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ina

5038浏览    232参与
hina酱love
27時間テレビお疲れ様でした!

27時間テレビお疲れ様でした!

27時間テレビお疲れ様でした!

hina酱love

总结一下雏担狱友们最近的心态

总结一下雏担狱友们最近的心态

hina酱love
janiben里缩在椅子上小小...

janiben里缩在椅子上小小一只的雏雏

janiben里缩在椅子上小小一只的雏雏

hina酱love

微博的评论抽奖【在头像里塞一个雏雏】

恭喜这3位幸运选手x

微博的评论抽奖【在头像里塞一个雏雏】

恭喜这3位幸运选手x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 村上信五表纸杂:近全新,价格如图,

Alpha/colors purple/person内页

状态无暇近全新。邮费非偏远10r封顶,包续重。欢迎私聊看细节/内页图。一般走咸鱼。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 村上信五表纸杂:近全新,价格如图,

Alpha/colors purple/person内页

状态无暇近全新。邮费非偏远10r封顶,包续重。欢迎私聊看细节/内页图。一般走咸鱼。

hina酱love

忘了发

9.2东京场repo hina酱的发型,和抛到最后在嚼嚼嚼的飞吻

忘了发

9.2东京场repo hina酱的发型,和抛到最后在嚼嚼嚼的飞吻

不见诸侯-ATZD

关八:信&安 21.签名

  安田章大有点慌,真的。

  那天在山上遇到的那位自称是他故友、但实际上貌似是混黑道的大佬,正坐在台下等着他的演出。

  他身穿黑色西装,坐的板正,身后两排是清一色的黑西装墨镜男,每个人怀里都有一大捧艳丽的花束,几十人黑压压静悄悄地坐在那,平常欢呼雀跃的粉丝们都被吓得躲在一旁,不敢靠近。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村上看了看表,演出马上要开始了,第一次看安田的演出,不知道那小子水平到底怎么样。

  他今天带了这么多人来给他捧场,等会儿安田要是向他道谢的话要怎么回应呢……

  他擦了一把额角的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反倒有些紧张起来。

   

  演出时间到了,会场里的...

  安田章大有点慌,真的。

  那天在山上遇到的那位自称是他故友、但实际上貌似是混黑道的大佬,正坐在台下等着他的演出。

  他身穿黑色西装,坐的板正,身后两排是清一色的黑西装墨镜男,每个人怀里都有一大捧艳丽的花束,几十人黑压压静悄悄地坐在那,平常欢呼雀跃的粉丝们都被吓得躲在一旁,不敢靠近。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村上看了看表,演出马上要开始了,第一次看安田的演出,不知道那小子水平到底怎么样。

  他今天带了这么多人来给他捧场,等会儿安田要是向他道谢的话要怎么回应呢……

  他擦了一把额角的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反倒有些紧张起来。

   

  演出时间到了,会场里的灯光早早暗了下来,原本窃窃私语的粉丝们瞬间安静了,偌大的会场里鸦雀无声。

  一片寂静中,猛然炸响一道石破天惊的鼓声,千万束绚烂狂舞的灯光一齐射向舞台,一道华丽的吉他声宛若惊鸿直冲云霄,台上的乐手们在瞬息万变的灯光里投射出令人心醉神迷的剪影。

  刹那间,会场沸腾了,粉丝们激动地跳起来失声尖叫,那声音大有盖过音乐之势。

  一段悠然缠绵的吉他之后,鼓声、贝斯声、键盘声,各种乐器争先恐后地加入,激烈振奋的旋律让会场的气氛热烈燃烧起来,一道道迸射的音符仿佛敲打在了心尖上一般,让人迷醉、疯狂……

  接连几首摇滚之后,是婉转温柔的抒情曲,主唱一改嚣狂粗放的歌喉,以磁性文雅的嗓音唱起了情歌,舞台的灯光也温柔下来,打在乐手们身上,他们在朦胧的光线中仿若遥远的幻影。

  台下的观众们都着迷地听着,摇曳的手灯好像夜晚的海洋里荡漾的星光……

  演唱会结束的时候,乐队成员陆续退场,粉丝们不甘心的哭着喊着要安可,只听一片娇俏的女声里,夹杂着一片雄厚粗放的男声,村上感觉自己的耳膜要炸开了,回头一看,自己带来的属下们一片渴望的星星眼紧盯着舞台,忘我地喊着安可,村上震惊之余,忍住了想和他们一起喊的冲动。

   

  退场后,村上就带着人去完成他的任务。

  他母亲今天得去参加一个重要的宴会,不能来看演唱会,所以他就代劳了。

  他早就探查好了后台的位置,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堵在了门口,吓得里面的人以为黑社会来讨债了。

  面对震惊的明星们,一个个虎背熊腰的汉子陆续进入休息室,将花束堆满了整个空间,然后就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看。

  现在的黑社会也不好理解了,这是玩的什么花样?

  乐手们不知道,也不敢问。

  一时间,气氛压抑凝重到了极点。

   

  安田看到村上,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位大佬,当真是要缠上他了?

  好在村上看到安田复杂的眼神,和有些人快哭的神情,觉得自己已经感动到了他们,于是倍有面儿地开腔了:

  “小意思,不必这么感动。”

  乐手们面面相觑。

  村上伸手,旁边的小弟立马奉上纸笔,老大这是要跟乐队做买卖?还是想签订霸王条约逼他们为自己赚钱?这手腕,自己可得小心学着点儿。

  谁承想,村上转手将纸笔递到了吉他手兼主唱安田的眼前:

  “来,给我签个名。”


hina酱love

美少女时期的瘦竿竿雏

美少女时期的瘦竿竿雏

不见诸侯-ATZD

关八:信&安 20.偶像

  村上第二天就赶回了父母家里。

  他家是一处老宅子,他爸祖上也是风光过的,故而这块地也是在寸土寸金的地界。

  以前他爸忙着跑生意,没怎么在这住过,这里就由亲戚帮忙看管,村上发达以后,把老宅子重新修葺了一番,那叫一个气派、尊荣、有文化,简直能把村上父子两代人的土豪习气修饰成书香世家。

  村上回了家,就见他爸在院子里修剪花草。

  “老爷子,这次又是怎么了?”

  “哼,你自己去问你妈!”

  村上父亲一脸的愤愤不平。

  “你先跟我说怎么回事!”

  “她,她不想跟我过了,她喜欢上一个小年轻了!”

  什么?!村上震惊了,他妈什么时候学会赶潮流,开始养...

  村上第二天就赶回了父母家里。

  他家是一处老宅子,他爸祖上也是风光过的,故而这块地也是在寸土寸金的地界。

  以前他爸忙着跑生意,没怎么在这住过,这里就由亲戚帮忙看管,村上发达以后,把老宅子重新修葺了一番,那叫一个气派、尊荣、有文化,简直能把村上父子两代人的土豪习气修饰成书香世家。

  村上回了家,就见他爸在院子里修剪花草。

  “老爷子,这次又是怎么了?”

  “哼,你自己去问你妈!”

  村上父亲一脸的愤愤不平。

  “你先跟我说怎么回事!”

  “她,她不想跟我过了,她喜欢上一个小年轻了!”

  什么?!村上震惊了,他妈什么时候学会赶潮流,开始养小白脸了?

  村上母亲闻声就从屋里冲了出来:

  “我就是喜欢小年轻怎么了?怎么了!小安他那么可爱又那么有才华,会唱歌还会弹吉他,我就爱看他,你管得着吗?我去看几场演唱会怎么了,我买他的海报专辑怎么了?你凭什么阻碍我,你凭什么把小安的周边给我扔掉!!!”

  ……

  村上父子被震得两脸懵圈——

  村上妈妈也算是女中豪杰,年轻时候就练就了一副金刚好嗓,身材也看着颇有几分虎背熊腰的架势,不然能降住他爸?

  但如今,她竟要像个少女一样开始追星了吗?貌似还是无脑尬吹的铁粉!

  村上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遭到了无情的捶打,心态险些崩了,还好他及时稳住,试探性地问道:

  “妈,你对那个家伙,是认真的吗?”

  他妈看到村上怀疑的眼神,瞬间就不淡定了,“你是怀疑小安的魅力吗?!”

  看来实锤无疑!村上眼神冒火,哪个家伙这么大胆,敢招惹他妈,破坏他家庭稳定,看他不将他揪出来,打得他这辈子都没脸见人!

  “你过来,我给你看他的海报和CD,你一定会喜欢上他的,你爸那个老顽固,一点也不懂欣赏……”

  “好,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住……”

  村上爸爸看着母子俩志趣相投的样子,可给郁闷坏了。

   

  “这是我的收藏室,昨天不小心把你爸放进来了,他居然把我最喜欢的一张海报偷走拿去扔了,气死我了!”

  村上妈妈打开门锁,率先走了进去,村上气势汹汹地撸起袖子,也跟了进去。

  入眼就是整整一墙的海报,海报上都是同一个乐队,尤其显眼的是中间那个人,抱着吉他,嘴唇贴着话筒,在炫丽的灯光中陶醉地表演。

  村上瞬间就愣住了,那个人的万千姿态让他眼花缭乱 ,他时而娴静,时而狂野,时而癫狂如斯,时而深情若许,当他直视镜头的时候,黑发下露出来的那双眼睛,深邃漂亮得仿佛会夺人魂魄一般,让他心口发烫。

  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险些撞倒身后一个东西,他赶紧伸手扶住,一个大大的笑脸迎面而来,他被吓了一大跳:

  “安田?”

  “小安!”

  村上妈妈赶紧跑过来,接过村上手上的人形立牌,着急忙慌地上下检查,“有没有蹭坏啊,这可是小安的限量版立牌,我好不容易抢到的,你倒是小心点啊!”

   村上定睛一看,立牌上的安田笑得很暖,是他熟悉的样子。

  他心里好似一块大石头落地,原来妈喜欢的是小个子啊,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喜欢他的人是不会变坏的。

  看着他妈那么宝贝安田,村上心里竟有些许的……得意?

不见诸侯-ATZD

关八:信&安 19.回家

  一时间,愠怒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前的人,正是他多年不见的好友,安田章大。

  作为又一次不告而别的人,村上信五很是心虚。

  他曾经恨自己身处污泥,却偏要拉着安田,一起趟这浑水,害他受那些不该他承受的伤害,所以在帮派安排他出去躲风头的时候,便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那座城市,就在安田躺在病床上的时候。

  但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一次次的分离后,还是会一次次的重逢?   

  “安田?”

  村上回过神来,试探性地叫他。

  “呃?你、你认识我吗,先生?”

  安田看他表情变化莫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村上信五……”...

  一时间,愠怒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前的人,正是他多年不见的好友,安田章大。

  作为又一次不告而别的人,村上信五很是心虚。

  他曾经恨自己身处污泥,却偏要拉着安田,一起趟这浑水,害他受那些不该他承受的伤害,所以在帮派安排他出去躲风头的时候,便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那座城市,就在安田躺在病床上的时候。

  但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一次次的分离后,还是会一次次的重逢?   

  “安田?”

  村上回过神来,试探性地叫他。

  “呃?你、你认识我吗,先生?”

  安田看他表情变化莫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村上信五……”

  村上有些心虚,不知道这回安田还愿不愿意认自己。

  安田从惊吓中缓过神来,他挠挠头,“啊,不好意思,请问我们什么时候见过吗?”

  村上沉默了,这家伙,又要装作不认识了吗?还在生他的气?

  好吧,既然是他的错,他就慢慢还好了。

  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放开他。

   

  “是这条路吗?”

  “啊,是的,前面左拐就到了。”

  安田坐在自己车的副驾上,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叫村上的人,几乎是绑架一样,非要开他的车送他回家,还说他是自己中学时的好朋友,他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个人?但是对方人多势众,安田只好由着他来了。

  把车停好,村上回头看着他,这小个子还是当初那个样子,呆呆傻傻的,样貌好像一点也没变,这十年来他都在干什么呢?

  “那个,我们可以下车了吗?”

  安田将吉他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男人看起来是混道上的,最好不要惹到他啊!

  “你明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啊?不不不,我明天,明天有工作……”

  “后天呢,后天我来接你。”

  “后天也有很重要的工作!”安田完全是抢答。

  “那就周末好了。”

  “周末我跟朋友约好了……”

  安田诧异于这人的执拗,抬眼望去,只见村上用那双明晃晃的眼睛定定看着他,满眼的期待,耿直的要命,一点儿也不符合他的身份。

  安田有些心虚了,他最近其实并没有那么忙。

  “村上先生,我们以前真的是朋友吗?我因为一些原因,对以前的事情记不太清了,我真的完、全、不认识你啊!”

  村上神情有些暗淡,但他随即一扫阴霾,拽过安田怀里的吉他,“走,先回家吧。”

  “哈?村上先生,你等等!”

  安田非常被动地被村上送到了家门口,又非常被动地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这才把人送走。

  他躺在床上,郁闷地想,什么情况,这位黑道大哥,难道是想收他当小弟吗?

   

  村上心满意足地从安田家里出来,这时候他的小弟已经开着车等在楼下。

  “老大,刚刚那人是你朋友啊?”

  “都说了叫老板!”

  “是是是,老板,但我看他怎么有点眼熟啊……”

  “别瞎想了,他是你能随便认识的?”

  他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惬意地哼起歌来……

  突然,他的手机铃声大作,那架势像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村上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这个铃声是他母上大人专属,可一点儿也怠慢不得。

  “喂,怎么了?”

  “你快回来管管你爸,我跟他过不下去了!!!”

不见诸侯-ATZD

关八:信&安 18.又是你?

  “老大,下午的行程都安排好了,跟诚志那边的经理谈完,还约了东阳建设的老总,这次这两个项目肯定没问题的!”

  “晚上我要出去透透气,你给我安排一下,这两天跟这些人谈生意我都快发霉了!”

  “好的老大,包在我身上!”

  “臭小子,跟你说了多少次要叫我老板!”

  【村上建设】的老总——村上信五忍不住捶了自己人高马大的小弟一拳头。

  “是!老大!”

  他们从金碧辉煌的大楼里出来,直接坐上了高级豪车,去见这次建设工程的项目负责人,谈完这两单生意,又不知道会有多少金银流进村上信五的口袋里。

  村上信五穿着一身华贵的西装,梳着锃亮的背头,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俨然...

  “老大,下午的行程都安排好了,跟诚志那边的经理谈完,还约了东阳建设的老总,这次这两个项目肯定没问题的!”

  “晚上我要出去透透气,你给我安排一下,这两天跟这些人谈生意我都快发霉了!”

  “好的老大,包在我身上!”

  “臭小子,跟你说了多少次要叫我老板!”

  【村上建设】的老总——村上信五忍不住捶了自己人高马大的小弟一拳头。

  “是!老大!”

  他们从金碧辉煌的大楼里出来,直接坐上了高级豪车,去见这次建设工程的项目负责人,谈完这两单生意,又不知道会有多少金银流进村上信五的口袋里。

  村上信五穿着一身华贵的西装,梳着锃亮的背头,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俨然一副商界精英的架势,但那种毫不掩饰的盲流之气又赋予他一种不羁的狂傲粗鲁,这两种气息混合在一起,就显现出一种独特的魅力—— 简单点说呢,就是妥妥的流氓暴发户气质。

  他以这种姿态在建筑界打拼多年,竟然出奇地打出了一片天地,如今的村上信五风光无限,但是谁能知道,十年前的他,还是一个社会小混混,因为跟人打架斗殴,差点伤了人命,狼狈地跑到这座城市里,辛辛苦苦在工地搬砖的艰辛呢。

  谈判效果出奇的好,到了晚上,村上的手下们为了给他解闷,准备在山道上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机车比赛,村上好多年没有这么玩过了,有点怀念,但年轻时候的张狂无畏已经大打折扣。

  不是他因金钱名利的羁绊而懦弱了,而是因为那时候,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别人受到伤害,使他变得有些胆小。

  不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骑着机车,乘着山道上呼啸而过的风,好舒爽!

  十几辆机车在山道你追我逐,震耳的马达轰鸣声让人心惊。

   

  醉人的旋律从山腰处的一辆小轿车里传出来,车子停在路边的休息区,没有亮车灯,只有车内的灯光微微亮着。

  吉他的声音被什么粗鲁地打断了,安田停下拨弦的手指,侧耳倾听,隐约靠进的,好像是机车的轰鸣,他心里有点害怕,只是出来找个安静的地方写曲子,不至于这么倒霉,遇到混混吧?

  他心里对混混是害怕的,别看他现在是很受欢迎的乐队主唱、吉他手,但听家里人说,由于中学时候被卷进混混的斗殴事件,他的脑袋受过很重的伤,到现在都有后遗症,比如记不清以前的事情,有时候说话别人听不懂,脑袋容易短路什么的……辛亏他有音乐方面的才华,才不至于因此在社会上混不下去。

  混混的话,得躲过去吧?

  安田小心翼翼收起宝贝吉他,准备开车下山。

  机车手们的比赛在中途遇到了阻碍,一个不靠谱的轿车司机,冲断了队伍,打乱了比赛的节奏,所有人都相当不满,要知道,这些人可是跟着村上信五在工地上混出来的狠人,哪里会饶人呢。

  他们把那辆小车逼停,围在路中央,不停地挑衅司机。

  “喂,你出来!”

  “出来呀,交个朋友嘛,怕什么呀!”

  “胆小就别走夜路啊哈哈哈哈哈哈!”

  机车前灯大喇喇地开着,聚焦到小车上,安田被照得睁不开眼,十几辆车子此起彼伏的发动声跟催命一样,让他紧张得要命。

  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候,其中一个骑手下了车,他一挥手,其余人都安静了下来。

  漆黑的山路上,机车耀眼的前灯围成一个圆,被围在中间的小轿车暗淡的车声被照得发亮,车上的人见周围安静了下来,便用手半遮着眼睛,去看发生了什么。

  只见一个骑手向这边走来,他身高腿长,姿态傲慢,光是走过来都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压迫。

  村上信五很不爽,就是这辆傻里傻气横冲直撞的车,刚才差点撞飞他,要是早几年,车里这小子别想好过。

  “喂,下来。”

  他一手搭在车窗上方,一手敲了敲窗。

  安田心想,这下完了,这人神情这么凶,难道要打他?

  “哐哐哐!”

  村上有些不耐烦,又重重敲了几下。

  安田吓得一个激灵,他慢慢摇下车窗,总之,先道个歉吧?

  “喂你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不是……”

  村上看着车窗慢慢降下来,酝酿了一肚子的狠话就要脱口而出,却在看清车里那人的脸时,全部卡在了喉咙,差点呛得他岔气儿。

aibamitsu_
お兄様からお金もらいましたよー

お兄様からお金もらいましたよー

お兄様からお金もらいましたよー

hina酱love

梦幻魔法猫猫雏(不知道自己在画啥

梦幻魔法猫猫雏(不知道自己在画啥

Kalina
HIMEHINA新歌『姬雛鳥』...

HIMEHINA新歌『姬雛鳥』好讚!

HIMEHINA新歌『姬雛鳥』好讚!

洛水

himehina新歌「姬雏鸟」
www好好听!!!
激情截图√
这次也有故事线,搭配「人型」可以脑补一个故事了~
姬雏是机器人出身,是一位贵妇人为了弥补自己的遗憾而诞生的,但姬雏是作为正常孩子长大,身为机器体会着人类的生活,在莉莉安离开之后,她们则被质疑以机器的身份真的能体会到人类的情感吗?
疯狂打call
\姬雏鸟/\姬雏鸟/\姬雏鸟/
hh大法好(✪▽✪)

himehina新歌「姬雏鸟」
www好好听!!!
激情截图√
这次也有故事线,搭配「人型」可以脑补一个故事了~
姬雏是机器人出身,是一位贵妇人为了弥补自己的遗憾而诞生的,但姬雏是作为正常孩子长大,身为机器体会着人类的生活,在莉莉安离开之后,她们则被质疑以机器的身份真的能体会到人类的情感吗?
疯狂打call
\姬雏鸟/\姬雏鸟/\姬雏鸟/
hh大法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