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t

30325浏览    16019参与
charlotteei异术家
新买的胶带到了!

新买的胶带到了!

新买的胶带到了!

栩栩
移动硬盘的华丽升级

移动硬盘的华丽升级

移动硬盘的华丽升级

落雪
给自己人生中第一件汉服写了篇手...

给自己人生中第一件汉服写了篇手帐,

其实只是想尝试画下上面的花花。

叶子比以前画得顺畅了,花就越画越没耐心了

放在手帐里的衣服轮廓太小,应该是我画花的最大阻碍...

(哈哈哈哈找借口)

不过贴在手帐里的标签太不明显了,应该给logo描一个颜色...

给自己人生中第一件汉服写了篇手帐,

其实只是想尝试画下上面的花花。

叶子比以前画得顺畅了,花就越画越没耐心了

放在手帐里的衣服轮廓太小,应该是我画花的最大阻碍...

(哈哈哈哈找借口)

不过贴在手帐里的标签太不明显了,应该给logo描一个颜色...

花Q
给姐姐画的

给姐姐画的

给姐姐画的

Ⓜ︎iKo。

ImPriИt。49。

825的特別日子怎麼都想發一文⋯

825賀文後補XD


今年的24又到了雅紀寫信⋯

團愛滿滿,再次感受到雅紀對嵐的愛


翔ちゃん的寵溺

智的自責⋯

竹馬心中感動卻故意緩和氣氛不作評語

潤潤的忍耐和冀盼


這所有所有⋯我忍不住要再說⋯飯上嵐真是太好了⋯淚


我家寶寶的聲音都啞了

======

Im。49。


很久沒有睡得這麼沉的大野,一醒來看到二宮睡在身邊便覺得安心感滿滿的。可是再向下望一點,就看到熊抱著二宮的自家兒子,心中卻有說不出的感覺。


大野昨晚入睡時是背抱著二宮的,二宮大概是手臂被海壓得酸軟,變成了平躺的睡姿,但下意識卻沒有放開海,大野用手掃著...

825的特別日子怎麼都想發一文⋯

825賀文後補XD


今年的24又到了雅紀寫信⋯

團愛滿滿,再次感受到雅紀對嵐的愛


翔ちゃん的寵溺

智的自責⋯

竹馬心中感動卻故意緩和氣氛不作評語

潤潤的忍耐和冀盼


這所有所有⋯我忍不住要再說⋯飯上嵐真是太好了⋯淚


我家寶寶的聲音都啞了

======

Im。49。



很久沒有睡得這麼沉的大野,一醒來看到二宮睡在身邊便覺得安心感滿滿的。可是再向下望一點,就看到熊抱著二宮的自家兒子,心中卻有說不出的感覺。


大野昨晚入睡時是背抱著二宮的,二宮大概是手臂被海壓得酸軟,變成了平躺的睡姿,但下意識卻沒有放開海,大野用手掃著二宮的劉海心想,[我只去了一星期…你連和也的床也上了…抱你還比抱我更實…哪有這個道理…]


想要把海從二宮的懷中抱出來,卻不小心弄醒了二宮,二宮皺著眉頭聲音沙啞的看大野,「智…怎麼了…?」


「沒有…就是想抱抱你…」大野想要宣示主權的把二宮拉到自己身邊,二宮抱住海窩進大野的懷裡笑著故意的說,「不是在抱了嗎…?怎麼還不開心…?」


「你知道…我是說二人抱抱…」大野像個小孩子的嘟嚷著。二宮牽起大野的手放在海的背上笑得溫柔,「我覺得…三人抱抱也不錯…」


「可是我就只是想兩個人…」大野帶點醋意的說。不是說能和二宮再次一起後便嫌棄海,大野只是覺得二宮的時間和心思都全放到海的身上,有點不樂意就是了。


話雖如此,大野的手並沒有移開,反而輕撫著海的髮絲。另一手帶著意味的撫上二宮的背,二宮身體下意識的抖了抖,「現在是早上…ダメ…」


「現在你愛海勝過愛我…是不是…?」

「我沒有…你不要這樣看著我…!」


不理二宮的反抗,微撐起身體的大野低頭含住二宮的唇瓣,磁性的聲音在二宮的耳邊響起,令二宮整個人變得酥麻,「我想要你…我就是想要你…」


「嗯…!」二宮用手想叫大野停止,可是手被大野按在床上不能動,又怕海這時候會醒過來不敢太大動作。


大野重重的親了幾下才願意鬆口,然後吻著二宮已紅到不行的耳垂說,「我今晚才好好的教訓你…」


「にに…」海帶點撒嬌的聲音從二宮的胸口傳來,「…要一直陪著海…」


二宮聽到海的話把人抱得更緊,輕輕拍著還在說夢話的海的背安撫著。


「海越來越黏你了…」大野吻著二宮的髮絲說。說實話就算是真木,大野也沒有看過海那麼親近她。


「他比我們想像中更沒有安全感…」二宮想起那天在城門海以為自己要拋下他離去的說,「那不是三言兩語、或是幾天就可以解決…、」


點點頭的依戀著二宮的味道,然後開口說,「不怕…以後的路有我…有你、還有海…」


======


「王子…、這邊請吧…」大臣恭敬的對櫻井說,然後跟身邊的女兒打眼色說,「還不陪王子入座…?」


今天櫻井和相葉應邀出席觀看音樂劇,現在正是入座前的酒會。雖然櫻井已婚,但是有不少的大臣還是想把Ω兒女送給皇族當側妃侍寵的。


「好…」櫻井邊微笑的應付著大臣,邊看看在後方的相葉,想把人兒牽過來一同入席,以免被人垢病,卻看到相葉正另一名大臣談得起勁。


櫻井一看就知道那個大臣α對相葉有興趣,對面的相葉看樣子卻還是懵然不知,笑容燦爛的。可櫻井又想起那晚在小草地聽到相葉說的一席話,雙手不自覺地握緊拳頭,[你對所有人都笑容可掬…可為什麼就只對我是另一個樣子…?還是…這才是你的真面目…?難道我對你來說…真的只是一隻棋子而已…?]


「王子…?」大臣有點疑惑但又不感表露出來的問櫻井。

「走吧…」櫻井點點頭,選擇不和相葉一同入座,反正有人會照顧好相葉,自己又何必費心?


被α大臣纏著的相葉本以為櫻井會走過來幫自己,可是轉頭一看櫻井已經和大臣還有他的女兒進場了。趁著相葉不注意,那α大臣輕輕撫摸著相葉的手,「雅紀王子…不如我們…、」


一陣噁心感隨心發出,可是這人是兩朝元老,相葉不得不打算默默忍受。正在此時,風間走到相葉身後,搭著相葉的肩膀不著痕跡的走到二人的中間笑著說,「久田大臣、還在這裡說什麼呢…?入席吧…」


風間向相葉眨了眨眼睛,才感到相葉的肩頭放鬆下來,露出感激的笑容。本已進場但又站回劇場門口等相葉的櫻井把場外兩人看似互相會意的交流看在眼內,早在風間救相葉時櫻井已站在門口,他見到相葉就算被佔便宜也沒有反抗,因心中所想而遲遲不能踏出第一步,看著風間為相葉解圍,[你對我也會因為我是Aquila王子而到處忍讓嗎…?]


櫻井快步走進皇家觀賞的包廂,他覺得心有點亂,這是他從小到大沒有過的情感。很早便知道因自己的身分,大部分人接近自己都是有目的的,所以多年來除了二宮和生田外也不會和任何人有多餘的情感或是交集,對人也不會有些微的憐憫。


但是自從相葉走進自己的生活,節奏什麼的都不一樣了。訊息素濃烈得過份,但是從不會引誘自己,就算和其他人關係有多好,對著他總會收藏自己的本性,聽聽話話的。櫻井想不明白,以為自己不在意,可是卻每分每秒都在想相葉的一舉一動,突然他想到了,[…是因你心中喜歡的是另有他人嗎…所以不把我放在眼裡…?]


大臣的女兒竟還不放棄在包廂外等候,神情羞赦的看著櫻井,「王子…我可以跟你…、」


「給我滾…、」櫻井想到相葉心中另有別人,再看那大臣女兒扭扭捏捏的,心情就更差。


「小姐…」正當氣氛十分尷尬時,松本也來到便道,「王子不解風情…不如我陪你到別處找座位吧…」


大臣女兒當然馬上點點頭,畢竟單身的公爵比已婚的王子更有魅力。


待走到二等包廂前,松本忽然停下腳步禮貌式笑著說,「小姐…就送到你這裡吧…」


「松本公爵…您不是說…、」

「小姐、有時候人要知道自己的分量…替你解圍是我的風度,可你絕對不對我們的口味…」松本說完轉頭便離開。


ーTBCー


BSD

MT真的质量好好好漂亮(感叹第一万次

MT真的质量好好好漂亮(感叹第一万次

芝士甜派

    好  久  不  见

○  ○○ pearl  ○○  ○○○

旧图存档‖感谢大家前几天的帮助,

以后会更新一些随笔
要珍惜这个新号了hhhh

‖过几天会解释的👌

    好  久  不  见

○  ○○ pearl  ○○  ○○○

旧图存档‖感谢大家前几天的帮助,

以后会更新一些随笔
要珍惜这个新号了hhhh

‖过几天会解释的👌

Ⓜ︎iKo。

ImPriИt。48。

一帆風順不代表能走到最後⋯

有些事情不了解不知道他是不是適合自己⋯

好吧XD潤斗就在這裡先停下來吧XD

別打我⋯一發解決XD


下章回歸SASK!


用手機發的XD

有錯晚上改XD

======

Im。48。


松本把生田一下用力的丟到馬車上,「回宮、」


「很痛⋯!你知不知道這樣把人拋下來很危險⋯?!會骨折的⋯!」生田真的覺得十分生氣的說。


「危險⋯你單獨出來喝酒就不覺得危險⋯?」松本冷冷的說。


生田感到松本莫名其妙的有點生氣,可是覺得該不爽的不應該是自己嗎?


「奇怪⋯!你憑什麼管我⋯!有什麼資格⋯!」生田揉著自己的手腕覺得有點委屈的叫著。...


一帆風順不代表能走到最後⋯

有些事情不了解不知道他是不是適合自己⋯

好吧XD潤斗就在這裡先停下來吧XD

別打我⋯一發解決XD


下章回歸SASK!


用手機發的XD

有錯晚上改XD

======

Im。48。


松本把生田一下用力的丟到馬車上,「回宮、」


「很痛⋯!你知不知道這樣把人拋下來很危險⋯?!會骨折的⋯!」生田真的覺得十分生氣的說。


「危險⋯你單獨出來喝酒就不覺得危險⋯?」松本冷冷的說。


生田感到松本莫名其妙的有點生氣,可是覺得該不爽的不應該是自己嗎?


「奇怪⋯!你憑什麼管我⋯!有什麼資格⋯!」生田揉著自己的手腕覺得有點委屈的叫著。


松本深呼吸一下冷眼看著生田說,「我管誰不需要資格⋯我喜歡管就管⋯」


「我就是不用你管⋯!松本潤、我討厭你⋯!」生田微微歇斯底里的叫,可能因為是喝了酒的關係,這晚的生田可不像平常那麼乖巧冷靜,お坊ちゃん的性格開始展露出來,「反正我有事也不需要你負責⋯!你不要理我⋯!」


松本本來已經不太生氣,一聽到生田這些話火氣又上來了,「不用負責?!這裡不是Aquila!你有見到那些人看你的眼神嗎?你想繼續喝酒是嗎?到時候明天起來別被誰標記了也不知道⋯!我可不會可憐你⋯!」




生田心裡委屈,自己的父母也不會那麼大聲的罵自己,松本憑什麼這樣,「就是不關你的事⋯!」




「好⋯停車⋯!」松本喝停正在駕車的河合,一手撥開馬車的簾子對生田說,「你給我下車⋯!現在走回去喝酒還近⋯!」




一直在外面的雪兒聽著松本和生田的對話,也不敢開口,只是擔心的望著咬著唇的生田。




明白自己理虧的生田雙腳抱膝眼紅紅的看著雪兒,見生田不再說話,松本便放下簾子,「不去了吧⋯開車!」




感到生田在自己身旁默默拭淚,松本也知道自己的語氣有點重,可一想到他有機會被人佔便宜時就覺得來氣了。




其實早在生田說要出宮時松本就醒了,但聽到生田打算去找風間一起出宮時以為風間會好好的看著他,誰知風間竟然拋下他在夜店通知自己去接生田就算。匆匆趕到風間所說的酒吧,生田的蹤影不見,倒見到常流連夜店的玩咖剛到並說有個面生的Ω在新開的夜店裡。




直覺覺得口中所說的就是生田,松本緊張的馬上去那間新開的夜店。見到生田無事,松本也鬆一口氣。




本以為自己對生田一點也不著緊,明知生田對自己有意思,但決不想踏入生田的人生。可在夜店見生田對自己的態度並不如前幾日那樣收歛,松本心底裡竟然不自覺地有些開心。




===




「別哭了⋯」松本放軟聲氣的對生田說。




生田別過頭不理松本,一向被人捧在手心上寵的小少爺那會這麼容易就哄回來。




回到松本行宮的馬車這時停下來,生田不等雪兒把腳踏放好就想跳下馬車,怎料想跳到地上時腳一麻,整個人跌趴在地上。




「主子⋯!有沒有事⋯?!」雪兒連忙扶起生田。




「我沒有事⋯、!」已沒在哭的生田見松本只是站在一旁不打算哄自己,酒精驅使又覺得委屈起來,負氣的拍著手上的灰塵想著,[你就這麼喜歡雅紀⋯?喜歡到就算他嫁人了也不願看身邊的人一眼⋯?]




松本見生田沒有再哭本想不理就讓他回去睡房,但又見人兒走路時有點一拐一拐,於心不忍的走向前把人兒抱起來。




「本公爵不用你扶⋯!」本來就在生松本悶氣的生田拍著松本的胸口說,「放開我⋯!」




松本沒有理會生田,只是向河合說,「讓長瀨過來一趟⋯⋯」




「你放開我⋯!我不用你關心⋯!」




松本依舊沒有理睬生田,只是默默的把人放在床上。生田見松本沒有反應就更覺得生氣,「既然你不想理我⋯!那就不要管我⋯!反正你就只是怕我在外闖了什麼禍時他們會怪罪在雅紀頭上⋯不是嗎⋯?!」




「你⋯!」松本想說話時,長瀨就趕過來了,「主子、長瀨醫生來了⋯」




「嗯⋯快幫公爵診治吧⋯」松本收回本想說的話對長瀨說。




==




「不用擔心⋯只是輕微扭傷和擦傷,今晚敷一帖藥明天就應該沒事了⋯」長瀨按著生田的腳檢查著,「待會兒我教雪兒一些消毒傷口的技巧⋯讓她可以處理公爵的傷⋯」




「雪兒⋯好好看著你的主子⋯、別再讓他到處走了⋯」松本對雪兒吩咐著。




還在擔心生田的雪兒點點頭,然後想跟著診完証的長瀨出去。




可長瀨卻繼續站在旁邊,欲言又止的看著松本,「松本大人⋯、嗯⋯我⋯、雅、」




以為長瀨還有其他瑣碎事要稟告的松本此刻心思都放在生田上,只是擺擺手道,「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兩人出去後,生田見松本依舊站在床邊,艱辛的轉過身子背向松本,可是那腳傷就被壓在下面,痛得背一抖一抖的。




站在身後的松本嘆了一口氣,把生田的身子轉回平躺,「我沒有喜歡雅紀⋯、」




生田這才願意看松本一眼,可松本又說,「但我也不會喜歡你⋯、清楚了嗎?」




「為什麼⋯?」


「對我來說、權力就是一切,沒有權力就等於一無所有、有權力才有能力去保護自己愛的人⋯⋯」






「也即是說⋯達不到你心中權力的高度⋯你一輩子都不會認真的跟任何人一起嗎⋯?連試都不試⋯?」




「至少不會長期跟同一個人交往,不再標記任何人⋯」




生田看著松本,以為松本口誤不敢相信的問,「你之前標記過人⋯?」




生田一開始對松本上心是因爲他覺得松本符合自己聯婚的要求,看起來花心的松本應該會因不想負責而不會胡亂標記Ω。家族背景也相近,要是真的結了婚,雙方可以各玩各的,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話雖如此,可是生田對松本不知道什麼時候由在意變成真的喜歡,心底裡還是希望松本會變成一個只對自己好,一生只標記自己的α。




「弦⋯他是我第一個標記的Ω⋯那時候我的生意剛開始起步⋯」松本點點頭,大概也是醉了才會跟生田說起這些不為人知的往事。




「那他⋯?」


「死了⋯被我的仇家殺死了⋯」松本拿出頸中一直跟身的頸鍊,上面有一隻銀戒指給生田看,「那些人知道他是我的人,趁我不在時把他殺死了⋯要是我那天願聽他的話不出門陪他⋯也許他就不會出事⋯」




「所以你以後都打算自己一個人扛著嗎⋯?」


「你知道我的工作⋯買家和賣家都不是善男信女、⋯我不想再有人成為犧牲品⋯」說著話的松本想撫上生田的臉頰。




終於明白剛才松本因把自己當成了弦,所以才那麼生氣罵自己的生田不著痕跡的避開,「不要把我當成他⋯我不是他⋯、」




「這裡雖然是Serpens,但是我還是能夠好好的保護我自己⋯好歹我也是一國的公爵,不用靠你來保護我⋯,而且我喜歡誰⋯也不是由你來決定⋯別在那麼自大妄為⋯全世界又不只是只有你一個α⋯」




松本放下手望著生田,生田艱辛的坐直身子說,「還有⋯松本潤、我現在認真的告訴你⋯我、生田斗真心裡容不下那些已標記過其他Ω的α、我想找的是一個由始至終心裡如一的α,謝謝你讓我知道那個人不是你⋯」




「所以、請別再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不需要你可憐我⋯現在我生田斗真嫌棄你⋯之前打擾你了⋯」生田理性的對松本說。




心中抽搐一下想要撫上生田的手,可是生田沒有給松本時間猶豫的對著門口說,「松本大人⋯請回吧⋯我想休息了⋯」




松本看著生田沈默了幾秒,然後站起來才說,「那你好好休息⋯晚安⋯」




—TBC—

pokke.
最近参加了一个漂流本,想试试复...

最近参加了一个漂流本,想试试复古风,结果越拼越可爱……最后变成了可爱的复古风……

最近参加了一个漂流本,想试试复古风,结果越拼越可爱……最后变成了可爱的复古风……

Ⓜ︎iKo。

ImPriИt。47。

好吧⋯XD

我承認我陷進了我自己的潤斗裡面⋯

誰叫我最近變成了弟控⋯最喜歡潤弟⋯


======

Im。47。

正當皇家辦公室溫情滿滿的時候,本在城門陪伴莉兒和海的侍女跑進來,「主子…大…大野大人…在…」


二宮聽到侍女的語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櫻井俊不禁自嘲了一下,「你看…我的寶貝兒子…一聽到大野智就這樣跑了…」


陽子笑著的挽著櫻井俊的手,「俊さん、兒子總有一天要放手的…可是終究還是會回來你的懷中的…」


===


二宮來到城門下,大野剛好從白馬下來。正想跑去大野懷裡時二宮停下了腳步,看著還坐在長椅上剛醒來的海,沒有猶豫的跑到海身邊把男孩抱起,「我們去找パパ吧…」...

好吧⋯XD

我承認我陷進了我自己的潤斗裡面⋯

誰叫我最近變成了弟控⋯最喜歡潤弟⋯


======

Im。47。

正當皇家辦公室溫情滿滿的時候,本在城門陪伴莉兒和海的侍女跑進來,「主子…大…大野大人…在…」


二宮聽到侍女的語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櫻井俊不禁自嘲了一下,「你看…我的寶貝兒子…一聽到大野智就這樣跑了…」


陽子笑著的挽著櫻井俊的手,「俊さん、兒子總有一天要放手的…可是終究還是會回來你的懷中的…」


===


二宮來到城門下,大野剛好從白馬下來。正想跑去大野懷裡時二宮停下了腳步,看著還坐在長椅上剛醒來的海,沒有猶豫的跑到海身邊把男孩抱起,「我們去找パパ吧…」


大野把衝過來兩人緊緊抱住,「ごめん…要你們擔心了…」


「パパ…!」


讓大野抱著海,二宮雙手擁著大野,真真切切的感到大野真的回來了,「回來就好了…回來就好了……」


不理海還在看著兩人,大野情不自禁按著二宮的後腦就這樣吻上二宮的唇,海自己蓋著雙眼囔著,「海也要親親にに…」


「にに是パパ的…可不能亂親…」

「你…!」二宮臉微紅的看著笑容滿面的大野。


「パパ……、為什麼那麼久才回來…?」海蹭著大野的臉問。


「海真的想知道…?」

「嗯…!」


「那海這星期有沒有聽にに的話…?」

「有…!」海更是用力的點頭。


「那先讓パパ洗個澡,然後再慢慢告訴海…好不好…?」大野一手抱著海,一手牽著二宮的手慢慢走回靜苑。


「好…!」


======


「主子…我們還是回去吧…」雪兒看著周圍怯怯地說,這裡的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像是想把生田給吃了似的,要是真的有α失控起來,雪兒明白自己完全沒有能力保護主子。


在Aqulia生田怎樣在夜店玩樂雪兒也不會太擔心,畢竟在自己國家有誰不認識生田公爵,出外總帶著四名比α還勇猛的β保鏢。可是這次生田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就沒讓那些保鏢隨行,而且這裡哪有人知道生田的來頭?說不定就只當生田是有錢人家的Ω來佔便宜…


深知雪兒的想法,可是生田今晚就是想任性一次。


生田曾經有一段時間很討厭自己是Ω,Ω一生只能被人標記一次,但是α卻可不用負責,玩弄完Ω後就拋棄他們。身邊看過太多因α的一時快感而被強行標記的Ω慘淡的收場,現實中又有多少對αΩ願意跟對方ImPriИt把生命交託給對方,一生一世在一起?


<註:性行為中α不一定會標記Ω,標記只是生理上的;α可以標記很多個Ω,但只能跟一個Ω ImPriИt。ImPriИt後αΩ的靈魂會徹底融合在一起,在某種意義上α就會失去標記Ω的能力,而且α在發情期時也只有這個Ω的訊息素能安撫,尤如一個被標記的α似的,這就是令大部分α不願跟Ω ImPriИt的原因。>


可能是出於對這世界的不滿和無力,生田總是愛做一些不像Ω會做的事。而且懂事後就明白到自己不會有自由選擇的婚姻,大多也是作聯姻之用,那為何不在這前玩個夠,好不讓自己後悔。


「別掃興…」想到這生田一口喝完杯中的Bailey’s奶酒,準備走到舞池時,就感到背後有個男α擋住自己的去路。


「怎麼沒在這邊見過你…?」一個身材挺健碩、經常流連夜店的男α說。


「是嗎…?」生田饒有意味的笑了,托著頭的看著那男α又說,「地味的搭訕我可不接受呢…」


生田這一笑,男α看來興趣更大了,生田今晚穿上白色的襯衣和簿紗長身外套,就算在稍暗的燈光下也看得出膚色白晢,加上領口微開,令人看上去更覺秀色可餐。


「那你怎樣才接受呢…?」男α想把手放在生田的背時,生田正巧妙的避開。可男人死心不息的又想再試一次。


「待我把你的手廢掉就會考慮你…」松本的聲音在背後冷冷韾起。


聽見松本的聲音男α馬上把手縮回來,本來已覺混在生田身上的α訊息素很熟悉,更不敢想像原來是久沒回國的松本,「松…松本大人…、!」


松本只是眼角看看那男α,男α已在一旁站好不敢哼聲。不同於生田,在這裡沒有人不認識夜晚的帝王松本潤。


雖然松本本身已經貴為公爵,但是真正令人認識他的並不是因為他是皇親國戚,而是他跨國軍火商的身份和在各處暗裡的影響力,這也是人們甚少叫他松本公爵,多數稱他為松本大人的原因。


「你為什麼會來…?!」生田不高興的對松本說。


來之前本很擔心生田的松本只是笑了笑、強忍自己的怒氣坐在生田的隔壁,手放在生田的腰間慢慢的向上掃,輕撫生田的後頸。


生田敏感的直坐起來,松本故意俯身向前對生田曖昧不明的說著,然後又嗅著生田的味道,「昨晚給你的不夠嗎…?明明還哭那麼可憐…早知道我就不用留力了…嗯…你真香…」


男α一聽到松本那令人誤會的對話嚇得馬上說,「松本大人…小的不知道他是你的人…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然後馬上跑掉。


「你…、!」生田被松本的話氣得說不出話來,雪兒在身邊也來氣得說,「松本大人、你不要胡亂…」


可松本一瞪雪兒,雪兒就不敢說話了,經過前幾次的經驗,雪兒知道松本嘴臉多壞也好,也不會害她的主子的。


「你…你不要那麼過分!我只想出來舒舒氣…」生田撇撇頭,然後對酒保說,「請多給我一杯奶酒…」


「好丫、我就坐在旁邊看你玩,不說不看…」松本看看酒保響一響指著自己前方的桌面,不用松本說喝什麼酒保已經識趣的把一杯威士忌加鹽放在松本面前,「松本大人,請慢用…」


之後松本果真什麼都不說,乖乖的坐在椅上喝著酒。其他人明知生田是松本看上的,試問哪有人還膽敢走過去跟生田搭訕。


一肚子氣的生田把杯中的酒喝了一半就站起來,動作太快酒精一下衝上腦部,生田差點整個人往後翻。幸好松本眼明手快,把生田一手抱住。


松本的訊息素的猛然衝入生田的鼻腔,生田這才發現松本應該是沐浴更衣後再出來,剛才他身上其他的訊息素已經無影無蹤。


在這暗暗的燈光下,剛才咬耳和被抱的行為被無限放大,兩人的關係更見曖昧。


「你…你放開我…!」生田立馬想推開松本說,「你就自己去別處喝酒…!不要在這裡…!」

「好了…玩夠了…」松本開始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有點冷聲說。


「好!你不走…我們走…、」生田負氣的甩開松本的懷抱,「雪兒、我們去別的地方、你別跟來…,呀!」


不讓生田把話說完,松本將生田整個人攔腰抱起走出去。


「松本潤有種把本公爵放下來…!」

「信不信我打死你…!」

「松本潤…!你放我下來…!」

「你給我滾…!」



眾人見生田對著松本大罵,但一向強勢的松本卻沒有一點還嘴的意味,只是嘴角揚起一絲絲的微笑。在場的人都變得鴉雀無聲的看著兩人走出去,心中覺得這位被松本硬抱出去的Ω今晚應該會被松本操得很慘。


======


「身體如何…?」相葉穿好衣服的問長瀨問。

「表面上身體指數各方面都沒問題,但是主子平常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有時候指數未必能反映一切…」


相葉搖搖頭然後趁著瑩兒在外等候時說,「長瀨さん…有些事想要拜託你…」


「主子…請說…、」長瀨停下手中的工作看著相葉問。


「噴劑…是不是只能做到表面的訊息素…?」

「主子此話何解…?」


「有沒有些藥可以令人徹底改變屬性……?」相葉輕聲的問。

「主子…你…、不可以…!」長瀨震驚的望著相葉,然後嚴正拒絕,「絕對不可以…」


「你是說不可以吧…?不是不可能…?」見長瀨帶有一絲猶疑,相葉又試探,「那是不是有方法可行…?」


「你作為一位醫生,也是一位研究者,不想探索醫學的可能性有多大嗎?」見長瀨不作聲相葉又再游說長瀨。


「不可以…!主子…!不可以的…!」相葉說的理由真的很心動,但是長瀨知道這一定是錯的,「你會很痛苦的…!」


「可是…你想想…要是我真的能徹底改變…那麼父皇母后他們就不會整天擔驚受怕了…」相葉不想放棄的說。


故意不讓長瀨拒絕自己,相葉站了起來,「我等你的好消息…」


======


好不容易哄了海去睡覺,大野摟著二宮在床上對望,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


良久,大野撫上二宮的臉頰,「我終於真的回來了…」


聽到大野的話,眼眶早已被眼淚填滿的二宮笑著,「歡迎回來…」


「智…?」

「嗯…?」


「事情都辦好了…?」

「對哦…」大野輕輕的抹去二宮的眼淚,「我把那房子轉讓給以前一直對海多加照顧的老婆婆,然後把鈴兒葬在那時她喜歡的櫻花樹下,拜託了婆婆有空就去看看她…」


「你在黑叢林到底遇見什麼…?說遇到獨角馬這種事情只有海才會信你…」二宮皺著眉頭的說。


大野笑了出來再把二宮擁緊一點,「我和侍衛兩人分開後,受驚的白馬直至跑到湖邊才願意停下來…原來黑叢林的中央深處有一個湖,我們平常的路線也只是叢林的邊緣…」


「跟著我見到湖旁有一小片花海,那是差不多要盛開淡黃色的鬱金香…、然後…、嗯、」大野這時有點不好意思說下去。


二宮抬頭不解的看著大野,「嗯…?」


「我就在想…反正白馬也受驚暫時不願起行…、那麼我就在這邊等待鬱金香開到最漂亮時摘下才回來、」


「大野智…!」聽到大野為何遲了幾天才回來的真正原因,二宮坐直身子有點惱的看著大野,「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二宮的眼淚彷佛又要湧出來,「你知道我多麼害怕你像上次一樣不回來嗎…?要是你真的不回來…我和海怎麼辦…?」


大野把二宮一抱入懷中,「對不起…我不會再這樣子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見二宮心情開始平復,大野稍稍拉開二宮和人兒對望,「ね…和…」


「嗯…?」


「有些事我說過要在大婚後才能做…但是…、」大野湊到二宮耳邊說,「標記你這件事能不能讓我今晚就完成…我想要你⋯」


二宮的耳根瞬間變紅,點點頭合上眼睛等待大野。正當大野準備吻上二宮時,門就被人推開來,一枚小小的身影拖著抱枕走進來,熟門熟路的爬到二宮的懷裡,「にに…我要にに抱著我睡…」


大野頭痛的看著二宮懷中的自家兒子,心想今晚無論如何都要獨自佔著二宮便說,「海…來パパ這裡…パパ哄你睡…!」


不知是否半睡半醒的狀態,海更是抓緊二宮的衣服,「不要…!にに的抱抱最舒服…」


見大野飲恨的表情,二宮得意的撫著海的頭髮,然後背著大野說,「睡覺吧…パパ……」


大野沒辦法的關掉床頭燈,從後抱著二宮,心想到底他兒子是不是就來亂的…!


ーTBCー

Ⓜ︎iKo。

ImPriИt。46。

深夜發文⋯~


其實大家喜歡看潤斗嗎⋯?


Miko正在回味Untitled控,現在正是竹馬玩樂時間~XD


======

Im。46。


見櫻井這麼久沒有回去小草地,就算相葉有多遲鈍也意識到大概櫻井是聽到自己和風間的對話。


做好心理準備的相葉回到行宮,不其然看到櫻井神色凝重的坐在主廳。相葉走進屋內,裝著若無其事的問,「翔さん你怎麼自己回來了…」


「嗯…」櫻井看著相葉又想起剛才在小草地聽到的話,「走著走著忘了什樣回去小草地…所以就沿路折返回來了…」


櫻井帶點僵硬的語氣站了起來說,「明天我要陪父王到礦場開發地…我先到書房準備好明天的資料…、雅紀你也快去洗澡吧…...

深夜發文⋯~


其實大家喜歡看潤斗嗎⋯?


Miko正在回味Untitled控,現在正是竹馬玩樂時間~XD


======

Im。46。


見櫻井這麼久沒有回去小草地,就算相葉有多遲鈍也意識到大概櫻井是聽到自己和風間的對話。


做好心理準備的相葉回到行宮,不其然看到櫻井神色凝重的坐在主廳。相葉走進屋內,裝著若無其事的問,「翔さん你怎麼自己回來了…」


「嗯…」櫻井看著相葉又想起剛才在小草地聽到的話,「走著走著忘了什樣回去小草地…所以就沿路折返回來了…」


櫻井帶點僵硬的語氣站了起來說,「明天我要陪父王到礦場開發地…我先到書房準備好明天的資料…、雅紀你也快去洗澡吧…」


相葉了解櫻井想裝作自己沒有回到小草地,便配合的點點頭,「嗯…知道…」


看著櫻井離去的背影,相葉覺得他和櫻井彷佛又回到了原點。


===


櫻井往書房的路上對二郎說,「跟香取說事情繼續…明天留在宮中打探消息…、」


「王子…、可您不是打算…、」二郎話未說完便被櫻井揚手阻止發言。


「無需多事…、按吩附照行便可、退下吧…」


櫻井本把上次那條染有相葉血跡的手帕已送往香取辦公室,只是化驗的前一刻櫻井改變了主意,想讓事情順其自然發展,便叫香取不用查下去。但剛才相葉和風間之間的種種,令櫻井感到這一切隨時不在自己掌握之中,覺得做人還是謹慎一點較好。他朝有一日和相葉之間有什麼爭奪時,握著敵人的痛處就是致勝關鍵。



======


自從上次晚宴後,生田和松本也沒有碰上幾次面。據雪兒從希子口中得知,松本因太久未回國因此每天都要到處奔走處理公務。


身體已逐漸復原的生田百無聊賴的走進偏廳,就看到松本拿著文件躺在偏廳的沙發上睡了,身上還混合著不同的訊息素。


生田抵著那些難聞的味道蹲在松本的面前小聲說,「真臭、真的是每天都那麼忙嗎…?」


輕輕的拉開男人手中的文件,拿起旁邊的小毯子幫松本蓋上。又想起那天從晚宴回來松本帶點不好意思的表情,不用松本明說,生田知道松本夫人大概是誤會了自己和松本有什麼關係吧。


不過松本看起來好像沒有打算澄清似的,生田猜他應該是想把自己當成擋箭牌,隔空指著男人的眉心輕聲細語,「這樣就不用被自己母親催婚,又能默默的守著雅紀…對吧…難不成你這幾天就是在避我…」


還在睡夢中的松本忽然抓住生田的手,生田差點蹲不穩,幸好雪兒在後面扶著生田,要不然松本就會被吵醒。


「別走…」松本的口中呢喃著。

「看吧…你又把我當成是雅紀了…」還是以為松本喜歡相葉的生田泄氣的抽出手,站起來對雪兒說,「更衣…我們出宮…」


「唉…這不是早過了宮中門禁的時間…?」

「我不是他們宮中的人,不應受宮中規矩所限、更何況不是打聽到風間大人每晚會在十時左右出宮回宮外住處嗎…?擔心的話,我們乘他便車就可。」


「可是…、風間大人他真的會答應嗎…?」

「別說那麼多了…有什麼理由他會不答應了…?」


雪兒口中雖勸著,但是主子的命令不能不從,還是幫生田更衣。


如雪兒所料,當風間看到在馬車處候著的主僕二人皺起了眉頭,「生田公爵…這麼晚了…在此等候俊介是有何要事…?」


生田揚起無害的笑容,「無他…斗真只是想乘風間大人的便車出宮而已…」


「現在這個時候出宮…?」

「嗯…」


風間大約知道生田想去的是什麼地方,據說生田也是那種喜歡交際、流連夜店的人。不過兩人之間只屬泛泛之交,而且生田是外國來的使者,風間覺得盡量滿足生田的要求就好了。


「上車吧…雪兒也坐進來吧、免得東門守衛多問…」


有風間的幫忙,出宮果然變得方便快捷,生田想要是自己貿貿然出去的話,侍衛可能會通報上去令相葉和櫻井也知情。


風間本想不再多問,但見一旁的雪兒十分擔心的樣子忍不住問,「公爵、潤他知道你深夜出來嗎…?為何不叫潤陪同前往呢…人生路不熟…有他帶路安全很多…而且他一定能給你推介一些好地方…」


「風間大人,其實、我跟他不熟、」一聽到松本的名字,生田本來的好心情就被一掃而空,「他跟我一起的話…我會玩得不盡興…」


風間見生田一提起松本便不悅,便馬上轉移話題,免得令車中的氣氛更差。


「要不俊介給公爵提供些建議吧…?」風間又問,[至少…把你送去一些規矩些的酒吧…]

「這主意也不錯…」


==


風間在自己相熟的酒吧附近放下了生田主僕二人,只不過這裡始終不是Aqulia,風間還是有點擔心生田,待馬車拐彎後便馬上派人回去通知松本。


「主子…、不是這間嗎…?」雪兒見生田往風間介紹的酒吧另一邊走去。

「當然不是…!」生田擺擺手向前走,「他說的那間真的是品酒的,而且還要分αβΩ區,不用多久我就想要回去…」


「走這邊…!我早找好去哪幾間了…是剛新開的…不分區、還有舞池,Ω還可以免費帶一位朋友進去…!」生田雀躍的拉住雪兒說道。


「唉…主子…可是…、您剛剛身體才恢復…訊息素太混雜的話好像不太好…、」

「你再嘮叨我就不帶你去了…」本來今晚看到松本已覺得有點煩燥,現在又被雪兒唸的生田心情不太好的停下來看著雪兒,「平常在Aqulia我也是這樣出來的…你擔心什麼…?」


「可是平常有…、」怕生田真的丟下自己的雪兒把”保鏢”兩個字吞下去,默默地跟在生田後面。


======


二宮坐在城門的長椅等了三天,救援隊派出去之後還是沒有任何音訊。


「海…、」二宮抱著正在午睡的海,想到海連續幾天也陪著自己,二宮把海抱向莉兒,「莉兒…你先抱海回去吧…」


「參見二王子…、」櫻井俊的近身侍衛北山從城門出來說,「國王請二王子到國王辦公室一聚…」


二宮仰頭望著北山,再看看已在莉兒懷裡的海說,「還是在這裡等我吧…我很快回來…」


「知道…主子、」


「走吧…」二宮點點頭便讓北山領著自己往國王辦公室走去。


===


「父皇、母后、」二宮到辦公室時陽子罕有的也在裡面。


「和也…你來了…先坐吧…」陽子笑著走向自己的小兒子拉著二宮的手說。


二宮看著櫻井俊就是一副有話說不出的樣子,就知道他的父皇又在想一些有的沒的便故意說,「不了…母后…和也想要快點回去等智…海還在等我…、」


「由他吧…反正大野智也回不回來也沒關係…」櫻井俊慍怒的說。


「父皇這是什麼意思…、」二宮疑或的看著櫻井俊問。


「俊さん…」


不理陽子帶點不滿,櫻井俊繼續說,「兩星期後Corvus的王子會外訪,你負責招呼他…」


「兩星期後…?東西都來不及準備…?為什麼不等哥回來才、」

「不用等翔…Corvus王子是專門來看他打算聯姻的對象的…、」


二宮知道櫻井俊口中的對象就是自己,不可置信的看著陽子,試圖爭取陽子的幫助,可是陽子搖搖頭看著櫻井俊。


「我不要…!我不會嫁給他的…!」二宮轉身就想離開時被櫻井俊叫住。

「你忘了你答應過我什麼嗎…?」


櫻井俊一句話令二宮回想起來,[只要父皇放過智和真木さん,讓他們平安回彩虹村,一切聽從父皇意思…]


見二宮沒有反駁,櫻井俊就知道二宮想起來了,「我放過大野智,現在也讓他回彩虹村了…不是嗎?」


「可是他這次會回來的…」二宮放軟聲音說,他以為櫻井俊已經放過大野,「為什麼父皇總是不接受我們…?」


櫻井俊在事情告一段落時真的打算不再追究大野,可是大野突然間回到彩虹村接著又失蹤,實在令櫻井俊不放心將二宮交付給大野。


「因為他不能照顧好你…」櫻井俊又說,「上次是三年…今次又會是多久…?一個Ω沒有多少個三年可以虛耗、和也…乖…聽父皇的話、不要等他了…」


「他答應我會回來的…他不會食言的…」


「為什麼就要大野智…他到底有什麼好…?!」

「就算他回來…我也不會答應你們的婚事,他配不上你…」


二宮向前踏了一步說,「為什麼…?」


「他已經結過婚有小孩了…、」

「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海也不是他親生的…!」二宮激動的說。


「一個王子跟一個帶著孩子的男α結婚…和也你會被人怎麼看待…?」

「那都是父皇你造成的…!要不是當初父皇想盡辦法拆開我和智…現在根本不會這樣…」


「要是智真的不回來了…那你怎麼辦…?」陽子開口問二宮了,不是不支持二宮,而是他擔心要是大野真的有什麼的時候,她想知道二宮的想法。


二宮深呼吸一口氣,把這幾天一直想說的話說出來,「要是智真的回不來,我想正式收養海、…」


「你瘋了…」櫻井俊氣的一手拍枱,「他甚至不大野智的親生兒子…?!」

「我知道…這我都知道…!」這事情在大野還沒起程回彩虹村時二宮已經決定了,「那孩子能倚靠的就只有我了…」


「那孩子的母親想殺掉你…!你知不知道…?!」

「那父皇你當初為什麼要收養我…?」二宮心痛的說,「如果沒有收養我的話…也許…也許我就不用經歷現在這些了…」


「和也、注意自己的言行…」陽子也覺得二宮說得太過了。辦公室內的氣氛瞬間降到冰點,最後還是陽子開口了。


「皇兒…愧疚感不足以對一個孩子負責一生…照顧孩子是一輩子的事情…你真的想清楚了嗎…?」陽子又問。


二宮點點頭,「我想做個像父皇和母后一樣的人…令一個無助的孩子幸福起來…就像當年的我一樣有一個完整的家…」


櫻井俊想起當年把帶二宮回宮的樣子,相處一個多月也不哼聲。無論他和陽子怎樣哄二宮,二宮也不太願意理睬人,只是願意和櫻井稍為親近一點。


===


直到有一次二宮不小心打破了花瓶,被碎片𠝹傷。櫻井俊忍不住抱著二宮板起臉孔著緊的罵了幾句,二宮才嘩的一聲哭著叫父皇。


據後來二宮所說,是因為那時候是他第一次實實在在的感受到父愛,擁有家的感覺。


===


「父皇…、」二宮跪在櫻井俊的面前,「恕和也不孝…可是和也由始至終想要的只有智一個…那個人不是他不行…還請父皇成全…」


始終對二宮心軟的櫻井俊嘆著氣走向二宮扶起他,「之後受傷難過的時候可不要再在父皇懷中哭鼻子…」


「謝謝父皇…」明白櫻井俊是對他和大野的婚事點頭的二宮撲到櫻井俊的懷裡哭著說,「父皇…和也什麼時候都喜歡在父皇懷裡哭鼻子…」


ーTBCー

顾渊啊

来了!是成品!
关于如何折腾城市限定
其实还有很多类型的胶带适合这种拼贴

.烈火英雄的观影请让我先咕一会.

来了!是成品!
关于如何折腾城市限定
其实还有很多类型的胶带适合这种拼贴

.烈火英雄的观影请让我先咕一会.

即墨
重新再数一遍阿婆,找回点智商○...

重新再数一遍阿婆,找回点智商○| ̄|_

重新再数一遍阿婆,找回点智商○| ̄|_

顾渊啊
这两天把mt展上搞到的城市限定...

这两天把mt展上搞到的城市限定处理一下!
最最喜欢的一款了!zqsg的证明
这种胶带不只能拉条!!

这两天把mt展上搞到的城市限定处理一下!
最最喜欢的一款了!zqsg的证明
这种胶带不只能拉条!!

牛屎坡坡
就等八月去拔草了❤️

  就等八月去拔草了❤️

  就等八月去拔草了❤️

乔抠抠

20190720-23的各一页。
应我家小少年的墙裂要求,我俩利用两天时间把《轮到你了》第一章和对应番外篇集中补完啦୧(⁼̴̶̤̀ω⁼̴̶̤́)૭
原本我自己是很想等反击篇结束之后一口气看全片的;结果现在两个人都在一边想“谁干的”一边纠结要不要追剧_(:⁍」∠)_
男人啊……就不考虑一下万一反击篇之后还有呢……

我自己补完了上一季的《in Hand》。山P真帅!滨田岳和菜菜绪好可爱!喜欢这三只!

20190720-23的各一页。
应我家小少年的墙裂要求,我俩利用两天时间把《轮到你了》第一章和对应番外篇集中补完啦୧(⁼̴̶̤̀ω⁼̴̶̤́)૭
原本我自己是很想等反击篇结束之后一口气看全片的;结果现在两个人都在一边想“谁干的”一边纠结要不要追剧_(:⁍」∠)_
男人啊……就不考虑一下万一反击篇之后还有呢……

我自己补完了上一季的《in Hand》。山P真帅!滨田岳和菜菜绪好可爱!喜欢这三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