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iss me

318浏览    167参与
吟游云水S.c.L

【Miss Me.】【8、旋转】

【旋转】(异色金钱+常色美食金钱自由)(有亚文化/血/腥/暴/力描写)(私设如山)(bgm:spinning in the space)

一个人和整个世界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无法比较。


但对于所有人来说,答案显而易见——在很多时候。


王黯瘫在沙发里,啜饮杯中红酒。就像每一个和老婆孩子一起在热坑头上看春晚的东北大汉,懒洋洋地沉浸在熏风里,喝着二锅头。


只不过背景是夜店、舞池、若有若无的调情、震耳欲聋的音乐、旋转的灯光——照在王黯脸上,五彩斑斓,晦明难辨。


但仍然是懒洋洋的。


现在的国际...

【旋转】(异色金钱+常色美食金钱自由)(有亚文化/血/腥/暴/力描写)(私设如山)(bgm:spinning in the space)

一个人和整个世界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无法比较。

 

但对于所有人来说,答案显而易见——在很多时候。

 

王黯瘫在沙发里,啜饮杯中红酒。就像每一个和老婆孩子一起在热坑头上看春晚的东北大汉,懒洋洋地沉浸在熏风里,喝着二锅头。

 

只不过背景是夜店、舞池、若有若无的调情、震耳欲聋的音乐、旋转的灯光——照在王黯脸上,五彩斑斓,晦明难辨。

 

但仍然是懒洋洋的。

 

现在的国际就像这一锅粥一样的舞池,每个人在里面挥手甩头不知道在干什么,只是距离足够近,情绪足够疯狂——就像一场没有对手的打架。而这一锅粥就是一个世界。弥漫着酒精、甜蜜、硝烟的味道。

 

而小艾……王黯从角落里,向舞池里的艾伦遥遥举杯。

 

一个艳丽的笑容,比杯中深红的酒都要妖异。又孤独地,无人品尝。

 

可惜艾伦一直关注着这次行动的猎物,完全没有看到王黯的动作。也就不知道王黯这一刻靡丽而疲惫的神态,温柔而缠绵的眼神。他指尖轻轻敲击在高脚杯上,断断续续的叮咚声,淹没在周围的喧嚣里。

 

一个人和一个世界的选择吗……王黯放下了杯子,无声叹了口气,慢慢合上眼睛,恍惚将要入眠。

 

但那一个人,也是一个大世界啊……把人不由分说地裹挟进去,霸道地成为你闻到的甜蜜,成为你看到的星辰、成为你的世界。这种感觉难以描述,它像蒸气覆盖在你的皮肤上,钻进毛孔充满你的身体,舒舒服服地,化去肉体,只剩下了“我”——属于那个人的我。像映在窗帘上的明亮光斑,像刚刚冲泡的红茶热气……他是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侧面。与他一同摇曳着,旋转着,模糊了时间。

 

哪一部分是属于我的呢……王黯沉浸在黑暗中,闻到了不知哪里飘来的一缕玫瑰香。

 

下一刻,枪声响起。惊慌的人群四散溃逃。尖叫哭泣声,玻璃破碎声,不绝于耳。匆匆的脚步,推搡着经过王黯身边,没有人低下头看一眼,没有人来叫醒装睡的人。就好像这是个与世隔绝的角落,一个看起来落魄而沧桑的东方人,做着安详的梦。

 

只用耳朵就能判断出艾伦杀了多少人。一枪一个,毫不犹豫。王黯想象得出,艾伦不会拖泥带水,挥手都是强劲的风暴,炙热的,冷酷的,与平时的消极懒散截然不同。他此刻一定皱着眉,换枪前会下意识摸一下胸口的十字架;面对着冲过来的敌人,眼神一定是轻蔑而高傲的;看到子弹正中别人心脏绽开血花——他握枪的拇指会颤抖一下。

 

王黯静静地躺在沙发里,在心中勾勒出了艾伦每一帧的样子——发怒的、安心入睡的、渴望着喘息的、看到夭折的婴儿低沉的……旋转着的每一个侧面,每一个自己见过的侧面,每一个自己见过并且珍视的侧面。

 

和整个世界比起来,微不足道。

 

组成艾伦的,永远是国民的痛苦,利益的抽取,暗流的冲撞。那些包含着王黯存在的侧面,太不重要了。

 

个人和世界,哪个重要?

 

打破的玻璃碎屑飞溅开来,其中一片划破了王黯的脸。眼睛下一道细长的血痕,传给神经末梢细细密密的疼。王黯小扇子一样的睫毛颤抖了一下,归于平静。

 

归于,平静。

 

王黯的世界悄无声息。

 

很快,美洲大猫就会处理完一切,懒洋洋地踱步过来弄醒自己。可能是用一声称呼,可能是用一杯冰块,也可能……是用一个吻——带着American Spirit的烟草和波本威士忌的味道。

 

悄无声息……

 

被石破天惊打破。

 

王黯霎时睁开了眼,清澈的红眸在射出锐利的光。扫视整个歌舞厅,他一下子就锁定了一个人。

 

有些畏畏缩缩的男人穿着正装,就像把军装穿在下水道的老鼠身上一样,皱巴巴得把胆小卑微衬托地更加明显。他看没人理他,害怕地偷偷回头看一眼,又好像被烫到一般立刻转过头。王黯看到他身后的包间半掩着门。

 

男人腿打着颤,缩着手,张开嘴好像还要把之前喊的话再喊一遍——其实也算不上喊。沉浸在打斗中的艾伦和其他人谁都没听见那个老鼠一样吱吱叫的声音。只有王黯。

 

只有王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直到他撑着沙发站起来。锐利的气势像锋利的刀劈开了整个酒吧缠斗的氛围。那个男人也注意到了,但仍然喊出了声——

 

“2,2p!”

 

王黯闪电般挥手,却没有如往常一样甩出扇子,只有那个男人沙哑的声音在回响,“2p——”

 

恍惚了一瞬,王黯才想起来,绛玄已经给王耀了。不然,此刻那个男人的嘴就应该被堵住并且划破了舌头和撕裂了口腔,而且放血。

 

艾伦瞬间停下了动作,难以置信地看向那个男人。瞬息间一枪一个解决了剩下所有人,艾伦抬起手。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心脏。

 

那个男人直接举手投降,抖抖索索地语无伦次。

 

艾伦皱眉,开口。

 

男人中枪倒下。

 

艾伦惊了一瞬,调转枪头直指半掩的门。

 

门里有人说了句什么,艾伦顿了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起跑。

 

捞起第二把枪,艾伦踹开大门。

 

……

 

这个世界在王黯脑海中成了一片混沌。他只是看着自己的手腕。那里本来应该缚着一把扇子,暗红绫底上画着白梅花,尖端有着带放血槽的薄铁片。每一片梅花瓣,每一笔木头纹路他都烂熟于心——就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绛绫玄清。

 

王黯的一部分。

 

该回去了。王黯这样对自己说。说来好笑,即使信仰马列主义,王黯王耀都从未抛下过“道”、“缘”。

 

这是在提醒我,该回去了。王黯低语。眼神飘忽神思缥缈,但下一刻王黯就精神集中气势如虹。

 

但现在,我该做的是把事情搞清楚,我该拥有的是小艾。果断放下自己混乱的思绪,王黯也跑起来,轻巧地三两步跑到门外。

 

一人内一人外,把后背留给对方。

 

“What do you mean?”王黯听到艾伦的声音,低沉而愤怒。

 

里面人说了些什么。艾伦突然就暴躁起来。王黯就听到他大吼着什么“No way.”然后砸桌子开枪一阵乱响。之前喊话被杀的男人突然开始动起来,背对着王黯和包间门,一点一点朝着酒吧大门,朝着自由和希望爬去。

 

王黯面无表情地看着打偏的弹孔流下的血——真是命大,不是吗?没有击中心脏和要害,只是打穿了肩膀。

 

面无表情地看着胜利在望喜形于色的男人,王黯随手拿起地上的枪,稍微紧了紧消音器,抬起手轻轻扣动扳机。

 

生命落地。

 

震耳欲聋的寂静和门内的喧哗比起来微不足道。

 

不是吗?

 

王黯随意用门帘擦干净了指纹,随手把枪抛回了它原来的地方。开始思考。

 

2p……2p是外国对于异色的叫法——对于那些知道异色存在的人来说。事实上,站在台前引人注目的只有常色。不知道是为了防止异色实力做大亦或是异色自己不愿意,总之异色在暗处是约定俗成的东西,所有人——少数人和国/家意识体——都心知肚明。

 

所以这个酒吧里不可能出现知道异色存在的人。

 

除非是来找我们的。我,或者艾伦。

 

但艾伦又和里面的人打起来了……王黯左跨一步,躲过射在脚边的一枚子弹。所以这个“找”实在是很耐人寻味啊……王黯眼睛扫过男人尸体,露出一个厌烦的微笑。赶紧处理完赶紧回去吧。没想到家还好,一想到,王黯整个人就处于池鱼思故渊的情绪中,归心似箭。

 

找我们……找我们干什么呢?异色不能带给普通人什么毕竟他们自己的身份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难不成来找我们的是其它异色?王黯想了想,又否决掉了这种可能。异色相互之间有一套独有的联系方式,不需要这么偷偷摸摸的……不,在美/利/坚地盘上杀人不算是偷偷摸摸了,可以称得上胆大包天了。王黯这样想着。而内室里的声音也渐渐平息下来。

 

哦,看来是解决好了。王黯理了下头发,拎了拎领子,转身推开门走进去。一般杀人放火刚正面的事情都是艾伦来做的,因为王黯会在奇怪的条件下发作的洁癖……比如沾到血的时候。

 

不出意外,内室里没一个活人,只有拿着枪的艾伦。他低头端详着手上的小玩意儿,连王黯进来都没反应过来。

 

“U盘?”王黯看到艾伦手上的东西,挑了挑眉,“死人给你的?”

 

艾伦给了王黯一个白眼然后立刻又开始看U盘,他并不会承认一丝不苟穿着黑色正装的王黯该死的好看。斯文败类一样。

 

“不然呢。”艾伦下意识拉直了自己的衣服,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地上那个给我的,说他想和我谈笔生意。”

 

王黯扫视这一片狼藉,牵了牵嘴角,“地上至少有五个人,你说的是哪个?”

 

“这不重要。”艾伦把U盘塞进口袋,“左腿架在沙发上的那个。”

 

王黯莞尔,看着偏头思考的艾伦。此刻的艾伦浑身都是血腥气,小臂肌肉流畅,在光下像是抹了蜜一样的淡棕色,胸膛微微起伏,一场恶斗完全释放了他的荷尔蒙,战斗力强悍的美洲大猫,扑面而来的强壮和性感。

 

“当然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boss。”艾伦说着,有些得意。

 

“我也知道。”王黯看着艾伦红褐色的眼睛,笑语盈盈。

 

“嗯?”

 

“不然你不会这么干脆就杀了他的。”

 

……

 

我知道你是有轻重的人,并且信任你。所以你觉得可以杀,那我就觉得,可以杀。

 

艾伦藏在乱发里的耳朵动了动,有点受不住王黯上扬的尾调。啐了一口,烦躁地抓抓头发,“但这个东西还是要解决……说实在的,他们真的明白异色意味着什么吗。”

 

“这不重要。”王黯向前一步,随手就从艾伦口袋里拿出了那个U盘,架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细细端详。修长的手指间一片金属冷光,晃得艾伦心慌。

 

“现在,我们只要找一台电脑。”

 

“这里就有。”艾伦弯腰从角落捡起一台笔记本。“估计是地上那个带来的。”

 

王黯坐上内室正中的那把皮椅,长腿蹬地转了个圈。短发扬起,红眸中眼波流转,他像个小孩子一样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把电脑放在桌上,艾伦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跟着王黯。今天的An有点不一样……好像比之前更加放纵,更加好看了……

 

不得不说野兽的直觉都是敏锐的。打定主意的主意的王黯并不打算再稍微收敛自己的情绪“配合”艾伦了……哪怕那样会“轻松”很多。

 

看到面前的电脑,王黯撇撇嘴,就差把嫌弃写在脸上了,“是苹果啊……an apple once a day keeps enemies away?”即使这样说着,王黯的手上也没停过。一开始的生疏在点开了几个程序之后就慢慢熟练起来,十指如飞地敲击键盘。艾伦抱臂站在旁边,一言不发。那双野兽般的眼睛牢牢盯着王黯——王黯翻飞的手指、王黯专注的侧颜……满心满眼都是王黯。

 

而王黯眼中是快速划过的数据流,是01的空间,是整个世界。

 

照说,计算机方面应该是美/利/坚们更擅长一点。只是在某次会面之后,艾伦就明白王黯的水平了。照说,此时的注视应该是美/利/坚观察CN的大好时机,只是现在美/利/坚满脑子都是各种废料,根本没心思分析对方技术水平。

 

An……

 

“哦豁。”王黯停下手,微微偏头,“这位boss为我们准备了一段小视频呐……”说着他自顾自地笑出了声,看着播放键的三角形,王黯满脸嘲讽不屑。

 

艾伦着迷地看着王黯高傲地抬起下巴,觉得他和自己之前养的海豚一样,明明对着你笑,吃你喂的鱼,按着你的要求做——但就是骄傲的不行。骄傲到极致,又好看得不得了。

 

只是在王黯把视线投过来之前,艾伦先收回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冷漠阴沉的模样。走上前俯下身,艾伦把头靠在东方人肩膀上,闻着对方脖颈间似有若无的茶香。王黯摸了摸脖子觉得有点痒,呼吸的热气什么的。撇开不相干的思绪,王黯按下播放键。

 

……

 

沉默。

 

“如果这位boss真是……你家上司。”王黯一本正经地说,被艾伦捂住嘴。“你在想peach。”

 

王黯翻了个白眼。我家网络用语是这么用的吗?“那个沙雕boss把视频里讲话的人做成川普是打算干什么?下马威?”那他真是达成目的了。王黯握了握拳,自己现在就想去打爆对方狗头。

 

“他还真是把自己当回事……握着把柄就觉得,异色可以任他驱使?”王黯一推电脑往椅子里一靠,脸上笑嘻嘻,心里……“掌握证据?公布媒体?哎哟哟这就是你大美/利/坚的民/主/自/由吗?”

 

艾伦站起身,一言不发。温柔的王黯确实是令人沉迷,但是露出这一幅高高在上的病态笑容的王黯,却让人疯狂。“他想得太简单了。”

 

“但是很有效,不是吗?”王黯抬手扯住了艾伦头发把他拉下来,“一旦有关于‘两个国/家意识体’的消息放出来,不论是真是假,人们肯定会开始质疑和疯狂了……想想看,苏格兰?加泰罗尼亚?嗯……得克萨斯州?”

 

艾伦伸手卡住了王黯的脖子。

 

王黯笑得越加猖狂,红宝石一般的眼睛里流光溢彩,顾盼生姿。“咳……小艾你想想看要怎么办吧……这,咳咳咳!这个沙雕川普的期限是三天内哦!”

 

慢慢松开手,艾伦眼中兴起的猩红色慢慢褪去。他鄙夷地看了死命咳嗽的王黯一眼,低下头想要重新再看一遍视频。突然他听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王黯也听到了,忍着咳嗽。内室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寂静中,警笛呼啸,越来越近。

 

两人对视。鲜红的瞳眸里是惊讶,红褐的眼睛里是山雨欲来的愤怒。

 

下一个瞬间,王黯伸手合上电脑,飞速整理电脑包。艾伦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用过的枪,没子弹的擦干净指纹有子弹的固定在身上。两人动作行云流水,默契天成。

 

扣好最后一匣子弹,艾伦转身一把抓住王黯手腕,低吼一句,“跑!”

 

跑到哪里去呢?

 

午夜的都市,霓虹灯永不休息地闪烁着五光十色,车水马龙的大街,泛着水苔味道的小巷,一切都旋转成了那个夏末的梦境。

 

王黯被扯着向前跑,拐弯,上楼,跳下,只能看到红发青年高大的背影,宽厚的肩膀,手臂上鼓起的肌肉。发梢的水珠,折射着绚丽的美国梦。

 

 

后记:

一开始:很难说我想表达什么。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也是个人。身居某个位置,背负着责任,会受到很多很多人的影响。唯一的区别大概在于,普通人觉得自己先有自我,同时受到别人影响,而他们觉得自己由其他人组成,偶尔蹦出自我的念头。

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我爱他们。

后来:啊啊啊啊啊啊异色金钱为什么这么好吃根本停不下我的键盘我的键盘它自己会动啊啊啊啊

写完后:神清气爽emmmm啊啊啊啊五个小时!!!我高数还没动笔啊啊啊啊!!QAQ

 

备注:1、AmericanSpirit美国精神,香烟的一种。

2、what do you mean你是什么意思。

3、an apple once a daykeeps enemies away一天一苹果敌人远离我。王黯当时的语气就和视频迪士尼反派系列2后妈的抱怨里面的皇后一样的语气。【xswl】


A L W K I N G

你在想什么

你在做什么

你在忙什么

你在吃什么

你在玩什么


我在想你

你在想什么

你在做什么

你在忙什么

你在吃什么

你在玩什么


我在想你

A L W K I N G

Did you miss me or diss me ?

Did you miss me or diss me ?

Adapocalypse
終.於.考.完.了 三周,二十...

終.於.考.完.了

三周,二十一天
我的媽簡直要死
想先休息一下,所以
第六章再等等幾天吧

勿忘我
還有Adam(・ัω・ั)

終.於.考.完.了

三周,二十一天
我的媽簡直要死
想先休息一下,所以
第六章再等等幾天吧

勿忘我
還有Adam(・ัω・ั)

Kamilachu

周末就要有周末的样子!又来了,这家的松饼真心好吃呀!

周末就要有周末的样子!又来了,这家的松饼真心好吃呀!

Miss Me.

也许明天


男票很喜欢的歌

每次打电话都听得见。。

也许明天


男票很喜欢的歌

每次打电话都听得见。。

Miss Me.

昨天看完“触不可及”这部法语片

听到了很多好听的配乐

现在是被这首歌洗脑的节奏

洗澡的时候在单曲循环~~

昨天看完“触不可及”这部法语片

听到了很多好听的配乐

现在是被这首歌洗脑的节奏

洗澡的时候在单曲循环~~

Miss Me.
木棉花期好短 ~前些天拍到的花...

木棉花期好短

~前些天拍到的花

现在只有新叶了

木棉花期好短

~前些天拍到的花

现在只有新叶了

Miss Me.
怎么有今天是周五的错觉失眠……...

怎么有今天是周五的错觉

失眠……

怎么有今天是周五的错觉

失眠……


Miss Me.

美在每一个人都会 

爱肯付出的汗水 

爱小王子的蔷薇 

爱旅途上的兄弟姐妹 

爱所有青山绿水 
爱所有难忘约会 
爱上对爱的体会 
只有love love love love love最美

有些歌每次听感觉都不一样 

前几次这首歌被我忽略过去了

昨天又听发现歌词好美


后知后觉的想起 有人对我唱过这首歌...

美在每一个人都会 

爱肯付出的汗水 

爱小王子的蔷薇 

爱旅途上的兄弟姐妹 

爱所有青山绿水 
爱所有难忘约会 
爱上对爱的体会 
只有love love love love love最美

有些歌每次听感觉都不一样 

前几次这首歌被我忽略过去了

昨天又听发现歌词好美


后知后觉的想起 有人对我唱过这首歌...

Miss Me.
第三盆多肉特意选了狗狗这个容器...

第三盆多肉

特意选了狗狗这个容器~…

要是养不好 我就不祸害它们了😔

第三盆多肉

特意选了狗狗这个容器~…

要是养不好 我就不祸害它们了😔


Miss Me.

新欢

适合静静听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新欢

适合静静听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Miss Me.

好有年代感的声音

没人打开的记忆
又自动播放在夜空里
离开的人 陨落的流星
又回来咬我的心
没人打开的泪滴
又敲着窗户自言自语
泥泞的路 坎坷的感情
都剩下云淡风轻
不要伤心 不要灰心
是命运教我的事情
苦难到虚脱的绝境
会被时间酿成 微甜的回忆


比起那些夜不能寐的遐想  不如想想明天去哪吃一顿大餐

好有年代感的声音

没人打开的记忆
又自动播放在夜空里
离开的人 陨落的流星
又回来咬我的心
没人打开的泪滴
又敲着窗户自言自语
泥泞的路 坎坷的感情
都剩下云淡风轻
不要伤心 不要灰心
是命运教我的事情
苦难到虚脱的绝境
会被时间酿成 微甜的回忆


比起那些夜不能寐的遐想  不如想想明天去哪吃一顿大餐

Miss Me.

吹啊吹让这风吹

抹干眼眸里 亮晶的眼泪

吹啊吹让这风吹

哀伤统统带走 管风里是谁

吹啊吹让这风吹

抹干眼眸里 亮晶的眼泪

吹啊吹让这风吹

哀伤统统带走 管风里是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