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utertale

10251浏览    140参与
-绘C的孤独港湾-
最近回坑了UT,又想出周边了呢...

最近回坑了UT,又想出周边了呢……

最近回坑了UT,又想出周边了呢……

ssenrian

深夜摸摸鱼
有地方衣服颜色不一样因为我想换换看(?)

深夜摸摸鱼
有地方衣服颜色不一样因为我想换换看(?)

橘明狐

我真的好喜欢域外福他太可爱了π_π
画不出他的灵气可爱wsl

我真的好喜欢域外福他太可爱了π_π
画不出他的灵气可爱wsl

普雷尔プレア𓁀

关于我最近在干啥
给cp25搞的无料挂件串
sf向的
是汤牌钥匙扣模板
虽然买了商用权但是不让印出来盈利的
因为成本问题只会印一点当无料
最后2p是亲友限定款
最后一p不是sf注意

关于我最近在干啥
给cp25搞的无料挂件串
sf向的
是汤牌钥匙扣模板
虽然买了商用权但是不让印出来盈利的
因为成本问题只会印一点当无料
最后2p是亲友限定款
最后一p不是sf注意

阮无渡

茶绘。p1horror,余下都是ot帕/画风怎么不一样

茶绘。p1horror,余下都是ot帕/画风怎么不一样

阮无渡

一点乱七八糟的东西?p1英语书上的涂鸦,p2茶绘ot帕/都在画sans就我画帕?,p3我懒得继续画的蓝莓x

一点乱七八糟的东西?p1英语书上的涂鸦,p2茶绘ot帕/都在画sans就我画帕?,p3我懒得继续画的蓝莓x

墨华鹤【坚持阿鹤】

占TAG致歉,真的抱歉了【鞠躬】
是群宣就不用说是什么了【其实就是你懒】
总之欢迎各位志同道合之人加入这个大家庭!
P2已有皮表P3群规P4许愿墙P5二维码
开重皮,目前还没有满皮
   我们这里非常友好的!有好多靓丽神仙!希望能来更多人!【暴哭】
   请先看看已有皮表和许愿墙吧!

占TAG致歉,真的抱歉了【鞠躬】
是群宣就不用说是什么了【其实就是你懒】
总之欢迎各位志同道合之人加入这个大家庭!
P2已有皮表P3群规P4许愿墙P5二维码
开重皮,目前还没有满皮
   我们这里非常友好的!有好多靓丽神仙!希望能来更多人!【暴哭】
   请先看看已有皮表和许愿墙吧!

盐腌虾子
Outer怎么画来着我忘了

Outer怎么画来着我忘了

Outer怎么画来着我忘了

一瓶墨水

是突然产生的一个脑洞,来码一下X

大概是打屠杀线的各个AU的人类位和相对应的审判位组成的西洋棋,福为白方,衫为黑方。

为了风格统一双方都被增(拉)强(长)了

可能等我有机会了可能搞搞手书

AU以及棋子对应表:
undertale ——King(国王)
underlust ——Queen(王后)
fellswap——Bishop(主教)
underfell——Rook(战车)
underswap——Knight(骑士)
outertale——Pawn(禁卫军)

自我娱乐X
P:我的tag打得好像有点多

是突然产生的一个脑洞,来码一下X

大概是打屠杀线的各个AU的人类位和相对应的审判位组成的西洋棋,福为白方,衫为黑方。

为了风格统一双方都被增(拉)强(长)了

可能等我有机会了可能搞搞手书

AU以及棋子对应表:
undertale ——King(国王)
underlust ——Queen(王后)
fellswap——Bishop(主教)
underfell——Rook(战车)
underswap——Knight(骑士)
outertale——Pawn(禁卫军)

自我娱乐X
P:我的tag打得好像有点多

骨灰-
是outer sans,大概是...

是outer sans,大概是下午直播的结果吧。_(:з」∠)_
是在网络上找的样图画的,可能会有ooc,然后想吐槽一下辣鸡百度,我搜一下outer sans 为什么出现了fell的r18图,还好是用手机搜的,不然直播间就炸了。

然后想了一下那outer的两个小可爱可能会有的对话什么的
-那是星星啊,这里可以看到宇宙哦,但是我还是很贪心呢,蓝天白云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大概…是那样的吧…

是outer sans,大概是下午直播的结果吧。_(:з」∠)_
是在网络上找的样图画的,可能会有ooc,然后想吐槽一下辣鸡百度,我搜一下outer sans 为什么出现了fell的r18图,还好是用手机搜的,不然直播间就炸了。

然后想了一下那outer的两个小可爱可能会有的对话什么的
-那是星星啊,这里可以看到宇宙哦,但是我还是很贪心呢,蓝天白云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大概…是那样的吧…

砹砹砹砹砹砹子
我的天这个画质怎么这么糊, l...

我的天这个画质怎么这么糊,

lof你要整死我吗

切入正题

这个是outertale的frisk

而她有腮红

不是猹

说明一下以防万一

免得有人一见到腮红就说是猹√


我可能很少能摸到板子了155551

当然只是可能而已

我的天这个画质怎么这么糊,

lof你要整死我吗

切入正题

这个是outertale的frisk

而她有腮红

不是猹

说明一下以防万一

免得有人一见到腮红就说是猹√


我可能很少能摸到板子了155551

当然只是可能而已

普雷尔プレア𓁀

一见钟情【outertale】end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传说中,会有一位天使降临,使伊波特小行星带空无一人。


  传说错了。


  


  


  当frisk再次睁开双眼时,灰蓝色眸子里映出怪物们关切的脸,他躺在toriel怀里,依稀能闻到围裙上奶油糖和肉桂的味道,七色十字星消失了,六颗人类灵魂在破碎的罐子里静静沉睡。


  *按照约定,我是不是可以叫您妈妈了?


  “哦我的孩子…”


  这次落在他脖子上的眼泪是喜悦的。


  


  


  怪...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传说中,会有一位天使降临,使伊波特小行星带空无一人。


  传说错了。


  


  


  当frisk再次睁开双眼时,灰蓝色眸子里映出怪物们关切的脸,他躺在toriel怀里,依稀能闻到围裙上奶油糖和肉桂的味道,七色十字星消失了,六颗人类灵魂在破碎的罐子里静静沉睡。


  *按照约定,我是不是可以叫您妈妈了?


  “哦我的孩子…”


  这次落在他脖子上的眼泪是喜悦的。


  


  


  怪物们还生活在伊波特小行星带里,这次由人类带来的改变有些大,他们需要点时间去消化,首先是被遗忘的怪物重现于世间,那些被莫名法则从脑海里抹去的记忆逐渐回归。其次是口齿不清的融合怪,许多个家庭以它们为中心重组成新的大家庭,大家都在庆祝结界消失,grillby卖出了很多酒,欢声笑语洋溢在每颗小行星上。最后,则是天空多出的大火球,很遥远,但炙热的光芒依然传递过来了,笼罩在白金光晕里的红色恒星将光与热撒向宇宙,这是太阳,和它比起来,核心只是个微不足道的蜡烛。


  星星开始闪烁,运转,有的星座消失了,也有新的星座诞生,望着截然不同的图景,骷髅久久无法移开视线,曾经的梦想原来一直没有消失,只是沉寂在灵魂深处,等待被唤醒。sans想去看看天边那处新出现的银河,也想靠近青色星云仔细拍几张照片,他想启程去看看那些壮丽的自然造物,想畅游在这片没有水的海洋中。


  *嘿哥们。


  人类在招呼他。


  *我给你准备了个惊喜。


  


  


  “天哪!我的小PAPY都长这么大了!”


  gaster举着papyrus转圈圈,虽然现在因为身高问题,没法再像孩子小时候一样离地太远,有时还会让脚尖拖在地上摩擦,但是能够团聚就已经很好了。


  “NYE?”


  皇家卫队新成员有点懵,他不认识这个陌生的怪物,虽然感觉上好熟悉,尤其是被举起来转圈的时候,不知怎的,他总觉得印象里他应该飞得更高点才对,看到frisk领着自家兄长回来,他这才找到了主心骨。


  “SANS!这位先生是…?”


  前任首席科学家把刚进门的怪物一把扯过来,紧紧抱住两个儿子,黑袍上的星空像液体一样流淌着,却并没有弄脏他们的衣服,只是在地上聚成小小一滩。


  “你当时还小,可能记不清了,叫他dad吧。”


  独自支撑这么多年,当初为他撑起一片天的长辈终于回来了。


  “我好想好想你们!”


  他现在不是什么冷静理性的科学家,他仅仅是个与家人分别太久的孤独父亲而已。


  少年站在旁边静静微笑。


  


  


  *用捷径捎我一程怎么样?


  等激动人心的团聚时刻结束后,人类才搭着骷髅肩膀这么说。


  “想去哪啊小子?”


  懒骨头心情很好,乐意运动一下。


  *废墟能去吗?


  响指过后,场景瞬间转换成深蓝色石柱撑起的走廊。


  “我还以为你要说‘去你心里'呢。”


  


  


  asriel正在浇花,就是frisk刚进入伊波特小行星带时摔下去的那片花丛,白色六瓣花,靠近花心的部分发紫,很好看。


  *走了,爸爸妈妈很想你。


  小羊回头笑了笑,眼睑低垂,他摇摇头。


  “总得有人照顾这些花儿,而且……我…”


  *你啥你,我跟他们说过了给你分点决心出来,咋的当小花很好玩是不?为啥就不听人说话直接走了呢?


  人类在翻白眼,骷髅在憋笑。


  *不管你和sans有啥过节,趁现在说清楚,我刚和toriel说把你救回来了她还不信,觉得我吹牛,你俩搞快点,再拖一会儿她估计就要觉得我是吹牛失败找地方自闭去了。


  为什么有他在的时候,气氛永远正经不起来?


  “算了小子,那些事都过去了,在这条时间线里,没发生过任何不好的事。”


  作为成年骨,sans可不会和小孩子计较。


  “…对不起……”


  *好没事了就赶紧,sans捷径!


  长篇大论被打断后,小王子幽怨的看了眼他的新兄弟,他真的想好好解释一下的!


  


  


  在鸡飞狗跳的一段时间后,伊波特小行星带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大家都生机勃勃,等待国王宣布可以集体迁移的那天。


  结界已经消失,有些心急的怪物已经提前出去转悠过了,不远处就是个人类星球,也是他们曾居住过的地方,那里作为“家乡”,维护得很好,没有资源星上林立的工厂,只有绿树成荫,蓝天白云。星际时代开启后,已经很少有人类会来了,不过并不是彻底没有,怪物们还是得谨慎行事。


  *你来晚了。


  frisk背着火箭背包,跃跃欲试,他是偷跑出来的,现在asgore还没决定好要怎么接触人类族群,那六个死去的孩子是一道鸿沟。


  “是你来太早了。”


  sans慢悠悠晃荡过来,递过去一根热喵,用脚趾骨猜都能猜到这臭小子没吃早饭就跑出来了,魔法食物发出喵喵喵的声音,可爱至极,然后被毫不留情的两三口吞下肚。


  *不早一点被妈妈抓住研究和平条约要怎么写就遭了,我可不想夹在爸爸妈妈之间头疼,他们才和好没几天,万一又吵起来就麻烦了。


  所以还是交给asriel解决,反正那家伙很容易被弄哭,而且眼泪是解决这对嘴硬心软的夫妻最好的武器。


  “是是是,我们伟大的冒险家不适合做书面工作。”


  骷髅愿意纵容他的任性。


  *来吧,去真正的行星上看看。


  少年伸出手,阳光为他镀上一层金边,眼睛眯成两弯月牙,骨爪握上这只温暖的手,火箭背包喷出的两道白色气体隐约拉长成翅膀的样子,他们向着太阳飞去,前方是颗水蓝色星球。


  人类怕热,手心里微凉坚硬的感觉相当不错,怪物生活在漫天飘雪的星镇,爪子里火热柔软的感觉让人安心极了,或许他们再也不会放开彼此的手,志向相同,气氛正好,为什么不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呢?


  


  


  传说中,会有一位天使降临,使伊波特小行星带空无一人。


  传说错了。


  降临的是个人类,并且这次成了他的家。


普雷尔プレア𓁀

一见钟情【outertale】p11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frisk看到了迷失的灵魂,他看到了那位给他温暖拥抱的好女士,也看到了独自承担王冠之重的老国王,他们虽然因为立场不同而分开,可是在失去自我意识后却选择陪伴在对方身边。攻击方式一模一样,两波火球难分你我,融洽的待在一起,慢悠悠飞过来,这可比流星好躲多了,他拥抱着脸部被白光遮住的toriel,面对同样看不清面目的asgore大声说。


  *无论你们怎么对我,我都只会选择仁慈。


  即便火球让生命值迅速下降,他也没有放手,再也不会放...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frisk看到了迷失的灵魂,他看到了那位给他温暖拥抱的好女士,也看到了独自承担王冠之重的老国王,他们虽然因为立场不同而分开,可是在失去自我意识后却选择陪伴在对方身边。攻击方式一模一样,两波火球难分你我,融洽的待在一起,慢悠悠飞过来,这可比流星好躲多了,他拥抱着脸部被白光遮住的toriel,面对同样看不清面目的asgore大声说。


  *无论你们怎么对我,我都只会选择仁慈。


  即便火球让生命值迅速下降,他也没有放手,再也不会放开了,那时滴落在脖子上的眼泪,和转身离去时颤抖的肩膀,都不会再有了,他不会再让她伤心。


  记忆如潮水般涌回,羊妈妈抱住这个固执的孩子,时隔多年,国王终于又看到了妻子的笑容。


  *等这事完了,您可以做我妈妈吗?


  这话听上去就像个flag。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的孩子!”


  


  


  接下来出现在面前的是新鲜出炉的小情侣,炸弹加上光矛确实不好躲,这组合很强力,但是人类并不害怕,他自有办法。


  * undyne喜欢女孩子!


  这声咆哮让长矛们混乱了一下,也让炸弹的下落轨迹歪到一边。


  *alphys是个喜欢女孩子的阿宅!


  炸弹们彻底乱套,甚至撞上了旁边刚配合默契的光矛。


  *喵喵亲亲超可爱第二季比第一季好看!


  必杀。


  “才不是!”


  科学家瞬间爆发,脸涨得通红,刚准备开始长篇大论说明为什么第一季更加优秀就听到旁边一声轻笑。


  “你真可爱。”


  同样脱离迷失状态的女战士牵住恋人的手,她们已经在一起了,不必彷徨,不必纠结,美好的未来即将到来。


  *出去之后记得请我吃饭哦!


  


  


  当骷髅兄弟出场时,少年察觉到有些不对头,为什么只出现了papyrus的攻击?他刚还好奇sans的攻击会是什么样呢?


  “放弃吧…就和我一样……”


  凑近了才听清那个双手揣兜的懒骨头在念叨什么,哇哦,外表阳光积极向上其实内心是个丧男?这反差还真是…一点都不萌。他没有急于唤醒他,这家伙太神秘了,好奇心比谁都重的frisk当然想要了解更多,躲避着骨头,努力竖起耳朵去听那些喃喃自语。


  “反正…他不会再回来了……”


  语气并不绝望,反倒平静得吓人,好似已经重复过千百遍一样,空洞无力,既然改变不了就随波逐流吧,透着这么股自暴自弃的意味,大脑飞速运转,他想搞清楚这是为什么。如果说决心可以让他拒绝死亡,回到几分钟之前还活着的时候,那么是不是就说明,“存档”时那股力量也同样可以让他“读档”,虽然从没用过这项能力,但那确实存在。在他之前,又是谁在操控这力量?


  决心实验,白紫渐变的花,小花……asriel!


  一定发生过可怕的事。


  他拍了拍sans的肩膀,分别给这俩兄弟一个拥抱。


  *知道骷髅为什么会笑吗?


  不会再有随意玩弄时间线的生物出现了。


  *因为骷髅有“funny bone”。


  “嘿!为什么就连你都开始说关于骨头的烂笑话了!”


  papyrus愤愤不平,一定是他哥哥带坏了他的朋友。


  “干得漂亮,小子。”


  审判者在笑,是真心的笑。


  


  


  朋友们都清醒过来了,可是为什么,人类皱起眉,他感觉还有一个灵魂在里面,陌生又熟悉,几近于绝望的小声呼救着。会是…谁呢?


  突然,灵光一闪,他伸出手,七色十字星在瞳孔中熠熠生辉,他叫出了那个名字。


  


  


  从前,有个人类意外来到了伊波特小行星带,被小王子在花丛中捡到,成为了国王与王后的孩子。


  


  


  现在,又有个人类来到了伊波特小行星带,他伸出手决心拯救他所见到的第一个怪物。


  “你在做什么?”


  成为神的小王子开始慌张。


  “我不需要任何人!”


  不需要软弱的感情,不需要拖后腿的友谊,不需要会让人鼻子发酸的温暖,神不需要怜悯,不需要拯救。


  流星再次坠落,带走鲜活的生命力,可是这次,frisk没有躲开,任由魔法攻击一点点把他推向冥河边缘,他依旧伸着手。


  “快滚开!我要撕碎你的灵魂!”


  语气凶狠极了,可是那些足以致命的光芒与火球都自动避开少年,他就站在满天星雨中,毫发无损。


  “我不想让你走,我不想分别,我只想把你留下来……”


  神哭了,像个孩子一样哭了。


  “求求你,放下手吧,chara!让我赢!”


  七彩激光不断消磨着红色灵魂,却怎么都不愿彻底击碎那个脆弱的小东西,神嚎啕大哭,人类始终没有放下手,直到攻击停止都没有动弹,唯独嘴角的笑意带上了些无奈。


  “我好孤独…我好害怕…chara……我…”


  神放下手,低着头,它的身体在渐渐淡化,那耀眼的翅膀一点点消散,黑暗笼罩住星空。


  


  


  “抱歉…我一直是个爱哭鬼没错,chara。”


  asriel擦干眼泪,抬起头。


  *那啥,哥们…你认错人了。


  frisk一直想这么说来着,但是刚刚那种悲伤沉重的气氛让他觉得,如果说出来可能会被打。


  “对不起,我知道的,chara很久之前就不在了,只是……”


  这时候可没时间再煽情了,少年直接走过去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把胳膊搭在小羊肩头。


  *兄弟,我叫frisk,等会儿我们可以慢慢聊,但是现在有个事你得帮忙。是这样,我把我灵魂借你,七个灵魂成神对吧,你能不能把结界给咱破了,顺便把核心里那几位给捞上来?


  话题转换的太快,看着嬉皮笑脸的人类,小王子一时哽住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


  “frisk…你真的,很特别。”


  与chara不同,与他不同,与所见过的人类都不同,像颗小太阳一样的…人类。


  “我想,我们一起来会比较好。”


  *行嘞!


  毛茸茸的白爪子,和肤色健康的手,共同握住红色灵魂。


Hilllllls_

 @*祁少真帅✨ 点的horror

 @skokm函数猹 点的killer

 @波波月游民 点的outer

 @主壹山人【持续咸鱼】 dbq果然alltale's还是沙雕


进度6/17

 @*祁少真帅✨ 点的horror

 @skokm函数猹 点的killer

 @波波月游民 点的outer

 @主壹山人【持续咸鱼】 dbq果然alltale's还是沙雕


进度6/17

普雷尔プレア𓁀

一见钟情【outertale】p10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sans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也许将来这孩子会成为大名鼎鼎的侦探,他有些感慨,如果这是一本小说,frisk肯定就是主角,他这么多年来毫无寸进的事在别人身上进展神速。


  “是,我认识他。”


  人类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在瀑布,我遇到过一扇灰色的门,那给我的感觉和自称追随者的怪物们一样,应该和gaster先生有关系。


  


  


  可是门消失了,就像那些灰色怪物一样消失了。


  


  ...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sans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也许将来这孩子会成为大名鼎鼎的侦探,他有些感慨,如果这是一本小说,frisk肯定就是主角,他这么多年来毫无寸进的事在别人身上进展神速。


  “是,我认识他。”


  人类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在瀑布,我遇到过一扇灰色的门,那给我的感觉和自称追随者的怪物们一样,应该和gaster先生有关系。


  


  


  可是门消失了,就像那些灰色怪物一样消失了。


  


  


  他们又坐回长椅上,骷髅很是失落,他本以为…


  *你很想念gaster先生吧。


  何止是想念,那是他的家人啊,照顾他,教导他,送给他望远镜的怪物,曾经满怀期待的给他描述过太阳是什么样,意气风发的建造起核心,改变了大家的生活,让科技与魔法相结合的天才。如此厉害,如此伟大的科学家太想打破结界了,身边围绕着那么多学生与助手的首席,在生命最为辉煌的一刻发生了意外,就像星辰坠落。


  “…嗯。”


  那场离别太突兀,责任一下子就压在他身上,并且无法逃避,弟弟还年幼,他还有太多东西没学到,却被逼着提前成熟。


  *你很熟悉这个秘密房间?


  “…嗯。”


  少年从背包里拿出那个蛋派,掰了一块递过去。


  *我在长椅下找到的,尝尝?


  可怜的蛋派时隔多年,终于又被主人拿在手里,时光似乎在倒流,sans坐在长椅上,吃着自己做的蛋派,对未来感到迷茫,但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多了一个人。


  *总会有办法的。


  传说当七颗人类灵魂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就会…成为神。


  


  


  frisk踏入王座之厅,他终于见到了国王,一位毛茸茸的正在浇花的好先生,那件披风好看极了,就像裁下星空的一角再加上蓬松的白色卷毛做成的。asgore和toriel是同族,不难猜想他们获得碰鼻子大赛冠军的场面,无论如何,都要说服他……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花儿在绽放,鸟儿在…”


  一颗火球正中国王左脸,把他打飞到一边去,多么熟悉,当初小花也是被这么一火球糊脸的。


  “休想伤害我的孩子!”


  与丈夫分居许久的王后威风凛凛,但当那视线转到少年身上时,瞬间软化成绕指柔,慈祥老母亲上线。


  “我不会让那个懦夫伤害你的,你不需要在这两难境地做出选择,我会保护你的自由。”


  真好,不管她多不想走出遗迹,她还是赶来了。


  “呃,虽然我很喜欢战斗,但是现在谁都不许动手打架!”


  undyne没穿盔甲,告白成功的她意气风发,红马尾在脑后飘荡。


  “我…我也是。”


  alphys还是不太适应在众人瞩目之下大声讲话,可她依然站出来了。


  “嘿!你们怎么速度这么快!”


  连papyrus都扯着sans的领子姗姗来迟,看到这些熟悉亲切的面孔,人类心里暖融融的,这种感觉在外界从未出现过,或许最完美的童话结局就是如此了吧。


  


  


  “哈,蠢货们,中计了。”


  


  


  藤蔓破土而出,束缚住笑容满面的怪物们,flowey猖狂的挥动枝条,这一切都是它的谋划,六颗人类灵魂被强行夺取,现在出现在frisk面前的,是一个畸形扭曲的“怪物”。它声音尖锐刺耳,狂笑着将红色灵魂困住,友谊颗粒一波又一波,带走生命与体力,他似乎无能为力,只能等死……了吗?


  不,toriel在藤蔓中挣扎,挤出可怜巴巴的一点魔力去构成火球,她要保护他,接着是骨棒,是闪电,是陆续赶来的怪物们,他们要保护这个人类,他们要保护他们的朋友。从废墟到核心,每一个接受过饶恕的怪物都来了,那些鲜血和汗水并没有白白付出,友谊成为最强大的纽带,把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我真的想不到……”


  小花低下头,它在颤抖,是愤怒?亦或者惊讶?


  “我真的想不到……你们会这么愚蠢,全部自己送上门来!”


  它没有感情,无论是正面或是负面情绪,通通不可能在它身上出现。


  


  


  asriel重现于世。


  七彩光芒闪烁得太过频繁让人隐隐作呕,造型夸张的长剑,连攻击都附带会引发癫痫的光效,星星,雷霆,激光,frisk拼尽全力想要活下来,却快要精疲力竭了。耳边充斥着爆炸声和碎裂声,还有那傲慢的,嘲讽他的声音,太吵了,但是,还得坚持,因为他想给大家一个好结局,他想让大家欢笑,他想和大家一起重新沐浴在阳光下。


  这,就是他的梦想和希望。


  人类的决心坚不可摧,他拒绝死亡,无论何种攻击都无法击溃他,这让自认为是神的家伙感到愤怒,是的,它变得可以感知到愤怒了。


  “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力量!”


  肢体发生异变,它放弃了自己原本的样貌,巨大的,将星空搅和成一锅粥似的颜色在身后模拟出翅膀的形状,双角拉长,黑白铠甲隐约组成怪物王国徽章上的形状。莫名的压力让少年动弹不得,他挣扎,却毫无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流转着七色光的流星飞过来,拖出长长的尾巴,最终撞上灵魂。


  必须动起来,他对自己说,他试图呼唤决心的力量,收效甚微,唯一能做的仅仅是让灵魂暂时脱离身体移动,勉强避开攻击最集中的地方。不能放弃,他一直在挣扎,直到红色灵魂被击碎,坚强的意志力让那些碎片重新组合成心形,他一直都是个固执的家伙,固执的要与所有怪物做朋友,固执的要去冒险,现在也……固执的要拯救大家。


  


  


  *我…男子汉大丈夫……


  当愿望强烈到一定程度,决心就会回应,这才是人类之所以强于怪物的原因。


  *无所畏惧!


  拯救的力量变成两颗十字星,在灰蓝色眼睛里闪烁,他呼唤着怪物们的名字,他坚信他们还在。


普雷尔プレア𓁀

一见钟情【outertale】p9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frisk放下电话,秘密真是一个接一个来,alphys刚刚说的那些话一听就是什么重要的隐藏支线,“可怕的事”,“悔恨”,“想要弥补”,“决定不再隐藏”,这个经常脸红结巴的宅女有怎样的过去?


  想太多也没用,亲眼看看就知道了,他走进电梯,金属门合拢,带着人类沉入黑暗中,这里是伊波特小行星带最冰冷,最不能被怪物接受的地方。大块大块的金属墙壁,显示屏闪烁着绿色文字,连灯光都是没有温度的白色,像极了结界外的人类飞船,不该是这样的,那些浪漫的星空图哪里去了?还有随...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frisk放下电话,秘密真是一个接一个来,alphys刚刚说的那些话一听就是什么重要的隐藏支线,“可怕的事”,“悔恨”,“想要弥补”,“决定不再隐藏”,这个经常脸红结巴的宅女有怎样的过去?


  想太多也没用,亲眼看看就知道了,他走进电梯,金属门合拢,带着人类沉入黑暗中,这里是伊波特小行星带最冰冷,最不能被怪物接受的地方。大块大块的金属墙壁,显示屏闪烁着绿色文字,连灯光都是没有温度的白色,像极了结界外的人类飞船,不该是这样的,那些浪漫的星空图哪里去了?还有随处可见的深蓝与金黄在哪?


  疑问越来越多,决心实验,复活,无论哪个智慧种族,亵渎死者尸体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怪物们死后会变成星尘,他从未亲眼见过,现在却由融合怪身上时而在一片纯黑中显现出的流光溢彩猜想到一点。那是真正的星尘,像是把许多种宝石磨碎了,混合起来,然后撒在那些黏糊糊的生物身上,制作出只属于死亡的小小宇宙。


  *嗨……


  他把手伸过去,如同抚摸真正的狗狗一样,抚摸着这个叫声好似哀嚎的融合怪,它不再有毛茸茸暖乎乎的皮毛,它无时无刻不在融化,它体内还有许多同样渴望抚摸的黑色猫猫头。它,活着说它们,很喜欢少年的拥抱,它们喜欢身体接触,即便成为了这副模样,即便无法沟通,它们依旧是善良的,渴望友谊的怪物。


  


  


  第一次,frisk想要拯救伊波特小行星带的愿望如此强烈,这些美丽自由的生命不应该被束缚在这里,他们值得看到所有奇妙的自然风景,他想拯救他们。


  决心提取机落了层厚厚的灰,似乎很久没有启动过了,在安抚完所有融合怪,重启电源后,他有一个想法。


  “你…你都看到了吧……”


  科学家惴惴不安,她最糟的一面被新朋友看到了。


  *是的,你参与过非常不好的事。


  可是他不能怪她,这只是绝望驱使下的挣扎。


  *让它们回到原本的家人身边吧,大家都会很开心的,undyne不会因为这点事就离你而去,她会为你有承认错误的勇气而骄傲。


  怪物为自己设想的所有糟糕结局都没有成真,人类一如既往选择了饶恕。


  


  


  frisk用钥匙打开门,迎接他的是一片黑暗,无论怎么都走不出去,漫无边际,就在他站在原地不再走动,决定好好思索一下现状的时候,papyrus的声音和光明同时出现,打破了某种东西。


  “我兄弟是不是又在玩他那些讨人厌的时空把戏了!”


  普通的房间,哦也许算不上普通,有个垃圾龙卷风在旁边呼啸,小白狗在里面旋转着冲他汪汪叫,而刚刚怎么都走不出去的黑暗,似乎源自脚下的跑步机,面前还有张纸条写着,你被耍了。


  *呃……


  他本来以为会是什么很重要的展开,就像真实验室里一样。


  “SANS!!!!”


  急性子的骷髅直接扭头去找哥哥讲理了,怎么能这么恶作剧他们的朋友?


  *呃……?


  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走,不愧是papyrus,那么,现在该干什么?


  


  


  在孤儿院的时候,他也有个房间,与另外三个舍友分享,没什么私人物品,所以整洁到寒掺的地步,少年从没见过这么乱的卧室,废纸团,袜子,披萨盒,骨头居然组成了龙卷风。被子团成一个完美的球,戳了戳,硬邦邦的,绝对很难受,看来sans并不是很注意细节,含蓄的评价了一下骷髅后,他瞪大眼睛寻找线索。


  那家伙可不会平白无故给个卧室钥匙,如果当时能挤挤眼睛或是说点暧昧的话,他也许还能想歪,可秘密……而且还是偏严肃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人类没找到让门缝窜出火焰的东西,却注意到了个打开一条缝的抽屉,是这个吗?乱动别人的东西好像不太好,但是,嘿,他连房门钥匙都有了。


  屏住呼吸拉开,哦,又一个钥匙,怎么有点俄罗斯套娃的既视感?


  认命的叹口气,他拿着那把银色钥匙走出屋子,印象中房子后面有个地下室样的地方,锁头好像就是银色的,希望他猜的没错,不然就去找sans让他当面说清楚是什么狗屎秘密好了!


  


  


  没精打采趴在瀑布哨站里的怪物不知道自己已经被frisk在心里骂过了,他正纠结自己的选择呢。


  把那些秘密一股脑丢过去会不会不太好?好像就算让那臭小子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毕竟都是些…无法挽回的事。


  *嘿哥们!


  少年爽朗的打招呼。


  *聊聊不?


  “……我有条捷径。”


  


  


  这次他们没去grillby's,约会也是需要多换换地方的,虽然这还算不上约会。


  瀑布区有个隐藏房间,用桥花才能到达,没什么怪物会注意到岩壁别有洞天,也没什么怪物会故意把桥花放在看似没什么用的地方,但他们不同,一位是冒险家,一位有捷径,这是最适合聊天的地方。人类来过这,他还在长椅下捡到了个被遗忘的蛋派,他很聪明,思维也很发散,安静的环境有助于整理线索,在旅行中遇到的珍珠们被金线穿起,名为真相的项链逐渐成型。


  *我在你的地下室看到了一张蓝图和一张照片,蓝图很陌生,但是材质和笔触和真实验室里书架上的几张很像,照片里有几个怪物我见过,他们没有照片上那么丰富的颜色,只有灰白黑,而且还说了很多奇怪的话。


  不需要任何铺垫,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他分享着他所见到的秘密们。


  *alphys有过一个前辈,前任首席皇家研究员坠入了自己的得意之作里,核心是由这位不知名的怪物设计的,还有决心提取机和让融合怪诞生的实验,alphys说的是“我们”,但是现在只有她一个科学家还在。


  灰蓝色眼睛似乎能看透人心,他转过头看着骷髅。


  *你认识alphys,你们有极大的可能曾经是同事,我见到的灰色怪物也是你们的同事,至于最重要的那位首席,他很可能与灰色怪物们处于类似于融合怪的状态,有一个在谈到首席时说过“不要当着那个人的面谈论他”,那么,sans,你认识gaster先生吗?


  


普雷尔プレア𓁀

一见钟情【outertale】p8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最终,战斗仍是压轴戏。


  mtt第一次展现出人形,就算放在结界外也绝对能吸引来一大票粉丝,变身让收视率暴涨,而frisk作为史上最配合的嘉宾,非常乐意帮助提高收视率。


  这几乎不再是战斗,而是表演了。


  从人类来到结界内开始,所有约定俗成的东西都被一个个打破,他带来惊喜,带来活力,papyrus第一次背叛自己的偶像跑去为他加油,这鼓励似乎通过光缆传递到直播现场。


  *我的子弹上刻着你的名字。


  没人...

  *sf向,南孚注意


  *小长篇


  *私设有


  


  


  


  


  


  


  


  最终,战斗仍是压轴戏。


  mtt第一次展现出人形,就算放在结界外也绝对能吸引来一大票粉丝,变身让收视率暴涨,而frisk作为史上最配合的嘉宾,非常乐意帮助提高收视率。


  这几乎不再是战斗,而是表演了。


  从人类来到结界内开始,所有约定俗成的东西都被一个个打破,他带来惊喜,带来活力,papyrus第一次背叛自己的偶像跑去为他加油,这鼓励似乎通过光缆传递到直播现场。


  *我的子弹上刻着你的名字。


  没人知道alphys把通讯器改造成什么样了,早知道那可是来自于toriel的古董产品,现在,他真的可以从指尖发射子弹,黄色魔法光弹击中一个小机器人,让它在撞到他之前就爆炸成烟花。学着西部牛仔的样子,少年吹吹比作枪口的指头,背带裤有条带子已经被弄断了,连同部分条纹衫一起化为布片,战损不可避免,而这让他得以展示自己流畅但不夸张的肌肉线条。


  沾上了汗水和爆炸产生的烟灰,小麦色皮肤有点脏兮兮的,腹部两条人鱼线引导着观众的视线,尤其是在他用后空翻躲避攻击的时候,肌肉紧绷,显现出有力的线条。这时,sans才想起来他是和肌肉海马同台竞技过的,并且,他是个健康到可以被undyne追杀而不落败的家伙,真是令人嫉妒,怪物低头看了眼自己那被深蓝高领毛衣盖住的胸骨和脊椎,手感一定差极了。


  


  


  收视率破万很正常,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人类,总在吸引别人,尤其是在这暗无天日只能靠核心自我欺骗的小行星带,或许,他会成为太阳般的存在。


  审判者在长廊等待着,他知道frisk肯定能走到这里,到那时,所有真相都将被揭晓,最艰难的抉择应该也难不倒拥有决心的冒险家,只要等待就好了。


  “来了?”


  金色太过耀眼,把别的颜色都压得黯淡无光,只有人类的眼睛,还是那个样子,干净,清澈,像是烈焰中最固执的冰,也像宇宙暗极之处的唯一火种。他已经知晓了怪物们的历史,明白了国王的悲痛,可他依旧充满希望。


  *来了。


  在这肃穆的地方,怪物笑着诉说关于EXP和LOVE的真相,同时也欣慰于他半点都没沾上那种东西,某个决定已经做出,他要给他一个机会。


  *诶说起来undyne和alphys她们是不是…


  少年挤眉弄眼的,在这种地方讨论谁暗恋谁也太不正经了。


  “你觉得呢?”


  骷髅有点憋不住想笑,一般来说在进行完刚刚那种严肃话题之后,他应该满怀信心踏上最后的旅程,谁知道他居然想起来去关心别人的感情生活。


  *嘿哥们,来帮个忙怎么样?


  面对嬉皮笑脸把胳膊搭到他肩膀上的臭小子,怪物居然无法拒绝。


  


  


  画风彻底不对了,sans以捷径的便利带frisk直接去了undyne家,女队长已经在一次厨房失火中与人类成为朋友,多亏了papyrus帮忙,虽然那次强行交友时他在家里做热狗,但已经被弟弟说书似的告知了整个过程。


  送情书这档子事和逼迫别人写情书一样,都是他从未经历过的,很明显这位挑事的少年也没做过,新鲜又奇异的感觉并不坏,尤其是在见到宅女科学家紧张到结巴,穿着波点裙请求来一次约会演习时。这种微妙的愉悦来自何处?不得不说,看熟人的热闹真的很爽。


  预演进行到一半,换了身行头的皇家卫队长就匆匆赶到并打断了“约会”,她真的很在意这次约会,把最喜欢的大衣披在肩头,甚至还戴上了新眼罩。骷髅把人类拉到刚刚他围观的角落,他们坐在被遗弃的旧沙发上看戏,这里是垃圾场,各种废弃物漂浮在太空里,还有瀑布的水流环绕其中,真的谈不上浪漫,但确是此时两个女主角的初遇之地。


  sans突然想起来星镇外面的那片树林,比垃圾场好多了,很适合约会,只要提前踹两脚树,就能下一场慢悠悠的雪,漫步雪中多浪漫……


  *噢噢噢哦哦她们拉手了!


  少年压低声音也难掩激动,他扯着怪物外套上的一个毛绒球摇晃。


  胡思乱想被打断,骷髅看向眼睛都在放光的人类,突然有点不敢直视那双灰蓝色眸子。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叫我帮忙了?”


  sans故作轻松,努力遗忘刚刚的异样感觉。


  *你有捷径啊,不用走路多好。


  很完美的理由。


  水流波光粼粼,把微弱的星光折射,在废弃物上投映出神秘美丽的纹路,人类的垃圾偶尔会飘进来,漫画,游戏光碟,都是这么进来的,怪物们只能在这里找些坏得没那么厉害的东西,试图窥见外界的模样。而现在,来自外界的少年就在他身边,鲜活,完好无损,有心跳,有呼吸,还会对他笑。


  “undyne和alphys在一起可不太符合人类的恋爱观。”


  从这里捡到的物品里,往往是两个性别不同的人类谈恋爱。


  *人类的恋爱观就是正确的吗?而且就算是人类里也有她们这样的呀。


  骷髅知道人类有多排斥与他们不同,或是说与他们的主流不同的东西,所以更加讶异于frisk的平静。


  “你这话说的,和你不是人类一样。”


  他在期待他的回答,他在期待什么?


  *爱是一种很伟大的东西,虽然有人的观念狭隘,但他们无法改变爱的本质。就像我爱冒险,冒险可能会让我丧命,或是残疾,但是我就是爱看那些没见过的风景,和陌生的人,或是别的生物做朋友。


  少年转过头笑了笑。


  *我无所畏惧,你呢?你又在怕什么?


  他怕什么,他怕的太多啦。sans想。


  他怕小花或是像小花一样的东西杀掉他的家人朋友,他怕像失去gaster一样再失去谁,他怕他永远都见不到真正的太阳,他怕……


  “伊波特小行星带还有很多秘密等着你探索,现在,我给你其中一把钥匙。”


  怪物像是放下了什么沉重的担子一样,对着人类笑了。


  “想知道我房门下面的火焰是什么就自己去看看吧。”


  他决定信任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