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jo

151.7万浏览    48680参与
Koyo

波鲁那雷夫和乔瑟夫坐在沙漠里看星星,片顷波鲁那雷夫突然一声慨叹,说哎,乔瑟夫先生,麻烦问你一件事情:假使世上无端有这样一等人存在,你看他一身红配绿也犹觉美丽,这事算不算得上是爱情?乔瑟夫咂巴嘴想了想,点点头说我觉得行。末了又惊恐转头,说波鲁那雷夫,你莫不是也喜欢看迪士尼?虽然可以理解,但这里是沙漠,你可找不到美人鱼。

闭嘴吧,波鲁那雷夫说,我看你还喜欢白雪公主呢,周围飞鸽子哩。

波鲁那雷夫和乔瑟夫坐在沙漠里看星星,片顷波鲁那雷夫突然一声慨叹,说哎,乔瑟夫先生,麻烦问你一件事情:假使世上无端有这样一等人存在,你看他一身红配绿也犹觉美丽,这事算不算得上是爱情?乔瑟夫咂巴嘴想了想,点点头说我觉得行。末了又惊恐转头,说波鲁那雷夫,你莫不是也喜欢看迪士尼?虽然可以理解,但这里是沙漠,你可找不到美人鱼。

闭嘴吧,波鲁那雷夫说,我看你还喜欢白雪公主呢,周围飞鸽子哩。

Rg

都给我看过来直面这个男人的魅力,我不允许世界上还有人不知道岸边露伴的好(字正腔圆

都给我看过来直面这个男人的魅力,我不允许世界上还有人不知道岸边露伴的好(字正腔圆

道长在线科学修真
大江户乱舞(茸茸的口红花了是哪...

大江户乱舞(茸茸的口红花了是哪个小混蛋干的呢?)猜中无奖

大江户乱舞(茸茸的口红花了是哪个小混蛋干的呢?)猜中无奖

铁石的浪子

【授翻】钻石在你指尖

想啥呢宝贝儿儿儿儿儿!!!!


第二章


       对于从交手替身使者以来的乱局中一逃了之,亿泰心里怪怪的。他知道这样不体面,也没有担当,但除了假装鸵鸟直到不再感觉恶心之外,他不知所措。


       “遛弯儿舒服吧,是不是呀爹?”亿泰哄着虹村先生,两人一起慢慢悠悠地走回屋里,“我以后肯定会多带你出去。”


       虹村先生...

想啥呢宝贝儿儿儿儿儿!!!!


第二章

 

       对于从交手替身使者以来的乱局中一逃了之,亿泰心里怪怪的。他知道这样不体面,也没有担当,但除了假装鸵鸟直到不再感觉恶心之外,他不知所措。

 

       “遛弯儿舒服吧,是不是呀爹?”亿泰哄着虹村先生,两人一起慢慢悠悠地走回屋里,“我以后肯定会多带你出去。”

 

       虹村先生紧紧地抱着亿泰的腿,进屋以后亿泰把他安置在厨房旁边,这块地舒适又干净,所以他没有乱跑也没有捣蛋。亿泰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这烂沙发是他因为一点微弱的企盼,想让这地方多点家气儿才弄来的,虽然是在别人家的马路牙上捡的,但其实还挺不错,好歹这屋子里不再那么空洞了。

 

       亿泰闭上眼睛,把脑袋靠在手上。胖重虽然不算一个密友,认识亿泰也不长,但这不是重点。他的朋友被谋杀了,而这世界运转如常,毫无波澜,就像妈妈死的时候,爸爸变异的时候,还有形兆被杀的时候。如果说有一个道理是亿泰学到了的话,那就是这世界对有些东西其实既不入眼也不关心。

 

       他在那干坐了一会儿,并没有真的在想什么,就像以前被安排的一样,他不经常做脑力活儿。他也没哭,太累了。他只是听着房屋自然产生的嘎吱声,困惑着有些事他是不是注定无能为力。胖重在他们午饭后被谋杀,他当时离得那么近,然后就这么让胖重死了。

 

       有人敲门,亿泰掀起一只眼皮。不是仗助或康一,我清楚他们敲门的模式,难道是……露伴?由花子?他不太希望是他俩,也许正是那个凶手。哈,让我死于字面意义上的请杀手进门。亿泰谨慎地把门开了个小缝。

 

       “承太郎先生?”亿泰自言自语道,门晃动着打开,“您怎么来了?”承太郎只是盯着他。妈耶他是真的魁梧,他现在是…仗助的侄子?假如仗助长这么大块的话?“呃…”承太郎仍然不作答,亿泰把重心后退到脚跟,“您——要不要进来坐坐——我还是去倒杯茶——”

 

       承太郎猛地回神,“不,抱歉,我来只是……”承太郎眨了眨眼睛,但还是绷着脸,“你看起来……魂不守舍。”亿泰抬起头来,他不确定自己明白这什么意思。“早些年,”承太郎清了清喉咙,而亿泰觉得这样晾在门口简直尴尬到死。“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挚友在战斗中陨落,也是你这个年龄。”亿泰意识到这是在干嘛了,他看着脚。承太郎这样威严强大的人走这一趟就是为了安慰他?不值得。“它会在人的精神与心灵上敲下一记刻骨铭心的响钟,沮丧是最自然不过的。”承太郎微微点头,“没错,没事的,不要考虑如果。沉迷于假设本可以怎样,你会发疯。你要保持活力和战意,为了那些光荣战死之人的荣耀,好吗?”亿泰盯着承太郎,他的声音毫无变化,也许目光略有绷紧但他仅仅是眯了眯眼。亿泰凶猛地深吸一口气,但他已经在想形兆了,他最后的话语虽然刻薄,但始终救了他的命。这一定是有意义的吧?形兆一定是希望他活下去的吧?“你是个好孩子。”承太郎用手拍了拍亿泰的肩,有力到他的双膝一沉,“还有,我知道仗助等会会来,他看起来很担忧。”

 

       “啊,真的?”亿泰还准备说点别的但承太郎已经道别回去开车了,亿泰只得笑了,承太郎是个安静的人,任何人都会这么说。实际上,他竟然对亿泰说了这么多,已经让这个男孩惊奇。

 

       承太郎也不爱说谎,大概一小时后,亿泰刚做完晚饭,仗助就敲响了门。就像康一会敲着绅士的拍子,仗助拍门很烦人(还吵)。他拿着一个小旅行袋,“早啊伙计,你穿这个围裙真可爱。”

 

       “哈哈,”亿泰说着,让仗助进了门。他感到颈后有些许紧张的汗水,默默地擦掉了。“你来干嘛呀?”

 

       “跟我妈说在这过夜了,”仗助宣告,自觉地进了厨房,“来学习。”他窃笑,而亿泰很迷惑有啥好乐的。“你看,这是托尼欧让我给我妈的东西!”仗助拉开包,拿出一大瓶红酒,“我妈讨厌红酒,她喜欢啤酒,你造不?眼看就要浪费了,我觉得我们可以负责处理。”

 

       “妙啊兄弟!”亿泰跟他击掌,不去纠结为啥托尼欧会给朋子送红酒,“不过我没有红酒杯啥之类的时髦玩意儿啊。”

 

       “那没关系,我们就用普通杯,我就是……我不知道,因为胖重的死和所有事情,为了他的回忆什么的,我想喝一杯,也看看你好不好。”仗助瞥了一眼亿泰,“你还好吧?”亿泰点点头,仗助解脱般地叹一口气。“很好,很好,所以你做的啥饭,还做我的了?”

 

       “就是烤鱼肉和米饭,蔬菜,没什么特别的。”亿泰脸红了,仗助比形兆过去喜欢他做饭多了,他学做饭只是出于必要,但他高兴擅长一件事,“和袋装乌冬。”

 

       “闻着明明挺香,伙计,别谦虚。”仗助玩笑地捶他的胳膊,“来吧,上楼。”

 

       亿泰家没有餐厅,只有一个磨损很严重的厨房餐桌,但他很少用。仗助知道亿泰的房间有一台小小的电视和雅达利游戏机,这些消遣比起跟虹村先生相顾无言秋风起要好太多了。他们缓缓地爬上楼,费劲扒拉地拿着东西。食物很昂贵,即使给弄撒了亿泰也会吃下去。仗助把包放在亿泰的床上,把盘子和碗摆了一地,然后对于每当在他身边时亿泰有多紧张一如既往地毫无自觉,尤其是,他现在就在他的卧室。

 

       亿泰觉得自己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大傻吊,他是怎么才会没注意到自己对仗助有多么的投入,这已经不仅仅是迷恋了,不是,亿泰之前是爱慕,但比那要多,不,他妈的亿泰是爱他。太悲催了,因为他知道仗助只当他是朋友,他没有任表示,没有任何类似调情的迹象。亿泰觉得,某些角度来讲该知足了,做仗助最好的朋友是一种令人敬畏的喜悦,这之中的大部分时光亿泰已经开心得不行了,但是每当和仗助单独一起,或者,每当仗助在夕阳或者其它罪孽的景色之中显得无比美好的时候,亿泰就不能抵抗诱惑。他想和他卿卿我我一口气两个小时,无论到哪都手牵手,蜷缩在他胸膛上睡觉;他想和他出去约会然后做一些诸如告诉他他有多美,给他买礼物等一切陈词滥调的事情。这种感觉好像挫伤一样隐隐作痛,几近渴求,如果保持现状就可以继续和仗助混在一起,亿泰愿意忍耐,虽然照这样的发展势头,他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卧槽,老弟,你这个手艺真可以了。”仗助边说,往嘴里塞了半块鱼,“你果然还是不敢吃辣。”

 

      “嘿我是不想吃个饭还受罪好吧,这叫人之常情。”亿泰坐到他旁边打开了电视,其实亿泰早就饿了,但现在他胃里又好像轻飘飘地充盈着许多小泡泡,吃不下多少了。“楼下还有热酱汁。”

 

       “不用,我不想破坏这个风味。”仗助笑着对亿泰说,亿泰紧张地笑回来。“好了,我找不到启瓶器,就劳烦你……”仗助把酒瓶底朝着他,“小心点?”

 

       亿泰最近和替身稍微训练了一下,他想要在战斗中更有用,但他其实不是很喜欢用它,一来是因为太危险,而且他不喜欢回想是怎么得到它的。一年前左右吧,形兆消失了几个星期,也没交代去哪了,只说不用操心,亿泰后来知道他是去取弓和箭,还在亲自上阵之前先实验了几个无辜躺枪的人。得到轰炸空间的那一幕回想起来仿佛就是昨天,那是个晚上,他正在刷碗,好像还看着窗外,形兆就射了他的脖子。那翻腾的痛苦像婊子一样刻薄,比他脸上受伤、或者从篱笆上跌下,摔到地上还疼,他觉得自己肯定要死了,尤其是形兆还猛地把箭拔出来,然后他尝到血。但几乎立刻,轰炸空间凭空出现,亿泰吓得削掉了一半厨桌、两把椅子,但最后形兆似乎还挺满意。

 

       “好了,拿稳了。”亿泰现在是没那么害怕用轰炸空间了,但仗助离得太近,而且他有点怪念头担心弄着仗助的鼻子或者乳头,但最终他干掉了塞子,并且没有洒出一滴。

 

       “漂亮!”仗助道,把他们的杯子满上,“为胖重!”

 

       “为胖重!”他们碰了杯,一口闷。红酒这么喝有点粗野了,还特别苦,亿泰努力不让表情太扭曲,仗助已经眉头皱得死紧。“啊,恶糟的老人臭。”仗助点点头,然后他们又喝了一大杯。“托尼欧不想给你妈妈送清酒之类的真是太坏了。”

 

       “屁,这样才好。”仗助仰起头干了他那杯,亿泰盯着他玉颈生香和其中上下动作的喉结,从这个角度,他的下巴也格外优美。亿泰难以想象他的皮肤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咸还是甜,都有可能,但那都是性感的盐和糖。“给我倒上兄弟,只要一半。”

 

       “别太快了,”亿泰说,又给他倒满,暗暗嫌弃自己喜欢伺候仗助喝酒。“你会吐的。”

 

       仗助不知好歹地嗤之以鼻,“红酒而已,那,你下来想干嘛?”

 

       吻你,亿泰想,看着仗助沾了酒的嘴唇,“电影?”

 

       “行啊,今天你选吧,上次好像是我?”

 

       “是啊而且你选的可没品了,”亿泰咽下几口米饭,蹭到藏品那,全是从几个镇子以外租的超期的影碟,他们又抓不到我,是吧?“《午夜凶铃》怎样?”

 

       仗助立刻面如纸色,亿泰露出一个傻笑,他就期待这种反应,“那、是那个鬼片吗?”

 

       “其中一部,咋,你害怕?”

 

       “什么?!放屁不可能,你赶紧播,哼,”仗助交叉抱臂,“我是说,雷米很厉害,灵异不再能吓到我了,毕竟只是电影。”

 

       仗助满脸羞红,亿泰真的好想、好想亲他,就现在,他可爱得超纲了。亿泰把影碟放进机子,然后扑通一下坐到他旁边,放下杯子,“我真不觉得你应该这么猛喝。”

 

        “没错但我们是叛逆者,而不是那种……我不知道要配奶酪,欧洲人拿那玩意儿配红酒喝是吧?”

 

       亿泰偷偷地乐了,他喜欢两个人一起犯傻,而事实上这种场景经常出现。在开场字幕出现前,仗助吃完了饭,喝完了第三杯酒,然后紧紧地挨着亿泰坐下了,紧得亿泰不得不收起一起完整地吃完晚餐的心思——这不公平!他想,这对于仗助根本什么都不是,我们只是……出去玩了,他从来都一无所知哪怕仅仅是碰到他的肩膀就能让我昏了头!亿泰给自己倒了更多就,想要把这些蝴蝶淹死在心里。

 

       “噢噢噢我不喜欢这个,”仗助哼哼唧唧,警惕地看着电视,“我真的不喜欢这个,还有酒吗?”

 

       “这儿呢,”亿泰把瓶子给他,“你喝完吧,我喝太酸了。”

 

       亿泰喜欢假想自己是个硬汉,这些傻逼电影对我完全不管用,但是它管用,真的管用,不过没有仗助反应那么大。为了某些小小的邪念,亿泰选了它。

 

       “我操操操操操操操!!!”仗助在第一处回头杀时失声尖叫了起来,他扔掉了酒瓶(空)并一把攥住亿泰的胳膊,“操我真讨厌这个。”

 

       “那你要关掉它吗?”

 

       鬼魂出现的时候仗助大喊大叫起来,还把脸藏在亿泰肩上,“没门儿,我是硬汉。”

 

       亿泰在他头顶笑了,伸出手臂揽住他。亿泰的头脑不清醒,足够他去冲动,电影也够吓人,好使仗助似乎是没有注意到。但是他妈跟仗助挤在一起简直要幸福得飞升,每次有鬼怪情节的时候他俩就吓得跳起,然后抱在一起,然后傻笑这个电影好蠢,没错,蠢,他们希望如此。

 

       “嘤,我要哭了,”仗助气若游丝,“这破电影是要……要我死啊。”

 

       仗助喝多了,亿泰一看就知道,他自己也肯定上头了,但没有仗助那么严重。这有一点帮助,仗助就像嗯,一口气喝了两听啤酒一样,毕竟他是在监督下长大的。“你是个轻量级选手啊盆友。”

 

       仗助冲他吐吐舌头,但与其说是被怼鬼脸,这更像一个赐福,“不管了,好热啊,你有降温的吗。”

 

       “有一把扇子。”

 

       仗助不满地嘟囔,甩掉了夹克,亿泰倒吸一口气,他憎恨这T恤是这样严丝合缝地勾勒着他的胸膛,而且嘴上说恨实则是爱。现在仗助舒服地依偎在他背后,胳膊搂着他的腰,亿泰提着一口气,克制着恐慌。酒劲在他耳边吹风,没问题的,仗助这般小鸟依人甚是平常,情况就该这样发展,而且仗助的美貌在电视蓝光的闪烁下是那样的动人。

 

       “我很害怕。”仗助小声呢喃,指甲陷进亿泰的皮肤,“雷米做不到这个,她不能。”

 

       “没错兄弟,至少吓不到咱俩。”亿泰愉快地哼哼,对情节其实不是很在意。他紧了紧搂着仗助的手,仗助发出一声柔软的低吟,近乎猫的呼噜,然后把手搭在亿泰肩上。他的心跳愈发激烈,就要破出肋骨,更甚的是仗助的碎发还要搔挠他的颈后和耳沿。

 

       “我希望我们没有失去任何人。”仗助轻声道,闭上眼,“听着,我…你就乖乖跟紧了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仗助坚毅地一点头,“没错,还有如果有人伤到你可以修好你,我不会放任你死或这种事情发生。”

 

       “仗助…”亿泰的心情比他刚喝高了还要激荡,这就是一部分原因他平时为什么远离酒精。没有任何人曾对他说过这种话,他大声地抽了抽鼻子,使劲地用袖子擦掉眼泪。“那、那很了不起啊,太好了。”

 

       “是吗?”仗助轻柔地出声。

 

       “是、是啊,我也会保护你的,我发誓。”亿泰稍稍从亲吻他的脸颊这个念头中清醒,他嘴里干燥,心里像盛着一缸金鱼,泥泞不堪,满溢着局促。仗助几乎睁不开眼,双唇微张,这是一个索吻的信号吗?亿泰脑中疯狂回翻以前看过的直男杂志,上面说女孩舔嘴唇是想做爱了。亿泰直勾勾地盯着仗助的嘴看有没有任何舔嘴唇的迹象。

 

       仗助直起头,定定地看着亿泰,他现在看起来像电影明星,要么就是模特,亿泰感到无法呼吸。我应该就这么告诉他吗?最坏能发生什么?他会跟我绝交吗?“亿泰……”仗助小声喃喃,用一种让亿泰皮肤刺痛的声调。仗助突然双目暴睁,推开了另一个男孩,迅速跳开了。

 

       “仗、仗助?”亿泰喊道,看着他跑出房间,“你去哪?我、对不起——”

 

       亿泰陷入了恐慌,他好像不知怎地毁坏了他们的友谊就因为看了仗助太久,但接下来他听见了某人狂吐的声音。

 

       “说了他会吐的。”亿泰嘟囔,脱了夹克,他也热了而且他不想任何潜在的危险毁掉它。“噫,仗助。”他边喊边靠近浴室,“你还活着吧?”又一阵呕吐回答了他,亿泰叹了口气,他今晚只是喝多了才扮演护士的。另外,他爱仗助,想要照顾他。“我进来啦。”

 

       “别看我。”仗助喉中咯咯作响,脑袋已经探进马桶,“我要死了。”

 

        亿泰嗤之以鼻,坐在他旁边,仗助看起来弱小、无助又可怜,还垂头丧气。亿泰轻柔地顺他的背,像一个妈妈那样,“活该吧你,说不听。”

 

       “别跟我讲道理。”说完又吐了,亿泰皱紧眉头,“兄弟,我浪费了你的晚餐,干得好事……”

 

       “别管那些了,”亿泰说,他知道这会儿想这个很奇怪,但是仗助的背部肌肉真的很好摸,套在他那薄汗衫里也很养眼。

 

       “我的头发……”仗助哀嚎,“散了…进嘴里…”

 

       亿泰努力憋住笑,他敢说仗助就算被车撞了也会先关心头发,“这儿,”他扒住他汗湿、凌乱的头发,露出下面汗湿、凌乱的脸,“好些没?”仗助点点头,继续吐了。亿泰就这样陪着他,试着用哼声阻断噪音。这就是我接近他的唯一方式了吧?这样子把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才有情可原。即便他现在全身汗津津,虚弱无力,还在干呕,仍然是亿泰比谁都更愿意呆在一起的人。“你还好吧兄弟?”他问了斜倚在他身上的男孩一遍,摩挲着他的脸。

 

       “啊、啊,我觉得好了。”仗助坐起来,面色苍白,眼含泪光。“我还是很醉样吗?”

 

       “嘛你大概喝了有……这一大瓶的3 / 4吧,”亿泰说,“你还要别的不?水?”仗助虚弱地点点头,亿泰得以起身,他把杯子在槽那装满,湿了一块毛巾,亿泰小时候不怎么生病,但是形兆好像这样照顾过他几次…在他自暴自弃之前。亿泰跪在仗助后面,用毛巾捂他的脖子。(译者啰嗦一句,擦醉鬼一定要热毛巾哟XD,不然那个酸爽)

 

       “呃。谢了,这样好多了。”仗助抓住毛巾的尾巴擦了擦脸,喝干了杯子,亿泰琢磨着他会不会把杯子也扔了,“不好意思了兄弟,我知道这很恶心,你没必要替我做这个的。”

 

        亿泰又把仗助的头发捋到后面去,这是唯一一次他可以这样触摸它,“我无所谓,兄弟。”

 

       在亿泰帮他走动时,仗助露齿而笑,“操,我还是好热,好像蒸笼一样,你怎么还能生存呢?”

 

       “仗助,只有76度(约24摄氏度),别娇气了。”

 

       仗助只得闷闷地自言自语,然后脱了汗衫,亿泰惊叫一声。“那些都无所谓,反正我要舒舒服服。”

 

       “仗助——”亿泰虚弱地喊,紧接着一条裤子就砸在脸上,亿泰把它挥到一边,扭头紧盯仗助,这个全身仅着拳击短裤和短袜的家伙。他突然希望自己就没有眼睛,或者生出无数只眼睛,他不知道是该绅士地转移视线还是光明正大地视女干。

 

       “这好多了。”仗助伸展着手臂,这这…不公平,亿泰试着停下在他脸上乱瞟,但视线又拐去腹肌,被发梢引向他有致曲线上。这他妈的是什么展开?亿泰疯狂发问,“我现在舒服了。”仗助说,经过亿泰时挤了下他的肩膀,“谢了兄弟。”

 

       亿泰呆立当场,他受到了极大冲击而且不知该作何反应。他俩都是男孩,所以没错他们在体育馆当着对方面换过衣服,该看的都看过了,但当时还有很多其他人啊。亿泰还没有过机会这么近距离地观察,现在妄想成真了,这里只有自己,和仗助在这个小屋里。

 

       亿泰深吸一口气——他只是一副被蹂躏过汗淋淋的样子,这不是那种他脱个几乎全裸勾引我的情况,我必须要正常点了,还有对,永远别再看他了。在回屋前他洗了个脸,希望这样能醒醒酒冷静一下点,然而毫无卵用,他实打实地在因紧张而震颤。当他回到卧室,电影仍然在放,仗助在他的床上,裹在被子里,恐惧地抓着一个枕头。

 

       “你去哪儿了?!我不能一个人面对这破玩意!”仗助躲起眼睛,“要命了!”

 

       “你在我床上干嘛呢兄弟?”亿泰问道,好像这不是他日思夜想的情景一样,“我是说,我有折叠床你可以用,或、或者你在这舒服的话我可以打地铺,你是客人毕竟。”

 

       “不我是不会让你这样做的。”仗助拍拍他旁边的位置,“你上来也够,跟一起睡地上没有区别。”

 

       屁个没有区别!亿泰腹诽,不过这就像仗助要送他一卷钱或者免费甜品,总之没有理由拒绝。他瞬间换好睡裤(希望仗助没有在看因为他上星期摔住腿了)然后小心翼翼地靠在边上。

 

       “就这样,你错过了很多料。”仗助说,把手臂环在亿泰肩上,“但我还是不明白这个电影现在在讲什么,只知道有一个邪恶的婴儿。”

 

       亿泰以后再也没可能与仗助这么亲密了,他手臂上裸露的皮肤贴合着亿泰的脖子和肩膀,使它们如置焰火。他如此细软……像丝绸或者天鹅绒。亿泰使劲地看着电视,力求稳住自己不要扑倒仗助吻得他不能呼吸,他对仗助的感觉绝非纯洁无瑕,有时他会感觉非常愧疚,好像对仗助有不洁幻想需要许可一样,但这种想法没有任何帮助,他也没有控制白日梦。

 

       电影完了,但他俩谁都没有在看,仗助在看亿泰,一脸醉态痴痴地笑,亿泰在看天花板上的海报。“这破玩意太扯了不是吗?还有替身?还有连环杀手?我们要阻止他?太恶心了。”

 

       “是很恶心。”亿泰同意,他仍在神游太空,感觉古怪地……脆弱,好像一条烂糊糊的幼虫,“如果形兆能在的话就轻松多了,是吧?”

 

       仗助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亿泰看到了,他很爱形兆,但即便如此也得承认他的兄长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谋杀狂。“我猜,形兆的替身很有用。”

 

       亿泰深呼吸,“如——如果形兆活下来而不是我会不会更好?”

 

       仗助立刻转到他这边来,抓住亿泰的手。亿泰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儿——“妈的说什么鬼呢兄弟!不可能,别再瞎想了。”

 

       亿泰神经质地笑了,这确实是个蠢想法,不是吗?“谢谢你兄弟。”

 

       “伙计,你如果不在一点都不好,烂透了!”仗助欺身上前,手握得越来越紧,视线锁着亿泰,用他那美丽的、深邃的紫罗蓝色眼睛,“清楚吗?”

 

       亿泰无法抵抗,就用手指缠着仗助的,暗自期盼他会先收回手,但他没有。我不应该这么碰他,亿泰想,他比我醉得严重,这是他抓我手的唯一原因。亿泰的掌心逐渐冒出冷汗,血液冲刷着他的耳朵,仗助的脸就在方寸之外!他们之前也有这么近过,但不是在床上,交握着手。“仗助……”亿泰耳中嗡鸣,身体不自觉地蠕动,他现在特别想和仗助处对象,想要他的爱更甚任何事物。好痛,好痛!“我丑陋吗?”他不假思索地说,没有余力表达真实所想。

 

      “嗯?”仗助支起头,头发垂落在面前,亿泰这次忍住没有把它捋回去,“放屁,没有这回事,”仗助目光炯炯地看着他,“你是个大可爱。”

 

       亿泰如遭电击,他—他说啥?为什么说这个?只是因为醉酒吗?他别有用意吗?也—也喜欢我吗?这有可能吗?他没有回答的时间,仗助大声打了个哈欠,放开了亿泰的手,遮住自己的嘴。

 

       “我要断片了伙计,”仗助念叨着,“哦操,我今天没有做日常护理!乳都拿了。”

 

       亿泰笑了出来,“我觉得一晚上不做不会有什么损伤,”他过去必须撕破自己的脸来不要长得好看,“你真的想再吐一遍吗伙计?因为我不会再打扫了。”

 

       仗助冷哼一声,“免了,爷没事,爷很好,困了而已。”他把枕头往怀里又塞了塞,满足地叹息,亿泰的胸腔一阵抽痛。“你这床单有点破了,但很好闻。”

 

       关电视之前亿泰结结巴巴地扯了点关于洗涤剂的话,现在紧紧地闭着眼。仗助在他床上躺在他旁边,虹村·牛逼·亿泰正跟他睡在一起,史无前例地亲密,他一转身,腿碰着亿泰的,脸对着他。亿泰鼓起勇气张开一只眼偷偷看他,仗助把脸垫在胳膊上,头发拂过眼睛,划落嘴唇,搭在枕头上。他感到一阵阵的病态,因这无处安放的感情。我可以吻他,我觉得他现在甚至会同意,他真美…我想摸他。亿泰艰难地吞咽,我们都醉了,我不能这样做,这可能是唯一一次机会因为或许明早他就忘了…我不能。

 

       仗助又打了个哈欠,“晚安,兄弟。”

 

       “啊—嗯,”亿泰看回天花板,“晚安。”

 

       我他妈是不可能这样睡着的,亿泰想,指甲陷进手掌,当他在这!在我床上!仗助一早就开始打鼾,胳膊横在他胸上,亿泰脑内疯狂呐喊,我喜欢醉鬼仗助但又讨厌醉鬼仗助,他真的一无所知我的感受,他就是不能感同身受,你说是不是?月光清楚地勾勒出仗助的面容还有他搭在亿泰心口的手,亿泰的手指在摸上仗助的手时有些颤抖,另一个男孩动也不动,他就小心地沿着仗助胳膊上的血管,一路来到他光裸的肩。他的皮肤很好,也许仗助会喜欢他,如果他和他一样洗净抹香的话。

 

       亿泰屏住呼吸,轻轻地拂开仗助眼前的头发,捧着他的脸,拇指抚过他的颧骨,仗助应该不会介意的,对吗?这又不是我亲了他什么。亿泰舔了舔嘴唇,用指关节擦了擦仗助颈弯的曲线。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这么近了,他就是想,知道这会是什么感受,和仗助约会,成为这整个地球上最走运的人。亿泰的胃纠成一团,他翻过身,再看我就要亲他了,然后他就会一拳打在我鼻子上。亿泰用力地闭上眼,攥住胸口,没错,全都无济于事。

 

 


cat137

老板出生于1967年夏天。

1967年夏天,是“爱之夏”。

刚入摇滚圈的小萌新抱头痛哭

荒木老师总是能给人惊喜。

————

关于“爱之夏”:

在动荡混乱的60年代的美国,理想烂漫的年轻人为了追求爱与和平,提倡反传统、反体制、反战争、性开放,过起了远离主流社会的群居生活,一场波及整个西方乃至欧洲的“嬉皮运动”就此爆发,1967年的旧金山夏天被称作「爱之夏」,整个运动中最著名的事件要算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来自https://m.sohu.com/a/197831129_713934


————

五部真的是前卫摇滚粉的狂欢

老板出生于1967年夏天。

1967年夏天,是“爱之夏”。

刚入摇滚圈的小萌新抱头痛哭

荒木老师总是能给人惊喜。

————

关于“爱之夏”:

在动荡混乱的60年代的美国,理想烂漫的年轻人为了追求爱与和平,提倡反传统、反体制、反战争、性开放,过起了远离主流社会的群居生活,一场波及整个西方乃至欧洲的“嬉皮运动”就此爆发,1967年的旧金山夏天被称作「爱之夏」,整个运动中最著名的事件要算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来自https://m.sohu.com/a/197831129_713934


————

五部真的是前卫摇滚粉的狂欢


昼夜逆転
毛概课自娱自乐 DIO:就是你...

毛概课自娱自乐


DIO:就是你欺负我儿子和他的部下?


毛概课自娱自乐


DIO:就是你欺负我儿子和他的部下?


凫门
尝试了一下 大概是一张新年明信...

尝试了一下 大概是一张新年明信片,?hhhh

尝试了一下 大概是一张新年明信片,?hhhh

梓凝-不定时消失
看得到幽灵的漫画家和解说员受到...

看得到幽灵的漫画家和解说员受到了惊吓

看得到幽灵的漫画家和解说员受到了惊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