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egativetale

6398浏览    40参与
划落陈迹

是暑假没传的图,大部分茶绘
后3p自己画着玩的反色。

是暑假没传的图,大部分茶绘
后3p自己画着玩的反色。

划落陈迹

candynegative 短打

“嗯...所以,你整个骨头也是是糖果做的吗?”

negative挑眉望向candy嬉笑不变的表情上面,全身都是糖果的家伙显然没给他留下些什么好印象。

“为什么你不亲自试一下呢?”

candy如他意料的笑着回应了,还带着让他犹豫的回话。他再次看看candy,纯良的笑容,空气中从他飘过来的草莓糖浆的味道。他感觉一瞬间被迷惑了,心里思量很多也觉得这个尝试没有坏处,当他反应过来,他的舌头已经接触到了那边面骨。

什么味道都没有...

这应该算不上失望的情绪,他只是实验一下。还没有机会发表自己实践结论,candy掰过脸对着negative的嘴亲吻,那边入侵舌头渡了糖果过来。

negative面...

“嗯...所以,你整个骨头也是是糖果做的吗?”

negative挑眉望向candy嬉笑不变的表情上面,全身都是糖果的家伙显然没给他留下些什么好印象。

“为什么你不亲自试一下呢?”

candy如他意料的笑着回应了,还带着让他犹豫的回话。他再次看看candy,纯良的笑容,空气中从他飘过来的草莓糖浆的味道。他感觉一瞬间被迷惑了,心里思量很多也觉得这个尝试没有坏处,当他反应过来,他的舌头已经接触到了那边面骨。

什么味道都没有...

这应该算不上失望的情绪,他只是实验一下。还没有机会发表自己实践结论,candy掰过脸对着negative的嘴亲吻,那边入侵舌头渡了糖果过来。

negative面骨可见的布上橙色,他一把推开candy遮挡他的嘴,嘴里糖果格外的显示他的存在感。

“有失望吗,刚刚那是补偿。”

candy的笑格外灿烂,丝毫不在意他刚才举动对negative有多大的刺激。

墨华鹤【坚持阿鹤】

HPparo的角色设定(五)

占TAG致歉

这个paro其实不是只有AU Sans,只是都是我喜欢的角色而已

【全员拟人向注意】 
【有别人家AU注意】 

〈有私设注意〉

〈有二设注意〉


    因为是别人码出来的设子我也不好意思改太多然后以下是各个AU的作者和设定链接,都是超棒的设定啊我怕我文笔配不上【捂脸】

@令狐是个渣家的ruin

设定:emm——因为说有涉及剧透所以就不发链接了

@雨日盛宴☆家的Fanny

设定:http://fengzhilingwindy.lofter.com/post/1f8a68e5_12e61c6f7

@⭕️...

占TAG致歉

这个paro其实不是只有AU Sans,只是都是我喜欢的角色而已

【全员拟人向注意】 
【有别人家AU注意】 

〈有私设注意〉

〈有二设注意〉


    因为是别人码出来的设子我也不好意思改太多然后以下是各个AU的作者和设定链接,都是超棒的设定啊我怕我文笔配不上【捂脸】

@令狐是个渣家的ruin

设定:emm——因为说有涉及剧透所以就不发链接了

@雨日盛宴☆家的Fanny

设定:http://fengzhilingwindy.lofter.com/post/1f8a68e5_12e61c6f7

@⭕️家的dialog

设定: http://ouyangliuen.lofter.com/post/1f517074_12e139138 


姓名: fanny

性别:女 
身高: 135cm
发型:淡金空气短发齐刘海 
饰品:黑框圆眼镜 
;瞳色:金 

宠物:夜莺

魔杖:白蜡木,独角兽毛 

外貌简述:身材较娇小的女性,外表年龄很小,总是挂着笑容将手背在背后前倾上身摆出内八字,总体来说是清秀类型

简介:完完全全的纯血统魔法师,斯莱特林七年级学生会主席,成绩相当不错。被分院帽在一瞬间就判断出是斯莱特林的学生,并不怎么讨厌麻瓜。非常和气总是在笑着的学长,轻浮到看上去完全不靠谱的家伙而且一点架子都没有,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喜欢和他们打打闹闹。对麻瓜的生活很感兴趣,喜欢音乐(任何类型的)和所有巧克力的东西。语气夸张喜欢开些恶劣的玩笑捉弄新生(要是伤到人了还是会道歉的),喜欢挑事和看戏,看热闹不嫌事大甚至会掺上一-脚类型,似乎随身带了很多的巧克力蛙。

    到周末就会溜去霍格莫德村喝酒,酒量意外的非常不错。体格方面差到不行速度却很快,平日从不使出全力,经常在校园里乱窜。认真起来很靠谱气场甚至会有些吓人。学校的图书馆和学院休息室是她经常去的地方,甚至会偷偷跑去禁林或者偷看禁书。据说会蛇佬腔,对于黑魔法了解似乎也很深(是否会未被证实)。 深藏不露城府深的家伙。


 背景: 26纯血统巫师家族之一,祖祖辈辈皆是斯莱特林。父母是食死徒,为了让她继承下家族对她进行了极其严苛的训练。但在她10岁时由于祖辈的隐性基因患上了一种怪病,随手最后治好了但也导致她非常易病,有时会咳血。她衣服覆盖的所有地方布满了伤口。为了得到父母的认可与爱愿意做出任何事--除非她能在他人身上感受到真正的爱,若是感受到了爱便会有极强的依赖性,是可以为了对方付出一切的。

   她现在的性格也许只不过是心底最后的疑似叛逆----毕竟 她也曾渴望过自由幸福的生活。她的父母完全扭曲了她的心智,不过她能完美的掩盖心底的痛苦、继承家族的野心与对幸福与爱的渴望。弹钢琴和唱歌很棒,被听过的人称为“夜莺的歌声”,若是细听便能感受到其中对自由的企盼。和她熟悉后能听到她唱歌/给你讲故事。她其实很希望朋友,但她不知道如何结交朋友。她的记性很好。


这是fanny的六年级期末考试成绩 
 
魔药学: A
魔法史: E
天文学: 0
草药学: A
魔咒课: 0

黑魔法御术: E

变形学: E

这是她选修的课程

幻影显行培训班 
算术占卜课 
 
本人并没有说过自己家族的详细信息,但[fanny会长的真实身份是否是食死徒]这个问题几乎成为了一条校园里的未解之谜。 
 
       
 
 
 
 
 
姓名:ruin

性别:不详,虽然住在男生寝室但行为习惯却像女生

宠物:灰白色的猫头鹰,有种水墨画的感觉。

喜欢的东西:甜的东西和苦的东西

宠物:灰白色的猫头鹰,有种水墨画的感觉。

信仰:

   对自己君主的绝对忠诚,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的君主。但是谁都不知道ruin的过去,所以就算是校长,也不知道ruin到底是信奉谁。毕竟ruin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生[工具]。

性格:

   不爱说话,几乎没有什么物欲,但是被分到斯莱特林,也是有原因的。没有欲望,但不代表他没有野心。很好打交道,就算是别的学院的人也会尽力的让别人注意到,喜欢上自己。如果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受伤,什么都不会管先去把加害者揍一顿,不过也很理性,总之是以一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恶作剧方式报复。只是下场比较惨而已。很重视感情,也很仁慈,就算你伤害过他一次,他也是会原谅的,就算最后反目成仇。

履历:

    听说是个孤儿,本来有个姐姐但在一场意外中死掉了。假期内也都是自己一个人在麻瓜世界活着。斯莱特林五年级生,和Nightmare-开始是认识的,但是Nightmare只是利用了他。所以现在会比较注意“邪恶同盟”,平时都是孤身一人,没啥朋友的。

对于亲人的定义很奇怪,反正对自己好的就是好人,对自己不好的也一定有自己的苦衷这种圣母思想。

 
*性别被沦为十大怪谈之一 
 
*被造谣的过去成为人尽皆知的一一无父无母的麻瓜野孩子。 
 
*成绩很好来着 
 
*心态是真的好到爆炸,不是我吹 

*事实上ruin的实力很强,可以免疫除物理攻击外的攻击,但仍有两种办法可以杀死ruin,第一种,让君主杀死ruin(不管是魔法攻击还是物理攻击),第二就是让ruin自杀 。


 
 
 
 

姓名: dialog

性别:男

宠物:白头海雕

      喜好: 
 
      *写作,会记录自己学院的一-些重大事件并对其客观评价。有时会自己写一些论文和小说。有灵感的时候甚至会闭门不出直到写完,导致被扣出勤率。 

      *成绩平均但魔咒课、飞行 课和幻影显形尤其出众(这三门0,其余都为E)。对魔法史意外感兴趣但时常记不住。

    *不挑食。

 
      背景: 
      出生于26纯血家族之一,父母魔法造诣极高但很古板刻薄(家族魔杖是具有特色的羽毛笔形,可用于书写)。因从小学习魔法所以很早便开始研究魔咒。早期某次个人秘密研究失误导致实验室爆炸,失去了左腿和声带,眼睛也落下病根无法见光(之后平时都用遮光眼罩遮住面部伤痕)。 家族成员对这次意外十分愤怒,在dialog恢 复之后把他逐出家门。 
      入学之前学会腹语和能帮助自己正常生活的各种魔咒,包括用魔法构成临时声带。还将义肢改为羽毛笔笔尖的形状。通过从家里顺出来的魔咒书学会了飞行。 
      拉文克劳七年级学生会主席,入学后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进入高年级也以“和善、沙雕(划掉) 、开朗。”深受学弟学妹们的喜爱,平时更会在学业研究上辅导他们。 
 
      PS: 
      *唯-让人无法理解的便是在dialog面前说话千万不能带脏字,否则会被法术消音。(原因不明) 
      *虽然飞行十分优秀甚至可以称为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从不参加魁地奇杯。 
      ***千万不要试图揭开dialog脸上的眼罩,后果很严重。(传闻只有fanny会 长见到过面罩下的脸) 
      「自dialog当上会长后拉文克劳出现的恐怖传闻:“凡是掀过会长面罩的人都会突如其来消失几天,回来时往往面容憔悴身上散发着尸体腐烂一般的恶臭。”」【Francis对此貌似表现出很头疼的样子】 
         *运气出奇的好。 
      “都说傻人有傻福,但会长又有智商又有运气,令人羡慕。”  来自学院同学的抱怨。 

      *对于斯莱特林会长fanny很照顾,很多时候会在一起互相补课。

    

Aliza

   赫奇帕奇学院院长,魔法史教授,大概是四位院长中唯一性别知晓的,也是四个院长中年龄最小的。身上有好些奇怪的伤痕,但她拒绝透露为何,平日会用衣服盖住伤口。性情温和,有点像邻家大姐姐,看外表会让人产生保护欲,但该认真的时候会认真到可怕【很少人可以承受她极少出现的凌厉眼神】。似乎在成为院长之前就认识了Horror,知道他身上发生的一切,在警惕的同时也在竭自己所能和现在的“他”好好相处。。在她办公室里有一朵长相奇异的花,她会和那朵花说话。



“老朋友的回归”系列

Color

格兰芬多五年级生,是霍格沃茨中外貌最奇特的人之一。传闻在四年级刚开学那时晚上因为书本落在图书馆而偷偷溜进去找,然后第二天人们便发现他身上燃烧着奇怪的物质【请参考原版Color的样子】并为此感到害怕,因此,他休养了整个四年级【喔在家期间他是自学的所以不存在功课落下的情况】,于五年级那年回归霍格沃茨。貌似和斯莱特林的Killer是亦敌亦友的关系【友占了四分之三】,知道Killer身上发生的事情并试图治好他。


Negative

  拉文克劳六年级,papyrus【Negative】的哥哥。在他来自的地方,他是貌似是最弱小的一个,大家都很想知道他是如何在那里活了这么久的。和自己兄弟形成鲜明的对比,被自己那强大又疯狂的兄弟虐待,Negative憎恨他的虐待行为。他侮辱他的兄弟,两人的日常就是竭尽所能地让对方不好过,在任何方面上,所有人都惊异于他们这样恶劣的关系。他经常为了钱而扒窃、欺诈他人,也被称为小偷,并以此被校方强制“休养”了整个五年级,于六年级那年回归霍格沃茨。曾经在一次虐待行为中Candy刚好经过并出手救了Negative,于是便认识了Candy。


papyrus【Negativetale(名字有大小写区分)】

   斯莱特林六年级,是一个真正的疯狂而强大的人,他认为其他同级学生都是废物,因为他比他们所有人都强大【事实上是大部分但是这样说出去我是要被他五马分尸的】。至于他兄弟,他把他当做垃圾看待,并且不管是他偷懒还是开玩笑都用否定的眼光看他。因为当年的一个事故就此变得疯狂,并开始虐待他的兄弟,并因此和Negative被被校方强制“休养”了整个五年级,于六年级那年回归霍格沃茨。两人的日常就是竭尽所能地让对方不好过,在任何方面上,他会虐待他兄弟,而Negative也会恶毒地嘲讽他。和Candy处于敌对的关系,因为他救了Negative——在他虐待他兄弟时。

——Classic,Honey,Murder等有兄弟的人都警惕着他

划落陈迹

negative右向合集

有关于食用说明。

cp包含 路人negative/negativetale帕衫/candynegative

防避雷分三个链接,持续更新,直到三个都更完。剧情顺序分先后点关联。希望不影响阅读。

关于本篇

强迫流血殴打描写,有些强硬的剧情突转,自wei描写,字数3k

注意避雷

接受就可以继续了。

试阅:

明明是黑夜房间被照的通亮,周围充斥声音有些吵杂。negative冷静观望现在状态,赌局已经是最后关头。按照以往习惯他只需要将袖口藏好的牌替换掉,在视线盲区耍一点小把戏就可以轻易的赢得最终胜利。不过现在negative坐着稍微挪动什么就会牵引手腕禁锢锁链,四周保镖看的紧倒...

有关于食用说明。

cp包含 路人negative/negativetale帕衫/candynegative

防避雷分三个链接,持续更新,直到三个都更完。剧情顺序分先后点关联。希望不影响阅读。

关于本篇

强迫流血殴打描写,有些强硬的剧情突转,自wei描写,字数3k

注意避雷

接受就可以继续了。

试阅:

明明是黑夜房间被照的通亮,周围充斥声音有些吵杂。negative冷静观望现在状态,赌局已经是最后关头。按照以往习惯他只需要将袖口藏好的牌替换掉,在视线盲区耍一点小把戏就可以轻易的赢得最终胜利。不过现在negative坐着稍微挪动什么就会牵引手腕禁锢锁链,四周保镖看的紧倒也是个问题。negative环视四周还想多观察几下,却是对上高大怪物视线,那强壮肌肉不免可以猜测他那力量得到了多少尊重,那边视线犀利这么观望自己negative下意识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情。negative重新将视线回到赌桌的牌面,他的对手不止一两个。如此重要的地方心理战不能让他表示他失利的意思,这是他最擅长的道理。

negative身体蜷缩着差点因为过大的冲击而叫出声,这种骚扰还真是第一次让negative有些意外,他半眯起眼顺着方向对上对面视线,环视四周一种敏觉他感觉继续就会发生什么,周围灼灼视线negative开始有了设想,该死的或许根本不止一个怪物。还真是意外花那么多怪物来对付他一个。面上隐隐橙色开始晕染面上因为紧张已经有了细汗,他开始觉得不妙,但是此时求救,谁会在意被欺负的弱小的怪物。虽然他实在想不到他这样骷髅有什么吸引那边性欲的。必须离开才可以,有什么方法。脑内筹备逃跑路线视线游离,似乎时间已经太久。他已经开始被点名了。negative努力稳定呼吸,他可没兴趣陪一群变态玩到底,应声摊牌站起拿起一旁金袋。“就当我送你们了,我现在就要走。”一切动作都很迅速,negative不管一切开始跑了起来,身后依稀坐椅挪动的声响。追赶的声音越来越近,出口就在眼前,明明如此接近。突然间身体后仰被拽住领巾整个被拉回。可恶啊,本就是放手一搏他确实没考虑太多。“快按住他”“被他察觉了啊。”一系列声音开始传入他脑海,他确实被按住了,那赌博时防作弊的黑色手铐开始制约了他动作。他挣扎着打算放手一搏拼命的时候,突然后脑剧痛眼前一黑,就连叫声也来不及,对啊,呼救也没用。闭上眼瞬间似乎瞥见手臂被扎了什么。念叨着可恶就只能被迫闭上了眼睛。

链接:

路人negative

帕衫

candynegative

秋绝

Candytale Sans/ Negativetale Sans/ Negativetale mtt

Negative! Mtt 长得超美的,太美了。落泪。

Candytale Sans/ Negativetale Sans/ Negativetale mtt

Negative! Mtt 长得超美的,太美了。落泪。

划落陈迹

是寒假画过的candy和negative

是寒假画过的candy和negative

咖啡不能喝

遲了但還是祝他生日快樂嗚嗚!

P2是之前摸的賭徒

遲了但還是祝他生日快樂嗚嗚!

P2是之前摸的賭徒

香G pie
還是他們倆糖糖和賭徒怎麼這麼可...

還是他們倆
糖糖和賭徒
怎麼這麼可愛的說💞💞

還是他們倆
糖糖和賭徒
怎麼這麼可愛的說💞💞

划落陈迹

是心血来潮的随笔,了解他们两个之后开始非常喜欢了。这对想写长篇,感觉有点不太现实,我太懒了。


negative看着candy和自己相似的身影就有那种感觉,那身影太过瘦小也许和自己一样很容易就被这个世界吞噬。自己因为活下去早就变得在外人眼里可怜的存在,那边还浸在脱离他自己因重置崩坏世界的平静。negative在猜测他那份平静会不会走向崩坏,他一点都不想管这种干涉别人的做法,但是仅仅设想分离破碎的糖块就让negative有痛苦的感觉。他第一次有那种感觉,一起讨论双关的轻松聊天的氛围。没有生死或者其他给自己带来的恐惧感,仅仅因为candy来自别的世界。就像灰暗空间突然降临的格格不入的天使。这感...

是心血来潮的随笔,了解他们两个之后开始非常喜欢了。这对想写长篇,感觉有点不太现实,我太懒了。


negative看着candy和自己相似的身影就有那种感觉,那身影太过瘦小也许和自己一样很容易就被这个世界吞噬。自己因为活下去早就变得在外人眼里可怜的存在,那边还浸在脱离他自己因重置崩坏世界的平静。negative在猜测他那份平静会不会走向崩坏,他一点都不想管这种干涉别人的做法,但是仅仅设想分离破碎的糖块就让negative有痛苦的感觉。他第一次有那种感觉,一起讨论双关的轻松聊天的氛围。没有生死或者其他给自己带来的恐惧感,仅仅因为candy来自别的世界。就像灰暗空间突然降临的格格不入的天使。这感觉很令人上瘾,品尝到甜味就很难放开,就像他本身的甘甜。negative很确定他不会变态到吃了candy这种想法。他只是当成了一种逃离方式,一种可以避开丑恶的居民看待弱者的怜悯,而candy就是这样,普普通通把自己看成一个怪物。

视线被眼前吸引,candy糖果色调明显的与其他居民相差甚远,他背后就是拥挤的街道。negative抓住candy的手臂拉向自己,他一点都不想让他看到他们对丑恶的想法,是害怕吧,害怕那样自己好不容可以依赖的脸上露出对自己的同情发出感慨:原来他们是那样对你吗。他也一点都不想让candy接触这边黑暗的东西。他虽然不能理解candy跟他说过的重置,崩坏,以及游戏的种种。但他所能理解的是自己自私的想法。

思绪千万却仅仅蹦出一句短话,negative下意识攒紧掌中那人手骨,避开群众,转移了路线

“别去那里。”


程宜

【原创】Negativity(3)

新年贺文(3/5)

*完全就是被拐到Candytale的Negative。

*心机boyCandyhhh

*Papyrus大概有一段时间不会出场了。

*沙雕警告。


Negative不出意料地等来了Candy,而Papyrus刚好不在家。

“我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对你。”Candy劈断了铁链,把因为寒冷而有些肢体麻木的Negative扶起来。

“呵,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Negative嘲讽地笑了笑。

“现在就走吗?”Candy知道Negative可能还想做些什么——当然这其中也有他自己的小小私心。

“不。”恢复知觉后,Negative摆脱了Candy的搀扶,“我要去把我的东西拿回来。”

“还有,我从来...

新年贺文(3/5)

*完全就是被拐到Candytale的Negative。

*心机boyCandyhhh

*Papyrus大概有一段时间不会出场了。

*沙雕警告。


Negative不出意料地等来了Candy,而Papyrus刚好不在家。

“我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对你。”Candy劈断了铁链,把因为寒冷而有些肢体麻木的Negative扶起来。

“呵,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Negative嘲讽地笑了笑。

“现在就走吗?”Candy知道Negative可能还想做些什么——当然这其中也有他自己的小小私心。

“不。”恢复知觉后,Negative摆脱了Candy的搀扶,“我要去把我的东西拿回来。”

“还有,我从来不准备去你的世界。”

Candy无奈地耸肩。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办法。

Negative嘴里的听起来像是什么特殊的东西,实际上,不过是她宝贝的那些金币而已。

Papyrus不可能一直随身带着它们的,他将这些钱财——量还挺大——全部存到他房间的一个秘密盒子里,很不巧,被不死心地要找回自己宝贝的Negative发现了。

“我该说你不愧是个职业小偷吗?”

“谢谢夸奖。”小偷,贬义的词语于她而言是赞赏——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偷,何尝不是一种“英雄”的行为?

“反正,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像看见那个混蛋一脸惊讶的蠢表情了。”Negative站在窗口,颠着她的钱袋,回过头望着Candy,脸上是期待和狂妄的笑。

“…………”Candy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还特别用力,“啪”的一下那种。

“???你是不是有啥毛病?”

“不,这次是你的锅。”

“嘛玩意儿啊?!”

太耀眼了啊。

Candy一边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一边任由Negative拉着自己的手腕从窗户跳下去。

窗口正对着夜光城市Core,霓虹灯闪得刺眼。

鬼知道是她的笑容耀眼,还是Core的灯光闪烁。


他们正在前往Papyrus的办公室。

Negative的本意是,在那里留一张纸条,用作挑衅,然后逃之夭夭,她几乎能想象到Papyrus那张气急败坏的脸了。

她向Candy一遍又一遍地保证这个时间点Papyrus正在值班,不会在办公室,但是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怀疑了。

“大概……吧?”


蓝色的围巾。

Negative看到这玩意儿的第一反应就是:

F*ck。

她讨厌这玩意儿,Papyrus曾经试图用这条围巾勒死她,窒息的感觉她现在还能回忆起来。

Negative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

没有勒痕和吻痕,嗯,很好。

……是不是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Papyrus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不得不说像极了某只脑洞——看起来Negative的行动在其意料之内。

Candy立刻把Negative转移到了身后。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两只龙骨炮相对,充能均已完毕,能量的涌动刮起一阵不小的风,办公桌上的报告用纸被吹走,不过Papyrus没时间也没心情去管那些玩意儿。

“你猜我的龙骨炮是会吐出魔法呢,还是奶油呢?”仿佛开玩笑一般的语调,Candy靠在龙骨炮身上,轻佻的语气硬生生说成了挑衅。

“那你猜,我是会先轰你呢,还是先轰她呢?”Papyrus怒极反笑——他就是这样,纵然脾气暴躁,却十分冷静。

战斗一触即发。

……个鬼!

Negative拉着Candy就是一个瞬移,不过因为身体还过于虚弱、魔力也是刚刚恢复,并没有移到很远的地方,刚好瞬移到了楼外的森林里。

“希望毁坏森林不用赔。”Negative已经预料到这片森林的未来了。


他们在森林里东躲西藏,Papyrus则是用龙骨炮狂轰,恨不得把这片森林掀翻天。

Negative侧身躲过一棵飞来的树,转移到另一棵树后。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

“嘿,小Negative。”“妈的说谁小啊!”

“咳,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说,要不要直接去我的AU,我估摸着Papyrus是在你身上装了个GPS,如果到另一个世界,说不定就检测不到了呢——况且,他也过不来嘛。”Candy揉了揉被Negative给了一个拳头的脑袋,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办法”中的一个,没想到Papyrus直接把机会给自己了,真是lucky~

“…………”很显然,这是一个简单快捷,同时也能让Papyrus吃瘪的方法,Negative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这小脑袋瓜子还挺聪明的。”

可不是嘛,里面装的全都是怎么把你拐过去的方法呢。Candy只是笑了笑,没有回应。

“喂!Papyrus!”Negative高声呼喊,不管Papyrus是否回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虽然我还舍不得我的赌场啦,不过呢,现在也只能和你Say Goodbye啦!”

果不其然,Papyrus下一秒就瞬移到了自己面前,早有准备的Negative举起骨头就往头上敲——她最近热衷于打头,可能是因为自己太矮了。

“啧!”Papyrus结结实实地吃了一“苦”头。

Candy早早地就开了传送门,Negative向后一跳,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

她如愿地看到了Papyrus扭曲的脸,蹲在地上憋笑。

“Negative,别笑了。”Candy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但温柔。

“噗——咳,Sorry。嗯……所以说,这里就是你的AU吗?倒是和你很配嘛,一堆甜食。”Negative识相地闭了嘴,她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房子、树木,全都是由各种各样的甜品做成的——让她想起了Candy头上顶着的粉色奶油团。

但是好冷清……连Negativetale都没有如此冷清过。

如果她的认知没错,这里应该是雪镇,就算人少,也应该有狗兵卫把手,但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只有她,和Candy。

房顶上闪过乱码。

Negative知道事情大头了。

“看来你也发现了嘛,小Negative。”Candy比她稍高些——毕竟是男人——他弯腰,头放在Negative的肩膀上,还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颈窝,“这里是一个因为太多次‘Reset’而崩坏的世界。”

“存活下来的,”他转头,舔舐Negative逐渐变得苍白的脸颊,“只有我。”

“也就是说,这里是我的世界呢。”

“而你,就是我的所有物了。”

TBC

下篇开车

个鬼。

根本发不了车啊(哭笑不得.jpg)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

Negative打Papyrus的时候,用的是骨头。

大家要把骨头和骨刺分开哦。

这两个都是物理攻击,骨刺具有穿透性,伤害更高,而骨头没有。

(除去魔法骨头)

嗯……所以说……

Negative的本意就是戏弄一下Papyrus啦。


Thank you for.watching~


樂糖

先放一下看看有没有人趴ヽ(゚︺゚)

先放一下看看有没有人趴ヽ(゚︺゚)

程宜

【原创】Negativity(2)

*为什么我会写后续……?

*有血腥描写,注意,建议先别吃饭

*本章CandyNegative发糖(大概……)

Negative一生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被亲弟弟——好吧虽然也不是那么亲了——给侵犯了。

那个她决定讨厌一生、她也觉得会讨厌她一生的男人,在她第202次被他保释后,将她禁锢在家中,侵犯了她。

靠,怎么想怎么感觉不可思议。

她可不清楚这其中有没有爱,她现在只想从这个阴沉的家中溜走,去Candy那儿一趟。

她承认那个天真烂漫喜爱甜食的男人给了她不少安全感。

可是现在形势明显不太妙——Negative拽了拽手上的铁链。

那个脑子有病的混蛋想囚禁她。

手上的铁链引起了Negative...

*为什么我会写后续……?

*有血腥描写,注意,建议先别吃饭

*本章CandyNegative发糖(大概……)

Negative一生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被亲弟弟——好吧虽然也不是那么亲了——给侵犯了。

那个她决定讨厌一生、她也觉得会讨厌她一生的男人,在她第202次被他保释后,将她禁锢在家中,侵犯了她。

靠,怎么想怎么感觉不可思议。

她可不清楚这其中有没有爱,她现在只想从这个阴沉的家中溜走,去Candy那儿一趟。

她承认那个天真烂漫喜爱甜食的男人给了她不少安全感。

可是现在形势明显不太妙——Negative拽了拽手上的铁链。

那个脑子有病的混蛋想囚禁她。

手上的铁链引起了Negative不好的回忆。

她在赌场的时候,也曾带过这样的腕链——为了不让她作弊,她的身边坐着两个男人看住她,对面是拿着扑克牌的对手。

她的牌并不好——以往直接出老千就够了,但是她现在哪里有这个机会,结局是必定的失败。

她清楚地记得出牌时右手边的男人笑着搭上她的肩膀说:“Don't be overcautious,little girl.『别那么拘谨嘛,小女孩。』”言语间手指还磨蹭着她的肩膀。

F*ck。Negative当时在心里骂了一句,虽然年龄上比起来自己确实比他们小很多,但是用小女孩来称呼她,未免也太小看她了吧。

还有那只咸猪手,Negative恨不得现在就开审判眼把它剁掉,但是她被灌了禁魔药,现在什么魔法都不能用。

失败的结果是什么?当然要交钱啦。

“I don't have money.『我没钱。』”她底气十足地说。这是事实,她现在身上确实没钱,全都被Papyrus收起来了。

“Well,how about selling yourself?『好吧,卖身怎么样?』”她的对手挑起她的下巴——她讨厌仰视——虽然嘴上那么问她,但是却已经在招呼手下准备一个房间了。

“Do you really think I'll compromise?『你真的以为我会妥协?』”她不屑地嗤笑一声,反驳他。

“You have no choice, dear.『你没有选择,亲爱的。』”

靠,不会真要卖身吧。Negative向后退一步,却被另一个人挡住了。

这是明摆着不让她逃啊。

她环顾四周,思考着逃脱的办法。

“Don't think about running,my sweet.『别再想着逃了,我的小甜心。』”男人的手指划过脸颊,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You are mine.『你是我的了。』”

事情的结局?——哦天哪,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回忆,她该死地被Candy英雄救美了。

“What are you doing,A bunch of waste?『你们在做什么,一群废物?』”

“砰”,满地血花。

被褪去一半衣物的她淡定地穿好衣服,看着Candy处理那个男人。

绿黄圈的巨大波板糖上满是红色的血迹和粉色粘稠的肌肉组织。

一楼的尸体长相奇异,有的被砍掉头颅,有的身体畸形,有的看似完好无损,实际上没有舌头……全部都是Candy做的。

“It's just some waste. Nobody cares.『不过是一群废物。没有人会在意的。』”也就是说,他的罪行不怕被查到。

“………………”这个男人的喜好还真是奇怪,为什么跑来救她了?

算了,姑且相信他吧。

那么现在……

Negative无聊地晃了晃手上的铁链:自己还要等他来救吗?

TBC

又是随便写写不管顺序系列。

Thank you for watching~

程宜

【原创】Negativity

*Negativetale相关(我开始产冷圈粮了……)

*CP帕杉和少量Candy×Negative,我知道Negativetale里面骨兄弟关系不好,但是我觉得这设定太带感了请务必满足一下我的小小私心反正也没有多少人会看的对吧!

*拟人注意,Sans拟女注意

*呃……可能有点……嗯……阴郁?若会引起不适请见谅。


“靠……”背部硬生生地装上墙的时候Sans不禁骂了一声,她不知道她那所谓的弟弟又出什么毛病了,现在立刻跑到赌场赌一把才是她想做的。

但是很无奈,她无法挣脱Papyrus的钳制。

“你脑子是不是又出毛病了,嗯?”Sans虽然在笑,但是额头上青筋很好地显露了她的心情——当然即使没...

*Negativetale相关(我开始产冷圈粮了……)

*CP帕杉和少量Candy×Negative,我知道Negativetale里面骨兄弟关系不好,但是我觉得这设定太带感了请务必满足一下我的小小私心反正也没有多少人会看的对吧!

*拟人注意,Sans拟女注意

*呃……可能有点……嗯……阴郁?若会引起不适请见谅。


“靠……”背部硬生生地装上墙的时候Sans不禁骂了一声,她不知道她那所谓的弟弟又出什么毛病了,现在立刻跑到赌场赌一把才是她想做的。

但是很无奈,她无法挣脱Papyrus的钳制。

“你脑子是不是又出毛病了,嗯?”Sans虽然在笑,但是额头上青筋很好地显露了她的心情——当然即使没有这个,Papyrus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已经是第202次了,Sans因为偷东西被抓,然后再被他保释。

Papyrus真的很讨厌这个女人——她懒惰,爱财,吝啬,总是给他带来麻烦,况且她还很弱——强大才是这个世界的真谛。

可是他就是该死地,喜欢这个女人。

或许是自己刚刚出生,姐弟俩都还没有被这个世界的黑暗沾染时Sans对他的爱护让他留下了好印象,他才直到现在为止,都仅仅只是虐待她,而不是杀死她。

Papyrus想看见。

他想看见,对除了钱以外的事物没有任何感觉、淡漠、无所谓到极致的Sans,因为他的虐待,而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还记得Sans头上那个伤痕,那是他用砖块砸的,当时Sans因为头部重击昏过去了,自己呆愣着看着地上的血越流越多,然后才记得把Sans带去治疗。

Sans昏迷了两天。

果然很弱。当时自己这么想。

后来他自己才反应过来,他在为那种行为感到兴奋。

虐待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知道Sans由原本对他的淡漠转为怨恨了,但是那没关系——

Papyrus紧紧盯着Sans,仿佛不盯着她很快就会逃跑一样,看得Sans一阵不自在。

只要她还在。

只要她还在我身边,也只在我身边,就够了。

她在赌场的那些玩伴,他会毁掉;她爱的金钱,他会丢掉——

只要,只要她只看我一个人。

就算是怨恨的眼神也好,看着我,不许离开,这是他的最大限度。

可是Papyrus并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人。

他清楚地意识到他的女人终会逃离他,缘由是前几天她去会面的白发男人,和他的女人出奇得像,一直叼着根棒棒糖,还很孩子气。

AU连接。他知道这事。

天知道他有多想去毁了Candytale。

那个男人——觊觎他女人的男人,他用他拙劣的演技,用那种被粉饰过的天真,很成功地吸引了他的女人。

纵然Sans和他说话时很不耐烦,但他知道那简直不可思议。

Sans和自己说话时,几乎不开口。

而一个外来的陌生男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拐走了她。

他怎么能允许!

所以他今天把Sans拦在家里,目的就是为了占有她。

你的身心不能属于我的话,那就把身体给我吧。

他就那样盯着她。

Sans没有什么好看的,白色长发橙眸都很普通,脸长得确实耐看,但是绝对比不上他在CORE看到的高级美女。

那么自己为什么爱着她?

不过是……被吸引了而已。

Sans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消极的人了,但是Papyrus却从她身上看到了光。

就在她笑着的时候,不管是赌博成功之后的奸诈狡猾的笑,还是偷东西成功后得意的笑,都令他着迷。

那么自己到底是不是在爱着她呢?

谁知道呢?

他笑了,在Sans疑惑的眼神中慢慢俯身。

陪我坠入深渊吧,小甜心。

Fin.

写着爽就是了。

是即兴文章,顺序啥的也不在意,想到啥写啥。

Candy爷我错了把你的XXL号波板糖收起来。

如果觉得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在评论区问哦。


Thank you for watch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