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jj

480浏览    31参与
樱子Ayo
大家万圣节快乐呀~ 🎃🎃?...

大家万圣节快乐呀~ 🎃🎃🎃

贺图早就画啦(´͈ꄃ `͈憋到现在才发hhhh ​

大家万圣节快乐呀~ 🎃🎃🎃

贺图早就画啦(´͈ꄃ `͈憋到现在才发hhhh ​

D.P.Q.R

今天是臭臭(Michael Jackson)的生日!🎉来一打沙雕GIF(*ˉ︶ˉ*)

今天是臭臭(Michael Jackson)的生日!🎉来一打沙雕GIF(*ˉ︶ˉ*)

樱子Ayo
贺图画完了!我亲爱的Micha...

贺图画完了!
我亲爱的Michael小宝贝
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可爱小孩
这一生我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
因为你 我希望有来生

我的少年 你要一直一直甜啊

贺图画完了!
我亲爱的Michael小宝贝
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可爱小孩
这一生我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
因为你 我希望有来生

我的少年 你要一直一直甜啊

樱子Ayo
Michael生日贺图大稿定下...

Michael生日贺图大稿定下来了
然后就是慢慢修改什么的
元素会不断修改 可能还会加手套帽子麦克风蜘蛛侠什么的 ​

Michael生日贺图大稿定下来了
然后就是慢慢修改什么的
元素会不断修改 可能还会加手套帽子麦克风蜘蛛侠什么的 ​

樱子Ayo
已经约了店家印透卡啦!!!开心...

已经约了店家印透卡啦!!!开心!坐等成品!

已经约了店家印透卡啦!!!开心!坐等成品!

樱子Ayo
一张透卡的图码个进度你们爸爸在...

一张透卡的图
码个进度
你们爸爸在我手里 待我慢慢肝(:з」∠)_

一张透卡的图
码个进度
你们爸爸在我手里 待我慢慢肝(:з」∠)_

Cielo Stellato

【生命之舞】


我逃不开月亮,在夜晚它用柔软美好的光轻推窗帘入内,我甚至不用看到它 —— 一道凉而蓝的能量撞上我的床,而我起身。我跑下楼到黑暗的玄关,转开门,不是离家而是“回去”它那儿,“月亮,我来了。”我大叫着。


“好,”她应道,“现在给我们来点舞蹈。”


但我的身躯在她说任何话之前,已经起舞许久,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记得 —— 我的身体经常在动。从孩提时代我就这样回应月亮,当她珍爱的信徒,而且不只是她的信徒,群星也吸引我靠近,近得我能看见它们闪烁的举动,它们同样跳舞,作些和缓的分子的晃动,并使我的碳原子随之蹦跳。


将两臂扩张,我朝海走去,引动内在的另一支舞,月亮在我内里...

【生命之舞】


我逃不开月亮,在夜晚它用柔软美好的光轻推窗帘入内,我甚至不用看到它 —— 一道凉而蓝的能量撞上我的床,而我起身。我跑下楼到黑暗的玄关,转开门,不是离家而是“回去”它那儿,“月亮,我来了。”我大叫着。


“好,”她应道,“现在给我们来点舞蹈。”


但我的身躯在她说任何话之前,已经起舞许久,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记得 —— 我的身体经常在动。从孩提时代我就这样回应月亮,当她珍爱的信徒,而且不只是她的信徒,群星也吸引我靠近,近得我能看见它们闪烁的举动,它们同样跳舞,作些和缓的分子的晃动,并使我的碳原子随之蹦跳。


将两臂扩张,我朝海走去,引动内在的另一支舞,月亮在我内里跳舞是缓缓的,柔得像草坪上的蓝影。当海面上的浪暴涨时,我听到地球的心,而拍子加速。我感觉海豚在白沫间跳跃,试着想飞,当浪头卷上天时也差点要飞起来:它们的尾巴划下一道光弧,就像浪间滋生的浮游生物,一群鱼随浪升起,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辉,好似一个新的星座。


“嗨!” 海说,“我们现在可热闹了。”



我沿着海边跑,用一脚逐浪用另一只脚闪避。我听见模糊的碎裂的歌声:无数受惊的沙蟹急潜入它们的洞 —— 只是打个比方。但我正在跑,有时用脚尖,有时全速竭力向前冲。


我甩头往后,一团游涡状的星云对我说:“快!快转!”


露齿一笑,我急速低下头保持平衡,开始尽其所能到狂野旋转,这是我最爱的舞,因为它藏着一个秘密:我转的越快,我的心越静;我的舞全无动作,而满是寂静。我爱它像我爱作音乐一样多,没被听到的音乐就永不会死。安静才是我真正的舞蹈,虽然它从不移动:他站在一旁,我优雅的舞蹈指导,并祝福每个指尖与脚尖。


现在我已遗忘那月那海和那些海豚,但我仍沉浸于它们的喜悦更甚从前。远得像星,近得像沙粒,“存在”闪烁着幽光出现。我可以永远身在其中,它是多么可爱又温暖:但每触碰一次,沉默里就会射出一道光,那光令我震撼,令我颤栗,我才知道我的命运是要去向世人展示那沉默,那光,那隐身在我舞蹈中的祝福。我得到这个礼物只为了把它送出去。


“快点,送出去!”那光在说。


前所未有地,我试着服从。发明新的步伐,新的欢娱手势。突然间我意识到我人在那儿,向山上快跑:卧室的灯仍亮着,看着它就能带我回家。我开始感觉我的砰砰心跳,两臂的困倦和双腿温热的血脉:我的细胞想要舞得慢些,“我们能走走吗?” 它们问,“刚才很野了。”


“当然可以,” 我笑起来,减下步伐,慢慢地走。


我转开门钮,轻轻脱下裤子,很高兴我累了,爬上床,我想起某件我一直在纳闷的事,他们说在我们头顶上看到的某些星星,其实并不在那儿,它们的光行经了几百万年才抵达这儿,而我们唯一做的事是看了过去,进去那些星仍照耀的过去一刻。


“所以,一颗星不亮后,它要做什么?” 我自言自语,“也许它就死了。”


“哦不,” 我的脑子里有个声音响起,“星星永不会死,它只是转化成一朵微笑,并且融化回归进宇宙的音乐,生命之舞,” 我爱这想法,在我闭眼以后最会有的想法。带着笑,我融化回我自身的音乐。

D.P.Q.R

June the 25th,10周年,致敬地球上最爱唱歌的不老孩子

June the 25th,10周年,致敬地球上最爱唱歌的不老孩子

D.P.Q.R

June the 25th,十周年,致敬地球上最爱唱歌的不老孩子❤

June the 25th,十周年,致敬地球上最爱唱歌的不老孩子❤

芹菜满地

领路人(7-8)


迈克尔学会了在自己的画作里穿梭的本领了。

这是他来到隐世的第一个月。

第一天的时候,没有什么仪式。我发现之后我的任务都很琐碎,并且花的时间……非常长。

一切都光明起来。

他在我们这个区建起来一个梦幻庄园,昨晚开了个小型演唱会。

每天,他不用担心小报,不用排演。他可以在街上逛街,不用乔装打扮,人们虽然认识他,但是不会像是现世的歌迷那样把他包围然后撕成碎片。

然后,太真实太多的快乐的感觉,总是会给受过太多苦难的人带来不安全的感觉。

幸福,幸福到有危机感。

不安,坐立不安。

他天天跑出去,观察自己的孩子,探望自己的家人。

我必...

 

 

 

迈克尔学会了在自己的画作里穿梭的本领了。

这是他来到隐世的第一个月。

第一天的时候,没有什么仪式。我发现之后我的任务都很琐碎,并且花的时间……非常长。

一切都光明起来。

他在我们这个区建起来一个梦幻庄园,昨晚开了个小型演唱会。

每天,他不用担心小报,不用排演。他可以在街上逛街,不用乔装打扮,人们虽然认识他,但是不会像是现世的歌迷那样把他包围然后撕成碎片。

然后,太真实太多的快乐的感觉,总是会给受过太多苦难的人带来不安全的感觉。

幸福,幸福到有危机感。

不安,坐立不安。

他天天跑出去,观察自己的孩子,探望自己的家人。

我必须要牢牢的跟紧他。

“你必须要忍耐,迈克尔,你必须在这里累计积分,然后才能入梦,才能真的抱到你的孩子,你这样天天下去看,只会徒增伤感,也让你的积分老是积不满,无法申请入梦!”

每次回到隐世的时候,我就这样告诉他,他只是看了看我,笑笑:“Sama,你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不回去看么?”

我愣怔住,沉默。

是啊,我其实不必要逼他逼的这么急——他不会像我吧,在刚刚入住后,整整半年都在回味着过去,每天都跑到现世,和家人呆在一起。

甜蜜而痛苦。

“你看了自己的葬礼么?你看着家人收拾你的……东西了么?”他问。

我抬头看他,带着浓浓的哀伤。他的眼睛里同样写满了哀伤。

“我爱我的孩子们。我会积分的,我一定会抱到他们,跟他们说我对他们的爱,说之前从来都来不及说的话,让他们坚强,让他们知道我过的很好。”迈克尔凄然的微笑挂在嘴角,歪着头用他最澄澈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才刚来没几天,难得有机会在这样的角度看世界不是么?”

 

我点点头,离开了他身边,留给他个人的小天地。

 

需要的——是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

 

等到了……当人们用过去式谈论你,当人们想到你,望着天空不再眼中盈满泪水,而是充满爱意和甜蜜的回忆。

 

等到了……当他们看着你的照片,笑着说着你的事情……

 

一切就会变好起来。

 

我了解这种感受。毕竟我可是先往者,我可是他的领路人。

 

我承认,我心急了,急于完成我的任务……

他刚刚来到隐世的那天,我看到了带他的任务完成后我会获得的积分。

五百分的任务,不是那么好做的。

我要陪着迈克尔,直到他完全适应这里,并且……他不再需要我倾诉。

 

他得完成第一个入梦的任务,这样,大家都会放下一颗心。

 

天堂是很美好,同时很空虚。

思念每天都在煎熬你。

 

有的人,喜欢呆在这里,想要看一个人的一辈子,想要看许多人的一辈子——就好像没完没了的肥皂剧一样。

 

有的人,像我,拼命地做任务,因为已经厌倦了这里,想要重返人世,经历酸甜苦辣。

 

我还记得我刚刚来到时候,芹菜姐是怎样陪着我的。

她和我一起咒骂那个撞到我的司机,和我一起回家,看着我看着家人流泪。

她陪我一起去逛,逛同学家,逛朋友家,看大家的反应。

每当看到人们想念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我都很感动,很悲伤。

天人永隔——换个称谓又如何呢?死亡,不过是另一场冒险。

在那艰难的半年后,我试着让自己提前从自己的年龄独立出来。芹菜姐说,十五岁也算是大姑娘了,很多人都撑起半边天了。我也应该坚强起来。于是我试着减少回家看望的次数,试着减少下现世的次数——我会去隔壁老奶奶家里做客,喝她泡的茶,我会到另一条街道上经常聚到一起的男孩们的场地上看他们打篮球。我还会去图书馆,到任何我在现世想和朋友一起去的地方去交朋友。

和我同年龄的隐世人不多,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我们打听对方的死亡,我们一同感叹生命的无常,我们发现我们又活了过来。

 

无忧无虑的在活着。

 

天堂,多少人憧憬的适宜生存的地方。

 

还有什么不满足?

 

芹菜姐是完全不能理解我的:“为什么想要回去呢?回到下面那个地方,那个破地方?那个地方你要多有资本才能开自己的一场演唱会啊?在这里我只要开场就会有观众啊,我可以自己给自己包装都不用经济人啊!我要多火辣的身材要多火辣的衣服都可以有啊不花一毛钱啊!”

 

我看着她拿着麦克风在我面前不断换着各种女神的衣服跳着舞唱着歌,还不知道从哪里结交的一群舞者朋友帮她伴舞,只能傻笑。

 

芹菜姐姐她是唱的好,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歌星住宅区那边定期开的演唱会。关键是天堂的演唱会里,那些来到隐世的歌手的演唱会不用门票,并且他们演唱会门槛低,功能齐全。没有场地的限制,还能跟偶像近距离接触。

 

像是上次,芹菜姐兴奋的带着我去张国荣的演唱会,就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自封的歌星了。她只会兴奋的嚷嚷:“哥哥在隐世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啊!他要去轮回之前的最后一场啊!!”

 

那一天具体是哪一天也忘了,只知道“哥哥”走了以后,芹菜姐开始像是我一样,望着地球的方向,又是笑又是流泪的自言自语:“要多少年才能孕育一个天才?多少个世纪?他们要经历人世的多少苦痛,才历练成可以来到这里的天使?”

 

现在记起来,我看向一旁的迈克尔,莞尔。

 

又来了一个。

 

人间孕育出的天使,归属于天堂。

 

“我脸上有东西吗?”迈克尔发现我在盯着他,坏坏的笑着,转过头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

 

“当然不是啦,因为你帅啊。”

 

若是以前,我觉得自己打死也不会说出这句话,但是如今……

 

迈克尔年轻了三十多岁的样子,精神奕奕的,他不再像是七天以前刚刚来到隐世那样病怏怏的,憔悴的,而是焕发出了活力。尽管有时候他会暗自神伤——但是我不会看到的,因为他会自己躲起来,不会让我找到。

 

我和他正行走在她女儿的床头的画像里。他的女儿帕里斯正安稳的睡着。

 

“晚安。”迈克尔对于时间已经没有什么概念了,我们的相对时间和人世间的时间的界限十分的模糊。我们的效率快速,不似现世凡人。我们可以飞翔,所以我们看见的东西十分多。

 

对于自己没有困倦,没有物理上的感官,迈克尔适应的十分良好。谁又会适应的不好呢?

 

他可以陪着他的家人朋友一天到晚,看着他们睡去——而他自己的一天还在继续。一天——还是两天?没有界限。他可以在家人入睡的时候去别的地方游玩。

 

“那么,sama,你今天的任务是?”

 

我抬起头,换上了严肃的面孔:“迈克尔,跟我去领证,你还差一个小时可以领入梦证。”

 

迈克尔瞬间的笑意就消失了,瞪大眼睛看着我:“所以……我可以入梦了?”

 

我回头看着11岁的帕丽斯睡颜:“你的孩子今晚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我们会把你三个孩子及你母亲亲人的梦境连接起来。到时候,你就可以进入他们共有的梦境了。迈克尔,你的任务是,结束他们的悲伤的四个阶段,将他们带到悲伤的第五个阶段,接受你的离开。”

 

迈克尔没有说一句话,只不过眼泪掉了下来。

 

 

心理学上,人们将悲伤分为五个阶段。当然,也有人说是7个阶段,但是最常说到的还是五个阶段。

 

至少我们领路人的相关资料上遵从五个阶段原则。

 

每个人的生活的都会经历一些无可避免的伤痛,遭到突如其来的不幸打击、或者痛失所爱。悲伤的五个阶段是一些人在经历悲痛时的共同历程——尤其是痛失所爱之后。

 

“悲伤 (grief) 的过程分通常为五个阶段:①否认(失落) DENIAL ② 愤怒 ANGER ③ 协商(迷茫) BARGAINING ④ 绝望(消极) DEPRESSION ⑤接受 ACCEPTANCE 。”

 

“这很难。”迈克尔摇头:“这很难。他们还都是孩子。”

 

“是的,他们都是孩子,所以要到达接受这一个阶段,花的时间可能比成人要长。”我顿了顿:“但是你希望他们在一直沉浸在悲伤中吗?”

迈克尔抬头,苦笑:“当然不,但是我也不那么希望他们马上开心起来。”

 

我瞪大了眼睛,感觉到嘴唇不受控制的抽动,想要笑又想要假装严肃。

 

(以下内容引用自这里: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809516/

 

“第一阶段,拒绝和否认事实。”我念着手册上的字句:“在这一阶段,悲伤的人拒绝相信或拒绝承认已经发生的事实;他们试图告诉自己,生活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他们甚至通过重演一些过去和爱人一起进行的仪式来使自己确信生活没有变化,例如给已经不在的人倒一杯茶、急于告诉某人你遇见了一位老朋友、脑海中不断闪回过去的对话或时光,仿佛他们不曾离开。这些情况都可能发生在这一阶段里。 ”

 

“毯毯,”迈克尔低下头,我知道他眼里的光华肯定已经暗淡了下来。我们都知道,他最小的儿子从他来到隐世后,几乎都没说过几句话,就像是失语了一般。

 

“第二阶段:愤怒 ,度过了“否认”这个阶段后,人会变得愤怒,他们会通过很多方式表达这种愤怒,例如责怪他人应当对他们失去的事物负责。人的情绪容易变得悲愤和激动,甚至对自己也感到愤怒(例如认为自己应当对亲人的去世负责)。在这一阶段要格外小心,找到合理的方式释放这种愤怒,不要转变为对自己或他人的伤害。”

 

迈克尔摇摇头,轻轻说:他们不会的。” 


“第三阶段:协商,这种协商(讨价还价)也许是和自身,也或者是和自己信仰的神灵(例如上帝)。通常我们会希望奉献一些东西来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例如,我们企图通过达成某项协议,来换回我们我们的爱人,回到悲剧发生以前(可参照《D-gray Man》 或《钢之炼金术师》)。这只是人类希望一切如旧的表现。”

 

迈克尔抬头看着我,苦笑:“我了解这种感受。”

 

我嘴角翘起一边:“倒是你的许多歌迷现在在这个阶段。”

 

迈克尔点点头,不再正视我。

 

“第四阶段,沮丧。沮丧大概是所有痛失所爱的人都会经历的过程,这是五个阶段中最难度过的关口。这阶段中人会觉得疲倦、无精打采,也可能因为突然爆发的无力感而痛哭;感到生活不再有目标;感到愧疚,仿佛一切都是你的错。你可能会觉得这是对你的惩罚,无法再感受到快乐和满足,即使是从那些以往可以让你获得满足感的事物中;人们甚至会有轻生的念头。”

迈克尔抖了一下:“不会的。”

 

11岁的帕丽斯在父亲走了以后,表现的是最好的,也是最差的一个。

作为一个11岁的女孩子,她用话语和行动不停的回忆着父亲的一切。她浏览关于迈克尔的照片,图书,影片。听着迈克尔的歌曲,诉说着迈克尔的故事……

 

但是她夜晚却也在说,也在看,难以入眠,让人担心她的身体。

 

而最大的王子杰克逊,担当起了一个大哥哥的角色。他想安慰弟弟妹妹,但是一开始总是很难。他自己也还只是个孩子。

 

“第五阶段:接受。这是悲痛的最后一个阶段,这时人们意识到生活必须要继续下去,可以接受失去亲人的事实。而后开始为达到未来的目标而努力。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做到这一点,但是最终会做到的。 ”

迈克尔用食指和拇指捏紧了手中刚刚领到的入梦证明,松开了另一只一直握着我的手的左手。

 

“你该知道我的意思……”我再次开口,看到迈克尔皱起的眉头:“你该知道,只要你的亲人孩子还能感觉到你还在他们的身边……他们会一直放不开……而那是因为你放不开……迈克尔,放开他们,他们放开了你……才不会再继续悲伤。”

 

“他们不会记得这场梦是吗?”他回头抿了抿唇给了我一个勉强的笑容,“但是他们会收到暗示对吗?”

 

“去吧迈克尔,”我微笑着看着他走向入梦的入口,就在隐世的那个唯一神明的大殿下方。“我知道入梦是怎么一回事,我看了会哭的。”

 

我没有跟去,独自回到了我的天堂里,禁不住去回忆自己一年前入梦的时候的情景。

 

梦境里,我和父母亲说了我在现世里从未说过做过的话,我和他们一起做了我们从来嘴上说说却从未一起做过的事情。

 

迈克尔和孩子们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

 

他会告诉他的大儿子要懂得“长兄如父”吗?

 

他会告诉小儿子他一直都在吗?

 

他们会去海边散步,一起看朝阳升起,再一次吗?

 

他们会在一起,一起当最后的一天家人。

 

那些没完成的约定,那些没说完的话,那些曾经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或者手上的戒指。

 

突然的回头,没有人在那儿叫你。

 

眼角的余光,没有人在那儿看你。

 

梦终究会醒的。

 

当现世的人不再抱着沾有你气息的衣物哭泣,不再在你的房间徘徊。

 

当他们走出屋子望着天空不再只想到你。

 

当他们可以在阳光下快乐的想起你。

 

……你才真正的成为了隐世的合格公民。

 

但是……

 

如果是个普通的人,这种合格很快就可以拿到。但是迈克尔不行……每天,除了家人,源源不断新增的歌迷在追忆……但是幸好,这种牵挂比较容易摆脱,只要迈克尔别去招惹他们。

 

我看着迈克尔一步步的走向了入梦的入口,他的背影显得愈加的脆弱。

 

真正的别离时刻就要到来了,我却不能见证。


樱子Ayo
是一家人的自拍啦💖💖💖

是一家人的自拍啦💖💖💖

是一家人的自拍啦💖💖💖

芹菜满地

小颂歌

真理游戏,赤子自欣然赴约。

谎言世界,孩童易迷失战场。

 腹背受敌,曾遭万箭穿心。

蚀骨之痛,却回世界以歌。

 

真理游戏,赤子自欣然赴约。

谎言世界,孩童易迷失战场。

 腹背受敌,曾遭万箭穿心。

蚀骨之痛,却回世界以歌。

 

樱子Ayo
那我就先放个进度8!!!我有在...

那我就先放个进度8!!!我有在画画啦!

那我就先放个进度8!!!我有在画画啦!

樱子Ayo
我画完了第一次做后妈【我也不知...

我画完了
第一次做后妈【
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画这张图的心情
反正就是
我和Michael都好生气!!!妈的!善良不是圣母让你们任人宰割的!!!

我画完了
第一次做后妈【
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画这张图的心情
反正就是
我和Michael都好生气!!!妈的!善良不是圣母让你们任人宰割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