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ugh dancy

17976浏览    896参与
fungiiii|Lin

2019.10.20

“Become”


*违规什么的…………只是颜料好么*

2019.10.20

“Become”



*违规什么的…………只是颜料好么*

白发慵梳

bgm:Dirty Work

绝对不可以错过的绝美小茶杯!!!

(˘͈ᵕ ˘͈❀)老素材拿出来练习一下踩点,专门找了些正装,绅士茶杯磕死我了!!!

bgm:Dirty Work

绝对不可以错过的绝美小茶杯!!!

(˘͈ᵕ ˘͈❀)老素材拿出来练习一下踩点,专门找了些正装,绅士茶杯磕死我了!!!

fungiiii|Lin
可爱的Luna(汤:lunas...

可爱的Luna(汤:lunastories)以这组汉尼拔四季为灵感,正在创作系列短文~♥️ 推荐给大家 ♥️

《Seasoned to Perfection》系列 

第一部:On the Lap of Spring

a0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87304

第二部:Through Summer Tidings

a0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727200#main

可爱的Luna(汤:lunastories)以这组汉尼拔四季为灵感,正在创作系列短文~♥️ 推荐给大家 ♥️

《Seasoned to Perfection》系列 

第一部:On the Lap of Spring

a0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87304

第二部:Through Summer Tidings

a0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727200#main

Willhuhu

“Hugh Dancy is a handsome man”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我死!!!!!麦大手怎么这么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发完hannigram的糖 来发madancy的糖!!!!!!!!!我哭了!!!!过年了!!!!!!今天有新糖了!!!!!!


源 推特:hugh dancy‘s tousler

“Hugh Dancy is a handsome man”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我死!!!!!麦大手怎么这么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发完hannigram的糖 来发madancy的糖!!!!!!!!!我哭了!!!!过年了!!!!!!今天有新糖了!!!!!!


源 推特:hugh dancy‘s tousler

E.De_落柿
边画心里边哭嚎休聚聚真好看(。

边画心里边哭嚎休聚聚真好看(。

边画心里边哭嚎休聚聚真好看(。

拔杯咩修幹某

[翻译]Aaron Abrams跟汉尼拔有关的Q&A

出自2018/12/25 Aaron Abrams Reddit AMA
有些问题蛮有趣的

1.

ladimon •

Hi Aaron 👋🏻 (we talked on instagram yesterday, good to see everything is working here!)

Here are my Hannibal questions: What do you think Brian's reaction was when he heard Hannibal and Will had killed Francis Dolarhyde and then disappeared...

出自2018/12/25 Aaron Abrams Reddit AMA
有些问题蛮有趣的

1.

ladimon •

Hi Aaron 👋🏻 (we talked on instagram yesterday, good to see everything is working here!)

Here are my Hannibal questions: What do you think Brian's reaction was when he heard Hannibal and Will had killed Francis Dolarhyde and then disappeared together? Also what do you think he and Jimmy are up to right now?

哈啰(我们昨天在ig上聊过,很高兴看到这儿一切都好)

这是我的汉尼拔相关问题:你觉得布莱恩在听到汉尼拔跟威尔一起杀死了红龙之后消失了的消息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另外,你觉得他跟吉米现在在做什么呢?

MrAaronAbrams •

I've always dreamed of Jimmy and Brian opening up a Bed and Breakfast and solving crimes on the sly. But most likely they'd be teaching the FBI students and lording their power over them.

Upon hearing that Will disappeared with Hannibal after murdering Francis, Zeller would say "Graham" the same way Jerry says "Newman".

我一直幻想吉米跟布莱恩会一起开一间小型旅馆,然后秘密地解决罪案,但是最有可能的情况还是他们会教导FBI的学生们,然后对着他们逞威风

当他们听到威尔在杀死红龙之后和汉尼拔一起消失了的时候,泽勒可能会用(影集宋飞传里)杰里低吼纽曼的方式喊:格兰姆

2.

applepirates •

Good morning Aaron!

Which of the Hannibal death tableaus was your favorite and/or the most fun to act and react to?

亚伦早啊!汉尼拔里你最喜欢的(而且/或是拍摄时最有趣的)死亡场面是哪一个呢?

MrAaronAbrams •

I loved the bee/honey man. I thought it looked incredible and also Laurence was in a real fun mood that day and messing around. Some of those outtakes are available and you can catch a glimpse. But I also thought the honeyman was the creepiest and scariest to me for some reason.

我喜欢那个蜜蜂男(尸体君),我觉得那看起来很惊人。而且你可以从一些释出的NG画面里看到,烤鱼那天兴致很高的到处捣乱,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对我而言那个蜜蜂男是(所有尸体中)最惊悚可怕的。

3.

Rosenrot1791 •

Hi Aaron!

What is your favorite memory of working on "Hannibal"?

哈啰!你在拍摄汉尼拔期间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MrAaronAbrams •

I think it's the car rides to set with Scott. We'd go over everything in the scenes we had that day and come up with a bunch of ideas on how to do it and things to try. And we'd also talk about everything else in the world.

Those poor drivers who'd have to listen to us.

我觉得是和史考特一起开车到片场的时光,我们会确认一下当天我们要拍摄的片段,然后对于要做什么跟怎么做冒出一些想法,另外我们也会谈论一些其他事情。

心疼那些可怜的司机,他们必须听我俩的这些对话。

4.

MiddlesTheSweetSpot •

hi aaron!

-what's your favorite memory from filming hannibal?

-how do you feel about our chances of getting hannibal season 4?

哈啰!

-拍摄汉尼拔的期间你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你对于汉尼拔第四季的可能性有什么看法?

MrAaronAbrams •

I really don't have any UNfavourite memoreis from filming Hannibal. But aside from the car rides to set with Scott...I think the scenes where we were out of the lab were especially fun. Interrogating Amanda Plummer was particularly riveting.

在我拍摄汉尼拔的期间,真的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不快乐的回忆,但是抛开跟史考特一起在车上的时光外...我觉得我们那些在实验室内的片段格外的有趣,审问亚曼达·普隆默(凶手蜜蜂女的演员)也尤其精彩。

5.

gumdropbun •

hi aaron!! what do you think zeller's hobbies are?

嗨! !你觉得泽勒的兴趣是什么?

MrAaronAbrams •

Hi Gumdropbun! Love that name. I think Zeller is super competitive and probably enjoys some super specific hobby like kite-racing and is waaaaaay too into it.

哈啰!我喜欢你的名字,我觉得泽勒是一个非常喜欢竞争的人,他大概会喜欢一些非常特殊的兴趣,像是放风筝比赛,而且对它极端过度的沉迷。

7.

iyarom •

Hello Mr. Abrams from russian speaking fannibals! We love you so much!

Tell us, please, how do you think will Brian Zeller and Jimmy Price celebrate Christmas together? Are they friends enough for this? What is your favorite moment from filming “Hannibal”? Are you waiting for season four as we do?

And… What does Mads Mikkelsen smell like? =))

Looking forward for your new projects – you are awesome!

Waiting for your answers, but thank you anyway!

哈啰,我们是来自俄罗斯的汉尼拔粉丝们!我们超级喜欢你的!

请告诉我们你觉得布莱恩泽勒跟吉米普莱斯是否会一起庆祝圣诞节?他们有亲密到这种程度吗?你在拍摄汉尼拔的期间最喜爱的一刻是什么呢?你是否跟我们一样也在等待第四季呢?

还有...麦子闻起来是什么味道呢? =))

期待你的新项目—你超棒的!

等待你的回覆,但是无论如何谢谢啦!

MrAaronAbrams •

Hello to Russia!!

I think Jimmy and Brian probably don't take Christmas off work, but celebrate it by cutting open bodies while drinking egg nog (with booze in it).

I loved so many moments of Hannibal! Anytime I had a scene with Mads, which wasn't often was amazing fun. He's a riot. And yes, I'm waiting for Season 4 like everyone else!

跟俄罗斯说哈啰! !

我觉得吉米跟布莱恩大概不会在工作之余庆祝圣诞,但是他们会借着一边喝含酒精的蛋酒一边切开尸体来庆祝。

拍摄汉尼拔期间有好多让我喜爱的片刻!与麦子一起拍摄的每一幕,虽然那些镜头通常并不好玩,但是麦子真是风趣极了。

并且没错,我像所有人一样,都在等待着第四季。

8.

SwirlsOfDarkness •

Hi Aaron!

I'm not sure if someone asked this before, but what DOES Mads smell like? (Or Hugh? Or Bryan? Or Scott? Or Hettienne? If you've sniffed anyone I want to know)

嗨!

我不确定其他人问过这个问题吗,但是麦子闻起来是什么味道呢? (或是休?腐勒?史考特?海缇安?我想知道是否你曾经嗅过上述任何人)

MrAaronAbrams •

Okay Smells. Here we go: Mads: Tobacco, Comfy Sweaters and Dance Sweat. Scott: Gasoline and gumption. Bryan: Popcorn, Pencil Led and Hugs. Hetty: Lavender and Vitamins. Hugh: That smell of smoke that two sticks make when you rub them together really fast. With a hint of fresh bread.

好的,味道。这就开始吧:

麦子:烟草、舒适的外套跟跳舞留下的汗水

史考特(实验室二人组之金毛):汽油与机智

腐勒:爆米花、铅笔芯(Pencil lead)、和拥抱

海蒂(贝芙莉):薰衣草和维他命

休:钻木取火时的烟熏味和隐约的新鲜面包的香味

8.

blasterssolo •

Everyone asks what the smell of Mads, but my question is WHAT YOUR SMELL?

每个人都在问你麦子的味道,但是我好奇的是,你是什么味道呢?

MrAaronAbrams •

I smell like fresh baked cookies and mischief.

我闻起来像是刚烤好的饼干和恶作剧

9.

H0use0fpwncakes •

If we get season 4 and if it turns out that either Will or Hannibal died, do you think your character would work the crime scene? Obviously you're the best man for the job, but with the conflict of interest, would you be able to do it?

如果我们如愿得到了第四季,但是结果威尔或是汉尼拔死了,你觉得你的角色会在犯罪现场检查吗?

很显然的你会是最适合这份工作的人,但是在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你还可以这么做吗?

MrAaronAbrams •

I mean, OBVIOUSLY I'M THE BEST MAN FOR THE JOB you said it Houseofpwncakes not me. And of course I'd be able to do it, Brian Zeller as only one interest...JUSTICE.

That could be the tagline for this new season.

我是说,显然我是这个工作的最佳人选,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自吹自擂。而且我当然可以这么做,「布莱恩泽勒感兴趣的只有...正义!」这可以当作第四季的宣传词。

10.

TheSeaVoices •

Did you ever have any interaction with Brian Reitzell? Do you have a favourite bit of Hannibal sound or score?

你与布莱恩瑞索(本剧配乐制作人)有过任何互动吗?有没有任何一段音效或配乐是你特别喜欢的?

MrAaronAbrams •

Only at Bryan's house parties! He's a delight. I love any sound where I don't even know what instrument could be making it. Which is, like, 85% of them.

我只有去过布莱恩家的派对!他是个让人感到愉快的人,我喜欢任何我不知道由哪个乐器制造的声响,这大概包含了本剧85%的配乐。

11.

Shmorca •

Ahah is Hannibal a romance? My friend and I are arguing about it lmao

啊哈,汉尼拔是浪漫的吗?我跟我朋友对此产生了一些争执

MrAaronAbrams •

I think that love is boiling and bubbling all through it. That's what makes it weirdly erotic. And beautiful. And creepy as fuck.

我认为那份爱意从头到尾都始终都在沸腾跟冒泡儿。那是为何它如此奇特地色//情而美丽,而且超级让人毛骨悚然。

11.

TheSeaVoices •

hello - Can I ask if the fake blood on Hannibal had any particular smell and/or taste? Do you ever get nostalgic when you smell it on other sets? :)

哈啰~我可以问一下汉尼拔当中使用的假血有什么特别的气味或是口味吗?它是否让你在其他剧组闻到时感到怀念而伤感呢? :)

MrAaronAbrams •

Hello! The fake blood didn't smell like anything, but is probably thicker and stickier than real blood? Not that I would know as I'm not a killer oh no was this question a trap?

哈啰!假血没有什么特定的味道,但是它大概比真正的血还要更浓稠与黏腻?倒不是说我像个真正的杀手一样熟悉血的触感啦,哦不,难道这个问题是陷阱题?

剪刀手艾德琪

我在看汉尼拔第三季大结局

卧槽大舅的alpha魅力真的冲破天际[泪][泪]和他一对比休丹西太娇小了吧!一把就被抱起来了卧槽啊!!我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我在看汉尼拔第三季大结局

卧槽大舅的alpha魅力真的冲破天际[泪][泪]和他一对比休丹西太娇小了吧!一把就被抱起来了卧槽啊!!我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椀于

【Hannigram/拔杯】双向收藏

全文9k

 食人魔老汉×高中生少年杯/ 囚禁

囚禁设定和灵感来自小说《The Collector》

这是一篇我断断断断续续写了两年终于写完了的文。对不起看官们。


------------------------------------------


Chapter 1


在此之前,汉尼拔从未带领过任何一个活人进入他别墅的深处。

这个叫威尔的男孩是第一个。


汉尼拔的一位“旧友”是爱德华私立高中的校长。一个月前的某个晚上,汉尼拔揣着他的肺和肾脏走出学校。第二天是原本就定好了的被邀去爱德华高中讲心理讲座的日子,也正是如此,他...

全文9k

 食人魔老汉×高中生少年杯/ 囚禁

囚禁设定和灵感来自小说《The Collector》

这是一篇我断断断断续续写了两年终于写完了的文。对不起看官们。


------------------------------------------



Chapter 1


在此之前,汉尼拔从未带领过任何一个活人进入他别墅的深处。

这个叫威尔的男孩是第一个。

 

汉尼拔的一位“旧友”是爱德华私立高中的校长。一个月前的某个晚上,汉尼拔揣着他的肺和肾脏走出学校。第二天是原本就定好了的被邀去爱德华高中讲心理讲座的日子,也正是如此,他把捕猎的日子定在前一天夜里。

他总是很好奇人们对他的作品的反应。大多数情况下,观察人类比食用人类更吸引汉尼拔。

汉尼拔提着讲义走进学校,远远地就看见模糊杂乱的大团人影聚集在演讲厅门口。那是他今天的讲座的场地,也是他昨夜创作的场地。他带着点疑惑微笑着,仿佛并不知情这里发生的一切,也不明白为什么没有老师来迎接自己。

一位女老师紧皱着眉头打电话,抬头看见汉尼拔,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还有这件事,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莱克特教授!抱歉…今天的讲座,可能要取消了……”汉尼拔加深了脸上的疑惑,明显想让老师解释一下原因。“我们的校长…被…被谋杀了,而且…”

而且西装革履地站在讲台上,黑板上吊着他自己的内脏,每一个器官都被麻绳捆绑。笔挺的西装下是已经被挖空了的躯干。

“噢天呐,谋杀!”汉尼拔震惊地叫出声,好一会儿他才又低垂下眉,“很抱歉贵校发生了这种事,请节哀。”老师害怕地抽气,大概是想到了刚刚看到的场景,没有继续说下去。“总之很抱歉,我们…我们之后会通知您改天再来。”  “好的,您去忙吧…我就坐在这里等司机来接我。”

汉尼拔坐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喊声,警鸣声中间,看着人影攒动,看着学校的老师们手足无措地团团转,学生们挤在封锁线外或惊恐或兴奋地探着头。

那个男孩在自己视野里的出现似乎毫无征兆,汉尼拔第一眼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就已经在那里站立了很久了。有金发的女孩围在他身边尖叫,摇晃他的身体,喊着类似于“我的天呐威尔——校长被谋杀了——我的天呐这太可怕了”的句子,他却异常冷静,近乎于冷漠。他只是站着,不往人群里挤着凑热闹,却也固执地不远离。

他在思考。汉尼拔想。

在这样的情况下,极少有人会选择思考。独自思考。

他很特别,好像在一堆焦躁地蠕动的爬虫里,立着一只静静扇动翅膀的蝴蝶。很有趣。汉尼拔挑起眉毛。

 

在此之后,汉尼拔开始做一件自己从未做过的一件事——有计划地隐蔽地观察一个人,说的通俗加难听一点就叫做跟踪和偷窥。汉尼拔是一个走到哪里都及其耀眼的人,但是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将自己隐藏得很好。

汉尼拔也很委屈,为什么这个男孩是个高中生,没有生活在自己上流的朋友圈子里,实在是不好交流,只能每天专程去观察他。自然,那个男孩并未察觉自己已经被放到放大镜之下了。

他的发色在不同角度的阳光下时深时浅,多数时候中长的卷发会遮住耳朵,因此汉尼拔格外喜欢看他的头发别在耳后时的样子。还有眼睛,汉尼拔从来没有断定清楚那是蓝色还是某种深绿色,甚至带一点棕。下巴尖削,身材瘦长,少年的身体还没有长开。

汉尼拔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于美人的欣赏和追求,但他从来都是将他们作为艺术品来塑造。有些人他选择吃掉,但是有些,或许是出于对美学的虔诚,他更愿意在心理上长久地把玩他们。

在他们放学的路上,他听见姑娘们叫他的名字——威尔·格雷厄姆。汉尼拔在心里把玩着这个名字。

威尔,威尔。威尔。

这样的感觉,之前从来都没有过。


于是一个月后,汉尼拔把威尔带回了家里。

当然,他是昏迷的,被安稳地捆绑着,嘴被封上。

汉尼拔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如既往地周全利落,但是他心底并不明朗自己为什么要将他绑到家里来,明明这样会带来更多麻烦。他会办很多宴会,邀请朋友们一起品酒,赏乐或者跳舞。但是他们都只会在餐厅,客厅和院子里活动,只在别墅光鲜亮丽的那层表面上。

我从来没有如此盛情地邀请过任何一个活人进入我屋子的深处,汉尼拔想。你是第一个。

以前他食用他们,现在他收藏他。

汉尼拔把他放到一间里屋的床上,锁上门。去厨房烹制肾脏。

 

当汉尼拔再次打开那件屋子的门时,少年站着看着他,那蓝绿色的目光,第一次全部投在了汉尼拔身上。

“你要杀了我吗?”这是威尔对汉尼拔说的第一句话。

他的脸上没有恐惧,这在汉尼拔的意料之中。

“不……要吃点鹅肝酱配枣泥吗?”这是汉尼拔对威尔说的第一句话。

 

“那你先把我解开。”威尔拽了拽连着自己手腕和床头柱的链子。

“…好。”汉尼拔微笑起来,先把盘子放到桌上,优雅一如往昔。

 

 

 

Chapter 2


汉尼拔大方地接受着男孩的打量,甚至有些享受。他热衷于观察他人,今天第一次发现自己热衷于观察别人观察自己。

“先吃吧。”汉尼拔摆好刀叉,坐在桌子的一端,向威尔抬了抬下巴。他知道男孩注意到了被自己反锁的门,也注意到了两人巨大的力量差距。而且就凭他对这个少年的无来由的信任,他不会逃。

 至少此刻不会。

威尔拿起银叉,拉家常似的开了口,“你明知道明天学校就会发现我没去上课,然后他们会查到你。”

“前半句成立,后半句不成立。“汉尼拔轻笑。

 鹅肝酱入口,威尔微微睁大了双眼,几乎忘了自己身处何种境地。

“……很好吃。”以前在圣诞大餐上吃过一次,但是他的绑架者似乎雇佣了一位很厉害的厨师,大约是某种秘方,让它散发着某种异香。

汉尼拔笑高了嘴角,毫不推诿地接受了这个赞赏。

你还不知道自己正在咽下的是你敬爱的校长的肝脏吧。

席间少年的话很少,汉尼拔欣赏他的这种谨慎。他觉得威尔大概是知道的,交谈犹如交战,和力量悬殊或者捉摸不透的敌人打仗很容易失败,并且容易被征服。

但与交战不同的是,交谈不仅能征服对方,而且能改变对方。

汉尼拔就是这样,改变过许多人。这是比食用更加残忍的一种刑罚。

但是此时,汉尼拔也几乎闭口不言,只是享受着舌尖的美味和安静的氛围,眼神长久地停留在那栗色的卷发上。

他还不急于改变他。或者说,沉默本身也就是一种行动,也就是一种改变。

汉尼拔收拾盘子,把威尔腕子上的链子扣好,准备转身离开。

“汉尼拔·莱克特先生。”威尔在他背后出声。不是有话想说,仿佛只是单纯想确认现实。

“…叫我汉尼拔。”汉尼拔微微笑着,心里还在想着刚刚系链子时看见的威尔那段细瘦光洁的手腕。几乎没什么肉在上面。

门关锁落。

    

 

几个小时前威尔在床上醒来,手腕上铐着细铁链,脸颊感到枕头和被子表面丝织品的光滑,鼻腔里充满某种冰冷陌生的气味。他半撑起身子环顾房间,没有窗户,自带浴室和洗手间,装饰繁复但不庸俗,说不上华丽,但精致无疑。这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被清晰地看见,但是他却觉得它幽暗无边。

直觉告诉威尔他是不可能通过暴力逃走的,尽管威尔只见过这一个房间,但他已经断定它简直就像是一个处于粘腻危险的蜘蛛网正中间的储食窖。

不知道隔着多少层墙壁,外面才是新鲜的空气。

威尔丝毫想不起来自己之前在哪里,做什么。不过即使想得起来,也对现状毫无作用。

自己被绑架了,毫无疑问。起初威尔心中不可避免地充满恐惧,但他一直习惯思考,这个习惯让他分析自己的恐惧。对独自陷入完全陌生的环境中的孤立无援,对绑架者的一无所知,对绑架者动机的一无所知,对自己即将遭受的折磨或痛苦的一无所知——恐惧的来源大约是这些。

第一个需要时间适应,而后面的几个问题,只有在见面之后才能弄清楚。恐惧无用。而且只要在知道绑架者的目的之后,威尔有很大把握自己可以逃出这个鬼地方——威尔一向有自知之明,因此他也自知自己对他人感情准确的感知能力和高超的交流技巧。他一向不畏惧成年人。

只是自己家境普通(家——想到这里他微微嗤笑),完全没有这样一个富裕人家向自家索要钱财的可能性。

正想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威尔站了起来。他确信自己脸上没有惧怕。

不同于自己的所有想象,门外的人不是满脸横肉的富豪大叔,不是阴冷干枯的变态老头,不是妆容精致的高傲贵妇。这个男人瘦削,但无疑非常有力,优雅,但无疑…非常危险。

汉尼拔·莱克特。威尔在学校的公告墙上看到过他心理讲座海报,上面有他的名字和照片。

他比海报上更高。

在认出他的第一眼,威尔就放弃了之前预想好的一切有可能的尝试。他的身份,他的职业,他的家,他的笑容……眼前全是迷雾,自己不可能傻傻地愚勇地往里闯。

威尔心里很清楚,与一个人交谈的前提是,对方足够安全,足够平庸。而这个给自己端来泛着异香的迷人鹅肝酱的心理学家,明显不属于自己划分出的“愚蠢的成年人”的那一类。

威尔深知交流的强大力量,他要保护自己,于是几乎拒绝主动开口。

 

 

“叫我汉尼拔。”——他这样说。

于是威尔更加难以揣度他的动机,以及预料他将来的行动。但是比这更令自己害怕的是,他居然觉得汉尼拔…令人亲切。

这很可怕。

 

 


 

Chapter 3

 

汉尼拔一向是深思熟虑后再冷静行动的,但是把威尔绑到家里来这件事,直到威尔在他的别墅里待了一个星期,他才大概想清楚其中的原因。

就像一个热爱大自然的人,在野外看到一种珍稀的蝴蝶,下意识地要把它带回来做标本。但是自己不一样,他不做标本,那是最浪费最愚蠢的事情。他要用自己喂养他。

 

 

 

威尔就这么在这间精致的屋子里待了一周,一日三餐都被精心照料着,没有接触外界或者媒体,大部分时间都被他用来思考。现在威尔几乎比较确定这个心理老师是个高智商心理变态,一周了还没有警察的踪影,甚至一点气息也没有,说明这个男人做事利落而滴水不漏。他的优雅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任何动摇。

至于他这样喂食自己是为了什么,要么为了让他自己享用,要么准备等到合适的时间让他人享用。享用自己的身体、智慧和思想。

这一周里威尔非常寡言,从稀少而礼貌的对话中,威尔知道了汉尼拔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这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只是不知道这座大食窖的其他什么地方,是不是有很多华丽的房间里,也囚禁着自己这样的普通高中生,或者,自己这样的普通人类。

今天汉尼拔为他送午餐的时候,问了一个不同于往常的问题。“威尔,想读书吗。你知道没有摄入就意味着枯竭。”

威尔扫了一眼汉尼拔的双手,上面只有午餐托盘。这是在邀请自己去他的书房。

那么书房就不是这个男人最核心的部分,或者说是他最边缘的部分。那里太嘈杂了,圣恶优劣,千年的声音,无数的文字与思想,在那里,汉尼拔可以轻易伪装自己。

威尔蓝绿色的眼睛闪着被处理过的尖锐,看着汉尼拔。汉尼拔微微侧头等待他的回答,一边把骨瓷盘子放在了桌上。

 

半晌,少年说,“带我去厨房。”

“——你做饭用的那个。”

 

 

汉尼拔几不可查地挑了一下眉毛,解开威尔的锁链,“今天的是焗蜗牛和三文鱼刺身配青胡椒,比较家常。”

汉尼拔对威尔的回答非常满意。他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灵敏的人。虽然灵敏,或者说天赋,大多数时候都意味着危险,但是不得不承认它是汉尼拔沉溺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

汉尼拔并不沉溺于人肉,那只是他的一部分。

威尔细细咀嚼着蜗牛的肉质,慢慢闭上眼。说实话,莱科特大叔做的菜真的很美味,只不过今天的菜有一些特别

里面没有放人肉。

威尔照例把菜一扫而空,站起身。“走吗?”

汉尼拔托起盘子走在前面,“你运气不错,我有全自动洗碗机,你用不着当苦力了。”

汉尼拔走出了房门,门克制地留了一道不大不小的缝,外面是亮的。一个星期,威尔要第一次踏出这道门了。

卸下了锁链的双手还有些脱力,威尔的心脏跳得有点快,因为他马上要途径这座宅子纵横交错的毛细血管,进入这个男人的巨大栖身之处的心脏部位了。威尔缓缓把门打开,瞳孔猛的缩小,楞在了原地。

 

“欢迎出门!不——欢迎回来。”汉尼拔微笑着,绅士风度十足。

 

门外,是威尔的家的样子。

 

那个一周前,他每天睡觉,洗漱,写课后作业的地方。眼前是家里的客厅,还有自己急匆匆脱下的外套,皱巴巴地缩在沙发的一角。

 

 

 

Chapter 4

 

仅是房间内的光影映入视网膜的那一刻,威尔就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家。家里的阳光是有沉静腐败的木头气味的,但是现在,冰冷而陌生的气息将自己环绕。

这个危险而可怕的男人把自己的家完完整整地搬到了他自己的庄园里!

本以为自己可以趁机窥探汉尼拔庞大的食窖和他秘密的心脏之处,结果现在才发现他竟从未触及到他秘密的一丝一毫。但是威尔现在可以断定,厨房就是这个男人的七寸。

“你不是想参观厨房吗,请这边走——但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怎么去厨房吧。”汉尼拔绅士地做出一个引导的动作,嘴唇弯到最得体的弧度。

威尔压制住眼神里的震动,看也不看汉尼拔地往厨房走去。是熟悉的厨房,只是所有的设施都焕然一新,陈年久渍和长久不使用所落满的灰尘已经被汉尼拔清除得干干净净。炉子,刀具,碗筷,水池,水龙头,烤箱,一切都安安静静地呆在原来的地方。有一些新鲜的食材堆在橱柜上。

威尔略扫了一眼,就直奔冰箱。他打开冰箱门,冷冻室里放着几块被抽真空了保存得很新鲜的肉,还有一点同样方式保存着的动物内脏。

威尔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这些肉块。红白交织,肥瘦相替。水分充足,感觉手指戳下去会有弹润的触感。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闭上眼睛,攥着冰箱门的手指用力到关节发白。

虽然这些动物躯体都已经成为了肉块,但是威尔非常肯定,这是他父亲。他那人渣父亲。因为他们的房子,现在就像一个被剔除了果馅儿的松饼,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空腔。

自从妈妈早在威尔已经没有记忆的时候就离开了家,又嫁给了另一个男人,爸爸就几乎再没有清醒的时候。每晚他带着酒气,女人,或者血迹回家的时候,威尔都会被吵醒。有时迎来的是突如其来的一顿暴打,有时是酒气扑面、连啃带咬的侵犯。他不是没有找过警察——呵,警察,想到这里威尔微微地冷笑了一下——只不过哪位父亲没有教训过自己的儿子呢?每一次年幼的求助都不了了之。

威尔已经从日复一日的这种生活中学会了思考,学会了冷静,学会了封闭。

 而现在,他已经被喂食自己的父亲,快一个星期了。

“来教你做菜。”汉尼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威尔身边,他十分罕见地没有使用得体礼貌的语句,这句话简直有些过于家常,令威尔微微挑眉。

汉尼拔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块肉,放在威尔面前的操作台上。“就教你,煎小牛肋排配法式土豆泥吧,不难。”

“会切肉吗?”汉尼拔把锋利而沉重的菜刀递给了威尔。

威尔接过刀,是非常怪异的触感。这是一柄利器,如果他现在不小心让它落错了方向,这把刀就会割伤他的手指;如果他把到刺向汉尼拔的心脏,那么它将变成复仇的断头台;如果他用这把刀用力地切碎了眼前这块肉,那么他就是…父亲的仇人,汉尼拔的共犯,和自己的行刑者。

汉尼拔看着威尔低垂着眼眸,浓密的睫毛盖住了蓝绿眼睛里所有的颜色,手臂被暂停在半空中,刀刃闪着犹疑的光。

汉尼拔轻轻从背后环住威尔,右手覆上了少年冰冷的手背,带着他的手一起握紧刀,慢而毫不迟疑地往下切去。

“香煎小牛排的诀窍是要腌制,这道菜不仅是看它下锅的那些时间,温度和油只是把已经渗到肉质里的味道释放出来。让味道活起来,才可以感动品尝的人。”

“虽然这块肋排还很新鲜,但是它已经腌制了十几年了。”

刀刃碰到了肉,轻松地滑过了脂肪,肌肉,血液之间。威尔感受到覆在自己右手上的力度和温度,男人温柔血腥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被送到自己耳朵里。威尔的手颤抖着,却不知为什么无比顺从地看着自己父亲的肉在自己手下变成整齐的条块。

处理完了肉,汉尼拔握着威尔的手让他放下刀。“你看,并不难,对吧?”

“对过去说一句再见吧。”

威尔良久注视着桌上整齐的肉块,抬起头,看向汉尼拔那宛如平静深潭一样的眼睛。

 

再见,威尔。他对自己说。

 

“不,”汉尼拔一只手摸了摸男高中生的头顶,深栗色的卷发柔顺而乖巧,“你要欢迎威尔的到来。”

 

 

 

 

Chapter 5

 

威尔呆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眼神陷入窗外的光影与景致。

是汉尼拔的庄园,看上去与想象中任何一个富人的庄园没有什么不同。大片的草地,高大葱茏的绿树,盛放温暖的花圃,修整光洁的大理石阶梯与喷泉池。此时放上一首温和的协奏曲就是一部典雅隽永电影的开头。

 

虚脱。威尔很少有这种感觉。

在过去的十几年人生里他一直相信自己是足够理智、聪慧、冷静的,没有什么事情不能通过思考来解决。但是此时他完全陷入陌生的无力感之中。蝴蝶在蛛网的正中心,他明明还有力气振翅逃离,却不想动弹。

因为他那个所谓的“家”,已经在这里了。

他正坐在家里,于是还要去哪里呢?

汉尼拔令他战栗。这个优雅无缺的男人握着他的手凌迟自己,最可怕的事并不是自己切开父亲,而是汉尼拔知道自己迟早会这样做,并且将这件事无限期提前。

 

像是被血块喂养的黑羊。威尔想。

 

 

 

汉尼拔仍然每天来他的小屋送吃的,一日三餐,只是教他做菜的频率越来越高,刀柄的触感对于高中生而言逐渐褪去陌生,肉质、筋骨、案板上的血液,一切都逐渐熟练。一个月以来他们都在做法餐,汉尼拔昨天离开的时候为他预告,说下周会教他意大利菜。

尽管非常不情愿,书籍仍然是排在第一位的朋友。自己家里书架上的内容被进行了微妙的调整,汉尼拔总有手段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行动,比如把他原来无趣的中学课本换成专业级别的心理学论文和医学杂志。

好了,他开始从脑子里喂养我了。威尔想。这样看来他也不是那么聪明。

看上去这位汉尼拔先生非常缺少一位助手,过不了多久自己应该就会和他一起出去狩猎了吧,然后回到家再给他做帮厨。男孩这样想着。

那就当是课前预习。他从书柜里抽出一本书。

威尔惊讶于自己的适应能力,任何一个普通高中生被杀人狂关在自己别墅里一个月早就应该疯了,更何况他还杀了自己父亲,喂自己吃人肉。这样看来自己也不太正常。

威尔把两条纤细的腿搭在沙发扶手上,怀里捧着一本心理学书在看,下午的金色阳光从窗台洒进来,它应该是现在这间屋子里最正常的物件。

汉尼拔端着盘子进来,是成品菜,看来今晚不用做。

“我要出去。”威尔咽下去一块肉。

汉尼拔暂停了一下切割的餐刀,“房间的门一直没有上锁。”

威尔心里一跳,自己居然没发现。“我就是让你知道一声。”

“说谎可不是个好习惯,威尔。”汉尼拔勾了一下唇角,接着那两片失色的薄唇间就被放入了一块整齐的小牛肉。

 

其实威尔只是简单地想出去走走,他已经在这里被关了快一个月了。这个心理学家是他唯一接触的人类,哦,当然,除了被他吃下肚子的那些。

和任何普通人一样,他还是渴望着群体,社交,和无聊的认同。虽然他出去的最大原因还是想确认自己的消失有没有引起关注。

如果社会比汉尼拔更需要自己的话,威尔想,那他就再不回来了。

虽然威尔很清楚,只要是汉尼拔愿意,自己就算是逃到天南地北他也会把自己捕捉回来。

 

 

第二天迎着晨光,威尔推开了小屋的大门。

他一刻也不想在这个美丽典雅的庄园里停留,穿过敞开的铁院门的那一刻像是穿过一道激光幕布,心脏庸俗地狂跳,用一点手心的汗渍纪念虚假自由的来临。

威尔先去了图书馆,翻了上个月的报纸和电子新闻,几乎是意料之中,关于自己的只言片语都没有。心灰意冷还在承受范围之内,威尔很坦然。

踏入学校之前他却犹豫了许多。不论他的同学们对他的态度是惊恐还是漠然,都将让他与这个社会彻底隔离。但是他还是踏入了这个审判。

他们可能会觉得自己看到了灵魂,或者僵尸之类的。这是威尔最坏的推测。

是之前那个总围着自己转的金发女孩。威尔看到她在操场上和朋友一起散步。

自己的步伐没有因为她们的位置而偏离,但是她们还是顺利地看到了她。

几乎是目光相触的同时两个女孩就愣住了,尖叫了一声然后手拉着手逃回了教室。马上走廊上就探出几排层层叠叠的脑袋,或惊恐或厌恶地看向自己。

偌大的空旷操场,单薄的男孩站在中央,被四面八方的视线洞穿。

 

他听到他们说,他杀了自己的父亲,他怎么从监狱里逃出来了?

 

威尔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学校的,他只知道自己不会再回来。

 

 

 

还是赶上了晚餐啊。汉尼拔端着新鲜的食材进门,说。

 这是威尔第一次拒绝汉尼拔。他不起身,不动刀叉,只是用蓝绿色的眼睛安静地注视汉尼拔,里面透出深海棱镜般的光。

他早该料到的。汉尼拔是个出色的捕手与豢养员,他有本事为战利品拴上隐形的绳索,他从不用上锁的大门与锁链囚禁猎物。

他用人心。

 

于是汉尼拔只是微笑着自己享受完上品晚餐,然后把威尔面前碰也没碰的那一盘东西收走。

离开之前他回头说。

“威尔,你知道人类为什么幸福吗?因为我们一天就要吃三餐,快乐的时间有这么多。”

 

 

 

 

Chapter 6

 

汉尼拔对威尔非常满意。

这个谦逊幽深的心理学家有时会在心里小孩子气地沾沾自喜,果然自己从不走眼。上一个令他满意的收藏品是挂在壁炉上方的那个鹿头,它的头顶长有一对极为精美的黑色鹿角。

他知道威尔会下刀,他知道威尔会离开,也知道他在一天之内就会回来。

唯一略有偏差的是,威尔似乎对自己的目的有所误解。汉尼拔笔挺地站在厨房门边,看着威尔在灶台边熟练地处理食材。

这个拥有过人直觉的男孩似乎认为自己必定是要利用他做什么的,但是汉尼拔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捕猎吗?独自行动最好。

这个道理之后你就会明白。

 

 

>>>   一年后。

 

今天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日子。

威尔的十八岁生日。

 

“成年”是法律划定的无聊界限,但是汉尼拔还是很看重这个日子。无始无终的漫长时光需要一些人为的纪念碑,比如用生存的周期来作为蜕变的标志。

 

繁忙的学者为此推掉了所有聚餐与会议,今晚属于他和他的藏品。

 

汉尼拔在厨房里做简单的准备工作,把食材放到盘子里后准备端去威尔的小屋。

 

转身之后,却看到栗色卷发的少年站在门口。

“这只鹿,也是你的藏品吗?”威尔看着壁炉上方玫瑰一样绽开的鹿角。

“你以前从来没有主动来过我的别墅,威尔。”汉尼拔放下盘子。“欢迎。”

“我说,它也是你的藏品吗?”

汉尼拔盯着威尔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语气优雅一如既往,“不,只有你。”

“说谎可不是个好习惯,汉尼拔。”

这是威尔第一次叫他“汉尼拔”。

 

“我想我今晚应该有些特权。”威尔走到汉尼拔眼前。“你做饭。”

 

是红酒烩牛脷。细腻弹软,味道很好,但也算不上是绝好。

房间里只有银制刀叉和瓷盘相碰的声音。

威尔拥有的还是单薄少年的身体,但是他像一个成熟的男人一样站起来走到餐桌对面,蓝绿色的眼睛俯视着汉尼拔。

和醇香的牛舌一起落到汉尼拔嘴里的还有另一条温热的舌头,热气缠绕之中分不清楚咬的到底是死舌还是活舌。汉尼拔钳着威尔的下巴把他推远一点,唇齿间一道银色的细丝像是架在天国的桥。

“不要亵渎食物。”汉尼拔把牛舌咽下去。

接着,成年人站起身,优雅的豹子垂下头,也垂下眼睫,舌尖先嘴唇一步到达少年的彼岸。

“不要亵渎自己。”他说。

高傲的食人魔不允许自己的嘴里同时出现两条舌头。

 

鹿角安静地绽放,喘息声却并不安静。

这是不太存在于汉尼拔生命中的事情,唇齿应该预留给食物,这次是个例外。

威尔青涩但倔强,他的躯体和他初见自己时的眼神一样,和他此时的呼吸一样,疏离冷静,但汉尼拔看到它深处的狂热。

光滑,膏脂,纤细,青葱,异质。

Intimate.

Authenticity.

低沉的单词笼罩在威尔耳边。

不得不说,这是他食人史开始以来品尝过的最杰出的盛宴。

汉尼拔欣慰地闭上眼睛。

 

 

成年人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坐在餐桌边。

室内的餐厅,没有窗户,灯影如常,鹿角头仍在墙壁上投射着相似的光。

“试试吧。”威尔用手撑着下巴,两条纤细的长腿在桌子下面一晃一晃。

“你最喜欢的菜式,肾脏。”

 

汉尼拔拿起银质刀叉。

有史以来最美味的肾脏,毕竟是自己的肉体。

毕竟是威尔的厨艺。

 

 

 

 

Chapter 7

 

害怕吗?取出它的时候。汉尼拔问。

 

刚刚成年的少年摇了摇头。只要是你的,就不怕。

 

谢谢你,明明是你的生日。汉尼拔把盘子放到自动洗碗机里。

 

明天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打猎了吗?威尔问。我想我通过了结业考试。

 

不。

汉尼拔微笑。

 

威尔,我过生日的时候,你负责做菜。

 

 

 

 

 


fin. 




cheeeeeeeeeeeeya!

麦麦咬人了hhhhhh
他太可爱了😭😭😭

麦麦咬人了hhhhhh
他太可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