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s

29.8万浏览    2208参与
小十一莫得感情

【快新快无差】我喜欢的一直是你*刀

*19新 18斗 大学ooc

领家竹马设定

赤花症

柯南变小一年

平平淡淡才是真

厕所脑洞系列

【*赤花症*患者眼睛里会长出赤花芽,一开始只有一点点痒,之后眼里偶尔会掉出花瓣,会十分疼痛,只有让自己的恋人恨自己才会痊愈,两月左右就会死亡(但大多数人会因为过于疼痛提前自杀),死亡时眼里会长出漂亮的花。花的种类因人而异】


接受以上请往下


偶尔散步在日本的街头好像也不错吧,工藤新一想着。


还是那散漫的性子,也是那清冷的性格,不同的,只是身边的人罢了。毛利兰本应和工藤新一过着美好的日子,但因为柯南事件的一年,工藤新一面对无可知的未来,失去了憧憬与希望,用手...

*19新 18斗 大学ooc

领家竹马设定

赤花症

柯南变小一年

平平淡淡才是真

厕所脑洞系列

【*赤花症*患者眼睛里会长出赤花芽,一开始只有一点点痒,之后眼里偶尔会掉出花瓣,会十分疼痛,只有让自己的恋人恨自己才会痊愈,两月左右就会死亡(但大多数人会因为过于疼痛提前自杀),死亡时眼里会长出漂亮的花。花的种类因人而异】


接受以上请往下






偶尔散步在日本的街头好像也不错吧,工藤新一想着。


还是那散漫的性子,也是那清冷的性格,不同的,只是身边的人罢了。毛利兰本应和工藤新一过着美好的日子,但因为柯南事件的一年,工藤新一面对无可知的未来,失去了憧憬与希望,用手机给毛利兰发了分手信。自己在小五郎家听着她的哭声,心如刀绞,却依旧这样做了。因为他们曾经爱过,所以想给予对方更好的,而不是这样危险的未来。


不过现在看着她和新出医生在一起,也挺好的。因为身边有一样疼爱自己的人。


“大侦探,想什么呢?”轻快的语气打破了工藤新一的思考,眼前这位和自己模样相差无几的人就是他的恋人-黑羽快斗。“想你呢,魔术师?”黑羽快斗噗嗤的一下笑出来,然后捧着肚子在嘲笑着工藤新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全日本皆知的钢铁直男名侦探工藤新一会说土味情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喂,很没礼貌欸!”


这就是我和我男朋友相处的日常吧!工藤新一暗自想着,但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呢?一年?半年?三个月?或许还要短。工藤新一要离开日本了,去美国留学,七年。准确的说,是去治病。


回想以前的日子,真是开心呢。



七岁


“新一!来玩雪球啊!”pu的一声轻响,一个结结实实的雪球砸在工藤新一身上:“无聊。”pa的一声,一坨雪球砸在工藤新一脸上,“喂黑羽快斗你找死吧!”“嘿嘿嘿你来抓我啊!”用这招逗工藤君是挺不错的。



十岁


“啊什么数学题啊,烦死了!”两个自带学霸体质的人坐在桌上,明明才三年级,一个人就直接写答案或者交白卷了,因此黑羽千影教育了黑羽快斗很多次,却依旧不改。同班的工藤新一就淡定多了,用着同样的时完完整整把解题思路写完。


黑羽快斗很苦恼为什么工藤君一直要玩出来玩好久,等人很无聊的欸!殊不知工藤新一把黑羽快斗的一份也补完了。



十三岁


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依旧分到了同一个班,明明才初一就撑起了全班全年级甚至全校的颜值,又因为长相身高相似,又经常坐一起,使得座位离他们远的女生永远是柠檬。这样的状况持续了整个高中。


当然情书也是一箩筐,工藤新一收到一封情书就扔给了黑羽快斗,黑羽快斗也照常地放在小盒子里,一个放他的,一个放工藤新一的,只是一个在家一个在学校。


有希子常常看着黑羽快斗一箩筐的情书为工藤新一在学校担忧,自家儿子怎么在学校混得那么差!



十七岁


两人高二,依旧在一个班,同桌,多么奇妙的缘分。两位市重点的培优班学霸校草,撑起了全校的颜值加一本录取名额加耽美小说。


可惜在高三时,两位却意外地相继发生突发事件。工藤新一意外失踪,仿佛人间蒸发般的。黑羽快斗继承父业,成为举世闻名的怪盗基德。


这一年的经历都够写十几本小说了。





再到现在,两人之间不必多说的默契,不顾外人眼光的爱情,都是令人羡慕的。


当然,上帝给了你一套海景房,必会为你关闭这套房子的大门。


工藤新一患上了赤花症。


一开始只是轻微的瘙痒,以为是书看多了,目暮警官还特地给他开了几天假。到后来,无法阻止的疼痛,若不是上厕所时看见掉落的花瓣,工藤新一绝不会相信自己得了仿佛是诅咒般的赤花症。


他决定瞒住黑羽快斗。


在他回绝了一边几近疯魔地笑着要帮助他但是要黑羽快斗爱上她的红子,一边查阅着资料,发现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黑羽快斗恨他。


怎么恨?黑羽快斗这性子,是怎么也不会去恨工藤新一的。除非,把他抓进警察局只是为了要国际公赏以及一个不错的官位。但凡事爱过他的人都不会这样做。


假戏真做?黑羽快斗要是想越狱绝对可以。但国际罪犯万一要处死怎么办?就是不处死,黑羽快斗知道是被工藤新一抓去的那估计也是伤心透顶然后打死不越狱。


在黑羽快斗的后半生和他的命之间,工藤新一选择了黑羽快斗。他决定以出国留学的借口骗过黑羽快斗。


“啊嘞,名侦探要出国啊,带上我吧。”


“不行哦快斗,你还要留在国内调查黑羽叔叔的事呢。”


“好吧,那名侦探一定要天天和我发消息啊!……”


“行啦行啦,我会的。那快斗调查完了来美国找我?”工藤新一草草敷衍了这个比妈妈还烦的唠叨,转身进了房间。


“呃啊……”工藤新一无力地瘫倒在地上,一只手捂住眼睛,算算时间,也就还有三天吧,生命可真短啊。


第二天,飞机早早地起飞,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折磨得工藤新一的身子。


好好看看人间最后一个夜晚和星星叭!


一看到这月光又不禁想到他呢……


昨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那个笑容和吻再也触摸不到了吧……


“啊……”怎么回事……时间怎么提前了……


不过能死在月光下,也是种幸福呢。











END




别走!!


后记



这篇呢,是我在厕所(划掉)想到我男朋友因为不能留在本地中高考要回本地,也就是我要等他七年,但是最后互相陪伴的时间也只有半年了,虽然只认识了一年不到,但是回想种种还是很开心的。之后呢也是把这个改了一下套到快新里面了,因为之前斗子虐过了几回就虐新叭,短篇后续随缘。





枳桑.

【KS】烟火

◎物理课上奇妙的脑洞

◎虽然可能看不出吧,但的确是KS

◎我是新手,垃圾文学警告

◎就一个小片段,应该莫得后续


        恍惚间,他似乎被一个人拉着向前奔跑。他跌跌撞撞地跟随着那人的脚步,仰头看向那人,却只能望见孩童稚嫩的背影与其翻飞的衣角。

        他被拉着,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他看着那孩子的背影,忽而就觉得,那孩子就要展开羽翼,飞离他的身旁。他的心脏突然微微痉挛,泛着尖锐的痛感,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咽喉却好像被人扼住了一般,发不出一点声...

◎物理课上奇妙的脑洞

◎虽然可能看不出吧,但的确是KS

◎我是新手,垃圾文学警告

◎就一个小片段,应该莫得后续





        恍惚间,他似乎被一个人拉着向前奔跑。他跌跌撞撞地跟随着那人的脚步,仰头看向那人,却只能望见孩童稚嫩的背影与其翻飞的衣角。

        他被拉着,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他看着那孩子的背影,忽而就觉得,那孩子就要展开羽翼,飞离他的身旁。他的心脏突然微微痉挛,泛着尖锐的痛感,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咽喉却好像被人扼住了一般,发不出一点声响。

        那孩子忽而停下了脚步。

        “看啊!”孩子偏头向他看来,脸却似乎被浓雾笼罩着,他眯起双眼想要看得真切一些,那孩子却攥紧了他的手,兴奋地指向天空,“烟花!”

        他顺着那孩子指的方向看去,却被那骤然炸开了烟火钳住了目光。他愣愣的看着那抹绚丽,潋滟的某中似乎盛开了一捧绮丽的花束。

        那是他见过,最美的烟火。



◎溜了溜了,天知道为什么我这个初三学生为什么这么闲。

    下午要考试,祝我成功【握拳】


幺小六要努力啊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

“但是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

“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

——————     ——————

窗上映着红色的光,尚未熄灭的霓虹灯光与墨色一起被留在纸上。

对折,装进信封,封口。

黑羽快斗转身离开,墙上的挂钟无声呐喊,欢快地迎接晚宴到来。

《失真乐园》碎片记录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

“但是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


“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

——————     ——————

窗上映着红色的光,尚未熄灭的霓虹灯光与墨色一起被留在纸上。

对折,装进信封,封口。

黑羽快斗转身离开,墙上的挂钟无声呐喊,欢快地迎接晚宴到来。

《失真乐园》碎片记录

幺小六要努力啊

“我闯入自己的命运,如同跌进万丈深渊。”

《达尔契冬日》碎片记录

“我闯入自己的命运,如同跌进万丈深渊。”

《达尔契冬日》碎片记录

ʃ͠ʘɷʘ͠ƪ一年四季都发疯的兔子

【快新】As Long as You Love Me 全

OOC


可能有一点沙雕


短打,写着写着就崩了开始跑偏的一篇【擦汗】

文笔渣渣自我嫌弃TUT……


每次都是怪盗追着侦探死缠烂打【?】


偶尔也应该让侦探主动一下【??】


虽然私设这么坑但是是快新!真的是!【真诚的眼神】


推荐同名BGM——《As Long as You Love Me》backstreet boys...


 

 

OOC

 

 

可能有一点沙雕

 

 

短打,写着写着就崩了开始跑偏的一篇【擦汗】

文笔渣渣自我嫌弃TUT……

 

每次都是怪盗追着侦探死缠烂打【?】

 

 

偶尔也应该让侦探主动一下【??】

 

 

 

虽然私设这么坑但是是快新!真的是!【真诚的眼神】

 

 

 

 

推荐同名BGM——《As Long as You Love Me》backstreet boys

 

 

 

正篇——

 


People say I'm crazy that I am blind
人们说我被感情冲昏了脑袋


Risking it all in a glance
竟转眼间赌上未来

 

 

工藤宅——

 

“真的假的??”一口茶哽在喉咙里差点噎死的服部拼命锤着胸口才不至于背过气去。

“又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子出现了。”灰原轻笑一声,高深莫测。

“……一开始拼命撮合我们的不是你们吗!每次那个混账小偷送各种东西来总怂恿我答应他!”名侦探涨红了脸大声反驳。

“哦——我们?”服部奸笑了下。

“嗯哼,我们。”灰原挑挑眉毛。

“……反正现在我说什么你们都有话说。”基德你这个混账王八蛋!名侦探在心里把小偷先生狠狠地骂了一遍。

 

“所以你们现在是在交往吗?”服部冷不丁冒出一句。

“我们没有在交往啦!”脱口而出的否认,又立刻改口,“至少暂时没有……”

“你都已经在犯罪现场——”刚出口发现用词不当被瞪,马上改口,“呃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了基德的告白,几十上百的警方和围观的粉丝可都看得清清楚楚——”

“还有在看电视的那些人。”灰原好心补充。

 

“我知道啊!我知道……”脸红得更加厉害了一些,新一垂头,“可是我现在找不到他。”

“噗——咳咳咳!”一口茶直接喷在了对面的茶几,服部终于开始大嗓门,“你们居然还没有联系方式吗?”

“你见过哪对宿敌会互换邮件地址电话号码平时没事还要串个门的吗?”新一翻白眼。

灰原喝完一杯茶,放下杯子慢悠悠地开口:“确实呢,宿敌突然就变情侣的也挺少见的。”

“……”无言以对。

 

“所以工藤你现在是想要我们帮你把基德找出来?”服部问。

“这么无聊的事情我可不是很想帮忙。”灰原没好气。

“一个限量包包。”请求不行只能利诱。

“两个。”微笑。

“……成交。”名侦探仿佛听到了自己钱包哀嚎的声音。

 

 

How you got my blind is still a mystery
你怎会让我不顾一切还是个谜


I can't get you out of my head
我就是无法忘了你

 

……

 

黑羽宅——

“老妈……”黑羽快斗纠结了半天扭扭捏捏地开口,“那个……”

“你跟工藤新一告白了嘛,全世界都知道。”

腾地一下整张脸红透:“老妈你不要这么直接好不好啊!”

“不、好。”黑羽千影用力敲了一下儿子的头,“你都敢做这么大胆的事了还怕我说?”

“当时——当时情况特殊……”还不都是因为当时月光正好名侦探的表情那么美让自己一时间把持不住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想到此懊恼又开始爬上脸。

“啊——!!老妈我该怎么办!”

“都已经告白人家也答应了你就认真跟他谈恋爱去。”推了儿子一把,“直球都打出去了,还在家躲着当鸵鸟算怎么回事?”

这直球也太直了啊!

黑羽快斗现在只想埋了自己。

 

……

 

 

江古田中学——

“快斗!快来快来!”青子拿着一张报纸急吼吼地冲过来。

“干嘛啊一大清早大呼小叫……”打了个呵欠,接过递过来的报纸。

“怪盗vs名侦探,两人的感情纠葛——”

“宿敌突变情侣,是博人眼球还是真情流露——”

一边念着报纸上的标题一边狂翻白眼,这些媒体真是够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在看哪里啦,看这里!”青子一把抢过报纸,翻了个面,拍在他面前桌子上。

“什么啊?致小偷先生——撩完就跑天打雷劈——工藤新一……工藤新一?!”不自觉就拔高了嗓音站了起来。

“吓我一跳!你这么大反应干嘛他是找基德又不是找你!”青子抢回报纸,“没想到吧?那个名侦探居然会登报找基德。”

“……”确实没想到。

名侦探狠起来也是挺厉害的呢,小偷先生头上冒出一丝汗。

 

Don't care what is written in your history
我不在乎你过去的种种


As long as you're here with me
只要你陪在我身边


I don't care who you are
我不在乎你是怎样的人


Where you're from
你从哪里来


What you did
你做过什么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要你爱我就好

 

……

本来只是想拜托一下园子帮忙登个简单的寻人启事之类的东西,结果居然搞得这么大。

名侦探看着满大街各家杂质报纸头版头条全是超大号字体的致小偷先生,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只是想好好喝杯自己喜欢的咖啡,刚一走进门,整个店里的人看自己眼神都变了,蜂拥而至的问候弄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不是说好了只是简单的启事吗?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状况啊!】在第15次甩掉追着自己的各路狗仔记者之后,工藤新一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嘛,对方可是基德大人哎,当然要用和他相配的方法来找他啦!再说你都抢走我的基德大人了这就算一点点小小的惩罚啦~】电话那头的女声笑得相当贼。

【……】园子这家伙!可恶!恨恨地按断通话。

灰原的提案也是糟透了那启事内容都什么啦,相信她的自己真是蠢毙了。

而且什么叫做你的基德大人啊!真是的!

 

……

 

……

一身标准的怪盗装束,月下的魔术师独自一人静静地站在顶楼天台。

白色的斗篷迎风飘扬着,如同一对白色的羽翼。

 

【这次就放你一马吧】

 

【这次就放过你吧】

 

【这次就——】

 

忍不住嘴角上翘。

 

“每次都说这次呢——名侦探。”

 

 

 

按了按礼帽边沿,按下滑翔翼开关。

 

“我现在就去找你。”

 

“等着我哦,名侦探。”

 

 

像是想到了什么,笑意深了深。

 

 

 

“不,新一……”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you have said and done
所有你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


Feels like it's deep within me
都深深的烙印在我心里

 

Doesn't really matter if you're on the run
我甚至于不在乎你是否就要逃开


It seems like were meant to be
我们像是命中注定一般

 

……

 

……

 

“所以这就是你晚上12点突然从我家阳台非法入侵的理由吗?”名侦探双手抱胸,以一种鄙夷的神情看着面前的小偷先生。

“唔……到自己名正言顺的男朋友家里我觉得不能算非法入侵哦。”小偷先生脸上挂着专用微笑。

“……”被噎到不知如何回答的名侦探脸上发烧,转身头也不回地进屋。

轻笑了声,收起滑翔翼跟着进屋,顺手将阳台的落地玻璃窗轻轻关上。

 

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新一想径直躲回卧室,却被从背后一把搂住了腰。

“在想什么?”耳边飘来的声音让人心痒。

“——总之不是在想你。”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他还是没有回头。

“诶,这样我会——伤心哦?不是你说的要天打雷劈我可是来负责任的哦?”趁着名侦探愣神的空挡双手稍稍用力将他转过身——

一张满脸红透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要看!”双手捂住脸,工藤新一从指缝里冒出一句话。

“你……”

“别说话!”

“我……”

“不是叫你不要说话吗!”感觉血液逆流全往头顶上冲的新一咬牙。

 

“新一。”

直呼名字的声音。

既轻又温柔。

月光下的泉水泛起涟漪。

 

伸手摘掉礼帽,单膝下跪,牵起面前还在红脸少年的右手。

 

“初次见面,我是黑羽快斗。”

 

 

“我喜欢你。”

“请和我交往吧。”

 

如出一辙的告白内容。

 

 

 

“我是工藤新一。”

 

“——请多指教。”

 

 

I've tried to hide it so that no one knows
我试着把感情隐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


But I guess it shows
但我无法不流露真情

 

When you look in to my eyes
当你凝视着我时


What you did and where you're coming from
你做过什么从哪里来


I don't care as long as you love me baby
我不在乎,只要你爱我就好

 

I don't care who you are
我不在乎你是怎样个人


Where you're from
你从哪里来


What you did
你做过什么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要你爱我就好

 

 

 

END.

 

 

我是久违的小剧场——

 

“呐~新一我今天可以留下来睡吗?”撒娇。

“不能。”斩钉截铁。

“啊——为什么!”委屈。

“我才不像你满脑子黄色废料。”脸红。

“哎哎名侦探我可什么都还没有说你就认为是……那个哦~?”偷笑。

“……才没有!”脸红X2

“不过你都已经想到这层了我也必须回应你的期待才行呢~”就地按倒。

“都说了我没有!我抗议!”挣扎。

“抗议无效~”


ʃ͠ʘɷʘ͠ƪ一年四季都发疯的兔子

【快新】Pretender(ABO) Chapter 6

最近日推老砸一些很感伤的风格过来,导致整个人都不自觉跟着丧orz


不行不能丧!还欠着更新没写完呢!【……】


太扎心写得心塞塞只能慢慢更了对不起不要打我TUT蓝瘦


推荐同名BGM——《Pretender 》电影《行骗天下JP》主题曲


正篇——


繋いだ手の向こうにエンドライン
牵着的手另一端却是终点线


引き伸ばすたびに 疼きだす未来には
每每拖延便痛苦不已的未来


……...

 

 

最近日推老砸一些很感伤的风格过来,导致整个人都不自觉跟着丧orz

 

 

不行不能丧!还欠着更新没写完呢!【……】

 

 

 

太扎心写得心塞塞只能慢慢更了对不起不要打我TUT蓝瘦

 

 

 

推荐同名BGM——《Pretender 》电影《行骗天下JP》主题曲

 

 

正篇——

 

繋いだ手の向こうにエンドライン
牵着的手另一端却是终点线


引き伸ばすたびに 疼きだす未来には
每每拖延便痛苦不已的未来

 

……

整整十五天。

快斗站在窗边,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各色人们。

“——爷爷你能不能去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伸手抚上冰冷的玻璃窗,“天气开始变冷了,新一估计又没好好吃饭了吧,忙事件顾不上吃饭弄得胃疼到处找药吃什么的……”

“快斗少爷您安心休养就好,我每天都有去看望工藤少爷他很好不用担心,而且他每天下午也都有过来医院看望您。”寺井爷爷将切好的苹果装好盘,端到床边的柜子上。

苦笑了一声,快斗转头看向他,微蹙着眉毛:“新一他啊,就算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也是会说我很好不用担心的人——这几天看他脸色明显不如之前我就知道了。”

“那——”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寺井爷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沉默了。

 

“爷爷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快斗又笑了笑。

“他就像我身体里的一部分。”

 

“我没有办法不喜欢他。”

 

“可是啊——新一喜欢的那个我,到底是作为怪盗基德的我,还是黑羽快斗的我?……还真让人有点搞不清楚了呢——”

“我们明明是宿敌,是你追我赶的对手……”

“在我还是怪盗的时候,他的眼里有我,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他的心里装满了关于我的所有事情。”

“现在……”话说到这里快斗眼神暗了一暗,低下头喃喃地,“我也不知道……”

“快斗少爷……”

“爷爷,你说,我是不是很傻?”抬起头,眼有泪光。

 

そりゃ苦しいよな
真的好难受啊

 

……

 

……

病房门外一个蓝色制服的身影悄悄离开。

拿出手机迅速按了几个字,发送。

[对不起突然有事走不开,我明天再过来。]

 

 

【……新一喜欢的那个我,到底是作为怪盗基德的我,还是黑羽快斗的我?】

 

【……像我身体里的一部分。】

 

【没有办法不喜欢他……】

刚刚听到的内容不停地在耳边回响。

 

快步冲进洗手间,用力拧开洗手池的水龙头。

拼命把水拍向自己的脸,整个制服胸前都已湿透都不自知。

一拳砸向镜子,发出咚的一声。

原来自己已经伤他这么深了吗……新一闭上眼。

明明我是——

 

 

君の運命のヒトは僕じゃない
你的命中之人并不是我


辛いけど否めない でも離れ難いのさ
难过却无法否认但也同样难以割舍


その髪に触れただけで 痛いや いやでも
指尖只要拂过你的发梢心中便感痛楚


甘いな いやいや
但也同样该死的甜美

 

……

拿着手机直勾勾地盯了屏幕上的信息半晌之后,快斗很轻地说了一句话:“爷爷,你回去吧。”

“少爷?”

“新一他……有事,明天才会来。”

“……我知道了。”寺井爷爷深深地看了心不在焉的少爷一眼,默默地戴上帽子离开。

即使是到了这个时候,你的心里还是只有事件吗?

 

心好疼啊。

疼过了手上的伤口呢。

新一……

 

グッバイ
Goodbye


それじゃ僕にとって君は何?
那么对我而言你又是什么


答えは分からない 分かりたくもないのさ
不知答案如何也不想知道答案


たったひとつ確かなことがあるとするのならば
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


「君は綺麗だ」
“你很美”

 

……

 

TBC

 

 


狸猫荞麦面
突然翻到了两年前的旧图pock...

突然翻到了两年前的旧图
pocky恶魔×413死神

虽然恶魔的衣服画的完全不对😓
脖子也怪怪的😓

(宫大cp真的太冷了 二攻和也他怎么可能是受呢😭

突然翻到了两年前的旧图
pocky恶魔×413死神

虽然恶魔的衣服画的完全不对😓
脖子也怪怪的😓

(宫大cp真的太冷了 二攻和也他怎么可能是受呢😭

叶阳佟

【快新】黑羽快斗会梦见电子鸽吗?(中)

上篇

 

我流银翼杀手AU,ooc与bug满天飞。。
本来以为上下就OK结果硬生生出来了中。。
感谢阅读(鞠躬)

01

    工藤新一坐在宫野志保的实验室的高脚凳上,盯着窗外出神。

    地球的白天已经永远沦为阴天,这让工藤非常、非常、非常不爽。干枯的树枝交错盘曲,扭成各种奇怪的形状。天空永远惨白,雾霾永远遮蔽太阳。没有流云没有飞鸟,如同一块裹尸布。

    “什么?你在想什么?”宫野转过头来看他,他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小心把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了。他收回视...

上篇

 

我流银翼杀手AU,ooc与bug满天飞。。
本来以为上下就OK结果硬生生出来了中。。
感谢阅读(鞠躬)

01

    工藤新一坐在宫野志保的实验室的高脚凳上,盯着窗外出神。

    地球的白天已经永远沦为阴天,这让工藤非常、非常、非常不爽。干枯的树枝交错盘曲,扭成各种奇怪的形状。天空永远惨白,雾霾永远遮蔽太阳。没有流云没有飞鸟,如同一块裹尸布。

    “什么?你在想什么?”宫野转过头来看他,他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小心把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了。他收回视线,低头把脸埋进围巾里——大科学家讨厌开暖气,不过仿生人的抗寒能力本来就很强。宫野作为世界上最仿生人的仿生人,就好像她淡漠的本性一样,喜欢永远灰白的阴天,喜欢冷冰冰的实验室和实验器具。

   “我说地球的天空就像一块裹尸布,严严实实把我们封住,让人喘不过气。”他的声音从围巾里面传出来,闷闷的,听起来确实像喘不过气。

   “那我们算什么呢?”宫野像是在自言自语,“老天,今天黑羽没跟你一起来,气氛一下子沉闷好多。”她转过头去按下机器上的停止按钮,旁边的显像屏立马弹出物质分析报告。她扫了一眼显像屏接着说:“这个药确实比之前缴获的APXT复杂,看成分的话仿生人吞食0.1毫克就可以立马致命,更别说人类了。工藤,你真的接了捣毁这个组织的任务?” 宫野听说当时工藤的上司在开口问工藤能不能接的时候犹豫了好久,最后几乎是用讨好的语气说出来的。

    “是的,其他银翼杀手不是养伤就是经验不足,我不接谁接?”工藤心不在焉地说,努力不着痕迹地避开宫野探究的眼神。

    “呐呐呐,不要黑羽了吗?我听说这个任务的风险评估达到了三个s,而且你的申请表上没填黑羽的名字。你知道这是九死一生的。你这么义无反顾地接下,一点也不像有牵有挂的样子。”宫野端过去一杯美式冰咖。当时宫野家族是完全按照科学家的模式来设计她,她的感性指数被推到了最低。虽然她不懂复杂的情情爱爱,但是她还懂得在朋友低落的时候给予安慰。

     “我把黑羽放到了最重要的位置,他就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了。”工藤接过冰咖但是没喝,他的家人在他小时候全部死于仇家的报复,而他也是趟着血与火成为了优秀的银翼杀手。黑羽快斗是一个完完全全为他分析设计出来的人,工藤很难控制自己依恋他,爱慕他。他一直想从黑羽那里索求缺失的爱——

    
   “但是黑羽很爱你啊。”宫野皱起眉。

    “不,我不认为那是爱。宫野,你们并不会真正产生什么感情不是吗?他只是觉得他应该那么做而已,那是他脑袋里的芯片发出指令,而不是他的大脑分泌多巴胺。”工藤冷静地说,如同在犯罪现场分析嫌疑人的动机一样。

     “emmm…”宫野想说,不管黑羽“爱”工藤的生物学原因是什么,他的行为总归是爱工藤的表现的。可是她看着工藤深陷的眼窝,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这几天跟黑羽吵架,我就把他打发回总星系了。我这几天思绪真的很乱,我爱快斗,我以前一直自欺欺人地觉得他也爱我,但是现在我无法再骗自己了。酒精,睡眠,什么也骗不了我了。我永远也得不到我想得到的,家人,爱人,什么也没有。”

    宫野看着工藤一口喝完冰咖,眼睛里是悲哀混杂着绝望。她曾经以为,工藤是唯一一个跟她能达到一个理性高度的人类。啧,黑羽可是唯一一个能让工藤完全陷入混乱的人。

    “不过宫野,九死一生也有十分之一的成功可能不是吗?再说了,罪大恶极的仿生人就得最优秀的银翼杀手去捕,不是吗?”工藤露出自信的微笑。他接着说,“如果我回不来了,把黑羽有关于我的记忆都消去,然后留在你身边当助手吧。对了,他跟我一样讨厌地球的白天,你想个办法把他的这个设计也改掉吧。”

  宫野叹口气,明明在笑,为什么眼睛里就好像有悲伤要溢出来了一样呢?她觉得这便是诀别了,这是仿生人的第六感。可惜她似乎没有感到难过,只是有一点惋惜,不知道下一个这么优秀的银翼杀手什么时候能再出现。

   两天后,宫野接到了部里的加密电话。一分钟后她挂掉电话,静了一下然后开口:“永久删除联系人工藤新一。”

    “已删除。”电子女声今天也没有感情。

02

    黑羽从壁炉里滚出来,白色的防护服上全部是灰。在他终于把工藤塞给他的任务完成以后,他立马随便找了个量子传输站回地球找工藤——工藤那么讨厌地球的白天,不知道让他自己呆在那里会不会越来越讨厌自己。传输器把他打成量子然后在输出端重组他,工藤总说这是谋杀,然后拒绝在0.1秒内到达任何地方。

    他们在地球的公寓里没开灯,但是外面各色的光混杂着照进来,公寓里一览无余。这不是他想象的一百种情景中的任何一种,他以为工藤至少会在家,不管是醉醺醺地趴在地板上还是像平常一样窝在沙发里看书。

    不对劲,味道很不对劲。他一打响指,客厅里的灯亮了起来。在暖黄色的灯光的照射下,空气中似乎漂浮着大量微小颗粒。

    糟了,屋子里应该开了有昏迷作用的香薰。黑羽狠狠地掐自己,怎么回事?新一呢?他是不是出事了?

     可惜意识还是一点点被剥离,身上的力气一点点被抽干。宫野从暗处走出来,干脆用麻醉针捅了黑羽的脖子——“不愧是首席银翼杀手的搭档,抗昏迷能力真强。只可惜……”

    后面的话黑羽没再听见,他甚至连宫野的声音都没听出来。失去意识前他满脑子都是工藤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即将溺死在晴空下的大海里。

     再醒来时他首先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他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头上连接着各种插管。头疼,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又感觉好像多了点什么。

     “黑羽快斗。”熟悉的冷淡女声从他旁边传过来,是……宫野志保。

     “宫野?你能不能把你这颗茶色的头颅拿开,你挡着我看天花板了!”黑羽盯着抱着一块平板俯视他的科学家毫不客气地说,“我的身体出问题了?没有我你的实验是不是被迫终止了?”

     不知道为什么,宫野看起来一下子放松了许多。“你的芯片出了一点问题,我给你修好了。然后这几天我顺便看了一本很古老的小说,我似乎从里面找到实验思路了。”黑羽看着宫野变魔术一般一扫屏幕,接着天花板上就投出了一张图片,是一本书的封面。

     “我说,这手法一点也不像我啊,好歹你的助手也是一个业余魔术师啊……”黑羽嫌弃地说,“这是什么书?福尔摩斯探案集?”

     宫野又伸出她那颗“茶色的头颅”,眼睛里是毫不掩饰地探究:“你看过这本书吗?”

     我看过这本书吗?有点眼熟…黑羽想。他总感觉他就要想起什么来了,可是那是一些模糊的场景,他怎么也抓不住。连着他的脑袋的机器开始发出意味不明地警报声,最后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蹦出一句:“这种书看纸质版的会更舒服吧。”

     宫野眯起眼睛。她去看仪器,然后轻飘飘地问,这么古老的书我去哪找纸质版?不对,纸质书都绝版多少年了。

     
   “唔…总觉得在哪见过,可能是我的错觉吧。”黑羽习惯性地想摸摸脑袋,却不小心碰到插管。

     仪器瞬间叫得更欢了,黑羽在宫野的眼刀飞过来之前飞快闭上眼睛装死。


03

   宫野坐在实验台前翻着最近的实验报告,心里却在想黑羽。

   她删去了黑羽所有有关工藤的记忆,然后植入了黑羽一直是自己的助手的虚假记忆。为了测试手术结构她甚至都与黑羽聊了“顶级银翼杀手工藤新一在任务中与犯罪同归于尽”这种部里绝密的新闻,黑羽也只是像听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一样安静听完。除此之外黑羽表现正常,在帮她进行实验的时候从来没出过差错。只是不做实验的时候有时会走神,在不跟她说话的时候总是过于沉默。

    她叹口气,黑羽肯定感觉到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有差错。她之前从来没进行过这么大的记忆修改,这就算是成功了吧。

    工藤对于黑羽来说死得悄无声息,是她亲手杀死的。宫野盯着桌子上的一瓶硫酸铜,想起最后见到工藤时那双死寂的眼睛。

     “哦哈哟宫野~数据分析我熬夜做好了哦。”黑羽的声音隔着实验台传过来,一块平板被放到宫野面前。宫野没有抬头看黑羽,她仔仔细细地检查完数据,然后准备让黑羽进行下一步工作。她拿起实验报告抬头看黑羽——

     就好像刚才在脑海里回忆的人突然从记忆里蹦到了眼前一样。隔着实验台的人是工藤吧?额头跟脑袋后那几撮头发还是收拾不下去呀。但是与记忆中不一样的,那双眼睛里终于有了神采,就好像二价铜离子在不停地无规则运动。

    “宫野?”黑羽看着愣神的宫野,罕见地不好意思了。他揉揉头,说:“我总感觉这里不对那里不对,今天早上心血来潮整理了一下头发,感觉舒服多了呢。”

    “是吗?那为什么还有几撮留着了?”宫野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术后反应?

    “我也不知道,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样心里最好受。”黑羽坦诚地说,“要来杯咖啡吗?”

    “嗯。”宫野看着黑羽走向咖啡机,“麻烦来一杯美式冰咖。”

    或许她并没有杀死工藤,但是从科学的角度上她明明已经成功了。

    真奇怪,她喝了一口咖啡默默地想。

TBC. 

     

王权杰希。

【快新】Chase

*背单词上头找文风的失败尝试(。
*算是个原作向?摸爽就跑(你tm。
*想表现的大概是双箭头的心照不宣
*刻意模糊称呼的意思是当作K新或K柯都可以✓

  这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晚上,对于大部分人来说。

  不过很显然这一部分人并不包括搜查二课的警官们。因为怪盗基德发来预告函称今夜会前来拜领"the gift for Venus",也就是被命名为"LOVE''的那颗,世界上最大的粉色钻石。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装模作样,那个小偷。”被请来协助的名侦探又一次毫不留情地评价道。破译暗号、拆穿手法、沿着线索一路追踪至天台,干劲过头的中森警部和一众警员毫无意外又被假人...

*背单词上头找文风的失败尝试(。
*算是个原作向?摸爽就跑(你tm。
*想表现的大概是双箭头的心照不宣
*刻意模糊称呼的意思是当作K新或K柯都可以✓

  这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晚上,对于大部分人来说。

  不过很显然这一部分人并不包括搜查二课的警官们。因为怪盗基德发来预告函称今夜会前来拜领"the gift for Venus",也就是被命名为"LOVE''的那颗,世界上最大的粉色钻石。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装模作样,那个小偷。”被请来协助的名侦探又一次毫不留情地评价道。破译暗号、拆穿手法、沿着线索一路追踪至天台,干劲过头的中森警部和一众警员毫无意外又被假人骗走了注意力,于是来赴月下之约的仍只侦探一人。

  大力推开标有“立入禁止”的天台门后就看见一身白衣的怪盗正仰头对着皎洁的月光检查手中那颗璀璨的宝石。

  “哟,你来了啊名侦探。”注意到他的到来,基德才收回视线随意打了个招呼,语气熟稔得仿佛他们是多年的好友,而非站在对立面的侦探和怪盗。不过名侦探并没有把语气问题放在心上,直视着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得出结论:“所以这颗也不是你要找的宝石?”

  “没错。” 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的怪盗习以为常的摆摆手。“——所以这次也还给你们吧。”

  侦探的本能让他对那颗神秘宝石的特殊之处有些好奇,但显然这并不在他能够知情的范围内。可保持沉默也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侦探君撇了撇嘴没好气道:“下次一定不会放过你,基德。”

  华丽大胆的白衣怪盗踏着月光向他走来,单片眼镜下是一如初见时自信无畏的笑。"Well,try your best to catch me if you can.''

  被挑衅的侦探自然毫不服输地瞪视回去。''Sure.I'll arrest you in the name of……''

距离太过近了,他甚至能闻见犯罪者如月光般清冷而凛冽的气息。"law"的音节还在舌尖打转,近在咫尺的宿敌已好心为他补完这个句子。

  ''LOVE.”

  暧昧的吐息惹得侦探耳根发红,就在这迟疑的刹那,怪盗已完成了他想做的事,包括归还一颗宝石,以及偷走一个吻。

  姗姗来迟的警员们只来得及在天台上目送怪盗飞远,同时感谢侦探又一次夺回了宝石。

  唇上温热的触感依旧鲜明,无意识舔了舔下唇的侦探依旧没有改变他的评价,“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但却忘记压下不自觉上扬的嘴角。

  Fin.


顾玉阶

壁纸 For KS


又搞壁纸了((,存图请蓝手红心资瓷一下我咩,在不作其他改动的情况下允许自己改色!>>

截图自1412,画风真的深得我心,这个小柯居然有点A

完完全全就是ks糖啊,呜呜!!!

k:而且既然是铃木那个老头的局,那么那个家伙一定会来

s:(笑)很遗憾

哀:你看起来很兴奋啊,就像收到了礼物,将要打开它的小孩子

k:(前提:同样的魔术不可以表演第二次)但是瞧那家伙的脸,应该是成功了吧

然后关于tag……我是不喜欢把柯&新分开来,虽然小柯很幼我也会喊小柯但是心智一直是新酱啊><个人癖好喜欢说ks、快新,如果不喜也不用提出……

壁纸 For KS


又搞壁纸了((,存图请蓝手红心资瓷一下我咩,在不作其他改动的情况下允许自己改色!>>

截图自1412,画风真的深得我心,这个小柯居然有点A

完完全全就是ks糖啊,呜呜!!!

k:而且既然是铃木那个老头的局,那么那个家伙一定会来

s:(笑)很遗憾

哀:你看起来很兴奋啊,就像收到了礼物,将要打开它的小孩子

k:(前提:同样的魔术不可以表演第二次)但是瞧那家伙的脸,应该是成功了吧

然后关于tag……我是不喜欢把柯&新分开来,虽然小柯很幼我也会喊小柯但是心智一直是新酱啊><个人癖好喜欢说ks、快新,如果不喜也不用提出……

猫儿腻

《我的专属调音师》———— 15

————  纯脑洞产物,请勿上升真人,谢谢!!!


      真的是超级喜欢P'Q了啊啊啊啊 


虽然singto没有再说什么了,但是Krist的内心还是慌得一笔,还好这时候P’Q叫他们去录节目了。

在一番自我介绍之后P’Q开始带着节奏一个接一个的问着问题,整个录制现场的氛围很好,就连平时不善言辞的Krist都能接上。Krist回答完一个问题后不由得再次在心里佩服P’Q,真不亏是P’Jane跟P’singto都认可的主持人,风趣幽默又得体的主持风格让Krist不至于那么僵硬,整个录制过...



————  纯脑洞产物,请勿上升真人,谢谢!!!


      真的是超级喜欢P'Q了啊啊啊啊 



虽然singto没有再说什么了,但是Krist的内心还是慌得一笔,还好这时候P’Q叫他们去录节目了。

在一番自我介绍之后P’Q开始带着节奏一个接一个的问着问题,整个录制现场的氛围很好,就连平时不善言辞的Krist都能接上。Krist回答完一个问题后不由得再次在心里佩服P’Q,真不亏是P’Jane跟P’singto都认可的主持人,风趣幽默又得体的主持风格让Krist不至于那么僵硬,整个录制过程中Krist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P’Q悄悄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之后拿起话筒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好了,现在P呢想分别问Krist跟singto一个问题,这两个问题也是很多粉丝网友想知道的,可以吗?Krist。”

Krist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镇定自若的singto,随后对着镜头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了,P你说吧,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之前P一直听说,是Krist你主动提出来希望singto来做你的第一支单曲的后期,是吗?”

“是。”听到P’Q的问题后,Krist就一直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话筒,Krist实在是不会说谎,只好沉声说出自己的答案。

“嗷,N’singto你一点都不吃惊吗?还是说事先就知道了呢?”

原本对着Krist的镜头一下子转到了singto的脸上,相比singto的镇定,一旁刚回答完问题的Krist反倒是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没什么好吃惊的吧,毕竟再怎么说我也是业内数一数二的调音师。”

“哦吼,你还是一样的臭屁。”听完singto的回答后,P’Q对着singto翻了一个十分嫌弃的白眼,之后又接着问Krist道:“那Krist是为什么选择了singto呢,singto虽然很厉害,但也不是没有比他更好的啊!”

“这个,因为我很崇拜P’singto,可以说P’singto就是我的偶像,也是支撑我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动力。”面对着镜头Krist没有说出跟singto那些相遇的过去,只是简单的总结了一下。

“OK,没想到singto还有这样的魅力,既然这样那我们再来问问singto吧。”不同于对着Krist温和亲切的样子, P’Q一对上singto就露出一脸嫌弃的样子,但是从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虽然我很讨厌这个家伙的自傲,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厉害,会唱歌,会跳舞,会拉小提琴,会弹钢琴,还会调音录歌,就连运动也很厉害。最可怕的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还会做饭,你们能想象的到嘛,就是这样一个冷酷的男人,在家里围上围裙做饭!问题是做的还挺好吃的!”

“嗷,P!”原本还是一脸镇定自若的singto此时也是哭笑不得的看着P’Q。

“怎么?不接着耍酷了?”

“抱歉,P,可是P我们现在可是在录节目呢。”说着话singto瞟了眼旁边的镜头。

“我知道,所以我想问问你,在那么忙的日子里,你怎么会答应给Krist录歌呢?我记得当时你可是一直在氪肝工作啊,如果不接Krist的工作,你应该能短暂的休息一下的。”

“呃……”singto完全没有想到P’Q这个弯来的这么急,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好在以前也是接受过很多的采访,singto一边挂上适宜的笑容,一边说道:“这个啊,其实是这样的,当时P’Jane让我听了N’Krist之前翻唱的歌,当时就觉得N’Krist的声音很好听,特别有感染力,所以就接下了N’Krist的工作。”

“噢,也就是说singto你是被Krist的声音所吸引了,是吗?”

“是,特别是这一次N’Krist的单曲,更是好听,喜欢音乐的朋友一定不能错过。”

“既然一向以挑剔著称的音乐人singto都说Krist的声音很好听了,那就让我们一起来听听这首《门、空气、好时光》”

随着P’Q话音的落下,整个录制室的灯光一下就全都落在了Krist的身上,就见Krist抱着吉他坐在一把高脚凳上。

“深望我的眼眸

你可能会看到我试图隐藏什么

虽然我从不说出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在乎

就像我心中的一棵小树

日渐成长,你察觉到了吗?


但我不确定你的心是否和我的一样

每当我看到树叶离开大树

但我可以为爱祷告,我们之间不要像那样破碎吗?

因为你是我心所需要的美好日子

因为你是我心中唯一想唱的歌

因为我们难忘的回忆

永远不能被取代亦不会从我们的心中消失

因为你是清晨的清新空气

因为你是我心灵的大门

因为你是闪耀的太阳

让我的生命变得有价值和有意义

我不知道你是否相信我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连接着我们的心

无论我们分开多久

我们终能转身相遇

每当我看到树叶离开大树

但我可以为爱祷告,我们之间不要像那样破碎吗?

因为你是我心所需要的美好日子

因为你是我心中唯一想唱的歌

因为我们难忘的回忆

永远不能被取代亦不会从我们的心中消失

因为你是清晨的清新空气

因为你是我心灵的大门

因为你是闪耀的太阳

让我的生命变得有价值和有意义

因为你是我心所需要的美好日子

因为你是我心中唯一想唱的歌

因为我们难忘的回忆

永远不能被取代亦不会从我们的心中消失

因为你是清晨的清新空气

因为你是我心灵的大门

因为你是闪耀的太阳

让我的生命变得有价值和有意义

你我之间已是命中注定

你我之间已是命中注定 ”

这一次的节目录制很顺利,基本上后期只补拍了几个镜头就全过了。结束后P’Q更是提议一起去聚餐,平时大家都是各忙各的,这次难得碰在一起了,都笑着同意了,就连singto也没有反对。

由于这次聚餐的人很多,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去海滩吃烤肉。到了地方后,singto,P’Q跟Jane自然而然是坐到一起了,Krist也跟在Jane的身后加入了他们。

“N’nott,你跟大家说下,让大家随便吃,随便喝,之后你也去拿食材吧。”刚坐下就听见P’Q对身边的助理Nott说到。

“是,那P需要我帮你们拿什么吗?”

“不用了,你拿你们喜欢吃的就好了,我们等会自己去拿就可以了。”

“好,那我先去那边了。”说完话Nott就走向了旁边的人群,不一会那边就响起来了激动的欢呼声,随后便见人群四散开去了,有去拿食材的,有去拿酒水饮料,也有去准备烧烤盘的……

眼见大家都忙了起来,Krist也站起身准备去拿点吃的,犹豫了一下后,Krist还是向身边的singto问道:“P,我去拿点吃的,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随便吧,你喜欢吃什么就拿什么吧,我现在不怎么饿。”

“哦,那好吧。”听到singto的回答后,原本还挺有兴致的Krist一下子变的有点垂头丧气了。Krist正想拉着Jane一起去,却又看见Jane跟P’Q他们聊得正开心,singto也时不时地说上一两句,看着他们聊得正欢,Krist只好自己一个人走到食材区去挑选了。

说是挑选,其实Krist也不知道该拿些什么吃的回去,毕竟自己除了知道singto不吃牛肉,别的就一无所知了。思来想去,最后Krist只能拿了一些自己喜欢吃的肉肉跟他不太爱吃的青菜,看着singto那么瘦,而且爱运动,那应该爱吃青菜吧,Krist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机灵鬼。

Krist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桌子上已经七七八八的摆了一些食物以及酒水了,就连Krist的座位前都有一瓶已经开好了的啤酒。Krist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啤酒,又一脸疑惑的看向身边的singto,singto对上Krist疑惑的目光,靠近Krist说道:“喝一点啤酒没事吧?要是不能喝就去换成饮料吧。”

明明周围人声鼎沸,音乐声震耳,但是Krist却觉得此时整个世界似乎只有singto的声音,昏黄的灯光下,Krist甚至看见了singto脸上的小绒毛。

“Krist?”

“啊!什,什么?P你刚刚说什么了,不好意思,刚刚走神没听清。”

Singto看着面前一脸懵的Krist,无奈的再次说道:“我问你,能不能喝啤酒,要是不能喝酒就去换成饮料。”

“哦,没事的,P,一点点啤酒我还是可以的。”

“恩,那你自己注意,多吃菜少喝酒。”

“是。”

“N’Krist,你怎么没有拿牛肉啊,他家的腌牛肉很好吃的。”

“额,P’Q喜欢吃牛肉吗?那我再去拿点牛肉吧。”

“不是,看你没拿牛肉,就给你介绍一下。”

“哦,谢谢P’Q呐,只是P’singto不吃牛肉,所以我就没拿牛肉。”

“噢,Krist你跟singto一起吃过饭啊?”

“是。”说着Krist将自己拿的蔬菜跟鸡翅放在了singto的面前,接着对singto说道:“P,这些都是给你拿的,还有鸡翅跟猪肉,在这儿。”

Singto一脸黑线的看着面前绿油油的两盘蔬菜,张口讷讷的说了一句“好的”。

Krist感觉singto的表情似乎不太好,就连P’Q跟Jane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不由得小声问道:“P,怎么了吗?”

“哈哈哈,Krist你不知道嘛,singto第一不喜欢牛肉,第二就是不喜欢吃蔬菜了,哈哈哈……”singto还没有回答,就听见对面的P’Q先忍不住一边笑一边打趣到。

“这……那……”听到P’Q说singto不喜欢吃蔬菜,Krist顿时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蠢了,一时之间看着那两盘绿油油的蔬菜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辰琛子

【快新/ks】

没错,又是我,我又来混更了……🌚🌚🌚将就将就吧……下次更不知道多久……反正就是不想动🌚🌚🌚

【快新/ks】

没错,又是我,我又来混更了……🌚🌚🌚将就将就吧……下次更不知道多久……反正就是不想动🌚🌚🌚

ʃ͠ʘɷʘ͠ƪ一年四季都发疯的兔子

【快新】Us 全

废柴作者带着自己莫名其妙的脑洞回来了!


这篇是在吃午饭的时候用手机一点点拼出来的你敢信……?【。】


祝食用愉快w


一见钟情的故事【大概】


大写加粗OOC,介意慎入感谢


一切从公交车开始【别想歪!】


P.S:


公车设定沿用国内,一切为了剧情【。】...


 

废柴作者带着自己莫名其妙的脑洞回来了!

 

这篇是在吃午饭的时候用手机一点点拼出来的你敢信……?【。】

 

祝食用愉快w

 

 

 

 

一见钟情的故事【大概】

 

 

 

 

大写加粗OOC,介意慎入感谢

 

 

 

一切从公交车开始【别想歪!】

 

 

 

P.S:

 

公车设定沿用国内,一切为了剧情【。】

 

 

 

 

推荐同名BGM——《us》 【日剧《伪装不伦》主题曲】

 

 

 

正篇——

 

好きだと言ってしまえば
如果把喜欢说出口


何かが変わるかな
会有什么变化呢

 

約束なんていらないから
我不需要什么承诺


抱きしめてよ
抱紧我吧

 

 

I want you——

 

 

 

如往常一样准时6点15分起床,洗漱、换衣服、准备一人份的简单早餐,然后一边喝着温度刚好的浓缩美式配三明治。

以及顺手拿起报纸随意翻看着上面各式各样的新闻。

 

工藤新一的一天就此开始。

 

……

 

关掉第3个闹钟,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爬起来,用力了个伸懒腰然后打开窗,一头乱毛东倒西歪。

浪费5分钟左右整理好头顶的鸡窝尽量让它看起来不要太不堪入目,随便抓起一个袋装面包打开往嘴里一塞,拎包出门。

 

今天又是要踩点挨骂的一天,黑羽快斗打了个呵欠。

 

 

7点15分,公交准时进站的声音传来。

从头到脚一丝不苟的工藤新一,第一个上了公交车,走到最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

 

7点30分,公交再次进站,陆陆续续有人上下。

上车的人不多,只有两三个。

其中包括黑羽快斗。

 

 

戴着蓝牙耳机惬意听着音乐的快斗径直走到最后的空位,用力坐下。

感觉到个人空间受到侵扰的新一睁开了眼睛。

“……”略感不快地看了对方一眼。

可是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不悦,自顾自地听着音乐,手指还跟这节拍一下一下地敲击着膝盖。

无奈地抬手揉了揉眉心,继续闭眼无视。

 

……

 

【前方到站xxx,请下车的乘客准备——】不带一丝感情的电子提示音响起。

新一站了起来准备移动到下车门,却发现对方坐在外面自己没办法出去。

“……让一下谢谢。”

对方只是闭着眼睛听他的音乐,完全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请你让一下谢谢。”无视的态度让新一感到不悦,声音提高了些重复了一遍。

没反应。

眼看车子就要到站,赶时间下车的新一顾不上形象直接抬腿准备从对方身上跨了过去。

瞬间惊动对方。

“哇!”被猝不及防的动静吓了一跳的快斗,不假思索地站了起来。

 

一个正在跨步,一个突然站起,最终结果就是好死不死外加结结实实地坐在了对方腿上。

 

距离感一下子拉近太多让两个人大脑同时当机。

和自己如此酷似的外表,蓝色的眼瞳。

这家伙——长得还挺好看的?快斗突然感觉有点口渴。

他和自己还真像——新一有一瞬间的晃神。

 

……

 

 

车子的继续启动提醒了新一——要过站了。

“对不起请稍等我要下车!”连忙大喊提醒司机,急急忙忙跑下车。

腿上还残留着体重和温度,愣愣地看着对方下车快步走远,直到车子远离。

整整愣了好几分钟总算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脸红到要滴血。

双手捂脸,低下头看着鞋面。

“在干什么啊……真是……”

 

……

 

……

 

夏天的雨水总会让人提不起劲。

既潮又闷的感觉让人喘不过气。

 

好不容易提早出门一次的黑羽快斗,却因为眼前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以及自己忘记带伞被困在公交站。

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发了一分钟呆,懊丧地低头看着路面上的小水洼,以及持续敲击在水面上的大颗雨滴。

就算上车不会被淋到下车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想到这里再次忍不住闭上眼,重重地叹了口气。

 

再次睁开的时候一把天蓝色的折叠伞伸了过来,递到自己鼻尖的位置。

木质的伞柄略微有些褪色,却很干净,伞面折叠得整整齐齐,每个细节都体现出所有者的认真仔细。

视线再往上移动一点,是一只细长白皙的手、白色的衬衫袖口、再往上——

“你没带伞吧。”一对熟悉的蓝色眼睛。

是之前在车上遇到的——

 

“……谢谢。”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伸手接过递过来的折伞,客气的道谢后,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你……?”

“我还有一把。”用手按了按单肩挎包,表示自己还有后手不用担心。

“那,谢谢了,车到了我先走了……”

“嗯。”

 

跟着人群上车的快斗,在车子发动的瞬间从窗户探出头:“啊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愣了一愣,随即微笑:“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那个——工藤!”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后,大声叫着对方的名字,“我是黑羽!黑羽快斗!”

“明天见——!”声音随着发动的车子飘远。

怔怔地看着车子开走,一阵风吹过,带起雨点,溅湿了衣角。

“黑羽……快斗。”

 

……

 

Don't let me go

 

1秒先もわからない
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遠くても近くにいても怖いの
无论离你远还是近我都不安


why

So cast a spell on me

 

 

黑羽快斗在谈恋爱。

整个班级的人都在背后这么说。

【黑羽又在看着窗外傻笑了——】

【最近都是晴天他还天天带伞——】

【那把伞不会是恋爱对象送的吧那么宝贝——】

【怎么可能,那么老旧的东西品味也很一般谁会送这种东西啊——】

对周围的窃窃私语充耳不闻,继续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街景。

自那天之后已经三天了。

无论是上学路上还是放学以后包括周末去公交站,都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人。

“工藤新一。”蓝眼睛的秀气少年对自己微笑。

心里咯噔一下,漏了一拍。

 

……

 

……

 

工藤宅

 

“真是的新一你是笨蛋吗?暴雨天居然不带伞出门。”黑色长发的少女嘴上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倒好温水递给他。

“咳咳……谢谢你小兰。”用力咳嗽了几下,接过水小口喝着。

“天气预报不是都有说会下大雨嘛,肯定又是忙着推理忘记了!”

“……”对于青梅竹马的抱怨直接装没听到,心思却已经飘回那个雨天。

“我是黑羽!黑羽快斗!”

“明天见——!”

 

顾不上自己还在发烧,想也不想地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啊你还在发烧呢!快躺下!”

“有人……在等我。”有气无力地回答着,满头冷汗。

“新一又在说胡话了,你都已经重感冒三天了啊。”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少女继续说着,“你是做了什么梦吗?”

腿一软坐在床边,再次被推回床铺,盖好被子,换上新的降温贴。

是梦吗……?

 

发热让头脑昏昏沉沉,加上药物的影响,他再次睡了过去。

 

……

 

目覚めても解けない魔法
请教给我


教えて
梦醒了也不会解开的魔法


この話の続きを now
让这场故事继续

 

 

没有遇到工藤新一的第四天。

 

无精打采地斜倚在公车站旁的路灯柱上,眼神飘忽。

一班又一班的车次经过,都不曾意识到。

 

你在哪里?

 

 

 

见不到黑羽快斗的第四天。

重感冒初见好转却还是稍嫌虚弱了些,多次提出要回校的要求都被否决。

随意地坐在床上翻着已经看过无数次的推理小说,放到平时自己一定是百读不厌且津津有味的,今天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那把伞你还有好好地保存着吗?

 

……

 

……

好きだと言ってしまえれば
如果把喜欢说出口


世界は変わるかな
世界是否会改变


あなたとだからどこへでも
只要是和你哪里我都愿随你去


わかってるでしょ
你知道吧

 

 


I want you——

 

 

 

 

时间持续转动着,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周的末尾。

“快斗!今天周五是你值日哦!不要又偷溜!”中森青子用力将抹布和水桶放在桌上,“每次都要我做两个人的份我也是很累的好不好——”

“是是是我知道了。”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今天我一定认真打扫完再走。”

“嗯哼。”得到满意答复的青梅竹马开始收拾书包,“我先走啦!”

“诶青子你不是也要打扫吗?”

“我跟别人换了啊,你可不要因为我不在就偷懒啊!”

“我才不会——!”大声反驳回去后表情又开始恢复成落寞的样子。

转头看向窗外。

起风了。

 

 

帝丹高中——

“嗯,工藤君你真的很厉害啊,虽然请假了一周课业全部都有完成没有落下——”班主任满意地点点头,“你的身体现在没事了吗?”

“已经不要紧了,谢谢您。”

“那你先回去吧。”

“好的。”

一个人静静地走在放学许久的空荡校园里,时有时无的微风拨乱了前额的碎发。

一步一步地走到无比熟悉的车站,一成不变的站牌和景色,唯一不一样的,只有那个人没有出现。

心里一阵没来由的抽疼。

 

【呐~你不是喜欢他吗~那就直接告诉他啊~】身边穿着同样制服的两个女生在窃窃私语。

【可是……】

【没关系啦喜欢就要说出来嘛!你不是下定决心了哦!】

【唔嗯……好吧!】

淡淡地用眼角余光扫过两人,当做没看到一般看着前方。

“工藤同学!”

果然。

慢慢转身,露出标准的客套笑容:“你好。”

“那个……我……我……我一直很喜欢工藤同学你……”红透脸的女生结结巴巴地开口。

“对不起。”想也不想地回答。

“啊……”

“对不起。”重复,口吻温和态度坚决。

泪水慢慢在眼眶内汇集,这次红的不是脸颊而是双眼。

“工藤同学你……有喜欢的人?”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同时脑海里闪过那个好多天没有见过的面庞。

为什么会想起他……

心脏再次跟着跳动了一下,禁不住皱了皱眉。

 

“工藤同学……?”察觉到异样的女生小心翼翼地开口。

“没事,对不起——我是有喜欢的人。”

“果然是这样呢……嗯……对不起是我太唐突了……”强忍住眼泪拉着好友迅速跑走。

 

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他吗——工藤新一抬头看着没有一丝云的天空。

车子进站的提示音传来。

看着缓缓驶来的公交车,心里暗暗做了决定。

 

大步跨上公交车,找到靠窗的位置,坐下,开始在心里计数。

还有4个站——

还有3个站——

还有2个——

还有1——

 

……

 

想いを伝えたら  I want you
要是传达我的心声


消えてしまうかな
我的世界会不会从此没有你


Will you stay


到了。

凭借记忆中对方的校服和坐车习惯成功查到对方学校的新一,此刻正站在快斗的学校门口。

糟糕了。

感觉心跳比平时还要快。

用力握了握拳头,跨步走进已经很空的校园。

 

 

どんな言葉選んでも
无论选择怎样的理由


あなたの
一到你的面前


前じゃもう何も役に立たないの
全都失去作用


間違いだらけ直さないでいて
不要修正至今为止的诸多错误


今だけは
至少在这一刻


あなたがいなきゃ私でいられない
要是没有你我就没办法做我自己


I want you now


 

“真是的这帮家伙居然留下我一个人做收尾工作!”边走出教学楼边自言自语抱怨着的快斗伸了伸懒腰,“回家吧!”

 

“黑羽!”

身后传来的呼唤声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

猛地转头。

 

“工藤!”

喜出望外的声音。

 

“对不起我擅自跑来……因为已经很多天了……那个因为重感冒所以我请假没有上学……那个……”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却被一把抱了个满怀。

“真的是你……”语气里充满欣慰。

“……嗯……是我。”慢慢将双手移动到对方背后回抱他。

……

 

……

あなたが知らない私を
希望你能看到完整的我


残さず見ててほしいの
一个你所不知道的我


Will you will you



Will you stay with me

 

两个少年肩并肩坐在天台上,背靠着墙。

“诺,你的伞。”伸手递了出去。

“谢谢。”

“是我要谢谢你才对,要不是你那天带了两把伞——”

“不用客气……咳咳!”新一笑笑,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你感冒这么多天还没好吗?”快斗伸手摸上他的额头。

“不要紧,只是还有一点点咳嗽。”脸上飞起一抹红晕,新一撇开头,“我真的没事。”

“其实你那天……并没有两把伞……对吗?”快斗低着头,声音很轻。

“……”

“你把伞让给我,然后自己淋雨才重感冒……”

“……那个……”

“为什么?”

“黑羽……?”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快斗抬起头,露出红透的脸,眼神透出一股认真。

“我……”

“工藤,不,新一。”

听到对方直呼自己名字的新一腾地红了脸。

“……什么?”干巴巴地回应了一句。

 

 

 

“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吗?”

 

 

 

「好き」なんて言葉一つで
一句我喜欢你


二人は変わるかな
是否会让我们改变


この線を越えてしまえば
一旦越过这条线


戻れないんだよ
我们就回不去了

 

 

突如其来的直球让工藤新一当下慌了神,脑子瞬间变成了一团浆糊。

黑羽他……黑羽说他喜欢……喜欢我?

刚才的女生告白都不曾让自己内心产生一丝一毫的波动,为什么反而黑羽……

 

“新一,你喜欢我吗?”见对方没有反应,不死心地又问了一次。

“我……”嘴唇颤抖着,就是无法好好说出口。

“喜欢?还是讨厌?”脸庞越来越近。

“喜……喜欢。”结巴半天终于说了出来。

“!”

“新一你喜欢我?”语调一下子上扬。

“嗯……我喜欢你。”

再次被抱进怀里,与之前的拥抱不同的是,这次特别用力,像要把人揉进身体里一样。

“新一。”慢慢地松开他,一只手从后面扶住他后脑。

“快斗?”不解地眨了眨眼。

 

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

 

 

 

“我喜欢你哦。”

 

 

 

 

好きだと言ってしまえれば
如果把喜欢说出口


世界は変わるかな
世界是否会改变


あなたとだからどこへでも
只要是和你哪里我都愿随你去


わかってるでしょ
你知道吧


I want you

 

 

END.

 

 

 


幺小六要努力啊

快新‖ 《月光残响》– The Meet– 0

“你好,我是工藤,有事请留言——”

“按‘1’键播放留言内容。 ”

  

  
  嘀——

“工藤老师,19号批次2–11点实验试管您有没有收到,研究所要求暂停这次的项目,请您尽快与我联系。”

“工藤,明天下午出席第二次修订方案研讨会,不要忘掉。”

“工藤先生,关于参加我们的交流会,您考虑好了吗?期待您的回复。”

“我还是退出好了,工藤,无论如何,你是总负责人,收尾是要你去做的。”

“工藤教授您好,上一次您和我提过的修改电压
仪,今天可以去研究所看下成品了。”

喂、喂、喂、喂。...

快新‖ 《月光残响》– The Meet– 0

“你好,我是工藤,有事请留言——”

“按‘1’键播放留言内容。 ”

  

  
  嘀——


“工藤老师,19号批次2–11点实验试管您有没有收到,研究所要求暂停这次的项目,请您尽快与我联系。”


“工藤,明天下午出席第二次修订方案研讨会,不要忘掉。”


“工藤先生,关于参加我们的交流会,您考虑好了吗?期待您的回复。”


“我还是退出好了,工藤,无论如何,你是总负责人,收尾是要你去做的。”


“工藤教授您好,上一次您和我提过的修改电压
仪,今天可以去研究所看下成品了。”

喂、喂、喂、喂。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




五点整。

他带着昨天的白大褂出门。

消毒水的味道已经淡了很多,略带腥气的风他并不讨厌。

桥是门。

河是不可抗拒的引力。

五指搭上冰冷粗糙的石头。

眼中突然开出一朵花。

“早啊,先生。”

格格不入。

尾调的扬起过分轻快。

那只戴着白手套的手轻巧地将玫瑰别在白大褂胸口的口袋。

“下次见面请您喝一杯咖啡如何?”

面前空无一人。

他摘了一瓣红色放进嘴里咀嚼,牙齿碰撞出的涩味告诉他是不是幻觉。

花是门。

他不可抗拒的引力。

谁也逃离不了。

END

*独立于正篇*

Ixtab

黑羽快斗这个渣男

黑羽快斗就是个渣男


明明喜欢江户川柯南


还要去勾搭亚瑟平井


最后却上了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就是个渣男


明明喜欢江户川柯南


还要去勾搭亚瑟平井


最后却上了工藤新一



要来一剂安可迈🍩

行啊,我太行了。
博士你都这么说了怎么能不行呢(神志不清
官宣,官宣(颤抖
标签防雷(

行啊,我太行了。
博士你都这么说了怎么能不行呢(神志不清
官宣,官宣(颤抖
标签防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