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s

15.7万浏览    1034参与
阿逆今天也咕咕

嗜甜(我的世界同人文)

ooc,水,文笔渣,短,别ky(b站封面,是maymay画的)


*hs向


*医生h×糖上瘾患者s


“我常感到疲倦...而且我一天至少喝两杯以上咖啡...和吃很多糖,至少1.5包,我觉得我是糖上瘾。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的身体一定会出现问题,可是我无法戒掉这个吃糖习惯”steve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和眼前的医生说自己的症状


“疲倦和两杯以上咖啡...应该是能量型嗜糖...”herobrine听完后就写在了纸上,在数秒的安静后,他抬起头“steve先生,请你先放下你的咖啡”


“?”虽然对为什么要放下咖啡感到疑惑,但因为是医生说的,所以steve还是...

ooc,水,文笔渣,短,别ky(b站封面,是maymay画的)


*hs向


*医生h×糖上瘾患者s


“我常感到疲倦...而且我一天至少喝两杯以上咖啡...和吃很多糖,至少1.5包,我觉得我是糖上瘾。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的身体一定会出现问题,可是我无法戒掉这个吃糖习惯”steve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和眼前的医生说自己的症状


“疲倦和两杯以上咖啡...应该是能量型嗜糖...”herobrine听完后就写在了纸上,在数秒的安静后,他抬起头“steve先生,请你先放下你的咖啡”


“?”虽然对为什么要放下咖啡感到疑惑,但因为是医生说的,所以steve还是把咖啡放下了


“你午餐后別再碰咖啡因,包括茶或能量饮料。这时充足的睡眠,营养均衡,并且多运动,即使一开始只是一天两次,散步10 分钟也好。重要的是,一开始要先限制一天最多只能吃一份甜食,这样就能慢慢改善疲倦感,人变得比较有精神,有活力,便可慢慢减少对糖的依赖。”herobrine一口气说完所有的注意事项。


“啊...?医生你刚刚说的都好难呀,没有什么简单点的方法吗?”


“没.有.”herobrine明显有点生气,他不认为他刚说的方法有什么难


“好吧...那医生,你是要等我把病冶好之后才可以离开吧”


“没错,怎么了?”herobrine有点疑惑为什么他突然这样问


“那...在这段时间,我可以在任何时间去你诊所?”


“...下午1:00到:2:00你可以”


“好!那我就应该可以把病冶好了!”


“?”herobrine有点疑惑,可是没有问“我约下一个病人要见,先走了。我下次再来帮你复诊,记得我刚说的注意事项,尽管完成。”


“好的,医生再见”


第二天11:30


“医生,我来了”


“steve先生?才一天,你有什么改变?”


“少了吃糖哦,平常每天早上都会吃半包,今天只吃了3颗。我昨天也很早唾”


“那挺好的”


“你知道为什么我少吃了糖吗?”steve笑着说


“?”


“因为我看着你,我就觉得够甜啊”


“...”herobrine有点无言,这是什么神展开?“steve先生...我只是一个医生,请你控制一下自己”


“可是我看到你就控制...算了,医生你有没有什么糖的代替品,一天三颗糖对我来说太少了”


“甜菊糖...等等,你是要冶疗糖上瘾,连甜菊糖也不能吃,你别想了”


“好吧好吧...医生你让我在诊所做一下我工作的事吧,我家冷气坏了,不想回去”


“不要打扰其他病人就行了”


“ok~”


herobrine在看完午餐前最后一个病人后,走出房间看到steve在吃棒棒糖,于是走到steve身旁


“steve先生,你是不是...”


“噫!下...下次不会的了!”


茶斯chess
很丑,真的丑。是 @伊绪今天还...

很丑,真的丑。
@伊绪今天还是不会画画 大大的画w
太神仙了我画不出来qwq
(有略微改动)

很丑,真的丑。
@伊绪今天还是不会画画 大大的画w
太神仙了我画不出来qwq
(有略微改动)

qwq

(HS)小甜饼——

嘤,我OOC选手


我流温柔hb和暴躁st?


Hs(herobrine xSteve )年上


"啧——咝……草你大爷的白内障你轻点?!!!"棕发紫曈少年皱眉小声骂道,伸出手不情不愿让对方包扎,"乖,别乱动"给少年包扎伤口的年长者安抚着对方情绪,给他缠了一圈又一圈绷带,又恶趣味给他绑了个蝴蝶结。


steve看了看自己绑的像猪蹄的手,抽了抽嘴角,刚想损人两句,抬头却对上对面人的眼睛,心突然慢了半拍。


他天生喜欢亮闪闪的东西,更不外乎是心上人的眼睛


"下次出门可以小心点吗?要不然我就要天天跟你屁股后面了?"


"……嗯"


嘤,我OOC选手


我流温柔hb和暴躁st?



Hs(herobrine xSteve )年上


"啧——咝……草你大爷的白内障你轻点?!!!"棕发紫曈少年皱眉小声骂道,伸出手不情不愿让对方包扎,"乖,别乱动"给少年包扎伤口的年长者安抚着对方情绪,给他缠了一圈又一圈绷带,又恶趣味给他绑了个蝴蝶结。


steve看了看自己绑的像猪蹄的手,抽了抽嘴角,刚想损人两句,抬头却对上对面人的眼睛,心突然慢了半拍。


他天生喜欢亮闪闪的东西,更不外乎是心上人的眼睛



"下次出门可以小心点吗?要不然我就要天天跟你屁股后面了?"




"……嗯"













伊绪今天还是不会画画

算是情头吧√
白内障终于看不清辽!(bu

算是情头吧√
白内障终于看不清辽!(bu

蜜糖布丁♡

狩猎

啊啊啊啊我这个菜鸡居然要写文....


此文灵感是根据 @a mere nobody 这个神仙的『狩猎』第二副图来的(能不能随便关注一下这个神仙!!!他太可爱了!)


小学生文笔,勿喷啊QwQ


him第一人称(微型病态)


短小...


我,him,是一个被遗弃的“天使”

当然,看到我的翅膀就可以看得出来,黑色的

我最近爱上了一个新来的天使

他叫Steve


他是圣洁的,被“神”宠爱的。

我只是个失败品罢了

我们怎么可能相爱呢....


Steve....

我每天每时每刻都想到他的名字...

他的眼睛像是一块紫水晶,在他的瞳孔中显现,他的眼睛比那深远的夜空还要更美妙。

看着他的眼...

啊啊啊啊我这个菜鸡居然要写文....


此文灵感是根据 @a mere nobody 这个神仙的『狩猎』第二副图来的(能不能随便关注一下这个神仙!!!他太可爱了!)


小学生文笔,勿喷啊QwQ


him第一人称(微型病态)


短小...


我,him,是一个被遗弃的“天使”

当然,看到我的翅膀就可以看得出来,黑色的

我最近爱上了一个新来的天使

他叫Steve


他是圣洁的,被“神”宠爱的。

我只是个失败品罢了

我们怎么可能相爱呢....


Steve....

我每天每时每刻都想到他的名字...

他的眼睛像是一块紫水晶,在他的瞳孔中显现,他的眼睛比那深远的夜空还要更美妙。

看着他的眼睛我便会平静下来....


我太爱他了

我想让他那眼睛一直出现在我的视线内

不让他和别人接触

我想让他只属于我....

我的私有物...


抓到他了

我折断了他的翅膀...

他的眼睛惊恐的看着我,用尽全力的喊着

真可爱啊...这种样子只在我的面前...

现在,他离不开我了....


我抱着他,坐了下来

你现在只属于我的啦...

我的Steve....

属于我的私有物....



我写的什么玩意啊....(இдஇ; )

我这个辣鸡.....










a mere nobody
昨晚听歌搞图截的歌词,挺有感觉

昨晚听歌搞图截的歌词,挺有感觉

昨晚听歌搞图截的歌词,挺有感觉

a mere nobody

【狩猎】#HS#
HS太香了

太久没有画HS,居然被自己的摸鱼香到了。
脑洞来自最后一P

【狩猎】#HS#
HS太香了

太久没有画HS,居然被自己的摸鱼香到了。
脑洞来自最后一P

海洛·布莱恩

Minecraftの神の沙雕日常(7)
女儿?

客串人设: @Undead丶Herobrine

Minecraftの神の沙雕日常(7)
女儿?

客串人设: @Undead丶Herobrine

伊绪今天还是不会画画

我终于画画辣哈哈!
是steve
有微HS√

我终于画画辣哈哈!
是steve
有微HS√

山茶

【HS】没来得及想名字的沙雕短篇01(后续随缘buni



先看第一幅先看第一幅先看第一幅!!!!!! 重说三⚠️



日常表白并安利出梗的雨萧老师!!!!!!!! 老师超强!!!!!!!! @雨萧不是潇 



碎碎念,攒图使人咕咕是真的......一想到还有存货就提不动笔。快解决掉所有flag你就可以画oc了!!!!(泪

【HS】没来得及想名字的沙雕短篇01(后续随缘buni




先看第一幅先看第一幅先看第一幅!!!!!! 重说三⚠️




日常表白并安利出梗的雨萧老师!!!!!!!! 老师超强!!!!!!!! @雨萧不是潇 










碎碎念,攒图使人咕咕是真的......一想到还有存货就提不动笔。快解决掉所有flag你就可以画oc了!!!!(泪

二黄二
万年更新……扔个摸鱼就溜是hs...

万年更新……扔个摸鱼就溜
是hs的合照

最近一直很忙没什么空产粮对不起>人<

万年更新……扔个摸鱼就溜
是hs的合照

最近一直很忙没什么空产粮对不起>人<

肝本子的魔人肝帝

TF au,MC大陆最强皇家战斗机Herobrine和他的能干又老实的小情人钻井车Steve

TF au,MC大陆最强皇家战斗机Herobrine和他的能干又老实的小情人钻井车Steve

HATEorKILL
我爱他…但是我打不过吾王Ahh...

我爱他…但是我打不过吾王Ahhhhhhh

我爱他…但是我打不过吾王Ahhhhhhh

-梵耀⭐️

【HS】花吐症

*意识流 不长


  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



  怎么可能呢。



  Steve半跪在沙地上,泥沙与水的混合物蹭到衣物和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他的双手紧紧抓住胸前的那块布料,呼吸急促导致面色泛红,脸上显出隐忍的神色。



  疼、好疼。



  嗓子里干涩的要命,胃里恶心的不行。



  “咳、咳咳...”在咳出来之前,舌上好像触到了软软的、冰凉的东西,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一起咳出来了,Steve下意识的用手去接了下。



  是花,带血的花。...

*意识流 不长


  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




  怎么可能呢。




  Steve半跪在沙地上,泥沙与水的混合物蹭到衣物和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他的双手紧紧抓住胸前的那块布料,呼吸急促导致面色泛红,脸上显出隐忍的神色。


 


  疼、好疼。




  嗓子里干涩的要命,胃里恶心的不行。




  “咳、咳咳...”在咳出来之前,舌上好像触到了软软的、冰凉的东西,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一起咳出来了,Steve下意识的用手去接了下。




  是花,带血的花。


  


  我得了....花吐症?


 


  这种花,是白色的风信子?




  没记错的话,白色风信子的花语是恬适,沉静,不敢表露的爱。




  Steve抿了抿唇,花语说得好像就是他。隐藏在心里不敢说出口的爱意,谁没事会喜欢上一个总跟自己干架嘲讽的人。话说回来,花的颜色和Him的瞳色一样呢。




  都很好看。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Steve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他可没法直接去跟Him讲我喜欢你。恐怕那家伙只会嘲讽他,算是怜悯地给完一个吻之后估计会觉得他恶心并离他远去。




  他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不会去要Him的吻。




………




   他的病情加重了。时不时地都要咳两下,花的量也越来越大,有时还会单独咳血。




  他怕被Him发现,在一周前Him来找他的时候,狠下心对Him说,




  “Herobrine,你好歹也管个地狱,你这一天天的来找我,是不是太闲了”


  “我是很闲。”


  “你这样来找我,我是很困扰的。”


  “毕竟,我很讨厌你。”




  Him听了他的话就黑着脸走掉了,这一周也没来。估计以后也不会来了吧。




  挺好的,让他一个人死去。




  可能Him会讨厌他,不过也比让Him觉得他恶心好多了。Steve装作不是很在意的想。可是,有没有一种可能是Him也喜欢他?




  怎么可能呢,别傻了。




……




  Steve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他的心脏现在疼的好像要停止跳动,离最开始一次发病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他咳的越来越厉害,咳出来的花瓣落满了他的周围。Steve能察觉到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思维已经断成了一条线。




  …如果能在死之前再看他一眼好了。




……




  世界上有比Him遇见更操蛋的事吗?他每天一次准时准点去烦他的暗恋对象,结果人家嫌他烦了意思让他滚蛋。




  Him黑着脸回去的样子着实把Enderman吓了一跳,Enderman想问问怎么回事,结果Him直接把门使劲一甩一个人待在屋里自闭。




  Enderman几次想开口都被Him的眼神吓退,直到今天,Enderman不顾Creeper的阻拦非得往Him屋里冲,


  “老大,老大!!”


  “…想死就直说。”




  Enderman浑身抖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瞅了他家为情所伤的老大一眼,


  “我刚才看见Steve,Steve好像得了花吐症……”




  “?!啥玩意?草!”Steve能遇见的人没几个,Him非常有自信Steve不会喜欢没几根毛Norch,那么Steve一定喜欢我!


  “他现在怎么样了?”


  “不太好…”我看到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撑不住了…




……




  Him拽着Enderman的胳膊要求他立马传送过去,可惜已经迟了。




  空旷的草地上留下的只剩下Steve掉落的物品,散落在地上的花瓣和一个个的绿色经验球。风从远方吹来刮起花瓣划过呆滞在原地的Him的脸旁。




  一切都晚了。



————————————————

俺要周弧所以俺先溜了,如果评论想要后续甜饼的人多的话,周末我就补上,没人就拉倒了,咕咕快乐。






  


  





过气文手Nemo-Wet

[HS/SH无差向]鸟居

“一望无际的参道尽头建着朱红色的鸟居,那是通向神明国度的通道,一旦进去就无法回到人类世界了。


在不知何处的远方,你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唱片传来的悠远余音。”


☆TIPS☆


☆本文cp向为HS/SH无差,可理解为友情向.神明hb和人类ste.


☆魔改了神社以及鸟居的相关设定,别太较真.[被打]


☆是一直想写的风格.


☆ste中心向.


☆文笔不好ooc.


☆可能会有一些令人不适的文字.


☆bcy100fo点文。 @Los fish


☆Get请下拉√


Steve第一次听到那奇妙的声音是在那个神社的本殿里,那里是人类禁止进入的地方,可是...

“一望无际的参道尽头建着朱红色的鸟居,那是通向神明国度的通道,一旦进去就无法回到人类世界了。


在不知何处的远方,你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唱片传来的悠远余音。”









☆TIPS☆


☆本文cp向为HS/SH无差,可理解为友情向.神明hb和人类ste.


☆魔改了神社以及鸟居的相关设定,别太较真.[被打]


☆是一直想写的风格.


☆ste中心向.


☆文笔不好ooc.


☆可能会有一些令人不适的文字.


☆bcy100fo点文。 @Los fish


☆Get请下拉√














Steve第一次听到那奇妙的声音是在那个神社的本殿里,那里是人类禁止进入的地方,可是他分明听到了声音,准确的说是乐音,平淡当中透着哀凉。


他想进去看看,是谁在那里演奏音乐?是神明大人吗?他们也会喜好人类的音乐吗?


村长爷爷告诉Steve,本殿是神明世界与人类世界的通道,人类要是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孩子们围着村长爷爷请求他再讲讲神明大人的故事,每当这个时候村长爷爷就会捋捋胡子温柔的揉揉孩子们的头,然后用饱含深情的语调慢慢讲述那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对双子神,哥哥Notch掌管造物与构筑的力量,弟弟Herobrine掌管破坏与重建的力量。兄弟两人和睦相处,完善了这个世界,人类,动物,怪物,都是他们的造物。


“Notch大人是个温柔的神,他希望每个人,不管是什么种族都能好好相处,所以他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人类的爱戴。可Herobrine大人呢?他冷酷而无情,对于他造物之间的争斗从来无心过问。自从怪物们称他为王之后,人类对他的态度就变了,一半是恐惧,一半是敌对——哦,我忘记了,那个时候还是人类和怪物的战争时期,村子里经历过的老人都已经走了。


“后来Notch大人平息了人类与怪物的争斗,所以现在我们和怪物和平的生活在一起,各取所需,每个人或者怪物都很快乐。人类逐渐放下了对Herobrine大人的仇视,但是因为他总是凶凶的样子,比起和蔼的Notch大人来说看起来可怕了不少,还有不少人怕他……”






“那——Herobrine大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孩子们好奇的追问着。


“你们看看旁边的Steve,他长得和Herobrine大人很像哦,但Steve是个温柔的孩子,瞳色也和Herobrine大人不一样。”


“Steve长得像Herobrine大人耶!好厉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像一群小鸟。


这是Steve对Herobrine的第一个印象,那是一位长得很像自己的神明。




























Steve第一次见到Herobrine是在本殿门外的鸟居上,夕阳逐渐没于地平线,注连绳在微风中轻轻摇摆。白色眸子的神明坐在鸟居的笠木上,棕色发丝轻轻飘荡,随着注连绳的动作起起伏伏。


Steve睁大了眼睛望着神明大人,他印象中的神明大人不会降临到人类世界来。


“啊……是个人类。你看的见我?”Herobrine白色的眼珠在眼眶里转动,似乎是望向了Steve的方向。


“是,Herobrine大人。”


初次遇见神明大人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而且这位神明大人据说很凶,如果自己把他惹生气了会降下天罚的吧。


神明大人的语气微微柔和了一点,平静的望着Steve。“你的眼睛很漂亮,是美丽的紫色。”Herobrine同一脸茫然的Steve对视着,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Steve。”


“很棒的名字,我记住你啦。”神明大人像个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笑容带着狂气和张扬。人们说他可怕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意味不明的笑容吧。但是不得不说,仔细看看神明大人真的很好看。


而且很可爱。


Steve感觉自己的心跳落了半拍。


“我是Herobrine,不必称呼我为‘大人’,因为没有必要在我面前保持那种敬畏感,我不喜欢这样。”


“可是,人类的世界和神明的世界不是分开的吗?为什么我们可以看见对方……?”


“孤落时辰,逢魔之时。人类世界与神明世界的界限会变得模糊,但是我们之间仍然有一道屏障阻隔,只有在孤落时辰我们才可以看到对方,但是我们无法越过这个鸟居,那是我们之间的界限。”神明大人平静的阐述着这个事实。


Steve想起来了,在他还小的时候,那个奇妙的乐音只在黄昏,只在孤落时辰出现。


夕阳彻底沉进地平线,神明大人突然就没了踪影。


“再见……”


话语在空气中消散。


Steve意识到,他和Herobrine只有在黄昏之时才能见到对方。一旦太阳落下,对方会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注连绳依旧不停晃荡着。














Steve在每个黄昏都会来到本殿的鸟居旁边,他很清楚Herobrine会等他,Herobrine也知道他在那里。


他们会聊很多很多东西,例如Notch是个工作狂魔啦,村子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啦,隔壁村庄又被不守合约的刌民袭击啦什么的。


Steve清晰的意识到传说不是真的,这个所谓的冷酷无情的神明一点都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凶神恶煞。虽然他不经常笑,但是在高兴的时候总能在他的嘴角捕捉到一丝浅淡的笑容。


或许Herobrine也是一位温柔的神明吧,像他的哥哥一样。



Steve也曾经提出过疑问,为什么神明的世界无法与人类的世界互通呢?


白色眸子的神明大人回答,因为神明和人类或者怪物都是不一样的。必须有一道界限分隔开。


Herobrine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这都是他哥哥的想法,而他自己就这么默认了,也没有过问那么多。


Herobrine说:“如果想要碰见我们,那就等到庆典日吧。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碰面了。”


村长爷爷曾经说过,百年一度的庆典日是世界被创造的日子,这个时候神明大人,人类与怪物会聚集在一起庆祝这一天,和平快乐的度过这美好的夜晚。


这是建立乌托邦所需要的代价。Herobrine如是说。






庆典日那天大家都很高兴,因为他们亲爱的神明大人会与他们见面,他们可以真正的接触到神明大人。每个人和怪物都竭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毕竟如果错过了这一次就很难有下一次机会了。


Notch大人温柔的微笑着,Herobrine大人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表情。


Steve在神社里晃荡。过去了太久,他也长大了,可是Herobrine一点都没变。


神明大人和人类还是无法相比的啊。


他们约好仪式结束之后在本殿门口碰头。金发碧眼的姑娘正在为神明大人献上舞蹈。Herobrine想起来那是Steve曾经说过的名叫Alex的女孩。


“Alex是我们村子最漂亮的女孩子!”Herobrine依稀记得Steve当时说这句话时自豪的神情,很孩子气。



孩子们簇拥着Notch好奇的问这问那,创世神大人笑眯眯的回答着每个孩子的问题。Steve差点觉得回到了自己还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村长爷爷也总是被孩子们簇拥着,被要求讲那个古老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对双子神……”


……


现在这对双子神坐在Steve面前,为孩子们讲着故事。他甚至在一瞬间以为自己坐在村民的小屋里,火炉啪擦作响。温暖的火光映照在孩子们和神明大人的脸上,就算是平时冷冰冰的Herobrine表情也柔和了起来。


Herobrine对着出神的Steve眨了眨眼睛。




庆典结束时已经是黄昏,Notch被那群小孩子缠着,所以Herobrine溜了出来。他在本殿门口看见了等他的Steve。


Herobrine拽住Steve的手,拉着他跑上山顶。


“等会就可以看到星星啦。”他笑嘻嘻的对Steve说,脸上的表情从来没有这么柔和过。


夕阳没于地平线,吞吐着最后一抹赤红色的光晕。深蓝色的天幕与赤红的光明融合,交融减淡。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场景,可是拉着手的人类和神明从心底里觉得这是最美丽的一次日落。不为什么。


Steve有些担忧的开口:“今天过去了,是不是我们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触碰到彼此了?我们还要隔着屏障说话吗?”


“是啊。过了今天……”Herobrine沉默了一下。


人类和神明终究是无法比拟的。Steve很难等到下一次的庆典了,人总是有生老病死的,可是Herobrine是神,他永远是同一个模样,不会老去不会死亡。


“让我抱抱你好吗,就这一次。”Steve小心翼翼的开口,像是在恳求。


“当然可以啦。”神明眯着眼睛笑起来,抱住了人类。


夕阳的余晖中,一人一神拥抱在一起。


“一起看星星吧!”












等到人类老了,他也会回忆人生,坐在温暖的火炉旁边为孩子们讲着故事。孩子们摇晃着Steve的腿,叫着“Steve爷爷,Steve爷爷,给我们讲讲神明大人的故事吧!”


紫色眼睛的人类微笑着说:“很久以前有一对双子神……”


那个叫做Herobrine的神明,我们认识很久了,并且我们相处的很快乐。











白色眸子的神明打开了唱片机。干涩的几声咔哒声之后响起了平淡当中透着哀凉的乐音。









[End]


咸鱼吣

宇宙说

·不好意思,我来丢人了

·感觉有段时间没更了,所以我才来了

·在线看吣丢人操作


——————

一支箭穿过Steve的胸膛,撕裂的疼痛反而使他更加清醒,手中握紧的剑挥舞的更快,伤口也在绿色荧光数据里缓缓恢复


 


最后一只怪物化为白烟,消失在他面前


 


他的世界再返孤寂,连虫吟都无,只有冰冷的月光陪伴他


 


他不属于这,他清楚的知道,在某一方世界他有安稳的工作和安定的生活,还有一群活泼的朋友。他之前从未这么孤独过,每当他刚刚品尝到一点孤单的滋味,他那些好友便会闯入他的家开party,又一场狂...

·不好意思,我来丢人了

·感觉有段时间没更了,所以我才来了

·在线看吣丢人操作


——————

一支箭穿过Steve的胸膛,撕裂的疼痛反而使他更加清醒,手中握紧的剑挥舞的更快,伤口也在绿色荧光数据里缓缓恢复


 


最后一只怪物化为白烟,消失在他面前


 


他的世界再返孤寂,连虫吟都无,只有冰冷的月光陪伴他


 


他不属于这,他清楚的知道,在某一方世界他有安稳的工作和安定的生活,还有一群活泼的朋友。他之前从未这么孤独过,每当他刚刚品尝到一点孤单的滋味,他那些好友便会闯入他的家开party,又一场狂欢


 


虽然他现在一无所有,但强烈的生存欲使他在短短一个月中摸清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可还有许多困难还等着他


 


墨色里咆哮着的僵尸,他们始终游荡在这黑夜里,像猎犬一样紧跟着你,然后下一秒撕裂你的喉咽


 


水底凝望的溺尸,他们始终等待着你下水时的恐惧然后将你宰杀在水底,等到黑夜时破出水面,青色的眼睛始终在黑夜微亮


 


四处游荡的苦力怕,若你不仔细一点,你很有可能被他们炸的稀巴烂,也有可能连同你的房屋一起陪葬


 


........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黑夜是他们的狂欢


 


难道不是吗?拉开弓箭下一秒松开紧绷的弓弦,箭支带着破空的声音扎入僵尸的头颅,溅出点点黑红的血液,然后化为白烟消散在黑夜里


 


紫色的眼睛望向远方的墨色,星辰也倒影在他的眼中,他得赶快回去了


 


——


载满一身疲惫的身躯在月色底下,布满薄茧的手掌握住了粗糙的剑柄,紫色的眼睛闪动着不灭的希望


 


他会回去的


 


拼尽一切的,去找寻那抹希望


 


你说他会成功吗?


 


零散摊在桌面上的书本,紧闭眼眸下的青乌,伴着天空之上的神秘宇宙和黑夜里的绚烂繁星坠入甜美的梦境


 


你说他会成功吗?


 


无数个无眠的黑夜,随时会发生的危险,黑暗中紧紧跟随的怪物,身体上数不清的伤痕,无尽孤独的侵蚀,最后还是拿着剑撑起身躯,绷带缠上染血的勋章,又迈向了下一个旅途


 


你说他会成功吗?


 


昏黄矿洞里凿砸矿石的声音,双手握紧镐子挥动的疲累,汗水浸湿的衣裳,冒着热泡的岩浆,还有破空而来的箭羽和隐约传来的僵尸的咆哮


 


——


龙息砸到地面的喷溅腐蚀掉了Steve的裤脚,带着隐隐的灼痛感


 


他熟练的拉开弓射向空中俯冲来的龙,可那零零散散掉下的几格血就被那些神秘的水晶恢复


 


龙飞过身旁的疾风吹乱了Steve的发丝,手中的弓箭毫不犹豫从龙身上移开,转到那些奇怪的水晶身上


 


如果他的猜测错了的话......


 


不对,仅仅片刻的失神,Steve就感受到极速前来的灼热感,翻身闪躲,却还是被喷了个满身,原本闪耀的钻石甲开始有些黯淡


 


又一只被激怒的小黑向他冲来,下一秒龙的血量又补了几格


 


Steve握紧了钻石剑,他的体力和食物不允许再坚持很久很久,紫眸微闪,手中的治疗药水砸在地面


 


在这认输的话,他所坚持的一切是什么啊?


 


——


他成功了吗?紫色的眼眸始终紧紧盯着空中缓缓破裂的龙身,从脸上的伤口滑下的血液也无法获得他的微微侧目


 


极度的眩晕感使他不得不闭上眼,眩晕感还没褪去他就匆忙睁开眼


 


一个个缓缓滑动的字拼组成一个庞大的故事


 


包括着整个世界的故事


 


伴着故事的延续,Steve的目光停留在某段话时,垂下了眼


 


「and the universe said you are not alone」


 


从不孤独?Steve感受到身旁微凉的温度,转头望去,紫色瞳孔里倒影着银白的眼睛


 


Steve看到他张了张嘴,缓缓吐出几句话


 


——“and the universe said I love you”


 


——“I am the univers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