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ikelangelo loconte

11.5万浏览    2676参与
安魂康塔塔

去看看这个吧

/有大量自我理解的Flomi/


突然想推个本,是 @辛夷枝上猫头鹰 老师的我曾知你甚深。


没什么就去读读i used to know u so well吧。


读它的时候是在特别无助的时间,猫头鹰太是个很坏的作者,你看一点,以为这是甜的,越看越发现,一切不过是回忆本身的触不可及在作怪,仅此而已。


人说人生如戏。如果真是那样那岂不是太好?


是的。


两个人是那种看上去很合拍的,很互补的,一看到对方就会crash的。但是给他们带来他们彼此相爱的东西也是使他们分崩离析的东西。对于彼此的深知,对于心照不宣的照应,对于沉沦或者飞升的默契,情愫和甜美,这...

/有大量自我理解的Flomi/


突然想推个本,是 @辛夷枝上猫头鹰 老师的我曾知你甚深。


没什么就去读读i used to know u so well吧。


读它的时候是在特别无助的时间,猫头鹰太是个很坏的作者,你看一点,以为这是甜的,越看越发现,一切不过是回忆本身的触不可及在作怪,仅此而已。


人说人生如戏。如果真是那样那岂不是太好?


是的。


两个人是那种看上去很合拍的,很互补的,一看到对方就会crash的。但是给他们带来他们彼此相爱的东西也是使他们分崩离析的东西。对于彼此的深知,对于心照不宣的照应,对于沉沦或者飞升的默契,情愫和甜美,这些都成为了他们最后伤害彼此,为心之所爱留下伤痕的根本。


“我曾知你甚深”,光是这个标题,我就深沉地感受到了他们。事实上,如果一定要说Miflo之间完全没有点什么,我是不信的。至少那种牵绊和独一无二的友谊(又大概可称作情谊)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吧。


猫头鹰太说Flo是那种长情起来很长情,绝情起来很绝情的。真的到点子上了。Flo遇到米的时候是刚刚起飞之时。而米呢,在天上飘着,想要某人可以握握他手或者什么的。看的出来,他们是无比无比相似,无比无比合拍,但是又是极其矛盾的存在。关于笑的描写那里,我无限觉得猫头鹰太太是对的。在演莫扎特之前,Mikele似乎从来没有像米扎那样笑过,然后我下意识意识到,米每一次主动寻求Flo的接触的时候总是会露出米扎特的神态,担当米沉浸在Mikele本身的难受或者不适时Florent会上前。


文中的Flo和米都脱离不开自己的角色,最终一个人昂首向前走去了未来,一个默默渴望回到过去。猫头鹰太笔下的miflo是完完全全我脑子他们的样子。一方面感觉到Flo是个倔强的人,绝情起来就是绝,投身去享受了家庭和那部新剧。米呢,他想要,可是他努力不到点子上。毕竟,flo滑翔的时候是快速的,他把每一个人当作风景。大概也是风华正茂之际。再需要的人,再渴望的东西,再留恋的时光不过也只是风景,可能会让他难受一阵子,但是不足以让他停下。而米则是个沉默的怀旧主义。他在所有人像前飞翔的同时会沉默的望向过去,毕竟是年长者,也是会更多的回忆过去吧。但当所有人都向前时他还在怀念着,似乎就好像只是一个人在企图抓住过去而被世界所抛弃了。


最后很心伤,特别是看到那么多的“假如他——”,似乎觉得意犹未尽,又遗憾万分。看着看着他们笑,我就哭了。在一段很艰难的时期里,我几乎可以感觉到Mikele对此轻柔的疼痛(当然我不及千分之一),他们越笑,我越难过。心里想着他要是怎么怎么样,结局就会是怎么怎么样了。


但是一切都已是注定了。人生毕竟不如戏,你我最终还得分离。


一个晚上失眠后,突然感受到最美好的不是他们已经发生了什么,而是他们可能发生什么的那些时刻。大概说到底,不管重来多少次Flo还是会有着完好的自制力,Mikele还是会默默承受着。大概也就是这样的遗憾,猫头鹰太把它们呈现给了现在的我们吧。


“Florent遣散萨列里就不再召回。”


这句话狠狠扎进我心里了。


两个曾经如此亲密的人,一个遣散了过去,一个承受了过去。慢慢离开,分崩离析,从彼此的生活中抽离。想象不出他们是如何面对的。我更想不出Mikele是如何忍受那种永远不会消失的伤痛(不管是在文字里还是现实里)。那段时光,摇滚Mor,大概也留给了他们不可磨灭去的印记,不知道是伤害还是爱抚。


但愿人生能如戏吧,至少像一点,能让我们有一点点借口靠近。不要是无情的现实,就这样把该遣散的遣散了。


最后,谢谢猫头鹰老师。祝您生活愉快。也祝二位幸福吧。

Deer_White

♪Vivre à en crever✰

哇,我爱星幻膜( ᵒ̴̶̷̥́ωᵒ̴̶̷̣̥̀ )

♪Vivre à en crever✰

哇,我爱星幻膜( ᵒ̴̶̷̥́ωᵒ̴̶̷̣̥̀ )

安魂康塔塔

【米flo米】而鹦鹉被煮死在玫瑰丛中C1-C2

而鹦鹉被煮死在玫瑰丛中 

/丧期写着的复建作品

/包含了大量个人对于Miflo相处模式的理解

/题目的诞生是因为想到Mikele就想到鹦鹉和玫瑰 他们在一起的气氛就像一只在运作的锅 温暖又难以透气  和而河马没什么关系

/愿人生不止如戏。如真是这样那可就好了。


爱,始于自我欺骗,终于欺骗他人,这就是所谓的浪漫。*


C1.

出门。睡觉。瞎晃。等死。

胃钝痛。Mikelangelo·Loconte看到一个彩绘的瓷糖罐,那时候他扛着一根法棍,一边走一边想要不要把它切开塞黄桃和白巧克力,或者抹蒜油咸口吃。

他寻思要不要买。那个凸起花纹...

而鹦鹉被煮死在玫瑰丛中 

/丧期写着的复建作品

/包含了大量个人对于Miflo相处模式的理解

/题目的诞生是因为想到Mikele就想到鹦鹉和玫瑰 他们在一起的气氛就像一只在运作的锅 温暖又难以透气  和而河马没什么关系

/愿人生不止如戏。如真是这样那可就好了。




爱,始于自我欺骗,终于欺骗他人,这就是所谓的浪漫。*


C1.

出门。睡觉。瞎晃。等死。

胃钝痛。Mikelangelo·Loconte看到一个彩绘的瓷糖罐,那时候他扛着一根法棍,一边走一边想要不要把它切开塞黄桃和白巧克力,或者抹蒜油咸口吃。

他寻思要不要买。那个凸起花纹上的小天使没羞没臊地光着屁股,白晃晃一片。算了。Mikele觉得Florent会嘲笑他,也预知到了它碎成一片一片的结局。

继续走。

Mikele把那根法棍捏得咔吧响,碎屑落到他的指甲上。那条长长的面包还是温的。如果掰开可以听到清脆的声响,里面柔软又充满空气,像深海那样层层包裹企图绞死那些易变形的面包芯。来丛罗勒叶,一碗番茄汤,里面搅满碎肉,再来一支红色的蜡烛和一朵破破烂烂的玫瑰。他把那根长长的面包丢在茶几上,无意识地嘟囔着,也许是关于菜谱,也许是关于那个人要回来的事实。

Mikele躺下来把一件大衣拽到胸口。天挺冷的但是他没有让自己暖和起来的打算。Mikelangelo蜷缩在硬邦邦的沙发上,露在外面的肩膀像冰块一样凉。他安静地微微发抖,没开暖气也没去床上拿被子。客厅又空,又冷,又安静。秒针吱吱怪叫,张大了嘴巴碾过Mikele的胸口,他面无表情地呼吸着。


10AM。Florent·Mothe裹紧了外套,吸进了点烟尘,吭吭地咳。

车站的灯不留下多少了,若离若即。冷冽的空气里是每一个行人无法抹去留下的故事和味道。Florent往前走直到他看到了那个同路灯一样沉默的人。穿短靴和丝袜的两个女孩一松手,摔了一地橘子。他沉默地望着他,他看到Mikelangelo木木地笑,垂目于满地圆橘,还有两个女孩干干净净的黑漆皮靴,只把目光在他疲惫不堪的双眼中停留了几乎消逝的0.01sec。

Florent相信Mikele今天一定很漂亮。他看到Mikele闭上眼睛的时候睫毛还有脸颊两侧亮晶晶的。淡黄色的光泽在他的肩上柔软地盖上一层纱。那几缕头发倔强地立着,涂添阴郁。Mikele能想象Florent会怎样。那双年轻又有力的手会握紧箱子的把手,那双眼睛对谁包括他都会甜蜜又温柔,或者还带着软绵绵的困意。他比谁都清楚那些柔软外表下是怎样的灵魂。倔强、热烈,又是冷酷。一个橘子滚向路灯边,轻轻撞上了了他的脚,他说了句抱歉。然后闭口不谈。

Florent越走越近,近在咫尺。Mikele看着他,从背头到干干净净的袜和鞋。

他没有奢求一个拥抱,也没有手指与手指相碰。他不想笑,甚至只是扯扯嘴角。对面服装店的假人滑稽地靠在架子上,陶瓷腿上的肉色尼龙丝袜被退下了一半。Mikele气恼得很,没有为什么,但对于生气他也太疲惫。

Florent什么也没得到。但他仿佛也置身于柔软的疲惫,鼻腔和脑黏膜包裹满了那只鹦鹉身上For Her的味道。


街上静悄悄,逼死人的沉默填满两个人参差的空袭。冷空气过肺,Mikele胃一抽一抽。冷风一片一片进去,一刀一刀割他的胃囊。他在前面走,还固执地接过Florent的行李。跟在后面的男人背着吉他,它哐哐响。冷寂使此刻街上除了流浪汉的两人眨者眼睛,脚跟一顿一顿地疼。

“我准备了晚餐。”Mikele说,“法棍。”他推开了公寓的门。黑漆漆的,像一张微微等待着什么长大来的嘴。格外的安静,除了楼底下下三滥伦理剧的该死噪声,像肥皂泡一样升上来令人恐惧又烦闷的在地板下方爆破。

“好极了。”Florent舒了口气,显然他的眼睛也习惯了黑暗。长途列车和混乱的奔波使的Florent肚子空空,疲惫不堪,似乎再眨一下眼睛他就会睡去。像之前的每一次,他还没坐下就想抓起盘子,没开灯,突然磕到了脚,桌子尖酸地嘲笑他,盘子尖利地应和着,冷嘲热讽,Florent呆在原地,Mikele被他吓了一跳。

“啊……对不起……我换了张桌子。”Mikele嗫嚅着说。

“不不不,没事!”Florent急忙解释,“是我自己没小心。”

他猛然停了下来。不再是他所熟悉的黑暗,不再是闭着眼走完的路,仿佛一只怪兽乖戾地沉睡在黑暗中,毛发疯狂地生长,淹没Florent,扭进他的指缝。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五年能改变太多东西,如果一切不是他们相识就已熟识的那也是理所当然。但Florent还是怔了一怔,他无数次这样熟练地走进黑暗,边走边吃,但是一晃就这样过去了五年,甚至还是八年?他总是晚,有时候是晚了几分钟,几小时,几天或者好几年。某些时候某些人满心欢喜和祈祷在等着的人总是无法准时回家。

Mikelangelo把那束玫瑰推到旁边,也许明天它就会破破烂烂地躺在垃圾桶里。他用手拢着火柴,点燃了那只蜡烛,冰冷的黑暗和像毛虫一样爬过头皮的电视剧噪声毁了本该浪漫的气氛,只剩下了冷寂。


“欢迎回家。”Mikele把它说得像一声叹息。

“Bien.”五年如一日,Florent说,“谢谢。”


C2.

“你睡我房间。”Mikele说,“我睡沙发,有事叫我。”

他换了灯泡,又换了被子,Florent想。新的那床被子弄得周围充斥着家具店又浓又怪的香味。

Mikele的房间很昏暗,这是他一贯的风格。窄脚,置在案上的梳妆镜上贴着一大堆东西。有张照片,Florent认出是和Merwan、Solal和Dove一起的。还有三四张他们二人的合照,其中一张已经被撕成三片又粘回一起,Mikele的脸挤着一道丑陋的裂痕。边上用口红描了“Cocozar&Flow”还有“操”。眼线笔和刷子绞在一起;瓶瓶罐罐被扫到一边,彩妆饼和粉末罐没合上盖子,稀稀拉拉洒在台子上。For Her倒了,斜在扁平子中央。橘子香氛、彩妆粉末和新被子的味道混成一团。

Florent翻开床单,知道了床还是旧床。上面刻着“Flow——!!”还有他接着不甘示弱刻上去的Cocozar。曾经床板上布满的“操你妈florent”和“操回去Mikele”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污言秽语,事实上并未完全消失,只是在他离开的日子里被Mikele擦得发白,只留下了灰色的印子。口红、唇印、吻痕,还有一条爪印,是内马尔的,贯穿了床板上的全部伤痕。他们酩酊大醉后就打开手电,趴在上面,蜷在床底,把眼线笔和粉末抹在不堪重负的床板上,Mikele一边写写画画,一边叨叨道:“操操操操操。”Florent感到了Mikele在清洗它们时的绝望。他抹不干净那些东西,它们已经变成了丑陋又盘踞着的伤痕,永远在他们心里留下了痕迹。

Florent往后退了两步,关了灯,球鞋被甩走,倒头就睡。没有曾经的回忆,Mikelangelo的气味拥抱他。镜子一角一片荧光色的星星墙纸,一丝仅剩的Mikele的味道在化妆品的化学甜味中苟延残喘。


熟悉的僵硬和酸痛。

Florent是先右脚着地的,脚趾头连同脚掌传来刺痛。脖子一边硬邦邦,感觉肩膀不一样高。他揉着眼睛,另一只手向后探去摸到床头柜。手指被冰了。

很久以前他醒来会摸到某人的肩膀,再立刻爬上床把刚刚踢掉的被子严严实实盖回Mikelangelo的肩上。Mikele的头发乖乖地贴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软绵绵的。通常Florent会打算着睡回笼觉,缩回两人共同的一床被子里,听着Mikele均匀地呼吸。意大利人喜欢沉睡在他的左侧,胸膛缓慢地起伏,像一头狭长的鲸鱼。

回忆没有意义了。Florent单独着过了太多的夜晚,经感受不到生理上的痛苦,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肘边少了人。

他深深陷进那张床里,盖着灰色的被子边上没有躺着Mikele。他感觉床单在抚慰他的脚趾,而自己则像块黄油,无休无止地在温暖中融化下去。

真真正正地起床后,酸痛还是没有放过他,被抚慰的脚趾在几秒钟内又回到原样。他趿着拖鞋往逛到客厅,“啪嗒啪嗒”趿来趿去。Mikele刚弄好的早餐端端正正地被摆在桌上。半块二次烘烤的法棍切片,一片白巧克力和一只白煮蛋。

那只蛋躺在蛋杯里。通常那里面是蒸蛋或者溏心蛋。第一次Florent吃溏心蛋的时候,他把半个蛋壳都“完美”地敲进了蛋白里。白煮蛋毫无压力。Florent把蛋壳一圈圈撕下来丢进杯里,迅速解决掉了所有东西,巧克力融化在他的舌尖,面包屑,让他喉咙痒痒。

他回头,看到Mikelangelo背对着他,盯着空无一物的word文档,于是Florent也一起盯着看,那个光标同频闪来闪去,Florent莫名其妙地和他一起发呆。

“Mikele?”

“Hum?”Mikelangelo好像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转过来,他戴着那副黑框眼镜,屏幕照得他的脸惨白惨白,颧骨下是一片阴影。Mikele不笑时显得很阴郁。时间过去太久,Florent不再能分清他生气和疑惑的间隙。

背向他的那人轻轻叹了口气,苍白无力的手指在膝盖上敲出La vie en rose,然后他提起Florent的笔记本包,陪他出门,到车站,上地铁。

Florent记得他带Mikele第一次坐遍法国地铁的时候Mikele像只麻雀一样喋喋不休,一个个站台指过去高兴地发表长篇大论。事后Florent提起,他说来法国之前看了一本书讲巴黎地铁站的故事。没过多久Florent也去买了这本书,结果到现在放着吃灰消失了,只记得连塑封纸都没拆。

他们俩安安静静地坐在相邻的位置上,Mikele把包放在双臂之间低头沉思着。他们不近不远。车厢小小晃一下,双肘就会相碰。一个男孩缩在角落中大嚼口香糖,不厌其烦地吹着泡泡。一个女人在角落里拆早上没拆好的卷发,克制地咬住嘴唇,仅仅把扯头发的疼痛表现在眉毛之间。巨幅海报镶在墙里。上面的女人看起来跟幸福的样子,愚蠢的双线字遮住了她的胸部,她搂着着三个小孩和一条狗。

到站了,Mikele和Florent跨出地铁,液压门在身后缓缓合上。

他恍惚地盯着他往前走去。上下晃动的肩膀和前后移动的双腿,当然还有那双持过无数支烟的手仿佛点燃了他执着于联想的回忆,颠来复去。

Florent往前走去,Mikelangelo呆在原地。

他自问,是不是事事都该如此。



*——来自王尔德先生

斐人不是地球人
我真的画了一年米开来😂😂?...

我真的画了一年米开来😂😂😂

(就不打总结tag丢人了(如果必须打的话我再加上……

我真的画了一年米开来😂😂😂

(就不打总结tag丢人了(如果必须打的话我再加上……

人形自走少女空
Are you going t...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三土惹

清相机内存导出来了米con录的几个视频 

av78865809

都不完整 凑合着看

清相机内存导出来了米con录的几个视频 

av78865809

都不完整 凑合着看

Deer_White

cp25预告之——法扎莫萨吧唧&透卡

两天摊位:W3馆 c66

预售看这里

cp25预告之——法扎莫萨吧唧&透卡

两天摊位:W3馆 c66

预售看这里

Dr AcR0🐋
脑叶公司paro的米扎特(?

脑叶公司paro的米扎特(?

脑叶公司paro的米扎特(?

安魂康塔塔

给Mkl的生贺

自己写的歌 画的画

给Mkl的生贺

自己写的歌 画的画

FishMo中粜
生日快樂喲喲 隨便放一放xdd...

生日快樂喲喲 隨便放一放xdd
(瑟圖博主絲毫不會搞健全圖)

生日快樂喲喲 隨便放一放xdd
(瑟圖博主絲毫不會搞健全圖)

三土惹
我已经没那个冲劲儿了 今年就参...

我已经没那个冲劲儿了

今年就参了个老米生贺曲企划 画了(一点也不像的)立绘


祝他生日快乐 以后也好好的

我已经没那个冲劲儿了

今年就参了个老米生贺曲企划 画了(一点也不像的)立绘


祝他生日快乐 以后也好好的

洨光
結果還是畫了 生日快樂呀⋯!

結果還是畫了 生日快樂呀⋯!

結果還是畫了 生日快樂呀⋯!

斐人不是地球人
米开来生日快乐!!请让年轮中的...

米开来生日快乐!!请让年轮中的画面更加丰富吧(??)
什么时候才能在年轮中画上专辑呢(嗯???)

这里放一个有点不一样(?)的版本8 点开或许会看到不同(?)

(dbq只能用这个图划水了😅dbq好久没画画了我惭愧!等我忙完了再好好画画补(fu)一(jian)补…
以及这个fafh手书…链接在这就不开新的啦→https://b23.tv/av76532686

米开来生日快乐!!请让年轮中的画面更加丰富吧(??)
什么时候才能在年轮中画上专辑呢(嗯???)

这里放一个有点不一样(?)的版本8 点开或许会看到不同(?)

(dbq只能用这个图划水了😅dbq好久没画画了我惭愧!等我忙完了再好好画画补(fu)一(jian)补…
以及这个fafh手书…链接在这就不开新的啦→https://b23.tv/av76532686

VoxInDeserto
呃呃没文案了() 今天都没碰手...

呃呃没文案了()

今天都没碰手机所以在空间定时说说发了lof没赶上第一时间()

反正就 米开来生日快乐!!入音乐剧坑也快两年了!!!!

呃呃没文案了()

今天都没碰手机所以在空间定时说说发了lof没赶上第一时间()

反正就 米开来生日快乐!!入音乐剧坑也快两年了!!!!

银斯基Ginsky
之前被约的给米老师庆生的稿!祝...

之前被约的给米老师庆生的稿!祝星星生日快乐,长命百岁!!【我在说什么】

之前被约的给米老师庆生的稿!祝星星生日快乐,长命百岁!!【我在说什么】

紫音恍惚人
我的星星 生日快乐 its y...

我的星星 生日快乐

its your big day

and also his big day

我的星星 生日快乐

its your big day

and also his big day

宁静海教堂

迈入第三个年头,爱他,他存在于世,我还能看到他就是最美好的事情。

奇怪的赛博朋克和阿三以及佛教风,天真的觉得自己一个月能画完,结果连上色都没有。(俺太弱了.jpg

迈入第三个年头,爱他,他存在于世,我还能看到他就是最美好的事情。

奇怪的赛博朋克和阿三以及佛教风,天真的觉得自己一个月能画完,结果连上色都没有。(俺太弱了.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