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fter手机摄影大赛

3511.6万浏览    15.6万参与
乔茗星

《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人生如梦如雾亦如电。

白居易杂言古诗,表达了对于消逝了的美好追念惋惜之情。


《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人生如梦如雾亦如电。

白居易杂言古诗,表达了对于消逝了的美好追念惋惜之情。


乔茗星

《魔都老宅探密》

林林总总的扫街,上海老建筑图片发多了有人会问我,怎么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稳、准、狠的抓住要点?

我的体会是9个字:门、窗、砖、炉、梯、铁、墙、花、碑。

没有了这些元素肯定是假古董,立马走人。

门:

大门、腰门、房门,(腰门常被忽略,可能是损坏最少的门)。

窗:

铁窗、木窗、混合窗,它们都是老宅的眼睛。

砖:

各式保留的花地砖,哪怕一块半块也不放过(民国的地砖优雅坚固,很是耐敲打的)。

炉:

壁炉见一个拍一个。住房紧张的时代家家户户大都私自敲掉,为多半个平方的面积。

梯:

石梯、木梯、铁梯,石梯较少见。

铁:

门隔扇的铁艺花式繁多,其中多以维多利亚时...

《魔都老宅探密》

林林总总的扫街,上海老建筑图片发多了有人会问我,怎么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稳、准、狠的抓住要点?

我的体会是9个字:门、窗、砖、炉、梯、铁、墙、花、碑。

没有了这些元素肯定是假古董,立马走人。

门:

大门、腰门、房门,(腰门常被忽略,可能是损坏最少的门)。

窗:

铁窗、木窗、混合窗,它们都是老宅的眼睛。

砖:

各式保留的花地砖,哪怕一块半块也不放过(民国的地砖优雅坚固,很是耐敲打的)。

炉:

壁炉见一个拍一个。住房紧张的时代家家户户大都私自敲掉,为多半个平方的面积。

梯:

石梯、木梯、铁梯,石梯较少见。

铁:

门隔扇的铁艺花式繁多,其中多以维多利亚时期的图案为之最(微信《英伦铁艺&中国铁花》中有讲过)。

墙:

旧英租界红砖墙,有梯形、半角等烧制的砖块造型为稀罕。拉毛墙面为旧法租界特色,现已失传。

花:

门头上的山花千姿百态,图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碑:

界碑、匾额是弄堂的身份证。结合查资料,你完全有可能会发现一段清末民初的陈年往事。

扫街有了门、窗、砖、炉、梯、铁、墙、花、碑等九宫格概念,发图方便除外大概还是会有走读上海的小小欢愉。


乔茗星

《似曾相识》

上海老一辈人对苏联总有难以割舍的情怀。

听一支新曲喝一杯美酒,还是去年的天气旧日的亭台,西落的夕阳何时才能回来?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宋代词人晏殊的代表作。花儿总要凋落让人无可奈何,似曾相识的春燕又归来,独自在花香小径里徘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图片为:

1,襄阳路圣母大堂&圣彼得堡东征教堂。

2,黄浦江边&涅瓦河畔。

3,致敬列维坦。

4,致敬希施金。

5,中苏友好大厦&莫斯科大学。

6, 安能辨我是雌雄。


《似曾相识》

上海老一辈人对苏联总有难以割舍的情怀。

听一支新曲喝一杯美酒,还是去年的天气旧日的亭台,西落的夕阳何时才能回来?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宋代词人晏殊的代表作。花儿总要凋落让人无可奈何,似曾相识的春燕又归来,独自在花香小径里徘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图片为:

1,襄阳路圣母大堂&圣彼得堡东征教堂。

2,黄浦江边&涅瓦河畔。

3,致敬列维坦。

4,致敬希施金。

5,中苏友好大厦&莫斯科大学。

6, 安能辨我是雌雄。


糖蒜
如果没记错,这是我第二次穿过这...

如果没记错,这是我第二次穿过这个隧道,如果还有下次,我希望是牵着你的手一起穿过。

如果没记错,这是我第二次穿过这个隧道,如果还有下次,我希望是牵着你的手一起穿过。

糖蒜
在她们家打烊前20分钟点了一杯...

在她们家打烊前20分钟点了一杯喝的,可能因为是最后一个单,杯中料格外足,只一口,便让我喜欢上了这个味道。

时间流逝,看着她来回走动,将柜台内收拾利索,直到将外玻璃窗合上了一扇、二扇、三扇…使得本来悠扬慵懒的乐声一下沉入了海底般变得迷离恍惚,也把我拉回了现实世界中。

在她们家打烊前20分钟点了一杯喝的,可能因为是最后一个单,杯中料格外足,只一口,便让我喜欢上了这个味道。

时间流逝,看着她来回走动,将柜台内收拾利索,直到将外玻璃窗合上了一扇、二扇、三扇…使得本来悠扬慵懒的乐声一下沉入了海底般变得迷离恍惚,也把我拉回了现实世界中。

糖蒜

这会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凌晨零时五十三分。

坐在院子的摇椅上吹海风,耳朵上带着耳机传来舒缓的音乐,另外还有点咳嗽流鼻涕。

突然想起来一件昨天早晨起来的事,那是前天晚上做的一个梦。

我本来打了一小部分内容,因为工作断了,这一断让我现在再也无法想起当初完整的内容,它就这么在我脑中丢失了。

这会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凌晨零时五十三分。

坐在院子的摇椅上吹海风,耳朵上带着耳机传来舒缓的音乐,另外还有点咳嗽流鼻涕。

突然想起来一件昨天早晨起来的事,那是前天晚上做的一个梦。

我本来打了一小部分内容,因为工作断了,这一断让我现在再也无法想起当初完整的内容,它就这么在我脑中丢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