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ano

11602浏览    621参与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SK小段子11》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如有設定,也不加以説明,請自行分辨

-最後就是OOC/

------------

我泡了一杯茶,縮坐在被爐裡一點一點地品嚐著茶香。


他還沒醒來。昨晚上完夜班回來已經半夜2點多了吧。


真是的,我明明已經叫他不用那麼拼了啊。我悶悶地往杯裡的茶吹氣,忘卻禮節地吹出泡泡。


“咔嚓”


房門被打開,我看著他頂著一頭漆黑的雞窩頭走了出來,沒有別髪夾。


真是滑稽的樣子。我忍不住噴笑出來,動手幫他泡茶。


他緩緩坐在我旁邊,靠在我的身上犯睏。我嘆了口氣,把茶杯放到他面前,然後把身上的毯子往他身上蓋去。


「謝謝。...

《SK小段子11》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如有設定,也不加以説明,請自行分辨

-最後就是OOC/

------------

我泡了一杯茶,縮坐在被爐裡一點一點地品嚐著茶香。


他還沒醒來。昨晚上完夜班回來已經半夜2點多了吧。


真是的,我明明已經叫他不用那麼拼了啊。我悶悶地往杯裡的茶吹氣,忘卻禮節地吹出泡泡。


“咔嚓”


房門被打開,我看著他頂著一頭漆黑的雞窩頭走了出來,沒有別髪夾。


真是滑稽的樣子。我忍不住噴笑出來,動手幫他泡茶。


他緩緩坐在我旁邊,靠在我的身上犯睏。我嘆了口氣,把茶杯放到他面前,然後把身上的毯子往他身上蓋去。


「謝謝。」他小聲說著,一邊把頭蹭到我的肩膀上。我輕輕笑著,回道。


「不客氣。」

――――

Fin

日常。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陽炎project夢向文,Kano修

稱雙修,面具組/欺騙組

----

《隨筆8》by修也

-cp不定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如有設定,也不加以説明,請自行分辨

-最後就是OOC/

------------

我最討厭貓咪。


尤其是黑貓。


那個人常常以黑貓的姿態出現,無論是甚麼時候,都不願讓我看到他真正的姿態。


他是一個寂寞的人。

就算他從來沒有說過自己很孤單,但看見他的背影,總能感覺都一絲孤獨和落寞。


為甚麼?


為甚麼就不能讓我呆在你身邊?


我一邊撫著他小小的身體,順著毛一下一下地摸著。止不住的淚水摔在他身上,他也只是輕輕蹭著我的手。


到最後也沒有化...

陽炎project夢向文,Kano修

稱雙修,面具組/欺騙組

----

《隨筆8》by修也

-cp不定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如有設定,也不加以説明,請自行分辨

-最後就是OOC/

------------

我最討厭貓咪。


尤其是黑貓。


那個人常常以黑貓的姿態出現,無論是甚麼時候,都不願讓我看到他真正的姿態。


他是一個寂寞的人。

就算他從來沒有說過自己很孤單,但看見他的背影,總能感覺都一絲孤獨和落寞。


為甚麼?


為甚麼就不能讓我呆在你身邊?


我一邊撫著他小小的身體,順著毛一下一下地摸著。止不住的淚水摔在他身上,他也只是輕輕蹭著我的手。


到最後也沒有化作人安慰我。

――――

Fin


极光之谣
our business ha...

our business has been over 03

our business has been over 03

_沙 鯊 本 鲨_

暑假末尾入的陽炎
於是來堆一些同人

暑假末尾入的陽炎
於是來堆一些同人

梦与书

【阳炎project】夏与蝉之歌

※cp为setokano

※是刀

※非原作背景,架空 

※是普通学生,无能力预警

※OOC和BUG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具体设定会附在文后


>>>01

  多年以前,空气仿佛眩晕。

  尖锐的刺痛划破玻璃般的天空,碎片溢满蓝色的光泽。

  聒躁的蝉声贯穿整个夏季,犹如利刃刺进躯体中切断组织,酸涩晦暗的声音。


>>>02

  初次见面的场景太过惊异,以至于很多年后,濑户仍旧会做与那天有关的梦,频繁而又重复。

  梦里一成不变的时光凝聚于那个下午,有如不断循环放映的老旧电影,泛黄却又清晰。

 ...

※cp为setokano

※是刀

※非原作背景,架空 

※是普通学生,无能力预警

※OOC和BUG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具体设定会附在文后

 

>>>01

  多年以前,空气仿佛眩晕。

  尖锐的刺痛划破玻璃般的天空,碎片溢满蓝色的光泽。

  聒躁的蝉声贯穿整个夏季,犹如利刃刺进躯体中切断组织,酸涩晦暗的声音。

 

>>>02

  初次见面的场景太过惊异,以至于很多年后,濑户仍旧会做与那天有关的梦,频繁而又重复。

  梦里一成不变的时光凝聚于那个下午,有如不断循环放映的老旧电影,泛黄却又清晰。

  “午安哦,濑户。”少年倚在树下挑起眼角打着招呼,而濑户只发得出“啊……”的音节。

 

>>>03

  道旁树在地面投落斑驳的光。

  午后如同奶白色的猫一般踩着无声的脚步来临。

  明晃闪亮的指示牌反射着如同要熔化的太阳。

  鹿野修哉看着濑户幸助从商店中走出来,他一如既往地和柜员阿姨告别,拎着一罐冰冻碳酸饮料。

  上一次我所见到的是——

  你正穿着绿色的工作服推开花店的玻璃门,搬着门口的花。落日的余辉在你身上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无论多少次,你那温和的笑脸依旧没有改变。

  贸然来见你,会讨厌我吗?

  我隐瞒着的小小私心,该怎么说出口——

  鹿野遇到濑户的第三天,没有叫住他。

 

>>>04

  濑户走到门口,正好看见夕阳斜斜地从窗户灌入教室。掠过耳畔的只有安静的风声,以及,吹动书页的轻微细响。

  “那个,打扰了……。”

  正坐在桌上、望着窗户的身影不知道是因为被惊扰了注意力,还是因为没有意料到这个时刻还有人回到教室,明显地抖了一下,然后换了姿势转过身来。

  濑户才看清迎着光的那个人。

  是叫做鹿野 修哉的奇怪的人。

  从见到他起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但濑户仍然无法适应他随时出现的身影。此刻对方正占据在自己的座位上,如果有人经过的话,一定会将濑户当成自言自语的神经病吧。

  “是有什么要帮忙的事吗?”

  “咦?!”鹿野尴尬地笑了笑,“不,也不是什么特别在意的东西。只是想找濑户同学所以才到这里来了——!”

  鹿野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濑户收拾完书本静静出了教室。

  “果然很奇怪,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很奇怪吧。”濑户轻轻叹了口气。和幽灵相遇什么的……小说般的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定是在做梦吧。如果是做梦就好了——“你……真的是幽灵吗?”濑户幸助语气复杂问着跟在他身后的少年。

   “是哦——濑户同学已经问了三遍了呢!我是千真万确的幽灵哦!旅游过很久的幽灵哦!”鹿野带着高扬的语调,发出了“哼哼”的歌声,似乎心情变好了呢——刚刚的低落似乎不曾存在过般回答道。

  ……总之还是无法理解。超自然现象什么的,已经超出了濑户身为普通学生的认识。“那为什么,只有我看得见你呢?”即使是已经询问过的问题,濑户也想得到答案,因为前几次都被鹿野狡猾地逃过了。

  “嗯……如果、我是说如果,”鹿野修哉少见地停顿了下,“如果是因为濑户同学忘记了什么的话。这样的答案你会不会相信呢——☆”

  哈啊……果然是不会告诉我的吧,真正的答案。意料之中开玩笑般的口气,濑户幸助并没有觉得奇怪,毫无自觉地接受了事实,“不过,如果这是你想要告诉我的事,那我试着相信也可以哦。”

  鹿野修哉有一瞬间僵住了身体,但下一秒他便恢复了常态。

  “诶嘿,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的话会被骗的哦。那么——下次见啦——”

  濑户回过头去,那个浅黄色的身影早已随着声音消失不见。

  这是濑户幸助遇到鹿野修哉第五天后,关于“疑问与答案”的故事。

 

>>>05

  “喂,濑户——”

  鹿野的声音显然把濑户幸助吓了一跳,他循着方向望去,对上的是鹿野仿佛恶作剧成功的表情。

  “啊,是你。”濑户打开了便当盒。“要吃吗?”

  “诶——好冷淡的反应!完全没有被吓到嘛——”鹿野似乎并没有觉得不开心,他用手遮着眼睛,从指缝中眯着眼看向太阳,而后向濑户转过脸去。“天气真好呢。我说,你不怕我吗?”

  濑户放下手中的筷子歪着脑袋思考着。“虽然是有些在意,但并不讨厌哦。”

  “啊啊、应该说是不可思议的感觉呢。如果很久以前认识的话,说不定会成为好朋友吧。”他露出有点抱歉的微笑,“擅自说了这样的话,请别介意。”

  鹿野张开身体,以放松的姿态向后倒下去,没有发出响动。“果然是濑户的风格呢~”

  “对了、我在影视中看到,如果幽灵会一直存在,那一定是有什么心愿……鹿野也是这样吗?”

  濑户无法看到鹿野的表情,可是他听得到对方声音掩饰不住的喜悦下掠过丝缕悲伤的气息。

  “那么,濑户要不要陪我玩个游戏呢?说不定我会成佛哦。”鹿野终于站起来走来濑户跟前,弯下腰看着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扮演“友人”的游戏。

 

>>>06

  黑色的雨将交错的白色剪影混合成黏稠模糊的画面。

 

  啊啊,你在哭吗?

  嗯,什么?

  为什么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听不到、听不到……

  你——

 

  第十天,梦到一场世界尽头的雨。

  那场雨仿佛浸透了一个世纪般冗长的悲伤。

 

  濑户幸助从深深的梦中醒来。

  第二次梦到相同的场景——在遇到鹿野之后。

  奇妙又令人困扰的感觉。

  鹿野修哉,是怎样的人呢?

  像是通讯器的信号中断,无法回想起什么。只有混沌的、支离破碎的混乱景象。

  脑袋有睡眠不足的钝痛感。

  濑户幸助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拉开窗帘向外望去。

  流云掠过夜空,建筑物的灯光闪烁,寂静又热闹。

 

>>>07

  白天,有只蝉掉落下来被濑户幸助捡起了。

 

  鹿野曾经想用蝉这种发出“吱吱——”尖细鸣响的生物捉弄幸助。但是因为挨了木户的训斥,作战计划失败了。后来也并没有成功实施过。

  什么嘛那个幸助,明明小时候那么爱哭鼻子,长大却变得可靠了。在这方面想欺负他的机会被消灭掉了。

 

  家也没有守护住。

 

  无法忍受失去。

  他握紧手又摊开。

  只有我不存在的世界线。

  我的手中空无一物。

 

>>>08

  “我其实很羡慕蕾呢——”

  “什……”濑户幸助已经习惯于鹿野不定期的出现,但第一次听到熟人的名字还是会觉得异样。

  没有理会濑户的惊讶。“即使去了其他学校也能保持通讯,真好呐。”鹿野只是觉得不甘心。他们的时间都向前流动,只剩下自己被抛在原地、甚至连存在的痕迹都被剥夺了。他踏在栏杆上踱来踱去,夕阳没有留下他的影子。

  结束兼职工作的濑户幸助扶着自行车站立在桥边。粼粼波光如碎钻,映着残霞疲弱的橘红。他看着鹿野,细碎的微光在脑海中跃了一下。

  有股怀念的、悲哀的气息。

  我是不是真的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濑户幸助突然觉得,他无法抓住鹿野,无论哪种意义上都无法抓住。鹿野修哉像某种破碎的容器,融化了的情绪抑制不住地往下倾泻。

 

>>>09

  “说起来——相信平行时空的存在吗?”有一次,鹿野这么对濑户问道。而得到的回答是,当成故事听也不错呢。

  鹿野坐在树上听着风神踏过树稍的足迹,心不在焉地观察街道。濑户今天在便利店工作,现在似乎是到下班时间了。那么,就在这里等他吧。

  “哎呀,青蛙先生!”换上常服、穿着绿色兜帽的濑户很快便出现在视线内,鹿野跳下树枝,自作主张取了奇怪的外号。

  “听起来很帅气呢~。”濑户理了理兜帽向鹿野打了招呼。

  “你想听故事吗?关于上次我说的平行时空哦——”鹿野双手放在脑后,不紧不慢地走在濑户旁边。他看见濑户点点头,思考着怎么传达出口。

 

  我说啊,我见到过跟你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哦。

  嗯……就这样好了。

  似乎有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雨中。

  他撑着透明的雨伞,蹲下身体喂着一只湿漉漉的小狗。

  然后是上上次,他已经是七十岁的老爷爷了。公园的鸟雀似乎很亲近他,围在身边唧唧喳喳。可是他看起来很寂寞呢。木制长椅只有他一个人,另一边是在等谁吗?

  喂,天黑了会迷路哦。想这样提醒却无法发出声音呢。

  总之是很奇怪的事——我无法跟其他人接触。没有办法让他看到,连说话也不行呢。

 

  所以我只有你了。

  这句话,到最后分别也没有说出口。

 

>>>10

  因为店里在装修的缘故,濑户幸助获得了不需打工的空闲。

  想出去玩呢。

  明明是短期旅行的好时间,但天气预报却告示着未来一周有雨的情形。濑户打开旅游杂志百无聊赖地想着。

  佐贺县。

  脑袋里跳出来没有思考过的地名,而手中的杂志,赫然翻到印着“佐贺县风物大赏”的彩页。——奇妙的巧合。

  午后的日光变得暗淡下来。天空传来的远雷像野兽的喉咙发出的“咕噜”的低吼,风也忽然以迅疾的姿态惹得街边的树一阵摇摆。

  他望着伏在桌面的鹿野。

  睡着了吗……。

  透过灰尘轻飞的虚浮空气的光线穿过了鹿野露在帽子外的发丝,看起来像有点褪色的曝光照光中的景象。

  嗯?有什么不对——

  濑户瞪大了双眼,他伸出手想触碰鹿野,却依旧是熟悉的冰凉凉的感觉。他的手穿过了鹿野的身体。唯一的变化是,那孩子变得有些透明了。

  “成佛,吗……”濑户想起鹿野提出玩游戏时,以及说着“平行时空”那寂寞的语气。

  许久以前你无法传达出话语,很痛苦吧。

  扮演“友人”的游戏……不是游戏也可以哦。

 

>>>11

  鹿野用外套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紧闭着眼,睫毛不安分的细微颤动,眉心微皱。

  世界如同在真空罩中一丝一丝被抽去了空气,虚浮的失重感封闭成厚厚的茧,没有落脚点。时间也开始错乱起来,许多的,许多的钟表指针飞快逆向旋转,破碎的钟面分针残缺。世界本身就像一个时钟,“嘀答嘀答”,声调枯燥无味。他拼命向上空伸出手,睁大双眼歇斯底里地叫喊着,然而声音却像被吞噬般,开始染上漆黑的颜色。

  “……呜啊!”惊醒的鹿野慌乱地向四周张望,发现自己在濑户家中,便迅速调整回普通姿态。

  “鹿野?”

  “抱歉抱歉~做了个不太好的梦,不过已经没事了哟——”鹿野无聊地试图触碰笼里的仓鼠,可果然还是,无法与现实接触。

  其实幽灵是不用睡觉的。但是刚刚自己陷入了奇怪的境地。

  或许是有什么齿轮开始转动了吗。

  他眯起双眼计算着过去与未来那虚无漂渺的时间。

  我的声音还要多久才能企及你呢。

  回应我吧,拜托了、请回应我吧——

  我干枯的喉咙想要呐喊。

 

>>>12

  夏天骤然停止的暴雨,宛如未了的心事。像杂乱无章的音符忽被掐断。

  从树叶上滴落的雨珠溅起的水花,投映出湿润的、带着凉意的暗色调画面。

  鹿野似乎比上次见到时颜色更淡了些。

  他路过公园,看到了坐在不远处长椅上的鹿野。有一瞬间,濑户幸助有了动摇的念头。

  是依赖么,有些贪恋幽灵留存的时刻。

 

  “下雨了哦?”濑户撑着伞走到鹿野面前。他似乎有些病怏怏,脸色差得像白纸,但是很快又换上一如既往的轻松表情。

  “我成佛的话,会是什么样呢?”鹿野以平淡的口气谈论,像是在读什么小说的结局。

  濑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阵短暂的沉默。

  “鹿野想过一直以幽灵的姿态存在吗?”

  可是不行哟。

  如果我不抓住这一次的话……。

 

  濑户看着鹿野摇摇头,胸腔似乎涌出了名为难过的情绪。

  鹿野修哉或许是一只躲雨的飞鸟,雨停后便会振翅远去。

 

>>>13

  我讨厌疼痛。一直以来都,无比讨厌。

  说着“痛痛飞走了”这样幼稚的话,比起我明明更需要抚慰的你,在小小的时候对我展开了笑颜。被你从谎言包裹的泥沼中拉起来的我,或许能暂时忘记伤痕累累的过去,一路走向平凡普通的日常。

  可我那不再感受到痛苦的奢望,也被剥夺了。

  从那一天开始。

 

  我麻木了的心,再一次感受到了苦涩。

  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其他世界线上鹿野的心情。

  如同我也曾拥有过的、令人目眩的光景。

  结束了社团活动的两人,并肩回家走在路上。晚霞在背后铺开,仿佛绚丽的水彩。

  在无法触及的未来,名为鹿野修哉的人与你交织出无数种可能。

  但那都不是这个“我”。

  这份微妙的嫉妒像玫瑰花枝细小的针尖凛凛刺进紧紧攥住的手心里,疼痛到渗出血。

  如此可笑的心情。

  鹿野戴上兜帽挪开了视线。他像躲在阴影中的黑猫,悄无声息地消失。

 

>>>14

  濑户幸助又一次,做了相似的梦。

  只是梦里不再下雨了。

  渲染成灰色的背景,一直有人在哭泣。

  红色的路标牌上,指示方向无序地变换。交通信号灯像坏掉了一样闪烁无常。

  炙热的地面上扭曲的空气似乎在蒸腾。

  交谈的杂音像潮水般奔涌而来,无法辨别几乎令人窒息。

  他听见拖着长长悲鸣的、失控的汽车发出仿佛要刺破耳膜的震裂的撞击声。

  以及——

  骨骼破碎的声音。

 

>>>15

  连日的阴天终于有了放晴的讯息。

 

  鹿野修哉说,在最后,他想讲个故事。

 

  传说有种蝉在土壤中蛰伏17年的漫长等待,只是为了吟唱一整个夏天的梦。

  而我与你在无数次的相遇,无数次擦肩而过的目送之后,终于具现成一个多月的相处。

  是怎样的相遇方式都无所谓。

  即使回到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原点也——

  唯独这份剧烈的感情,像要呕出心脏般地疼痛不已。

  “仅仅是想把心意传递给你。”

  原谅我这份可悲又固执的妄想。

  所以我——

  “是地缚灵哦。被束缚在这个时空中的地缚灵哦。”

  啊啊、其实也很嫉妒其他世界线的自己。在千万种可能性中,无法避免地被选中了最坏的结局,如此我便——

  明明想笑出来,却变成哭泣都无法的、寂寞的心情。

  已经像要溶化于空气中了。鹿野修哉难过得几乎无法发出声音。

  “喂、幸助,不许忘了我——”

  鹿野刚刚结束了夏天的旅程。他像一只蝉拥抱着热烈的太阳死去。

 

>>>16

  被抽去力量般,濑户缓缓地跌倒在地。

 

  盛满了强烈感情的画面,被一点点拼接合起。像教堂装饰着的玻璃彩窗,反射出本该早已意识到的——

  鲜血染红的你,哭泣的你,若无其事打着招呼的你,掩饰着寂寞语气的你,逐渐变得透明的你。

  那张我怀念而又熟悉的脸,终于重叠到一起。

  心脏如同玻璃般被击碎,彩色的液体漏出来洒落成灰烬。

  濑户幸助发出了哽咽的哭泣。

 

>>>17

  我曾叛逃于世界线外,像脱离轨道的流星义无返顾撞向其他星球化为灰暗的陨石。

  如同大气层中燃烧的星体,我全力奔向你,在爆炸般膨胀的喧嚣过后,迎来片刻的沉默、杂音收拢的寂静,散落谁人知晓、零丁的秘密。

 

  “我喜欢你。”

 

—————————————————————————

关于设定:

1.鹿野沿用了被亲戚收养的设定。濑户和蕾则被楯山家收养。蕾因为受到打击过大考上了远处的学校离开本地。

2.鹿野在本条世界线已经遭遇了车祸死去。无法放下执念的他变成了幽灵想要回到事故发生前,却陷入了随机跳跃世界线的境况。幽灵鹿野无法干涉其他时空。因为跳跃世界线的次数太多,原本的世界线出了故障抹消了鹿野的存在,因而濑户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情报。文中描绘的是鹿野跳跃了十七年终于重逢在原初时空中、将心意传达给濑户的故事。

3.单数序号描写的是鹿野,双数序号是更倾向于濑户的一方。对应时间关系是:01,鹿野遭遇事故的那天。02,两人重逢的第一天。03,为第三天。04,是第五天。05,是第一个星期。06,是第十天。07,是第十五天,濑户夏休开始。08,为第十八天。09,是二十二天。10,是二十六天。11,同样是二十六天。12,是第三十天。13,是三十三天。14,是第三十七天。15、16、17都是第四十二天,濑户结束夏休的最后一天。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終於畫夢cp的圖了www
我才是攻哦混蛋!
可惡,我老婆真的好帥##

終於畫夢cp的圖了www
我才是攻哦混蛋!
可惡,我老婆真的好帥##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官方西裝真香//
仿官方畫法,Kano看起來更禿了omg
背後沙雕注意www
可憐的Seto;;

官方西裝真香//
仿官方畫法,Kano看起來更禿了omg
背後沙雕注意www
可憐的Seto;;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賀自己拿到花火系列
這幕是我看到胸襟當下想到///
我好喜歡哦哦哦哦
結婚了嗎?結婚了
我老婆好妖//////

賀自己拿到花火系列
這幕是我看到胸襟當下想到///
我好喜歡哦哦哦哦
結婚了嗎?結婚了
我老婆好妖//////

三月_Naseuy
【 kido ~ ~ ~ 】...

【 kido ~ ~ ~ 】


可能ooc。但就是想涂个看见喜欢的人时开心得不行的小可爱这样 (*´∀`*)

【 kido ~ ~ ~ 】



可能ooc。但就是想涂个看见喜欢的人时开心得不行的小可爱这样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