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rist

32.5万浏览    38919参与
忘尘

侵删致歉!来源微博

侵删致歉!来源微博

心底的答案sk

生命最后的十天(7)终结篇(he)

 


    “什么,在哪个医院?”


  当爸爸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心都碎了一地,他马上打了车,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他打给了krist的父亲。


  迈克看着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心疼的很,在他心里,这是自己的朋友,也是自己真实喜欢的人,可是他知道,这个人,不爱自己,一点也不爱。


  “krist,你给我起来。”推开门的同时,伴随着爸爸严厉的声音,“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singto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伤他的心。”


  本来躺在那里,痛苦不堪的krist,此刻更是像被什么击中了心脏,他痛的甚至无法呼吸,几乎是摔了下来,趴在冰冷的地上,嘴角还有一丝...

 


    “什么,在哪个医院?”


  当爸爸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心都碎了一地,他马上打了车,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他打给了krist的父亲。


  迈克看着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心疼的很,在他心里,这是自己的朋友,也是自己真实喜欢的人,可是他知道,这个人,不爱自己,一点也不爱。


  “krist,你给我起来。”推开门的同时,伴随着爸爸严厉的声音,“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singto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伤他的心。”


  本来躺在那里,痛苦不堪的krist,此刻更是像被什么击中了心脏,他痛的甚至无法呼吸,几乎是摔了下来,趴在冰冷的地上,嘴角还有一丝泪,“你说什么?爸爸,你别吓我,怎么会?”


  “我现在和你妈妈他们过去看他,你真的能视若无睹吗?”


  “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不想这样,我只想让他离开我,有自己的人生啊,我不想连累他,我没有时间了,我害怕我走了以后,他会更伤心。带我去,我要去见他,我不想离开他,一秒钟都不想。”


  父亲看到他这样,心疼不已,他扶起krist,“走吧,孩子。”


  “迈克,对不起,所有的计划都取消,我不去了,我只想跟他在一起,是我错了。”


  “我理解你,去吧,找你所爱的人。至于,我跟你说过的带你去治病,不是剧本,是真的,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你也应该试一试,就算为了你爱的人,krist,你要坚强。我等你回来。”


  看着迈克肯定的眼神,krist点点头,他的心此刻,什么都想不了,他疼的快要窒息。


  病房的门紧紧的关着,“krist,你来了,他正在抢救。”


  “我……”还没开口,已经潸然泪下,krist趴在门上,透过那个小窗看,他的心如万箭穿心,这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他醒过来,只要他安然无恙。


  他想亲口告诉他,他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就是和他一起度过余生,他不能没有他,他错了,不该自私的认为,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时光可以重来,他不会这么做,他一定不会这么做。可是,他现在除了站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他好害怕,他终于明白在singto的心里,失去自己是这样的感觉吗?


  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天里的第七天,他无力的蹲下,泪流满面,他的心脏就像被重击了一般,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甚于他的身体带给自己的疼痛千百万倍。


  “会好起来的,为他祈祷吧,krist,别这样,起来。”singto的爸爸,看到他这样,心疼不已,里面躺着的是他的儿子,而krist在他心中也已经是如自己孩子一般。他伸手去扶他,krist特别内疚,他站起来,坐在椅子上,心疼的要死掉。


  他微微张口,可是望着singto爸爸沧桑的脸庞,他最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没有资格说什么,他不配。


  过了很久很久,中途医生出来,甚至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有可能抢救不过来。


  krist坐在那,一口水都没喝,一口饭都没吃,他觉得灵魂已经与singto的合二为一,如果他走了,他会随他去。


  在心里说了无数遍的对不起,流着泪,双手合十祈祷,无数遍,从未有过这样的恐惧,他无法接受,他不可以接受。


  十个小时,终于抢救回来,当医生推门出来的那一刻,他的心跟着颤栗,“医生,他救回来了吗?”他几乎是从椅子上瞬间就冲到医生身旁,一双大眼睛,充满了期许。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双目通红,这么一双本该迷人的双眸,此刻,却让人读懂了他绝望的眼神。医生放软语气,“救回来了,但是,他需要躺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估计要过一两天才能醒来。”


  “谢谢医生,谢谢你救了他,我知道了。”


  他跪了下去,满脸的真诚,“这是我的本分,不用这样。”


  医生特别亲切的扶他起身,krist本能的走向妈妈,钻进她的怀抱,“妈,我怕我来不及等他醒来了。”


  “孩子,没事,你会好起来的,你可以和他一起,一定可以。妈妈,希望你们可以幸福快乐啊。”妈妈爱怜的抚摸着他的发,就像回到小时候,他犯了错,他受了委屈,向自己求抱抱,妈妈强忍着不让眼泪掉落,只是早已经哽咽。爸爸和哥哥也过来,抱着了他们两个。


  就这样,他进去守着,坐在病床旁,他没有哭,只是温柔的抚摸着他的额头,singto的伤势很重,他的腿受了很重的伤,还有他的头他的腰。


  krist的目光从他的每一个伤口扫过,“p.sing,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不知道我的决定,会让你受那么大的苦,我爱你,和你爱我一样那么多。我只是害怕……”说到这里,他停了停,“我只是害怕,我走了,你会因为彻底失去我而伤心,甚至做傻事啊。我以为,如果我的假装背叛,可以让你死心,可以让你在我离开后,去找到新的幸福,我才这么做。我错了,p.sing,我不可以失去你。”


  这时候,krist放在妈妈身上的手机响了,是迈克打来的:“krist,我们今天必须走,你的病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马上手术。”


  “我是他妈妈,我们和你一起去,好吗?”妈妈心疼的不得了,她不想失去这个宝贝儿子。


  “当然可以,阿姨,请一个小时内把他带到机场,你们的机票我会买好。我在机场等你们。”


  “好,机场见。”


  爸爸拉着singto爸爸的手:“照顾好singto,我们会带一个健康的kit回来。”


  “好,你们也是。”


  大家相视点头,一切尽在心中。


  “p.sing,你要等我,我一定会非常努力的活下去,我要和你在一起。”


  他拉着singto的手,一滴泪掉落在他的手背,正要转身,因为他要让迈克带他去治疗,他要活下去。当他转身的那一刻,singto的手指动了动,轻轻在他手心点了两下,就像在点头。


  krist坚定的俯下身,吻了吻他的手背,“等我。”


  他不知道,当他一步三回头的转身出去,关上房门后,singto的眼角眼泪滑落,他的唇却带着笑。我等你,kit,你一定要回来,我们约定好了,一辈子。


  


  后续:两个月后,当飞机再次降落在泰国时,krist穿着一身白衬衫,他的脚步轻盈了不少,他迫切的要看到他爱的人,singto,这个刻在他心脏最深处的名字,这个他可以用生命去爱的人。


  singto坐在轮椅上,被父亲推着去了机场。


  千万人之中,唯有你,让我一眼就可寻见,krist飞快的奔向他,到他跟前,蹲下,“p.sing,我回来了。”


  “我知道,我们约定好了,你会回来的。”


  “虽然我只是暂时控制住病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带走,也许十年,也许更长也许更短。但是,我会好好接受治疗,因为我爱你。”


  听到他亲口对自己说他爱自己,singto用手揽住他:“我也爱你,kit。”


  krist看着他这样,问道:“你的腿,对不起。”


  “没事,孩子,他只是有点累,医生说,他的腿再过几个月就会好起来。”


  一脸慈祥的singto爸爸,让他倍感亲切,“爸,以后,我可以这么叫您吗?我想以他爱人的身份,守护他。”krist牵着singto的手,一脸的温柔。


  还没等爸爸回答,singto就说:“我爸爸,一百个同意,谢谢你,kit。”


  “你们两个…”爸爸无可奈何的笑了,他远远的看到krist的家人正在慢慢走来,忙走过去迎接。


  “一辈子哦,不许反悔。”


  “拉勾,这辈子,我认定你了,p.sing。”


  两个人笑着,手指头轻轻的勾在一起,“盖章。”像小朋友一样异口同声,相拥而笑。


  


  


  二十年后,是上苍的怜悯吗?还是,他对生的渴望,配合治疗,他多活了二十年,已经是奇迹。


  这二十年,他们相伴彼此,去了很多地方,拍了很多照片。他们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不悔不怨,只剩下了爱。



  最美的事,莫过于,你爱的人也爱着你。一辈子很短,短到回想起来仿佛一瞬间就已相守到白头。他们是幸运的,虽然krist还是走了,二十年的相守,也是上苍的恩赐。


  singto忘不了,那天绝美的夕阳下,他们在湖边的长椅上坐着,而他静静地依偎在自己的肩头,“我爱你。”


  我会带着对你的思念过好这一生,你要等等我,来世,我们还要在一起。


  


 


  

(这个结局是he的,另一个be的结局,会与这里不同,所以,害怕看虐的,不要看另一个结局。只是文,不要上升真人,感激,谢谢。)

  


  


黑色的貓溺

[SK] ABO 放不下得你 (16)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

Krist沒如Jan預期那般三天下不床,但也沒好過多少,一大早就荒淫了兩三個小時,最後累得趴在床上,如慘遭凌辱般,眼角還掛著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

Krist沒如Jan預期那般三天下不床,但也沒好過多少,一大早就荒淫了兩三個小時,最後累得趴在床上,如慘遭凌辱般,眼角還掛著淚,咬著棉被洩憤。

心裡把罪魁禍首罵了一遍。

不報仇就不叫Krist Perawat Sangpotirat了!!


Singto端著吃得進房,Krist聞到食物得味道,鼻頭動了兩下,喉結滾了滾,口水差點流出來,但看到端的人,氣憤地背過身去。

他現在不看到這變態。

Singto拍拍Krist臀側,得到轉過臉的怒視,他笑的溫和無害地道。

"坐起來吃飯吧。"


在家Krist都是在餐桌上跟家人一起吃飯的,此時Singto拿吃得進到他房間,說明了什麼呢?

Krist羞憤地拉起棉被蓋住自己。

不活了拉!!

Singto拍拍棉被團喚道:"Kit?"

Kit這又怎麼了?

他望著被他放在床邊櫃子上的飯,不明白,又想了想,似乎是在生他早上的氣。

"鬧彆扭也不能餓了自己,Kit,洗臉刷牙後來吃飯了。"

"……"

兩人在棉被內外拉扯。

Singto又氣又好笑,直接從另一頭掀開。

Krist在棉被被突襲掀開,眼前黑暗退去,光線使習慣黑暗的眼睛微瞇起,接著臉就在眼前,近若咫尺,心跳劇烈加速,兩人的信息素糾纏,身體也慢慢回到稍早時的樣子。

渴望著融為一體。

打破這情蜜濃烈的是兩人的肚子同時傳來的咕嚕聲。

……


Krist先笑出聲,接著大笑,笑著臉都紅了。

Singto健康色的皮膚更黝黑,但嘴角也上揚,露出了些白齒。

這一小小插曲也讓人覺得是幸福的。

但也做不下去,還是來吃今日的第一餐。

吃飯時,Krist才知爸媽兄妹都早不在家了,而這吃的是被放在微波中保溫。

他努嘴,垂下臉抿唇,而粉嫩的耳尖和眉梢透露了心情。

"Kit。"

他聽到坐他旁邊的人喚他,於是便抬頭望了過去,帶著熱度的唇突然貼在他唇上,一觸即然。

Singto摸上Krist後頸那結痂的突起。

有點吃不消的Krist推開Singto,對異常熱情不節制的他的Alpha,簇眉問道。

"怎麼了?"

"這十來天,好想你。"Singto回道。

是不是把你吞食入腹,吃盡血肉,就能不用再感受到這種孤單,這度日如年得難受。

執狂、佔有、渴望。

心中的猛獸在第一次嚐到那渴望已久鮮甜的美味後,隨著一次次也越發的膨脹壯大,隨時都有可能破牢而出。

但他小心壓抑著,怕會嚇到他的寶貝。

Krist不願意自己為了他也放棄任何東西,但對他來說一切都沒有Krist得一個微笑重要。

他那所謂的夢想,也只是因為Krist曾誇他那樣很好看。

‘我喜歡P'Sing攝影的樣子,那認真的眼神和樣子很帥,能被那眼神注視著很開心。’


十五六歲的少年手拿著用自己執行任務得到的錢買來的廉價相機,鏡頭對著另一位隨意打著股的白衣少年。

"Kit。"

白衣少年抬頭,望像鏡頭,有些懵地睜大雙眼,隨笑露出勝於烈陽得燦爛的笑容。

"P'Sing!"

畫面瞬間定格。


Singto腦中回盪著說這句時的Krist,甜甜的聲音,甜甜的笑容。

Krist在Singto熾熱的眼神下,紅著臉躲開,低聲嘟嚷了句。

"我也想你呀。"

睡不好,吃不好,分分秒秒都盼著想,是不是下一秒就能見到了。

但Krist得話一落,就又再次引來了野獸的‘疼愛’,喘呼呼地用力把Singto踹離開他的床。

好在Singto已經把吃先放下,要不然兩人可能好好的假日卻要動身來做家務清掃。

"夠了,吃完後我還要去逛逛呢,我才不想好好的假日都耗在房間!"

耗在做這種事上!

Singto索性坐在地上哀怨地望著Krist。

狼尾巴收起。

Krist扒兩口飯後瞟向如小孩耍賴的人,深深懷疑。

這人真比他大一歲嗎?

怎麼那麼幼稚?!

不吃就算了,自己在吃兩口,又瞟了眼,某位三歲小朋友不動也不動,執拗地坐在地上。

真不想說這人是他哥,還比他大。

心累。

但自己得哥哥,還是得哄,要不然最後苦的還是自己。

Krist拿過床頭的紙袋遞到Singto面前道:"Tuan,給你。"

Singto眉心皺起,疑惑地接過,是深銀色的皮手套,抬頭望向把東西送他的Krist,滿臉問號。

其實Krist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買這皮手套給Singto。

前幾天耐不住一個人寂寞而拉著朋友去逛街時看到就覺得非Singto所有,於是就買了,此時正好拿出來討這人歡心。

羞於Singto得眼睛對視,抓頭解釋。

"就…看到,然後覺得挺好看,就買了給你。"

Singto取出戴上,完全合自己的手,很喜歡,咧嘴笑道。

"謝謝你,Kit。"


隔天到學校,Krist第一件事就去堵God,後在吃飯時投訴,但發現所有人都知道。

"這不是秘密呀,Kit。"

"全國誰不知道?God爸媽就是早年戰爭時期在醫護隊認識後在一起的,要不然你覺得依那只有身高長相得傻子哪那麼多人喜歡?"

"對對,每次去參加那種宴會,就會有那種想攀上而靠過來打聽消息的交際花。"

……

Off和Mike兩人聊起,最後還笑得擊掌。

不用說,那些想攀上枝頭的人,這兩人恐怕都玩過。

Krist:……兩個白癡。

Wawa聽得一愣一愣。

而當事人God卻異常沉默。

晚到的Oaujun坐下問道何事,而對於八卦好料的,Off向來不吝於分享。

但最後話題卻問到Oaujun身上。

主要是,Oaujun這陣子似乎過於頻繁地出現在一年生中,去找某位同學號的校之月學弟。

Off很雀躍的想:他們這一團體把每一屆校之星月都包下那走路一定很威風。

Oaujun望了一臉吃瓜的幾人,痾了幾聲就強行帶過著話題。

但Off也沒在這話題持續執著,因為看到前教頭帶領的魔軍團前來並坐下,就只好收斂了,轉向調侃Krist,把Krist燥的把臉埋進前教頭手臂上。

而Jan默默打量著自己與Wawa斜對角遙遠的距離。

心情非常不好。

她一天有機會跟Wawa在一起聊天也就這麼點時間,此時被迫坐在邊上,心情能好才怪。

Jan的心情Wawa不知道,但Krist瞥向Jan那陰沉的臉,埋在Singto手臂上時壞壞地笑了。

他要好好回禮一下他的Jan學姐。


最後一堂課結束,Krist他們這幾個剛退下教官集體在會議室,初步篩選報名教官選拔的大二生,最後一位候選者離開會議室後,每個人都伸懶腰做伸展。

這一次上百人就刷掉了大半。

踏出室內時外面天已經有些暗,出校門分道揚鑣,走沒幾步,一輛高檔車停在Krist眼前,然後就下來兩壯漢,要把Krist抓進車,但Krist能是那麼安份的主嗎?

那就直接開打了呀。

但這兩壯漢一看就是經過專業訓練,還是個Alpha,那信息素惹得他渾身不適。

暗罵:卑弊。

突然槍聲響於身後,好在因有裝上消音而不大聲,Krist向後踢那小腿中槍的人。

然後他就被人護在身後。

Krist看到剛剛在校門才與他分開的God,臉一紅。

小不甘心,因為這是他的事,但他沒去怪God,角色交換,他也會這樣,二話不說去支援。

所以從小他打過大大小小的架也負傷無數。


"Thanit公子,還望你別插手,誤傷就不好了,我等人只是完成上頭交代的指令。"

雖面對的God是尊貴的是身為公主殿下的ㄠ子,但說得語氣也沒多尊敬。

也是,那兩壯漢是軍隊的人,於他們而言,這位沒在軍隊摔打過的God也就一般世家公子哥沒兩樣,還不如其姐來的崇畏。

想到那危險的身影,眼中就都些畏懼。

God沒說話,他對不熟的陌生人除了基本社交對談外,本就不怎麼說話。

只是對方那語氣讓他皺起了眉


"我倒想知道,你們上頭,是誰呀?"

眾人隨聲望去,在遠遠另一頭街巷尾端朝他們走來的人,兩壯漢如看到魔剎,額前立刻滿是汗,而Krist只感覺心臟終於放下,整個人晃了下,只留下未道完的呼喚。

"P…"

Sing…


God轉回頭,看到Krist如落葉飄零般跌落在地,與Singto同時驚呼了。

"Kit/Krist!!!"

Singto驚慌地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多快的秒速跑了過去,抱著Krist看到那褲子逐漸擴散鮮紅,失控地喊:"去醫院!!!"


急救外,Singto臉色極為恐怖,雖只是安靜地坐在椅子上握著拳頭,但那感覺隨時就可能宰了所有人。

若是不好的消息的話。

God只敢遠遠地站著,不去驚擾。

置於那兩壯漢當下立刻逃了,但也不怕那兩人躲去哪。


Gim走了過來,對Singto報告說,那兩人找到了,置於如何處置她想讓Singto決定。

但顯然Singto此時心思不在那兩人身上,所以沒回應,嫣紅的兩眼珠子只癡癡地望著手術燈。

他非常害怕。

見狀,Gim也就也是不打擾Singto了,問了下自家老弟當時是啥情況。

Singto打電話給她時含糊衝忙地到了句就喀地電話掛斷。

她聽了點頭。

‘上頭’?

能越過她對軍隊下達這種命令的還能有誰?


感覺時間漫長,急救室外的走廊極為安靜,只能聽到牆上秒針走的聲音。

"滴…搭…滴…搭…"

終於急救燈滅了,門也緩緩打開,Singto三步併一步地衝倒退出來的病床旁,看到Krist毫無生氣地躺在上面,心揪著生疼。

Krist就該活潑亂跳,調皮搗亂,而不是這樣。

"大小都尚無大礙,好在他護著孩子的心很強烈,只是後面要更小心照護,畢竟不久前才吃了藥,這次又差點流產。"

醫生倒完便向他們點頭後就疲累地離開,而他們也不在意,Singto也只顧緊隨著推著病床的護士過去。

在病房內,Singto手覆在Krist放在肚子上的手上後緊緊握住,側著頭耳朵貼在Krist心臟的位子,聽到雖緩慢但還是跳動的心臟。

"…噗通!噗通!…"

這聲音讓Singto才有Krist沒事還活著,正在自己身邊自己眼前的真實感,但眼前漸漸模糊了。


"P'Sing…我怕…"別這麼看我。

Krist夢到當時吃墮胎藥時,Singto撬開廁所門時的神情。

害怕。

但聽在此時Singto耳裡,就不是這一件事,而是認定剛剛Krist的恐懼。

眼中滿是陰狠,但沒離開,

反正人抓到也不怕溜走,就讓他們在不知自己會遭遇什麼的恐懼下多待些時間。

而且,他不想讓Krist一個人不安。

其實上次Krist醒來時,他在門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去開了門,於事只敢短暫看了眼就走了。

後來想想其實慢慢哄就好了,沒必要就這麼把那烏龜殼給敲碎,讓Krist強迫認清並接受。


Krist在半夜時醒來,看到Singto趴在他病床邊上睡著,下意識地就是扯出個笑,但沒三秒,眼睛紅了。

他想起小腹的鈍痛。

查覺Krist清醒了,Singto也從假寢醒來,抬起頭就見雙眼紅得像兔子般的Krist,心疼地道。

"沒事,Kit,你沒事,孩子也沒事的。"

聲音有些啞透著自己不早前也曾難受了許久。

Krist胸前的水痕乾了,也就剩下這一微渺的證據。

但Krist可沒發現,聽到孩子還在,半信半疑,難保Singto只是為了哄自己開心。

"Jin Lo?"

問時還抽了下鼻涕。

有點滑稽有些可憐,看到這樣傻氣的Krist,Singto笑了。

"Jin!"

得到肯定,Krist笑開了,拍拍自己肚皮,對於自己肚子裡得臭小子那有小強般不死的堅韌很滿意。

Singto對那Krist拍肚子的力道感到後怕,連忙攔住Krist得‘凶手’。

別大難不死,卻被自己給拍沒了。

Krist笑了半會兒後收起笑容,"P'Sing,我想喝爸爸煮的湯。"

聞言,Singto挑眉,親了下Krist的大陽穴。

有何不可?


隔天,果然Singto爸爸提著湯過來,Singto爸得知此事,國王能不知嗎?

都快去拆了那宮殿了。

於是下午國王也撥空特地前來看望。

在病房國王看到老友和Singto得冷怒神情,自知理虧,又看到Krist精緻的臉卻是蒼白的,心裡想只能把聯姻的事推前。

雖然在場幾人,包括國王自己都心裡明白,這是Krist要得。

若之前Krist心裡可能對那柔弱的Omega有些憐憫,那經歷這一次,他只想把這個覬覦他的Alpha的Omega給弄走。

越遠越好,最好被嫁到未開發的偏遠地帶。


後來Krist從Singto口中得知後續消息,得知那位May公主與阿拉伯某位公爵聯姻,好在國王還有挑過人,是個女的Alpha,而年齡也只大May5、6歲。

其實Krist知道這種沒有愛情的聯姻對Omega很殘忍,至少Alpha還能去找別的Omega或Bate,尤其在阿拉伯有一夫多妻的傳統,但Omega終生是離不開自己的Alpha。

相較之下,自己真的算幸運的。

但那是後來,此時Krist在Singto爸走後,撒嬌要來杯冰的草莓奶,最好再來幾塊炸雞,而Singto當然不允許,於是就鬧起脾氣了。


Singto捏了捏Krist因磨牙而鼓起的嘴邊肉,便讓Krist休息會兒,見Krist聽話地或者可說負氣地躺下抱著棉被背過他,無聲地笑了,幫Krist拉好棉被。

推開門離開病房時,臉上只剩永遠也不會讓Krist看到得煞氣,眼裡寒氣似能把人給原地凍死。

是該處理那兩位了。

而Krist豎起耳聽到輕輕的關門聲後便坐起,打開病床旁櫃子的抽屜,興奮地抓過自己的手機玩了起來。

一直睡一直睡,當他是豬呀?!

還不如趕快上線領道具。

置於Singto去哪,Krist短暫想了下後搖頭回到遊戲上。

希望Singtuan能不忘記幫他踹上兩腳。


-------------

彩蛋小劇場

連結


幸运数字3和7

 【37拍图】191027 SingtoBD2019 Part.2

欢迎关注37微博和B站@幸运数字3和7

喜欢的话记得要分享、评论和喜欢哦[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

 【37拍图】191027 SingtoBD2019 Part.2

欢迎关注37微博和B站@幸运数字3和7

喜欢的话记得要分享、评论和喜欢哦[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

熊熊s心之飞扬k

《岑歌》一曲,与君相思

北有佳人岑歌卧屿亭,

今宵景秋,

练箫复此天籁音!


岑歌……岑歌……

singto第一次见着krist,是在睢水畔的晓寒楼内,krist唱着的,正是这首《岑歌》。

晓寒楼是家象姑馆,里面的小倌各个出众。Krist虽生得甜美,但总是淡淡的,在烟花之地,这种性子并不讨喜,来找他的客人亦不多。

singto也不过想找个无人认得他的地方,好好的大醉一场,谁陪着有什么要紧。喝得迷离间,krist却扶住他,轻叹道:“先生终日里演着别人,可还找得着自己么?”

从未有人对singto说过这样的话。少时师父狠厉的鞭子抽在身上,只对他说:“你若不强,留你何用?”后来,他以南疆的蛊虫为引,结合易容之术,始创“千人面”...


北有佳人岑歌卧屿亭,

今宵景秋,

练箫复此天籁音!


岑歌……岑歌……

singto第一次见着krist,是在睢水畔的晓寒楼内,krist唱着的,正是这首《岑歌》。

晓寒楼是家象姑馆,里面的小倌各个出众。Krist虽生得甜美,但总是淡淡的,在烟花之地,这种性子并不讨喜,来找他的客人亦不多。

singto也不过想找个无人认得他的地方,好好的大醉一场,谁陪着有什么要紧。喝得迷离间,krist却扶住他,轻叹道:“先生终日里演着别人,可还找得着自己么?”

从未有人对singto说过这样的话。少时师父狠厉的鞭子抽在身上,只对他说:“你若不强,留你何用?”后来,他以南疆的蛊虫为引,结合易容之术,始创“千人面”,人人道他千面万化,已非人也,世人或赞他惊才绝艳,更多的则惧他如鬼魅魍魉,却没人问过他,“你还找得着自己么?”

singto红了眼眶,将krist带回了千人面,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让这个勾栏倌伶作了自己的男妻。

可惜,他的一生似乎已注定多别离。

还未出生,父亲已逝,他是遗腹子。出生时母亲难产,亦去了。亲友皆道他是“天煞孤星”命格,孤苦伶仃,六亲无缘,刑亲克友,不得善终,无人敢收养。吃着百家饭,穿着千家衣,竟也没被阎王收了去。后被师傅收留,却从未感受过一丝温情。直到遇着krist,他刚暗自庆幸,亦小心翼翼祈求着能够白首,还不到十载,krist却是一病不起。

寻了无数良医,已是药石无灵。直到“神医”甄言之告诉他,传说中九幽华莲生于世间最阴暗处,却开出最粲焕的花,此花可活死人肉白骨。哪怕只是传说,他也绝不能丢弃这一丝希望。

为了这株九幽华莲,搭上整个千人面又何妨?他知朝堂诡谲多变,一个江湖中人掺或其中,难得善终,但九王爷许诺他说:“singto先生,只要你助我登上九五之位,别说九幽华莲,便是这江山我也愿于先生共享!”

顾不得天下苍生,顾不得江湖道义,他心中只有一个krist。

从此singto成了九王爷手中最犀利的刀!人人皆居安思危,谈之色变。谁都惧怕突有一日,身边人不是身边人,而是千人面所扮!甚至怕有一日连自己都不是自己了,也变成了千人面!短短数月singto便灭了在朝上与九王爷政见不合的太傅满门一百零三人,鸡犬不留;一向支持太子的兵马大元帅也突然转了舵,站在了九王爷身后,知情人只道大元帅早已身死,此时朝堂上的便是千人面所扮!

singto殚精竭虑,半年未归过家了。快了,他想,还差一步之遥九王爷便能坐上那至尊宝位,他也能得到九幽华莲了!krist,你等等我!

数月后,老皇帝驾崩,新皇登基。封禅祭天,大赦天下。与九幽华莲同到的,还有新皇赐的一壶酒。singto凄然一笑,如此结局他早就料到了,至少,他抚着手中的九幽华莲,krist有救了。

他仰头喝下那壶酒,撑着一口气赶回了百里之外的家,他和krist的家。

空荡荡的屋子,早没了krist的身影,只剩一老奴流着泪对他说“先生怎么才回?半月前夫人就,就……夫人不让小人送信给先生,说先生在做重要的事,莫要扰了您……”

老奴领他到了krist坟前,singto恍惚间,看见krist如往常般轻笑着走过来,执他手嗔道:“你怎么才来?还走么?”

“不走了!”singto拥krist入怀,“再也不走了!”

他倒在了krist坟前,含着笑,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