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nk

29.2万浏览    4252参与
不咕的笔不是好键盘

【ei】鱼

“我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欧。”


“那有怎么样?”


“辛好我不是鱼啊。”


“啥?”


“我的意思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啦!”


“……笨蛋。”


“嘿嘿。”

“我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欧。”


“那有怎么样?”


“辛好我不是鱼啊。”


“啥?”


“我的意思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啦!”


“……笨蛋。”


“嘿嘿。”


Anna

【EI】假如今天就是世界末日,而你只能对我说一句话?

*玩梗玩到飞起的小安

……

“嘿error?”

“what?”

“假如,仅是假如,今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ink故意拖长了尾音

“而你只能对我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嗯……”error思考了一下,“我想我会说四个字……”

“是不是‘我很爱你’?”

“不是……”

“那是……?”

“我不想死!”

……

“ok,我再试一次……”ink自语着,“咳咳……”

“error,如果今天就是世界末日,而你只能对我说三个字,那你会说什么呢?”

“嗯……非得说三个字吗?”

“是的!”ink故作认真脸道

“你会说‘我爱你’吗?”

“不会……”

“那你会说?”

“我想活!...

*玩梗玩到飞起的小安

……

“嘿error?”

“what?”

“假如,仅是假如,今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ink故意拖长了尾音

“而你只能对我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嗯……”error思考了一下,“我想我会说四个字……”

“是不是‘我很爱你’?”

“不是……”

“那是……?”

“我不想死!”

……

“ok,我再试一次……”ink自语着,“咳咳……”

“error,如果今天就是世界末日,而你只能对我说三个字,那你会说什么呢?”

“嗯……非得说三个字吗?”

“是的!”ink故作认真脸道

“你会说‘我爱你’吗?”

“不会……”

“那你会说?”

“我想活!”

……

“mr.fresh,daddy在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情商为0的fresh如是回答道

Chocolate honey 🍓

莹草 EI

*咳咳,205粉丝的贺文

*ooc

*稍短

*这里的莹草是一个AU的一种植物,是本人虚构的

*那么,开始▼

———————————————————

       “哈!被我抓住弱点了吧!哈哈哈”error嘴角勾起,将ink用蓝线绑了起来“哼,还没结束呢!”ink用力向后一蹬,一个后空翻将蓝线扯断,那线温柔却是像他主人一样有韧性,看似ink扯断时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暗吼一声——真疼!


       蓝线在ink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可还没等ink转完,error早就蓄好了大招,二话不说...

*咳咳,205粉丝的贺文

*ooc

*稍短

*这里的莹草是一个AU的一种植物,是本人虚构的

*那么,开始▼

———————————————————

       “哈!被我抓住弱点了吧!哈哈哈”error嘴角勾起,将ink用蓝线绑了起来“哼,还没结束呢!”ink用力向后一蹬,一个后空翻将蓝线扯断,那线温柔却是像他主人一样有韧性,看似ink扯断时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暗吼一声——真疼!


       蓝线在ink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可还没等ink转完,error早就蓄好了大招,二话不说就轰向ink,ink用笔画出一道墨墙,没完全挡住自己,一只手还留在墨墙外,随后,那只手便不忍直视了。


       可ink抓住了比这场战斗更令人恐惧的瞬间, ink发现自己的手快要受伤之前error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对劲,他的目光间忽然多了点什么....ink也不知道那种眼神怎么形容,吃惊?恐慌?不,完全不是。


         error的眼神是ink最搞不懂的事物之一,可能他只能通过瓶中的色彩感知世界上的基础情感,而在他看来,error这个眼神深处藏着未知的骨,是他所惧怕的,毕竟他的情绪简单的像个孩子。


       error停下了动作,没了后续,一直盯着ink的那只手,刚才得意的笑容瞬间消失,换来的是两个骨之间的沉默。


        “盯,盯着我手干嘛?还不是因为你!”ink试图打破宁静,往后退了一步,他做到了,error开始把头抬起与他对视,然后又是一片寂静,ink被盯得心里发毛。可又不知道对面的家伙在算计什么,他最慌得就是自己敌人在忽然微表情下变得面无表情,要是换做往常,ink肯定是要一拳揍过去的,可他没有。


        又过了一会儿,或许是error也觉得两个骨对视有点奇怪。


      “切,就这点水平还配当AU的守护者?我看还没插手就让人家给灭了吧?”error又恢复了之前嘲笑的表情,着实欠揍。


       两骨没有继续打下去,反而赢家荣耀退场,输家站在原地发愣。


        ink将画笔一挥,身上的伤便痊愈了,可偏偏手上留了点疤痕“唉....这疤怎么去不掉啊....算了。”ink没在意疤痕,只是在眨眼间想起了刚才的事。


        “啧,那家伙越来越奇怪了,现在都玩不过他了”想到那个看似冷漠,其实柔情的眼神,ink打了个哆嗦。






         过了大概几日,ink不记得了,但当他再看到在那个AU的空间时,已经是一片狼藉,error的衣服也有点破了,更让骨吃惊的是error似乎并没有停下攻击。


       ink直接冲上前去,想要阻止,却不料error一个转身,直接将他压在墙上,旁边的墙瞬间崩裂——不,这不是error的力量!


       ink被error掐着脖子,根本喘不上气,可error杀气依旧不减,ink闻到error的衣服上散发着一种气息,那种气味ink绝对闻过,记不起来是什么名字,那是一种淡淡的清香,整个AU都充斥着。


     “err.... error,咳咳!你......不放开我!咳咳咳”ink拼命地用力挣扎,但error直接将他举过头顶,又狠狠砸在地上。


       他的力量怎么变得这么强大,这不是他原有的力量!ink嘶吼一声,将error全力推到在一旁,直接跳向半空,挣脱的瞬间ink和error对视,那双眼睛比以往暗了许多,好像失去了意识一般无神,但是咬紧的牙齿,和还在不断蓄力的拳头,正告诉着自己,自己将在下一秒就消失。


        “嘭——”ink来不及躲闪了,只能下意识的双手交叉,护在头前,结果瞬间被气浪和拳头的威力冲飞。


       拳头过来的那一刻 ,又一次对视,ink好像看到error的眼神神似那天和他交战时对他手造成伤害前的眼神,也抓住这个变换的瞬间,他用尽全身力气喊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说着,撞碎了后年的墙,倒在地上。


         也是在那一瞬,error感觉自己忽然间清醒了,眼前不再是一片黑色,可是那股香味却一直萦绕羁绊在他周围,他痛苦的捂着头,直接跪在地上,那些香味仿佛一只手,推着他爆发,杀死眼前的骨。


         “我TM的也不知道啊啊啊!我脑袋要炸了!谁来....帮帮我....”那些香味似乎变得具体化,一点点的,侵蚀着error的灵魂,error又失去了意识,周围的空气甚至变成了暗紫色,仿佛一个杀人恶魔,他再次站了起来,像是噬魂的傀儡般,一步步走向ink,头也一直低着,直到把ink从地上拎起来,才看向ink的脸。


       ink被他从地上拎了起来,缓缓睁开眼“不会吧?又是那个眼神?你要是想杀了我就别用那种不敢杀的眼神啊....你刚才的狠厉呢?”ink见error没有回答,可能是脸上的伤痕疼痛,也或许是太累了,ink眼角有点看不清的泪,但即使很小,error也看到了,刚要下手就停在半空,对视时看到脸上的伤痕让这个“刽子手”一下愣住了,就在这时,ink看好时机一个翻身将error摁在地上,骑在他身上,用毛笔给他画了两个固定的链子。


       error反应过来,开始拼命地喊着,可越挣扎链子越紧。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控制着你”ink在error的衣服口袋里摸来摸去,终于从兜里摸出了一种长的像草一样的植物,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莹草,难得的草种,是一种名贵的药材,十年一株,拿到它会被它周围的香气腐蚀灵魂,香味很淡,离远者不会受到威胁,但离近携带等就会出现幻觉,甚是被控制,有灵魂的人更是要远离,无灵魂者不会被控制,且药效明显,酿成汁液后可去暑,疗伤,碾成碎渣后可以外敷,去疤很快,是既安全又危险的药材。


       error在药从拿出口袋的瞬间恢复了清醒,但那药把他灵魂腐蚀的厉害,再加上刚才又喊又打,让他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ink也从未感觉自己如此疲惫过,甚至超出了自己身体的极限,刚才生与死的较量和恢复后大概猜到身下骨用意的喜悦互相充斥,身上也疼的不行,一口气直接爬在error身上。


       等两骨睡了好长时间终于能勉强说话的时候还是动不了,error一动就浑身酸痛,ink更是爬在error身上根本就没劲,两个骨的声音沙哑到只有对方听的清到底说的什么,而且断断续续的



     “彩虹....混蛋...从,我身上...下去。”error强行把眼睛睁开,简直不忍目睹自己和ink的姿势,他感觉自己成一个大字的躺在地上,脑壳还疼的要死,现在的姿势,只要他将头轻轻向右转一下,马上就能亲到对方的脸,在稍微向下低一点头,又马上能把脸埋到对方棕长的围巾里,自己的脖子又被对方胳膊环的死死的,向左转根本不可能。


        对方也是毫不客气,像个抱着横木的树懒一样,早就不顾形象的在这块木头上睡死了...被问话后回答中竟还多出一丝慵懒的小女人般撒娇不想起来的味道。


       

       “拜托...你三岁?从我身上下去这么难吗....”


      “大哥,我真的没劲,你要有力气你自己起....”


      “我...还被你锁着呢....怎么起?”


      “你的链子早没了。”


      “你不是没劲儿吗.....怎么看到的?”


      “哦,睡着握你手的时候,我摸到的....”


       “你!我,我是你的敌人!你该明白吧?”


       “瞧你那是什么语气嘛,我在趴一会你就可以起了”


      “你就累成那样?”


      “谁让某人采草时发疯似的攻击我,不然我怎么有这幅肾虚的模样?” 


       “咳咳!注意你的言行!ink!”


        ink没再有理会error的言语,他知道error拿他没办法,最先恢复体力的一定是自己,error身体都透支力量大半了,现在能和自己说话都是一个奇迹了。


     “喂.... error,那个莹草,是给我的?”


      “你意淫的真好.....”


      “我认真的.....”


      “......嗯,是给你的。”


      “你心疼我?”


      “你愿意要不要,不一定非要给你。”


      “当然要,而且,连你我也想要。”


      “开什么玩笑....我能让你爬到现在你可别得寸进尺了!”


       “哼,反正你睡觉的时候我都抱的差不多了!”


       “你少得意,等我起来有你好受的!”


       “嗯,我等着.....”



END    大多数是对话糖,少数是细节糖。

      


MR.G

蓝色,悲伤吧
背景笔刷有参考
黑糊糊一片,我糊得超开心ᐕ)⁾⁾
p2就是一个剪影似的,然后我发现我不会画

蓝色,悲伤吧
背景笔刷有参考
黑糊糊一片,我糊得超开心ᐕ)⁾⁾
p2就是一个剪影似的,然后我发现我不会画

kibei
新人一枚,想画个ei的情头。...

新人一枚,想画个ei的情头。

Ink完成了,error可能明天就画好了。

新人一枚,想画个ei的情头。

Ink完成了,error可能明天就画好了。

Eya 劉鈞寧

EI《I'll be right back》part5

*終於點題啦(硬放的概念(凎

*不喜歡刀刀的請避雷(嗯 這篇是刀子

*依舊ooc dream根本從頭到尾都核爆ooc狀態#

*前幾篇可以去主頁或合輯找

* 對戲網友@幻欣

*我有一股畫下來的衝動(你不

*你會發現到後面越來越短#

*不廢話了 開始

——————————

Error:

「我……哈…哈哈哈哈,他喜歡我嗎?真不敢相信,他喜歡上一個厭惡、痛恨他的人?我敢說他這一生是被蠢死的」扶額大笑,不管置信的看著,最後加了點嘲諷,與平常一樣


…我嗎?……被誇過又怎樣?他無時無刻都在找新朋友,讚頌每個人給予他們希望,我這一個根本不值得一提,而且為什麼是我?我可是每一天恨不得毀了這個世界啊!……至少我無用的操心和浪...

*終於點題啦(硬放的概念(凎

*不喜歡刀刀的請避雷(嗯 這篇是刀子

*依舊ooc dream根本從頭到尾都核爆ooc狀態#

*前幾篇可以去主頁或合輯找

* 對戲網友@幻欣

*我有一股畫下來的衝動(你不

*你會發現到後面越來越短#

*不廢話了 開始

——————————

Error:

「我……哈…哈哈哈哈,他喜歡我嗎?真不敢相信,他喜歡上一個厭惡、痛恨他的人?我敢說他這一生是被蠢死的」扶額大笑,不管置信的看著,最後加了點嘲諷,與平常一樣


…我嗎?……被誇過又怎樣?他無時無刻都在找新朋友,讚頌每個人給予他們希望,我這一個根本不值得一提,而且為什麼是我?我可是每一天恨不得毀了這個世界啊!……至少我無用的操心和浪費時間有了回饋?但我不值得……


Error的每句話都正在自己的心裡製造著小小的傷口,一點一滴,微微的痛著,但他始終不願表現出來


Dream:

“......”

見勸說無果 他開了一個傳送門便瞬移離開了 那個傳送門貌似是留給error的


我是真不懂他有什麼好 但如果是你的選擇我就一定會支持你的 Ink

畢竟 你是我的摯友


待會兒見 希望你是完好的回來的 而不是冰冷的軀體


Error:

「……」見對方離開,默默望向傳送門,看了幾眼後就轉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哼…我是不會進去的……

(*過一陣子)……我管他的…煩欸!!


踏進傳送門,不遠處就看到ink在那,神情能說相當痛苦難看。緩緩的走到ink旁,用撇著嘴、嫌棄對方的模樣看著,心裡卻有些擔心


Ink:

“...e error?你 你來了...?”

儘管很艱難

儘管發出的聲音比刮黑板還要刺耳

儘管喉嚨像是吞針一樣疼

儘管他的聲音比蚊音還要小聲


他也想出聲叫他


ink的聲音在這片沒有其他人的空間裡彷彿被無限放大 error能聽見的 ink如此希望


“呃 唔咳咳!!”

現在 他連把手摀住嘴巴的力氣也沒有了 只能咳出花瓣和血

花瓣已經偏向土黃 而不是那種耀眼 甚至有一點刺眼的金黃色 ...


Error:

「……會覺得痛苦就別說話了,浪費力氣,還是你想快點死?那樣的話就無所謂了」冷冷的說著,看向吐出的花瓣,已經有血了啊。顏色也已經不再閃耀,所代替的是黯淡,與那一開始的花瓣相差甚遠


為什麼你要這樣折磨自己呢ink?你不該喜歡一個毀滅者的


Ink:

“...”

如果你真的恨我 你會來嗎...?

至少在最後 還能見到你...也能表白我的心意...足夠了


Undertale au的創造力最近是創了新低 被遺棄的au遠遠超過了原有的活躍度

ink提出的停戰協議可說是自殺行為

即使沒有人管理 每天au都會減少

所以他還挺感謝dream的 他因為自己的任性而接下了自己的工作 每天忙的要死要活 還得時不時操心自家哥哥


“...我...愛你喔”

費盡了所有力氣 擠出了最後的幾個字 還有笑容

依舊那麼溫暖 現在卻讓人那麼心疼

Ink想觸碰error 但是顫抖的手在碰到error的前一秒


就掉了下去


Ink見自己連碰對方都沒辦法了 便在意識全無前用嘴型說了這麼一段話

‘I'll be right back’

所以 等著我

((註1


Error:

Error不否認他其實想看看ink死前痛苦的樣子、死的那一刻……和最後一面。


停戰協議實行,我的工作停擺,我不再毀滅,對方也不再創造,這的確讓我感到無趣,但有時也讓我感到些許放鬆。偶爾我會去逛逛每個AU,偷偷進到塗鴉領域看著新任守護者忙東忙西。只是近期我發現那些無用的世界增多,AU們可說瀕死,有的還會自己消失,噢!省了我原本要花費的力氣。我看著一切我不能做什麼,我可不能打破協議,對吧?


「……哼,噁心…」一如往常的以厭惡的口氣回應著對方,看著笑容,既溫暖人心又讓人心疼不已,到Error似乎也不忍心再看而轉過頭


「……ink?ink!!」聽見某物落地的聲響,將頭轉了回來卻看到ink已經沒了意識,Error驚聲呼喚著對方,但對方毫無回應。


「……」終於,夢圓了,心也碎了,ink的身體正在慢慢消散,Error總算心軟了,緩緩抱著ink,握著ink的手,在眼窩打轉的眼淚也跟著落下,滴溼了他的圍巾與花瓣。緊緊地將ink抱入懷裡,伴隨著Error一生少數幾次的痛哭……


對不起……沒能救的了你…我好恨自己為什麼沒早發現還拉不下臉,現在一切遲了,做什麼都沒用了……我很抱歉…我的無能……


「……我也…愛你……」遲來的告白,在ink的耳邊輕輕的說著……


——————————


註:至於為什麼ink會說那句英文下一篇的最後面會提到(嗯 還有下一篇ouo


这是一顶帽子

inkerror倾向

cp:ink×error

草稿以及意识流。

今天是中元节啊。

inkerror倾向

cp:ink×error

草稿以及意识流。

今天是中元节啊。

赫酒

是大型惨案
是的我放弃正经向转行当沙雕选手了
p2到p5是截下来的表情包

是大型惨案
是的我放弃正经向转行当沙雕选手了
p2到p5是截下来的表情包

京子er

像极了爱情(?)
你们问我我妈怎么知道“馒头精这个称呼”和errorink是谁,都是被我带坏的。((유∀유|||))

像极了爱情(?)
你们问我我妈怎么知道“馒头精这个称呼”和errorink是谁,都是被我带坏的。((유∀유|||))

rg

p1是我想像中的ink拟人+娘化
后两p是沙雕图ʃ͠ʘɷʘ͠ƪ

突然发现我有十粉丝了!
那就再发一个再潜水吧

p1因为ink头发描起来太麻烦所以没有起稿直接画了
所以人体崩坏的话请见谅(´-ι_-`)

p1是我想像中的ink拟人+娘化
后两p是沙雕图ʃ͠ʘɷʘ͠ƪ

突然发现我有十粉丝了!
那就再发一个再潜水吧

p1因为ink头发描起来太麻烦所以没有起稿直接画了
所以人体崩坏的话请见谅(´-ι_-`)

自言自语的so sure·awei
2019.08.15(推荐)好...

2019.08.15
(推荐)
好神!
我要走程存地s

https://youtu.be/CzT9mB24J-A
作者:rua shio

(ps:我在b站截的右下角有av号)

2019.08.15
(推荐)
好神!
我要走程存地s

https://youtu.be/CzT9mB24J-A
作者:rua shio

(ps:我在b站截的右下角有av号)

Eya 劉鈞寧

EI《I'll be right back》part4

*依舊ooc

*除ei沒有其他西皮

*我對不起大家嗚嗚嗚我讓dream過度ooc了(掩面

*不知道說啥了#

*前幾篇去找主頁或合輯

*對戲的網友 @幻欣

——————————

Error:

滴答——又下雨了?最近天氣是怎樣?

雖說如此卻不找地方避雨,而繼續待在原地淋雨,保持著距離看著ink

「…?」因為距離有些,又伴上了雨聲,所以聽不清楚ink的話


……他是…在哭嗎?他為什麼而哭?因為感到死亡的到來嗎?但他圍巾上面也寫了只要和喜歡的人相戀並接吻就可以了,ink這傢伙總是充滿著該死的正面情緒應該有不少人喜歡他才對,怎麼還會得那種無聊的病在折磨自己呢?該不會他們沒有互相告白吧?真是白癡……怎麼會有人笨成那樣?...

*依舊ooc

*除ei沒有其他西皮

*我對不起大家嗚嗚嗚我讓dream過度ooc了(掩面

*不知道說啥了#

*前幾篇去找主頁或合輯

*對戲的網友 @幻欣

——————————

Error:

滴答——又下雨了?最近天氣是怎樣?

雖說如此卻不找地方避雨,而繼續待在原地淋雨,保持著距離看著ink

「…?」因為距離有些,又伴上了雨聲,所以聽不清楚ink的話


……他是…在哭嗎?他為什麼而哭?因為感到死亡的到來嗎?但他圍巾上面也寫了只要和喜歡的人相戀並接吻就可以了,ink這傢伙總是充滿著該死的正面情緒應該有不少人喜歡他才對,怎麼還會得那種無聊的病在折磨自己呢?該不會他們沒有互相告白吧?真是白癡……怎麼會有人笨成那樣?

……花的顏色通常是喜歡的人的某的代表色,ink吐的好像是黃色……是誰呢?

腦中掃過各個AU,Error唯獨沒考慮過自己。


「!……」思考的同時,看到了ink的面前出現了個與那花瓣顏色一樣金黃的守護者,他與ink一樣充滿正向情緒與希望,而他平時和ink處的挺好,或許就是他?


「Dream……」看著守護者將ink拉進傳送門裡之後就消失了。Error心裡更加確定ink的症狀是為了Dream那個夢想小子


…好吧,至少事情解決了,Dream只要發現了ink的怪病,他們倆一定會在一起的,而彩虹混蛋的病也會痊癒……

我就說我不用為那傢伙操心嘛,真的……浪費了我一堆時間!!


打開傳送門,回到虛空去了


Ink x Dream:

“ink...”

守護者擔憂的望著對方 到底出了什麼事了?ink為什麼會淚流不止?

“Dream...

我得了花吐症...”

“...花吐?ink 你是不是...

喜歡error?”


Ink頓住了 但過了一會兒 他重重的點了點頭

“...Dream 這件事唯獨error不能知道 他會更恨我的”

屬附一般的口氣

“......我知道了 最近你就靜養吧...別外出了”

“謝謝你 我親愛的朋友”

面色相當差的回了一個虛弱的笑容


病情比dream想的還要嚴重

第三天 ink已經很難說出話來了 只是一直吐出帶血的黃色花瓣


——ink說過 error的一只眼睛很像一顆閃耀在一片黑暗中的星星

這才導致他會吐出黃色的花瓣嗎...


第四天 dream已經管不了職位了 骨命要緊

Ink勉強的寫下了幾個字

《我想見error》

Dream當然照做了


“error”

手裡攢著ink的字條 dream叫住了無所事事的error

“你能來一趟嗎?”

神情十分認真的直視對方的眼睛


Error:

「噢…好久不見啊,無能的守護者,今天不去照料你的AU們,來到這來找我做什麼呢?你會邀請我還真的稀奇呢,是要邀請我去毀滅所有你一直以來守護的東西嗎?哈哈,這會破壞那條協議的喔?」坐在自己拉出來的線上,垂掛在上方看著Dream,一臉嘲諷的笑著,似乎無視著對方的認真的模樣,其實好奇著對方這麼嚴肅的找他實際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到虛空的這幾天其實Error心裡總覺得悶悶的,要描述也其實說不出個所以然,還有一兩次思考到差點自己當機,但前陣子他已經放棄不去想它了,如今守護者突然走到他面前其實讓他感到有些疑惑


「……說吧,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操控著線,讓自己回到地面


Dream:

“...是ink”

瞥了瞥眼不去看error 眼神裡的情緒似乎寫出了ink的病似乎尚未痊癒


“他應該是希望在死之前在看你一次吧”

握著紙條的手好似還殘留著ink的溫度 dream將紙條遞給了error


字雖然醜 但這個寫法的確是他


Error:

「……」ink?皺起眉,那守護者的眼神特別奇怪,與ink有關?但怎麼會是這種眼神?那傢伙又出了什麼事?


「…!!Wha……」聽到對方的話,接過紙條眯著眼看過,些許看得出來是ink的字跡,驚訝的小聲叫了出來但字還沒說完整就頓住了


「…呵呵,關我什麼事啊,那混蛋死了最好,我也清淨些,為什麼他快死了是想見我?將死之人就好好等死就好,他想要人陪,找你不就得了?你不是他朋友嗎?他應該也喜歡你才對」狠心的回話,因為自尊心,他只好違背內心,不過亂碼倒是很盡責的多了一些

本來想裝沒事的,結果說到最後好像有點說溜嘴了


Dream:

“你真的不知道ink喜歡誰?噢 我先說 不是我”

Dream其實不看好error 因為他自己傲嬌成分過重 連真心話都沒說出來

這讓他氣得對著error的眼神非常兇狠


在error跟ink相處時 dream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雙方的感情

但眼前的黑骨卻放不下自己的自尊心


“...我就問件事”

當然 dream有猜到他會這麼說 也想好了一點東西想對方理解

“你的眼睛 ink有誇過 對吧?

像一顆金燦的星星...在夜空裡照耀”

盯著ink曾經向自己誇過無數邊的黃眼 好似食肉的虎 冷酷 卻是隻大貓


“...你就真沒想過 是自己嗎?”


巴不理蹦迪

点图,dream and cross.就不艾特点名啦
p2ink
tf和ut的作品我会分开发

点图,dream and cross.就不艾特点名啦
p2ink
tf和ut的作品我会分开发

汉堡堡堡堡🍔❤️pale🐇🔒

【nmpale】good morning,bunny(18+)

 *18+注意,nmpale注意

*评论链接:https://m.weibo.cn/2786212842/4405503079324692

*看不见的最后一张补档:https://m.weibo.cn/2786212842/4405683673573424

*我爱颜哥颜哥爱我,是颜哥给了我开车的动力和勇气  @苏一颜  

*也是欠  @MR.G  的车【??】

*Bunny是小兔子的意思 

 *18+注意,nmpale注意

*评论链接:https://m.weibo.cn/2786212842/4405503079324692

*看不见的最后一张补档:https://m.weibo.cn/2786212842/4405683673573424

*我爱颜哥颜哥爱我,是颜哥给了我开车的动力和勇气  @苏一颜  

*也是欠  @MR.G  的车【??】

*Bunny是小兔子的意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