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ightmare!sans

2689浏览    67参与
Kako
中秋节(虽然已经过了)没什么礼...

中秋节(虽然已经过了)没什么礼物

就送大家月饼拼盘吧
这儿有苹果味和石油味任君挑选

中秋节(虽然已经过了)没什么礼物

就送大家月饼拼盘吧
这儿有苹果味和石油味任君挑选

快來我有槍

娛樂圈pa [樹洞》]跪求killer不要再靠cp蹭熱度了

△用自己的娛樂圈pa搞cp。

△nmkonly

△nightmare毒唯視角

  rt,我實在是被氣到爆炸了。

  killer是目前很火的明星,不知道的可以百度百科,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那裡好,除了臉根本一無是處,完全比不上我們家nightmare。

  本人是nightmare的迷妹也就是女友粉,我從他出道那天就開始喜歡他,他的每張專輯我都有買,可以說我自己是一個元老粉了。

   最開始我是在nightmare的專欄中看到某個精蟲上腦的傻逼在那裡問有沒有覺得nightmare和killer很配,我呸,這兩個有可比性嗎,當時我就產生了一種非常不適的生理反應...

△用自己的娛樂圈pa搞cp。

△nmkonly

△nightmare毒唯視角

  rt,我實在是被氣到爆炸了。

  killer是目前很火的明星,不知道的可以百度百科,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那裡好,除了臉根本一無是處,完全比不上我們家nightmare。

  本人是nightmare的迷妹也就是女友粉,我從他出道那天就開始喜歡他,他的每張專輯我都有買,可以說我自己是一個元老粉了。

   最開始我是在nightmare的專欄中看到某個精蟲上腦的傻逼在那裡問有沒有覺得nightmare和killer很配,我呸,這兩個有可比性嗎,當時我就產生了一種非常不適的生理反應,感覺像吃了blue的菜。

   其實所謂石錘也就是nightmare新曲用的是killer當封面。這我就無話可說,我小學畢業冊還用過老師當封面難道全班都和老師有一腿嗎我就想不通了。

    更加過分的是killer看到這種讓人眩暈的發言以後居然還去紋了一個月亮在脖子上,我去你個甜甜圈誰不知道月亮是我們nightmare的標誌?還有一堆腦子進水說好看?不知道你們家在靠cp蹭熱度嗎,要我說killer不靠cp可能和三流演員一個下場。

    現在靠著這個nightmare和killer的專欄都炸開了鍋都是關於這對惡心的cp。

    希望大家可以看出killer就是純粹靠cp炒熱度,他和nightmare根本沒有關係!!!!!!!

2樓

po主說的太好了!我也早就看那個killer不順眼了。

3樓

killer還需要蹭熱度?他熱度多高po主不會 用自己親媽在墳墓裡的B想一下?

4樓(樓主)

回復2樓

這些話我一直都很想說了。

回復3樓

killer粉絲能不能去死?

5樓

po主頂住!簡直說出了我的心聲!!

6樓

nightmare粉都這個素質?行,你們nightmare牛逼,nightmare用腳都可以寫歌。

7樓(樓主)

killer粉和cp粉能不能滾?我是nightmare粉絲怎麼一個個臉皮和青銅鼎一樣厚?

8樓

嗑cp怎麼了?我就覺得他們很配啊?樓主根本就沒關注nightmare吧?他明明很少發但是有一次卻轉發了一組匕首的圖片。

9樓

樓上腦子被炮打了吧,nightmare除了這個有任何表示嗎?所以你們這群所謂的腐女就在這裡亂掐cp?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只有killer一個人在炒作好吧?

10樓

一對拉郎cp那麼跳幹什麼?不會低調一點嗎?而且我覺得killer就是在蹭熱度啊,況且nightmare根本就沒說他和killer的關係好嗎??cp粉和killer粉腆著個大臉幹嘛呢??

11樓

我操,nightmare發博了。

12樓

我操?!

13樓(樓主)

????

14樓

什麼??nightmare還會更新??

15樓

我是11樓,nightmare這次是說他有新曲要發佈。

16樓

剛剛去看了一下,熱評第一是killer,嘔。

17樓

回復15樓

??這不正常吧nightmare以前發佈新曲都不會發博啊???

18樓

對啊……

19樓(樓主)

不管怎麼說我家nightmare終於要發佈新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愛他!!!!!!順便killer又來蹭熱度,你們這群狗粉不去管管?

20樓

nightmare說今晚23點就可以聽了!!!!嘿嘿嘿準備蹲點。

21樓

同蹲!

22樓

不過話說回來killer連這種熱度都要蹭……瞬間路轉黑。

23樓

同。這個蹭的也太惡心了,你以為狗熊在樹幹上蹭虱子呢?

24樓

頂樓上,我去看個專欄都是cp把我惡心死了……

25樓

現在已經22點59分了!大家準備好了嗎?

26樓(樓主)

我聽了!!!真的超級好聽5555555

27樓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有沒有發現nightmare換了個封面……

28樓

好像是……怎麼從月亮變成匕首了?

29樓

而且這次新歌主題和殺手有關啊。

30樓

果然!!!!nightmare和killer又有新的石錘了!

31樓(樓主)

cp粉還不肯消停??在這裡蹦跶什麼呢?那麼喜歡跳舞在你媽靈堂跳啊????

32樓

樓主不要生氣,cp粉腦子都和養豬場的母豬一樣的。

33樓

估計又是killer蹭熱度強行換的吧……

34樓

樓上嘴巴放乾淨一點誰在蹭熱度呢怎麼不到你媽養的豬身上蹭蹭。

35樓

killer現在都在忙著蹭cp熱估計現在忙得要死吧嚯嚯。

36樓

沒呢,他現在在直播玩管制刀具……[鏈接]

37樓(樓主)

嘔,開幕就是他那張臉,想起了我爸養的种豬。

38樓

居然還開麥……哪裡來的自信……

39樓

黑也黑的太沒水平了吧要不要我出錢送po主和樓上去煤礦學習怎麼黑人??

40樓

我日。

41樓



42樓

你們有沒有看直播…天啊……

43樓

流量党用不起啊求轉播!

44樓

同轉播!

45樓

就,剛killer正玩刀,然後鏡頭之外有個聲音在和他說話……雖然背景太吵我沒聽見說什麼,接下來彈幕都在問是誰killer就隨口回答是他對象,把我妈妈的奶奶都嚇活了,震撼我媽。

44樓(樓主)

那說明killer有對象了?那還靠cp蹭熱度,我實名嘔吐。

45樓

樓上腦子???。這還不讓人發指?

46樓

我也看到了,但是那個聲音明顯是男的啊……

47樓

這????

48樓

??

49樓(樓主)

那不管怎麼說killer都是在有對象前提下蹭熱度啊。

50樓

我操…………我他媽,日。

51樓

怎麼了??

52樓

我日……

53樓



54樓

這什麼情況????都怎麼了…??

55樓

回復44樓

楼主请用宁还没发育完全的脑子想一想先前那么多所谓蹭热度的情报都是什么你就能知道那个画外音是什么了。什么靠cp蹭热度再猜不出来你妈都想把你塞回子宫重造。你黑你🐴呢意大利面都比你聪明

56樓(樓主)

樓上過激cp粉在說什麼東西??就你cp最大???我覺得你臉更大。

57樓

我是50樓,樓主先不要發火,那個好像真的是nightmare……

58樓

???!??!

59樓

?????

60樓

????什麼??

61樓

好了我終於緩過來了……當時那個聲音一直在叫killer,然後killer在起身的時候碰到攝像頭,那個攝像頭就偏了個角度,雖然killer很快就擺正了但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門口站著nightmare……

62樓(樓主)

????你不要口說無憑。

63樓

沒呢我眼疾手快截了圖……

[圖片]

64樓

我操這

65樓

我有個朋友說他的頭都震撼到外太空了。

66樓

等到killer回來彈幕已經爆炸了……仿佛看到了親媽放煙花……

67樓

然後nightmare就走過來但是沒有露臉,下一秒killer就把頭仰起來……雖然沒有拍到但是個人經驗應該和我初中最愛看的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感人部分查不多,感覺有一萬頭奶牛在我心裡跳舞,像三流愛情小說一般,我當時就蒙圈了感覺自己大腦裡真的有羊圈。

68樓

!!!!???????這他妈

69樓(樓主)

但是!為什麼nightmare沒有表過態!!!!我不管他是我的!!!!killer就是個靠買腐的傻逼!!!!!

70樓 nightmareV

我只是懶得發。

[此貼已經刪除]


快來我有槍

娛樂圈pa

有些服飾以後會改的
很快就開學了不知道還有沒有後續……

無cp向可以自己拿過去玩xD我也會拿來搞cp但是不代表這個pa有cp

娛樂圈pa

有些服飾以後會改的
很快就開學了不知道還有沒有後續……

無cp向可以自己拿過去玩xD我也會拿來搞cp但是不代表這個pa有cp

快來我有槍

看了很ooc的文……
裡面killer總是哭哭啼啼的

p3是因為一晚上死了很多生命所以哭了😞

我就不放文了

看了很ooc的文……
裡面killer總是哭哭啼啼的

p3是因為一晚上死了很多生命所以哭了😞

我就不放文了

初言君

“知道他会惹事你就看好他啊。”黑发的少年头也不回,不耐烦道。

“是的,非常抱歉。”金色长发的少年举了一个躬,转身离开了。

“知道他会惹事你就看好他啊。”黑发的少年头也不回,不耐烦道。

“是的,非常抱歉。”金色长发的少年举了一个躬,转身离开了。

初言君
随手摸鱼 nightmare(...

随手摸鱼


nightmare(小月饼的时候)


血是真血(有一块被我抹掉了QAQ)



随手摸鱼


nightmare(小月饼的时候)


血是真血(有一块被我抹掉了QAQ)



X—K7

【不考虑和一个石油章鱼谈个恋爱吗?】“不谈,滚!”

【nightmare×你】石油大王,短篇(?),乙女,沙雕向   ooc有!非常有!特别有!请谨慎观看

准备好了?那,走?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  一  ]

夏至的夜晚,群星闪耀,蝉鸣声清脆回荡于夜里。夏夜的微风轻轻抚过全身,驱散了白天的炎热所带来烦躁,今人十分安心。

然而在如此美好的夜里,你却瘫倒在某个AU公园里的长椅上要死不活喘着粗气。活像是被人追杀了几十条街一样……好吧,事实也确实如此。

        原因,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 ——...

【nightmare×你】石油大王,短篇(?),乙女,沙雕向   ooc有!非常有!特别有!请谨慎观看





准备好了?那,走?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  一  ]




夏至的夜晚,群星闪耀,蝉鸣声清脆回荡于夜里。夏夜的微风轻轻抚过全身,驱散了白天的炎热所带来烦躁,今人十分安心。



然而在如此美好的夜里,你却瘫倒在某个AU公园里的长椅上要死不活喘着粗气。活像是被人追杀了几十条街一样……好吧,事实也确实如此。




        原因,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 ——



你作为一名玩家,自然也是和他人一样拥有着极强的好奇心。而刚好,你还拥有着其他玩家极其稀少拥有的特性,那就是可以穿梭与其他的AU里去进行不一样的冒险!




前提是,你不扰乱那里原本的时间线和故事,像其他普通的玩家一样。不然,那个‘温和’的AU守护者可不会对你客气,绝对会将你‘请’出那个AU,并且永久拉入黑名单。


你就算再皮,也不敢这么皮啊,你可不想永远也进入不了其他AU对吧?




然而就在今天,你开启传送门正要前往一个AU时间线去进行一场新的冒险时,遇到了此生最大的,‘杯具’



你发誓,如果当初你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你打死都不会去那个AU的!绝不!!!


……真香。







就在你满心欢喜,哼着小曲刚踏出传送门的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以每秒一百米的速度从你的身旁快速擦过。



你被吓了一跳,愣了两秒后下意识的朝那东西飞过来的方向看去。



结果刚一抬头,你却看见前方一个背后长着几条触手,全身漆黑的怪物正在不远处单方面虐杀这个AU里的人们,而且那只贼像巨型黑章鱼的脸上竟然还带着十分享受的笑容????





然而待看清眼前的场景后,你的脸霎时间就白了。


“我嘞个大操……”



你怎么这么倒霉啊!居然一来就遇见了邪骨团的老大?!你再回头看过去,卧槽刚刚特么从自己旁边飞过去东西是个没有身体的头啊!!!

你忽然感觉好想哭,自己运气怎么这么好呢……还有那位大哥你表要酱紫看我,又不是我让你身首分离的!!!








 nightmare,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是个人人惧怕的,所有人的梦魇。然鹅对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来说却是个无所谓的存在,……在今天看到这场景之前。



虽说已经闯荡了这么多AU的你还没见过他本人,但是你也从其他sans口中听过他与所带领的邪骨团的许多‘丰功伟绩’。




“冒险者小姐,你要记住以后要是遇到了一个是满身石油的四爪章鱼(?);一个眼框里流石油(?),手里还拿着把刀的;一个头上有窟窿,手里还拿着斧头;一个带着帽子,衣服上有灰尘,还对着一旁空气自言自语的;一个牙齿里塞玉米(?),全身乱码,手里有蓝线……哦,他不用管,反正就是看着不像好‘骨’的家伙。要是你遇到了这几个特殊的‘sans’的话就要赶紧跑哦!”


你想起当初AU的守护者对你面色严肃,仿佛吐槽一般的嘱咐,再想起sans们所说的他们残暴的手段,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下……然后果断转身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先跑为妙!



虽说放着这里的人们不管不好,但是……一看自己就打不过这个触手怪啊好嘛!!!光是看着那个家伙,浑身每一个都细胞似乎在哀嚎着‘快逃!’,更何况跟他是打?!




“赶紧溜!”在你转身即将开启传送门逃跑之时,一道透入骨子里的凉意突然从背后袭来,让你顿时僵住了脚步。


“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迷路的小羊羔?”充满寒意的声音从你身后响起,如同恶魔的低吟,让你的汗毛瞬间就竖了起来!




啊哦……






没办法,你“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缓缓的转过身去,面对身后那个漆黑的恶魔。




“啊,好,好巧啊,nightmare先生。”你招了招手,向着离你不远的骷髅露出一个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heh,看来,人类你似乎还认识我?”




 nightmare挑了挑眉骨,说出话同脸上带着的笑容一样十分和蔼可亲。可身后还沾染着热乎乎的鲜血,不断挥动着,似乎时刻准备着刺穿自己身体触手的样子让你感觉十分不友好……不,是他喵的非常不友好!!!





“哈,哈哈。您这么大名鼎鼎(臭名远扬),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悄咪咪往后一点点移动着,想试图与眼前的恶魔拉开距离。




“heh,那还真是很荣幸啊……”nm眯起眼睛朝你微微一笑,那弧度让你顿时不寒而栗,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果然,下一秒梦魇身后的触手在你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猛的将你束缚住,力度大得使你几乎动弹不得。




你怎么忘了,在你面前的这家伙可是梦魇啊,你那点小动作怎么可能会逃过他的眼睛?









 “呃!”在被nightmare的触手缠住的一瞬间,你感觉无数负面能量扑面而来,‘悲伤’、‘愤怒’、‘绝望’、‘悔恨’,这些负面情绪充斥着你的身体,所带来的巨大疼痛瞬间传遍了你的全身,几乎就要撑了爆你的心脏。



 而面前的nightmare依旧带着那今人毛骨悚然的笑意,似乎很享受着你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也是,你现在的负面情绪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顿美味佳肴。


倒不如说,相比于品尝‘美食’,他更喜欢品尝‘美食’的那个过程。




他不像murder常常一击致命在瞬间就将目标抹杀殆尽,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在他人身上。


nightmare更喜欢的是从精神开始,到肉体一点一点磨碎猎物的心智,直到猎物分崩离析,变为那飘散殆尽的灰尘为止。


他是噩梦,是会将你毫不犹豫摔入地狱的梦魇……




你强忍着疼痛,勉强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向你慢慢靠近,依旧带着笑容的nightmare内心充满了绝望。



“该死,这次死定了……不,不行,死在这的话我重置不了,得想个办法!”你刚刚才来到这个AU,还并未找到任何存档点就遇到了nightmare。如果在这里死去的话,自己就真的会‘NG’了,而且重生地绝对会是在这里!



虽说作为玩家的你并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但你可不想换个身份重来一次,而且绝对不想在这里重来!



一瞬间,你脑子已经乱做一团。可还未等想到什么应对方法,自己的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对如此情形的最本能反应。



也不知道你哪来的力气,特么竟然硬生生给挣脱掉nightmare触手,伸手抓住他的外套就直接亲了上去!



“唔?!”看着与自己四目相对,墨绿色的瞳孔里还透露出震惊的nightmare, 你的大脑果断选择直接当机……



 人类柔软,温暖的唇瓣轻覆在梦魇有些冰凉的牙齿上,有些阴沉无光的天空与周围血色的光景,似乎都在衬托着这段有些凄美的爱情……



         啊,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在这种应该是响起浪漫曲调,十分罗曼蒂克的场景里~你欲哭无泪,且脑中只充斥着一个想法‘完了,这次是真的死定了……’




 就在你认为自己即将死无全尸的时候,忽然发觉身上的束缚松了许多。由不得你多想,二话不说松开nightmare的衣服就快速退后十几米,且立马打开传送门赶紧溜之大吉!只留下还一脸懵逼的梦魇还愣在原地。



        废话!这时候谁再不跑就特么是大傻子!





留在原地的nightmare依旧保持着震惊的神情,愣愣的看着你离开。背后原本应是束缚你的触手的僵硬的悬浮在半空,衣服也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活像刚刚被非礼的良家妇……啊不是,良家“妇骨”。



“h,hah…人类,别让我逮到你……”一段时间后,回过神的nm抬手遮住半脸,低下头沉闷的笑出声。



梦魇从口中说出话轻松得就好似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可有些颤抖的身体,身后快速舞动的触手和他身上散发着那三公里外都能感受到的负面能量都能透露出他此刻暴怒的心情。

        


你似乎,惹上什么大事了耶……






[END……?]







[Air]有话说 :   




啥?你要下一篇?那我只能回你三个字……


“咕咕咕!”

 
还有什么意见可以在评论或者私信与我说鸭,本人超喜欢聊天所以不用担心✧*。(ˊᗜˋ*)

懒人L—A—Z—Y

《你管我》 ERROR X INK

*复键ei,应该是糖吧,自己扣应该能扣出来,反正不是刀:D

*依旧ooc,ooc,ooc,顺带沙雕预警

*关键词:口嫌体正直

*后面几句话实在是走心的,同时也是沙雕的:D

他们做事,有时在别人甚至自己眼里看起来异常,但其实不需要理由。

error随意的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口腔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让他有点想吐一口唾沫出来散一散味道,只是对方似乎并没有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又是一道攻击朝自己袭来。

“嘶……”

error吸了一口凉气。

躲避过程中不慎拉伤了肩膀的伤口,激得他脚下一软,差点就这么跪了下去,但是不可能,他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么做。

开什么玩笑,这点攻击他平常自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挡...

*复键ei,应该是糖吧,自己扣应该能扣出来,反正不是刀:D

*依旧ooc,ooc,ooc,顺带沙雕预警

*关键词:口嫌体正直

*后面几句话实在是走心的,同时也是沙雕的:D

他们做事,有时在别人甚至自己眼里看起来异常,但其实不需要理由。





error随意的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口腔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让他有点想吐一口唾沫出来散一散味道,只是对方似乎并没有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又是一道攻击朝自己袭来。


“嘶……”

error吸了一口凉气。



躲避过程中不慎拉伤了肩膀的伤口,激得他脚下一软,差点就这么跪了下去,但是不可能,他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么做。


开什么玩笑,这点攻击他平常自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挡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AU,竟妄想与毁灭者为敌?可事实告诉error——他被打脸了。



【喂拉面脸,你最好不要去破坏那个AU】

【那个AU很奇怪,它不像别的AU那么脆弱,你可最好别去作死啊,不然迟早栽,这是守护者给你的忠告】



“shit!”


error咬牙暗骂了一声。

程序并没有经主机同意,自动回想起了当时ink给他的忠告,差点把error气的死机,生生的给他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他真该庆幸ink没有注意到这个AU的异常而赶过来,要是被他看到这副狼狈的模样保不齐他先会笑晕过去然后被这个AU来个一锅端守护者毁灭者全灭。

身体支撑已经到达了极限,error清楚的很,他本可以早早的打开乱码门逃离这个地方,身为毁灭者的尊严依旧阻止了他。

他绝不允许自己跪下,也不允许被AU给打得落花流水而选择逃跑,他的程序编码里没有这个选项。

不过确实挺可笑的,身为毁灭者,却被倒打一把,反被自己认为不起眼的垃圾给毁灭。但是如果被救了呢?堂堂的AU毁灭者被AU的残废还被人救了才能捡回一条命?


不管哪个都不是好东西,注定是败局。


当又一波攻击朝着error袭来时,error已经没有力气再躲闪。


随着攻击刮起的风,扬起了error蓝色的围巾和黑色的风衣,带着随着一些碎石向error刮去。



error眯起眼,一只手捂着还在流血的肩膀,却是高傲的挺起了背脊,冷漠的看着。反正都会死,他也懒得躲了。

【hey,拉面脸!】

…走马灯?


【你又破坏AU了啊!?上次找打的还不够吗?】


啧,死前看到的居然是你,彩虹混蛋。

【如果你答应不破坏AU,我就分你一半巧克力,怎么样?】


嘁,天真。

error扯了扯嘴角。

一个巧克力就想收买我?


error这么想,却缓缓的伸出了手。








“搞什么啊你拉面脸?!”

这一声喊得真切,error被惊的瞳孔缩小,紧接着松松垮垮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迅速收紧死死地勒住了颈椎,带着身体重心不稳的向后倒去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与此同时,与自己身上颜色不符的棕色围巾映入瞳孔。

“什!——彩虹混蛋!?你——”

“我现在没空跟你吵!我说你是不是巧克力可磕多了也不知道躲一下!?”


ink左眼的星星图案变成了红色的靶型,冒出的冷汗消散在风中,少有强硬的语气一下子堵的error说不出话来。ink一手拖着error躲避攻击,另一只手反手握着背上的毛笔做着准备姿势。

抓住一个空挡机会,蓄力完成后迅速抽出毛笔后狠狠朝前一甩,随之飞溅出的墨水迅速聚集,融合形成穿梭门,还没等终于消停下来的error休息两口气顺便检查一下他的裤子是否被蹭出了一个口子又被ink给拖着踏进了穿梭门。












“我说过你不要招惹这个AU了吧,自作自受。”

error抬起眼看ink,没有回应,手边整理围巾的动作没有停下来。

“打不过就跑啊,搞得我还要来救你,倒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啊拉面脸。”


“你本就可以不来救我。”

error打断ink的话。

“多此一举。”







“你管我。”


ink双臂交叉搭在毛笔上撑着脸看着error,咧起嘴露出鲨鱼牙,有些得意的说。

然后成功的激怒了error。


















是他ink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不宜行事?居然遭到邪骨团埋伏。

即使是强大的守护者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邪骨团的骨也不弱,这样的情况下想逃跑倒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

ink甩甩毛笔,一眼扫去,发现少了error,却没来得及仔细多想。


ink不会死,只要有创造力,他就还能复活,但是在他【死亡】的这段期间,又会有多少AU破坏于邪骨团的手下?他绝不能冒这个险。




ink视线撇去,nightmare手里正拿着自己的红墨水漫不经心的玩着;killer耍着刀子,半是玩笑的向nightmare调侃着;horror一下没一下子拿着斧子刮蹭着地面,唯一亮着的那只猩红的瞳孔死死的盯着ink;murder似乎对自己没有什么兴趣,他侧着头微笑,像是在对空气说话。


这样下去的车轮战迟早会撑不住,该怎么逃跑?







“战斗中分神可是大忌,没人告诉你这点吗?守护者。”

killer的笑突然放大在眼前,随即而来的银白色的刀刺向自己。

由于靠得太近,已经来不及拿起毛笔,ink只好下意识的抬起手臂进行防御,同时做好了承受那把刀刺穿自己手臂那撕裂般的疼痛的心理准备。


只是疼痛并没有预想中而来,反倒是腰上一紧,像是被什么搂住,背后还贴上了什么东西。

killer笑着的表情僵在脸上,有些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在ink身后,抓住他刺向ink手腕的骨。






“heh…error……”


killer勾起嘴冷笑了一声,抽回了手腕再次刺去,error打起响指,黑色的骨刺阻止了killer的动作,在ink不解的目光以及所有邪骨的注视下直接拉着ink进入乱码门。






nightmare没有多大惊讶,却是只是捏碎了手里的那瓶红色墨水,眯起墨绿色的瞳孔看向error的那道乱码门迅速消失。



意料之中的事,从他头次脱离队伍,逃避刺杀ink开始。














error把ink带到某个安全的空间之后便松开了他,自始至终都沉默不语,打了响指,开启另一道乱码门想要离开。


“喂,error。”


ink叫住他,另一只手给自己的脸扇风,想消散脸上莫名其妙的燥热。


“为什么救我?这样子你会被他们视为背叛吧。”


error转过身来看着ink,把他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error还会转回身来看自己,煽风的手吓得给缩了回去,ink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盯了良久,error终于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还是以非常轻蔑的口吻说出来的——


“你管我。”


“……你他妈这是报复吧拉面脸。”



ink非常没有守护者自知的竖起了中指。



“不过……谢了。”




error斜眼,丢下一句白痴踏过乱码门离开,身后传来的是ink大声反驳的声音。










他们救对方,从来不需要理由,不过是从了心。

敌对关系只是借口,关键在于想不想这么做。

讲的好听点的,口嫌体正直,说白了就是傲娇。


不针对谁,在座的各位骨都是tm傲娇。



你问error其实可以扯ink围巾不需要搂腰的他为什么不这么做?

巧了,我也想知道。





END

——————————————————————

给自己做个宣传——

新创群——懒人的沙发

群号:959801796

懒人L—A—Z—Y

《镜中世界》 nightmare x killer (上)

*诈尸诈尸,随手复键

*日常ooc,特别是最后

*讲的大概是killer自己皮偷跑出去玩儿,结果被一面镜子给拖入镜中世界然后nightmate去找killer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吧

*这是一面会说话的(挺欠的)魔镜魔镜

——与其说它会说话不如是把说话的内容反映在镜面上而已

*跟killer一样皮的魔镜再线调戏(?)梦魇,在爆发的边缘大鹏展翅:D

Ps:镜中世界,一切都是相反


nightmare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


不对,说不通,他本身就是梦,而且是噩梦。


所以这面奇怪的镜子是怎么回事?


魔镜魔镜?


什么玩意儿?这是不小心从白雪公主的世界穿越过来了吗?


【hey】


一行...

*诈尸诈尸,随手复键

*日常ooc,特别是最后

*讲的大概是killer自己皮偷跑出去玩儿,结果被一面镜子给拖入镜中世界然后nightmate去找killer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吧

*这是一面会说话的(挺欠的)魔镜魔镜

——与其说它会说话不如是把说话的内容反映在镜面上而已

*跟killer一样皮的魔镜再线调戏(?)梦魇,在爆发的边缘大鹏展翅:D

Ps:镜中世界,一切都是相反






nightmare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




不对,说不通,他本身就是梦,而且是噩梦。




所以这面奇怪的镜子是怎么回事?




魔镜魔镜?




什么玩意儿?这是不小心从白雪公主的世界穿越过来了吗?





【hey】




一行白色的字迹出现在镜面上。




【在别人讲话的时候走神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nightmare抬眼望过去,墨绿色的瞳孔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well,别这么看着我,好吗?】




nightmare似乎感觉到了镜子字里行间所透露出来的笑意。




“我再问你一遍。”



触手在空气中蠕动着,渐渐朝着镜子的方向逼近。




“killer在哪。”




【别总是充满恶意】




镜子问非所答。




【噢,还有,你这是想戳碎我?】





nightmare觉得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看着那一行字迹慢慢透明变淡,然后好一会儿再没有了反应,直到又一个微笑的表情浮现在镜面上,像是在嘲笑nightmare。





【那就试试】




于是触手狠厉的刺向镜子。却在触碰的一瞬间,镜子像变成了一滩水,触手穿过了镜子,泛起了阵阵涟漪,收回触手时泛起的涟漪渐渐平静,镜子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没有丝毫的破损。




光滑的镜面上映出了nightmare瞳孔微缩,像是正经又像是疑惑的表情。




“……”




【要再试一次吗?】




镜子上又浮起了友好的微笑表情。




“你到底是什么。”




nightmare不怒反笑,收起了触手,眼里的冷漠又深了一层。






这个东西确实引起他的好奇心,明明是块镜子却欠得让人想把它砸碎,但那镜子又有狂的资本,因为似乎它并不受外界攻击的影响,nightmare或许会想把它带回基地看看这镜子嘴欠自己手下别的成员时别他们会做出什么令人发笑的举动————但前提是它没有带走killer。




镜子看见nightmare收起了触手,镜面浮现出一个“good”表示认同他的做法。







【如你所见,我就是一块镜子】




【而你想找的那个骷髅现在在“另一个世界”过得还不错,你想去打扰他吗?】






字迹淡去,两骨相拥的场景浮现出来。





他看见了自己——不,应该说是镜中的【nightmare】背对着自己抱住了眼前的骷髅。



而被抱住的骷髅靠在【nightmare】的肩膀上,微眯着眼眶保持着一成不变的笑,漂浮在胸前的红色靶心散发红光印在了自己以及对方的身上。





killer的笑容,nightmare清楚的很,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假笑,保持着一贯的从容,隐藏着心底下的肮脏,没人能看穿它浑浊的眼眶里的想法,除了自己。




可现在在镜子里看到的killer的笑让nightmare感到刺眼,或许是距离的原因,也让他无法辨认killer眼中的情绪。




他很想伸出手,抓过killer的衣领将他扯出来质问他,但是作为一个梦魇的理智,让他硬生生的止住了手。










质问他?质问什么?为什么和【我】拥抱?为什么被【我】抱过后还笑得出来?你是不是想待在那个世界不再回来?








“嘁,蠢透了。”







这句话,一语双关。










nightmare看见镜子里抱在一起的killer和【nightmare】,扯起了一抹冷笑,上次在长风他们的所作所为,而身后主动渐渐逼近镜子的触手暴露了主人的心情。












【的确挺蠢】






一串表示认同字迹在相拥的两骨头上浮现了起来。




“……”































tmd是老子提不动触手了还是你自己觉得自己飘了今儿个老子不把killer带回去不把你给砸碎老子就不叫nightmare。(纯属皮一下,我知道非常ooc:D)




下次随缘更新:D

——————————————————————

给自己做个宣传——

新创群——懒人的沙发

群号:959801796


懒人L—A—Z—Y

《入戏太深》ERROR INK

*懒人正在尝试一种新的写法,练练手先

ink有些诧异。

他没有想到error居然会答应签下和平协议。

在他们之间战斗的时候自己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现在,error答应了。

难不成是他想开了?

ink这样想着。

然而error刚刚答应下来的话锋一转,又让ink的心提了起来。

签下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error说。

ink咽了咽,瞳孔里不断变换的疑问号图案显示出他的疑惑和紧张。

相反error只是笑笑,扬了扬他两指捏着的和平协议,然后开口:

做我的恋人。

?????

这下ink是真懵了。

这……error你…你认真的吗?

ink有些结巴,脸上也因为error类似...

*懒人正在尝试一种新的写法,练练手先

ink有些诧异。

他没有想到error居然会答应签下和平协议。

在他们之间战斗的时候自己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现在,error答应了。

难不成是他想开了?

ink这样想着。

然而error刚刚答应下来的话锋一转,又让ink的心提了起来。

签下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error说。

ink咽了咽,瞳孔里不断变换的疑问号图案显示出他的疑惑和紧张。

相反error只是笑笑,扬了扬他两指捏着的和平协议,然后开口:

做我的恋人。

?????

这下ink是真懵了。

这……error你…你认真的吗?

ink有些结巴,脸上也因为error类似于告白的话而浮起虹晕。

是。

error肯定到。

于是守护者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为了毁灭者的恋人。

不过error在签下了和平协议后也真的没有再毁灭AU的举动。

有时error除了宅在家看肥皂剧也会跟ink待在一起,像一对真正的恋人一样牵手,约会和散步。

一开始ink有一些不适应和怀疑,但渐渐的开始松动,融化在error之前不曾展现的温柔里。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三个月。


那个,error。

ink扯了扯error的衣角,有些犹豫的开口。

怎么?

error转身看着ink。

在error耐心等待ink的时候,ink鼓起勇气,握住error的手臂然后贴了上去,温热的呼吸打在error的鼻骨上。

error明显愣住了,瞳孔一眨不眨的看着ink。

蜻蜓点水的吻很快结束,ink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开始解释:

那个……我们不是恋人嘛……所以亲一下也是正常的。

……嘁!

error扭过头去。

你是笨蛋吗……

即使ink看不见error的正脸,但也还是看见了error侧脸那浮起的淡淡的蓝色。

一种莫名其妙的成就感涌上心头,ink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拉着error到处去了。



嗯?

藏身于黑暗中的梦魇睁开了眼。


heh……

error坐在沙发上,看着蓝色丝线吊着的ink玩偶,不自觉笑出声来。

脑海里都是守护者主动吻上自己的画面,这一幕让毁灭者嘴角的笑意一直压不下去。

!!

error突然感受到了什么,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抓住被吊着的ink玩偶藏进衣兜,微微斜视,看着刚刚悄无声息踏进自己空间的骨。

有事?

error另一只手也放进衣兜,恢复了以往的冷漠看着nightmare。

三个月,别忘了我让你去接近ink的目的是什么。nightmare说。

梦魇的触手蠕动着,眯起墨绿色的瞳孔看着error。

……我知道。error冷淡的回答,但开口的犹豫出卖了他的心情。

不需要你特地来提醒。

我只是来夸赞一下你,error。梦魇不以为然的笑笑。

你演的很像,成功的迷惑了那个守护者,也迷惑了我。

就好像你真正【喜欢】上了ink一样。

只是你最好分清楚什么是演戏,什么是现实,趁早,将ink杀掉,也省得你在你敌人身边委屈这么久。

可别,入戏太深。


……

注视nightmare的离开,error默默的攥紧了手,一丝乱码错误的电流声响起。

他的信息处理系统出现了紊乱。

任务执行出现了差错。


入戏太深,分不清现实与幻想。

假戏变真,便越陷越深。

以至于,

再也出不去。





ERROR:

【INK】 is your……?

*hate             *lover

END

————————————————————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有

*也没有多少的心理活动什么的也的确好写,非常简约的文

*应该挺好懂的吧……(虚)

懒人L—A—Z—Y

《他是在撒娇吗》nightmare x killer

*起名废,邪骨撒娇什么的,我想都不敢想

*当然我不可能写什么一起学猫叫小拳拳捶你胸口这么ooc的东西

*突然之间的脑洞,但也许算不上撒娇吧

*脑海里大致想了一下模板后,突然想广发英雄(大触)帖,希望有人能漫改,或者画出里面的一小段片段

*我是个画画很废的人,但是我又希望能看到这个的漫改

*有人能画的话懒人愿意为之肝脑涂地在所不辞Orz希望能靠画技来拯救我这个咸鱼般的文笔

“我错了。”

killer站在离办公桌很远的靠近门的地方,双手背在身后,一副乖巧的模样。

“错哪了。”

nightmare一只手撑着脸,另一只手搭在资料上,指骨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不知道。”

killer...

*起名废,邪骨撒娇什么的,我想都不敢想

*当然我不可能写什么一起学猫叫小拳拳捶你胸口这么ooc的东西

*突然之间的脑洞,但也许算不上撒娇吧

*脑海里大致想了一下模板后,突然想广发英雄(大触)帖,希望有人能漫改,或者画出里面的一小段片段

*我是个画画很废的人,但是我又希望能看到这个的漫改

*有人能画的话懒人愿意为之肝脑涂地在所不辞Orz希望能靠画技来拯救我这个咸鱼般的文笔




“我错了。”

killer站在离办公桌很远的靠近门的地方,双手背在身后,一副乖巧的模样。

“错哪了。”

nightmare一只手撑着脸,另一只手搭在资料上,指骨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不知道。”

killer笑的一脸无辜。

nightmare敲打资料的指骨停了下来,盯着killer的墨绿色的瞳孔又暗了几分。

“跟你说过很多次,别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随便杀人。”

nightmare说着,视线也落在了killer背过去的双手上。

他知道了。

killer这么想着。

于是killer耸耸肩,背在身后的手毫不在意的甩了甩刀,粘在刀上还算新鲜的血随之飞溅出来,滴在地板上,有些则粘在了白色的衣袖上,与衣袖上已经变得干涸的棕红的血渍融为一体。

“这并不妨碍我们。”

killer反驳,同时也向nightmare走近。

而刚刚killer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小摊血。

大概是从刀上掉下来的。

nightmare皱了皱眉骨。

所以这就是他站得这么远的原因?

是当自己瞎看不见血还是在侮辱他的视力?

杀的人多了,对血,自然也就变得敏感。

这一点他和killer都一样,而这一点killer应该也清楚。

那么killer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在表达些什么吗?

nightmare猜测killer的行为期间,罪魁祸首已经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

“在想什么?这么认真。”

“我在想你的所作所为会给我们带来多少不必要的麻烦。”

“那又怎么样?”

killer努努嘴。

“麻烦来一个杀一个不就好了。”

“你在违抗我的命令,killer。”

触手接收到主人微怒的信号缓缓蠕动,梦魇的眼底已黯淡无光,闪烁着危险的信号。

killer还是微微笑着,仿佛置身事外。

身体前倾靠近梦魇,吐出温热的气打在对方脸上。

“怎么样?咬我啊。”

——killer最近放肆了不少。

这是所有邪骨成员的评价。

后面还有一句,只是在nightmare面前,不好说。

毕竟谁敢在老板面前说老板的不好。

邪骨团成员们也差不多处于敢怒不敢言的状态。

这样下去,估计迟早造反。

——killer最近放肆了不少。

——也不知道是谁让他怎么放肆的。


nightmare冷笑一声。

“你——”

话还没有说完,killer就贴了上来。

nightmare瞳孔微缩。

对于nightmare的反应,killer感到满意。

脸贴脸的近距离,killer甚至都没有感觉到nightmare从鼻腔里喷出的气。

像静止了一般。

他就这么乖乖的黏在nightmare微启的嘴上,还带着讨好意味的蹭了两下。

killer眯起眼,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又像狡猾的狐狸,撒开背在身后的沾满血的手,晃着开门离开,过程轻巧的不留一丝痕迹,除了地板上鲜红的血。

nightmare愣了很久,也思考了很久。

他这是在…………撒娇?

梦魇在脑海里组织了许多语言,最终得出了两个字的结论。

这算是什么情绪?积极的还是负面的?

不,仔细想想都不正确,那么再依照killer平时的表现行为来看,能解释他的所作所为吗?

嗯。

他在耍自己。

这下解释通了。

终于,nightmare在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结束了他这场莫名其妙的深思,摇摇头仿佛在嘲笑着killer幼稚的行为。

开玩笑,他身为邪骨团的boss,代表着负面情绪的梦魇,怎么可能就会因为这点小事而掀起波澜?

他一直都这样,波澜不惊。

nightmare自我肯定了一下。

然后松开被自己揉在掌心里皱的不成样子的那张资料,面无表情的抚平然后压在所有资料的最底下,又拿过一张新的资料看了起来。

嗯,他一直都这样。

END

懒人有话说:我觉得我把nightmare写成一个EQ-100的骨Orz,但我觉得吧一个总是被负能量包围着的梦魇或许不太知道什么叫emm………情趣?
                                   ——(论一个渣文手的自我检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