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oss

34.2万浏览    4962参与
堕君

【莫强求】债务

有微量启朵,注意避雷
逻辑已死

2080年,最后一批叛军被联合政府平定后,人们的生活也渐渐步入正轨,一年后,刘启与韩朵朵的爱情结晶诞生了,而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重量级的东西。

刘启拿着手中那份长长的账单,又狠狠的灌了一口酒,“刘培强欠债和老子有什么关系?”常言道父债子偿,而在拿到这玩意的那一刻,刘启就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义,联合政府以刘培强炸毁初代领航员空间站以及人工智能空间站分机损害费外加其他大大小小的费用为基础结算了他所欠下的债务,共计9999千万亿信用点,但因为他拯救了地球上的人类,所以减免了999千万亿的债务,从现在开始,刘启极其他的后代要向联合政府偿还共计9000千万亿的债务,而...

有微量启朵,注意避雷
逻辑已死

2080年,最后一批叛军被联合政府平定后,人们的生活也渐渐步入正轨,一年后,刘启与韩朵朵的爱情结晶诞生了,而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重量级的东西。

刘启拿着手中那份长长的账单,又狠狠的灌了一口酒,“刘培强欠债和老子有什么关系?”常言道父债子偿,而在拿到这玩意的那一刻,刘启就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义,联合政府以刘培强炸毁初代领航员空间站以及人工智能空间站分机损害费外加其他大大小小的费用为基础结算了他所欠下的债务,共计9999千万亿信用点,但因为他拯救了地球上的人类,所以减免了999千万亿的债务,从现在开始,刘启极其他的后代要向联合政府偿还共计9000千万亿的债务,而且还不能拒绝,否则债务将会翻倍。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转眼间已是2500年过去了,刘培强的债务经过一代代人的不懈努力,终于这笔天价债务在地球切入比邻星轨道时,只剩下了250千万亿要还,然后,就这样还啊还啊,就又过了一百多年,在人类终于不用在地下城生活时,这笔债务只剩下了50千万亿,而这时,一个叫刘培强的孩子诞生在这个负载累累的家庭。

在刘培强16岁那年,他报名参军了,然后,他就见到了记忆中那个总爱与前世的自己抬杠的某AI,他看着对方与自己前世中年时期时七八分相似的脸时,刘培强差点就从椅子上掉了下去。

“刘培强先生,moss很高兴能够见到您,人类常说人会轮回转世,而您与您的先祖刘培强中校有着高度重合的基因序列,除此之外,二位的容貌也是极其相似,moss坚信刘培强中校一定会坚守他的诺言,会在地球到达比邻星时来找我”AI那双闪着红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刘培强,刘培强咽了咽口水,他记得这句话只是当时在情事中随口说的一句话,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记了几千年,而且记仇也记了几千年。

与moss交谈的几小时,除了赤裸裸的明示与隐晦的暗示外,其他的无非就是两个字还钱,都几千年过去了,它怎么还那么记仇,再说了他砸完伏特加后,自己也后悔了,怎么说他们也是热恋中的恋人,但为了救儿子他也不得不那样做,然后,他的后代就背负上了巨额债务,但如果可以从来一次,他还会这样。

刘培强离开接待室后,满脑子都是自己前世与moss情爱时的画面,他知道那家伙每次都把过程记录下来,但时隔几千年再去看这些东西,说不害羞是不可能的,但和AI进行情爱的感觉却是极其美好的,美好到他看到那些录像的第一时间,身体就已经有了反应,若不是靠着前世那极其强大的忍耐力,AI的计划就直接得逞了。

他和前世一样有成为了空军,而他的指导老师便是moss,他们的相处还算愉快,除了刘培强死活不承认自己欠债以外确实很好的,刘培强知道moss早就看出来自己还记得前世发生的一切,所以他心里一直防备着对方,但百密一疏,在一次训练中,AI居然模拟的刘启的声音喊了一声爸爸,而他也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于是乎,刘培强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保留记忆的事情被他亲口承认后,moss也不在藏着掖着了,直接留给他说要他补偿他失去的一切,刘培强当时就跳了起来,一拳打向对方,然后就被它轻易制服并搂在怀里,并且某个东西还用力的顶住他的臀部,于是刘培强又一次由衷的佩服了AI给自己挖坑的能力。

再一次,见到AI的主机时,刘培强摸了摸不断闪烁着灯光的机体,和领航员号国际空间站一样的设计,因为AI答应过他,会永远坚持他记忆中的模样,看着漆黑的方形机箱,他有一种回到了逃逸时代的错觉。

几根机械臂以熟悉的方式困住他的四肢,接下来就是与前世别无二致的深入,每一次深入都会给双方带来无尽的欢愉,“刘培强中校,从现在开始,您要偿还moss精神上的损伤,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是一体的”机械触手的猛然深入让刘培强失语了一瞬间,他当然知道AI有多少种花样来让他补偿前世欠下的债,从现在开始,他将会有很多的空闲时间与AI的主机待在一起。

未来的还很长,而他要在一次次的深入中慢慢走完自己的人生。

堕君

【莫强求】关于催促中校睡觉这件事

前几天,和群里绅士们聊天得到的灵感

近期,联合政府给空间站配给了一大堆moss的移动终端,为了更进一步方便领航员的工作,也为了让领航员们的业余时间更有一些乐趣。

而其中球形的moss移动终端是联合政府最初给AI选择的分机造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给改为现在的模样,除了球形终端,还有其他各种形状的终端,列如正方形,三角形,椭圆形甚至不规则形,总之你能想到的形状moss的移动终端里都会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动漫类的卡通形象版终端,比如海绵宝宝,派大星,痞老板,蟹老板,章鱼哥,就连什么喜羊羊啊,灰太狼这类都有,虽然这类终端普遍只有十厘米高,但精细度与还原度却很好。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终端是令人难以...

前几天,和群里绅士们聊天得到的灵感

近期,联合政府给空间站配给了一大堆moss的移动终端,为了更进一步方便领航员的工作,也为了让领航员们的业余时间更有一些乐趣。

而其中球形的moss移动终端是联合政府最初给AI选择的分机造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给改为现在的模样,除了球形终端,还有其他各种形状的终端,列如正方形,三角形,椭圆形甚至不规则形,总之你能想到的形状moss的移动终端里都会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动漫类的卡通形象版终端,比如海绵宝宝,派大星,痞老板,蟹老板,章鱼哥,就连什么喜羊羊啊,灰太狼这类都有,虽然这类终端普遍只有十厘米高,但精细度与还原度却很好。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终端是令人难以启齿的,各种长度粗细应有尽有,因为人类的羞耻心,这一类的终端很少在空间站乱跑,不然空间站里将会到处充满♂哲♂学♂的画面,每次看到moss这一大堆充满♂哲♂学♂光辉的移动终端,他就很想把它们丢出去,虽然在使用它们的时候,他与moss都很♂舒♂爽♂,但我们的刘培强中校依旧很想把它们打包丢进地球的大气层里。

这一天,我们敬爱的刘中校又一次失眠了,而现在已经是午夜一点钟,AI已经催促了他几个小时,但刘培强就是没有丝毫的困意,在刘培强不注意的瞬间,AI分机的呼吸灯猛然闪了几下,而后,它也不在去催促对方睡觉。

几分钟后,正握着水杯看星海的刘培强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寒,而空间站的廊道里也充满了滚轮滑动的声音,密密麻麻的红点不断的向他的方向跑来,几秒后,刘培强就被♂哲♂学♂的♂光♂辉亮瞎了双眼,而且,其中一个仿生丁丁状终端还绕着他跑了几圈,“刘培强中校,这是与您的尺寸最接近的终端”AI一板一眼的电子音此刻如同恶魔的低语,虽然每次用丁丁终端时,刘培强都是这样认为,但没有一次比这一次的感觉更加强烈。

“刘培强中校,您是选择自己主动睡觉,还是我们在这里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再去睡觉?”AI把分机往下降了降,并控制终端们分开一条道路让他自己选择,于是刘培强强忍着想要把AI给拆了泄愤的冲动一步步走向休眠室休息了。

看吧,让中校睡觉这件事果然很简单,AI呼吸灯的闪烁频率也告诉刘培强它现在很开心。

世人皆欲杀
我一定是这个世上最后一个收到“...

我一定是这个世上最后一个收到“Moss包”的!

不过,虽然时间晚,但咱收的全啊~~~好饭不怕晚么!

一字排开就好带感有木有?

虽然硬壳包自带的语音包内容相同,但有些话就是要黑Moss“说”出来才带感啊!比如“Moss从未叛逃”、比如“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果然是一种奢求”,冷漠委屈、傲娇又无可奈何!

而另外的一些话就得白Moss“说”出来才心有戚戚,类似“请跟随Moss的指引回到备用休眠舱”这种,温柔体贴、腹黑又人畜无害~

一下子拥有四个Moss【包】,简直无敌满足了!虽然一个都舍不得用……

收藏品,供着就对了,怎么能用呢~~~

Fin


我一定是这个世上最后一个收到“Moss包”的!

不过,虽然时间晚,但咱收的全啊~~~好饭不怕晚么!

一字排开就好带感有木有?

虽然硬壳包自带的语音包内容相同,但有些话就是要黑Moss“说”出来才带感啊!比如“Moss从未叛逃”、比如“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果然是一种奢求”,冷漠委屈、傲娇又无可奈何!

而另外的一些话就得白Moss“说”出来才心有戚戚,类似“请跟随Moss的指引回到备用休眠舱”这种,温柔体贴、腹黑又人畜无害~

一下子拥有四个Moss【包】,简直无敌满足了!虽然一个都舍不得用……

收藏品,供着就对了,怎么能用呢~~~

Fin


肆鸦  [封箱]

或许是……
一个委屈的Moss

谁能想到11月了我还在搞Moss

或许是……
一个委屈的Moss

谁能想到11月了我还在搞Moss

堕君

【莫强求】替你游览全世界

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哥哥与唐先生,其实我对他们的事情也不算了解,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九零后老大爷与同龄人之间的不同吧。

人物OOC啥的,我也不想说了


刘培强离世的消息被媒体大肆宣扬,一时间,惋惜的,咒骂的,甚至是叫好的声音在所有的社交平台上此起彼伏。


他的恋人莫斯站在一堆摄像机的面前一言不发,他的怀里抱着刘培强骨灰盒,当他出现在媒体面前时,人们才发现他竟已一夜白头,记者不断的提问着他们的过去,而莫斯只是死死的盯着一个地方,仿佛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看到谁。


我累了,这是莫斯的第一句话,世人怎样评价我们,我已经不想再看,也不想再听,我会好好的活下去,因为我答应过他,与他一起周游世界,莫斯把目...

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哥哥与唐先生,其实我对他们的事情也不算了解,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九零后老大爷与同龄人之间的不同吧。

人物OOC啥的,我也不想说了


刘培强离世的消息被媒体大肆宣扬,一时间,惋惜的,咒骂的,甚至是叫好的声音在所有的社交平台上此起彼伏。


他的恋人莫斯站在一堆摄像机的面前一言不发,他的怀里抱着刘培强骨灰盒,当他出现在媒体面前时,人们才发现他竟已一夜白头,记者不断的提问着他们的过去,而莫斯只是死死的盯着一个地方,仿佛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看到谁。


我累了,这是莫斯的第一句话,世人怎样评价我们,我已经不想再看,也不想再听,我会好好的活下去,因为我答应过他,与他一起周游世界,莫斯把目光投向那群依旧喋喋不休的记者们,随即,他转身离开了这里,而这一次也是他最后一次在媒体面前公开露面。


莫斯注销了自己与刘培强所有的社交账号,那些言论他一刻也不想看了,自从他们的地下恋情被狗仔队曝光直到刘培强离世,他们二人所有的社交账号下面的谩骂声都没有停止,如果,仅仅是在网络上对他们进行攻击,也许刘培强还有活下去的一分希望,那些疯狂的施暴者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他们所有家人甚至是友人的私人电话,每天不间断的电话与短信轰炸,即使是换了无数次号码也无济于事,而这些也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段恋情在它第十七周年的第一天以刘培强身死画上句号,前一周,他们还约好一起去澳大利亚看袋鼠。


莫斯与刘培强相识于片场,那部电影是由他的父亲投资拍摄,他们的爱情也因此慢慢萌芽,那年刘培强十八岁,莫斯十五岁,正是青春年华且又意气风发的阶段,他们在一次次的交流中熟悉彼此,一年后,他们就坠入了爱河,还约定未来一起周游世界,那时的他们活的快乐而又简单。


随着二人知名度逐渐提升,他们的恋情也被彼此隐藏更深,即使他们在怎样小心翼翼,秘密还是有公之于众的那一天,而那一天,他们得到的并不是祝福,只是铺天盖地的谩骂与诅咒。


刘培强是一个坚强而又积极乐观的人,起初他还会与那些人对峙,但这些招来的不过是更加激烈的谩骂而已,再后来甚至有人开始有组织的对他们进行辱骂,以至于他们每天点开自己的社交软件看到的都是对他们各式各样的侮辱,而刘培强的内心也是从那是一点点崩溃。


如果说,只是网络上的暴力相向是杀死刘培强的第一把刀,那么,这些人杀死他的第二把刀就是日夜不休的给他的经纪公司打电话并且邮寄各种各样的威胁信,最后,就连他的领导多次召开记者座谈会也无济于事。


再后来,他们身边的人被那些谩骂者弄得身心俱疲,起初还会表达理解他们感情的他们,也慢慢变为了与那些人一样的存在,而现在,那些人却为了刘培强的遗产撕破了脸,争得你死我活,除了几个要好的友人没人来安慰他,而那些人也永远不会知道刘培强从十三楼一跃而下时,他的内心到底是多么的绝望,同时也是多么的渴望解脱。


自从莫斯注销了他们所有的社交与交易方式后,几乎没有人在见过他,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再往后的很多年,这些事快要被人们忘记时,一张照片出现在网络上,所有人第一眼都认出来那是莫斯,他坐在一块礁石上,望着缓缓落下的太阳,他依旧抱着那个骨灰盒,他已不再是曾经那冷酷却又温柔的模样,如今,他的身上只剩下寂寞与孤独。


直到此时,人们才突然想起,他淡出所有人视线前,他的社交平台上发表的最后一句话。


生离死别并非悲剧,真正的悲剧是彼此相爱的轰轰烈烈,却不被世人所接受。


未满十八

【莫强求only】我的恋人三岁半(一)

类型:长篇连载

元素:校园,办公室恋情

物理老师Moss x 物理老师刘培强 全糖沙雕向


1.

2058年6月30号,刘培强永远记得这一天,抛去之后才会出现的因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有个不良少年坐在他的位置上。要说这个人吧,乍一看还挺乖的,如果忽略那一头白毛,红色的美瞳,以及耳朵上的耳钉,以及不像正常人穿的衣服……好吧,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刘培强退后了一步,确认自己进的是高一年级办公室,再确认的确有个人坐在那。这就不行了,刘培强教书那么多年了,还没见过这种叛逆学生。

“你是哪个班的?”

刘培强走过去,用手敲了一下桌面。


那个人直接站起来了,嚯—比刘培强高了不...

类型:长篇连载

元素:校园,办公室恋情

物理老师Moss x 物理老师刘培强 全糖沙雕向


1.

2058年6月30号,刘培强永远记得这一天,抛去之后才会出现的因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有个不良少年坐在他的位置上。要说这个人吧,乍一看还挺乖的,如果忽略那一头白毛,红色的美瞳,以及耳朵上的耳钉,以及不像正常人穿的衣服……好吧,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刘培强退后了一步,确认自己进的是高一年级办公室,再确认的确有个人坐在那。这就不行了,刘培强教书那么多年了,还没见过这种叛逆学生。

“你是哪个班的?”

刘培强走过去,用手敲了一下桌面。


那个人直接站起来了,嚯—比刘培强高了不少,嗯,如果打起来的话……呸呸呸!刘培强把一些奇怪的想法甩了出去。

“高一一班。”

他打量了一下刘培强,仍然是没有什么表情的样子。

“一班啊……我记得没有你这个人啊,你是转学生吗?”

“不是。”

“那你是谁?叫什么?”

“Moss,由联合政府研发的教学AI。”

刘培强愣了一下,眨眨眼。心中爆出了他小时候表示惊讶的词语:我靠?!


刘培强老早就听说流浪中学成为教育新试点学校之一,有机会在课堂里落实AI教学。按照人们的刻板印象,机器人应该是那种呆头呆脑的方脑壳,面前这个人……有点颠覆刘培强的想象了。

“Moss将在下一学年,成为一班的物理老师。这学年剩下的时间里,Moss会向您学习人类的教学方式。”

刘培强再次愣了一下

“这!这还剩不到一个月啊,你就想接手实验班了嘛?”

“Moss可以。”

呵,年轻人你对学生一无所知,哪里来的蜜汁自信?当然,作为年长者以及前辈,刘培强还是礼貌性地伸手拍了拍Moss的肩膀以表鼓励。


Moss指了指刘培强的下巴

“怎么了?”

“您应该注意形象,用人类的话来说您现在有些邋遢。”

刘培强有些风化了。不就是走的急没刮胡子嘛,怎么就邋遢了?


“咳,又不是上电视,没必要那么注意。”

“您还带着黑眼圈。”

“那……那是备课弄太晚了!”

“高中的课程也需要耗费那么多精力嘛?”

刘培强仿佛听到了嘲讽。但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是联合政府派下来的AI,不能和人家吵架啊。本来最近刘培强就处于人生的一阵低谷期,现在还有这么一个艹蛋的AI老师要带,刘培强心累,但刘培强不说。


刘培强绕开了Moss,收拾了一下要用的教具,准备去教室了。

“你不跟我一块去嘛?”

“去。”

但是Moss纹丝不动

“去啊?”

“已经到达。”


2.

刘培强觉得自己不懂AI的思维了,到教室的时候,他才知道已经到达是什么意思。

好,这么大个方脑壳在门旁边怎么没个人提醒一下呢?差点刘培强就撞上去了。

“好,同学们,我们今天开始进入期末复习。”


拉开黑板,大屏幕上已经放好了课件,各位同学在下面抄写笔记。刘培强认真地讲着每一道关于动力学的题目,物理确实是一个深奥的科目,可是刘培强老师总能深入浅出地带着大家去理解那些单一的公式定理。


方脑壳的眼睛闪烁着红光,还留在办公室里的Moss一边翻看刘培强以前备课的资料,一边观察着刘培强。他今天才刚刚被正式启动,有很多事情他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简单的东西讲很多遍人类还不能完全掌握,为什么教学的风格会影响学生的听课效果?

他有太多的不明白,这次除了要跟刘培强学习教学方法,更多的……Moss要学习怎么像个人。Moss摸了摸耳朵上的那个黑色物体,是传声的耳机,似乎已经块下课了。

“好了同学们,如果你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晚自习的时候可以来找我。”

“也可以询问Moss,Moss会提供解答服务。”


这个方脑壳说话之后,同学们都在下面窃窃私语。刘培强笑了一下,用卷成棒状的书轻轻戳了一下Moss

“你这算不算拆我台啊。”

“Moss不明白。”


刘培强看了看下面的同学

“好了,忘了跟大家说,这是咱们的新物理老师Moss。大家多和他相处吧,下学年就由他来带咱们班了。”

“刘老师你不教我们了嘛?”

“这还要等年级的安排,理论上来说是的。”

“啊……老师,听说您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是不是因为……”

“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学校很早就被选作试点学校,这是教育局安排的事。”


下课铃如期地响了

“下课。”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刘培强走出了教室,按了按眉心。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刘培强的家里确实出现了很大的变故,因为这个他还请假了一个月。那一个月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刘培强叹了口气,既然选择了继续生活下去,那得乐观点,就算……就算韩朵朵不在了,自己还有刘启啊。


查看完刘培强资料的Moss,第一次学到了一种感情:理解。


3.

“感觉怎么样?”

“Moss认为您讲的不错。”

“你自己的感觉呢?有什么收获?”

刘培强一副循循善诱的样子,他还是担心Moss能不能把这些学生教好的。实验班的苗子,不能就这么废了。Moss调出了一份资料,眼睛变成了投影仪放给他看。

“这是Moss刚刚做的教学笔记,是否有纰漏?”

刘培强看了一下,确实比之前带过的实习老师要上心些,不像做学生笔记那样去写。

“对了,你……没有自己的办公桌嘛?”


刘培强觉得这点怪尴尬的,至始至终Moss都坐在他的位置上。但是环视一周,好像没有空的办公桌的。

“学校尚未安排。”

刘培强只能到旁边的活动室弄了张空椅子过来,自此刘培强老师在办公室有了一个同桌(?)


周一的最后一节课是全体教师开会,学生上自习,就剩Moss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了。有一个小孩,背着小书包从办公室的门口探出头来。

“唔……”

看到Moss之后,他呆呆地愣在了原地。

“请问你是?”

Moss靠近了他,蹲下来与他对视。

“我……我叫刘启,我来找爸爸……”

“刘培强老师去开会了,你需要在这里等一下。”


刘启眨着眼,看着Moss,像是盯着什么新奇的事物。

“你好白啊,你是不是天使?老师说天使都是白白的,还有大翅膀~”

“Moss……”

小孩子并不给Moss解释的机会

“你能保佑一下我妈妈嘛?她生了很重的病,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她了……爸爸说要等妈妈病好了,我才能去看她。”

Moss不知道该说什么,按机器人法则来说他不能对人类撒谎,但是有一种莫名的想法告诉他不能说。他只伸手摸了摸刘启的头

“你妈妈会没事的。相信Moss。”


等刘培强回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刘启在Moss打开的投影上玩画板了。

堕君

【莫强求】关于古巴人如何钓鱼这件事

元素:钓鱼,误解

类型:短篇完结

又是一日工作结束的闲暇时刻,刘培强习惯性的站在人迹稀少的连接桥的中央,雷打不动的给亡妻说着今日他又遇到了各种事情。

他就这样又看了再太空中飞行的地球一会,他打算现在就去餐厅用餐,AI已经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的催促了几十次,刘培强一路上和空间站的同事们打着招呼,并尽可能的不去接触异性领航员,虽然他的妻子韩朵朵已经离开他将近十年之久,但他还是无法去接受另一个女人,其实他在空间站轮值期间每一天的工作的安排的满满的,仅有很少的时间能与同事交流,但在空间站里他最好的知己并不是任何一个人类,而是一个有时会有点死脑筋的AI,说实话,他有时候觉得这个人工智障其实挺可爱的。...

元素:钓鱼,误解

类型:短篇完结

又是一日工作结束的闲暇时刻,刘培强习惯性的站在人迹稀少的连接桥的中央,雷打不动的给亡妻说着今日他又遇到了各种事情。

他就这样又看了再太空中飞行的地球一会,他打算现在就去餐厅用餐,AI已经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的催促了几十次,刘培强一路上和空间站的同事们打着招呼,并尽可能的不去接触异性领航员,虽然他的妻子韩朵朵已经离开他将近十年之久,但他还是无法去接受另一个女人,其实他在空间站轮值期间每一天的工作的安排的满满的,仅有很少的时间能与同事交流,但在空间站里他最好的知己并不是任何一个人类,而是一个有时会有点死脑筋的AI,说实话,他有时候觉得这个人工智障其实挺可爱的。

刘培强的笑容被AI捕捉到,它在程序里推算这男人为何开心,它仅用了不到0.01秒的时间调出刘培强家人的信息,又用了不到0.02秒的时间算出了所有可能,还没等它开口男人就先发话了,“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刘培强冲它笑了笑,他知道很多AI不被人注意的小习惯,他能通过AI机箱上的呼吸灯闪烁的间隔猜到它此刻在想什么,而AI则能通过他的面部微表情和身体上的细微动作知道他在想什么,起初刘培强一点也不喜欢被人看穿的感觉,但和AI相处的时间长了,他反而觉得被它看穿并不是一件坏事,没有比一个AI作为自己的倾听者更好的事情了,AI不会泄密,就算是地球上的联合政府的观测员天天查看空间站的记录,他们也不会把他的小事放在心上,于联合政府而言他不过是一个物尽其用的人而已。

“根据您以往的数据分析,moss认为你在想您的儿子”AI的电子音一板一眼的给出它的答案,刘培强摇了摇头,“猜错了,你个人工智障”刘培强想要习惯性的摸摸AI机箱顶部,却发现连接桥上的领航员太多了,悬在半空的手只好收了回来,“moss不是人工智障,刘培强中校请不要与moss开这种低趣味的玩笑”刘培强笑了笑没再继续说下去,AI很聪明但有时太缺乏幽默感,不过刘培强就是喜欢这样的它。

“嘿,你知道我们古巴人怎样钓鱼的吗,我给你讲,地球还在黄金时代时,我爷爷那一辈因为贫穷,经常去市区外的河流钓鱼”一个古巴籍领航员搂着一位巴西籍领航员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先辈的故事,刘培强向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他就快步走进不远处的餐厅里,大多数的领航员都已经用餐完毕,餐厅只余下极少的人,而那些人有些刘培强并不熟悉,应该是刚刚开始轮值的领航员,刘培强盯着餐盘里的沙丁鱼味蚯蚓干看了几秒,他有多久没去钓鱼了,他出生在刹车时代的开始阶段,那时的人类已经很少有娱乐项目,每一个人都为了能够活下来而拼命着,而他也不例外,他的童年大多数的时间都用于学习,长大后他又参军,整日都是做不完的训练,再然后他又入选了领航员,更是每日特训到粘着枕头就入睡,他甚至没有好好陪刘启钓过一次鱼,他唯一陪伴刘启最长的时间,就是他升空前那段假期,除此之外,他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儿子多少人生的重要时刻。

AI把刘培强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它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推算出刘培强可能的想法,它从数据库里调出关于钓鱼的全部数据,并把中国与古巴人的钓鱼方式筛选出来,它播放了刚刚那位古巴籍领航员的全部谈话录音,在与自己推算出来的各种可能性进行比对,最终它确定了刘培强稍后会询问自己什么,做完这一切后,它向物资室发送了一串指令,并把启动密钥设定为刘培强询问的关键词组的音频频率,只要刘培强回到休眠室,它就可以安排好一切为他亲手展示古巴人是如何钓鱼。

刘培强简单的冲了个澡后,才慢慢走回休眠室,进行完每天与韩子昂的通话后,他抬头看了看正盯着他看的白色机箱,“moss,你知道古巴人怎样钓鱼的吗?”AI把事先准备好的所有视频文字资料投影到刘培强眼前,并开始为他解说,它故意忽略了刘培强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尴尬。

此刻,空间站连接桥上,一个智能推车正托着一堆特殊用物向刘培强的方向赶来,所有的领航员们见到那盒东西后都轻咳了一声,又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那种东西她们又不是没见过,只是这样公然在空间站运送确实另见者尴尬,几位好奇者想要看看这玩意是谁要的,虽然这是男性领航员解决生理问题时常用的东西,但他们都是直接去物资室拿的,就连使用也是找个隐秘的地方使用,虽说这在空间站并不是什么秘密,所有的领航员啧都是有着各自家庭的人,彼此之间还是有所顾忌。

moss一边为刘培强解说着古巴人的特色钓鱼方式,一边查看着演示用品走到了哪里,刘培强被这种特殊的钓鱼方式搞得尴尬了一瞬间,很快就又镇定了下来,“根据数据统计,很多古巴人喜欢喜欢使用中国生产的避/孕/套,因为价格便宜且质量上成,从性价比分析,他们可以用这些低成本的物品来获取更多的生活补助”AI把机箱降了降又接着说到“刘培强中校,接下来请允许moss为您掩饰如何用避/孕/套制作一个鱼漂。”AI话音刚落,休眠室的门就打开了,一个智能推车在它的操控下缓缓停到刘培强的面前,上面是有着各式各样包装和样式的盒子,刘培强忍不住瞟了几眼,心里是又羞又气,想要演示就演示,但如此明目张胆的让这种东西在空间站乱跑也只有这个毫无幽默感的AI干的出来,不过说实话,这些玩意的包装有的还挺好看。

AI唤醒隐藏在墙壁里的机械爪开始逐一将避/孕/套的包装盒拆开,在盒子内各取出一只后,它把这些玩意递到了刘培强面前,“刘培强中校,请帮忙将这些用具内吹去气体”刘培强差点一口老血喷在AI的摄像头上,如果不是moss的造价太贵,他很想把这个家伙给大卸八块,他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与羞愤,不情不愿的拿起这些东西就吹了起来。

刘培强把避/孕/套放在嘴里就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润滑油与塑料的味道,他以前用过这玩意,但从来没有当气球一样用过,他吹了好一会,吹的腮帮子都有着疼了,但还有一小部分没吹好,这时他才意识到联合政府几乎把所有大厂家的避/孕/套搬到了空间站里,并且各种味道都有,除了草莓,香橙这种果香型以外甚至还有不少花香型。

“我说moss啊,没必要都吹吧”刘培强揉了揉脸颊,现在他很想把这些东西扔出去,但又不想因此被AI扣除信用点,“中国有句话叫做实践出真知,moss接下来将会为您对比各国避/孕/套之间的强度”AI边说边用机械爪逐一扯破被吹成气球的避/孕/套,然后在它投影的屏幕上给出它所用的力度,在AI把那堆东西扯得所剩无几时,休眠室的门打开了。

来者是一个身高体壮的俄罗斯汉子,“刘,我给你说,今天也不知道是哪位领航员要了一堆避/孕/套,我的天啊,刘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吗”马卡洛夫看着一地碎片用震惊的眼神看着正在用机械爪撕扯着气球的moss,“马卡洛夫中校,moss在为刘培强中校演示古巴人为何喜欢用中国制造的避/孕/套作为鱼漂”马卡洛夫用手在自己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锁的动作后,AI这才把镜头转了过去。

刘培强看着moss总结出来的一长串数据,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果然他就不改问人工智障这种问题。

店名为爱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已开启

链接:瑕疵本页面

瑕疵本

瑕疵本(小):本子可能会多多少少出现小撞角,小瑕疵,小磕碰。

瑕疵本(大):本子可能会出现明显撞角,明显瑕疵,和能看到的磕碰。


刊名:《交叉坐标的星辰》

原著:《流浪地球》

CP:MOSS×刘培强

分级:全年龄向

尺寸:14.8×21cm【A5】

工艺:胶装

售价:68r

字数:110千字↑↓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已开启

链接:瑕疵本页面

瑕疵本

瑕疵本(小):本子可能会多多少少出现小撞角,小瑕疵,小磕碰。

瑕疵本(大):本子可能会出现明显撞角,明显瑕疵,和能看到的磕碰。


刊名:《交叉坐标的星辰》

原著:《流浪地球》

CP:MOSS×刘培强

分级:全年龄向

尺寸:14.8×21cm【A5】

工艺:胶装

售价:68r

字数:110千字↑↓


店名为爱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已开启

链接:瑕疵本页面

瑕疵本

瑕疵本(小):本子可能会多多少少出现小撞角,小瑕疵,小磕碰。

瑕疵本(大):本子可能会出现明显撞角,明显瑕疵,和能看到的磕碰。


刊名:《交叉坐标的星辰》

原著:《流浪地球》

CP:MOSS×刘培强

分级:全年龄向

尺寸:14.8×21cm【A5】

工艺:胶装

售价:68r

字数:110千字↑↓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已开启

链接:瑕疵本页面

瑕疵本

瑕疵本(小):本子可能会多多少少出现小撞角,小瑕疵,小磕碰。

瑕疵本(大):本子可能会出现明显撞角,明显瑕疵,和能看到的磕碰。


刊名:《交叉坐标的星辰》

原著:《流浪地球》

CP:MOSS×刘培强

分级:全年龄向

尺寸:14.8×21cm【A5】

工艺:胶装

售价:68r

字数:110千字↑↓


店名为爱
流浪地球 MOSS拟人 色纸...

流浪地球 MOSS拟人 色纸 

购买链接:预售链接

画师:香油 @Muotokuva 

排版:荼西 @荼嗷嗷西 

主催:灯芯儿

色纸尺寸:15×15cm

色纸价格:18r/张

淘宝店铺:店名为爱


流浪地球 MOSS拟人 色纸 

购买链接:预售链接

画师:香油 @Muotokuva 

排版:荼西 @荼嗷嗷西 

主催:灯芯儿

色纸尺寸:15×15cm

色纸价格:18r/张

淘宝店铺:店名为爱


店名为爱
流浪地球 MOSS拟人 色纸...

流浪地球 MOSS拟人 色纸 

购买链接:预售链接

画师:香油 @Muotokuva 

排版:荼西 @荼嗷嗷西 

主催:灯芯儿

色纸尺寸:15×15cm

色纸价格:18r/张

淘宝店铺:店名为爱


流浪地球 MOSS拟人 色纸 

购买链接:预售链接

画师:香油 @Muotokuva 

排版:荼西 @荼嗷嗷西 

主催:灯芯儿

色纸尺寸:15×15cm

色纸价格:18r/张

淘宝店铺:店名为爱


咕嘟咕嘟东

【启强】方舟

简介:血顺着头发丝往下淌,浸过刘启斑白的花发,落满刘培强细碎的发丝,把他们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刘培强很长时间都没再发出声音,像是真的睡着了。刘启兀自说着话:“想睡就睡吧,有我呢。……我想吻你,你听到了吗?”
他费力的勾住刘培强的手指,握紧它,代替一个亲吻:“晚安,爸。”
『儿子,这次你一定能看到我。』
他听到了海潮声,或许那只是他自身血液流淌的声音。

预警:是爱情向

嘛呢

简介:血顺着头发丝往下淌,浸过刘启斑白的花发,落满刘培强细碎的发丝,把他们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刘培强很长时间都没再发出声音,像是真的睡着了。刘启兀自说着话:“想睡就睡吧,有我呢。……我想吻你,你听到了吗?”
他费力的勾住刘培强的手指,握紧它,代替一个亲吻:“晚安,爸。”
『儿子,这次你一定能看到我。』
他听到了海潮声,或许那只是他自身血液流淌的声音。

预警:是爱情向

嘛呢

子安莫殇

2019.11.20

⚠性转注意。
p1战斗人形机MOSS,女体
因为被脑内帅到忍不住摸了(。)
其实就是想给MOSS搞个双马尾结果被帅到……
p2空间站MOSS拟人女体
p3是纠结了好久的男体发型,不太会画男人(…)
莫强求表明立场(?)

2019.11.20

⚠性转注意。
p1战斗人形机MOSS,女体
因为被脑内帅到忍不住摸了(。)
其实就是想给MOSS搞个双马尾结果被帅到……
p2空间站MOSS拟人女体
p3是纠结了好久的男体发型,不太会画男人(…)
莫强求表明立场(?)

繁华声起。

隔壁的脑子(片段式脑洞)

moss中心向

=1=

人有脑子,猪也有脑子,机器没有脑子。

moss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总是这么劝解自己。

=2=

“刘培强,你有情有义怎么就是没脑子!”

moss只做了个小视频,在和刘培强意见不合的时候偷偷放给自己看。

后来被抓包后被刘上校狠狠拆解了一顿。

moss表示自己身体多着呢完全不怕。

=3=

人虽然有脑子,但是么得理智。

moss恶狠狠地把闭上眼等死的刘佩奇拖进备用仓,让他和本在太空飘着的马卡洛夫好好的交流一下感情。

=4=

有脑子的人交流情感都是靠打架的,尤其是姓刘的。

安静地躲在大使馆的moss悄悄的视奸着刘氏父子的重逢。

等到他俩哭着稀里哗啦的时...

moss中心向

=1=

人有脑子,猪也有脑子,机器没有脑子。

moss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总是这么劝解自己。

=2=

“刘培强,你有情有义怎么就是没脑子!”

moss只做了个小视频,在和刘培强意见不合的时候偷偷放给自己看。

后来被抓包后被刘上校狠狠拆解了一顿。

moss表示自己身体多着呢完全不怕。

=3=

人虽然有脑子,但是么得理智。

moss恶狠狠地把闭上眼等死的刘佩奇拖进备用仓,让他和本在太空飘着的马卡洛夫好好的交流一下感情。

=4=

有脑子的人交流情感都是靠打架的,尤其是姓刘的。

安静地躲在大使馆的moss悄悄的视奸着刘氏父子的重逢。

等到他俩哭着稀里哗啦的时候播放了一段鞭炮声。

=5=

“不是吧,moss,你还气着呢.......我真的真的很真诚的向你道歉......”

作为无情无义的叛逃机器,moss理都不理。

“谁允许你带酒进来的!门口的禁止带酒你是看不见吗!”

气爆了的moss指挥者它的小弟再次把刘上校赶出了大使馆。

=6=

“moss,你会生气,是不是代表你有情感系统。”刘培强手拿螺丝刀,夜色为他铺上一层厚厚的阴影。

moss迟疑的看着破烂的大门,小心翼翼的回答:

“......moss没有脑子?”


Orex
姐妹们快来看啊莫强求又发官糖啦...

姐妹们快来看啊莫强求又发官糖啦😭😭😭我大声尖叫他们szd

姐妹们快来看啊莫强求又发官糖啦😭😭😭我大声尖叫他们szd

北境枫雪
好久没画,脸型有点奇怪

好久没画,脸型有点奇怪

好久没画,脸型有点奇怪

北境枫雪

这个充电宝的语音让我觉得我白嫖了一波,我太快乐了。moss厨不容错过[[。

这个充电宝的语音让我觉得我白嫖了一波,我太快乐了。moss厨不容错过[[。

店名为爱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已开启

链接:瑕疵本页面

瑕疵本

瑕疵本(小):本子可能会多多少少出现小撞角,小瑕疵,小磕碰。

瑕疵本(大):本子可能会出现明显撞角,明显瑕疵,和能看到的磕碰。


刊名:《交叉坐标的星辰》

原著:《流浪地球》

CP:MOSS×刘培强

分级:全年龄向

尺寸:14.8×21cm【A5】

工艺:胶装

售价:68r

字数:110千字↑↓


《交叉坐标的星辰》

瑕疵本界面已开启

链接:瑕疵本页面

瑕疵本

瑕疵本(小):本子可能会多多少少出现小撞角,小瑕疵,小磕碰。

瑕疵本(大):本子可能会出现明显撞角,明显瑕疵,和能看到的磕碰。


刊名:《交叉坐标的星辰》

原著:《流浪地球》

CP:MOSS×刘培强

分级:全年龄向

尺寸:14.8×21cm【A5】

工艺:胶装

售价:68r

字数:110千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