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vlm

18180浏览    155参与
Garbage.

求文!!!!

卢伏的my Lord my love!!!!

卢伏的my Lord my love!!!!

Garbage.

我看见了什么(主lvlm,副hpdm)

Draco视角的lvlm嘿嘿嘿沙雕预警一发完(可能有后续车,看心情🙃)

Draco差点和从Lucius书房冲出来的某个脸色如坩埚底的魔王撞个正着。这是圣诞节假期的第十二次了。

哦,Merlin,他觉得Lucius惹Lord不开心了,希望别出什么事才好。千万别是因为Lord知道了他和Potter在一起了,那个疑心病极重的家伙绝对会觉得Malfoy背叛他的。他会怪罪父亲的。

于是,第二天,Draco成功搞到了麻瓜微型摄像头,虽然偷窥很不贵族,但他又不能直接去问Lucius,他可不确定Lucius知道他和Potter的事。都怪Potter!谁让那个格兰芬多巨怪到处说他是他男朋友!

圣诞节假...

Draco视角的lvlm嘿嘿嘿沙雕预警一发完(可能有后续车,看心情🙃)

Draco差点和从Lucius书房冲出来的某个脸色如坩埚底的魔王撞个正着。这是圣诞节假期的第十二次了。

哦,Merlin,他觉得Lucius惹Lord不开心了,希望别出什么事才好。千万别是因为Lord知道了他和Potter在一起了,那个疑心病极重的家伙绝对会觉得Malfoy背叛他的。他会怪罪父亲的。

于是,第二天,Draco成功搞到了麻瓜微型摄像头,虽然偷窥很不贵族,但他又不能直接去问Lucius,他可不确定Lucius知道他和Potter的事。都怪Potter!谁让那个格兰芬多巨怪到处说他是他男朋友!

圣诞节假期结束后,Draco窝在斯莱特林的寝室里打开了平板。

"哦,就是现在,他进来了!"

Voldemort慢慢靠近正在看着账本的Lucius。

"Lord. "Lucius说。

Voldemort盯着Lucius,他觉得Luc生气了…

"Malfoy!"Draco差点被穿着隐身斗蓬的Potter吓的把平板扔出去。

"闭嘴Potter”

救世主委屈巴巴的闭嘴,坐到Draco的床上。

"Oh,Merlin!你在偷窥Malfoy先生?"

"Potter,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坐下,闭嘴,和我一起。要么现在就从这滚出去!"

救世主再次闭嘴。

"Malfoy,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觉得你父亲让Voldemort生气了。"

Draco抿嘴。希望Lord不要对Lucius用钻心剜骨。去年Voldemort走之后Lucius在床上躺了三天!他一定是挨了一堆钻心剜骨!(小德你太天真了)

Potter低着头,一脸同情。

Voldemort也很崩溃,他觉得他才应该生气。Lucius那个该死的瞒了他那么久,中间还和布莱克家的女人结婚(虽然那个女人死了)但是!!!!任性魔王:我依然很生气!

Voldemort一把掀掉了那个蛇脸面具

Draco一脸震惊,

救世主一脸同情

"Lord您应该明白,Malfoy家利益至上。"

Voldemort委屈了:"我居然还不如利益!Lucius,你把我放在哪?"

你把我放在哪?

Draco一脸懵逼,

救世主还是一脸同情

"我以前就和你说过了,你为什么就不可以理解我!我先是Malfoy才是Lucius!我可以爱你但我不能带着Malfoy陪你玩!Malfoy和布莱克联姻能带来多少…"

Voldemort低头,他明白,不是他不如布莱克,如果他和Lucius联姻了,如果他失败了,Malfoy面对的是什么…

Lucius叹了一口气。"您有那么多床伴,一个我又算什么呢。小龙只是您众多私生子里的一个吧,可对我而言,他是我的全部。"Lucius说着说着漂亮的灰眼睛里就泛起了水光。

Draco一脸惊恐

救世主依旧一脸同情

"Luc,你从来不是床伴。只有你,也只有小龙。"

是,他以前是有床伴,但自从他认识了Lucius后,就再也没有了。

"My love. "Voldemort说着抱住了Lucius.

"你会听我的话吗?"铂金脑袋在Voldemort怀中乱蹭,顺便可怜巴巴地抽了两下。

"当然。"

当然,Voldemort的角度看不到Lucius一脸阴谋得逞的笑

大铂金闷闷地说

"小龙和Potter在一起了,你要同意!"

Voldemort挑眉,语气危险:"你说什么?”

他一点点逼近Lucius,成功把人困在了椅子上

"可是你刚才还说…唔"

Voldemort按住Lucius的头,亲了上去:"看我满不满意。"

Draco成功在Voldemort把Lucius按在书桌上并开始撕,衣,服,的时候把平板摔了。

救世主依旧一脸同情,纯洁地说;你父亲要挨钻心剜骨了?

Deadline
画了 @咿呀 老师笔下的卢爹。...

画了 @咿呀 老师笔下的卢爹。

虽然画技很烂但是因为这个卢爹太香了就忍不住硬着头皮搞了,还作死尝试了伪厚涂。

希望老师不要嫌弃qvq

外链

画了 @咿呀 老师笔下的卢爹。

虽然画技很烂但是因为这个卢爹太香了就忍不住硬着头皮搞了,还作死尝试了伪厚涂。

希望老师不要嫌弃qvq

外链

白灼今天还是没有更文呢

请假

12月7号要联考了,联考之前应该都不会更文了,不好意(ಥ_ಥ)

12月7号要联考了,联考之前应该都不会更文了,不好意(ಥ_ಥ)


咿呀

伏卢注意!(2)

不是我为什么要对卢爹这么坏(当场自闭)

TVT

不是我为什么要对卢爹这么坏(当场自闭)

TVT

咿呀

伏卢注意!

我滴乖乖,卢爹他真的好香啊

TVT

我滴乖乖,卢爹他真的好香啊

TVT

Trickery over Politics

【HP】禁書(TRLM)

原來的號死亡了,這個號沒辦法手機驗證,無法使用網頁版,排版捉急。以後發文全走嗷三。

鏈接走評論。為免觸雷,請確實閱讀Notes與tag。
原來的號死亡了,這個號沒辦法手機驗證,無法使用網頁版,排版捉急。以後發文全走嗷三。



鏈接走評論。為免觸雷,請確實閱讀Notes與tag。
SYLVIA
针对性连线🤐莫得办法就是这么...

针对性连线🤐
莫得办法就是这么神经本人
还有斯莱特林万岁
除了和斯莱特林有缘的其他不要想联姻
(OH MY GOD)我的tag真多

针对性连线🤐
莫得办法就是这么神经本人
还有斯莱特林万岁
除了和斯莱特林有缘的其他不要想联姻
(OH MY GOD)我的tag真多

SYLVIA

伏卢/斯哈/斯卢(友)永志不渝的爱(The Ever-Lasting Love)2

※人物是罗姨的 ooc是我的
※伏卢主要是通过侧面描写出来 因为Lord出场时间我这个也不敢保证🤪但是这依旧是他们的主场
※文笔小学生 甚至直接莫得文笔 自娱自乐文
※设定书里面死的角色都没死

        “嘭”的一声,斯内普用他惯用的方法把法庭的大门给推开了。
        “Expecto Patronum!” 他急急念出咒语。
        就在卢修斯已经感受到了摄魂怪...

※人物是罗姨的 ooc是我的
※伏卢主要是通过侧面描写出来 因为Lord出场时间我这个也不敢保证🤪但是这依旧是他们的主场
※文笔小学生 甚至直接莫得文笔 自娱自乐文
※设定书里面死的角色都没死

        “嘭”的一声,斯内普用他惯用的方法把法庭的大门给推开了。
        “Expecto Patronum!” 他急急念出咒语。
        就在卢修斯已经感受到了摄魂怪令人窒息的气息,银白色的守护神挡在了他面前,驱赶了一切忧郁。
        他认出来那是好友的守护神,不过如果他现在定睛一看,就会发现原本应该头顶光滑的牝鹿上面拱出了小尖
        斯内普后面,跟着的是Harry Potter,以及应该已经死了的邓布利多。卢修斯一偏头,看见的就是这五人,当然还有后面跟着的一大票魔法部安保人员以及工作人员。
        斯内普第一时间就冲向了卢修斯把他身上的镣铐销毁了。
        “Dumbledore, you are still alive! Merlin! ” Banting一见到邓布利多就太激动了,连斯内普还有卢修斯都忘了。当然基本上所有在场魔法部工作人员都很惊讶:阿不思邓布利多不是在战争真正开始之前把自己设计死了吗?!他怎么又活了?
        “Yeah, yeah, ” 用标准的格兰芬多敷衍方式笑了两声,就真个人严肃了点(虽然他那撮梳成小辫子的胡子真的不让人觉得严肃),“我们来带走卢修斯马尔福,我们可以证明他应该被从轻发落。”(作者:小学生文笔让我越写越写越尬)
        这时候跟着邓布利多进来的人才连忙朝法官大人说:“我们实在是拦不住他们,他们一定要进来。”
        “邓布利多,你刚刚说你有证据,是什么?马尔福他刚刚已经承认了,他甚至告诉我们他原来并没有中夺魂咒。”
        “是,他是有参加过食死徒的活动,我也是,”斯内普眉头的皱纹更深了,“但是他是被强迫的,和夺魂咒没有什么区别!”
        “Severus! Stop! I don't need your help!” 卢修斯却面露惊恐之色,那是他和主人的秘密,他不能告诉别人!
        "你为什么不给他们看你身上的伤痕?"斯内普只转过来,问了他一句。
※还没写完 明天再说 我觉得我越写逻辑越乱 算了自娱自乐

SYLVIA

伏卢/斯哈/斯卢(友)永志不渝的爱(THE EVER-LASTING LOVE)1

※人物是罗姨的,ooc是我的

※作者写东西不按常理出牌,脑细胞经常罢工

※偶尔冒出英文原谅我因为写作业死机的大脑

        伏地魔死了。

        这是英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巫师界都觉得大快人心的事。

        最近魔法界异常的忙碌,因为需要安葬死亡的勇士和掩埋那些罪恶的食死徒。当然,还有许多欠着无数人命需要偿还的食死徒需要审判。

   ...

※人物是罗姨的,ooc是我的

※作者写东西不按常理出牌,脑细胞经常罢工

※偶尔冒出英文原谅我因为写作业死机的大脑

        伏地魔死了。

        这是英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巫师界都觉得大快人心的事。

        最近魔法界异常的忙碌,因为需要安葬死亡的勇士和掩埋那些罪恶的食死徒。当然,还有许多欠着无数人命需要偿还的食死徒需要审判。

        这些对于还剩下来的食死徒的审判,第一场就发生在了马尔福一家身上,或者准确的说,马尔福家族的族长,Lucius Malfoy。

        “咚——”坐在最高处的法官大人,此次审判的主持着,以锤声宣布了庭审开始。落座于两方听证团队停止了交谈,皆理了理衣服拿好手中的文件资料看向了正中央。

        在第一排,坐着Draco还有Narcissa,他们两个早前就被Harry证明无罪 并且帮助他逃过一劫。此刻他们很紧张的我这彼此的手,看着法官。

        “传Lucius Malfoy!”法庭的一侧大门被打开了。

        里面走出来的是前天晚上被魔法部傲罗司司长亲自从马尔福庄园带走的马尔福先生。他原来耀眼的铂金长发变得黯淡,原本被lord从阿兹卡班救出来以后就不太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两个眼窝深陷下去,毫无神采。最要命的是从lucius的眼中,narcissa完全看不出希望的光以及……活下去的希望。他的双手双脚被施了各种禁锢咒的镣铐锁住,身后跟着两个傲罗,防止他逃走。可是一个失了活下去希望以及没有魔杖的人,还有什么好防范的?

        卢修斯的脑袋里到现在还是装着lord倒下去那一刻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个眼神里有嘲讽的笑以及一种疯狂的爱意。还有他看到了他的嘴型:I love you, my Lucius。

        他并不觉得死亡很难受,被审判很可怕,他甚至,急切的想去死却又怕自己下了地狱的时候无法面对lord。

        他lucius是lord的叛徒。

        Draco握着妈妈的手更紧了,他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但是narcissa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儿子手心的冰凉还有颤抖的感觉。

        “咳咳,”待卢修斯坐在了中间的审判椅上以后,最高处的大法官咳了两声,“审判现在开始!”

        "Lucius Malfoy, do you commit that you had joined Death Eater and supplied resources for You-Know-Who?" (卢修斯 马尔福,你是否承认你加入了食死徒并且向神秘人提供了资源?)

        一个无脑的问题,不是吗?卢修斯闭了闭眼,先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妻子和儿子,给他们一个安抚的眼神,随后转头迎上了Williams Banting,魔法部的新任最高法官。

        "I commit it."(我承认。)多么明显的事情拿出来讲。

        "Do you commit that you had planned and involved the murder of the Bennet Family?"(你是否承认你计划并参与了对bennet家族的谋杀?)Banting 再次发问。

        哦,那可是10年前的事了:"I do commit it."

        "Do you commit that you had put the diary of Tom Marvolo Riddle, into Ginny Weasley's  bucket which caused the panic and injuries at 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你是否承认你曾把汤姆 马沃罗 里德尔的日记本放入金妮 韦斯利的铁桶并且造成了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恐慌与伤残?) Banting翻了翻手中的资料,突然发现自己有点不想问了,因为最后一页写的全是对卢修斯有好处的证据,而且基本上一条就可以对消前面的罪责。

        "Yes, I do Commit. In addition, I would change the testimony I made 18 years ago at the first death of Lord Voldemort." (我承认,并且我要推翻我18面前对于黑魔王大人第一次死亡时的供词。)他看到Banting在翻资料,他看到了厚厚的页数以及翻到最后一页时Banting脸上的烦躁。他觉得他可以帮帮这个大法官乘早结束这场庭审。

        他知道最后一页写的是什么,在战争的最后几年里,从他的小龙突然开始打算效忠黑魔王时,他后悔让自己的家庭靠黑魔王太近了,他后悔让自己的小龙搅进这一滩浑水里。他做了第一件对不起Lord的事:他开始联系邓布利多,他把情报卖给了凤凰社。

        邓布利多死之后斯内普还有被Ciccy救起的小天狼星接受了这一天线到今天。

        所有的参议员都拿起笔,观望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马尔福家的老狐狸居然要翻供了!还是那一次!

       "I had denied the involvement of Death Eater and stated that I was put under Imperio. However, today I will claim that I lied."(我曾否认我参与了食死徒并且声明我被下了夺魂咒。现在我声明我当初说谎了。)

        所有人都到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所有人都猜测他说了谎但是很显然,马尔福的谎言是难以击破的。

        "Father!" Draco大喊了起来。Narcissa不可置信的看了卢修斯一眼,他在干什么?!这样他会死的!

        "Are you sure that is the truth? As the judge I should warn you that if you commit it, all of the crime you did before that trial would be true therefore you will be executed immediately." (你确定这是真的吗?作为法官我需要警告你如果你承认这项罪行,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被算进来并且你将会被立刻执行死刑。)Banting也很惊讶。

        "Yes, I am sure that is true."(是,我确定这是真的。)

        整个厅里的人沸腾了起来,议员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Lucius! What ate you doing! You are killing yourself!" (你在干什么卢修斯!你这是害死你自己!)Narcissa丢下了淑女形象。

        和卢修斯结婚这么多年,纳西莎一直知道卢修斯和她没有爱情,他的爱情永远归属于那个黑暗伯爵,所以她从来都是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归于亲情,并且满足于此。所以当自己的亲人要放弃自己生命的时候,纳西莎觉得卢修斯疯了: "Are you mad? ! Merlin's beard, Lucius, tell them that you didn't do it, tell them! "(你疯了吗?!梅林的胡子啊!卢修斯,告诉他们你没有!)

        "I'm sorry darling and Draco, this time I want to have my love." (对不起亲爱的还有小龙,这一次,让我拥有我的爱吧。)卢修斯视死如归的眼神让纳西莎觉得害怕。

       “咚——”又是一声,所有人停下了谈话看向了法官。

        "According to all the participants here, we come out with the result."(根据我们的所有参议员,我们得出结论。)

        "Lucius Malfoy, is defined as an Death Eater and had participated countless crimes with You-Know-Who. Here we announce that the prisoner will be executed immediately." (卢修斯马尔福,身为食死徒并且与神秘人参与了数起暴行。再次我们宣布嫌疑犯将会被立刻处死。)Banting念完了最后一句。

        其实在这间审判庭的顶上,早已准备了摄魂怪,一旦被告判处死刑,便可立刻处死。反正这种方法不是麻瓜世界那么血腥。

        一直禁锢着摄魂怪的呼神护卫咒被撤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周围参议员合理建起的守护墙。纳西莎想要冲出去抓住卢修斯,保护他,却被德拉科抱住了,男孩知道父亲和母亲,必须有一个安全!

        卢修斯给自己念了一个闭耳塞听咒,阻隔了茜茜的哭声,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他感受到摄魂怪的靠近了。

        确实很冷,他曾经在阿兹卡班也体验过那种彻骨的冷,像深冬最冷的寒风,无论多少保暖咒也无济于事的冷。

        其实这样挺好,没有痛苦,一会儿就走了。他马上就可以看见lord了。

        三四只摄魂怪逐渐在守护墙碰壁以后便直直飞向了唯一一个没有保护的卢修斯。

        他们张开了黑黢黢空洞的嘴,贴向了卢修斯。

        或许还有一小会儿他就解脱了。

        就在摄魂怪要亲上卢修斯的前一刻,法庭的大门被嘭的一声打开了,撞在了墙上。

        "Expecto Petronum!"

        一只银色的牝鹿跳了出来,驱赶卢修斯身前的摄魂怪。

※不行不行,今天脑洞不够了,再写下去就天马行空了。英语那几段几个问题有些瞎编的,你们想翻就翻吧,猜着也能看,我就是觉得写成英文可能会很带感,对,我语法辣鸡,凑合着看看,大神可以教教我语法!

※猜猜最后是谁习惯性的进门声音特别不斯莱特林。

※辣鸡小自产脑洞文,随便瞎写,反正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烂尾,咱也不敢问

※要是觉得小破文好想转载私信吱一声就好然后表明出处

※就这样,掰掰,希望写第二章还没有被骂得太惨🤣
※翻译回来了,为什么我写翻译就是怪怪的,我下次写的时候尽量不翻译腔(太尬了)

SYLVIA

写一篇文 LVLM(主)/SSHP(副)/SSLM(友情向) 预告

鉴于我是一个天天嗑北极圈cp的人

我好好的思考了一下人生 既然没人产粮 那我这一天天刷手机也是刷手机 于是我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咱来写写看吧

文笔不好勿怪 脑洞很大勿怪

有错漏或者不喜欢可以友善评论(划重点) 我们可以一起探讨探讨

作者玻璃心 从来不存稿 学生党 不定期发

预告:

莫得,懒得写

反正就往后看吧

战后 伏地魔狗带 马尔福家破产 水仙妈带着小龙去了法国剩下的产业 大孔雀住进了蜘蛛巷尾

Anyway, it's HE

但是我爱玻璃渣,玻璃渣使我快乐

虽然我觉得没人看可能但是如果要转载知会一声然后声明出处😂

鉴于我是一个天天嗑北极圈cp的人

我好好的思考了一下人生 既然没人产粮 那我这一天天刷手机也是刷手机 于是我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咱来写写看吧

文笔不好勿怪 脑洞很大勿怪

有错漏或者不喜欢可以友善评论(划重点) 我们可以一起探讨探讨

作者玻璃心 从来不存稿 学生党 不定期发

预告:

莫得,懒得写

反正就往后看吧

战后 伏地魔狗带 马尔福家破产 水仙妈带着小龙去了法国剩下的产业 大孔雀住进了蜘蛛巷尾

Anyway, it's HE

但是我爱玻璃渣,玻璃渣使我快乐

虽然我觉得没人看可能但是如果要转载知会一声然后声明出处😂

怿

150fo点梗活动结果出来啦

p1是软砖的LVLM和詹卢
@磚牆之下。
p2是彬琪的哈德
@彬琪
p3是临野的优米
@临野
p4是森老师的太芥
@茶吱吱
p5是残阳阳的ADGG
@日暮残阳-Sunsets
p6高跟鞋骑士的GGAD
@高跟鞋骑士

150fo点梗活动结果出来啦

p1是软砖的LVLM和詹卢
@磚牆之下。
p2是彬琪的哈德
@彬琪
p3是临野的优米
@临野
p4是森老师的太芥
@茶吱吱
p5是残阳阳的ADGG
@日暮残阳-Sunsets
p6高跟鞋骑士的GGAD
@高跟鞋骑士

上楼睡觉

关于第八个字母和谐问题

因为这个号进行创作的cp只有伏卢,所以厚颜无耻打个tag

可能是石墨乐乎防和谐做的越来越好,我文章被和谐,链接被和谐,总而言之就是发不了补不了。

你们可以加我的扣扣2350934303,备注cp名就可以。请放心,我回qq肯定比回乐乎及时,不出意外可以一天对嘴灌粮。

腼腆的孩子不用太害羞,可以躺列表或者拿好粮删好友。不太擅长聊天的孩子放轻松,可以直接跟我说要哪篇,或者你说设定我来找。

如果有想看的设定,你可以qq跟我交涉。如果我有空,也有兴趣我会写的。写之前会告诉你,如果没有写也会告诉你原因,比如我笔力不够,或者没空,没毅力长篇。写到一半发现高估能力会qq发废稿,但乐乎不发表。

最后,...

因为这个号进行创作的cp只有伏卢,所以厚颜无耻打个tag

可能是石墨乐乎防和谐做的越来越好,我文章被和谐,链接被和谐,总而言之就是发不了补不了。

你们可以加我的扣扣2350934303,备注cp名就可以。请放心,我回qq肯定比回乐乎及时,不出意外可以一天对嘴灌粮。

腼腆的孩子不用太害羞,可以躺列表或者拿好粮删好友。不太擅长聊天的孩子放轻松,可以直接跟我说要哪篇,或者你说设定我来找。

如果有想看的设定,你可以qq跟我交涉。如果我有空,也有兴趣我会写的。写之前会告诉你,如果没有写也会告诉你原因,比如我笔力不够,或者没空,没毅力长篇。写到一半发现高估能力会qq发废稿,但乐乎不发表。

最后,咱们的同好群很冷,但人是活的,你说话会有动静的,没人理你我也会来给你当捧眼!

上楼睡觉

第五六把门钥匙

两个链接内容不一样

两个链接内容不一样


薛定谔家的阿喵

lof对于我来说就是个求文平台

求一个LVLM的文。


短文,作者原来有在lof上发过,也有微博链接。之前有存过,最近手机刷机找不到了,电脑上翻了半天也没找到…


里面一些句子的情节还记得:


1、老伏怀疑卢爹把胶水当xx剂


2、老伏觉得纯血继承人和其他贵族献上的“贡品”没区别,现充玩家都可以享用


3、老伏对卢爹说我要是对你那里用“霍拉洞开”不知道会怎么样


4、卢爹对老伏说我那里有点奇怪,老伏说你可以去洗澡,卢爹说不是,就是那里合不上了


5、有轻微LVAM



希望原作者可以看到…………

求一个LVLM的文。


短文,作者原来有在lof上发过,也有微博链接。之前有存过,最近手机刷机找不到了,电脑上翻了半天也没找到…


里面一些句子的情节还记得:


1、老伏怀疑卢爹把胶水当xx剂


2、老伏觉得纯血继承人和其他贵族献上的“贡品”没区别,现充玩家都可以享用


3、老伏对卢爹说我要是对你那里用“霍拉洞开”不知道会怎么样


4、卢爹对老伏说我那里有点奇怪,老伏说你可以去洗澡,卢爹说不是,就是那里合不上了


5、有轻微LVAM




希望原作者可以看到…………

怿

150fo的点梗活动

混老福特这么久了我才150……😂😂


么事,有这么可爱的同好我就也不奢望别的了hhh


150fo了🎉


可供点梗的cp:


HP:

哈德,思蝎,伏卢,塞伍,韦斯莱双子,詹卢(嗝),GGAD/ADGG


BSD:

中芥,太芥,敦芥,罗芥,织芥


其他我也🉑的西皮:

凡士林,季雨林,德猹,优米,贺红


@口羊口羊羊 姐妹考虑一下?


@噬荒,凋零 乔乔我想你惹qaq


                ...

混老福特这么久了我才150……😂😂


么事,有这么可爱的同好我就也不奢望别的了hhh


150fo了🎉


可供点梗的cp:


HP:

哈德,思蝎,伏卢,塞伍,韦斯莱双子,詹卢(嗝),GGAD/ADGG


BSD:

中芥,太芥,敦芥,罗芥,织芥


其他我也🉑的西皮:

凡士林,季雨林,德猹,优米,贺红


@口羊口羊羊 姐妹考虑一下?


@噬荒,凋零 乔乔我想你惹qaq


                       🎉欢迎在评论讨论w🎉


上楼睡觉

“呼神唤卫。”杖尖,勉勉强强地泄出几缕白雾,无力地拉长,扭曲,越来越淡,越来越缥缈,最后消逝。


卢修斯的灵魂似乎也跟着那虚渺的白雾飘散,失神地呆滞在原地。


他猛地拉开抽屉,将黑色的日记本按在桌上,颤抖的手一遍又一遍地书写汤姆·里德尔,但日记本没有任何反应。


卢修斯再也没有期盼了,他机械式地写着这几个字母,直到黎明,他把日记本塞回书架上。


“父亲。”卢修斯已经很久没有和阿布拉克萨斯靠得这么近了,他有些怨恨地看着和他很相似的亲人,最后又无奈地垂下眼。


阿布拉克萨斯已经气息奄奄,但依然摸着发蜡,收拾得干干净净,依靠在软垫上。


他板着一张严厉的脸:“你...

“呼神唤卫。”杖尖,勉勉强强地泄出几缕白雾,无力地拉长,扭曲,越来越淡,越来越缥缈,最后消逝。


卢修斯的灵魂似乎也跟着那虚渺的白雾飘散,失神地呆滞在原地。


他猛地拉开抽屉,将黑色的日记本按在桌上,颤抖的手一遍又一遍地书写汤姆·里德尔,但日记本没有任何反应。


卢修斯再也没有期盼了,他机械式地写着这几个字母,直到黎明,他把日记本塞回书架上。


“父亲。”卢修斯已经很久没有和阿布拉克萨斯靠得这么近了,他有些怨恨地看着和他很相似的亲人,最后又无奈地垂下眼。


阿布拉克萨斯已经气息奄奄,但依然摸着发蜡,收拾得干干净净,依靠在软垫上。


他板着一张严厉的脸:“你又碰它了。”


卢修斯不奇怪掌控欲极强的阿布会清楚他的一举一动。


“摆动的天平需要有重量的砝码稳定,你和纳西莎的婚礼必须提前……”阿布开始交代后事。


卢修斯看着父亲张合的唇:“为什么他会喜欢你呢?”


阿布拉克萨斯恨铁不成钢地深吸一口气:“你让我失望,卢修斯。我不希望……”


“为什么呢?”卢修斯凑近父亲,打断他的说教。


阿布恼怒极了,但近看与自己如此相似的面容,用一生追逐名利的他也不禁柔和了些。他轻抚卢修斯的发梢:“他不爱我。”


“可……”


“他谁也不爱。”阿布想起了很多往事,多少人曾被那位吸引,阿布惋惜地摸儿子的脸庞,还那么稚嫩。


“他明明爱你啊……”


阿布啼笑皆非,这种没脑子的谣言从来都是在一方的忽视下用来忽悠别人的,却不想自己的继承人却是最深信不疑的。


他想要解释,但他的生命已经到了终点。


葬礼上,纳西莎拥抱了他,还有,黑魔王。


失去父亲的悲伤也被突然击退,卢修斯受宠若惊地涨红了脸,但没一会,他更痛苦了。


他去了书房,把所有画框都搬走。他在日记本上杂乱地写着,画着,最后疲惫地俯在上面,皱着眉头睡着。


有泪水滴在纸张上,像融入了一条大河,了无痕迹。


结婚,生子,卢修斯把里德尔的记忆压缩在心的角落里。直到那一天,他消失了。


卢修斯抚慰自己淡灰色的标记:“你怎么会走?”


他尝试和日记本联系,日记本仍不表现出不普通的一面。于是,他成了冥想盆的常客,沉浸在惊鸿一瞥中。


在最好的年纪,遇上错的人,也不知是幸或不幸。


梦里,他也是熟客。强大,不容置疑,在高地俯首,还有偶尔的温情。


“呼神唤卫。”一丝白烟挣扎出来,迅速地散开不见。


卢修斯抚摸精致的蛇头杖,或许真的是他在做梦吧。他把冥想盆收了起来,他把日记本收了起来,他把自己也收了起来。


他做他应该的事,但是他再也召唤不出他细长的白蛇。


Don Borgia
腿个菜鸡摸鱼 因为画不出里德尔...

腿个菜鸡摸鱼

因为画不出里德尔绝世英俊所以画不下去了(…)

腿个菜鸡摸鱼

因为画不出里德尔绝世英俊所以画不下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