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g

10851浏览    99参与
御所 ほし

迴紋針

*砂糖:我要恰JG 於是硬著頭皮寫了流水帳(
*真的很雷 ooc 粗鄙之語非典型事後 無腦現PA
*題目瞎取的 很短 7只看了一點 打人別打臉
summary:喬尼喬斯達的演技完全可以讓他一舉奪得奧斯卡小金人,只是他把它用在了泡男人身上。

當代三好青年傑洛齊貝林費力地睜開眼,全身酸痛得像是被包在棉花裡使不出力。頭內鑽洞一樣的疼痛讓他回想起他目前的狀態貌似還是宿醉,腦子裡迷迷糊糊晃晃蕩蕩像是膠水,他活動著頸椎抻了抻腿,徒然就發現了不對。
正好在他發愣的時候睡在他右邊的人醒了。喬尼揉著眼睛側過身來看著傑洛,他躺著理了理自己睡得有點雜亂的金髮,又舉起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喂,傑洛,你怎麼了?”喬尼說,“怎...

*砂糖:我要恰JG 於是硬著頭皮寫了流水帳(
*真的很雷 ooc 粗鄙之語非典型事後 無腦現PA
*題目瞎取的 很短 7只看了一點 打人別打臉
summary:喬尼喬斯達的演技完全可以讓他一舉奪得奧斯卡小金人,只是他把它用在了泡男人身上。


當代三好青年傑洛齊貝林費力地睜開眼,全身酸痛得像是被包在棉花裡使不出力。頭內鑽洞一樣的疼痛讓他回想起他目前的狀態貌似還是宿醉,腦子裡迷迷糊糊晃晃蕩蕩像是膠水,他活動著頸椎抻了抻腿,徒然就發現了不對。
正好在他發愣的時候睡在他右邊的人醒了。喬尼揉著眼睛側過身來看著傑洛,他躺著理了理自己睡得有點雜亂的金髮,又舉起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喂,傑洛,你怎麼了?”喬尼說,“怎麼一大早就坐在床上發呆。”
長髮的男人這才回過神來,他轉頭看著躺在床上一臉無辜的人張了張嘴又沒說話,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你想說什麼就說,”喬尼從床上坐起來,他把自己的脊背輕輕摔在擺好的柔軟的靠枕上,“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吧,”傑洛點頭,像是豁出去了一般看著戀人的眼睛開口,“我們昨天晚上是不是睡過?”
喬尼一臉“你就想說這個?”的表情,他伸了個懶腰說大概率如此,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渾身沒力的話。
傑洛的表情像吃了檸檬,猶豫半天之後說:我屁股痛。停頓了幾秒之後又說,喬尼,你是不是把我睡了,我的意思是,是不是你在上面。
藍眼青年美麗的臉皺成一團。什麼玩意,他說,我還想問你呢,怎麼有你這種惡人先告狀的人——我屁股也痛!想來是你上了我。
震撼!頭腦風暴一觸即發。傑洛去看戀人的神情,完美得沒有一絲瑕疵,要不是他的臀部傳來持續的疼痛恐怕他下一秒就要覺得自己確確實實上了他還翻臉不認帳。
“我們昨天不是只買了生啤酒回來嗎,之前也是這樣怎麼就偏偏這次沒醉到外面兩個人都斷片的程度?”傑洛伸手摸索到了他的小熊,而喬尼則摸到自己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了看時間之後說,傑洛,你好像忘了生啤喝完之後我們又開了一瓶杜松子來喝,喬納森之前送給我的那瓶。
“那個度數也太高了……怪不得。”
“比起這個,你還是快點承認吧,肯定是你上了我,乘人之危強了我的屁股。”
傑洛張了張嘴,他不知道應該先辯解我不是我沒有還是應該說喬尼你不要用這麼認真的語氣說這麼粗俗的話,而對方卻像是覺得他心虛得無話可說一樣開始用幽怨的眼神看著他——老天,他沒見過這樣的喬尼,這幅樣子簡直像是他們前兩天看過的電影裡被欺騙的少女,只是這位假少女下一秒說出的話實在過於帶有衝擊性。
“算了,如果你執意不承認的話就由我來吧,我對你負責。喬斯達家應該會很歡迎你……我去和喬納森說。”喬尼說。於是傑洛良好的家教促使他下意識說:不行,不對!應該我對你負責!
於是他看見喬尼那雙眼睛直直盯過來,整個人也從床上爬起來,直接壓到他身上看著他:“行,你承認了,那快點來坦白,你的動機是什麼?”
喬尼撩開自己最近長長了些的頭髮,看著傑洛的眼睛:“難道說你是嫉妒?你老好人的佔有慾不允許我和那些花花姑娘們交好——天,我和她們只是普通朋友!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同學情誼,你能明白嗎?但你佔有慾太強甚至無法忍受這種友情,所以你強了我的屁股。”
太粗俗了,太粗俗了!傑洛看著喬尼一直欺壓到自己身上,齊貝林家的家教讓他甚至一瞬間腦子裡只有這個想法,但他還是努力表示:我真的是清白的,你別瞎想。而且我知道你和她們只是普通朋友,我佔有慾也沒到這個地步,真的,我騙你是小狗。
“而且我屁股真的很疼。”傑洛不太願意說出和聽到屁股這個詞,可惜這短短的十幾分鐘內他已經感受到數次,他在心裏向齊貝林家的列祖列宗道歉。
“我的屁股也很疼,”喬尼乾脆趴在傑洛胸口上——他不算太重,傑洛的視線能觸及到他睡衣滑開所露出的皮膚上那塊星星形狀的深藍,“疼死了,你不信你就摸摸看。”
“不摸!!不摸!!!”傑洛差點從床上彈起來,“喬尼,你放過我,估計這件無厘頭的事之後我對於這種事情都要PTSD,PTSD你明白嗎?就是……”
“我明白。”喬尼很平靜,“總之你上了我。”
“欸!我沒——”
藍眼睛的青年惡魔一樣用指腹摩挲著身下人的鬍子,又用指尖輕輕去戳弄,另一隻手則揉捏著他都臉。“等會兒喬尼,”傑洛說,“這有些癢。”“嗯哼,”喬尼沒停下來,只是語言回應他,“所以齊貝林先生要對我負責。”
傑洛沉默了一會兒,任憑喬尼玩他的臉部脂肪,彷彿十萬年後他才嘆了口氣,抽起身子(喬尼也很配合地從他身上下來)下了床。
逗你的,傑洛真有意思。喬尼笑,他打了個小小的哈欠,我們兩個沒必要糾結這個,誰在上面都無所謂。
傑洛愣了一會兒,抓了抓頭髮問:“你想吃些什麼?早餐。”
“我要吃流心蛋,”喬尼坐在床上看著他,“還要培根。”

上午他們回學校各自上了課,下午也是風平浪靜——去超市的時候沒再買酒,換成了果汁。“你對酒也有PTSD了嗎?”喬尼用鑰匙開門的時候問。傑洛把手裡裝著食材的塑料袋放到小小的廚房回來換鞋:“是啊,希望是暫時的,否則以後要是有人約我出去喝酒就很尷尬。”
喬尼喝了一口果汁:“其實是我上了你。”
砰地一聲放著肉塊的塑料盒掉在了地上。
喬尼撿起拿盒牛肉放進冰箱:“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知道齊貝林家一向保守,但你真的不需要在意。”
他回頭去看傑洛。你是不是有個兄弟叫西撒?
他是我弟弟。傑洛說。
那不就得了。喬尼把喝完的罐子丟進垃圾桶,你知道嗎,他和我們喬斯達家一個表弟已經搞在一起好幾年了。
沖擊力實在太大,傑洛看著喬尼朝他走過來,然後踮起腳親了自己一口。“所以說,你沒必要在意。我肯定會對你負責的,喬斯達家也不會介意再來一個齊貝林家的兒婿。”
重點不是這個!傑洛想著,拎起腳邊的塑料袋進了廚房:“今天晚上吃意麵。”
臥室裏傳出一聲好,接著就是撥打電話的聲音。傑洛記得那時喬納森喬斯達的手機鈴。

end.

浪漫致死Jui

本意是想画一个亲吻的含义问卷的但是发现Marion大神已经搞过了所以就直接发了………

我原想把问卷画成无差所以打一下tag(

万一我还是厚着脸皮往下画了………

本意是想画一个亲吻的含义问卷的但是发现Marion大神已经搞过了所以就直接发了………

我原想把问卷画成无差所以打一下tag(

万一我还是厚着脸皮往下画了………

浪漫致死Jui

P1、2今天乔尼很烦躁

P3铁瘫龙(误)

P4老谢的小熊女仆装

P1、2今天乔尼很烦躁

P3铁瘫龙(误)

P4老谢的小熊女仆装

浪漫致死Jui

我骂了一天lof但我还有最后的倔强(

我骂了一天lof但我还有最后的倔强(

浪漫致死Jui

我把之前的sbr相关都删了然后凑成了一个究极混更log【你不要脸

P1是火车上画的


我好菜啊


考完了,快来复建同人

我把之前的sbr相关都删了然后凑成了一个究极混更log【你不要脸

P1是火车上画的


我好菜啊


考完了,快来复建同人

掉毛猫Amanda

【gyjo】Bless You

*铁瘫铁!其实本来gyjo的tag意思就是铁瘫铁我怕有些小姐妹不清楚再标一次。亲亲热热doi最后不小心把床单点着了的故事。

*现代无替身背景AU,和SSS不是一个设定。

*想写个秋天冷风里午后阳光下踩在金黄的银杏叶子上吃糖炒栗子的那种干爽冷冽的甜蜜感,最近下太多雨了我想要阳光!

*正文戳这里,BGM是这首:Barry Louis Polisar《All I Want Is You》


---以下是个人废话可以不看---

*这篇写作过程其实有点艰难,因为分了前后两部分,中间换了一次叙事视角,结果乔尼视角的写起来很流畅,杰洛视角的是第二天写的,刚写完觉得欠点意思。琢磨了半天又不想写成说...

*铁瘫铁!其实本来gyjo的tag意思就是铁瘫铁我怕有些小姐妹不清楚再标一次。亲亲热热doi最后不小心把床单点着了的故事。

*现代无替身背景AU,和SSS不是一个设定。

*想写个秋天冷风里午后阳光下踩在金黄的银杏叶子上吃糖炒栗子的那种干爽冷冽的甜蜜感,最近下太多雨了我想要阳光!

*正文戳这里,BGM是这首:Barry Louis Polisar《All I Want Is You》


---以下是个人废话可以不看---

*这篇写作过程其实有点艰难,因为分了前后两部分,中间换了一次叙事视角,结果乔尼视角的写起来很流畅,杰洛视角的是第二天写的,刚写完觉得欠点意思。琢磨了半天又不想写成说大话的模式,更想从外在去描写两个人的相遇,结果一写到杰洛部分我就容易心理描摹,我怕不是对乔尼有什么不轨意图……这是我的问题所在,需要改进。不过好在反复修改了之后逐渐找回最初想要的那种感觉,也算是补救回来了,但是对我这种喜欢一气呵成的选手来说稍微有点憋屈……

*因为我特别喜欢揣摩原作两个人性格出身起源背景这种东西,想在我的文里展现出原作里两个人互相吸引的点,所以这篇虽然是AU但其实两个人的初遇我是在模仿荒木老师。毕竟只是一篇小短篇,所以只各选取了两个人性格中的一个小点作为切入口。杰洛就用了“像阳光一样辐射着周围”这个点,乔尼就是“一定要上马证明给别人看他可以的”那种倔强坚强,这两点不仅是他俩互相吸引的点,同样也很戳我。欢迎评论再探讨呀!

*特别感谢我群小姐妹,因为在搞最初的两篇铁瘫的时候其实我情绪不是很稳定,每天晚上必哭。从加了群开始和大家一起玩之后情绪慢慢就稳定下来了,大家的鼓励我都很感激,一定要说出来!!!还要感谢特特 @苇名特特子 ,虽然是坚定的铁瘫但是说出了要是你写说啥也要看下去这种话,让我觉得很受鼓舞!也特别感谢环环 @环氧乙烷 看出了好多我表现出来的很细微的情绪!还有群里其他姐妹,真的真的感谢各位!我会努力好好写的!

*以及我爱咋打tag咋打,小jc退散!

通网村民

闲着没事和朋友一起讨论改了个图,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几个角色,喜欢的话使用随意
SBR真的很好看(呕血

我好像没发过东西…()

闲着没事和朋友一起讨论改了个图,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几个角色,喜欢的话使用随意
SBR真的很好看(呕血

我好像没发过东西…()

.

并非仅愿残留曲名

   鼓风机嗡嗡轰鸣,伴随枪支上膛的顺滑流进了乔尼的左耳。他双手枕着脑袋,眼角之中是沙漠无垠的风尘,深黑色的夜空抖撒了大片灿烂星辰,无一例外地倾倒在这个尚对过去失望,对未来迷茫的年轻人瞳孔里。


  “杰洛。”他所呼唤的同伴正在捣鼓一个由牛皮、麻绳和各种七七八八的小物件组成的类似手动鼓风机的东西,它发出呼呼砰砰的巨大声响,而杰洛专心地研究怎么让其闭嘴以至于没能听到乔尼的呼唤,因此乔尼把嗓门加大了不少:“杰洛!”


  牛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眨了眨眼睛看向乔尼:“怎么了?”“别弄那个了,那玩意声音太大,现在又是晚上。”乔尼挖了一下有点耳鸣后遗症的左耳,半带无奈地说。杰洛低下头拍拍牛皮发出...

   鼓风机嗡嗡轰鸣,伴随枪支上膛的顺滑流进了乔尼的左耳。他双手枕着脑袋,眼角之中是沙漠无垠的风尘,深黑色的夜空抖撒了大片灿烂星辰,无一例外地倾倒在这个尚对过去失望,对未来迷茫的年轻人瞳孔里。


  “杰洛。”他所呼唤的同伴正在捣鼓一个由牛皮、麻绳和各种七七八八的小物件组成的类似手动鼓风机的东西,它发出呼呼砰砰的巨大声响,而杰洛专心地研究怎么让其闭嘴以至于没能听到乔尼的呼唤,因此乔尼把嗓门加大了不少:“杰洛!”


  牛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眨了眨眼睛看向乔尼:“怎么了?”“别弄那个了,那玩意声音太大,现在又是晚上。”乔尼挖了一下有点耳鸣后遗症的左耳,半带无奈地说。杰洛低下头拍拍牛皮发出击鼓似的声音,思索几秒就把它丢到一边去,伸了懒腰挪个位子就地挨着乔尼肩头躺下了。


  “晚安。”


  


  『当我们沉入梦乡,到底会去向何方。』


  


  他浸没在一场中世纪戏剧的贵宾级座位上,双眼被缝制了一架袖珍的可爱望远镜。乔尼的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来,作为惩罚某个不可知的未来刺穿了他的眼角膜。在沥青干涸之后火辣的太阳开始炙烤那双本已无法动弹的下肢,乔尼发出嘶哑而绝望的怒吼,迈开腿试图从石油和绣着金丝雕花的1号上等座中逃脱。


  “乔纳森!”他的左耳嗡嗡作响。乔尼在被鲜血与泪水灌满的视野里捕捉到圣光,一位身披白袍的长发男子像抱着十字架一样抱着一台鼓风机。


  “……”乔尼尝试去呼唤他的名字,杰洛,杰洛,杰洛!他说不出口,风卷草缠住他的舌头,神像在舞台上对他降下判决----


  


  


  乔尼猛的从无边苦痛中惊醒,杰洛的头发不知如何盖了他满脸,发丝躺在他的嗅觉感官之下,这对他而言是干燥的热带气息混着莫名其妙的仙人掌味。


  太阳渐渐剖开鱼肚白的天空,乔尼忽然间很想哭。


  -


  他在杰洛的铁球技艺里找到了揉成细丝的希望,他在杰洛走过的旅程中看到了在沙漠、盆地、雪境里渐渐发酵的感情。乔尼摩挲着指甲盖,慢舞者仍保持它老马所具有的荣光与骄傲,正如乔尼从未向命运妥协一般昂着头颅。


  那样真实,添加燃料直至我们热烈地燃烧。


  杰洛呼着气,一下带着一阵水雾,在寒冷的冬日里变成火舌舔舐乔尼颤抖的肌腱。


  “冻伤可不好。”他揉捏着那块轻微泛紫的皮肤,在乔尼眼中他是背对着那盆冷却的土豆汤,背对着那从篝火,背对着光。它们转过金棕色发丝的间隙,闪得乔尼眼睛发疼。


  两人长久地无言,只有火焰吞噬干柴时的滋滋啦啦声和他们略显粗重的喘息。


  乔尼有说过吗,杰洛长着一张天生适合迷恋的脸和两瓣值得倾注爱意的唇。也许是他的脑子还没从大雪覆盖的冰冷中回过神来,又或许是杰洛故意的,总之他们俩靠的过近了,乔尼溺死在与荒芜之地格格不入的春日绿里。


  他的唇急不可耐地在杰洛嘴上寻找它的依属。


  他的心跃跃欲试地在杰洛身上标记它的领地。


  绝对有脸红,两个都是如此。紧接着乔尼的泪水夺眶而出,他说服自己这是因为火光太过耀眼,尽管它在熄灭的边沿岌岌可危。杰洛的手捧住他的脸,牛仔厚实的手指为他擦掉了泪水。乔尼怀着某种病态的迷恋紧贴着这暖和的温度,杰洛俯下身去,再次交换了个咸涩的亲吻。


  乔尼的指尖像被仙人掌扎了一样疼。


 


   『我却以为,终有一日,能回想起来。』


  


  他坐在贵宾席的某一把奢华的高背椅上,女武神安静的蜷服在慢舞者的鬃毛下,连不经意间闻到的芳香都将这颗心动摇。


  杰洛奏起了那令人安心的音色,将乔尼的不安抹去。


  他站起并向前走去,名为杰洛·齐贝林的神像与他拥吻。


 -END-


别屏蔽了谢谢

神使(五)完结

铁瘫/瘫铁

有私设

乔尼自传体

随缘大纲文

等捉虫,接受一切意见


   如今回想起来,我的生命都在失去中度过,失去宠物,失去家人,失去荣耀,最后连朋友都失去了......

或许我不该称他为朋友,毕竟我们突破了那一层关系,我该叫他什么?伙伴?情人?伴侣?家人?我们达到了以上所有关系,我却仍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那是更深刻的东西,只一个眼神便胜过千言万语,因此我们从未说过什么肉麻的情话,现在想来只觉得遗憾。

他在接近终点时被打败了,显而易见,我们的对手是无敌的。胸膛上开了好几个洞,从马上跌进海底,鲜血染红一角海水,...

铁瘫/瘫铁

有私设

乔尼自传体

随缘大纲文

等捉虫,接受一切意见


   如今回想起来,我的生命都在失去中度过,失去宠物,失去家人,失去荣耀,最后连朋友都失去了......

 

   或许我不该称他为朋友,毕竟我们突破了那一层关系,我该叫他什么?伙伴?情人?伴侣?家人?我们达到了以上所有关系,我却仍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那是更深刻的东西,只一个眼神便胜过千言万语,因此我们从未说过什么肉麻的情话,现在想来只觉得遗憾。



   他在接近终点时被打败了,显而易见,我们的对手是无敌的。胸膛上开了好几个洞,从马上跌进海底,鲜血染红一角海水,不用确认就知道他已经死亡了。

 

    杰洛齐贝林,不论在什么时间地点,对我来说都是强大的代名词,我原本以为在他身边便能无所畏惧,可他却先一步离开,留下我一人面对苦难。



    我看他金色的灵魂缓缓升高,眼神带着悲悯与不舍,“乔尼,再见。”他的声音轻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消散,我伸手想触碰他,一阵风吹来,裹挟着这团金色飞向云端之上。

  

   “我很抱歉,永别了,永别了,杰洛。”我面对空旷的天空,再也无法抑制住眼泪,我颤抖着想要哭喊,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在此之前我也流过很多次泪,大部分都是声嘶力竭地痛诉这个世界的不公,唯一一次为别人而哭,反而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在此之后幸运的天平发生偏转,我为杰洛报了仇,独自一人结束最后的旅程,虽然我犯了规没有拿到任何名次,但我父亲终于醒悟,千里迢迢来为我打气。我终是与父亲达成和解,从上天手中夺回了双腿,作为代价,我的挚友,我的导师,我的爱,被召唤去了天国,留下我一颗破碎的心。

  

   比赛结束,我带杰洛回他的家乡,最近大西洋的气候很好,唯一担心的是他在里面会不会提前发霉。我每天都在他的棺材前坐一会儿,然后到甲板上晒太阳。大西洋的海风如此轻柔,温柔缱绻如同母亲年轻时的乌发,偶有一缕调皮地拂过脸颊,略过耳际,带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叹息,“乔尼......”我只听见这么一个声音。风过无痕,无处寻踪。





后记:

   此文最先发表于1930年9月,其手稿经多次易主和战乱,残破不堪,大部分手稿已经丢失,笔者受其后代所托,由自己理解补全并发表,望各位谅解。




作者一些p话:

  原本想写个类似于心灵捕手和伴我同行的故事,结果写着写着就be了(这真的不能怪我,我建了个世界观就变成这样了),下次一定要写个甜甜的恋爱故事。因为是大纲文,所以写得很流畅(当然也很水),再看发现有太多可以扩展的地方了,以后会修文然后投到ao3上去(大概)。我们下一篇再见。


别屏蔽了谢谢

神使(三)

铁瘫/瘫铁

乔尼自传体

随缘大纲文

有私设

等捉虫,接受一切建议


#第一段是(二)的结尾,写完发现没有表达清楚,所以临时加上一些废话(✘)。


我讲了很多关于我自己的经历,关于父亲对我的严苛,关于哥哥的死,家庭少了润滑剂,开始逐渐产生隔阂,更多时候我会讲述一些和学校里朋友的趣事。我并不想在他面前做一个阴郁的人,除非我再也无法忍受。值得盛赞的是,他并不会像学校里的老师一样给我灌输各种大道理。


“我不会再来了,”我如实告诉他,“我要回美国去了,可能很久以后才能见到你。”他叹了口气,用粗粝的手掌摸了摸我的发顶,说到:“可惜了,你还不能喝酒。”他取下挂在马鞍边的酒囊,自顾自地喝,空气里弥漫着...

铁瘫/瘫铁

乔尼自传体

随缘大纲文

有私设

等捉虫,接受一切建议


#第一段是(二)的结尾,写完发现没有表达清楚,所以临时加上一些废话(✘)。


我讲了很多关于我自己的经历,关于父亲对我的严苛,关于哥哥的死,家庭少了润滑剂,开始逐渐产生隔阂,更多时候我会讲述一些和学校里朋友的趣事。我并不想在他面前做一个阴郁的人,除非我再也无法忍受。值得盛赞的是,他并不会像学校里的老师一样给我灌输各种大道理。


“我不会再来了,”我如实告诉他,“我要回美国去了,可能很久以后才能见到你。”他叹了口气,用粗粝的手掌摸了摸我的发顶,说到:“可惜了,你还不能喝酒。”他取下挂在马鞍边的酒囊,自顾自地喝,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酒精的味道,我说不上来那是什么,但是大概率是葡萄酒。


“你和你父亲最近怎么样?”他问我——这是为数不多的他向我搭话的一次,并且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老样子,”我故作轻松,随即又是一阵沉默,于是我绞尽脑汁从肚里搜刮些我最近对他的印象来,“他好像脾气又暴躁了,以前我的一些小错都睁眼闭眼过去了,现在一件都揪着不放,教训我的时候好像我罪大恶极,要把我从家里赶出去似的......不过幸好我只有在晚餐的时候才能见到他......”


“乔尼,”他打断我说话,“你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真的很像......一样的固执冲动,一样的敏感多疑......“这次轮到我不再说话,我一向不爱和别人比较。他又抿了一口酒,帽子遮住了他的眼睛,神情难测,“如果要给他写一封离别信,我会这样写‘


亲爱的朋友:


听闻你近日将要离开此地,我心中虽有些不舍,但仍祝愿你一路顺风。作为友人,我敬佩于你的勇气,你的执着,你的魄力,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我希望你能不要因为任何事情而忧愁沮丧,不要因为任何过错而自我唾弃,不要因为任何指责而放弃自我。


不为别的,只为你是我认定的友人。我将祝愿你的前途一片坦荡,我将为你的远行而祈祷。


真诚的


杰洛 齐贝林’”


“乔尼,今天我把这封信送给你。”我听见他这么说。


这对当时的我太过深奥,让我误以为他在怀念他的友人。毕竟我当时还年幼,没有能力去理解他一举一动背后的深意,光是跟上他的思维便已属不易。他见我愣愣地看着他,又叹了一口气。他今天的叹息次数有点多,像比我父亲还老了几岁。他把酒囊挂回马鞍,拍了拍他那头神秘无名的马,示意我爬上去。“来吧,最后一次了,我送你回家。”


这是我第二次坐上杰洛的马,他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抱着我以免我摔下去。可能是天还不算太晚,马也并没有真正跑起来,我感受着马背上的颠簸,突然听得他放声歌唱,是我不熟悉的曲调和语言,歌声拖得很长很悠扬,似与傍晚的风一较高下,一瞬间,我的心似乎也随着歌声起伏。


啊,太好了,他还是能好好唱歌的,我不合时宜地心想。


歌停了,我在老地方下马。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还天真地以为只要我回到英国来,我们就能再见面。“乔尼,”杰洛叫住我,“一直以来,我都很感谢你。”"......不用谢"虽然很疑惑他为什么这么说,但我已经习惯他不时的疯言疯语。“是你让我走上了那条路。”他接下来的话更难理解了:“如果这就是命运的话,我欣然接受......我和你的相遇定是一个奇迹......”他俯下身,似乎想给我一个拥抱,最终还是没有。“去吧,乔尼乔斯达,我已经预见到网球落在哪一边了,但是你需要先挥动球拍。”他催促我:“快回去吧,已经很晚了。跑起来!跑起来!对!跑起来!”我听他的话一路飞奔,只听见他在身后大笑,让我觉得他刚才的深沉只是错觉。真是古怪的人,我嘀咕道。


我出了森林,回头向森林里张望,男人的笑声早就听不到了,晚风微扬,森林恢复了原先的宁静。我回家,照例与父亲打冷战。


我没在森林里遇见他。没过多久,我们回了美国。


随着年龄增长,我不再与父亲作对,开始刻苦训练马术,我知道父亲心中哥哥的地位无可替代,只是像所有没有得到足够关心的孩子一样,证明自己并没有比哥哥差。


我参加比赛,得了很多大奖,渐渐有人夸我是天才,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到我身边,我不再寻求父亲的认同,又一次在和哥哥有关的争吵中,我夺门而出,独立生活。我虽然冠有“乔斯达”之姓,却不再有“乔斯达”之名。


往后的日子里,除了比赛,我就和那些狐朋狗友鬼混,偶尔会碍着面子和女人约会。我过得浑浑噩噩,越发堕落。少年时代的大部分记忆:学校,达尼,哥哥,森林,杰洛齐贝林......一切都似乎离我远去。


别屏蔽了谢谢

神使(二)

 铁瘫/瘫铁

随缘大纲文

乔尼自传体

有私设 

等捉虫,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


我前半段的生命中一直围绕着这几种事物,如藤蔓紧紧束缚着我:达尼,父亲对我的失望和哥哥的死亡。

  他毫无预兆地摔下马来,一瞬间所有人开始尖叫,有人冲进马场,大喊“尼可拉斯!!尼可拉斯!!”我呆呆站在离栅栏不远的地方,他紧闭双眼,被人抬上担架。再见到他已经是在教堂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听说是一只白老鼠窜来,让马受惊了。”“真是可怜的孩子,明明那么讨人喜欢。”......

  是达尼,我知道,虽然并不是那么凑巧的事情,...

 铁瘫/瘫铁

随缘大纲文

乔尼自传体

有私设 

等捉虫,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


我前半段的生命中一直围绕着这几种事物,如藤蔓紧紧束缚着我:达尼,父亲对我的失望和哥哥的死亡。

  他毫无预兆地摔下马来,一瞬间所有人开始尖叫,有人冲进马场,大喊“尼可拉斯!!尼可拉斯!!”我呆呆站在离栅栏不远的地方,他紧闭双眼,被人抬上担架。再见到他已经是在教堂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听说是一只白老鼠窜来,让马受惊了。”“真是可怜的孩子,明明那么讨人喜欢。”......

  是达尼,我知道,虽然并不是那么凑巧的事情,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就是害死了哥哥的罪魁祸首。

 

  哥哥的葬礼过后,父亲加快了手头的工作,准备结束后带我和妈妈回美国。这段时间他一直沉浸在丧子之痛中,导致时常忽略了我。其实在与父亲达成和解之前,我一直不理解父亲为什么如此区别对待我和哥哥,但现在看来也很正常,哥哥具有一切作为“绅士”的优点,而我恰恰相反。我阴郁,不爱与人交流,经常不按父亲的想法走,遇事总是畏手畏脚......总而言之,就是糟透了。我怀疑我是否是父亲的孩子,但是看着他们憔悴的面容,我无法问出口。

  在回美国前,我倒是经常到森林里去,我希望我想的是错误的,那不是达尼,那只是一只普通的白老鼠,真正的达尼已经被吃掉了或者在某个远离马场的地方,可惜一无所获。神奇的是,我往往能碰到杰洛,他骑着马出现,像在自家后花园一样悠闲。一来二去,我们逐渐熟悉。

  他说他是那不勒斯王国的人,此次出行是为了向他父亲证明他能够继承家族的荣耀,而之前他为了得到国王特赦而参加一个骑马比赛。我对前者嗤之以鼻,因为我从未感受到过这种不可触得的东西,我的父亲只是个狂热的马术师。我对他口中的骑马比赛更感兴趣,我找了很多报纸里的马术报道,但从没见过他的名字,问他比赛的名字他也总是含糊其辞,让我怀疑这只不过是他的泛泛之谈,其实他从未参加过任何比赛,但他所讲述的一切是那么真实(或许当时的我只是被哄骗住了),我听他描述旅行途中的见闻:永远循环的小径,充满炸弹的溪流,暴风雨和雪夜,和别人的几场豪赌与最后的对决......

  “最后怎样了,你赢了吗?”我迫切地问道,“没有,”他回答,“我身中数枪,倒在水里,我的朋友把我捞起来......”他顿了顿,“然后我来到了这里。”随即不再讲话。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沉默,偶尔在讲往事时会露出高兴的神情来,然后唱些难听至极的歌。但是对于他,我总有用不完的耐心和好奇,或许是因为我认为他是我的朋友,或许是因为我在寻求一个麻痹自我的机会,也或许只是两个孤独的人相互取暖。就当时的我而言,我的确向这个神秘的男人敞开心扉。


别屏蔽了谢谢

神使(一)

铁瘫/瘫铁

随缘大纲文

有私设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神使”。这不是玩笑,也不是青少年时期的幻想。虽然我不是虔诚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徒,但用这个词来形容那个男人再合适不过,如果我在短暂的一生结束后上了天堂,那一定是他为我祈祷的结果。

  

  我叫乔尼乔斯达,出生于美国肯塔基州。由于父亲工作的原因——他是一名极其优秀的马术调教师,我的少年时期在英格兰度过了几年。那时候我的哥哥尼可拉斯还在世,父亲虽然严厉却从未亏待过我们。我们一家人住在一栋别墅里,旁边就是茂密的森林,放课之余哥哥经常带我偷偷溜进去玩耍,偌大的森林对我而言是个神秘又未知的存在,可...

铁瘫/瘫铁

随缘大纲文

有私设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神使”。这不是玩笑,也不是青少年时期的幻想。虽然我不是虔诚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徒,但用这个词来形容那个男人再合适不过,如果我在短暂的一生结束后上了天堂,那一定是他为我祈祷的结果。

  

  我叫乔尼乔斯达,出生于美国肯塔基州。由于父亲工作的原因——他是一名极其优秀的马术调教师,我的少年时期在英格兰度过了几年。那时候我的哥哥尼可拉斯还在世,父亲虽然严厉却从未亏待过我们。我们一家人住在一栋别墅里,旁边就是茂密的森林,放课之余哥哥经常带我偷偷溜进去玩耍,偌大的森林对我而言是个神秘又未知的存在,可我却并不害怕。

  

  事情要从一次晚餐说起,我违抗了父亲的命令把我的宠物白老鼠达尼带上餐桌,作为惩罚,父亲要求我亲自把它扔进水塘里淹死。而哥哥建议我把它送进森林里去。

   那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森林很安静,只有一阵阵的风不停地在林木间穿梭盘旋,最后消逝于夜色中。我抱着达尼往森林深处走了不知多久,在一个我喜欢的地方放生了它。在一片星星点点的黑暗中,我独自一人返回。命运使然般,我遇到一个男人,他倚在一棵大树下休息,旁边是他的马。“小鬼,”他叫住了我,“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他懒洋洋地把遮住脸的牛仔帽拿下来,依着暗淡的光,我看到他露出一双碧绿色的眼睛。“这里是约克郡东部。”我把他当做一个迷路的旅人,向他解释到:“一直往南走出了森林就能看到村子。如果你想借宿,我家就在旁边。”“谢谢,你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不过借宿就算了。”他站起来,我才发现他高大又怪异,他起码有6英尺高,脸上的胡子被刮成一块块铁片的形状,没有穿西装,披风仅仅垂到大腿,讲话时有着浓重的口音,不像是英国人,也不像美国人。

  

  “那你呢,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嘛?小孩子就应该好好在家里睡觉。”他用下巴指了指我。“我.......我来放生达尼,它是我的宠物老鼠.......”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那时我还羞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尽管我当时并没有认为自己是完全错误的。他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的名字是什么?”“乔纳森乔斯达”我从善如流地回答道,“你可以叫我乔尼,我爸爸就是那个很有名的马术调教师。”这次他沉默得更久,并且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定定地看着我,眼里情绪翻滚。这个眼神我一直不懂,却令我至今都难以忘怀,可惜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去了解它了。

 

   “好吧,乔尼”他似乎累极了,花了很大的劲才从牙间蹦出这几个词:“我叫杰洛齐贝林,你可以叫我杰洛。”他吹口哨唤起他的马,说到:“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要把你送回家,你不介意吧?”他冲我露出一个安抚性的微笑,暴露了一口金牙。

   我裹着他的披风,坐在他身前,用手示意方向。我训练马术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我能清楚感觉到他的跑法虽然是按着马的步调走,但与哥哥和父亲的稳健不同,他多了一份恣意豪放。凉风呼哧呼哧地扑打着我的脸颊。“你该庆幸你是个男孩儿,”杰洛——这个男人的声音在风中听不太真切,“如果是个女孩儿,我还得考虑考虑,毕竟我的马上还有一位幸运女神。”

 

  他真的很奇怪,我心里想,但是不赖。

  前方已经有隐隐约约的灯光,杰洛放慢马速,在离我家还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放下了我。“再见。”他停了停,又说“我就住在森林另一边,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

  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蹩脚的谎言,因为我听到我的哥哥在寻找我,他在喊我的名字,“哥哥,我在这儿!”我急忙回应到,再一转头,他已经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就像我从未遇见他一样。

之后一段时间我们开学了,父亲增加了哥哥马术的训练量,于是我们一直没去森林,我也把这段故事抛在了脑后。

 

🐟

【瘫铁】【ABO】雪与葡萄酒(PWP)

*是瘫铁,是瘫铁,是瘫铁,重要的事要强调三遍

*链接https://m.weibo.cn/3894038233/4395765973520233

*一不留神就入了大众逆流(不是,本来杰洛这种长直发可硬可甜的美人就好戳我,而且看漫画的时候就感觉乔尼真的好宠他呀,一不留神就…

*是瘫铁,是瘫铁,是瘫铁,重要的事要强调三遍

*链接https://m.weibo.cn/3894038233/4395765973520233

*一不留神就入了大众逆流(不是,本来杰洛这种长直发可硬可甜的美人就好戳我,而且看漫画的时候就感觉乔尼真的好宠他呀,一不留神就…

节操喂狗

[七部JGD]Something New, Something Different(下)

搞完啦,下篇开始有JG插入肉注意~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570373/chapters/44863726

混邪又喜欢3批,真的对不起

搞完啦,下篇开始有JG插入肉注意~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570373/chapters/44863726

混邪又喜欢3批,真的对不起

禾子

恭喜乔尼终于撩到杰洛了

P2(一定会火遍YouTube的)

恭喜乔尼终于撩到杰洛了

P2(一定会火遍YouTube的)

节操喂狗

[七部JGD]Something New, Something Different(上)

是七部3批,攻度顺序乔尼x谢x龙,因为写太长了就先把前半段发了

好像光是注意就会被lof屏蔽,直接点链接看文前Note吧↓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570373


严格说来应该下篇才有JG的插入肉,不过感情表现一直都有就姑且打上tag了……


是七部3批,攻度顺序乔尼x谢x龙,因为写太长了就先把前半段发了

好像光是注意就会被lof屏蔽,直接点链接看文前Note吧↓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570373


严格说来应该下篇才有JG的插入肉,不过感情表现一直都有就姑且打上tag了……


禾子
听来的故事 愿世间一切美好给予...

听来的故事

愿世间一切美好给予铁瘫

听来的故事

愿世间一切美好给予铁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