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emoryfell

6888浏览    18参与
Tsukizaki-月崎

這是些想當認親卡的圖( ´ ▽ ` )ノ
下面還有一個不能看太多的,8/4好之前會看到全部的~ヾ(^∇^)
幼化Horror超可愛(っ^///^)っ
來跟我回家吧!(^ц^ )
@禄貅Burebu

這是些想當認親卡的圖( ´ ▽ ` )ノ
下面還有一個不能看太多的,8/4好之前會看到全部的~ヾ(^∇^)
幼化Horror超可愛(っ^///^)っ
來跟我回家吧!(^ц^ )
@禄貅Burebu

幻星灵羽
画了只baby样的milk!他...

画了只baby样的milk!
他真可爱【捂胸倒下】
@禄貅Burebu

画了只baby样的milk!
他真可爱【捂胸倒下】
@禄貅Burebu

恆音

gtart邂逅篇【第五章】

【gtart!Sans】【自創角Player】【memoryfell sans(牛奶)】【memoryfell papyrus(咖啡)】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五章【溫暖與笑容】

作者:一邊用文虐自己,一邊找PE的gtart求平衡////////
@大肌肌少爷
………………………………………………………………………………

我跟咖啡坐在客廳裡喝茶,驟然地哭喊讓我們盡速放下茶杯,朝長廊倒數第二的房間奔去。

「Player……Player!……嗚……嗚……」牛奶臉上都是淚水,一抬頭發現我,哽咽地哭喊我的名字。

接收記憶是牛奶的專長,即使有些不忍心,不過這孩子有我們所沒有的能...

【gtart!Sans】【自創角Player】【memoryfell sans(牛奶)】【memoryfell papyrus(咖啡)】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五章【溫暖與笑容】

作者:一邊用文虐自己,一邊找PE的gtart求平衡////////
@大肌肌少爷
………………………………………………………………………………

我跟咖啡坐在客廳裡喝茶,驟然地哭喊讓我們盡速放下茶杯,朝長廊倒數第二的房間奔去。

「Player……Player!……嗚……嗚……」牛奶臉上都是淚水,一抬頭發現我,哽咽地哭喊我的名字。

接收記憶是牛奶的專長,即使有些不忍心,不過這孩子有我們所沒有的能力。

「嗚嗯……gtart他……gtart……」牛奶泣不成聲,眼淚一滴滴滾落,看得心疼。

我用手撥去他的淚水,咖啡一臉凝重的陪伴在旁,不過正事在前,想必內心克制著把牛奶抱起來安撫的衝動。

「牛奶可以告訴我嗎?」

「gtart最後的那十天。」我沉重地道。

……………………………………………………………………

看來這地方剩我了。

拍了拍沾染些許灰塵的床,我放鬆身體倒下,瞬間昏迷了。

醒來的第一眼,我注視床頭的電子鬧鐘顯示的日期,才發現足足三天被睡掉了。

我呆愣的坐在床頭,不知道今後如何打算。

還是必須……活下去吧?

…………?

我望著手,恍惚間沒有實感,甚至產生了我是否活著的疑惑。

撇開混沌的思緒,我下樓後打開塵封已久的儲物櫃,勉強吃了點東西。

食物嚐起來沒有味覺的刺激。飲食,成為心裡定義的活下去而產生的行為,僅此而已。

…………

「咳咳……咳啊!咳咳……」

耐不住劇烈的咳嗽而倒在冰冷的地上,深知家裡不會有誰匆忙跑來關心我,也不會有誰伸出一雙手把水遞上。

我卻讓自己咳得撕心裂肺。

直到意外咳出了血,才說服自己去喝一杯水沖淡嘴裡淡淡的鐵屑味。

…………

「好冷…………」

不想說話了,說出來的話只有自己能聽到。

身體在發熱,內部唯獨冷的感受,喜歡上意識朦朧的感覺,也無力走下床吃藥了。

好痛……不……一點也不……

我拉上棉被,掙扎著想好過一些,卻一夜未眠。

放任內心結成凍後再結層更厚實的寒霜覆蓋,對「痛」的感受也漸漸無力。

煎熬的幾天過後,發燒自動好了。

…………

從窗邊眺望,風涼爽得不自覺閉上眼,望向遠處發呆已是平時消耗時間的娛樂。

倒是偶爾吹進窗邊的塵埃不斷提醒我事實,也不至於一直坐在窗邊。

…………

不知道等幾次在夢裡驚醒。

距離上一次醒來是十分鐘的事,再更早之前睡了十五分鐘,這幾天一直重複類似的模式。

內心貪圖真正的休息罷了,卻越睡越累。

汗流浹背的蜷縮在棉被堆裡,夢裡同族間廝殺的悲鳴,那孩子臉上掛著詭異的微笑把刀刃指向了我。

本就沒什麼體力的在生活,被噩夢勒緊心靈逐漸衰弱的精神,沒有一刻活得真實。

我被這份壓力殺死了。

…………

化出的黑刃跟黑槍抵著身體,下一秒隨時都可能用力刺下或扣下板機,卻都放棄了。

同樣是死,不想死得無意義。

…………

難得走出了家裡,我消耗了一些體力瞬移至新家的花園,一片亮麗的黃花依舊開得鮮豔,沒有因曾發生在此處的爭鬥有所改變。

在這裡死去也不賴。

我躺下來,注視隨風擺動的花兒,想像自己化為塵埃與泥土結合,最終成為花的養份。

然而這種平靜溫和的死法不適合我……

花,比較適合用來祭奠……

…………

「G……」這是這麼多天以來再次開口的話,聲音沙啞得不似自己的聲音。

岩漿流淌在地下深處,沒有人員看守的熱域格外的危險。

核心的發明運行著,猛然懷念起以前,G天真分享發明或理論的時候,喋喋不休的神情。

啊……找到了…………

葬身之所會是這裡。
……………………………………………………………………………………

「哈啊……咳……哈…哈啊……」

身體的熱度高得不像話,頭上放置的毛巾失去涼度。我掙扎著想要起身,無力感卻迫使自身躺平。

月光的光芒從窗外投射室內,才在近乎漆黑的房間找到一絲依偎,呼吸上喘不過氣。

發燒嗎?放著不管就好……

沒有準備向誰求助,我輾轉反側的打算陷入昏迷,內心有股其他聲音在反駁這個想法。

好冷……

突然間,房門大力的被打開。

名叫Player的少女衝進來開了燈,站在我面前的她迅速朝空中揮了手,同一時間有個黑色的版面在我眼前憑空展開,上面寫了某種字體。

「畏寒、發燒、感覺減退,還有……嘖……」

默默聽她說了幾句,我發現處於這個角度無法看清上方的字,文字的長度倒沒有如她所唸得那麼少。

她咬緊了下唇停住話語,像在自責似,唇上的咬痕紅得快出血。

「gtart……你等等……我去拿個藥……」她毅然決然的轉過身,大步邁開步伐。

“不要走……”

“留下……”

拉著她風衣的一角,我低聲請求。

……誰都好。

夢境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快逼瘋我,不是短短的十天而是在那環境下讓時間流逝數十年,甚至知曉還有數百年在等著度過……

Player拒絕我也是可以,我不會怪罪她,等察覺我做出什麼的時候,才發覺話語跟行動是自身的脆弱跟不安所致。

對此,並沒有抱有任何期待。

不過……她選擇留下。

……有些半夢半醒,人類的溫度很暖,熟悉的觸感一下子就讓心情冷靜下來,安心得不可思議。

房內有其他人進來過。渾渾噩噩地吃了藥就躺下,毛巾被替換過後重新敷在額頭上。

她……還在旁邊嗎?

我閉著眼無所適從的抬手,傾刻間就被回握住,令人留戀的體溫透過接觸傳來。

聽到啜泣的嗚咽聲,我想去安慰她,可惜我做不到像拍拍她的頭,或是用擁抱安撫她之類的。

況且,那也不是我的作風。

「不……要哭……」聲音微小得近乎聽不到,或是只有我自己聽不太到,五官的感覺一直很模糊。

不過她似乎停止了無意義的哭泣,我心中感慨那人在我第一眼看來就比較適合笑。

雖然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了,不過我喜歡她的笑容。

嗯……還有……

喜歡她帶給我的這份溫度。

幻星灵羽
一杯热牛奶_(:3」∠)_【不...

一杯热牛奶_(:3」∠)_【不敢艾特大大】

一杯热牛奶_(:3」∠)_【不敢艾特大大】

幻星灵羽

P1是ccino!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
P2是milk!他超级可爱!_(:3」∠❀)_【意念唤回大大】
P3是自家孩子

P1是ccino!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
P2是milk!他超级可爱!_(:3」∠❀)_【意念唤回大大】
P3是自家孩子

恆音

gtart邂逅篇【第四章】

【gtart!Sans】【自創角Player】【memoryfell sans(牛奶)】【memoryfell papyrus(咖啡)】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四章【不變與改變】

作者:真想看別人家孩子一步步毀掉自己∪・ω・∪
………………………………………………………………………………

放著gtart不管的話,他很快就會放棄自己。

緩緩地、機械式地吃著食物,除了忽快忽慢的呼吸顯出他有病情以外,很少有多餘帶點人性的動作。

空洞的眼神宛如醒著在作夢的狀態,而且是絕望到難以醒來,甚至拒絕醒來的噩夢。

不過……他還沒完全放棄思考。

至少我認為這點必須要挽救。

我吸了口...

【gtart!Sans】【自創角Player】【memoryfell sans(牛奶)】【memoryfell papyrus(咖啡)】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四章【不變與改變】

作者:真想看別人家孩子一步步毀掉自己∪・ω・∪
………………………………………………………………………………

放著gtart不管的話,他很快就會放棄自己。

緩緩地、機械式地吃著食物,除了忽快忽慢的呼吸顯出他有病情以外,很少有多餘帶點人性的動作。

空洞的眼神宛如醒著在作夢的狀態,而且是絕望到難以醒來,甚至拒絕醒來的噩夢。

不過……他還沒完全放棄思考。

至少我認為這點必須要挽救。

我吸了口氣,以平穩溫和的語調開口:「gtart……自那個地方剩下你,你是怎麼度過的?」

我所能了解的故事只有到這個世界的Frisk跳躍至下個世界線前,剩下的我無法透過【系統】知道。

gtart活下來的近一個月是他的可能性,創作者並未交代清楚發生什麼。

不過只要留在他原本的AU,就算什麼都不做,不管如何都會死。

gtart不離開,會被安排好的命運奪走性命。

gtart轉過頭來望向我,吃完早飯的他把湯匙、叉子回覆原位。

一舉一動太平靜了,平靜到讓人無法從他身上感受生機。

「我……在找倖存者…」

gtart回答得十分簡短,他在一步步抹滅自我。

「找了多久?」

「二十天。」

這個比想像中還久的時間讓我睜大眼睛。

「你平時都在哪裡休息?」

gtart沉默了一會兒,開口:「休息?如果妳指的休息是闔上眼,那應該是有。」

什麼意思?

我皺緊眉,持續追問:「作息正常嗎?至少有好好吃飯吧!?」

「醒來後……繼續找……」

「我只是一直…一直找……找到失去意識為止,再醒來……然後重複……」

gtart的話讓我心都涼了起來。

他試著回想,緩慢的說:「雪町,實驗室、新家,能找的地方都找了,誰都沒能活下來。」

「持續到……我終於確認地域剩我茍活著……」gtart有氣無力的看著我笑,好似他講了個有趣的雙關,而我應該配合著笑。

我查過gtart的狀態。【選單】上顯示的是有些高的hp數值,攻擊跟防禦力也算不錯。

緊急被送來時的hp少得絕望而且還在下降。

0.3hp,每隔一、兩分鐘就在下降0.05的狀態。

神奇的是自從離開那個AU一段時間後,這個狀態持續短暫,hp甚至緩慢回升。

gtart的靈魂屬性是mercy【仁慈】,本身就含有治癒的能力,而相性的魔法能引起共鳴,險險地救回他一條命。除此之外,千真萬確有某種力量在幫他。

直覺告訴我那人消逝已久,徒留了力量給gtart。

「找到~~Player桑了!」

後方傳來熟悉的聲音,我轉過身來,嬌小的身軀抱緊了我。

「牛奶!」

我微微笑向他問好。牛奶甜甜的一笑,隨後他抬頭注意到房間內的另一人,走到了gtart床邊。

「啊……之前一直躺在床上沉睡……叫gtart?」

gtart面對牛奶沒有驚訝的神情,反倒盯著牛奶好一會兒,細聲感嘆:「 好小隻……」

一般來說牛奶見到陌生人都會先保持距離,觀察一陣子後才會慢慢接觸對方,表現得乖巧聰慧。

有事先跟牛奶說明gtart的狀況,倒是不用擔心他們相處的問題。

不過我還沒告訴其他人gtart的存在,目前的狀態也不適合跟他說明這裡一切……凡事都得循序漸進。

gtart抬起了手移到牛奶頭上,手的擺動猶豫不決。

怎麼說呢……

就像某個人想摸野生的小動物,小動物則以純真好奇的眼神跟著他的手搖擺不定,看著挺有趣。

最終gtart把手放到牛奶的頭上,牛奶配合著蹭了蹭,展露滿足的笑容。

gtart的笑容很淺,不過臉上多少帶點情緒。

「身體還好嗎?希望你早日康復……」

gtart面對突如其來的關心不知所措,僵硬地說:「呃…嗯……謝謝你……」

「gtart剛來不久應該還很混亂,不過請放心。這裡的環境安全舒適,而且Player是非常溫柔的人。」

「被說是溫柔的人有些不好意思呢……」我撓撓臉,有些害羞的道。

牛奶見狀,據理力爭說:「欸,可是Player明明超級溫柔!」

天使夠囉!你的話太可愛了!

忍住把牛奶抓起來蹭的衝動,我開口說:「咳……如gtart所見。牛奶是從名為memoryfell的AU來的Sans,稱呼他牛奶就好。」

「memoryfell?AU?」gtart疑惑的望向我,這都在預料之內。

gtart本身沒有很多空間跳躍的概念以及多重宇宙的知識。

我想了一下,稍微向他講解了基礎概念,牛奶則適時幫我補充小細節。

經過一番講述後gtart明白每個宇宙通常有複數以上時間線,還有各式各樣的平行宇宙。

宇宙間會因各式各樣的理由有所交結,不過基本是獨立的個體。

gtart點點頭表示理解,獨自思索著事情,顯得昏昏欲睡。

「今天先這樣吧……牛奶先去客廳等我,我等會兒……」

突然有個聲音打斷我的話。

「sans……找到你了。」

「啊,Boss!」

牛奶被咖啡輕易抱了起來,咖啡也注意到我跟gtart,對他來說陌生的訪客讓他疑惑的歪了頭,瞥向我。

「你……」

咖啡的出現讓gtart的空洞的眼神如一盞明燈亮了起來,雖然只有如同煙火短暫的一瞬。

「不、不對,你不是他……」他注視著咖啡,咬緊了牙,吐露悲傷的話語。

咖啡對這類事情很有經驗,他清楚gtart把他看成了某個很像他的人,面無表情。

「抱歉,我累了。」gtart陰沉的說,背對我們蓋上被子。

見狀,我有禮的請他們出去,關上了燈。

我們看過無數次相似的場景,早已習慣了。

不過,心痛的感覺一直沒變。

追寻青鸟
第一次知道heavenfell...

第一次知道heavenfell馒头有一米八的时候我笑了好久…(*你可能有什么毛病

第一次知道heavenfell馒头有一米八的时候我笑了好久…(*你可能有什么毛病

恆音

【煙火綻放之時 上】

《煙火綻放之時 上》

自創文Undersystem

【全員向】

【Player世界外之人】【killer!Sans】【FF(fellfaith)】【Faith】【G!Ink】【G!Error】【咖啡 mf!papyrus】【牛奶 mf!Sans】

#System組織全員
#Player世界外之人
…………………………………………………………………………

位於某個宇宙的時間線。

這個世界在這時間線中,人類幾乎接受怪物的存在。

怪物在多個國家中獲得人身保障、相關福利,和人類一樣行使公民應有的權利。

剛開始的反對聲浪在怪物大使以及怪物的努力下,風波從高漲到漸漸的平息,花了多年的努力。...

《煙火綻放之時 上》

自創文Undersystem

【全員向】

【Player世界外之人】【killer!Sans】【FF(fellfaith)】【Faith】【G!Ink】【G!Error】【咖啡 mf!papyrus】【牛奶 mf!Sans】

#System組織全員
#Player世界外之人
…………………………………………………………………………

位於某個宇宙的時間線。

這個世界在這時間線中,人類幾乎接受怪物的存在。

怪物在多個國家中獲得人身保障、相關福利,和人類一樣行使公民應有的權利。

剛開始的反對聲浪在怪物大使以及怪物的努力下,風波從高漲到漸漸的平息,花了多年的努力。

有色的眼光不在,大家看待怪物已如同家人般,是個充滿溫暖的世界。

「真和平呢……」

FF率先發出感慨,他去過的地方沒少過蝴蝶的存在,至少這個世界會圍繞他的蝴蝶,一隻也沒看著。

他穿着紅黑兩色的浴衣,以黑為底的布料繡上紅色的蝴蝶,襯托出FF本身凌厲且出眾的氣質,像彼岸花般美艷,卻同時象徵死亡。

「旅遊的話就要來熱鬧又平和的地方,不是嗎?」G!Ink笑了一下,穿著紫色浴衣的他得體的笑了一下,和它手上的優雅的扇子相配,引來不少女性的注視。

「第一次穿浴衣,異世界的傳統果然很特別呢~」Faith腳踏木屐轉了一圈,欣賞浴衣飄逸的感覺,同時重心不穩往旁倒。

「糟糕……」Faith已經能想出他倒下去的狼狽樣。

「小心。」一個微小的聲音說道,運用高大的身體優勢單手把Faith整個人扶正。

Faith回過頭看向來者,欣喜的說:「謝啦,咖啡。」

咖啡點了點頭,躲在他後方的牛奶冒出一個頭,朝Faith悄悄揮了揮手。

「你也好阿,牛奶。」Faith蹲下來揮了揮手,在他看來牛奶小小隻的,格外需要照顧。

G!Error撇了撇嘴,掃了在場的人一眼後,自顧自的臉紅說:「哼…要不是聽說是那個人正式的邀請,我才不會來呢……」

Faith默默靠近G!ink,問道:「Player不是很簡單的傳個簡訊說大家要一起去而已嗎……」

G!Ink老師一副高深莫測的說:「嘛,同一件事對不同的人有不一樣的想法吧……」

「原來是這樣啊。」Faith有所理解的道。

兩人相視,愉快的笑了出來,望著G!Error的眼神無比之欣然。

為什麼他們看我的表情這麼微妙,G!Error抽著嘴角,把視線放在了別的方向。

「啊……女主角到了呢……」G!Ink眼角瞄到一個身影,順口的說了出來。

黑長髮盤了起來,頭上綁著七色花的頭飾。Player東方人的面孔本身就很適合這樣的穿法,亭亭玉立得仿佛從水墨畫中走出來。

「呦西!Player小隊衝喔!」Player拿出十足的活力喊出了話,瞬間把出場的唯美氣氛破壞得一乾二淨。

反觀,在場的男士們非常有默契的在想同一件事。

【第一次看這人穿除了風衣以外的衣物。】

「沒想到妳這樣也挺……好看的。」來自G!Error的傲嬌發言。

「Player看上去很美喔!」來自Faith的真誠讚美。

「深藍很適合佳人……」G!Ink富含深意的點點頭表示滿意。

咖啡跟牛奶同步,手指比出滿分10分。

「喔。」來自FF的感嘆。

「FF還是那麼不坦率呢,明明Player如此奪人眼目……」G!Ink嘿嘿兩聲挪揄FF,手正壓往他的頭上。

「不就換了一身衣服嗎,有什麼好看的……」FF躲開了G!Ink的襲擊。正眼看向Player。

很適合她……應該說往好的方向……成長了那麼一點。

「謝謝。」Player看著FF笑了出來。

謝啥?

全場無數的眼睛盯著他瞧,FF被看得心裡發毛,幹嘛視線都集中到他的方向。

「哥們~你都把心裡話講出來了。」Faith
拍拍他的肩膀,面露善意的提醒他。

…………幹!

「傲嬌本性不改啊FF~」G!Ink笑得一臉燦爛,FF面露青筋握緊拳頭,倒是想一拳打掉那個笑臉。

看大家吵吵鬧鬧,Player平和的微笑著,享受當下無比和樂的氣氛。

「挺熱鬧的嘛,我是不是很順手的“殺”了氣氛?」

一把刀子架往Player脖子上,咖啡跟FF最先反應過來。

骨刺搶先擋住,為Player作出防禦。FF拔出劍來,劍在月色照耀下反射出冷酷的光線,直指來者。

「Sans?」Player面對突發的危險無動於衷,平和的笑了起來,好似威脅她的是塑膠模具。

「哼……好一陣子沒看見妳了……」killer親暱的蹭了上去,有意的在跟對方撒嬌。

FF不爽的瞇起眼睛,其餘幾位男士也擺出各種微妙的表情。

「嘿~~大家。沒記錯的話,killer先生現在是第一模式吧?」G!Ink拍了拍手,打圓場道,試圖把緊繃的氛圍化解。

「是啊,今天就一起開心的玩嘛!」Faith跳了起來,用手扯了扯FF的袖口。

咖啡還有些顧忌,但Player一個眼神遞了過去,很快就收手了。

至於FF……

「過來!」FF叫了一聲,也不等Player反應,直接把人拉往他的方向。

「呵……」killer有些挑畔的笑著,將刀子收回口袋,配合的加入團體之中。

Player無奈的看所有人安定下來,一群人以她帶頭,十分搶眼的帶往廟會攤位。

趁大家不注意時,G!Error悄悄把他的手派了出去……

攤位的老闆嚇了一跳,兩隻手飛至他的面前,轉了轉,其中一隻手指示它要買的東西,另一手攤開打算付出錢。

老闆幾個月前也幫一位骷髏和一個可愛的女孩作過可麗餅,怪物對他而言好比親切的外國人,彼此間沒有任何隔閡。

「兄弟,拿好啊!」遞過去後,他跟另外一隻手擊掌,看著那雙手慢慢飛走。

「小孩子都喜歡吃冰糖蘋果……」老闆爽快的擦擦汗,再次充滿活力的叫賣著。

…………

「給我的?」G!Ink歪著頭指指自己。

「才不是特別給你的!只是那看上去好像童話故事裡的毒蘋果,想試試能不能毒死你。」G!Error彆扭的道,羞紅了臉別過頭去。

G!Ink愣愣地,拿著遞來的冰糖蘋果。

G!Error不坦率的說:「趕快吃啦!而且,我又不喜歡甜死人的食物。」

「那我恭敬不如從命囉~」G!Ink心裡叫那一個暖字。

他們家不成熟的黑包子會為他著想欸,有什麼比這感動~

meilianjianren
我个渣画的馒头永远都画不像…但...

我个渣画的馒头永远都画不像…但是大大的au真的很棒qvq咱也很喜欢这只牛奶… @禄貅Burebu

我个渣画的馒头永远都画不像…但是大大的au真的很棒qvq咱也很喜欢这只牛奶… @禄貅Burebu

洛泅伊凛。

超喜欢这个au!!!
偷偷发一下上课的摸鱼www
p1是铅笔糊的黑白版,因为身边没有彩色的笔(。)画不出牛奶万分之一的可爱!
p2p3是偷摸摸写的花体x字丑求不嫌弃

超喜欢这个au!!!
偷偷发一下上课的摸鱼www
p1是铅笔糊的黑白版,因为身边没有彩色的笔(。)画不出牛奶万分之一的可爱!
p2p3是偷摸摸写的花体x字丑求不嫌弃

LS

死无翻身之地的画技。想要放弃掉这张稿子重头再来的冲动=/

死无翻身之地的画技。想要放弃掉这张稿子重头再来的冲动=/

果冻晶

p1mf衫

p2貌似是两个月前画的西部莓

突然发现自己有进步感觉贼哈皮jhdsfakfadfafwa

p1mf衫

p2貌似是两个月前画的西部莓

突然发现自己有进步感觉贼哈皮jhdsfakfadfafwa

恆音

MF 同人文章(短文)

【消失的世界】

文章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最近好累www 在弄一些東西
(嘿嘿~~(敬請期待???

這個短文致敬產高級糧的Burebu萌物www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可以看到、感覺到那些並未發生在我身上的「我」的事。

我共感了「他們」的記憶、經歷的快樂、失去的痛苦。

那些畫面、那些聲音、那些記憶--全部,不屬於我。

然而,殘留在思想的痕跡比任何事物來得深刻,痛覺真實得彷彿一把利刃刻劃在靈魂深處。

那些歷歷在目的畫面是實際發生過的。

有關於「多重宇宙」的「我」的記憶。

………………………………………………...

【消失的世界】

文章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最近好累www 在弄一些東西
(嘿嘿~~(敬請期待???

這個短文致敬產高級糧的Burebu萌物www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可以看到、感覺到那些並未發生在我身上的「我」的事。

我共感了「他們」的記憶、經歷的快樂、失去的痛苦。

那些畫面、那些聲音、那些記憶--全部,不屬於我。

然而,殘留在思想的痕跡比任何事物來得深刻,痛覺真實得彷彿一把利刃刻劃在靈魂深處。

那些歷歷在目的畫面是實際發生過的。

有關於「多重宇宙」的「我」的記憶。

………………………………………………………………………

「Boss……」

在晚上哭醒,不假思索地離開房間找他,這是我以往無數次作惡夢後的習慣。

走下冰涼的樓梯,毫不猶豫的朝發沙的方向望去。

果然,Boss在我每次找他時都是醒著。

手上拿著書喝著很香的咖啡,在第一眼瞧到我時,立刻闔上書本。

Sans很喜歡咖啡的味道,因為那個味道很好聞,而且是Boss偶爾會殘留在身上的味道。

雖然比起苦中帶甜的咖啡,他還是比較喜歡特調的甜味牛奶。

當然,真相是自家兄弟平常喝的是全苦的黑咖啡,Sans在他完善的保護傘下一概不知。

「又一次?」Boss把他抱在膝蓋上,任由Sans將眼淚蹭在他的橘毛衣上。

「噩夢……」Sans好不容易將臉上眼淚擦乾,但一想到夢中的場景,他又落下兩行淚水,好不可憐。

「Boss……他們…他們全都…全都…嗚……嗚哇…。」消失了

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世界一個個被消滅的事實。

他很害怕,害怕得不敢說出口,他很擔憂他所在的世界會成為其中一個案例。

在眾多的世界中--不被記得、消失的世界。

【Sad Story ?】

狂伶
随手画了一下长大的牛奶相关……...

随手画了一下长大的牛奶相关……把咖啡搞崩溃相当有趣wwwww(划掉)

memoryfell属于 @禄貅Burebu

随手画了一下长大的牛奶相关……把咖啡搞崩溃相当有趣wwwww(划掉)

memoryfell属于 @禄貅Burebu

芋斗.

*手繪注意。

*占TAG致歉。

每天摸個醜醜的小魚真開心(…)

Palyer!Sans真是好帥好可愛的…,然後MF的衫也好可愛啊!!!!啊!!!!!!最後一P是閒的沒事干才畫的x別在意xxxx。

3P的那個MFsans是…是……幻想著咖啡被殺了后的樣【。】好了就這樣,這是個超醜的摸魚er。

*手繪注意。

*占TAG致歉。

每天摸個醜醜的小魚真開心(…)

Palyer!Sans真是好帥好可愛的…,然後MF的衫也好可愛啊!!!!啊!!!!!!最後一P是閒的沒事干才畫的x別在意xxxx。

3P的那個MFsans是…是……幻想著咖啡被殺了后的樣【。】好了就這樣,這是個超醜的摸魚er。

蓝调乐bules♪

 @禄貅Burebu 

↑我问了那人MemoryFell是否是Ta的AU后那人的回答

不行了

我好气啊[.

想骂人顺便和女儿混合双打[[。

你看这货搞事都搞到汤上了.jpg

有能力的上汤上去怼这个湾湾谢谢。[友善的眼神

以及别问我为什么给抄袭狗取这个名字.jif

P3为原作者的话……再次摸摸禄貅´・ω・`

 @禄貅Burebu 

↑我问了那人MemoryFell是否是Ta的AU后那人的回答

不行了

我好气啊[.

想骂人顺便和女儿混合双打[[。

你看这货搞事都搞到汤上了.jpg

有能力的上汤上去怼这个湾湾谢谢。[友善的眼神

以及别问我为什么给抄袭狗取这个名字.jif

P3为原作者的话……再次摸摸禄貅´・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