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ext gen

6784浏览    1157参与
wintertangerine.

Moodboard: Harry Potter 'Next Generation'

I love the Potter family so much Im trash

❤️James Sirius Potter

💙Albus Severus Potter

🧡Lily Luna Potter


just my lil cinnamon rolls being bbys :)))

Moodboard: Harry Potter 'Next Generation'

I love the Potter family so much Im trash

❤️James Sirius Potter

💙Albus Severus Potter

🧡Lily Luna Potter


just my lil cinnamon rolls being bbys :)))

a/s

A Little Faith

* long long time ago的一個段子的延伸, @五川 姑娘說想看後續於是就寫了一點///

bgm→ Lindsay McCaul 'A Little'


"A little faith, a little love
Can be more than enough
When it's given to you"


       “Lily說她看見Malfoy——我是說,看見你的Scor了。”
       ...

* long long time ago的一個段子的延伸, @五川 姑娘說想看後續於是就寫了一點///

bgm→ Lindsay McCaul 'A Little'


"A little faith, a little love
Can be more than enough
When it's given to you"


       “Lily說她看見Malfoy——我是說,看見你的Scor了。”
       “是嗎,在哪裡看見的?谷歌地圖上面嗎?”
       Albus窩在酒店沙發上玩著平板電腦裡的遊戲,頭也不抬地拋了句並不那麼好笑的玩笑話回應James,他用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動著指揮自己操控的小人奔跑跳躍吃掉各種小玩意兒,James在叮叮噹噹的遊戲背景音中聽見他有氣無力地說道——“你知道嗎Jamie,我從去年開始註冊了新的twitter和ins帳號偷偷關注著他,關注他每天都在幹嘛,他從聖芒戈辭職後在索爾茲伯裡生活得怎麼樣,這裡的魔法傷病醫院待遇如何⋯⋯他母親去世已經十年了,也許他回到威爾特郡是對的,方便照顧他在鄉下的老父親——”
       James一言不發地聽著,Albus無論走到哪裡說話時都是一口口音極重的倫敦腔,儘管他們的雙親並不是倫敦人,但不知為何住在倫敦的Albus卻學會了地道的Cockney English,James想起Scorpius以前總愛拿這點打趣,說Albus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倫敦佬,然而每次當Albus感到著急用倫敦方言含糊不清說一大串抱怨的話時Scorpius又會咯咯發笑——Scorpius是一個愛笑的人,正因為如此他也很堅強,哪怕在霍格沃茨三年級的暑假遭遇母親去世這樣的變故也沒有使他倒下,這樣一個人當年頂著壓力毅然決然和他最好的朋友Albus走在了一起,卻又在四年前他們準備結婚的前夕離開了倫敦,也離開了Albus,用膝蓋想也知道是什麼原因——喪妻後的Draco Malfoy需要唯一的兒子回去繼承家業,而不是窩在倫敦狹窄的公寓裡和另一個男人過日子。
       但是Albus想要和Scorpius復合的想法也是真的,James理解這一點,他知道自己的弟弟這次來索爾茲伯裡就是已經下定了決心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要把Scorpius帶回去,“我理解Malfoy先生的苦衷,但是我也希望他能理解我和Scor之間的愛情,在愛情面前我是不會讓步的,不管是Malfoy先生還是Scor,我希望他們都能看到這一點。”
       ——然而說出這番豪言壯語的男人眼下卻因為數日來的尋人無果而頹靡地待在酒店裡玩遊戲,James斜睨了在虛幻的遊戲世界裡一路過關斬將屢屢得分卻始終面無表情的Albus一眼("I got a score.""Not Scor but score."),走近他身邊大聲重複了一遍之前的話:“Lily說她剛在索爾茲伯裡看見Scorpius了。”
       “我們現在就在索爾茲伯裡,這範圍太大了,她是在哪裡發現我前男友的?”
       “——索爾茲伯裡大教堂,怎樣,Scorpius之前有在twitter上說他今天會去教堂嗎?”
       他剛說完就聽見iPad被扔在沙發上的聲音,而前一秒鐘還懶洋洋躺在沙發上無所事事的男人已經幻影移形消失不見了。
       Yea, that's my boy—這才是我認識的那個被愛情沖昏了頭腦,莽撞卻也可愛的Albus Potter啊,James吹了聲口哨嘴角也露出一絲笑意,然後就心情很好地拿過iPad躺在沙發上玩起了弟弟之前玩的那個遊戲。

a/s
Albie: Look at...

Albie: Look at bloody James in his stupid Gryffin-whore Quidditch jacket. Thinks he’s better than us.

Lily: I know, right? Won’t even walk with his sister and brother.

Jamie: Piss off, losers, quit following me. I don’t know yeh.


love u, Al!! <3


source: http://goaskalbus....

Albie: Look at bloody James in his stupid Gryffin-whore Quidditch jacket. Thinks he’s better than us.

Lily: I know, right? Won’t even walk with his sister and brother.

Jamie: Piss off, losers, quit following me. I don’t know yeh.


love u, Al!! <3


source: http://goaskalbus.tumblr.com/post/98781547648/albie-look-at-bloody-james-in-his-stupid

a/s

意外的訪客


當我突然間出現在Malfoy莊園Scor臥室外的涼台上時,他看上去像是受到了特別巨大的驚嚇,Scor先是睜大了眼睛看着我,一脸的難以置信,然後就大喊大叫起來——
“我——!我要寄貓頭鷹到魔法部,讓他們派傲羅過來,幫助我把你這個非法幻影顯形入侵他人住宅的傢伙趕出去!”
他驚慌失措地說道,看上去就像一頭受驚的小鹿,oh, 我差點忘了我前男友的阿尼馬格斯就是一隻牡鹿。
“我就是一個傲羅,Scor。”我忍不住大笑着說道,只是Scor看着我的樣子似乎快要哭出來了,我感覺有點挫敗,因為我今晚決意要留下來。我慢慢走近坐回了床邊似乎已經無法動彈的Scor,他沒有逃跑,逃出這間臥室去到大廳或者Malfoy先生...


當我突然間出現在Malfoy莊園Scor臥室外的涼台上時,他看上去像是受到了特別巨大的驚嚇,Scor先是睜大了眼睛看着我,一脸的難以置信,然後就大喊大叫起來——
“我——!我要寄貓頭鷹到魔法部,讓他們派傲羅過來,幫助我把你這個非法幻影顯形入侵他人住宅的傢伙趕出去!”
他驚慌失措地說道,看上去就像一頭受驚的小鹿,oh, 我差點忘了我前男友的阿尼馬格斯就是一隻牡鹿。
“我就是一個傲羅,Scor。”我忍不住大笑着說道,只是Scor看着我的樣子似乎快要哭出來了,我感覺有點挫敗,因為我今晚決意要留下來。我慢慢走近坐回了床邊似乎已經無法動彈的Scor,他沒有逃跑,逃出這間臥室去到大廳或者Malfoy先生和太太的房間尋求幫助,也沒有拿出魔杖進行反抗,他甚至連像剛才那樣试着大聲呼救也沒有。Scor只是看着我,當我走到他面前時他閉上了眼睛,這時我看見他的臉上全是淚水。
我立刻就頓住了腳步,面對這樣的他會讓我有種負罪感,我轉而在Scor的身邊坐下,然後试着用自己最溫柔的聲音安撫他,“我並不是想要傷害你,Scor,我只是想你了,所以就來看看你。”
但是沒用,完全沒用。我早該料到這一點,Scor把頭轉向了另一邊,看得出來他不想聽我的任何解釋,並且希望現在在他身旁的我只是一個糟糕的幻覺。我爸爸曾經說過,在面對一個不願意被你繳械投降的人時,語言的勸說是首位,但如果對方執意不聽勸告,那麼用武力征服就是必須的了。這話是他在一年前我成為正式傲羅不久,在某次會議上說的,他是對我說的,並且我覺得這個戰術可以用在很多方面,就比如現在我想再一次征服Scorpius Malfoy,我可能就得這麼做。
我站起身然後脫下旅行斗篷扔在一邊,Scor立刻就轉過頭看向我,他又看了看離他不遠的斗篷,然後把目光鎖定在了我身上,很好,他終於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你想做什麼?”他睜大了眼睛,那雙淺灰色眼睛裡的恐懼更甚。很快Scor就明白了我的意圖,他低下頭,嘴唇閉得緊緊的,似乎他接下來即將忍受一場痛苦的折磨。
“我想要你,你知道這一點,這就是我來的目的。”我傾身在Scor身邊耳語道,Malfoy家的大少爺臉色蒼白,也許他這次會想要反抗我了,但是太遲了。
"Al…"
當我的手探進他的長袍,在那具白皙迷人的身體上撫摸時,Scor突然開口說道,我從正在舔舐着的他的脖頸間抬起頭,一瞬間有點茫然地看着身下的金髮男人。
“怎麼了?”我傻頭傻腦地問道,而讓我有點驚訝的是Scor在聽見我的話後竟然笑了起來。“我…其實我並沒有在生你的氣。”聽上去他似乎是在小心翼翼地措辭,“我只是太意外了——你竟然還會來這裡。”
我沉默了,Scor的話竟讓我一時間無法應對,但我也應該感到開心不是嗎,他此前的那些舉動並不是出於對我的憎惡,而是另一種對於自己的害羞的掩飾,當然實際上我也十分想要這樣理解。
身下的Scor咯咯笑了起來,把雙手環上了我的脖子,我特別喜歡他這麼做,在一年前,和更早以前,每當我們做愛的時候他就會變得比平日裡更加迷人可愛,比如說會像這樣貼近我,享受我在之後對他的親暱愛撫。
我看着Scorpius Malfoy臉上熟悉的溫柔笑容,我有多久沒有再見到這樣的他了,從當初分手到現在不過一年而已,可我感受到的痛苦和寂寞遠比這要漫長得多。我甚至都未曾在其間某次去聖芒戈時借機找到做著治療師工作的Scor,和他當面談談希望與之複合的想法,我真是一個膽小鬼。而今晚借用這樣的方式對Scor表明了自己的心意,爾後竟然還得到了Scor的原諒,其實想想也挺不可思議的。
“所以就是說——你從來都沒有忘記過我,是嗎?”
我突然脫口而出這句話,Scor只是用手輕柔地梳理着我的黑髮,“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如此,”他淺灰色的眼睛望着我,那之中明亮得似乎有星辰在閃爍,“我沒有一天不在想念你,Albus Severus Potter。”
好像突然間整個Malfoy莊園都安靜了下來,雖然Scor的臥室這裡已經足夠安靜,但我連外面花園裡那隻白孔雀的叫聲也聽不見了。我的耳邊還回響着Scor那句溫柔的低語,眼前是他微笑的臉。Merlin,這真是太棒了,如果說有什麼時刻美妙到足以讓我願意放棄所有來交換的話,那一定就是此時。


“Erm… 你今晚會留下來嗎,我可以在明早我父親發現之前想出一個理由向他解釋你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就說是留男朋友過夜吧——這理由挺好的。”

* Scorpius對Albus開放了允許其在Malfoy莊園自由幻影移形的特權,在他們分手後也沒有解除這一權限。

a/s

艷遇


“打擾一下,我想找Potter先生,請問他在嗎?”
儘管是十分溫柔的聲音,但是問話聲突然響起時我還是被嚇了一大跳,從今天的《預言家日報》上抬起頭,我看見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金髮男人正站在面前對我說話,他長得很英俊,而且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很特別的淺灰色。辦公桌靠近大門的話就是這點不太好,但凡來找人的傢伙都會先來問你,就好像自己變成了傲羅指揮部的門衛。
他見我沒有立刻作答又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抱歉,我是想說——”“主任出去了,最近部裡需要對外出面的事情有點多,他挺忙的。”
我停下了咀嚼口香糖的動作,又往靠裡的那條過道掃了一眼——每到中午吃飯前的這段時間整個指揮部就會變得很吵鬧,我眼前有無數用作傳...


“打擾一下,我想找Potter先生,請問他在嗎?”
儘管是十分溫柔的聲音,但是問話聲突然響起時我還是被嚇了一大跳,從今天的《預言家日報》上抬起頭,我看見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金髮男人正站在面前對我說話,他長得很英俊,而且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很特別的淺灰色。辦公桌靠近大門的話就是這點不太好,但凡來找人的傢伙都會先來問你,就好像自己變成了傲羅指揮部的門衛。
他見我沒有立刻作答又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抱歉,我是想說——”“主任出去了,最近部裡需要對外出面的事情有點多,他挺忙的。”
我停下了咀嚼口香糖的動作,又往靠裡的那條過道掃了一眼——每到中午吃飯前的這段時間整個指揮部就會變得很吵鬧,我眼前有無數用作傳遞消息的紙飛機飛來飛去,伴隨著那些精力過剩的同事們在上班時間也仍舊不曾停止的歡聲笑語,但惟獨主任辦公室那片區域安安靜靜的,對比感特別強烈。
“Erm… 是我沒有說清楚,我找的是……Albus Potter。”他仍舊語氣柔和地說道,聽見他的話我揚起一側的眉毛,用一種審視的眼光重新打量起眼前的男人。這個時間點,這種像是從電視劇裡走出的帥哥,果然那個流傳已久的說法——傲羅指揮部主任Harry Potter的小兒子是個gay的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Well, Albus剛才也出去了,和James Potter一起去三樓的魔法事故和災害司幫助逆轉偶發事件小組的人解決一些問題去了,已經去了有一會兒了,大概就快回來了。”
我幹巴巴地說道,金髮帥哥再次朝我露出了一個感謝的笑容。Merlin, 我突然之間有點希望等會兒我能邀請他和我共進午餐,當然前提是——等傲羅指揮部頭號帥哥Albus Potter回來後我還有機會的話。

红枣蜜饯
收货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收货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littletrytry/186095085
点击预览

收货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littletrytry/186095085
点击预览
a/s

“當我談Albus叔叔和Scorpius叔叔時我談些什麼?”

我眼角的餘光瞥見Albus叔叔掃了好幾眼牆上的掛鐘,他的動作太明顯連我都注意到了,也許這就是他的目的。
“我該送你回家了Alex,太晚Jim會擔心的。”
他總是用暱稱稱呼我爸,事實上他用暱稱稱呼他能這麼叫的每個人,Jim或者Jimmy啦,Rosie姑媽啦,Larry姑父啦,我覺得他喜歡暱稱這玩意兒,就像他一直堅持讓我們都叫他Al而不是他的正式名稱Albus一樣。
"Al's okay."
他一定以為他當初這麼說時表情和語氣都拿捏得很好,會給我們幾個小孩留下灑脫不羈的印象,但情況恰恰相反,我們只在當著他的面時才會順著他的意思叫Al叔叔,而私下裡比如說Aaron就是字正...
我眼角的餘光瞥見Albus叔叔掃了好幾眼牆上的掛鐘,他的動作太明顯連我都注意到了,也許這就是他的目的。
“我該送你回家了Alex,太晚Jim會擔心的。”
他總是用暱稱稱呼我爸,事實上他用暱稱稱呼他能這麼叫的每個人,Jim或者Jimmy啦,Rosie姑媽啦,Larry姑父啦,我覺得他喜歡暱稱這玩意兒,就像他一直堅持讓我們都叫他Al而不是他的正式名稱Albus一樣。
"Al's okay."
他一定以為他當初這麼說時表情和語氣都拿捏得很好,會給我們幾個小孩留下灑脫不羈的印象,但情況恰恰相反,我們只在當著他的面時才會順著他的意思叫Al叔叔,而私下裡比如說Aaron就是字正腔圓地喊他的全名——不過Albus是個脾氣很好的人所以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會生氣,我相信這一點,從他願意分給我更多的藍莓布丁就能看出來,畢竟Scorpius叔叔做的藍莓布丁是他的摯愛。
說到藍莓布丁,Scorpius叔叔是我認為的在吃過的所有做藍莓布丁中做得最好的人,比爸爸的手藝更棒(Lily姑媽以前最愛吃爸爸做的甜點,但自從Scorpius和Albus結婚後時不時往祖父祖母家送去他自己做的甜點時她就宣稱她的口味變了),此刻我眼睛看著電視上據說是重播了很多遍但我一遍也沒看過的BBC版Sherlock,手不停地往嘴裡送布丁,間或瞧上幾眼Albus。他一向是個不愛說話,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我看出他有點坐立不安,之所以肯定地這麼說是因為他開始不停地催我換台了。
“這集我看過了,二十年前當我差不多像你這麼大時就知道這件謀殺案的兇手是誰了,毫無懸念,我都懶得告訴你——所以換個節目,小傢伙,等我幻影移形把你送回家後我就可以看看別的,比方說更有趣的深夜脫口秀什麼的。”
最近的脫口秀節目一點也不有趣,那些言行誇張毫無傳統英式幽默風格的主持人還比不上Scorpius說話風趣,他們總是被自己說的除了他們自己外誰都不覺得好笑的低俗笑話逗得樂不可支,雖然Scorpius作為一個正統的巫師界人士有時候根本不明白或者說是不關心麻瓜們熱衷討論的一些事,比如說麻瓜界的George王子最近換的這位平民女朋友會像當年他的母親Kate王妃一樣成為嫁進王室的又一個灰姑娘嗎?Oh—也許只有Merlin知道。
“Alexander喜歡這些藍莓布丁嗎?等你下次再來時我還可以做給你吃。”我剛天馬行空亂想一通完Scorpius就從廚房走了出來坐到我身邊,他的手裡拿著一瓶啤酒,臉上是一副很開心的表情,像是突然又想起什麼似的他抬起頭對坐在沙發另一側的Albus揚了揚手中的黑啤,我看見Albus陰沉著臉搖搖頭,我覺得他大概是有什麼心事,也許當著我的面不好意思講,教父與教子之間也是允許有秘密存在的。但我猜還有一種極大的可能性是他煙癮犯了,有七歲的小男孩在場不得不忍耐讓他感覺很痛苦,雖然外表看不大出來但爸爸告訴過我實際上Albus是個抽煙很猛的煙鬼(“從15歲就開始抽,說起來還是我當年教他的,但我想他那時沒有當上級長應該和抽煙沒關係。”),所以他才會著急想讓我走人。
我抓緊時間又多吃了幾個布丁,然後對Scorpius說道:“桌上這些沒吃完的我可以都帶回家嗎?”
他聽完就笑起來,Scorpius笑的時候特別好看,我總覺得有星星在他灰色的眼睛裡閃閃發亮,而他本人是個像月光一樣溫柔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跟Albus一樣是個同性戀,不過如果我早生二十年的話可能也會忍不住追Scorpius。
“我喜歡芒果口味的,下次可以做這個味道的布丁給我吃嗎?”
——不知道是芒果口味惹惱了Albus,或是他今天就壓根兒不想聽見布丁這詞,這個高大沉默的男人突然從單人沙發上站起身,拿過一直擱在茶几上的魔杖對著電視揮舞了幾下,正準備一展自己口才的Lestrade探長消失了,到目前為止還沒透露幾個破案關鍵線索的Holmes也消失了,電視屏幕瞬間黑了下去。
我嚇得不敢再多說一個字,手裡舉著吃了一半的布丁不知道該放回桌上還是接著往嘴裡送——最後我盯著漂亮又溫柔的Scorpius叔叔看,他微微撅著嘴像是在抱怨但看上去又像是想強忍住大笑地看著面無表情的Albus Potter,我那脾氣古怪的叔叔對Scorpius和我瞧都沒瞧上一眼,反而像是突然對黑屏的電視機感興趣起來似的和它深情對視著。
“——你說得對,Albus⋯⋯Al叔叔,我想我該回家了,太晚的話爸比會擔心的。”
我想了想然後放下手裡布丁語氣嚴肅地開口說道。
Albus聽罷轉回頭,那張冷漠的臉上朝我露出了今天我到這裡來後的第一個真誠的笑容。


“你今天幹嘛對Alexander這樣不客氣,我想他回去後第一件事就是對James告你的狀——說他的冷面叔叔Albus Potter今天莫名其妙地對他充滿了敵意⋯⋯Well, 事實上你似乎總是樂意不讓孩子們看見你溫柔的一面?”
“今天是九月一日,Merlin! 我為我倆精心準備的十一週年結婚紀念日的燭光晚餐就這樣被那個小鬼頭搞砸了⋯⋯相信我,如果我不是個溫柔的人,我一定會在那小子剛出現在咱家門口嬉皮笑臉地說想見你時就把他直接扔門口那垃圾桶裡了。”
等Scor樂呵完終於用他那纖長的手指幫我戴上安全套後,我緊緊抱著他又低下頭貼在他耳邊柔聲說道:“說真的,之前趁著我可愛的小侄子看電視時我們就應該關上臥室門幹我們現在才幹的這事,拜託——除了他之外誰真正關心Holmes和脫口秀啊。”
a/s

The Last Love

前文:The Other Side


作者有槽要吐:有人離個婚心情比他爸當年看見神秘人衝到自己面前還悲憤,嘖。
↑ 年紀越大就越矯情的作者寫出了同樣矯情的角色。

This's the last love song, that I'll ever write for someone. 'Cause you are the very last lover, the last lover that I'll ever love.

“也許你們應該重新在一起,Scorpius,讓我來說這話可能不大合適,但你是他喜歡的第一個男人,也是交往的第一個男友,他...

The Last Love

前文:The Other Side


作者有槽要吐:有人離個婚心情比他爸當年看見神秘人衝到自己面前還悲憤,嘖。
↑ 年紀越大就越矯情的作者寫出了同樣矯情的角色。


This's the last love song, that I'll ever write for someone. 'Cause you are the very last lover, the last lover that I'll ever love.

“也許你們應該重新在一起,Scorpius,讓我來說這話可能不大合適,但你是他喜歡的第一個男人,也是交往的第一個男友,他甚至對我說過他這輩子只打算結一次婚——”James發出一聲短促的笑,褐色眼睛裡卻沒有多少熱情地瞧著咖啡桌對面埋下頭沒說話的金髮男人,“在他滿心以為你這輩子都會和他在一起時,他表現得就像一個對愛情有著極大憧憬的小女孩一樣天真。”沒有人為這拙劣的比喻而發笑,沉默片刻James又說道:“說實在的在我看來Albus Potter就是個可憐至極的男人,儘管他一直自詡自己是個聰明人,在霍格沃茨上學時黑魔法防禦術和變形術這幾門高深複雜的科目都能拿到全優的成績,也被公認為最有希望接替爸爸成為下任傲羅指揮部主任的人——但你才是他的全部,這不是什麼傻頭傻腦的情話,是真正對愛情的承諾,哪怕是作為旁觀者也能感受到。”
他說完這段話伸出手拿起桌上的黑咖啡抿了一口,Scorpius看起來像是整個人都縮進了椅子裡,似乎也不打算碰自己面前那杯已經開始變冷的拿鐵了。
James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認真聽自己的話,這個性格溫柔的男人那雙淺灰色眼睛在他說話時似乎並沒有產生焦距,臉上的神情有著些許茫然,男性的陰柔美在Scorpius Malfoy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也許這也是Albus會那樣迷戀他的原因——但James自己並不是同性戀,他不會在面對這個男人時產生心動的感覺,相反他現在變得有點焦躁,他們之間的談話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效果,但他還是要繼續的,畢竟James不想讓自己特意翹班出來和處在治療師工作輪休日中的Scorpius的這次談話無功而返。
他想起已經好幾天沒來傲羅指揮部上班的Albus,昨天去到那個曾經屬於兩個人的而現今已不再溫馨的小家時,對方鬍子拉碴眼窩深陷的樣子顯得異常憔悴,廚房和餐桌上堆著麻瓜速食食品的外賣盒子,每個房間裡都有著散不去的煙味,無論James問他什麼問題,Albus都以簡單的幾個單詞作答,聲音沙啞得像是很久都沒開口說過話了,或者乾脆就是沉默,眼神時不時掃向放在客廳最顯眼位置的一副相框中他和Scorpius的合影。最後James否決了弟弟用一瓶威士忌代替一頓晚餐的提議,硬拉著對方上了一家中國餐館吃飯(“你不是說你挺愛吃這家口味很辣的川菜嗎,沒準現在吃上一口心情就能好起來——”“這是Scor很喜歡的一家館子,我每次都陪他來。”),然後他們去咖啡廳裡坐著聊了很久,只是Albus再不提關於Scorpius的事。
被一同回憶起的還有他們養的那隻被Albus喚做Scarlett的貓,James記得臨走前她的主人進到臥室換衣服,隨後她也步履輕盈地一同跟了出來,在Albus和James準備出門時James看見貓緊貼著黑髮男人的腿蹭著他繞了一圈,隨後面對著Albus高高翹起尾巴輕柔地擺動著,Albus蹲下身輕輕撓了撓黑貓的下巴,她那雙淺灰色眼睛舒服地眯了起來,接連發出了好幾聲黏膩的叫聲——而James知道往常這種時候會有Scorpius走上前來把撒嬌的寵物抱走,再給他的丈夫一個滿含著愛意的離別吻。那個時候Albus在站起身後有點迷惘地朝空蕩蕩的房間看了看,然後才慢吞吞地轉身離開,James走在弟弟身後,第一次覺得這個男人其實很脆弱。
“雖然我們已經認識了十多年,但我依舊沒能真正理解你和他之間的感情,我不明白——明明你們曾經是那麼相愛。”
Scorpius在聽完這幾句話後抬起了頭,他看上去像是個大病初癒的人,臉色蒼白,虛弱無力,話語中透出一股濃濃的悲傷,“是的,我曾經非常愛他,他是我第一個愛得如此之深的人,也許以後也再不會遇見像他這樣讓我深愛的人,但是——”他的眼神落向已經從之前的瓢潑大雨轉向雨勢漸小的落地窗外,回頭再看對面的James時臉上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苦笑,“時間會改變一切,包括愛情。”
“我確信Al他從來沒有改變過這一點。”
沉默半晌後Scorpius輕聲說道:“我很抱歉。”
James不再說什麼了,他知道這次談話的結果已經注定是失敗了,Scorpius從來都是個堅持自己想法的人,從當年他義無反顧地和Albus在一起,到現今又毅然決然地和對方分開,他一直都是這樣。
已經下成毛毛細雨的小雨看上去依舊沒有停止的跡象,然而James有點想要結束這場會面離開這個令人傷感的地方了,就在他打算起身告辭時,Scorpius從隨身的包裡拿出了一個記事本和一支筆,他低著頭在紙上寫了什麼,然後撕下紙條折起來交給好奇地看著他這番舉動的年長的黑髮男人,“請幫我把這個帶給Al——Albus Potter先生。”Scorpius說道,James接過紙條後他朝對方笑笑,又從錢夾裡取出兩張麻瓜的英鎊鈔票放在托盤下,然後就起身離開了。
James在那人走出咖啡館好一會兒後才打開被收進外套口袋裡的小紙條,展平開來發現上面只有兩個單詞——
Thank you
在這之前突如其來下起的一場大雨終於真正停了下來,而桌邊那杯無人問津的咖啡已經涼透了。


FT: 說來我還挺喜歡寫Jim和Scor在一塊聊天的,大伯子和弟媳的互動也蠻有趣xD 不過互動方式僅限於聊天。Albus Potter's watching u.
* bgm的男聲聲音好暖❤️ 有Al的感覺www

a/s

我不會游泳,當Goyle那個蠢蛋把我推進——好吧,準確來說是抓著我的一只胳膊把我扔進黑湖裡時我完全絕望了,我的魔杖被他粗暴地搶走後遠遠地丟在了那棵山毛櫸樹下,他看著我在水裡手腳胡亂撲騰的樣子而發笑,不過我現在擔心的並不是狼狽的自己有多丟臉,而是我在沉入湖底前是否會被在斯萊特林休息室裡的那些同學們發現,看著突然從天而降的一具屍體他們一定會被嚇壞的。

“——你幹嘛這樣對我!?”

我瘋狂地掙扎了好一會兒才突然想到問出這個問題,然而得到的答案令我訝異——

“因為Albus Potter。身為一個Malfoy你現在居然和他像對情侶一樣在一起交往,EWW—真是一對噁心的同性戀!我為你感到恥辱!”他的...

我不會游泳,當Goyle那個蠢蛋把我推進——好吧,準確來說是抓著我的一只胳膊把我扔進黑湖裡時我完全絕望了,我的魔杖被他粗暴地搶走後遠遠地丟在了那棵山毛櫸樹下,他看著我在水裡手腳胡亂撲騰的樣子而發笑,不過我現在擔心的並不是狼狽的自己有多丟臉,而是我在沉入湖底前是否會被在斯萊特林休息室裡的那些同學們發現,看著突然從天而降的一具屍體他們一定會被嚇壞的。

“——你幹嘛這樣對我!?”

我瘋狂地掙扎了好一會兒才突然想到問出這個問題,然而得到的答案令我訝異——

“因為Albus Potter。身為一個Malfoy你現在居然和他像對情侶一樣在一起交往,EWW—真是一對噁心的同性戀!我為你感到恥辱!”他的聲音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我雙手用力拍打著水面竭力想把頭探出水面呼吸,視線變得模糊的同時聽到他最後幾句話,“⋯⋯想想我們的父輩,他們才是斯萊特林的驕傲,Potter本就不應該出現在斯萊特林,你也得為成為他的男朋友而付出代價——”

Goyle的話沒說完就戛然而止了,在我還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時從我只能看見水面下的視角我發現有另一個人向我游了過來,然後我感覺有股溫暖而堅定的力量抱著我把我拉出了水面,探出頭時我終於看清了來者的模樣——黑髮濕漉漉的貼在額頭和鬢邊,那雙熟悉的綠色眼睛裡混合了焦慮,不安,憤怒等等複雜的感情,這個人臉色因為驚嚇而變得慘白,雙手卻仍舊十分用力地抱緊我。

是Al。

我勉強衝他笑笑表示自己已經沒事了,他眨了眨眼,沒來得及等我開口說聲謝謝,他就低下頭閉上眼湊上了我同樣濕漉漉的嘴唇。


“Goyle他不會有什麼事吧?”

被Al環住腰慢慢游回岸邊時我掃了一眼不遠處的草地上仰面倒下的人,看上去像是暈倒了。

“我只能說,他被我打暈躺在這兒肯定趕不上等會兒的魔法史課了,雖然這門課也並不怎麼重要,能讓他直接睡到中午吃飯時再醒來最好不過了。”Al從校服長袍口袋裡拿出他被水打濕了的魔杖,先對我全身施了個「清理一新」的魔咒後才對他自己又照做了一番。

我看著他,忍不住微笑起來,剛才Al擊昏Goyle又跳進湖裡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和我接吻已經給我們吸引來了足夠多的目光,但他的臉上卻一直都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我走到山毛櫸樹下拿回我的魔杖後再回到他身邊,他把我的書包遞給我然後就緊緊握著我的手往城堡的方向走去。

“知道嗎,你這副無所謂的樣子讓表現得很緊張的我看起來像個傻瓜。”我用眼角餘光打量著路過我們身邊時都偷偷朝我們看過來的人,不過他們大多只是瞄一眼就迅速移開了目光——這真有趣。

“你剛才在草藥課結束後撇下我,赴那個白癡的約一起出去——如果你因此出了什麼事,我才會是最傻的那個。”

Al很認真地說道,在長長的袖子下面是他已經和我由雙手交握變成十指相扣的手,這一刻我強烈地感受到了被他溫暖的手包裹住的那枚小小的圓環的形狀,“——我費了多大的勁才說服Malfoy先生讓你戴上了這枚訂婚戒指,”他低沉而柔和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向我最愛的Scorpius Malfoy起誓,如果你死了我絕不苟活。”

“我會對你不離不棄。”

我抬起頭看向他,那雙綠色眼睛在說話時的一瞬間暗了下來,就像是在完成一個牢不可破的誓言。



* 這段如此瑪麗蘇的玩意兒只是我把《吸血鬼日記》《南方吸血鬼》《暮光之城》幾部瑪麗蘇神作的原著看多了的產物😂  寫時不由自主就開了女主視角www

a/s

幻影顯形課

*稍作修改的未發過的舊文。

“待會兒就是第四節幻影顯形課了——你覺得怎麼樣,能做到在三個步驟後身體完整地出現在那個木圈中嗎?”
Scorpius吃著早餐小聲問道一旁的Albus,對方聽後彎了彎嘴角,表情輕鬆地叉起一片熏肉送進嘴裡,扭過頭對發問的人露出一個揶揄的笑容,“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驕傲的斯萊特林魁地奇球隊找球手Malfoy先生,我恐高不等於我就不擅長地面運動,幻影顯形是在地面上的活動,記得嗎?”
說完Albus就低下頭繼續對付盤子裡剩下的炒蛋,Scorpius聳了聳肩拿起自己那杯南瓜汁喝了一口,幻影顯形這項技能就自己而言掌握與否其實並不重要,反正他以後的職業已經確定好了是去...
*稍作修改的未發過的舊文。


“待會兒就是第四節幻影顯形課了——你覺得怎麼樣,能做到在三個步驟後身體完整地出現在那個木圈中嗎?”
Scorpius吃著早餐小聲問道一旁的Albus,對方聽後彎了彎嘴角,表情輕鬆地叉起一片熏肉送進嘴裡,扭過頭對發問的人露出一個揶揄的笑容,“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驕傲的斯萊特林魁地奇球隊找球手Malfoy先生,我恐高不等於我就不擅長地面運動,幻影顯形是在地面上的活動,記得嗎?”
說完Albus就低下頭繼續對付盤子裡剩下的炒蛋,Scorpius聳了聳肩拿起自己那杯南瓜汁喝了一口,幻影顯形這項技能就自己而言掌握與否其實並不重要,反正他以後的職業已經確定好了是去聖芒戈做治療師,只是Albus是打算當一名傲羅的,顯而易見做為傲羅的話比起安穩待在掃帚上能夠幻影移形這一點更加重要。
到了上課時六年級的同學們陸陸續續來到了幻影顯形的場地,但從他們臉上的表情Scorpius可以判斷出,至少是現在,沒人還像當初他們剛剛在佈告欄上看到學習幻影顯形的告示時那麼興奮。
“我敢說我的十二個加隆鐵定是打水漂了。”Laurence Nott走在Scorpius和Albus身邊說道,他一臉挫敗的表情,“我現在除了按照那位指導教師說的傻乎乎地原地轉圈外什麼也不會。”“打起精神來Laurence,這才第四節課呢,我們還有八節課可以練習——不想成功之後在Rose面前表現一下嗎?”“Yeah… 你說得不錯Scorpius,還有的是時間,我有希望的——Rose到時一定會為我掌握了這項高深的魔法技能而尖叫。”
Laurence說完就昂首闊步地走過他們向前走去,然後特意選了個離授課教師很近的位置站定,左顧右盼一番後又是一副勢在必得的表情。Scorpius忍不住輕輕笑起來,他轉頭看了看Albus,黑髮男生卻是一臉的興趣缺缺,Scorpius不由得有點奇怪,之前在禮堂時Albus不是一副很有自信的樣子嗎,怎麼現在反而是完全提不起精神的感覺?
Scorpius在一個沒人的角落等待著那位年輕的指導教師讓大家開始幻影顯形的指令,操場上安靜了下來,Scorpius瞄了瞄四周,基本上每個人都依然像前幾次上課時那樣緊張地盯著自己面前的木圈,他往身旁看了看,卻發現五英尺外的Albus正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你是要去哪兒,Al?”Scorpius儘量壓低了聲音喊道,但Albus沒回答他,只是回頭時說了句“別跟來”就徑直向前走,直到又走開一段距離男生才停下腳步,他在離Scorpius有些距離的地方站住後轉過身朝對方笑了笑,又打了個手勢示意Scorpius往老師們所在的方向看。
“我數到三你們就開始,記住要集中注意力⋯⋯記得先原地旋轉——”
"Hey honey."
一聲尖叫伴隨著Albus的說話聲在站在最前面的幻影顯形授課教師說完後同時響起,學生們全都驚異地看向發聲源——Scorpius正一臉驚恐地看著突然出現在他身旁面帶笑容的Albus。
“這裡出了什麼事!?”
Albus最先反應過來,他扭過頭朝發話的斯萊特林學院院長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抱歉教授,我不小心提前幻影移形了。”
只是氣勢洶洶的教授看上去並不買帳,她瞪了瞪眼睛說道:“就算是這樣,你也應該出現在木圈中而不是Malfoy先生旁邊——別製造混亂,Potter先生!”
有幾個人笑了起來,其中就包括Laurence和離他不遠的Rose,茶色頭髮的男生衝Albus比了個「幹得不錯」的手勢,又在學院院長轉身後急忙放下手,之後又忍不住偷偷回過頭對對方做出一個鬼臉,Albus吐了吐舌頭,臉上也出現了一個調皮的笑容。當他轉過頭看著Scorpius時,金髮男生卻露出一副不太高興的表情,“你嚇到我了——我不認為這件事有多麼值得你和Laurence相互慶祝。”“我還以為你是在看到我和他那麼親密所以吃醋了——”“別傻了,”Scorpius氣急敗壞地打斷了Albus,他白皙的臉微微泛紅,“我真該慶幸除了這一小時外霍格沃茨的任何地方都不允許幻影移形,否則我就會發現你常常用這招來捉弄我了。”
“並不會。”Albus在Scorpius說完後輕聲說道,然而很快一個惡作劇的笑容浮現在他英俊的臉上,“只是我會很想用它讓我在半夜時可以突然出現在你的床上。”
Scorpius在感覺自己的耳朵燒起來的同時覺得他今天的這節幻影顯形課大概也不會有什麼進展了。


FT: HP6中Harry他們學習幻影顯形的第一節課後,Harry對此的態度是“不大起勁”“因為自己更喜歡飛行”,所以就想輪到Al他們時會不會恰恰情況相反呢——Harry的兒子存在的優勢與他的父親完全不同,這樣的話一定會很有趣。這樣想著於是寫了這一段(笑)
覺得因為恐高症而沒能像父親那般擅長飛行,卻又非常熟練地掌握了他當年並不怎麼感冒的幻影顯形的Al一定讓Harry很意外lol(刪掉

*Laurence Nott為原創人物,假想的HP原著中Theodore Nott的兒子。
a/s

The Other Side


看見碎成滿地的玻璃渣他才意識到剛才自己甩相框時有多用力,面對地上那張不會動的麻瓜相片上始終微笑著的二人的臉,他開始覺得有點想哭,過了一會兒視線轉移到Scorpius身上,黑髮男人才發現在對方卷起的牛仔褲和短幫鞋之間露出的一截白皙的腳踝已經被碎片割傷,然後他手忙腳亂地滿世界找創可貼,Scorpius也由著他,明明魔杖就放在一旁收拾好了的行李箱中。
等到Albus蹲下身動作緩慢而輕柔地替另一個人貼住傷口,Scorpius在之後看著他綠色的眼睛說道:“我不會忘記你的,Al。”聲音溫柔一如從前他們對彼此說「我愛你」時。
然後金髮男人想給Albus一個吻,卻被對方微微側過...

The Other Side


看見碎成滿地的玻璃渣他才意識到剛才自己甩相框時有多用力,面對地上那張不會動的麻瓜相片上始終微笑著的二人的臉,他開始覺得有點想哭,過了一會兒視線轉移到Scorpius身上,黑髮男人才發現在對方卷起的牛仔褲和短幫鞋之間露出的一截白皙的腳踝已經被碎片割傷,然後他手忙腳亂地滿世界找創可貼,Scorpius也由著他,明明魔杖就放在一旁收拾好了的行李箱中。
等到Albus蹲下身動作緩慢而輕柔地替另一個人貼住傷口,Scorpius在之後看著他綠色的眼睛說道:“我不會忘記你的,Al。”聲音溫柔一如從前他們對彼此說「我愛你」時。
然後金髮男人想給Albus一個吻,卻被對方微微側過頭避開了——“你還是走吧,”他的臉上恢復了發怒前的面無表情,只是聲音低沉中有止不住的難過,“你要回Malfoy莊園,我今晚也會回我父母家和他們一起吃晚飯。”
沒人提出挽留的話,也沒人繼續等待,曾經存在於Albus Potter和Scorpius Malfoy之間的,從14歲到24歲這十年的愛情聽起來像是一個足以讓他們養的那隻貓都發笑的笑話。
"If close my eyes now, I could lose."
最後他在安靜下來的房間裡像個孩子似的慟哭出聲。


*分手時傷心起來耍小孩子脾氣的白羊座男人。

a/s
我說過我關於這倆基佬的腦洞大得能裝下整個霍格沃茨。
我說過我關於這倆基佬的腦洞大得能裝下整個霍格沃茨。
a/s

HP / Next Gen / APSM Another now

       “我們就要分開了,是吧?”他聽見他對自己說道。


       在地鐵裡的時候Albus一直和站在他們身旁的年輕男孩眉來眼去,那個男孩年齡並不大,看上去就像個一個高中生。但是他笑起來的時候笑容甜甜的,和Scorpius幾年前的樣子很像,大概Albus喜歡他的就是這一點吧,要下車的時候Scorpius忍不住提醒Albus別再和漂亮男孩調情時對方甩了一個厭煩的眼神給他,之後就誰也沒理地戴上了耳機聽音樂,直到下車Albus才慢吞...

 

       “我們就要分開了,是吧?”他聽見他對自己說道。


       在地鐵裡的時候Albus一直和站在他們身旁的年輕男孩眉來眼去,那個男孩年齡並不大,看上去就像個一個高中生。但是他笑起來的時候笑容甜甜的,和Scorpius幾年前的樣子很像,大概Albus喜歡他的就是這一點吧,要下車的時候Scorpius忍不住提醒Albus別再和漂亮男孩調情時對方甩了一個厭煩的眼神給他,之後就誰也沒理地戴上了耳機聽音樂,直到下車Albus才慢吞吞地跟在Scorpius身邊往家走,一路上誰都沒說話。

       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後Scorpius看見Albus正躺在沙發上跟什麼人打電話,臉上帶著以往他對Scorpius說笑時的那種表情,“——這不好笑,sweetie。”對方似乎是被Albus之前說的什麼事情逗得哈哈大笑,Albus半是惱怒半是揶揄地說道,他的眼睛稍稍向一旁偏了偏,看見了面無表情的Scorpius,“我得掛了,”他又側過頭靠近手機對另一頭的人說了句“到時候見”,然後才把手機收進外套口袋裡,坐直身子看向站在原地沒動的Scorpius。

       “Erm, 看起來似乎你還沒有準備晚餐。”Scorpius說道,他勉強露出一個笑容,“那麼我來做好了——或者你想要訂外賣嗎?”“都不需要,我今天會在外面吃。”Albus頓了頓,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向臥室的方向,經過Scorpius身邊時又說道:“晚上可能也不會回來,你早點睡吧。”

       Scorpius站在那裡聽見Albus走進臥室又走出臥室,然後進入浴室關上門的聲音,之後細微的水流聲傳進他的耳朵裡,Scorpius依舊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他望著沙發上方那面空白的牆壁看了很久,低下頭的時候那些在眼眶裡積蓄了很久的眼淚全都掉了下來。

       我是不是有點傻——他想道,這是顯而易見的不是嗎,今天是他們結婚五週年的紀念日所以Albus才願意和他一起出去走走,喝喝咖啡看看電影,就像那些還在熱戀中的小情侶一樣。他和Albus以前從來沒以約會的名義出去過,他們過去十年中每一天的生活都像是在約會。從十四歲到現在,Scorpius以為這樣的生活還能持續很久,無論再過去多少個十年。

       但是他錯了,時間讓他如此希望,也給了最大的絕望。

       Scorpius坐在那張沙發上看著Albus用毛巾擦著頭髮走進臥室,大概過了差不多發送一條短信的時間後他走出臥室又回到浴室,吹風機的聲音響了起來,之後Albus重新出現在了Scorpius面前,他看也沒看Scorpius一眼就走到鞋櫃旁邊彎下腰換上鞋子,在他的手碰上門把手的時候Scorpius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對我感到厭煩了嗎,Al?”

       他的聲音很低,聽不出之中包含著的任何感情,Albus回過頭看著Scorpius沒有說話,他的手依然放在門把上,沉默了一會兒後他聽見那個溫柔的金髮男人說道:“你可以告訴我的,沒關係。”Scorpius的眼睛看著他面前的地板,臉上露出一個蒼白的微笑,“我不想成為你的麻煩——所以你希望我主動提出來是嗎?”

       Scorpius做了一個深呼吸,才慢慢說道——

       “我們就要分開了,是吧?”

       Albus依舊沉默著,過了一會兒他終於轉過身,擰開門把手走了出去。

       這就是結局了,Scorpius想道,他在聽見Albus的關門聲後深深低下頭,已經麻木的大腦又重新獲得了感知的能力,心臟卻隨著每秒跳動的頻率一點一點疼痛起來。

       記憶裡那個他曾經深愛過的黑色頭髮綠色眼睛的男孩早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永遠離開他了。

 

       Albus在第二天下午才回到家,他和那個在地鐵裡遇見的麻瓜高中的男孩說好之後還會帶他去除了汽車旅館之外的地方玩玩,打開門脫下外套後他發現公寓裡是不同於往日的安靜。Albus走進臥室,床頭櫃上那個放有他和Scorpius兩人合影的相框已經不見了,他又走到衣櫃前,拉開櫃門後,看見原本放著Scorpius衣物的地方空空如也,只有一張紙條躺在上面。Albus伸出手把那張紙條拿了出來,上面只有一句話——

       再見,Al。

       他把紙條折好放在一旁,然後便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

 

https://music.163.com/m/song?id=33085584

fin.

 

 

FT: “喜歡你時喜歡得不得了,不喜歡了就當你不存在”,Albus Potter就是這種討厭的傢伙…大概。(其實我也是)

a/s

偶遇。/HP, APSM

       ……Scorpius聽見排在他前面幾個等待購物結賬的人口音很怪,像倫敦腔,以前在霍格沃茨的時候那個總愛賣弄風騷的家住倫敦的小賤人Albus Potter就這副腔調,半數女生和一部份男生一見他就挪不開腳。“——那麼你說我這次來威爾特郡能找到他嗎?”中間那個黑頭髮的男人對他身後的另一個男人說道,他回頭的時候Scorpius看見了他那雙明亮又熟悉的綠色眼睛,“我真想念Score,和他分手之後的這幾年我一直在後悔。”

       ——還真他媽...


       ……Scorpius聽見排在他前面幾個等待購物結賬的人口音很怪,像倫敦腔,以前在霍格沃茨的時候那個總愛賣弄風騷的家住倫敦的小賤人Albus Potter就這副腔調,半數女生和一部份男生一見他就挪不開腳。“——那麼你說我這次來威爾特郡能找到他嗎?”中間那個黑頭髮的男人對他身後的另一個男人說道,他回頭的時候Scorpius看見了他那雙明亮又熟悉的綠色眼睛,“我真想念Score,和他分手之後的這幾年我一直在後悔。”

       ——還真他媽的是他。

       Scorpius突然想把自己的臉埋進裝得滿滿當當的購物籃裡,也不想以這種方式和分手四年的前男友見面。

a/s

“想在霍格莫德剪頭髮的倫敦人請回倫敦找理髮店。”/HP, Albus Potter

       “……我到了霍格莫德,在那家風雅牌巫師服裝店,看見店主後我就說:‘先生,請問您知道這兒哪裡有理髮店嗎?’——我指了指自己快要遮住眼睛的頭髮——‘因為對這裡不是很熟悉,所以——’話沒說完就被那個男人打斷了,他眯了眯眼睛,對我說:‘那麼你對倫敦應該很熟悉,是吧?幹嘛不回倫敦去!’我一時之間沒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然後又有一個女巫從櫃台後面走了出來——顯而易見她聽到了我和那個男人的對話——她抽出魔杖捅了捅我的腰大聲說道,”Albus說到這裡又尖聲尖氣地模仿起了女人的聲音,“‘倫敦有很多理髮店,男孩!回倫敦去吧——走...


       “……我到了霍格莫德,在那家風雅牌巫師服裝店,看見店主後我就說:‘先生,請問您知道這兒哪裡有理髮店嗎?’——我指了指自己快要遮住眼睛的頭髮——‘因為對這裡不是很熟悉,所以——’話沒說完就被那個男人打斷了,他眯了眯眼睛,對我說:‘那麼你對倫敦應該很熟悉,是吧?幹嘛不回倫敦去!’我一時之間沒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然後又有一個女巫從櫃台後面走了出來——顯而易見她聽到了我和那個男人的對話——她抽出魔杖捅了捅我的腰大聲說道,”Albus說到這裡又尖聲尖氣地模仿起了女人的聲音,“‘倫敦有很多理髮店,男孩!回倫敦去吧——走,快走!’”

       “然後我就被他們趕出來了——所以說倫敦人到底做錯了什麼?”Albus講完他在霍格莫德的遭遇後向上翻了翻眼睛對站在他身後拿著剪刀幫他修剪頭髮的Scorpius說道,金髮男生正被發生在男友身上的這件事逗得樂不可支,聽見他用一口純正的倫敦腔問道時忍不住幸災樂禍地大笑了起來,“親愛的Al,你得知道——對於蘇格蘭人來說,倫敦人無論做什麼都是錯的。”說完他又不由得同情起了眼前這個倫敦男孩來。


* 霍格莫德村位於蘇格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