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ct

81.8万浏览    16543参与
南昀

名字

这是一个微博上脑洞的衍生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身上都会刻着两个名字,一个是一生的爱人,另一个是杀掉自己的人。但朴志晟有点儿特殊,他只有一个。

        在爸妈和医方共同的三缄其口下,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地影响到朴志晟的茁壮成长,除了从小到大老被爸妈念叨:“远离钟辰乐”之外,他的人生和别人没什么不同。

     ...

这是一个微博上脑洞的衍生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身上都会刻着两个名字,一个是一生的爱人,另一个是杀掉自己的人。但朴志晟有点儿特殊,他只有一个。

        在爸妈和医方共同的三缄其口下,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地影响到朴志晟的茁壮成长,除了从小到大老被爸妈念叨:“远离钟辰乐”之外,他的人生和别人没什么不同。

        谁都不知道如何区分这两个名字,也就是说爱恨都要由自己来判定。虽说老天爷的剧本已经写好了,但人总有选择的权力,可以两者都选也可以两者都不选,但总不能一个选了一个不选。

        执子之手便要死于不测,永失所爱就能谋得安生。答案已经提前给你看了,想怎么答人生的试卷就要看自己了。

        对于只有一个名字这件事,朴志晟想过很多可能。是不是他的命运线比较简单,爱恨只有一种选择,还是说他爱的和杀他的都是一个人,所以才只有一个名字,再或者说他少的那个名字出现在了别人身上,只不过他不知道。

       但无论如何,朴志晟都很看的开,离得远远的就行了呗,一点瓜葛都别有,最好见都不要见到。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像大多数人一样放弃命运,老老实实地过完他平静的一生。

       可朴志晟这个朴素的愿望就在他大学开学那天被扔到地上摔的稀碎,随风飘向远方了。

       坐在新生入学的礼堂里,朴志晟一边喝着雪碧,一边漫不经心看着前排一颗跳动着的绿色小脑袋。万黑丛中一点绿,他想看不到都难,心里正想着这哥们儿脑袋比我饮料瓶子还绿,这绿色生命体就拿着几张稿子走上讲台了。

       这人还是新生代表。仔细一瞅,小东西还长得唇红齿白的,一笑起来眼睛就没了,脸上带着点猫咪纹,身上穿了件黑体恤,衬得皮肤白的有点反光。

       朴志晟有点心动。

       结果人家一开口,朴志晟就懵了。那人一边笑得腼腆一边说:“大家好,我是新生代表钟辰乐,星辰的辰,音乐的乐。”

       再往后他说什么朴志晟就不记得了,他打了个柠檬味的嗝,口腔里还留着柠檬和糖水的味道,舌尖舔过上牙,味蕾感受着甜腻里的一丝酸味。

       你好,你叫钟辰乐,我身上那个辰,我身上那个乐?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这个不知道是他爱人还是他讨命鬼的名字终究还是悬在了他头顶,像冒着黑气诅咒,自带阴暗buff。

       只不过这个讨命鬼长的有点好看啊,怎么就好巧不巧地占着50%的杀人可能呐,偏偏那个被杀的还就是他自己,刚冒点儿头的爱情小苗就要被扼杀在这个柠檬味的嗝里了。

       朴志晟有点心塞。



煎一只虾
小民好好学习英语

小民好好学习英语

小民好好学习英语

苗酱~

摄魂灯 上

【星辰】

一灯一烛火,一人一剪影

     

“朕……终究是亏待了他……”   

错愕间,手中的狼毫笔挥洒而过,一副好好的暖冬鉴雪图就这么毁了   

可惜,太可惜了,明明这是那人最想要的      

“传朕的令下去,因钟将军为国牺牲实属可敬,特追封他为镇国大将军…”     

“皇……皇上……”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朴志晟的话语       

回过神来,顺眼望下去底下那报信人还呆呆的跪在那里,隐隐间身体有些瑟瑟发抖      

“皇上,依老奴看这事还是先和太后商量商量比较好”   

说完赶紧用眼神示意着底下那人请命离开       

朴志晟冷眼看着身旁...

【星辰】


一灯一烛火,一人一剪影

     





“朕……终究是亏待了他……”   

错愕间,手中的狼毫笔挥洒而过,一副好好的暖冬鉴雪图就这么毁了   

可惜,太可惜了,明明这是那人最想要的      


“传朕的令下去,因钟将军为国牺牲实属可敬,特追封他为镇国大将军…”     


“皇……皇上……”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朴志晟的话语       

回过神来,顺眼望下去底下那报信人还呆呆的跪在那里,隐隐间身体有些瑟瑟发抖      


“皇上,依老奴看这事还是先和太后商量商量比较好”   



说完赶紧用眼神示意着底下那人请命离开       



朴志晟冷眼看着身旁一边提醒自己一边却替自己在发号施令的太监,心里不止一次嗤笑         



“怎么,朕要怎么做还需你来提醒吗,干脆这身黄袍也给你穿,多少还省了你这眉来眼去的功夫”         

“皇上不敢,皇上息怒”   



太监听到话后顺势和报信人跪了下来,脸上俨然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朴志晟是那会吃人的老虎         


“下去吧,跟太后说朕今日不能与她一同用膳了,需要继续处理一些事物,让她不用等朕了”         


一个傀儡能处理什么东西         



两个人不约而同想到,看着眼前这个连所谓的保护伞都没了的人此刻竟然还有心思搞这些有的虚得,只觉得好笑,但想归想,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是”   “嗻”      





想他朴志晟这皇帝也不是白做这么些年的,只一眼就看出了此刻他们在底下对自己的那点心思,换做以前自己自然是会意气用事不会放过他们,但今时已不同于往日,更何况此刻的他也没有那与他们计较的闲情        


【报 !   陛下,大将军已与今日亥时,在双方交战时不  幸战死沙场,我军上下悲痛欲绝,便速战速决攻赢了对方,现已随着大将军的遗体踏上返朝途中】       


你还说你还不是狼心狗肺,竟然就这样丢下朕一人独自离去      


朴志晟颓废的坐回椅子,神情黯然,看着那人行军前缠着自己画的画,整个人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十岁,虽然多年的在位经验早以让他学会了如何好好隐藏住自己的情绪,该如何才能收放自如,但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这一切在这面前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皇上”  

听到这个声音朴志晟有些头疼的闭上了眼,想要装聋不去理会,但门外的人可不管这些,更可笑的是门卫竟也没有阻拦,也没等自己回应,竟然就这么任由她闯了进来

  

 

 

“皇上,臣妾念在您处理事物繁忙没有精力服药,听太医说这药又是不能断的,便亲自给您送来了”

  

  

说完一双细直纤长的手将一碗乌漆墨黑的药放在了他的面前

  

 

 

尖锐高亢的声音与浓郁的苦涩药味不断冲击着朴志晟濒临崩溃神经,看着下面这人一副令人作呕的娇柔扭捏的样子,心里的寒意却是不断一阵又一阵提醒着自己

 

 

 

   

你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你可真是朕的好皇后啊”

 

 

  

朴志晟突然意味不明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垂眸间就看见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慌张

  

  

“皇上…能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荣幸”

  


发髻中央的百鸟朝凤缕空冠在两旁的牡丹花映衬下显得分外亮眼,金色镶边的玛瑙御凤钗吊坠透过阳光发出了闪耀的光芒,手上还带着祖母绿猫眼绞丝手镯,明晃晃的朝服在他看来很是煞费苦心

 

 

  

也不知道是真的为了见自己一面精心打扮的还是为了显摆她皇后的地位故意穿的

  

俗,太俗了,简直俗不可耐

  

  

时至今日他还是不明白母后为什么要给自己找这样一个女人做自己的皇后,无论是大到举止言行还是小到神态,从哪一方面看她都不能胜任这个位置,就连当年的自己都看出来了,可母后却还是让她来当了,但自己也没再说什么,反正真正想要的人永远都不会是他,他也不可能会是,所以谁来做这个位置对自己而言都是无差的了 

 

  

 

“人送消息的前脚刚走,你后脚就端着碗药来给朕了,你说你是不是朕的好皇后”

 

  

 

“臣妾不知道皇上再说什么,只是担忧皇上的龙体罢了”

  


  

“看这情形估计在里面下了比以往多了不少的毒吧”

 

 

   

  

“皇上!” 

  

 

   

“你该不会真以为朕死后这个位置就是你那好儿子的吧,大皇子究竟是谁的儿子你心里难道没有数吗?”

 

 

  

一开始还一副无所谓的皇后被突如其来的气势压的额头上冒出了密密的汗珠,整个人僵直了身体,双腿几乎快要站不直,不停打颤,到最后终于是抵挡不住这气势跪了下去,把头磕到地上双手支撑着自己,顿了顿,喉咙有些嘶哑的地说

 

  

 

“皇上…皇上息怒”

 

  

却是没有再解释的打算 

 

 

啪——

  

跪在地上的皇后被突然丢在眼前已经摔成碎片的碗吓了一跳,在看到上面一些残余的药渣后整个人愣住了,紧接着整个的都身体突然轻松了许多,好像一直压在身上的泰山被挑走了,发现上面又没有动静,悄悄抬起头

  

“下去吧,朕已经把药服下了”

  

  

……… 

 

 


  

“太后,钟将军已经逝世”

 

 

  

垂帘下抚摸着波斯猫的手一顿,正舒服的小东西当然不愉快了,立刻发出抗议的声音,见她没有继续的打算后便跳下床自己和宫女玩去了,过了许久才从里面发出一声叹息 

  

 

 

“传哀家的令下去,好生安抚钟家人,因为国牺牲值得让国人尊敬,追封钟辰乐为镇国大将军,赏其家属黄金千两”


    

“嗻”

  

 

 

“但愿此事一过,皇上他可以重新振作起来吧”

 

 

 

 

这时一直在旁边像座雕塑一样的李嬷嬷立刻上去轻轻为她扇起了风 

 

 

 

   

“太后你就放心吧,这人呐一旦心中思郁之事没了,死了心,自然也会重新开始奋发上进,相信过了不久皇上他也给我们一个新的朝廷”

   

“嗯……”

 

   

应是这么应了,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叹了声气 

PS:估计会分成三章,但啥时候再发就不晓得了现在卡的头都要秃了,为了不让这篇文死在我的草稿箱中我决定先发出来

 

Eunhyo Lee
谁给我的勇气,给老外们安利是爱...

谁给我的勇气,给老外们安利
是爱吗,是责任吗!

谁给我的勇气,给老外们安利
是爱吗,是责任吗!

一整罐草莓味糖钦

草莓牛奶

"呀,俊俊你的草莓牛奶能给娜娜喝一口吗"娜娜趴在桌上眼巴巴的看着俊俊抱着手里的草莓牛奶咕嘟咕嘟的喝着

"不要"俊俊从椅子上蹦下来跑到诺诺身后抓着诺诺的衣服探出头对着娜娜笑着

"罗渽民"诺诺举起拳头挥了两下吓唬娜娜,娜娜抱着手瘪着嘴不敢去拉俊俊

"诺诺你不可以欺负娜娜噢"俊俊把草莓牛奶放在桌上伸开手护住娜娜

"仁俊是不喜欢诺诺了吗?那诺诺伤心,诺诺找妈妈"

"俊俊喜欢娜娜"

"真的吗"娜娜跳起来握住俊俊的手臂晃来晃去

"假的"...

"呀,俊俊你的草莓牛奶能给娜娜喝一口吗"娜娜趴在桌上眼巴巴的看着俊俊抱着手里的草莓牛奶咕嘟咕嘟的喝着

"不要"俊俊从椅子上蹦下来跑到诺诺身后抓着诺诺的衣服探出头对着娜娜笑着

"罗渽民"诺诺举起拳头挥了两下吓唬娜娜,娜娜抱着手瘪着嘴不敢去拉俊俊

"诺诺你不可以欺负娜娜噢"俊俊把草莓牛奶放在桌上伸开手护住娜娜

"仁俊是不喜欢诺诺了吗?那诺诺伤心,诺诺找妈妈"

"俊俊喜欢娜娜"

"真的吗"娜娜跳起来握住俊俊的手臂晃来晃去

"假的"

然后俊俊捏起桌子上的草莓牛奶跑去找东赫小朋友啦

dodocream

醉醺醺的样子好新鲜

  郑在玹和金道英在客厅放着投影。

  两人洗完澡穿着舒适的睡衣在关了灯的环境下看着感兴趣的电影,用最舒服的姿势这样没有距离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真的好轻松,好治愈。


  在玹总是会忍不住瞄瞄金道英胸口那块睡衣上的小兔子刺绣🐇,看着道英咂巴着果酒瞪大眼睛专注看电影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那块小刺绣总会变成这样:“🐰”。这套睡衣是他买的,去年送给道英的生日礼物。


  郑在玹虽然是Alpha,但酒量还不及金道英。更可怕的是郑在玹并不知道自己喝醉后是什么样子。不过金道英也没看过就是了,不然会…


  🕛

  “唔…...

  郑在玹和金道英在客厅放着投影。

  两人洗完澡穿着舒适的睡衣在关了灯的环境下看着感兴趣的电影,用最舒服的姿势这样没有距离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真的好轻松,好治愈。


  在玹总是会忍不住瞄瞄金道英胸口那块睡衣上的小兔子刺绣🐇,看着道英咂巴着果酒瞪大眼睛专注看电影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那块小刺绣总会变成这样:“🐰”。这套睡衣是他买的,去年送给道英的生日礼物。


  郑在玹虽然是Alpha,但酒量还不及金道英。更可怕的是郑在玹并不知道自己喝醉后是什么样子。不过金道英也没看过就是了,不然会…


  🕛

  “唔…”

  肩膀上传来痒痒的触感,郑在玹的头发戳的金道英痒痒的。他望着对方红红的脸颊,颈处浓郁的桃子香味和嘴中的果酒味缠在一起,也戳的金道英心痒痒的。


  “喂…”他扶起郑在玹的头转了转身托住对方的脸颊。

  “水果酒都可以喝到醉熏熏,郑在玹你好厉害啊…唔…!”


  滚烫的舌尖挤过唇齿进入口腔,又从小兔子耳朵那里扫过。“嗯…哈”郑在玹喘着气扯起金道英衣领就往下面拽,“快…快点…~”

  嗯?什么情况,为什么声音变的这么娇啊…这个郑在玹…醉了真是让人惊奇。

  金道英差点就给他扒光了,但又突然理智起来。

  “喂…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嗯…不知道…快点嘛…”

  “呀!你知不知道你在对谁做这种事情…你还有意识吗…清醒一点…郑在玹?”金道英拍了拍对方烫烫的小脸。

  那人沉默了一会,接着把两只手臂套在金道英的脖子上,又坐在他腿上,闭着眼睛露出笑容。两个酒窝里感觉都是甜甜的果香气味。

  “知道呀…唔…你是…泰容哥!”

  “什么??!!!”

  “是马克!是马克!”

  “呀———!郑在玹你昏头了难道你平时和这两个做过些什么吗!?…嗯——!”

  Omega又被堵住嘴巴了。客厅里的气味真微妙,有奶香味也有桃子味,还有酒精粒子,是一种很新鲜的味道,说不出来。



  “啾

  是道英,金 道 英,嘿嘿,怎么会不知道呢,是我的东营啊^^♡”



  郑在玹缠在道英脖子上,弯着眼睛对他说。






OH NANA

出马吧的普普通特典专辑

我买的时候

50元(定金)+65元(补款)+15元(运费)=130元

我出的价决对低于130(不带运费)

(如果马克的自留)其他无论是谁一律出,不会因为人气问题而抬价

喜欢的话一定尽快联系p3微信号!

我爱他们!!!

但是我也很缺钱!!

喜欢的话一定尽快联系p3微信号

喜欢的话一定尽快联系p3微信号

专辑发售前联系的,免运费!!!

出马吧的普普通特典专辑

我买的时候

50元(定金)+65元(补款)+15元(运费)=130元

我出的价决对低于130(不带运费)

(如果马克的自留)其他无论是谁一律出,不会因为人气问题而抬价

喜欢的话一定尽快联系p3微信号!

我爱他们!!!

但是我也很缺钱!!

喜欢的话一定尽快联系p3微信号

喜欢的话一定尽快联系p3微信号

专辑发售前联系的,免运费!!!

瓜農(´ . .̫ . `)🍉
占tag抱歉今天收到粉兔小民一...

占tag抱歉
今天收到粉兔小民一只。
此为图返。
虽然还没有200粉但还是庆祝一下吧!
任何形式都行,只要让我知道你参加就ojbk了!
截止日期为25号。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鞠躬)

占tag抱歉
今天收到粉兔小民一只。
此为图返。
虽然还没有200粉但还是庆祝一下吧!
任何形式都行,只要让我知道你参加就ojbk了!
截止日期为25号。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鞠躬)

HaRi

【条你】你的四季男友

春=Yuta
夏=马颗粒
秋=郑在玹
冬=徐英浩

和朋友的脑洞产物,踩雷请点叉


春天到了。
你特意挑了自习的时间,来到学校的染井吉野下看书。你很喜欢坐在这里,因为风一吹,来自樱花的甜香便会萦绕在四周,连着空气也被染甜。
你阅读的正是描写春天的散文,些许是太入迷了,你根本没察觉身后有人靠近了过来,接着,一大捧粉色的花瓣从你头顶上撒了下来。
你确实被吓了一跳,回头才发现始作俑者是你的男友——而且还带着一脸“整蛊成功”的得意笑容。
见状你也想要逗逗他,于是故意生气的鼓起了脸,还侧过身子不理他——当然不能让他发现你在偷偷憋笑。
不过没多久,他举着两支抹茶冰淇淋再次跑到了你面前。
“别生气啦...

春=Yuta
夏=马颗粒
秋=郑在玹
冬=徐英浩

和朋友的脑洞产物,踩雷请点叉



春天到了。
你特意挑了自习的时间,来到学校的染井吉野下看书。你很喜欢坐在这里,因为风一吹,来自樱花的甜香便会萦绕在四周,连着空气也被染甜。
你阅读的正是描写春天的散文,些许是太入迷了,你根本没察觉身后有人靠近了过来,接着,一大捧粉色的花瓣从你头顶上撒了下来。
你确实被吓了一跳,回头才发现始作俑者是你的男友——而且还带着一脸“整蛊成功”的得意笑容。
见状你也想要逗逗他,于是故意生气的鼓起了脸,还侧过身子不理他——当然不能让他发现你在偷偷憋笑。
不过没多久,他举着两支抹茶冰淇淋再次跑到了你面前。
“别生气啦,给你买了你爱吃的!”



夏日炎炎。
你最近手头的工作特别繁杂,忙碌了一天回家也总是匆忙吃完饭就开始继续加班。
只是今天有些不同,平日爱粘着你的小男友半小时没有动静。你以为他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没想到他却端着一盘切好块的西瓜敲开了书房门。
“努那,我来喂你吧。”也许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还不太习惯,他的两颊有些泛红。你低头看看男友怀里的果盘,西瓜切得歪歪扭扭,到了引人发笑的程度。
见你的视线还留在西瓜块上,他的脸更红了,只是叉起一块递到你嘴边:“尝尝看,很甜的。”
嗯,的确是比以往吃过的所有西瓜都还要甜蜜呢。


听说今年的秋枫很好看。
和他约了去赏枫,你看他挑的地方是有名的情侣约会景点,忍不住在心里偷偷期待着周末的见面。
终于到了约会日,你按捺着兴奋来到和他碰头的地方。他踩着枫叶,温暖得像一束驱赶秋凉的光,他就这样眼含笑意地看着你朝他跑去,一边吐槽你“怎么跑的和小孩一样”,一边无可奈何的张开双臂接住你。
果然和看上去一样温暖呢。你贪恋着他的怀抱,小声的撒娇:“来这里就要有情侣的样子才对呀。”
没想到你话音刚落,他把你搂得又紧了些,接着在你的额头印下一吻。
“那么这样如何?”
沐浴着秋日的气息,你和他的距离更近了。


冬天到了,窝在家里的时间变得格外舒适。
戴着眼镜穿着毛衣,光脚套着松垮的睡裤,他就这么靠在落地窗边翻着书本。明明一副专注的样子,却在你午睡醒来后朝你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过来。”他招招手,你便走过去靠着他坐了下来。“在看上次你推荐我的诗集呢。”你的芝加哥大男孩搂过你的肩膀,在你脸颊上啵叽一口:“果然和你说的一样有趣。”
今天可是名副其实的暖冬日,阳光带着恰到好处的温度,像薄毯一样透过落地窗披洒在你们身上。
你希望时间能慢一些,最好能让你们一直这么腻歪。看了会儿书,他这才想起刚还给你泡了蜂蜜柚子茶,抱着和他情侣款式的马克杯,你的指尖传来了甜蜜的暖意。
果然冬天就该这么过。你这样想着,又往男友的怀里蹭了蹭。
这是你最爱的专属于恋人的安心的味道。

RA
想抽we go up裸专+小卡...

想抽we go up裸专+小卡+点梗的请赶紧去提问箱说你们想点的梗,我明天跟傻女鹅要开奖了🤪


btw提问箱在首页置顶。


(对不起占个tag)

想抽we go up裸专+小卡+点梗的请赶紧去提问箱说你们想点的梗,我明天跟傻女鹅要开奖了🤪


btw提问箱在首页置顶。


(对不起占个tag)

山栀下野

【nomin】暗送秋波

*短打晚安
*快乐笃


    我是在大概八年前就认识的罗渽民。

    一般人对自己小时候的记忆都不太深刻,但几件重要的事情会像一段残破和截断的影像一样记住,罗渽民和我在一起干的事情我都记得。比如损坏我的玩具七次,捉弄朴志晟十次,让我替他背黑锅五次。我们在首尔市区长大,他家里很富裕,但是教育事业在我眼中是不足的,但也没有说富裕家的孩子都应该品学兼优,他会钢琴轮滑和很多能力,为人圆滑,这一点就够了。

    他长的很漂亮,没有人说漂亮一定是女孩的形容词,在我看来罗渽民这张脸,那些男生都蠢蠢欲动,一张上...

*短打晚安
*快乐笃





    我是在大概八年前就认识的罗渽民。

    一般人对自己小时候的记忆都不太深刻,但几件重要的事情会像一段残破和截断的影像一样记住,罗渽民和我在一起干的事情我都记得。比如损坏我的玩具七次,捉弄朴志晟十次,让我替他背黑锅五次。我们在首尔市区长大,他家里很富裕,但是教育事业在我眼中是不足的,但也没有说富裕家的孩子都应该品学兼优,他会钢琴轮滑和很多能力,为人圆滑,这一点就够了。

    他长的很漂亮,没有人说漂亮一定是女孩的形容词,在我看来罗渽民这张脸,那些男生都蠢蠢欲动,一张上帝完美打造的,站在那里就可以激起人本身野生的欲望。

  这个时候你一定会问我也有这样的欲望吗,我没有,因为我了解他,他好像是没有七情六欲一样,对任何事情都是无比不上心甚至恶劣的。


  春和景明,我推着车子和罗渽民走在学校里,他穿着白色的制服,像棵挺拔的树木,睫毛接住了所有的光亮,嘴角翘起,像只凤凰。

  “渽民,晚上去看电影吗?”
   

   很不幸的一点,我好像摆脱不了罗渽民一样,他就坐在我身边上课,后面的女孩手里捏着两张影票,脸颊粉红,有小小的酒窝。


  “不去。”

  罗渽民很懂的如何使用脸,他只需要笑笑而已,他盯着那两张票,抽出一张塞给了我。

  “你和李帝努去看吧。”


  于是我真的去了,女孩并没有不开心,她一蹦一跳的,这时我又想起他脸上奇怪又危险的笑容,突然心生一个念头。

  “和我在一起吧。”

  我大大方法的向女孩说。

  “啊……帝努同学?”

  “我的意思是和我谈恋爱,我喜欢你。”






    第一个知道的是罗渽民,他漂亮的脸都扭曲了,两条锋利的眉毛复杂的拧着,眯着眼睛,很快黑色的眼仁就失去了高光,他的一只手拽着我的领带。

  “你发什么疯?”

  “我还不能恋爱了,你管不着吧。”


  这是我第一次以挑衅的语气和他说话,我知道罗渽民是个极端主义者,但我不理解他对我这样多管闲事干嘛,他的眼圈飞速泛红了,头发也乱糟糟的,完全没有平时打理得当的样子,他像在像极了落水的鸭子,愤怒又软趴趴的。


  我不明白我谈恋爱让他生气什么,罗渽民第二天没有上学,老师说是被车蹭了,我很着急,不管罗渽民这个人多别扭我也要去关心他,因为他是我从小到大都认识的人。就想去他家找他,但还是先拨通了罗渽民妈妈的号码。

  “帝努吗?”

  “是我,伯母,渽民还好吗?”

  “嗯……”

  夫人停顿了很久,她语气充满了疲劳。

  “小民在学校遇到了什么吗?他心不在焉的,就算是过马路都不注意,还好只是手臂被碰伤了,倒是不碍事。”

  “我放学去看看他。”

  “好,你来吧。”

 
  我很准时的按下了他家的门铃,伯母打开门,我在罗渽民房间看见了缩在角落的他。她的母亲会意的关上了门,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了。

  他缓慢的转过身子,手臂上围着一小圈绷带,罗渽民看起来有点憔悴,但这种颓废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很诱人,我摸索着坐在了他的床边。

  “你好点吗。”

  “不好。”

  罗渽民回答的斩钉截铁,然后缓缓的靠近,我能看清他眼下的青色眼圈。

  “你女朋友呢?”

  “渽民!”

  “我不喜欢她。”


  我也不喜欢她,我甚至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在一起,和她接吻的时候我脑子里都是罗渽民那张脸,之前说他对我没有诱惑都是骗人的,我现在分分钟都想吻他的嘴唇。

  事实我也这么做了,罗渽民惊慌的给了我一巴掌,他甚至开始落眼泪,我知道他伤心了。

  “李帝努,你他妈不是人。”


  那晚罗渽民捶我的胸膛好几拳,碍于他手上的伤,我幸免于难,最后他哭累了就开始睡觉,这时没有外壳的罗渽民显得很弱小。我吻了吻他的脸蛋。

  晚安好梦。

Liblikas

主播,在吗?01

马俊 /诺灿 /星辰

1.

李东赫从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李马克与老妇人站在公司门口,那老太太颤颤巍巍拄着拐杖,双眸含泪,嘴里嘟嘟囔囔。

这,这特么的被寻仇了吗?

李东赫脑子里脑补出李马克回国撞上某位搬砖年轻人妄图毁尸灭迹结果让一家人都没了收入最后九十多岁的奶奶做了孙子生前最爱吃的饭菜抱着遗照过来讨个说法!

要不说1881黄金眼不能多看。

李东赫咬紧拳头,与李马克和司机站在公司门口,等老太太发作。

老妇人掏出一个饭盒,李马克弓下腰,眯起眼睛。

接着,他大声开口:“姨姥姥!我吃过饭了!姥姥给我带的菜!”


2.

李马克,归国海归,苹果直...

马俊 /诺灿 /星辰

1.

李东赫从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李马克与老妇人站在公司门口,那老太太颤颤巍巍拄着拐杖,双眸含泪,嘴里嘟嘟囔囔。

这,这特么的被寻仇了吗?

李东赫脑子里脑补出李马克回国撞上某位搬砖年轻人妄图毁尸灭迹结果让一家人都没了收入最后九十多岁的奶奶做了孙子生前最爱吃的饭菜抱着遗照过来讨个说法!

要不说1881黄金眼不能多看。

李东赫咬紧拳头,与李马克和司机站在公司门口,等老太太发作。

老妇人掏出一个饭盒,李马克弓下腰,眯起眼睛。

接着,他大声开口:“姨姥姥!我吃过饭了!姥姥给我带的菜!”

 

2.

李马克,归国海归,苹果直播公司副总经理,董事长是他爹。

冷酷、残忍、霸道总裁。

都没有。

每天忙得像个孙子,上有一群叔叔伯伯生怕自己得不到锻炼,下有战战兢兢背后妄想嫁给自己的男女职员(?),拿着一万出头的工资还不如他妈每个月塞给他的零花钱多,日日要接受妈妈小姨姥姥姨姥的轮番关爱。

人活着,就是充满挑战。

“我们马克啊,这个脸啊,你看都瘦成这样了,姥姥心疼啊。”

“来,你小姨今天给你炖的参鸡汤,多吃那个肉,别总喝汤。”

“你说说你爸,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给我儿子安排基层工作,呜呜呜,我儿子怎么受得了!”

姥姥在旁边唉声叹气,小姨揽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妈妈,保养得益的脸庞上也满是叹息。

李马克嘴里塞着姥姥的芹菜肉包子,手里汤勺是小姨炖的鸡汤,西装被团吧起来扔到一边,衬衫卷到手臂露出青筋,眼睛瞪溜圆。

妈,孤儿寡母啥意思我就不多解释了,但是我爹已经站在门口哭着跑出去了,你要不去看看吧。

 

3.

黄仁俊,一个年轻的主播。

涩情游戏主播。

“爸爸,我还想要嘛。”黄仁俊捡起一个急救包掖了起来,手底下又快又稳,嘴里甜甜的。

“谢谢哥哥,我会好好跟着哥哥的。”

“好想跟哥哥在加油站休息室里……”

清醇又明亮的少年声音,说出口的却是一举报一个准的涩情荤话。

李东赫坐在小桌板前吸着面条,在旁边抬头看黄仁俊冷着脸甩狙。

嘴里发骚,手上杀人。

李东赫自觉又打开黄仁俊的炸酱面拌了,夹了块小菜扔进嘴里。

真他娘的带劲啊,怪不得每个月挣这么多。

想想黄仁俊每个月十几万的收益,再想想自己可怜巴巴不够一万的工资。

人比人,气死人。

李东赫又夹了一筷子面,气呼呼。

 


小仓鼠meng-

《Dirty girl》(R18)【00】

  *这篇文章是有些黑暗的,可能不是那么黑暗

  *“我”的设定,表面是乖乖女,其实在危险的边缘试探,BG向哦

  *男主是谁,你们可以自己理解

  *有车,应该每一章都会有车

  *链接放评论里

  *这篇文章是有些黑暗的,可能不是那么黑暗

  *“我”的设定,表面是乖乖女,其实在危险的边缘试探,BG向哦

  *男主是谁,你们可以自己理解

  *有车,应该每一章都会有车

  *链接放评论里

lamboyin

看过“关于johnny的琐碎小事”吗?

微博上有 之前看过今天重翻来看


徐先生真的是内心世界都温暖的人 他也有烦恼 也会想讲出来 但是会把负能量转化成正能量 不喜欢独处 尽管害羞 也会想盯着对方眼睛 因为这样就可以说你好 就是这样一样有趣的人 喜欢玩偶舍不得丢掉 芝加哥家里还有以前朋友送的玩偶


喜欢是会慢慢加深的💗


📎这半年都在自学ps 今天突然有些丧气 对我这样只会皮毛的人 能称上是瓶颈吗 就有些迷茫不知道怎么做 没有灵感没有元素 喜欢的新东西却不会做 让我想回归日常 完成好工作😢

看过“关于johnny的琐碎小事”吗?

微博上有 之前看过今天重翻来看


徐先生真的是内心世界都温暖的人 他也有烦恼 也会想讲出来 但是会把负能量转化成正能量 不喜欢独处 尽管害羞 也会想盯着对方眼睛 因为这样就可以说你好 就是这样一样有趣的人 喜欢玩偶舍不得丢掉 芝加哥家里还有以前朋友送的玩偶


喜欢是会慢慢加深的💗


📎这半年都在自学ps 今天突然有些丧气 对我这样只会皮毛的人 能称上是瓶颈吗 就有些迷茫不知道怎么做 没有灵感没有元素 喜欢的新东西却不会做 让我想回归日常 完成好工作😢

困觉泛滥

好吧好吧
所有人都会嫉妒你的可爱
˙Ꙫ˙ 

好吧好吧
所有人都会嫉妒你的可爱
˙Ꙫ˙ 

皮卡丘他弟皮皮轰
suai气的卡卡💕cr.ch...

suai气的卡卡💕
cr.cherryonmark

suai气的卡卡💕
cr.cherryonmark

周三女孩熊本本

今日份的嗯娜娜『1』

今日份的NCT night night


part1。关于在一起

JohnD:今天是恋爱主题呢,很适合现在的季节

JaeD: 没错,很温暖的主题

JohnD:哦?在D喜欢吗?

JaeD: 内,我觉得很适合现在的我

JohnD:哦?所以在D要告诉大家什么重大消息吗

JaeD: 内!要罗本,我谈恋爱了!


part2。我的幸运

JohnD:和在D恋爱是很多人的梦想吧,好想知道是谁这么幸运啊

JaeD: 相比之下,他更像我的幸运


part3。和在D在一起的是……

JohnD:现在好多人问在D和谁在一起了,要剧透一下吗

JaeD: 这个大家都很熟悉啦,一个眼睛很漂亮的,像兔子的一个哥

JohnD:哇!...

今日份的NCT night night


part1。关于在一起

JohnD:今天是恋爱主题呢,很适合现在的季节

JaeD: 没错,很温暖的主题

JohnD:哦?在D喜欢吗?

JaeD: 内,我觉得很适合现在的我

JohnD:哦?所以在D要告诉大家什么重大消息吗

JaeD: 内!要罗本,我谈恋爱了!


part2。我的幸运

JohnD:和在D恋爱是很多人的梦想吧,好想知道是谁这么幸运啊

JaeD: 相比之下,他更像我的幸运


part3。和在D在一起的是……

JohnD:现在好多人问在D和谁在一起了,要剧透一下吗

JaeD: 这个大家都很熟悉啦,一个眼睛很漂亮的,像兔子的一个哥

JohnD:哇!这个提示很明显了


part3。打卡圣地

JohnD:听说现在梨泰院是情侣们的打卡圣地呢,在D和哪位好像也去过吧

JaeD: 内,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我和他以前一起去过,但是在一起后就没有机会一起去了,我想有时间再一起去一次。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人,却是以不同的身份去,感觉也会不一样吧

JohnD:会是很美好的回忆的


part4。关于称呼

JohnD:热恋中的情侣们不都喜欢给对方取一些昵称来叫吗,在D和哪位…平常好像没有听过诶

JaeD: 马甲哟,我们没有取,即便是在一起之后,他也是叫我在玹,或者闰伍,我也和以前一样叫他哥,有时候会开玩笑叫他全名。一个原因是因为习惯,我们认识的时间真的是好久了,另一个原因是我们觉得不管是叫昵称还是全名,因为是那个人叫的,所以都会意义非凡


part5。今日问题

Q:情侣的热恋期是多久呢?

1,一个月

2,一年

3,永久

惩罚:向喜欢的人打电话告白


两位DJ选的3号,正确答案是投票率41%的2号,所以两位DJ接受惩罚

JohnD:我觉得现在在D应该是最适合这个惩罚的

JaeD: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在我这就是永久


NCT night night更新音频一则

『嘟……』电话声

?:喂?

玹: hiong~

?:嗯?

玹:擦浪嘿呦~

?:……怎么了?怎么突然告白?

玹:没有,就是想跟你说话,真的好喜欢你

?:电台结束了?

玹:嗯,刚刚结束

?:那就快点回家吧

『两秒后』

?:我想你了……


所以和在D在一起的是谁呢?

下期再见


……………………………………………………………

纯属虚构!

纯属虚构!

纯属虚构!

只是一个叁妹YY的罢了!

你可以觉得他们甜,但不要上升本人!

好的,下期继续


凉風.

Dreams and you#

Dreams and you#
梦境x现实#
初次尝试拙笔见谅#
怪盗基德娜x彼得潘精灵俊。

罗渽民曾经无数次想过,那片传说中的岛屿是否存在。只因为他梦到过,夏日里的森林却依旧有着丝丝凉意,那个少年对他招手,笑着带他游遍整个森林,阳光撒在他的身上,映衬出一对精灵翅膀,精致脸庞与梦幻仙境交织错乱,迷惑着人探寻神秘境地。

那个精灵..长什么样呢?

他忘记了,他到现在都仍然请清楚楚的记得所有,唯独这个少年,他一无所知。罗渽民揉了揉太阳穴,他放弃了这些胡乱的想法,躺在床上闭起眼睛,他再次进入了梦境,他再次看到了那个人。

他在森林里和少年一起寻寻觅觅,直到他遇到了另外的精灵。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那个人...

Dreams and you#
梦境x现实#
初次尝试拙笔见谅#
怪盗基德娜x彼得潘精灵俊。

罗渽民曾经无数次想过,那片传说中的岛屿是否存在。只因为他梦到过,夏日里的森林却依旧有着丝丝凉意,那个少年对他招手,笑着带他游遍整个森林,阳光撒在他的身上,映衬出一对精灵翅膀,精致脸庞与梦幻仙境交织错乱,迷惑着人探寻神秘境地。

那个精灵..长什么样呢?

他忘记了,他到现在都仍然请清楚楚的记得所有,唯独这个少年,他一无所知。罗渽民揉了揉太阳穴,他放弃了这些胡乱的想法,躺在床上闭起眼睛,他再次进入了梦境,他再次看到了那个人。

他在森林里和少年一起寻寻觅觅,直到他遇到了另外的精灵。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那个人告诉罗渽民让他稍等,随后转身离开,他紧紧盯着那个少年。

“为什么呢?你每次以梦境的方式带他过来,要是被女神发现,你是不能再留在这里的!”

“那就不留在这里。”

他听到那个人淡然的语气,然后他毅然决绝地朝罗渽民走来,阳光照射到他的脸上,他笑着和他打趣。那个人总是这样,好似阳光一般走进罗渽民的世界里,却不让罗渽民的脑海里有一丝一毫的记忆。

身处在黑暗中的人可以活下来,只要他没有见过光芒,但是罗渽民已经看到了。

罗渽民从梦中惊醒,他梦里的少年突然被带走,他却无论如何都救不了他。罗渽民拿出还留在外套里的宝石,那是在一周前拿回来的宝石,好似这颗宝石有魔力一般,他舍不得还回去。

听说,这颗宝石是在那个传说的森林里找到的。

自从他拿到这颗宝石之后,他的梦开始了,他每天都看到了那个少年,他一直以为那都是梦境,但是确是事实,他好似在梦里丢失了什么。不一会,罗渽民听到手机的铃声,便收起心思,收拾收拾出了门。

他缓缓走到十字路口,心中还是想着刚才的那颗宝石和梦境中的人,在神游之际,他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他抬头,少年映入眼帘,就像是梦中的那个人一般,闯入他的世界。

少年微笑起来,虎牙展露。

“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的怪盗先生。”

罗渽民愣住,他恍然大悟,都说怪盗基德偷宝石是一流,却比不上眼前的小精灵啊。罗渽民再次抬起双眼,看向身前的人,刚才的认真神色逐渐变得柔和深情,他慢慢开口,回荡在少年耳边的低沉嗓音却意外撩拨人心。

“所以,你能给我解释解释..”

他明白了,他丢掉的,是心。
罗渽民一顿,拖长了声音,看着眼前少年的迷茫神色,心情逐渐愉悦,勾起嘴角靠近身边人,坏心眼的在人面前眨眨眼,故意装作委屈的模样说道。

“为什么你偷走了我的心,却不还呢?”

而眼前人正是偷走他的心的那个。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