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ki

30.9万浏览    24887参与
ClarenceRex

终宣!锤基JKS了解一下嘛!
加群!群在P5!
爱你们!mua

终宣!锤基JKS了解一下嘛!
加群!群在P5!
爱你们!mua

忘川

放个魔术师的预告


托尼总会梦到那个土坑,满坑的死人,除了他们三个,洛基站在土坑里,躬着背,双臂撑着坑壁将他和四肢断掉的斯蒂文护在身下,土一锹一锹的落下。他看着土一点一点将所有人掩埋,感觉到有些喘不过气,他想让洛基离开这里,他想有人能救救斯蒂文,他也想离开这里,但他知道这一切都不可能。他以为他们会死,而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死了。被活埋了,他记得很清楚。可后来呢?他不记得了。哦,对了有人把灵魂买给了撒旦,换得他们的重生,但,是谁呢?他不记得了。


托尼总会梦到那个土坑,满坑的死人,除了他们三个,洛基站在土坑里,躬着背,双臂撑着坑壁将他和四肢断掉的斯蒂文护在身下,土一锹一锹的落下。他看着土一点一点将所有人掩埋,感觉到有些喘不过气,他想让洛基离开这里,他想有人能救救斯蒂文,他也想离开这里,但他知道这一切都不可能。他以为他们会死,而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死了。被活埋了,他记得很清楚。可后来呢?他不记得了。哦,对了有人把灵魂买给了撒旦,换得他们的重生,但,是谁呢?他不记得了。

洛羽Piume
“他好像只是睡着了,”Thor...

“他好像只是睡着了,”

Thor想。

“光明女神蝶的翅膀扇动起微小气流。他的鸦睫轻颤,仿佛下一秒就将从长远的睡梦中苏醒过来。”
————————————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他好像只是睡着了,”

Thor想。

“光明女神蝶的翅膀扇动起微小气流。他的鸦睫轻颤,仿佛下一秒就将从长远的睡梦中苏醒过来。”
————————————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SONNET 18,Shakespeare

————————————


作为复联3之后才真正入坑的锤基女孩,这个状况也是很奇妙x
虽然是刀,还是先奶一口。毕竟锤哥只有弟弟,也只剩弟弟了。

西西文庄

“他就是有办法坏到人心里去…

有时候想起他的那些坏,我还是忍不住想揍他……

你知道吗?他打不过我…每次犯错都会被我收拾的很惨…从小就是……

但不管他犯了什么错…最后,我还是会原谅他……

还是会带他回家……”

“他就是有办法坏到人心里去…

有时候想起他的那些坏,我还是忍不住想揍他……

你知道吗?他打不过我…每次犯错都会被我收拾的很惨…从小就是……

但不管他犯了什么错…最后,我还是会原谅他……

还是会带他回家……”

白雾霾
emmmmm本来挺正常一图,被...

emmmmm本来挺正常一图,被我这么一截就感觉不一样了。我已经脑补出【乖巧小基傲娇出走,痴情大锤千里追基(妻),这究竟是兄弟间的王位纠纷,还是情人间的小打小闹,欢迎收看每周六晚八点准时播出的《阿斯加德:洛基之殇》一起来探寻案件背后的不明真相】
(我沙雕了

emmmmm本来挺正常一图,被我这么一截就感觉不一样了。我已经脑补出【乖巧小基傲娇出走,痴情大锤千里追基(妻),这究竟是兄弟间的王位纠纷,还是情人间的小打小闹,欢迎收看每周六晚八点准时播出的《阿斯加德:洛基之殇》一起来探寻案件背后的不明真相】
(我沙雕了

KND

海森-休息的30分鐘(糖一發完)

趁著好不容易擠出的三十分鐘空檔,Chris避開人潮偷偷跑去Tom的休息室,發現那人從英國長途飛行後又趕了一整天的行程,累得不得不小歇片刻。
經紀人左右為難,Tom需要休息,但又不好意思將Chris晾在一旁,咬牙打算搖醒Tom,被Chris阻止。

「噓——」只見Chris豎起食指放在唇前,擠眉弄眼示意不要出聲,就怕吵醒正在補眠的Tom。
對經紀人打個手勢表示自己在這裡等Tom醒來沒問題,經紀人用非常快的速度來回看了兩人一眼,最後決定摸摸鼻子關上門出去蹓躂。

能出什麼事呢?是吧?

出現在這就好像呼吸般再自然不過,Chris毫不猶豫拉張椅子坐到英國男人的附近,近到可以看見對方標緻的五官、聽見輕柔有規律的呼吸聲...

趁著好不容易擠出的三十分鐘空檔,Chris避開人潮偷偷跑去Tom的休息室,發現那人從英國長途飛行後又趕了一整天的行程,累得不得不小歇片刻。
經紀人左右為難,Tom需要休息,但又不好意思將Chris晾在一旁,咬牙打算搖醒Tom,被Chris阻止。

「噓——」只見Chris豎起食指放在唇前,擠眉弄眼示意不要出聲,就怕吵醒正在補眠的Tom。
對經紀人打個手勢表示自己在這裡等Tom醒來沒問題,經紀人用非常快的速度來回看了兩人一眼,最後決定摸摸鼻子關上門出去蹓躂。

能出什麼事呢?是吧?

出現在這就好像呼吸般再自然不過,Chris毫不猶豫拉張椅子坐到英國男人的附近,近到可以看見對方標緻的五官、聽見輕柔有規律的呼吸聲的程度。
一頭微捲的棕髮看起來觸感很好,漂亮的額頭高挺飽滿,狹長的睫毛勾勒出美好弧度,淺粉色的薄唇輕啟,吐息如蘭。

有人說薄唇是感情淡薄的象徵,但Chris不這麼認為,他總能在那雙藍綠眼眸深處看見真摯,就跟Tom的本質一樣,和善熱切又重視感情。
Chris默默地用眼睛在腦中描繪出Tom的全部,哪怕是眼下令人心疼的黑眼圈也收進眼底。
悄悄地伸手把Tom快滑落鼻尖的眼鏡推回去,興許是突然的動作驚醒夢中人,表情從起床的茫然困惑,到下一秒瞪圓眼睛不敢相信。

Tom先是一個不知所措的微笑,試圖看起來不要那麼緊張,但臉上的紅暈出賣了自己的不淡定。
「噢,老天⋯⋯你坐在這多久了?」微笑大約維持了三秒便破功,最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窘迫逼得他將整張臉埋進掌中,只留下紅透的耳朵在外。
像個大孩子似的咧嘴一笑,「大概二十分鐘左右吧?」
聽完便是一陣含糊不清的崩潰呢喃從掌中傳出,一系列可愛動作讓Chris嘴角笑意更盛,瞬間疲勞感全消。
伸手揉揉英國男人的耳根子,「沒事,還有十分鐘,再睡會吧!」

「我陪你。」


END.

龟龟,我是一只小龟龟

【锤基】竹马竹马(6)

【锤基】OOC有

年龄差3,基12,锤15

本章涉及父子强暴未遂,请适当避雷。


(1)(2)(3)(4)(5)


(6)

        当你以为日子可以平静又快乐的时候,它总是不会让你那么如意,特别是当你有个混帐的酒鬼老爹的时候。


        其实严肃点说的话,Loki的生日愿望实现的很快,如果过程没有那么的操蛋的话他会更高兴。...


【锤基】OOC有

年龄差3,基12,锤15

本章涉及父子强暴未遂,请适当避雷。


(1)(2)(3)(4)(5)




(6)

        当你以为日子可以平静又快乐的时候,它总是不会让你那么如意,特别是当你有个混帐的酒鬼老爹的时候。

 

        其实严肃点说的话,Loki的生日愿望实现的很快,如果过程没有那么的操蛋的话他会更高兴。

 

        从Thor家过完生日的第二天晚上,醉醺醺的Laufey跌跌撞撞的闯进Loki的房间,又开始骂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嘿,小婊子,你昨天又偷偷溜出去了,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些小伎俩我一清二楚。”Laufey抓住Loki的手臂,仔细的盯着他的脸,“老子才发现你长得跟个女人一样,你是不是用你这张脸勾引男人去了。”

 

        Loki冷冷地看着Laufey,在Laufey说出勾引的时候狠狠的咬了一口老酒鬼的手臂,Laufey痛的松开了手,看着手臂上带血的牙印恼怒的抓住逃跑的Loki,“你他妈的小婊子,敢咬老子,我看你是欠操了!”

 

        就算Laufey的身体常年被酒精侵蚀,也比一个12岁的少年力气大,他把Loki甩在地上,掐住他的脖子,“妈的,不识好歹,老子把你从婊子窝里弄出来,你竟然背叛老子!我看老子还是没把你给操爽!”

 

        Loki被掐的有些缺氧,他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思绪在一点点的往上飘,他知道Laufey说的是谁,他从那些恶心的爱好八卦的女人耳中听说过他的妈妈,一个妓女,偏偏Laufey爱上了这个妓女,给她很多的钱,把她带回了家。那个女人为Laufey生下了一个儿子,然后跟着一个有钱人跑了,从此Laufey便一蹶不振。但这并不能变成他原谅的Laufey的理由,他恨他,一辈子都恨他。

 

        脖子上的手松开了,Loki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然后他惊恐的发现Laufey的手伸进了他的衬衫里,“放手!混蛋!我是你儿子!”Laufey抓住Loki胡乱捶打的手,“放轻松,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是Loki,我的儿子,你和你母亲长得简直一模一样。”

 

        带着酒臭味的嘴巴啃咬着Loki的脖颈,老酒鬼趴在他的身上用体重压制着身下的少年,使他挣脱不了自己的钳制。Laufey腾出一只手摸上少年的胸膛,“你这里可没遗传到你妈妈,你妈妈的胸又软又大。”说完还捏了一下他的凸起。

 

        Loki被恶心的胃里一直在翻腾,眼泪也止不住的落下来,他张开嘴大声求救,刚吐出一个字就被Laufey狠狠的扇了一个巴掌,“再敢大声叫我就扭断你的脖子!”他想活下去,也不想被生父侮辱,他啜泣道“爸爸,我们可以去床上吗,我不想在地板上,好冷,好硬。”

 

        对于这个突然好好听话的儿子Laufey只当是他怕被扭断脖子,也非常自信Loki不敢耍什么花样,Laufey把Loki放在了床上,还是在床上干人舒服。

 

        Loki趁着Laufey放松的时候猛地一脚踹向他的下体,冲到门前,很快他就绝望的发现门已经被Laufey锁死了,撞也撞不开。而床上的Laufey已经开始往他这边移动了。

 

        只有唯一的出口了,Loki紧盯着Laufey挪到了窗户旁边,生怕他会突然冲过来。Loki从窗户往下看了一眼,两层楼的高度并不是很高,跳下去不一定会死,不过或许现在死掉也是一件好事情,说不定下辈子会比现在棒一千倍。

 

        “你如果敢靠近,我就从窗户跳下去!”Laufey好像打定了他不敢一样还在缓缓靠近,没有把Loki的话当一回事。Loki抓住窗台旁边的小花盆就朝Laufey扔了过去,这一举动反而激怒了Laufey,“小婊子,我抓到你一定要把你干死在床上!”

 

        【Laufey是认真的。】Loki的脑子中跳出这句话,他如果不从这跳下去的话,暴怒中的Laufey一定会说到做到。

 

        【Thor!】这是Loki从楼上跳下去的时候脑子中唯一想的人,那个金发碧眼的人。然后他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感觉手臂和腿都不能动了,好在跳下去的时候保护住了头部,他还能迷迷糊糊的看到Laufey在窗台上暴怒的身影。那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是好笑。

 

TBC.

小花爷🌸

#锤基#新婚夜

*t18
*蓝皮双性出没!!!
*设定锤哥他们已经找到了地方重建阿斯加德
*一个开心的小车车

Thor和Loki结婚了。

在经过那么多事之后,Loki终于放下很多想法跟Thor在一起了。一直以来,Thor都以兄长自居,他一直关心爱护着自己的弟弟,即使弟弟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自己但是他每一次都选择了原谅,选择了带他回家管教。

也许……两个这种相互依靠,相互依恋的人很容易产生感情,所以Thor和Loki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在一起以后,Loki明显成长了很多,他不在像以前一样随便出去搞事,他开始帮助哥哥恢复阿斯加德以前的繁荣。国民开始知道Loki成长了,虽然偶尔他还是会跟他哥哥做小小的恶作剧,但是这并没...

*t18
*蓝皮双性出没!!!
*设定锤哥他们已经找到了地方重建阿斯加德
*一个开心的小车车

Thor和Loki结婚了。

在经过那么多事之后,Loki终于放下很多想法跟Thor在一起了。一直以来,Thor都以兄长自居,他一直关心爱护着自己的弟弟,即使弟弟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自己但是他每一次都选择了原谅,选择了带他回家管教。

也许……两个这种相互依靠,相互依恋的人很容易产生感情,所以Thor和Loki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在一起以后,Loki明显成长了很多,他不在像以前一样随便出去搞事,他开始帮助哥哥恢复阿斯加德以前的繁荣。国民开始知道Loki成长了,虽然偶尔他还是会跟他哥哥做小小的恶作剧,但是这并没什么,反而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欢乐。慢慢的,他们开始接受Loki,他们开始对Loki示好,有时候还会有小朋友突然抱住Loki问他可不可以教给他们魔法。不仅如此,他们也知道他们的两个王子相爱了。虽然为了阿斯加德人口问题他们更希望两个王子都找到喜欢的女人,但是每次看到他们在一起甜蜜的画面没有一个人忍心说出口。

https://shimo.im/docs/V9f2fWUmbGkVj6i1(打不开看评论♡)

忘川

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填的脑洞

被驱逐的龙王之子(确定)洛基
在人间体验生活的神王(不确定,铁罐,大王二选一)

“洛基.劳菲森,经查证非王室血统,乃敌族血脉,且一贯行为乖张恶劣,不尊王储,不敬国王,不善待臣民,意欲挑起两族战火,涂炭生灵,可见其心不善,今奉王令,将洛基.劳菲森从王室除名,逐出国家,永不得踏人领地一步,若有违背,全族皆可诛之。”

“哇喔,这就是你们的真面目?别以为什么东西都可以来挑战我,我会让你们后悔随便挑战我的下场。”(洛基)

“我的弟弟,除了我,谁都没资格动他一下,哪怕是那个混蛋老爹也一样。”

“不管是谁伤害了我的孩子,都要付出代价。”

“敢动我的东西,就要承受我的怒火。”

大概是被驱逐的龙,在遭...

被驱逐的龙王之子(确定)洛基
在人间体验生活的神王(不确定,铁罐,大王二选一)

“洛基.劳菲森,经查证非王室血统,乃敌族血脉,且一贯行为乖张恶劣,不尊王储,不敬国王,不善待臣民,意欲挑起两族战火,涂炭生灵,可见其心不善,今奉王令,将洛基.劳菲森从王室除名,逐出国家,永不得踏人领地一步,若有违背,全族皆可诛之。”


“哇喔,这就是你们的真面目?别以为什么东西都可以来挑战我,我会让你们后悔随便挑战我的下场。”(洛基)

“我的弟弟,除了我,谁都没资格动他一下,哪怕是那个混蛋老爹也一样。”

“不管是谁伤害了我的孩子,都要付出代价。”

“敢动我的东西,就要承受我的怒火。”


大概是被驱逐的龙,在遭受了名义和本质上两国族人的追杀,虽然本身实力强大,但架不住人多,被重伤时,先是被弟控姐姐救了,又被妈妈扫了一波小兵,然后闲的满世界晃荡的神王被重伤幼化的小龙萌住了,然后果断出手捡了,莫名其妙就成了所有物的故事。嗯,大,大概就这样吧。

先占个tag,两个都可能,签于我上故事写的霜铁,这个如果真开很大可能基瑟。当然还得看脑洞,毕竟我是个受脑洞支配的废猫啊,也可能是废哈。

先叉会儿腰
画了好久 这个画质压缩太厉害了

画了好久 这个画质压缩太厉害了

画了好久 这个画质压缩太厉害了

岁月无声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叮当响。
吾王盛世美颜❤️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叮当响。
吾王盛世美颜❤️

矢岛鼎

哇我也想被糖豆抓手手然后balabalabala,哇...姓福史惹...(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找不到原图于是手机画渣举起了颤抖手,断断续续的在手机上比划(www我尽力了)

哇我也想被糖豆抓手手然后balabalabala,哇...姓福史惹...(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找不到原图于是手机画渣举起了颤抖手,断断续续的在手机上比划(www我尽力了)

龟龟,我是一只小龟龟

【锤基】竹马竹马(5)

【锤基】OOC有

年龄差3岁

本章⭐基12,锤15


(1)(2)(3)(4)


(5)

        自从Thor跟Loki睡过一夜之后(?)这个金发少年就开始黏着他的小猫,每天一起上学放学,周末的时候和Loki一起帮邻居修剪草坪跑跑腿,然后拉着Loki一起品尝Frigga准备的小甜饼。 Loki也乐在有个免费的劳动力,有了Thor的帮助他只用平常一半的时间就能完成那些工作,他还可以利用剩下的时间多读几本自己喜欢的书。...


【锤基】OOC有

年龄差3岁

本章⭐基12,锤15


(1)(2)(3)(4)


(5)

        自从Thor跟Loki睡过一夜之后(?)这个金发少年就开始黏着他的小猫,每天一起上学放学,周末的时候和Loki一起帮邻居修剪草坪跑跑腿,然后拉着Loki一起品尝Frigga准备的小甜饼。 Loki也乐在有个免费的劳动力,有了Thor的帮助他只用平常一半的时间就能完成那些工作,他还可以利用剩下的时间多读几本自己喜欢的书。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去,政府的救助金和他平常赚的钱可以满足Laufey对酒的需求,也可以维持日常的生活,他只需要等着成年之后就可以离开这个家独自生活。

 

        “啪嗒!”是小石头砸玻璃的声音,Loki气得咬牙,混蛋Thor Odinson这几年把小石头扔窗户这个技能练的简直要炉火纯青了!该死的,他非要大晚上的敲他的窗户是吗!

 

        Thor看着一脸怒气的Loki,咧开了嘴,然而被打扰到睡眠的Loki只想狠狠的骂他一顿。他有些着迷的看着这个黑发的少年,时光让这个纤细的少年变得越发的好看了,可能是因为睡眠的关系,他发尾微微的向外翘起,绿色的眼眸因困倦而透着水雾。Thor按住自己狂跳的心脏,无比庆幸住在Loki的隔壁是他,而不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他可不想他的小猫被别人抢走。Thor知道自己喜欢Loki,但是他不敢去确定Loki的心思,怕万一吓到了这个黑发少年,他只能慢慢的等待,反正Loki还小。

 

        “混蛋Thor,你下次有事情在白天说,不要再晚上敲我的窗户了!”Loki一把拉低Thor的领子,该死的,Thor这个家伙时吃什么长大的?为什么可以这么高!

        “我妈妈做了一些小饼干,你有兴趣尝一下吗?”Thor低下头看着这个黑发少年,噢,天呐,他喜欢的少年,现在正拉着他的衣领,而他的头再低一点就可以亲到那个小巧的鼻尖!

        “你晚上十一点多让我起床吃你妈妈做的饼干?”Loki气得想打爆Thor的狗头。

        “emmm,时间好像是有点晚了,不过Frigga妈妈刚刚做好的,妈妈说一定要让你过来尝一下!”天呐,Loki生气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像一只气鼓鼓的小青蛙!

 

        Loki无法拒绝温柔的Frigga,但是迁怒到Thor他还是做得到的,他瞪着傻笑的大金毛犬,“你下次再敢敲我的窗户我就打爆你的头!”噢,上帝啊,他的小猫瞪眼睛的样子也可爱的要命!

 

        Thor拉着Loki的手把他带到家里,家里黑漆漆的,没有透出一丝光线,Loki在他的腰上拧了一下,眼神中透露着“快给我解释,要是让我知道你用Frigga当作借口你就完了!”,Thor疼的猛吸口气,“嘶,妈妈,我把Loki带过来了!”

 

        话音刚落,外面的钟楼就敲响了12点的钟声,“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Loki.Happy birthday to you.”Frigga端着一个蛋糕从厨房里走了出来,“12岁生日快乐,Loki小天使!”

 

        Thor抓住那个想逃跑的小猫,在他耳边轻声道“生日快乐Loki!”说话的气流弄得Loki耳朵痒痒的,他回头看着Thor,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除了温柔之外总是有一些他看不懂的情感。而今天Thor的眼睛深邃的仿佛要把自己吸进去,这让他感觉脑袋有点晕晕的,就像偷喝了Laufey的酒一样。

 

        Loki任由着Thor握住他的手把他带到餐桌前,对着燃烧的蜡烛默默地许了一个愿望,然后收到了金发一家送的各种礼物,这让他差点没忍住眼泪,还没有人对他如此好过。



TBC. 

毫无意外的,Loki今天晚上又在Thor家留宿了。

生日愿望是:希望早点离开Laufey。

Charlott-Wu

【锤基】全九界都知道神王想离婚(01)

Summary:在一千五百年的朝夕相处后,索尔决定要和洛基离婚。
Tips:
1.甜文短篇
2.人物ooc,剧情无逻辑
3.每一章都很短
4.沙雕文风

  索尔·九界守护者·阿斯加德之王·雷霆之神·奥丁之子·洛基的合法丈夫·奥丁森感到十分苦恼。他坐在王座上,对底下的侍女说了今晚的第三次“我不去王后的寝宫里睡了”,但却还是架不住底下人一次次地走进来向他汇报王后的动向和“现在已经很晚了王您就算是忙也不要晾着王后啊特别是他已经等你很久了要发脾气了”。

  索尔用手支撑着下巴,颇为不耐烦地摆摆手,表示自己...

Summary:在一千五百年的朝夕相处后,索尔决定要和洛基离婚。
Tips:
1.甜文短篇
2.人物ooc,剧情无逻辑
3.每一章都很短
4.沙雕文风

  索尔·九界守护者·阿斯加德之王·雷霆之神·奥丁之子·洛基的合法丈夫·奥丁森感到十分苦恼。他坐在王座上,对底下的侍女说了今晚的第三次“我不去王后的寝宫里睡了”,但却还是架不住底下人一次次地走进来向他汇报王后的动向和“现在已经很晚了王您就算是忙也不要晾着王后啊特别是他已经等你很久了要发脾气了”。

  索尔用手支撑着下巴,颇为不耐烦地摆摆手,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侍女们能把一句这么长的话连起来说还不带喘气,也想不明白不过婚后两百年,他怎么就和洛基死死地绑在一起了呢?

  他也研读过中庭的神话传说,他知道神话里的主神往往都只有一个神后——但你看看人家宙斯!宙斯在神话里不断地和人生孩子,逮到个年轻漂亮的就能许个爱情诺言,神后一个嫉妒想要搞谋反,还要被倒吊起来打,最后还落个善妒的名声。他想了想自己在外面乱搞然后把洛基吊起来打的样子——太血腥了,他平时连对洛基说句重话都不行的,怎么好下手打他?况且自己是个正直的神,在外面搞小三然后把正宫吊起来搞惩罚play也太丢份了。

  但他真的有点厌倦了。

  他的中庭朋友教过他怎么用电子产品——说到这个他有点搞不明白,都是电,怎么自己的电就不能“充”进去呢?Tony解释说是过载,但什么是“过载”?明明那件钢铁衣服就可以,这二者之间有什么不一样?

  好吧扯远了。他会上网,知道在中庭一个神秘的东方国家里流传着一句话:“爱情久了就会变成亲情。”对此他深信不疑。

  更何况,他对洛基本来就是亲情。在一千岁以前,他和洛基还是死掐着对方脖子一起滚到草地里打架的兄弟,虽说洛基小他个三百来岁,还是个修魔法的,经常打不过他,最后还气得脸都蓝了,但这都不妨碍他们扭打到一起,更不说洛基这个小兔崽子还会持着魔法优势变出把匕首在背后阴他,玩个“图穷而匕见”的把戏。

  但一千岁以后,一切都变了。芙丽嘉突然在他的成年宴上宣布,洛基不是他亲生的弟弟,是约姆海顿的质子,是未来神王的王后,是现在王子的婚约者,万物都会照耀他们的结合——等到洛基成年之后就举行婚礼。

  索尔当时的反应就是一句话:“您扯犊子呢?虽然他是会变蓝,可是这么小小只的怎么会是约顿海姆的巨人族?”

  洛基的反应要直接一些,他愣了一阵子,直接就跑来搞了一出琼瑶女主的架势,让索尔追了好一会儿。最后洛基用颇为哀怨百转千回的眼神看的索尔心里发毛就被稍后赶到的芙丽嘉领走了。这也是兄弟俩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单独见面。再打后他俩见面,还要有个提着灯的侍女在前面领头,偶尔索尔想和弟弟说个悄悄话什么的还得爬窗,整的活脱脱一罗密欧与朱丽叶个模样,有一次还不小心被神官看见了,神官当场就要写进史书——“某年月日,未来神王索尔奥丁森因对其未来神后洛基劳菲森思念成疾,不惜违反宫规私下与爱人见面,此情此心,令人动容”,把芙丽嘉看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这至少只是外部的压力。他真正要说的重点是下面这些:自从他和洛基缔结了婚约,两人的气氛也变得古怪了——每次二人见面,他们开头总是要支支吾吾个几十秒,把两个人都搞得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喝酒的时候手指不小心碰到一起就好像火烧火燎一般猛地缩起;眼神交接时就会尴尬地转开然后若无其事般地抿下一口酒。

  索尔至今都坚信,就是当年这种微妙的气氛,才让他在那个特殊的夜晚带着洛基溜出仙宫,在不可名状的光芒照进洛基的绿宝石双眼时发了疯一般地和他一千年的兄弟在今天刚刚被修剪过的草地上交换了一个绵长而热烈的吻

  ——还被不小心路过的阿斯加德的著名油画家描成永恒,至今都挂在仙宫里。

邪气冲天小三娘

【锤基】

*泪点注意!
*按雷3到复联3剧情走
*我不是故意丢刀的
*改自安意如的《聊将锦色记流年》我好喜欢她!!!!!!!!!
*锤基女孩用不言弃qwqqqqqqqq

————————分割线————————————

          一个国,一座城,如海市蜃楼般倾覆了,关于它的回忆却重生崛起,甚至因这痛而深入灵魂。其中的光华璀璨,恋恋情深,任凭时光流转,不容侵夺。

         
    ...

*泪点注意!
*按雷3到复联3剧情走
*我不是故意丢刀的
*改自安意如的《聊将锦色记流年》我好喜欢她!!!!!!!!!
*锤基女孩用不言弃qwqqqqqqqq





————————分割线————————————

          一个国,一座城,如海市蜃楼般倾覆了,关于它的回忆却重生崛起,甚至因这痛而深入灵魂。其中的光华璀璨,恋恋情深,任凭时光流转,不容侵夺。

         
          在回忆的幻境里,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强迫故人放弃,离开。

          他曾经如此贴近死亡,饱受亲人逝去的磨折,命在旦夕,死亡已经紧逼到勾勾手就能把他拘走的地方。随着昼夜的流逝轮转,所以的思绪都归于空寂。

           那该死的,纠缠不去的死亡阴影又逼压过来,夺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千五百岁的神,经历了太多的死别之痛,不知是麻木,还是顺然?

           我不知道他的生命如何能够一次次地承受这样的锥心之痛,与他分离的人,他需要祭奠的人,实在太多了。

            往事不知多少梦,夜来和酒一起醒。醉后一梦,梦中花香隐隐,似你我少不更时的情怀暗转,徘徊难去。梦中,你身边的人是我,醒来月影覆床,原来你不在我身边。

             只剩寂寞,唯有寂寞,如影随形。

             段得到结局,变不了结果。明明料得到,却挽回不了什么。这两个固执的男人,都曾试图挽回些什么……却终于都失去了。

             死亡于你,也许只是卸下旧行囊,重的自由身;红尘于我,却是百转千回,干戈不断。你会在哪里凝视着我呢?看我淹留尘世,劳碌奔忙,遍体鳞伤,终无所获。

             故乡白云天涯,金宫今在否?对亲人的思忆之痛,延续了他的后半生。当初因为相知而相守,如今因为离散而浪游。

             时间还有那么多,可是,以后都不会再见。

呆呆毛

相依为命/奥丁是个王八蛋9-10

作者:呆呆毛
天然呆和死傲娇的第一次相遇......友情的小火花要炸

时间点雷神2之后,霜铁 少量盾冬 基巴闺蜜组 小虐弟控大锤

略OCC 海拉女神不走雷神3路线,而是超级弟控/九界第一无敌强大

神后妈妈母爱无敌 这里的奥丁是个王八蛋 恨不得实名Diss他那种

菁淡

【锤基】羁绊与爱 平行宇宙 番外 溺爱

第四章 

几箱伏特加,特制的雪茄,钞票堆积成海,穿着露背礼服的女人巧笑嫣然——灯光海洋,肆意狂欢,这就是阿斯嘉德号的夜晚。

这条船上光华满目,那些浓重的铅华描绘出的盛世精致,让你由此窥视到这个世界最奢侈的生活的一角,当你在其中肆意妄为,权欲和钱欲交织在一起,那时,恍惚间,呼吸的空气都携带权利的重量。

  当一个人见识到金字塔的顶端,怎么甘心再次坠落底端,见识过阿斯加德的繁华,世间的一切都将枯燥无味,烦闷厌烦。

有人说开始厌倦奢华的生活,那只是因为他对这种生活无法把控,他适应不了这种追逐,害怕落在人后,他知道终有一天他会失去它握在手中的感觉,因此他在权利面前...

第四章 

几箱伏特加,特制的雪茄,钞票堆积成海,穿着露背礼服的女人巧笑嫣然——灯光海洋,肆意狂欢,这就是阿斯嘉德号的夜晚。

这条船上光华满目,那些浓重的铅华描绘出的盛世精致,让你由此窥视到这个世界最奢侈的生活的一角,当你在其中肆意妄为,权欲和钱欲交织在一起,那时,恍惚间,呼吸的空气都携带权利的重量。

  当一个人见识到金字塔的顶端,怎么甘心再次坠落底端,见识过阿斯加德的繁华,世间的一切都将枯燥无味,烦闷厌烦。

有人说开始厌倦奢华的生活,那只是因为他对这种生活无法把控,他适应不了这种追逐,害怕落在人后,他知道终有一天他会失去它握在手中的感觉,因此他在权利面前退缩,找一个清净的借口,——但是有些人,他永远不同,他天生坐在权利和金钱的王座上,他从不感觉厌倦。

—— 比如说,索尔 奥丁森。

他天生喜欢派对和热闹,他喜爱群星荟萃,灯光闪耀,他享受这种生活,在其中肆意享乐,那些厚重的权利气息环绕着他,臣服在他脚下,女人们看着他,每一个都想爬上他的床,哪怕一句交谈也如同在她们身上镀上黄金,眨眼间身价百倍,踏上巅峰。

Loki踏上阿斯嘉德号的甲板,看着透过人群将目光落在他身上的兄长,人群如同摩西分海,为他让出一条路,他的兄长坐在尽头,端着伏特加,将手臂搁在沙发上,勾起了嘴角。

点亮我的生命之光,燃起我的欲望之火,阿斯嘉德浓雾缭绕,就像是他的天堂,而这一切都比不过他的兄弟一丝一毫,索尔想。

Loki看着他的兄长,从容的从一旁的托盘上拿过一只剪好的雪茄,上好的烟草,浸过白兰地,他低头点燃,走到他兄长面前,索尔将自己手中的雪茄丢进桌上的伏特加里,接过他的兄弟手中那支,尝了一口。

周围的人都不动声色的看着Loki,在暗中估计他的价值,不少人听说过索尔奥丁森这位近年来最宠爱的情人,但是从来没有看见过真人,据说,奥丁将他收为养子,但是很明显,奥丁森的继承人并没有将他当成兄弟看。

谁会混账到上了自己的兄弟?大家都这么想,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头衔让这种情色新闻更血脉喷张,——但所有人都对此缄默不言,索尔奥丁森越肆意妄为,也同时昭示着奥丁森的权利越让人忌惮,没有人敢去触怒他。

Loki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索尔奥丁森手臂搭建出的领地里,他从桌上拿了一支烟,垂眸点燃,抽了一口,他仰头,吐出一口烟气,那些烟气缭绕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他的眼眸在半明半暗的阴影里闪烁,——他就像是一颗名贵至极的绿宝石,适合被收藏在密室里,被重重的安全措施包围。

他在指尖敲了敲烟灰,他的兄长握着他的脖颈,——带着情色,不轻不重的摩挲,他冷淡的翘起腿,靠在沙发上,浑然不在意这种占有,四周的人将隐秘的目光投射在他身上,他微微偏头,绿色的眼眸带着冷意落在那些觊觎或者打探的目光里,如同刀锋锐利,几个人脸色一变,隐藏进更深的暗色里。

“这是你的客人?”索尔问,他的目光落在彼得身上,居高临下,带着奥丁森的优雅和尊贵,彼得只觉得在非洲草原里,一头巨大的雄狮微微的探起,猎食者的眼神锁定着他,他坐在那里,如同坐在王座,湛蓝的眼睛如同深不可见的海,让人窒息和恐惧。

在索尔奥丁森面前,彼得安德森终于找回他的一点应有的理智,记起了自己几斤几两。

 “这是我的多年前的养兄。”Loki冷淡的回答,垂眸抽了一口烟。

“养兄,嗯。”索尔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这句话说的不轻不重,从他口中吐出,轻描淡写,却让彼得瞬间冷汗直下,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几乎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索尔奥丁森是什么人,他大多数时候暴戾冷漠,做任何事都不需要理由,自从他从奥丁手中接过权柄,手段比他的父亲血腥了不止一个程度,从不按常理出牌。

彼得记起他喊过Loki兄弟,这让他不可抑制的后怕起来,很明显,提到兄弟两个字,索尔奥丁森就像是一头守护领地的雄狮,牢牢的占据着这个名号,并且任何人都不可染指。

他几乎是向着所有人昭示,Loki 奥丁森的兄弟只能是他,除了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

索尔的目光牢牢的锁定了彼得安德森,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音乐也渐渐的停歇,在一片突兀的死寂中,索尔奥丁森勾了勾嘴角,开口道,“也许你可以和我赌一把。”他随意的摊手,“阿斯加德号上的玩法很多。”

他虽然在笑着,眼睛里却没有带上笑意,船上的气氛沉闷的如同坟墓。

彼得意识到,阿斯加德号上绝对不是普通的玩法,他下意识的去看Loki,在回话的空隙中呐呐不敢言语。

Loki没有看他,他冷淡的将香烟摁灭在沙发上,掸了掸残留的火星,直到气氛足够的僵硬,才抬起眸,他沉声开口,“得了吧,索尔,我可不想把人全须全尾的带上船,下船的时候什么都没给我剩下。”

——他在反驳他的兄长,所有人都接受到这样一个信息,他们迫不及待的去看索尔奥丁森的脸色,但是索尔奥丁森只是不在乎的耸了耸肩,挑眉,“baby,在弗丽嘉面前,你都没有维护过我。”

“那是因为你完全不值得维护。”Loki冷淡的开口,他兄长能闹到弗丽嘉面前的那些事,都是一顶一的混账,并且毫不意外他都是受害者,他巴不得弗丽嘉把他赶出庄园,免得他堵心。

LOKI的语气向来冷淡,但他开口的那一霎那,船上所有风华万千都被他比到了泥土里,他具有着奥丁森式的尊贵,却全然不同于他兄长的霸道肆意,他如同午夜的幽兰,从不具有那种脆弱,却独具那种神秘。

“既然这样,或者我们可以谈谈我们之前的交易。”索尔挑眉,他混账一样的往后一靠,“公事公办。”

那他妈真是铁面无私的公事公办。

Loki很了解他兄长的混账,他懒得和他讨价还价,浪费时间,——通常在他有求于他的时候,他的兄长总是能各种途径的达到他的目的,一旦他讨价还价,到后来绝对失去更多,所以他索性拉下领带,在手上随手绕了几圈,丢进他的怀里,“利息。”

没有领带的衬衣露出领口一片若有若无的空档,索尔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到他的领口里,勾了勾嘴角。

“alright。”索尔奥丁森将他的兄弟的领带放到一旁的托盘里,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也从不掩饰他在众目睽睽下被他的兄弟撩拨到发情的事实,他反馈出的信息十足的有料,其中充斥着晦暗,混乱以及不堪,暗藏着爆炸的荷尔蒙性感到窒息。

他站起身,弯腰倒了一杯伏特加,搂住他兄弟的腰。

他凑在他耳边,勾起嘴角,“欢迎来到阿斯加德,baby。”

他举着酒杯示意。

Loki接过他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老🍃你回来了
看完冰岛队名单里的一大堆松突然...

看完冰岛队名单里的一大堆松突然想起我们Thor和Loki,不管是odinson还是laufeyson……该叫奥丁松和劳佛松?毕竟女性的sen才是森嘛(蜜汁尴尬)

看完冰岛队名单里的一大堆松突然想起我们Thor和Loki,不管是odinson还是laufeyson……该叫奥丁松和劳佛松?毕竟女性的sen才是森嘛(蜜汁尴尬)

Mrs.Borrison

【盾冬】【Stucky】上膛的玫瑰07

*主CP盾冬

*强强AU,监狱文

*ooc

*是个坑


前文01

前文02

前文03

前文04

前文05

前文06

--------------------------

竟然实现了连更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文07


*主CP盾冬

*强强AU,监狱文

*ooc

*是个坑


前文01

前文02

前文03

前文04

前文05

前文06

--------------------------

竟然实现了连更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文0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