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orrorlust

1590浏览    12参与
繁锦入深陵

Horror委屈,要吃Lust才能好

@豆纸 写的,全文两千字(说真的瓶颈期难以创作)

主cp是horrorlust,副cp有nmk,inkerror,以及不怎么明显的相声组。

耶——!

(1)

Nightmare诡异的发现,他的损友最近状态不太对,不再满脑子都是吃了,为此,Nightmare曾大费周章的暗搓搓派侦探去调查,结果卵都没有。没有好戏看了,Nightmare惆怅。

你太疑神疑鬼了啦,Killer一边翻着Horror和Murder的丑照,一边笑着说。但翻着翻着,Killer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招招手示意Nightmare靠过来,然后指着上个月在Error婚礼上照的那张相片说:

“Murder和Horror,...

@豆纸 写的,全文两千字(说真的瓶颈期难以创作)

主cp是horrorlust,副cp有nmk,inkerror,以及不怎么明显的相声组。

耶——!

(1)

Nightmare诡异的发现,他的损友最近状态不太对,不再满脑子都是吃了,为此,Nightmare曾大费周章的暗搓搓派侦探去调查,结果卵都没有。没有好戏看了,Nightmare惆怅。

你太疑神疑鬼了啦,Killer一边翻着Horror和Murder的丑照,一边笑着说。但翻着翻着,Killer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招招手示意Nightmare靠过来,然后指着上个月在Error婚礼上照的那张相片说:

“Murder和Horror,是不是谈恋爱了?”

什么?

Nightmare的脑子一时之间转不过弯,他先是想:那两个家伙脱单了,还是同一时间,够巧。然后他望着Killer明显想看好戏的脸,想着自家男朋友真好看,然后品出一丝不对劲。

………………那两个祸害人的神经病在一起了?!!世界终于迎来末日了吗。

(2)

众所周知(并没有),邪骨团里那个带兜帽的家伙和脑袋上有个大洞的家伙,他们非常非常的和不来。

说来也怪,Murder觉得Horror总喜欢吃尸体的这个行为不卫生(容易教坏他弟),Horror则是觉得出自Murder之手的肉味道难吃。

然而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中间有Killer从中作梗。没办法,实在是太闲了,而Nightmare又宠着他,被宠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Error知道后只是冷笑一声,然后寄出了自己家里所有Ink的照片,给Killer。

搞事,尽管搞,能把这个混蛋搞死最好,我期待着你给Ink那家伙搞点见不得人的绯闻出来。Error说着,把电视节目从《今日说法》切换到《回家的诱惑》。

然而真有了绯闻第一个要炸的还是Error他自己。

Killer每回忆起来就会感叹:世风日下啊。


(3)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班级,为什么你Cross就能喜结良缘,而老子只能惨兮兮的和心上人维持着一段连炮友都算不上的关系?

Lust很想骂人,可他只能在厨房里烧菜,而不是和自己的同班同学一起到娱乐圈里嗨皮。嘛,虽说他心甘情愿。

Lust把煎蛋装在盘子里,把盘子端到外面,然后颓废地在椅子上瘫成一张面饼。

说什么未成年人不能做那种事,犯法,实际上就是根本不想和他有实际关系。还装,谁不知道你搞的就是非法交易,遵纪守法可轮不到你。

手机的特别提示音响起,划开屏幕后发现是Cross给自己发的信息。

什么啊,原来不是他啊。Lust失落地撇撇嘴,然后直起身子准备发微信跟Cross倒倒苦水。接着被吓了一跳。

「龟派气功爱好者:dude,你被绿了。」

Lust看到这条消息时只觉头顶一沉,用手机反光一照,哦豁,一片绿油油。

「人妻到底哪里好:???你不要乱说,我们很相爱的。」

「龟派气功爱好者:wow你还不知道?」

「人妻到底哪里好:我应该知道吗?Cross,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的好。」

「龟派气功爱好者:我说你男友——啊不对他还不算你男友——你金主,我亲眼目睹他和一个带兜帽的男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了。」

「人妻到底哪里好:FUCK!」

好吧,好吧,Cross再没德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也就是说……Horror真的出轨了?

Lust觉得自己更委屈了:自己千辛万苦学好做菜当人妻,就是为了讨Horror欢心,顺便体验一下真实性圖爱的感觉。结果别说别说爽一发了,就连柏拉图式爱情都没了。

这短暂无比的恋爱啊,甚至比不上Epic和Cross,起码他们在相识的第一天就做了,还是他妈的车震。

Lust觉得自己基因里的那点叛逆因子被激起来了,于是他毅然决然决定抛弃渣男,重回gay圈众1的怀抱。

他妈的,什么第一次留给心上人,全都见鬼去吧。


(3.5)

说真的,这个故事发展,估计Error见了都要嫌弃地说俗套。——哦,不对,他向来不理会这些。

Horror多辛苦啊,要忍着饿肚子的痛苦还要想办法和Murder谈和,更重要的是还被人诬陷成渣男。

真的,Horror好惨一骷髅。


(4)

Horror一口气把杯里的咖啡吨完,然后把马克杯拍在桌上,可谓非常暴躁地说:“你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我?”

“我不,”Murder说着掏出手机,“你戏弄Papyrus这件事可不能说结了就结了。我知道你们嫉妒我有弟弟,但你们怎么能把他骗去英国!?”

“那关我屁事!”

“你知道那儿的酒吧有多少吗?要是Papyrus被人拐去喝酒了怎么办?他还是个未成年人,喝酒伤身!”

“……我他妈的饿肚子也伤身……”

“你家里不还有个人妻随时给你做饭吗给我闭嘴。”Murder说着,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看了眼桌子上的手机,“啊都到这个点了。”

Horror虚弱地抬眼看了看远处的时钟,没有说话。

“那我回去给papy做饭好了,外面那些外卖吃着对身体不好。”

请厨师啊智障,你又不是没钱……等等,做饭!他要回去了?!

果不其然,Murder开始给Papyrus打电话,对他的弟弟互相嘘寒问暖。Horror此时也来不及像以往那样羡慕Murder有个天使弟弟了,只是兴奋地看着Murder,心里不停地盘算着等Murder走后点什么东西吃才好。

结果人是走了,却留下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希望等我送给你的那份礼物到你面前时,你不要太惊讶。大概表现得像大学时期刚得知Nightmare和Killer谈恋爱了那样,就好了。”

嘛玩意?

哦,大学那时啊?Nightmare和Killer旁若无人的秀着恩爱,Murder和Error那两个狗逼都不在,而他跟着这对垃圾情侣的原因只是为了省顿饭钱。

相信Horror,如果你有过亲眼看见两个gay佬在你面前拥抱,亲嘴,甚至差点现场干起来的经历的话,你绝对会无动于衷,更夸张一点还会产生一种“原来他们没在一起吗?”的这种想法。

(4.5)

Horror的头骨破了一个洞,这就导致他脑袋里的各个思想与需求全从那个大洞里流了出去,仿佛有导航般的遁到了垃圾堆再也没出现,只留下“吃”这个念头静静地待在Horror脑子里。

——by Murder

这番话被Nightmare专门请大师写在纸上,挂到Horror管理的那个部门的墙壁上了。

(5)

Horror坐在出租车里,坐姿社会地跟Epic微信畅聊。他和Epic认识的时间相较之下不算久,聊天的次数也不算多,但每次只要他们一聊起来就会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不是满屏幕满屏幕的文字,就是一张又一张骂人不留余地的表情包,用手指从屏幕顶端蓄力划到最下都不一定能到头,关键是这俩货聊天的时间还不长。

也算是两朵奇葩。

「想想你为什么会被我盯上:bruh,你出轨了?真心的?」

不过看来今天情况不太一样。

「人妻会做饭:什么出轨?我对Lust一心一意。」

「想想你为什么会被我盯上:你……(我很难办啊.jpg)」

「人妻会做饭:我怎么了到底?」

「想想你为什么会被我盯上:你不是和Murder亲了吗?就在公园那儿。」

「人妻会做饭:有毛病,我亲他?」

「想想你为什么会被我盯上:他亲你。(继续盯.jpg)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否定你们曾一起在公园出现咯?」

「人妻会做饭:假的不要信」

(6)

然后Epic再没回过Horror。Horror一遍又一遍地端详着自己和Epic的聊天记录,猛然间,脑中仿佛有一缕灵光乍现。

他迅速把Lust的号码拨了出去,速度之快足以让众多宅男叹为观止,他和Lust几乎是每过一个小时打一次电话,Horror是怕Lust被人拐走,殊不知Lust更是如此。

但今天,离他和Lust上一次见面已经过了五个小时了。

要完,估计得凉得透透的。

一分钟后,电话因为无人接通而自动挂断。

要死了。这是Horror两眼发黑前所产生的唯一念头。他的爱情,来得快,去得更快。

(7)

两天后。

Horror:你妈的Murder,为什么?

Murder:因为你惹了我弟。

Murder:况且我觉得你爽到了。

Horror:这是一码事吗?

Murder:当然。你还要谢我呢。不然,你以为Epic和Cross是怎么成的?

Horror:…………啊Epic谈恋爱了?他不是说要和纸片人老婆共度一生的吗。那是个怎样的人?

Murder:与纸片人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黑白配色。

放屁纸片人老婆明明是全彩的。

(彩蛋)

Horror和Lust的婚礼?那是真的丢骨,还差点被我小叔子逮捕了,原因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Killer如是说。

“有钱人家的富太太给老子闭嘴。”

婚礼被邪骨团众人搅得一团乱的Error反手就是一块Blue出品的taco塞Killer嘴里。

然后被Nightmare按在地上摩擦了。

————————————

我好垃圾。

末世狼魂的陨落之刃

【hl】猫耳

标题跟文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大概是horror视角。

OOC有

幼儿园文笔

ready?go.


被从窗户照射进的金色阳光刺激的勉强半睁开眼,却感觉头顶压着什么东西,不算太沉,但有点轻微的重量。

抬眸瞥向一边,发现他正捧着手机,肩一抖一抖,大抵是在憋笑。时不时还传来拍照的"咔嚓"声。

"哦亲爱的……你醒啦?~"他愉悦的把刚刚拍下来的照片展示给自己。

……的确是自己没错,只不过被戴上了少女心爆棚的可爱粉色猫耳头箍。

……嘛……原来头上压着的是那玩意儿啊……

闭眼思索了一会才发现不对劲,虽然这是在意料之内的事,但自己这不是让他占着便宜了吗?

起身直接吻上他,感受到他的轻微反...

标题跟文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大概是horror视角。

OOC有

幼儿园文笔

ready?go.


被从窗户照射进的金色阳光刺激的勉强半睁开眼,却感觉头顶压着什么东西,不算太沉,但有点轻微的重量。

抬眸瞥向一边,发现他正捧着手机,肩一抖一抖,大抵是在憋笑。时不时还传来拍照的"咔嚓"声。

"哦亲爱的……你醒啦?~"他愉悦的把刚刚拍下来的照片展示给自己。

……的确是自己没错,只不过被戴上了少女心爆棚的可爱粉色猫耳头箍。

……嘛……原来头上压着的是那玩意儿啊……

闭眼思索了一会才发现不对劲,虽然这是在意料之内的事,但自己这不是让他占着便宜了吗?

起身直接吻上他,感受到他的轻微反抗后便直接摁住他的头加深这个吻。

分开后看着他大口的喘着气,咧嘴笑着启唇,缓缓道:

"你这个星期都别想下床了。"


黑炎是頭龍
是点图的horlust! @s...

是点图的horlust! @shadow_幻影
很随意的上色xd……
因为没有要求画🐍图所以就画了很正常的XD

是点图的horlust! @shadow_幻影
很随意的上色xd……
因为没有要求画🐍图所以就画了很正常的XD

ice雪咪
自己瞎脑_(:身心愉悦hl使我...

自己瞎脑_(:身心愉悦
hl使我快乐

自己瞎脑_(:身心愉悦
hl使我快乐

ice雪咪
我现在嗑的hl和以前不太一样以...

我现在嗑的hl和以前不太一样
以前没找到粮随便自己脑的时候,总是lust疯狂嫌弃horror

现在貌似反过来了呢_(:

我现在嗑的hl和以前不太一样
以前没找到粮随便自己脑的时候,总是lust疯狂嫌弃horror

现在貌似反过来了呢_(:

ice雪咪

我奏是想看lust作死_(:
画着画着horror的脑洞就没了【忘画了……草稿时还是有的_(:

朋友嗑hl吗owo

我奏是想看lust作死_(:
画着画着horror的脑洞就没了【忘画了……草稿时还是有的_(:

朋友嗑hl吗owo

梦幻可可豆(x_x;)

lust:嗨~horror~

horror:离我远点!
↑【*嫌弃脸】

摸鱼草稿路线!注意!
我这个应该放到lusthorror还是horrorlust呢
【*不选了两个都放了】

lust:嗨~horror~

horror:离我远点!
↑【*嫌弃脸】

摸鱼草稿路线!注意!
我这个应该放到lusthorror还是horrorlust呢
【*不选了两个都放了】

梦了个幻

好的这是用来治愈那些被《施暴》虐到的小天使的文
请不要砍爆我。🙏 @日本高中生秋白 是这位的点文

好的这是用来治愈那些被《施暴》虐到的小天使的文
请不要砍爆我。🙏 @日本高中生秋白 是这位的点文

梦了个幻

老婆你给点力哦。妈的再次翻车。

老婆你给点力哦。妈的再次翻车。

xwx

画渣填表p2丑到要死(慎入)

画渣填表p2丑到要死(慎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