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urder

56213浏览    900参与
∪・ω・∪uakii

乱画线一时爽 灵魂上色会一直爽;

乱画线一时爽 灵魂上色会一直爽;

欣殿

上学期的拟人摸鱼合集①


合集①邪骨团相关(含errorink)

合集②依然邪骨相关,全都是nm→cross和dream→cross三角前提(含colorXkiller与微量errorink)

(都有星星眼战队客串)


合集②链接我发评论里 也可以直接进我空间看

p1:嘴硬的ink

p2:抗拒加班的邪骨们

p3、4:horror带来的东西真的可以吃吗

p5:ink教育blue(killer漫画剧情)

p6、7:是执行任务还是旅游

p8:一张killer大头

p9:error带pj见邪骨

上学期的拟人摸鱼合集①


合集①邪骨团相关(含errorink)

合集②依然邪骨相关,全都是nm→cross和dream→cross三角前提(含colorXkiller与微量errorink)

(都有星星眼战队客串)


合集②链接我发评论里 也可以直接进我空间看

p1:嘴硬的ink

p2:抗拒加班的邪骨们

p3、4:horror带来的东西真的可以吃吗

p5:ink教育blue(killer漫画剧情)

p6、7:是执行任务还是旅游

p8:一张killer大头

p9:error带pj见邪骨

维克托巴尔夫斯基


沉迷UT无法自拔的我
拟人还是蛮好玩的
(别在意里面什么奇怪玩意

额。。。。中秋快乐?


沉迷UT无法自拔的我
拟人还是蛮好玩的
(别在意里面什么奇怪玩意

额。。。。中秋快乐?

仓库

都是骨头(考
日期不定,发现自己进步海星啊
(bushi

都是骨头(考
日期不定,发现自己进步海星啊
(bushi

混沌邪恶科学家x

【占tag致歉】Sans Conic Tv开始制作这篇漫画的配音了!

【Undertale漫配】(熟肉/中字)Frans1【多重救援】

B站链接:https://b23.tv/av67610436


该漫画是一篇非常好的长篇漫画,并涉及到许多AU

tag包含的是第一部分出场镜头较多的主要人物


昨晚连夜把中文字幕弄出来了√

So,如果你喜欢这部漫画,请把他推荐给更多的人


非常感谢


PS:如有不便,请联系我删tag

【Undertale漫配】(熟肉/中字)Frans1【多重救援】

B站链接:https://b23.tv/av67610436


该漫画是一篇非常好的长篇漫画,并涉及到许多AU

tag包含的是第一部分出场镜头较多的主要人物


昨晚连夜把中文字幕弄出来了√

So,如果你喜欢这部漫画,请把他推荐给更多的人


非常感谢


PS:如有不便,请联系我删tag


伊卢

深夜发画
P1Murder
P2原衫
P3,P4是Reverse Cross Tale的Reverse和Sugar
P5Horror

深夜发画
P1Murder
P2原衫
P3,P4是Reverse Cross Tale的Reverse和Sugar
P5Horror

半酒

占tag抱歉,是为了提醒自己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抱歉因为我个人忘了murder不能和福组cp所以将上一篇sf向删除了。

画的是爱沙太太的乙女文【取代】的脑洞,因为我不会乙女所以私自将乙女设成了福,已经有一些人看过我的画了所以很抱歉因为我的疏忽画了福×murder的cp。感谢爱沙太太提醒!!!

但是爱沙太太的文(刀子太好吃了卧槽你们快去吃!!!! !!就是这位!!!@爱沙Elsa(失踪人口)

占tag抱歉,是为了提醒自己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抱歉因为我个人忘了murder不能和福组cp所以将上一篇sf向删除了。

画的是爱沙太太的乙女文【取代】的脑洞,因为我不会乙女所以私自将乙女设成了福,已经有一些人看过我的画了所以很抱歉因为我的疏忽画了福×murder的cp。感谢爱沙太太提醒!!!

但是爱沙太太的文(刀子太好吃了卧槽你们快去吃!!!! !!就是这位!!!@爱沙Elsa(失踪人口)


绅士fa

参照一张人体图画的,在P2

因为只是练着画骨头,所以没仔细画

Error和Cross的衣服跟其他骨头比起来复杂多了……点名批评Error!衣服花里胡哨的!

参照一张人体图画的,在P2

因为只是练着画骨头,所以没仔细画

Error和Cross的衣服跟其他骨头比起来复杂多了……点名批评Error!衣服花里胡哨的!

伊卢
Murderhorror说实话...

Murderhorror
说实话意外地好吃...

Murderhorror
说实话意外地好吃...

爱沙Elsa(失踪人口)

【乙女】取代

*ooc警告,私设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乙女向警告,cp向为你XMurder


*短篇请放心食用


*目前使用的资料


*旧文大修


*谢谢顾问 @半酒 


*请给我评论吧,我要饿死了(´;ω;`)


*假装中秋的甜月饼
















1

寒冷从厚重的衣服间划向皮肤,在皮肤上留下持续尖锐的痛感。你没有停下脚步。地底的森林失去了阳光的引导,扭曲黑色的枝叶,偏执的向着错误的方向伸长。


这里在下雪。谁知道哪里来的雪,纯白色混杂着空气中的颗粒,在体温下消逝成刺骨的冰冷。...


*ooc警告,私设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乙女向警告,cp向为你XMurder


*短篇请放心食用


*目前使用的资料


*旧文大修


*谢谢顾问 @半酒 


*请给我评论吧,我要饿死了(´;ω;`)


*假装中秋的甜月饼
















1

寒冷从厚重的衣服间划向皮肤,在皮肤上留下持续尖锐的痛感。你没有停下脚步。地底的森林失去了阳光的引导,扭曲黑色的枝叶,偏执的向着错误的方向伸长。


这里在下雪。谁知道哪里来的雪,纯白色混杂着空气中的颗粒,在体温下消逝成刺骨的冰冷。


你停下了脚步。


「你不应该在看守的时候分心,要知道这里什么时候都会有人类出现。」


“是。”


Murder的视线向着空中看去,扬起的角度分毫不差,就好像那个高个子的骷髅仍旧站在他身边,迈着夸张的步伐向你走来。


“你总是对的,兄弟。”


他在你身前不远处停下,你想要开口说话,还未出口的音节就被打断。鲜血代替了音节从口中说出,空白沾染上红色,像散落的字符。


人类的躯体和怪物不同,他们在死后并不会变成灰尘,而是会留下尸体。杀死一个人类的有效方式是用骨刺刺穿躯干,或者肺部,他们不会立即感到痛苦,随着呼吸和血液的流失而失去生命。


面前的人类躯体正在经历这个过程,视线逐渐模糊,你只能看见他踩着鲜血的痕迹向你走来。


“请……”


Murder抬头看着骨刺挂起的身体,人类最后举起手仿佛要抓住什么,最后又无力的垂下。


他沉默了一会,他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exp。


面前的人类躯体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因为血温度融化的雪地稍稍下陷。


2

第十二次尝试,测试结果,不能提供exp。


murder收起骨刺。这个尝试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只需要等待着那个人再次从遗迹的门后走出来。很明显眼前这个人类并没有拥有提供exp的价值,那他也没有必要为她做无用功。或许他应该考虑到哪里去睡上一觉,或者跟着Papyrus去Undyne那里看看。


雪花随风飞舞的力道有些刺痛,灰尘混在空气里,他紧了紧兜帽。


那个人类又从遗迹中走了出来,看上去没有被突然刺穿让她有些开心,脸部因为失血而苍白颜色展开一个笑容。


“谢谢。”


murder转过身,他本来以为人类在向他不想再做无用功的的举动道谢,但是完全错误的方向和迷离的视线让他的判断有些动摇。


“我知道你会答应的。”


如果不是知道他自己现在就站在这里,恐怕他真的会以为在那个人类不远的地方有另一个和他穿着一样,长相一样,甚至连名字都一样的骷髅怪物。这种感觉,怎么说,有些怪异。


人类小步跑向前方,在那个不存在的骷髅怪物前站定,看上去她尝试去牵起不存在的手,又被空气甩开。


她似乎觉得被空气甩开是自己的错。“抱歉。”她说,“我们走吧,murder。”


空气不会回答,但她得到了肯定答复,目光落在眼前雪地的纯白之上,她跟着不存在的向导前进。


似乎还是有点事情做的。音节从人类的口中发出,熟悉亲昵的口气让他感到陌生而好奇。他有多久没听见有人叫这个名字了?谁知道,可能从来没有。他知道他的名字是murder,就好像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得到的勋章,但是不会有人称他为murder。他们叫他“sans”,那谁会叫他“murder”?


人类已经走了一会了,不过这时候正好跟上去看看。


“嘿,papy,你想去看看吗?”


手掌随意地插兜。“都听你的,兄弟。”


2

在第十二次被骨刺刺穿后,经历了多次失血的你感觉不太好受,脸色苍白的像是刚从冰水中拎出来的落水者,指尖冰凉,你想要用颈间的温度捂暖手掌,指尖碰到脖子的时候你不禁小声惊呼。


这里太冷了,遗迹里呼啸而过寒风,除此外寂静无声。身体有些沉重,就算可以读档重来,失血而死的痛苦还是无法轻易忘却。你打了个寒战,又想起上次失去意识前的窒息感。


你又一次走出遗迹的大门,准备在被杀死之前多说上几个字。说不定呢?说不定这次就可以让请求顺利出口,而不是变成雪地的装饰。恐惧使你闭上了眼睛,你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请”


期望。


“拜托”


祈求。


“你”


爱意。


“请”


渴望。


“杀死我。”


欲望。


疼痛没有像你想象中的到来,眼前的怪物似乎放弃了杀死你的想法。骷髅怪物在你面前像雕塑一样站定。这算是默认了吗?


“谢谢。”你尝试着道谢,看样子用不着再一次从遗迹里走一遍了。


“我知道你会答应的。”你有点疑惑的看着他。是你的错觉吗?还是他过于沉默?你没有收到回应。你觉得应该试试看是不是真的停战了。


你靠近他,似乎心情的急切也让脚步急切起来。近距离看着他,似乎有点冷淡?你尝试着触摸他,“别碰我。”


“抱歉。”你应该知道的,他不会喜欢触碰,“我们走吧,murder。”


你当然不会止步于此。


3

积雪高高叠起,行走在其中很困难,不过倒是不必担心掉进通往核心的水流,那条河流已经全部冻住了。那个人类女孩在河边冰块中拽出了鱼线上挂着的交友信息,咯咯咯地笑了好一会。


“你看到了吗,居然会有人用这种方式交友。”她把卡片递给不存在的那个murder,“他应该考虑下先别把照片放在这上面,这样他还能把姑娘先约出来。”


面前明明是一片空白,人类的笑容依旧没有半点停顿。


他莫名觉得那个笑容有点刺眼。


原先的谜题已经被冰雪覆盖而变得不具威胁,她从上面轻松走过。偶尔还会和身旁的虚假存在说上几句。她是怎么知道这些地方曾有过陷阱?路过岗哨的时候,她甚至还从里面找出了一瓶空着的番茄酱。


关系似乎进展不错,虽然路途不怎么顺利,但她的确和空气的关系好了不少,而且,在她用她冻得通红的脸说出“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的请求后,现在她已经保持着牵着手的模样很久了。好像她真的有人引导一样,行路的方向一直没有出错。


眼前的回音花突然说了一声“喂”,murder抬起头,女孩这个时候似乎放下了同行人的手。那些花朵无人打理,疯长成了蓝色的海洋,与之相反的是它们的声音,渐渐沉寂。或许刚开始的时候那些花还会窃窃私语,随着时间流逝,它们不再说话了。他曾经想从中找到些什么东西,但他不再寻找了。他忘记了自己要找些什么。这不重要了。现在回音花又获得了声音,它们有点疯狂,那一声“喂”像是石子掉进水中的涟漪,一圈圈地向外围扩散。


“我需要休息了。”她说,脸上的笑容有逐渐扩大的倾向。


拜托,清醒点,那里什么都没有。


「我需要休息了。」那些花朵不依不饶。


她在花丛中躺下,看上去小心翼翼地向着某个方向挪动了一点。他不用想就知道那里有个冒名顶替的家伙。


既然是冒名顶替,那就应该把东西都还给他。


3

路途并不是很好走,积雪太深,你觉得如果你待得再久一点可能就要生病了。说实话当你站在冰封的河流之上是你心中还担心了下会不会掉下去,不过你没过一会就忘记了murder的警告在河边的冰块里拽起了鱼线,还算小有收获,你找到一张交友卡片。不过内容倒是搞笑,你笑着和murder分享了你的见解。


他太过温柔了,对你来说。仅仅是走在你的前面忍受你的干扰你也觉得满足。也许没有,你还想要更多,他答应了你的请求。手中骨掌的温度淡淡的,并不能很好地感受到,不过你很高兴。这条路你在记忆中描绘了无数遍,即使是第一次踏上也无比熟悉。面前那片回音花看上去很舒适,也许你可以就地休息一下。


murder在你身旁坐下,你想要更靠近他一点,于是不动声色地挪了挪。


“晚安。”


即使是未知的时间点,你也依旧祝福夜晚。蜷缩着身子,你陷入睡眠。你需要休息,在多次死亡和冰雪竞走之后。


睡眠无梦,但你感到了温暖。你想,应该是murder的温度。


醒来的时候,你揉着眼睛想去牵着murder的手,他几乎是下意识甩开了手。


“抱歉。”他说,“我忘记了。”


他又把手递过来,示意你抓住。


murder还是太温柔了,你感叹,让手掌重合。


4

mtt酒店空荡荡的,虽然它曾经也是这副样子,但是这是真正的空,空无一人。黑暗包裹着整栋建筑,墙上的照片还在招式着它曾经的辉煌,接待名流的照片整整铺满了视线。那位地底明星会在这里用餐,评价一句,再添上一张照片。他是毫无疑义的名流,唯一的明星,他未来会属于舞台、聚光灯、掌声、欢呼、尖叫,但现在只属于两道视线,你和murder。他有点恍惚地想,Mettaton为什么不再演出了,他上周还听到小幽灵准备合作的新曲目即将上线。是谁告诉他的,他不记得了,但这不重要。


人类似乎不觉得这里黑暗,从她的眼睛似乎看见了舞池中央里旋转的灯光。你随着寂静中的乐声点起节拍,酒厅人潮涌动。歌声很好听,你评价道。


但这里只有黑暗和寂静,murder抓紧了你的手。


“这位先生,”你向后方迈出一步,向他行礼,“请问我能否有幸邀请您跳一支舞呢?”


人类的手掌白净细腻,不过此刻她在邀请着自己。


“当然。”他觉得那个冒牌货不会拒绝。


骨掌与人类重叠,几乎是瞬间就交换了主动权,歌声悄然在脑海中响起,两个身影互相试探,舞步很快被打磨成完美的默契。


别去看。


别去看周围的寂静黑暗。


灯光随着动作移动,大家都带着舞伴随着音乐舞动。玻璃轻声碰撞,打趣的话和笑声一起铺在乐声之后,光影交错,木头的味道被温暖的空气发酵成酒香。


别去想。


他眼中的光芒闪烁,背景旋转不定。“我说了这歌不错。”你扬起笑容,“你觉得呢?”


“不如你。”


乐器声依旧响起,不知不觉滑到了最后的音符,世界停止旋转。人类将手从兜帽的两边伸进,将他拉近你。


一个吻。


歌声骤然消失。灯光消失。谈话声淡去。幻象消失。


这里只有你们。


5

王座厅的花朵已经疯了,金色像是吸收了阳光一样耀眼,尘埃在光影间穿行。


murder一直牵着你的手,你尝试挣脱,但你做不到。这本应该是你的终点。


日光在云间穿行,那些花朵上阴影布满又隐去。


“谢谢。”


你向他道谢。


“请杀死我吧。”


他终于记起那些破碎的音节,他看见洁白的骨头从身后刺穿人类的身躯,鲜血从人类的身体里流出。他奇怪为什么人类会流那么多的血。


这次人类留下了尸体,他很奇怪。于是他走回遗迹的大门,等待着她从门后走出来。


但是没有人来。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ω≦)

ooc轻喷_(:з」∠)_




RK小优

你与murder的相遇(现实联动篇)

可能会有不符合原设之处,请多多包涵,创作不易……


我很讨厌杠精,最好不要在我的底盘展露你的毒性,我又不养蛊!


写的超级慢,因为实在没什么好写的。


ink,让我好好的构思一下,那个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关于正义王朝的一些事情呢?


有奖励的哦,可以点一篇文哦,先到先得。


已经过去了多久了?

在寂静无人的森林里,murder看了一眼握在手上的真刀。

这个令人心烦的混蛋终于死了!

murder感觉自己还是缺了点什么,为什么明明都这样了murder却感觉自己的灵魂没有得到任何救赎。心口的这一块位置,感觉很冷。

天空开始下起小雪,murder抬起头看着飞舞的雪花。伸手去触碰,指尖传来冰冷...

可能会有不符合原设之处,请多多包涵,创作不易……


我很讨厌杠精,最好不要在我的底盘展露你的毒性,我又不养蛊!


写的超级慢,因为实在没什么好写的。


ink,让我好好的构思一下,那个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关于正义王朝的一些事情呢?


有奖励的哦,可以点一篇文哦,先到先得。


已经过去了多久了?

在寂静无人的森林里,murder看了一眼握在手上的真刀。

这个令人心烦的混蛋终于死了!

murder感觉自己还是缺了点什么,为什么明明都这样了murder却感觉自己的灵魂没有得到任何救赎。心口的这一块位置,感觉很冷。

天空开始下起小雪,murder抬起头看着飞舞的雪花。伸手去触碰,指尖传来冰冷的触感。

他想起了一个人……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他值得守护的人了,但是在另一个世界却还有……

murder“kid……我来带你回家了……”

……

I Benfei is full of resentment,

but you changed me.

Now I have nothing but anger.

(murder)

……

你很喜欢sans这是不可否定的, 但是每一次当你看着屏幕里的sans。一如往常的向你重复那些令人枯燥乏味的台词时。

你感觉到了厌倦, 你厌倦了和平。你想要知道别的事,比如你想要知道sans心中对自己真实的想法。

你不想再继续做一个乖孩子,你想要在这里得到什么。

但是当你将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杀死后,你又开始后悔。

这不是你想要的答案。失去彩的世界看起来好冰冷……

你看着早已失去色彩的世界陷入了沉思。

还是还给他们自由吧,你只是一个局外人。

你重置了这个世界。

你看着手机上那个象征着决心的图标。你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多余的,你们的世界永远不会相交。

你决定再也不干涉他们的世界……

你的心中仍存在着善良,你不想再伤害他们。你放弃了之前的那个准备再一次屠杀的念头,你也没有打算再回到那一个世界里。

但是你知不知道,有一些事,一旦开始便无法挽回……

无论你做什么……

自从那一次屠杀之后你没有再登录传说之下,也许是心中的愧疚……

可是这个世界早已因为你而被颠覆。即使你不再回到这个世界,那又如何呢?

世界早已改变!

一年后……

一如往常的,你和自己的朋友在大街上游玩。

你们有说有笑的走在大街上,丝毫没有注意到迎面走过来的一个戴着兜帽的人。

你与他迎面相撞,你看了一眼。向那人表示抱歉。

而你的朋友却一把拉住你的胳膊。

“你莫名其妙嘀咕些什么呢?”

“我刚才不小心撞到人家了……奇怪……人呢?”

你很疑惑,明明刚才自己是撞到了一个人。但是现在却不见了踪迹。

更让你在意的是他身上的衣服和一个人很像。

但是你却早已忘记了那人是谁?

你不知道的是,你撞到的那个人是你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触碰的人。

murder在你撞到他之后,早已用瞬移躲到了你身后的角落里 。

murder“huh,kid,原来你一直在这里吗?”

murder目光阴沉的看着你的背影,嘴角流露出来的不知道是笑还是愤怒。

murder一路跟默默的着你,而你却毫不知情的到处闲逛,天色逐渐暗淡。

你意识到自己必须回家,于是你在十字路口和自己的朋友道别 。

现在正是你一个人回家的时候,你总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你。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被猎人盯上的猎物一样。

不安与恐惧相互交织的心理在此刻被逐渐放大。你现在只想快一点回家,身后传来阵阵脚步声。

你感觉有人一直站在你的身后,但是每当你回过头去看的时候。

映入眼帘的除了灯光所能触及街道,其余的便是一片黑暗。

你不安的往前走,可是这种压迫感逐渐加强,快到家了的时候,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你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你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你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天会发生什么,但是也没有在意。也许是你神经有一些紧张而已。

你这样安慰着自己。

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你只是简单的洗漱后,便躺到床上毫无戒备的睡了过去。而在你入睡不久后,murder出现在你的面前。

看着熟睡的你,murder缓缓的举起了手,几根骨头出现在半空之中。

murder嘴角上扬,将骨头对准了你。

murder“我来带你回家了,kid……”

自从那一次屠杀后,你离开了传说之下,代替你生活的便是chara。

她用一种名叫决心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将他们的世界重置。

murder早已厌倦了无数次的死亡,于是他选择了比chara更加极端的方式。

但是当murder真的杀了chara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灵魂竟然如此的空虚 。

chara在临死前告诉murder一件让他十分吃惊的事情

其实你只是进行一次屠杀,接下来的才是她。

是你的好奇唤醒了她,同时也是你的愧疚将这个世界陷入地狱。

murder神情复杂的看着你。似乎并不想吵醒你。当他准备放出骨头刺向你的时候 。

你翻了一个身把脸对向murder。

“……sans……”

你的一句无意识的梦语,让murder缓缓的放下了手 。浮在半空之中骨头也随之不见。

murder“kid……”

murder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你,上前低下头吻住了你的嘴唇。

而你皱了皱眉头,扭头想要逃离murder的束缚。murder见状便用手脚束缚住了你不安分的身体。渐渐的,因为力气明显相差太大,你开始放弃反抗。

不知道过了多久,murder抬起头来用舌头舔了一舔嘴角的血迹。他似乎很开心……

murder“我现在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我好吗?kid,我很快就会带你回家……”

murder在你的额头落下一吻,随后便转过身离开了你的房间,房间再一次陷入寂静。

仿佛他从未出现过一样……

第二天早上,你从床上起来。感觉自己的嘴角有一些疼,你走到浴室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你发现自己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咬破。

难道是自己在睡觉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吗?

你有一些疑惑,但也不是很在意。你收拾一下书本便开始往学校走去。

你按照约定来到昨天与好友商量好的地点,你看到了站在十字路口的好友,刚想上前去打招呼的时候。

你便看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好友突然往后退了几步,结果刚好撞上迎面开来的卡车。

你的瞳孔急剧紧缩,眼中满满的都是恐惧。血花在你的眼前飞舞,你跪倒在了地上捂着头似乎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你呆呆的跪在地上,看着血液从自己的好友身体中流出。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看着。你没有办法站起来,因为你早已失去站起来的勇气……

很快救护车赶来,医护人员把你的好友送往医院抢救。

而murder却只是笑了笑,他没有打算收手。转过身朝另外一个地方走去。

你来到学校,周围的同学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你。应该是今天早上你的朋友发生车祸的那一件事情吧?你想起了以前那段不好的时光。

黑羊效应……

以前的你就是白羊中的黑羊……

受他人冷漠排挤与嘲笑……

就因为自己和他们不同,不喜欢吵闹的生活,只想安静的待在原地,仅此而已……

你没有理会人群异样的目光,你只想自己的好友怎么样了。

她对于你而言就是学校中的唯一,可是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今天一天你都是浑浑噩噩的上课,好不容易等到下学。你收拾好书本急匆匆的便往楼下走。

拜托……不要出事……拜托……

你在心中祈祷着,自己的朋友不要有事。你现在只能感觉到自己心口这个位置跳动的很快。

你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到医院,可是实际上并不能……

你正准备下楼梯,突然你感觉似乎有什么人从背后把你推了一下。

你重心不稳的从楼梯上跌了下来,自己的膝盖和额头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擦伤。

你看着站在楼梯口的人,发现那个蓝色的背影和一个人很像。

“sans?”

你不确定的喊了一声,那人不急不慢的走下楼梯。你看清了那人。

murder“好久不见……kid……跟我回家吧,我将会是你的唯一……”

murder朝你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sans!是你吗?”

你激动的上前紧紧的拥抱住了murder,终于可以拥抱永远不可能拥抱的人了。

你不明白sans会出现在这里,也许这一切对于你而言只是一个梦。

但是即使是梦你也觉得很幸福。因为他是sans,你爱的那个怪物,那个永远都不可能触碰的怪物啊。

murder“我一直都在等你……kid”

murder诡异的笑了笑,在你看不到的背面,murder缓缓的举起手,几根骨头出现在你的身后。

而你却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来临。

“sans,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这么多灰尘啊?”

你发现murder身上的灰尘和一些暗红色的血迹,你感觉眼前这个家伙和你认识的sans似乎并不一样。

而这时你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你接通了电话。

“请问是……你的朋友今天在医院被人杀了,被一堆骨头刺穿了身体,方便的话可以来警局做做一下调查吗?”

冰冷的电子音,就好像一只又一只的箭一样,射中了你的心。

“什么……”

你在听到电话那一头的自己朋友去世的消息后,你彻底懵了。

什么是被骨头刺穿了身体?!

难道是……

“sans你……呃……为什么?”

同时也在你失神的那一刹那,几根骨头刺穿了你的身体。

你不敢相信看着腹部的骨头,你没有想到murder居然会想。。杀了你。

murder“huh,kid……在这个世界过得很开心嘛……有自己的家人于与伙伴……但是我却只希望kid只能有我一个……没错,我很自私……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属于我的东西……”

你开始觉得自己变得好困,你想开口去求救,可是却没有任何力气。

murder“所以我杀了靠近你的人……现在你只能是我一个了吧?”

murder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可是在你的眼中却是如此的病态。

murder上前横抱起你朝一个代码走去,你也开始失去意识。

在UT,murder还是一如往常的寻找着exp,但不同的是他总会很早回到家中。手上带着各种各样好吃的,和各种洋装。

实际上murder并没有杀死你,而是让你失去了意识。他很喜欢这样的你,安安静静的坐在轮椅上。

像一个精致的玩偶一样,从今往后你的眼中便只有他一人。

murder“kid……今天看起来也很乖哦……”

murder慢慢的走到你的面前,而你却只有沉默……

无神的双眸中倒映着murder的身影……


摸鱼老狗
中秋放假摸鱼 中秋快乐 数学杀...

中秋放假摸鱼

中秋快乐

数学杀我

中秋放假摸鱼

中秋快乐

数学杀我

不咕的笔不是好键盘

【ut/au】论校园生活总会被爱情攻陷①

*校园au

*cp有,tag上写~

*伪全员

可以接受的往下翻吧~

众所周知,classic是个懒家伙。

上课时睡觉,下课时睡觉,吃饭时……咳,抱歉,这就不知道了,他总是跑得最快。

总而言之,他就是一个啥也不干,但成绩就是好的一批的人。

啊~真是嫉妒啊~

fell这样撑着头看着坐在他左上方的classic,懒懒的想。

好吧,也不是闲的没事,fell现在正在被作业奴役着,这上面的勾股定理快把他逼疯了。

所以……现在想要帮手了。

fell站起来一只手“砰”的一声拍在classic的桌子上“喂!你个书呆子,帮我写作业!”

周围人都没有出声,或者是不敢出声。...

*校园au

*cp有,tag上写~

*伪全员

可以接受的往下翻吧~

众所周知,classic是个懒家伙。

上课时睡觉,下课时睡觉,吃饭时……咳,抱歉,这就不知道了,他总是跑得最快。

总而言之,他就是一个啥也不干,但成绩就是好的一批的人。

啊~真是嫉妒啊~

fell这样撑着头看着坐在他左上方的classic,懒懒的想。

好吧,也不是闲的没事,fell现在正在被作业奴役着,这上面的勾股定理快把他逼疯了。

所以……现在想要帮手了。

fell站起来一只手“砰”的一声拍在classic的桌子上“喂!你个书呆子,帮我写作业!”

周围人都没有出声,或者是不敢出声。

是的,不敢出声,原因在于……fell是个校霸之一。没错,之一,其他人,让我们以后慢慢道来。

如果是其他人,被这么一吓绝对哆哆嗦嗦接过作业本,小心翼翼开笔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冒犯了这位大爷,被拉到小角落揍。

但classic不是一般人,fell这么重的一拍,竟然也没有吵醒他。

fell看这人没有回应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他一把抓住classic的衣领,将脸凑得极近,刚想大吼,却没想到classic因为自身重心,向fell倒去。

好巧不巧,嘴磕一起了。

挺痛的。

所以classic醒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之间没人说话。

……

在这美妙的校园中,一声怒吼打破了这份宁静。

“wdnmd——!!!”

……

远处小卖部。

听到叫声的murder抬起头,仔细想了想,最后掏出手机在“邪骨团矮子群”发了消息。

murder:我听这叫声似曾相识,回声嘹亮,看来是fell踢到铁板了。

killer:……嘿疯子,你的人设是不是崩了?

murder:……

murder:管好你自己吧,反正fell踢到铁板了,就跟之前我和他干架一样。

killer:我也。

cross:我也。

nightmare:……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也。

horror……只要别再抢我肉。

killer:哦豁,万年潜水党来了?

horror:要你寡。

killer:你从哪学的这玩意?

horror:雨女无瓜。

killer:……

nightmare:行了行了,闭嘴吧,去问问当事人。

nightmare:@ fell

murder:@ fell

killer:@ fell

horror:@ fell

cross:@ fell

fell:cao!你们这群看戏的!

murder:哦豁,出来了。

killer:人设人设

murder:……

nightmare:所以说咋回事。

fell:……🖕🖕🖕我的初吻!tmd没了!fuck!

……

群里静默了几秒。

【哈哈哈哈哈哈】充斥了整个空间。

fell:艹!别笑了!

cross:hhhh不行了,等着我马上来!

murder:我来了!chhhhhh

killer:hhhhh我肚子疼!hhhhhh等等等,我也要来!当面说!

nightmare:……噗。

fell:这更让人生气!

horror:我就不来了,吃饭去。

cross:那不如在食堂碰面。

horror:随便。

——————

在笑出腹肌前,murder停了下来,他挑了一瓶番茄酱,往食堂走去。

食堂很大,后面有一个隐秘的金色花海,在这个季节总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盛开,说实话,murder挺喜欢那的,安静且漂亮。

但很显然有人比他先到了。

murder挑了挑眉,显然惊讶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稍微走近,murder看清了,是horror。

行吧,又睡着了。

murder习以为常。

horror的脑袋左边有伤,随身带着斧子,说实话,murder挺想知道他是怎么带到这个学校的,但现在murder有更想做的事情。

他慢慢向horror靠近,鞋子踩在花海中,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murder的脸渐渐向horror靠近,最终停在了几厘米中。

……

……

……

只见他猛然拿起番茄酱,果断拧开盖子,向着horror扇风。

于是horror瞬间睁开眼睛,“嗖”的一下站起来,向murder……手中的番茄酱扑去。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亲亲)

这是邪骨团所有人都知道的叫醒horror的方法【毕竟horror有起床气——他会用斧头砍你】

“吃饭去。”

“……知道了。”

————

“嘿!error!”学生会会长这样大喊着副会长的名字。

所有人都知道会长和副会长是非常亲密的“朋友”【ink单方面承认】

但出乎意料的,原本平易亲人的副会长竟极力否认,甚至报了粗口!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欢迎收看…… ( ̄ε(# ̄)☆╰╮o( ̄皿 ̄///)

咳咳,抱歉串台了,回去回去。

error又双叒叕听见了ink的烦人的叫声,纵使他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开口“离我远点!”

“啊啦,error,不要这么冷淡嘛——”ink拖长了调子,很快就又嬉皮笑脸的黏上去,双手甚至大胆的向error的手伸过去。

“滚!”error在他碰到自己之前躲开了,这个混蛋,明明知道自己有接触恐惧症。

“好凶哦,难搞哦,error当心找不到女朋友呢。”ink委屈巴巴的摸了摸自己缩回来的手,不知道是不是error看错了,ink在说女朋友时,眼中带有几分……淡漠?

但他很快把注意力移开,隔着衣服按住了ink的嘴,尽管不是直接碰触,但error也已经有点头晕了。“说吧,最近总是粘着我干什么?”

被error按住嘴的ink有点懵,迷迷糊糊的回了句“啊?”

error不耐烦,“你难道还会有事没事找我就为了聊个屁天?”

啊,ink真是一把杀猪刀,error以前的礼貌看来都喂了dog。

“啊,对了,我要……”ink作恍然大悟状。

却被一声戏谑的声音打断了。

“哦呀,这不是会长大人~吗?”

killer笑着,却不达眼底,一只手玩弄着刀子。

nightmare也在旁边,不过只是抱着手臂看戏。

说实话,这实在是不利于ink,毕竟二对一,error?他绝对不会帮忙,甚至会变成三对一。

这该怎么办呢?

想知道吗?

下个星期吧。

*fell用的是一设,我感觉暴躁大哥才是最帅的!星星眼。

*邪骨团成员做了一下改动,error就不放进去了,因为我看官方发现error真的是一个超温柔的骨!喜欢!

*cp的话……我觉得可能有点乱,所以先少写一点吧。

墨琳今天码文了吗

【传说之下】作者作死调查cp日常!

*调查目标:Nightmare和Dream  ink和error  horror和murder  reaper和gone

  *无视错字谢谢

  〔大家好我是作者,今天我要去调查au 各cp的日常,看看我会先碰到哪对cp〕

  美食街上,horror拉着murder到处买吃的。

  〔哇哦!我看见了horror和murder,他们应该是来买吃的的,希望他们不会发现我,这俩骨的警觉性可不是gài的,好了,现在慢慢靠近…〕

“murder!这边这边!”

  ...

*调查目标:Nightmare和Dream  ink和error  horror和murder  reaper和gone

  *无视错字谢谢

  〔大家好我是作者,今天我要去调查au 各cp的日常,看看我会先碰到哪对cp〕

  美食街上,horror拉着murder到处买吃的。

  〔哇哦!我看见了horror和murder,他们应该是来买吃的的,希望他们不会发现我,这俩骨的警觉性可不是gài的,好了,现在慢慢靠近…〕

  

   “murder!这边这边!”

   “走慢点,这么急干嘛。”murder一脸宠溺地看着horror,手里拿了一堆吃的,有钱任性啊,“murdermurder!”horror指着奶茶店,“好好好,都给你买。”

    〔啊啊啊啊啊啊!奶茶!不行,冷静冷静,调查好了之后再去买。〕

     *在窗户外看着这两骨。

     “两位买奶茶吗,单杯还是情侣杯?”murder买了杯情侣杯,horror表示不愿意“murder!不许跟我抢!”说完并一把抢过murder手里的奶茶,迅速把它喝光。

      〔赶紧记录…〕

       “这位女士,有路人举报您在跟踪,请来警察局一趟。”

        〔雾草!你们哪里冒出来的!诶诶诶?!听我解释啊!〕

         然后作者被警察带走了,murder晃了晃手机:“谁叫你这个傻逼作者调查我们的。”

        

        警察局里

       〔儿zei,我都敢抓啊?!*打电话〕

        “你听我解释啊!别打电话啊!!!”


       *作者成功逃离了警察局


衰哥
BAD GUYS TEAM!终...

BAD GUYS TEAM!
终于还是壮起胆子做了个splatoon verse

niahtmare:章鱼  小队的队长,一个滚筒足以称霸地图的强者,似乎是STAR TEAM的死敌,和弟弟dream关系很差
killer:乌贼  nightmare的亲信,嬉皮笑脸的总是招惹murder,患有弱视所以戴了墨镜,战场上却是一神枪手
murder:乌贼  灵敏度max,以其各种骚走位而闻名,虽然经常凶killer在组队时却是好搭档,有一个已故的弟弟
horror:乌贼  头上的触手被割掉了,右眼失明,据说是前队长干的,力气超大,头脑简单,胃口也超级好,有“地图猎手”...

BAD GUYS TEAM!
终于还是壮起胆子做了个splatoon verse

niahtmare:章鱼  小队的队长,一个滚筒足以称霸地图的强者,似乎是STAR TEAM的死敌,和弟弟dream关系很差
killer:乌贼  nightmare的亲信,嬉皮笑脸的总是招惹murder,患有弱视所以戴了墨镜,战场上却是一神枪手
murder:乌贼  灵敏度max,以其各种骚走位而闻名,虽然经常凶killer在组队时却是好搭档,有一个已故的弟弟
horror:乌贼  头上的触手被割掉了,右眼失明,据说是前队长干的,力气超大,头脑简单,胃口也超级好,有“地图猎手”的绰号

不咕的笔不是好键盘

各位低龄儿童的相遇(9)

放假啊!!!!


军训真的累😩


——


气氛开始活跃,所有人都聊着他们各自与众不同精彩奇妙的人生,有时也遭到一些人的白眼,然后再大吵一架,哄闹声这么不间断。


“嘿各位!”ink活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当然,他牵着error的手。“我找到出口了!”


没人太过在意他说的话,所有人把目光有意无意扫向他和error牵着的手。


注意到众人的目光,ink没忍住老脸一虹,吐出一口墨来。


好巧不巧喷在nightmare身上。


最怕气氛突然安静。


dream率先跑向远处。


“兄弟!我们的友谊呢!”ink这样向他惨叫。


“抱歉,你已经违反了我们的光棍条...

放假啊!!!!


军训真的累😩


——


气氛开始活跃,所有人都聊着他们各自与众不同精彩奇妙的人生,有时也遭到一些人的白眼,然后再大吵一架,哄闹声这么不间断。


“嘿各位!”ink活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当然,他牵着error的手。“我找到出口了!”


没人太过在意他说的话,所有人把目光有意无意扫向他和error牵着的手。


注意到众人的目光,ink没忍住老脸一虹,吐出一口墨来。


好巧不巧喷在nightmare身上。


最怕气氛突然安静。


dream率先跑向远处。


“兄弟!我们的友谊呢!”ink这样向他惨叫。


“抱歉,你已经违反了我们的光棍条约了,散了吧。”dream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ink没忍住又吐了口墨。


“不——!!!”


哦,再次很巧的是,他吐在了梦总身上。


“……”


难得的,这两位持有相同的想法。


【让我们一起干掉他吧!】


nightmare和梦总眼神这样对视到。


当然,最后ink并没有被分尸,主要原因还是error出面劝架【干架】。


把nightmare和梦总绑到一起后,error拍拍手中并不存在的灰,转头就看见ds error闪着星星眼瞅着他。


error:“……”


ds error:超级厉害哇!学到了!


话题再转到ink发现的出口。


classic:“虽然感觉ink有点不靠谱……但总得试试。”


ink:“……喂!”


fell:“我同意,再不回去boss绝对会把我的头盖骨拆下来当球踢的。”


classic:“……”你就宠着他吧。


fell:“别这样看我,你难道不是?”


ds blue把蓝莓扔到fell那里,自己靠近ds error,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靠在他肩头“error——”


ds error抖了一下,下意识一拳打了上去。【感谢error的教导】


看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ds blue。


error沉默了一下,本着礼貌,他试探的来一句“……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旁边的killer毫不吝啬的给予了ds blue一顿嘲笑。


“你的笑声还真是一贯的恶心。”murder这样说。


“搞的你不是的,还有秀恩爱不要在我面前秀,当心我戳死你们。”killer瞟了一眼在喂horror吃肉的murder。


“切。”


“好了好了,快走吧。”ds cross这样催到,说实话,他真的不想看旁边那对人秀恩爱了,关键还有一个是自己。


“嘿,bruh,不要这么着急嘛~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


“……不了,谢谢。”他更想离开了。


要走了啊。


要分别啦。


这短暂的和平终是结束了。


在后面,dream悄悄的问月饼“还能再见的吧?”


月饼还没说话,nightmare不爽了,他用触手卷起dream,牢牢地固定在自己身边。


就像怕别人抢走似的。


月饼这样憋笑。


但下一秒,梦总把翅膀张在月饼头上,以一种护小鸡的姿势掩住月饼。


月饼无奈,啊啊,都像小孩子呢。


于是这样悄悄的藏住自己扬起的嘴角。


啊啊,再见了吧。


END


事后dream还是经常去找月饼玩,以至于nightmare经常找梦总打架【或者梦总找nightmare】


这个系列差不多就结束了,感谢大家的喜欢😘😘


希望我自己也能想出更多有趣的系列吧😚😚😚


菜鸡
设计课上摸的👍

设计课上摸的👍

设计课上摸的👍

梦京子☆拼死给桃仁酥刷好感ing
鼓掌掌!!!600粉感谢!请尽...

鼓掌掌!!!600粉感谢!
请尽情点文!!!长篇短篇都ojbk!!!
现在不收了——2019.9.7 13:56

鼓掌掌!!!600粉感谢!
请尽情点文!!!长篇短篇都ojbk!!!
现在不收了——2019.9.7 13:5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