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ego

26778浏览    5734参与
卑微就像毒离子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终于更新了呜呜呜呜感天动地
睡觉前刷到呜呜呜不枉我拿到手机的时候经常跑去刷新(抹泪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终于更新了呜呜呜呜感天动地
睡觉前刷到呜呜呜不枉我拿到手机的时候经常跑去刷新(抹泪

燕小七
依然是乐高沙雕剧场😂(感谢串...

依然是乐高沙雕剧场
😂(感谢串场的阿尔)

依然是乐高沙雕剧场
😂(感谢串场的阿尔)

某在斯

乐高世界里的中国🇨🇳

太漂亮了!

乐高世界里的中国🇨🇳

太漂亮了!

evil eyeA

今天去逛街,顺带捎回来的lego——expecto patronum.第一遍看哈利时,学会说并非常喜欢的第一个咒语——呼神护卫咒;那时候还特别中二地突然冲朋友以手指代替魔杖来他一句呢!

 

 

可能因为特别喜欢小天狼星的原因,最喜欢第三部,虽然第五部大概是所有书里啃的遍数最多的一本——那时候真觉得非常遗憾!

 

 

 

拼的过程中,背景音就又看了一边“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再刷又找到了很多有趣的,差不多忘记的梗——像对付博格特时纳威遇到的穿着奶奶衣服的斯内普教授;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对于斯内普的调侃问候;以及在...

今天去逛街,顺带捎回来的lego——expecto patronum.第一遍看哈利时,学会说并非常喜欢的第一个咒语——呼神护卫咒;那时候还特别中二地突然冲朋友以手指代替魔杖来他一句呢!

 

 

可能因为特别喜欢小天狼星的原因,最喜欢第三部,虽然第五部大概是所有书里啃的遍数最多的一本——那时候真觉得非常遗憾!

 

 

 

拼的过程中,背景音就又看了一边“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再刷又找到了很多有趣的,差不多忘记的梗——像对付博格特时纳威遇到的穿着奶奶衣服的斯内普教授;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对于斯内普的调侃问候;以及在小天狼星有些歇斯底里地说出“别再说了,莱姆斯,快去杀了他。等等,我已经等够了,等了12年,在阿兹卡班!”那种扭曲了的绝望与执念,真的很心疼;在尖叫棚屋下面斯内普,卢平,小天狼星三人的互动场面,看完第7部后再回头看斯内普也很有趣——西弗洛斯到卢平的办公室是为了提醒他满月之夜要喝药剂,看见了桌上的活点地图才追去了尖叫棚屋,电影中面对狼化的卢平以一种守护姿态保护了哈利,罗恩和赫敏(虽然小时候第一次看时觉得斯内普是个反派,这么做大概是脑抽了)

 

 

——总之,非常喜欢詹姆,小天狼星和卢平学生时代的友谊,看到结尾邓布利多说的“昨晚,尖头叉子再度驰骋”,真的非常感动了!

 

 

——卢平大概是我最喜欢的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了,书中的莱姆斯也非常温文尔雅的,就连嘲讽话都说的挺温柔。

 

 

——小天狼星骑着巴克比克成功逃脱的场景,让人看的真是松了口气!以及最后小天狼星写给哈利的书信中“本人小天狼星布莱克,哈利波特的教父,同意他周末去霍格莫德。”真的泪目啊!

 

拥有了最喜欢的小天狼星的小人偶,可以继续重刷书和电影了——继续攒着收集拼霍格沃斯的大城堡!

一天秋

【综英美】咸鱼变成大佬 65

  蝙蝠侠其实更想把小丑摁在地上,给他见识一下什么是来自体术全能的暴打。

  

  不过碍于对小丑神经病本质的忌惮,蝙蝠侠决定听完他说后,再把他摩擦一顿也不迟。

  

  他不是小丑那种“刺激至上,我爽就行”的随性派,敢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另外一个人控制。

  

  更何况蝙蝠侠连自己都不信。

  

  乐高丑笑眯眯的打量着这个蝙蝠侠,紧抿的薄唇线条冷峻,穿戴偏向轻甲的贴身战衣,护手上的尖刺充满攻击性。

  

  乐高丑:哎呀呀,这是只暴力的小蝙蝠呢~还是我的蝙蝠侠比较可爱~

  

  “Bat,这几个人是我找来的‘玩家’,你肯定注意到了,他们身上都安装着我特制的‘礼盒’控制器。”乐高丑用枪管摊开了他们的外衣,露出了里面...

  蝙蝠侠其实更想把小丑摁在地上,给他见识一下什么是来自体术全能的暴打。

  

  不过碍于对小丑神经病本质的忌惮,蝙蝠侠决定听完他说后,再把他摩擦一顿也不迟。

  

  他不是小丑那种“刺激至上,我爽就行”的随性派,敢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另外一个人控制。

  

  更何况蝙蝠侠连自己都不信。

  

  乐高丑笑眯眯的打量着这个蝙蝠侠,紧抿的薄唇线条冷峻,穿戴偏向轻甲的贴身战衣,护手上的尖刺充满攻击性。

  

  乐高丑:哎呀呀,这是只暴力的小蝙蝠呢~还是我的蝙蝠侠比较可爱~

  

  “Bat,这几个人是我找来的‘玩家’,你肯定注意到了,他们身上都安装着我特制的‘礼盒’控制器。”乐高丑用枪管摊开了他们的外衣,露出了里面正在倒计时的仪器,“游戏规则很简单,只要你杀了他们,倒计时就会停止。”

  

  “选一下吧,用几个人的命来换更多人的命,不是很简单吗?”

  

  “哦哦哦,让我看看这是哪个‘礼盒’的。”扯了一下身边的倒霉蛋,看到控制器上画着的,出自自己之手涂鸦小人,乐高丑笑了出来,“啊哈,是孤儿院啊~”

  

  蝙蝠侠的眼神立刻沉了下来,死死的盯着乐高丑。

  

  “这很简单啊,Bat~”

  

  “我喜欢选择题,嘿嘿嘿~”

  

  “快选吧,时间不等人呐……”

  

  在这种时候,乐高丑的嘴还bababa的动个不停,可以说是烦死人了。

  

  按目前情况来看,已知条件:小丑在三处地方安装了炸.弹;定时器在三个人质身上;只要人质死亡倒计时就会停止。

  

  求解:能不能先把小丑给打一顿?

  

  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捶的乐高丑,在蝙蝠侠的底线里大鹏展翅、反复横跳,“你思考的时间太长了了,Bat,就这么让你难以选择吗?不如我再给你一个选项怎么样?”

  

  “你是选择他们呢,还是选择……”

  

  手臂一抬,手腕一扭,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me?”

  

  在手指即将扣下扳机的瞬间,蝙蝠侠身形迅速的冲到了他的面前,伸出手狠狠的攥住了乐高丑的手腕,然后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口腔内侧皮肉在重拳下被牙齿磕得鲜血直冒,而乐高丑却大笑出声。

  

  “你在乎我啊Bat!这真是让我开心!你让我一天的心情都愉悦起来了哈哈哈哈!”

  

  相比之下,蝙蝠侠的心情就很差劲了。

  

  他揪住乐高丑的衣领,直接将一百多斤的小丑拎了起来,沙哑的嗓音像是砂纸摩擦般粗砺,“让炸弹停下来,小丑。”

  

  “我不。”脸上的伤丝毫不影响乐高丑露出笑脸,他笑嘻嘻的对着蝙蝠侠张开双臂,像是个要举高高的孩子,“他们,或者我,你选一个吧,每次我的游戏你都不陪我玩玩,这样很无趣啊~”

  

  “人命不是你的游戏,我也不会跟你玩游戏。”把小丑一把甩了出去,蝙蝠侠哑着声音说道,“我再说一遍,把它停下来!”

  

  “咳咳,哈哈哈哈哈!”乐高丑添了舔嘴里的伤口,舌尖上传来铁锈味的血腥,“Bat,你总是喜欢说这样无意义的话。”

  

  凌厉的破空声从身后传来,蝙蝠侠闪身躲开了向自己袭来的一锤,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哈莉先是一脸心疼的看着地上的乐高丑,然后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着蝙蝠侠,“你居然打我布丁的脸?!”

  

  看着笑嘻嘻的爬起来拍了拍衣服,还能抽空向自己招手的小丑,蝙蝠侠觉得自己不应该打他的脸,就应该把他的肋骨给打断了。

  

  “你选好了没有啊,Bat?”乐高丑坐在刚才蝙蝠侠进来被打碎的窗户边上,颇有兴致的观赏小丑女和蝙蝠侠的打斗,丝毫不在乎自己身后就是毫无防范措施的高空,只要向后一倒,落地就能成为死得透透的了。

  

  “滴滴滴”的倒计时声音在这个空旷的房间里很是清晰可闻,三个人质眼睛里已经染上了绝望。

  

  【让我跟他说话。】

  

  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的乐高蝠冒头。

  

  蝙蝠侠紧抿嘴唇,一言不发的把身体掌控权换给了乐高蝠。

  

  “……Joker is me.”

  

  在窗边晃着腿的乐高丑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眼睛盯着乐高蝠发光,他捧住了脸,几乎发出一声少女的尖叫,“是你!我的小蝙蝠!”

  

  他连蹦带跳的跑到乐高蝠面前,“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了呢,你不知道我那时候有多难过【委屈巴巴】。”

  

  当一只小丑对自己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乐高蝠只觉得浑身一哆嗦。

  

  “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

  

  ——————————

  

  贝尔蝠: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这样做了。

  

  乐高蝠:你说的是我让小丑交出遥控器,还是让他待在阿卡姆?

  

  贝尔蝠:……难道不都是吗?!【一脸蛋疼】

  

  乐高蝠:我觉得这个操作很正常。【端手手】

  

  十分钟前——

  

  “小丑,有你这个对手,真的很让我头疼。”乐高蝠诚恳的说道,“你是我最大的敌人。”

  

  “Oh, My God……”惊喜的捂住自己的嘴,乐高丑激动得颤抖,“小蝙蝠,你是说真的吗?!”

  

  “蝙蝠侠从不说谎。”

  

  然后乐高蝠就顺利的从乐高丑手里收获了【炸.弹遥控器X1】。

  

  因为已经被承认了自己的地位,那么就没有必要炸哥谭了,炸坏了自己和蝙蝠侠去哪玩啊。

  

  至于让乐高丑留在阿卡姆嘛……

  

  拿着录着“Joker, I hate you”的录音器,乐高丑美滋滋的跟着戈登警官回了阿卡姆。

  

  乐高丑:嘿嘿嘿,我可以天天听,不会有腻的一天【痴汉笑.JPG】

  

  小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就这样被收买了!

  

  乐高丑:什么叫收买!这叫我和小蝙蝠的历史性见证!

  

  小丑:【觉得有点道理又觉得扯淡】

  

  乐高丑:嘿嘿嘿嘿嘿嘿~【心满意足的微笑】

  

  小丑:那个……也给我录一份……

  

  乐高丑:去找你的蝙蝠侠,这是我的小蝙蝠给我的~

  

  小丑:你用了我的身体以为不用交房租的吗?!【这样就很气】

  

  两个小丑就这样因为蝙蝠侠而内讧了。

  

  啊,我们老爷不愧是DC的霸霸,不管哪个身份都是这样的招蜂引蝶~【发出咸鱼的感叹】


———————————————


嘤嘤嘤,有木有玩明日方舟官服的小可爱啊


你们的作者菌好友紧缺(:з」∠)_


ID就是作者名|˛˙꒳​˙)♡

  


CoCo

LEGO x Sonnyangel


「1阶段」

无奖竞猜

能猜到这拼的是啥?


LEGO x Sonnyangel


「1阶段」

无奖竞猜

能猜到这拼的是啥?


排排坐吔果蝠

【摩劳】Darkness Afternoon

★没粮吃饿到精神失常于是滚出来回圈敲个无脑短打x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腿肉不香还请见谅。


★祝享用愉快。


………………………分割线……………………………


                                   ...

★没粮吃饿到精神失常于是滚出来回圈敲个无脑短打x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腿肉不香还请见谅。


★祝享用愉快。







………………………分割线……………………………







                                        


       恋爱,是什么样的?

       天真烂漫有时候因过分单纯而显得幼稚的绿色忍者目光停留在午后一泓淡金阳光投射荡漾目面前地上,看着斑驳树影摇曳与崩落泼洒一地的零散不规则光斑,愣了神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年轻的金发少年抬眸仰望天空。碧绿澄澈眼瞳倒映一片湛蓝,朦胧上层淡薄水雾更显灵动。远眺视线所及,又勾勒一痕峨眉山影。

       大笔点染的忧郁。

       “很期待啊——所以说……”

        “你在走神?今天下午可是轮到你打扫命运赏赐号的甲板。要是敢不认真,就别怪我不客气。”

        低沉声音突然响起吓了绿色忍者一跳,有些猝不及防地转头。摩罗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严格啊。

        “好的!实在是很抱歉!不过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的!”摩罗斜睨着眼前元气满满自信斗志无穷的绿色忍者劳埃德,一时间竟哭笑不得。还真是傻啊,自己有没有走神,还得由他人说了算。

        “噗嗤。那么,就尽全力做好本分吧。”无可奈何强忍笑意板着脸伸腿脚尖一勾挑起旁边扫把一踢直直朝劳埃德那边戳刺飞去,“接住了,绿色忍者。”

        “诶诶诶?”手忙脚乱接住扫把背上出了一层冷汗,面颊泛起晚霞般微醺红晕,“啊,接住了。”摩罗怎么总是喜欢搞突然袭击之类的东西呢——或许因为他是只幽灵?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了。

        摩罗愉悦欣赏着绿色忍者大汗淋漓面红耳赤尽显慌乱无助姿态的一幕,终于弯眸勾唇挂着抹新月状优雅轻笑,抱起双臂眼底戏谑轻佻呼之欲出,似乎还挟带有稍许幽微难言情感若有若无。

        “所以说,我想知道你到底在思考什么难题。”

        劳埃德立刻直言不讳起来:“摩罗可以帮我解答吗?我想问问,”

        “恋爱是什么样的?”

        “哦?”摩罗饶有兴趣挑了下眉毛,带着极其颜艺的表情嘲讽道,“你没有女朋友?真是稀奇事。惩恶扬善锄强扶弱整天忙个不停拯救世界的绿色忍者,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么?”

        劳埃德皱眉毫不客气以牙还牙反驳:“你也没有。看来所谓全知全能的幽灵不过是浪得虚名。”

        是谁教会你这样肆无忌惮地说话?

        摩罗不耐烦抬起下巴,抬手捏住人脸颊向外拉扯有砰一声弹回去继续调侃:“哦?我倒要看看——”

        “啊啊啊好痛!”劳埃德痛得呲牙咧嘴泪珠都已经漫溢而出挂上眼角随时都会坠落而下在衣襟上摔得粉碎。好不容易挣脱摩罗之手,小心翼翼试探着问摩罗:“那么,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摩罗少有地怔了怔。

        他沉默着颔首,半阖眼帘流露些许若有所思。

        有吗?有吧。

        是谁呢?

        摩罗一言不发只是径自沉思。

        “摩罗?”劳埃德偏头疑惑抬手在对方眼前挥了挥,一边感慨原来摩罗也会走神一边不停叫着人名字,“摩罗!摩罗——”

        “有啊。”

        摩罗突如其来的回答不仅再次成功吓了劳埃德一跳,而且莫名其妙让他感到紧张。奇怪,我为什么要紧张呢?

        不呢,我怎么会紧张。

        面对如何强敌千军万马世界末日都不曾紧张过——现在怎么就……

        不不不,绝对不是那样的,谁会喜欢这只古板严肃又邪恶的幽灵呢?

        我。

        这样所有都一清二楚。可以做出解释。













        劳埃德深吸一口气好像心脏被揪紧,问话同时绿眸中光彩闪烁不定出口既是有些艰难:“你喜欢的,是谁?”

        这时有风凭空掠过,推摇旁边树干绿叶前俯后仰互相刮擦发出细碎沙沙声钻入人耳显得欺负更加紧张,地上斑驳陆离透过枝叶缝隙崩落阳光的淡金色星点碎片也随之轻柔滑移。

        一片叶子飘飘坠下,趴伏在劳埃德的金色发丝间像是窥伺这边动静。他还没反应过来,摩罗已经伸手拈去叶子,按照摩罗的性格大多会漫不经心扔掉,这次他却递过交到劳埃德手中,声音中弥漫浅浅清冽如流泉般笑意:“你去问这片叶子咯。”

        接着他一脸云淡风轻地走掉。

        劳埃德这才反应过来。

        叶子又不会说话,怎么告诉我摩罗到底喜欢谁啊。劳埃德委屈巴巴跌坐在地上盯着叶子冥思苦想。直到想了一个下午,还没有答案。

        所以说最后因为没有打扫甲板被摩罗批评了一顿。

        但是,叶子是什么颜色的呢?

        绿色啊。

      


令狐小跑
周穆王与海鲜桥《仙传拾遗》记载...

周穆王与海鲜桥
《仙传拾遗》记载,周穆王曾经去过西北戎族居住区,他的车由周朝第一老司机——造父在驾驶。
在路上,两位童鞋猎到了了一只白狐狸和一只黑貉子,觉得很难得,于是周穆王提议,好东西得送河神!便扔进了河里。
过了几天,他们行驶到了弱水。这个弱水可不得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密度,据说连羽毛掉进去都浮不起来。
两位仁兄正发愁呢,突然河里的大鱼,大龟还有大鳄鱼都排着队涌上来,组成了一道桥梁,周穆王和造父才安然度了弱水。
造父:开饭了开饭了!这么多海鲜!着什么急,吃完再走啊大王!

周穆王与海鲜桥
《仙传拾遗》记载,周穆王曾经去过西北戎族居住区,他的车由周朝第一老司机——造父在驾驶。
在路上,两位童鞋猎到了了一只白狐狸和一只黑貉子,觉得很难得,于是周穆王提议,好东西得送河神!便扔进了河里。
过了几天,他们行驶到了弱水。这个弱水可不得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密度,据说连羽毛掉进去都浮不起来。
两位仁兄正发愁呢,突然河里的大鱼,大龟还有大鳄鱼都排着队涌上来,组成了一道桥梁,周穆王和造父才安然度了弱水。
造父:开饭了开饭了!这么多海鲜!着什么急,吃完再走啊大王!

令狐小跑
墙上长黄人汉灵帝的时候,虎贲寺...

墙上长黄人
汉灵帝的时候,虎贲寺东面的墙壁上长出来一个人,和墙壁的黄色一样黄,须发眼睛都和人一样,围观群众几乎踏破了门槛。
不久,张角兄弟就发动了黄巾军起义,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黄巾军头上包着黄色头巾,一时间声势浩大,死伤无数。
我现在有点怀疑,那个墙上的黄人是不是张角派人cosplay的。

墙上长黄人
汉灵帝的时候,虎贲寺东面的墙壁上长出来一个人,和墙壁的黄色一样黄,须发眼睛都和人一样,围观群众几乎踏破了门槛。
不久,张角兄弟就发动了黄巾军起义,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黄巾军头上包着黄色头巾,一时间声势浩大,死伤无数。
我现在有点怀疑,那个墙上的黄人是不是张角派人cosplay的。

动物王国的大鲤鱼

🔆捉住夏天的小~~~尾巴🔆


锤基戏水!!🥰 


最后加一张寂寞泡水的基仔(˶‾᷄ ⁻̫ ‾᷅˵)

🔆捉住夏天的小~~~尾巴🔆


锤基戏水!!🥰 


最后加一张寂寞泡水的基仔(˶‾᷄ ⁻̫ ‾᷅˵)

Lerphilo

拿回了重生的手机好高兴!

换了主板和电池 这次应该可以再续个三五年没问题( ´▽`)

以及 这次的新手机名就叫阿丽塔好了


图是前两天拼好的生日礼物🎁

正所谓老友记加乐高 美到心缝里( ´▽`)

没错 又又又又又谢谢大雄童鞋呀 送两个心💕


#I'm back#


拿回了重生的手机好高兴!

换了主板和电池 这次应该可以再续个三五年没问题( ´▽`)

以及 这次的新手机名就叫阿丽塔好了


图是前两天拼好的生日礼物🎁

正所谓老友记加乐高 美到心缝里( ´▽`)

没错 又又又又又谢谢大雄童鞋呀 送两个心💕


#I'm back#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