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inecraft

5548.6万浏览    21546参与
脱氧核糖核酸x
今天去看了一下《破碎》的预告片...

今天去看了一下《破碎》的预告片
然后看到了Stella手上拿着一个下界之星
然后就有了以下猜想:
你看《Ender wish》中舞者不是在主世界遇到了Rain和Stella嘛?
然后我猜Rain和Stella会去末地打DL
又因为下界之星是被DL吸收了啊
那Stella手上有下界之星的原因大概是……
DL最后被杀死了
当然我更希望他能够好好的
因为之前被Stella杀死的Blackbone的那个惨样如果放到DL身上的话……
好吧我猜应该会有一堆人在弹幕里刷“解气”或“干得漂亮”之类的话吧
语序乱的不行,不知道你们看得懂不
以上纯属个人猜想啊
别当真啊

今天去看了一下《破碎》的预告片
然后看到了Stella手上拿着一个下界之星
然后就有了以下猜想:
你看《Ender wish》中舞者不是在主世界遇到了Rain和Stella嘛?
然后我猜Rain和Stella会去末地打DL
又因为下界之星是被DL吸收了啊
那Stella手上有下界之星的原因大概是……
DL最后被杀死了
当然我更希望他能够好好的
因为之前被Stella杀死的Blackbone的那个惨样如果放到DL身上的话……
好吧我猜应该会有一堆人在弹幕里刷“解气”或“干得漂亮”之类的话吧
语序乱的不行,不知道你们看得懂不
以上纯属个人猜想啊
别当真啊

超平坦
休息时间摸一下上海

休息时间摸一下上海

休息时间摸一下上海

番茄

嘿…!!本子带回家了!上面有好多东西xxx

嘿…!!本子带回家了!上面有好多东西xxx

🐟🐟🐟
总算是搞完了,我好垃圾∠( ᐛ...

总算是搞完了,我好垃圾∠( ᐛ 」∠)_

总算是搞完了,我好垃圾∠( ᐛ 」∠)_

N1130_wither_night

flag

blackbone和303的flag挑战!

(blackbone打脸flag+303丢脸flag)

对blackbone就是报复(详情上篇),303就是躺枪。


blackbone和303因为一些事起了争执。

bl:来啊!有本事立flag!

33:谁怕谁!

33:如果NL的白内障不是被HB传染的那我就主动色诱DL!

bl:好啊好啊我看着!不许反悔!

bl:如果HB的白内障不是天生的我就在练兵场上对所有亡灵说“HB是大总受!!”原地不动3秒!


HB&DL:你们在说什么?

bl&303:没没没没有。

HB&DL:真的?

.....


当NL来的时候看见HB和DL各把BL和33的头...

blackbone和303的flag挑战!

(blackbone打脸flag+303丢脸flag)

对blackbone就是报复(详情上篇),303就是躺枪。


blackbone和303因为一些事起了争执。

bl:来啊!有本事立flag!

33:谁怕谁!

33:如果NL的白内障不是被HB传染的那我就主动色诱DL!

bl:好啊好啊我看着!不许反悔!

bl:如果HB的白内障不是天生的我就在练兵场上对所有亡灵说“HB是大总受!!”原地不动3秒!


HB&DL:你们在说什么?

bl&303:没没没没有。

HB&DL:真的?

.....


当NL来的时候看见HB和DL各把BL和33的头按在水盆里。

一切安好。


N1130_wither_night

躲猫猫

重新看了《goodbye》和《ender wish》之后的感想,再联系自己的头像(笑容逐渐猖狂)。

生死躲猫猫,又名《当某凋惹了全员之后的逃亡之路》最后一关。极限短打。不要问我N1130号wither是谁。

我强烈反对为什么《goodbye》里面的凋骷和地面融为一体了啊!!

放心我的头在商场上放在那里卖,标价10块钱一个。


拍摄现场。


herobrine:N1130wither给我出来!

night:我不!

blackbone&kralos:(指)N1130在那。

303: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blackbone:好歹在下界活了这么久了。

kralos:不知道也说不过去了。

Dreadlord...

重新看了《goodbye》和《ender wish》之后的感想,再联系自己的头像(笑容逐渐猖狂)。

生死躲猫猫,又名《当某凋惹了全员之后的逃亡之路》最后一关。极限短打。不要问我N1130号wither是谁。

我强烈反对为什么《goodbye》里面的凋骷和地面融为一体了啊!!

放心我的头在商场上放在那里卖,标价10块钱一个。


拍摄现场。


herobrine:N1130wither给我出来!

night:我不!

blackbone&kralos:(指)N1130在那。

303: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blackbone:好歹在下界活了这么久了。

kralos:不知道也说不过去了。

Dreadlord:那个惹事精我就算死了都认得出来!!!

kralos&blackbone:这货除了蝴蝶结其他就和普通凋零骷髅一样了。

Dreadlord:我记得她天天带单片眼镜的啊。。

kralos:其实她根本不瞎。。纯粹就是保护眼睛。

blackbone:蝴蝶结天天带着。。打死也不解的。

night:(从容的把蝴蝶结解下)

blackbone:看到没?那个正在解蝴蝶结的就是。

herobrine:(那扩音器)1130你给我出来!!!

night:哦豁完蛋。


。。。

night:在座各位,帮我买一下我的头,谢谢合作。


(一堆白内障凋骷里面只有night是系蝴蝶结的)


N1130_wither_night

病名为爱

使劲虐H(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H不是最惨的(好像是吧?...),(可怕的NH....(应该是吧...)还有NJ...还有微量BD...)

(打戏是真的不会写)


悬崖上。

下面是深不可望的大峡谷。

四面没有出去的路,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进去的。

一个顶天的孤岛。

上面只有一个特殊的建筑。周围寸草不生,充满着血腥。

建筑的前端锁着一个人。

棕色头发,蓝色T恤衫,紫色牛仔裤和灰色鞋子,那人缓慢的抬起头,露出一双蔚蓝的眸子。英俊的脸庞上有着一道道惊心触目的伤痕,更增添了不少狰狞,使原本气质就有些阴冷的他变得更加可怕。身体上充斥着一道道大小不一的伤,有旧疾也有新伤,破裂的伤口中涌出的血液染红了衣物。


“嘭...

使劲虐H(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H不是最惨的(好像是吧?...),(可怕的NH....(应该是吧...)还有NJ...还有微量BD...)

(打戏是真的不会写)


悬崖上。

下面是深不可望的大峡谷。

四面没有出去的路,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进去的。

一个顶天的孤岛。

上面只有一个特殊的建筑。周围寸草不生,充满着血腥。

建筑的前端锁着一个人。

棕色头发,蓝色T恤衫,紫色牛仔裤和灰色鞋子,那人缓慢的抬起头,露出一双蔚蓝的眸子。英俊的脸庞上有着一道道惊心触目的伤痕,更增添了不少狰狞,使原本气质就有些阴冷的他变得更加可怕。身体上充斥着一道道大小不一的伤,有旧疾也有新伤,破裂的伤口中涌出的血液染红了衣物。


“嘭!”一声声音响起,空旷的地面上顿时多了两个人。

一个黑色头发的青年男子,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和一个面容略显稚嫩的少年。青年男子和少年头上都有一个代表他们身份的光环。

他们是神。


“呵,Notch,你这个表面一套背里一套的人,我以后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棕发青年冷笑到,令人不寒而栗。被称作“Notch”的男子瞄了棕发青年一眼,“Herobrine,你创造那些邪恶而又可怕的怪物,给原本和平的世界带来了威胁,我曾警告过你必须除掉这些怪物,而你却执意不改,非但没有移除这些怪物,还变本加厉,训练它们去进攻人类。我今天要代表万物,杀死这个世界上的邪恶。如果你还不肯妥协,消除你的造物,我将会和这位年轻的副神一起,裁决你。”

“Notch,我是不可能会妥协的,你放弃吧。”Herobrine恶狠狠的笑了笑,运用剩下没被封印的神力破开锁链。“你以为区区锁链就能困住我?你太天真了。我早已完全吸收命令方块的力量,就算神力被封印9/10,但是我还没弱到任你摆布的地步!”Herobrine的右臂闪起闪电的力量,头上黑红的邪神神环逐渐浮现,周围闪起黑红色的神力轨迹。

“Jeb,准备好,我们要有一场苦战了。”Notch招呼边上年轻的副神,手上逐渐显出一把用神力凝聚的金色长剑。“好的。”被称为Jeb的少年拿出一把长剑。

........

“咳。”Herobrine吐出一口鲜血,在Notch和Jeb的前后夹攻下,Herobrine十分艰难的抵抗着。因为他和notch的实力不相上下,但是Notch和Jeb加起来他就有些艰难了,再加上被禁锢了9/10点神力,打起来十分碍手碍脚。“嚓!”Notch把箭架在Herobrine脖子上。“Herobrine,你已无药可救,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个了。”Notch说完,掏出一把小刀,让Jeb把剑架在Herobrine脖子上。

血流着,流到地面上,染红了地面。

jeb眼睁睁的看着Notch用那把小刀,挖出了Herobrine漂亮的蓝色眼球,看着Herobrine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和Notch狠辣的神情。“你的眼球,我收下了。”Notch笑笑,但是Jeb看着,是那么的可怕。

......

“哥哥,哥哥!”年幼的Dreadlord,不,应该叫Skeleton招呼远处正在细心制作一把石剑的小Wither skeleton。“这里有一个人!”重伤的herobrine禁闭着眼睛。“快,快帮我一下,Neaus!”小Wither skeleton叫到。

过了一会,Herobrine喝了些水,问到:“你们叫什么名字?”“我叫Blackbone,这是我的弟弟,他叫Neaus。”“我是Herobrine,我将会训练你们作为救我的回报,不过能先给我些羊毛包扎伤口吗?”Herobrine问。“好的,Herobrine先生。Blackbone急忙去找材料......

.....

“从今以后,你们两个,就叫alex和steve。”notch对面前的金发碧眼的女孩和男孩说到。

男孩长得很像原来的herobrine,唯一一个区别,是因为redeye这个负面人格的存在而成为紫罗兰色的漂亮眼睛。

“一看到steve,我就想去了herobrine啊。”notch转过身去,对jeb说到。

“可,可herobrine不是邪神吗?”jeb不解。

“在很早很早之前,他不是这样的...”notch缓缓道来........

END.


几乎覆盖55

激情斗球1:6《服务器小游戏》第三十八期 覆盖的实况 发布!

这是我第二次在我的世界里面踢球了

点此观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Q0MjAwNjI0MA==.html


激情斗球1:6《服务器小游戏》第三十八期 覆盖的实况 发布!

这是我第二次在我的世界里面踢球了

点此观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Q0MjAwNjI0MA==.html



脱氧核糖核酸x

【Minecraft】Dreadlord与Entity 303的撕逼日常

又名:论小学生是如何打起来的

欢乐沙雕向,毫无节操

ooc严重

说明一下:私设Redeyes主要的食物是血液

同时也是新车预告

(和“世界第一凋零控”预告的是同一篇车)


        这一天,DL和303在实验室配置药水,DL本想去一旁的柜子里找一种试剂,起身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303的手。

303(拍一下DL):你干哈?

DL(拍回去):没干哈

303(打):你有病啊你打我干哈?

DL(锤):是你先打我的

303(踢):嗷!我捶你大爷!

DL(踹):你特么踢我你还有理了?!

303(揪头发):wo ri ni ge!!!

DL(掐脖子):ni...

又名:论小学生是如何打起来的

欢乐沙雕向,毫无节操

ooc严重

说明一下:私设Redeyes主要的食物是血液

同时也是新车预告

(和“世界第一凋零控”预告的是同一篇车)



        这一天,DL和303在实验室配置药水,DL本想去一旁的柜子里找一种试剂,起身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303的手。

303(拍一下DL):你干哈?

DL(拍回去):没干哈

303(打):你有病啊你打我干哈?

DL(锤):是你先打我的

303(踢):嗷!我捶你大爷!

DL(踹):你特么踢我你还有理了?!

303(揪头发):wo ri ni ge!!!

DL(掐脖子):ni ri wo ge wo ri ni!!!

        一旁的Him看不下去了,就把他们分开:“君子动口不动手,要是你们再把我实验室炸了我就把你们的头卸了煲汤。”

DL/303:行啊

303:紫菜骨头汤!

DL:石榴芝麻糊!

        这时,Redeyes的肚子突然响了一下。

Redeyes:我饿了……

None(递血包):新鲜的

Redeyes(抱):谢谢!

None(叹气):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一样……

303:你被狗追!

DL:你被咸鱼摁在地上捶(动画人生)

303:你死亡姿势妖娆!(动画人生)

DL:你被咸鱼摁在地上捶

303:你被菜鸟虐!(起床战争)

DL:你被菜鸟一咸鱼拍晕(神秘之战)

303:咱能别提咸鱼么?

DL:你拉屎不脱裤子(神秘之战)

303:你他妈!

        每当这时,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在吃饭,比如Redeyes。

Redeyes(吐血):呕……

None(发疯似的摇Redeyes):劳资好不容易收集的血!!!你特么却给劳资全吐了?!

Redeyes(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过你是怎么收集的血啊,这么生气?

None(气呼呼):每次打蚊子时蚊子都会出一点血,我就把那点血收集起来,然后就越急越多,最后就集满了一个血包

Redeyes:那你还和我说是新鲜的???

None:今天早上才集满的啊

Redeyes:呕!!!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已Redeyes当场去世

DL:你拉完后还不擦屁股(神秘之战)

303:你给劳资闭嘴!!!

Him:紫菜你信不信我特么现在就把你叉出去

DL:别别别!我说些别的!

你被我壁咚且强吻(动画人生)

303:你!

DL:你被我肏过

303:咱还是提咸鱼吧……


TBC


🐟🐟🐟
发个未完成的图好了。万年咕咕一...

发个未完成的图好了。万年咕咕一次的🐟[什]∠( ᐛ 」∠)_

发个未完成的图好了。万年咕咕一次的🐟[什]∠( ᐛ 」∠)_

夜雾厅炉话

【决择之时】【第二章:闯入者】



  毕灵挣扎着爬上沙滩。

  她不记得自己游了多久,也不清楚离天亮尚有多远。肺腔半充水,眼睛鼓胀又痒涩,手指如寒冬凛风中的树枝般颤动,把沙层抓刨出密集痕迹。有的沙子嵌进指甲缝里,在经历咸水浸泡后,痛感和摩西默许手下施加的酷刑几乎没有区别。但这些都伤害不了毕灵分毫。

  真正让她痛苦的,是无法拿回的欧泊石。

  "逃脱容易,折返无行"。毕灵想起一句谚语,膝盖一软,跪在了沙地里。黑暗似沾毒水的棉袍,将她团团包住,再沉入万丈深渊。

  海水从她裸露的足间溜过,东方已露鱼肚白,黎明宣告降临。她阖上双眼,发觉自己究竟有多累,连起身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不能在这里倒下。”她默念:“我是毕灵,是白...



  毕灵挣扎着爬上沙滩。

  她不记得自己游了多久,也不清楚离天亮尚有多远。肺腔半充水,眼睛鼓胀又痒涩,手指如寒冬凛风中的树枝般颤动,把沙层抓刨出密集痕迹。有的沙子嵌进指甲缝里,在经历咸水浸泡后,痛感和摩西默许手下施加的酷刑几乎没有区别。但这些都伤害不了毕灵分毫。

  真正让她痛苦的,是无法拿回的欧泊石。

  "逃脱容易,折返无行"。毕灵想起一句谚语,膝盖一软,跪在了沙地里。黑暗似沾毒水的棉袍,将她团团包住,再沉入万丈深渊。

  海水从她裸露的足间溜过,东方已露鱼肚白,黎明宣告降临。她阖上双眼,发觉自己究竟有多累,连起身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不能在这里倒下。”她默念:“我是毕灵,是白盾组织的骄傲,是【霜冻之穹】,我的使命远未结束。”

  何况,还有伙伴在大卫城里等她。

  毕灵挣扎着爬起来,沙砾黏遍因海水浸湿的绒毛宽领白羽长袍,沉得像灌了铅。每走一步,她的膝盖都会打颤,嘴唇也跟着发抖。

  林子里的怪物发现了她,嚎叫逼近。没有欧泊石,没有弯刀,毕灵赤手空拳,甚至捏紧拳头都很难。“来啊!”她怒斥,嗓音比自以为的微弱许多。“你们这些肮脏的腐物,来啊!”

  第一发箭擦肩而过,继而是第二发,第三发。毕灵侧身躲避,拼命迈动双腿,沙子却锁住脚踝。她摔倒了,沙屑入眼迷了视野。自己的喘息声压过周遭的混乱,太阳穴突突直跳。

  「要倒在这里了吗?」

  「不,不行,我必须回去,我必须……」

  ……阳光。

  不是喘息声过大,而是怪物们停止了进攻。黎明阳光封死丛林边缘的空旷地带,其光与热让噬暗而生的骷髅射手与行尸放弃侵袭,躲入树荫之中。毕灵沐浴阳光,感受海水慢慢蒸发,留下白盐痕迹。得救了,日出日落的自然规律救了她。可到了夜晚呢?

  没有欧泊石,她谁也算不上。不是【霜冻之穹】,也非【白盾的指挥使】,只不过是个孤身一人身处致命暗林最深处的少女,要跨越几千里的危险旅途才能抵达大卫城。

  无力感让她恶心。

  清晨的太阳升得飞快,转眼间,整片沙滩已是金碧辉煌,耀眼夺目。毕灵抹掉手掌间亮晶晶的小沙砾,直视林莽的阴影。视线穿越暗林、凛岩山、波维顿与迖摩兰的田野,最终停在大卫城珞黎塔的天牢里。朝夕相处,一同抗击先知统治的战友与她对视,那一双双眼眸呼唤着自由。

  「故事还没有终结。」

  她笃定决心,大步迈向藤蔓和老木构成的门扉。

  

  

  “醒醒!”

  史蒂夫猛地睁开眼睛,梦境中的一切化作火堆余烬消失。曼茵正在摇他,桃红色围巾挠得他下巴瘙痒。

  绿岗的住户全聚在起居室里,围绕树桩改造的桌子而坐。史蒂夫揉了揉眉框,想起睡着前自己在干什么——等穆勒回来。

  兜帽男说是去巡逻,中断了这场重要会议。白泱嘲讽地说"他一听到不同意见,就生闷气,非要闻闻猪圈里的味道才能缓过神来",并因为这段太不礼貌的话和曼茵又吵了一架。叶卡捷琳娜没劝,只是闷闷地研究书本,不时皱起眉毛瞪视这对冤家。

  之所以召开会议,是因为又有陌生人想到绿岗避难。与史蒂夫的情况所不同,那家伙在暗林里漂泊有段时间了,据白泱描述其"衣冠不整"、"颓靡疲惫",似乎随时会晕倒。瘦高个见状背了对方一段,目前他正待在绿岗地底下空的矿道补给室里,等待农场的主人做决定。

  虽然有史蒂夫的例子在前,穆勒仍然表示反对。白泱很不满,说要不是当时兜帽男突然出现,自己早就把那家伙搬上来了。

  “这很危险。”穆勒说。

  “当初我们接纳你也很危险,混蛋,这件事我来做决定!”

  穆勒懒得多费口舌,称要巡逻便离开屋子,中断会议,这一去就是老半天。白泱等得不耐烦了,开口抱怨道:“干嘛啥都要听那兜帽男的?史蒂夫是我救回来的,不也没事吗?”

  “他是为我们好。”叶卡捷琳娜淡淡地说。

  “切,我不曾为大家考虑过吗?可没见他支持过我。到底谁是绿岗的主人?我……”

  叶卡捷琳娜打断了他。“先别抱怨了。再说一遍那个人的名字?”

  “麦考密克•范登堡。我说,穆勒到底要去到什么时候……”

  “范登堡在这里。”她指着所持书本的某页说:“日耳曼姓氏,常见于风谷。该姓的起源和……”她翻了一页。“……范登堡历史上经常作为将军及军事统领的姓氏出现,在风谷往往是荣誉的象征。”

  “所以……麦考密克是名将军?”曼茵问。

  叶卡捷琳娜目光没有离开书本。“光靠姓氏不能判断一个人的品行道德,何况我们面临土匪的威胁。”

  “白泱说他看上去都要晕倒了!”曼茵抗议。

  “也可能是装的。不过既然对方只有一个人,而我们加强警戒的话,接纳也并非不可以。这样吧,白泱,我和你下去看看,回来再让穆勒审也不迟。”

  于是就这样,绿岗的男女主人领着根橙色的稻草人进了屋。“谢谢,谢谢。”麦考密克一个劲地说,还不停点头哈腰,虽然因为体力虚弱的关系幅度很小。

  曼茵一见对方这狼狈样,轻叫一声,回厨房捣鼓食物去了。其他三人陪他来到起居室,麦考密克坐在叶卡捷琳娜特意准备的垫子上,那垫子好像是曼茵准备洗的。

  “你从哪来?”白泱问。

  麦考密克没有急着作答,而是指指喉咙。白泱悄悄抿了抿嘴,让史蒂夫去端杯井水来。流浪汉是真渴,吞下一杯又要一杯,史蒂夫干脆接了一桶来。这时白泱已经开始询问对方在林中生活的经历了。

  “俺先前给公子哥做事。”麦考密克舔完嘴角的水渍后说:“俺老家波维顿的,那的公子哥爱往山北跑,抓怪物脑袋,拿回去充排面……”

  远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众人把目光转向屋外,黑夜正编织幕布。

  “不是穆勒的。”白泱说:“上次他让古代遗迹的陷阱伤了腿,不是这么叫的。”

  叶卡捷琳娜眯起眼睛。“我不记得穆勒有惨叫过,那声音听上去不像人类。”

  “对,是怪物。”

  “我还是得去看看穆勒,也该回来了。”叶卡捷琳娜说罢,起身离开屋子。

  外面的喊声更密了。

  “你们这还有人。”麦考密克说。

  “有,一个戴兜帽的老粗。”白泱面露不屑。恰好曼茵从厨房回来了,不安地张望。

  “土匪?”她问。

  白泱哼了声。“上次被打成那鬼样,我不信还敢来。”

  史蒂夫发觉麦考密克的状态不大对劲,好像是累透了,身子轻轻摇晃,仿佛随时都会跌倒昏迷似的。“你要不去休息吧。”他说:“上面应该还有房间……”

  轰隆一声巨响,门又被猛力撞开,如同惊雷炸响。一枚黑影提刀冲进来,大伙还没反应的时间,一把飞刃就嗖地插中麦考密克一秒钟前待的位置。

  这回尖叫是在屋里响起的,史蒂夫耳膜像充了血,听不清更多东西。他往后一退,撞中木墙,目光飞速在屋里来回。土匪?那是土匪,那……

  是穆勒。

  兜帽男抽出腰间绑着的另一把刀,向前迈步。

  “站住!”麦考密克喊。史蒂夫转过头去,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橙发的流浪者不知什么时候绑住了曼茵,用穆勒方才丢的刀子封住女孩的喉咙。“再往前我就杀了她!”

  白泱的表情像吃了苍蝇似的,他把手藏到背后,去探挂在壁炉旁的弓。这一举动害得曼茵的脖子挨了轻轻一划,女孩立马哭叫起来。白泱张开的手握成拳头。

  “老实点!”

  “我明白,我明白。”叶卡捷琳娜说,双臂半抬。”你想要什么?”

  “把,把武器全交出来!”

  白泱展示他的拳头,叶卡捷琳娜腰间摸出一把带鞘的匕首,丢到软垫长椅上。史蒂夫不知道如何是好,举起双手。而穆勒,在沉默了近十秒后还是妥协了,长刀短刀一把接一把地被滑至麦考密克右脚边的地上。 

  双方陷入紧张的沉默,被扼住的曼茵的呜咽声渐渐平息。叶卡捷琳娜瞪着闯入者,手指弯曲,俊俏的脸上写满敌意。

  “你想要我们干什么?”她快速地吐出一句话。

  麦考密克似乎也没想好,快速地眨动眼睛,可见他的情绪也紧绷到了极点。忽然一阵阴风从洞开的门外吹来,掀掉了他破破烂烂的袍子,露出底下的粗壮手臂,显然不是一名温饱难足的流浪汉所应该有的。

  “土匪。”叶卡捷琳娜小声而清晰地说。

  “俺们不是土匪,俺们只想有暖床睡,有面包吃。”

  史蒂夫睁大眼睛。“不止你一个?他们在哪?”

  “人头在我这。”穆勒说,嗓音低沉。史蒂夫这才发现他的黑袍沾满了暗色的痕迹,是血,还散发冲鼻的气味。

  麦考密克喉结跳了一下,刀子也跟着抖,吓得曼茵又是呜咽阵阵。“全部?”

  “你有机会活命。”

  “俺看不会。”他嘴角一抿,牙齿咬合。“俺死路一条了。你是啥怪物,能干掉俺们所有兄弟?”

  穆勒不予回答,兜帽下的双眼燃烧静默火焰,凝视着麦考密克。

  叶卡捷琳娜开口了:“我们可以提供食物,只要你放开曼茵,一切条件都可以商量。”

  “俺还要睡的地方。”麦考密克苦笑。“没可能了,俺的弟兄们死的真不值,竟让另一个逃兵给干掉。说吧,你老先干啥的,游骑兵还是南塔卫兵?”

  穆勒还是不回答,沉默的身影十分压迫人,连史蒂夫也觉得喘不过气来。

  麦考密克的表情很难看,天知道这家伙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白泱按耐不住行动的欲望,率先出了手。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几声尖叫,乒呤哐啷乱响,屋子陷入混沌的漩涡。史蒂夫竭力在涡流中抓住安全的稻草,拉着叶卡捷琳娜躲到长椅背后。

  金发少女高喊:“曼茵!”,甩开史蒂夫的手,冲了出去。又是一道黑影,紧接着是男人沉重的闷哼,混乱稍微减轻了些,他方才抬头查看情况。

  麦考密克被放倒了,但还活着,不停喘粗气,肩膀和胸膛分别有猩红的伤口;曼茵看上去平安无事,在叶卡捷琳娜的怀抱里哭;危险接触,白泱的表情却见不得轻松,无奈地看着穆勒给土匪系绳上绑。刚才的打斗打歪了长椅,垫子甩得七零八落,有些下面还压着短刀。

  “老实点。”穆勒绑完了,押着橙发犯人往地下室走。史蒂夫盯着那人粗壮的手臂,忽然想起了什么。

  “穆勒?”

  兜帽男回头。

  “那个……他说的游骑兵和南塔卫兵,是怎么回事呀?”

  


shadow

chapter3-4 没离开过

这间地下宫殿里存放着“第二位神明”的神赐记录。

—“就是能力图鉴是吗。”

不敢说过审老国王,但最后一张shadow能不能放出来就看我是不是过审小王子了。

chapter3-4 没离开过

这间地下宫殿里存放着“第二位神明”的神赐记录。

—“就是能力图鉴是吗。”

不敢说过审老国王,但最后一张shadow能不能放出来就看我是不是过审小王子了。

酸柠檬
分享歌词:你的耐心与奉献,你的...

分享歌词:
你的耐心与奉献,你的忠心,
行动与宽容让我飞得更高,
请允许我与你并肩而战,
我们一同走过春夏秋冬。 分享Mili的单曲《星見る頃を過ぎても -Canon and Gigue in Plectrum Remix-》: http://music.163.com/song/28921696/?userid=61082033 (来自@网易云音乐)

分享歌词:
你的耐心与奉献,你的忠心,
行动与宽容让我飞得更高,
请允许我与你并肩而战,
我们一同走过春夏秋冬。 分享Mili的单曲《星見る頃を過ぎても -Canon and Gigue in Plectrum Remix-》: http://music.163.com/song/28921696/?userid=61082033 (来自@网易云音乐)

SH草丛do❤️

时间无法抹去你的笑脸
(没脸说第二个才是现在时间线而第一个是以前设的A姐,逆生长了orz)

时间无法抹去你的笑脸
(没脸说第二个才是现在时间线而第一个是以前设的A姐,逆生长了orz)

凌傲_天

今天我又更了,
一张是之前画的,
一张是今天画的
……
我也该勇敢一点了
不喜勿喷
画的不好请告诉我,我也该知道下
谢谢

今天我又更了,
一张是之前画的,
一张是今天画的
……
我也该勇敢一点了
不喜勿喷
画的不好请告诉我,我也该知道下
谢谢

唉

所有64x材质来源于论坛。

(自我满足向)修改千年村庄模组材质后:

我的世界(X)

我的鬼杀队( ?)

P1,2 拔刀剑,先随便画个材质看看效果233

P3 carry on模组,炭治郎在线演示如何抱起一只无惨(僵尸),和千年村庄箱子有冲突被我删了。

P4 无论什么体型都很可爱的祢豆子和无一郎

P5 ?????义勇没有被讨厌唉。

P6,7 把僵尸替换成无惨材质,然后各种迫害。

P8 总模组列表,强烈推荐樱(sakura)模组,mcbbs论坛小组制作,是目前樱花做的最漂亮的模组。


所有64x材质来源于论坛。

(自我满足向)修改千年村庄模组材质后:

我的世界(X)

我的鬼杀队( ?)

P1,2 拔刀剑,先随便画个材质看看效果233

P3 carry on模组,炭治郎在线演示如何抱起一只无惨(僵尸),和千年村庄箱子有冲突被我删了。

P4 无论什么体型都很可爱的祢豆子和无一郎

P5 ?????义勇没有被讨厌唉。

P6,7 把僵尸替换成无惨材质,然后各种迫害。

P8 总模组列表,强烈推荐樱(sakura)模组,mcbbs论坛小组制作,是目前樱花做的最漂亮的模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