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ack

17135浏览    1087参与
Arthit

圈套 立克CP(6) 你要负责

(夜晚)


赵立安一手拿漫画,一手藏在被子里动来动去不知在干什么,靠在在床头专心看着漫画。


不远处的窗台突然发出了响声,一下接一下的,听起来似是碎石子敲窗的声音。


赵立安转过头,掀开被子,露出一直趴在他肚子上的,被他蹂躏的毛茸茸棕色小狗布偶,来不及放下漫画书便起身去窗边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Jack,你怎么会来?”赵立安从房间内探出半个脑袋。


Jack左手举起一个黑色的皮包,抬头笑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搬到你家来住~”


“哈?”


(屋内)


“你为什么要搬来我家啊?”赵立安看着他很自然地走进屋内,来到楼梯前。


“那天是你要我留下来的吧?”Jack...

(夜晚)


赵立安一手拿漫画,一手藏在被子里动来动去不知在干什么,靠在在床头专心看着漫画。


不远处的窗台突然发出了响声,一下接一下的,听起来似是碎石子敲窗的声音。


赵立安转过头,掀开被子,露出一直趴在他肚子上的,被他蹂躏的毛茸茸棕色小狗布偶,来不及放下漫画书便起身去窗边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Jack,你怎么会来?”赵立安从房间内探出半个脑袋。


Jack左手举起一个黑色的皮包,抬头笑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搬到你家来住~”


“哈?”


(屋内)


“你为什么要搬来我家啊?”赵立安看着他很自然地走进屋内,来到楼梯前。


“那天是你要我留下来的吧?”Jack看着他道。


“是这样讲没错啦,可是我说的留下来,又不是这种留下来。”


“你知道因为你那句留下来,我放弃了所有事情。”


“什么意思啊?”赵立安的小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Jack笑着望向他,语气轻松,“我辞职啦,所以我现在是一个没有收入又无家可归的可怜虫。”


赵立安鼓了鼓腮帮子。


“所以,你要负责。”Jack说完没等赵立安反应过来便伸手搂住他脖子将他拉向自己,将薄唇覆了上去。


“等一下,”赵立安立刻伸手将他推开一点,“那你的家人嘞?”


“像我们这种在危险中度过每一天的人,哪还有什么家人。”Jack边说边走进厨房,将黑色皮包放在餐桌上,“我到哪里都是一个人,所以,就收留我吧!”


赵立安跟着他来到餐桌前,“可是——”


“你想想,我能帮你分担房租,还能帮你包办一切的家务事,而且我手艺这么好,还能帮你准备三餐,是不是很划算?”


赵子听着觉得很有道理,“好像是欸。”


“饿了吧,我弄点东西给你吃。”


赵立安看着他打开冰箱拿出食材,走到他身后,拿起了蔬菜道,“其实这些我也会做,你不必一个人都扛下来,家事就是要和家人一起做才叫做家事啊。”


“对,我们就是一家人,一起做家事,”Jack转身看着他的小个子,“以后你一三五,我二四六加日。”


赵立安笑着点点头。


没想到这句话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


Jack的眸子亮晶晶的盯着赵子,语气温柔,“我饿了,给不给吃?”


赵立安向前走了两步,带着笑意乖巧地抬头迎上某人同样带笑的嘴角。


Jack先是愣了一秒,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左手抚上小个子的脑袋,右手也搂上他的腰,随着他的意往后退了几步,被抵在墙上亲了一会儿。


然后来到餐桌前,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小心护着赵立安的脑袋将他轻轻放倒在餐桌上。


餐桌上的黑色皮包阻挡了两人的行动,Jack用左手将皮包随意地扫到地上,压着他的小个子就是一顿结结实实的亲吻,转换角度只为了能更好地享受他的“宵夜”。


两人暂时分开了一下,Jack低头望着赵立安绯红的小脸,微微睁开的湿润眼眸,忍不住再次俯下身吻上了他。


赵立安双手抱住Jack精瘦的腰身,即使隔着皮衣也能感受到那衣服下隐隐的肌肉,闭着眼接受他迫不及待的落吻。


Jack搂着赵立安,身体嵌入他Shuang  Tui之间,一刻也不停的与他接吻,SHENG  Xia  Mou  CHU已然起了FAN YING。





蜀江

遥远的阿伦戴尔(11)

“...”艾莎认真地盯着手中的那块小石子,虽然这样看起来很蠢,但是杰克说得对,她在这个木屋里确实没什么可做的。

  她随意地坐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上,想象着,不断想象着,血液流淌过指尖,她似乎觉得指尖有点微微发凉,心里一惊,过了几秒后才确认似乎是自己的心里作用。

  艾莎睁开双眼,眼睛微眯,蓝色的眼瞳里装载着情绪。一阵微风拂过,吹起额前的发丝,金黄色的暖阳照在她的身上,皮肤苍白,唇部不是健康的粉色,而是微微发紫,白金色的头发衬得她就像是一只娇小的精灵。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

  她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以前的日子是那样的柔软。再想到后来,艾莎只是觉得心里泛起阵阵寒意甚至是恨意。指...

“...”艾莎认真地盯着手中的那块小石子,虽然这样看起来很蠢,但是杰克说得对,她在这个木屋里确实没什么可做的。

  她随意地坐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上,想象着,不断想象着,血液流淌过指尖,她似乎觉得指尖有点微微发凉,心里一惊,过了几秒后才确认似乎是自己的心里作用。

  艾莎睁开双眼,眼睛微眯,蓝色的眼瞳里装载着情绪。一阵微风拂过,吹起额前的发丝,金黄色的暖阳照在她的身上,皮肤苍白,唇部不是健康的粉色,而是微微发紫,白金色的头发衬得她就像是一只娇小的精灵。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

  她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以前的日子是那样的柔软。再想到后来,艾莎只是觉得心里泛起阵阵寒意甚至是恨意。指尖一冷,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她一下被惊醒,下意识看向手里的石子,石子被一层冰包裹着。

  艾莎只感觉自己被一层阴影覆盖,她抬起头,看见杰克居高临下的样子,她微微愣神。

  杰克轻轻掰开她的手指,取出了石子,他皱了皱眉。

  “以后不要想东想西的。”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这简直就是下意识的。

  杰克看起来很严肃,他一板一眼地说着:“在刚刚开始使用魔法时,如果只是情感控制的你,而不是你自己专注于它本身,也许很快会带来效果。”

  “但是,在以后,你却不容易控制它,情绪有各种,负面的情绪只会是无底洞,魔法会反过来控制你,就像是冻住一块石头一样,冻住人心。”

  杰克在阐述事实的样子就像是一块冰。艾莎一点也喜欢不起来他这个样子。

  “如果你连这都做不到,还不自量力地想着要去凑凑热闹看看马孔多的小国王?”说完,就把石子丢在了地上。

  无法反驳,却没让她心服口服,手指握成了拳头,骨节都发白。没有由来的羞耻与委屈涌上心头,但是泪水却迟迟没有落下。

  杰克不由得心头一软,嘴皮子一快就刹不住车,刚想去安抚一下,却发现眼前人转身离开,只留下了一句轻轻的“我知道了”。

  小女孩从草丛里寻寻觅觅,边用手擦拭这脸颊,终于找到一块合适的石子。背对着他坐下,杰克就看着那个小小的身躯,动也没动,就像是一座雕像。

  直到傍晚,艾莎都没有成功。

_(:з」∠)__(:з」∠)__(:з」∠)__(:з」∠)__(:з」∠)_

  “梅莉达,梅莉达,明天你带我出去吧。”

  梅莉达刚扛着弓回来,另外一只手里还牵着她的猎物,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旁边跑出来,看起来就像是专门等她的。

  “带你出去干嘛?”梅莉达取下吊在嘴里的草。

  艾莎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这附近有裁缝店吗?”

  “有倒是有的,只是,那个小裁缝不会缝这种,顶多就是普通平民穿的衣服。”

  “你不是要漂亮的小裙子吗?我可以帮你啊!”梅莉达不知为何,脸上一红。

  那双绿玛瑙般的眼睛里浮现出了一丝轻蔑,说道:“你这个小公主可以帮我什么。”

  “你可别忘了我以前是公主,什么衣服没见过?”眼前的小小人儿奶声奶气地说道,眉宇间多了几分小得意。看得梅莉达缓缓勾起嘴角,正要答应,然而她又看见艾莎眼里闪过的光芒。这个小女孩绝对不简单。

  她让梅莉达把头低下来,依附在耳朵旁说了几句。梅莉达有点吃惊,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

  “好。”交易达成。


Arthit

圈套 立克CP 第(5)章 不要走

“我们会更好的对不对?”


“没事啦~”


赵立安面对这些安慰,却什么话也讲不出来,只是木然的坐在酒桌前,一杯杯地灌着酒,可是无论怎么灌,他的意识还是很清醒,之前经历的一幕幕都在他脑海里闪现。


老大被抓去坐牢,阿志哥也被抓走了……


为什么他们明知道那些事情是不对的却还是要去做呢?


赵立安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他一个人出了店门,一个人在深夜的广场上晃荡,一个人一步一步走上天桥的阶梯,每一步都走得很费力。


一个人影在他身后不远处跟着,越来越近,那头红发即使在路灯下也显得十分耀眼。


赵立安手扶沿着栏杆往上倒退走,看向广场四周时,茫然无措的视线仿佛找不到一...

“我们会更好的对不对?”


“没事啦~”


赵立安面对这些安慰,却什么话也讲不出来,只是木然的坐在酒桌前,一杯杯地灌着酒,可是无论怎么灌,他的意识还是很清醒,之前经历的一幕幕都在他脑海里闪现。


老大被抓去坐牢,阿志哥也被抓走了……


为什么他们明知道那些事情是不对的却还是要去做呢?


赵立安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他一个人出了店门,一个人在深夜的广场上晃荡,一个人一步一步走上天桥的阶梯,每一步都走得很费力。


一个人影在他身后不远处跟着,越来越近,那头红发即使在路灯下也显得十分耀眼。


赵立安手扶沿着栏杆往上倒退走,看向广场四周时,茫然无措的视线仿佛找不到一个支点,直到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Jack……


Jack还是那个Jack,黑色的皮衣让他与黑夜融为一体,可他看向赵立安的目光却依旧温柔,可是却也带了点担忧。


他的小个子明显哭过了,脸上带着点泪痕,连呼吸也有些不稳,在断断续续地抽噎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赵立安极力平稳自己的语调。


“你喝酒啊?”Jack望着他


“开心喝酒,不开心也喝酒啊~”


“你不开心。”


“开心,我开心得很,”赵立安走上台阶跟他站在一起,“因为我发现有些人,为了某些目的,会做不该做的事情。原来大家都有另一张脸,光是发现这一点,就足够可以庆祝了吧?”


赵立安的脸上出现了Jack从来没有看过的表情,那是令他极其心疼的一种表情。


上面写满了难过、躁动、厌恶、不满,各种复杂的情绪混杂在一起,无法宣泄。


“你在讲你们队上的事?”Jack决定耐心地听他讲下去。


“原来老大一直包庇阿志哥贩毒,原来阿志哥做了这么多的坏事。”


“我们是警察,警察不是应该抓坏人吗?他怎么能比坏人更坏?!”


“你知道为什么我想当警察吗?”赵立安捂着胸口仿佛在自嘲, “因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坏人,之所以做坏事,是因为逼不得已。所以我当警察想要告诉他们,这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着我们去追寻……难道我这么想也是错的吗?”


赵立安难过地坐在了地上,右手撑着小脸,语气带上了一丝哭腔。


Jack叹了口气,不知该从何开始安慰他,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他的小个子来说的确太过残忍了。


他只能缓缓在他身边坐下,伸手将赵立安揽到自己的怀里。


赵立安靠在他身上,不由自主地环上他劲瘦的腰身,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Jack环着他肩膀的手轻轻抚摸着,似是在安慰他。


赵立安哭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他怀里退开了一点,抬着满是泪痕的小脸道,“你该不会跟他们一样,都有另一张脸吧?”


Jack深吸一口气,才缓缓道,“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要跟你说,再过几天我就要走了。”


赵立安吸着鼻子,苦笑了一下,“你真的要走?”


“要去哪里?”赵立安再也受不了了,挣脱开他的双臂,近乎崩溃地喊道,“为什么你们大家都要离开我,爸爸妈妈离开我,奶奶离开我,老大去坐牢,阿志哥去坐牢,为什么现在你也要走!”


“可是我已经答应人家要去了。”Jack的声音低低的,极力想安抚他的情绪。


赵立安的身体往后微倾,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的脸。


Jack靠近他,双手慢慢握住他的手,盯着他湿润的眸子道,“不然你告诉我啊,我该怎么办?”


“你问我?”赵立安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快要无法承受的哭腔。


Jack认真地凝视他的小脸,“你不要我走,我就留下来。”


“不要走~”


赵立安几乎没有思考便回答他,颤抖着看着他,祈求的眼神。


Jack在听到这短短一句话的同时,黑色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他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捧着赵立安的小脸,缓慢又郑重地吻上他的唇。


赵立安颤抖了一下,便闭上了眼没有拒绝。


Jack一手温柔地护着他的脑袋,一手抚摸着他的肩膀。


赵立安这才反应过来,上手摸索着环抱住他的腰身,无比乖顺地回应他的亲吻。


直到Jack的手指抬起了他的下巴,又意犹未尽地磨蹭着吻了他了几下,他们之间的距离才被拉开一点。


两人的呼吸都有些不稳,Jack看着他,缓缓露出熟悉的笑容,赵立安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了,微笑着靠近他,将小脸埋在他怀里。


两人越靠越近,都调整了姿势,以便能将对方抱得更紧。


Jack抱着赵立安的手再一次收紧,赵立安也环着他的腰身,往他温暖的怀里钻,小脸微抬盯着他的侧脸。


这一刻,两人都露出了同样的微笑。


夜已深了,广场的水池中,一阵风轻轻吹过,掀起点点涟漪,映出被柔和橘黄色灯光照耀的层层阶梯。


蜀江

遥远的阿伦戴尔(10)

⭐️今日起,艾莎小盆友正式开始学习魔法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你就算是去了,也找到那个可恶的国王,然后你要干嘛呢?”

  “但是…”艾莎还是想争辩什么,但是她却说不出什么东西。她知道杰克想说什么,他想说她的提议十分愚蠢。

  梅莉达看了看艾莎,又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杰克,她很心不在焉。她知道三个月以后,她就有理由去见希卡普了,但是她却不知道该以怎样的面貌来见他,当然是不想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去见他了。

  杰克光着脚,懒懒地走向艾莎,弯下腰,对着艾莎的额头,伸出了他的苍白的手臂,然后,狠狠弹了她的额头。艾莎捂着额头已经发红的一小块区域,疑惑地看...

⭐️今日起,艾莎小盆友正式开始学习魔法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你就算是去了,也找到那个可恶的国王,然后你要干嘛呢?”

  “但是…”艾莎还是想争辩什么,但是她却说不出什么东西。她知道杰克想说什么,他想说她的提议十分愚蠢。

  梅莉达看了看艾莎,又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杰克,她很心不在焉。她知道三个月以后,她就有理由去见希卡普了,但是她却不知道该以怎样的面貌来见他,当然是不想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去见他了。

  杰克光着脚,懒懒地走向艾莎,弯下腰,对着艾莎的额头,伸出了他的苍白的手臂,然后,狠狠弹了她的额头。艾莎捂着额头已经发红的一小块区域,疑惑地看着杰克。

  “明天早上跟我学魔法。”

  这个男人留下了一句话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很奇怪吧。”梅莉达自言自语说着她自己的话,她转过头去想看看艾莎的表情,只是看见她的眼珠子机灵地转了一下而已。艾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梅莉达愣了一下,这眼神越发像那个散发着冰冷气息的人了。

  艾莎凑近了梅莉达,突然提起她墨绿色的裙摆,梅莉达只是感觉脚边一凉,露出来一截雪白而又纤细的小腿。这个常年打猎的女子居然安在这样漂亮的腿上。随后又动手动脚地开始摸她的腰部,只是她的手法就像是在测量着什么东西一样。

  梅莉达愣住了,等她反应过来时,艾莎已经跑开了。梅莉达顿时觉得火气往脸上冲,但是一天的打猎活动下来,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去追那只跑掉的兔子了。

  逃跑的艾莎却想着,你不让我去,我偏偏要去。

  后来的杰克回忆起来,艾莎12岁时就进入了叛逆期。

_(:з」∠)__(:з」∠)__(:з」∠)__(:з」∠)__(:з」∠)_

  太阳刚刚升起,艾莎就被杰克拉着,杰克则是感觉从被窝里捞出了一只幼狮,艾莎刚被弄醒的时候,那可是满眼凶光。

  杰克挑了挑眉,骨节分明的苍白大手一下子就毫不客气地掐住了艾莎的脸颊,他像是开玩笑似的晃了晃,艾莎的脑袋也跟着晃悠了一下子,顿时睡意全无,眼里的凶光化作了一摊水,杰克看到那双含着泪水的眼睛,这才满意地送了手,而小女孩儿的脸上早就留下了捏痕。

  艾莎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脸颊,不情不愿地跟着杰克走下了床,下了楼梯,出了门。

  “你。”那个在前头的背影终于肯舍得给她看到他的侧脸,“以前,有人说你体温比常人低吗。”

  艾莎低下头后,又缓缓抬起:“可能吧。小梅格老说我冬天冷得和冰块似的。”

  杰克勾起嘴角,伸出他的一只手,那只手掌心跳出一朵小小的雪花来,落在地上化成了一滩水,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好像没有什么难度,对艾莎来说确实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像你这种小菜鸟,”杰克转过身,“先拿这个小石头玩玩吧。”

  话音刚落,一颗小石子就像她抛去,艾莎慌忙把它接住。

  “首先像这样。”

  杰克手里不知何时也多了一颗小石子,只不过他的那颗稍微大了一点点,他把那颗石子裹在手心,不一会儿,石子的表面就结了一层薄冰,就像是糖霜裹在上面。

  “注意力可要全放在这个小石子上面噢,感受一下血液流淌的感觉。”杰克吊儿郎当地说着,懒洋洋地走开了。

  不知为何,艾莎总是觉得自己被骗了的感觉。

  “你要是觉得被骗大可以不练,反正你这小公主被困在这小木屋里也没什么好玩的。”艾莎只听见远处的树林里,传来幽幽的声音。


T.creepypasta
試試用小畫家,發现自己真的不懂...

試試用小畫家,發现自己真的不懂上色XD

試試用小畫家,發现自己真的不懂上色XD

Arthit

圈套 立克CP(4) 答案

好饿啊~~


赵立安摸着空空肚子走在街上,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买个宵夜,原来都是奶奶笑眯眯的等自己回家,然后给自己煮宵夜的……


话说回来,最近警局发生的事让大家都很忙,忙得让赵立安暂时忘记了要给某人答复这件事。不知道那只大灰狼现在在干嘛呢,距离上次见面又过了好几天,而且,这几天也没怎么和他联系……


赵子的思绪有些混乱。


直到拐到街角,来到自己门口看到那辆熟悉的摩托车,赵立安便摘下耳机,开始朝四周张望某个人的身影。


是Jack的车,可是他的人呢?


赵立安拿着雨伞又找了几秒,回过头,一张熟悉的笑脸出现在他眼前,“嗨!欢迎回家~”


“你怎么那么晚还来我家啊,还淋...

好饿啊~~


赵立安摸着空空肚子走在街上,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买个宵夜,原来都是奶奶笑眯眯的等自己回家,然后给自己煮宵夜的……


话说回来,最近警局发生的事让大家都很忙,忙得让赵立安暂时忘记了要给某人答复这件事。不知道那只大灰狼现在在干嘛呢,距离上次见面又过了好几天,而且,这几天也没怎么和他联系……


赵子的思绪有些混乱。


直到拐到街角,来到自己门口看到那辆熟悉的摩托车,赵立安便摘下耳机,开始朝四周张望某个人的身影。


是Jack的车,可是他的人呢?


赵立安拿着雨伞又找了几秒,回过头,一张熟悉的笑脸出现在他眼前,“嗨!欢迎回家~”


“你怎么那么晚还来我家啊,还淋雨!”赵立安把手上的伞了移过去。


“想你喽,淋雨也要见你。”Jack自然的接过他手中的雨伞。


“我们局里今天出了大事,我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赵立安低着头,语气低落。


“我也没有心情跟你说笑啊,今天晚上我做了一件很可怕的事,可能有一段时间没办法见你。”Jack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温和。


赵立安看了他几秒,突然转过身去掏钥匙准备开门。


Jack洞察到他情绪上的波动,收起雨伞,“你是不是害怕,不想理我了?”


赵立安转过身走近他,“小声一点啦,既然做了可怕的事就应该低调,如果被人发现的话就惨了,你还大喇喇地出现在我家门口,也不知道要偷偷躲起来等。”


“快点告诉我你的答案,你到底喜不喜欢我。”Jack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被别人发现自己在做什么。


赵立安看着他期待的脸,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话来。


Jack像是等不及他回答一般,忽的将脸凑近他的,似是想要吻他。


赵立安下意识身体后倾闭上眼睛,可Jack却没有像第一次吻他般将唇覆上来。


他睁开眼睛跟Jack对视了几秒,Jack才缓缓退开一点。


“我就要离开了,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够回得来,你是想要我满足地离开,还是心碎地离开?”


赵立安的表情开始变得很复杂,可他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不一定能够回得来是什么意思,他要去什么地方,会有危险吗?是很可怕的事情吗?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一连串的疑问在赵子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抿着嘴,连黑色的眸子里都透出慌张的情绪。


Jack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的内心在剧烈地动摇,虽然急切的想听到答案,却也没有再逼他,只是如往常一般对他笑了笑。


或许,答案也不是那么重要吧……


蜀江

遥远的阿伦戴尔(9)

⭐️(●—●)我想说这一切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历史里是怎么样我是不会管的。

⭐️另外有人看吗 喜欢的朋友点个心 评个论 让我有点动力叭各位 _(:з」∠)_

  “想…想!”艾莎虽然瞥见了杰克不怀好意的笑容,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答应了。

  杰克露出了像是得逞的笑容:“那么。”田缓缓向艾莎走来,逼得艾莎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艾莎看见的是笑得一脸顽劣的杰克,那个比她高了很多的那个人,俯下了身子,她只感受到耳朵边上温热的气息。

  “你拿什么来换这个呢?”

  艾莎只是觉得一股热流攀升到了脖颈,杰克看见她白皙的耳垂渐渐染上了一丝粉红,...

⭐️(●—●)我想说这一切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历史里是怎么样我是不会管的。

⭐️另外有人看吗 喜欢的朋友点个心 评个论 让我有点动力叭各位 _(:з」∠)_

  “想…想!”艾莎虽然瞥见了杰克不怀好意的笑容,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答应了。

  杰克露出了像是得逞的笑容:“那么。”田缓缓向艾莎走来,逼得艾莎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艾莎看见的是笑得一脸顽劣的杰克,那个比她高了很多的那个人,俯下了身子,她只感受到耳朵边上温热的气息。

  “你拿什么来换这个呢?”

  艾莎只是觉得一股热流攀升到了脖颈,杰克看见她白皙的耳垂渐渐染上了一丝粉红,这才满意地拉开了距离。

  “现在我一无所有,但是以后我会有的,以后你要是想要什么,尽管和我说。”

  杰克听到这个天真的承诺,忍住了笑意,他抬眸看向艾莎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满是希望的光,既澄澈又天真,他在里面看到了几丝野心甚至是傲气,和他的眼睛不一样,他本就是阴沉的,她注定是耀眼的,从前是,以后她也会是,杰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肯定 。

  “别说以后什么的了,我要的是现在,要是一无所有那就算了。”

  “我可以…”艾莎犹豫了一下,“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情,只要我可以做。”

  就在杰克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阵粗鲁的破门声传来,他们同时转头看过去,只发现一只蹦蹦跳跳的梅莉达。

  蓬松的红发耀眼如同火焰,她永远也掩盖不住自己的情感,喜怒哀乐一目了然。此时的她应是在狂喜,她正在跳着属于自己的舞蹈,尽管这支舞没有任何美感可言。

  “她在干什么?”

  “不知道,可能希卡普又寄信了吧。”杰克莞尔,转头对着艾莎用口型说了一句。

  “成交。”

_(:з」∠)__(:з」∠)_我是分割线_(:з」∠)__(:з」∠)_

  昏暗的宫殿里,汉斯正摆弄着一朵玫瑰,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摩挲着上面的刺。他的棕发被打理地十分整齐,默默听着身旁侍从的说话声的时候的他似乎岁月静好。

  然而他像是听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咧开他的嘴开始咯咯地笑着,露出一排如同恐龙利牙的尖牙,原本的岁月静好一扫而去。

  “史图依克要弄舞会,那个维京老粗还对这个有兴趣吗?”汉斯慢条斯理地说着。

  “或者说,史图依克只是一个幌子,大概是乐佩在宫里呆无聊了,去求希卡普干的吧。”

  汉斯身旁的小侍从一惊,但很快他就平静下来,这样小小的把戏对汉斯来说简直易如反掌,这位马孔多国王为何能年纪轻轻就征服了这么多国家也是有道理的。这位国王让人捉摸不透,异常残忍,一不小心自己就会丢了的项上人头。

  他只喜欢听话的狗。

  汉斯看着含苞待放的玫瑰,想起来之前出逃的12岁公主。只要再等等,她就会很快成长起来,成为快要绽放的玫瑰,到那时候,一举毁了她的自尊才是最好玩的事情,到那时候,一举打击她,让她一蹶不振,从此没有威胁才是最有趣的玩法。

  现在就杀了她,还太早了。

_(:з」∠)__(:з」∠)__(:з」∠)_我是分割线_(:з」∠)_

  “我实在是想象不到我穿那种斯斯文文的裙子的模样。”梅莉达苦恼地说着。艾莎和梅莉达正围在刚生的火旁吃着梅莉达打来的猎物,并看看月亮。

  “你可以带我去吗?”艾莎说着。梅莉达的眼睛里闪烁着复杂的光,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小女孩带回来,现在又要把她送入虎穴吗,那可是曾经关过她的牢房的所在地。

  艾莎看见梅莉达一反常态,那双眼睛里居然带有了理性。

  “你想去那里干什么?”梅莉达平静地说着。

  “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马孔多的城堡而已。”艾莎的眼底闪过一丝恨意,迟早,她要取下这个城堡的主人的人头。

  “这次可不是在那个人的城堡里跳舞,小公主。”杰克不知何时从阴影里出来。

⚰丢人德古拉⚰

Happy Halloween!!!(虽然迟了点)
🎃🎃🎃🎃🎃🎃🎃🎃🎃🎃🎃🎃💀💀💀💀💀💀💀💀💀💀💀💀👻👻👻👻👻👻👻👻👻👻👻👻

Happy Halloween!!!(虽然迟了点)
🎃🎃🎃🎃🎃🎃🎃🎃🎃🎃🎃🎃💀💀💀💀💀💀💀💀💀💀💀💀👻👻👻👻👻👻👻👻👻👻👻👻

凉宫织雪

奈布像颗糖

————“我还是会相信,星星会说话,石头会开花,穿过夏天的栅栏和冬天的风雪过后,你终会抵达。”

世界上最浪漫的,不过是漫天的星子,还有情人的呢喃细语。

杰克舒展长腿,靠在椅背上,牛奶不知何时已经见了底,牛奶盒上还是温热的,杰克搓搓指尖,想着这或许是奈布身上的余温,也或许是牛奶的。

“那牛奶和我,你选那一个?”奈布的声音从脑子里慢慢淌过去,酥酥的,杰克揉揉耳朵,拳抵在唇边,笑的无声。

费南多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自家原冷清大佬杰克,暗暗叹息: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B城时尚周不同往日,特选的地点,为了DW的新天使艾玛小姐。这位小姐有一张娃娃脸,天生的微笑唇,颊边星星点点的小雀斑,圆圆微粉的小...

————“我还是会相信,星星会说话,石头会开花,穿过夏天的栅栏和冬天的风雪过后,你终会抵达。”

世界上最浪漫的,不过是漫天的星子,还有情人的呢喃细语。

杰克舒展长腿,靠在椅背上,牛奶不知何时已经见了底,牛奶盒上还是温热的,杰克搓搓指尖,想着这或许是奈布身上的余温,也或许是牛奶的。

“那牛奶和我,你选那一个?”奈布的声音从脑子里慢慢淌过去,酥酥的,杰克揉揉耳朵,拳抵在唇边,笑的无声。

费南多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自家原冷清大佬杰克,暗暗叹息: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B城时尚周不同往日,特选的地点,为了DW的新天使艾玛小姐。这位小姐有一张娃娃脸,天生的微笑唇,颊边星星点点的小雀斑,圆圆微粉的小鼻头,火一般热烈的棕红色长发让她极具辨识度。刚出道就被热烈追捧,称为最具亲和力的天使。而这次,她将会成为这次时装秀的压轴,杰克垂眸看着DW一姐玛尔塔的简讯,眉头皱的死紧,玛尔塔的眼光不得不承认,是毒辣的,但,自作聪明,还真是让人……不爽呢。

“TO M.r Jack,我的天使艾玛小姐将会压轴出场,同您一起。”

市郊,红色屋顶的小房子上布着葱黄凋谢的爬山虎,覆盆子的果子早就结了,光穿过蒙着雾气的窗柩,在冰凉的夜里,氤氲在窗外的玫瑰树上。

奈布揉着肩,面色带着懊恼,泡在工作室里两天,新作《花园》已经改了三次,肩膀上的疼痛也愈发不容忽视。

加了件大衣,一出屋门,就打了个寒噤。郊区交通不是很好,便利店倒是有两家。便利店的店长和奈布很熟,是个很优雅的老太太,满头银发但还坚持住小香风淑女裙。老太太的掌心很热,膏药一贴,揉弄开药性,奈布长长舒了口气才感觉活了过来。

“要牛奶还是咖啡?”老太太挪到了柜台后面。

脑子里突然闪过那张少年脸,微鼓着腮帮说要喝牛奶,奈布轻轻的笑:“牛奶吧,奶奶。”

老太太年轻时也算摩登,临到老了也爱时髦,电视机一开就是时装秀,一老一小比肩坐着。

会场中央的聚光灯大亮,衬着黑暗的尽头,穿着鱼尾服,蓬蓬裙的长腿女模鱼贯而出,两周的人面色冷淡,偶尔闪过一些惊艳,当然这些还入不了他们的眼,他们要看的,是今天的主角……

黑暗的尽头首先出来的是一双笔直的长腿,赤着足,白皙的像是瓷器,脚踝骨节分明,男人褪尽黑暗,走到光亮中,希玛申(希腊古典服饰)松松地裹住他修长的身躯,走动间是贝壳、波浪、飞鱼和缠绕的玫瑰花的图纹,他的头发黑得像风信子花,他的嘴唇就像他想要的玫瑰那样红,他脸色苍白如象牙,眼中一扫慵懒尽是冷漠,透着清透的睿智。

“杰克……”奈布呼吸一窒,随即淡紫色的身影从黑暗中破立而出,一件长襟裙衣,淡紫色的薄沙上用金丝银线绣了许多神祗的生活画面,那女子身条修长玲珑,淡紫的抹胸裹住她小巧的乳房,薄纱掩映间是她圆润细白如藕节的小臂,红棕色的长发热情蓬勃,她的小雀斑,莓红的小鼻头,看的出是个热情的女孩。

“爱情真是一件奇妙无比的事情,它比绿宝石更珍贵,比猫眼石更稀奇。用珍珠和石榴石都换不来,是市场上买不到的,是从商人那儿购不来的,更无法用黄金来称出它的重量。”她轻轻吟唱着,以指尖别着的玫瑰拂过杰克的侧脸,“玫瑰啊,我愿刺破我的胸膛,用我的鲜血将你染红……”

她轻轻挽着杰克的臂弯谢幕,T台两边的人惊叹,从来没有任何一场走秀是这样的,但却收到了意外的效果……

奈布捧在掌心的热牛奶慢慢变凉……

老太太情难自已地鼓掌,完全没注意到奈布的异样。

回到工作室,电子壁炉里虚假的火焰冰冷的没有温度。

不愿乱想,但深陷其中的人却是无法抑制地难过。伸手触着自己亚麻色的发,亚麻色,多么普通的亚麻色……此时,那双指节带茧的创作作品的手也是那么不漂亮。像初生的婴儿,他第一次开始打量自己的一切,一切也都……不漂亮。

庆功会办了有个把小时了,杰克没有喝酒,他穿着一件白色毛衣,安安静静地蜷着腿坐在沙发上,半搭着眼皮,拿着牛奶慢慢喝的样子很是乖巧,但一整个工作组也没人和他搭话,杰克冷面,不易亲近,他有礼但绝不滥情,就像此刻他坐在这里也只是碍着情面。

“天使要来!”有人这么喊了一声,包间瞬间安静下来,费南多觑着杰克,杰克面色无异,喝着牛奶搭着眼皮,具体是没听见还是压根不想搭理,费南多肯定是后者。

侍者敲响包间的门,进来两个女人,玛尔塔和新晋天使艾玛。艾玛已换上常服,但这常服显然就不太寻常,至少不是穿给这些俗人看的。一股香水的味道慢慢飘过来,红发少女单肩微露,穿着清新的百褶裙,俏皮地眨着湛蓝的眸子,“嘿,杰克。”

矫揉造作,杰克脑子不知为何飘过那么几个字,“嗨。”杰克回了一句,良好的教养并不允许他不讲礼貌。鼻尖的海盐气息若有若无,艾玛弯着身子靠的更近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杰克站起了身子,对上艾玛湛蓝的瞳仁,“臭。”艾玛有些僵化地扯了扯嘴角,杰克满意离开了,她笑不出来了,真好。

“他什么意思?”玛尔塔恼怒,费南多挠挠后脑勺,心里叫苦,面上还要陪着笑安慰着领导的情绪。

艾玛,新晋的天使啊,比不上谁,又配不上谁?红发的女孩子悄悄握紧了拳头。

DW的官博上,于凌晨放出了一组写真,与此同时,粉丝路人们也放出了一个场景不同角度的路透图。

奈布调着颜色,他想要调红色,屋顶的颜色,只是怎么也调不好,有时候那红会变成天使的发色,有时又变成天使的口脂色,有时又是莓红的小鼻头在脑子里晃。

一切结束在他打开微博的时候,私信已经无数小红点,满世界都给他发一张图,都在告诉他一件事实,很唯美的图片,沥青色的墙,蔓延下一串一串的玫色蔷薇,男生面容苍白,细长的眼尾漆黑一片没有一丝亮光,红衣的女孩一手搭在男生光洁的额头,头微微地偏着,一头红发倾泻而下……他们,在亲吻么?

手机的光亮熄灭,寒风冷的刺骨,可那窗上的雾又是哪里来的?指尖触摸眼角,哦,是眼泪啊。奈布喃喃着,春天怎么还不来呢?

zhan知涵

少爺與保鑣8



提供人:yuuuuuxing

設定

Jack:無聊到只剩下錢的富家少爺,為了找樂子,盡做些奇怪的事。

趙子:單純忠誠的小保鑣,每天都想著好好保護少爺。


---------------------------


趙子依稀記起了童年時期,他經常來醫院探望父親的。



奶奶每回帶著他,心情都不太好,當時他太小了,不明白為甚麼爸爸常常受傷住院?



奶奶跟他說爸爸是因為當了英雄,才常常受傷,害得趙立安有段時間都以為自己的爸爸是做警察的。



做英雄是很厲害的事!就是不懂奶奶為甚麼總是傷心,盼著爸爸不要再做下去了。



JACK的家業是洗白來的,一些暗地裡賺的黑錢,雖然已經洗為正當的週轉資金,但來錢的速度...



提供人:yuuuuuxing

設定

Jack:無聊到只剩下錢的富家少爺,為了找樂子,盡做些奇怪的事。

趙子:單純忠誠的小保鑣,每天都想著好好保護少爺。


---------------------------


趙子依稀記起了童年時期,他經常來醫院探望父親的。



奶奶每回帶著他,心情都不太好,當時他太小了,不明白為甚麼爸爸常常受傷住院?



奶奶跟他說爸爸是因為當了英雄,才常常受傷,害得趙立安有段時間都以為自己的爸爸是做警察的。



做英雄是很厲害的事!就是不懂奶奶為甚麼總是傷心,盼著爸爸不要再做下去了。



JACK的家業是洗白來的,一些暗地裡賺的黑錢,雖然已經洗為正當的週轉資金,但來錢的速度就是比一般賺錢的管道速度更快,所以即便是有錢財團的少爺,都沒有JACK這樣的能耐。



當年趙子的父親是給JACK家當打手,隨著勢力逐漸壯大,衝突也越發激烈,他老早就萌生了金盆洗手的想法,想帶著家人去過安逸的生活,無奈陷得太深,想完全脫身已經不可能了。



趙子的母親還懷著趙立安的時候,受到了波及,那些人尋仇來的,好在趙子平安降生,他的母親卻撒手人寰。



這件事大大的打擊了趙子的父親,他想著既然無法脫離這趟渾水,不如行事變得狠決一點,使仇人恐懼,還將趙立安送到了方家,與小少爺一起作伴,這在工作時,自己也能安心些。



JACK是在那時認識了趙立安,他的年紀稍長了趙子幾歲,都還記著,兩個人都玩得很好,身在這麼複雜的家庭背景,趙子的本性純良,成為JACK童年時期的唯一曙光。



兩人相處沒幾年,趙子還是差點遭到黑手,或許是一次遭遇,年幼的JACK在當時意識到趙立安被送到自己身邊的理由,也明白了待在這裡,對趙立安而言,多麼危險。



趙子的父親對於差一點失去愛子,感到後怕,在這樣的勢力下都不一定能保護得好自己的孩子,最終動用了組織的資源,將奶奶跟趙子送去別的地方,並和他們切斷了關係。



即便在這裡打拼多年,趙子的父親不一定能動用那麼多資源,小JACK在這其中也有不少手筆。



JACK長大後開始從父親手中奪權,雷厲風行的洗白家族背景,更在同時尋找著趙立安的下落,如今表面看來只是個古怪的有錢人家少爺,但其實最後已經將所有家中的一切牢牢掌握。



期間JACK換過名,搬了家,只是為了給趙子更好的生活,他們有過約定,JACK一直在等著兌現。



此時趙立安沒認出他來,JACK也不著急,只要小個子跟從前一樣,一點兒都沒變,他不在乎趙子是否記得,他們有的是時間。



------------------- 



「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JACK凝視著趙子熟睡的臉,雖然頭上包著繃帶,但嘴角的口水洩漏出他睡得香甜。JACK會心一笑,抽過一張面紙,替他擦拭嘴角,小個子肯定又是夢到吃的了。


Zaco參扣
萬聖節是廚傑克的好日子! 阿涼...

萬聖節是廚傑克的好日子!

阿涼說我是傑克廚,應該糾正一下:我是【傑克】廚
凡是任何名字叫傑克的腳色有很大的概率會被我愛上

想想還有哪些我愛的傑克們
首次登場就交給我們南瓜王傑克、傑克凍人Jack Frost、以及傑克史派羅船長~

萬聖節是廚傑克的好日子!

阿涼說我是傑克廚,應該糾正一下:我是【傑克】廚
凡是任何名字叫傑克的腳色有很大的概率會被我愛上

想想還有哪些我愛的傑克們
首次登場就交給我們南瓜王傑克、傑克凍人Jack Frost、以及傑克史派羅船長~

Arthit

圈套 立克CP(3) 我在追一个人

“孟少飞到底去哪了?”唐毅站在落地窗前,不时低下头查看是否有孟少飞发来的消息,“还不回我消息……我——”


唐毅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


Jack此刻正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进来,”唐毅把手机放进兜里,转身同他对视,“有什么事吗?”


“老板,下午没什么重要的事要吩咐的话,我有事要去一趟警局。”


“去警局干什么?”


“我正在追一个人,还没追到手呢。”


“……警局吗?”


“有什么问题吗?”


“算了,没什么……你去吧。”


“好。”


两人的谈话立刻就结束了,Jack从皮裤的侧兜里拿出车钥匙,将钥匙圈勾在食指上转了起来...

“孟少飞到底去哪了?”唐毅站在落地窗前,不时低下头查看是否有孟少飞发来的消息,“还不回我消息……我——”


唐毅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


Jack此刻正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进来,”唐毅把手机放进兜里,转身同他对视,“有什么事吗?”


“老板,下午没什么重要的事要吩咐的话,我有事要去一趟警局。”


“去警局干什么?”


“我正在追一个人,还没追到手呢。”


“……警局吗?”


“有什么问题吗?”


“算了,没什么……你去吧。”


“好。”


两人的谈话立刻就结束了,Jack从皮裤的侧兜里拿出车钥匙,将钥匙圈勾在食指上转了起来。


万事俱备,现在只剩做好便当去找他的小个子了~~


(警局门口)


“抱歉啊,又让你自己一个人吃饭。”


Jack朝不远处赵立安的同事喊了一句,就举起手中的便当盒晃了晃朝赵立安示意。


“我的便当吗?”赵立安刚问完就伸手过去抢。


Jack灵活地一抬手腕,成功将便当排除在赵立安可抢夺的范围之外,低头,勾着嘴角道,“我太难过了,这么多天没见,你居然不关心我,只关心便当!”


赵立安微抬头看着他,无辜地眨了眨眼,“我知道你过得很好,不用问!”说着又去抢他手里的便当。


Jack又把手臂移到另一边,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神色很是调皮,“你又知道?”


“你是那种无论到哪里都可以过得很好的人。”赵立安又冲那被抬到半空中的便当一扑,直接被某人用左手揽到怀里护着,生怕他扑空了摔在地上。


“想吃可以,但先……透露一下孟少飞在哪里。”Jack的手依旧环在他的腰间。


赵立安听了这句话却不高兴了,“原来是唐毅交代你才来的,不是来帮我送便当的吗?”两只小手交叠在一起,不悦的模样。


Jack连忙回道,“老板没有这样说,我只是帮他一个忙。”


赵立安还是皱着个小脸,有点怀疑。


“但便当!是我精心帮你准备的,满满一盒爱的表现,你看不出来吗?”


赵立安突然就被他逗笑了,不由地锤了一下他的胸口,“这么肉麻的话你也讲得出来啊?恶心死了你,白痴哦?”


Jack趁机伸手去揽他的肩,“欸,我告诉你,生命太短暂,如果想说什么却不说,下一秒被仇家干掉的话,会很遗憾的。”


“有人要干掉你?”赵立安的双手揪着Jack的衣角,表情有点紧张。


“你担心我哦?”Jack摸着他的肩道。


“不行哦?”赵立安反问他,双手还揪着他的衣角晃了晃。


Jack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我答应你。”


“嗯?”赵立安抬头看他。


“在得到你答复之前,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赵立安的眸子转了一下,背过身去双手环胸,“那我还是先不要给你答复好了。”


“你就这么希望我长命百岁,小个子?”Jack探身问他。


“我才没有~”赵立安转头看了他一眼,又侧过了身。


Jack走到他面前跟他对视,“哪没有?一直不给我答复,不就是一直希望我努力活下去的意思吗?”


赵立安抿唇对他笑了笑,没有说话也没有否认。


“小个子。”


“嗯?”


“其实你喜欢我吧?”


赵立安脸上的笑容被这个问题吓了回去,睁大眼睛道,“屁啦!”


说着便朝警局门口跑去,跑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抢走了Jack手里的便当。


Jack看着他落跑的背影露出了笑容。


啊……好可爱~


















蜀江

(jelsa)遥远的阿伦戴尔(8)

⭐️我太难了,开了一个世纪大坑。

_(:з」∠)_


  此时的杰克,在晨光的照耀下就如同精灵一般,他背着光,身上盖着柔和的光线,满头白发,杰克的皮肤很白,准确地来说,他漂亮的不像是人类,艾莎看呆了,她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漂亮的人。

  几秒钟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失态,她从背后紧握住的手中抽出了一只,轻轻擦过自己的笔尖,再是小心翼翼的瞄向了他,发现杰克的样子奇怪的很。他低垂着眸子,十分专注地看着他自己抬起的一只手,就像是他的手中有什么力量将会喷涌而出一样。

  艾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突然之间,杰克额前的头发被吹起,手心也绽放出奇异的光芒,最后,居然蹦出了一只会...

⭐️我太难了,开了一个世纪大坑。

_(:з」∠)_


  此时的杰克,在晨光的照耀下就如同精灵一般,他背着光,身上盖着柔和的光线,满头白发,杰克的皮肤很白,准确地来说,他漂亮的不像是人类,艾莎看呆了,她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漂亮的人。

  几秒钟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失态,她从背后紧握住的手中抽出了一只,轻轻擦过自己的笔尖,再是小心翼翼的瞄向了他,发现杰克的样子奇怪的很。他低垂着眸子,十分专注地看着他自己抬起的一只手,就像是他的手中有什么力量将会喷涌而出一样。

  艾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突然之间,杰克额前的头发被吹起,手心也绽放出奇异的光芒,最后,居然蹦出了一只会动的白兔,通体白色,泛着透明的光芒。

  艾莎抬起眼睛,看向杰克,却在那双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恶作剧的光芒,艾莎愣住了。

  那只雪兔开始不断膨胀,原本可爱的外表变得狰狞,变成一只有着巨大龅牙的肥胖兔子,那只兔子飞快朝她奔来,艾莎来不及躲闪,只能用手肘挡住眼睛,然而碰撞到的感觉始终没有袭来,艾莎试探性地睁开眼睛,她看到了一只放大了几十倍的白兔,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猛地撞上了她的鼻梁。

  冰冷的触感袭来,艾莎下意识向后倒去,坐在了地上,用雪做的白兔碎了,从半空中落下来,落在了她的衣摆上,就像是下了一场雪,在阳光的照耀下,雪发出奇异的光芒。艾莎一愣,不得不承认,这个真的很美 ,融化的雪水顺着艾莎的脸颊淌下,这些都被杰克看见。

  "你觉得这个很漂亮吗?"他的声音悠悠的,如同雪一般冰冷。

  艾莎呆呆地转过头,下意识点了点头。

  杰克似乎没有为此感到高兴 ,他轻嗤了一声:"刚刚开始人们都这么以为。"艾莎看见杰克的睫毛微微垂下,他的睫毛很细却是长长的,就像是羽翼在反光。艾莎拍拍裙摆,从地上站了起来。

  艾莎似乎没有听见杰克近乎泄气的表现,她也没有对杰克的恶作剧而感到生气,她只是有点好奇。

  杰克没有看她,他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之中,眉头紧锁。

  "这是魔法吗?"杰克被这稚嫩的声音给唤醒了,他猛地抬头,这个12岁的女孩和他记忆中的人重合在了一起,杰克愣了几秒,后来又自嘲般地笑了笑。艾莎被这轻蔑的表情给激怒了,她不管不顾地说着:"哼,你这个人,看着真是讨厌极了。"甚至还握起了小拳头,柔软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撒娇,根本没有威慑力。杰克的眼底泛起一丝光芒,只是那束顽劣的光转瞬即逝。

  "你不想学吗?"杰克勾起一丝微笑,但是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女根本不简单,她的身体里藏着巨大的潜能,若是不好好引导,甚至会失控。他会给乌拉苏拉帮这个忙,仅仅是因为她是艾莎,所以他起了一时兴趣,何况他还欠了乌拉苏拉一个人情,他知道自己的心,早在某个人死后不久就被冻住了,现在能融化开一小部分,让他不像是个没有人性的人,乌拉苏拉这个老巫婆倒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如他所愿,少女濡湿的如同小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期待的光芒,这些景象都是杰克在遥远以前所看不到的,以前的她简直就是冰块,让人感受不到任何惊喜,杰克觉得有趣极了。


我大PT科难道不能拥有姓名

【Frostcup】

“你为什么总是坐在这里,小嗝嗝。”


“并且……总是这副神情。”


西翠伸手,细细抹平面前男孩的皱眉,他瞅着她,一双绿眼睛透着光,悲伤浮游海面。


“我在想一个人。”


“谁呢?”​西翠问。


“你…没有见过他,应该说没有任何人见过他。”​小嗝嗝晃了晃腿,眺望着远方雾气迷漫的冰山,“我就在这里与他相遇。”


“我发现他了,他很惊讶,说从来没有人能看见自己。”


“你是第一个。”​


“有点奇怪的人。”西翠说,“他长什么模样,是博克岛的住民吗。”


小嗝嗝摇头,“不是,他从冰原里诞生。”


“头发奇白,像雪一样,会用冰魔法。”


“我问他,你是冰霜精灵...

“你为什么总是坐在这里,小嗝嗝。”


“并且……总是这副神情。”


西翠伸手,细细抹平面前男孩的皱眉,他瞅着她,一双绿眼睛透着光,悲伤浮游海面。


“我在想一个人。”


“谁呢?”​西翠问。


“你…没有见过他,应该说没有任何人见过他。”​小嗝嗝晃了晃腿,眺望着远方雾气迷漫的冰山,“我就在这里与他相遇。”


“我发现他了,他很惊讶,说从来没有人能看见自己。”


“你是第一个。”​


“有点奇怪的人。”西翠说,“他长什么模样,是博克岛的住民吗。”


小嗝嗝摇头,“不是,他从冰原里诞生。”


“头发奇白,像雪一样,会用冰魔法。”


“我问他,你是冰霜精灵吗。”


“他说,也许是吧。”


初次见面的场景,小嗝嗝至今历历在目,他那时还没有和无牙仔成为好朋友,能攀爬的地方十分有限,但龙骑士仿佛生来就爱天空和高处,他用自制的铁镐,在山崖石缝间打地基,反反复复,爬了好几周,才终于登顶。


当他灰头土脸的躺在地上喘气时,男孩就坐在不远处的岩石旁咯咯地笑,小嗝嗝看向他,下意识也笑,男孩一愣,渐渐收敛了表情,用疑惑的语气试探道,“祝你……登顶成功?”


小嗝嗝起身,拍了拍衣服的灰,“谢谢。”


男孩倒吸口长气,瞪大眼睛,忽然哇吼地惊呼,一下子扑进他怀里,两人又摔进草丛。铺着柔软的绿叶毯,男孩抬起埋在小嗝嗝颈窝的毛绒脑袋,欣喜的直喘气。


“从来没有人能看见我,你是第一个。”


小嗝嗝不明所以的发出一个“哈”的音节,轻轻摸摸他的背,“我很幸运。”


“你叫什么名字?”


“杰克冻人。”男孩哈哈回答,翻身坐到一旁,盘着腿,摘掉小嗝嗝发间的绿叶,两指捻转着。


“你呢?”男孩问。


“我叫小嗝嗝。”


“喔。”男孩有点高兴,“很棒的名字,打喷嚏时我肯定会想到你。”


“哈哈哈哈。”小嗝嗝支着手,好奇道,“为什么人们看不见你。”


“谁知道呢。”男孩耸了耸肩,指向远方的冰原,“也许因为我从那里苏醒。”


他侧着脸,望向远方,嘴角上扬,笑意却没有到达心底,悲伤气息胡乱弥漫着,他慢慢将下巴搁到膝盖顶。


小嗝嗝问,“你是冰霜精灵吗?”


男孩眨了眨眼,道,“也许吧。”


“如果我能看见你,或许博克岛的居民都能看见你。”小嗝嗝露出白白的牙齿,突然大声道,“来跟我看看吗。”


男孩摇了摇头,“很早之前,我就已经把附近有人居住的村落都去过了,每家每家问,但是没有人能看见我。”


听他这样说,小嗝嗝也泄了气,“抱歉。”


但是过了会,他突然道,“可我没有见过你,如果我见过你,一定会记得你。”


男孩愣住了,看着那绿松石般的眼睛,说,“我想你是对的。”他伸手摸了摸小嗝嗝的眼尾,“如果是我,我也绝对不会忘。”


“你上次来博克岛是什么时候。”小嗝嗝说。


男孩犹豫了会道,“呃……二十年前?”


他长叹一口气。


……


西翠:“所以最后他跟你去博克岛了?”


“对。”小嗝嗝说,“而且我第一个人问的就是你。”


童年时期不经意发生的事,太过久远,西翠没有印象,但小嗝嗝显然记得非常清楚。


“你当时很生气,觉得我在戏耍你,但那个男孩就在我身边。”


杰克为小嗝嗝的手足无措而大笑,丝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的笑声足以填满整条街道,可是路过的住民谁都没有注意到他,大家匆匆走过,甚至穿透了他的身体。


于是小嗝嗝便不再提起这些,转而道,“来找我玩吧,明天我带你一起去烤肉。”


“好。”


杰克很淘气,善于玩耍,他有很多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说给小嗝嗝听,并想和他一起实现,小嗝嗝总是同意的。


他们在炎热的夏季里溜冰,湖面泛着寒气,一切都要归功于杰克的冰魔法,男孩是精灵,会飞会魔法。即使温度在高,他的手也是冰冷的,这样一双手稳稳牵着小嗝嗝的手,善于攀爬的龙骑士到了冰面摇摇晃晃,就像一只刚出生的小企鹅。


杰克大声鼓励他,“不要怕,我在呢,尽情滑就好了。”


鞋底的木板咯吱咯吱响,小嗝嗝逐渐掌握平衡,两人转着圈圈,悠来悠去,摔倒了也不怕。玩累了,他们坐在草地上看着冰面融化,小嗝嗝生火烧水,煮大杂烩给杰克吃。


一个冰霜精灵,总是喜欢这些热腾腾的东西。


“他真的很特别。”西翠说。


“是的。”小嗝嗝道,“我原先就想过飞翔,遇见他后,这个愿望就更加强烈,直到无牙仔帮我实现了。”


小嗝嗝摸摸无牙仔的脑袋,蹭了蹭它。


西翠:“杰克不是也会飞吗,他为什么不带你一起?”


冰霜精灵有自己擅长或者不擅长的地方,杰克本身不能飞翔,他借助的是风的力量。小嗝嗝曾经有请求过他带自己一起飞,杰克答应了,但风不足以承担一个人类,无论杰克怎么努力,也无法将小嗝嗝带起来分毫。


他有点苦恼地向风儿撒娇,请它帮帮自己,然而风是爱莫能助的,毕竟它只能吹起落叶。


杰克失落地道歉,小嗝嗝握住他的手,安慰道,“总有一天,我能和你一起飞翔。”


回到博克岛的铁铺,小嗝嗝穿着皮质围裙,融铁打样,细瘦的胳膊举起好几斤重的铁锤,一下一下砸着铁质,火花飞溅,他的脸颊沾了油,黑乎乎又脏兮兮的。杰克为此感到新奇,翻翻样册,又瞅瞅他,顺手抹了一把小嗝嗝脸上的油,几道指印花花留下。


“飞行装置,一号。”


小嗝嗝将零件们捆紧,硕大的翅膀展开,横铺地板,“等会陪我一起去试试,可以吗。”


“当然!”


杰克对这东西很好奇,和小嗝嗝一人拖着一边往树林走。两人来到处较高的山崖,小嗝嗝背好翅膀,在腰间系住绳子,杰克探头看了看深度,担忧道,“好像太高了,换个地方吧。”


“没关系。”小嗝嗝道,“我相信你。”


他眨了下眼,“记得接住我啊。”


飞行装置是两扇硕大的恶魔翅膀,质地轻易,易迎风,小嗝嗝从很远的山坡处一路冲下来,脚越跑越快,渐渐离地,然后滑翔了起来,杰克惊喜地飞在他身旁,“嘿,你成功了!”


话音刚落,突然翅膀骨架断裂,整个羽翼瞬间翻了过去,把小嗝嗝裹得严严实实,他咻地掉出杰克的视野,把对方吓得手足无措。


杰克连忙施展魔法,从山崖壁生出一道冰墙,他拼命拽住小嗝嗝的手作为缓冲,试图借用风的力量让自己的朋友安全。


待成功回到崖边,两人喘着粗气,互相对视,哈哈大笑。


“真够刺激了。”


后来,杰克每天都陪小嗝嗝试验新的飞行装置,直到他们遇见无牙仔那天才结束。和无牙仔成为了好朋友,飞翔变成了两个人一条龙的事。夜晚,吹着凉风,他们三个坐在篝火前看月影斑驳,小嗝嗝和杰克一人倚着无牙仔的一边,说起月亮的故事。


……


“我们曾经真的很亲密。”


“可是后来,他不见了。”


小嗝嗝握紧拳头,“我找了很多村落,找了很多冰原,我以为他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可是无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辞而别。”


西翠握住小嗝嗝的手,试图安慰他,龙骑士笑了笑,继续道,“如果能再次相遇,我一定会把他绑回博克岛。”


“然后告诉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


永远失去杰克的那天,小嗝嗝印象很深,过了十二点就是二十岁了,在成年夜的前刻。杰克把小嗝嗝从睡梦中唤醒,他迎着皎洁的月光敲敲玻璃,一头短发在光芒下白的发亮,小嗝嗝揉揉眼睛,问,“怎么了,杰克。”


“给你个惊喜,伙计。”杰克推开窗户,蹦进他的屋里。


“快来,小朋友,你马上就成年了。”


“我给你准备了大礼。”


他们乘着轻柔的风往山谷走,细草如浪翻涌,杰克光着脚,踏着湿润的泥土,他以前是爱飞的,小嗝嗝也爱飞,在为数不多用双腿行走的时候,他们默契地放慢了脚步。


伴着咕咕虫鸣,杰克带小嗝嗝来到他们常玩的湖边,说,“闭上眼睛。”


小嗝嗝闭眼,他感到有寒气飘逸。


杰克挥舞魔杖,冻结湖面,将每棵树点缀上冰纹,那些美丽的花纹蔓延着,闪闪发光。


“好了,睁眼吧。”


杰克站在湖中央,敲击了冰面,那些冰哗啦啦碎裂,逐渐形成冰花,他轻盈地跳跃着,踩在那些根本不可能停留的碎冰上。他从湖中心而来,笑着张开双臂,小嗝嗝伸手抱住他,“你果然是精灵啊。”


“怎么样,惊喜吗。”杰克道。


“惊喜。”小嗝嗝笑。


山谷外的村庄,钟声敲响,当当当当敲击了十二下,两人坐在湖边说笑着,忽然杰克消失在眼前,小嗝嗝懵了瞬间,下意识抓握空气,他想这也许是杰克的小惊喜。


他晃动双腿,水面的月影被波澜搅碎,小嗝嗝抱着期待,耐心地等待,周围逐渐静了,他听着虫鸣,听着鸟鼾,在等待中逐渐变得不安,许久,他终于站起身,试探道,“杰克?”


“杰克!”


空旷的山谷无人回应。


他开始焦急,开始嘶吼,“杰克?!你在哪儿!”


“杰克!”


“别闹了,兄弟,我知道你想给我惊喜。”


“这一点也不好玩,快出来吧。”


“杰克!”


“杰克!”


小嗝嗝慌乱地寻找着,他光着脚,踩在冰凉的草叶间,体会到了那个男孩的感受。而杰克仿佛他突然出现的那天,突然消失,抹去了往日的痕迹,冰纹们也悄无声息的消失,小嗝嗝甚至开始怀疑这是一场梦。


可他清楚地记得往昔和杰克相处的每一秒,即使只有自己能看见他,但两人相处的时光是真正存在过的。小嗝嗝跑回村子,叫醒无牙仔在上空一遍遍盘旋寻找,一遍遍呼喊杰克的名字。


可是他再也没有听到那含着笑意的回应。


史图依克,西翠,村民们都不知道小嗝嗝怎么了,为什么如此伤心,他在本该喜悦的二十岁这天,哭的像个孩子,怎么也无法停下。


……


说到这里,小嗝嗝哽咽了一声,西翠安慰道,“你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小嗝嗝抬起头,看着旁边从未变过的岩石,说,“如果可以,我真想再跟他一起看一次冰原。”


这时,有人回应道,“我也是。”


杰克坐在小嗝嗝身边,笑着,看着他,正对他的视线,但小嗝嗝正透过他,看着他们初次相遇的位置。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们同时轻声说道。


END







Zzzz

⚠️唐克O(∩_∩)O

少主:   神经。

作者:   自己老婆折腾,不要怪我。

少主:别拿自己衡量别人!

—-////——————////——-

Cycle— Drama


Tim带着个吸血鬼的獠牙站在签到处。他上排牙齿本就有些前凸,窄窄的小脸盘儿更容不下这个东西。白牙往外龇着,加上他微鼓的圆眼睛,与其说是吸血鬼,倒更像一只水獭。

 

迎面大步走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她身板儿笔直,步伐稳健毫不拖泥带水,腰跨晃动的幅度很小,也因此少了些女人的妩媚,却更显沉稳洒脱,看得出是个内心强大的人。对这个人,Tim 并没有什么印象。随着对方由远及近,他一边品着她那独特的韵味...

少主:   神经。

作者:   自己老婆折腾,不要怪我。

少主:别拿自己衡量别人!

—-////——————////——-

Cycle— Drama


Tim带着个吸血鬼的獠牙站在签到处。他上排牙齿本就有些前凸,窄窄的小脸盘儿更容不下这个东西。白牙往外龇着,加上他微鼓的圆眼睛,与其说是吸血鬼,倒更像一只水獭。

 

迎面大步走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她身板儿笔直,步伐稳健毫不拖泥带水,腰跨晃动的幅度很小,也因此少了些女人的妩媚,却更显沉稳洒脱,看得出是个内心强大的人。对这个人,Tim 并没有什么印象。随着对方由远及近,他一边品着她那独特的韵味,心里一边推测。今天来的公司同事自己基本都认识,她独自一人,应该不是老板特意邀请的。该不会是谁家的那一位吧。谁能拥有这样气质高雅的女人呢,Tim脑中一一盘点起来。会是作风狠戾,一有机会就想把竞争对手咬死的Stuart吗;还是沉默寡言的Ted,那种人存在感极弱,心里却早就算计出千百步棋去;或者是人事那个老狐狸……想着想着,好像真的就委屈了这么个卓而不群的女人。Tim脸上露出些不甘的表情,嘴里小声地咕哝,“切。”

 

他眼神向下耷拉着,也没留意,就被擦得锃亮的黑色半高跟切尔西靴一步踩进视线。他赶紧收了那些胡思乱想抬起头,“小姐,今天这里包场”,就见那人唇线紧绷,挑起修细了的锐利的眉峰,蓝绿色的虹膜居高临下直直盯着他。多亏那口假牙撑着,Tim的下巴才没有掉到地上。“呃,老板?”

 

“没想到,还挺适合你的。” Judy今天的猫女形象也打造得格外用心,一身黑亮的皮革像涂在身上一样连个针脚都看不见,魅惑的线条沿着身体的起伏流淌。被她上下打量个遍,唐毅也回敬地看了回去。她脸上妆容冶艳,指甲反倒剪得短而圆滑,很是干净。“这么含蓄,可怎么抓猎物呢?”他说着,抬手张开五指,冲着吧台的方向抓了一把空气。

 

"Judy姐,唐总。"Jessica端了两杯红酒过来,断了Judy想要怼回去的机会。她将其中一杯交到她手上,女人捋着她拿在杯托的手指上去,捏在中间纤细的杯柄,接了过去。

 

唐毅突然有些同情这个小兔子,冲她笑了笑,“你今天很可爱。” “谢谢。”Jessica飞快地回看了唐毅一眼,理了一下挽在耳后的长发,掩饰着自取其辱的懊恼。自打前两天从Judy那里打探到唐毅这次要扮电影蜘蛛侠里的角色,她就去接长了头发,重新染了颜色,选了这件与那个经典雨夜吻戏中同款的粉色低胸短上衣。和很多女孩儿一样,她也不喜欢电影中那个红蓝相间,浑身黑色蛛网的紧身战服。但一想到一个成熟男人内心还葆有着超级英雄的幻想,她就觉得是那么的可贵又可爱。大概是那电影给人的第一印象太深刻,蜘蛛侠的Mary jane,似乎就应该是演员诠释的那个形象。自己打扮成这样,还或许没有人明白,但她相信只要他穿着那套衣服出现,人们马上能想起那个银幕上有名的场景,也就无异于自己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地宣誓给他听。

 

他出现了,就一转身的功夫,然而事情却与自己的想象背道而驰。更糟的是,自己在盲目的憧憬中,没有任何后备计划。Jessica看着唐毅向人群中走去,一边寒暄,愤懑的情绪怎么也发泄不到这样的他身上。他的墨绿色天鹅绒中性风套装内衬黑色开司米高领打底,古典优雅。短外套后侧下摆及腰,是女装的设计,前襟略长,侧面线条刀削般简约流畅。九分长的宽松西裤裤脚微收,垂顺又利落,手插在口袋时又添了些知性内涵。他红发碧眼,颧骨略高,虽不是一模一样,却极神似一个Mary jane换了身儿行头走了出来。

 

“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他是这个打算。”Judy馨香的气息笼罩上Jessica的后背,温暖的手掌摩挲着她的肩头上臂,才终于让她那好像一丝不挂的尴尬有了个安放之处。

 

“唐总真漂亮。”唐毅照例站在舞池边的台阶上做着年终总结;Mike照常混在人群中,脑袋走着神儿。Tim站在他身旁,默默掏出纸巾,憋着笑在他下巴上抹了一下,“小心口水流到地板上。”Mike反应过来,一把抓过干燥的纸巾塞进口袋,撇了撇嘴,喉咙往下使劲儿咽了一口。

 

唐毅这边心里忐忑,也没了长篇大论的那份耐心,就提纲挈领地结束了,语速都比平时快了几分。“大家辛苦了,接下来还请多多关照。”他扫视一番众人的反应,觉得自己这么绷着个脸也不很合时宜。工作已告一段落,好歹也算是个欢乐的日子,还是应该热闹起来。他顺手从冰桶里拎了瓶香槟拧开铁丝扣,提起士气说了些鼓劲儿的话,瓶子横过来,拇指压着软木塞,剧烈地摇晃了几下,隔着玻璃看见里面细密的泡沫越堆越多,顶得塞子将将卡在瓶口。他单手稳稳托着,拿起酒杯,杯托贴着瓶颈来回蹭了两下,平静地带了句“万圣节快乐”,就轻挑地往上一划,最后一根稻草的力量把木塞拨开个缝儿,突然放出的压力破开那个气口再也收不住,整个瓶颈啪!地炸开,酒液伴着香气喷涌出碎成锯齿状的茬口。唐毅举起手里剩的多半个瓶子,泡沫没过了他的手,洋洋洒洒流了一片,掀起了台下一阵欢呼尖叫。钢化玻璃的天花板反射出一团团的光亮,照回灯火通明的宴会厅,舞曲的前奏越来越响,小提琴弦颤动起来,陆续有人走下舞池。

 

钢琴的主旋律有力地闯进来,唐毅站在原地,神经跟着上紧了弦。可能是人多的缘故,氧气都消耗掉了,憋得他呼吸深长,身上也开始燥得难受。

 

他突然觉得一股冷冽清新的风从头顶蹿进闷热的屋内,吹得水晶吊灯叮叮咚咚。

 

来的真是时候。

 

靠得近的一小圈儿人开始向上看,周围的人也受了影响,一个学一个地停下动作。乐队拿出专业精神,弹了几个音节慢踩刹车,气氛安静下来。

 

唐毅抬起头,自己正上方透明的天花板掀起一块,男人几乎悄无声息地匀速俯降下来。双腿并拢的姿势应该很难保持平衡,看他双臂背在身后又似闲庭信步;自己这么近的距离才能听见他后腰上极细的威亚嘶嘶地滑动。他一袭正红紧身衣裹着肌肉的轮廓,上面放射状的黑色网格纹刺激着唐毅的眼球,视神经自动将那红色衬底看穿,在大脑中还原成八九厘米见方的网眼儿一个挨一个,互相拉扯着煞进皮肉,勒在他臀瓣、大腿、胯间、腰腹、胸缝。。。真是的,怎么这衣服胸前和两肩各多了块梯形合金护具,硬生生挡住了自己的臆想。唐毅不爽,外人看来却比原版的蜘蛛图样多了些硬气铠甲的感觉,扣在矫健的倒三角型的身体上。

 

直到他面对面精准地停在自己面前,隔着面罩都能看见他标志性的玩味的笑,唐毅才惊觉自己就这样全程一副呆愣的样子。他模仿电影中的镜头,伸出手,摸到男人的喉结,感到他顺从地仰头抻直那里的弧度,果然在下额处找到了面罩的开口。唐毅一鼓作气整个扒了下来,男人睁大眼睛大口呼吸了下,甩了甩头。他脸上沾着些汗水,红色短发被他那一下胡撸得散乱下来。熟悉的标致的唇型,又因为这个方向而有些新鲜,唐毅饶有兴致地上上下下观察着这个角度下他含笑的眉眼。

 

可能是注意力太集中,他看上去还是严肃的也没个笑容。JACK看他这反应,不确定自己这一手收效如何。他直觉唐毅是喜欢的,便决定逗一下这个显得傻乎乎的家伙。他微启双唇,“呵,Trick or treat。” 唐毅一下子笑开了,他双手插进口袋,垂眸点了点头,再抬眼,又找回那种成竹在胸的神色质问道:“我的super hero,你去哪儿了,啊?”

 

他执着坚定的眼神,自己一直可望不可及。JACK学着迎上去,但愿这次更像了些。“睡了一觉。” 唐毅抿唇轻笑,笑声从鼻腔里吹了出来,“那怎么又醒了?” “摔了一跤。”

 

呵,这么简单,简单得荒唐,荒唐得像个梦。自己吓得不轻,醒来发现真是破绽百出。

 

唐毅刚才顺着他问,这会儿又不明所以地眨眨眼。JACK自觉也不值一提,索性拿出行动,果断地伸出双手,四指扣住唐毅后颈,掌根顶着他的下颚固定住,吻上去,含他的唇瓣,尝着他配着发色的橘红唇彩,压进口中,下排牙齿咯咯地相撞,感觉他闷在唇间笑。JACK立马张开嘴纠正了错误,舌面伸进去摩着他的,溜下去顺畅地舔他舌下粘膜软滑的隆起,拨弄得他唾液一股一股的漾出来。“嗯。。”唐毅急急吞咽着,周围口哨声此起彼伏,已经有人开始起哄,警醒着自己万不可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他的鼻息熏在自己下巴和脖颈,唐毅舌头一卷制住了他的戏弄,压着他的舌连着下唇一起舔吮起来。他就着JACK托着自己后颈的姿势,一手握在他抻平的三头肌上,一手往上伸到他下背部,果然摸到那钢丝的机关,一拧,威亚带着JACK的身体平滑地上升,唐毅手上被拉起来,慢慢吃上了劲儿,双手一起握住他手臂,感觉JACK在他后颈配合地托着,自己双脚慢慢踮起来离了地面。他绷紧身体好让重心顺着方向成一直线,就这样覆在他唇上被吊了起来,越升越高。

 

手心紧张得微微出汗,JACK还按着自己后脑一下下的吮,唇上温软湿热,可不能松了劲儿。唐毅喘了一声错开,贴在他唇角。他方才突发奇想,实在也没这么玩儿过。现在腾在半空没个退路,眼睛向下一撇,见所有人仰望的脸越来越小,心里有些没底。JACK的唇追过来,安慰地蹭着他的,手上承托的力道加大,上臂肌肉收得更紧,在唐毅掌下鼓动,却没有叫停的意思,头顶上星空渐渐到了触手可及的距离。

 

“JACK哥拍电影吗,就这样劫走了?”

“我看今晚是不会回来了。他这是终于把老板哄好了吧。唉,抱得美人归,JACK哥好福气啊。” Tim怀疑自己是不是单身久了,随便叹个气就有种望洋兴叹的哀怨。

“你是说。。。难道。。呃,你说什么?”Mike火柴盒大小的脑仁儿这会儿倒灵光起来,小眼睛贼贼地看着他下套儿,心想有本事你就说出个所以然。

“啊,没什么啊,” Tim顺着气氛感慨,没别的什么心思,却不想这家伙竟听出了这些意思。他眼珠子一转,玩儿心又起,“你觉得我应该说什么?”

球被踢了回来,Mike不甘心就等着被砸个跟头,一下子没沉住气,“平时没人说是因为我们长眼睛。别告诉我你没见过JACK哥脖子上的印儿。兄弟好心点你一句,怕你哪天在老板面前说错话。”

“这算什么证据。”Tim以前混过几天辩论队,很多事不琢磨便罢,这仔细想来,还真是站不住脚。

“哼,信不信我去老板那里挖出个确凿的证据来。这次赌什么,说吧。”男人的好胜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莫名其妙地被挑动,又无聊透顶地要争个高下。

“呵,不论结果,只要你敢去问,我就认输。”

“放心,老板是开得起玩笑的人。共事这么久了你还看不出来。”

“那,你就不怕JACK哥?”Tim怕他真去惹事,自己也不想显得那么幼稚。

“得,算我没说,他一笑我就背脊发凉。”

 

“行了,戏演完了。不想跳舞的可以回去了。” 众人议论纷纷。没个人说话,恐怕今晚就要没头没尾地收场了。Judy摇摇头,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给唐毅这个不叫人省心的家伙善后。她比了个手势,音乐又一次响起。一支悠扬和缓的曲子,很容易上手,对男女步的界限也不很分明。Judy 冲着刚回过神的Jessica伸出手,“跳一支吗?”

 

JACK双脚触到屋顶上被他豁开的洞口的边缘。他前脚掌踩住,屈膝,借着腰上持续往后拽的力量让身体斜出个空间,迅速脱出一条手臂揽住唐毅的后背一收,再转身,就一把将他顺到自己身下。JACK背过手去停了自己腰上那装置,压在他身上,微微喘着气。唐毅的分量不是自己带过最重的,怎么还是觉得用了全力。看来这个姿势不是很好掌控,是自己大意了。JACK忽然也有些后怕。

 

唐毅冷不丁儿吸了口气,就被梆!地一下撂在屋顶上,背上是冷硬的触感,胸膛上是他滚烫的心跳。原来不止自己一个人紧张。平局吗。唐毅捡回了面子,心情大悦。他摊平手掌抹了一下JACK粘在额前的刘海,一手覆上他腰侧,总算在那几个网眼儿的空档上隔着滑顺的尼龙面儿掐了一把,“你这个Drama queen。”

 

JACK笑笑,也不否认。他伸长脖子,看了一眼舞池中随着节奏飘摇的人影。这个高度看下去,两个人好像重合到了一块儿。“办公室恋情会带来很多麻烦。到时候万一你收到两份辞呈,怎么办?”

 

唐毅纳闷儿他怎么又关心起别人,“那我当然是成人之美啊。” 这么说的话。。。他忽然想到自己这个老板,眼睫一瞬。“话说回来,我们呢?”

JACK略撑起身体拉开些距离,后背上顶着呼呼的风声,理所当然地道,“你担心啊,那我也可以辞职啊。”

“行,随你高兴。”唐毅一副无所谓的口气回答。他发现这里有些微的坡度,自己身体开始慢慢往下滑,掐在JACK腰上的手便从后面环上他,目光又凝结在他脸上,“但只有我老婆这个职位,我是不会放人的。”

 

“你觉得你现在适合说这话?”趁唐毅一时间没有反驳,JACK眼睛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儿,话锋一转,声音沉了下来,“你穿女装真好看。” 他一手贴上温软的布料,抚着唐毅肋侧往下,在上衣侧面隐蔽的口袋处摸到了自己那把小型手枪的形状。

 

“是吗,刚好我还准备了一套皮裙配马鞭的,你要不要看啊?”

 

瞧瞧那邪笑的弧度,肯定又在盘算着怎么折腾自己。可自己从不怕的不是吗?JACK抛开那假惺惺的矜持,勇敢地直视这个毫不犹豫勇往直前的男人,星辰灌进唐毅的眼中镀了层戏虐的精光。

 

背着光,隐约看见JACK咬上后槽牙,又弯起唇角,唐毅暗道不妙。刚开始后悔,就被他一个字一个字震得鼓膜发颤,“嗯,我要。”

剑起沧岚【赶稿中】

【关于新出的spn主角团串串挂件详情】
款式如图↓
1】9x14cm的透明亚克力双面挂件
2】售价暂定25-30r/个
3】30+个成团就开做,感兴趣的可以+群,群加不上加我3316310584(剑起沧岚)
4】11.5晚上12点截止,人够了就做,人多价格就会便宜

进群记得投个票,按票数算人头(๑•̀ㅂ•́)و✧
超大挂件你值得拥有,走出街你就是最大的♂

另外11月初恢复四格更新

【关于新出的spn主角团串串挂件详情】
款式如图↓
1】9x14cm的透明亚克力双面挂件
2】售价暂定25-30r/个
3】30+个成团就开做,感兴趣的可以+群,群加不上加我3316310584(剑起沧岚)
4】11.5晚上12点截止,人够了就做,人多价格就会便宜

进群记得投个票,按票数算人头(๑•̀ㅂ•́)و✧
超大挂件你值得拥有,走出街你就是最大的♂

另外11月初恢复四格更新

Arthit

圈套 立克CP(2) 你还我的初吻

赵立安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随手将一个夹在两膝间的抱枕拿了出来抱在怀里,翻了个身,恰好面向今早自己被壁咚强吻的方向。


赵立安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女朋友?”


“没有~我们警察是人民保姆,哪来那么多时间谈恋爱。”


“Chu Nan?”


“对啊~”


“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告诉你,我连初吻都还在呢,厉害吧?”


“厉害,你最厉害~”


“欸,要不要加个Line,以后我给你介绍女朋友啊?”


“好啊好啊,你说真的不许骗我!”


“我发誓!”


这时想起这件事的赵立安此刻的表情:……(눈_눈)


还说会介绍女朋友给自己,今早...

赵立安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随手将一个夹在两膝间的抱枕拿了出来抱在怀里,翻了个身,恰好面向今早自己被壁咚强吻的方向。


赵立安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女朋友?”


“没有~我们警察是人民保姆,哪来那么多时间谈恋爱。”


“Chu Nan?”


“对啊~”


“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告诉你,我连初吻都还在呢,厉害吧?”


“厉害,你最厉害~”


“欸,要不要加个Line,以后我给你介绍女朋友啊?”


“好啊好啊,你说真的不许骗我!”


“我发誓!”


这时想起这件事的赵立安此刻的表情:……(눈_눈)


还说会介绍女朋友给自己,今早就……!!!Jack这个大坏蛋!


好嘛,暂且别说女朋友,这下连初吻也没了……


想到这里,赵立安猛地从床上腾的一下窜了起来,把抱枕往旁边一扔,抓起床头的手机快速地给某人发了Line,然后用被子把头蒙住不停地捶床。


那边,Jack刚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裹着浴巾在床边坐下,拿起亮着屏幕的手机滑动了几下,就看见某人给他发了一连串的消息——


Jack你这个大坏蛋!


说好的介绍女朋友呢?!


你把我的初吻还给我!!!(눈_눈)


看到消息的Jack已经笑倒在床上,什么啊,他家小个子的反射弧这么长的吗,早上的事竟然到了晚上才反应过来?


等笑够了,Jack才重新拿起手机——


欸小个子,你也太可爱了吧?


赵子:哼,我正在讲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好吗?


Jack:好好好,我知道了,但是如果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亲你。


赵子:坏蛋啊啊啊!


Jack:是是是,你说得对,我就是坏蛋。


赵子:……


Jack:那……有机会我可以再亲一次吗?


那头黑暗中的赵立安看见这句话,小脸爆红。


赵子:笨蛋!当然不行啦!!!小心我揍你哦!(ง •̀_•́)ง


Jack:知道了,不早了,还是早点睡吧,晚安~


J‍ack放下手机勾起嘴角,真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傻子呢?‍




潘達
突然醒了睡不著,有感而發一下...

突然醒了睡不著,有感而發一下


在老福特看文,發東西,由星戀至今,很久了!星戀因爲一些原因,出坑了,但我仍然喜歡這個日劇。


而對於圈套,實在割捨不了,真的能用「沒理由的愛著」


在老福特看文,我最初真的是选擇看了不留痕跡的白漂....但越來越發覺,當看到喜歡的文章,不留言,是對作者不尊重!認認真真的寫下感想!作者大大才更有動力寫好下一篇!


圖源見水印

突然醒了睡不著,有感而發一下


在老福特看文,發東西,由星戀至今,很久了!星戀因爲一些原因,出坑了,但我仍然喜歡這個日劇。


而對於圈套,實在割捨不了,真的能用「沒理由的愛著」


在老福特看文,我最初真的是选擇看了不留痕跡的白漂....但越來越發覺,當看到喜歡的文章,不留言,是對作者不尊重!認認真真的寫下感想!作者大大才更有動力寫好下一篇!




圖源見水印

Arthit

圈套 立克CP(1) 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逃什么啊,小个子?”Jack慢悠悠的下了楼,带笑的低音传到某人耳里,让他撕开泡面袋的手一软,泡面直接从手里掉到桌上。


Jack手扶着墙,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干嘛吓成这样,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不是饿了吗,我煮泡面给你吃。”


“好啊,你煮给我吃。”Jack半倚在墙上,嘴上这么说,视线却一直在某人脸上扫视。


赵立安又拿起了泡面继续撕,可能是因为太过在意他的视线,手指又酥软了,撕了几次都没撕成功。


“怎么回事……”赵立安不由得嘀咕了一句。


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过那包泡面轻轻一撕,撕开了才递给他。


“谢谢。”赵立安尴尬地道了句谢。


Jack站在他对面...

“你逃什么啊,小个子?”Jack慢悠悠的下了楼,带笑的低音传到某人耳里,让他撕开泡面袋的手一软,泡面直接从手里掉到桌上。


Jack手扶着墙,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干嘛吓成这样,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不是饿了吗,我煮泡面给你吃。”


“好啊,你煮给我吃。”Jack半倚在墙上,嘴上这么说,视线却一直在某人脸上扫视。


赵立安又拿起了泡面继续撕,可能是因为太过在意他的视线,手指又酥软了,撕了几次都没撕成功。


“怎么回事……”赵立安不由得嘀咕了一句。


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过那包泡面轻轻一撕,撕开了才递给他。


“谢谢。”赵立安尴尬地道了句谢。


Jack站在他对面,看够了他家小个子手足无措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勾起,身体前倾凑了过去,吓得某人一抖,整个人都僵硬了。


“你干嘛……”


Jack只是凑到他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下次来再煮给我吃吧,今天我先走了。”


“……”赵立安呆呆地目送他走出了门,直到Jack的车消失在视线里,他才回过神来。


(晚上)


赵立安的手机收到了一条Line消息——


晚安,小个子


后面还加了一个睡觉的表情。


赵子还是赵子,即使刚刚才被某只不怀好意的狼狗占了便宜,对待他的态度却没改变。


没有多说什么,赵立安也回了个表情回去,看到消息显示已读,就能想象到Jack此刻他眼里带笑的样子。


“到底在干什么啦!”躺在床上赵立安用被子蒙住头,声音闷闷的不知是在对谁说。


zhan知涵

少爺與保鑣7

提供人:yuuuuuxing

設定

Jack:無聊到只剩下錢的富家少爺,為了找樂子,盡做些奇怪的事。

趙子:單純忠誠的小保鑣,每天都想著好好保護少爺。


-------------------


趙立安如往常一般,在固定時間獨自在運動場進行鍛鍊,比起之前在警校,體能上得到一些提升。


突然耳邊一陣風,趙子側身閃躲,還沒看清背後人是誰,對方就又出手了,趙立安回以一個肘擊,對方輕易閃過。


一來二往間,兩人過了幾招,最後趙子出拳,來人順勢化解,被人巧妙地從身後扣住,動彈不得,這場打鬥才結束。


「是你啊,老闆」趙子透過餘光,終於看清了剛才突襲自己的人,方才JACK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

提供人:yuuuuuxing

設定

Jack:無聊到只剩下錢的富家少爺,為了找樂子,盡做些奇怪的事。

趙子:單純忠誠的小保鑣,每天都想著好好保護少爺。


-------------------


趙立安如往常一般,在固定時間獨自在運動場進行鍛鍊,比起之前在警校,體能上得到一些提升。


突然耳邊一陣風,趙子側身閃躲,還沒看清背後人是誰,對方就又出手了,趙立安回以一個肘擊,對方輕易閃過。


一來二往間,兩人過了幾招,最後趙子出拳,來人順勢化解,被人巧妙地從身後扣住,動彈不得,這場打鬥才結束。


「是你啊,老闆」趙子透過餘光,終於看清了剛才突襲自己的人,方才JACK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是誰。


「進步很多」


「......您一直......在看我訓練嗎?」趙立安被解除箝制後,愣在原地。


「整座宅邸都在我的掌握中」JACK笑得一臉無害,今天也是想著許久沒活動筋骨了,下來會會趙立安。


「您根本不需要保鑣的」趙子笑得一臉苦澀,他自覺能力跟不上現在的位子,所以一直勤加鍛鍊,卻不想實力跟JACK差距這麼大。


「或許是吧,但我需要你」JACK捏了捏趙子的臉。


趙立安早就想問了,從在醫院JACK資助自己開始,二話不說就承擔那樣一筆天文數字,專門在身邊安了自己的位子,說是萍水相逢,他倒......有點不太相信了。


自己確實不認識JACK,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


在他終於按耐不住內心的疑問時,蘇蘇從不遠處叼著一個東西,跑了過來。


「蘇蘇?你沒跟管家到別館待著嗎?」


蘇蘇嘴裡叼著東西沒回答,JACK接過後,仔細一看,發現是包被密封好的火藥,他頓覺不妙,不遠處的草皮忽然被炸出個坑。


這個運動場被人偷偷埋下了自製火藥!


「蘇蘇,你認得味道?」JACK晃了晃手中的火藥,而此刻,另一頭的草皮也被炸了,爆炸的地點距離幾個人越來越近。


蘇蘇點點頭,拍拍JACK的小腿,意示他跟著自己走。


JACK回頭牽住趙立安,讓蘇蘇帶路,他們剛走一小段路,原本趙立安站的那個地方爆炸了。


蘇蘇隨即加快腳下的速度,JACK表情不似往常輕鬆,一個彎腰抱起趙子也加快了速度。

趙立安知道事態嚴重,並未反抗,任由JACK帶著自己離開運動場。


接近運動場門口,出口地方也被炸了,JACK放下趙子,幾個人沒有絲毫放下警惕,上方的天花板傳出一次又一次的爆炸聲,幾個人還在分辨爆炸的方位,怕還未逃出就被波及。


這回趙子率先注意到,被炸毀的梁柱崩塌,幾個碎石東撞西撞的,似乎正朝他們所在的位置落下。


他推開蘇蘇與JACK,水泥塊全落在了趙子自己身上。JACK被推得向後幾步,差點摔倒在地,在一抬頭,發現趙立安倒在那堆水泥塊之下,額角被砸中,出了血失去意識。


「趙立安!」


------------------------


醫院裏頭,JACK臉色陰沉的坐在病床邊,雖然說趙子傷勢沒什麼大礙,但這次襲擊傷到了他的人。


雖然說追求生活刺激,但JACK幾年下來,還是一一找出幾個對自己下黑手的勢力,按理來說,這種規模的偷襲不該再有了。


這幾次攻擊都是身邊的人下手,彷彿面對趙子的安危,JACK就笑不太出來。


「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少爺,照您的吩咐全面進行了封鎖」


一眾奴僕們全數被拘禁在主宅邸,JACK打算徹底做個清查,前來彙報的心腹都不禁有些懼怕,即便服侍少爺多年,這樣發怒的JACK他是第一次見。


為了他嗎......心腹的眼光不由自主落在趙立安身上。

「很好,你最好排查清楚,別讓我親自動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