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ake gyllenhaal

42063浏览    548参与
L爻u

当杰克吉伦哈尔成为神秘客04

jake和kilgrave在他们遇见的的第一家便利商场进行了第一批采购。商场里除了正在结账的店员维持着取钱的姿势,其他人被kilgrave“请”出了商场。所有人有序而安静的如潮水般涌出商场门口。

『看起来一次性操控百人不成问题。』

在kilgrave换过一把大过一把的工具钳,也没法铰坏Quentin脖子上圈着的AT80后,kilgrave不得不放弃了尝试,他神色不善地瞪着Quentin。

jake无辜的眨眨眼,然后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下一条黑色围巾,缠在脖子上绕了两圈,将抑制器遮了个严实。

『我该抛下他。』kilgrave盯着顾自往自己脸上戴墨镜的Quentin想,『摘不下项圈,等于Quentin...

jake和kilgrave在他们遇见的的第一家便利商场进行了第一批采购。商场里除了正在结账的店员维持着取钱的姿势,其他人被kilgrave“请”出了商场。所有人有序而安静的如潮水般涌出商场门口。

『看起来一次性操控百人不成问题。』

在kilgrave换过一把大过一把的工具钳,也没法铰坏Quentin脖子上圈着的AT80后,kilgrave不得不放弃了尝试,他神色不善地瞪着Quentin。

jake无辜的眨眨眼,然后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下一条黑色围巾,缠在脖子上绕了两圈,将抑制器遮了个严实。

『我该抛下他。』kilgrave盯着顾自往自己脸上戴墨镜的Quentin想,『摘不下项圈,等于Quentin只是个普通人,等于他对自己毫无用处,等于他反而是个麻烦,等于我不该带着他...』

jake对着镜子里头戴鸭舌帽,鼻架墨镜,捂着口罩,西装挂围巾的奇异造型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这若是还有人认得出...

kilgrave阴沉着脸,缓步踱到Quentin身边,嫌弃的摘下Quentin戴着的鸭舌帽,随手朝后一抛。

『Jessica害自己在监狱呆了一年...』

接着扯下他脸上的口罩,“你打扮成这样,”

『她得为我遭受的一切付出代价。』“不是更引人注意吗?”

kilgrave捏着围巾的一角,一圈一圈反绕回去,“别离我太远,”

『当Jessica在我面前痛苦、绝望、奔溃的时候,』

kilgrave剥掉Quentin身上所有多余的装备,继续道:“就不需要这么麻烦。”

『他可以在那见证一切...』

jake朝kilgrave露出个大大的假笑,然后伸手抢过他手里的围巾,“我不是你,kilgrave。”

Rorry从他父亲死后便接手了摩尔旅馆,私人经营,勉强称得上是家族事业。旅店一共三层,占地不大,却是这个偏远小镇上唯一的一家旅馆,平时客人便极少。

“叮-叮!”

Rorry听到铃响,一边扣上衬衫中间的一粒纽扣,一边不紧不慢的下楼。他远远地看到两个男人并肩站在柜台前。

Rorry最先看到的那人,上身套着件略有些小的白T恤,配着一条黑色围巾,在室内仍戴着他的墨镜。Rorry瞟见他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因为对方的身材,在心里暗自吹了声口哨。而和他同行的另一个男人,一身紫色西装,戴着同款墨镜。Rorry遗憾的叹口气,走到柜台前,朝两人笑道,“先生们,我能帮你们点什么?”

“我们需要一个房间。”开口的是两人中的那个紫色瘦高个。

Rorry了然地点头,飞快的在登记簿上记上一笔,“okay,kingsize bed it is.”

“What?”jake看了看kilgrave,又看了看Rorry,出声反对,“不,两个房间,分开的。”

Rorry停下笔,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两人。

kilgrave亲昵的搭上Quentin的肩膀,凑到Quentin耳畔低语,“我们得住一起,搭档!”kilgrave有意重读了“partner”这个词,确保Rorry也清楚地听到后,朝Rorry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一间房,两张单人床,谢谢。”

“麻烦出示身份证件。”

“你不需要这个,相信我,你很肯定我们是好人。”

“当然,欢迎入住。”Rorry合上登记簿,从柜台下找出钥匙递给kilgrave,“319号房!”

jake发现自己再一次回到了孤岛监狱,他穿着那身旧囚服,孤身站在牢房门口。红色警报在耳边炸响,墙壁、过道上透着暗红色,鲜血一点点从地板上渗出,狱警的尸体横陈在jake脚边,死亡、混乱遍布整个孤岛监狱。

“救...救...救我...”

jake立刻扑到那人身边,死死按住他不断出血的腹部,却只能徒劳的看着他的呼吸一点点消失...

jake第三次从这段相似的梦境里惊醒,他没法不回忆起白天发生的一切,愤怒、恐惧、歉疚卷成一团堵在他心口。在一片黑暗中,jake起身坐在了床沿。

“睡不安稳?”

jake被kilgrave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然后淡定回道,“是啊,我认床,才刚刚有点习惯孤岛监狱的单人床呢。”

kilgrave翻了个身面向jake那侧,“Quentin,你知道我可以帮你的,你只需要开口直接告诉我。”

“不!”jake毫不犹豫的拒绝,“别再那么做。”他又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睛,轻轻回道,“我自己可以处理。”

jake对kilgrave的感觉有些微妙的复杂,他清楚地知道kilgrave绝对不是一个良善的好人,但也没法把他和残酷、冷血联想到一起。毕竟这一路过来,他们除了偷车抢劫,白吃白喝白拿,kilgrave做的最过分的事就是命令一个试图插队的家伙把热咖啡往自己头上倒。

『这大概属于...需要在监狱呆上几年等级的犯罪?也...不算太糟...?』

jake无奈地为自己岌岌可危的道德准线叹气,他还无法全然信任kilgrave,但他更希望kilgrave在善恶的天平上向好人那边多走几步。因为,kilgrave确实可以说是jake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他更希望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滑向糟糕的那条路上。

第二天,kilgrave打开他从Rorry那借来的手提电脑,靠在椅背上等着连上wifi。jake显然因为昨晚没有睡好,有些精神不济地在他右手边坐着。

kilgrave盯着进度条,歪头睨了一眼jake,朝他摆摆手,“你离我远点儿,你挡着我的信号了。”

jake朝kilgrave翻个白眼,故意凑到电脑前探个头,看到桌面上立刻蹦出“连接失败”的提示窗口。jake咯咯笑了两声,挪到了窗户旁掏出口袋里的手机。

jake盯着手机屏右上角的信号格,它当然不会奇迹般的从叉号变成满格。Yep,无论他脖子上的电子项圈是什么,神盾局把jake变成了一个移动的信号屏蔽塔,让所有的网络通信将jake拒之门外。他手里这款最新的stark phone基本上除了可以用来自拍娱乐一下,只能用来砸开硬核桃了。而当初jake带出孤岛监狱的小玩意,显然需要密码才能打开。jake收起手机,重新戴上墨镜,“我去镇上走走。”

kilgrave看着Quentin消失在门后,沉吟了一会在搜索引擎里输入“Quentin Beck”。想知道Quentin Beck是谁,这一点都不难。尤其是当Quentin Beck以神秘客的身份公开在网上露过脸的时候。

乱晃的镜头,高糊的画质,kilgrave连续点开观看了几十个视频,虽然仅仅是一个侧脸,但kilgrave绝不会错认。

据网络上的说法,神秘客和夜猴侠是合力对抗元素众的新生代“超级英雄”,kilgrave立刻想到Quentin在孤岛监狱里讲的那个漏洞满出的故事。

『认真的?夜猴侠居然真的存在?这不是他顺口编得名号嘛?』

而神秘客最后一次出现是在5个多月前,主流说法是他死于和元素众的一战中,遭到了蜘蛛侠的报复,有神秘客死前流传出的录像为证;也有人极力表明,录像是人为伪造的...由于所谓的录像证据在流传出来的十几分钟后被全面从网络清扫,所以真假也已经无从分辨了。

kilgrave看着屏幕上的“鱼缸头”造型的神秘客,指腹轻轻点着桌面,“嘿,越来越有意思了...”

Gabriella

👉宿敌片场

-

点击就看“哈尔的移动撑爆”全程~

👉宿敌片场

-

点击就看“哈尔的移动撑爆”全程~

GE.
@kayyinhufflep...

 @kayyinhufflepuff 梦想照进现实!🥑我可以继续写了冲啊谢谢正主汤荷兰!

 @kayyinhufflepuff 梦想照进现实!🥑我可以继续写了冲啊谢谢正主汤荷兰!

该用户已经注销
老吉的泡泡男孩,怎么没有泡泡男...

老吉的泡泡男孩,怎么没有泡泡男孩的tag...(握拳

老吉的泡泡男孩,怎么没有泡泡男孩的tag...(握拳

数进杏仁

骗子爱情故事(五)

  网络世界的一大好处之一就是一切都变得可控且透明,他喜欢玩弄那些字符和代码,横行于无数网线与虚拟的数据棋盘上的字点看起来是那么清澈,他有时觉得那些就像故乡的溪水,你只是看着,看着,什么都不用动,任由他们流过你,流过你的感受,精神。

男孩的一切也分毫毕现地浮在他眼前——youtube收藏的歌单,上传过的视频,发的信息,访问的浏览历史,男孩的作业,照片,购买记录,喜欢的电影,爱吃的水果,订过的外卖,乘坐的公交线路......

Quentin Beck并不是不明白数据的力量,好的坏的都有,他知道这些种种勾勒出的男孩只是一个虚像,一个被数据模拟又翻译,被过分解释又未被解释清楚的像,他可...

  网络世界的一大好处之一就是一切都变得可控且透明,他喜欢玩弄那些字符和代码,横行于无数网线与虚拟的数据棋盘上的字点看起来是那么清澈,他有时觉得那些就像故乡的溪水,你只是看着,看着,什么都不用动,任由他们流过你,流过你的感受,精神。

男孩的一切也分毫毕现地浮在他眼前——youtube收藏的歌单,上传过的视频,发的信息,访问的浏览历史,男孩的作业,照片,购买记录,喜欢的电影,爱吃的水果,订过的外卖,乘坐的公交线路......

Quentin Beck并不是不明白数据的力量,好的坏的都有,他知道这些种种勾勒出的男孩只是一个虚像,一个被数据模拟又翻译,被过分解释又未被解释清楚的像,他可以选择沉溺于期间,感受潮水的涨退,也大可以全身抽出,走到男孩面前,同他说上一句话。

 

那些被臆想出的男孩殷红的唇,口腔的温度,生*殖*器的火热,下*体*肠*道*内的紧致远远比不上Quentin Beck对他们相处细节描摹地详尽,他们会睡在一张床上,盖着温暖的羽绒被,喝着热可可,看着家中的电影,和窗外纽约的第一场雪。

多么浪漫,浪漫的脉脉温情,又让人不寒而栗。

 

因为他明明知道这些不会,不能,也不该属于自己。

Quentin Beck认为自己是一个善于回顾自省的人,倒不是说他有多么谦卑,这单纯是因为他想缕清自己的来龙去脉。他对世俗意义上的“好”“成功”有所渴望,更确切的说,他爱极了那些被朝拜敬畏的时刻,正因如此,他更需要明白这渴望何来,又将如何达到。

 

所以当他第一次见到男孩的时候,在那个临时搭建的指挥中心,一切都形成了完美的闭环,他的过去和现在相恰和,理想与现实交融,没有什么比得上眼前这个男孩走到他面前,对他说:“您好Beck先生,我是Peter Parker。”

他想,我早就知道你很久了,久到他们尚未走出伊甸,久到巴别塔未被推翻——久到我尚未有罪,我们还说着同一种语言,而那句话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说给你听:“你好Peter,叫我Quentin就好。”


(完)


(大概是最近想法比较多,这一段我写地很快,我觉得骗子爱情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吧,大概10000字,是我写过的故事中比较短的一个了。这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想到的一些东西,后来更加一时兴起的随着感觉飘流。这种现象对于写作者而言并不是一个好的习惯。不过反正是簧文,我就放飞自我好了。

这个故事写到现在我也在现实中经历了一些事情,有好有坏但总体还是比较积极的。

其实后边本来想写Quentin诱*jian*了小男孩,在给小男孩编织的幻梦中。但是一想到第一Peter当时16,我不想写一些会给我带来麻烦的东西。第二是,我觉得停在这里就好了,Quentin这个人我努力去想了,努力去描述,我觉得他是会做出xing qin这种事情的人,而且他也没有什么道德上的考量,但是我始终觉得他是有很人性的一面的(尽管电影里没有什么展示),但是每个人都有心目中对“好”的定义和追求,他表现自己,毫不掩饰欲望,其实也是很值得怜爱的一个角色。

如果有机会我会写个簧色番外,祝大家生活愉快,看文愉快。)

糖分補給

我理想中的quentin兵人


真希望delux 會出頭


P2 原圖

我理想中的quentin兵人


真希望delux 會出頭


P2 原圖

斑枝

吃石榴引发的战争!如果小王子小时候的坏习惯长大了都没改掉ww

吃石榴引发的战争!如果小王子小时候的坏习惯长大了都没改掉ww

L爻u

当杰克吉伦哈尔成为神秘客03

自从那天kilgrave提出要“合作”离开孤岛监狱之后,又安静地度过了十几天。期间,他既没有向jake展示监狱地图,也没有提起任何越狱计划,但jake没法不去想这件事。

jake当然不愿意在监狱度过后半生,而当你没法合法的离开时,越狱也成了唯一的选择。但这并不容易,要从这样一座高度封闭的监狱里离开,存在着极大的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尤其,当你处在一个超脱现实的科幻背景下。

而作为Quentin Beck,jake身上可没有背着需要查探洗刷的冤屈。这意味着,如果他的运气足够好的话,他在孤岛监狱外的生涯将面临神盾局的全面通缉。在这个世界,一切对jake而言,都陌生的如同虚幻。他没有彼此熟识、可以全...

自从那天kilgrave提出要“合作”离开孤岛监狱之后,又安静地度过了十几天。期间,他既没有向jake展示监狱地图,也没有提起任何越狱计划,但jake没法不去想这件事。

jake当然不愿意在监狱度过后半生,而当你没法合法的离开时,越狱也成了唯一的选择。但这并不容易,要从这样一座高度封闭的监狱里离开,存在着极大的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尤其,当你处在一个超脱现实的科幻背景下。

而作为Quentin Beck,jake身上可没有背着需要查探洗刷的冤屈。这意味着,如果他的运气足够好的话,他在孤岛监狱外的生涯将面临神盾局的全面通缉。在这个世界,一切对jake而言,都陌生的如同虚幻。他没有彼此熟识、可以全然信任的朋友能帮助他。jake的脑中蓦地闪过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衣的影子。他摇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去,『嘿,那是蜘蛛侠,可不是某个说愿意帮你藏尸的小呆瓜』。除此之外,最为困难的是,jake要找到回现实世界的办法,这几乎是一条毫无头绪的无解之谜……

jake露出苦笑,下意识抓向颈部的电子项圈,然后翻了个白眼。『哦,是了,我甚至都没法取下这个定位器。神盾局大概几分钟之内就能找到我的位置了!』

“真希望我也能有个什么超能力,四倍力量或者飞行什么的,能隐形也好啊,如果可以不被抓住,裸奔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jake轻声嘀咕着然后被自己想象的画面逗笑出声。

隔壁单间的kilgrave:“……”嗯?嗯?嗯?

一切发生在某个星期五,至少jake记得是星期五,好事和坏事总会发生在同一天,不是吗?jake听到第一声爆炸声时,立刻停下了他的“健身”日常。

“一级警报!一级警报!”整个监狱响成一片,很快,又传来连续的轰鸣声……

“WHAT THE F**K?!”jake目瞪口呆,变故来的太快而毫无预兆。

jake握拳用力锤向那面墙,“kilgrave?!kilgrave?!”

隔壁没有回应......

“滴滴滴滴滴滴”,门禁解锁,jake停下动作,侧头紧盯向突然消失的光幕。

有两人一前一后从jake墙那侧踱步站到了jake牢房门口。

当先那人身上仍旧穿着和jake同款“时装”,他看向跟在身后的另一人,微微点头致意,“我得感谢你的帮忙,长官。”

“kilgrave?”jake看着眼前“氛围融洽”“相亲相爱”的他的前狱友和前狱警Eugene,忍不住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这是你的计划?”

kilgrave朝jake伸出右手,微微侧头勾出一抹笑,“跟我走,搭档...”

jake皱起眉,无视了kilgrave的右手,踏出了他的单间。他们所在的是B区,两头大门都已经重石封禁,jake目之所及的所有力场屏障都已经关闭,换言之,B区所有囚犯都自由地奔进了这场“大狂欢”,他怀疑其他区域的状况不会比这更好。jake瞟向那名狱警,他对眼前的状况无动于衷,神色平静麻木,这大概就是kilgrave所说的“言语魅力”了。

『这可完全不在我的想象里…』

随着“轰隆”的一声,东侧大门被炸出一个巨大的熔洞,碎石滚了一地,巨大的气浪差点掀倒jake,然后从那粉尘烟幕里钻出了一群奇形怪状的家伙。

『如果能隔着电影巨幕看这些,那感觉可好多了!』

那群炸出一条道的奇怪家伙慢慢走过甬道,其他人默契的聚拢到一起,jake看了一眼kilgrave,kilgrave手挥了挥,示意Eugene,“跟上我们,长官。”

负责开路的爆破手是个稍矮些的瘦小子,扫射向他们的子弹打在2米多高的大块头身上,发出噼里哐啷的金属撞击混响,他用一根手指就可以简单扭断一个人的脖子;或者悬停在被挡了半张脸的男人面前然后反弹回去射倒了一片。jake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恶心感逼得他几乎立刻想要呕吐,呼吸都变成一件困难不已的事,这是一场单方面的狂杀派对......

kilgrave放缓了脚步,落到Quentin身侧,一把揽住他的肩,侧头在他耳畔低语,“冷静,dear,一切都会好的。”

这句话轻飘飘的落入jake耳中,却令他立刻诡异的平静下来。他依旧痛恨眼前看到的一切,但猛然间他所有的激烈情绪都好像被剥离了出去,『这不对...有什么出错了...』

kilgrave拉住Quentin,转头问道,“长官,你不介意告诉我们武器装备都收藏在哪儿吧?”

一部分人跟着kilgrave深入地下七层,利用Eugene的认证权限,他们轻易进入了S-7区。其他人兴奋的取回各自的武器,kilgrave略显嫌恶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把我的西装给我。”

Eugene领着kilgrave和Quentin穿过几条过道走到第三个储物架旁,kilgrave走上前,快速脱掉那身囚服,换上他的暗紫色衬衫,然后扣上西装纽扣。

jake从隔壁的储物柜里找出另一套黑西装,这套西装底下放着一个手掌般大小的平板,他抽出这个小玩意,拿在手里来回翻了翻,显示屏上漆黑一片。他鬼使神差的将它顺手丢进了西装口袋里。

kilgrave上下扫视着换好装的Quentin,慢慢道,“我不能说我没发现你身上富有的魅力。”kilgrave伸手摸向jake的脖颈,他用两指勾住项圈的边缘近身仔细看了看,jake不太自在地微微侧首。

“我们先得把这个摘下来才行。”

kilgrave面向狱警,拍拍Eugene的肩,笑道,“看你的啦,长官。”

Eugene动了动,然后开口,“抱歉,先生,我没有权限。”

kilgrave声音沉了沉,“告诉我怎么解锁,谁有权限。”

“这种抑制器是神盾局科研部特制的,需要检测到授权人的生物特征和声纹指令才能解锁。至于授权人是谁,这恐怕是属于超出我目前权限等级的机密了。”

“well well,多令人失望啊...”kilgrave惋惜地叹气,拍拍Eugene的肩,“我其实还挺喜欢你的...”

“我们可能还需要他。”jake抢先打断了kilgrave剩下的话,他指着脖子上的电子项圈向Eugene问道,“如果取不下来,有任何办法可以关闭至少屏蔽定位信号吗?”

Eugene对jake的问话没有任何回应,kilgrave低笑一声,开口道,“回答他的问题。”

『只对kilgrave的指令产生回应...必须通过言语控制?还是可以仅凭意念操纵?』

“AT80没有内置任何定位系统,它最初的设计就是为了屏蔽任何光电信号。”

『什么??』jake立刻道,“好极了!”

jake转向kilgrave,“我们得走了,神盾局的增援随时可能会到,甚至是复仇者。我想你也听到了,抑制器暂时取不下来,现在我可不想和复仇者们正面对战。”

kilgrave哼了一声,“复仇者联盟......呵”

jake看着kilgrave,“你现在就在孤岛监狱,神盾局一定有你的个人档案,你的能力绝不是毫无弱点的,那些小手段,记得吗?搭档?”

jake快速瞟了一眼Eugene腰间插着的手枪,然后盯着kilgrave道,“给我你的枪。”

kilgrave伸手做了了“请”的动作,然后说道,“把你的枪给他,长官。”

『必须通过言语操纵的可能性73%』

“你一次可以控制多少人?”

“你等会儿可以自己找答案...”

jake他们返回上层的时候,上层已经被清理出一条通道,这让他们的越狱行动异常顺利。当他们看到孤岛监狱最外围的墙壁时,jake一拳将跟着的Eugene直接击昏。kilgrave挑眉看着失去意识的Eugene,“你知道吗?Quentin,我更喜欢这样的你。”他将手里的车钥匙扔给jake,“走吧,搭档,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jake:“……”

当jake开着军用吉普狂飙极速60秒时,kilgrave倚在副驾用一把折叠小刀对着后视镜修理脸上的胡茬。

jake:“我们要去哪?”

kilgrave:“去看一个老朋友。”

GE.

冲动结婚的恶果

CP:Tom Holland/Jake Gyllenhaal

❗随笔口嗨,非常短,源于两个人最近的采访,前情两人闪婚未领证❗


Tom拍Chaos Walking第二部时,意外地在片场附近看到了也在拍戏的Jake,那天下了很大的雨,空气里泥土味混着汽车尾气,他见到Jake时一脚踩进一个泥坑里。Jake不是第一次见到男孩狼狈的样子,他甚至习以为常,Tom总有别人想不到的方法去把事情搞砸,但又一直惹人原谅。Jake看到Tom穿着一件发黄的白T恤,小臂上还缠着绷带,但无名指上却并没有戒指。


Tom演的是青少年反乌托邦故事的男主角,正在保卫家园的漫漫征途上,心爱的女孩生死未卜。Jake演的...

CP:Tom Holland/Jake Gyllenhaal

❗随笔口嗨,非常短,源于两个人最近的采访,前情两人闪婚未领证❗



Tom拍Chaos Walking第二部时,意外地在片场附近看到了也在拍戏的Jake,那天下了很大的雨,空气里泥土味混着汽车尾气,他见到Jake时一脚踩进一个泥坑里。Jake不是第一次见到男孩狼狈的样子,他甚至习以为常,Tom总有别人想不到的方法去把事情搞砸,但又一直惹人原谅。Jake看到Tom穿着一件发黄的白T恤,小臂上还缠着绷带,但无名指上却并没有戒指。


Tom演的是青少年反乌托邦故事的男主角,正在保卫家园的漫漫征途上,心爱的女孩生死未卜。Jake演的是和妻子分居的养猫老男人。所以当Tom看到还在意难平的爱人手上戴了别人的婚戒时,差点都要哭了。


“你结婚了?”想到男人不可能犯重婚罪,Tom重新组织一下语言,“你有,你现在……”组织失败。


“哦,和第一次一样。”Jake摘下来戒指,但指根还是有一圈发白的痕迹,他给Tom看戒指内侧,“剧组道具专用,这可不是拿来求婚的,我又演中年危机没有另一半的老男人了。”


Jake解开衬衫颈口的纽扣,摸出来一条和金链缠在一起的戒指,那是他和Tom结婚时亲手戴给对方的戒指,Jake的那一枚上面还有TSH,Tom的名字。


Tom眼睛红红的,他心里慌得一批,Jake给他的那枚戒指被他埋在伦敦老家门前的花园里了。所幸,Jake没有问他戒指在哪儿,但这种情况更糟糕,他们还没离婚,Jake看起来已经毫不在意两人的婚姻了,这有悖于犹太人的传统,Tom笃定Jake一定是不爱他了。


他们去星巴克坐坐,时隔三年,蜘蛛侠的电影里没有神秘客,两个人也没有合作,Tom像中了诅咒一样,不仅没有和丈夫工作的机会,连和Ryan Reynolds同框也不可能了,但今时今日,两个人又同框了。Tom连拍了三十个视频分享在ig,这男人之前还说要卸载ins远离社交网络。他打了一个I STAN JAKE GYLLENHAAL的tag,Jake说,我们没有营业红利的,所以我才不会转发你的动态,也不给你点赞。


Tom比他更深谙营业背后的意义,但他就是有一万个理由发和Jake有关的动态。


“你想想,Matt Damon去参加Chris黑衣人的首映,他们有多少营业红利。”Tom说,“做人不能忘本,澳大利亚人就那么好吗?”


“澳大利亚人确实很不错。”Jake脱口而出时心里是有一丝酸楚的,他本来是想说,Hugh是好男人,Chris也是小甜甜,但Tom向来心思敏感,他眨了眨眼睛,抿着嘴唇微微用力地咬金属吸管,虽然神色不变,但Jake捕捉到了他们都心知肚明的信息。


“不过我说过,我爱伦敦,除了水质硬,伦敦真的很好。”Jake碍于可能会被狗仔抓拍,不敢有什么逾越的动作,他只是说,“如果不是怕被人拍到,现在我会温柔地抚摸你的脸,然后和你接吻,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


Tom的脚上还有泥水,即使心爱的人说了这样的情话,他也能分心想自己的鞋子。然后,这个大学都没有读过,远不如爱人对文学有浓厚兴趣的英国男人,第一次沾了点莎士比亚的光,说了一句完全不知道是出自哪里的话,Jake边听着边喝一口拿铁,然后直接喷了出来。


“你对我的温柔就像一脚踩进全是泥巴的沼泽,越陷越深。”


代沟是会影响婚姻质量的,尤其是两个人在互联网上的兴趣都几乎截然不同,Jake叹了口气,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又怎么会无动于衷,狗仔跟拍都去他妈的吧,Jake抓着男孩的手腕,含住他的无名指。


“Tom,不要激动,你脸太红了,哦还好你没硬。”


“这太刺激了……对不起,你知道我的想象力……”


“Ah-ah-ah,我不想听,闭嘴,还有一点,少看网上那些又土又俗的视频,你刚才的告白太烂了。”



END

写不下去了口嗨完毕,今天晚上两个人就一起赤身裸体对剧本台词。



HonkyCat

do you like my turtleneck?


via twitter

do you like my turtleneck?



via twitter

L爻u

当杰克吉伦哈尔成为神秘客02

jake捧着他换洗的囚服站在了他的新vvip单间里,随手把卷成一团的衣服抖开,裤子趁机滚到了地板上,同系的橘黄色的衬衫,左胸口和后背印着六个数字“616833”。

jake忍不住因为这诡异的数字组合笑出声,叹道,“哈,橘色永不过时!”

这间囚室不算大,墙壁的材质似乎并不是常见的混凝土。右手边摆着张单人板床,左侧墙上连着水池。水池和墙壁似乎焊成了一整块。水池右下方露出半截把手,用力一拉,就能拖出个解手的玩意儿。

牢房门看起来是某种光幕介质,囚室内外一览无余。jake上下扫视着,最后好奇地伸出食指戳了戳,指尖立刻传来一阵触电般的刺痛,他反射性缩手。jake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看不出任何损...

jake捧着他换洗的囚服站在了他的新vvip单间里,随手把卷成一团的衣服抖开,裤子趁机滚到了地板上,同系的橘黄色的衬衫,左胸口和后背印着六个数字“616833”。

jake忍不住因为这诡异的数字组合笑出声,叹道,“哈,橘色永不过时!”

这间囚室不算大,墙壁的材质似乎并不是常见的混凝土。右手边摆着张单人板床,左侧墙上连着水池。水池和墙壁似乎焊成了一整块。水池右下方露出半截把手,用力一拉,就能拖出个解手的玩意儿。

牢房门看起来是某种光幕介质,囚室内外一览无余。jake上下扫视着,最后好奇地伸出食指戳了戳,指尖立刻传来一阵触电般的刺痛,他反射性缩手。jake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看不出任何损伤,他抬头瞪着“蜇人”的罪魁祸首…

“Wow!”如果jake不是在围栏里的那个人,他真的要激动得称叹一句amazing了。

显然,当你穿着孤岛监狱的景点特色衬衫时,就失去了某些隐私权和自主权。

为了防止囚犯们私藏利器,这里所有的餐具都是某种软橡胶制品,每一餐都能享受到送货上门的特级待遇。

晚上9点,淋浴会从头顶的小孔里,像高压水枪似的天降10分钟。在这座监狱里,不存在所谓的的放风时间。

在孤岛监狱的第三天,jake抠着墙上不存在的裂缝,感到深深地后悔。他为什么不当着Fury的面自由发挥一波《分裂》?即便被关进精神病院也不会比这更糟了...

“说真的,漫威的监狱都是这种级别的吗?真该送我到狐狸河...”

“197418,到时间了!”两名持枪狱警站在了jake隔壁牢房门口。

“双手交叉放在身后,面向墙壁站好。”

“好的,当然,长官。”说话的人显然是个英国人,尾音微微上卷,声音略显低沉,带着刻意的优雅和有礼。

其中一名狱警在电子面板上输入密码,而另一人同时举着枪正对着犯人。

从jake的角度他没法看到那两个狱警做了些什么,但很快,光幕又重新升起,两人径直离开了。

jake听着脚步声渐远,与一名罪犯搭话,这大概不是个好主意,但他需要这个。所以,他敲了敲相连的那面墙壁,开口道,“嗨,197418?”

隔壁短暂的安静了一会儿,才悠悠答道,“只有那群警察才这么称呼我,Kilgrave,这才是我的名字。”

“J..Quentin,大家都这么叫我。”jake微耸耸肩,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刚刚,那两个警察在做什么?”

“呦~新人吗?”对方微微拖长语调,“oh,dear,你会知道的。只是对付我们这类人的一些小手段。”

“我们”?“这类人”?这听起来可不太像是“我们这群囚犯”的意思。

自从他被迫做了Quentin Beck,jake一直没有机会打理过他疯长的胡茬,他摩挲着下巴上乱糟糟的络腮胡,顺势继续道,“这听起来可不是好事,我刚到这三天,那...Kilgrave,你在这多久了?”

“八个月又二十八天。这八个月里,外面有什么特快大事件值得分享的?”

jake在脑子里搜刮了半天,最后沉痛道,“钢铁侠死了。”

“哈?”Kilgrave扭头朝墙壁望去,不可思议地反问,“你是住在石头洞里吗?托尼.斯塔克死了都快一年了!”

“……一年?”jake缓缓的眨了眨眼,他默默回忆了一下两部电影的上映时间,暗自嘀咕一声,“我看到钢铁侠之死还只是两个月前呢,时间线其实已经过去一年了么?”

“你刚刚说什么?”

“没...夜猴侠!”这个名字突如其来的窜了出来,于是jake索性压低声音拖长了语调慢慢道,“他就是最近几个月里,新出现的超级英雄!”

“夜猴侠?从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特别的?”

“夜猴侠,像钢铁一般的男人...呃...或者女人,穿着一身黑色潜行服,永远只在黑暗中游走。没有人见过他或她的真面目,他有着狮子般的力量,洞察一切的透视力,快过闪电的速度…枪弹甚至不能在他身上留下一点擦痕,而他的眼睛里能发射出致命的红光,飞行也…”

“你说的…是披着蝙蝠装的超人?”Kilgrave终于忍不住不太雅观地朝天翻了个白眼,出声打断了jake。

“!?!”jake一时失语,为什么在漫威世界里还能出现超人和蝙蝠侠?这一点都不科幻,我穿的一定是个假的MCU!

“难道你是那种,过了十岁,还打着手电躲在被窝里,翻看超级英雄漫画特刊的人?呵…”Kilgrave嗤笑一声。

jake转过身,面对着几尺厚的墙壁,神情严肃而郑重地反问,“能描述的这么生动精准,你十岁的时候,是不是总这么干呀?”

“……”

“Kilgrave?”

“……”Kilgrave开始目无表情地思考,自己刚刚到底为什么要和他搭腔?

jake见Kilgrave似乎打定主意不再搭理自己,嘴角微微弯起,枕着手翻身躺在了他的单人床上。

那些狱警之后又来过几次,每次拜访之间隔着整二十天,而在Kilgrave那呆上不到十分钟就离开。而jake,像一只惨遭遗弃的渔猫一样,被全然遗忘了似的无人问津。jake一直没有再向Kilgrave询问这事。

“还活着呐?!”jake背靠着那面墙,随意问。

“肯定比你活得还要好!”Kilgrave已经不会因为这些话翻白眼了,因为他懒得翻,这几个月他翻白眼的次数,已经超过他前面30几年加起来的总和了。

Kilgrave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好的,坏的,可笑的,恶劣的,但QuentinBeck依旧是其中最奇怪的一个。

jake难免留意到,Kilgrave其实每次在狱警们来过后,情绪都不太高。他往往表现出超凡的绅士态度,至少据他目前观察,对狱警如此,这或许是一种伪装的表象。

事实证明,当你除了吃饭和睡觉没有其他事可做时,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是会忍不住和隔壁聊上两句的。

“上回说到哪了?”jake努力回溯记忆。

“哦!”jake一锤手心,坐直了身体,然后压低声音以一种旁白的口气平稳开口。

“前情提要:夜猴侠的小队收到紧急救援讯号......”

Kilgrave默默叹了口气,朝靠墙那边小幅度侧了侧身。

“他们悄悄地潜入了研究所,电力已经被人提前切断,所以研究所里漆黑一片。当然,这对夜猴侠小队来说,完全无碍。因为...你知道的,夜猴侠有透视眼...激光眼,鱼缸头...呃...他的鱼缸会发光...”

“……”

“但是...通讯器突然失去了讯号...”

“……”

“整个队伍全军覆没...而夜猴侠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

“站在鱼缸头的尸体前,夜猴侠缓缓摘下面罩,然后说了四个字,‘任务完成。’”

“……”

Kilgrave冷淡的给出读者意见,“......逻辑错误,前后矛盾,老套庸俗!”

“...嘿!”jake不满地叫道,“我的故事还有后续呢!”

“...也就结局还勉强凑合,至于其他的,你编的实在太差劲了。夜猴侠?鱼缸头?啧...你在取名字上倒是天赋异禀。

“……”

我需要一把刀或者剪子。
jake一边揪着对他来说,有些略长的头发一边想着,手掌无意间又碰到了脖子上的项圈。神盾局即便把他丢进这孤岛监狱,进行了全方位的隔离,也没有想起过要摘了这玩意儿。他试过用双手抓住项圈边缘用力拉拽,当然毫无作用,也试着用一根食指顺着环内外摸遍,居然也没触摸到有接缝或者任何凸起凹陷,如果不是可以隐约看到一点蓝光,jake几乎以为它本来就是一整块破铁了。

这大概是个什么定位监控器,jake猜测,所幸它似乎没有其他譬如电击或者收缩这样的附加功能。至少在他尝试拆下水池附近的把手时,响起来的只有他牢房的电子门锁。

“kilgrave,你是怎么被神盾局抓到的?”

“呵!某个自诩正义的‘超级英雄’搅了我的事。那你呢,Quentin,你又做了什么被神盾局盯上了?”

jake撑着一条腿靠在床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微笑着开始细数,“谋杀、劫持、盗窃、危害国土安全、欺诈、伪造、非法试验、毁坏公物、走私、漏税、违停,咳,可能还有点别的…”

“……”Kilgrave哽了一瞬,觉得Quentin有一半的罪名是在瞎说,“要同时犯有这么多重罪行,也不容易…”
违停应该是真的,kilgrave想,谋杀应该也是...会被关到孤岛监狱的囚犯,至少是有谋杀前科的3级超能人种。

“你以前说的小手段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你也清楚,能被关到孤岛监狱的人,多少都有些特殊天赋。比如我,有时候,我可以变得很有说服力。”

特殊天赋?那就是指超能力喽?

jake有些兴奋的追问,“像x教授那样的心灵感应能力吗?”jake想到x教授的能力,惊道,“那你能读心吗?你难道一直在视奸我的脑子吗?比如现在?!”

“什么?我才没有!”kilgrave立刻否认,“我才没兴趣知道你脑子都混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至于我的能力…”kilgrave顿了顿,然后缓缓道,“某天,你可以亲眼体会一下...”

jake:为什么总觉得这句话不怀好意...

“那你呢,亲爱的,你的‘小把戏’是什么?”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能从手里射出一种绿色能量光束……这是因为某种宇宙射线的照射导致了我的变异……”jake摩挲着脖颈上的电子项圈,一本正经继续道,“我想你也明白,刚获得能力时总有一段不稳定期,所以神盾局用我脖子上的反作用器,抑制了我的力量。”

“真可惜,你本可以用你的力量做到更多…”kilgrave遗憾的长叹口气,“那么,我亲爱的朋友,要一起合作吗?”

“合作什么?”

“离开这儿...”

HonkyCat
好像从来没有share过这张图...

好像从来没有share过这张图,怎么这么搞笑

好像从来没有share过这张图,怎么这么搞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