笑回应。

这个回答似乎引起了女孩的兴趣,或者至少引起了什么别的兴致。她靠得更近了些:“哦?是这样吗?”

“是啊,”John说,“一个男人。”

“噢,噢,”女孩显得局促而羞涩,“噢,对不起,我没有——我不应该——”

John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打断了她的话,“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找一个确切的人。”他面向她,然后转手示意,指了指酒吧里的所有人,“你认识这个地方的老板吗?”

“Lucifer?”女孩耸耸肩,“我不认识他本人。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他,而且他非常有钱,非常性感。呃,没有双关语*的意思。”
  (*原文“非常性感”=hot as hell)

“没有。”John眨眨眼,然后示意酒保,说:“给这位可爱的女士和她的朋友来点儿她们想要的,不管是什么,都记在我帐上。”他转身牵起女孩的手,轻吻了一下,说:“谢谢你,luv,这真是太迷人了。也许晚些时候我们会再遇见。”

女孩站着,看上去既高兴又失望。

“希望如此。”她说。

她和她的朋友拿起饮料,像来时一般悄然离开。

接着,John抬头一看,惊讶地发现有一个调酒师——一个高大而引人注目的女子——正站在他旁边,脸上带着专注的表情。

当她发觉John已经注意到她后,她出声质问,“你为什么要问Lucifer呢?”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你的老板?”John反驳道,并且立刻注意到她语气中的敌意,似乎一旦他说错了什么,她就随时准备跳过吧台去撕开他的喉咙。

她身体前倾了一些,“当John Constantine提出问题时,有谁能不关注呢?”

“啊哈。”John说。

所以也许他一点都不像是个黑客,不过他仍然富有魔力。

“嗯……这很有趣。现在你知道我的名字了,亲爱的,告诉我你的名字怎么样?”

“Mazikeen.” 她说。

“Mazikeen.” John缓缓重复这个名字。

他反复思考了几秒钟,才得出唯一的结论——这个结论听起来真叫人毛骨悚然——“该死的*,你老板是个‘真家伙’,是吗?你是说这老家伙一直躲在这里?他妈的洛杉矶?这是……老实说,有点失望。”
  (原文“该死的”=Booldy hell)

Mazikeen张嘴想要反驳,但一个肯定不是酒保的人走到她身边。

“我想让你知道,‘老家伙”碰巧非常喜欢洛杉矶,”他说,然后拍了拍Mazikeen的肩膀,“谢谢你,Maze,我想我还是从这里开始吧……John Constantine。要我说,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酒吧,你却偏偏‘碰上’了我的。”

“事实上,我还没有‘碰伤’过任何东西,伙计。”John说。

这种情况下真的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他久久地打量了Lucifer一眼,觉得这家伙给人的第一印象太迷人了,这对他自己没有好处。

再说一遍,恶魔做恶魔做的事。

Lucifer笑了,靠在吧台上,“这听起来是个挑战!不过我要把Maze的问题改述一下: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以为我来这里干什么?”John说着,喝光了杯里最后一口烈酒,“听说有个自称为Lucifer Morningstar的家伙四处走动,我得自己去核实一下。”

“然后?”Lucifer张开双臂,“既然你有了这个‘核实’的机会,你觉得怎么样?”

John,向后靠在座位上,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想我明白他们为什么说‘帅得要命’了,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以你父亲的名义——为什么你要在洛杉矶开这家酒吧? 你知道是谁在下面接替你的工作——就是那个又大又红的壮汉,是吗?永远迷人的初堕者?”

Lucifer听起来并没有被这番话打动,他说:“很好,他可以继续接替这工作。我是认真的,我喜欢这里。”

他抬了抬手里拿着的酒,而当John往下看的时候,发现他的杯子又满了。

“好戏法。干杯,”John说,举起酒杯喝了一口,“而且是真的酒。”

Lucifer扬起眉毛,“你以为是骗术吗?”

“真可爱。”John说,“但,是的。不过我应该意识到,只有你才会如此傲慢,真的去到处自称为Lucifer Morningstar。”

“傲慢?真的吗,这是你说出来的话?”Lucifer摇摇头,发出啧啧的声音,然后又喝了一口,“你还是没有真正回答我的问题,Mr. Constantine,我想你到这儿来不仅仅是为了盯着我发发呆。”

“叫我John。Mister Constantine是我父亲。”

Lucifer哼了一声,说:“是的,你恨他。我知道你的一切,所以我猜你来这里是因为我有你想要的东西;或者你给自己惹上了大麻烦,正在到处抓救命稻草……”

“可能是第一个。”John想了想补充道,“绝对是第二个。”

“好吧,”Lucifer绕着吧台转了一圈,坐到他旁边的空座位上,“我可能不会帮你,最近我一直在减少‘与魔鬼打交道’的次数,但我确实喜欢听一个好故事……”

*   *   *

 
 

 点这里

 

*   *   * 

Lucifer摇摇头。“你是个混蛋,John·Constantine。”

 “可能是吧。但是,我也很擅长我所做的事情。”John对着Lucifer挥了挥手。“晨星,再见。”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消失在人群中,留下Lucifer盯着他看了很长一段时间。

 “FUCK ME. ”地狱的前统治者叹了口气。“FUCK. ME. ”

 

Dirty Fags

【汉化】Hellblazer第052期 开膛手杰克 Part 1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SSC戒烟俱乐部 合作汉化,感谢友组鼎力相助。


我们将会从此期开始持续汉化至055期,并继续补全剩余刊数,感谢大家支持。


简介:

泥泞肮脏的小巷里,少年离奇惨死。而在上流社会的高端俱乐部里,竟也有一具死法类似的尸体。康斯坦丁受人之托,在伦敦调查一起系列谋杀案。惨绝人寰的现场让人不禁想起一个世纪前的恐怖杀手——开膛手杰克。到底是死灵复生,还是恶魔附身?康斯坦丁又会查到些什么呢?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SSC戒烟俱乐部 合作汉化,感谢友组鼎力相助。


我们将会从此期开始持续汉化至055期,并继续补全剩余刊数,感谢大家支持。

 

简介:

泥泞肮脏的小巷里,少年离奇惨死。而在上流社会的高端俱乐部里,竟也有一具死法类似的尸体。康斯坦丁受人之托,在伦敦调查一起系列谋杀案。惨绝人寰的现场让人不禁想起一个世纪前的恐怖杀手——开膛手杰克。到底是死灵复生,还是恶魔附身?康斯坦丁又会查到些什么呢?


一切汉化作品仅供学习与参考,请支持中文正版

有DD運桔

[翻译]Hellbound pt.2(Lucifer/John, nc-17)

👿总共50个片段灭文,看心情翻译更新。

作者:Fenikkusu Ai

译者:DD运桔

原文:https://m.fanfiction.net/s/5006242/1/Hellbound

指路:Pt.1


-TBC-


👿总共50个片段灭文,看心情翻译更新。

作者:Fenikkusu Ai

译者:DD运桔

原文:https://m.fanfiction.net/s/5006242/1/Hellbound

指路:Pt.1


-TBC-


蝙谭市鸽蝠侠
塗✏️sean老師那個版本的康

塗✏️

sean老師那個版本的康

塗✏️

sean老師那個版本的康
有DD運桔

[翻译]Hellbound pt.1(Lucifer/John, nc-17)

👿总共50个片段灭文,看心情翻译更新。

作者:Fenikkusu Ai

译者:DD运桔

原文:https://m.fanfiction.net/s/5006242/1/Hellbound


👿总共50个片段灭文,看心情翻译更新。

作者:Fenikkusu Ai

译者:DD运桔

原文:https://m.fanfiction.net/s/5006242/1/Hellbound





有DD運桔

[翻译]这暮色里,你胆敢论恩典?下(Lucifer/John,NC-17)

🦊船戏

👿Lucifer拔叽超无情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384860

作者:QueenSabriel

译者:我

🦊下篇正文

🦊指路上篇(上篇正文超链接失效,补档见评论区)

🦊船戏

👿Lucifer拔叽超无情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384860

作者:QueenSabriel

译者:我

🦊下篇正文

🦊指路上篇(上篇正文超链接失效,补档见评论区)

有DD運桔

[翻译]这暮色里,你胆敢论恩典?上(Lucifer/John,NC-17)

🦊Heaven Knows作者QueenSabriel的新fanfic,她的Luci最会撩 


🦊分上下篇更新,🛏️戏集中下篇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384860


状态:询问中


正文: https://shimo.im/docs/pbihY2CgVn4XeUpf/ (这么绿色安全都遭屏???)



—TBC


🦊Heaven Knows作者QueenSabriel的新fanfic,她的Luci最会撩 


🦊分上下篇更新,🛏️戏集中下篇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384860


状态:询问中


正文: https://shimo.im/docs/pbihY2CgVn4XeUpf/ (这么绿色安全都遭屏???)



—TBC


有DD運桔

[Hellblazer]子午线(Meridian/John, NC-17, 不适描写)

💫改自《Constantine:Hellblazer(2015)》#3

💫*为原作对话部分(作者自己翻译,有适当修改或调整)

💫漫画中Meridian是只incubus,男梦 淫 妖,一种恶魔。

——

再访曼城免不去老生常谈——譬如从显像管电视传来的绿洲“无产阶级”申诉让John Constantine难以集中整理线索;而红魔球迷的口头冲撞总在升级为肢体冲突时,波及到无辜的他。以及,自19世纪就遗留在此“前人间地狱”的游魂至今仍于夜中徘徊。不久前毙命于性 爱高潮的千禧一代现在也是这个死者社交圈的成员啦!


John走了遭案发现场就信誓旦旦地朝Georgie...

💫改自《Constantine:Hellblazer(2015)》#3

💫*为原作对话部分(作者自己翻译,有适当修改或调整)

💫漫画中Meridian是只incubus,男梦 淫 妖,一种恶魔。

——

再访曼城免不去老生常谈——譬如从显像管电视传来的绿洲“无产阶级”申诉让John Constantine难以集中整理线索;而红魔球迷的口头冲撞总在升级为肢体冲突时,波及到无辜的他。以及,自19世纪就遗留在此“前人间地狱”的游魂至今仍于夜中徘徊。不久前毙命于性 爱高潮的千禧一代现在也是这个死者社交圈的成员啦!


John走了遭案发现场就信誓旦旦地朝Georgie打包票:他只身便可收拾兴风作浪的incubus,无需劳烦牛津学院派的她委身处理这不入流的倒霉催。


他又找到Roy,从这个兜售曼彻斯特夜间秘密的混子打听到那些地狱酷儿的老巢——招牌上印着Geratis字体的Meridian Line,这所夜间俱乐部的红砖墙上有白漆勾线的女性上身——脑袋和四肢失了踪,却多了一条竖穿的,将躯体分了左右两等份的经线,俨然过度严谨的炼金术阵。


他对incubus这显然受到曼城后现代主义气息影响的审美嗤之以鼻。男巫从窗边窥探几番,发现偌大的场内只有一头incubus便更自觉胜券在握,带有几分贵宾的作势,招摇踱入魔窟。


它正端坐于舞台深处,绒幕丛林的猩红垂帘隔绝了外界的干扰,以至于它能全神贯注地弹奏手中的Flying V贝斯。恶魔双眼定于弦上,半阖的眼皮困住瞳膜的红光,几乎隐匿于丰茂长发的脸庞更暗湛了,然而犄角的沟壑与浅绿外皮上的纹身总能精确捕获飞梭的光粒子,幽幽点亮昏沉的舞台。


在它弹奏时,不知曼城那个角落里,又有人类从高潮直坠入灵柩了。


男巫没等演奏完毕,便鼓起掌来,引得恶魔侧目,“比起夜夜捣鼓猎杀人类的小行当,纯粹的音乐不是更和你相衬吗?*”


“像你这种不谙世事的漂亮男孩,又对杀人者有多少了解呢?*”


看见这头长角的纳克索斯终于从那供它顾影自怜的礼物盒里走出来,John暗自窃喜,执着雕花尖锥的手背在身后。他要瞄准时机往恶魔额上凿去,才能将它置之死地。


“失礼了,鄙人John Constantine。*”


“Meridian,”这穿着牛仔裤、赤裸上身的恶魔绅士地朝他微微欠身,做派跟当年和John周旋的Gabriel出入一辙。


厌倦于天使与恶魔装腔作势的John开门见山,“你每夜躲在这个狗屎地方,跟没人邀请去毕业舞会的窝囊似的,不断闷头弹着你的歌。我敢说你和弦一定很烂。”


“嗯?你拨弄着你的宝贝儿贝斯来猎杀人类?”


Meridian见男巫毫无畏葸的模样,直觉逗趣得不得了。它放声大笑,欺身逼近人类,“你们这卑贱的物种历来皈依于本族,愿意为我而亡。我甚至拥有一位天主教教皇。他贪图我赠予的快感;而我啜食他的肉 体,也从原始欲望中攫得源源不断的力量。现在啊,他要比你老得多了*。”


“这难道不是公平的交易吗?”话毕Meridian便咧起嘴角,粗大的舌头从两排利齿间挤了出来,分裂成簇簇布满红色颗粒的触须,往男巫这团热源袭去。它攥着他的肩,让他无法却身,“至于不久前死去的人类,那区区几顿何足挂齿?”


“你看起来更为上乘。我能看见,有恶魔用了一些东西将你填得满满当当的。兴许你能让我饱餐一顿、不再饥渴*。“


它离他不过分毫,暴露出了全身的破绽。


“很有趣,你下地狱和那位婊子说去吧——”


男巫抬手,尖锥高悬于Meridian的头顶,瞄准了它的眼珠——更多它的同类,这些栖身黑夜薄壳的蛾子,一直蛰伏于角隅。这位石灰灯下的人类表演者所做的一举一动都收它们的眼中。在John手高举的一瞬,它们纷纷现身,锢住他的手脚,夺去他的尖锥。


💫


——FIN——

丝卡清仓大甩卖
把草图重画了一遍 加了个滤镜x...

把草图重画了一遍 加了个滤镜xd

把草图重画了一遍 加了个滤镜xd

有DD運桔

[First/Constantine]好买卖(全文补完, Nc-17,不适描写,恶心警告)

写于2015年,发布于Mtslash,我看MS好像不太行,就放lofter来了。

notes:如果那几期First没有那么高冷而是像平时那样痴汉为什么渣康的小屁股在之后还会安然无恙呢?而这儿渣康恢复记忆了(因为失忆就不好玩了)。


summary:自John遭到Nergal的千金报复不知多久后,他成了那场钢特主持的狗屎拍卖会的拍卖品,本来那挺操蛋的,而First的莅临现场之后,话又不是这么说啦。糖爹有男友力!


warning:daddy kink,ooc,渎神,未开始前可以叉开始后亦可。


漫画背景:hellblazer #194~ #199(*部分...

写于2015年,发布于Mtslash,我看MS好像不太行,就放lofter来了。

notes:如果那几期First没有那么高冷而是像平时那样痴汉为什么渣康的小屁股在之后还会安然无恙呢?而这儿渣康恢复记忆了(因为失忆就不好玩了)。


summary:自John遭到Nergal的千金报复不知多久后,他成了那场钢特主持的狗屎拍卖会的拍卖品,本来那挺操蛋的,而First的莅临现场之后,话又不是这么说啦。糖爹有男友力!


warning:daddy kink,ooc,渎神,未开始前可以叉开始后亦可。


漫画背景:hellblazer #194~ #199(*部分对话来自原作)


最后,地狱神探漫画重启万岁!!!!


++++

火把红色的光,光啊——像血液和油脂一般铺满廊柱,恶魔集聚的恶臭,来自粪便和婊子们溃烂肿块的熏天臭气,绞着那群有意识——甚至满脑子都是世间少有的极恶念头和流脓的意识的未成形的肉团,阿勒斯卡恩有獠牙,有犄角,有一条长长的鲜红舌头,对这桩拍卖最为踊跃;那两个自诩高贵的荡妇,摆着那支扭曲的髋骨,把那条没日没夜插自己,满是婴儿脑浆的手伸向John。噢噢噢噢,可怜的跪爬在地上的金发人要被吓出屎来了。他虚弱地叫了一声。


John Constantine刚恢复记忆,记起对啦他就是asshole Constantine,他就被摆在这儿,将被昔日的“相好”中的一位任意宰割,在钢特决定把他卖给谁时。他妈的,身上长满嘴巴的商人实现他自己的愿望啦——把魔法师像商品似的卖来卖去。操他的,这又不是Constantine家的错,是这满身臊尿味的老不死耽于骨算盘这鬼玩意儿才搞出那狗屎来。他怎么能——怎么敢把所有错都归咎于John就好像魔法师死去的好友们会做的那样,怪他是一个操蛋种哼?他怎么能把John推上拍卖台就因为他想借助这群地狱鳖三抹去被死人的灵魂所寄生的肮脏小过错顺带搞死John?说真的,被死人寄生?哈,他活该。


钢特主持着燔祭一般的拍卖会,或拍卖会一般的燔祭?但去他的,那些地狱杂种把魔法师给买回去顶个什么屌用呢?他们干嘛非得像嘁嘁喳喳贪小便宜的妇人为他争个头破血流就好像贱人们在争风吃醋似的?恨他?憎他?所以这群傻逼冤大头以高价把他要回去只不过是——报复,傻逼的报复,失败者被欺骗之后的泄怒,像射精一样喷出他们的怒火和低智商折磨,折磨要具有艺术性和技术性——让他从世界屋脊上摔落?让他奸杀自己最爱的人?好好笑。


但一只恶魔会,他精通此道——让John折戟。那只恶魔会把可爱得要命的他轻轻放在祭坛上摆出想要的姿势,细小脆弱的肋骨要一根接着一根的挑出来;至于那因狡猾而多汁的口水丰盈的小嘴要填满硫磺和沥青就像他平时在屎臭的巷子里塞着别人丈夫的老二一样——别怕,daddy在这儿呢,嘘,你是最棒的,Johnny宝宝。John没穿着衣服,噢,John总不会好好穿着衣服。当然啦,这娇气的小宝贝不适合把布料套在那副剩下黑黑的肺和狗屎的身子上。好了,把小屁股撅起来,业火就会弄着底下的口儿。但John不爱这个......


或许上头的那个老头子的确照顾着John啦,因为最让他胆颤心惊的也是最恨他的这一位没有大驾光临。至于对付剩下的全都是蠢蛋,有点困难,但是老奸巨猾的John自有下流法子。一个小计谋在他脑袋里逐渐成形,太好啦,他可以戏弄他们——基于钢特还不知道他恢复失忆,一点点小把戏是必要的。只要他嘴巴里那被他的口水浸得湿透的布团被抽走,他能逮到说上一两句话的机会时——


噢噢John Constantine是谁?是我!我是货真价实的Constantine!钢特大师,是这样的台词对吗?


他打赌这群蠢葩反而会怀疑他就不是那操蛋魔法师了而是和疯子商人串通好的龙套演员,哈哈哈,聪明的Constantine。现在只需静候一个好时机......瞧,这群恶魔已经吵起来了,说他们多着急要听见他流着眼泪时的求饶声。啦啦啦啦啦,international man of bloody mystery,吉尔先生,让我开张您吻过的红唇再给您一个故事......恶魔逮住调皮的魔法师,却还是败在了他脚下。他们的愤怒操着做赔本生意的商人,轰轰轰,缠绵至死!恶魔一无所获败兴而归,徒留商人的脑浆和骨头这是商人的快乐时光。却不知魔法师早已解开衣裳静候侵犯,我欢笑不已噢!


John从他的小小世界里爬回现实——现实?好吧,现实里的恶魔们吵吵吵比长舌妇还聒噪,嘴里的蛆跟着掉落爬开。闭嘴,婊子们!但他们还是吵吵吵,这儿都要变成下流胚的沙龙啦,John插不上话,可怜的钢特扯着嗓门大喊视死如归地要比长在他身上的嘴巴们大声,比恶魔们大声——这三流拍卖人舍不得拍板却又那么着急地想完成交易。


真烦人,他现在超想喝酒的,那些兑水的垃圾威士忌他想要即使他的喉咙已经像咽下一块高炉里的炭块一般火烧火燎,再来一根......五根丝卡,抽抽抽——抽到他的肺鼓起一个个水泡盛满烟丝和坏死的组织,在烧制中变成皲裂的蜂窠。它一鼓一缩,最后如同烟花一般炸开,轰!


然后就这样——为什么?他回过神,为什么突然地全场都一声不响陷入寂静了?连最爱吹嘘的正抱怨他的头儿的恶魔都安静了下来。蓦然静悄悄带来的尴尬让他怪难受的。谁来了,到底是谁来了?背后,就在背后,老John,扭扭小脑袋就会看见啦。


“*没有必要为我的到来而感到拘谨,不受束缚的政治辩论是一切社会的血液。*”


噢操这是什么屁话?


那把低沉沉的声音继续奏响,“*而血液恰恰是我所喜爱的,它将派对引向疯狂。*”


John绝不会扭过头,他就不!唉看来他并没有得到天上的那位老大哥的垂怜。来了来了,那位伟大的领主来了。魔法师难过地发出一声叹息,他听见那只多话的恶魔拍了一番马屁试图为自己圆场请求领主赦免之后痛苦极了的尖叫(垂下头的John为此古怪地无声笑了起来),他还闻到烧焦的肉味——碳的味道,他不喜欢这个。该死的他的膝盖软了下来,恐惧作怪,就算不要他扭过头,他化了灰也会认出这个——First of The Fallen。


这演的是哪一出的大反转?商人战战兢兢地扬起手匆匆驱赶其他低阶恶魔但心里窃喜,噢,大买卖上门了!其余买家一哄而散,商人为这位阔绰买家出现而得意,这个傻逼臭傻逼......


John听见First(他读这名字时甚至牙齿发颤!)为钢特严重迟到的邀请而斤斤计较,并威胁说只有John Constantine才能抚慰他受伤的心灵。谢谢啦,你的赞美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比街角患梅毒的婊子更要体面一点。恶魔在呵斥商人居然塞住魔法师的嘴巴堵住所有让他感到愉悦的甜美的嗷嗷叫,钢特,这欺软怕硬的臭屁鬼——在哆哆嗦嗦中急忙拿下魔法师含着的湿哒哒的布团。他可以,继续干他的老行当,巧舌如簧。


简直妙极了。


“*有好一阵子不见了,*”恶魔首先开口。


他妈的才没人会在乎这个。而我在乎我的接下来的本色出演——骗子。


“*是啊,年复一年复一年又复一年!*”好样的老John,现在你得“假装”你是John Constantine,“*终于,你抓到我了,动手吧,少废话,现在就来吧。*”


不对,感觉不对。


恶魔沉默了。哈!这可能不是你要的那个怕死会跪地求饶的John。撒旦怀疑地看向钢特,这他妈算是怎么回事?但钢特大师,即大神棍耸了耸肩。


“*我是Constantine,我发誓!*”魔法师的叫喊重新吸引了撒旦的注意力,“*你知道每当我被逼到绝境时会发生什么!我是地狱的灾难!欺骗恶魔的杂种!我——操他的,我忘词了,钢特大师,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能搞定。*”


我是John Constantine,但当我试图强调这一点时,居然没人相信我是John Constantine。这真怪,但世界的确是这么运转的——又贱又多疑,而谙熟此道便能逢凶化吉。


恶魔都是小气斤斤计较的货色,这是没错的。


“假货,你制造假货来糊弄我。用一个看起来像Constantine的假货来召唤众多恶魔,”撒旦甚至不用问句,噢,这娘炮要生气了。


“什么?!不!”冤枉,无辜,活该!商人惊慌地大声辩解,“他在骗您!*这是个谎言!*”


“*它现在的确是了。*”恶魔发起怒来真是可怕极了,哈哈,像只蠢毙的豪猪。“*他只需要有那么几秒看起来像他*,因为内脏流出来后谁还会在意他是,或者不是呢?”


钢特不得解释,因为他的颈项已经像鸡脖子似的被恶魔攥住,连寄生的死人灵魂都闭上了嘴。John可看见了挂在廊柱上的火把将火苗掷到地上。不然大理石地面怎么会突然燃起熊熊烈火?它肆意生长,那是First of The Fallen的意愿——就好似充满生命力的自大的红色油彩;好似夕阳透过的柳叶窗的油亮马赛克碎块。唉,情浓至此,撒旦甚至容不得商人的解释。火焰拔高像吃了风茄的荡妇一般扭动,低吟地狱赞美诗,火红炙热的腰肢压向商人,在商人的惨叫中挺动直至汁液渗入皮肤之内连同血管一起强奸,高潮是最美丽的红莲花,商人的生命的果实随着肢体裂解成难以计数的柔嫩新鲜花瓣而坠落,这般云蒸霞蔚之景令人终身难忘啊!


火光淹没了John的蓝色眼睛。


但是偷欢的情人连温存的时刻都没有,在红色婊子渐渐熄灭之时,可怜的钢特连同他的小嘴巴们泄成一坨,他终于可以清静清静啦!上帝保佑烧焦的肉块。


但谁保佑孤苦伶仃的老John呢?真难过这并不是一个能让人感动的好结局。至少对John来说不是。


甚至更糟......


John抬起眼睛悄悄看向一袭红袍的恶魔,这算个什么鸡巴事儿?撒旦正看着他呢!无聊,心不在焉,没有被取悦,宰割的欲望——如此便可知大事不好啦!


“凡人,该轮到你了,死神的马车隆隆驶来而那时你早已在地狱入境处。”妈的,闭嘴闭嘴!撒旦徐徐朝他走去看起来可像正人君子了,但John打赌恶魔正藏着锯骨刀和一大堆五颜六色的棒子呢!那又怎样反正他无处可逃。


别过来!


滚开!


魔法师太害怕啦尽可能低下他的头像只天鹅,但操为什么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就因为一片阴影投在他的身上?


“像他,真像他......”First驻足在他面前,伸出脚尖托起魔法师的下巴,“相信我本不乐意,你真可爱。但我,相信亲爱的Constantine也一样,讨厌看见一位拙劣的狡猾魔法师模仿者。我必须将你开膛破肚。”First迅速收回他的脚,来不及反应的金发人的下巴磕到地上,他疼得哭起来,重新抬起头时,来自疼痛的眼泪流得满脸都是。


干!真笨你真笨,老John!经历过失忆你的脑袋就只剩这倒霉催的屎了。


但撒旦并没有怜悯他反而是——天啊,就知道会这样John就知道!魔法师又要命悬一线了,纪念最亲爱的肺癌和自杀。First的手正伸向他的脖子,可以像捻碎蝴蝶的翅膀一样;或许是像解开他衬衫上的纽扣那般轻易地让他的脊柱粉碎成齑粉。他几乎要尿裤子了因为他害怕。怎么办?他可不想死!


神圣的操!


那只布满图腾的苍白的手碰到他的喉结,接下来他的脖子就因那只手收紧而折断......不可以,不能,不能,他不会让这发生。


只要他不死——


“嘿,操了我却还是没有记住我,你还标榜爱我爱得深沉呀,”一滴汗从他的眉心滑落但他却朝撒旦露出一个轻松纯真的笑容。


恶魔停下了手。


万岁!


First一言不发地打量着他。John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检查是不是恶魔的小宝贝,让恶魔无聊是大罪过......他得证明他是诚实的好孩子——魔法师直起腰半闭双眼似乎在瞌睡,但他又发出轻轻的喘气,仿佛重新置身于支撑他的裸体的无花果树上,有如他自杀时First头戴荆棘冠,圣痕污血环抱着他的浓情蜜意;他在全身浸泡在圣水酒池被熏得醉成熟透的柑橘时也会发出这样饱含苦楚和快乐的声音——那是First怀念的。


恶魔可不会忘记魔法师是怎么用这以罪恶为裹尸布的肉体来戏弄他。


飞行要趁早

——Fin——

有删减原文


我四年前是个什么疯逼才能写出这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