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ner

46.8万浏览    49812参与
淤圖似年

一页。

背景大概在上世纪60年代


学生凡×下乡支教教师岳


轻车


拒绝上升 

(被卡辽 重新发一下嗷……评论见)

背景大概在上世纪60年代


学生凡×下乡支教教师岳


轻车


拒绝上升 

(被卡辽 重新发一下嗷……评论见)


七年未知🍃

【洋灵】xing奴

  考试考得我有点懵...

  如果有跟我一起考试的宝贝儿们 祝你们期末都能运气爆棚

  或许..我可以期待一下评论🐴?

  考试考得我有点懵...

  如果有跟我一起考试的宝贝儿们 祝你们期末都能运气爆棚

  或许..我可以期待一下评论🐴?

拾染
闲得开始抄应援了这应援怎么这么...

闲得开始抄应援了
这应援怎么这么长 还那么沙雕
演唱会还要不要我去[咳 气势不能输diao起来]
ONER进不去
GO 啥啊 GO
狗叫吗🐶
搞这么长
不让四位哥来教我我不会🙃

本来写的工工整整 暂停一句抄一句
到后面。。。字好不好看我不管了我
什么玩意 画箭头 不抄了我🙃

闲得开始抄应援了
这应援怎么这么长 还那么沙雕
演唱会还要不要我去[咳 气势不能输diao起来]
ONER进不去
GO 啥啊 GO
狗叫吗🐶
搞这么长
不让四位哥来教我我不会🙃

本来写的工工整整 暂停一句抄一句
到后面。。。字好不好看我不管了我
什么玩意 画箭头 不抄了我🙃

爱尔兰雪顶

【粮食向】不入江湖(11)

* 架空古代AU

* 都是我在瞎扯,OOC都是我的

* 第一部分结束了!!!感天动地!埋了几个伏笔,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以后会写到的ヾ(≧▽≦*)o

* 灵岳、洋岳暗示,其他心证

* 剧情有点平淡,好像看的人越来越少了(对手指


平安客栈开在大漠入城的必经之地,条件一般,价格还比旁的地多出一半,但就是莫名的生意好。

可能是因为店员一个赛一个的好看吧。

===============================


等阿伊卡拉换洗好,一众人又坐回大堂,等着公主大人解释。可阿伊卡拉绝口不提这两天她去了哪,只说整件...

* 架空古代AU

* 都是我在瞎扯,OOC都是我的

* 第一部分结束了!!!感天动地!埋了几个伏笔,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以后会写到的ヾ(≧▽≦*)o

* 灵岳、洋岳暗示,其他心证

* 剧情有点平淡,好像看的人越来越少了(对手指

 

平安客栈开在大漠入城的必经之地,条件一般,价格还比旁的地多出一半,但就是莫名的生意好。

可能是因为店员一个赛一个的好看吧。

===============================


等阿伊卡拉换洗好,一众人又坐回大堂,等着公主大人解释。可阿伊卡拉绝口不提这两天她去了哪,只说整件事和岳明辉或是平安客栈内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关系。

虽然李大人很好奇,但为官这么久了,他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人家一个异族公主,跟着来的使团都不问了,他也没什么追究的必要,就先告辞了。

至于阿伊卡拉,她虽然人回来了,但闹着不肯跟老头回驿站,非要在平安客栈住最后一晚,老头也没办法,只好由着她去了,并说好了明天一早就来接她启程。

等所有事情收拾停当,已经过了亥时。所以当李英超翻上屋顶,看见这个这两天闹出不小动静的公主的时候,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没跌下去。

幸好我身手矫健,李英超抛着手上的苹果想。

“你在这干嘛啊?”他想了想,还是坐在了阿伊卡拉身边。

阿伊卡拉转过头,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递到她鼻子底下:“喏,给你了。”她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正咔擦咔擦像只小松鼠似啃着苹果的男孩,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半响才接过苹果。

“谢谢。”说完,她又转过头盯着远方出神。

李英超跟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除了底下各家的灯光,什么都没有。

两个人就这么无声地坐了一会儿,还是阿伊卡拉先开的口:“你长得真好看。”

她依然看着前面,好像只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李英超从小听这种夸奖听到大,倒是一点不害羞地应承了下来:“我知道。”他顿了一下,“你也不差。”

阿伊卡拉轻笑了一声,双手捧着苹果摩挲了一下:“我知道。我阿娘那么美,我自然不会差。”

李英超倒是第一次遇见和他一样厚脸皮的,冷不丁被噎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好在阿伊卡拉没让他尴尬,接着说:“你会说我们那的话吗?”

“我岳叔教过一点,但说的不好。”李英超有点不好意思。

“阿伊卡拉是湖水里的月亮的意思,在天狼,只有最漂亮的姑娘才能担得起这个名字,父王把这个名字给了我,我两个姐姐都羡慕死了。”她漫不经心地讲到,带着一股和她年纪不符的冷淡。

“我阿娘的名字里也有月,”她伸出手似乎想要摸一下月光,可是抓了个空,“她是整个部落最美的女人,父王的王后过世了之后两个人就在一起了,可阿娘的出身不高,大家都反对她当王后,父王为了照顾老臣们的情绪便默认了,她也不在乎。”

“她和我说,如果能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哪怕过再苦的日子都是值得的,更何况她嫁给了整个部落最勇敢最厉害的男人。”

“可我不这么觉得,我爱他,但连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个名分都做不到,算什么勇敢。”

“她这辈子都不争不抢,唯一一次还是为了我这个公主的名号。”

“她希望你过的好。”李英超轻声说到,“天下的母亲都是这样的。”

“你不知道,”阿伊卡拉摇了摇头,“在皇家生活,很难很难的……”

“我知道……”

一朵烟花突然冲上天空,在他们眼前炸开,燃烧的声音盖住了李英超的话语。

阿伊卡拉转头问他:“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

她于是又转过头看接二连三飞上来的烟花,是虎子他们几个在街上玩,只是孩子们玩的小烟花罢了,冲了两三发就没有了。

“真好看,”她感叹道,“我小时候去过一次凉州城,看过比这更大的烟花,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场景,是你们的一个节日,叫什么元……”

“上元节。”李英超答道,他见过凉州城上元节的景象,十里长街,万家灯火,确实好看,岳明辉每年都会带他去。

“对,上元节。那次是我求我舅舅带我去的,他还带我放了河灯,那天有好多好多的河灯。舅舅和我说,这是你们中原人的习俗,如果有了心爱的人,就给他在上游放一盏河灯,上面写着你的愿望,如果你在下游能找到自己的河灯,那么你的愿望就会实现。”

李英超默默地听着,并没有搭话。他知道,阿伊卡拉现在只是需要一个倾听的对象。

“我当时就想,我如果有了心爱的人,我也要带他来这里看烟花、放河灯。可惜了……”

可惜了,她没有机会了。

明天她就要踏上前往京城的路,沿途精兵护卫,再不会有逃走的机会了。她即将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人,然后一辈子困在深宫大院之中,一举一动都被规矩束缚着,那个想要放河灯、喜欢在草原上骑马的女孩马上就要消失了。

李英超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其实算来,还是他们一手促成这个局面的,如果不是他们,或许她已经跑了。

阿伊卡拉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转过头冲他笑了笑:“不怪你,是我运气不好。岳……”她顿了顿,好像鼓足了勇气才把这个名字说出口,“岳明辉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我当时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就应该走的,是我自己太好奇了。”

说到岳明辉,李英超心里那点愧疚似乎轻了点,他问阿伊卡拉:“你父王不是很爱你娘和你吗?怎么忍心把你送过来?”

阿伊卡拉歪了歪头:“看来他没有和你说过。”

“说过什么?”

“我阿娘生我弟弟之后身体一直不好,没多久就过世了。父王也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积郁成疾,过去身体里的积累的病一下子压了下来,一年后也离开了。现在的狼王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哥,我现在不过是空顶着个公主的名头罢了,哪轮得到我做主。”她嘲弄地笑笑。

“对不起。”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自己的命,我自己担着,只是……”她咬了咬牙,从怀里拿出个玉佩,手有点抖,“我,我最后再赌一把。”

她把玉佩塞进了李英超手里:“算我求求你,你把这个给岳明辉,你就说是我娘给我的,我亲近的人都知道,我从不离身。我求求你了。”

李英超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看着眼前泫然欲泣的女孩,实在狠不下心拒绝。

“好。”

看见李英超答应,她像是卸下了什么重负一般,松了一口气,又变回了那个坚强的公主。

“那我们,后会有期。”

 

第二天一早,天狼使团的人就来接阿伊卡拉,那个古怪的老头倒是没来。

她收拾好东西后,和众人一一再见。

“这两天打扰到大家了,因为我的任性给你们填了不少麻烦,实在是对不起。”她冲着众人行了个大礼,岳明辉吓得连忙把她扶起来。

“我天呐,使不得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这姑娘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啊?没看见后面的侍卫都要拔刀了吗?

“使得的。”阿伊卡拉轻轻说到。

“嗯?”岳明辉有些莫名,但没有再说下去了,他现在只想把人越早送走越好。

阿伊卡拉转身走之前,特意走到木子洋面前:“谢谢你。”

木子洋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谢我什么?”

她仔细地瞧了瞧木子洋,除了疑惑什么也看不出来,绽开一个笑容:“就当谢谢你那天和我说话吧,到了异国他乡有个人愿意跟我说话,挺好的。”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走吧。”

两队护卫紧紧地跟随,客栈外就是马车。

等到车轮轱辘声消失之后,大家才回到自己位置上该干嘛干嘛,这两天的事情仿佛一个无关紧要的插曲一般过去了。

可没过一会儿,那个领头的老头竟然又踱着步施施然地走进了客栈。

 

木子洋正好到后厨去试卜凡的新菜去了,还没到中午,大堂只有岳明辉一个人。

“岳掌柜,别来无恙啊。”他说话还有点文邹邹的味道,可以称得上对汉语十分精通了。

岳明辉不知道他现在来是什么意思,人也找到给他们送回去了,这个点不应该已经在准备出城了吗?

他好像知道岳明辉想问什么,拱拱手:“岳掌柜别紧张,老朽是来道歉的,之前找人心切,行事之间多有得罪,还望掌柜的见谅。”又说起那天李英超维护岳明辉的样子,不由得感叹两句。

“您家小公子当真是龙凤之姿,便是比起公主也毫不逊色。”

“不敢,”岳明辉连忙推辞,“公主天潢贵胄,山野小孩哪里能同公主相比。”

老使臣捋了捋学汉人蓄起的长胡子,笑道:“岳掌柜不必谦虚,我虽然年纪大了,但也算见过点世面。当年就是我代替老狼王前去京城面见的中原皇帝,在那呆过不短的时间,不然这次护送也轮不到我这个糟老头子。那时的景象我还历历在目,能比得上您家这位的,不过五指之数罢了。”

岳明辉面色一凝,眼神已经开始不友好了,但嘴里还是客客气气的:“大人折煞小子了,京城里都是大人物,我们可高攀不起。”他拱了拱手:“天色也不早了,虽说是到了大齐的地界,可这天还是和大漠里的颇为相似,路过会儿兴许就不好走了。”

过犹不及,都是人精,老使臣也知道应该在哪里打住。被岳明辉这样赶人的眼神盯着,他也只好请辞。

到了门口,他抬头看了看蓝天,又看了看平安客栈的牌匾,笑道:“您这牌匾刻的倒是不错,别致得很。”

岳明辉不动声色地听他扯。

“不过岳掌柜,听说这个月份,中原的天比大漠的更无常,您多加小心。”说完,这位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才堪堪离开。

岳明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动不动。

直到木子洋过来拍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

“看什么呢?”

“没什么,看见条老狗,怕他出去乱咬人,在想要不要抓回来算了。”

木子洋不知道他们客栈什么时候开始管野狗的闲事了:“你都说了是条老狗了,能咬着谁?你关心关心自己吧。”

听了他的话,岳明辉放松了下来,笑了笑:“说的也是。”

“凡子今天新菜还不错,来摆桌子了。”

“得嘞。”

 

吃完午饭,岳明辉从厨房收拾完东西回来就看见李英超手里把玩着个没见过的玉佩。

“啥呀这是?”

李英超被他这声吓得一抖,立马把玉佩藏进袖口。

“干嘛啊!吓死我了。”李英超用比他还大的音量吼了回去。

木子洋霸占了岳明辉的太师椅,颀长的身子跟没骨头似的歪在椅子上,没被岳明辉吓到,倒是被小弟一下子吓得坐直了,还磕到了膝盖,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嘶……”他揉了揉膝盖,“你们母子俩能别一惊一乍吗?我这膝盖不是你俩花钱治好得吗?怎么就不心疼呢?”

李英超跟看傻子似的看着他洋哥:“你自己胆子小怪我咯?”

“嘿,你小子……”木子洋作势要打,被岳明辉按在膝盖上的手拦住了。

“好了好了,给你揉揉。”岳明辉一向是个和事佬的角色,李英超趁着岳明辉背对他,对木子洋做了个鬼脸,木子洋不屑地把头转到一边哼了一声。

那你别笑啊!嘴角都压不住了,没出息!李英超愤愤不平地想。

“那玉佩怎么回事?”

“啊?”李英超做鬼脸的劲还没过去,鼻子都还皱着,没想到岳明辉如此锲而不舍,一时间竟然愣住了,神情有点好笑。

“噗”,反正木子洋是笑出声了,“有女孩子送玉佩了,了不起哦。”

“木子洋你有病吧!”李英超吼回去。

“啧啧啧,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木子洋掏了掏耳朵,“有理不在声高,懂吗?”

“好了好了”,岳明辉看他俩又要闹起来,无奈地拍了拍木子洋的腿,“超儿不想说就不说,谁还没点少年心事呢?不过……”他话头一转,又严肃起来,“如果是香囊倒是无所谓,这玉佩可不能随便收,你要是对人家姑娘没意思,就给人还回去。”

“我……”李英超思来想去,心一横,咬着牙把玉佩递了过去,“这不是给我的,这是,这是阿伊卡拉给你的!”

一片安静。

李英超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见木子洋抄着手看着岳明辉,岳明辉则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

“干嘛呀,是真的!”他急急忙忙把昨天晚上的情况讲了一遍,突然手上一空,岳明辉把玉佩拿走了。

“你给我放下!”木子洋想把玉佩拿走,可被他扑了个空,“你看看你,祸害人家小姑娘。”

岳明辉把他点在自己额头的手指拿开:“别闹。”他让李英超把他们昨天的对话一字不差地复述一遍,虽然有点不明白,但他还是照做了。

听完了他的话,木子洋也沉默了,但眼神还是紧紧盯着岳明辉抓着玉佩的那个手。

岳明辉思考了一下,突然笑开了:“好,这个玉佩我收下了。”

?!

李英超委委屈屈地问:“那你也喜欢她啊……她都要嫁给那个小皇帝了,你俩都差辈儿了……”

岳明辉失笑:“什么跟什么啊?不是那回事儿啊,小孩子别瞎想,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他摸摸李英超的头就离开了。

李英超转头向木子洋求助,木子洋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不过老岳一直有他的道理,他要不说,你就信他就行。”说完他也摸摸李英超的头走了。

所以卜凡一到大堂就看见小孩子一个人苦恼地趴在桌子上,也没个人关心一下。

“咋啦”,卜凡问道,“功课又不会了?”

“不是……”他拖长了音回答,“岳明辉收了阿伊卡拉的玉佩。”

“啊?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卜凡被他的回答弄得有点懵,紧张地搓了搓手,“老岳喜欢她啊?那……那放她走干嘛啊?我们要去劫人吗?”

“不是啦,”李英超费力地抬起头,勇敢地给了他凡哥一个白眼,“小孩子别瞎想。”

嘿,你个小李英超,胆子肥了!



荏苒.

当你没给他剩饭时

啊,最近都没有素材了,啥时候来个真命天子,让我感jio一下啊,找找素材啊!!

蔡徐坤

“宝贝,你都吃了?”​

“你一点都没剩啊”​

“来,我们做点床上运动来消化消化”​

陈立农

“小公主,你居然没有给农农留”​

“那么作为惩罚”​

“我们到床上谈谈吧”​

范丞丞

“你是猪吗”​

“你都不给我剩,我一口还没吃”​

“你是不是和尤长靖待多了”​

黄明昊

“宝贝,怎么都没了?”​

“宝贝,你肚子没事吧”​

“过来,我觉得你需要点运动来消化”​

林彦俊

“你都吃了?”​

“你是不是不喜我了”​

“哼,我要吃我的面包的啦”

朱正廷

“你都吃了啊?”

“你看你最近胖了那么多”

“你衣柜里的那些漂亮的衣服该怎么办!”

王子异

“宝贝,你怎么都吃了”

“你肚子舒...

啊,最近都没有素材了,啥时候来个真命天子,让我感jio一下啊,找找素材啊!!

蔡徐坤

“宝贝,你都吃了?”​

“你一点都没剩啊”​

“来,我们做点床上运动来消化消化”​

陈立农

“小公主,你居然没有给农农留”​

“那么作为惩罚”​

“我们到床上谈谈吧”​

范丞丞

“你是猪吗”​

“你都不给我剩,我一口还没吃”​

“你是不是和尤长靖待多了”​

黄明昊

“宝贝,怎么都没了?”​

“宝贝,你肚子没事吧”​

“过来,我觉得你需要点运动来消化”​

林彦俊

“你都吃了?”​

“你是不是不喜我了”​

“哼,我要吃我的面包的啦”

朱正廷

“你都吃了啊?”

“你看你最近胖了那么多”

“你衣柜里的那些漂亮的衣服该怎么办!”

王子异

“宝贝,你怎么都吃了”

“你肚子舒服吗”

“来,吃点消化片”

小鬼

“What's  up,bro,你说你和猪有啥区别”

“你说有区别,我都不信”

“你上辈子是不是猪啊(一脸真诚)”

尤长靖

“你都吃了啊,你怎么没给我剩了啦”

“你怎么比我吃的还多”

“我要自己去吃海底捞啦,你自己在家吧,哼”

卜凡

“大妹子,你上辈子是不是和饭有仇”

“你一口气都吃了”

“你这是不是跟小弟学的”

“我觉得你最近欠收拾了”

木子洋

“媳妇,你真的都吃了??”

“饭都吃了(liao),李洋没了(liao)”

“媳妇胖了(liao),成猪了(liao)”

朱星杰

“丫头啊,不是我说你啊”

“你这肚子人家都以为你怀孕了”

“正好啊,我妈上次还催我”

“要不我们现在去造一个?”


想泡在咖啡杯里

演唱会

有事去不了演唱会了 有一张票 没抢到的可以联系我 占tag对不起啦

有事去不了演唱会了 有一张票 没抢到的可以联系我 占tag对不起啦

柒

dbq呜呜呜呜呜拖了一年刻完
图源 @JXL  p2-p5
@盐焗社交  p6-p8
感谢授权!!!太太们的字和画都太好看辽♡

dbq呜呜呜呜呜拖了一年刻完
图源 @JXL  p2-p5
@盐焗社交  p6-p8
感谢授权!!!太太们的字和画都太好看辽♡

北加
摸一张灵超弟弟

摸一张灵超弟弟

摸一张灵超弟弟

我是李嘤超呀

【天黑以前】(二)

还在想脑洞ing……勿上升

卜凡去参加综艺以后,开始感受到自己的状态不对。

他每天早上起来都头痛,比熬夜之后还要累,昏昏沉沉的,总没力气,还特别想吃东西。可是食物一落入口中,就感受不到任何味道,这次也是一样。

他面对着眼前的榴莲犯愁。

算了,不吃了,正好减肥。

卜凡叹口气,准备上楼,却听到灵超房间传来鹅鹅鹅的笑声。

“小弟,你又一个人发什么疯啊,大晚上的?”卜凡无奈,向灵超房间走去。

“没有啊,是我洋哥,鹅鹅鹅鹅鹅,我们在看李云龙……”灵超笑嘻嘻地打开门。

“他回来了,什么时候?”卜凡一愣,急忙往后退。

“对啊,刚刚不是出去吃饭了嘛”

卜凡撇撇嘴,心想:“都出国一个星期了,...

还在想脑洞ing……勿上升

卜凡去参加综艺以后,开始感受到自己的状态不对。

他每天早上起来都头痛,比熬夜之后还要累,昏昏沉沉的,总没力气,还特别想吃东西。可是食物一落入口中,就感受不到任何味道,这次也是一样。

他面对着眼前的榴莲犯愁。

算了,不吃了,正好减肥。

卜凡叹口气,准备上楼,却听到灵超房间传来鹅鹅鹅的笑声。

“小弟,你又一个人发什么疯啊,大晚上的?”卜凡无奈,向灵超房间走去。

“没有啊,是我洋哥,鹅鹅鹅鹅鹅,我们在看李云龙……”灵超笑嘻嘻地打开门。

“他回来了,什么时候?”卜凡一愣,急忙往后退。

“对啊,刚刚不是出去吃饭了嘛”

卜凡撇撇嘴,心想:“都出国一个星期了,回来也不说一声,无声无息的,还真把我当空气人了,呵。”表面上还是一脸淡定,“好,那你们玩吧。”

卜凡赶紧回过头关门,避免看到木子洋那一见到他就变阴沉的脸。

 

晚上10点,卜凡又饿了。

找了一圈,发现公司里只有散落的糖果,榴莲又吃不下去,只好出门觅食。

天已然很黑了,卜凡戴着帽子在街上走着,下意识的走到烤鸭餐厅,那是大家以前经常去的老地方。准确地说,是他和木子洋的老地方。

卜凡又叹口气,喝了口咖啡,想起过去的时光。

以前木子洋那家伙对自己还挺好的,经常一起来这里吃饭,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现在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没有为什么。

卜凡想了想,冷哼了一声。

还是吃不下去,卜凡把烤鸭打包,朝大门走去,

一旁的服务员却把他拦住了。

“先生,门在这边。”

“这儿?”卜凡挠头,“不是我刚进来的时候记得门在东边啊,怎么回事”

“您记错了吧”服务员笑着示意。

“也许吧。”

卜凡不说话了,最近脑子总不清醒,今天连门都不知道在西边还是东边了。

这日子过得,真没意思。

 

 

 

猪猪

【卜灵+洋岳】如何成为完美的少女偶像团体(五十四)

日历走到了过年的时间,在大厂里的人对于日期的感知不明显,她们只知道这周自己要经历考核,下周要录制什么视频……直到选管过来说,录制拜年视频啦,好多人才反应过来:要过年了!


已经有一年不曾回家的坤音女孩儿赶着半夜拍摄了小视频发回家里,安抚家长,节目组也给了他们一天时间使用手机,拜拜年,联系亲朋好友等等。


至于过年视频的录制,则根据练习生们的家乡地方,分成几个片区,让大家说说方言,讲讲习俗,也就差不多够时长了。


灵超录完之后憋得慌,他才十七岁,连续两个过年不能回家,还不能对家里说实话,要不是琴姐安排得当,家里人估计早就怀疑他是不是陷入传销窝点了。最关键的一点是,到明年的六月份,他还...

日历走到了过年的时间,在大厂里的人对于日期的感知不明显,她们只知道这周自己要经历考核,下周要录制什么视频……直到选管过来说,录制拜年视频啦,好多人才反应过来:要过年了!


已经有一年不曾回家的坤音女孩儿赶着半夜拍摄了小视频发回家里,安抚家长,节目组也给了他们一天时间使用手机,拜拜年,联系亲朋好友等等。


至于过年视频的录制,则根据练习生们的家乡地方,分成几个片区,让大家说说方言,讲讲习俗,也就差不多够时长了。


灵超录完之后憋得慌,他才十七岁,连续两个过年不能回家,还不能对家里说实话,要不是琴姐安排得当,家里人估计早就怀疑他是不是陷入传销窝点了。最关键的一点是,到明年的六月份,他还要不要去高考呢?


节目组按照北方传统习俗,安排大家包饺子,也顺便展示一下其乐融融的团队文化,树立点正能量。


拍完新年视频,给大家留下半天的休息时间。怕寂寞的姑娘们基本上都是成群结队在一起做游戏,点外卖吃自制小火锅。坤音的宿舍里,四个人互相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视频发回家了,但是却不能和家里互动,木子洋看着逐渐晦暗的气氛,叹了口气,拿起羽绒服:“走,咱们翻墙出去!洋哥请你们吃饭!”


木子洋是坤音第一有钱人,每次当大家连花呗都剩不下什么余额的时候,找木子洋,他总是可以拿出救急的那部分。


身手灵活的女孩子们偷偷翻墙出了场,他们素颜带上眼镜、口罩和帽子,除了个子高一点,确实没什么打眼的地方了。


“走吧,洋哥请你们吃真正的四川火锅去!”


灵超爱吃辣,卜凡口味也重,唯一不能吃辣的岳岳通过武力胁迫换得了鸳鸯锅,在小包间里,脱下外套吃的汗流浃背。


“小……妹,今儿允许你喝酒,咱们不醉不归!”


岳岳曾经说过,木子洋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他共情能力特别强,总是能准确找到别人最在乎的那一点,并且呵护着让你感到开心。今天这顿饭,这顿酒,大家也没敢多喝,毕竟酒气是闻得出来的,只是这种全然放松的氛围,成功地缓解了上午压抑的心情。


回程的路上,都有点微醺,有点兴奋。木子洋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他倒过来走着,对岳明辉大喊:“老岳!你看这夕阳,多么的biu特佛!”英国留学归来的硕士生不想听这散装英语,假装不认识这人,走得飞快。


灵超跟着喊:“歪瑞biu特佛!苏坡biu特佛!世界第一biu特佛!”卜凡追上去要捂他的嘴,两个人跑着闹着,等到了围墙下,又立刻安静下来。


四个人相视而笑,进了这道墙,她们又要缩回壳子里,完成这该死的梦想了。


万幸今天的检查很放松,成功回到宿舍之后,卜凡还带了一份简易版的火锅外卖。虽然是简易版,也比大厂里的自制火锅强多了,她们叫来李然、娄紫帛、尤长静还有朱星洁王琳凯,一起围在热气腾腾的火锅边,放肆地喝着碳酸饮料。


节目结束之后,不管成功与否,她们都要开始面对复杂而充满诱惑的娱乐圈,在此时,就用最单纯的少女模样,去度过最后也是最初的新年吧!


Happy New Year!新年快乐!


窗外,远处有个小区燃放了巨大的烟花,照亮半边天空。


Ferrozine.

[洋灵]Biosphere 2*

>伪末日/灾难题材
>我瞎掰的

 

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

 

-

 

公元3022年,风暴肆虐,野生动物消失殆尽,昆虫灭绝,仅存的几种农作物全部依靠人工授粉,导致了明明是全面机械化时代,投入人力却远大于一千年前。

“科研所发布最新消息,如果找不到解决办法,以现在的发展趋势,人类最多还能存活三年。人类灭亡之后地球将迎来一个新的循环周期,进入漫长的冰川期进行自我修复……”

灵超关掉光屏,转过身看着木子洋。

“消息已经放出去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木子洋的手在杂乱无章的桌面上翻找,“基因组重造蜜蜂第五次实验失败了,数据报告在这。”

一枚数据芯...

>伪末日/灾难题材
>我瞎掰的

 

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

 

-

 

公元3022年,风暴肆虐,野生动物消失殆尽,昆虫灭绝,仅存的几种农作物全部依靠人工授粉,导致了明明是全面机械化时代,投入人力却远大于一千年前。

“科研所发布最新消息,如果找不到解决办法,以现在的发展趋势,人类最多还能存活三年。人类灭亡之后地球将迎来一个新的循环周期,进入漫长的冰川期进行自我修复……”

灵超关掉光屏,转过身看着木子洋。

“消息已经放出去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木子洋的手在杂乱无章的桌面上翻找,“基因组重造蜜蜂第五次实验失败了,数据报告在这。”

一枚数据芯片插进读卡器,灵超看着数据沉默不语,翻看了两三遍才开口,“……实验继续做,总会有眉目的。实验室培养的剩下79种脊椎动物该用了。”

“人类拯救地球的最后一线希望。”

 

公元3022年3月,Noah's Ark计划启动。

实验室仅存的79种脊椎动物和重造实验成功的8种无脊椎动物以及现存的所有植物全部投入实验,模拟一千年前的生态环境,试图找到人类自我拯救的途径。

背水一战。

重造蜜蜂的实验还在继续,国家向这个无底洞投了无数的钱财,一次一次的实验花费极其庞大。

灵超和木子洋作为实验总负责人一边监督着实验进度,一边检测着模拟生态系统的运行情况。

因为没有蜜蜂,授粉还是由人工完成,而整个环境密闭,一旦实验计划失败,那几个授粉人也会因此丧命。

一切看起来井然有序,物质循环流畅。植物正常进行光合;动物保持着血脉中的社会关系,弱肉强食;人类以作物果实和牲畜为食,保持正常生命活动;排泄物循环回土地,重新补充土壤肥力。

基因组重造蜜蜂第六次实验还是以失败告终。

外面的气候越来越恶劣,风大的几乎出门就会被吹到飞起来,温度变化加剧,前一个小时还热的要死,后一个小时就飘起鹅毛大雪。

科研所成了所有人最后的期望,都期盼Noah's Ark计划成功,救人类一命。

半年过去了,离预测期限还有两年半,木子洋感觉到不妙。

“模拟海洋的pH发生变化,空气组成比例出错了。”

灵超咬咬牙,“不能打开,再坚持半年看看。说实话,海洋环境在一千年前什么样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了,但是他们都是签过协议的,因为实验出了人命我们不用负责。”

这话说完,灵超自嘲的笑笑,“其实要是真的失败了,也不会有人来追究咱俩的责任了,要追究都去天上解决吧。”

木子洋紧紧抱住灵超越发消瘦的身体,轻轻亲吻他的额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总会有救的。”

  

公元3023年,数颗探测器发往宇宙,继续实践人类长期以来对在外星生存的机会的探寻,距离预测人类死期还有两年。

“航天局发布最新消息,在一光年外找到两颗可能适合人类生存的行星,人类或将在外星得到生存机会。”

模拟生态环境逐渐有了崩塌迹象,明明没有工业污染还是出现了酸雨,光化学烟雾,空气和海洋pH变得基本不再适宜生物生存。

 

公元3024年,Noah's Ark计划宣告失败,模拟生态系统完全崩溃,距离预测人类死期还有一年。

“科研所宣告模拟生态系统彻底崩溃,Noah's Ark计划没能为人类提供生存渠道。航天局已确认RB42-618号小行星生态环境与地球相似,可以接纳地球移民。”

政府开始引导百姓移民外星,灵超和木子洋是最后一批离开地球的人。

“……我是不是挺失职的,这么多年了找不到挽救的方法,最后还是靠航天局在外边找到第二个地球才能活下来。”

木子洋还是像前年的那天一样,紧紧抱着他,“不是你的失职,不要把责任全往自己身上揽,如果人类一开始就注意环境,又怎么会闹到今天的地步,说到底,就是自作自受。”

 

公元3025年,地球上生命全部灭绝,进入冰川期,重新孕育新生命。

灵超和木子洋同坐一艘飞行器,沉默的看着地球变成一颗白色的星球。

一颗信号弹从飞行器尾端发射。

Good night,my Earth。

 

 

*Biosphere 2 (生物圈2号)是美国建于亚利桑那州图森市以北沙漠中的一座微型人工生态循环系统,为了与生物圈1号(地球本身)区分而得此名

 

 

(说实话这个故事和洋灵关系也不是太大……

XXL
哦 嗯 咦 啊 玩呢 玩呢 G...

哦 嗯 咦 啊 玩呢 玩呢 GO!

哦 嗯 咦 啊 玩呢 玩呢 GO!

做你的棉袄

[卜岳]月和他的日光(下)

破镜重圆梗 微洋灵 复合车番外会有


没有车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法发布

评论链接见!

破镜重圆梗 微洋灵 复合车番外会有


没有车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法发布

评论链接见!


么么么么么么明

这么长时间

这次我真的感觉疲惫了

不在于什么团粉唯粉cp粉的

毕竟一个团各类粉丝之间有矛盾很正常

而在于有些人明明做错了事还理直气壮一堆歪理

什么“嫌被挡你坐第一排啊”

合着第二排往后的都没有观看权利了是吗?

个超发个帖子还被屏蔽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木子洋啊

但我不可能认同所有木子洋粉丝的做法

可怕的是有这种想法并不是一小部分……

这么长时间

这次我真的感觉疲惫了

不在于什么团粉唯粉cp粉的

毕竟一个团各类粉丝之间有矛盾很正常

而在于有些人明明做错了事还理直气壮一堆歪理

什么“嫌被挡你坐第一排啊”

合着第二排往后的都没有观看权利了是吗?

个超发个帖子还被屏蔽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木子洋啊

但我不可能认同所有木子洋粉丝的做法

可怕的是有这种想法并不是一小部分……


木叽叽

洋x我 少女情怀私有产物

他眼底烁的是我口述不出的美好

这个短打

居然

还没写完(感动中国咕咕

剩下的周末发TT

别的小姐妹在抢票 我在抢考前的最后一丝生机

下周才考试啊

(记住 这是个be

(所以为了哄我宝贝这还有个番外…

(我头顶好凉

他眼底烁的是我口述不出的美好

这个短打

居然

还没写完(感动中国咕咕

剩下的周末发TT

别的小姐妹在抢票 我在抢考前的最后一丝生机

下周才考试啊

(记住 这是个be

(所以为了哄我宝贝这还有个番外…

(我头顶好凉

青稞奶芋

无题

*速打无车 普通小文章 随便看看

我的语文老师,姓李,叫李振洋。

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总是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样子,也多亏如此,课本上乏味无趣的内容才变得活灵活现起来。

他喜欢把自己带到书里去,一会说自己以前长征的故事,一会说自己做黑帮老大,在哪哪哪死了三十多个兄弟什么的。

哦,他还总说自己以前是个明星。

于是我们就说:“李老师你看天上怎么都是牛啊。”

看着他有点中年发福的样子,肚皮都有些圆鼓鼓了,怎么都不像是个明星的样子。

他老说什么,我们太小啦所以才不知道,你去问问你爸爸妈妈,有可能会知道。

不过我的爸爸妈妈也摇摇头不知道。

这些故事在我看来,不过都是拿来活跃课堂气氛的笑...

*速打无车 普通小文章 随便看看

我的语文老师,姓李,叫李振洋。

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总是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样子,也多亏如此,课本上乏味无趣的内容才变得活灵活现起来。

他喜欢把自己带到书里去,一会说自己以前长征的故事,一会说自己做黑帮老大,在哪哪哪死了三十多个兄弟什么的。

哦,他还总说自己以前是个明星。

于是我们就说:“李老师你看天上怎么都是牛啊。”

看着他有点中年发福的样子,肚皮都有些圆鼓鼓了,怎么都不像是个明星的样子。

他老说什么,我们太小啦所以才不知道,你去问问你爸爸妈妈,有可能会知道。

不过我的爸爸妈妈也摇摇头不知道。

这些故事在我看来,不过都是拿来活跃课堂气氛的笑料,省的后两排差生睡着而吹的牛逼罢了。

李老师跟我关系还不错,我依稀记得他有一次还说过自己有个很漂亮的爱人。

我虽然很感兴趣也有点相信,但是在他用他那没滤网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结果一嘴茶叶在那边呸呸呸的时候。

我说 你可拉倒吧。

一天早上他上课,说到什么内容我已忘得一干二净了,之后又开始讲自己当明星了。

他说 我当时二十几岁本来是当模特的 后来去当爱豆去了 就是在舞台上唱歌跳舞那种

他们有人在下边拖长了音喊 噫

他没理 接着讲 我感觉他眼里有光 当时我刚去的时候那个公司是个小破公司 我差点都想走了 但是当时有个小孩十五岁 长得特别漂亮 特别虎 自己一个人从河北跑到北京 就因为当时那个老板给他发了个短信 就五个字 想做明星吗

下面笑倒了一片。

他等大家安静点又接着讲起来 结果后来我才知道 我们公司四个人 全都是这么被骗进来的 我当时来之前还觉得 估计全世界就我一个这么傻的还真信跑过来看一眼 结果居然还有三个 那个十五岁的小孩 来了以后就坐那坐着 跟个二傻子一样 也不动 也不说话 就盯着我看 我觉得小孩挺可怜的还给他找了个地方落脚 后来才发现这小孩皮的很 把鸡都吓得到处跑

他光说不算,还给我们模仿

就是那种 嘎嘎嘎嘎嘎那种你知道吧

下面又笑得前仰后合 他想想也觉得好笑,也撑着讲台笑起来。

然后清清嗓子又说 后来我们一起到各地演出 特别累 但是也特别开心

“噫——”

我年轻时候身手可好了 唱歌跳舞可厉害了 可多小女孩喜欢我了 她们都是很可爱的人

下面又开始笑了。

有的胆子大的好事儿的还在下面喊 李老师你看天上好多牛在飞 砰 炸啦

他作势要锤他一下 接着笑着讲

后来我那是因为一些原因退出了,过了几年过气了,才只能来这个学校卖狗皮膏药了。

大家都来劲了 什么原因啊

他眼的光好像暗了暗 这就不方便透露了,当年因为和别人有点不一样 就被别人给拽下来了。

“噫——”

“李老师你真的跳的动吗”

怎么跳不动 你李哥身手矫健得很 当年还能跑好几公里给心上人买白玫瑰呢

我也笑了 我说你现在蹦哒一下都够呛。

又过了好几年 早就毕业了 同学聚会的时候提起这事儿 李老师挺不好意思地挠头嘿嘿笑

后来也晚了 大家都喝了很多酒 我们说李老师坐会再回去 待会解酒的就上来了

他说不行不行 我爱人要担心的 我自己走回去

我说你爱人有照片吗 我能看看吗 这么神秘兮兮 我都好奇好几年了

他乐的不行 从手机里翻出几张特别好看的跟我说 你看 这是我爱人 叫李英超 好看不 我走了你们好好玩 我回家看老婆去喽

然后我就看见他大摇大摆出门 还打了个电话

“喂 超超啊 我马上就到家啦”

我突然开始相信他跑好几公里买的白玫瑰 他曾说过的 他们的故事

我是李嘤超呀

【天黑以前】(一)

不知道打什么tag,只是个小脑洞,勿上升

       木子洋最近感到很疲惫,时常精神恍惚,走路也轻飘飘的。作为模特出身的他今天在拍照的时候却一直没有状态,只好作罢,准备停工休整。

 

晚上,烤鸭餐厅。

    木子洋一个人懒懒散散地坐着,看着微弱柔和的灯光,按了按太阳穴,回想近来的一切。没什么事发生啊,风平浪静的,这几天自己在专心训练舞蹈,灵超回老家高考,岳岳在拍杂志,卜凡在参加综艺…….

 

等一等,都两个星期了,也该回来了吧,一期综艺要这么久吗?

不过这小子跟自己一...

不知道打什么tag,只是个小脑洞,勿上升

       木子洋最近感到很疲惫,时常精神恍惚,走路也轻飘飘的。作为模特出身的他今天在拍照的时候却一直没有状态,只好作罢,准备停工休整。

 

晚上,烤鸭餐厅。

    木子洋一个人懒懒散散地坐着,看着微弱柔和的灯光,按了按太阳穴,回想近来的一切。没什么事发生啊,风平浪静的,这几天自己在专心训练舞蹈,灵超回老家高考,岳岳在拍杂志,卜凡在参加综艺…….

 

等一等,都两个星期了,也该回来了吧,一期综艺要这么久吗?

不过这小子跟自己一直不太对付,平时话也不愿意讲,自己不清楚他的事也正常。

管它呢。

木子洋喝了一小口酒,准备起身。

一出门,他倒吸了口凉气。

外面阴阴的小风吹着,没有马路,只有一条幽深的小道,还有一大片肮脏的垃圾堆。

可能是走错方向了,木子洋摊摊手往回走。

果然,这次他找对了大门。

有些尴尬,他叫住一个服务生问:“我记得大门不是应该在北面吗,怎么换方向了?”

“先生记错了吧,一直是朝南开的啊”服务员笑了笑。

“好吧。”木子洋也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了,自己方向感一直不太好,记错就记错吧。

 

回到公司,灵超立刻跑过来扑在木子洋怀里。

“洋哥,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小崽子,考试考得怎么样?”木子洋揉了揉灵超的头发。

“嗯,还可以,应该没什么问题,不用担心我。”灵超蹭蹭木子洋的肩膀,说:“倒是你,和凡哥单独呆在一起训练,有点让人担心哦。”

“凡子?”木子洋心里一咯噔。

“对啊,这一星期都是,我和岳妈妈都怕你们会相处不好”

木子洋头开始眩晕,明明这个周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在训练,没见卜凡回来啊!

 

灵超也知道木子洋和卜凡关系微妙,看木子洋愣在那儿,就没多说,笑眯眯地把木子洋拉进自己房间。

然后他回过头来冲着楼上喊:“凡哥,快下来吃榴莲吧”

“好”卜凡回应。

房间里的人一听,马上咽了口唾沫,打开门,双眼直直地望向对面。



明明一个人都没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