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jo

103.1万浏览    42967参与
げんしょ゜

被吞了两次再试试

再再再次祝贺黄金之风动画化

一方女体化有注意

被吞了两次再试试

再再再次祝贺黄金之风动画化

一方女体化有注意

风蛇

【🌟🌟🌟🌟一个群宣🌟🌟🌟🌟】

找不到组织只好自己建了一个群,大概是波波中心向群,波厨看一眼看一眼!!

欢迎各位爱波人士,来一起快乐一起流泪,分享粮食、督促产粮啥的(喂),闲聊扯扯淡也行

总之有兴趣快来➕➕➕入吧!


【🌟🌟🌟🌟一个群宣🌟🌟🌟🌟】

找不到组织只好自己建了一个群,大概是波波中心向群,波厨看一眼看一眼!!

欢迎各位爱波人士,来一起快乐一起流泪,分享粮食、督促产粮啥的(喂),闲聊扯扯淡也行

总之有兴趣快来➕➕➕入吧!


SCARAMOUCHE?

【布加莓】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

*给@渊青梣 渊哥的!
*过去捏造,关于福葛的入团
*布加莓
*标题随便诌,和那首歌没关系

“当然,你的加入,现在也不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布加拉提走出管教所,回头对紧跟在身后的福葛说道。在管教所的这几天,潘那科塔很难说自己过得很好,以至于见到外界的阳光时,都感到一阵刺目的晕眩。已经又是白天了,他有些恍惚,一时间甚至忘记了自己究竟在这个钢筋混凝土的城堡中待了多少个时日。
嗯,我明白。福葛回答的声音又低又轻,粗心些的,甚至以为这个不服管的孩子正对着保释自己的恩人过河拆桥地嘀咕着什么不好的脏词。
不出所料地,在加入组织之前定然会有诸如面试一般的考核吧。对于测试内容,布鲁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尽...

*给@渊青梣 渊哥的!
*过去捏造,关于福葛的入团
*布加莓
*标题随便诌,和那首歌没关系




“当然,你的加入,现在也不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布加拉提走出管教所,回头对紧跟在身后的福葛说道。在管教所的这几天,潘那科塔很难说自己过得很好,以至于见到外界的阳光时,都感到一阵刺目的晕眩。已经又是白天了,他有些恍惚,一时间甚至忘记了自己究竟在这个钢筋混凝土的城堡中待了多少个时日。
嗯,我明白。福葛回答的声音又低又轻,粗心些的,甚至以为这个不服管的孩子正对着保释自己的恩人过河拆桥地嘀咕着什么不好的脏词。
不出所料地,在加入组织之前定然会有诸如面试一般的考核吧。对于测试内容,布鲁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尽力而为便是。福葛小跑两步跟上,牵起布加拉提的袖口。他理应不比自己大上多少年纪,至少和大学中的同学看起来差不了太多。
福葛的脑内闪过了各种可能的面试和问答。从最初给人的印象来说,这场测试很可能平常得有些不起眼,而也肯能反其道而行之偏要给人留下些黑道的刻板影响。作为黑帮,正面的冲突肯定不会少,因此会有射击或者搏斗之类的检测吧,如果说是需要军师一类辅佐的角色,一定又要有写策略的考核。武斗于孩子而言自然是陌生,但智略而言……他忖度着,最后得出自己一定会在最初的,最简单的,关于名字的发问上就被判下落选的结论。
他甚至能想象到那推脱的说辞:你才十三岁,一来没有什么城府,二来也没有以一敌众的体魄,空有些课本上的学识,以及空心的聪明,皆是无用的。甚至更有可能,直接毫不留情地,让他滚出去。
但潘那科塔最后来到了冷冰冰的监狱,在考官面前得到了一张又轻又薄的烤箱用锡纸。说是,用以测试这世上最宝贵的品质,诚信。他双手从那庞然大物旁的小门捧起锡纸,在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之内,潘那科塔必须小心翼翼地,不让这脆弱的纸片上产生任何的塑性形变。
“我相信你,细心的潘那科塔,你有着同龄人难以企及的才慧,同时猛烈如同爆风。你一定可以保护好这张单薄的锡纸,护卫、守护可是将来不可绕过的必修课。”名为波尔波的男人——或者说,一团巨大的肉块这样故作亲昵地说道,仿佛福葛已经是他交情至深的友人一般,让单纯的孩子一时感到有些反胃,但他又怎能说出口来呢?
保护一张锡纸?少年轻轻捧着反光的金属薄纸,有些心不在焉地看着自己反光中模模糊糊的倒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的确是个还不赖的考题。
那个年轻的布加拉提,也应当接受了类似的考验吧。
脆弱的锡纸只能轻轻捧着,别说对折之类的,任何一点微小的动作就会留下不可逆转的变化,至此测验就彻底完蛋了。而离开监狱之后的安全检查,就成了第一道难关。严厉的警卫可不像布加拉提那样通情达理,手中面巾大的锡纸定然逃不过审查的范围。如果是别的什么东西倒还好,潘那科塔压低了眉毛,目光坚定地锁在波尔波黑不见底的,病态的眼瞳无不困扰地想着,可这偏偏是一张纸。
平整的平面,以及足以在上面留下涂鸦字样的粗糙程度。只要满足这两条简单的条件就足以被称之为传递信息的载体——即使上面只字不见,也会被怀疑包含着什么难以言说的思想的,用以交流的载体。如若这样大大方方地带出去,一定会被诘问到“波尔波那家伙,究竟要你带出什么消息!别以为使唤小孩子用特殊的墨水,就可以蒙混过关!”诸如此类,鸡蛋里挑骨头,刻意刁难的问题。
换言之,结论很明显,潘那科塔·福葛几乎没有希望将这弱不禁风的纸片平安地带出这里。但事已至此,他是没法丢下自己已经对组织失去兴趣转身撒手就走,为了找到一席之地,潘那科塔必须另辟蹊径。更何况,他不想让布加拉提的努力就这样付之东流,福葛不想辜负他的期许。
“信任是相互的。”他开口道,变声期未至的孩子,说话还有些奶气的声音。站在波尔波面前,还未长开的福葛看起来就像人偶一般小巧,但他的面无惧色,如同在小学生物课上观察着在地上列队爬行的蚂蚁一般沉稳。“同理,您寄存在我这里的这份信任,也是要受到考核的。”如果要说福葛心底没有一丝畏惧,那自是稽谈,此刻他甚至不知道回荡在脑内的究竟是自己努力抑制住的呼吸声,还是在胸腔内震想的心跳声——只要波尔波愿意,他甚至可以只用一只手就捏断自己的脖子。
波尔波大笑起来,并且对福葛的判断大加赞许。“你说的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他凑近过来,身上的横肉都贴在加厚的玻璃隔板上,粘上一层越抹越脏的油脂。男人的吐息全都喷在透明的障壁上,在他们之间涂上一层雾。
他允许福葛继续说下去,但时间极其有限。十五分钟,如潘那科塔短暂的童年那般转瞬即逝。警棍敲打在监牢的铁栅栏上,哐当哐当地从幽深的走道跑进他的耳中。狱卒扯开了嗓子,不耐烦地催促着屋里的孩子。似乎,平安无事地带出锡纸变得更加天方夜谭。
少年并不感到急迫,或是焦躁,反倒狱卒这毫不通情达理的粗暴让他更加笃定了自己的判断。
“连同信任的‘有限’,实则也是相互的。”他鼓起勇气开了口,给出自己的判断,“我并不相信这场测试的合理性,比起说质疑,不如说是您对这场测试结果究竟如何,可能并不在意。”
但毕竟是黑帮的考核,不可能只有这唬人的形式。那么只能说明,一切都要以这张薄纸作为开端……天啊,他竟然真的这样想,这样说,甚至这样做了。话音未落,福葛便当着波尔波的面,在他深黑的眼白下,将锡纸揉作了一团。
合理总是躲在疯狂猜想的门后。他掷出了骰子,不论对方是否在乎,潘那科塔都在黑帮的考官前赌上了自己的一切。
接下来的安静让他感到一阵没有名堂的恐慌,波尔波只是睥睨着男孩贫瘠的演出,那多肉的双唇似乎没有半点开阖的打算。凉意从脚底一下蹿了上来,让孩子打怵地后退了两步。这和当时他拿起百科全书朝着教授脑袋上砸去,实际上一点差别都没有,不如说,这带着僭越的轻蔑的行径显得还要更加恶劣。我只是坦率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并且付诸于行动……他在心底为自己辩解道,又捏紧了手心的锡纸,在那嫩嫩的掌心中留下星星点点的红印。
在少有灯光的监牢内,处处布满阴影,无处不是秘密。
可波尔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狭窄的牢房中只能远远地听见不耐烦的狱卒来回踱步的脚步声,和甬道内不时穿梭而过的风声。少年感觉自己就像大理石雕塑一般僵硬地凝固了,他不敢将视线从男人身上离开,可同时他又惊恐地察觉到,在余光中有一道黑影闪过。那是连身的长袍,定然不是狱卒,修士则更加离谱。还不待他得出结论,少年细弱的脖颈便已经被那巨大的幽魂给掐住,轻轻松松地就提到了空中。
他甚至没有余地发出惊讶的叫喊,只能瞪大了眼睛无不恐慌地看着眼前的——人,或者说是别的什么……?现状早已突破了常识所能解释的范围,如同打蛋器一般搅弄着少年一片狼藉的大脑——或者说,它只是一副面具,下面套着的,都只是缥缈的影。
如果放在恐怖电影中,这东西定然是足以斩获奥斯卡的经典扮相,一场于厉司河畔开幕的嘉年华。福葛狭隘的理性告诉他那不过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而内心又不住地在这份不可名状的恐惧中不断逃避,强烈的窒息感紧逼而来,潘那科塔的视线却无处安放,既不敢同眼前这不知是人还是什么的怪物对视,又不知道应该将自己惊慌失措的视线放到哪里去。
那玩意如同丧钟的使者,开口便只见深渊。“是你揉碎了锡纸吧!”他怒吼道,丑角一般的面具脸庞上倏地撕开一道裂谷,从姑且名为嘴的部分中唐突地伸出了金属的长箭,直指着潘那科塔的眉心。“你只剩下两条路可走。”带着演剧中贵族的黑软帽的o 幻影继续说道,严厉而决绝。
两条路?!潘那科塔感到可笑,分明摆在自己眼前的是条死胡同,那就是放任自己的脑袋被这锐利的箭头扎个对穿!他挣扎着从它的掌心中乞讨着空气,穿着小腿袜的两条腿又蹬又踹。这就是黑帮的入团测验?他想,这阴影身后的波尔波一定不语地嗤笑着自己的自以为是吧。但毫无章法的手舞足蹈终究无济于事,现在他必须行之有效地做点什么才行……至少,布加拉提还在等着他的回复!
但潘那科塔唯一能笃定的是,布加拉提应该也经历过类似的场面。尽管这只是他主观臆断的猜测,但一想到这,福葛便觉得更有了几分底气。
“你这家伙……”他感到一阵被戏耍的恼怒。啊啊,是啊,那不然呢?就是你眼前的我,堂而皇之地,看起来完全不假思索地捏碎了那张纸!是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现在你又想如何,用那箭头扎碎我的头盖,穿过我的脑仁,最后通过见不得人的手段宣称我是自杀,永远地钉死在棺椁之中吗!
别开玩笑了!男孩怒吼着,尽管听起来还有些未长开的稚嫩,但他的愤怒早已入木三分。潘那科塔伸出手便抓着箭柄就朝着自己左肩扎去,这是情急之下他能想到身体上最为安全的部分之一。金属的箭头刺穿少年的外衣,表皮,真皮,脂肪,肌肉,肾上腺素狂飙着冲昏了福葛的理智,他尖叫着抗拒那穿骨剜心的痛楚,同时却将自己的身体撕裂得更深。一时间,颈部的束缚也像是刻意地放松了似的,那东西松开了一只手,露出在福葛稚嫩的颈项上留下的掌印。孩子注意到波尔波含笑的眼神,猜不出他心里到底想着什么,只是觉得绝对不可以浪费这好不容易到时候的机会,便同时借力身后的墙壁,鼓足劲地一蹬,荡起他小小的身板,侧着身体整个人都撞过去。
他摔在地上,无可控制地,呜咽着滚了几圈,在水泥地面上拉出一条暗红的线。
在刺痛中他感到那不讲道理的长箭在自己的体内插得更深了。但万幸的是,他的计划好歹是成功的,至少成功地避开了要害——如果运气再差些,遭殃的不是好不容易重获自由的脖颈,就是在胸腔中激烈跳动着的心脏。福葛吃力地撑起身体,没有余裕考虑疼痛,只是怒视着沉默的考官咬紧牙关地咧出一道笑容来。
“灵魂。”那身裹黑袍的丑角机械地转过身,走到福葛身边,“以先定者,被选召之人的身份活下去。”说着,便毫不留情地从孩子身上猛地抽出箭矢,扬起飞洒的血花,在福葛纯白的衬衫上染上深红的波点。那东西拿着箭,也不擦去上面的血痕,木楞楞地又张开他深渊似的大嘴,就这样塞了回去。旋即,便像仙境中那只会笑的猫一样,凭空地淡去消失了。
潘那科塔的痛觉神经告诉他还活得还挺精神。开什么玩笑……他低声道,吃力地撑起身体,只能借着牢房内的玻璃隔板支撑着不倒下去。牢房内如同新装修的公寓一般整洁明亮,而其中的囚犯已经没了踪影,或许波尔波已经受够了这场闹剧,又缩回他的床上继续饱食终日了吧。
潘那科塔心想着这场考核算是彻底砸锅,会面的时间也走到尽头,他已经不再有希望了……便只好继续拽着自己的小身板蹒跚地前行着。止不住的血液浸进他的指甲缝,从他的手指间漫出,随着他磕磕绊绊的步伐在玻璃幕墙上画上一道狰狞的血线,如同分离红海一般将玻璃墙分成两半。孩子的血液映照着波尔波房内鹅黄的灯光,又套上了一层诡异的亮色。
他得离开了,可能还会回到和这牢笼没有区别的管教所。
太过恍惚的男孩仿佛下一秒就会在失血脱力中晕厥在血泊中去。但下一秒,这个路都不大看得清的男孩便闷头撞到了牢房旁半开的门闸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那道闸门不早就应该在拿起锡纸的时候收起来了吗!福葛本想揉揉自己撞得通红的脑门,但旋即便又因为那撕裂的伤口而吃痛得扭作一团。这时他方才察觉到那小窗口上还放着一枚闪闪发光,雕花的,和不久前布加拉提手中的一模一样的金色胸针。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这恰是热情的成员证明。
尽管并不是什么常见的套路手法,但总而言之,潘那科塔似乎做到了,他似乎成功地通过了入团的测试,拿到成员的徽章。什么伤口,血液,或是那奇异的箭矢,孩子一时间也顾不得那么多,拿起徽章撒开腿便在监狱阴冷的走廊上跑起来,他得赶紧出去……先处理好自己的伤口,哪怕用胶布随便裹一裹也可以,然后再去找布加拉提。福葛撞开搜身的警卫,又缩起瘦小的身体,从五大三粗的狱警腿间的空隙中滑步溜过。
身后警铃大作,有人追了上来,也有人拿起听筒紧急地呼叫起支援,但不出十步的距离,他们便又唐突的尖声叫嚷起来,充满了痛苦,充斥着绝望,再接着连穷追不舍的脚步声也不能再被听见了。他情不自禁地回过身望去,只见此时已经望不见走廊的尽头,眼前不远处尽翻滚着些不详的紫色烟雾,以及在地面上渐渐扩散开来的血泊。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明白如若再在这里犹豫彳亍,下一个浸泡在那烟雾中发出哀嚎的必然是自己。
终于,潘那科塔逃出了监狱,在太阳的慈爱下得到了解脱。
一个踉跄,重伤的男孩绊倒在地上。这样一来,当然有无数双眼睛的焦点又落在自己的身上了吧,福葛有些不抱希望地想着,眼前仿佛飘来阴云的荫蔽,渐渐暗淡了一片下来。或许是某个热心的好事者吧,毕竟要忽略一个浑身是血地从监狱中跌跌撞撞地跑出来的模样十三岁的小孩子,着实有些困难。“没事的,我自己可以……”尽管他知道这于事无补,但还是习惯性地用客套堵住他们的嘴。他真是着实不想处理这不必要的
“伤口暂时交给我处理就好。” 如同在耳边敲响教堂的鸣钟,男子沉稳冷静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福葛怔怔地抬头望去,对上对方青金石般的眼睛。福葛倒吸口气一下绷直了背脊,他牙齿打战,嘴唇也颤抖着,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支支吾吾地拼凑出他的名字,布加拉提。潘那科塔张开口,正想说出些什么的时候,布加拉提那年轻却已经了些风霜的手指便已经点上了他的稚嫩饱满的唇,示意他暂时不要说话。
随之,身后出现的,是同他的那对眼睛一样深蓝的幻影,和波尔波面前时的那个黑长袍的家伙有些相似,但完全无法从他的身上感受到那葬礼一般的威压。幻影一伸手,自己身上的伤口便成了一道闭合的拉链封住,止住了汩汩流出的血液。……不知怎的,福葛还想到了监狱走廊内那场没有由头的,深紫色的大雾。
“已经没事了。”布加拉提静静地说道,安抚似的理顺潘那科塔在奔逃中变得乱糟糟的金发,随之留意到孩子紧紧攥在手中的证明,又继续鼓励着他说,你做得很好。
福葛嗯嗯呢呢地应和着,声音渐渐地微弱下去,最后十三岁的孩子终于意识到在自己心底里抽出芽来的不安和恐惧,不能自制,潘那科塔终于就在监狱的大门前抱紧了面前的青年。起初,他还能抑制住自己的抽泣,但雪球越滚越大,很快就崩落四散成一场雪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声地哭喊起来。
他终究只是个十三岁,说话还软软地,就连生气也显得底气不足的小孩子。害怕也好,不安也罢,甚至对于那些不断冲击着自己常识的,幽灵般的幻影,和那在被长箭贯穿的那一瞬间,对布加拉提转瞬即逝的被欺骗的崩溃——对于孩子而言,他复杂的心绪已经被压抑了太久,而此刻,终于挣脱了所有的拘束。
福葛埋在布鲁诺的肩窝里大声地哭嚷着,泪水糊满了一脸,浸湿了布加拉提的肩角,涂上一层浅浅地深色。他真想告诉他,是的,布加拉提,尽管有着诸多变数,但他终于得到了认可。
已经没事了。布加拉提安慰道,却松开了手,端正了语气,让福葛自己站起,他说如果引来太多关注,可就不像黑帮那样沉稳低调了。这一招的确卓有成效,本就有些脸皮薄的潘那科塔一听就意识到自己丑态百出的蠢样,脸蛋唰啦一下就烧得通红,赶紧揉揉哭得又红又肿的眼睛就跟上布加拉提。
现在他已经是黑帮成员了呀,潘那科塔有些难以置信,感觉空落落的,但抬头一看走在前面的布鲁诺,便就又按下心来,像是什么奇异的魔法。
潘那科塔心知肚明,这世上绝对不存在什么永恒,但孩子仍然想要一直信任他,跟随他,直到不得不面对的离别到来。

Gany.

(画完发现我好ooc啊不敢上色

p2是没有画完(画不下去)的福葛,真的是福葛

(画完发现我好ooc啊不敢上色

p2是没有画完(画不下去)的福葛,真的是福葛

孤高子
ooc的茸 第一次用ipad尝...

ooc的茸


第一次用ipad尝试上色……感觉procreate里的笔刷跟我画画习惯差的有点多好不习惯……求推荐些ipad上色不错的软件【。


ooc的茸



第一次用ipad尝试上色……感觉procreate里的笔刷跟我画画习惯差的有点多好不习惯……求推荐些ipad上色不错的软件【。


Nord
怎么就管不住这双玩游戏的手【超...

怎么就管不住这双玩游戏的手【超低产

怎么就管不住这双玩游戏的手【超低产

冷水鱼钩
上完色放上来之后被丑到反思自己...

上完色放上来之后被丑到反思自己,心绞痛一般删掉了,只有线稿勉强能看,遗照留念😭

上完色放上来之后被丑到反思自己,心绞痛一般删掉了,只有线稿勉强能看,遗照留念😭

Izumi-泉桑想成为腿毛

噫————
我中啦————

摸完才发现咋跟奶孩子似的。。【?】

噫————
我中啦————


摸完才发现咋跟奶孩子似的。。【?】

乌源流窨
只有在布加拉提身边内心能感受到...

只有在布加拉提身边内心能感受到平静(误)

只有在布加拉提身边内心能感受到平静(误)

Z尾坐轮椅

虽然后面几部也很好看,但是又不忍心往后看
空的人真的很难过

虽然后面几部也很好看,但是又不忍心往后看
空的人真的很难过

胡轩

船医回家,kila要粮(?)

今天没有四蛋和露伴老师。

船医回家,kila要粮(?)

今天没有四蛋和露伴老师。

成策【求约稿吖~】
说起来有些下流,我bo——了(...

说起来有些下流,我bo——了(〃・̆ ・̆〃) ​​​​

说起来有些下流,我bo——了(〃・̆ ・̆〃) ​​​​

永久冻土

p1是翻到5月份的一张涂鸦   不想修线了直接草稿拖来铺个色爽一爽

p2是给cp23的一本花主题jojo全八部BG合志画的guest图的局部图透   请多支持本子x

p1是翻到5月份的一张涂鸦   不想修线了直接草稿拖来铺个色爽一爽

p2是给cp23的一本花主题jojo全八部BG合志画的guest图的局部图透   请多支持本子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