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dolish7

212.2万浏览    20707参与
炽枭枭枭枭
cp25的邪神无料吧唧,欢迎大...

cp25的邪神无料吧唧,欢迎大家来拿(⋟﹏⋞)
有点要求,游戏等级70以上截图或者谷物购买记录200以上可以直接拿,没玩游戏没买官周的需要回答一个简单的小问题w
两天都在,量不多,大概就50左右吧,没人想要的话可能还会减少2333
摊位号还没出来,出来后会再发一次ww

cp25的邪神无料吧唧,欢迎大家来拿(⋟﹏⋞)
有点要求,游戏等级70以上截图或者谷物购买记录200以上可以直接拿,没玩游戏没买官周的需要回答一个简单的小问题w
两天都在,量不多,大概就50左右吧,没人想要的话可能还会减少2333
摊位号还没出来,出来后会再发一次ww

禮記選

妖怪趴囉腦洞筆記

*一直抽不出時間把劇情補完,於是就這麼拖到現在了(跪)打算在官方的劇情釋出之前先把當時的腦洞放上來(X

*可能不會再更新(X

*內容很雜亂,會與之前本文後記有所重複


【一織】 

父母為村子裡的藥師,一織自小學習藥草相關知識,有時會到森林採藥草幫助家計,因此在森林之中與陸相遇。

某一天回村子後發現村裡的人和父母都被妖怪殺光,在與妖怪的追逐過程中頭部重創,失去了片段記憶也忘記了與陸相關的事。

後被身為刀中分隊長的百所救,也變得極度憎恨妖怪,為了復仇並加入刀眾,於一日討伐妖怪任務之中再次與陸相遇。


【陸】 

人稱大妖怪不知火七瀨陸(?)被塑造成會亂放火...

*一直抽不出時間把劇情補完,於是就這麼拖到現在了(跪)打算在官方的劇情釋出之前先把當時的腦洞放上來(X

*可能不會再更新(X

*內容很雜亂,會與之前本文後記有所重複



【一織】 

父母為村子裡的藥師,一織自小學習藥草相關知識,有時會到森林採藥草幫助家計,因此在森林之中與陸相遇。

某一天回村子後發現村裡的人和父母都被妖怪殺光,在與妖怪的追逐過程中頭部重創,失去了片段記憶也忘記了與陸相關的事。

後被身為刀中分隊長的百所救,也變得極度憎恨妖怪,為了復仇並加入刀眾,於一日討伐妖怪任務之中再次與陸相遇。


【陸】 

人稱大妖怪不知火七瀨陸(?)被塑造成會亂放火燒村的吃人鬼,然而只是個天使(咦 

一直很想跟人類玩耍做朋友,對於人類的一些民間遊戲很有興趣。但因顯眼的紅髮,導致混入村莊時都會被村裡的人驅趕及丟石頭,但善良的陸陸並沒有因此討厭人類,有時會偷偷潛入村子躲起來偷偷觀察人類小孩玩耍,並回到森林與天尼和小妖們分享一起模仿人類遊戲。 

遇到一織的時候很開心,因為一織是唯一一個不害怕自己肯跟自己做朋友的人類。

一織消失之後(因為被滅村所以加入刀眾之後便沒有回來)很傷心寂寞,但還是日復一日的等待著,怕萬一自己離開天尼跟一織回來會找不到自己,所以還是一直留在森林裡。

「沒關係,反正我最擅長的就是等待,如果天尼跟一織回來找不到我的話會比較傷腦筋吧哈哈。」



七年後,接獲到上層要將赤髮妖怪抓去去的任務,一織又再次回到了故鄉、回到了那座森林。

陸見到一織非常的開心,但下一秒對方卻充滿殺氣持著刀朝自己襲來——陸本能地避開攻擊,困惑之餘,這才發現自己踏入了刀眾原先布好的陣,接著雷電襲來,陸就這樣被電暈了。

在將陸移送至總部過程中,一織再次被陸的純粹所吸引,也因此進入了自我矛盾之中,雖憎恨著妖怪但卻無法憎恨七瀨桑,也因此越來越想回想起以前與陸之間的回憶。

在抵達總部之前一織還是決定將陸放回去,殊不知被總部派下來的眼線發現,最終陸還是被抓走,一織則是受到處分被關禁閉,後被百偷偷放出來,為了將陸救出加入了百的計畫。



【百】

妖怪狂化滅村案到場處理的原第一分隊隊長,有著最年輕隊長之稱(當時18歲,後該稱號則被年僅17歲便當上隊長的一織頂替,第一分隊也交給一織帶領)現則退居幕後為所有分隊總隊長。

於妖怪狂化滅村案一事發現高層的企圖與計畫,在這些年間暗中調查並拉攏同伴阻止高層的實驗。

因前輩萬而結識了天狗千。


【千】

鞍馬天狗

由於摯友萬成為了當年妖怪狂化事件的受害者至今仍下落不明,因而討厭人類討厭刀眾,被百的直率所打動,並幫助他找出真相,也希望能藉此找到萬的下落。


【天】

人稱玉藻前九尾妖狐九條天(好長

雖然與陸不同種族,但如同哥哥一般的照顧陸,自陸有意識以來就一直與天一起生活。

某一天跟陸說有一些事情想要調查,交代陸不要隨便離開森林之後就消失了。

對陸有某種程度上的過保護。

其離開原因為發現妖怪有所異樣(及妖怪狂化事件日漸頻繁),深怕哪一天會影響到陸的安危,於是便動身調查。在調查期間遇到了龍,以及其他想要解決此現象的妖怪們。


【龍】

酒吞童子

妖怪狂化調查小隊(?)妖怪方的前隊長(天加入後便由天統帥),也是為了保護家人、弟弟們才打算調查此事,然後不知不覺被推舉為隊長,現已退居為副隊長(?)。


【樂】

刀眾第八分隊隊長,官二代(欸(八乙女把拔為刀眾高層人員)

因父親的關係而得知了一些關於高層計畫的風聲,決心阻止,加入百的計畫,因緣際會得知龍和天的事(即妖怪小隊的存在),於是前往遊說妖怪側與刀眾反對派結盟。

原先被天瞧不起,多次被轟了回去,樂始終沒有放棄,仍是多次拜訪糾纏(X),最後天還是答應與人類合作一事。

*很想寫天知道陸被刀眾抓了之後憤而衝進樂的辦公室(有喬裝成刀中隊員的姿態)狠狠揍了樂一拳,然後掐著一織的脖子警告他要是陸出了什麼狀況他會把刀眾本營給滅了(弟控真香


【三月】

鎌鼬

於刀眾大肆討伐妖怪時期,所處的妖怪村被滅,為了讓弟妹們逃跑獨自留下抵擋,在要被斬殺時,被該隊隊長大和阻止所救,隨後則被大和帶回了本部。

「......到底誰才是惡鬼?」

原先非常痛恨殺了自己家人的刀眾,但與大和相處下來之後,發現大和並不是壞人,且也認清到自己不能以一概全地將所有人類視為仇敵,原先大和本想找機會讓三月離開回到弟妹身邊,但在那之前三月就被知曉此事的高層下令帶到實驗基地去了。

在基地待了好一段時間,靠堅強的意志力撐了下來,之後也與被抓來的陸相遇。


【大和】

前反對派高層志津的私生子(但此事被藏的很好沒有被外流出去因此當時沒有被波及到)

因為父親的事件,深知自己不要太過於深入內部的事情較好,所以基本上總聽令行事不會過去深究,即使知道上層似乎正做著什麼奇怪的計畫。

但身為分隊隊長的他還是保有自己的底線與原則,不濫殺無辜、妖怪與人類並無不同,所以三月的事件令他非常生氣。

起因於激進派的新副隊(原搭檔壯五被指派為第五分隊隊長)並未先獲得大和准許隨便下達指令。原先只是警告會去騷擾人類村莊的幾名年輕妖怪之事,演變成武裝鎮壓,最後變成大屠殺。

原先先去人類村莊釐清事由的大和,到達時村莊已成一片血海。見狀,他馬上趕到副隊所處之處,眼見對方正舉刀要斬向腳受了重傷的三月時,大和一聲令下要所有人放下手上的刀不許再做任何動作,接著把三月帶回本部。回去之後,將副隊施以刑罰,其他隊員則一律革職,將整個小隊的人都換了,然而這樣根本改變不了什麼,大和陷入了深深的自責。

三月被抓到實驗基地之後,為了救出三月,答應加入百的計畫。


【壯五】

原第二分隊副隊長,現第五分隊隊長。

平時為人憨厚老實,但一碰到妖怪拿起刀來則會性情大變,原因為幼時就被培養成斬殺妖怪的人偶而扶養長大,為刀眾的終極兵器。

原先有大和在時還能阻止他,但後被高層命為分隊隊長後,就常被派去進行極度危險的任務,回來時總是傷痕累累,第五分隊的隊員們也常於任務中全滅,為了不再失去夥伴,最終就只剩下壯五一人執行任務,不帶任何人。

於一次任務中遇見了環,被環打倒,但意外的是被打敗之後卻沒有被殺,反問後竟得來對方的「為什麼?」,完全顛覆了壯五以往對妖怪的認知,最後也漸漸發現妖怪並不是像幼時被教育的那樣必須被斬除的惡鬼,也與人類相同,有感情、有心、有想要守護的事物。

從大和那得知百的計畫後便決定要幫助他們。


【環】

雲外鏡

妖力強大的妖怪,對人類不太感興趣。某天肚子餓不小心晃到人類的村莊找食物吃的時候被壯五襲擊。覺得煩人所以順勢把人甩飛了出去,想說解決了麻煩後就可以繼續找吃的了,結果卻被對方纏著說既然打輸了就該殺了他才對,真是奇怪的人類。就在被煩到覺得算了乾脆把人給殺了的同時,肚子卻咕嚕咕嚕地響了起來,見狀,壯五表示要不就先煮一頓飯把肚子填飽再說吧,環就這麼開心地被騙走,數分鐘後被辣到彷彿見到奈何橋。

與壯五相處過後覺得他極端又過度認真的性格讓人放不下心,就後就變得與壯五形影不離了。

有個妹妹名為理,幼時因某次天災失散,至今仍在尋找妹妹的下落。


*動物園跟月雲的部分由於當初腦洞大開的時候對他們還沒有很熟悉就沒有把它們放入劇情中。



【妖怪狂化事件】

原先刀眾高層為了將妖怪收服納為我方的力量,開始進行一些咒術的實驗,靠術士唸咒以及開發出來的新式符咒,對妖怪施術,使對方失去自我意識便可令其聽令行事,然而若是失敗則會導致妖怪狂化無法控制。

一織村莊的滅村事件便是此實驗的受害者。當時因為一術士一時興起帶頭,隨便在外對妖怪施展咒術,最後導致妖怪狂化,術士與其餘數十名刀眾則死於狂化妖怪的手中。

狂化妖怪共三只。失去控制的妖怪最後跑到了一織的村莊大屠殺,最後則被百率領的隊處死(一織也因此獲救)。

實驗因狂化滅村事件一度中斷。數年後,反對派被斬除(其中包含大和的父親志津)贊成派高層為了防止此事再度發生,便另外設立了一座實驗基地,但只有高層才知道,也沒有讓百知道狂化的原因,反而利用妖怪會狂化的藉口大肆派隊討伐妖怪,更使民間人心惶惶,聞妖怪色變,刀眾的舉動更迎來了百姓的呼聲。

實驗漸漸步入正軌,已經無法滿足於沒什麼用途力量的小妖,高層下令開始物色力量較強的妖怪,並派人去獵捕,於是一織收到了要去捕獲陸的命令。


【妖怪實驗】

若是較沒力量的妖怪(無法化為人性或沒有語言能力等)則只需要直接佈陣施展咒術(1-3名術士念咒即可成功使妖怪失去自我意識,聽令於我方)

力量較強大的中高等妖怪,則需花費較多的程序使對方意志與力量衰弱,才得以施咒(需要數十名術士)若失敗輕則無效,重則會導致妖怪狂化。


【程序】

將妖怪關進貼滿抑制力量符咒的空間,並對其施以電刑,使其身心漸漸衰弱,最終佈陣施咒。

然而能真正承受並活到最後的妖怪少之又少,所以高層才認為要有足夠力量的大妖怪才能使實驗成功(但目前成功率0 只有一些中等妖怪有成功)





叶不修修修_

给陆陆和天天买了新衣服,魔法少年天陆兄弟!

给陆陆和天天买了新衣服,魔法少年天陆兄弟!

夜繁若星

归宿



因为百千万三个人我就想到了一天下来,凌晨早上,正午至夕阳,夜晚至半夜

(一)

   清晨的时候像是万一样,千时常这么想着,在自己做不出曲的时候,万给予了他极大的安心感,嗅着那人的气息,拥着那人的体温,睡意朦胧的扯扯他的衣服,随即脑袋会被轻轻的抚摸,只有在作曲的时候,万才会这么温柔,以往其他时候,经常是将他摇醒,这段时间像是他的撒娇专属时间,白色的窗纱被外面的风带起,千听到那人无奈的轻叹,之后唇上被附上柔软的触感,他伸手抓紧那人的衣服。

   不要走,不要将他仅剩下的权力夺走。

    风带来冬日的寂静,压抑着的心情随着抓紧那人衣服的...



因为百千万三个人我就想到了一天下来,凌晨早上,正午至夕阳,夜晚至半夜

(一)

   清晨的时候像是万一样,千时常这么想着,在自己做不出曲的时候,万给予了他极大的安心感,嗅着那人的气息,拥着那人的体温,睡意朦胧的扯扯他的衣服,随即脑袋会被轻轻的抚摸,只有在作曲的时候,万才会这么温柔,以往其他时候,经常是将他摇醒,这段时间像是他的撒娇专属时间,白色的窗纱被外面的风带起,千听到那人无奈的轻叹,之后唇上被附上柔软的触感,他伸手抓紧那人的衣服。

   不要走,不要将他仅剩下的权力夺走。

    风带来冬日的寂静,压抑着的心情随着抓紧那人衣服的手逐渐安息,血从指间溢出。

   好寂寞,仿佛要死了一样。

   (二)

  夜晚至凌晨的时候,像是千自己一个人的狂欢一样,该买箱酒来庆祝如何自杀行动?还是自己多么的令人讨厌的一切。

  只想要万,不是万的话,他完全是不行的。

  从一开始被大家喜欢的也是万,大家喜欢的也只是他的一张脸而已,除了万,除了百。

   千深呼一口气,安静的夜里像是有许多鬼怪在嬉笑一样,用力的在他的肩上放着石头。

  看着那些人嬉皮笑脸的仿佛在说,快呀,快倒下。

  倒下才能回报于那人为你挡下来的灾难。

  就连自己只剩的才能也叫嚣着要抛弃他。

  像是被无数恶鬼钻了空子一样,千看到他们拼命紧着过来想要拥抱起他。

  直至无法呼吸,清晨的时候不再有他,快死了。

(三)

  正午的时候阳光刺眼得很,眼前只有一片白花花的,无法看清,千讨厌那样的日子,只是对炎热夏日的厌恶。

  仿佛自己身上的能量都要被夺走了,可是那个人,明明也是那样刺眼,却把几乎中暑的他拉了起来。

  “请千桑再次唱歌吧。”

  “就算是让我代替万桑陪伴在你身边五年也可以,只要五年。”

   他身上很温暖,逐渐刺眼的光也不那么刺眼了,仿佛是归宿的味道。

   终于明白了那层含义,万不断想传递给他,却叹了气。

   身上挥洒着汗水,看着百的笑容,他也忍不住笑了,他低下头去,按住百的脑袋,亲吻了上去。

   直至夜晚清晨,不再孤单一人。

   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cp]


Onko酱
【存档】Ladies and...

【存档】Ladies and gentlemen, we proudly present you — an Apfelschuss🤫

【存档】Ladies and gentlemen, we proudly present you — an Apfelschuss🤫

夜繁若星

有一天我变成了魔法少女?(脑洞)

[cp]我可能脑子瓦特了

我忽然想着有一天nagi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变得有点小,吓得赶紧去叫三月,路过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变成了女生,然后是住在一户日本住户里面的,自己的父母跟可可娜的父母长得一模一样,他糊里糊涂的去上了学,然后看到了三月,结果这人说是自己的男朋友。

然后碰到了奇怪的事件。

三月:魔法少女凪,这一切就交给你了。

凪:???oh……no……

此刻反派出现了,是!!带着黑色墨镜的二阶堂大和!

nagi:莫名很符合人设。

既然是代替可可娜,我一定会完成她的任务的!!

经过一场紧张刺激的战斗之后,他战胜了大和!

然后他醒了,跑去三月的房间高兴的告诉他“三月三月,我和你一起把大和打败了!!!!”

三月...

[cp]我可能脑子瓦特了

我忽然想着有一天nagi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变得有点小,吓得赶紧去叫三月,路过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变成了女生,然后是住在一户日本住户里面的,自己的父母跟可可娜的父母长得一模一样,他糊里糊涂的去上了学,然后看到了三月,结果这人说是自己的男朋友。

然后碰到了奇怪的事件。

三月:魔法少女凪,这一切就交给你了。

凪:???oh……no……

此刻反派出现了,是!!带着黑色墨镜的二阶堂大和!

nagi:莫名很符合人设。

既然是代替可可娜,我一定会完成她的任务的!!

经过一场紧张刺激的战斗之后,他战胜了大和!

然后他醒了,跑去三月的房间高兴的告诉他“三月三月,我和你一起把大和打败了!!!!”

三月被摇的一脸懵逼。

睡前故事完毕[/cp]


桃之夭夭

有的图发过了,就是找到了蛮有意思的图

有的图发过了,就是找到了蛮有意思的图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千百] These Hearts Adore (R)

感谢兔子同学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提供的梗。关于很多年之后千百特别平淡的(充满问题和狗粮发言的婚后)日常生活。

有车,请慎。

谢谢之前在lofter点过红心的人~


——————————————————————————————


现在和百一起的感觉像是过去的台风天。可以做很多很多事也不会被发现。

(AO3)



感谢兔子同学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 提供的梗。关于很多年之后千百特别平淡的(充满问题和狗粮发言的婚后)日常生活。

有车,请慎。

谢谢之前在lofter点过红心的人~


——————————————————————————————


现在和百一起的感觉像是过去的台风天。可以做很多很多事也不会被发现。

(AO3)



k参鸡汤k
如果大神万理说请和我交往 t3...

如果大神万理说请和我交往

t3r2篇

天尼的回答真的很困扰……但是想想可能一个眼神就可以了hhhh

还有微量乐纺?

庆祝万老板发cd的第二弹!各位cd一定要买哟!

如果大神万理说请和我交往

t3r2篇

天尼的回答真的很困扰……但是想想可能一个眼神就可以了hhhh

还有微量乐纺?

庆祝万老板发cd的第二弹!各位cd一定要买哟!

桜の夢

[月歌&IDOLISH7] 1

    周一时交手机之后下午闹钟响,由铃声和周六早上睡不着一起迸发的脑洞。沙雕产物,临回学校前发现自己还没码字。


     极度ooc,月歌和IDOLISH7同时出现。17已交往设定。


     BGM:《初体验First Experience》苍井翔太&增田俊树    欢迎各位点曲子。


     注:和泉一织(cv:增田俊树) 如月恋(cv:增田俊树) 七濑陆(cv:小野贤章) 神无月郁(...

    周一时交手机之后下午闹钟响,由铃声和周六早上睡不着一起迸发的脑洞。沙雕产物,临回学校前发现自己还没码字。


     极度ooc,月歌和IDOLISH7同时出现。17已交往设定。


     BGM:《初体验First Experience》苍井翔太&增田俊树    欢迎各位点曲子。


     注:和泉一织(cv:增田俊树) 如月恋(cv:增田俊树) 七濑陆(cv:小野贤章) 神无月郁(cv:小野贤章) 水无月泪(cv:苍井翔太)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哎?这首曲子是我和Procella的水无月泪唱吗。”和泉一织拿着手里的谱子,皱着眉头问。


    “是的,Procell那边希望由您来唱。”小鸟游纺拿着策划书,眸子里满是歉意,“毕竟是Procella的水无月桑刚刚来问这个策划了。”


    和泉一织听了,拿着谱子,低着头。鹅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头顶,在他的脸上投下阴影,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Iori桑?”小鸟游纺见和泉一织不出声,就忍不住叫了一声。


    “我明白了,我先回去看谱子了。”和泉一织忽然抬起头,心里还想着七濑陆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Iori……Iori……Iori!”在和泉一织走出事务所开始,就有人一直跟在他的后面在喊他的名字。但是和泉一织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只顾埋头向前走。


    七濑陆在和泉一织走出事务所之后就跟着他,叫他的名字,但是和泉一织都没有回应,然后他看到和泉一织走进了一家便利店,于是他就决定先回去宿舍。


    “我回来了。”七濑陆打开宿舍的门,声音里透露出淡淡的忧伤。和泉三月看到了七濑陆无精打采地样子,就把刚做好的小蛋糕拿了出来放到七濑陆的手上:“怎么了,riku,是Iori欺负你了吗。告诉我我帮你去说他。”


    七濑陆听了,抬了抬头,接过蛋糕又把头低了下去,“没什么,Iori没有欺负我啦。他只是叫我早点回来。”七濑陆垂着眸子把蛋糕吃完,把纸杯扔掉之后就说:“我先回去卧室里啦。”


    和泉三月看了,摇了摇头,又回到厨房去了。


    “我回来了。”和泉一织打开门,走到客厅把手上装甜甜圈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NANASE桑呢,怎么没看到他,是因为不舒服吗?”


    “不是,riku刚刚不是出去找你了吗,怎么就他一个人先回来了?”和泉三月从厨房里走出来,脱下了印着可可娜的围裙。“你是不是又和他说教了,他回来的时候无精打采地样子。”


    “哎?没有啊。”和泉一织抓了抓单肩包的袋子,“今天去事务所里和马内甲商量了一下和Procella那边上次提出来的策划,可能那时候没有留意到NANASE桑在。那首曲子……”


    “谱子给我看一下可以吗。”和泉三月听出了弟弟声音里的犹豫。他从和泉一织手里拿过了谱子,认真地看了起来。“这……Procella那边确定没有给错谱子吗,这怎么看都是……”小黄曲啊,让未成年来唱真的没问题吗?


    “是的,是我和Procella的水无月泪桑一起唱的曲子。”和泉一织一下子坐到沙发上捂着脸。


    “马内甲说没问题吗?”和泉三月放下了谱子,看着和泉一织。


    “她说水无月桑来协商了,没问题……明天就开始合练。”和泉一织再次拿过谱子,“今晚就熟悉谱子。”


    “好吧,你快回去卧室吧,看一下riku。”和泉三月摸了摸和泉一织的头。


    “恩。”和泉一织应了一声,起身走回去卧室了。


    月之寮里,“Rui,你真的要唱这首曲子吗。”文月海拿着谱子,一脸担忧地看着正在吃布丁的水无月泪。


    “嗯嗯。”水无月泪咬下神无月郁递过来的布丁,“但是Rui你真的没关系吗。”神无月郁也和文月海一样开始关心起水无月泪。


    “嘛,Rui说可以就可以了啦。”这时,一只白色生物从大门冲了进来,一下子抱住了水无月泪。


    “Shun,好重。”水无月泪说着霜月隼重,但是并没有任何的行动。然而是文月海和神无月郁慌了,文月海抱着霜月隼的腰,神无月郁则是拉着他的手臂,把他从水无月泪身上扒了下来。


    刚进来的睦月始看到了这个场面,忍不住扶了一下额头,“Procella今天这么热闹的吗?”霜月隼听到了睦月始的声音,马上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飞扑倒睦月始的怀里,嘴上还喊着“l o v e ,hajime love。”


    文月海看了,长叹一口气。“rui,你要唱这首曲子吗。”睦月始冷静的开口,同时还试图把挂在身上的白色物件拉下来。


    “恩。”水无月泪点了点头。


    “好,今晚来一下我卧室里,里面有的部分我教你怎么唱。”睦月始把身上的白色挂件拉了下来,对水无月泪说了一句话就回到楼下去了。


    ……


    两周后,《初体驗First Experience》的单曲开始发售。


    “啊,是Iori的新单曲。”七濑陆在收录完后会宿舍的路上看到了路边的音像店的橱窗里摆着和泉一织和水无月泪合唱的新单曲,他推开门走进去,买了两张。


    回到家,他没有直接去和泉一织的卧室,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打开了碟机,把新单曲的碟放进去。


    ‘un deux trois  ah~’前奏响起,当七濑陆听到之后,果断的按下了暂停键。“这这这……真的是Iori唱的曲子吗。”他又拿出了装碟的盒子,仔细地看着演唱者的名字,但上面确实写着是和泉一织&水无月泪的字样。


   七濑陆满脸通红地把盒子放下,呆坐在原地。过了没多久,他又把碟从碟机里取出来,放回到盒子里打开自己书桌的柜子,锁了进去。


    吃完晚饭后,七濑陆就躲到阳台上,打开手机看和泉一织的推特首页,因为一般和泉一织有新单曲发布都会在推特上提前发出来。但是他并没有看到有相关的文章。于是七濑陆松了一口气。


    “NANASE桑,你在阳台做什么。”和泉一织的声音从阳台门口传来,清冷的少年音夹杂在晚风中带着丝丝的暖意直达七濑陆的心底。但七濑陆也因为这个声音被吓得差点就把手机从阳台扔下去。


    “没什么,嘻嘻。”七濑陆把手机往身后藏,但是和泉一织虽然已经看到了全过程,却没有揭穿,只是说了一句晚上阳台冷,快回到屋子里就转身回去了。


    晚上睡觉时,七濑陆躺在和泉一织的旁边,他闭上眼睛试图放空脑袋去睡觉,但是脑子里还是不停地在循环那一首曲子。于是……七濑陆失眠了。


    月之寮这边,神无月郁抱着半裸上身的水无月泪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晨午暮夜

【千百】灵魂失落(3)

-调整本文叙事线路中,本章略短,有点玄幻

-不断反思自己为什么越来越差劲,无论是灵感还是文笔都越来越像是象牙塔中的小孩,虽然原本就没有好到哪去

-本文没有任何完全反派的角色

-重合的心跳

————————————————————

【3】

“真的很抱歉!我们之前忘记检查话筒……”

“没关系没关系,已经换上了新的话筒了吧?”

“是的。”

后台一片狼藉。

“那样就没问题了。”

万理扯了一下站在一旁沉默着、目光一直落在舞台之下不知哪个地方的千,避免他被行色匆忙搬运着舞台道具的人撞到。

“在看什么,千?”

“万,那个人也在下面。”

“那个人?”

“那天那个人。”

对于千这种说话方式,万理并不是每次都能迅速精准地理解。他选择了不再追问。...

-调整本文叙事线路中,本章略短,有点玄幻

-不断反思自己为什么越来越差劲,无论是灵感还是文笔都越来越像是象牙塔中的小孩,虽然原本就没有好到哪去

-本文没有任何完全反派的角色

-重合的心跳

————————————————————

【3】

“真的很抱歉!我们之前忘记检查话筒……”

“没关系没关系,已经换上了新的话筒了吧?”

“是的。”

后台一片狼藉。

“那样就没问题了。”

万理扯了一下站在一旁沉默着、目光一直落在舞台之下不知哪个地方的千,避免他被行色匆忙搬运着舞台道具的人撞到。

“在看什么,千?”

“万,那个人也在下面。”

“那个人?”

“那天那个人。”

对于千这种说话方式,万理并不是每次都能迅速精准地理解。他选择了不再追问。

“算了。要回去休息?还是在这边看接下来的演出?”

“都可以。”

千又摆出了“怎么样都好”的表情。

“接下来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虽然夜幕已经降临,但许多班级的店铺仍在营业中。

果不其然的摇头。

……

百躲在树荫下艰难的呼吸着。

左手用力地按着胸,像是要捏碎疯狂跳动着的心脏,好让耳畔的鼓动声有片刻的宁静;右手遮住着以诡异的弧度上扬的嘴角。水雾笼罩着带着笑意的双眼。

“……那不是我的感情。百,冷静下来。”

百自言自语。大脑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疼痛感折磨着;眼前开始发黑。

(早知道就再快一点出来了……)

恍惚中想。

虽然开场的那首歌给百带来了奇异的舒适感,但之后的表演却无异是一种折磨。那是炸裂般的、振奋而高亢的感觉;明明疲惫不已却渴求着沉沦于狂欢。简直要把他撕成两半。

百闭上眼,试图从空气中汲取一点凉意。

但汲取的清凉助长着火焰的燃烧。

“你没事吧?”

突然传入耳中的人声。

百开始颤抖。恐惧;是来自自身的恐惧?还是来人看见这样的自己而产生的恐惧?

百明白现在的自己在旁人眼中就像是疯子。诡异的、扭曲的笑和悲伤混杂着。

不由自主地贴着树干滑倒。

双手撑住了他的身体。

百隐约从扶住正在滑倒的自己的那人身上感受到了焦急。昏暗中看不见那人的模样。

无法驱逐的情感如烟花一般在脑海中炸开。

“总之你先冷静一下!要喝水吗?”

百眯起眼。刚才听见过的声音。似曾相识的身影。

“……抱歉,可以……先放开我吗……”

即便是如此温和的善意,在此刻也变成了负担。百强迫自己扯出带着歉意的笑容,虽然并不知道是否成功。

来自舞台方向的欢呼声清晰地传来,充当着情感爆炸的催化剂。……这样下去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啊。百在心中苦笑。

微凉的指尖突然触碰到了手腕。最初只是轻微的碰触,而后接触的范围逐渐扩大。双手被轻柔而不容反抗地拉开。

“……你……”

手指的缝隙被另一个人的手指所侵占。纤细的、修长的,有着让人舒适的凉意的手指。一点点地强硬地插入指间,手心与手心贴合,而后两人的双手纠缠着十指相扣。

砰。

从掌心中传来。

砰。

耳畔只剩下不可能听见的,对方的心跳。

砰。

心跳声渐渐重合。

砰。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明明不存在任何的感情,却让人产生了如此的安心。

百睁开眼。

柔顺的银灰色的短发沾染了月光。

砰。

注视着他的蓝灰色的眼睛里点燃了灯火。

砰。

世界仅仅只存在着一个人。

砰。

世界被一个人所掌控。

砰。

啊啊。

砰。

很冷。但却很温暖。

百奇妙地领会了抓着他的双手的那人眼中空洞下的……担忧。

“好一点了吗?”

直到话语将他拉回现世。

“……谢谢。”

旁边的人将百扶了起来。交叠的双手松开,左手却仍旧被不依不饶地被微凉的右手牵扯着。

“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不用了,我大概只是有点低血糖吧!”

百低着头,左手挣扎着想要抽回,却被紧紧地抓住。

百不想旁人知道他患有这样的疾病——百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平凡的、能够好好活着的高中生。而不是被所有人像易碎的玻璃娃娃一样保护。

正暗自焦虑着要如何脱身,左手却被悄无声息地放开了。

“这样吗?你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

月光穿透厚重的树荫。百终于看清了说话那人的相貌。

“万万万万万万万……万理前辈?!”

“呃,你别那么紧张啦。”

那另外一个人……

侧头,果然是几次偶然相遇,却难以遗忘的少年。是叫……千?

“我见过你。”千注视着他。

百不知如何接话。

“总之我们先送你去教学楼那边。”万理打破了尴尬的沉默,“你叫什么名字?班级呢?”

“啊,我叫春原百濑,一年级B班……”

万理不由分说地扶着百往教室的方向走去。千也一副护送的架势跟在后面。

“你经常这样吗?”

“是的。我很容易低血糖。”其实身体素质相当优秀。

“千那家伙以前也是,总是要倒下去的样子。你的朋友知道吗?如果是这样的体质还是和朋友一起行动比较好。”

“那个,我刚转来这边学校,只有姐姐知道这件事。”琉璃是二年级的学生,也不能总是照顾着百。

百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平时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如果被影响了就自己压制下去,这些事百已经很熟练了。

千突然伸手:“手机。”

“诶?”百有些茫然,依言递过自己的手机。

千打开通讯录。跳动的光标前出现了一串数字,然后是名字,保存。

“那个……”百完全不明白千的举动。

“我的电话。”千解释,“要倒下的时候,告诉我。”

“不不,怎么能麻烦千前辈——”

还没说完推辞的话,万理就同样输入了自己的电话。“如果再遇到这样的状况但是没人帮忙的话怎么办?我们也会担心你啊,春原学弟。而且千平时那个样子,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主动要关心谁。你已经是我们的朋友了。”

百对这样的突发状况完全没有实感。两个只活在别人的话语中和舞台上的传说中的存在,忽然出现在身边,而且好像把自己当成了朋友?

真是不可思议。

两人把百送到了教学楼那边,交给闻讯赶来的琉璃之后便离开了。琉璃也有些状况外,听了百的解释之后相当惊讶。

“百,你的运气真好!就算是同级生也很少在私下碰见那两人,更别说交朋友什么的了。”

“嗯,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先不说这个,今天很严重吗?要不要去一下医院?对不起,姐姐不该扔下百一个人的。”

“没事啦,姐姐。只是普通的被影响了而已,我没问题的!”

原本万理还准备拉着千去看看艺术节的其他活动,最后观看舞台的安可演出;但将百送回去之后,时间已经不太够了。无奈之下两人只能直接返回演出现场。

“千,我去打个电话,你先走吧。”

千摇头:“我在这里等你。”

万举着手机钻到教学楼一楼的厕所隔间里,手指触碰刚刚加入一个星期多一点的号码。

“——大神同学?还是监察者1100号?”对方的声音十分清晰地传出。

“监察者1100号。我来汇报关于之前的任务的事。今晚已经成功接触监察目标,预计明天正式展开监察任务。”

“不愧是年轻一辈里最优秀的监察者,不仅对原有目标的控制十分优秀,就连接近新的目标也相当快速。”

心脏抽痛了一下。胃翻腾着,很不舒服。

“如果春原百濑发病的话就报告给我。他可是稀有品种。我会向上面申请放宽对你的审查力度,你想做什么去做就好了。”

“好的。谢谢老师。”

挂断电话。

头隐隐作痛。

万理向等着他的千招了招手,两人一边聊着刚才的事一边穿过林荫道。

“那孩子看起来很健康呢,没想到会有低血糖这样的问题。”

万理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大神万理应该没有见过平日的春原百濑才对。

“是呢。”千似乎没有意识到异样。“万,那不是低血糖。”

万理停下了脚步。目光对视。

“千,谎言总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恶意的隐瞒,还是不要拆穿比较好。”

“嗯。”

“你为什么这么觉得?”

千低头,看着不久之前与那人交扣的双手。掌心还残留着另一个人的体温。

折笠千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帮助那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兀地做出那样暧昧的动作。或许是因为曾经见过他;或许是因为千单方面觉得只有他看破了自己的异常。但真的是这样吗?不明白。

唯一确定的是,在双手触碰到彼此的那一瞬间——

折笠千斗那灰白的、雾霾笼罩的世界,突然闯入了斑斓的,名为情感的颜色。

【TBC】

————————————————————

【一句话预告】

既定的未来。


健美裤

“你为什么要成为偶像呢?”


-“陪哥哥”


-“复仇”


-“要成为偶像...这是我从小的梦想”


-“我想上电视”


-“为了证明我自己”


-“为了春树”


-“我想知道,和天哥哥站在同样的位置...天哥哥在那时候选择的东西...我好想知道”


shaking your heart (say!), 


shaking your beat (shout!), 


届けてみせるよ,


jump (hi!) jump (hi!) 褪せない,


GENERATiONを 君と,


1 2 3 4 5 6 7 Let's go!...

“你为什么要成为偶像呢?”


-“陪哥哥”


-“复仇”


-“要成为偶像...这是我从小的梦想”


-“我想上电视”


-“为了证明我自己”


-“为了春树”


-“我想知道,和天哥哥站在同样的位置...天哥哥在那时候选择的东西...我好想知道”


shaking your heart (say!), 


shaking your beat (shout!), 


届けてみせるよ,


jump (hi!) jump (hi!) 褪せない,


GENERATiONを 君と,


1 2 3 4 5 6 7 Let's go!


我永远喜欢爱娜娜!!!

Kacy
一起熬夜写歌词的俩只

一起熬夜写歌词的俩只

一起熬夜写歌词的俩只

🌸

是试妆!
感觉还是没打破路人脸诅咒💦

是试妆!
感觉还是没打破路人脸诅咒💦

路上走走停停。

【IDOLiSH7】关于裂开的弹片、少了一条的导线和断掉的弦(万千)

《关于裂开的弹片、少了一条的导线和断掉的弦》


  「哈?超级没有明白,你演奏的声音完全不对,如果搞不清楚这首歌的意思就给我好好弹根音啊。」

  还来不及想好一个更委婉的说词来打破一首歌结束后尴尬的沉默,大神万理就听到折笠千斗就著麦克风开口了,那副冷调的声线通过喇叭的共振变得更为清脆又漫不经心,响彻了练团室。

  万同时还听到自己理智线颤抖的声音,他装出若无其事,伸手一把关上千的麦克风,对着那个(在千眼里)大出包的bass手说:「抱歉啊,我们这首歌要的是比较厚重的音墙,大家再来一次好吗?」


  最后那个bass手甚至没有多待一会,几乎是秒针一敲下表定的结束时间便一语不发的收拾东西...

《关于裂开的弹片、少了一条的导线和断掉的弦》


  「哈?超级没有明白,你演奏的声音完全不对,如果搞不清楚这首歌的意思就给我好好弹根音啊。」

  还来不及想好一个更委婉的说词来打破一首歌结束后尴尬的沉默,大神万理就听到折笠千斗就著麦克风开口了,那副冷调的声线通过喇叭的共振变得更为清脆又漫不经心,响彻了练团室。

  万同时还听到自己理智线颤抖的声音,他装出若无其事,伸手一把关上千的麦克风,对着那个(在千眼里)大出包的bass手说:「抱歉啊,我们这首歌要的是比较厚重的音墙,大家再来一次好吗?」


  最后那个bass手甚至没有多待一会,几乎是秒针一敲下表定的结束时间便一语不发的收拾东西离开了练团室。而在这之前的三个小时内,千持续在新歌练习的间奏空档(在万还在忙着solo的时候)直接开口细数对方哪里声音有问题哪里轻重不对,随即又顺畅的唱出接下来的歌词,整个过程下来甚至没打断过整首歌的行进。

  看着一脸尴尬的鼓手收拾东西、对着他耸耸肩的样子,万简直要被气笑了,随着练团室剩下他俩,万将pick塞进口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万……万!等一下!」走到了街角,万的袖口被勾住。千喘著气,轻软的发丝在他的颤抖呼吸间飘摇,他的手指却强力的捏住了万的袖口,死命不放。「你要去哪里?」

  「回家。」

  「你不是要跟我讲我们第三首歌要怎么修改吗……」

  「你都把bass手气跑了,还上什么表演?我等等就跟凉哥说我们不上了,让他们排给別人吧。」

  「气跑?他就这样走了?话说,明明是怎么样都弹不好的人不对吧。」

  万忍无可忍的转过身。「我已经尽可能动用我的人脉找了一个月的bass手,你已经骂走了三个,到底还要我怎么样?再去找一个再让你骂走?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那就再找,或者就不要上了,我不要任何人来玷汙我和万的曲子。」

  「你这家伙……」

  万正想再发怒,一旁的街灯突然亮了,他的眼睛一时间没能适应光线的变化而瞇了起来,话语也随之阻断。

  灯火一盏盏恍然而起,像是倏地点燃无数星焰燎原。那些光映上千难得情绪激动而熠熠生辉的淡色眼睛,让整个世界都透明起来。

  「那是我和万的曲子,能做我们的歌是那些家伙的荣幸,半吊子心态的人不要也罢。」


  什么我们的曲子,那首歌是你做的吧,我只改了几个音、几个小节而已。

  什么荣幸,荣幸的是我吧。

  他们也很努力了,我也很努力了,你是这么难相处的人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满腔的字句在万这都成了哑口无言。他半张着嘴开翕了两下试图回应,最后阖上了嘴唇选择静默。

  千的眼睛像是水晶一样透明,是那样无掺杂质不容尘埃的明澈,像投入业火之后锻炼而生的、最无瑕无邪无法妥协的坦然。

  再多否定和规诫都无用的、天才的澄亮。


  因为天才太需要周遭人的配合,两个人总是为了无关紧要的小事吵架,这种太过熟悉的情境剧让万难以维持自己的愤怒,他忍不住笑出声,换来千的白眼。

  止住笑后,万看着他。「真的不表演了吗?」

  「不表演,我不在乎。」

  「真的?」

  「真的。」千的视线死死的扣向了远处,完全是一副赌气的表情。

  「就算我去拜托井上请他继续跟我们合作,也不要表演?」

  「……万,你是故意的吗?」

  千终于瞪向他,万两手一摊故作无辜:「反正他也不合你的要求,干脆不要发表了如何?这首新歌。」

  静默半晌后,他听到千喃喃开口:「明明是为了……才写的歌,为什么不要啊。」

  「你说什么?」

  「我说,」千狠狠踩了他一脚,那阵刺痛像是被树梢划过、又像是触上磁砖裂角,是掉下去之后,想要再捡起来的咬著皮肤的痛。「再一次,那家伙如果再随便乱加东西,我就把他开除。」



  是外面开始下雨了吗?

  那如同暴雨又恍若浪潮淘洗砂砾的碎响,是观众绵密的掌声。

  万有些晕眩,千也仿佛没有想到能够在这个地方听到掌声一般,僵硬的盯着台下。

  Live house何时能传出如此有礼而细致的掌声了?万握上麦克风时掌心虚浮、暗暗的冒著汗。他们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以乐团的组成形式站在舞台上了,转型成偶像之后,台下望着他们的眼睛终究还是替换了一批。

  他们没有后悔,只是此前万只敢在梦里偷偷回味那个在一曲终了时有人呼喊有人直接指向台上的乐手,一个过门都可以让听众疯狂的那种,以音符为语言,节奏成就呼息的对话方式,彼此在乐声中共为一体。

  像是欢迎老朋友一般,掌声还在持续。

  万手滑了一下,才打开麦克风。「晚安,好久不见,我们是Re:vale。」才说完一句话他就开始有些词穷,露出了不好意思的微笑。「太久没有用这样的方式跟大家见面了,有点害羞。」

  千看了他一眼,也打开了麦克风。「是的呢,但我们的音乐没有改变。」

  「今天也会霸占著你们的耳朵,给我好好享受吧。」


  『当时的我们已经死去?难得回去表演,新歌真的要用这么严肃的主题吗?』

  『可是这是真的啊,是万说我们以后走这个路线比较好的吧?』

  『我觉得你也挺开心的啊,偶像表演。』

  『是啊,可是没有道別的话,』千顿了顿,像是试图用言语捕捉那些烟味、酒气和脏脏的音声。『没有办法好好往前走吧。』

⠀⠀⠀

  欢呼声几乎震动了地板,连那个被千狠狠数落的乐手也在曲尽之后,露出了不想让乐曲结束的、恍惚的表情。

  这就是千的音乐所具有的魔力。虽然是私下是这样糟糕的人,但光芒炫目的地方,还是让旁人情不自禁想要伸手捕捉。万没办法抓住那个无端发光的人,他只能继续唱歌、继续演奏,用乐句筑起堡垒,生养一个能够撼动世界的天才。

  天才朝他伸出了手,眼睛却盯着台下。「嘘。」

  他那声气音如同帝王的诏令,所有人竟然同时屏息静默。千满意的看着安静的群众,他凑近了麦克风,虚虚浮浮的开口:「这大概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像这样表演了。大家谢谢万吧,是他找老板安排的。」

  「哈哈,谢谢各位这么配合啊,连这个家伙随便的嘘声都听了,太宠他了,之后会很难安排工作的。」掌声与口哨响起时,万适时的打开了麦克风。「那么随便就安静了,给我拿出一点一起听Re:vale音乐的伙伴的态度啊,在他讲话的时候应该要吵他才对!」

  鼓手随着笑声也敲起了热场,人群的哄闹渐起,千扫了他一眼。「万,你好吵。」他整了整吉他背带。「接下来这首歌,不是给你们听的,但是就让你们听听看吧。」

  万垂下了眼睛,听着千悠悠的说,我们要跟过去的自己告別了。

  


  音乐是有轨迹的。

  就像成长一样,过去人生的零碎组成了现在的自己,弹奏的音乐也会吸收空气、光线、吐息、情感、记忆……慢慢拼凑成声音。

  千的歌声响起来的时候,万差点掉下眼泪。

  在bass浓厚的低音里面,混著切破音之前的吉他clean tone,像是跟千的歌声在对话一般,交叠又交替。

  那里原本是万的vocal线,但万第一次听完便把它改写成了吉他的主旋律。其实要他唱也不会不好,然而就像是某种直觉的顿悟、某种命运式的牵引,他觉得这首歌的此刻只能是千与音乐的沟通。

  在live house鬼混的日子,映照了他们过往在音乐中跟自己斗争的时刻。老朋友携著感怀的掌声迎接他们的离去,不合时宜的灯光打在脸上又飘开,忽冷忽热,是不用被算计的舞台效果。

  乐曲持续递进,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像是终于摆脱了久违不见的扭捏,拾回旧有的默契。有人对着台上吹起口哨,有人开始随着音乐摇摆。


  万深吸一口气,开口跟上了千的和声。


  乐器叠起了层层重节奏的音墙,歌词字句里的情绪炸出,千的声音愈发强烈,像是撕开所有欢声笑语,那一片狂风骤雨式的和弦落点里面,是长久的寂寞。

  再怎么说得漂亮,道別终究是寂寞的。

  鼓声轰鸣下,万完全听不到自己唱了什么,想必千也是一样的,因为他紧紧闭着眼睛,下巴滴落了或许偷偷混和了別的什么的汗水。握着麦克风的手不再颤抖、也不会再传来心虚。

  万的手指开始发麻,他按的太用力了,像是要把钢弦嵌入自己的指尖里。那是咬著皮肤、咬著思念的疼痛。

  再见了、再见吧。


  最后滑音的收尾,他手指上的茧擦过了弦,勾出拖曳的歌的影子。



--

庆祝Re:member特装版附上了未完成的我们的CD,写一个万千短打留念

说是万千,但好像没有CP味,因为太想写表演了,发现没写到谈恋爱时就有种………啊算了,音乐比较重要,我相信他们也是这样想的(x


電 気 新 夢

[万千] 残像に口紅を(3)

3


认识千以后我改变了不少。

虽然并没有要为了谁改变的念头,可能是被折笠千斗这个人所影响,也有可能是在自己没发现的情况下,身体先一步行动了起来。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了许多新的习惯。

我并不否认自己对千的溺爱。他本就是个在兴趣爱好以外的方面一塌糊涂的男人,有我在身边之后则更加变本加厉了。他很自然地依赖了上来,包括一些原本会自己完成的事也一并放弃,我偶尔会象征性地说他几句,但实际上很享受他的这种全方位依赖——这是千完全信任的表现。况且有很多事,他不插手的话反而会更顺利。

千是那样一个用玻璃包裹着的珍贵宝石,就算没什么东西可以影响到他那颗与众不同的灵魂,外壳总是破损的话也会使里面的人...


3


认识千以后我改变了不少。

虽然并没有要为了谁改变的念头,可能是被折笠千斗这个人所影响,也有可能是在自己没发现的情况下,身体先一步行动了起来。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了许多新的习惯。

我并不否认自己对千的溺爱。他本就是个在兴趣爱好以外的方面一塌糊涂的男人,有我在身边之后则更加变本加厉了。他很自然地依赖了上来,包括一些原本会自己完成的事也一并放弃,我偶尔会象征性地说他几句,但实际上很享受他的这种全方位依赖——这是千完全信任的表现。况且有很多事,他不插手的话反而会更顺利。

千是那样一个用玻璃包裹着的珍贵宝石,就算没什么东西可以影响到他那颗与众不同的灵魂,外壳总是破损的话也会使里面的人受伤。


家里人并不喜欢千,甚至多半是讨厌的。但他们已经无法阻止我想要和千一起搞音乐的决定,这也是我成长至今唯一一次做出的属于自己的决定——是千给了我机会和勇气。

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对我来说,他的出现相当于从天而降的救世主,就像漫画小说里的英雄那样。

在遇到他之前,即便偷偷地热爱着音乐,听着饱含着与命运抗争力量的摇滚乐,独自钻研着吉他和乐理知识,我却从来不曾拥有确切的梦想。

不是没做过乐队之类的梦。正是因为做了太多次,所以不敢再想。只要深入思考就会被各种问题绊住,就算身边有几个勉强能称为同好的人,也很少会与他们交流作曲唱歌之类的事,顶多互相交换一下喜欢的CD、聊聊喜欢的乐队和歌手而已。我不曾向任何人表露过拥有梦想这件事。

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作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更不会有人和我说,想和你组乐队。


在Re:vale结成之后,千仍会提起当初他向我发出邀请时的情景。“万也太冷淡了,搞得我还忐忑了一下。”

“明明用的是陈述句?”

“姑且还是抱着征求意见的心情说的。”其实我也多半能猜到,我搞不好是他第一次主动邀请一起搞音乐的对象。像他那样优秀的天才,只会被人抢着挖走吧。

“那就用一下征求的语气啊。”

“反正结果都一样。”

我并没有告诉他,当时的我并不是冷淡或者镇定,实际上是紧张和惊喜得大脑都当机了,根本没有表达激动的余力。

那句话就像是天使向我伸出的手。


起初我并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千这个人,喜欢到真的能够放弃一切的程度。

我可以为了他做任何事,包括为了让他不要向任何人妥协,我甚至可以一边咒骂着自己一边用尽所有力气不告而别。

而令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是,做出那样的决定,其实并没有多难。


我大概是无可救药了吧——大神万理什么时候已经变成只是为了千而存在的呢。如果不能让折笠千斗自由创作恣意歌唱的话,就由我亲手把变成了阻碍的大神万理杀掉。没有人可以限制他,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千是我的意义。这和对方怎么看待我、对我抱有怎样的期盼和感情都毫无干系。

无所谓有没有人相信这世上是否真的存在如此愚蠢的感情。甚至可能都不会被当做喜欢,说我是个无名的崇拜者也没问题,哪怕被剥夺爱的名义也无妨。

这就是我的信仰。千是我的宗教。

可以永远地相信下去。


“万,我新写了一首和过去风格略微不同的曲子,你快来听听看。”

“我来了。”高中的夏日,如此短暂又如此漫长。

每一天都可以在梦里反复重现。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