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etalestrange

83浏览    3参与
UkyoJunyI

【忒莉】see you again

/ooc.

/Theseus ScamanderxLeta Lestrange

/自设AU

 配合My skin这首歌。


“死亡是另一种的冒险。”


万物白茫,天地一片。昼夜没有了交替,耳边荡着水渍的悲鸣。她听不清,想起身探个究竟,又觉万斤重压在胸腔,沉闷的呼吸声让她得以喘息。


她暗咒一句,睁开眼,双手撑起,将重心交至在了手上,顺势站了起来。因双腿太久未能站立,踉跄两步。原本安静的冥想之地,发出了一点动静。


“年轻人。”背后响起了一道沙哑的嗓音,他拿着半人高的魔杖,蹒跚渡来。...

/ooc.

/Theseus ScamanderxLeta Lestrange

/自设AU

 配合My skin这首歌。

 

 

“死亡是另一种的冒险。”

 

 

万物白茫,天地一片。昼夜没有了交替,耳边荡着水渍的悲鸣。她听不清,想起身探个究竟,又觉万斤重压在胸腔,沉闷的呼吸声让她得以喘息。

 

她暗咒一句,睁开眼,双手撑起,将重心交至在了手上,顺势站了起来。因双腿太久未能站立,踉跄两步。原本安静的冥想之地,发出了一点动静。

 

“年轻人。”背后响起了一道沙哑的嗓音,他拿着半人高的魔杖,蹒跚渡来。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不要惊讶,这里是死亡之地。”

 

莉塔抬眼,环顾四周。死亡之地……她记起来自己是为了救下爱人而死在了焰火之中,带着无穷尽的离苦,莉塔摊开手心,上面的纹路发烫,她垂眸沉默。

 

“是牢不可破誓言?”他呵出一口气,想要看的更清楚,漫不经心的拉过年轻人的手揣摩道。“好久没有见到这个魔法了,居然还有人再用我创立的术语。”

 

莉塔快速抽回,随便扯出个微笑敷衍过去,又觉怪异,小声:“可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何谁许下了,等等?您说它是您创立的?”

 

“哦。忘记自我介绍了——梅林,你好啊年轻人。”

 

她噤若寒蝉,双手僵硬在两侧,不安的摩擦衣物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死亡之地异常的安静,她的动作在此刻显得一丝突兀。

 

“不要紧张年轻人。我并无恶意”他向莉塔使了眼色,懒懒的眼神,显出一如往常和蔼可亲的模样,他伸出手,邀请道:“来,我慢慢给你解释死亡吧。”

 

 

死亡。

 

这个在时间河流中一个带着未知数的称呼,伴随着生命的起止,化为虚无。死亡之地是巫师死后选择的地方,留下或者继续冒险,是两个无法抉择的选项。这里没有光,也没有夜,她被带到两条路口处,身姿依旧立得挺拔,似生命闪亮亦或暗淡的回忆,都被她挡在背后。身前是一望而惧的黑夜,身后是她梦想的白昼。

 

往白昼踏去,就能留在人世间享无尽的离别之苦楚。

 

不知从何而来从何处而起的猎猎寒风挂动她的衣袍,渗透进衣摆的空气,将她仅有的一点暖意,赤裸裸的,残生生的,撕碎开来——

 

梅林站在她的身边,沉默着,风中夹杂着人性的欲望,凄凄哭声,细细琢磨,又觉得不止一处哭声,霎时间,寂静之地荡着万生悲鸣,铿锵中有呼欲之泣,有哀婉之鸣,亦有惨惨之嗷,于风而作。

 

莉塔不解的望向前辈,听到他怅惘的一声长叹,“是执念。留在人间的巫师,会舍弃掉感情,追寻存在的价值,这是代价的本身。”

 

“我见过太多为了执念留在生存之地的巫师了。”梅林抬起魔杖,在白茫上轻触了一下。刹那间,虚无中生出绿草地,化为陆地,天地划开两半,生出了云,生雾,在云层中又透着光。陆地的对立面上化作海洋,回响着浪啸。他站在礁石上:“但是,年轻人,你要知道死亡是另一种冒险。”

 

他摩挲着魔杖,半眯的眼神中有着岁月沧桑的痕迹。

 

莉塔从没考虑过死亡这个话题,应该说,在自己孤僻的岁月里,即使被同学欺负,被父亲遗忘,也并没有考虑过解脱,模糊而又漫长的时间中,她的悲痛与不认可因为斯卡曼德兄弟的温暖而掩盖了——想到这她的内心仿佛钻进了一只噬心蛊,侵蚀着她的血液和骨髓。这不是一个好的结局,对于她,对于忒修斯而言。

 

梅林知道她的想法,“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可以见他任何一面的机会。只有一天的时间,时效过去,你要做出你的选择。”

 

“什么?”她惊呼,再见他一次的机会……她的掌心开始发烫。“真的可以吗?”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但是你不能泄露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准备好了吗年轻人!”

 

她欣喜的点了点头,梅林扬起魔杖,念了句无声的咒语,望向她祝福——天地间蒙上夜的黑纱,时间在他的掌心处流动,星辰百态开始飞速流逝,她仰头,星辰因为时间的咒语化作璨烂的流动的银河,星星从天际落了下来,万物随着陆地的颤抖而崩塌成为黑洞。

 

梅林已经不见了,她的脚底没有了立足的路,她漂浮在黑暗中,闪烁的星星向她驶来,化作灯石被她捧在了手心里燃烧着,她意识到这种黑暗才是真正的荒芜,也是生死之间徘徊线。她漫无目的的在黑暗中走了许久。

 

直到,黑暗中有光透来。

 

 

 

 

***

 

“你没事吧”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她的头痛炸裂,痛楚仿佛要将她撕碎般。莉塔发出轻微弱小的呻吟声,感觉到询问人的焦急,但无力的是她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去看了。

 

半晌,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便被悬空了起来,左臂传来了温热的触感,伴随着心脏的跳动。

 

“我带你去休息。”他的话语让怀里的人安静了下来,刚才触碰她的时候感受到了排斥和躁动,虽然并不知道怀里的人发生了什么,但他能感觉得出来她的疲倦。步履丝毫未曾犹豫,大快步的向休息室走去。

 

在失去意识的时间里,莉塔梦见了她的“未来”,即她和忒修斯幸福而又圆满的一生,她可以无限期拥抱着爱她的忒修斯,在属于自己的家里面,孕育出生命的存在。她梦到忒修斯手足无措的抱着新生的婴儿,轻声细语的哄她睡觉。梦到忒修斯和自己牵着孩子的手像普通人一样出去散步,梦到她从前未曾做的梦。

 

然而,结局中,梦境中生出了白雾,她的脚底燃起来了蓝火,她的梦境开始随着蓝火的燃烧而崩塌,摧毁,重新建造。她破开火焰,看到了一扇门——是当初她和忒修斯挑了一个下午的门。

 

她同往常下班回家一样,轻松的转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冷寂瑟然的房间,厨房已经落灰,看起来已经很久有人光顾,房间崭新的如同昨日,没有使用的斑驳痕迹。她凭着直觉,往卧室走去。

 

忒修斯的出现把她吓了一跳,那个所向披靡的人此时此刻正坐在阳台上,消瘦,笔直得,沐浴月光的清辉。她用肉眼能看到这个人的孤寂,一声叹气,他嘶哑的嗓音显得格外的不真实。

 

“今天纽特结婚了,他的婚礼很好看,我在他们的婚礼上做了伴郎,我穿着订婚的那套衣服。可惜的事站在我的身边的伴娘不是你。”他在空气中伸出手,感受风从手缝间穿过。“大战结束了,巫师界的新闻想要写我和纽特的事迹,被我拒绝了,他们将我的生平定格在了和你订婚的那一日。”

 

“很自私对吧,但是后世的人能够记住的是战神忒修斯与他的未婚妻订婚,我出现的左右能有你的存在,我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忒修斯这个名字的结局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吻了吻掌心,“原谅我今天因为纽特结婚而过于高兴,没能将心留下来思念你。想你的时候,无处不在是你,想的特别厉害的时候连风中的声音都像你。”

 

他的孤寂,带着月光的清冷重击在她的胸腔,就像忒修斯那颗热忱的心随着她的死亡而殆尽,只剩下外壳在无聊的世上消磨。这不是梦!是现实世界的影射,梅林让他在梦中和自己相遇。

 

“忒修斯!我不值得你这样消沉下去。”她哭喊出来!带着大把的眼泪惊醒。

 

“我并没有消沉,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的话语再一次响起,带着少年青涩稚嫩的嗓音,疑惑的看着睡在休息室半会,醒过来就哭喊自己名字的女士。“小姐…你……你别哭啊。”

 

从睡梦中朦胧醒来,穿着赫奇帕奇校服的少年正站在自己的眼前。想起来梦中的故事,她揽过少年的脖子扑了进去,轻声哭了起来。

窗口上的斯莱特林学生吹出了口哨起哄。“艳福不小啊阿修。”

 

“少起哄”他蹙起眉,感受到怀里的女士过激的反应,温柔的拍起来了后背。“没事了,没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在这么。”

 

 

她半眯起眼,不解:“你……是忒修斯?”面前的人,十三四岁的少年模样,精神抖擞,脸上的稚气仍在。

 

“我是。”忒修斯扶住她,回答道。“请问女士,你是谁?”

 

她的泪珠还挂在脸上,哪怕看见小时候的忒修斯震惊几秒后很快接受了事实,噗嗤的笑了出来。坏心肠的说“我啊,是你未来的妻子。”

 

感谢梅林,将她送到了少年忒修斯的身边,能够看到未曾看到的模样。

 

“如果这不是一个玩笑话,我真的很荣幸呢”他笑了起来,左手将她脸上泪珠擦拭掉,起身的时候顺带揉乱了莉塔的头发。“可是这个学院的一部分女生都想当我妻子。”

 

忒修斯笑笑。

 

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士今天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醒过来又扑向自己哭泣,虽然心里有千万的疑惑,但他神色不改,问道:“你到底是谁?来霍格沃茨做什么?”

 

“我来见你。”眼前的她漫不经心的翘起二郎腿,她说的是事实,她还有一天的时间和他相处。哪怕是一个还没有坠入爱河的毛头小子,她也享受与他重逢的时间。

 

“你说是我的未来妻子,怎么证明?”

 

她抬起头望向忒修斯,皎洁的目光让他感到一丝不妥的预感,事实证明他预感的没错,接下来的话差点让他羞死在休息室里。

 

“我想想,忒修斯看起来非常严肃,其实背地里是个爱撒娇的小子。每天下班都要抱抱,睡前也要亲吻呢。”

“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惹,但是生气的时候对他撒撒娇就行了。他喜欢他的弟弟,也喜欢我。最重要的是,他下班回家喜欢去买甜食,吃完回家还不够,必须打包两个。一个给我,一个自己留着吃。”

“还有啊,他的身体我都看过了,哪里是敏感带我都一清二楚……”

 

 

“停停停!”他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举起魔杖对准莉塔。“老天,快别说了!”

他吃甜食的爱好只有纽特知道,因为打包两个的习惯从小养成,只是对象是弟弟。他开始半信半疑莉塔的身份。她挑眉,坏心的盯着那个红脸的少年。

 

半晌,他冷静了下来,半信道:“那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还在家里等我。”

 

 

 

***

忒修斯在睡梦中醒来,又是一个寂寥的夜晚。他想如果巫师不用睡觉就好了,这样他可以强迫自己工作,不至于在寂静的夜晚如此坐立不安。

 

记忆扰人,他忆起十三岁遇到未来的莉塔那件事,在深夜中又开始品尝思念的苦楚。那是他印象中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初遇。他的“妻子”凭空出现在他的眼前,说着让他无法冷静的话。太荒谬了,在离经叛道中又带着俏皮,他笑弯了眼眸,还记得当时自己怎么回答她的么?

 

那时的她自信宣布自己的主权:“我只能和你渡过一天的时光。所以此时此刻,你属于我。”

 

“一天?那过后你会回家么?”少年时候的他回答,对她的发言不为所动。

 

“会。因为比起现在的你,未来的你更需要我。”

 

 

于是现实与梦境重叠,彼此存在过的痕迹再次浮现,那些与时间开得玩笑慢慢清晰,他闭上眼睛亲吻手心的纹路。“我们约好了不是吗?”

 

 

 

 

 

如果你只能活一天了,你想做什么?她在霍格沃茨图书馆里寻找着麻瓜的书籍,少年坐在她旁边学习着。这个问题正适合现在的她,有趣的是上面的答案千奇百怪,她无聊的过滤起来。她对自己的心态感到不可思议,曾经不屑这种事情,现在居然看起来了这种书。

 

-“我们去约会怎么样?未来的你追我的时候还没和我约过会呢。”

-“那他也太无聊了。”

 

看看忒修斯,你的少年时期居然在抱怨你自己。谈论间她轻快得笑了起来,眼角捎着喜色,嘴角显示着此刻的心情,莉塔将多余的发别在了耳后,温柔的向忒修斯看了过去。

 

她不知道忒修斯有没有听见自己的心声,但是眼前的少年的心跳响彻一室,沉重而轻快,每一下都带着心悸的疼痛,他用力的克制,才将着燥热的,让人脸红耳赤的声音压回去。

 

“可是你也不能这么说他,他可是我的丈夫。”

 

少年挑眉,对丈夫二字带着欣喜,眉间眼梢皆是得意。“那个时候的我是怎么追到你的?”

 

他这么问道,面带青涩,他好奇自己和她的经过。

 

莉塔假装沉思,故作神秘道:“到时候遇见我,你就知道了。”

 

“那时候的你,是我的英雄。”她莞尔一笑,轻易的把告白说了出来,激得少年又是一阵躁动,她眼见,瞧见了少年的耳朵边已经红透。调戏情窦初开的小子要比面对久经情场的丈夫有趣,莉塔这么想着。

 

少年一望可知的浅浅心事透露出来:“我真的会遇见你吗?我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呢”

 

“会的,在许久后的未来。那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他如约的和莉塔去了对角巷约会,还被莉塔吐槽了老半天。他们采购了最近需要做作业的材料,去了风雅巫师服装店,在她的审美下买了好几套便衣,他第一次陪着女孩子出来逛购物商店,他被偷偷的灌了口啤酒。

 

她在决斗场上,用他的战斗方式赢了他。

 

她在山间林巷和他捉迷藏,她作弊用了幻身咒。

 

她拒绝了少年合影的要求,说往后才是真正的时间线。

 

无数个和她在一起的小片段组成了一天,结束的末尾,他们彼此站在霍格沃茨的顶楼上。

 

“你害怕死亡吗?就是生命化为虚无,什么都没有了。没有遇见你之前,我是害怕的。我害怕漫天的海水将我吞噬。”

 

“你知道么,刚开始遇到的我,是非常的孤僻的怪小孩。”她望着漫天的星空,在房顶上躺了下来。没等身边人开口,她又悠悠道。

 

 

“但是,你一直在告诉我,你爱我,我只要做自己就好。”她的眸中倒映着星河万千,“所以……”

 

“所以?”他望向她,等待着后续的话语。她散发着得意的脸再一次印在他的脑海之中。久久不能忘怀。

 

————“所以我同你爱我那般爱着你。”片刻间,焰火从山崖中升起,破开黑夜的寂静,是万间的火树在璀璨的银河中开花,燃起了少年十三年的热情。月似流萤,刹那间天地无色,只容得下二人身影。

 

“我突然不害怕死亡了。唔——!”

 

说话间,她的身影从脚开始化为闪烁的幻影,少年从手足无措的茫然中顿悟,将她身子正了过来,低头,吻住。不带丝毫的犹豫。

 

耳边呼啸着焰火的声响,呼吸化为一体,这是一个转瞬即逝的吻,他胸腔的那颗种子突然迸裂出来,甜涩的触感让眼前空白几秒,他尝试的碰啄唇齿间皆是青涩的急促,耳尖染上今夜的红晕,空气中还带着一丝香甜的气息。

 

“我会遇见你,会了解你,会爱你。我以牢不可破誓言向你发誓。”他的双手附上快要消失的莉塔手中,“无论你在哪里,我们都会重逢。”

 

“记得等我。”

 

 

 

 

“我答应你。”

掌心再次传来温度,炽热的清晰的答案在纹路中荡着血液的红迹。她再次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

 

“你选择留下还是继续冒险”头发斑白的老人询问着身前的短发少女,她站得笔直。

 

十一岁的纽特交了新的朋友邀请家里做客,少年提前回家迎接弟弟新交的好友。打开门,长发的少女,站得倨傲。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莉塔·莱斯特兰奇。”

 

这一刻他的掌心的纹路发烫,是誓言的生效含义……终于,见到你了。

 

“你好,我叫忒修斯·斯卡曼德。欢迎你的到来。”

 

欢迎你的到来,从此刻走进我的生命,命运的齿轮开始轮转,他穿过岁月,穿过时光,向她的时间线做出了自我介绍,两颗行星开始交汇,年轻人的故事写下新的篇章。

 

“我选择,继续冒险。”她毫不犹豫的将手交给了老人,等待着冒险的降临。

 

于是,她带着他给予的所有情感,迈出了死后冒险的第一步。

 

有什么关系呢,毕竟他们两个的誓言,梅林作证。

 

 

 

 

“总有一天我们会重聚。”

誓言生效,梅林作证。

 

FIN.


注:美梦是回应了第一篇哥哥做梦的场景,噩梦的现实再下一篇文里面。其实写完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小学生文笔就想写点两个人在不同时间相遇的故事,以及我对于结局死亡的弥补吧。我觉得两个人相爱,在死亡梗面前也不算什么事情了,因为百年后总会相遇的...算是我个人一个情感的成长。

所以我写了这一篇想要两个人有个誓言,总有一天还会重聚,以及嫂子调戏年少时候的哥哥。

望看的开心,谢谢喜欢语无伦次的我。以上,

晚安。

 

UkyoJunyI

用了很多天剪柴,其实还没有剪完,很多mvk还没来得及转换。仅当试手。剧情应该是初遇……以及最后哥哥怀念嫂嫂的镜头。 太喜欢这首歌了所以提前剪了,还有很多哥哥音频素材已经剪好了,莉塔等FB2资源出了才能剪辑。应该是明年见了。歌词完全是以哥哥角度写的,等以后有了镜头补完这首歌。

 “You're the first face that I see 

你是我最初映入眼帘的容颜

 And the last thing I think about 

是我所想的归根至极

 You're the reason that


用了很多天剪柴,其实还没有剪完,很多mvk还没来得及转换。仅当试手。剧情应该是初遇……以及最后哥哥怀念嫂嫂的镜头。 太喜欢这首歌了所以提前剪了,还有很多哥哥音频素材已经剪好了,莉塔等FB2资源出了才能剪辑。应该是明年见了。歌词完全是以哥哥角度写的,等以后有了镜头补完这首歌。

 “You're the first face that I see 

你是我最初映入眼帘的容颜

 And the last thing I think about 

是我所想的归根至极

 You're the reason that


UkyoJunyI

【忒莉】Love me like you do.

Love me like you do.

/ooc.

/Theseus ScamanderxLeta Lestrange


“I love you.”


初遇的时候,是在一个旭日的早晨,带着黎明中焦急的芬芳气息,扬起的尘沙染缀在他刚擦拭的新鞋上。他随父亲站在学院外面的草地,轻嗅时还能闻到新露滋润泥土的自然味道。但他现在并没有心情体会这些。


外面的空气轻微的发冷,冷风轻柔的撩起他落在耳边的碎发。阳光稀疏的从父亲压低的帽檐间透过。他正想搓一搓微红的双手,但想起来目前的情况,又插回了偷偷藏着糖的口袋。


他是斯卡曼德家的长子,是家族期待的主心,斯卡曼德夫人聚会时经常带去...

Love me like you do.

/ooc.

/Theseus ScamanderxLeta Lestrange




“I love you.”


初遇的时候,是在一个旭日的早晨,带着黎明中焦急的芬芳气息,扬起的尘沙染缀在他刚擦拭的新鞋上。他随父亲站在学院外面的草地,轻嗅时还能闻到新露滋润泥土的自然味道。但他现在并没有心情体会这些。


外面的空气轻微的发冷,冷风轻柔的撩起他落在耳边的碎发。阳光稀疏的从父亲压低的帽檐间透过。他正想搓一搓微红的双手,但想起来目前的情况,又插回了偷偷藏着糖的口袋。


他是斯卡曼德家的长子,是家族期待的主心,斯卡曼德夫人聚会时经常带去介绍的儿子。以国王的名字命名。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性格内向但天赋异禀的弟弟。而此时的对峙,正巧是因为他那不善言语表达的弟弟被魔法学校开除的事情。他的年龄比弟弟大了许多,这意味着在魔法学校里面身为哥哥的他是没有机会照顾到纽特。


忒修斯站在霍格沃茨学校的主厅前望着对面正在低头躲避他视线的女孩子,他紧皱了眉头,阻止了父亲想要训斥的话语,主动上前,在她面前站定,蹲了下来。视线能够锁定在她的眸中自己的倒影。


“你是我弟弟要保护的女孩子?”他真诚的望向她,开口问道。


当他听到弟弟被开除的时候,有过惊讶和疑惑,在他心中的纽特是一个并不会做出威胁他人生命的孩子,事发突然,又带着急躁的怒火,他便随着父亲来到了学校细问。打听过后,当那个女孩子站在面前,他急躁而又发闷的心便平复下来了。


这个女孩子,他认识。不,也不算认识。但在夜晚无聊兄弟之间,他单方面开座谈会的时候,少许时纽特发言的情况下,多多少少提到过这个人。


莉塔•莱斯特兰奇。


以及她名字背后的姓氏在各大家族背后的影响力。


莉塔耷拉着头,躲避着每一个人向她投来的视线。却被一个少年闯入,蹲下身来直勾勾的盯着她。她对自己的做法并不感到后悔,但是在纽特替她顶罪的时候,是有过一丝的后悔。不是为她,是为了唯一的好友因为自己的作为被提前结束学习魔法时光的后果而感到后悔——纽特的学习不该因为她而耽误。


“你是纽特的女友?”他瞧见女孩发愣的模样,又轻声的问了一遍。


忒修斯不是傻小子,起码在感情方面他有着英国绅士般极高的情商,他看得出来弟弟对莉塔的情谊,只是觉得付出的代价有一点严重。况且是莱斯特兰奇家的女儿,但他发誓,他并没有对莉塔产生任何偏见,只是在来的路上听到些许他人的故事,受到了一丝影响。而且,就目前的情况,他感觉得出身前女孩子的高傲,即使她是低着头的。


莉塔听到这句,眼神漫不经心的从两人对视中移开,“不,已经分手了。没有人会喜欢我这种坏人。”


闷声闷气,稍许夹杂着苦涩和不舍。


“你不用担心,我并没有利用纽特,相反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写一份信交给校长说明情况。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


但这也是真实的情况,当纽特去塔里整理他的行李,他的朋友们——那一些喜爱他的动物时,莉塔正站在身后冷静的看着。是她提的分手,应该早一点提的,这样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连累到纽特了,分手并非她本意,只是他属于更好的人,而不是停留在照顾这个被人嫌弃的怪物。


忒修斯隐约感觉到少女的心事,他本该训斥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她的声音没有舞会中认识少女的软糯,但语气间却有着他人无法理解的悲伤。很奇怪,这只是和莉塔交流的第二句话,却让他出奇的心疼这个女孩子。


在弟弟的口中,或多或少的了解过她们家族,也听说过这一次失手伤人的背后又是一些什么经历,他以为莉塔本该是莱斯特兰奇家最宝贵的女儿,只是因为家族的名声收到排挤,在学院里没有朋友作伴。但少女的话语中,却带着对自身的厌恶。他开始好奇这个人。


他认为对他而言,纽特和他都是生活在比较圆满的家庭里,哪怕他有时候不满宴会的繁多,但相比较下,在众多感情中自身是抱着肯定、喜爱自我的情感,且拥有爱上他人能力的。目前情况,他油然而生出一种名为心疼的情愫。


这种心疼,就像是看见小纽特的花园里面那只受伤的自我舔舐伤口的小渡鸦,忒修斯第一次给他上药的时候,还咬了他一口。


他上前将莉塔抱在了怀里,在少女的一丝惊讶中,将本该是送给纽特的糖包偷偷的塞进了她紧握的手中,年少时候的她个子还不算太高,抱在怀里时候能清楚地感受到莉塔身上的气息,带着魔法课上的药剂混合着羊皮纸的香味。微卷的头发蓬松的落在肩上,他能感受到胸口的跳动合着某种情绪。


以至于在往后的时间轮回中,他总是偷偷跑去学院看她,在她没有完成的课题下偷偷的塞上答案,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施了些滑稽的法术,他从来没有问过这种感情的更多层含义,他告诉自己只是替弟弟照顾他最好的朋友,这样的理由仿佛让他的心得到了安慰。


在那些生活琐事无聊而又幻想的日子里,他用全新的角度去认识一个在别人口中的坏人,站在旁边者的角度,去体会,去深知。新加入的魔法部的事情是在纷杂,他担起了一部分重任,用自己喜爱魔法的热忱的心去品尝着生活琐事的枯燥,而观察莉塔的生活却是在这芸芸众生事物中,他唯独可以独自品尝享受的清闲。


很多时候,忒修斯没有意识到爱情这种复杂的感情往往源于好奇,还伴随着心疼混合成一瓶毒药,不巧的是,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选择喝下了。




***

他见过许多美人,在舞池里随音乐而舞的女孩子,亦或者向他举起酒杯询问他家庭情况的学院同学。她们都是带着自信的微笑,这本该是少女本该有的青春活力,不像那颗孤寂的心灵,桀骜的站在舞会角落,并不关心来往的人,只在自己世界中沉沦。


这是莉塔在霍格沃茨过得最后一个圣诞节,她穿着父亲寄过来的礼服出席,同往常一样她还是焦点的中心,虽然她早已习惯。孩子在被迫压抑天性后总喜欢在别人的身上找些乐子,孤独的莉塔便是他们谈论的最好话源。她安静的拿着一杯酒躲在黑暗下,仿佛偷到了别人无法理解的快乐之地,伤人一事虽然让爱说闲话的人有些顾忌,但在和谐的音乐中,那些刺耳,污秽的句子如期而至的传进她的耳朵,让她时刻提醒着自己。


她是莱斯特兰奇家族的人,无论自己有多么憎恨这个姓氏。它就像心头的那道伤疤,如影随形的跟在她的一生。


挑衅的人将她围起来指点,“莱斯特兰奇家的女儿居然没有舞伴?”“看在梅林的份上,我就可怜可怜你吧。”嘲笑的人不会知道这些话语的伤害不必魔法课上教的咒语弱,又或许是话语中悄然含了让人难受的咒语,才会让莉塔觉得今天来到舞会上是一次错误的决定。


局面打破是在于忒修斯的出现,他是作为毕业后的学长收到邀请后出席这次圣诞舞会的,而英雄救美人应该是麻瓜书里滥用不俗的情节。


“抱歉打扰一下,各位可以将我的舞伴还回我身边了吗?我还没和她跳一场舞呢。”


他在众多不可思议的交流眼神中带走了莉塔,忽视了众人不安的“他是斯卡曼德家……”的议论,将那个牵扯到他的好奇心理的女孩子牵进了舞池。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我没有帮助,我只是单纯想要你跳舞。”


忒修斯实话实说,他在灯火辉煌的舞会下,站在明朗而又温暖的白昼中,向她伸出手。


-“愿意将你的两只舞给我吗?莉塔小姐。”


忒休斯听见自己内心的喜悦鸣动,他像个青涩少年在庸俗的世界中同千万俗人一样沉沦着相似的悲喜,他意识到自己的作为是一次契机,即不用躲在暗处观察她的生活,而是作为朋友,和她一起感受世上的万般苦楚,在她的时间的长河中,留下自己的存在的印记。



舞会的灯火太过于耀眼,酒精的迷离,她半推半就的将手搭上了那只伸出来的手。人流来往,也只有眼前的少年,站在了白昼下向她伸出了那只手,朦胧幻影,唯有他是真实的出现在眼前。 内心再怎么抗拒,也无法抵挡面前的炙热的眼神中清楚的倒映着自己的面容。她所寻找的存在的意义。


他们两个随着音乐拥抱舞动着,期间忒修斯时不时向她提起出家远行的弟弟,说起信中纽特见到的新奇世界,眼角也带着喜色。莉塔跟着他笑着,忒修斯将近期的回忆化作诗句送给她,她注视着那双宝石般的眼眸。热流拂过她的面容,头顶的灯光将他的轮廓描绘具体,她突然意识到忒修斯的好看程度,以及眼底流淌的情愫。


低语萦绕耳畔,两曲过后,他们走下了舞台,转到了无人的天台上。她首次向这个年轻人提到自己的家族。粗略的,简洁的。略过了最致命的伤害。


她将自己暴露在了这个人的眼下,证明着自己有多坏心。希望这个年轻人能够远离自己,她没有放过忒修斯的一丝表情转换,将选择权交给了面前的人。如果他想要的是远离,莉塔绝不会阻拦。


忒修斯从恍惚中感到一记真实尘世的重创,跟着莉塔的故事,他越往下听越觉得难过,他是从内心深处心疼这个女孩子,如果爱意化作忧郁的诗人,他想翻涌着内心深处的怦然心动,告诉她。


-你是猎猎北风中孤高生长的枯树,是独栖而眠的渡鸦。是他想要融化的一块冰。


事实上,他再一次将莉塔拥尽了怀中。


在每一个深夜的睡梦里,他总是在思考自己去看她的含义,眼前掠过浮影,是她惩罚流言者的皎洁笑容,是她坐在月光中冥想的孤独,毫不在意的否认自己的价值,以及小醉后稍微流露出来的脆弱,这些时间段诠释的少女带给他的感觉深深灌入他的肺腑,他对爱情的无知,首次尝受到了揪心的难受。


往后还要习惯它,并且甘心沉浮于没有上帝般的自由心灵。



“你弟弟说的没错。”


“什么?”


“你果真喜欢拥抱呢。”


他哈哈的笑了起来,将苦涩的心情掩埋住,这一刻他清楚的意识到复杂的无法命名的感情——是最初的爱情。


“这个并非我自愿,莉塔小姐,你并非是没有人喜欢的坏人,不,我是说,我好像喜欢上你了,莉塔。”


哪怕你自诩坏人。




***


莉塔在纽特退学的时候曾被邓布利多带到厄里斯魔镜前过,她看见自己旧日的渴望,在镜子前浮现出来真相。那是一个充满爱的家庭,她看见自己的弟弟,爱人在家等着。难堪和痛苦瞬间让她四肢僵硬的冻结在原地。


舞会过后的日子里,忒修斯时常来找她聊天,他们躺在霍格沃茨学院的草地上聊起青春的野心和梦想,她怀抱着忒修斯的爱意来与寒冷战斗,她渴望着有人能够看见她并给予她的温暖。感谢梅林,那个人正坐在她面前看着魔法部的文件。


那些可怕的能够将她撕碎的回忆遗忘在被斯卡曼德兄弟温暖的人生,忒修斯•斯卡曼德带着直白的爱恋闯入她的人生,让她看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她放声的在夜晚读忒修斯寄给她的信件,闲时她开始学会盼望着忒修斯的来临。她的躁动,欲望,爱意寄托在这个给她温暖的年轻人身上。


忒修斯的爱恋如此直白而热烈,带着炙热的温度。让她有了爱情的向往,在黑夜中被蛊惑。


-“致,亲爱的莉塔,英国的魔法部开始忙起来了,空闲的时间很少,但是我的心没有一刻不停止想你,我尽力抽出时间来见你。 爱你的,忒修斯。”



-“致,忒修斯,毕业的日子马上来临了,我正在收拾包裹来英国,你有空来接我吗。 莉塔。”




……




“6月6日,魔法傲罗忒修斯和莉塔大婚”魔法界的报纸上这样写道。


忒修斯在等她,他从电梯里上来,走到大厅里,她看着自己喜欢的身材上穿着昨晚刚去买的新衣。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揽住他。


“记得小心,一定要小心。”她捧起忒修斯的脸,亲吻着,笨拙的表达着感情,蕴含着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感情。她本就是一直自私的怪物,至少目前来说,她需要忒修斯平安回到她的身边,给予她为数不多的温暖,教她学会爱人,教会她放下过往。


直到,她能够学会回报他人的爱意,这个期间,她不允许忒修斯有任何危害。



直到——



“我爱你。”




***


“莉塔,我梦见我们结婚了,我亲吻你的额头,我们还有两个孩子,姐姐长得和你一样好看。我们在巴黎住了下来,我们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岁月,虽然我们都老了,好在我们还记得彼此相爱。”



“纽特说,梦见了一个人,证明着另一个人也梦见了彼此。你是不是也随我一样梦见了我们的一生。”




“I love you too,leta”


凌晨惊醒的他蜷缩在新家的被子里,身边再也没有熟悉的体温,冬季的寒冷提醒着无法接受的事实,他在无数次梦魇中回味着仅有的温存,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受到这寒冷而又孤独的夜晚才是他幻想的梦境。


曾在少有的时间里,短暂而又梦境般的拥有过她。


那是个噩梦,梦里的她终于学会表达爱意了。她的身影携带着那封信随着那团蓝焰深烙在他的痛苦回忆之中, 





-“致,我爱的忒修斯,

You are my hero/你是我的英雄。I love you/我爱你

爱你的莉塔•莱斯特兰奇”





“你才是我的英雄,莉塔。”

你挽救了我的爱恋,回应它,拥抱它。拯救了我的生命,即使你并没有问过我的意愿。


FIN.





*you are my hero此话出自于SHCC采访莉塔扮演者对忒修斯扮演者说的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