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orror x lust

1120浏览    33参与
Anna

【HL】horror的即兴翻唱:zombies on your lawn

“horror……”

“遵命我的lust?”

“你会……嗯,唱歌吗?”

“呃……唱歌啊……”horror想了想,“想不起来了,不过如果要我唱我绝对能嗨翻全场!呀嚯……”

“那那,”lust请求道,“horror你可以唱歌给我听吗?”

“啊,当然,唱什么好呢……”

“随便,”lust说着,“只要是你唱的我就喜欢听……”

99999999

“好好,咳咳……here we goes……”

……

“唉,天怎么突然黑了?”lust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才发现是舞台灯光打了下来

……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s...

“horror……”

“遵命我的lust?”

“你会……嗯,唱歌吗?”

“呃……唱歌啊……”horror想了想,“想不起来了,不过如果要我唱我绝对能嗨翻全场!呀嚯……”

“那那,”lust请求道,“horror你可以唱歌给我听吗?”

“啊,当然,唱什么好呢……”

“随便,”lust说着,“只要是你唱的我就喜欢听……”

99999999

“好好,咳咳……here we goes……”

……

“唉,天怎么突然黑了?”lust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才发现是舞台灯光打了下来

……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I am the "zombie" on your lawn

……

我高大威武不会死

人们口口相传说出我的故事

对 我就是你们最害怕的horror!sans

lust(跟唱): nooooo

……

aliza说我是个坏蛋

吃意面还拿人肉调拌

的阳光

让我节奏变乱

……

球场由我做主    “你哪来的篮球啊喂!”

我头顶路障柱    “这又是哪来的路障啊喂!”

身有栅门防护    “等等你把咱家门放下!”

我们是不死族!

……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I am the "zombie" on your lawn

……

小可爱给我做了评估

他说horror有粉丝不愁宝物

胆固醇吃多会不舒服

“小可爱指的是我吗?”“还能是谁?”

……

谢谢关心我很幸福

纵横AU忙忙碌碌

你才是我的宝物

还要我保护

……

我是机车大叔    “这是隔壁小孩的三轮车吧!”

头顶黄油赶路    “今天的黄油没法吃了……”

生吃lust最酥    “nononoxN”

我们是不死族!

……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there's a "zombie" on your lawn

I am the "zombie" on your lawn

……

原曲:范乔治

原词:范乔治

原唱:Laura Shigihara

……

一次填词:一兮

一次翻唱:萧敬腾

……

二次填词:horror,lust(Angle the writer)

二次翻唱:horror,lust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小插曲)

放下那一本horrortale的漫画书,lust看了看身旁的骨头

“horror,你会吃掉我吗?”

“哪个方面的?”

“唔……”lust有些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只是盯着墙角放着的,好久没动都快长蜘蛛网的斧头,斧刃的血迹已经和锈迹混合在一起了

“……哦,你说这个东西?”

horror走到墙角,拿起那把斧子,挥舞了几下,lust吓得直往沙发里面躲,然后他听见了金属撞击地板的声音

“才不会呢lust……”horror笑了,不是那种癫狂的笑容,而是那种令人安心的笑容,放下斧子,重新坐到lust身旁,把他搂在怀里

“你根本就没有多少肉,吃着多硌牙……”

“……做个骨头汤也不错啊……”

“...

放下那一本horrortale的漫画书,lust看了看身旁的骨头

“horror,你会吃掉我吗?”

“哪个方面的?”

“唔……”lust有些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只是盯着墙角放着的,好久没动都快长蜘蛛网的斧头,斧刃的血迹已经和锈迹混合在一起了

“……哦,你说这个东西?”

horror走到墙角,拿起那把斧子,挥舞了几下,lust吓得直往沙发里面躲,然后他听见了金属撞击地板的声音

“才不会呢lust……”horror笑了,不是那种癫狂的笑容,而是那种令人安心的笑容,放下斧子,重新坐到lust身旁,把他搂在怀里

“你根本就没有多少肉,吃着多硌牙……”

“……做个骨头汤也不错啊……”

“嗯,这个主意倒也不算坏,”horror说着,“要不我们一块洗个热水澡如何?”

lust撇了撇嘴,好吧,那该死的斧子就让它永远化作灰尘吧……

Anna

【HL】幕后花絮:eat and be fucked XD

“this world is……”

“eat or be eaten!”“fuck or be fucked!”

“卡!”Angle叫停了二位

“不是说好的一起说eat and be fucked吗!”horror有点生气,“你怎么又忘词了!”

“你不是也一样吗!”lust回应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干脆改个名叫洛天依得了……”

“你说什么?”

“怎么了!你个吃货!”

“你想被我吃掉吗……”

“二位别吵了……”Angle说着揉揉自己酸痛的太阳穴,“已经很晚了,我们再试最后一次,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要收工了,困死了……”

……

这次绝对不能再出错了……绝对!lust默默地...

“this world is……”

“eat or be eaten!”“fuck or be fucked!”

“卡!”Angle叫停了二位

“不是说好的一起说eat and be fucked吗!”horror有点生气,“你怎么又忘词了!”

“你不是也一样吗!”lust回应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干脆改个名叫洛天依得了……”

“你说什么?”

“怎么了!你个吃货!”

“你想被我吃掉吗……”

“二位别吵了……”Angle说着揉揉自己酸痛的太阳穴,“已经很晚了,我们再试最后一次,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要收工了,困死了……”

……

这次绝对不能再出错了……绝对!lust默默地提醒自己,eat or be fucked……eat or……

等等,为什么他是那个be fucked?

有些不服气地看了horror一眼,horror转过头来:

“看啥呢?”

好吧,现在想起来了,lust抹了抹自己头上的汗水,

“最后一次,action!”

“this world is……”

“ea-fu-eat or be-”

“算了,我换一幕吧……”Angle总算是服了这俩的零默契

“呼……天哪累死我了,”lust这么说着,揣着剧本刚要走开,就被另外一只手给拉住了

“这边……”horror提醒道

“哦……”lust回应着,不好意思地拉着horror的手往台下走去了

……

一握着horror的手,lust就能感到从灵魂深处涌上一股温暖的感觉

这正常吗?他身边的是horror!sans,是令其他au都胆战心惊的角色……

每当一看到horror,大家的大脑中都会下意识地映射出血腥和可怕的画面来,但是lust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即使是偶尔地抬起头,瞥见了horror说话的时候微张的嘴巴,他也没有办法想象horror可怕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或许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说不定啦

“lust?”

“嗯?”

“想什么呢?”

“没什么,”lust回应道,“只是想……好好看看你……”

“……好吧?”horror说着,故意郑重其事地坐到了lust身旁

“看吧……”

“嗯……”lust一看到horror那双认真的血红色的眼睛,就感到了害羞,别过了头去

“怎么了,你不是说,想要好好看看我吗?”horror说着,轻轻伸出手去握住了lust的手,“现在又不想看了?”

lust简直没有办法回答这样的问题,只是捂着脸,害羞得脸上一片紫

天杀的,他究竟是怎么爱上horror的?明明就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已……

看到lust这副无所适从的样子,horror感到了征服的快感,于是为了更进一步,他伸出手去,轻轻把lust的双腿抬到了自己的腿上来,把他搂在怀里

“ho-horror!”lust惊呼着,又把脸埋到了horror怀里,生怕有人看见似的

“hehehe……”horror伸出手去抚摸着lust的后背,“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lust?”

“因为在我所有的猎物中,你是表现最独特的那一个……”horror说,“你真的太可爱了,lust,可爱到让我垂涎……”

lust依然没有回答,他在听

于是horror伸舌轻轻碰了碰lust的脸,在他脸上留下自己的湿迹,看着心爱的lust离他更近,更近,近到灵魂几乎都贴在一起

lust轻轻地睁开眼睛,horror的嘴巴就伸在他的面前,两排尖牙之间红色的魔法舌头时不时地触碰他的脸,他的眼睛,鼻尖,最后是lust自己的两排牙齿,lust轻轻张口,便和horror交换了一个亲吻

“你知道么lust,我饿了……”

……

“action!”

“this world is……”

“eat or be eaten!”“fuck or be fucked!”

“非常好!收工!”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二十六天)

……

“……”

horror和lust两骨面对面坐着,面对着同一场棋局发呆

举棋不定,下落不明

lust已经拿着那枚棋子犹豫了好长时间了,长得horror都快看不下去了

到底下不下,你倒是给个准话啊!horror内心叫道,你下次要是再不落子,我就吃了你!

我就吃了你……

我就……吃了你……

反反复复了好几分钟lust也没下定决心,horror也没下定决心来吃他

“将军!”

“哦我的天啊你终于下了!”horror直接瘫倒在了棋盘上,“你已经犹豫了整整一刻钟了……”

“ok!”lust在白板上写下比分,“目前来看,2:2平……”

“你知道的,有时候家里的游戏多叫一些人来玩比...

……

“……”

horror和lust两骨面对面坐着,面对着同一场棋局发呆

举棋不定,下落不明

lust已经拿着那枚棋子犹豫了好长时间了,长得horror都快看不下去了

到底下不下,你倒是给个准话啊!horror内心叫道,你下次要是再不落子,我就吃了你!

我就吃了你……

我就……吃了你……

反反复复了好几分钟lust也没下定决心,horror也没下定决心来吃他

“将军!”

“哦我的天啊你终于下了!”horror直接瘫倒在了棋盘上,“你已经犹豫了整整一刻钟了……”

“ok!”lust在白板上写下比分,“目前来看,2:2平……”

“你知道的,有时候家里的游戏多叫一些人来玩比较有意思……”horror说着,“就我们俩这么干比也太没意思了……”

“……怎么,你想邀请我们的朋友来吗?”

“不是的我是说要不咱们俩现在脱下裤子来造个baby如何?”

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差点让lust一口老血喷出来

“咳咳,啥啥?让我嫁给你就不错了,为什么还要给我指派这么艰巨的任务?”

“……怎么就叫艰巨了啊?”

“哦拜托,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也是开玩笑的……”horror说着把lust搂到怀里

“你已经够我吃一辈子的了……”说着,horror还故意伸出红色的舌头舔了舔lust的脸,弄得lust脸上有点痒痒的,心里也有点七上八下的

万一真的被吃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够,够了……”lust把horror的脸轻轻推开,“还想再玩点别的吗?”

“随时奉陪!”

……

“哦不……”

“yeah,我又赢了……”lust说着又在白板上记下一笔,“没想到horror你玩象棋有一套,玩兽棋也是有一套啊!”

“别以为我听不出你是在挑衅我!”horror说着,“敢不敢再来一局?”

“有什么不敢的!来!我不会输的!”

……

“嗯……”lust又在拿着一颗棋子发呆了

horror焦急地在棋局的另一旁等待着,他知道围棋比象棋和兽棋变化更多,也更加难以理解,但是他完全不知道,lust有能为了一枚棋子想上整整半个小时的决心

更过分的是这还是第一枚棋子啊!

“……你究竟下不下啊!”horror快要忍不住了

“等一下嘛亲爱的……”lust说着,他一点也不着急,不下棋的一方面,是揣摩究竟下在哪里比较容易赢这一局,另一方面就是想看horror着急流汗的样子

等等,骷髅有汗吗?当然有了,不然靠什么散热,等等骷髅身体会发热吗?你不知道魔法生物也是要遵守熵增定律的吗,不发热要怎么增加无序度啊不增加无序度要怎么活啊!

第一手黑,占空角小目

“天哪你终于下了……”horror说着,“都不知道你停了多长时间了……”

“嘿嘿,放马过来吧……我可是围棋九段……”

“那我就是十段!”

“亲爱的,围棋没有十段……”lust说着,却又看见horror的眼神

“有没有?”

“有有有……”lust赶紧改口,擦了一把自己的冷汗

“……我来,我占空角星……”

“黑三挂角!”

“哦不!为什么我一下你就一定要挂角……”

“这叫策略……”lust笑嘻嘻地说着

“策略个鬼啦!我告诉你要是你输了……你可不会喜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lust拉了一下自己的领子,咽了一口口水

……

“哦不!”lust的惊叫传了出来,“为什么我要走这一步!”

“不能悔棋哟我的lust……嘿嘿嘿嘿……”horror一个公主抱把lust轻轻地抱到了沙发上,“做好被我吃的准备了吗?”

“没有!你这……”

后半句被淹没在了一个深深的亲吻当中

horror压在lust的身上,没有留给lust任何挣扎的空间,两人的嘴巴碰在一起,lust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嘴巴里面的液体流出和horror嘴巴里面的液体涌入的感觉,虽说有点嫌弃,但更多的是浓浓的爱意

“嘿嘿嘿……”亲吻完lust的嘴巴之后,horror开始放肆地亲吻他身上的其他地方了,舌头在他206根骨头的每一根细细地舔舐,痒痒的感觉袭击了全身,让他又害怕又欲罢不能

horror明白,他的食物已经放弃了抵抗,只等着他来享用了,他抹了抹嘴边的口水,便和lust一同沉溺在这场疯狂的棋局中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二十五天)(下)

……

“lust你想干嘛……”

“放轻松点,”lust说着用骨头把horror的上下牙支撑开,“还不都是为了你……”

“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由于上下牙是分开的,horror也说不出太清晰的话来,lust也几乎听不清他说什么话

不过,不管说什么也没用,lust伸出手去

“不准乱动哦……”

horror能猜到lust想干嘛,虽说知道lust是为了帮他拔牙,还是本能地想抵抗,没办法,都是智慧生命,谁忍得住啊……

然后只听见咔嚓一声,那根支撑着的骨头断掉了

“啊啊啊!”lust再一次尖叫了出来,horror又一次咬住了他的手指头

“够了!”再一次把手指从horror牙齿间抽出来,...

……

“lust你想干嘛……”

“放轻松点,”lust说着用骨头把horror的上下牙支撑开,“还不都是为了你……”

“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由于上下牙是分开的,horror也说不出太清晰的话来,lust也几乎听不清他说什么话

不过,不管说什么也没用,lust伸出手去

“不准乱动哦……”

horror能猜到lust想干嘛,虽说知道lust是为了帮他拔牙,还是本能地想抵抗,没办法,都是智慧生命,谁忍得住啊……

然后只听见咔嚓一声,那根支撑着的骨头断掉了

“啊啊啊!”lust再一次尖叫了出来,horror又一次咬住了他的手指头

“够了!”再一次把手指从horror牙齿间抽出来,lust吹着被horror咬肿的手指头,说着,“别想让我给你拔牙了!反正你牙疼,想吃我也不可能的!”

“唉,别啊……”horror从椅子上挣扎起来,“lust,lust我求你了帮帮我好不好……”

见lust怎么都不肯理他,horror赶紧想尽办法哄他,玫瑰花没用用巧克力,巧克力没用用……还有什么东西能用吗?!

“求你了lust,你最可爱你最好了……”horror搂着lust的手臂,任lust怎么甩都甩不开,“求求你了,难道你忍心眼睁睁看着你的老公饿死吗……”

“哼!”lust撅着嘴巴转过脑袋,“不敢不敢……”

“求你了嘛……”horror说着,然后张开大口咆哮:

“我好饿啊!几天没吃了……”

一边咆哮,一边流着眼泪,哭得lust心烦意乱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

“有了!”

……

“你确定这一招管用?”horror含着一根细绳说着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拔过牙……”lust说着把细绳的另一端拴在了窗台上,“我都把自己的牙齿保护得很好,好吧……”

“谁像你,吃完东西不刷牙……”

lust突然伸手指向别的地方

“唉,你看那是什么?”

“什么啊?”

就在horror转身的时候,lust一把把horror给推到了床上

咔嚓

掉下来的不是horror的牙齿而是窗框,窗玻璃也跟着一起飞了下来,不过幸好这是夹丝玻璃,不会乱飞伤人

“……我开始失去信心了……”坐到床上的horror说着,“不能吃东西,也睡不着觉,我该怎么办啊……”

“要不horror……”lust走到horror身旁,拍拍他的后背,“我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咱们去看牙医吧……”

“什么?!不要啊!”

horror一想到牙医可怕的诊室,和拿着明晃晃的针管的白大褂牙医慢慢靠近的样子,就感到全身发冷

“别怕啊,小朋友……嘘……阿姨给你打一针,马上就不疼了……”

趁着horror想事情的工夫,lust一拳狠狠地打中了horror的下巴

“啊哦!”horror揉了揉下巴,“你竟然敢……”

可是突然,他的舌头触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他赶紧把那个东西吐了出来

“掉了?!”

“嘿嘿嘿……”lust颇有成就感地笑了笑,“我是故意和你说话,转移你的注意力呢!”

不过紧接着horror抓住了他的双手

“唉!horror你干嘛!”

“你敢打我,胆肥了是不是?”horror气鼓鼓地说着,“我可没让你用这种方法……”

“唉!你要干嘛!我都是为了你啊……”

“那既然都是为了我,”horror伸出可怕的红色舌头舔舔嘴巴,“不如……我先吃了你,怎么样?”

“不要啊!救命啊……”

……

牙齿:“还好我没有眼睛”

*答案是没有逃离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二十五天)(上)

*horrortale私设:horrortale大家通常认为是没有alphys的,是因为原版undertale剧情暗示alphys在mettaton死后自杀,不过这里为了剧情需要,alphys还是活了下来的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骨命啊!

……

“lust!快点起来!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我饿极了,我已经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

“horror,你怎么了……”lust看着horror发着红光的眼睛,心里一阵寒意——莫非这家伙终于决定要吃他了?!

“哦不,抱歉lust……”horror说着指着自己的嘴巴,“都是这颗牙齿害得,我快疯了!”

lust看向horror那张可怕的血盆大口里面...

*horrortale私设:horrortale大家通常认为是没有alphys的,是因为原版undertale剧情暗示alphys在mettaton死后自杀,不过这里为了剧情需要,alphys还是活了下来的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骨命啊!

……

“lust!快点起来!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我饿极了,我已经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

“horror,你怎么了……”lust看着horror发着红光的眼睛,心里一阵寒意——莫非这家伙终于决定要吃他了?!

“哦不,抱歉lust……”horror说着指着自己的嘴巴,“都是这颗牙齿害得,我快疯了!”

lust看向horror那张可怕的血盆大口里面,可以看得出来,horror指着的那颗牙齿已经烂得不成样子,舌头一舔就摇摇晃晃,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样子

“都叫你餐后刷牙你就是不听……”lust抱怨着,“现在好了,疼不?”

“你说啥……啊唔……”horror想要发脾气,却被限制住了,看来,在这颗烂牙治好以前,他是没法“动口伤人”了

说实话,他很担心这个时候lust会和他大倒苦水,把压在心里对他不满的话全吐出来,然后和他分手……

但是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

“给,”lust递过来一杯温水,“含一口温水,牙痛走光光……”

“唔……谢谢你对我这么好,lust……”horror说着轻轻含进去一口温水

“当然了,毕竟我也是个sans我可没有那么小心眼……”lust微笑着

“一会穿好衣服,带你去找alphys看牙……”

“噗!”horror嘴巴里面的水一下子全都吐了出来

“咳咳,看牙?!”horror喊叫着,“不,我不要去!”

lust抹了抹身上的液体

“呃嗯,这么大的人了还怕看牙医?”

其实说真的,谁小的时候还能没看过牙医啊,拔不掉的乳牙,不还是得靠牙医帮忙吗?

而当然,情理之中,horror也被gaster和papyrus架着去看过牙医,而那绝对不是一段美好的记忆——你们知道拔牙,剪指甲这些事情对于骷髅有多痛苦吗?

“……不去就是不去!”

“……不去就不去,horror你从天花板上下来,太危险了!”

……

对牙医的工作室,每个人都是有阴影的,我相信大部分读者也是这样吧?

所以,拔牙,还不如在家自己找些比牙医更有效的方法……

“你确定改善环境就能让我冷静下来?”

“当然了,”lust说着,一只手翻开冰箱拿出冰块,“含在牙齿那边……”

“哦……”horror说着,任其摆布地含下一块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有什么方法能帮你拔牙呢?”lust翻开为了剧情需要而出现的手册,“不如先试试第一个方法……”

“来,horror,张开嘴巴让我看看,别乱动……”

抱歉了horror,可这都是为了你好才骗你的啊……

趁着horror以为他只是检查的时候,伸手对准horror的烂牙突然一顶

“啊!”

叫声不是来自horror而是来自lust,horror的条件反射显然比lust快了那么一点点,还没等lust顶住他的牙齿,就狠狠地咬住了lust的手指

不过这么一咬还是触到了烂牙,horror紧接着张开嘴巴,两个骷髅各自捂着自己的部位呻吟着

“我不是说别乱动吗!”

“你不是说了只是看吗!”

“我的手……”lust赶紧含住自己的手指,一时间想到这是horror刚刚咬的那根,连忙吐了几口口水,他可不想被传染虫牙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嫌弃我!”horror吼道,“要么治好我的牙齿,要么我就吃了你!”

……

*九死一生,lust能否治好horror的牙齿,逃离horror的五脏庙呢?敬请期待……

*明天考试了,吸一吸小伙伴的祝福咩?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二十一天)

*我竟然一连睡了14个小时……以及早上的快速眼动睡眠期又被强制阻断……

*不多说了今天更,灵感来自我的快速眼动睡眠期(做梦)

……

“lust,lust……”horror的声音把lust给弄醒了

lust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是浑身大汗,心跳得也很快

“怎么了lust?又做噩梦了?”

“不是不是……”lust解释道,“我只是梦见以前常常霸凌我的一个家伙而已……怎么了?”他看到horror的表情突然变了

“……有人欺负过你?”

“呃……对啊,怎么了?”lust说着,其实看到horror那个表情他就基本上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告诉我他住哪……”horror拿着自己锃亮的斧头,眼睛红...

*我竟然一连睡了14个小时……以及早上的快速眼动睡眠期又被强制阻断……

*不多说了今天更,灵感来自我的快速眼动睡眠期(做梦)

……

“lust,lust……”horror的声音把lust给弄醒了

lust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是浑身大汗,心跳得也很快

“怎么了lust?又做噩梦了?”

“不是不是……”lust解释道,“我只是梦见以前常常霸凌我的一个家伙而已……怎么了?”他看到horror的表情突然变了

“……有人欺负过你?”

“呃……对啊,怎么了?”lust说着,其实看到horror那个表情他就基本上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告诉我他住哪……”horror拿着自己锃亮的斧头,眼睛红得可怕

“我不知道啊……”

“竟然还有人敢代替我的位置……”horror一句话让lust无语,“好吧,不过要是我看见他了,我一定要把他做成head dog……”

“以后你做梦的时候不准梦见别人!”horror伸手抓住lust的脸命令道

“这我哪能控制……”

“反正就是那个意思,懂吗!”

看着lust点了点头,horror才放开手

horror的占有欲还真是特别呢……lust心想着,不过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再欺负我了……所以好吧我认了

……

“啊呼呼呼……怎么了,今天我们的sans带着一位小可爱来了?”

aliza解放地下世界之后,muffet的料理也从人肉改回了蜘蛛料理,虽然确实对人类依然是那么有点怪

但是对于lust这个怪物,也就不怪了,除了……在他的那个不是操人就是被操的世界里面,muffet是开窑子的……

算啦算啦,这不就是所谓AU之间的差别吗……

“感觉怎么样?”horror问lust

“挺不错的……”lust说,“只要忽略原材料,还是挺好吃的……”

“你开心就好了……”horror揉着lust的脑袋

看在horror和lust已经结婚的份上,muffet已经决定直接免单了,反正地面上的顾客挺多的

顺便还可以解决几个吃完饭不交钱的小混混,于是,muffet的店名气就像是孙二娘的包子店一样传开了,好人不怕恶人怕

不过看着坐在椅子上卿卿我我的horror和lust,muffet心里也不禁嘀咕,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找到一个灵魂伴侣呢?

……

*小安短(请不要联想到自己身上的某个地方)

*发出索命的声音:做作业

黑炎是頭龍
是点图的horlust! @s...

是点图的horlust! @shadow_幻影
很随意的上色xd……
因为没有要求画🐍图所以就画了很正常的XD

是点图的horlust! @shadow_幻影
很随意的上色xd……
因为没有要求画🐍图所以就画了很正常的XD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二十天)

“……”

一睁开眼,lust就发现自己又一次站在了雪地之中,空气中弥漫着血的味道,让lust捂住了鼻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鼻子,反正是捂住就对了

背后是遗迹的大门

他意识到自己应当是又在快速眼动睡眠期中做梦了,但是梦境是那么真实……比现实还要真实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horror的情侣睡衣

胆怯地往前挪着步子,果然,horror的哨站如约出现,红眼睛的horror坐在那里,咧着可怕的大嘴

lust默默咽了一口口水

“well well well……”horror开了口,“一个可爱的小骷髅……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lust心里侥幸的一丝想法破灭了

“要来个热狗吗?”

还...

“……”

一睁开眼,lust就发现自己又一次站在了雪地之中,空气中弥漫着血的味道,让lust捂住了鼻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鼻子,反正是捂住就对了

背后是遗迹的大门

他意识到自己应当是又在快速眼动睡眠期中做梦了,但是梦境是那么真实……比现实还要真实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horror的情侣睡衣

胆怯地往前挪着步子,果然,horror的哨站如约出现,红眼睛的horror坐在那里,咧着可怕的大嘴

lust默默咽了一口口水

“well well well……”horror开了口,“一个可爱的小骷髅……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lust心里侥幸的一丝想法破灭了

“要来个热狗吗?”

还没有等到lust的回答,horror就伸出手去把他拽了过来,就像他事先就预知到lust会怎么做一样

lust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自己梦境的结局

“嘿,不要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嘛……”

horror说出了令lust极为意外的话语

“怎么,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亲爱的lust?”

……

“horror……”

“醒了?”horror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lust,“睡得好吗?”

“嗯……”lust轻轻卧倒在了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看来睡得不错啊,怎么,我的睡衣起效了?”

“有效呢……”lust说着趴在了horror怀里,“horror你真好……”

“我知道我是个好人(horror),不用夸奖我……”horror的话逗得lust大笑,看着lust可爱的笑脸,不禁在lust耳边偷偷亲了一下,还伸舌轻轻舔了舔,lust感觉痒痒的,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害怕,但也就只剩下爱情中那七分之一的一点点害怕而已

“有时间要不要去度个蜜月?”

“我想可以吧……”lust说着,“不过千万别再让我选日子了……婚礼日子就快要累死我了……”

“……我们就在家里度吧……”

“挺好……”

两人沉默了一会

“嘿,要看电视吗?”

“可以啊,你要看什么……”

“实际上我是想要问你要看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

“come on,我们不是又老又无趣的老夫老妻,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些!”horror说着,“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就像这样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我也这么觉得……”

“……你要看电影吗?”horror问道

“好!”

“ok,我去做爆米花你把窗帘拉上打开电视,我一会回来给你挑电影……”

“不要恐怖电影!”

“没问题!你就等着吧!我挑好的电影你肯定喜欢!”

Anna

【全AU】对于自己的昵称不满的怪物们

……

horrortale & underlust

cp:horror x lust

“lust……”

和人类一样,lust也不喜欢horror给自己的称呼

众所周知,他的名字叫sans而不是lust,但是在跨au的情况下叫sans,就特别容易混淆

于是,大家似乎有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不同au的sans之间都有自己的称呼

比如对原版sans的称呼是classic,underswap!sans的称呼是blue或者blueberry,对Xtale的sans的称呼是cross等等

但是lust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原因很简单

“horror,你不要再这么叫我了,好吗?”

“怎...

……

horrortale & underlust

cp:horror x lust

“lust……”

和人类一样,lust也不喜欢horror给自己的称呼

众所周知,他的名字叫sans而不是lust,但是在跨au的情况下叫sans,就特别容易混淆

于是,大家似乎有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不同au的sans之间都有自己的称呼

比如对原版sans的称呼是classic,underswap!sans的称呼是blue或者blueberry,对Xtale的sans的称呼是cross等等

但是lust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原因很简单

“horror,你不要再这么叫我了,好吗?”

“怎么了?”horror抬起头来

“这样的称呼……我不喜欢……”lust抓紧了horror胸前的衣服,“lust,名词翻译为欲望,尤其指性欲,我不喜欢……”

“唔……那你希望我怎么叫你?”

“呃……”lust梗了一下,天,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要给自己取一个什么样子的昵称

“啵!”horror在lust的脸上亲了一口

“下次不要背字典,我的字典里面是这样解释的……”horror说,“lust,名词翻译为horror最爱的,世上最可爱的骷髅……”

“……”lust的脸红了起来

“有些时候,他会很害羞地脸红……”horror可怕地笑了笑,抱紧lust

难得horror今天没有谈滚床单的事情

……

dreamtale

cp:nightmare x dream

“dream!”

大家都知道dream和nightmare实际上根本就不是sans,甚至都不是骷髅,而是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组成的魔法生命

除了身体是他们的母亲——好像叫joku——复制的,blueberry的身体

“哥哥,为什么总是叫我的名字啊?”dream这么问道

“唉?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nightmare走到dream身旁坐了下来,“就像nightmare是我的名字一样,dream是你的名字啊……叫人的名字有什么不好吗?”

“可是ink和我说了很多……”dream说着,“很多的情侣都会给对方起一个可爱的情侣昵称,我想……我们可不可以也起一个昵称?”

“……唔,你说得也对……”nightmare若有所思地说,“可是起什么好呢?”

“……”

“dreamer?”

“不行,那是asriel的家姓……”dream说着,“哥哥……”

“等等,你不是一直管我叫哥哥吗?”nightmare说着,“我也叫你弟弟好不好?”

“……这倒是不错,不过叫我弟弟会让我想到一些……”dream脑袋里面闪过并不怎么漂亮的画面,不禁咽了咽口水

“可是我也想不到别的啦……”nightmare伤脑筋地说着,“因为你就是dream啊,你是我的好弟弟,你是个十足的梦想家,所以我们的mom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给你不是吗?”

“呃……”dream被nightmare这么一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所以你说,”nightmare面对着dream,“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称呼?我听你的……”

哥哥,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好啊?dream在心里问nightmare

“……也许我不需要一个特别的称呼,dream这个名字已经很好了……”dream一边说一边搂住nightmare的脖子,“哥哥……”

“……dream……”

这还用说吗,还不是因为我爱你啊……nightmare在心里回答了dream

……

???

cp:ink x error

“inky!”

“……唔,怎么了error?”ink半睁着眼睛,显然是刚刚睡醒

“今天是发情期了,你感觉还好吗?”error关切地问着

“……现在才凌晨12点,error……”ink说,“发情哪里有那么早的……”

“……有备无患嘛,”error说着,看着ink又一次躺下去,也躺在了error身边

“……天哪,被你一吵我都睡不着了……”ink小声嘀咕着

“抱歉啦inky……”

“为嘛总是管我叫inky啊?”ink说着,“这个形容词的意思是‘被墨水弄脏的’,你是嫌我脏还是嫌我画画难看?”

“什么,没有啊……”

“我不信……”ink交叉着双手,用背后对着error

“……”

果然发情期来了……error想着

发情期,并且被标记过的omega体内会产生格外多的alpha激素,这些激素不仅能够参与身体中对于ABO性别这方面的调节,同样也会参与褪黑色素,即梅拉多宁的合成,让其产生烦躁的情绪

所以alpha性格都比较暴躁

“inky……”

“别靠近我……”ink用脚向后踹了踹error,但是这没有用,error很快就从背后搂住了他

“你……”

ink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error的嘴巴在ink的脖子后面蹭了蹭,一阵电流立即跑过ink的全身,他便毫无力气地瘫倒在了error怀里

“放松点inky,我爱你,好吗?”

“……好,error……”ink轻轻地说着,“我也爱你……”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十九天)

*生活大爆炸的梗

……

“你敢相信已经过了十九天了吗?”lust离开horror的嘴巴问道,“我感觉像过了十九年一样……”

“对我来讲就是十九个小时……”horrr说着,“你觉得我该开始玩minecraft了吗?”

“……你就在想这个啊?”lust有点哭笑不得

“事实上这是其中一件……”

“有什么是和我有关系的吗?”

“有啊,我在想,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开始玩玩那款3d沙盒游戏,哦,我可以问问lust……”

“……”lust有点无语

“不管如何……”horror说着凑近lust,lust却扭头躲了过去

“你干什么?”lust嫌弃地抹了抹脸上被horror亲吻过的痕迹,还想要挣...

*生活大爆炸的梗

……

“你敢相信已经过了十九天了吗?”lust离开horror的嘴巴问道,“我感觉像过了十九年一样……”

“对我来讲就是十九个小时……”horrr说着,“你觉得我该开始玩minecraft了吗?”

“……你就在想这个啊?”lust有点哭笑不得

“事实上这是其中一件……”

“有什么是和我有关系的吗?”

“有啊,我在想,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开始玩玩那款3d沙盒游戏,哦,我可以问问lust……”

“……”lust有点无语

“不管如何……”horror说着凑近lust,lust却扭头躲了过去

“你干什么?”lust嫌弃地抹了抹脸上被horror亲吻过的痕迹,还想要挣脱horror的怀抱

“come on,我就是开个玩笑罢了,不要当真嘛lust……”horror说着又捧起lust的手吻了吻,“整个多元宇宙都知道我最爱的就是你了lust……”

“……那我和游戏……”lust转眼对上了horror的红眼睛,“算了我不问了我不问了……”

“……”horror撅着嘴巴看了lust一会,低下头去咬了咬他的锁骨

“我更爱你,胜过游戏……”

“那为什么作者这个时间才来发文?”

“别打破第四面墙……”horror说着,又咬了一下,lust便有点疼地叫出了声音,“他只是更文比较晚而已,每个作者总要有些私生活的对不,就像我们俩一样……”

“……你这个可怕的骷髅……”

“谢谢夸奖,我最可爱的小骷髅……”

“……”lust沉默了一会,“放开我……”

“你要干嘛啊?”

“洗澡,你要一块来吗?”

“he,no……”horror说着把新衣服扔给lust,“不啦,我昨天刚刚洗过……”

“那你至少去刷个牙……”

“不了,我上个月刷过了……”

“……怪不得你总是喜欢拿我塞牙缝,我又不是牙线……”lust说着躲进了浴室里面,不一会,浴室里面便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horror便耸耸肩,倒在沙发上,先睡一会再说

……

故事越往后越能催人泪下,horror还好,但是转头看向lust,lust的眼睛已经泪汪汪的,却还忍着眼泪

于是horror便伸手把lust搂进怀抱里,他便揪着horror的衣服哭了出来

“horror……”lust哭着说,“我不要horror离开……”

“不离开不离开……”horror安慰着她,“我在这,我永远陪着你,lust……”

“我保证……”

“……”

“知道吗lust,”horror伸手关了电视,“我不是很喜欢这些悲剧……”

“为什么?”lust问道,“你不喜欢?”

“不是不喜欢,只是不太喜欢,”horror说,“觉得过程糖结尾he那叫傻白甜,过程虐结尾be全程悲剧,有点无聊耶……”

“我是说,我更喜欢那些过程虐结尾he的情节,那叫跌宕起伏,吸引读者,你想啊,开始看的时候很虐心,读者们就会很想看到结局,‘他们究竟在一起没有啊’,等等这种想法,最终结尾迎合了读者的意愿,读者也满意了作者也快乐了……要是最后还虐那不就太没有意思了吗……”

“……嗯,但是我觉得,坏的结局能让大家更珍惜自己现在喜欢的人……”

“是吗?”horror问着,“哪里有,只会让自己的心情变得糟糕透了,大部分的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失去了才会知道珍惜,无论多少的悲剧,他们不还是当玩笑吗?”

“……horror,你是这样的人吗?”

“……当然啊,”horror回答着,“不然我现在为什么那么爱你呢lust?”

“呃……”lust的脸又一次红了起来

讨厌啊,为什么horror一这么说,他就会脸红呢……要命的真爱……

“嗯,我也是,horror……”lust说,“我也爱你……”

“那想不想和我做啊?”

“唉?”还没反应过来,horror已经伸手把lust压住,“为嘛总是趁我不注意啊!”

“不然要怎么吃你啊lust……”horror舔了舔嘴巴

……

“睡着了吗……”

“唔……我睡着了……”

“睡着了还说话?为什么不睡觉?”horror有些生气地捏了捏lust的屁股,也不知道怎么能把lust捏痛

“哎呀,疼,”lust揉了揉屁股

“告诉我……”horror命令道

“……嗯……”lust嗯了一会,说,“horror,我有的时候会做噩梦……”

“噩梦?什么样的?你可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我……常常梦见你不记得我了……”lust有些伤感地说着,“我在雪镇遇见你,你却不认识我了,只想吃我……我是说真的吃我,我……我很害怕却根本跑不动……唉?horror?”

horror突然张口咬住了lust的脖颈,lust差点以为噩梦要成真了,吓得闭上眼睛

“你是说,像这样吗?”

“唔……”lust有些结结巴巴的,horror嘴巴里面的气体全喷在他脖子上,让他脊背发凉不敢动弹,“是,是……”

“哈哈哈……”horror干笑几声,“lust,我是挺喜欢你,但是还没有到不得不把你给吃掉的地步……”

“所以lust你不用怕啊,”horror说着抬起头,戳了戳lust的胸口,“你记住,只要穿着这件睡衣,horror就一定认识你,好吗?”

“嗯!”lust答应着,搂住了horror的脖子

“好了,现在能安心睡觉了吗?”horror说着,“你不会还要我唱摇篮曲给你听吧?”

“……我要睡了……”

……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写结尾糖过程小虐的原因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十九天)(上)

*生活大爆炸的梗

完整版【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十九天)-Anna

……

“你敢相信已经过了十九天了吗?”lust离开horror的嘴巴问道,“我感觉像过了十九年一样……”

“对我来讲就是十九个小时……”horrr说着,“你觉得我该开始玩minecraft了吗?”

“……你就在想这个啊?”lust有点哭笑不得

“事实上这是其中一件……”

“有什么是和我有关系的吗?”

“有啊,我在想,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开始玩玩那款3d沙盒游戏,哦,我可以问问lust……”

“……”lust有点无语

“不管如何……”horror说着凑近lust,lust却扭头躲了过去

“你干什么?”lust...

*生活大爆炸的梗

完整版【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十九天)-Anna

……

“你敢相信已经过了十九天了吗?”lust离开horror的嘴巴问道,“我感觉像过了十九年一样……”

“对我来讲就是十九个小时……”horrr说着,“你觉得我该开始玩minecraft了吗?”

“……你就在想这个啊?”lust有点哭笑不得

“事实上这是其中一件……”

“有什么是和我有关系的吗?”

“有啊,我在想,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开始玩玩那款3d沙盒游戏,哦,我可以问问lust……”

“……”lust有点无语

“不管如何……”horror说着凑近lust,lust却扭头躲了过去

“你干什么?”lust嫌弃地抹了抹脸上被horror亲吻过的痕迹,还想要挣脱horror的怀抱

“come on,我就是开个玩笑罢了,不要当真嘛lust……”horror说着又捧起lust的手吻了吻,“整个多元宇宙都知道我最爱的就是你了lust……”

“……那我和游戏……”lust转眼对上了horror的红眼睛,“算了我不问了我不问了……”

“……”horror撅着嘴巴看了lust一会,低下头去咬了咬他的锁骨

“我更爱你,胜过游戏……”

“那为什么作者这个时间才来发文?”

“别打破第四面墙……”horror说着,又咬了一下,lust便有点疼地叫出了声音,“他只是更文比较晚而已,每个作者总要有些私生活的对不,就像我们俩一样……”

“……你这个可怕的骷髅……”

“谢谢夸奖,我最可爱的小骷髅……”

“……”lust沉默了一会,“放开我……”

“你要干嘛啊?”

“洗澡,你要一块来吗?”

“he,no……”horror说着把新衣服扔给lust,“不啦,我昨天刚刚洗过……”

“那你至少去刷个牙……”

“不了,我上个月刷过了……”

“……怪不得你总是喜欢拿我塞牙缝,我又不是牙线……”lust说着躲进了浴室里面,不一会,浴室里面便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horror便耸耸肩,倒在沙发上,先睡一会再说

……

*先玩一会再说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十八天)

*重发

……

“我没搞错吧brother!”papyrus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和human才两个星期没在,你就和另一个au的sans私定终身了?!”

“嘿papy……”电话这边的horror露着如同原版sans一样平常但又带有自己恐怖天赋的微笑,“我想是因为,我弄丢(lost)了一只眼睛,所以就需要有什么来填补一下这个空缺啊……”

“NYEH!”papyrus发出了想忍又忍不住的笑声,“我要挂了!”

挂了电话,horror把手机放回了茶几上,看着自己的小骷髅谨慎地走近,坐到他的身旁

“怎么了lust?”horror说着,“还是怕我吗?”

“这不是废话吗……”lust这么回答...

*重发

……

“我没搞错吧brother!”papyrus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和human才两个星期没在,你就和另一个au的sans私定终身了?!”

“嘿papy……”电话这边的horror露着如同原版sans一样平常但又带有自己恐怖天赋的微笑,“我想是因为,我弄丢(lost)了一只眼睛,所以就需要有什么来填补一下这个空缺啊……”

“NYEH!”papyrus发出了想忍又忍不住的笑声,“我要挂了!”

挂了电话,horror把手机放回了茶几上,看着自己的小骷髅谨慎地走近,坐到他的身旁

“怎么了lust?”horror说着,“还是怕我吗?”

“这不是废话吗……”lust这么回答

“哟,还学会和我顶嘴了?看来是不怕了?”

horror装作生气的样子,把lust一把拉近,lust内心建立起的那一小点勇气便全部崩塌了

他想,要不是自己和horror相处得多了,肯定会吓得尿裤子的,而要是这样的话说不定horror就会更生气,然后……

horror的动作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horror低下头去,贪婪地吸着lust的气味,lust只感到颈侧一阵阵地发凉,他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了

趁着lust不注意,horror张口咬住他的脖颈

“啊!horror!不要!”

“我可没有允许你叫啊……”horror说着,轻轻吮吸着,也不管lust的挣扎

“不要啊horror,我错了我错了……”lust赶紧跟horror求饶

“这才乖嘛,”horror说着抬起了头

“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已婚人士了,按理讲,我随时都可以吃你……”

“哪个意义上的啊?”

“嘿嘿嘿……”horror笑着,又突然搂住lust,这回他没有对lust的脖颈下口,而是轻轻叼住lust的嘴巴,lust愣了一下,horror就趁其不备,撬开lust的牙关闯了进去

“唔……”lust轻轻出了声,虽然不是第一次这样,被占有的感觉还是让稍微有点m属性的lust感到了舒适

“那就看你想要哪个了……”horror这么说着,把lust轻轻扑倒在沙发上

……

“lust……”horror看着一旁躺在床上的lust

在horror马上就要脱掉lust的衣服之前,lust急中生智,假装不舒服,horror这才停下,lust清楚,要是自己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借口,凭着horror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的

“lust,究竟怎么了?”horror摸着lust的脑袋说,“你没有发烧啊,究竟哪里不舒服?告诉我好吗?”

我要是告诉你我没事你会相信我吗……lust心想着

“没关系,horror,我只是有点累了……”

“累了?这个谎话可不好玩,”horror说着,“有病不医,小病都变成大病了……”

“真的!”lust说着,“我真的只是累了,不想要嘛……”

“……”horror沉默了一会,“好吧,我的小老婆……”

“你要吃些什么吗?”

“嗯……”lust想了想,却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想吃什么,便说:

“只要是你做的就好……”

99999999

该死,怎么这么可爱啊……horror真想捏捏lust的脸蛋

“horror?”lust看到horror的脸上瞬间红了起来

“没什么,”horror说着走开了,“你说的,做什么都可以,可不能挑食……”

“……呃,好吧?”

看来即便horror做的是head dog也不得不吃了……lust这么想着

超市里可不会卖人肉呢……

不过,如果他要是不装下去,horror还会对他这么好吗?

……

那是当然的了

horror何尝看不出lust是装的呢,不就是累了不想做吗,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呢……

没法子,谁叫自己这么可怕呢……

所以为了lust着想,也是为自己以后的生活着想,horror决定配合lust一会,给他放个假,毕竟lust对做爱这种事情并不是那么热衷,horror也不是抖s

等到lust想要了再说吧

……

Anna

【全AU】Merry Christmas(下)

……

【EI】守护与毁灭的春天

……

“传说中,圣诞老人会在孩子们睡着的时候从烟囱进到房间里面,然后在床头挂着的袜子里面留下礼物……”

“daddy,我也会有礼物吗?”

“哈哈,”ink说着摸了摸paperjam的脑袋瓜,“当然了jammy,因为你是好孩子啊……”

“好啦,”ink说着关掉了灯,在paperjam的脑门上亲了一下,“Good night,jammy……”

……

当ink轻轻关上了房间的门时,却感到脖子后面传来一阵热风

“为什么花那么久时间?”error从背后搂住ink,轻轻摸向他的下身,alpha的占有欲在空间中散播出来

小小的omega被alpha抱紧,ink...

……

【EI】守护与毁灭的春天

……

“传说中,圣诞老人会在孩子们睡着的时候从烟囱进到房间里面,然后在床头挂着的袜子里面留下礼物……”

“daddy,我也会有礼物吗?”

“哈哈,”ink说着摸了摸paperjam的脑袋瓜,“当然了jammy,因为你是好孩子啊……”

“好啦,”ink说着关掉了灯,在paperjam的脑门上亲了一下,“Good night,jammy……”

……

当ink轻轻关上了房间的门时,却感到脖子后面传来一阵热风

“为什么花那么久时间?”error从背后搂住ink,轻轻摸向他的下身,alpha的占有欲在空间中散播出来

小小的omega被alpha抱紧,ink不敢动,只能等着error的动作

“……nah,”error说着,“fresh做了圣诞姜饼,来尝尝吧……”

……

“哦,好酷……”fresh看着自己手上的漫画,“mom又画新漫画了呢error老哥!”

“为什么!”error拿着一块煤小声抱怨道

……

淘气鬼名单:

error:你这一年实在是太淘气了!

好孩子名单:

ink:新的水彩笔颜料

fresh:cq最新更新的漫画

paperjam:ink已经帮我送了

……

【HL】愿恐惧与你同在

……

“horror,你说,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呢?”

“……嗯……”horror想了想

“我要你……”

“不行,继续想……”lust拒绝了horror的这个提议

想要撩我可没那么容易……

“就要就要……”

“no……”

“……好的你逼我的,”horror舔了舔嘴巴,扑倒lust,“那我要给你送礼物了……”

“啊啊!不要啊!!”

“不要吃我啊!!!圣诞老人救命啊!!!”

……

淘气鬼名单:

horror:你这一年实在是太淘气了!

好孩子名单:

lust:很抱歉我救不了你了

……

嗨大家好我是圣诞老人,没错,我就是作者本人小安!

前天我也说过了,要送70亿份礼物,所以呢昨天我很忙就没有发文

虽然说昨天本来就不是我发文的日子……

无论如何,祝你们圣诞快乐!hohoho!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十八天)

……

“我没搞错吧brother!”papyrus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和human才两个星期没在,你就和另一个au的sans私定终身了?!”

“嘿papy……”电话这边的horror露着如同原版sans一样平常但又带有自己恐怖天赋的微笑,“我想是因为,我弄丢(lost)了一只眼睛,所以就需要有什么来填补一下这个空缺啊……”

“NYEH!”papyrus发出了想忍又忍不住的笑声,“我要挂了!”

挂了电话,horror把手机放回了茶几上,看着自己的小骷髅谨慎地走近,坐到他的身旁

“怎么了lust?”horror说着,“还是怕我吗?”

“这不是废话吗……”lust这么回答

“哟,还...

……

“我没搞错吧brother!”papyrus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和human才两个星期没在,你就和另一个au的sans私定终身了?!”

“嘿papy……”电话这边的horror露着如同原版sans一样平常但又带有自己恐怖天赋的微笑,“我想是因为,我弄丢(lost)了一只眼睛,所以就需要有什么来填补一下这个空缺啊……”

“NYEH!”papyrus发出了想忍又忍不住的笑声,“我要挂了!”

挂了电话,horror把手机放回了茶几上,看着自己的小骷髅谨慎地走近,坐到他的身旁

“怎么了lust?”horror说着,“还是怕我吗?”

“这不是废话吗……”lust这么回答

“哟,还学会和我顶嘴了?看来是不怕了?”

horror装作生气的样子,把lust一把拉近,lust内心建立起的那一小点勇气便全部崩塌了

他想,要不是自己和horror相处得多了,肯定会吓得尿裤子的,而要是这样的话说不定horror就会更生气,然后……

horror的动作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horror低下头去,贪婪地吸着lust的气味,lust只感到颈侧一阵阵地发凉,他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了

趁着lust不注意,horror张口咬住他的脖颈

“啊!horror!不要!”

“我可没有允许你叫啊……”horror说着,轻轻吮吸着,也不管lust的挣扎

“不要啊horror,我错了我错了……”lust赶紧跟horror求饶

“这才乖嘛,”horror说着抬起了头

“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已婚人士了,按理讲,我随时都可以吃你……”

“哪个意义上的啊?”

“嘿嘿嘿……”horror笑着,又突然搂住lust,这回他没有对lust的脖颈下口,而是轻轻叼住lust的嘴巴,lust愣了一下,horror就趁其不备,撬开lust的牙关闯了进去

“唔……”lust轻轻出了声,虽然不是第一次这样,被占有的感觉还是让稍微有点m属性的lust感到了舒适

“那就看你想要哪个了……”horror这么说着,把lust轻轻扑倒在沙发上

……

*开小车,啦啦啦啦啦

今天的姬灵酱也在咕咕咕

花吐症(horror x lust)

*刀子预警

*ooc严重,不喜勿喷

*幼儿园文笔(已哭死在厕所)

ready?go→


“horror~”lust日常骚扰horror。

“滚”horror日常“欢迎”lust

“heh,不要这么咳!咳咳!”话还没说一半,lust便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喂!你怎么了?”horror的语气突显出一丝慌乱

“我没,咳!咳咳!”lust捂住了嘴,摊开手,几片沾染着血渍的雏菊花瓣正静静的躺在里面

【花吐症】这是horror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词

horror——这个代表着恐惧的男人此生第一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horror盯着lust:“说!你暗恋的是谁!”...

*刀子预警

*ooc严重,不喜勿喷

*幼儿园文笔(已哭死在厕所)

ready?go→







“horror~”lust日常骚扰horror。

“滚”horror日常“欢迎”lust

“heh,不要这么咳!咳咳!”话还没说一半,lust便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喂!你怎么了?”horror的语气突显出一丝慌乱

“我没,咳!咳咳!”lust捂住了嘴,摊开手,几片沾染着血渍的雏菊花瓣正静静的躺在里面

【花吐症】这是horror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词

horror——这个代表着恐惧的男人此生第一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horror盯着lust:“说!你暗恋的是谁!”

“h,horror?”突然间被这么一问的lust吓了一跳

“快说!”

“我......”lust十分犹豫,他低下了头,“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瞬移离开,只留下独自担心的horror。


对于horror在自己吐出花瓣后如此激动还问出了那样的问题而感到好奇的lust同学,一回去便查找关于吐出花的病例

过了一会,lust找到了答案

“疾病名称:「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症」

患病症状: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身体会随着时间衰弱。)

疾病原因:感染者均是暗恋某人,郁结成疾

治疗方法:三个月内,让对方知道心意(需要两情相愿)并接吻

患病危害:超过时限,感染者将死亡。非感染者触碰花朵会传染”

lust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么可怕


kiss对lust应该不算什么吧?毕竟他可是lust啊

但这只是别人的想法


lust虽是lust,但他还是清白的

更何况kiss是要两情相愿!

【或许......或许horror也喜欢我呢?】但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不......不可能的,没有人喜欢我......就连我也是......】

lust又查了一下雏菊的花语

“深藏在心底的爱......”

“真的是,和我很搭配啊......”

......

渐渐地,lust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他也不再天天骚扰horror了,就连horror找上门也不肯见。最多,也就隔着门说说话,只是lust的声音一天比一天虚弱......


“lust”

“嗯?”被叫到的骨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回答

“我想问你一件事”

“问吧”

“我......”

突然间,房间里传来“咚”的一声。

horror吓了一跳,接着赶紧用斧头把门给劈开

此时躺在地上的lust已是奄奄一息。

“lust!”horror把lust抱在怀里,“lust......告诉我吧,你暗恋的是谁,我带你去找她”

“是......”你呀!

lust晕了过去


*医院内

“你们怎么搞的!!!lust他快死了知道吗!!!”

“真的十分抱歉!可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这时有个不要命的人说了一句:“救什么救,又没人喜欢他”

话音刚落,他的头颅便被飞来的斧头砸成了“豆腐花”

医生们个个看傻了眼,等回过头,早已不知罪魁祸首的去向


*一星期后,回音花海

一个头上有洞的骷髅正抱着一个瓶子里的灰尘说着话。

“lust,你知道吗?”他轻声说道,“其实我爱上你了。”

“但我不敢告诉你,怕你被吓到。毕竟我是恐惧的化身,不管是谁被我告白了,都会疯掉吧?”

“但当得知你得了花吐症时,我真的十分慌乱,又有小小的期盼,希望着你暗恋的是我。”

“就算你暗恋的不是我,我也希望你别死,等你渡过这道难关,我再把你抢过来”

“但我最终也没听见你到底暗恋的是谁”

......

“lust,你想知道我当初想问什么问题吗?”

“我爱你,你爱我吗?”

“但我再也无法获得你的回复了”







PS:产刀真好_(:з」∠)_

被自己的幼儿园文笔笑哭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十七天)

……

“horror我好激动啊……”

lust穿着婚纱站在西装革履的horror旁边,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我知道,lust……”horror握着lust的手,他能感觉到lust紧张得整个手心都是汗,他也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怀表

“时间到了……”horror说着,“开始吧……”

轻柔的音乐声响起,蝴蝶在草地上飞舞,lust抬头看了看horror的发着血红色光芒的独眼

“怎么了?”horror发现了lust在看他

“没什么……”lust小声说着,手不由得攥紧了一点

“没关系,”horror说着勾了勾lust的手指,拉着他走在铺满鲜花的路上,“你可以紧张……”

“……不得不说,虽...

……

“horror我好激动啊……”

lust穿着婚纱站在西装革履的horror旁边,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我知道,lust……”horror握着lust的手,他能感觉到lust紧张得整个手心都是汗,他也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怀表

“时间到了……”horror说着,“开始吧……”

轻柔的音乐声响起,蝴蝶在草地上飞舞,lust抬头看了看horror的发着血红色光芒的独眼

“怎么了?”horror发现了lust在看他

“没什么……”lust小声说着,手不由得攥紧了一点

“没关系,”horror说着勾了勾lust的手指,拉着他走在铺满鲜花的路上,“你可以紧张……”

“……不得不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horror结婚我还是挺开心的……”坐在座位上的fell这么说着

“是因为你终于安全了吗?”坐在他身旁的原版sans说着,“你不是最怕他吗?”

“WANNA HAVE A GREAT TIME?”fell的眼睛亮了起来

“TRY ME!”原版sans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

“今天我们齐聚一堂来庆祝爱情……”ink站在证婚人的位置上说着,“我们吃人的新郎(狼)终于能娶到我们漂亮的新娘了……”

他的笑话引起了一阵笑声

原本horror是不怎么喜欢别人拿贪吃这一点当笑点的,但当他看到对面的lust也笑了出来之后,不由得被lust的笑吸引,然后陪着他一起笑了出来

“那,我们的新郎,请用一个字来概括一下你现在的感觉?”ink开口提问道

horror顿了顿,凑近ink麦克风,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饿……”

台下发出爆笑声

“真是有够简单的……”如果骷髅会出汗,ink肯定也抹了一把汗

“那我们的……新娘呢?”

“嗯,嗯?”lust刚刚从自己的世界里面走出来,“你刚刚说什么?”

“好吧,lust今天有些紧张所以……我们就直接跳到最重要的部分吧……”horror这么说着,“不过呢,因为我本身就是个吃货,所以在我们的婚礼上大家可以放心大胆地吃,我们不会在可乐里下味精的……”他的话再次引起笑声

“哈哈哈……”lust也对horror的笑话笑了出来

“lust……”horror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 “本来我是准备了一张小纸条,记下我要说的话,lust……”

“不过我最后决定,不这么做了……”horror说着,“因为我听说,如果在演讲的时候,你想要达到最完美的效果,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演讲稿撕掉扔进垃圾桶……”

“……不过垃圾桶实在太大众了,所以我决定换一个属于我的方式……”horror说着把小纸条团成一团,吞了下去,“lust……”

“你还记得我们俩在屋顶上看星星的那天晚上吗?”

“……yes?”

“那个时候,我说我是天狼星,这样我就可以尝尝月亮的味道了……”horror说着,“你还记得你曾经问过我,这个宇宙是否有一颗星星属于你,我当时说我愿意给你摘一颗星星……”

“horror……”lust笑了,“没想到你还记得……”

“但是我打算改主意了……”horror说着,“我不必给你摘一颗星星,你想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啊?”

“呵呵……”horror的嘴角露出笑容,从自己身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订婚戒指,造型很特别,像是一弯月牙

“因为你就是我的月亮……”

“horror……”lust感动地微笑了起来,伸出手去,让horror把那枚戒指夹在了自己的手上

“没想到我们的吃货还挺会调情啊……”ink插了一句,“lust?”

“呃……”lust慌张了起来,“我没准备婚誓呢……”

“没关系的,”horror拉住了lust的手,“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只要是你说的我就爱听……”

“……well……”lust的脸上泛起了紫色的光晕

“horror……”lust咽了一口口水,“作为一个从underlust这个au来的sans,我总是感觉会被大家轻视,当你一开始请我和你一起住的时候我只是以为你想吃我……”

“我以前很害怕你,因为你是来自horrortale的sans,但是我后来突然意识到,我们两个很像……当然,大家只是误会我是个风流浪子,没误会你是一个吃货,你本来就是……”

“婚礼之后你就是我的晚餐……”horror又一次引起大家的笑声,就连horror自己也笑了出来

“但是在你身边待久了之后我发现你并没有大家说得那样可怕,你对我很好,待我像家人一样……”

“当然,我现在依然很害怕你,可是我想这种害怕已经从最开始的感觉变成了……一种……呃,更深的恐惧?”

“呃不是,我是说我畏惧你,不是,怎么说好呢……”

lust急得抓耳挠腮,就像要把自己的灵魂拿出来给horror看一样,却怎么都想不到要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

“没关系,lust……”horror的手搭在了lust肩膀上,“想好了再说……”

“嗯……”lust轻轻地咽了一口口水

“……horror,我……”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你的感觉从单纯的害怕变得更加复杂了……”

“我试图找出这种感觉是什么,我以为我还是在害怕你,但是我后来遇到了dream,我才弄明白我是喜欢上你了……”

“我曾经认为两人不可能真心相爱,因为我知道我世界里面的那些家伙又不贞洁又爱出轨,你懂得……”

“lust……”

“嗯……”lust从自己衣袋里拿出戒指,“horror,我爱你,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守护者,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灵魂伴侣’吧……”

“而且我保证,你以后只能给我一个人当存粮……”horror凑在lust的耳边说

大家又一次笑了出来

“lust,你愿意和整个多元宇宙最可怕的骷髅horror在一起吗?”

“我当然愿意……”lust回答道

“horror,你愿意和整个多元宇宙最可怕的骷髅lust在一起吗?”

“我愿意……”horror看着lust的眼睛,“and,如果这是彩排的话,我希望你可以把这句改成‘世界上最可爱’的骷髅……”

“ok,”ink继续说了下去,“我现在以整个多元宇宙的名义宣布你们成为永远的伴侣,现在你们可以接吻了……”

horror舔了舔嘴巴,迫不及待地凑了上来,和lust交换了一个吻

全场响起了掌声

……

“……”horror和lust结束了一个绵长的亲吻,“我可以去吃东西了吗,我快饿死了……”

怎么这个时候还想着吃啊……lust心里偷偷地想着,几乎是被horror生拉硬拽到餐桌上的

看来要交不少罚款了呢……lust想着,今晚也得做好心理准备,谁知道horror会有什么鬼主意……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第十六天)(下)

……

“lust?”

“嗯?”

是说,horror从来没有看见过lust的这种表情,他这是……不高兴了吗?

“怎么了lust,这表情是怎么回事?”horror赶紧上前去搂住lust,“谁欺负你了吗?”

“不是啦,我只是想到婚礼的事情……”

“哦lust……”horror坐在了lust的身旁,“我们不是说了吗,要办一个草地婚礼,你在担心什么?”

“空间上是好了,那时间上呢?”lust说着,“我在想婚礼要在什么时候办比较好……”

“什么时候都可以啊,”horror说着,“lust,你不用担心我,我什么时候都可以……”

“所以那就麻烦了……”lust愁眉不展地说着,尽管他根本没有眉...

……

“lust?”

“嗯?”

是说,horror从来没有看见过lust的这种表情,他这是……不高兴了吗?

“怎么了lust,这表情是怎么回事?”horror赶紧上前去搂住lust,“谁欺负你了吗?”

“不是啦,我只是想到婚礼的事情……”

“哦lust……”horror坐在了lust的身旁,“我们不是说了吗,要办一个草地婚礼,你在担心什么?”

“空间上是好了,那时间上呢?”lust说着,“我在想婚礼要在什么时候办比较好……”

“什么时候都可以啊,”horror说着,“lust,你不用担心我,我什么时候都可以……”

“所以那就麻烦了……”lust愁眉不展地说着,尽管他根本没有眉毛,“究竟是明天好还是后天,还是更晚一些呢?”

“……你来决定啊……”

“为嘛又是我一个人决定,我希望由你说了算……”

“这很明显不是我说了算啊,因为我让你做决定,而你拒绝了……”horror说着,“快点选吧,不然等你选明白之后我们头发都要白了,虽然我们没有头发……”

“唔……”lust的眼睛又一次露出了撒娇一般的神色

“……别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你本来就已经很可爱了……”horror说

“……”

“好吧,”horror说着,“我知道ink和error已经结婚了,而我们还没选好自己结婚的日子呢……”

“所以你觉得我们现在就去结婚,怎么样啊?”

“……真的吗?这么快?”lust说着,“明天会不会更好一点?”

“你真的觉得这么一直拖会很好吗?”horror说着,“早点解决早点安心啊……”

“……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很多事情呢,”lust说着,“婚誓要说什么,我还都没想好……”

“……那你需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

“lust,”horror把lust搂在怀里,“你越晚做决定我们就会越不想做决定……”

“何以见得呢?”

“比如说吧,”horror说着开始自说自话地吐槽起作者来,“咱们的作者在写第十六天上篇的时候干劲十足,但是当他懒了几天之后却想不出来下篇究竟应该怎么写才好……”

(作者:干嘛提到我!!!)

“……或许是有些事情越做是越有干劲呢……”

“所以,你怎么觉得?”

“……”

“就明天吧,”lust坚定地说着,“明天,请上我们所有的好朋友,草地婚礼,放蝴蝶撒花……”

“别忘了带音响,我们还要在婚礼上放《婚礼进行曲》呢……”

……

“……你这是在干嘛?”horror看着lust六神无主的样子

“我,我只是太激动了,horror,真的……我们就要结婚了……我可以永远和horror在一起了……”

lust这么趴在horror的怀里说着

“……这有什么可激动的,反正你本来就是我的了……”horror说着,往lust的嘴巴里面塞了一个三明治,“赶紧好好地吃晚饭,吃完之后还要看继续看momma cq呢……”

……

写得有些短,顺便借着horror的角度吐槽了一下自己……

啊这种感觉真不错……

Anna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番外)【同居三十题】(下)

21 屋顶上看星星

“horror,”lust一边看着星星,一边对坐在他身边的horror说,“你听说过吗,爸爸gaster告诉我,每个人在天上都有一颗星星……”

“嗯……”horror答着,“这个故事流传很广呢,我第一次听说是在看reapertale的时候……”

“那,”lust指着天上的星星,笑得像孩子一般天真,“horror,哪颗星星是你呢?”

“嗯……”horror想了一会,“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选天狼星……”

“为什么?”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吃掉月亮了,”horror一边说一边舔着嘴巴,“月亮白白黄黄的,看起来很好吃呢……”

“哈哈哈……”lust被horror这种坏坏...

21 屋顶上看星星

“horror,”lust一边看着星星,一边对坐在他身边的horror说,“你听说过吗,爸爸gaster告诉我,每个人在天上都有一颗星星……”

“嗯……”horror答着,“这个故事流传很广呢,我第一次听说是在看reapertale的时候……”

“那,”lust指着天上的星星,笑得像孩子一般天真,“horror,哪颗星星是你呢?”

“嗯……”horror想了一会,“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选天狼星……”

“为什么?”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吃掉月亮了,”horror一边说一边舔着嘴巴,“月亮白白黄黄的,看起来很好吃呢……”

“哈哈哈……”lust被horror这种坏坏的笑话弄乐了,趴在他的怀抱里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到笑得再也没有力气

“那我是什么星星呢?”

“he……”horror笑了笑,“想什么呢,你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啊这个世界的天上怎么会有你呢……”

“不过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摘下一颗星星送给你……”

“真的吗?”

“当然了……”

lust没说什么,只是看着horror笑了笑,慢慢地就这么,在horror的怀里睡着了

“he……”horror在lust的额头上吻了吻,轻轻地把他抱进屋里,轻柔地放在床上

因为你就是我的月亮啊,lust……

……

22 一场飞来横祸

“horror!出事了!”

“怎么了怎么了?!”还在沙发上睡得口水直流,不知梦见什么好东西的horror一下子被lust叫了起来,“是着火了吗?地震了吗?还是糖果厂发生了爆炸?”

“……没有啦,”lust说着,“不过确实很严重啊……”

“怎么了?”

然后horror愣在了原地,眼神空洞

“冰箱空了……”

“啊啊啊啊!!!”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horror大喊大叫着,“我们不是刚刚采取买过吃的东西吗!怎么这么快就吃完了?!”

“还不是因为你吃得多……”lust说,“所以今天我们……只能去下馆子了?”

“哼!”horror不由分说地扑了过来

“可是我现在就饿了!我现在就要吃了你!”

“啊啊啊!不要啊!”

……

23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孩子?”horror对lust提出的问题感到不解,“我们需要一个孩子吗?”

“唔……我想是不必啦,不过万一呢?”

“如果你有了,就去打胎……”horror这么说着,“我也很奇怪男生要怎么打……”

“呃,不是啦……”lust说着,“万一我在街上看到了被爸爸妈妈遗弃的婴儿呢?”

“我们就送他到孤儿院去,”horror一边回答一边不耐烦地想着,lust怎么想得这么仔细啊……

“万一孤儿院对他不好怎么办?”lust接着说,“万一他被人收养之后会不开心怎么办?万一他的爸爸妈妈回来找他怎么办……万……”

lust的话在对上horror可怕的红眼睛的时候咽回了肚子里面

“……horror,抱歉……”

“没事的……”

老天,希望不会真的遇见一个可怜的孤儿,horror心想着,那样还怎么当邪骨啊……

……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什么情况……”horror醒来的时候,窗户外面还是黑的

“horror?”lust被horror给吵醒了,“怎么了?天还黑着吗?”

“外面刮沙尘暴了……”horror说着拉上了窗帘,“我想我们得在这里呆一会了,lust……”

“哦,没关系啦……”lust说着,“和你开玩笑的啦,整天都和你呆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是吗?难得听见你说实话呢……”horror说着打开了床头的微光灯,“所以,你想要……”

“……是什么?”

“……没什么,”horror说,“好吧,既然家里的东西都吃完了,我们这下要怎么办呢?”

……

25 喝醉

lust发誓自己绝不是故意地把horror和大家灌醉的,哪成想坏人都是越喝越能喝啊……

然后看看现在吧,horror就这么和murder聊了起来

“知道我还欣赏你什么吗?”murder对着horror说着

“你脑袋上的那个洞真的是太帅了,”murder说,“简直毫无挑剔啊,简直就像是一个英雄身上的伤疤……”

“谢谢!”horror瞪了瞪眼睛,和murder碰了一下杯子,“还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地方吗?你的眼睛,红蓝相间,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

“……”lust无语地看了他们好一阵,“你们有谁能帮我收一下吗?”

“嘿,着什么急呢……”horror说着,“我不是才把一整瓶酒收进肚子里面吗?”

“……”lust叹了一口气,继续收拾着碗筷

……

最后还是lust抱着睡着的horror回屋里睡觉的

……

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呃……发生什么了……”horror渐渐地醒过来,看到了一个他非常非常熟悉的,却又看起来很生气的面孔

“lust?”horror轻轻地开了口,“怎么了?”

“你当然知道是怎么了!horror!”lust一脸不爽地说着

“……呃,我喝得好像有点高了,记不住,lust……”

“……ok,”强迫他想起喝高的时候发生的事情确实是太欺负人了,“你和murder聊得很开心呢……”

“what?oh god no……”horror捂着脑袋站了起来,“我要和你说多少遍你才能相信我呢……我和murder从来没有什么过于亲密的事情发生过,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lust什么都没说,却撅着嘴巴,“horror……”

“……对不起,lust……”horror说,“对不起,我不应该做这么出格的事情的……”

“……然后呢?”

“说吧,要我怎么补偿你……”

……

最终的决定是horror替lust洗碗直到结婚为止

……

27 穿错衣服(改成换装)

“怎么样?”

“嗯……”lust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horror的蓝色羽绒服,“穿起来好像很舒适……”

“不过如果没有血粘在上面就好了……”

“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送给你啊……”horror说着,捂着嘴巴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比他矮那么一点的lust穿着他的衣服,样子又滑稽又可爱

lust这时才发现horror在笑话他,紫色的光芒爬上了他可爱的小脸:

“不公平!你也要穿我的衣服!”

“什么!不,我才不穿呢,我会把你的衣服撑破的!”

“不行!必须要穿!”

……

horror穿着lust的衣服,脸上的红晕相比起lust更加浓

“lust!玩够了没!你在干什么!把相机放下!”

……

28 一方受轻伤

“呼……lust,怎么样,还疼吗?”

“有点疼……”lust轻轻地咬着自己的舌尖

“忍着点……”horror说着,轻轻地给他的手指尖涂着碘酒,lust吃痛地吸了一口气

“ok,所以不要碰带有淀粉的东西,否则你的手指头就会变蓝……”horror一边说着一边给lust的手指头缠好纱布

“so,你到底是怎么把你的手指头弄伤的啊……”

“我想给你做饭,”lust说,“结果用菜刀的时候切到自己的手了……”

“可怜的小家伙……”horror说着揉了揉lust的手指头,“希望你的手赶紧好起来……”

……

29 意外的求婚

“lust?”

“yes?”lust转过了头,却被面前的景象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horror单膝跪在地上,手上拿着一个戒指盒

整个grillby's响起了一阵尖叫声

“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lust还什么都没有说,脸上泛起的紫色的魔法就已经帮他解答了一切

可恶,lust,说点什么啊!什么都行!

“嘿,你的脸要烧起来了吗?”horror把lust的思绪从九霄云外拉了回来,“不如让我来帮你回答吧……”

说着,horror把那枚戒指戴在了lust的手上

“我愿意,horror……”lust后知后觉地开了口,和horror相拥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整个多元宇宙都在为他们祝福

……

30 滚床单

“lust?”

“嗯?”

lust才刚刚从书中缓过神来,horror就一把扑了过来,把他严严实实地压在了他们的床上

“唉?horror?”

“lust……”horror的眼睛亮起了红色的光芒,舌头在嘴唇边游走,看得lust心里直发毛

“想要吗?”

“嗯?wait……”lust说着试图挣脱,“horror!”

horror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嘘了一声

“别怕,我会很温柔地吃掉你……”

……

事后

“好不容易腰不疼了……”lust趴在horror的身上,让horror揉着他因为某些原因而酸痛的腰部,“呜呜呜……”

“抱歉啦lust……”horror一边说,一边偷偷地低下头去轻啄lust的脖颈后面,“这次是我不好……”

“唔……”

“……horror,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

“horror,”lust说,“你会因为我不再给予你这些而离开我吗?”

“当然不会了!”

“那你会因为什么事情而……伤害我吗?”

“当然不会了lust……”horror揉揉他的腰说

“……我不信,”lust说,“你发誓……”

“……好的,”horror举起自己的右手,“以爱的名义发誓,我永远也不会伤害你,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永远保护你……”

说着,horror拉起lust的手,勾了勾他的小指

“因为我爱你,lust……”

lust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脑袋靠在horror的怀里

“我也爱你,horror……”

……

【HL】愿恐惧与你同在(番外)【同居三十题】,完结

感觉自己并不是写得很好呢,过后我再润色一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