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yacinth

224浏览    12参与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给fox(也涉及到浅蝶了)的万圣赠文

前言:

赠文,文笔不好见谅啦。 @是狐就對了。

主要的文章都是写fox和discern呢…

正文内容几乎全是虐待…各位记得避雷呢。

不过主线里不会这样的,当做其他时间线的番外好了。

最后让浅蝶的hyacinth出来陪discern过万圣了 ,毕竟是discern的钦定cp@蓝樱浅蝶

不过因为没有委托…不敢多写了…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圣诞继续(?)

(其实还有一个文,还在修改中,下午发吧qwq)

正文:

“唔!咳啊!”discern被黑影重击击飞,猛的撞到了松树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强烈的撞击让树木都晃动了起来。

整个过程中discern紧握住骨剑,没有让它从手中脱离,本打算...

前言:

赠文,文笔不好见谅啦。 @是狐就對了。

主要的文章都是写fox和discern呢…

正文内容几乎全是虐待…各位记得避雷呢。

不过主线里不会这样的,当做其他时间线的番外好了。

最后让浅蝶的hyacinth出来陪discern过万圣了 ,毕竟是discern的钦定cp@蓝樱浅蝶

不过因为没有委托…不敢多写了…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圣诞继续(?)

(其实还有一个文,还在修改中,下午发吧qwq)

正文:

“唔!咳啊!”discern被黑影重击击飞,猛的撞到了松树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强烈的撞击让树木都晃动了起来。

整个过程中discern紧握住骨剑,没有让它从手中脱离,本打算以此作为反击的手段,但是还没反应过来,黑影就扑了过来,紧握住了discern持剑的手腕​,并且用自己的狐狸的尾巴戳了戳discern的脸。

“fox…你到底…想做什么”​discern试图抽出手腕,挣扎开来。

“discern…别乱动啊…”​愉悦的声音,一声清脆的响声伴随着惨叫一同传来,随后fox挥动了一下discern的手腕,骨剑立刻脱手,飞了出去,刺入了地面中。

“我只是让discern的手腕和肩膀都脱臼了而已,没事的~唉嘻嘻…至于做什么~我想要discern跟我一起过万圣节啊~”​

“不可能…别想了!肮脏的家伙,滚远点!”​discern几乎是吼出来的。

“但是明明是discern自己来赴约的啊…discern又在傲娇吗,其实已经同意了吧”​fox用尾巴拖住了discern的下巴挑逗的看着。

“你这个…家伙…可没说要做什么…”​discern咬着牙,用头狠狠的顶了一下fox。

“这样可不行”fox被冲撞了一下,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立刻手腕用力将左手骨扭曲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唔啊…额啊啊啊啊!”discern的左右手都被fox这样轻松的粉碎,失去了所有能够反抗的物理手段,现在的discern被fox压在了地上,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哎呀,discern很少感受这样的疼痛吗,叫的真惨烈呢。”fox讪笑道,更多的是一丝嘲弄的味道。

“fox…”

旁边骤然出现了一个GB炮,然而fox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抬起了左手,召唤出了小刀快速挥了一下。

坚固GB炮上,立刻出现了裂痕。“咔嚓…砰…”然后碎成了粉末,就连地面之上都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不要忘记,我也是一个半神啊,不要因为杀死了我一次,就得意忘形了,discern。”

还没等discern回应,fox左手的小刀就刺入了discern的胸膛,随后右手抓着discern里面衬衣的衣角,直接往上用力的掀开,让discern的肋骨暴露在了自己面前。

​“我一直很好奇呢,discern的肋骨为什么少了一根…直到那天,我才明白呢,原来discern把它做成骨剑了啊…那样不疼吗…”说着fox抓住了自己刚刚贯穿的肋骨,用力的掰扯着,肋骨在拉扯下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啊…额啊啊!滚…滚开…唔啊啊啊!”​

“discern,明明都这样还不守礼节吗?”​听到了discern的话语,fox立刻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将discern身上的肋骨硬生生的掰扯了下来,看着手中的肋骨化成了灰烬。

“就是那把骨剑,杀死的我,对吧”​话音未落,一个小刀就飞了过去,精准的刺上了插入地面的骨剑。

“呃呃!”​discern瞪大了眼睛,无力的蹬着地面,试图反抗这种暴虐的行为,但是fox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fox用自己的尾巴牢牢缠住了discern的身体,不给discern一丝活动的可能。小刀刺到了骨剑上,由骨剑上传来的,直达灵魂的疼痛,让discern即使再这样的情况下都颤抖了起来。泪水再剧烈的疼痛下落了下来,发出无助的悲鸣。

fox看着还插在地面上完好无损的骨剑,更是玩心大发。

“我还以为这样就会断掉呢,看来discern的骨剑可真是坚固。”​更多的小刀冲着骨剑猛烈的冲击,每次撞击之后,传来的只有越发响亮的哀嚎。

“discern的灵魂在颤抖呢,好有趣啊…呐…discern,你不是同意我留下来了吗。frisk也接受了啊,为什么还不能回到以前的样子呢?我明明只是屠杀了一次你的世界啊?”​

虽然询问的过程中,攻击已经停止了下来,但是discern已经失去了用言语回复的能力,只能无神的喘息。

“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感激一下我呢?我的付出也是很大的啊!discern真是无情的家伙…就那样离开了我。还怨恨上了我,我很伤心啊…”​

“闭嘴…自私自利…”​fox的自言自语的时间,discern稍微恢复了一些。

“果然…还是全都忘掉比较好吧,别忘了我可是半神呢,删掉discern的记忆,让discern变成之前爱我的模样,不…将那个人类少女都改成我吧。discern一定会爱上我的,一定会。”​

discern的眼神出现了惊恐不安,用力的甩着自己的头,自己的身体,试图挣脱,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远方却传来了papyrus的声音。

“discern一定听到了吧,如果不想要我去杀死他,就乖乖的…接受这个记忆的改造吧”​

几乎是认命一般…discern的眼神中失去了光彩,一言不发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

fox兴奋的拿起了小刀,慢慢靠近了discern的灵魂。刀尖触碰到了discern的灵魂,一瞬间的疼痛感,让discern近乎昏迷。

“很快,只要几下…discern不会很疼的…然后…我就可以跟discern一直在一起了…”​

discern的灵魂被fox握住,在fox的手掌上轻轻的颤抖着。

突然多道红色的刀光闪了过来,顷刻间,砍断了fox的双手和尾巴。

“唔嗯!这个攻击方式?!chara!”​突如其来的袭击让fox猛的站了起来,又惊又怒的看着四周,搜索着chara的踪迹。

“我警告你,离开discern,别想做这种事情”​chara的声音十分冰冷,从四面八方而来。

“只要让我这样做,我就帮你恢复灵魂如何,很…”​

另一个刀光闪过,fox的左侧的所有肋骨直接被削断​!

“唔嗯…”fox咬着牙捂着伤口跪在了地上。“为什么,你应该很希望活下去吧,明明之前都求过我…”

“我不会允许你伤害他的…”​

“好吧…好吧…你这个人类。”​fox打开了一个空间,钻了进去“不得好死…”

黑暗中,chara走了出来,带着另一个来自其他世界都骨头。hyacinth…

“之后他就交给你了,可以吧”​

“唔…是…好的”​hyacinth俯身给discern治疗了起来。

“那么…祝你们万圣节快乐”​

“chara…不留下来吗”​

“我还有事情要做。”​

D
你走后的第一场雨她开了 你还好...

你走后的第一场雨
她开了 你还好吗

你走后的第一场雨
她开了 你还好吗

不说对不起
新伙伴,靠谱的。— 14.11...

新伙伴,靠谱的。
— 14.11.25

新伙伴,靠谱的。
— 14.11.25

不说对不起
It's a HUGE pro...

It's a HUGE progress!

It's a HUGE progress!

不说对不起
Ups and downs--...

Ups and downs
--2014.6.29

Ups and downs
--2014.6.29

不说对不起
Starry starry n...

Starry starry night
It's just dawn now
—2014.6.25

Starry starry night
It's just dawn now
—2014.6.25

蚁穴

Back From The Dead

*q群里的极限一小时活动给题(不过我超时了……)

*牛郎店花边新闻系列w

*完成于2013年7月


===


  “先生小姐,难得你们来了,你定要让你们看看这个好东西!”
  商人殷勤地说道,将一对穿戴讲究的中年夫妇领到了店的后边,打开通往内室走廊的小门,将他们请了进去。
  内室里有些阴暗,即使开了灯也依旧是一片墨兰的色调,被橘色的射灯勾勒出一些紫色的光泽。室内倒是很宽敞,两侧的墙边零散地对着一些货物一样的箱子,排列得非常整齐,而正对着门的则是一副墨绿色的帘子。仔细一看,帘子的背后隐约透出了一些亮光。
  妻子有些疑惑:“这边有什么?”商人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故...

*q群里的极限一小时活动给题(不过我超时了……)

*牛郎店花边新闻系列w

*完成于2013年7月

 

===

 

  “先生小姐,难得你们来了,你定要让你们看看这个好东西!”
  商人殷勤地说道,将一对穿戴讲究的中年夫妇领到了店的后边,打开通往内室走廊的小门,将他们请了进去。
  内室里有些阴暗,即使开了灯也依旧是一片墨兰的色调,被橘色的射灯勾勒出一些紫色的光泽。室内倒是很宽敞,两侧的墙边零散地对着一些货物一样的箱子,排列得非常整齐,而正对着门的则是一副墨绿色的帘子。仔细一看,帘子的背后隐约透出了一些亮光。
  妻子有些疑惑:“这边有什么?”商人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故作神秘地将食指竖在嘴前比出一个“嘘”的手势,缓缓地踏着地毯走向了帘子。他将双手按在帘子上,又回头看了看那对夫妇,挤了挤眼睛。然后猛地扯开了帘子。
  他们听到了一声细细的“啊”,似乎是惊呼。
  这声音却不来自房间里站着的这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在那帘子后面的——是一个巨大的水族箱。空荡荡的只住着一条鱼。
  ——一条幼小的人鱼。
  “怎么样,这可是最后一条了。你们诚心想要的话,打个折扣也是可以的,就当交个朋友嘛!”
  
  “爸爸,为什么妈妈最近都不来看我了呢?她很忙吗?”
  金发的少年仰着脸问道。他一边这么问着,一边将手中的小球抛向前方。
  褐色皮肤的中年男子小跑了两步,有些吃力地跳起接住了球,捧在手中。“呵呵,这么说来还没有告诉你呐。Steven,你大概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呢!”
  
  诺大的花园里,有个小女孩急匆匆的跑着。仔细一看,女孩的前方有个彩色的小东西在一蹦一跳地向前滚动。滚着滚着,“噗”的一声滑进了水里。
  “哇!球!” 
  女孩急得大叫起来。她赶忙奔到水边,伸出小手想把球捞回来,谁知球一转,反倒飘飘悠悠地向着池子中央漂了过去。“呜啊啊!”
  这下要被女仆们骂了,女孩心里这么想到,急得转着圈直跳。这要怎么办啊!有谁能帮帮我——
  “……这个,是你掉的东西?”“咿呀!”
  她吓了一大跳,直愣愣地望着水面。方才还空荡荡的池子里竟然有个人。那是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
  他搔了搔头。“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吗?”
  她点了点头。
  “你是……Lily吧?”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你是妖精吗!”
  男孩笑了。
  “不是哦。我是你的哥哥。虽然……我也不是人类。”
  
  “非常抱歉,就算是最好的情况,她……可能也剩下两年左右的寿命了。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果然还是,没有别的办法吗。”
  “真的很抱歉,但这是极其稀有的病历。以她这个肉体的能力,您的女儿能够平安生下来并且活到7岁已经可以算作是奇迹了。她的身体没有办法承担自己的‘力量’。”
  “……那就是说,换一个身体的话就可以吗?”“Steven!”
  “没关系。先生,您的儿子说的并非没有道理,我们也考虑过这种方法,这也是目前的医学上一直在研究的。只不过很可惜,目前还没有这种条件。”
  
  “呐Lily。”
  少年坐在床边剥着橘皮,向茶色长发的少女搭话。
  “怎么了,哥哥?”
  “把我,吃掉吧?”
  少女愣住了。她瞪大了双眼看着他,却只在他脸上看见了认真的神色。
  “我从一本古书上看到过,吃了人鱼肉的人可以长生不老。所以……”“不要胡说八道!”
  她生气了。
  “你怎么能凭那种、那种事情就去寻死……就让我杀掉自己的哥哥啊!”
  “……Lily,你也知道爸妈很想要一个孩子——亲生的孩子。”“那没有关系啊!你想说爸妈不爱你吗!”“不,但是……”“那就好好活下去啊!我死掉是我自己的事情啦!”
  他低下了头。
  手中的橘子不知何时已经碎了,汁水淌了一地。
  “……Lily……”
  “……我知道你很伤心。爸爸和妈妈……也和你是一样的。但是,不要乱来啊。”
  
  少女的骨灰被做成了宝石,与她生前最心爱一条裙子一起装在一个小匣子里。又过了几年,她的父母相继过世。遗产的一部分捐献给了穷人,其余都留给了少年。
  少年遣散了庄园里的大部分仆人,将集团的股份都转让了出去,自己在闹市区附近盘了一幢带商铺的小楼。商铺多半都租了出去,只剩下了与地下相通的一间。
  不如留着自己开店吧?他这么想。开什么店好呢——
  “酒吧怎么样!”“咦咦!”
  这次轮到少年吓被吓得大叫了。那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
  “我回来咯!”
  褐色长发的少女咧开嘴笑着。
  
  一对富有的夫妇为没有后代而烦恼,空有财富却怎样都无法得到子嗣。一个偶尔的机会使得他们从黑市的商人那儿得到了一条人鱼,他们便将其作为养子抚育起来。也许是人鱼带来了幸运,他们终于在暮年喜得一女。这个女孩身来具有过人的魔力,却由于身体无法负担而早夭。不幸的夫妇抑郁而终,人鱼却不得不维持着少年之姿继续独自生存——虽然他已做好了这样的打算,少女的亡灵却回到了他的身边,与他一同经营起了一番新的事业。
  这就是这家店的故事。这家店的店长小姐——和经理先生的故事。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