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nkerror

17.6万浏览    576参与
Dreamswap翻译

【Dreamswap】一条规则(InkXError)

*一条规则(One Rule)
*角色拟人。

摘要:在这座忙碌的城堡里,两个成年男子像一对白痴一样穿着袜子溜冰完全是不容置疑的正常事件。

  Error敬畏地注视着他们眼前的空间,一道长长的警示带和各式警示牌挡住了他们的路,它们上面全都写着地滑禁入。这里还有许多箭头,指向其他不同的方向。

 

  他一定注意到了这些警告,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有理由解释为什么他和Ink并排站在这些贴有警示的走廊边缘了。

 

  “你确定我们可以这样做,而且不会被警卫抓个正着?”Error询问Ink,他正用他的脚跟不稳定地站立着。...

*一条规则(One Rule)
*角色拟人。

摘要:在这座忙碌的城堡里,两个成年男子像一对白痴一样穿着袜子溜冰完全是不容置疑的正常事件。

  Error敬畏地注视着他们眼前的空间,一道长长的警示带和各式警示牌挡住了他们的路,它们上面全都写着地滑禁入。这里还有许多箭头,指向其他不同的方向。

 

  他一定注意到了这些警告,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有理由解释为什么他和Ink并排站在这些贴有警示的走廊边缘了。

 

  “你确定我们可以这样做,而且不会被警卫抓个正着?”Error询问Ink,他正用他的脚跟不稳定地站立着。他没穿鞋,只在脚上套有一双很光滑的袜子。

 

  Ink挥挥手。“啊,我自己就一直在做这类蠢事。”他敷衍地回答,“我很确定,毕竟他们最不关心的就是正在打蜡的走廊。”他在地板上坐了下来,在一堆警戒线下面随意滑行着。Error紧随其后,小心翼翼地前进着。

 

  他一走到警示胶带的这一边去,地板就从坚实的地面变成了光滑的冰。他试图站起来,Ink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又立刻摔倒在地上。

 

  “造型优美啊,小四眼。”Ink缓慢地拍了拍手,对他说:“好了,现在看看我,亲爱的。”

 

  Error短暂地停下来,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会和这个人待在一起。

 

  Ink站起身来,装模作样地鞠了一躬,从容地站着。Error握紧了拳头,当他把自己向后推的时候膝盖微微颤抖;他再一次试图分开自己的两只脚,还挥动着双臂,试图保持平衡。他几乎又差一点跌倒,但还是强迫自己站直了身子。

 

  Ink摇了摇头:“我本来想和你比赛,比谁先滑到走廊的尽头,但我感觉你并没有准备好。”

 

  Error撇了撇嘴:“我们刚到这里你就要挑战我?上帝啊,给我一些调整的时间,你可别在初学者身上找优越感了。”他抱怨着。

 

  “这并不难;”Ink耸肩对他说道:“也许这是因为你的袜子的原因,别跟我说你以前没有滑过那种智障溜冰。”

 

  “不得不说我没想到地板上的会是冰,我之前一直以为是普通的蜡。”

 

  Ink“啧”了一声;“对于多元宇宙里最特别的组织来说,这还不够。你想来场比赛吗?我会给你设置个障碍。”

 

  Error嗤笑一声。“什么障碍?”他问。

 

  “如果你感觉你要摔个屁股墩了,就控制住自己不要动,滑回去。你知道的,实际上这几乎不能算是一个障碍。从一开始就没有规则设置。”

 

  “没有规则,对吧?”

 

  Ink用脚后跟打了个滑,转过身来微笑道:“如果你能的话,就抓住我。”他滑了起来,速度快得令人惊讶。

 

  “Ink,提出规则但是不遵守就太不要脸了——”Error喊道。他一边滑着,一边在空中挥舞着胳膊。

 

  Ink急转身:“我能说什么呢?你太懦弱了以至于你不敢跨越边界,而且——”他把手指贴在下颔处,思考状:“你也不敢打破规则。到处溜达不会受到处罚,但我不认为任何人会对财产损失感到非常高兴。”

 

  Error翻了个白眼。他的嘴微微张开,舌头伸出一厘米,然后把它压在牙齿上,手指轻轻一拨,一根线就弹了出来,他把它对准了Ink的腿。Ink注意到了那根丝线,于是赶紧闪开,滚到一边。但他不能恢复到原来的预备姿势,所以撞到了墙上。

 

  “干得漂亮,混蛋。”Ink无精打采地歪在墙上。

 

  Error耸耸肩,小心翼翼地把脚向前挪了挪,然后收回了蓝线。“没有规矩,你说的。”

 

  Ink慢慢地站直了,一只手支撑在墙上。“你想玩那个游戏吗,四眼儿?”

 

  Error机敏地环视四周:“没有规则,但是不要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好吗?你反击的时候能不能别搞得一团糟?”

 

  他们现在站在彼此的面前。“我当然可以。”Ink告诉他。“也许我比你想象里的更有策略。”

 

  “那我们来玩这个愚蠢的游戏吧,Ink。”Error说:“只有一个规则。不要毁坏东西。”

 

  “哦,该死。”Ink沉思道:“那意味着即使我毁了你的自尊,也要判我负了。”

 

  Error笑了。“那不会发生的。”

 

  Ink长吁了一口气,他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重。“安息吧。”他说,把Error推到一边,被推的那位跌倒在地,他则随风而去。

 

  Error没有犹豫,顺势从这个位置向Ink发射出更多的蓝线。Ink显然对此早有预料,回头看了一眼,嗖一声跑到一边去了,避开了它们。丝线都系在了一根柱子上,至少,这给了Error一个可以借力爬起来的东西。戴眼镜的家伙走得跌跌撞撞,一边手里抓着蓝线一边打滑。

 

  Ink过了一会儿才转过身,吐了吐舌头。Error感到一种压抑的沮丧感,他继续用一只手向前拉着自己,试图在此中融入一个滑冰的动作。他走得很慢却很笃定,这件事对他来说逐渐变得更容易,但ink仍在打着哈欠,因为他身后就是大厅的尽头。

 

  “你确定你能行吗,伙计?”Ink问。“在你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之前,我应该吸取一些真正的教训。这感觉更像是教学赛,而不是一场真正的比赛。”

 

  “哦。闭嘴。”Error答。他加快了脚下的速度,收回了丝线,却不像刚才那样随时都能摔一跤的样子了。

 

  “这才像样!”Ink大喊。“坚持下去,也许你很快就能通过幼儿园的滑冰课了!”

 

  Error的视线越过Ink的肩膀,他轻轻喘着气。“哦,该死的——”他开始表演了。“那里有个警卫,而且我想他正向我们走来。”

 

  Ink转头看去。“什么?”他疑惑道。

 

  Error向前推进,手指轻弹,蓝线越过去旋了个环绕住Ink的脚踝,把他的腿往侧边拉。Ink尖叫了一声,当Error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还在咕哝。

 

  “哦,那他妈的太脏了!”Ink如是宣布。他立刻抓住脚踝上的蓝线,拉下去想松开它,但蓝线缠得太紧了。Error发出一声沾沾自喜的笑声,然后Ink抓住了长线的末端,用力拉拽它。

 

  Error发出一声尖叫,他差一点失去了平衡,得益于身后的手臂,他又恢复了站姿。他回头看向Ink,出于报复心甩动了蓝线,打破了物理定律——就像他的丝线想做的那样——把Ink砰地一声摔到墙上。

 

  “你一定要用蓝线对付我吗?”Ink问。“那就来吧。”

 

  “没有规则。”Error提醒他。

 

  Ink吐出一口气,他抓住腿上的丝线,蹲下身去,拿起画笔。Error往回走的时候,Ink把画笔上的笔毛变成了刀片,正把线从自己身上割下来。

 

  Error抿紧了嘴。“嘿,你好啊。”他说。不过当Ink推着墙站起来的时候,他尴尬地笑了。Ink滑行了很长一段路,而Error在Ink试着追上他并用画笔打倒他的时候后退着躲开了。“回来!”

 

  更多的蓝线。Ink贴着墙旋舞着,把画笔举在空中。Error收回了所有的蓝线,很困惑Ink为什么只是漫不经心地跳着舞过去就能躲开它们,要知道他可是用蓝线打败过好几个全副武装的守卫。

  “你认为如果我抓着天花板上那盏枝形吊灯打个弯儿,它会断掉吗?”Error指着头顶说。

 

  “我怎么知道,”Ink回答他,小心地继续前行着:“但不管怎么样,你都有可能会被逮个正着。”

 

  Error发出了叹息的声音,加大了身体的前倾角度尝试加速,但他实际上并不擅长这个,所以他几乎摔在自己的手和膝盖上。

 

  “我相信你能比这做得更好。”Ink冷笑,后退一点。“加油,给我一个挑战吧,四眼。”

 

  Error略微歪了歪头,举起一只手来,旁边便出现了一个传送门入口。

 

  “嘿,等等!”Ink大声说着,手紧握着画笔的笔杆。“你他妈的必须待在这个该死的走廊里,白痴!”

 

  “谁说我要出去了?”Error问道。他把手伸进了那扇闪烁着白光的传送门,另一扇传送门在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他的手臂从那扇门里伸了出来,挥舞着。

 

  “你他妈废话。这已经可以叫做破坏了!你破坏了时间和空间结构。”

 

  Error戏剧性地喘息,“Ink,你开始保护规则了?哇哦,真新奇啊。”他一边说一边收回了手臂,传送门消失了。

 

  “嘿伙计,如果你在某人穿过你的传送门的时候关闭了它,他会被肢解吗?”Ink问。

 

  “事实上,在任何实体完全通过它之前,它都不会完全关闭。”Error耸耸肩:“我很确定因为我已经试过了。另外……”

 

  Error弹了弹手指,Ink的腿悬在了空中。在这个过程中Ink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画笔哗啦啦掉在了地上。当Ink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他发出了怒吼的声音。

 

  “抓住你啦。”Error说。

 

  “艹你妈的。”Ink骂道,在他被挂住的地方晃了几晃。

 

  Error捡起了他的笔刷,好奇地端详了一番才放下。“现在,不好意思,我需要一点时间走到走廊的尽头。”

 

  “嘿!别动它!”当Error在他身边徘徊时,Ink伸出了双臂。然后他晃了晃腿,听到了一串响亮的金属声。“我是被绑在该死的吊灯上了吗?!”

 

  他紧咬着牙关,哼哼着。他把手举到面前,画笔就在Error的手上融化了,而当Error向回看的时候,它又出现在Ink手上了。

 

  Error慢慢地眨了眨眼睛。“哦。啊哦。”

 

  墙上突然响起了一道微小的碎裂声。

 

  “啊……你听到了吗?”Error问。

 

  Ink缓慢地转过来,面对着他,眼睛微微睁大:“别告诉我那是天花板的声音。”

 

  Ink又试着荡了荡,在他再次尝试的时候,另一道同样的声音出现了。

 

  “Error,让我下来!”Ink大声喊叫着。

 

  Error看着那盏吊灯,眼睛睁得很大。“哦,该死……”他咕哝道:“我……我失去对它的控制了……我……”

 

  响动声更加频繁了。“Error!”Ink喊着。

 

  Error把袜子从脚上扒下来,朝着Ink的方向跑去。天花板就在此时正式坍塌了。

 

  那盏巨大的枝形吊灯掉了下来,Error到的时候刚好Ink从上面掉了下来。玻璃的碎裂声和金属的噼啪声充斥了整条走廊,这两个人在光滑的地板上滑行着,直到他们撞到墙了才停下来。Ink仰面朝天,Error在他身上躺了一会儿,然后自己爬了起来。

 

  “Ink……你没事吧?”Error问。

 

  “你知道你他妈的就是个傻子吗?”Ink回问。

 

  “我很抱歉……”

 

  Ink冷哼。

 

  “……什……怎么了?”Error小声询问道,困惑地看着他。

 

  “总算他妈的还有点好事,”Ink说:“你刚刚打碎了一整个吊灯。你的赌注很高。然而不幸的是,我赢了,因为你违反了唯一一条规则。”

 

  Error这才注意到他的面颊还停留在Ink的上方,他们的脸离得比平时近得多。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并不想挪开。

 

  “你喜欢坐在我身上吗?”Ink若无其事地问。

 

  Error的脸马上红了,向后起身。“我……嗯……”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注意到——”

 

  “喂,笨蛋。”

 

  Ink的手压住Error脑后,抓住他的卷发。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一直在接吻。Ink的嘴唇温暖而干燥,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感受让Error觉得自己头发丝都要立起来了。

 

  “祝你在处理安全问题和一整个连的愤怒守卫的时候玩得开心。”Ink说着,挪开了他的手,面带微笑。

 

  Error愣愣地看着,被这行为惊到大脑完全停止思考,直到Ink站起身来,把他扔到了那盏枝形吊灯的玻璃渣尸体旁边。

 

  Ink终于走出了他的视线,Error站起身,攥紧了夹克的边缘,大声尖叫起来。

 

  刚刚发生了什么?

翻译By累得快要瘫倒了的 @Sieka 

木草鱼鱼鱼鱼

提升画技中
拿两张正常的inkerror挡一下。
没什么的背后预警

提升画技中
拿两张正常的inkerror挡一下。
没什么的背后预警

木草鱼鱼鱼鱼

提升画技中
杂图

p1~4是各个福
p5~7是ink的画,后来被error撕了哈哈哈哈❎

提升画技中
杂图

p1~4是各个福
p5~7是ink的画,后来被error撕了哈哈哈哈❎

木草鱼鱼鱼鱼

提升画技中

p1~3微妙的体型变小剧情

提升画技中

p1~3微妙的体型变小剧情

木草鱼鱼鱼鱼

提升画技中
全部都是inkerror!
p1 我终于对error的舌头下手了
p4~6 有奇怪的剧情(?)

提升画技中
全部都是inkerror!
p1 我终于对error的舌头下手了
p4~6 有奇怪的剧情(?)

相对树目-乐社

【水域】

——“戀愛嗎??交往嗎??!”

————————

☆無差,我覺得當沒cp都可以
☆什麼?看過了?別問,問就是被屏蔽了

————————

    “等一下!!”

    Ink站起来,拍掉身上可能沾着的尘土,郑重地整理了一下袖子、袖套、围巾、吊带、颜料带、腰上的外套、短裤、腿上丝袜一样的护套,重新绑了鞋带。他走到水道更上游一点的地方洗手洗脸,拿围巾末端擦干脸——围巾上黏着的几坨半干不干的颜料在他脸上蹭过去把他的脸弄的更脏更惨不忍睹。

    做完这一切Ink走过来,走到刚才跨过传送窗口过来,站在...

——“戀愛嗎??交往嗎??!”

————————

☆無差,我覺得當沒cp都可以
☆什麼?看過了?別問,問就是被屏蔽了

————————

    “等一下!!”

    Ink站起来,拍掉身上可能沾着的尘土,郑重地整理了一下袖子、袖套、围巾、吊带、颜料带、腰上的外套、短裤、腿上丝袜一样的护套,重新绑了鞋带。他走到水道更上游一点的地方洗手洗脸,拿围巾末端擦干脸——围巾上黏着的几坨半干不干的颜料在他脸上蹭过去把他的脸弄的更脏更惨不忍睹。

    做完这一切Ink走过来,走到刚才跨过传送窗口过来,站在原地,警惕地打量着自己的Error的正前方,与Error面对面站着。

    “你干嘛?”

    Error排列好线阵,如果Ink向他扑过来他可以马上控制住对方。

    Ink右脚后撤,半侧身同时抬起手臂直指着Error同时铿锵有力地大吼一声——

    ——“Error!!!”

    尽管对Ink的无厘头有心理准备,但Error没想到Ink会爆出这么大一声——而且还是叫自己的名字——不禁一愣。在这短暂地一愣,几乎是Ink还没说完最后一个音,Error布下的线阵迅速向Ink袭来,将Ink死死固定在原地。

    ——不对,是将Error固定在了原地。

    线的失控更是Error完全没想到的,现在他被自己的线束缚着无法动弹,他正要咒骂Ink,Ink却接着上一句大喊的尾音,继续如宣告审判一般朗声道:

    “——和我交往!!!”

    “哈?!”

    ——质疑抢在咒骂之前冲出来。

    “……啊你没听清吗?我没口胡吧……”Ink的声音恢复到平时的语调,可只有这一句是如此。他接着用方才严肃的声音宣告——

    “我,Ink,要求你Error与我交往!视彼此为恋人!!”

    ——虽然内容绝对不是应该用这个语调说的。

    “我拒绝!!!”Error感觉受到了羞辱,“你他妈又在玩什么?!”

    “哇哇哇别生气别生气!”Ink颇有气势地姿势马上散下来,变回平常的样子。“我向你表白啊你不答应我就算了那么凶干嘛?”

    “是你先开始的,还有放开我,哪有这么表白的?!”

    Ink讪讪地答应,却没做什么,Error发现线又受自己控制,赶忙把线收起来。

    “我这不是怕你被吓跑了嘛……”

    “你应该怕我上去揍你,而不是怕我逃跑”

    “哎呀讨厌啦你知道我不还手der……”

    Error坐到常坐的河岸边,Ink便跳过水道,也坐到常坐的Error对岸的地面上。

    “所以你不说明一下吗?还有那诡异的欠揍语气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啊——”

    “那就简短的一句话概括。”

    “因为好玩?”

    “……你还是说来话长吧。”

    “我刚刚向你表白你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拒绝了,我现在好难过不想讲欸……”Ink暼到Error不耐烦的表情,吐舌。“我讲我讲。”

    “——是这么回事,啊,首先那个欠揍语气没什么特殊含义,就是为了掩饰我心中巨大的悲……为了好玩。”

    “我会在你难过之前把你瓶子里的水全倒这河里。”Error指指Ink的颜料带,然后指向水道——Ink立刻护住胸作娇羞状——Error皱眉。“把你每种五十毫升的情绪留给会被你骗到的蠢蛋吧。”

    “别这么刻薄呀Mr.Cute?你一开始不是也被我——”Ink勾手打双引号。“——‘骗’过吗?”

    Error不打算接这个话题。

    Ink便回到上一个话题:“就是之前啊我想啊。那什么,我这样的AU算蛮特别的吧?又是单人AU,又没有官配,想拉郎组cp的话对方应该也是特别点的,至少是能理解我这儿的世界观,又能在AU间反复横跳的角色吧?”Ink比划着,突然一拍脑袋指向Error。“——不就是你吗?!”

    “哦……”

    “不管怎么想好像就你最符合了!我不是还有个‘AU守护者’的名号吗?你刚好是‘AU毁灭者’欸,多般配啊!快和我去结婚啦!!”

    “之前就想问了,你那AU守护者的名号到底是哪来的?”

    “不知道!是设定吗?!”

    “原来不知道吗那你是怎么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啊?!”

    “因为?这样就可以和你组cp了啊?”

    “哦!”

    “言归,除掉‘AU守护者’的名号,我也觉得和你组cp比较好啊。你迫害过Blue吧?”

    “迫害?算是吧。”

    “我也找过——”

    “不——停,据我所知那个叫Killer的也迫害过Blue吧?”

    “呀……我也考虑过InKiller的……”

    “说来,他好像也有感情问题,又会流黑水,你怎么不去和他交往?”

    “嗯……我好像。”Ink挠头,努力回忆。“啊!”

    “在AU方面你肯定见的比我多——为什么即使是这样还是变成了我给你介绍对象的情况?话说我为什么要帮你相亲啊?”

    “我,找过他来着,我说Killer。”

    “——找他——”

    “告诉他‘我和他有夫妻相我想和他交往’什么的。”

    “真直接。”

    “他……好像说着EXP什么的?不理我?”

    “……你有LOVE吗?”

    “对哦……我只是想我被击败好像也不会掉EXP,所以和……”

    “但是,等等,等一下。你是想和他交往吧?为什么涉及到给他EXP这是什么奇妙的关系啊?”

    “所以啦总之啦,那家伙又不爱我我也就没打算和他好了。怎么样?这样看下来我们还是很配的吧?结婚吧!”

    “哪里看出来的配啊你强行因果过于强行我都要成吐槽役了。”

    “嗯……我们有很多可以拉郎的地方啊?比如?在AU间反复横跳?”

    “这比喻听起来很有画面感,但是只有你才会这么做吧。”

    “我没有试过哦?跳空岛倒是有过吧。不过不要说我啦,别以为我会忘,我可是有几次亲眼看到你开了超大个的传送窗口,站在中间左脚踩Underfell的地面右脚踩Underswap地面反复横跳看起来超傻超开心的!”

    “我才没有!!!那是什么丢人的羞耻play啊?!!!”

    “你有!!!”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嘛,就当你没有——”Ink无视掉Error的“我真的没有!”,拉回话题。“再说,我们都是偷税犯吧?一定程度上的。”

    “——这倒是,不过你偷税的内容经常让我偷税不起来。”

    “这种矛盾也是cp的萌点啦Error!怎么样?结婚吧?”

    “你以为我会吐槽你说了三遍的结婚?我才不上你的当。”

    “真是巧妙的‘不吐槽式吐槽’——嗯?等一下?所以你是不想和我结婚?为什么?恐婚吗?”

    “你才等一下。用你的空脑壳想想,我连‘与你交往’都不可能答应,为什么会想和你结婚啊?”

    “难道不是因为想和我结婚,所以打算跳过恋爱直接光头偕老吗?!”

    “你……”Error叹气。“好吧,那我向你表白一下。”

    “洗耳恭听!——虽然没有耳朵?”

    “我,不爱你,不喜欢你,永远不会和你交往,永远不会和你结婚。”

    “真的吗?!我好开——竟然是否定句啊?!!!”

    “……你有什么毛病啊?”

    “交往和结婚是‘永远不会’,那恋爱呢?”

    “同上。”

    “嗯…………那就是说,你有可能喜欢我或者爱上我?哎呀……”

    “我重来!我Error永远不会爱你——永远不会喜欢你——永远不会和你恋爱交往——永远不会和你结婚。你个傻逼。”

    “——听起来微妙……真香了怎么办?!”

    “哪天你死了我都不可能真香的。别狡辩了好烦。”

    “啊……”Ink眨眨眼,眼里蓝的如水道里的流水。“我以为……你爱我……只是不敢表达……”

    “又开始了。”

    “……所以时常来这……让我以为是随缘的偶遇……其实是想和我约会……”

    “你要真这么想那我再也不来了。”

    “我以为你爱我!!只你是傲娇!!!我还自作多情地逗你……以为你看上去生气其实乐在其中……”

    “别,我真的生气了。”

    “连你都不爱我了……还有谁会在乎我……”

    “我忘了问了,你说你想找配对,这个想法是哪里来的?”

    “突然有感而发?同人创作也是cp向的比较高人气吧?”

    “Cre理论。”

    “所以就想要不要和人交往试试,感觉会很有意思。”

    “好随便。”

    “我说过我们这对,ErrorInk,是主流吧?我看了那些同人文啦,同人图啊,哇看的我蠢蠢欲动感觉超好玩的!怎么样?试试嘛!!”

    “你放过我吧靠!!”

O(神微)O

在空间看到p4就迅速摸了一下鱼

在空间看到p4就迅速摸了一下鱼

王兰花秀丽

在QQ空间看到一个梗
信息量太大忍不住产了
hhhhh
*ie/ei无差

在QQ空间看到一个梗
信息量太大忍不住产了
hhhhh
*ie/ei无差

穆棱森

【IE】无题

※cp:inkerror

※私设有。

※小学文笔。

※各种症状预警。

※ooc严重。

※重写之前的文,要看自己翻吧,反正就两篇。


1.

“error?”这“可能”是ink穿越的第24个au。他不记得了,毕竟没有任何“骨”会想数这种无聊的东西。

今天ink一如既往,到空间来“骚扰”error,但这次error却不在空间里。ink在空间里大略看了几眼,没有error。


2.

ink原以为error又去毁灭au了,到处寻找error。但找了许久,也没找到。error“失踪”了。ink渐渐慌张,到处寻找error。他找过了underfell,找过了outertale,问过了blue和fresh,可他们全都...

※cp:inkerror

※私设有。

※小学文笔。

※各种症状预警。

※ooc严重。

※重写之前的文,要看自己翻吧,反正就两篇。


1.

“error?”这“可能”是ink穿越的第24个au。他不记得了,毕竟没有任何“骨”会想数这种无聊的东西。

今天ink一如既往,到空间来“骚扰”error,但这次error却不在空间里。ink在空间里大略看了几眼,没有error。


2.

ink原以为error又去毁灭au了,到处寻找error。但找了许久,也没找到。error“失踪”了。ink渐渐慌张,到处寻找error。他找过了underfell,找过了outertale,问过了blue和fresh,可他们全都说“没有。”


这似乎是商量好的。ink不知道,但他的觉得,他们有什么事在隐瞒自己。这份怀疑使ink越发烦躁。


3.

“error去哪了?” “你知道error怎么了吗?” “你见过error吗?” “你最后是什么时候见得error?”他问来问去,却没有一个答案。越来越多的疑惑在ink的脑中爆炸,恐惧和愤怒开始发芽,心像是被蓝线缠绕住了,不对,“我”没有灵魂。ink被搞得越来越烦,不管他向谁问,但只要关于是error,所有人都在说“不知道”,就像从来没有“error”这个骨。他慢慢的无力,开始思考自己是否错过了什么信息。


4.

ink回到error的空间,他躺在error经常躺的地方,回忆起error没消失前的情况。error还是error,一如既往的高傲,但他逐渐减少了与自己交流,甚至不再与自己战斗。“这中间发生了什么?”ink强迫自己想起来,换来的是更厉害的头痛。

dream和blue曾提醒过自己,注意身体,但他为了找到error,没日没夜的寻找。穿越au的代价,是剧烈的头痛,宛如要爆炸一般。

ink觉得他需要休息了,但他觉得周围有什么东西。他目光一撇,发现了一些模糊的东西。ink上前查看,发现是一些……花?花是白色的,但只要仔细看就能发现是非常淡的彩虹色,上面……还有些血。“为什么上面会有血?”ink十分疑惑。

他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就像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或打斗。虽然不会只留下只有这么点血。他把这朵看起来似曾相识,带有血的花别在围巾上,觉得这花可以给自己带来线索。


5.

ink躺在error常坐的床(?)上,周围还有一些error微弱的气息,这令ink很是安心,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ink做了个梦,是关于error的,不,应该说是error的“梦”。


想了好久,最终决定写成连续剧了(绝对不过三篇。)


王兰花秀丽

有点赶了!因为我还要给我cp画中秋的图,漫画只能狂草风啦!
提前中秋快乐!!

有点赶了!因为我还要给我cp画中秋的图,漫画只能狂草风啦!
提前中秋快乐!!

陳復年

flower.inkerr

#其實是自己的戲改的。

#如果有ooc的地方請指正……!!以及想要inkerr的好友,我的列表裡面人太少了……!!

  這是朵斑斕的花。

  五顏六色的瓣片簇擁成一團匯成小巧彩虹,被放在手中幾乎感受不到重量。error詫異地用指骨捏起手中脆弱的生靈貼在近前打量,不出片刻便認定這是人類的刻意造物。

  但另一個人否決了他的決斷。

  “店長說這是五色梅,本來就是這個顏色的哦!”

  blue穿著花店的衣服在面前跳來跳去。他的聲音仍舊是活躍的,即使到了地面上也一成不變,在眾多悲慘時間線中這是一片淨土,是除了outer以外error...

#其實是自己的戲改的。

#如果有ooc的地方請指正……!!以及想要inkerr的好友,我的列表裡面人太少了……!!

  這是朵斑斕的花。

  五顏六色的瓣片簇擁成一團匯成小巧彩虹,被放在手中幾乎感受不到重量。error詫異地用指骨捏起手中脆弱的生靈貼在近前打量,不出片刻便認定這是人類的刻意造物。

  但另一個人否決了他的決斷。

  “店長說這是五色梅,本來就是這個顏色的哦!”

  blue穿著花店的衣服在面前跳來跳去。他的聲音仍舊是活躍的,即使到了地面上也一成不變,在眾多悲慘時間線中這是一片淨土,是除了outer以外error第二喜歡的地方。

  error眨眨眼。他對blue到達地面上選擇當花店員工的理由一直不太理解,但對方的回答倒是展示出了地表之上物種的多樣性。他聳肩,低頭繼續觀察手中的花束,然後blue的聲音傳來。

  “你不覺得這很像ink的顏色嗎?”

  問句是突然的,反應是驚愕的。仔細想來這的確顏色相近,可若沒有指引大概自己也不會想到那裡去。他再低下頭仔細端詳手中的花朵,下一秒空間撕裂的嗡鳴便蓋過了對方驚訝呼喚的聲音。





error舒服地陷入沙發。重量在柔軟中壓出輪廓,最喜愛的節目的片尾曲環繞四周。白色空間中顏色單調,他手中的花便成了其中奪目的存在。

  error抬動臂膀將花舉高端詳,從電視機中放出的光線再次暈染它的邊廓,為其加上一層迷幻的外殼。他曾在一些節日之中收到過ink的禮物,現在想來回贈也是理所應當。想到這裡error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從小窗口中拿出順來的巧克力掰下一塊塞到嘴裡,帶著苦澀的香甜在口腔蔓延開。只是光有花朵的話未免太平淡無奇,他含著巧克力對著花朵端詳思酌良久後將花梗處纏上自己的藍色絲線,還貼心地打了個蝴蝶結。加上了包裝之後這便像是一個合格的禮物了,error很滿意。

  應該趕快將禮物送到對方手上。他小心地捏著花柄望向天花板,旁邊的電視中已經響起了片尾曲。聽過十幾遍的曲子error已然熟悉,在旋律到達一個小高潮時他猛地坐起,算是踩了個點。他對此又是很滿意,儘管剛才起得太猛差點從沙發上掉下來。淡黃色的光芒透過面前的的傳送門打在error的臉上,他毫不猶豫地突破了屏障,站在小小的塗鴉宇宙中。


  偌大的空間裡只有紙張靜靜地漂浮著。生怕是自己看錯拿出眼鏡戴上後再次掃視,結果仍是與之前相同。他拿著小巧的禮物有點茫然茫然,在腦內思考其他的可能性,隨即定位到下個目標再次穿越,心中默默祈禱一番。

  下個時間線的主人很是戒備,拿著柴刀擋在身前。“你來這裡幹什麼?”

  error稍微側側身子想去看cross身後有沒有要找的人,後者也向他側身的方向偏了偏擋住視線。error也不氣餒,換到另一個方向繼續窺探,當然也仍舊被對方擋住。

  “不要擋著我。”error有點煩。

  “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cross也惱了。

  “ink有沒有在你這裡?我有事找他。”

  “…”對方翻白眼,“你有病?”

  “你才有病,他到底在不在這裡?”

  “不在。”cross做了個鬼臉,不得不說他也是一位性格惡劣的骨。

  error無視了鬼臉,後退一步踏進傳送陣。等到禮物送出去之後再回來找他報仇。error在心裡的小本本上記一筆。

  於是再次跳躍。他又重新站在塗鴉球中思考接下來的方向,目光打量每一張紙思考可能性。密密麻麻的白紙遮天蔽日看到他心裡那股子想把這堆東西清理乾淨的心思又蓬勃而起,但與此行目的顯然不能混為一談。

  況且簽了合約。error一直是一個誠信的好公民,這點他自己很確定。

  如果真的都毀了之後估計會狠狠地打一場吧。他選中了接下來的方向,繼續尋找。

  只是接下來的結果還是令人失望。error無意識地捏著花柄揉搓來解除焦灼,後知後覺這樣會損傷它之後趕緊停住,卻聽到了他人的評價。

  “那還真是朵特立獨行的花。”穿著寬大外套的傢伙靠坐在樹下,“你要把它送人?那可得好好思量一下。”說完之後他發出幾聲可以稱得上野蠻的笑。

  “沒你的事,異常13號。”本就混雜著噪點的聲音加上氣憤嘈雜更甚,被叫到的那個人只是聳聳肩,露出明晃晃的金牙:“你自己好好看看那朵花,都快死了。”

  花的瓣片外側已經漆黑一片,它像是已經沒有生命般,側歪著垂向地面。

  “我們是怪物,所以不擔心傳送問題,”error能感受到靈魂因震驚而劇烈抽動帶來的痛苦,而異常13看好戲般地打量著生命消逝大半的植株,“其他東西可是脆弱得要死。”

  “如果要送給什麼人的話可就得趕快咯——”

  fell的尾音淹沒在機器啟動的嗶啵中。


  也無所謂思索再去哪個時間線了,只要都去一遍肯定能尋找到他,只是時間和禮物的生命問題。


  穿梭,失望,穿梭,看到熟悉的身影,然後失望。


  相同的結局多到已經無法正確計數。煩躁纏繞著靈魂一點點勒緊,從深處泛上來的名為放棄的想法已經佔據了大半思維,像是一條毒蛇在耳邊勸誘著放棄。

  error從喉嚨深處發出了嘆息。他最後一次的傳送地點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的地方,大概是抱著找不到之後順便就可以看看風景休閒心思的想法。失望的人踏入星空中的孤石走向自己劃定的根據地,快要到達的時候低頭看到一顆石子,或許是什麼想要洩憤的心情,他用腳將這物什踢起來,看著它保持著相同的速度遠離,然後撞到了前面一個熟悉的身影。

  ……啊。

  他一直在尋找的人轉過頭來看向石子飛來的地方,驚喜地打招呼:“error,下午好啊。”

  “你怎麼在這佔我的地方。”

  與預想中找到人的快樂情緒截然相反,他心中的不滿簡直要溢出身體。error雙手抱懷停頓片刻讓聲音稍微正常一些,但語氣還是透露著不耐。

  對方對這種話見怪不怪了,只是微笑著讓出一個位子。error仍然站著不肯坐下,ink的瞳孔隨著眨動變幻著形狀,然後注意到他手裡拿著的東西。

  “啊,一束花。”ink說。

  error手裡的花早就枯萎了,焦黑的瓣片仿佛輕輕一碰就會脫落。可大自然的造物終究是神奇的,它現在甚至仍然柔軟,只是彩虹褪去,被死亡的黑色籠罩著,梗上還纏繞著一圈滑稽地打著結的藍色絲線。

  error身體僵硬了。他猶豫片刻,最後緩緩地將失敗的禮物遞到ink面前。後者驚訝地眨眨眼睛,視線在花束和error之間來回切換。

  “嗯…送我的嗎?”ink終於理解了這其中的意思。

  error沒有回答。在他的心中這個禮物已經算是一個失敗品,按常理來說是應該丟到fell那裡的東西。可是在他靈魂深處還有另一個念頭,那個想法仍然勸說著他將這份禮物送出。

  這是個禮物,無論怎麼樣它都值得被珍惜愛護。

  ink端詳著花,最後接過來。黑色的花朵在戴著手套的指骨上柔軟倚貼,藍色的線條垂在他的手臂上。

  他看了片刻,最後回過頭對error幾乎是驚喜地說道:

  “這朵花的顏色很像你啊。”






王兰花秀丽
摸鱼混更!error猫:???...

摸鱼混更!
error猫:???鬼压床???

摸鱼混更!
error猫:???鬼压床???

帽子搬运所

作者:濑野

作者p站信息: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6750815

作品p站信息: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72554862

有能力翻墙的人可以去p站为作者太太点赞

 授权请见最后一张,禁止再次转载

作者:濑野

作者p站信息: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6750815

作品p站信息: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72554862

有能力翻墙的人可以去p站为作者太太点赞

 授权请见最后一张,禁止再次转载

温杜朗
:)杂食.

自从入了ut的圈子以后,我就被原杉传染了懒癌🌚(awsl)

自从入了ut的圈子以后,我就被原杉传染了懒癌🌚(awsl)

王兰花秀丽
草稿流,私设ink猫猫和err...

草稿流,私设ink猫猫和error猫猫

草稿流,私设ink猫猫和error猫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