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l

26.8万浏览    22933参与
morellllo

【奥德赛】晨星号的启动钥匙好像弄丢了 01

嘿,欢迎登船!

这是有证驾驶的晨星号——尽管是假证,但这不重要,不是吗?

我们有最棒的船长亚索和他库存颇丰的藏书。在这里你可以甚至能尝到来无影去无踪的星际刺客亲手做的、全宇宙最好吃的熔岩杯子蛋糕;听神秘优雅的月球法师给你演奏星系间最流行的摇滚乐;看一个矮子和一个亢奋过度的疯子进行军备竞赛;还有最激动人心的!一个大家伙会愤怒地一拳砸碎放满零件的工作台。

来吧!跟着我们你能看到星辰间你从未见过的奇景,还能参与惊险而又刺激的一次次探险和远航。晨星号上可没有不可能之事!

你还在等什么呢?

⚠️警告:

禁止触碰晨星号主控甲板中心的任何物体,要是被发现了,船长会把你塞进垃圾压缩器后,再把变成五...

嘿,欢迎登船!

这是有证驾驶的晨星号——尽管是假证,但这不重要,不是吗?

我们有最棒的船长亚索和他库存颇丰的藏书。在这里你可以甚至能尝到来无影去无踪的星际刺客亲手做的、全宇宙最好吃的熔岩杯子蛋糕;听神秘优雅的月球法师给你演奏星系间最流行的摇滚乐;看一个矮子和一个亢奋过度的疯子进行军备竞赛;还有最激动人心的!一个大家伙会愤怒地一拳砸碎放满零件的工作台。

来吧!跟着我们你能看到星辰间你从未见过的奇景,还能参与惊险而又刺激的一次次探险和远航。晨星号上可没有不可能之事!

你还在等什么呢?

⚠️警告:

禁止触碰晨星号主控甲板中心的任何物体,要是被发现了,船长会把你塞进垃圾压缩器后,再把变成五厘米方块的你发射到无人深空。

严禁私下讨论船长与刺客先生的恋爱故事。









01




美好的一天。


晨星号飞跃过一个重力场和一片有那么点儿危险的陨石带后,重新被这片星系的恒星照得闪闪发亮,所有船员都从自己的舱室里出来活动。


除了金克丝,她磨磨蹭蹭地在自己乱糟糟的单人床上伸懒腰,然后随手把一颗力场扭曲手雷砸向安静坐在床头的墨菲特玩偶。一般来说,这表示她不大高兴。


原因很简单:她发布的那则招募令不仅为晨星号带来了一名新船员——优雅知性又寡言少语的娑娜,还带来了一个大麻烦、“一枚随时可能会爆炸的奥能炸弹!”(金克丝尖声尖气地这么说时,被亚索丢出了起居室兼会客室兼临时会议室)。


那枚炸弹就是泰隆,一个面色阴沉惨白、一直带着兜帽的星际刺客。


在他踏上晨星号甲板的时候,晨星号主舱室响起刺耳警报时,船员们还以为来了个不速之客,就像金克丝危险的暗恋对象:留了一条口信的刺客先生。但泰隆解除面罩,又放下兜帽时对手持武器的船员们表示:我是来入伙的。


值得一提的是,吉格斯对泰隆的小型跃迁装置十分感兴趣。


一开始,尽管只有金克丝强烈又偏激地表达了对泰隆的不满,但实际上大家对这位星际刺客心中也是有所设防。


但泰隆在才艺展示环节时(这是亚索提出的,他认为有一技傍身很重要,他在一次团建活动时承认,他想过当流浪汉时靠卖唱来养活自己),做的环形火山泡芙和蓝环莫斯比比银河生鱼片让他的名字直接出现在“晨星号人员管理名册”上。


没人会拒绝会杀人也会做饭的刺客。


金克丝除外。


她觉得泰隆“娘们儿唧唧的”(尽管他一秒钟就能割断目标的喉管),刺客都应当像那个非法闯入者一样帅气又迷人的家伙,至少得以此为目标,但实用主义者泰隆对此不置可否。


当然了,翻糖飞星蛋糕的翻糖和星云奶昔上的装饰性奶油不在泰隆的实用信条范围内。




好吧,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到“美好的一天”。


“早上好,大块头。”金克丝垂头丧气地走出自己的舱室,自动门发出“哧哧”声在她身后合上。有气无力地和墨菲特击拳后,她问:


“你知道一名优秀船员每天醒来都要遇到两个讨厌的人会怎么样吗?”


墨菲特歪着脑袋看她,这个大个子的家伙这时看起来像只无害的宇宙大狗。


“会让她变得忧郁吧——我猜的。”


墨菲特同意地点点头,尽管他没听出金克丝酸溜溜的口气是想表达什么,但他总是会支持她。


“早上好,亚索、娑娜、矮子。”金克丝在主舱室里高声招呼时故意没叫泰隆,但吉格斯可气坏了。


“矮子?!这个矮子的脑容量是你身高的两兆大不止!!!”吉格斯气急败坏地尖声大叫,金克丝用手指堵住耳朵对这个愤怒的小家伙吐了吐舌头。


以下是金克丝“讨厌的家伙”名单:


1.银河五金行该死的巡警机器人


2.一点都不酷的刺客泰隆


3.吵吵闹闹的笨蛋矮子吉格斯


4.尚待补充,随时变更


尽管大家都知道金克丝和吉格斯从某些方面上来说十分要好。


例如,在一次奥能异常星云勘探时,吉格斯圆碌碌的分离舰被一只宇宙异变生物袭击,是金克丝在五秒内从主舰上发射了一发等离子空间撕裂炮救了他的,尽管因为撕裂炮是金克丝的新研制武器,导致了极端不稳定而烧毁了整个炮身和主板。而有一次在银河五金行,金克丝顺走一个亚空间场制造芯片被发现时,是吉格斯用奥能炸弹把整个五金行炸成两半的,尽管那让晨星号在两天之内飞跃了至少四个星系,导致吉格斯刚装上的新推动器直接因为超负荷而与机身解体烧成了宇宙垃圾。


但两人平时还是像血海深仇的敌人一样相处。




“喂!你俩在这干嘛——”就开始从厨房外探进她的脑袋,口气不善地朝挤在料理台前到亚索和泰隆大声问。


然后她看到了自登船来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她的老大、顶头上司、晨星号的船长、天才剑士亚索,在捏着长柄勺一圈圈缓慢地搅拌一口锅里的浓稠酱汁。


她觉得是自己的载入方式发生了错误,要么就是从主舱室到厨房的这小段距离里力场被神秘力量扭曲了。于是她把头缩了回去又在伸进厨房——画面没有改变!除了两人都把头转向了她。


“呃,我打扰你们了吗?”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金克丝小声地问。


亚索狠狠地点头,并用眼神示意她“快滚,不然我就开除你的机师职位让你去扫甲板”。泰隆仍面无表情,红色的眼睛冷漠地盯着她。


金克丝在餐桌上并没有为自己没在吃蓝色的能量肉排、蓝色的能量色拉还有蓝色的能量三明治而感到高兴。她对着热气腾腾的艾欧肯面条唉声叹气。




和金克丝不同,亚索喜欢这个星际刺客,当然,舰队里的其他成员也同样喜欢泰隆。


他可靠且沉稳,这点你光看他的外表你就能知道了,即便一开始他话少到让人误以为晨星号新来了两个哑巴(噢,对不起,可怜的娑娜),但他条理清晰一切都井井有条而且总是把自己和周围整理的干干净净(甚至有那么一点洁癖),而且还烧得一手好菜。这对常年食用“蓝洞”方便食品的晨星号船员们来说简直是喜从天降。


“好吧。来记录一下你的基本个人消息,方便我们通过一些还在宇宙法管辖区域内的地方。”亚索随手打开自己的电脑,把它连入晨星号的主机时对泰隆这么说。


那时,在通过审核后,客厅只剩下了泰隆和亚索。


本来录入工作是金克丝负责的,但就开始皱巴巴的脸表示“我不想和这家伙独处一室”,于是这份工作落到了亚索头上。


“泰隆。星际刺客,曾服务于诺克萨里斯的家族企业。”泰隆说着,掏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亚索,上面一片空白,用特殊技术扫描后显示出:


“姓名:阿莱希奥斯 种族:人类 出生地:德玛锡安帝国⋯⋯”


这就是边缘职业和他们这种乌合之众之间的默契。


毕竟晨星号上(目前来说)没一个是安分守己的良好宇宙公民,这种情况下要想通过帝国巡逻舰的检查和一些帝国所有的公共区域,例如:什么公用虫洞跃迁站啦、星际连锁能源补给站啦、之前盗窃失败的银河五金行啦,都必须有一份达到标准的信用凭证。所以在宇宙交通管理局那,晨星号的隶属人员管理那栏,没有一个人的信息是真实的。当然,这难不倒我们的吉格斯。


亚索用仪器扫描完那张卡片后,把它上传到了晨星号记录在宇宙交通管理局的档案里。大概五分钟后,名叫阿莱希奥斯的男人正式加入了晨星号。


“嘿。方便透露一下吗,你是为什么想加入我们?”亚索断开了与晨星号主机的连接,一边在虚拟键盘上敲击,往自己电脑里的人员管理名册中录入泰隆的真实信息,一边和泰隆闲聊。


“我的经办人失踪了,我无处可去。”泰隆简略地回答。


在他们业内,经办人就是利用人脉给刺客们揽活的皮条客,而刺客被称为受理人。这点曾经花天酒地的亚索还是了解的。


泰隆长长的手指从沙发旁摆放的圆桌上拿起最上面的那本书,《危险关系》?封面上绘着一个满脸胡子的男人举着一把看上去很过时的霰弹枪顶着另一个戴帽子的男人。泰隆微微皱起了眉毛。


亚索在文档中打下“身高:看起来和船长差不多”时,转头瞟了一眼泰隆。


视力很好的他看到了泰隆手上拿的书,马上不好意思地大声咳嗽两声:“咳咳!意思是说你放弃了之前的工作?可星际刺客不是很好捞油水吗?”


“一颗头三十万到三千万不等。”


泰隆似乎知道了手里的小说是谁的宝贵藏书后,变得十分感兴趣,翻开扉页时毫不在乎般顺口回答了亚索。


亚索一时间羞愧难当,感到脸上发热,但仍装作若无其事似的眺望起窗外几亿里外的耀眼圆球,当他觉得装模作样得有点过头时,才又把有点僵硬的脖子转回来,盯着悬浮屏幕继续问泰隆:


“那你为什么不接着干这活?据我所知,经办人和受理人之间可没⋯⋯噢,你为了那个家族卖命?”


“嗯,差不多。”泰隆从书上抬起头,看着他的船长停顿了片刻。“不过从今以后轮到我为你卖命了。”


亚索打完最后一句,“泰隆迷惘可怜地在无垠太空中找寻自己的归宿”后,关闭了自己的个人电脑。


他扭过头去与泰隆对视,不由得展开一个笑容。


“欢迎加入晨星号。”

PointO3

【亚易】浮生半梦/大型犬饲养手册

emmm,算是一个合集叭

因为之前散着的文章让强迫症患者看起来很不舒服(而且翻到之前,看见tag全是被自己刷屏感觉很不舒服

所以就删了然后一整个发在ao3里(其实主要是因为看着以前的黑历史浑身难受

会打上大型犬这篇是因为等大型犬完结之后也会删掉之前的那些篇章然后把合集链接贴在这里

大型犬完结之后我也差不多彻底退圈了(烟


浮生半梦走这里→½

emmm,算是一个合集叭

因为之前散着的文章让强迫症患者看起来很不舒服(而且翻到之前,看见tag全是被自己刷屏感觉很不舒服

所以就删了然后一整个发在ao3里(其实主要是因为看着以前的黑历史浑身难受

会打上大型犬这篇是因为等大型犬完结之后也会删掉之前的那些篇章然后把合集链接贴在这里

大型犬完结之后我也差不多彻底退圈了(烟

 

浮生半梦走这里→½

加了胡椒的面汤
给亲友画的~艾瑞莉娅玉剑传说的...

给亲友画的~
艾瑞莉娅玉剑传说的皮肤(*ˉ︶ˉ*)
不可以用哦。

给亲友画的~
艾瑞莉娅玉剑传说的皮肤(*ˉ︶ˉ*)
不可以用哦。

VelPwg

【羞水】当姜承錄成了霸道总裁(上)

*姜承錄x喻文波,禁止上升真人

*发啥啥屏蔽我傻了🌚🌚

*最近霸道总裁看多了,那种还是少看,我现在满脑子的“女人你不要惹火”🌝🌝🌝

霸道总裁姜承錄冲冲冲

争取结尾补辆车,小fuang文比考试作文容易多了……

*姜承錄x喻文波,禁止上升真人

*发啥啥屏蔽我傻了🌚🌚

*最近霸道总裁看多了,那种还是少看,我现在满脑子的“女人你不要惹火”🌝🌝🌝

霸道总裁姜承錄冲冲冲

争取结尾补辆车,小fuang文比考试作文容易多了……

Forget  忘却
十犀
拉凯同人凯隐的小辫子我可以!!...

拉凯同人
凯隐的小辫子我可以!!
没有细化线稿以及尝试上色
【动作有参考】

拉凯同人
凯隐的小辫子我可以!!
没有细化线稿以及尝试上色
【动作有参考】

Eva芷锖
我就丢一张图,接下来一个星期后...

我就丢一张图,接下来一个星期后见

我就丢一张图,接下来一个星期后见

Sangster

画完了画完了画完了
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

【借用了官方加载框的设定】

画完了画完了画完了
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

【借用了官方加载框的设定】

阿尘

【亚易】麻烦那边教官秀恩爱遮一点

正好这两天寝室夜谈会聊到军训教官了,去年军训开的坑(比划)先把存稿发出来有空更新(

非常ooc,因为很多是真人操作orz


1.我的北方和南方

光线有些昏暗。

窗帘被紧紧拉上,头顶瓦数不高的灯投下黯淡的光。

5个人坐在方桌旁,神情严肃深沉。

不知哪里突然传来“咔嚓咔嚓”的咬合的声音,更令这5人感到紧张,深呼吸的声音在狭窄的空间里此起彼伏。

“吱——”

门,门开了!

那边探出一只惨白的手——

“啪。”

“你们干什么呢?”

啊,寝室的灯全部被打开了。

亮起来的房间中间放着一张方桌,旁边围坐着5个女孩,其中一人还拿着咬了两口的苹果。

“到齐了。”二床双手交叉撑着头,以领导发言的姿态开口。

第六个女孩,一床,走到方桌前坐下。...

正好这两天寝室夜谈会聊到军训教官了,去年军训开的坑(比划)先把存稿发出来有空更新(

非常ooc,因为很多是真人操作orz


1.我的北方和南方

光线有些昏暗。

窗帘被紧紧拉上,头顶瓦数不高的灯投下黯淡的光。

5个人坐在方桌旁,神情严肃深沉。

不知哪里突然传来“咔嚓咔嚓”的咬合的声音,更令这5人感到紧张,深呼吸的声音在狭窄的空间里此起彼伏。

“吱——”

门,门开了!

那边探出一只惨白的手——

“啪。”

“你们干什么呢?”

啊,寝室的灯全部被打开了。

亮起来的房间中间放着一张方桌,旁边围坐着5个女孩,其中一人还拿着咬了两口的苹果。

“到齐了。”二床双手交叉撑着头,以领导发言的姿态开口。

第六个女孩,一床,走到方桌前坐下。

“那么,我宣布,第一届圆桌会议开始。”

你问圆桌在哪里?

圆中有方,方中有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一床首先发言,她激动地拍起了桌子。

“主教官那个南方的口音!!软软糯糯的!他是什么神仙!腿还那么长!同志们,一米八的大长腿!站军姿的时候光舔腿就能轻松度过了吧啊啊啊!!”

二床辩手有话要说。

“副教官东北大糙汉怎么不好了!阳刚的男子气概,鼻梁上还有那么一道若隐若现的伤疤.....啊,那眼神......啧啧啧瞪谁谁怀_孕!”

三床冷静地一推眼镜,“是时候站队了。我站主教官攻。”

“异议あり!”四床扔下了苹果,“副教官多攻!那么man一定是攻吧?而且!”四床停顿一下,扔出重磅炸弹,“主教官腰那么细绝对的好推倒吧?”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妈_的,副教官就知道罚罚罚,”经常被副教官拉去站台阶的五床直接爆了粗,“主教官人帅脾气好,副教官就是个傻_逼我永远爱主教官。”

妈耶居然是个毒唯。

终于到了六床,她的抉择将决定......决定不了什么,但所有人都紧紧地盯着她,等待着,等待着从她嘴唇间跳出的那句话——

“唉对了,隔壁那两个教官也挺帅的啊。”

是平局呢。


2.扒一扒那对狗男男

“同志们啊,爆料的任务就肩负到我们的身上了啊。”

一床悲壮地发言,推了推新买的墨镜。

“我只是想舔主教官而已啊,为什么让我,一个孩子,承受我不该承受的秀恩爱攻击。”

二床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每当我想舔副教官的时候,就会看到副教官眼中对主教官的渴望......大失败!”

三床冷静地推推眼镜,“醒醒,舔单人是没有前途的,快站队!”

“副教官傻_逼天天罚人,我不管我就是要操_哭他。”一床如是说。

二床抓紧自己的小被被,“主教官温文尔雅,啊......果然还是副教官攻。”

三床积极拉票,“爱他就要操哭他,二床快回来吃主教官攻!”

四床不为所动,并拉回了话题,“我们不是要爆料的么。”

毒唯五床淡定吃着薯片。

永远都在关注隔壁班教官的六床小声说,“你们觉得隔壁贾克斯教官和咱们易教官谁的要比较细?”

话筒递给一床。“果然还是易教官腰细....不对,我们不是来扒一扒的么!给我认真点啊!”

五床咽下薯片,并喝了一口汽水,冷笑说道。

“今天副教官已经拍了主教官6次屁股了。”

“想挨操。”三床飞快接过话头,不给对家拉人的机会。

一床提出易亚的关键依据。“副教官刚见面的时候还挺人畜无害的,搂着咱易教官肩膀一口一个‘我们家阿易’‘阿易’地叫,结果上次喊的太大声被隔壁贾克斯教官听到,过来嘲笑咱们主教官......”

“我知道,主教官干脆利落地给副教官来了个过肩摔。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毒唯五床点着手指强调过肩摔。

“不过之后贾克斯教官,也就是隔壁的副教官就回去viky,viky地叫隔壁的主教官了不是么。”六床拧开一瓶汽水。

“双标,打倒。”二床正义地强调。

“对了,”三床推推眼镜,开始爆料,“易教官也是很man的。还记得上次副教官罚俯卧撑么?”

“记得!老子又没违纪结果也一起被罚!副教官亚索果然是个傻_逼。”五床咬牙切齿,口中的薯片应声碎裂。

“就是这个,”三床迎回话头,“然后咱们的易教官,趴在地上和我们一起做啊!”

“对对对,超级标准的,速度还快。”五床露出了毒唯的笑容。

“后来还让咱班的一个男生骑身上接着做。”一床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突然有了好多粉红泡泡,“啊.......为什么不是我坐上去啊,残念......”

“醒醒,”四床强调,“后来那个男生天天被罚唉,副教官这是教科书般的吃醋唉!”

“嗯......思考了一下副教官凶残的罚人手段,我觉得不行。”一床知难而退。

“昨天,就昨天早上,易教官在那边玩手机等着跑操你们看到没?”四床神秘兮兮地爆料。

“嗯?没怎么注意。”六床应答,“倒是隐隐约约看到隔壁贾克斯教官的腹肌。啊,我死了。”

“......咳咳,然后亚索就拐着咱家的易跑了!”

“蛤?”

“拐到一边咬耳朵,说什么‘最近你都不和我爱爱了。’语气之委屈,就像没饭吃的哈士奇。”四床:笑容逐渐变态.jpg

“嘿嘿嘿嘿”发出了聚众吸_毒的笑声。

眼看着对家人数要增,三床扔出杀手锏,“你们有没有发现咱们副教官特别喜欢笑。”

“特别是盯着咱易教官的时候。”五床补充,“或者就是罚咱们的时候。”

“嗯,就是上次副教官罚咱们的时候,在那里笑的不能自已。然后咱易教官就去捏脸脸,那叫一个宠溺啊我的妈!”

“可这和易教官是受有什么关系呢?”四床腹黑笑容上线。

“明明易攻!”三床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那宠溺笑怎么看都是标准的攻吧?”

“可是我听到了这么一句,”四床实力cos计划通,“咱易教官对着副教官说‘比体术你打不过我,比剑术你还是打不过我,你什么打得过我?非要和我带一个班。’然后咱臭不要脸的副教官是这么回答的‘床上打得过啊。’”

“噫——”

公屏开车,亚易股以成年向福利涨停——




3.你说说咱主教官到底怎么看上咱脑子有坑的副教官的。

一床,易亚主推易。

二床,亚易主推亚索。

三床,易亚传教士,站队爱好者。

四床,亚易老司机。

五床,毒唯,亚索黑(某种意义上的。)。

六床,维贾邪教。

于是,第三届为教官拉票辩论赛开幕——

一床抠着脚爆出猛料。

“唉,你们看见没有,上次啊咱副教官坐椅子上老不安生,咔哒咔哒地在那里压椅子。”

“一看就是s——”三床的发言被打断了!

二床向三床扔出一包薯片及时堵住了对家的嘴。

“咱易教官也不差啊!亚索在那边压椅子的时候,咱易教官,坐在旁边乒乓球桌上晃腿腿,我的妈那个细腿还有那个心不在焉的小表情!来来来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反复跳楼!”二床捧住自己的小心口,“我的天啊,那边窗子里亮起的是什么光?那就是东方,易教官就是太阳!他是什么神仙!不行我必须要爬墙了,阳刚之气都无法掩盖副教官的傻。”

“你说,”四床清纯而不做作地吹一下刚磨好的指甲,“咱易教官怎么就交代在咱这副教官头上了?”

喔喔出现了!后宫某某娘娘的口气!

五床摇晃汽水,漫不经心地说道。

“喔,那个,我知道。”

“话筒递给你!请开始你的freestyle!”

“嘛,就八点黄金剧场那种狗血剧情,”五床露出了老司机的笑容,“天降系嘛。本来两个人都挺天才的,然后到了大学,特别是他们的这种军校,充满了阳♂刚之气。开学教格斗的时候两个人就明里暗里打过好几次了。打着打着就亲上了呗。听说易大大能当主教官就是因为亚索打不过他。”

三床的眼镜像江户川O南一般闪出了光,并露出了拉对家进圈的笑容。“所以说易亚是官配啊同志们!快跳坑回来吧!官逼同死,同不得不死啊!”

“打住,我还没说完呢。”五床小心地拧开瓶盖,“虽说的打不过,但是易大大叫的比亚索正点.......”

“快闭嘴!我们还不想被封杀啊!”

以上寝室录音不知道为什么404了。

“唉——”二床发出了深沉而悠久的叹息,“你说咱易教官人那么好,那么帅,低音炮那么好听,怎么就跟了这么个脑子有坑的亚索呢?”

“就是,”一床举双手双脚赞同,站在对家的墙头大鹏展翅,“别的先不说,就那个经典的捏脸脸,明明是很宠的动作硬是因为咱易教官矮一截变成小妻子整领结的既视感。”

眼看自家人就要飞进隔壁的对家墙头,三床当机立断开始表演freestyle。

“.....话说你们还记不记得上次易教官示例动作让副教官喊口号?”

“喔喔喔那次啊嘿嘿嘿嘿嘿抱抱的那次?超无赖的——”

听这嘿嘿的笑声,仿佛一脚踏进了老司机的贼窝。

“对啊对啊就是那次,”三床推了推眼镜,捍卫她与易亚最后的尊严,“亚索喊话正步走——”

一床了然一笑,“一二一,起步,走。”

二床紧紧跟上,“一二一......”

四床勾起嘴角,“易教官发现哪里不太对,甚至爆了粗:错了卧槽。”

五床对她们情景再现的能力感到惊叹,“亚索的脸皮真够厚的啊:错了没事,来,向前一步走。”

六床罕见的加入队伍,“砰——”,她做了个像是抱拳的手势。

三床完美收尾。“两个人就抱抱咯。”

“唉,一对天天秀恩爱的狗男男。”

众人如此一致地发出叹息。

“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期待一下明天的联欢吧。”

“嗯,晚安。”


TBC


biu
这个阵容我太🉑了!

这个阵容我太🉑了!

这个阵容我太🉑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