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b

6226浏览    141参与
ΛNTIQUE

BANDAI METAL BUILD EVA-01
万代MB 新世纪福音战士动作捕捉摄影@

BANDAI METAL BUILD EVA-01
万代MB 新世纪福音战士动作捕捉摄影@

伫大江南北

春信

一篇rou文,包养出真爱的文章,我自己喜欢的类型,最近都找不到和我胃口的,只能自己来了

嘿嘿嘿

一篇rou文,包养出真爱的文章,我自己喜欢的类型,最近都找不到和我胃口的,只能自己来了

嘿嘿嘿

veabldaddy

NewRock西班牙真皮火焰纹手工定制尖头西部牛仔摩托男靴,好酷!

NewRock西班牙真皮火焰纹手工定制尖头西部牛仔摩托男靴,好酷!

Meowyo-

匪徒 一

【引】

  浮华霓虹喧嚣如昨。车水马龙间,有人从灯火闪烁中缓缓走来。隔着累月的风烟,带着经年的沧桑和迷惘。

  王朝的总经理罗豁正在大门口来回踱步焦急的等待,下属们一个个看的也是迷惑:罗总一向是最沉稳冷静的性子,今天这是?

  灯火通明,衬得远方黑夜更加漆沉。罗豁忽然的眼前一亮,紧接着就是如释重负的神情,然后赶紧跑过去拉过一个人快步向王朝里面走去:“梁老板您终于到了,韩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你一晚上,都快发火了!”

  员工们很少有见过这位梁老板的。而他们看着罗豁带着走进楼上包间的那个又瘦又高的年轻男人,几乎是没有一个人能相信他就是众人口口相传的梁老板...

【引】

  浮华霓虹喧嚣如昨。车水马龙间,有人从灯火闪烁中缓缓走来。隔着累月的风烟,带着经年的沧桑和迷惘。

  王朝的总经理罗豁正在大门口来回踱步焦急的等待,下属们一个个看的也是迷惑:罗总一向是最沉稳冷静的性子,今天这是?

  灯火通明,衬得远方黑夜更加漆沉。罗豁忽然的眼前一亮,紧接着就是如释重负的神情,然后赶紧跑过去拉过一个人快步向王朝里面走去:“梁老板您终于到了,韩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你一晚上,都快发火了!”

  员工们很少有见过这位梁老板的。而他们看着罗豁带着走进楼上包间的那个又瘦又高的年轻男人,几乎是没有一个人能相信他就是众人口口相传的梁老板——王朝的老板梁圆。

  ——说是老板,其实不过是个鸨头。

  这男人穿着修身米白色的薄衬衫,年轻而结实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下半身的黑色紧身裤勾勒出他修长笔直的腿部轮廓。单说这身材就够人挪不开视线了,更别提这张脸,简直不能用语言来确切描述那是怎么个美法。眉毛连着狐狸眼精的媚气,眼角捎着鼻梁的英挺,鼻尖又带着嘴唇摄人心魄的妩媚。好像是揉杂了狐狸精的妖艳和仙人的风骨,美丽得奇异。

  梁老板被罗豁扯的有些踉跄,平跟的小羊皮鞋还不小心被踩上几个脚印。等上了电梯罗豁才敢解释:“你又不是不知道韩家那三少爷,简直了。我说你今天有一单生意回不来,结果!他当时就拔枪冲楼上的那个吊灯来了一枪!”

  刚上电梯,梁圆有些微的晕眩感。听到罗豁仍然有些发颤的声音,他轻轻笑了一声,又是那种奇异而又怜悯的微笑。

  “你说我接生意,他当然气得不行。”罗豁飞快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刚想张口说些什么,电梯门却不应景的开了。

  梁圆明显看到他的神情,却没有吭声。他双手插兜,不紧不慢的跟在满头大汗的罗豁后面信步走着,那神情好像悠游得是在饭后散步。

  悠长而晦暗的走廊,昏黄的壁灯犹如催情的良药。梁圆一步一步走上那绣着双龙戏凤图的橙粉色地毯,心里却在祈祷让这走廊长一点,再长一点才好。

  到了3201房,罗豁把手放在门把上,轻轻握了握:“韩先生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了,屋里只有他一个。”

  梁圆脸上挂着无谓的笑意:“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跟着担惊受怕也是辛苦,赶紧收拾收拾走吧。”

  罗豁沉静的面容有些动摇。

  梁圆将冰凉的手覆在他的手上,然后转动把手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里面是白得刺眼的光,照得他几乎流泪。而真正融进光里的梁圆,却是连个背影都看不清了。

  罗豁站在门外良久,他盯着门板上书写得繁复精美的数字,想了很久很久。

  然后他终究是闭了闭眼睛,转身离开了。


  包厢里的三人沙发上,安安静静坐着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不言不语,却好像随时能把人看穿的男人。

  梁圆站在门口,用手背遮着眼睛摸索墙壁上吊灯的开关:“亮死人了。非调这么亮,是怕我找不到回来的路?”

  那个男人约莫二十五六岁,面容冷峻,身形瘦而结实,一双眼睛黑白分明。虽说是面无表情,可目光流转之间的肃杀之气陡生。即使是英俊非凡,却有着生人勿近的冷酷。

  梁圆微微的笑起来,眼角流淌着与生俱来的魅惑。可举手投足却全无风尘意味,而是浑然天成的清雅高贵。

  “诶?干吗不说话?”

  灯光调暗了两级,梁圆才完全的睁开眼睛看着他,缓步向他走过去。

  他的双腿笔直而修长,线条极其优美。步态雍容,身姿优雅。

  韩妄忽然的站起来,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几乎完全笼罩了梁圆的身影。天花板上还有新鲜的弹孔,地上还有水晶吊灯亮晶晶的碎片。他就那样踏着满地的狼藉,好像刚从战场上回来一样的身姿。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这场景太压迫人,梁圆却若无其事的就近坐在软皮沙发上,从裤子口袋里取出一盒还剩一半的香烟。拿出一根叼在嘴里,却没有点燃。

  “韩先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可别忘了。你吃的每一口饭,都是我和我兄弟们用屁股换来的。”

  韩妄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看着那人云淡风轻的神情更是青筋突浮:“梁圆,你故意的。”

  梁圆慵懒的叼着烟,水渍从烟嘴蔓延到了烟身:“故意?怎么会,我哪里敢。”

  暗下来的包房里,韩妄的神情更加迷离而不可捉摸。他盯着从梁圆半敞衬衫领口露出一小块锁骨的阴影,然后视线缓缓上移,定在他带着奇异美感的面容上。

  “你要钱,我给。”

  梁圆仿佛是料到韩妄会这样说,笑了笑:“我赚钱不就是为了把自己从你身边赎回来,既然这样,你还不如直接放了我。”

  跟了他这么久,梁圆很清楚韩妄生气时会微微皱起鼻翼两侧。当他注意到韩妄这个几乎微不可见的小动作的时候,韩妄已经站起来踢开面前黑水晶嵌翡翠的茶几,只听珠宝碎裂的稀里哗啦声。他大力的压住他的肩膀摁在沙发背上,三根手指用力捏住他的下颌掰过来冲向自己,一字一句咬出血来:“梁圆,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想要什么。”

  梁圆显然是被捏得相当痛,眼角泛起微微的红。笑得有些扭曲,却还是十足的风韵:“我想要什么,难道你不知道?”

  窗外璀璨的灯火恍若顷刻之间暗淡下去。一切仿佛,都沉进了幽暗的海底。

  “韩先生。我只要你,离开我。”

  然后,他听到了枪栓拉动的声音。

  这是这几年中,他曾无数次听到过的声音。

  “还有,这么多年,我也受够了。”


  其实子弹划过肉体带起飞溅鲜血的声音,就像风声一样好听。


【第一章】远方来见

  “韩先生?稀客稀客,快里面请!”

  王朝的罗总经理露出鲜有的还算热情的笑容,一边迎进一个身形高大、又面无表情的年轻男人。

  这男人身后跟着一众随从,一见便能看出来身世烜赫的世家子弟。何况王朝这种恨不得连地板都镶金的地方,哪是什么人随便就能来的。

  罗豁一边和他说着最近王朝高级娱乐会所的经营状况一边带着他上了贵宾专用电梯,按下三十二层的按钮之后,才突然想起来告诉他一件事:“韩先生,上个月我们新换了个顶头老板。大少爷特派,您抽空,瞧瞧?”

  男人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没有做声。一双浸满刺骨凉意和冰霜的狭长眼睛毫无波澜,只是倒映着玻璃电梯外如星光闪烁的灯辉。

  到了三十二层,那几乎就是整座城市的最高处,每次他到达这里都像能将一切权力和欲望踩在脚底。整个楼层的装潢精美绝伦,金碧辉煌已经不足以来形容。入目琳琅纷繁,静谧幽清,和其他热闹繁杂的娱乐场地云泥之别。

  韩三少爷没叫随从跟上来,作陪的只有罗豁。而罗豁本来是想带着韩三少爷随便逛逛,谁知他一路过某个房门半开的房间时突然停下脚步。表情有点惊讶,扭头对韩三少爷说道:“我们老板今天恰好在,要不,您正好看看?”

  韩三少爷双手插在裤子口袋,有一丝幽冥的淡蓝光辉从他高耸鼻梁倾泻。没有表情,但也停下了脚步现在门口。

  罗豁轻轻推开实木的包间房门,里面大团灿烂的黄色光亮。韩三少爷有些不适应的眯起眼睛,直到淡淡的chanel男士商务香水味道如丝绸缠上他的鼻端。他才完全的睁开眼睛,看清了里面的人。

  那是一个男孩。

  这男孩穿着黑色紧腿裤,上身雪白衬衫纤尘不染。银色腰带微微翘起,斜飞出衬衫下摆。这身装束原本平淡无奇,可穿在他的身上偏偏诱人得要命,连衣服上明暗错落的褶皱阴暗都勾人勾得要死。

  男孩五官精致得难以置信,隐在缓缓升起的烟雾中朦胧迷离。若有若无的笑意噙在鲜红唇边,好像非引诱得人上前亲吻,才能让人知道他到底在没在笑。

  韩三少爷始终冷若冰霜的面容就像被面前这躲在包间里吸烟的男孩所击碎,一丝一丝的消融为水。

  罗豁也惊讶韩妄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神情,但毕竟礼节周全:“韩三少爷,这位是我们的新老板,梁圆。”

  男孩将烟头摁在黑晶的烟灰缸里,起身朝韩妄走来。韩妄站在门口看着那人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就像有人带着满身的琉璃光芒和温暖,瞬间将他禁闭其中。

  “韩三少爷?幸会。”

  他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微微的笑起来,狐狸眼睛绕着奇妙的魅惑和高贵。

  韩妄垂眼睛盯着那只修长白皙,骨节分明而且轮廓极其优美的右手。

  然后他伸出了手,握住了他的。

  其实这也是梁圆第一次亲眼看到韩妄——韩家势力遮天,韩大少爷韩林开拓了庞大的娱乐帝国,暗里却是什么生意都做,包括王朝也是他的旗下;韩二小姐韩善嫁给京城有名的万鎏,算是在道上赫赫有名,和韩氏工业并驾齐驱。而这位韩三少爷,军营里呆了几年。一身的阴狠暴戾,再回到这里带着太子党横行霸道,只手遮天。明面是军工生意,暗里却是走私军火。

  梁圆毕竟是在这种场合混了好几年,别的技能没学会,看人倒是准的很。他眼睛一扫韩妄,心里立刻就下了个结论:这人别碰,死都别碰。

  几人走到里面,之前梁圆放的一首外文歌还没有结束,灯光随着节奏如呼吸一般闪烁,晃得人有点晕眩。

  韩妄坐下,软皮沙发凹陷下去一块。

  “你什么时候来的?”

  梁圆又点了一只细长的薄荷烟,烟嘴是漂亮的翠绿色。他叼着烟,口齿清晰的回答:“一个多月。韩大少爷从别的场子把我挖过来的,一来就做了鸨头。”

  他见韩妄皱了皱眉,轻轻笑起:“不好意思,我糙人一个。口无遮拦,污了三少爷耳目。”

  罗豁坐在旁边看着这两人直犯嘀咕:怎么看怎么觉得气场不对。这时韩妄说话了:“你多大,什么学历?”

  烟身燃到一半,烟灰落在梁圆膝头。他极风骚的挑了挑眉:“二十二,没学历。”

  梁圆有句话没说出来:出来卖的还要什么学历,难不成在床上和客人讲牛顿定律?

  何况,谁又给过自己那种机会,能活着就不错了。

  韩妄淡然的扫了他一眼,看不透是在想什么。他拿起杯子倒了半杯开封了的苦艾,然后将烟灰弹进去,轻轻摇晃混合。

  “你是从万氏那里过来的吧。”

  梁圆笑笑,看着韩妄杯中微微浑浊的酒液:“确实,我原先跟着万夫人做事。五年,也算兢兢业业了。”

  韩妄的手捏紧了冰凉的三角杯:五年。也就是说,他从十七岁开始做这行。

  所谓的高级伴游。丧失尊严和人格,所换来如今的呼风唤雨。

  韩妄又问:“来这里一个多月,感觉这里和万氏比起来如何?”梁圆简直是不假思索,笑:“我这人不说假话,只要有钱,哪都是好的。”

  韩妄忽然轻轻勾起结着冰霜的嘴角,一杯苦艾入腹,杯身已有轻微的裂痕:“你这么说,不怕死吗?”

  梁圆微微笑着,杯中烈酒如一柄利刃杀口。

  我只怕,我会死很久。

  

  韩妄听着房间里自动播放的一首《I will always love you》,扬手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唇边沾着潮湿又刺痛口腔的烟灰,在幽冥蓝色的灯光照映下无比冷艳。

  “明天我和我朋友聚会,你跟我一起去。”

  陈述句不容置喙,梁圆听出面前这人骨子里的专制独裁,想了片刻。终于重新微微笑起,眼角魅惑横生。

  “当然,可以。”


__莳玖°
这里是属于我们的狂欢之地~不管...

这里是属于我们的狂欢之地~不管你属于哪个种族~是人族~是狼族~还是血族~又或是其他种族~来到这儿你就可以尽情狂欢~这里不会有恐惧~不会有蔑视~只有我们之间在这狂欢之地的享受~~~欢迎来自各个种群的朋友~玖在这里等候你们的光临~~~
这里是暗夜狂欢审核群~~~欢迎各位
欢迎加入暗夜狂欢—夜店审核群,群聊号码:281553332
欢迎加入暗夜狂欢—夜店审核群,群聊号码:281553332
欢迎加入暗夜狂欢—夜店审核群,群聊号码:281553332

这里是属于我们的狂欢之地~不管你属于哪个种族~是人族~是狼族~还是血族~又或是其他种族~来到这儿你就可以尽情狂欢~这里不会有恐惧~不会有蔑视~只有我们之间在这狂欢之地的享受~~~欢迎来自各个种群的朋友~玖在这里等候你们的光临~~~
这里是暗夜狂欢审核群~~~欢迎各位
欢迎加入暗夜狂欢—夜店审核群,群聊号码:281553332
欢迎加入暗夜狂欢—夜店审核群,群聊号码:281553332
欢迎加入暗夜狂欢—夜店审核群,群聊号码:28155333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