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neshot

13058浏览    245参与
冷坑選手小夢

這幾天畫的垃圾,後面都是柴郡太太的AU。

這幾天畫的垃圾,後面都是柴郡太太的AU。

Alleseth
梦 幻 联 动但我不太敢打MO...

梦 幻 联 动
但我不太敢打MO4tag

梦 幻 联 动
但我不太敢打MO4tag

水石头
什么时候100fo了!我的马鸭...

什么时候100fo了!我的马鸭,一个月那么快💦猪突猛进www!咱来搞点图了!放评论就好了!!
标签是范围(?
*慌张

什么时候100fo了!我的马鸭,一个月那么快💦猪突猛进www!咱来搞点图了!放评论就好了!!
标签是范围(?
*慌张

小赤酱
头发颜色错了我的错

头发颜色错了我的错

头发颜色错了我的错

水石头

上课摸鱼来骗人(?)
p2是咱五个崽!我果然很爱孩子,嘿嘿

上课摸鱼来骗人(?)
p2是咱五个崽!我果然很爱孩子,嘿嘿

Alleseth
之后灯泡就被砸了.jpg

之后灯泡就被砸了.jpg

之后灯泡就被砸了.jpg

水石头

好多好多的摸鱼,和馒头(一些杂坑)

好多好多的摸鱼,和馒头(一些杂坑)

卡西

2019年9月12日,晴。


放假前最后一天,精神涣散。虽然中秋假期只是多了一天,却有种长假的错觉,大概因为是中秋吧,这个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里,人月两圆的象征的节日,就算是只有一天假期也是意义深重。


假期前准备的节日礼,家里的基本都寄到了,贵阳的却因为物流的原因还没到,真有点可惜。又听老爸电话里说的,阿姨的妈妈怕是要不行了,有些担心,重要的团圆节日,希望不要有遗憾的事情发生呀,否则以后要怎么去正视这个节日。


前几天小芝涵的生日,粗心地给忘掉了,赶紧趁着寄节礼给补上了,买了一件平时她妈妈不会买的款式的卫衣,好期待在她身上该有多么可爱。小时候真的很希望有这样的阿姨能给我买衣服,...


2019年9月12日,晴。


放假前最后一天,精神涣散。虽然中秋假期只是多了一天,却有种长假的错觉,大概因为是中秋吧,这个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里,人月两圆的象征的节日,就算是只有一天假期也是意义深重。


假期前准备的节日礼,家里的基本都寄到了,贵阳的却因为物流的原因还没到,真有点可惜。又听老爸电话里说的,阿姨的妈妈怕是要不行了,有些担心,重要的团圆节日,希望不要有遗憾的事情发生呀,否则以后要怎么去正视这个节日。


前几天小芝涵的生日,粗心地给忘掉了,赶紧趁着寄节礼给补上了,买了一件平时她妈妈不会买的款式的卫衣,好期待在她身上该有多么可爱。小时候真的很希望有这样的阿姨能给我买衣服,可惜从来没有过,连陪着帮忙买衣服的人都没有,现在想成为这样的阿姨。


好像是最近几年难得的没有回家过节的中秋,虽然个人觉得还好,明天看到别人一家团圆可能会有点难过吧。不过,人生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人生,要早点习惯才行。


今天也是努力生活适应这令人厌恶的世界的卡西~


塩

[短篇][HP][斯内普&你]开学快乐,西弗勒斯。

你正望着不远处小树林旁的尖叫棚屋。


以前,你曾不止一次的在霍格莫德碰到过莱姆斯。


上学的那几年,尖叫棚屋附近的莱姆斯大多数时间都显得十分疲倦,他的黑眼圈厚厚的,有时脸上还带着仍泛着血丝的伤痕。你曾以为这个表面上的好学生是偷偷溜到霍格莫德跟别人决斗去了,还拍了拍他的后背向他保证你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五年级的时候你甚至跟莱姆斯畅谈过巫师界的未来——确切的说,是隐晦的谈过西弗勒斯的事。不知是因为他是个负责任的格兰芬多级长,还是因为他算是你认识的人里比较靠谱的一个。你鄙夷的评论着一些斯莱特林对伏地魔的狂热,又担心有的人已经被卷入了黑魔法的漩涡。...

你正望着不远处小树林旁的尖叫棚屋。

 

以前,你曾不止一次的在霍格莫德碰到过莱姆斯。

 

上学的那几年,尖叫棚屋附近的莱姆斯大多数时间都显得十分疲倦,他的黑眼圈厚厚的,有时脸上还带着仍泛着血丝的伤痕。你曾以为这个表面上的好学生是偷偷溜到霍格莫德跟别人决斗去了,还拍了拍他的后背向他保证你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五年级的时候你甚至跟莱姆斯畅谈过巫师界的未来——确切的说,是隐晦的谈过西弗勒斯的事。不知是因为他是个负责任的格兰芬多级长,还是因为他算是你认识的人里比较靠谱的一个。你鄙夷的评论着一些斯莱特林对伏地魔的狂热,又担心有的人已经被卷入了黑魔法的漩涡。

 

莱姆斯又怎么能知道你说的那个“有的人”是谁。他只皱着眉头认真的听着,还时不时点点头。

 

不过当西弗勒斯真的成了伏地魔狂热追随者的一员,你似乎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而更多的是惋惜。

 

你一直认为你们是朋友,或者说,你们曾是朋友,还算不错的朋友。毕竟对西弗勒斯来说,除了他喜欢的莉莉,除了那些需要他费心经营的、能助他离那至高无上的黑魔王更进一步的友谊,跟他关系比较普通随意的同学也没有多少了。而你算是能和他在各自的坩锅面前,一边熬制魔药一边冷漠的讨论搅拌几下最好的那个。大多数时候,西弗勒斯对于魔药学的掌握和认知都是准确而令人惊讶的,不过偶尔,如果你的方法能做出质量更好的魔药,他也会轻蔑的笑笑然后潦草的记在他的高级魔药制作上。

 

你早就知道他喜欢莉莉,梅林的袜子啊,他表现得太明显了。跟莉莉在一起时的西弗勒斯似乎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如同在处理一瓶需要小心轻放的、花费了近半年时间才熬制出的福灵剂——他会前后颠倒的修改自己的措辞,会不自然的扯扯嘴角,眼神里透出更明显的情绪变化,和那个从来不留情面的对你想要用在草药学论文里的观点做出评价的西弗勒斯简直大相径庭。尤其是当他跟莉莉吵架的时候,他甚至会主动来格兰芬多门口找你帮忙。“简直像是中了夺魂咒”,你曾摇着头调侃他面对“爱”时的小心和执着,而他只不屑的瞪了你一眼就离开了。

 

即使作为一名被大多数人认为与斯莱特林势不两立的格兰芬多,你仍认同他是一个勇敢的人。他经常明明处在弱势却虚张声势的面对几个看他不顺眼亦或是嫉妒他学识的学生的挑衅,他紧紧握着魔杖,削瘦的身形更是映得他单薄,他死死盯着那些站在他对面的“敌人们”,挥舞魔杖的样子透着股置之死地的狠戾,施出的咒语总是迅速而准确。

 

但可惜的是,尚且年少的他似乎无法控制对黑魔王的痴迷,就像他无法停下对热爱的药剂和咒语的钻研。职业咨询前,你又试图跟他探讨他追求黑魔法的动机,你尝试着劝说他将他的聪明才智用在好的方向上,比如去圣芒戈做一个药剂师,或者到魔法部担任一名傲罗,“你懂什么”他面色僵硬的冷着脸转过身去,讽刺你不如去踏踏实实的做一只愚蠢的狮子,你们的谈话又一次如你预料一般不欢而散。

 

在圣芒戈做了一段时间的药剂师之后,你在霍格沃茨的医疗翼呆了两年。拜托你来霍格沃茨的时候,邓布利多曾又一次向你保证——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西弗勒斯是我们的人”。

 

“如果您确定在学校里安插一个食死徒是对学生们的保护的话,邓布利多校长,我当然乐意。”

 

“谢谢你。”邓布利多举了举自己那只显得有些焦黑的手,语气里有些虚弱,却仍是冲你笑着。

 

邓布利多因他而离开之后,你对西弗勒斯曾有过几分信任就有多少厌恶,甚至是憎恶,你憎恶他利用了你的信任,也憎恶轻信他的自己是如此愚蠢而狼狈。你始终忠于自己的立场,但可笑的是,昔日情谊曾令你动摇,令你似乎又能偶尔看到他好的那一面。

 

对学生们来说,西弗勒斯做校长的日子是霍格沃茨最阴暗的一段时光。你们的交流变得仅限于必不可少的工作上的事,你甚至懒得屈尊去讽刺挖苦这个披着校长外衣的食死徒。但你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常以校长为名不耐烦的用命令的语气给卡罗兄妹盯上的学生关上个几个月的无足轻重的禁闭,也对皮皮鬼涂下的那些“卡罗臭大粪”的标语视若无睹。偶尔,你也会远远的看见,他正站在塔楼上,出神的望着什么地方。

 

几个月前,和伏地魔的那场九死一生的对峙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般历历在目。而直到西弗勒斯死了你才知道,他是为了莉莉才心甘情愿的加入与伏地魔为敌的阵营。

 

你本应想到的。

 

现在呢,似乎一切都结束了。

 

是啊,战争结束了,伏地魔死了,一些人的生命也因他而结束了。

 

你再也没有机会听莱姆斯用那温和而能坚定人心的口吻讲他那些道理,和他对唐克斯的关怀和爱意。是的,虽然在前几年里,蠢蠢欲动的伏地魔让凤凰社总没有安心度日的机会,但几乎每次遇到莱姆斯他都会讲起关于唐克斯的小故事,或许是她突然变出来的猪鼻子逗笑了谁家的小孩子。

 

还有西弗勒斯。

 

你又抬眼看了看那个棚屋。

 

霍格莫德的清晨很安静,能听见远处不知是三把扫帚还是笑话商店门被推开时撞响铃铛的声音,显得街道上冷冷清清的。风有些大,开始夹杂着细细密密的小雨。

 

你动了动双脚,打算离开。你没有穿袍子,雨水早就打湿了你的麻瓜样式的短袖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你打了个冷颤,才想起来再给自己施个防水防湿咒。

 

麦格教授在假期里就写信给你,嘱咐你开学前一定去校长办公室找她一趟,却也没说有什么事情。你沿着楼梯而上,偶尔有三三两两留校的学生们笑着跟你互道早安。

 

决定重新开始授课之后,校长办公室的口令改成了“霍格沃茨”。霍格沃茨,这不仅仅是这所英格兰最伟大的巫师学校的名字,更是你们多少人永远的家。

 

你跟她寒暄着,突然发现了些什么,使你的瞳孔倏地放大了些,溢出惊讶的光彩,又很快暗淡下去。

 

校长办公室的陈列还和西弗勒斯在时一样,只是邓布利多的画像旁赫然多出了那熟悉的身影。

 

他仍穿着一身深黑色的袍子,领口和袖口都扣得严严实实的,双手环胸,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别扭的看着画框外的一角。他微微皱着眉头,却显得那双漆黑的眼睛在鹰钩鼻的衬托下更加冷冽,似乎在表达对什么的不满,衬得他的深棕色木质画框阴沉而毫无活力。而一旁的邓布利多与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戴了紫色的高脚帽,半月牙形的眼镜后面,他眉眼弯弯的,似乎在打着瞌睡。

 

麦格教授拍了拍你的肩,冲你点了点头。她的眼眶有些微微发红,说着要出去巡视城堡,就离开了办公室。

 

你又看向他。

 

像,好像,真是太像了。

 

“你看起来就像他一样。”没有控诉他的欺瞒,没说后悔对他的错怪,也似乎忘记了赞叹他的英勇,你只是轻声的脱口而出。

 

西弗勒斯转过头来看着你,那不屑一顾、无关紧要而又似乎隐藏了一切情绪的眼神太熟悉了。

 

“是么?”他的语气十分冷淡,就像以前一样。

 

是的,就像以前一样。

 

“而且你听起来也很像他。”

 

“好吧——”他拖长了音调,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听说你是下学期的魔药课教师。”

 

“对,我是。”你微微抬了抬头,毋庸置疑的语气里透着骄傲。

 

“哼,”他用鼻子哼了一声,轻蔑的撇嘴笑了笑,“祝你好运。”

 

“谢谢,斯内普教授。”你开玩笑般的、有些怀念的用他的职位称呼他,或者说,用他曾经的职位称呼他。

 

“但你不是他。”

 

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似乎有些欣慰的笑,“不,我当然不是。”

 

“你不是。”你叹了口气,轻声重复着,“但不管怎样。。。。。。”

 

“开学快乐, 西弗勒斯。”

 

“你也是。”

 

-完-




Note:


[Oneshot][HP][SS&OC]Happy New Semester, Severus.


文中的“你”来自格兰芬多,是西弗勒斯的同届校友,时间是1998年8月下旬。如果每一任霍格沃茨校长都有一幅画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为J. K. Rowling女士笔下《哈利波特》系列作品的同人衍生文,不用于商用。文中一切属于霍格沃茨的人物著作版权都归属J. K. Rowling女士。本文任何情节为虚构,与任何真实人物、团体、事件无关。 


Written by Shio as an audience. This is a non-profit tribute to the works of J.K.Rowling who created and, along with her publishers, owns the characters and settings. I do not own any characters that belong to Hogwarts, including you ;)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谢阅读 


Thank you for your reading.

 

 

 

Written by Shio.

29 Aug 2019




小彩蛋:


今日份迷惑语气大赏前三名:


“你曾以为这个表面上的好学生是偷偷溜到霍格莫德跟别人决斗来了(???注意语气,读到这句“跟别人决斗来了”我总能想起孟哥的声音hhh)去了,还拍了拍他的后背向他保证你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职业咨询前,你又试图跟他探讨他追求黑魔法的动机,你尝试着劝说他将他的聪明才智用在好的方向上,比如去圣芒戈做一个药剂师,或者到魔法部担任一名傲罗,“你懂什么。”他冷着脸甩了甩大褂(不是!🤦‍♀️这下意识的用词不仅隔着时代背景还隔着国籍、职业)袍子(不是)袖子(不,他为什么会甩校袍的袖子???)胳膊(不甩了!转身!转身还不行么)。。。。。。”


以及“紧紧握着”的自动联想居然是手机,西弗勒斯差点儿就要拿着麻瓜的通讯工具跟别人决斗了(笑)。

Lush Plant💚

“她肯定也感受到了...”


为了缓解一下,后面还放了一个kip还有猫猫人silver(x

“她肯定也感受到了...”


为了缓解一下,后面还放了一个kip还有猫猫人silver(x

Lush Plant💚
我每天都在为这两个女人落泪

我每天都在为这两个女人落泪

我每天都在为这两个女人落泪

Lush Plant💚
注意,是cp向的,silver...

注意,是cp向的,silver x kip
好香阿,真的好吃

注意,是cp向的,silver x kip
好香阿,真的好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