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ero

4315浏览    429参与
伯努利不想学数学

推开门,烟火中的红尘

  久未闻君,可好否,可乐否,可曾开怀而笑否?

  念君初相见,最是繁华,英雄气概,志存高远,勇可携虎直扑而上,气势滔天。智可步步为营,运线筹谋,稳操胜券。

  梨涡浅笑,以羞藏魅,君常此,今犹念乎!今风云变,阴雨连,前路漫漫,知君不易,唯盼常相见,唯盼君笑颜!

  言极其漫,及门而,君似凡俗红尘,引人喜爱!

  久未闻君,可好否,可乐否,可曾开怀而笑否?

  念君初相见,最是繁华,英雄气概,志存高远,勇可携虎直扑而上,气势滔天。智可步步为营,运线筹谋,稳操胜券。

  梨涡浅笑,以羞藏魅,君常此,今犹念乎!今风云变,阴雨连,前路漫漫,知君不易,唯盼常相见,唯盼君笑颜!

  言极其漫,及门而,君似凡俗红尘,引人喜爱!


奶茶君

【全员向】Lifeline 02

架空世界观,大概算玄幻,伪全员向。

可能出现的cp多且杂,预警每章之前会标。

本章cp提及:诚兮。队伍提及:estar。老qg。hero。


02、

“王添龙还没起吗?”


Cat在基地大厅里并没有看到alan的身影。他转头问花海,吃饭吃了一半的少年突然被cue,忙不迭地摇头,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回,“没看到,怎么了?”


“……没事。”


他确实没什么特殊的事,想找alan不过是因为梦里过分真实的场景让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安——尽管把梦当真这一点属实显得非常离谱,因为一个梦就想找对方询问这种行为则更甚。


但cat...

架空世界观,大概算玄幻,伪全员向。

可能出现的cp多且杂,预警每章之前会标。

本章cp提及:诚兮。队伍提及:estar。老qg。hero。

 

02、

“王添龙还没起吗?”

 

Cat在基地大厅里并没有看到alan的身影。他转头问花海,吃饭吃了一半的少年突然被cue,忙不迭地摇头,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回,“没看到,怎么了?”

 

“……没事。”

 

他确实没什么特殊的事,想找alan不过是因为梦里过分真实的场景让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安——尽管把梦当真这一点属实显得非常离谱,因为一个梦就想找对方询问这种行为则更甚。

 

但cat偏偏又挺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的直觉一向准,从小就是。上次他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去年夏天接到jungle的通讯,从对方低落的声音里得知estar可能要重组的消息。

 

几十分钟之后他终于在楼梯间等到了正在下楼的alan。alan看上去休息的不错,终于结束的长期任务让他放下紧张疲惫睡了近期最安稳的一觉,连打招呼的声音都感觉大了几分。相比之下他的精神状态就要差上许多,难得的噩梦把他同样难得的清闲夜晚给侵占了,睡个好觉俨然成了他这段时间的奢望。

 

“我们之前。”cat伸手拦了下alan。Alan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他,显然是在等后文。

 

“之前在qg的时候。”他问,“有过什么很严重的任务失败的情况吗?”

 

Alan愣了愣,脑子里大概过了下前两年的记忆:“没有吧。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事实上,不光是alan,如果把回答问题的人换成其他任何一个队伍中稍微对两年前的qg有所了解的人,得到的回答应该都是如出一辙的“没有”。毕竟那一年的qg近乎完美地完成了联盟布置下来的所有任务,qg所负责的保护区域内整整一年都趋于安定,连他们五个出任务的主要能力者都为平民所熟知。联盟在平民群众面前鼓吹他们,就像更早之前鼓吹ag那样,将战绩和荣光宣传到几乎人尽皆知,把他们塑造成什么高尚的守护者形象。

 

再之后——再之后过了那一年,联盟给他们布置的困难任务减少了许多,更多的让其他新生队伍来分摊着负责怪物的“清扫”。出于各种各样他已经记不太清的原因,代表qg出任务的能力者不断更迭,yang在申请离开队伍后便销声匿迹,他和alan则一起来到了estar。

 

他就和alan说了自己的那个梦,说到他拉着hurt逃离的那段,alan原本轻松的表情明显出现了些许微妙的变化。然后在他迅速描述完之后,对方的表情变得意外地严肃,皱着眉头,好像在思考什么。

 

本来以为以alan的个性,大概率只是回应两三句骚话调侃他一下杞人忧天之类的。

 

“怎么说呢,虽然觉得很违和,但是你说的这个场景……”alan缓缓开口,“我总觉得有点熟悉。”

 

但是更多的东西他们都描述不出什么来。就好像是有什么纷杂的东西,密密麻麻地织成一张网堵在头脑里,把运输记忆的通道覆盖得牢牢实实,只有零零碎碎的碎片从里面泄露出来,投射出不太清晰的剪影。

 

Alan说不出熟悉的地方到底是哪处,又挠着头好似很烦躁地想了一会,最后大概实在是没能在记忆中找出相似的片段,无奈地摊了摊手:

 

“确实没那个印象了,我们在qg那会战绩不都挺好的——不过说起来,你这个梦对刺痛也太不友好了,让他一个狙击手被搞得这么惨。”

 

“这能咋办嘛。”cat闻言笑了笑,“这明明是体现了我们四个人对他的关怀照顾,好吧。”

 

这句话是真的。那时的hurt可是联盟体制内最强的狙击手——虽然说能力与这相关的全联盟也找不出几个来就是了。

 

日常生活中和和气气的狙击手在出任务时总表露出一种莫名的气势,长距离外的一发子弹往往精准射入目标的薄弱处,给他们这些在前线的缓解了不少压力。cat初次在qg基地见到hurt的时候,纯看面相完全没料到对方会是这样的角色。

 

遗憾的是hurt受能力所限面对近身的怪物就有些束手无策,这种弊端在出现行动迅速的突进型怪物时变得尤为明显。所以他们其他四人出任务时多少都会注意着一点hurt的情况,避免有什么东西攀上视野高地近了他的身。

 

“想不出就算了,别做个梦都纠结半天。”alan拍拍cat的肩膀,“难得休假,这些有的没的都别管了。”他顿了顿,偏过头问cat,“应该是有休假吧?”

 

“看过联络器了,联盟那边还没发新的任务过来。”

 

“那挺好。”

 

Alan活动了下手臂,丢下这三个字就往洗漱间的方向走。

 

他洗漱完毕习惯性地掏出联络器看消息。他和其他队伍的能力者私下里联系不多,会在联络器上找他的不外乎队友家人和一些过去的熟人,再者就是乱七八糟的通知,偶尔有零星几条群发的消息。最新一条消息是cat发来的,一个流汗的表情,后面跟着两句话。

 

“刚刚忘记问了。”

 

“你的能力现在还能正常使用吗?”

 

 

 

“飒!”

 

两股法术化成的剑刃以极快的速度汇聚一处,交错着同时插入怪物的躯体。

 

青黑的皮肤被瞬间撕裂开来。长着尖耳、身材矮小的怪物发出最后一声沙哑的尖叫便倒在地上,被刺穿后死去的躯体一点点的粉碎消失。久诚面无表情地盯着怪物看了一会,突然笑了一下,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往集合地的方向走。

 

“嗯,解决掉了已经。”

 

“这次碰到的比较像goblin,之前出任务遇到过的。”

 

“你这个人怎么说话不算话的啊,张世豪你也太不当人了吧。”

 

最初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抬起头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久诚一边好像自言自语一样地小声念叨,一边脸上带着很恶心人的笑,眼睛还向他这里瞥了两眼,似乎下一个话题就要转向他了。他决定装作没看见对方如同谈恋爱粘对象一般的行为,调出尘夏那边的通讯,冲着联络器里喊道:

 

“庆哥!你那边的东西处理掉了吗!”

 

尘夏那边倒是回应的很快,这次任务难度不高,提前布好的视野给他们带来了不少便利:“已经没问题了,附近一圈视野里没别的怪物了。曹某那边好了没?”

 

聊天聊得正开心的久诚听见自己名字还毫无自觉地对最初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那边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比着手势嘴上倒是还没停:“没什么东西,等会人齐就直接回基地了。”

 

“曹某好得很呢现在,仿佛人生第二春。”最初对久诚挤了个标准假笑。

 

谁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好上的——当然,好上是夸张的说法,他显然只觉得他们是单纯兄弟的那种关系好,但是就连这种纯兄弟关系好也硬生生地被久诚给弄出了一种不明不白的味道。如果早知道现在久诚会利用能力之便“谈情说爱”,他当初就不应该让张世豪替他去hero的管辖版图边上处理怪物。

 

……算了,谁又会知道怪物没处理到,反而捡回来一个能力超群的能力者呢。

 

只是后来兮兮没来由地跟队伍高层提了解约,在他们这支新组成的能力者队伍风头正盛的时候。解约这事兮兮没和他们说过,他至今也没想出必须要解约的缘由来。队伍矛盾自然不可能,他们的队内氛围很好,这点他可以对天发誓;兮兮的能力一直很稳定,在出任务时发挥的作用只大不小,基本没出过什么漏子。对大多能力者来说与队伍解约无疑就队内矛盾和能力不足两个原因,都是可以理解的,也都和兮兮对不上。

 

何况……何况兮兮在解约之后什么信息都没留下,既没有转到什么其他队伍去,也没有像阿泰那样坐实自由人的身份半脱离联盟体系。要说是自己坚持不住、不愿意继续承担能力者的这些任务责任了——兮兮看起来也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久诚依托能力跟兮兮绑定了那个什么链接,连他们也无从得知兮兮现在的情况。

 

虽说他们现在同样知道的并不多就是了。这两人的交谈没透露出什么多余的有用信息,他们能得知的,不过就“兮兮现在人还好好的”这一点。至于为什么离开,现在在哪里,现状怎么样,仍然是一问三不知。

 

纵然曾经他们再怎么熟稔,现在也只剩下个“老队友”的身份。距离那场奇怪的离开隔了差不多半年,日常生活里他们已经很少再提到兮兮,久诚在他们面前亦很少主动提起。他有时候也会突然想到,然后心中生出一种莫名奇妙的遗憾来,或许是因为当初兮兮离开得太突然,他们连再见都没能好好说上一句。

 

久龙的喊声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他冲另外一边完成任务归来的几人招招手,在联络器上记录下几条任务消息发给队伍高层。久诚已经停止了小声的碎碎念,看表情像是在发呆——他走过去,猛地拍了一下对方的的后背。

 

“走了,回基地吧。”他说。

 

-TBC-

 

 

更文证明自己还活着(。


冰淇淋

……你们能想象到大半夜我在lof上找我英语c找不到的那种凄凉的感情吗?最后心灰意冷的我自己建了个,嗯我真闲【托腮】,群二维码在照片里,这里开私设,开时期,开性转,开重皮【好像什么都开?】对语c有兴趣的可以进来玩啊 目前就我一个轰,群里随便你们浪,开车也不介意噢【表示我隔壁鬼灭群玩列车pa我都没管,不仅不管我还跟着他们一起???】,别看群公告那么严肃,实际上根本不会管什么【除非碰到群主底线】

群钥匙:529442496

……你们能想象到大半夜我在lof上找我英语c找不到的那种凄凉的感情吗?最后心灰意冷的我自己建了个,嗯我真闲【托腮】,群二维码在照片里,这里开私设,开时期,开性转,开重皮【好像什么都开?】对语c有兴趣的可以进来玩啊 目前就我一个轰,群里随便你们浪,开车也不介意噢【表示我隔壁鬼灭群玩列车pa我都没管,不仅不管我还跟着他们一起???】,别看群公告那么严肃,实际上根本不会管什么【除非碰到群主底线】

群钥匙:529442496

走来走去的路人

替补席上的七杀

其实除了第一排,第二排也是有位置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场的粉丝说没有椅子给尘夏坐,他只是自己站在那吧。

替补席上的七杀

其实除了第一排,第二排也是有位置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场的粉丝说没有椅子给尘夏坐,他只是自己站在那吧。

江辞ฅ

小孩(诚栀)

脑洞,勿真人,是一个灵光一闪的脑洞,垃圾初中生文笔,能看就行了,OK?不足的地方请提出,我改正。AOB向

————。————。————。————。(分界)


     这个秋天的某一天,Hero基地里,一只久诚正在看着今天的《新闻联播》,主持人说着:“最近今天,太阳黑子迎来爆发,有部分人士会因为太阳黑子的爆发,变成心智还是大人的小孩子,最短时间一个星期,最长一个月,且Omega容易出现这种症状……”久诚扯了扯嘴角,“有那么夸张?”久诚说着点开了手机,然后看到了诺言发的微博,“兮兮变成小孩子了!好可爱!终于可以好(猥)好(琐)照(欲)顾(为)了!”久诚默...

脑洞,勿真人,是一个灵光一闪的脑洞,垃圾初中生文笔,能看就行了,OK?不足的地方请提出,我改正。AOB向

————。————。————。————。(分界)


     这个秋天的某一天,Hero基地里,一只久诚正在看着今天的《新闻联播》,主持人说着:“最近今天,太阳黑子迎来爆发,有部分人士会因为太阳黑子的爆发,变成心智还是大人的小孩子,最短时间一个星期,最长一个月,且Omega容易出现这种症状……”久诚扯了扯嘴角,“有那么夸张?”久诚说着点开了手机,然后看到了诺言发的微博,“兮兮变成小孩子了!好可爱!终于可以好(猥)好(琐)照(欲)顾(为)了!”久诚默默点了个赞,这时,koko打了电话,“喂?koko你找我干什么啊?”此时此刻,电话另一头的koko着急的说,“别问为什么了!过来就对了!”说着就挂了电话。久诚不明所以的去到了EDGM的基地,刚一进门,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啪”的一声抱住了久诚的腿,“???koko你叫我过来带孩子?”久诚花式懵逼,“不是不是,久诚你听我说……”koko急忙解释,“柠栀他变成小孩子了嘞,刚刚一直哭个不停,你来了,马上不哭了,神奇!柠栀就交给你了,你带回你们俱乐部也可以,教练说的。”koko说完就一溜烟跑没影了。久诚低头看向那个小小的柠栀,柠栀抬头看着他,“抱抱!”柠栀奶声奶气的嚷着,“我的天柠栀也太萌了啊!”久诚心里想着,嘴上哄着柠栀,“好好好,抱就抱。”说着,就一只手抱起柠栀,带回了基地。

     “久诚,这是谁家的孩子?”久哲看着久诚怀里的小孩问,“我是柠栀!”柠栀凶巴巴(奶凶奶凶的)的说,其他Hero众人一脸懵逼,“柠栀?”“俊哥?”柠栀扒着久诚不说话,并学着花海开始吃手手,一脸无辜的看着其他人,“久诚~我要吃糖~”柠栀又开始了第二波买萌,这真的是柠栀吗?“好,我去买糖,行了没?”久诚倍感无奈的说,“一起去!”柠栀扒着久诚,“不行,给我在这里待着!”久诚瞪着柠栀,“呜啊…哇……哇……”柠栀开始放声大哭,“???这咋还哭了撒?别哭,带你去带你去,OK?”久诚哄着柠栀,柠栀破涕为笑,跟着久诚一起出门去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柠栀乖巧的靠着久诚,吃着糖,看到久诚跟ggx聊天,心中一阵酸就涌了上来,“久诚~”柠栀又奶声奶气的叫唤了起来,同时散发出一阵柠檬糖的味道,“唉唉唉柠栀!你发情期到了啊?”因为久诚和柠栀的发情期是同一天,柠栀发情了,也就意味着……

果然,与此同时,一阵奶糖的味道也蔓延开来,柠栀抱着久诚,咬向了久诚的腺体,“唔,轻点~”柠栀听话的留下一个永久印记,然后松开了嘴,稳住了久诚。


                      “久诚,你好甜啊~”

                      “小孩子别乱说话哦。”


                                  END♡

                     


山不让尘

我希望
我希望我结婚的人,我爱他,他也爱我。
我希望我的孩子,能生活在一个完整,有爱的家。
我希望我的孩子,成为一个自信,温暖,乐观,善良的人。

我希望
我希望我结婚的人,我爱他,他也爱我。
我希望我的孩子,能生活在一个完整,有爱的家。
我希望我的孩子,成为一个自信,温暖,乐观,善良的人。

JEALOUS

占tag谦,真的想分享一下那天的激动,诚妹离我最近的一次,那天真的好美好555

占tag谦,真的想分享一下那天的激动,诚妹离我最近的一次,那天真的好美好555

这里一只WX

【诚栀】原来如此(飞鸟症)

*柠栀 x 久诚(HE)


*时间是在两个人都退役之后不再相见之时


*当然很水(⁎⁍̴̛ᴗ⁍̴̛⁎),饭后小小小短文……因为对这俩不熟哈哈哈哈哈


原梗出自 @原仔想食魚肉蟹子餃 (^-^)/



*先解释一下飞鸟症(略有改动),是一种永远无法医治的病,病人的伤口若是一天不结痂,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三十天之内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如果及时认出来并说出口,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即死者复活。



1....



*柠栀 x 久诚(HE)


*时间是在两个人都退役之后不再相见之时


*当然很水(⁎⁍̴̛ᴗ⁍̴̛⁎),饭后小小小短文……因为对这俩不熟哈哈哈哈哈


原梗出自 @原仔想食魚肉蟹子餃 (^-^)/




*先解释一下飞鸟症(略有改动),是一种永远无法医治的病,病人的伤口若是一天不结痂,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三十天之内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如果及时认出来并说出口,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即死者复活。




1.


        “当当当。”



        又来了。



        柠栀猛然睁开眼,从床上弹起。枕头边那只和久诚分别时送给他的小熊用巧克力色的眼睛凝神望着他,然后小熊看到那个少年温柔的背影掠过细碎的光影,奔向窗台。



        窗外一只羽毛漆黑到冷峻的鸟衔着一朵白色的小花,眨着血红的豆眼盯着他。柠栀走上前打开窗,黑鸟灵巧地跳上前去,像往常一样将花放在他的掌心后翩然离去。



        柠栀轻柔地一笑,捻着花茎望着花朵出神。







2.


        不知是不是因为黑鸟自古象征着邪运,柠栀退役之后的日子过的并不是很好。亦或许是因为他天天得到这不详之物的垂怜,这几天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



        柠栀躺在床板上有些委屈地摇,摇得那床头小熊的脑袋不自觉往他身上蹭。



        “曹志顺……”他喃喃道。



        好久没有听到久诚的消息了,但作为多少届总决赛的fmvp,柠栀闭眼都知道他会过得很好。



        不想了。



        却无意遥想起退役仪式后台,满脸青涩的自己和久诚面对面坐着。浑浑噩噩间他犹豫着拒绝久诚的表白后他俩再也没有机会一句话。



        柠栀后悔死了,天知道久诚那么骄傲一个人狠下心来告白,连一句肯定都得不到。



        两个字,作死。



        哦,说起来,那只黑鸟今天好像没有来。







3.


        喧哗的雨齐齐舞蹈,一舞就是好几个时辰,闪得柠栀在昏暗阴冷的房间里,满目苍茫,像是一只受伤的猫。



        粗心的柠栀挠了挠头,昨天晚上忘记关窗了,满阳台都是雨水。



        幸而如此,忽然一只被雨刷的雪白的鸟颤抖着飞进来,抖落冰冷的水珠,接着抬眼望着柠栀发呆。



        柠栀也呆呆地看着它。



        于是一人一鸟缄默着对视了许久。



        柠栀不知道鸟会不会笑,反而他心里一阵温柔,嘴角先显露弧度:“你是进来躲雨的吗?”



        鸟不答,卷了卷还有些湿润的翅膀,没有飞走。







4.


        久诚也不知道柠栀住在哪里,当年留下的电话号码也变成了空号。渐渐雨又下的大了,他费好大劲瞅着一扇没关的窗户一头扎了进去。



        然后就看到了柠栀那张俊美柔和,夜夜想念的少年面孔。



        柠栀应该是不会认识他的,就算平日里曾经开玩笑说“化成灰我都认识你”,可是现实就是变成鸟都摇摇头不认识。



        久诚明白的,这奇怪的飞鸟症要求自己的心上人必须三十天之内辨认出他本人。



        于是他选择了柠栀。



        “你是进来躲雨的吗?”



        “废话。”久诚心里想。



        “反正我一个人也无聊……你陪陪我吧。”温柔的声音流进心底。



        久诚估摸着身上水都干了,羽毛也干净,就往床头那只小熊身上扑。



        “咦,这不是我送给那家伙的吗?”他想着。



        许久前久诚送给柠栀的礼物,倒成了多年后久诚自己的暖窝。



        “行吧俊哥,你要爷陪你,爷就陪陪你咯。”久诚说不出话,头靠在柠栀身上蹭蹭,算是答应。







5.


        第二十六天,柠栀没认出来,久诚不慌。



        第二十七天,柠栀没认出来,久诚不慌。



        第二十八天,柠栀没认出来,久诚不慌。



        直到第二十九天。



        久诚对柠栀彻底放弃没有念想了,反正也快死了。老实说柠栀待他也不错,每天晚上把他放在被窝里,一天三餐喂的他肥肥胖胖。



        “俊哥你个木头!”久诚恨恨的嘟囔着从柠栀的被窝里钻出来,盯着他长长的睫毛不作声。



        柠栀忽然就睁开眼,冲他欢欣地笑。



        “喂!混蛋久诚,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啊?”



       久诚挑起眉毛: “哈?!原来俊哥早就发现了鸭?!”




🔚


*这个系列我还会写2000(长的长的)……emmm其他的评论告诉我叭我会写就写哒ʕ •ᴥ•ʔ

Fεγεг熱тнё鬼GнΦsт
“愿终身为将,在你身前,守护你...

“愿终身为将,在你身前,守护你。”

戎马缭乱天下

且与君话家常

。我为什么相信爱情,因为干将莫邪。

“愿终身为将,在你身前,守护你。”

戎马缭乱天下

且与君话家常


。我为什么相信爱情,因为干将莫邪。

唐可甜不是唐可苦

【晨诚】九成心动

拉郎使我快乐我又活了

久经情场诚诚×情窦初开晨晨=久诚×初晨(我的天名字都这么好嗑)

时间线应该没错  除了结尾瞎掰的

另外是儿子 @一二三三    说拉郎也可以be的

所以哭了就找他吧

【九成心动】

一年前,我血气方刚,却输给了你。 

我以为是天意。

一年后,我拥有了你,却依旧输了。

我突然信了命。

                  ...

拉郎使我快乐我又活了

久经情场诚诚×情窦初开晨晨=久诚×初晨(我的天名字都这么好嗑)

时间线应该没错  除了结尾瞎掰的

另外是儿子 @一二三三    说拉郎也可以be的

所以哭了就找他吧










【九成心动】






一年前,我血气方刚,却输给了你。 

我以为是天意。

一年后,我拥有了你,却依旧输了。

我突然信了命。

                              ——陶传凯

        记于2018.7.27日止步于世冠八强














初晨猴子的暴击率有多高?

害,别提了,隔壁老刘都馋哭了。

那…是有多高啊?

少年转过头投出了求助的目光。

"小老弟,这问题还用问吗?我干将命中率多高,你就多高呗。"

"行。"









他们本来应该是宿敌。

18年那场春决被誉为"超新星对决",那年的战队锋芒毕露,那时的少年各自为王。

一边是"中路法王"久诚,一边是"大魔王"初晨。

于是双方的教练都给予了他们最高程度的尊重,久诚的干将莫邪被接连ban了四局,初晨的裴擒虎也在ban位上久居不下。

但那时候还没有全局BP,久诚杨玉环可以以三场百分百的胜率逆天改命,百里玄策却只能逆版本艰难前行。

1:4,晨晨成就了诚诚的三连跳,却把自己挡在了奖杯前。

金雨还是如约而落,隔壁的ko仔已经埋头哭了起来,男孩只是失落地靠在电竞椅上,眉间充满着遗憾。

却不知就这么一个不屈而又难过的眼神,不经意间落在了那个刚刚披上战袍加冕为王的另一个少年心上。







说来也怪,作为帅气边路收割机,突然看上了别家的c,这在曹志顺的历史上绝无仅有,仅此一个。

久诚只是笑眯眯地回应,别问,问就是爱情。

知道初晨不善言辞,此后的久诚开始了死缠烂打政策,满嘴跑火车地围着他,还戏称"我叫久诚,有了我,你十有八九都会成。"

脸是什么?别问,问就是不需要。

无论是娱乐赛还是排位,玩个火舞都要蓝的久诚见了初晨,小野给他,兵线给他,甚至对面的野区都巴不得全都抠下来送给他。

蓝爸爸是什么?别问,问就是给初晨。

宠的孩子那是欣喜得见牙不见眼。
















随着wzry的不断推广和发展,lm为了吸引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召集各战队部分队员进行户外集中拍摄宣传片或是纪录片,这同时也让两个c有了更多见面的机会。

所以他俩真正的交集,还是在2019年雪花飘扬的1月开始的。

那个宣传片美名其曰"迎新年",实则真真切切扎了每个人的心。







但晨晨却还好,导演知道他话不多,所以只是要求他坐在火车上,看看旁边靠在他肩上的女孩,听一句"我初晨最可爱啦"而已。

可惜初晨太小,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常常还没偏过头,或是刚听到那句话,就害羞地"盒鹅鹅鹅鹅"笑出声而NG了。

久诚排在后面,寒风呼啸却没有栖身之处,也就冷得渐渐有些不耐烦了,从塑料凳上站起走去了不远处的拍摄场地,试图看看哪个演员如此不专业。

哟,原来是我晨导啊。








导演一挥手,决定把这个镜头放在最后一个拍。所以整个拍摄剧组撤到了下一个镜头取景处,留得少年一人孤零零在那儿站着。寒风呼啸而过,雪地里的初晨平添了几分尴尬。

久诚一直蹲在镜头后,见状不妙立刻跑上前拍拍初晨的肩膀,看着他冻得红肿的双手,还忙不迭握住送到嘴前哈气,眼里写满了心疼。






初晨滴溜溜地眨眨眼,任由他揉搓着自己的手,心里感觉暖暖的。

"咋了?"久诚感受到头顶的目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但少年只是抿着唇,摇了摇头。

久诚估摸着大概是太多的NG刺激到小孩了,于是就开始耐着性子跟他讲道理,"没关系的,你又不是真正的演员,拍不好就再来呗。"

少年耷拉着脑袋,依旧默不作声。

"要是能一条过,你就去演艺圈啦,还打啥电竞呢?"

久诚的话终于引起了初晨的注意,其实也不是一直不搭理人啦,他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次,少年抬起了头,嘴角上扬回了个"对"。







可是光说好像也没啥用…

久诚沉思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揽过初晨的肩靠了上去,呢喃了声。

"我初晨最可爱啦。"

少年下意识抖了抖肩膀,捂着嘴又和拍摄时一般笑了起来。

然而耳旁的音量却一点点地加大,似要充盈整个白雪皑皑的片区。

"我初晨最可爱啦。"

"我初晨最可爱啦!"

"我初晨最可爱啦——"

"行?"接二连三的呼唤似乎让少年开始逐渐适应了,只见他抿抿嘴,眉眼间是藏不住的笑意。

影帝曹看教学成果出色,朝着晨导的胸口擂了一拳,挑着眉骄傲道,"懂没,就这样,你行的小老弟。"

少年点了点头。







后来连导演都诧异一条过的镜头里,初晨翻着杂志,转头时眼里充满了柔情和温暖,嘴角的弧度似乎也弯得刚刚好,一点也不做作的喜悦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

只是导演不知道,在镜头死角处,久诚就站在少年偏头可以看到的地方,细细品味着刚才那句话。

嗯,可爱的初晨确实应该是我的。
















结果这对冤家再次在冬冠杯的半决赛撞上了,鸡毛在3:2的大好形势下,被黑肉4:3再次挡在了决赛的大门前。

可这次,久诚记住的才不仅仅是那个最后的冠军。

毕竟那百步穿杨的百里守约,狙中的不仅仅是黑天鹅小乔的翅膀,还有他的心房。

所以获胜方握手时,久诚主动抱住了晨导,用飞快的速度轻轻地在他耳旁留下一句"休赛期见"。

行?到时候不蹲草把你单切个十次,我就shabi了我!








初晨自然是想不到,久诚能挤上大腿杯的车,是因为他私下找了拖米。

只是米酱醋意大发,假装掐指一算,才故意"抽签"把久诚安排在了对面,可没把他气的薅下了几根头发。

没想到晨导看了一眼群里的人,就迫不及待地甩了一张gkd.jpg。

"晨晨性急。"还没来得及开直播的久诚坐在电脑前,看到少年发的表情包,不由得转了转手上的戒指会心一笑。

手机很快又震了起来,"诚诚猴急。"

对话框里的其他人似乎传来了一阵阵尖锐式作呕的声音,曹志顺想起了这该死的分组,于是不慌不忙质问着始作俑者拖米,"所以为什么要把我和晨晨分开呢?"

(米酱:咳咳,这个嘛…)








在一旁的痕神实在看不过眼了,不由得咳嗽了一声,忍不住插了一句,"你们两搞基呢?"

低头玩手机的初晨笑而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点点头又摇摇头。

嗯,大概八成也许是吧。
















直到春季赛常规赛,黑肉对阵到鸡毛再次上演了让二追三的戏码,晨导的脸开始绷不住了。

烟酒不沾的他,选择在一条僻静的路边,借…酸奶消愁。

可久诚却总有办法找到他。







天地可鉴,曹志顺没看过这么颓废的陶传凯,甚至感觉,比他那次失了冠军还要丧。

是啊,毕竟人都会长大,想的东西自然也会越来越多。

久诚还没来得及走向前,就看到眼前的少年抬起头,声音略有些颤抖。

"我是不是很失…"初晨话音未落,久诚就三步并作两步向前,捂住了他欲说还休的嘴。

"想啥呢,我晨导可厉害了,只是比我差了一点点点点点好吧。"

少年下意识挣脱开那只夺取人呼吸的手,撇撇嘴倔强道,"输了就是输了,还灌啥鸡汤。"







"谁说你输了,你已经打败我了啊。"

初晨惊讶地眨巴着眼睛,"哪儿呢?"

"这儿呢。"久诚指了指左心房。







没等少年诧异完,曹志顺计上心来,又轻声地补上了一句。

"你啊,是我的九成心动。"

"那还有一成呢?"

"我总得留点来爱自己吧。"






感受到隔壁炽烈的目光,少年紧闭着双眼调整好呼吸回过头,而后对上了他的眼神。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初晨细细数过,在久诚逐渐靠近至吻上双唇的时间里,心脏跳动了九下。

春日里的百花齐放,连带着晚风袭来都有阵阵芳香甜蜜的味道。

但野花再香,又怎及少年口中淡淡的酸奶味?

那就一起上头吧。


















六月盛夏还是骄阳似火,却不挡世冠选拔赛如约而至。

其实一个赛季鸡毛都是跌跌撞撞,最后勉强挤上了选拔赛的末班车。

根据排序,晨晨先抽,诚诚第二。然后头两个被抽到的队伍,要碰上本赛季的并列第三名。

什么叫天克。

是晨晨再欧,也只够躲过自己的签运,但躲不过诚诚抽到自己。

欧洲猴的超高精准暴击,哪抵得过干将莫邪的四剑直戳心房。

在基地直播的ko仔表示想当场去世。








回到酒店后久诚自然是避免不了初晨一顿爱的"暴揍",还收到了不乏以拖米为首的"问候"。

谁知久诚面不改色,只是扶了扶眼镜框,一脸贱痞贱痞地笑道。

"至少我们没抽到一起啊!"

"而且今时不同往日,你有了我久诚,就相当于有了九成的胜率知道不?"

行?你又还挺有道理的?

于是晨导停下了手。














谁也没想到,鸡毛就这么翻过了今年状态极佳的GK,再次搭上了世冠的车。

没想到韩国的风景还没来得及看遍,淘汰赛第一轮,鸡毛和黑肉又碰上了。

结果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初晨突然觉得有些疲倦了,才写下了前面那几行字。

然后这大半夜曹某人打着安慰人的名义,就抱着枕头敲开了晨导的门。








"还记得吗?那时候我都不爱说话呢。"

初晨靠在床头陷入了回忆,突然间就来了这么一句。

久诚揉了揉眼睛,还是饶有兴趣地翻过身撑住了脑袋,"嗯?"

"其实我也不太会说啥,所以我微博都不营业的。包括那时候拍宣传片你帮我暖手,或者是后来你对我说那些情话,我内心其实波澜壮阔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我知道啊你就会shabi。"久诚睡眼惺忪,还是硬生生睁着吞下了一个哈欠。

少年"盒鹅鹅鹅鹅鹅鹅"地笑了起来,急忙解释道,"那只是个意外。五个字母最开始只是源于一个表情包,我以前微信聊天只爱发表情包来着,能用jpg解决的问题坚决不打字。"








"不过后来遇上你之后,可能是变得越来越像你吧。"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开始慢慢会接茬了,也慢慢知道怎么去回答赛后采访的问题了呢。"
"我想这肯定是受了你的影响,不然我才不会说话多就话多呢。"
"但这样也好啊,我既可以听你叨念一堆你心上的不愉快,你偶尔也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对不?"

见枕边人迟迟没有回应,初晨回过头去,久诚已经撑不住倒下睡着了,一旁的手机却还开着。







"困又不说,又不是不让你睡,shabi。"

陶传凯取下了曹志顺的眼镜,拉了下被子小心翼翼地给人盖好,静静地躺在了旁边端详着他。

他的肤质并不是特别好,脸上痘痘似乎盖住了那本应姣好的面孔,怕也是和长期对着手机有关吧。

他一直是这么努力的人,为了证明自己足够强,他迷茫过,困扰过,甚至也让步过,但就是没有放弃过。

虽然这瘦瘦小小的人总是喜欢整天满嘴跑火车,虽然从两只战队上第一次了解了什么叫天克,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对自己感兴趣了。

虽然他也没听到自己这番话,但这样的曹志顺,确实有着陶传凯喜欢的全部模样。










在晨导关灯准备睡觉的一刹那,久诚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这都两三点了,谁还会来消息啊。

晨晨没忍住孩童的好奇心,凑上前去看了一眼。

——狗子张世豪:晚安,我就知道我狗诚今天最厉害了。








久诚这个直男,给所有人包括他的备注都是id,还一本正经打上了每个人所属的俱乐部。

初晨曾计较过一次,但他是用"看习惯了懒得改了"而推脱掉了。

他还突然想起来,有一次久诚酒醉小声叨念过的一句,"我可以宠很多人,但我只会爱一个。"

那时候的晨导总以为他在跟自己解释什么,但是知道他的后半句是属于自己的就足够了。

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原来你是我今世"久"经不息的心跳

而我只是你今生"初"见难忘的意外
















他和他在KPL的最后一次交手,硬生生拖到了巅峰对决。

但两支队伍都相对保守了起来,比赛已经来到了25分钟,人头竟然还没有超过十个。

随着超级兵的血越来越厚,大家都明白这局结束只不过是一波的事。

最后一波团战还是到来了,双方一波复活甲名刀金身的互换,几乎弹尽粮绝,为保c位各出奇招。

阴差阳错,剩下的正好是他们两个。

久诚的干将两剑扎出来的瞬间,初晨的猴子已经一棒子锤上去了。只见血条消失束却未见人头爆发,看来这一套连招还是没能如愿出暴击。

干将莫邪丝血一技能拉开距离,反手凭着感觉盲扎,正中已经位移到中路右草的孙悟空身上,剑直戳心。







You have been slain.

Your turret has been destroyed.

Defeat.







初晨有时候会想,如果当时出了暴击,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可其实并不会。

久诚的九成,是干将的九成命中率,是hero的九成胜率,是自称的九成心动。

但于他而言,少年只不过是他遗留的一成意外而已。

九下心跳,深藏心底。

仅此而已。











                        cr.唐可甜呐、
  




浮生半日

他们是最好的!

他们是最好的!

林先生
是非链接:https://pa...

是非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7IN-i3T4HLJKVfDDT0fg 提取码:nfvp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

越界链接:https://pan.baidu.com/s/1-R3TWJQUTQfhjBMiNAM4BA 提取码:0r24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离我远一点链接:https://pan.baidu.com/s/1vZT_KIF1xbIdrvj7AG7OIg 提取码:m42v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hero...

是非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7IN-i3T4HLJKVfDDT0fg 提取码:nfvp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

越界链接:https://pan.baidu.com/s/1-R3TWJQUTQfhjBMiNAM4BA 提取码:0r24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离我远一点链接:https://pan.baidu.com/s/1vZT_KIF1xbIdrvj7AG7OIg 提取码:m42v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hero链接:https://pan.baidu.com/s/12uGmsZwYU4sY5irqckJQSg 提取码:8o43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着魔链接:https://pan.baidu.com/s/1U-PGiDndevsFHgpI3z85KQ 提取码:iulu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还是我😝😝😝

daylight

All my life,

一生所求,

Wait for this time, 

只为此刻,

Don't know why,

不知为何,

I feel allright.

我感觉良好,

I just want,

我只想,

have that freedom.

拥有自由,

Flyin' like a bird,

如飞鸟般翱翔天际,

over the city lights.

穿过那一个个街灯,

Wanted to be a hero, 

我只想成为一个货真价实英雄,

Wanted to be a hero, 

我只想成为真正的英雄...

All my life,

一生所求,

Wait for this time, 

只为此刻,

Don't know why,

不知为何,

I feel allright.

我感觉良好,

I just want,

我只想,

have that freedom.

拥有自由,

Flyin' like a bird,

如飞鸟般翱翔天际,

over the city lights.

穿过那一个个街灯,

Wanted to be a hero, 

我只想成为一个货真价实英雄,

Wanted to be a hero, 

我只想成为真正的英雄,

Wanted to be a hero, 

想成为真的英雄,

Wanted to be a hero, 

成为真英雄,

Walkin' down,

游移在,

on the moonlight.

朦胧月光下,

Showing time,

向时间展示,

that I'm faster.

我比它更快,

Takin' light,

从阳光下,

from the sunshine.

汲取光芒,

I won't be afraid.

我心无所畏,

Walkin' down,

漫步于,

on the moonlight.

朦胧月光下,

I won't be afraid.

我毫不畏惧,

Wanted to be a hero, 

我只想成为一个货真价实英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