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istory

34.3万浏览    3444参与
白浅笑

《荆棘丛》

《荆棘丛》

※题文无关

※大概没人记得的点梗,糖衣英雄救美x

※我们正经人文风可是很(不)正经的x

※写了半天并不知道自己写的啥系列x

※大概是看了结局的怨念哼x


我们生于泥泞。

我们在荆棘丛里吟唱。

我们要制造黑暗,要毁灭光明。

然后在光明里死去。

                ——与正文无关的题记


“你们最好老实交代人在哪里!”

Jack?

“阿飞!阿飞!”

赵子?

“学长你到底在哪里?”

钰琪?

孟少飞用尽全力想睁开眼,耳边的呼喊又远又近。他浑身上下没有...

《荆棘丛》

※题文无关

※大概没人记得的点梗,糖衣英雄救美x

※我们正经人文风可是很(不)正经的x

※写了半天并不知道自己写的啥系列x

※大概是看了结局的怨念哼x


我们生于泥泞。

我们在荆棘丛里吟唱。

我们要制造黑暗,要毁灭光明。

然后在光明里死去。

                ——与正文无关的题记


“你们最好老实交代人在哪里!”

Jack?

“阿飞!阿飞!”

赵子?

“学长你到底在哪里?”

钰琪?

孟少飞用尽全力想睁开眼,耳边的呼喊又远又近。他浑身上下没有半分力气,像是漂浮在水里,周围除了无尽的黑暗没有任何东西,他就像一块浮木,漫无目的地漂向未知。

“孟少飞!”

谁?

“人在哪儿!”

好熟悉的声音……是谁?

“把他还给我!”

“敢动他!你死定了!”

那声音仿佛从地狱而来,裹挟了无尽的黑暗与业火一样的愤怒狠狠砸在他的耳膜上,耳边顿时轰隆了一片巨响,周围的水突然沸腾起来,滚烫地灼烧着他的身体,眼前的黑暗的一片被渲染成火红。

谁……谁来救救我……

他在心底无声地呐喊。周遭的空气被燃烧得越来越稀薄,他眼前的红色渐渐蒙上一层花白,死神的镰刀渐渐变得清晰。

“孟少飞!”

仿佛有冰菱落下,砸进身边滚烫火海里,周围一切霎时间具化,他感到另一个人炙热的呼吸。

“唐……毅……?”


“人没受伤,只是吸入麻醉气体昏睡了过去,目前没有什么大碍,等他醒来再观察一会儿就可以走了。”苦大仇深的江医师看了眼沉沉睡去的孟少飞,忍不住笑了笑,“这大概是他在我这儿伤得最轻的一次了。”

“谢谢江医师。”Jack脸上依然是他那万年不变的招牌卖身笑,“好在孟警官没有大碍,不然老板真的要去剁人了。”

“不过阿德是真的疯了哎,居然敢把这家伙迷晕囚禁还放火?要不是唐毅警觉这家伙这次可能真的没救了唉。”

“我觉得,要疯的人可能是老板。”方Jack意味深长的一笑,“不过老板的伤怎么样?”

“唐毅哦~”江·吃瓜看戏·劲堂对着Jack暧昧一笑,“难得英雄救美的后果就是右手臂和肩部浅二度烧伤,背上大部分一度烧伤,并附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不过对于唐毅来讲好像也没什么呐~”

“比起他,我更担心那位罪魁祸首呢~”

心情不错的江医师眨眨眼,露出一个看透一切的微笑。


唐毅做了一个梦。

梦里,孟少飞静静站在天台上,蓝白相间的病服罩在他消瘦的身体上,身体单薄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碎裂。

“少飞?”

他向前一步,前方的路骤然坍塌成一片不见底的深渊。前方的人离他不过几步之遥,可他偏偏跨不过去。

“少飞!”

前方的人转过身,面色苍白得像医院的墙,衬得那双大眼睛黑得更加深邃,也更加悲伤。

“唐毅……”孟少飞突然努力扯地出一个笑来,“你为什么没有来?”

我为什么没有来?唐毅张口,却发现自己喉咙像是吞下一团火般的滚烫炙热,发不出一个音节。

我……为什么没有来!

“唐毅……”对方苍白的脸上笑容越发让人心疼,“我一直在等你……”

不是这样的!少飞!不是这样的!唐毅急急向前迈了一步,努力伸出手想去抓住眼前的人,可那单薄的身体明明那么近,却偏偏怎么也够不到。

“唐毅……我不要等你了……”

眼前画面忽然一片一片分崩离析,眼前人的脸一块一块碎裂成泛着冷光的玻璃碎片向他袭来,一片一片,扎得他血肉模糊、遍体鳞伤。

“少飞!”

他骤然惊醒,躺在病床上大口喘着粗气,耳边监护仪的响声冰冷响在耳畔,一声一声提醒他现在所处的环境。

“怎么了怎么了!”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刚刚还在梦境里碎成渣的人正完好无缺地站在他面前,呆毛一翘一翘的昭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我难道不是受了重伤吗?怎么一个二个都开心得好像中了奖了一样?唐毅忍不住腹诽,一群没良心的。

“是伤口痛吗?”大难不死孟警官冲到床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唐毅看着他红润的脸色松了口气,严肃地对他点点头。

“你等着!我马上去找那个庸医!”完全看不出几个小时前还被迷晕囚禁还差点遭遇火灾的孟警官蹭的站起来,急匆匆地想要冲出病房逮捕江姓庸医,被躺在床上的唐老大及时叫住,成功的避免了一场小孩子过家家般的争吵。

“不用了。”

“噢……”孟警官乖乖回到病床边,心疼的看着唐毅烧伤的上臂,忍不住戳了戳他没有被烧伤的手,“你傻哦用身体去挡,那火还烧着唉你都不怕吗……”

“怕。”

“怕你还去挡!”孟警官肉眼可见地气成一只圆鼓鼓的河豚,看上去似乎很想冲过来揍他,但看了看他狼藉的手臂还是乖乖忍住了。

更怕失去你。唐毅对他眨眨眼,忽然皱紧眉头,“孟少飞,我好痛。”

“啊?那我马上去找姓江的,你等等哦。”孟警官如临大敌般站起,开启马达似乎又要冲出去。

“不用,”唐毅偷偷笑了笑,随即一脸正人君子般的严肃。

“你亲我一下就好。”


end


大概是一个少飞被绑架然后糖衣受伤的故事

哼我非要虐一虐糖衣,谁说话都不好使x

最近一直在忙着自己一篇原创终于有时间来发泄一下被结局打击到的怨念x

希望大噶不要嫌弃,比哈特😘😘


张张怪人呐~

给块糖——rps

    半夜蹲糖没蹲到,自己产糖吃~

    “你真的没有给我安全感”陈廷轩放下手里的筷子,他已经没胃口了。这顿午餐没有吃完陈廷轩就离开了。面对卞庆华的沉默,陈廷轩在那一刻似乎有了结束这段感情的想法。

  失去刚刚在一起的热情,面临的是生活的繁杂琐事,陈廷轩感觉卞庆华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他,好像只是冲动了而已。

卞庆华不善言辞,甚至行动表达也不是很清楚,就像是一根木头。

  那天陈廷轩离开后,卞庆华没有打电话,没有发短信给陈廷轩,甚至都不在网路世界。没有工作的卞庆华就待在家里,健身、打电动是卞庆华的消遣。心里很...

    半夜蹲糖没蹲到,自己产糖吃~

    “你真的没有给我安全感”陈廷轩放下手里的筷子,他已经没胃口了。这顿午餐没有吃完陈廷轩就离开了。面对卞庆华的沉默,陈廷轩在那一刻似乎有了结束这段感情的想法。

  失去刚刚在一起的热情,面临的是生活的繁杂琐事,陈廷轩感觉卞庆华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他,好像只是冲动了而已。

卞庆华不善言辞,甚至行动表达也不是很清楚,就像是一根木头。

  那天陈廷轩离开后,卞庆华没有打电话,没有发短信给陈廷轩,甚至都不在网路世界。没有工作的卞庆华就待在家里,健身、打电动是卞庆华的消遣。心里很乱,也很纠结,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个孩子。

  陈廷轩一直在等卞庆华的消息,可是什么也没等到,有些生气也有些失落。陈廷轩尝试发限动,发贴文来引起卞庆华的注意,他知道卞庆华一定会看到,等了很久依旧没有消息。

  陈廷轩没有和卞庆华在一起就闲了下来,放假了美女约着陈廷轩出去玩,陈廷轩发帖文说想去游乐场,他希望卞庆华能知道,去游乐场就能哄好他。

   依旧没消息……

  过了两天

  陈廷轩约着美女去了韩星的见面会。

  卞庆华和林世豪、吴承洋、kana去了歌手的演唱会

  说实话,陈廷轩慌了。以前,卞庆华是陪着陈廷轩去见面会,这次去演唱会却没有跟他说一声。在现场的时候陈廷轩没有了以前的激动,心里总是在想卞庆华。

  陈廷轩熬到了结束,礼貌的和美女分开了。他想去见卞庆华,好像他们几乎半年没有像这段时间一样这么久没见面、没联系。走在去小巨蛋的路上,陈廷轩琢磨着一会儿见到他们要说什么……

  发了消息给林世豪说会来找他们,林世豪知道他俩闹了矛盾也没告诉卞庆华陈廷轩来了。陈廷轩到的时候演唱会还没有结束,他站在外面受着风找了一个角落等着他们。

   结束了,林世豪带着他们出门,找到陈廷轩等他们的角落。

   “廷轩?你怎么在这?”吴承洋在卞庆华的前面走着先看到了陈廷轩。卞庆华在听到陈廷轩的名字后就直勾勾地盯着陈廷轩。

   “在等你们呀”陈廷轩等的有点久,声音都有些打颤,笑着回答了吴承洋的问题但眼睛确实看着卞庆华。

  “傻孩子”kana看了陈廷轩的样子就过去搂住陈廷轩。

  卞庆华手捏紧了些,他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又是一次见面,几人找了一家小饭馆,进了一个小包间,像往常一样聊天。陈廷轩最先坐下,卞庆华顺势就坐到了他旁边,坐下的时候摸到了陈廷轩的手,有些凉,卞庆华握住了这手想给他暖一暖。陈廷轩有些惊到,看着卞庆华。

   “谁让你在外面站那么久,也不知道进去等”卞庆华终于说话了,小孩的样子实在令他不能再沉默。

 

  陈廷轩倒是有些惊喜。

  “你手太热了也不至于用我手降温吧”陈廷轩急忙将手抽回。

   一顿饭吃完又是离别的时候,吴承洋因为还有事和kana紧忙忙的先走了,林世豪也知道俩人情况一个人回了家。

   “哥……”陈廷轩先开了口,卞庆华一直盯着他,陈廷轩似乎有点委屈了,明明是他卞庆华这么久没理他,明明是他卞庆华做错了,可为什么感觉他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冷吗”卞庆华看着眼前的孩子,好像自己真的太过分了,没有给足他安全感,还等着他来主动。

   “冷”陈廷轩笑了

  卞庆华看着周围环境,还好没什么人,张开双手,陈廷轩一跳一跳地抱住了他。

   卞庆华将陈廷轩带回了自己家,陈廷轩看到厨房里的垃圾,全是方便面,外卖盒,甚至还有几瓶啤酒罐。

  “忘记扔了”卞庆华将垃圾拿出去放在了门口,又将厨房好好整理了一下。

   客厅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他的游戏手柄,陈廷轩看着就有些来气……

   “我一直在等你消息,你却在家里玩游戏”陈廷轩就恨卞庆华是个木头。健身、电动似乎都可以比他重要。

  卞庆华急忙收好自己的手柄。

  “今晚床归我,你睡沙发,哼”陈廷轩也该闹闹小孩子脾气了,好像卞庆华被偏爱的有些有恃无恐了。

  卞庆华觉得有些好笑,也就依了孩子。

  卞庆华真真实实在沙发上睡着了,陈廷轩半夜爬起来抱着小枕头出来在卞庆华旁边挤了一个地方睡了上去。卞庆华感到怀里多了一个东西勾起了嘴角将人抱紧了些。

  陈廷轩丢掉手上的枕头,人都在这了,还要枕头干嘛,抱人就好了,就将头埋进卞庆华的胸膛。

  熟睡后卞庆华松开了手,陈廷轩一个翻身滚到了地上,脚撞到了桌子上。

  “啊”一声尖叫 。

  卞庆华惊醒,看着地上的人,笑出来了声。

“你还笑”陈廷轩赶紧揉了揉脚,幸好只是碰了一下。

  卞庆华起身将人抱起来,抱进了卧室,又顺势和他睡在了床上。

  第二天,卞庆华问陈廷轩想去哪里,今天会陪着他。

   “游乐场啊,一直等着你带我去呢”

   带着陈廷轩去了游乐场,陪着他玩了很久。带着陈廷轩去了电玩城,陪着他玩了所以项目。带着陈廷轩去了玩具店,买了他喜欢的玩偶。

   陈廷轩玩的很开心,太容易满足了的一个孩子。

  卞庆华明白自己是块木头,有时候会忽略掉陈廷轩的感受,他也是在自责,好像给陈廷轩的并不多。

  “跟我在一起,生活会不会很辛苦啊”卞庆华看着兴致正高的陈廷轩。

  “你去给我买个糖”

  卞庆华立马转身进了超市买了几种陈廷轩爱吃的糖。傻愣愣的把糖递给陈廷轩,陈廷轩没有接,卞庆华打开一颗糖喂进了陈廷轩嘴里。陈廷轩这才笑眯眯的吃了下去。

  “生活这么苦,你给块糖就好了”

  卞庆华陈廷轩发糖了吗???

  没有的话我再产糖吃!!!

恐龙妈妈825

191009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徐钧浩(徐鈞浩)衣服

T恤 | @MichaelKors LOVE 字母装饰短袖 T 恤(MH95MJ797J001)

Watch Hunger Stop 公益单品
为纪念 10 月 16 日世界粮食日,设计师 Michael Kors 为其设计了特别系列单品。以 LOVE 字母装饰 T 恤, Stop 的项目主题:“FOOD IS LOVE”,“食即是爱”。每售出一件 “LOVE” T 恤或托特包,MICHAEL KORS 就会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将所有利润捐赠给需要帮助的儿童。
#徐钧浩
#徐鈞浩

191009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徐钧浩(徐鈞浩)衣服

T恤 | @MichaelKors LOVE 字母装饰短袖 T 恤(MH95MJ797J001)

Watch Hunger Stop 公益单品
为纪念 10 月 16 日世界粮食日,设计师 Michael Kors 为其设计了特别系列单品。以 LOVE 字母装饰 T 恤, Stop 的项目主题:“FOOD IS LOVE”,“食即是爱”。每售出一件 “LOVE” T 恤或托特包,MICHAEL KORS 就会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将所有利润捐赠给需要帮助的儿童。
#徐钧浩
#徐鈞浩

烟花渡口
我没有很想你,我只是很惦记你!

我没有很想你,我只是很惦记你!

我没有很想你,我只是很惦记你!

嚣张太子

白兔的报恩(十一)

  回家

  一周前,Jack和赵立安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偷袭。令Jack没想到的是那把尖刀居然直奔赵子而去,虽然Jack替他挡下了那一刀,但事后每每想到这件事Jack依然心悸不已。

  Jack的仇家太多,遇到的刺杀更是数不胜数。以前一个人出来闯的时候Jack从不畏惧这些,甚至病态的喜欢这种刺激。可是赵子不一样,这是放在Jack心尖上的珍宝,他怎么敢让自家兔子深处危险之中。

  二十多年来Jack第一次感到害怕,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恐惧。所谓关心则乱,Jack急于向暗处的人表明赵立安于他而言并不那么重要。甚至他拉来李志德当挡箭牌,只要赵立安没事,李志德的死活他并不在意。除了赵子以外,他还是那...

  回家

  一周前,Jack和赵立安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偷袭。令Jack没想到的是那把尖刀居然直奔赵子而去,虽然Jack替他挡下了那一刀,但事后每每想到这件事Jack依然心悸不已。

  Jack的仇家太多,遇到的刺杀更是数不胜数。以前一个人出来闯的时候Jack从不畏惧这些,甚至病态的喜欢这种刺激。可是赵子不一样,这是放在Jack心尖上的珍宝,他怎么敢让自家兔子深处危险之中。

  二十多年来Jack第一次感到害怕,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恐惧。所谓关心则乱,Jack急于向暗处的人表明赵立安于他而言并不那么重要。甚至他拉来李志德当挡箭牌,只要赵立安没事,李志德的死活他并不在意。除了赵子以外,他还是那个冷血的佣兵。

  可惜百密一疏,当Jack翻看照片时才发现赵子一直站在他们的身后,眼泪汪汪的样子就像一根刺扎进他的心里。Jack着急的追了出去,这让之前所有的伪装全都前功尽弃。而且Jack没想到孟少飞会遇到赵子,更没想到敌人早已做好埋伏。

  好在Jack还留了一手,他在赵子的项链上装了GPS。手机里显示赵子正在距唐毅一家20公里以外的一处郊区仓库,这里是居九的地盘。

  事情到此已经很明朗了,Jack和孟少飞当即带着手下和警察包围了这片仓库。原来这还是处制毒窝点一共32个人全部被带走审问,但是找遍了整片郊区也没有赵立安的人影,只有一套脱下来的便服。

  难道赵立安已经遭遇了不测?Jack吓得额头直冒冷汗,如果赵子出了什么意外,那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

  突然,Jack余光瞟到一抹白,原来石头后面正藏着一只小白团子,在那里瑟瑟发抖。一双温暖的大手抱起了小兔子,厚实的皮衣把小小的一团包裹起来,耳边的心跳声沉稳有力。

  “赵子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虽然赵立安法术低微,但还好他可以变回原型逃脱绳索,事后Jack的解释,赵立安也没有丝毫责怪之意。正因为他的弱小才会让Jack那么担心,那么被动,他不会因为这个和真正爱自己的人继续赌气。可是令赵子没有想到的是,Jack居然要放弃人类生活,和他回族里成...成亲,一想到这个赵子就会脸红发烧。

  明明是赵子来报恩,结果却成了Jack以身相许,但这也是赵立安的一生所求。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兔族的长老也就是赵立安的奶奶,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人,特意把一本双修宝典给了Jack。至于Jack是如何法力大增,夜晚山洞里为何总是传出奇怪的声音,那都是后话了。

   回到族里在全族老少下和兔儿神的祝福下他们拜堂成亲了,虽然排场很像地主家的傻儿子娶媳妇,但是流程其实非常简单在此不一一赘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两个人缔结契约的时候,兔族的婚契一生只可结一次,并且结完之后两个人同生共死,Jack的体质也会开始发生转变。红色的按桌上放着一把精致小巧的羊脂玉刀,上面用金片装饰着精致的龙凤呈祥花纹。

  刀身白璧无瑕,玲玲透彩,正反两面中间各有一道凹槽,如果不细看根本不会发现里面还刻着复杂的符文。当刀尖划过手指时,红色的血流进这条凹槽,这时玉映出血的鲜艳,血融进玉的润泽。当两道鲜红同时滴进合卺酒就顷刻合为一处,转眼又化为无色。

  两个人一个桃花盛放,一个皎白无瑕,两种姿色,一种神态。秋波流转间不禁笑意流露,两人交杯共饮。

  “今夕何夕,得此良人。”

  “Jack。”白净的小脸登时染上一层红霞,赵立安把手放进Jack的掌心,食指微动。

  你未说出口的爱,我已经在你眼中看到。不用害羞,因为我就在你身边。你在我手心写字的样子,是我今生绝不会放手的追求。

  end

(会有番外一篇)

恐龙妈妈825

😍😍😍

钧浩新mv释出

康树龙《南方北方》

阳光下的侧颜杀~

到底还有多少惊喜等着我们呢?

我们拭目以待!

😍😍😍

钧浩新mv释出

康树龙《南方北方》

阳光下的侧颜杀~

到底还有多少惊喜等着我们呢?

我们拭目以待!

张张怪人呐~

还好——卞庆华×陈廷轩

  半夜不清醒……写了啥也不知道……


    今年韩国的初雪比以往来的早了些,陈廷轩裹着小棉被在床上赖着。


  这是陈廷轩来韩国的第八年,每年除了处理特殊事情回去台湾,他几乎所有时间都待在韩国。


   那年夏天他们在这里结束了一切假象……


   夏日限定的美好,被丢在这里。


    陈廷轩眼角滴下一滴泪水,往事历历在目,陈廷轩是伤心的。


……………………


   “廷轩~下来吃饭了”


  ...

  半夜不清醒……写了啥也不知道……


    今年韩国的初雪比以往来的早了些,陈廷轩裹着小棉被在床上赖着。


  这是陈廷轩来韩国的第八年,每年除了处理特殊事情回去台湾,他几乎所有时间都待在韩国。


   那年夏天他们在这里结束了一切假象……


   夏日限定的美好,被丢在这里。


    陈廷轩眼角滴下一滴泪水,往事历历在目,陈廷轩是伤心的。


……………………


   “廷轩~下来吃饭了”


   噔噔噔~上楼梯的声音让陈廷轩突然瞪大眼睛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将自己紧紧的包了起来。


脚步越来越近

   


“快起来!吃饭了!”一把掀开了陈廷轩身上被子。陈廷轩白兔子的睡衣暴露在了外面,受冷赶紧卷起身子。

 


“啊!大狐狸~不要吃我,我还未成年”陈廷轩嗲着声音,眼角还留着泪水。

 


“你再不起来,我真的就吃了你”男人拍了拍陈廷轩的屁股又揪了一下白兔睡衣的小尾巴就转身准备下楼去了。

 


“卞庆华,你把你的小宝贝打痛了”陈廷轩从床上坐了起来,气鼓鼓的抱着双手嘟囔着嘴巴看着窗外。


“得嘞,亲亲小宝贝”看着如此可爱的孩子卞庆华又走过去将人抱着站起来,背着下楼。

  


“啊~曾经有一个男人他不珍惜我,我一气之下离开了他~”

 

“我真的是情路坎坷,好悲伤”

  

“今天的初雪真的下在了我的心里”

  

“好心酸,好心痛”

  

“嘤嘤嘤”


………………

  卞庆华听着陈廷轩在那鬼叫,左耳进右耳出的不放心上。

 


  三十多岁的陈廷轩还像以前一样,爱玩,现在还成了个戏精。

 

   早饭在陈廷轩神神叨叨中吃完,今天ctx有拍摄任务,卞庆华将他的东西收拾好,给他套上厚厚的羽绒服,围上围巾。

 

  “不许喝冷饮了,我给你准备了保温杯”卞庆华边给他整理衣服边嘱咐着他。

  

  “好的,爸爸”陈廷轩张口就乱讲


  “你在乱讲什么呀!”卞庆华轻轻打了他的额头

  


    卞庆华现在是陈廷轩的私人助理,将陈廷轩送到拍摄地后卞庆华就在去了自己开的健身房等陈廷轩下班。


     不得不说近四十的卞庆华比起十年前更加有魅力了,成熟稳重的男人更吸引那些过了青春的女人。卞庆华身边少不了追求者,在韩国没人知道卞庆华以前是演员,更不知道卞庆华家里还有个爱吃醋的小戏精。

 


   陈廷轩下了班去健身房找卞庆华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人正在勾搭他的老攻,陈廷轩醋意上来了,对着卞庆华就是大喊

 


  “阿爸”

  


然后对着卞庆华就是一顿数落。


“爸爸,你对得起我妈吗?这个女人是谁?就是那个还得妈妈离开的狐狸精吗?”陈廷轩演起戏来自己都佩服自己,眼泪说来就来。

  


   女人看的一愣一愣的,卞庆华倒是习惯了,反正这不是第一次了。


  女人还挺识相,自己就走了。

 


   “人走了”卞庆华将小哭包的围巾解开嫌弃的给他擦去眼泪。


   “没意思,我还以为她能跟我搭几句话呢”陈廷轩打掉卞庆华的手直接用卞庆华的衣袖擦去了眼睛的眼泪。


   “今天想吃什么呀?告诉哥哥,哥哥请”卞庆华等到了小孩下班想带着小孩出去吃顿好吃的


    “想吃哥哥,给吃吗?”陈廷轩蹭着卞庆华的脖子,若不是隔着高领毛衣陈廷轩一定会咬上一口。


  “没个正经”

 


  卞庆华牵着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陈廷轩回了家,俩人一路嘻嘻哈哈。陈廷轩最爱卞庆华煮的乌冬面,这个天气来一碗热腾腾的乌冬面简直是享受。卞庆华在厨房忙碌着陈廷轩就在旁边看着。

  


   “你说你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世界?”卞庆华正切着菜就准备逗逗陈廷轩玩。

  


  “可能是得罪了宇宙,这辈子找了你”陈廷轩怼着卞庆华


  “我挺好的啊,老婆智障多年,我却不离不弃”

 


  “oh~上帝,我是遭了什么孽,这辈子遇上这么一个老派的大叔啊”陈廷轩又戏精上身。


   “oh~我的宝贝,你的乌冬面好了”卞庆华也装着怪

 


“oh~亲爱的~感谢您的美食,我要开动了哦”

  


“等我吃饱了,我再喂饱你……”

 

面对小孩的危险发言卞庆华倒是不在意,打脸的总是陈廷轩,话说的倒是很漂亮一旦实践起来陈廷轩是最快求饶的那个。

 



 

   等着陈廷轩喝下最后一口汤的时候卞庆华似饿狼将陈廷轩圈在餐桌上,刚刚吃饱的陈廷轩被卞庆华的动作吓到。

   


“宝贝,我饿了,喂饱我”卞庆华用鼻子磨蹭着陈廷轩的鼻子,陈廷轩盯着卞庆华逐渐迷离,被卞庆华挑逗到了。

 

  卞庆华准备吻上去

  

“嗝~”陈廷轩此刻想打个地洞

   


  推开卞庆华捂着脸面对着墙壁。

  

    十年了,卞庆华依旧对陈廷轩的可爱免疫不了,岁月只是给他们留下来更多的美好,对彼此的爱还如初见时纯粹。


   将陈廷轩抱入怀中,爱不释手。


   还好是他们遇见

   还好是他们相爱

   还好他们不曾变

   他们陪着彼此

   每个十年


桨辰

黑叶(四十)

C40

   孟少飞随着人流从会议室里走出,粗略地看了一下自己记的笔记,翻上后把笔插在笔记本上,往周围扫了一眼,还是没有看到想要见到的人。

   孟少飞头微微偏过去,朝着走在身后的俊伟说:"赵子怎么还没来?"

   俊伟闻声抬头:"哦,他今天请假了,病假。"

   "怎么了?"

   俊伟耸耸肩,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看他前几天好像时不时会揉太阳穴诶。"

   "阿飞!"从会议室门口传来石...

C40

   孟少飞随着人流从会议室里走出,粗略地看了一下自己记的笔记,翻上后把笔插在笔记本上,往周围扫了一眼,还是没有看到想要见到的人。

   孟少飞头微微偏过去,朝着走在身后的俊伟说:"赵子怎么还没来?"

   俊伟闻声抬头:"哦,他今天请假了,病假。"

   "怎么了?"

   俊伟耸耸肩,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看他前几天好像时不时会揉太阳穴诶。"

   "阿飞!"从会议室门口传来石大炮极具威严的声音,孟少飞肩膀颤了颤,回头去看,石大炮正朝自己走过来。

   "你去看看赵子家看看,看他什么时候能归队。"

   "这么急吗老大,"倒是俊伟先吭了声,"人手紧缺?"

   石大炮深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他们这几天压力也不小,必须要想出一套新的办法来搞掉白陶那边,这边自然对于赵立安这一类型的人才更加需要一些。

   "好,我等会收拾一下就过去。"


 


   孟少飞带着头盔,驰骋在秋风萧瑟的路上。他直视前方,眉头微蹙,双手紧握着车把手。赵立安容易在换季的时候生病,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请假。

   虽然带着头盔,孟少飞还是感觉自己暴露在风中的脸在被不断地蹂躏。机车的马达声和秋风的呼啸声混合在一起,在他耳边炸出一串脆响,路旁的树被吹得"前仰后合",黄叶、绿叶交织在一起,在空中跳着秋的交响乐。孟少飞皮夹克上的拉链叮当作响,秋风似是不满足于隔着衣物吹打他的胸脯,冷风嗖嗖往衣襟里钻,如同一个调皮的小孩,尽情的享受着作弄别人的快乐。孟少飞手上拧着把手的力道不自觉加大了些,机车的速度随之加快,在空旷的街道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赵立安家是装有围墙的。孟少飞瞥了一眼门高,一步步慢慢退后,丈量着长度,深吸一口气,助跑几步,卯足了劲,手前伸撑上围栏门,纵身一跃,双脚成功着陆在了门内。又是几步,他快跑到门前,手就要碰上门铃的一刹那突然顿住,他眨了眨眼,转而敲上了门。

   "赵子,赵子!"孟少飞的叫唤混着短而急促的敲门声传进屋里,原本在厨房看着浓汤的男人抱着小毯子抖了抖,愣了一下,就慢悠悠地往门口走去,和孟少飞门外敲门的手形成鲜明对比。

   门被打开,孟少飞应声抬头,却被眼前的景象惊住:赵立安顶着一头乱毛,身上裹了个小毯子保暖,眼睛里布满血丝,面色苍白,嘴唇不带血色,手使不上力气,只是轻微地揉搓着衣服。

   "你这是……"孟少飞指着赵立安从上滑到下,眼里满是震惊。


 


   "喏。"孟少飞一手拿着汤碗递给赵立安。

   "谢谢。"不管外表有多邋遢,笑起来的赵立安还是那么的美好。赵立安双手接过,举在面前轻轻吹了吹,汤入喉咙几秒后,赵立安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汤碗抬头看着孟少飞:"阿飞,你怎么突然来看我?"可能是刚刚喝得有点猛,一落肚胃还没先反应过来,赵立安紧随着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嗝。

   "呃,老……没事,我请假来看看你。"孟少飞站起身,拍了拍赵立安的肩膀,开始在客厅里踱步。

   这屋子里的陈设对于孟少飞来说已经是无比熟悉,但他还是左摆摆右看看,尽力在房间里找点乐子。

   两个人在房间里沉默了很久,倒不是因为没话说而尴尬,而是因为太过了解对方,即使不说话也是一股和蔼的氛围。

   汤碗逐渐见底,孟少飞起势要去拿药,翻箱倒柜之际,突然听到了人声。

   "阿飞,我好想他啊。"声音黏糊糊地传入耳内,在鼓膜里振动了几下,孟少飞的心也随之颤了颤。总觉得赵立安的声音似完未完,孟少飞愣了愣,反应过来时,竟是听到了低低的抽泣声。

   赵立安感觉自己一下被人从侧面紧紧抱住,原本紧护着他的伪装突然全线崩塌,剩下的是那个脆弱、敏感的赵立安独自蜷缩着,没有武装,没有防备。

   压在心底的那一丝丝郁结终于也被挑起,弥漫在心里,散成了一朵朵盛开的火花。可这火花终究无法光明整个夜空,它只是短暂地绽放了自己,高空中停留着的,仍是那久久无法抹去的黑暗。赵立安被一股沉闷感笼罩着,回抱着孟少飞的手也加重了力道,声音里还带着哭腔:"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他……"

   一字一句灌入耳中,却也打在赵立安的心上,赵立安的心更是被 蹂 躏得一揪一揪地疼。这样的两个人始终只是在自我折磨罢了。孟少飞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的语言系统处于一种极度混乱状态,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又认命地闭上了嘴。

   赵立安的眼前开始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两个落日余晖下相互依靠的背影,两只牵在一起的手,两双并排摆放的运动鞋,几张贴在冰箱上的便利贴,一壶烧好的热水,两副面对面放着的碗筷,一筐待洗的衣服,两把靠着头的牙刷,两个紧贴着的枕头,一床整洁的被单,还有一串未完待续的合照……

   赵立安慢慢地停止了啜泣,抱着孟少飞的手更加着力,眼神里的坚定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唐毅定定地站在警 局门口,李至德安静的陪在他身后。唐毅抬头,徽章映入眼帘,他总有种习惯性的透不过气,下意识抚上西装,顺势整理了一下之后,唐毅长吁一口大气,步伐沉重地走了进去。

   侦三队的方向已然是轻车熟路地走到,但唐毅心里总怀抱着一些抗拒。自然而然的挺起身子,用高耸的肩膀武装起自己,步子一沉一沉,皮鞋撞击地面发出闷响,这闷响却只有唐毅一人听得到,如同电影里增加气氛的鼓点一般在唐毅的耳边响起。

   "你来干嘛?"石大炮果然又是臭着一张脸把唐毅拦在了会议室前。虽然心里已经认同了唐毅和孟少飞谈恋爱,但想起自己家的猪被另一头猪拱了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有所郁结,连带着面对唐毅的脸色也不会太好。不过石大炮也只是止步于摆臭脸,那些棒打鸳鸯的事他可不愿意做。

   "少飞有事出去了,你要不,等会?"俊伟探出头来,帮老大把剩下的话说了个完。

   唐毅漂白成功后与侦三队的关系已经缓和了不少,他们作为孟少飞的亲友团,也不再和唐毅争锋相对。不过想起因为唐毅拒绝了他们的提案而导致现在天天加班加点地开会这件事情,还是让人有点小小的气愤。

   唐毅的眼底竟是出现了一点畏缩,混着一丝尴尬,默默开口:"我不是来找他的。"

   "那你来干嘛?"石大炮抱胸,饶有趣味地打量起眼前的青年,这个青年是肉眼可见地有些局促。

   "我……"唐毅思来想去还是先伸出了手,悬在半空,"我愿意和你们合作。"

   "嗯…嗯?"石大炮良久才反应过来,语气微微上扬,带着一股欣喜,五官也有些兴奋地涨开,双手抱住了唐毅的手,回握着,眼里是久久散不去的兴奋:

   "谢谢你,唐先生。"


飞糖的小红领巾

《情敌》十三 入冬了,想你

第十三部分 接上文 么么哒


来了来了国庆最后一天快乐😂



唐毅情敌设定:


姓名:秦昊


年龄:34岁


身高:186cm


星座:狮子座


身份:侦三队前总队长



——唐毅豪宅:


十月寒露,入冬了...


天微微凉,Jack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宅,车窗外似有寒风潇潇入骨,又好像没有,他有些失神的坐在车内,一瞬间忘记了下一步应该做什么,车前挂着的泡面吊坠被寒风一吹,发出清脆的响声...


“入冬了啊...” Jack望向声音的方向,很多很多与他的回忆如潮水般侵袭而来...


明明是夏天发生的故事,为何却总在冬天让人处处感伤......

第十三部分 接上文 么么哒


来了来了国庆最后一天快乐😂



唐毅情敌设定:


姓名:秦昊


年龄:34岁


身高:186cm


星座:狮子座


身份:侦三队前总队长



——唐毅豪宅:


十月寒露,入冬了...


天微微凉,Jack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宅,车窗外似有寒风潇潇入骨,又好像没有,他有些失神的坐在车内,一瞬间忘记了下一步应该做什么,车前挂着的泡面吊坠被寒风一吹,发出清脆的响声...


“入冬了啊...” Jack望向声音的方向,很多很多与他的回忆如潮水般侵袭而来...


明明是夏天发生的故事,为何却总在冬天让人处处感伤...


因为他们的故事,在夏天就结束了。


...


“ Jack,上来 ” 唐毅早就注意到Jack回来了,却迟迟没等到他,略有焦急的拨了他电话


“ 是,对不起老板,我这就来 ” Jack回神,下车整理好着装


...


“人抓来了吗” 


“老板,对不起,没能带回来”


“去了哪”


“还在秦昊所在的医院,那些警察一直守着,没能找到机会”


“...” 唐毅蹙眉


“霍天横的线报...从哪来的”


“老板,消息准确,行天盟确实有内鬼,私下与霍天横勾结” Jack快速把资料递给唐毅


“恩,和我想的一样,找机会除掉他” 唐毅粗略的翻了下文件


“是,老板,下一步怎么办”


“霍天横不是一直想跟行天盟合作吗,如他所愿” 唐毅双手合十,若有所思


“明白,我来安排” Jack礼貌的微鞠躬,安静的退下了


“孟少飞...” 唐毅闭眼疲惫的仰躺在升降椅上,深深叹息


入冬了,偌大的庭院更显得凄清...


谁知只因他不在罢了




---市中心医院


孟少飞已经三天没合眼了


秦昊在昨天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一切还算稳定,只是苏醒还需要点时间


孟少飞还是担心,而且他也有话想问问秦昊哥,就一直守着守着,希望能看到秦昊哥醒来


“学长,你去休息会吧,我来守夜” 钰琪叫不醒睡的死猪样的赵子,无奈只能自己来


“没事的,你也两天没睡了吧,你一个女孩子家,身体吃不消的哦,快去睡吧,听话”


“没事的啦,学长,你这样会撑不住的” 钰琪想拖走孟少飞却发现使不上力气


“听话” 孟少飞按住钰琪的手,直勾勾的看着她


“好吧,那学长...那你要是撑不住了记得过去叫我们哦” 钰琪无奈又担心的看着孟少飞


“好” 孟少飞强挤微笑,摸了摸钰琪的头发


“那我去睡咯” 钰琪拿起棉被 “还好赵子这个懒货还知道带被子来,这天气说冷就冷了,寒风刺骨的 ” 嘟嘟囔囔的向休息室走去...


看到钰琪走了,孟少飞重新坐回秦昊床边,盯着秦昊因为过度失血而略显苍白的脸,本来因睡眠不足缺氧而充满血丝的双眼,此刻更加的红了...


“我没保护好丽真姐,现在又没保护好你,我是不是很没用...”


...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天边的微光悄悄溜进,扫过孟少飞心事重重的脸,又是一夜没睡


反正也睡不着,孟少飞想着去帮大家买份早餐,待会应该都会起床了


“哥,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 孟少飞整了整秦昊的被子,生怕有空隙进了冷风,却等不到回应


“哦,还没醒啊...” 他有些失望的走出了病房


......


“阿飞!秦队醒了!这么重要的时刻你死到哪里去了!”


孟少飞提着一堆的豆浆包子馒头进来差点被赵子撞翻在地


“什么时候醒的!” 孟少飞把早餐全数塞给赵子,浑浑噩噩的大脑瞬间清醒,也不等赵子回答就奔向了病房


“秦昊哥,你怎么样” 孟少飞进来便看到了面带微笑的秦昊


“阿...阿飞...我没事...” 秦昊还想说什么,但是有些吃力


“ 学长,秦队现在还没办法大力讲话啦...”


“好好,醒来就好,哥你能吃东西吗,我买了早餐,你先吃点东西,几天没进食了,饿坏了吧!赵子!早餐快拿进来!”


“来了来了”


“学长,医生说秦队暂时只能吃点流食啦”钰琪赶紧补充


“那豆浆可以吗?”孟少飞着急的翻出豆浆


“可以”秦昊见状笑脸又浮上来,阿飞这急性子永远改不了


“ 赵子快去拿个碗 ” 


孟少飞吩咐着忙活着,积压了几天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医生上班后也快速的来查看了秦昊的情况,伤口恢复的不错,各项体征也趋于正常了,不久便可出院。















烟花渡口
都说人间不值得,就算不值得也会...

都说人间不值得,就算不值得也会真诚的爱着…
有句话我也要说给你听:
杨孟霖,谢谢你的到来,够我欢喜好多年…

都说人间不值得,就算不值得也会真诚的爱着…
有句话我也要说给你听:
杨孟霖,谢谢你的到来,够我欢喜好多年…

烛栀年Nian

尋求組織TT💦

佔tag致歉!真的很想詢問一下有沒有任何一切tag相關的粉絲群,qq/微信都行,messager也行TT...可以一起追新的劇集可以一起追星嗑cp!我太想擁有組織了TT

佔tag致歉!真的很想詢問一下有沒有任何一切tag相關的粉絲群,qq/微信都行,messager也行TT...可以一起追新的劇集可以一起追星嗑cp!我太想擁有組織了TT

爱吃茄子的三角君

The Red Coronation(十九) 短小的更一发~

主飞唐,有立克,非典型性ABO,不喜慎入。

ABO设定:唐毅(A,信息素为乌龙茶)x 孟少飞(AO嵌合体(人为植入),A时信息素为可乐,O时信息素为牛奶)

Jack(A,信息素为一款叫做蓝色海岸的鸡尾酒)x 赵立安(B,但实际是O信息素为巧克力味)


(十九)

清晨的唐宅,并没有一贯的宁静祥和的气氛。

“快点放开我,我要迟到了。”孟少飞奋力的扒拉着圈在他腰上的Alpha的胳膊,平时看起来两个人的胳膊明明差不多嘛,为啥力气差别那么大!


已经在家里休养将近三周的孟少飞真的在家里待不住了,于是决定在一个崭新的周一回到侦三队报到,然而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么顺利。首...

主飞唐,有立克,非典型性ABO,不喜慎入。

ABO设定:唐毅(A,信息素为乌龙茶)x 孟少飞(AO嵌合体(人为植入),A时信息素为可乐,O时信息素为牛奶)

Jack(A,信息素为一款叫做蓝色海岸的鸡尾酒)x 赵立安(B,但实际是O信息素为巧克力味)


(十九)

清晨的唐宅,并没有一贯的宁静祥和的气氛。

“快点放开我,我要迟到了。”孟少飞奋力的扒拉着圈在他腰上的Alpha的胳膊,平时看起来两个人的胳膊明明差不多嘛,为啥力气差别那么大!

 

已经在家里休养将近三周的孟少飞真的在家里待不住了,于是决定在一个崭新的周一回到侦三队报到,然而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么顺利。首先是在前几天他提出两个人分房睡的请求被唐毅狠狠的拒绝了,并且写下了保证书,在案件解决之前绝对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甚至是盖着棉被纯聊天都行,只是就要每天都看着孟少飞在旁边才睡得着。之后孟少飞也试探了好几次,以各种理由想要回去上班,结果都没有成功,唐毅还担心他在家养伤会不会太寂寞,还经常邀请侦三队的人还有红叶到家里做客。当然孟少飞的性格就是这么不容易放弃的,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已经恢复了,他连续四天拉着唐毅进行晨跑并且努力每天都在赛跑比赛中取胜。终于唐毅松口了,同意了在新的一周可以让孟少飞去上班。

 

于是时间线回到现在,堂堂行天盟现任当家,现在对自己曾经的许诺非常的后悔,甚至使用了装死耍赖这一个技法,企图把兴致勃勃要去上班的心上人牢牢拷在自己身边。

“唐毅,你再不松手,下次连临时标记都不会让你做了。”孟少飞使出了必杀技,果然K.O.下一秒,唐毅看着他潇洒离开的背影,把自己团在被子里开始了反复翻滚。

 

历经千辛万苦回到侦三队的孟少飞充满了干劲,看到每个人都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其他人还专门为他准备了一个简易的“欢迎会”,之后大家又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唐毅专门差人送来了精心搭配好的营养餐,孟少飞当然不想被整个办公室的人围观,于是一收到消息就下楼去拿餐了,等到他气喘吁吁的跑到休息室时,却发现只剩下赵子一个人,正对着满满当当的便当发着呆。

“赵子,其他人呢?”孟少飞把自己的午饭小心的放在桌子上,一样一样的打开,居然是香肠面疙瘩汤,只是一点点都不辣,看来今天这顿饭又是某人自己做的了。

“啊,他们什么时候出去了啊,我都没看到。”赵子回过神来喃喃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怎么不吃啊,怎么了,你家那位今天做的不合胃口吗?”孟少飞想要打个趣把赵子在不知道哪里飘荡着的魂儿拉回来。

“不,不是不合胃口,是,是太合我胃口了。”孟少飞听出了赵子的话语中有着一丝丝的哭腔,赶忙抬起头来看着赵子。“所以,所以我很怕,我怕有一天就没有了。”直觉告诉孟少飞肯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没等他问出口,赵子就先问了他一个问题。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发现你爱的人可能完全不是你认知的那个身份,你会怎么做?”

仔细的思考了几秒,孟少飞开口道:“身份不是你爱上一个人的理由啊?再怎么变的都只是人为给予的定位,他都还会是他呀。”顿了顿,孟少飞接着说了下去:“最初的最初,我和唐毅就是对头啊,然而渐渐的我发现这个人设是可以变化的,生活中太多无奈的选择把我们推到了现在的位置上,但是我们可以努力改变啊,只要感情不变,我觉得什么都不是障碍。”

 

看到赵子还有些怔怔的样子,孟少飞举起自己的筷子假装向他的便当下手,“赶紧吃饭吧,别因为想这种事情耽误了吃饭呀,我看你这个糖醋小排看起来很好吃诶,给我块尝尝~”

“不行不行,这是Jack亲手给我做的,我都想这道菜两周了。想吃让你家Alpha做去。”赵子非常迅捷的把自己的午饭护了个严严实实。

“好呀,赵子,开始见色忘友了,我开始对你有了重新的认识了哦。”两个人相视一笑,开始各自埋头吃自己专属的爱心午餐。

 

TBC.

 

久久没有更新的小剧场:

 

赵子:今天我和孟少飞一起吃的午饭。

Jack:怎么样,他有没有发现是我给你亲手做的午饭?

赵子:恩,我们还交换品尝了呢~他说他吃不掉那么多。

Jack:他的外卖怎么能和我的手艺比呀,下次不要把我做的分给别人。

赵子:我觉得他的便当中的辣香肠面疙瘩汤很不错诶,也不知道是在哪里买的。

Jack:(内心OS:......我怎么记得这好像是老板的拿手菜,难道今早老板差点开会迟到是因为......)

 

第二天早上

 

Jack:老板,那个,可以教我一下辣香肠面疙瘩汤怎么做吗?

唐毅:好啊,今晚去我家。

Jack:(怎么这么爽快!!!)

唐毅:会做饭的男人值得信赖!(论自家Omega都只会吃不会做的两只Alpha的革命友谊)


茶七

盘点那些年我粉得一部分男男cp们,
挪威版《skam》是我的本命,入圈就是因为我的e神太特么撩了,低音炮的hello取我狗命,意大利和法国的也很nice;
呆妞、offgun、奶黄包、2wish、甜橙,是看了《爱我你就亲亲我》《我的狗狗男友》《爱情理论》《不期而爱》陷进去的,一个喜大普奔的消息《不期而爱》室友下海了,演了牛导新戏《爱情效应》听说集各种狗血下药、qj、误会、失忆、车祸与一身🌚(好了不用说了,我看就是了)目前还在放花絮,下个星期应该有正剧。
飞糖、立克是台剧hristory《圈套》里面的cp
欲抓烦人,先抓爱人。
吻伤口这个我真的可以!!!
飞飞小天使麻麻爱你!!!
期待十月十六号hirstory...

盘点那些年我粉得一部分男男cp们,
挪威版《skam》是我的本命,入圈就是因为我的e神太特么撩了,低音炮的hello取我狗命,意大利和法国的也很nice;
呆妞、offgun、奶黄包、2wish、甜橙,是看了《爱我你就亲亲我》《我的狗狗男友》《爱情理论》《不期而爱》陷进去的,一个喜大普奔的消息《不期而爱》室友下海了,演了牛导新戏《爱情效应》听说集各种狗血下药、qj、误会、失忆、车祸与一身🌚(好了不用说了,我看就是了)目前还在放花絮,下个星期应该有正剧。
飞糖、立克是台剧hristory《圈套》里面的cp
欲抓烦人,先抓爱人。
吻伤口这个我真的可以!!!
飞飞小天使麻麻爱你!!!
期待十月十六号hirstory系列的《那一天》(虽然颜值不怎么样,但看剧情还可以,坐等打脸。)还有寒假上映的《越界》(让我的兄弟cp拥有姓名吧,我实在是太爱德国伪骨科了🙈)
还有sy的渝州、镇魂的巍澜、爱来了别错过的tfgays、逐月之月的神胖、一年生、为爱所困、醉后、暧昧男、少年江湖物语……
总之,我可以一辈子单身但是我粉的这些cp请你们一定要结婚!

梦觉帘明

Analysis on POPE PIUS V'S BULL AGAINST ELIZABETH

POPE PIUS V'S BULL AGAINST ELIZABETH (1570)


Pius Bishop, servant of the servants of God, in lasting memory of the matter.

He that reigneth on high, to whom is given all power in heaven and earth, has committed one holy Catholic and apostolic Church, outside of which there is no salvation,...

POPE PIUS V'S BULL AGAINST ELIZABETH (1570)

 

Pius Bishop, servant of the servants of God, in lasting memory of the matter.

He that reigneth on high, to whom is given all power in heaven and earth, has committed one holy Catholic and apostolic Church, outside of which there is no salvation, to one alone upon earth, namely to Peter, the first of the apostles, and to Peter's successor, the pope of Rome, to be by him governed in fullness of power. Him alone He has made ruler over all peoples and kingdoms, to pull up, destroy, scatter, disperse, plant and build, so that he may preserve His faithful people (knit together with the girdle of charity) in the unity of the Spirit and present them safe and spotless to their Saviour.

1. In obedience to which duty, we (who by God's goodness are called to the aforesaid government of the Church) spare no pains and labour with all our might that unity and the Catholic religion (which their Author, for the trial of His children's faith and our correction, has suffered to be afflicted with such great troubles) may be preserved entire. But the number of the ungodly has so much grown in power that there is no place left in the world which they have not tried to corrupt with their most wicked doctrines; and among others, Elizabeth, the pretended Queen of England and the servant of crime, has assisted in this, with whom as in a sanctuary the most pernicious of all have found refuge. This very woman, having seized the crown and monstrously usurped the place of supreme head of the Church in all England together with the chief authority and jurisdiction belonging to it, has once again reduced this same kingdom- which had already been restored to the Catholic faith and to good fruits- to a miserable ruin.

2. Prohibiting with a strong hand the use of the true religion, which after its earlier overthrow by Henry VIII (a deserter therefrom) Mary, the lawful queen of famous memory, had with the help of this See restored, she has followed and embraced the errors of the heretics. She has removed the royal Council, composed of the nobility of England, and has filled it with obscure men, being heretics; oppressed the followers of the Catholic faith; instituted false preachers and ministers of impiety; abolished the sacrifice of the mass, prayers, fasts, choice of meats, celibacy, and Catholic ceremonies; and has ordered that books of manifestly heretical content be propounded to the whole realm and that impious rites and institutions after the rule of Calvin, entertained and observed by herself, be also observed by her subjects. She has dared to eject bishops, rectors of churches and other Catholic priests from their churches and benefices, to bestow these and other things ecclesiastical upon heretics, and to determine spiritual causes; has forbidden the prelates, clergy and people to acknowledge the Church of Rome or obey its precepts and canonical sanctions; has forced most of them to come to terms with her wicked laws, to abjure the authority and obedience of the pope of Rome, and to accept her, on oath, as their only lady in matters temporal and spiritual; has imposed penalties and punishments on those who would not agree to this and has exacted then of those who preserved in the unity of the faith and the aforesaid obedience; has thrown the Catholic prelates and parsons into prison where many, worn out by long-languishing and sorrow, have miserably ended their lives. All these matters and manifest and notorious among all the nations; they are so well proven by the weighty witness of many men that there remains no place for excuse, defense or evasion.

3. We, seeing impieties and crimes multiplied one upon another the persecution of the faithful and afflictions of religion daily growing more severe under the guidance and by the activity of the said Elizabeth -and recognising that her mind is so fixed and set that she has not only despised the pious prayers and admonitions with which Catholic princes have tried to cure and convert her but has not even permitted the nuncios sent to her in this matter by this See to cross into England, are compelled by necessity to take up against her the weapons of justice, though we cannot forbear to regret that we should be forced to turn, upon one whose ancestors have so well deserved of the Christian community. Therefore, resting upon the authority of Him whose pleasure it was to place us (though unequal to such a burden) upon this supreme justice-seat, we do out of the fullness of our apostolic power declare the foresaid Elizabeth to be a heretic and favourer of heretics, and her adherents in the matters aforesaid to have incurred the sentence of excommunication and to be cut off from the unity of the body of Christ.

4. And moreover (we declare) her to be deprived of her pretended title to the aforesaid crown and of all lordship, dignity and privilege whatsoever.

5. And also (declare) the nobles, subjects and people of the said realm and all others who have in any way sworn oaths to her, to be forever absolved from such an oath and from any duty arising from lordshop. fealty and obedience; and we do, by authority of these presents , so absolve them and so deprive the same Elizabeth of her pretended title to the crown and all other the abovesaid matters. We charge and command all and singular the nobles, subjects, peoples and others afore said that they do not dare obey her orders, mandates and laws. Those who shall act to the contrary we include in the like sentence of excommunication.

6. Because in truth it may prove too difficult to take these presents wheresoever it shall be necessary, we will that copies made under the hand of a notary public and sealed with the seal of a prelate of the Church or of his court shall have such force and trust in and out of judicial proceedings, in all places among the nations, as these presents would themselves have if they were exhibited or shown.

Given at St. Peter's at Rome, on 27 April 1570 of the Incarnation; in the fifth year of our pontificate.


1. The author is the head of the Catholic Church. He wrote this document in 27 April 1570, in the fifth year of our pontificate. His speech was given at St. Peter's at Rome. The intended audience is people who believed in Catholics. This document is written after of the Protestant Reformation, as Queen Elizabeth is a protestants and pressure the Catholic church.


2. This document excommunicates Queen Elizabeth of England, and also calls on Catholics to fight against non-Catholics and Elizabeth’s pro-Protestant policies.  The document then deprives the authority from the English Royalty. Finally, this document ask all Catholics to expand the Catholic Church and regard non-Catholics as enemies.   


3. This document was the Catholic Church’s response to the Protestant Reformation. The Pope thought that Elizabeth’s support to Protestant will menace the Catholic Church’s power. This document was used to encourage all Catholics to rebel England royalty. 

4. This document reveals English Royalty’s support of Protestantism and English Catholic Church’s strong protest against it. As I will act as diploma in Spain, England’s policy on religion was opposite to our policies on religion. Spain regards Catholics as one and only religions, and we are very exclusive on religions. It is the conflict between Spain and England.


桨辰

黑叶(三十九) 飞糖 立克

C39

   秋天的太阳总是娇羞地躲在云朵背后,不见踪迹却时常照拂大地。秋风飒飒,晃得树叶叮当作响,大声宣告着秋天已经占领了整个舞台。

   贺南挟着公文包,行色匆匆地穿过员工办公室,直直地往前快步走去。他面色苍白,眉头紧锁着,脚下的步子不断加快,直到停在了唐毅的办公室前。

   贺南呼吸急促,站在门前,靠着几个深呼吸,算是稍微平复了一点。垂下去的手握了握紧,复又快速地松开,他纠结地咬了咬嘴唇,抬起手想要敲门,可又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制着他似的,他抬不起手,更开不了口。

   就在门前"石化"了几分钟...

C39

   秋天的太阳总是娇羞地躲在云朵背后,不见踪迹却时常照拂大地。秋风飒飒,晃得树叶叮当作响,大声宣告着秋天已经占领了整个舞台。

   贺南挟着公文包,行色匆匆地穿过员工办公室,直直地往前快步走去。他面色苍白,眉头紧锁着,脚下的步子不断加快,直到停在了唐毅的办公室前。

   贺南呼吸急促,站在门前,靠着几个深呼吸,算是稍微平复了一点。垂下去的手握了握紧,复又快速地松开,他纠结地咬了咬嘴唇,抬起手想要敲门,可又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制着他似的,他抬不起手,更开不了口。

   就在门前"石化"了几分钟后,他终于是做好了心里准备,试图抬起手,发现他的手原来又重新捏紧,且已经压得手开始发麻。他控制不了它,只能用印象中不轻不重的力道敲了敲门。

   "进来。"唐毅的语气不温不火,但当贺南开门进去对上唐毅的眼神时,他能明显感觉到唐毅的眼波变得柔和起来。贺南强抑住自己的情绪,但双手还是不听使唤,关门的时候还是颤颤巍巍的。

   "怎么了?"这一句就没有了刚才的疏离感,唐毅保持笑容,示意贺南开口。

   两个人都在空气里沉默着,贺南感觉现在他心里的紧张感似乎已经漫过了刚刚得知噩耗的悲痛,一种无法开口的窒 息感覆盖了他的心房。

   "老板,"贺南叫出这一声就仿佛用尽了全力,他默默地换了口气,尽可能地压抑住自己的语气,"出事了。"

   "什么事?"唐毅看出了贺南的不对劲,但还是找不到思路,只得一根筋地问下去。

   "李杰……"贺南实在是不愿提到这个名字,一说出这两个字,他的鼻头就不自觉地一酸,连带着鼻子上半边变麻。


   "死了。"


   "什么!"唐毅拍桌而起,浑身气的颤抖。这个噩耗来得如此突然、毫无征兆,唐毅霎时间有点感觉力不从心,似乎自己眼里构建好的景象又一次被破坏,那幅快要完成的作品一霎时被撕裂,分成无数的碎片,零零落落地掉落在地上,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美好,而他待在自己的安全区里,无法阻止这一切,只能在事后追悔莫及。

   唐毅两手成拳撑着桌子,思来想去还是气不过,右手用力地捶打了一下桌子,人借势离开桌子,快速地走了几步,停在茶几前,两手叉腰站着。两个人和空气对峙着,都各有所思又都沉浸在噩耗的悲伤中。


   沉默终于被一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贺南离门口近,自然就去把门打开。

   李至德拿着手机探了进来,却被眼前阴沉的唐毅吓到。他和贺南两个人挤在门口,都有点畏畏缩缩。

   "什么事?"唐毅似乎还没有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贺南听得出来,还微微带着一点哭腔。

   "老板,白陶的——邀请。"李至德晃了晃手机。三个人神色凝重。唐毅怎么也想不通白陶这到底出的是什么牌。


 


   入秋的台湾总是十分应景,路上的行人已经纷纷穿起了长袖,五彩缤纷的卫衣在大街上遍地开花,秋风高高地在大楼上空飞舞着,不去打搅人们换上新衣的愉悦。路边的树叶初显轻黄,满含笑意地接受着微风的抚摸、亲吻。

   江兆鹏对着镜子扣好最后一颗扣子,又拉了拉袖子,整理了一下衣褶,打开房门,看到的就是江劲堂在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在捣鼓烤面包机。

   "早啊。"江兆鹏把公文包放在餐桌旁,又绕过它去拿盘子。

   "早啊,小叔公。"江劲堂嘴里含着一块吐司,含糊不清地回应着。

   要说年轻还真是好,江劲堂一大早上就摇头晃脑地哼着歌,享受着屋子里的第一束晨光。江兆鹏接上江劲堂烤好的吐司,顺了瓶果酱,一边感慨着青春,一边坐下来啃起了他的早餐。

   江劲堂关掉机器,也跟着江兆鹏去吃早餐。

   江兆鹏原本就背对着太阳坐着,江劲堂一脸笑意地走过来在他的对面站立,终于空下了手拿吐司。

   阳光照耀在江劲堂的身上,让他似是光芒四射,再加上他一脸难抑的笑意,江兆鹏竟是一眼都不敢多看他。他怕多看一眼,眼底的涟漪会又一次泛起;他怕多看一眼,心底的堡垒会为他崩塌。江兆鹏低着头,眼神只停留在江劲堂穿的短袖衫上。

   "小叔公,"江劲堂把凳子拉开坐了下来,"你昨天晚上……做梦啦?"说完就盯着江兆鹏,一脸的邪 笑。

   面前的人突然涨红了脸,手里拿着的吐司掉到了盘子里,原本忙着咀嚼的嘴瞬间罢工,半秒后就开始不停地咳嗽,耳根变得更加通红,头都快埋到盘子里去了。江劲堂帮他轻轻拍着背,无奈地笑笑。


   江劲堂昨夜是被渴醒的。伴随着头不安分地左右来回翻转了几下,他突然清醒,下意识咽咽口水,却发现喉咙里干的如同一处未经开垦过的荒地。江劲堂如同身处一片巨大的沙漠中,且寻不到一滴水。江劲堂眼珠转了转,手微微捏了捏喉咙,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偷偷溜了出去。

   几分钟后,房门又悄悄地开了一条缝,江劲堂一手举着杯子贴着嘴巴,水便一点点逃窜上去,另一只手把门带上。江劲堂喝着水走到床边,水杯放在一边,又慢慢拎起被子一角,轻轻地钻了回去。

   江劲堂不急着睡下,倒是靠在床头,伴着微弱的小夜灯,看着江兆鹏一旁安稳的睡颜。这个男人无论何时都散发着成熟稳重的魅力。没有胡茬,不留寸头,却由内而外地让人有安心的感觉。

   江兆鹏看起来睡得也不踏实,身体倒是没什么大动作,就是这嘴啊,似乎一直在说话。江劲堂又看了几秒,才确认江兆鹏嘴巴的确一张一合地在轻声呓语。留心看了看,江兆鹏的手指也在不安分地活动着。

   江劲堂省事又躺进了被窝里,再一点一点慢慢向江兆鹏那边挪动,直到两个人的耳朵已经近似要贴到一起。江劲堂调整成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正式开始他的偷听工作。


   江兆鹏时隔一个多月终于做了一个梦。

   可这个梦也太奇怪了。

   今天白天课尤其得多,江兆鹏忙得是连轴转,还要帮是奕杰搞定一些烂摊子。一天下来,连午饭都没有时间好好吃就到了下班的时间。

   可能也正由于这样,今天他入睡的极其之快,几乎在闭上眼几分钟后就进入了睡眠。眼前的黑暗不知持续了多久,突然开始明亮起来,视野又一次变得开阔。出现的,是江劲堂的脸。

   江兆鹏看了看四周,他躺在床上,而江劲堂双臂分别支在江兆鹏头顶两边,两个人仅有一层被子相隔。

   "你…你干嘛?"江兆鹏的语气微微带着睡眼惺忪的迷糊。

   "江兆鹏,我饿了。"江劲堂每次直呼他的名字都能一下就把人叫到心坎里去,江劲堂的柔声细语让这个名字在他嘴里变得更加动听。他看着江劲堂一脸的侵 略 欲,还带着一丝腹黑的笑容,他忽然感觉百爪挠心,勾得人直痒痒。

   不行,今天要是答应了明天就没力气上班了。


 


   "明天,明天,好不好?"江劲堂听到江兆鹏一直在重复这句话,疑惑地歪了歪头。莫名其妙。


 


   江兆鹏看着眼前的江劲堂一脸不满意的臭脸。江劲堂摇摇头,嘴巴微撅,用着他抵抗不了的奶音撒着娇:"哎呀,就今天好不好?"

   江兆鹏眼底冒出了源源不断的惊恐,他看着江劲堂把被子扯开,又把衣服解 扣。他想要阻止,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如同一个被江劲堂随意摆弄的木偶,主导权在掌线人的手中。他看了一眼江劲堂,他的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狰 狞。江兆鹏有点害怕,可他反抗不了,只能无力地叫着对方的名字,又说出一声"不要",浑身就如同灵魂被抽去一般软了下来,紧接着堪堪昏睡了过去。


 


   江劲堂听着江兆鹏断断续续说出来的话,一开始还摸不到头脑,直到最后他瞥到了他脸上的两团不明由来的红晕,全身就如同触电一般,什么都猜到了。

   江劲堂突然变得有些羞涩,伸长手去够床头柜的水杯,快速地拿到面前一饮而尽,擦擦嘴,满意地重新进入梦乡。


 


   "小叔公,你昨天答应我的。"江劲堂也基本把江兆鹏的那个梦猜得八九不离十,便大胆的调侃他。

   江兆鹏瞪了江劲堂一眼:"那个不是你。"

   "嗯唔!"江劲堂睁大了眼睛,被噎得说不出话,但还是一脸不服,"你…耍赖啊。"

   江兆鹏终于占了上风,一脸得意地又啃起了吐司。

   "小叔公~"江劲堂看来还没有放弃,"就这里好不好,就一下。"一边手指俏皮地点点自己的嘴唇。

   "你这是怎么了?"江兆鹏不禁失笑,看着江劲堂散发着他的孩子脾性。

   "诶呦,很快的,好不好,好不好?"

   "不好。"江兆鹏别过头去。

   "唉!"江劲堂泄了气,整个人往椅背上靠。

   江兆鹏看了看江劲堂,用不轻不重的声音说:"这次不小心被你抓到了把柄,我下次一定……"

   "还会有下次吗!"江劲堂的脸上顿时充满了兴奋,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江兆鹏。

   "……我去洗碗!"


 


   江劲堂瘫在沙发上,双眼呆滞地盯着手机屏幕,手指机械地滑动着。

   江兆鹏在厨房偶尔会瞥一眼过去,看到江劲堂鼓着嘴巴,整个人如同一只沐浴阳光的熊猫一样惬意,内心的欢喜便又偷偷地添上几分。

   江劲堂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突然有些严肃,眉头紧蹙在一起似是要争个你死我活。他又忽地直起身,在沙发上坐正,握手机的手也慢慢垂下,手机被随意的放在沙发上,五指在沙发上连续地敲击了几次之后,终是从沙发上起身,直直地往厨房走去。

   "怎么怎么了?"江兆鹏突然被一股怪力从厨房里扯了出来,而这股怪力顺势从手臂转移到了手腕,把江兆鹏拉到客厅。又把江兆鹏按到凳子上,和他面对面坐着。

   江兆鹏一脸懵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苦大仇深的医生,还想着好端端地这是怎么了。

   江劲堂挠了挠头,"啧"了一声,而后满面愁容:"小叔公,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嗯?"被这么一说江兆鹏更懵了,他怎么不记得了?

   "我们俩是三代以内旁系血亲。"


   ……


   空气都凝固了几秒,江兆鹏突然感觉这个名词有点熟悉,疯狂在脑海中寻找这个词汇。当他终于寻觅到了有关的记忆后,他立马明白了江劲堂的意思。

   江兆鹏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微微僵硬地笑着看着对面的人,一只手指颤颤巍巍地指了指两人:"我们俩,和这个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


=========

国庆快乐哦大家!

高三好忙啊,文科生伤不起啊

这章小叔公和小堂堂占了主要篇幅,是因为没有cp能发糖了😂对不起,会甜的!会甜的!会甜的!


爱吃茄子的三角君

The Red Coronation (十八) 这个作者还没有┏┛墓┗┓...(((m-__-)m

主飞唐,有立克,非典型性ABO,不喜慎入。

ABO设定:唐毅(A,信息素为乌龙茶)x 孟少飞(AO嵌合体(人为植入),A时信息素为可乐,O时信息素为牛奶)

Jack(A,信息素为一款叫做蓝色海岸的鸡尾酒)x 赵立安(B,但实际是O信息素为巧克力味)


(十八)

Jack和赵子在这段时间里都在做什么呢?

老板既然都在不务正业中,那么作为员工更是没有什么去好好工作的理由的。

经历过之前的事情,Jack也开始有了危机感,虽然之前并不是自己的小可爱发生危险,但是警察工作的危险性他也算是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于是Jack同学自愿当起了赵立安警官的保镖兼保姆。

而这次的风波过去之后,...

主飞唐,有立克,非典型性ABO,不喜慎入。

ABO设定:唐毅(A,信息素为乌龙茶)x 孟少飞(AO嵌合体(人为植入),A时信息素为可乐,O时信息素为牛奶)

Jack(A,信息素为一款叫做蓝色海岸的鸡尾酒)x 赵立安(B,但实际是O信息素为巧克力味)


(十八)

Jack和赵子在这段时间里都在做什么呢?

老板既然都在不务正业中,那么作为员工更是没有什么去好好工作的理由的。

经历过之前的事情,Jack也开始有了危机感,虽然之前并不是自己的小可爱发生危险,但是警察工作的危险性他也算是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于是Jack同学自愿当起了赵立安警官的保镖兼保姆。

而这次的风波过去之后,由于侦三队少了孟少飞这仿佛一个连的战力,所有人都增加了工作量,对于他受袭击案件的后续调查也在继续。今天的赵子依然奋战在工作的第一线上,会议室外的桌面上Jack打给他的第五个电话依然没有人接听。Jack拿着准备好的夜宵,在楼下徘徊了许久,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份不适合上去找人,就找了个僻静的角落里开始刷手机。

月亮都已经升到正当空了,石大炮终于结束了他的喋喋不休的叮嘱,宣布侦三队的人可以回去休息了。

“赵子,这么晚了,今天睡警队吗?可以和我挤一下哦。”俊伟看着哈欠连天的赵子对赵子发出了邀请。

“俊伟,你别再随便说这样的话,赵子现在可是有护花使者了哦~”钰崎在旁边调侃着赵子,一边用手里的文件重重的俊伟的后脑勺一次敲打。

赵子匆匆回到自己座位上看到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就快速点了手机准备打电话回去。刚一解锁就看到了LINE上有好友申请的消息,发了好几次,他点开了消息内容,备注一栏里只写了一句话:你想知道Jack之前的事情吗?

“Jack...”看到消息的那一刻赵子就下意识想把手机屏幕挡起来,身形看着很不自然。

“赵子!怎么还不走啊?”俊伟看赵子一直僵直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其他人都离开了,就有点奇怪。

“啊,不,我,我马上就走。”回过神来的赵子快速收拾好东西就直接冲出了大门,手中死死地攥着自己的手机。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这么简单的一行字让自己有这么大的触动,仿佛就是一个自己一直不愿被发现的秘密被人径直曝光一样令人心慌。脑子一下子变得又满但又空白,没有任何有用于下一步的指令出现在赵子的脑海中。外面街灯的橘色灯光透过淡蓝色的警局外玻璃幕墙,变得柔和了很多,随着电梯的下降,光斑一次次随着楼层的间隔从赵子的脸上划过,给他一种在观看某人的走马灯的错觉。

“叮。”电梯门缓缓开启,处于梦游状态的赵子稍稍回神,想起来Jack之前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自己也没有接。手机突然又震动了起来,在甚为开阔的大厅中非常明显。走过拐角刚打算按下接听键的赵子就直接撞上了一个人,“对,对不起。”赵子闻到了空气中的熟悉气味,顿时愣在那里,和他迎面相撞的人正是Jack。

“赵子,怎么了,今天工作太累了吗?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啊。”Jack察觉到了赵子的奇怪状态,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尝试安慰自己的Omega。

“我,我没事。”赵子看着面前人眼中快要溢出来的关心,就有些内疚,“我真的没事,就是晚饭没吃,有点饿而已。”正想着如何转换话题,赵子瞄到了Jack早就准备好的夜宵,顿时眼前一亮。“哇,夜宵,你专门来给我送夜宵吗?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我的小可爱呀~”看着赵子不怎么熟练的转移话题后努力挤出的疲惫笑容,Jack也放弃继续追问下去,还是让他的小可爱好好回去睡一觉最重要。

于是在深夜的大街上,又出现了一辆开到可以开罚单的低速的拉风的摩托车,驾驶员的怀里还有一个在大快朵颐的人。

 

第二天一早,Jack就出去解决公司一个分部的事情了,但依然买好了早饭,写好了便签后才离开。而前一天辛苦值班的赵警官决定给自己放一个假,美美的享受完男友的爱心早餐之后,打开手机,居然之前发好友申请的人又连着骚扰着他,甚至变本加厉,得到了他的个人信息。赵立安觉得这种行为已经触及到法律,于是就通过了申请打算和对方来一场唇枪舌战。但是很快,他就有些后悔了,他连对方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可能对方还握着Jack的一些过去的隐私,自己这样的决定总觉得有点草率。赵子也知道自己心里在忐忑些什么,自己虽然从来没有刻意去追查过Jack的身世,说是一点都不在意是绝对不可能的。很多次话就在嘴边还是从来没有真正说出来,Jack会不会觉得自己对他是不信任的,会不会怀疑自己对他的感情呢?赵子抱着小恐龙抱枕在沙发上发呆了一个早上也没有得出什么所以然来。

突然之间的手机消息声惊醒了他,果不其然,那个人发了一张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楚,而且还是远景,但是这个照片的背景赵子很熟悉,是之前他们侦三队追踪的一个禁用级抑制剂交易案子的接头地点,一个地下停车场。由于每一次他们到的时候都扑了个空,所以从来没有抓住过犯罪集团的狡猾尾巴。之前他们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行天盟参与了其中,然而唐毅对他们完全公开了信息,经过了仔细的排查,已经将他们的作案可能否定了。那么为什么在这张照片里Jack,作为唐毅身边的最得力助手之一,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时间是在他们蹲点之后。努力的观察了照片许久,赵子长叹一口气,与Jack交换东西的人蒙着面部,完全无法分辨是谁。

看完照片的赵子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双手已经变得汗津津的,指甲在手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他知道和Jack之间把一切说清楚的一天总有一天会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他原本幻想着自己可以一直假装着不在意,然后单纯的两个人过着平淡的小日子。

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是警察,而他可能,爱上了一个可能有着不可告人过去的人。

 

TBC.

PS:最近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但是开启了每个工作日都要早起晚归的实验室实习工作,请原谅每一章变短了,我会尽量加大频率的~

再审明一次,我不是鸽文,我是心力交瘁o(╥﹏╥)o

再次PS:写完这篇,我决定再彻底修一遍,自费印一下给自己纪念一下,默默就想问一下有小可爱想要吗?

我真白勺很讨厌变月半

【水星记】飞唐(承钧真人向)*虐

【水星记】飞唐

——(吴承洋x徐钧浩)请勿上升真人正主🙏

——(都是编的🤪)

————————

   “我好像有听到承洋的声音。”

   在嘈杂的声音中,徐鈞浩出其不意的话让在场的粉丝惊声尖叫,而吴承洋却有些微愣。

  “你要带我去吃好吃的喔。”徐鈞浩突然又来一句话,现场的粉丝更是尖叫声激烈。

  “最近工作辛苦吗?”从主持人接过手机的吴承洋问着徐鈞浩,可徐鈞浩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说着:“多吃一点喔,回来告诉我什么东西好吃。”

见面会结束后,吴承洋发了一段简讯给徐鈞浩:[今天谢咯]

过了一会儿徐鈞浩回复他:你...

【水星记】飞唐

——(吴承洋x徐钧浩)请勿上升真人正主🙏

——(都是编的🤪)

————————

   “我好像有听到承洋的声音。”

   在嘈杂的声音中,徐鈞浩出其不意的话让在场的粉丝惊声尖叫,而吴承洋却有些微愣。

  “你要带我去吃好吃的喔。”徐鈞浩突然又来一句话,现场的粉丝更是尖叫声激烈。

  “最近工作辛苦吗?”从主持人接过手机的吴承洋问着徐鈞浩,可徐鈞浩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说着:“多吃一点喔,回来告诉我什么东西好吃。”

见面会结束后,吴承洋发了一段简讯给徐鈞浩:[今天谢咯]

过了一会儿徐鈞浩回复他:你在讲什么东西啦,干嘛喔突然说这个,怪怪的。

[但是这样帮我的话你也会被骂的,我一个人也可以解决的啦,今天玩的很开心,但是差你一个,下一次泰国等你喔。]

看到吴承洋发来的写的话,徐鈞浩回了一个好后便没有再看手机了。

吴承洋总是这样,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扛着。

是小事吗?事情蛮大的,大到还在拍戏的徐鈞浩都知道了,徐鈞浩只是想拉他一把,让因为吴承洋和他无法合体而去现场的粉丝知道,他们并不是不要好。

在跟他们说自己变黑时,那放松的语气,让身旁的经纪人都笑了,挂了电话后,经纪人还问着他:“怎么了?还真不怕他们笑你?”

徐鈞浩无奈的笑了笑,“我们不能合体就算咯,又不是关系不好。”

徐鈞浩与吴承洋本来在宣传期应该是要甜甜蜜蜜地营业才对,可惜徐鈞浩和吴承洋的新戏要开拍了,只能尽量分开了。

经纪人拍拍徐鈞浩的肩膀,叹了一口气:“没事啦。”

徐鈞浩听到这句话后,有些慌张地躲开经纪人的眼睛,“我有什么事吗…我…”

“大家都明白的,鈞浩。”经纪人的话不重不轻,压在徐鈞浩的心上,是的,他的心思,有人看出来了。

“承洋和你,你们两个现在重要的是事业。”经纪人的这句话十分客观,是的,他在拍戏,吴承洋也是,他们是演员,演员的职业禁忌,其中一条就是不能动了真情。

徐鈞浩抿着嘴,若有所思。

其实他并没有要吴承洋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他的想法很简单,两个人就做好朋友便好,现在还是营业期,只要吴承洋有事,他还可以出现拉他一把。

初见吴承洋时,徐鈞浩不小心与他对视,吴承洋的眼睛很好看,让他一下子慌了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他的你好卡在喉咙里,只保持着微笑看着吴承洋。

“你们两个同一天生日喔。”当导演说出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时,徐鈞浩内心的惊喜不亚于中了头彩,是什么样的缘分,让他们能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

“以后生日一起过啊。”当拍戏时徐鈞浩捧着蛋糕对吴承洋说着,他看到吴承洋眼里的泪花,不禁自己也有些鼻酸。

“好喔。”吴承洋看着他,温柔的点着头,那时吴承洋认真的表情他要记一辈子,徐鈞浩想。

太久没与粉丝见面了,徐鈞浩都有些紧张了,泰国场的当天,徐鈞浩看着舞台上的灯光打亮,本来是有些害怕的,吴承洋却在上台前捏捏他的肩膀:“别怕啦。”

好在粉丝都很善良,见面会的一切都很愉快,只是快结束时发生了不好的事,让徐鈞浩的记忆里产生了并不美好的事。

“鈞浩,还好吗?”吴承洋在结束后问着他。

徐鈞浩看着吴承洋无奈的扬起嘴角笑了一下,“没事。”

其实有事,我很怕。

徐鈞浩和吴承洋太像了,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扛着。

当时与粉丝合照,一个粉丝上台,突然扶着徐鈞浩的肩膀,徐鈞浩整个人僵直,吴承洋看到徐鈞浩表情不对,但看到让他表情不好的竟然是粉丝,他在那个阶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粉丝这样的举动给徐鈞浩带来不小的冲击,让徐鈞浩有些害怕,本来以为应该只是这次的小插曲,不会再有了。

没想到台中时,徐鈞浩又发生了同样的情况,陈廷轩都发现了将他们之间的位置调换却还是没有躲过一劫。

吴承洋下台看着徐鈞浩,半天开不了口,徐鈞浩笑了笑,“没事,我和孟少飞这点很像,粉丝很热情我能理解。”

热情到上下其手吗?

吴承洋看着徐鈞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明白徐鈞浩的心情的,拍了拍徐鈞浩的肩膀,转身准备离开了。

而徐鈞浩叫住他,“承洋。”

“嗯?”吴承洋有些懵逼的回头。

“谢谢你问我。”徐鈞浩扬起微笑。

“这有什么。”吴承洋也笑起来。

“韩国见。”徐鈞浩说着。

“好。”吴承洋抬手挥了挥。

等到韩国场真正结束时,吴承洋在徐鈞浩的肩上轻轻一吻,徐鈞浩感受到了,吴承洋在告别,跟孟少飞告别,但徐鈞浩没有回应。

“唐毅的愿望是什么我不能说,但我的愿望是希望身边的那个人一直陪着他。”

吴承洋说出这句话时,徐鈞浩也是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看着吴承洋,十分的温柔,十分地小心翼翼。

就算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关系,就算你觉得我一直都是这样的脾气也没关系,因为,我怕我一旦表现出来了,就藏不住了,孟少飞永久的留在了我的血液里,没有人会知道,作为孟少飞的徐鈞浩,也曾对作为唐毅的吴承洋心动过,没有撒谎,是认认真真的心动。

真正的告别应该是在庆功宴上,两个人开心的喝着酒,但是徐鈞浩不敢再看吴承洋,他生怕,生怕身体里的孟少飞会忍不住抱住眼前的人。

徐鈞浩听过一首歌,名叫《水星记》,当中记得几句歌词: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要怎么探寻 要多么幸运
才敢让你发觉你并不孤寂

他一听就觉得是说唐毅与孟少飞,其实他与吴承洋何止是有缘一句两句就可以说清的,这个世界上,能找到同月同日生的人就很难了,但他们是在没有任何的征兆下相遇并且相识,都是男孩,都是演员,虽然不同年,却同月,同日生。

但至少也是,同年,同月,同日识。

吴承洋与徐鈞浩喝上最后一杯酒,与圈套,与唐毅,与孟少飞告别。

以后他们之间再见面或许还会说说笑笑,但曾在他身上出现过的唐毅,看到爱着的孟少飞一定会心头一沉。

他们彼此都一样,当初多用心去演了这部作品,所呈现的力量多大就说明他们所投入的感情有多深,他们都用尽了所有的爱意去爱彼此,深陷其中,再一点一点慢慢往外拔,这个滋味太疼了,徐鈞浩想着,那先不拔了,交给时间来消磨吧,他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也可以。

你可能会觉得水星和太阳的默契如同两个旋转陀螺, 他们的旋转如此的遒劲有力,并且,每一个旋转都没有丢失自身的优雅。

只是,

太阳一直在独自旋转,

而水星却是围绕着它不停自转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